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耽美]邪尘(父子)-第5部分

白涟君莫名其妙。“什么解药?你们不是才从水无盈那拿了吗?”
“那是假的!”医者寒光乍现。“是你——戏弄了我们?”
“大师兄,此言差矣!”白涟君嘟嘴。“我的为人,你不是最清楚吗?”
医者定定地看着他,突然,他睁大了眼,白涟君却笑若白莲。
月光流泄,半洒在他身上,他白衣飘然,黑发飞扬,如那月光下的莲君子!
“‘几度慈心’人若银莲纯然,心若蛇蝎阴毒!”
白涟君笑盈盈地倚在门口,向他眨眨眼,道:“大师兄,不错嘛,还记得江湖人私下对师弟的谬赞,呵呵。”
“你——是何居心?”风冷邪生硬地问。
白涟君站直身子,笑容一敛,阴沉了神情。“风冷邪,你莫是忘了自己做了什么好事?”
风冷邪面无表情。
白涟君恨恨地吐了口唾液,呸了一声。“别告诉我,那些事不是你‘御风山庄’的人做的!世人皆知我白涟君唯有心情恶劣时才会救人,你为了自己的目的,派人打扰白某一个月的美好生活!”
风冷邪哼一声,没有否认。
白涟君阴郁。“不过,风冷邪,你却不知道,白某人心情若极度恶劣时,最想干的事,不是救人,是——害人!”
风冷邪寒眸一凝,杀气骤起。
一时之间,溪边小榭杀气弥漫,吓走了夜间的飞禽。
一声轻咳,发自风冷邪怀中的少年,风冷邪低下头,满脸复杂。
医者忍着气,望向白涟君。白涟君斜睨他,他冷硬地道:“想不到……师弟你这些年来变得如此之多……”
白涟君不怒反笑。“大师兄,变的人何止我一个呢?你又何尝不变得陌生了?”
“要怎样——你才会救少主?”医者低问。
白涟君掠了一下耳际的发丝,笑语:“这个简单,白某人爱美人,若风庄主肯将他的宝贝儿子下嫁于白某人——”
他话未完,颊上一阵刺痛,粘稠的血淌下,冷了神色,他瞅着怒火中烧的风冷邪等人。
“风庄主的武功果然不容小觑。剑气收发自如,伤人于人形之中。呵呵,白某人确是怕了几分……”
晃了晃及腰的长发,他冷飕飕地一笑。“可惜——白某人不是省油的灯!岂容尔等欺凌!”
嗅到空气中一股甜腻的气味,医者大骇。“庄主,快退——”
说是迟,那时快,无数飞虫自黑暗里飞了出来,如一团团黑云,飞扑向风冷邪等人。
“真气护体——”医者大喝一声。“虫有毒——”
风冷邪周身剑气,毒虫不得近身,但虫子数太多,多到将人团团笼罩!其他人真气护体,不让毒虫有隙可钻。
冷眼望着几人被毒虫所所围,白涟君凛凛地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白涟君素来是有恩必还,有仇必报!呵呵,怪只怪风冷邪你太自以为是了!”
虫子多,多不胜数,他们虽能发真气杀近身的虫,但最多只能撑一两个时辰。
医者深吸一口气,道:“庄主,速离!这些虫只闻香气而来!白涟君散发的香气只至百里,出了百里,便无碍了。”
风冷邪咬牙,抱着昏迷的风尘儿,不得不飞奔。
*
剑,寒,无情!
但剑有心有魂,剑的心魂一向不现于形,它们隐藏得很深,不到悲鸣,它们绝不隐现!
风冷邪,是一柄千年寒铁所筑的剑!
他无情,冷酷,他孤傲,圣洁,他的剑心隐藏得比真正的剑还要深!
然,一个少年,一个如美玉温润,如月光灵秀,如春花浪漫的纯粹少年,将他深埋的心和魂诱了出来!
这柄剑,有了一丝温柔。
有了心,有了魂,懂得温柔的剑容易受到伤害!
风冷邪的心,在痛!他的魂,在悲鸣!
他心魂所归依之人,将要……离他而去了!
怀中的少年缓缓张开眼,清亮如水眸子静静地盯着他。
他低头,散乱的发丝垂泄,少年伸手掬了一把他的青丝,他握住了少年的手,少年微红了腮,使苍白的脸多了几分朝气。
他的生命,或许只有十天,或许还有一个月,医者无法确定。他空有一身医术,但对少主身上的毒,无能为力!“几度慈心”,心狠手辣,自是不可能交出真正的解药!何况,少主误食了假解药,体内多了一种毒,两毒相融,毒上加毒。
或许是生命走到尽头,这几日,风尘儿的精神很好。不似往常呕血,也不像以前嗜睡,撇去他身上的毒,他如痊愈了一般,但大家都清楚,那毒已攻心入髓了。
风冷邪一贯淡漠的眼里掺了丝丝悲痛,他几乎是天天抱着风尘儿,一眨不眨地凝视着怀中的孩子。
四大护卫见了,消沉无比,不忍之余留他们独处,大猫小猫异常安静,偶尔会呜咽。
如此一个灵秀的少年,真会如昙花一现般消逝?
不,他们无法相信!
见着了父亲眼里流露出来的悲伤,风尘儿眨眨眼,不让泪水涌出,轻柔地安慰父亲。“爹爹……不要难过。”
风冷邪不语。
他漾着泪水,含笑。“尘儿……过得很幸福。小的时候,只有和嬷嬷生活在一个小院子里,常听嬷嬷唠叨着爹爹的不是,呵,那时候,我对爹娘的概念很模糊。从我一出生,相陪的人就是嬷嬷,她疼我,怜我,爱我,我已满足了。后来……见着了爹爹……”
风冷邪垂下眼,握他手的力道加重。
“爹爹待尘儿……很好……”他小声地说。对父亲那千丝万缕般的感情埋在了心底。他理不清,便藏了吧。唉——
风冷邪却不悦了。低头便覆上他的唇,风尘儿呆了呆,被迫回应他。许久,男人放开了他的唇,他通红了脸。
静了一会,他咕哝。“别的父子……可会如此……亲昵……”
风冷邪扬了扬嘴角,笃定地道:“不会!”
尘儿怔怔,着迷地望着父亲一闪而逝的笑容。
风冷邪平日虽会笑,但通常是冷笑,狠笑,残笑!那种笑,是可怕的,令人心惊胆颤的!可此时,他的笑,是发自内心的,纯粹的,或许还带了一丝促狭!
这样的笑,风尘儿第一次见到,不禁迷失在其中了。
“不会!”男人说。“普通的父亲,不会吻儿子的唇,”
“咦?”吻?风尘儿惊呼一声,震惊地掩了小口,晶亮璀璨的大眼盛满了疑惑。
他知道,吻是发生在男女情人之间的呀!
可……他与父亲亲吻……
“喜欢吗?”男人低沉地问。
风尘儿懊恼地望着与平日不一样的男人,可诚实的心露了他的情。
“喜……喜欢……”他全身快要着火了。天啊!他……他是父亲的孩子呢!但……但……
躲眼,又抬眼,偷觑男人俊美的脸,心扑扑的跳,他回想起,父亲曾过他,可知“春心荡漾”的意思。
他……他怎会如那思春的少年般,对自己的父亲有了……
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偶尔会泛红,风冷邪看在眼里,却不点破。
这孩子纯粹,自是无法冲破那道禁忌。
像水晶一样剔透,如水一般清柔,如月光一般灵秀,少年纯洁得舍不得去伤害他。
男人抬头,望着窗外的远山,深邃的黑眸飘渺。
少年望着男人,莫名的哀伤了。
他……将要逝去了!
灰暗了脸,他寂然。
他不怕死,死后,他不会寂寞,因为有嬷嬷相伴,或许,还可以见到早逝的……母亲,然而,父亲他……会很孤单吧?
以前,父亲在山庄的时候,他常常偷看到父亲孤独一人立在树下静思。听庄里的人说,父亲的剑法大多是自创,他爱静,经常一个人执剑独思。他躲在一角,偷偷看着他孤独的身影,但更快的,父亲马上觉察,冷冷地向他瞥来,他又惊又怕,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心慌地跑掉。下一次,他又会寻找父亲孤单的身影。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跟父亲亲近了,却……
男人低下头,他急忙收了伤感,勉强泛出一抹笑,男人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爹爹……我想看看华山。”他舔舔干燥的唇。
男人挑眉。
他憧憬地说:“夫子说五岳之中,华山有‘奇险第一山’之称,尘儿很想亲眼看看。”
男人怜爱地摸摸他的头。
这个世界,对于风尘儿来说,是陌生的!
隐隐一叹,风冷邪点头。
他……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因为……他从来没有当他是儿子看……
*
华山,峰恋叠翠,陡峭险峻,状若花朵而得名,又名太华山。
风冷邪抱着风尘儿,只带了两只白虎上山上去了。
目送主子,四护卫和医者默默注视他们的背影。
风冷邪的轻功已是炉火纯青之境,抱着风尘儿,健步如飞,飘然绝尘,轻轻松松地便上了奇险的山,两只白虎自幼便训练有素,加上风冷邪对它们是半放养的,常常将它们丢到山里自生,比起真正的野生老虎,它们毫不逊色,更机灵!
风尘儿窝在风冷邪的怀中,看了百尺峡,猢狲愁,苍龙岭,擦耳崖……一路上风光无限,令他大开眼界。
从早上游玩到下午,带来的点心尽数入了腹,水也喝完了。
坐在一不知名的风景处,风尘儿舔舔舌,口有些干。
风冷邪命两只白虎守着他,自己拿着皮囊袋取水去了。
风尘儿吁口气,身体懒洋洋地偎在大猫的身上,另一手抚摸小猫柔软的皮毛。
眺望远处的奇峰异石,他满足的叹息。
自然风光如此美好,天神鬼斧神工,造就了如此一座奇险而壮美的山体。
无奈,他生命匆匆,无法欣赏更多。
天大地大,天地之广,无从预计,坐在山头,熏着暖风,自身是如此渺小。
“……休休,这回去也,千万遍《阳关》,也则难留。念武陵人远,烟锁秦楼。惟有楼前流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又添,一段新愁……”
望着不远处的一丛美丽山花,他不禁幽幽念词。
打了个呵欠,揉去了眼中的泪,有些累,暖风熏人,山花摇曳,日偏西,晚霞缭绕,他着迷的望着夕阳下的花儿。
“真美。”赞叹一声,他直起身。
小猫和大猫疑惑地抬头,他拍拍它们,安抚。“我去采朵花……”
小猫起身,要递他去咬一支来,他摇头拒绝。“我……我要亲自采!送给爹爹呢!”
红了红脸,他阻下了白虎,踩着虚步,向那一丛花儿走去。花繁且密,一大簇接着一大簇,挨着山崖生长,他小心翼翼地接近,凑过去挑选一朵最美的。
挑了许久,发现颇远处的那一朵最鲜艳,便伸手去摘。白虎不放心,跟在他后头,见他伸手求远,皆露出担心的神色。
他花了些力气,摘下了那花,欢喜的放在鼻间,嗅着,一阵劲风刮过,他失了平衡,身体竟如飞絮般地倾出山崖。
白虎大吼,冲上前咬住他的衣服,虎牙锐,丝帛破裂,风尘儿惊恐地倾身下坠——
风冷邪匆匆赶回,看到的便是这惊心动魄的一幕,不假思索,扔了手中的皮囊袋,闪身飞向悬崖,追随风尘儿一起坠入崖下——
虎啸声悲凄,震惊了整座华山!
第九章
风尘儿在掉下山崖的一刹那,看到了跟着跳下来的父亲,他骇然地伸出手,风冷邪袖子一甩,“飘雨剑”化为白绫,窜出缠上了风尘儿的腰,一扯,风尘儿被扯进了他的怀里。
全身发颤地抱着男人,耳边风声呼呼,下坠速度很快。
风冷邪镇定地揽着他,收了“飘雨剑”,真气贯满周身,衣服膨胀,下坠的速度明显缓下。
利眼一扫陡峭的山崖,看到数棵长在崖壁上的松柏,甩出“飘雨剑”,绕上了一棵最强壮的松树,下坠停遏,但身体向崖壁撞去,他双腿一蹬,免去了冲撞的下场。
风尘儿惊魂未定,死命地抓着父亲,害怕直哆嗦。
风冷邪面色寒冰,似乎正压抑着什么。
他们所处的位置,十分惊险。向上距崖顶有十几丈,向下,深不见底,悬在半空,不上不下,生死未定!
风尘儿闭着眼,不敢往下看,他虽不怕死,但怕从高空下坠的无助!
风冷邪看向崖壁,放眼四处打量,许是他眼睛锐利,发现向上一丈处有一洞|岤。
他比了比距离,若以他的轻功,可以轻易飞上去。
“抓好。”他对怀中的人道。
风尘儿张了张眼,牢牢抱住父亲。
风冷邪深吸一口气,脚下真气一腾,借着“飘雨剑”,向上弹起,“飘雨剑”一缩,化成一柄长剑,剑尖顶着树干再一弹,借点使力,只见风冷邪如烟般地向洞|岤飘去。
洞|岤大而深,洞口生有奇怪的果子,这样的洞|岤,通常潜有毒蛇怪虫,但眼下没有太多思索的时间,带着风尘儿,闪进了黑漆漆的洞内。
冲力极大,他护着怀中的人,在洞中翻滚数圈。天旋地转,风尘儿强忍着要呕吐的冲动,虚软地趴在风冷邪的身上。
风冷邪锐利如剑的眼扫视黑乎乎的洞|岤。
黑暗中,有两点绿光闪动,他一震,“飘雨剑”挥出,同时,风尘儿痛呼一声。
“嘶——”
血腥味传来。
风冷邪匆忙坐起身,审视蜷在怀中的风尘儿。
只见他的脚腕咬了半条蛇!之所以是半条蛇,是因为蛇头蛇尾被一分为二,蛇头张口咬在风尘儿的脚上,蛇尾却淌着血,在地上蠕动。
风冷邪迅速地将蛇头自风尘儿的脚上弄开,风尘儿抖着身子,痛苦万分。
风冷邪捉着蛇,审视了许久,当看清蛇的模样后,竟睁大了眼。
他并没有急着为风尘儿吸毒,只是复杂的望着他。
身体抽搐了一会后,风尘儿觉得没有那么疼痛了,也有力气说话了。他扣着脚腕,习惯了黑暗后,逐渐看清贴近的父亲。
“爹爹,是什么……咬了我?”
“……蛇。”男人的声音有点僵。
“蛇?”风尘儿一缩,更挤进男人的怀中。“有毒吗?”
才问完,他不禁笑了。他中毒已深,不怕再被毒侵一次!毒蛇咬不咬他,都没有区别。
“没有毒。”男人扔了手中的断蛇,将之丢至角落。
“哦。”风尘儿偎着男人,打了个呵欠,有点困,这一折腾下来,他已无法负荷太多了。
“困了?”男人低问。
“嗯。”他揉揉眼,小脸在男人的怀中磨蹭。
风冷邪低叹一声,调好姿势,让他睡得更舒服。
风尘儿很快地便酣睡了,男人望着他无邪的睡脸,低头不断地亲吻他有颊。
洞外,夕阳血红,没多久,夕阳隐没,银月更替。
黑暗中,男人一直抱着少年,双目如星,微微发着光。
少年睡得酣甜,天真无邪的睡脸纯洁无垢,男人伸指,细细地磨着他的颊,均匀的呼吸声,慢慢地变得急促了。少年不安地扭了抟身子,男人的手指顿了顿,少年呻吟一声,越来越安静不下来了,他的身体忽然滚烫,原本抓男人衣服的手,烦躁地揪自己的领口。
“嗯——唔——”风尘儿幽幽转醒,全身燥热,不知所措地扯着衣物。
风冷邪静静地看着他。
“好热……”他埋怨,将领口拉开得大大的,但这一点都解决不了问题,他皱起了小脸,喘着气,边扯衣带边抽泣。
男人将他平放在长满青苔的地上,带着湿意的青苔令风尘儿舒服了一阵,但由体内深处升起的燥热仍无法释解,他急躁地扯掉了衣带,褪了外衣。
男人伸出了手,搭在了他的腰际,风尘儿疑惑了一下,男人解了他的腰带,助他将闷热的衣物一件件褪去。
风尘儿轻叹一声,舒畅地抚摸自己光洁的手臂,此时的他,完全没发现自己是一丝不挂地躺在男人的身下。
男人褪了自身的衣物,同样赤裸裸的,风尘儿清凉了一会儿,下腹猛地一紧,他“啊”了一声,弓了弓腰,全身似乎更热了,他难受地伸手揽男人,抽泣:“爹爹……”
男人压了下来,赤裸的肌肤相贴,令彼此都一颤。
肌肤相贴的舒畅,令风尘儿忘了一切,他贪婪地磨蹭着男人的身体,特别是下腹两腿间的肿胀,似乎磨着男人的身体会舒解。
他无意识地动作,却令男人全身绷紧,大汗淋漓。
男人压抑着强烈的欲望,将少年推离一些,但少年哭着贴回来,张开纤长的双腿,紧紧缠绕上男人的腰,男人低咒一声,翻了下身体,让少年趴在他上面。
少年凭着身体的本能,扭着腰,急欲寻找发泄的出口。
男人皱了皱剑眉,将少年的身体扶直,少年贴在他的胸膛上,张了小口,含住了他胸口的茱萸。
男人闷哼了一声,由着他,少年像小娃娃般,贪婪地吮吸着,吮了一边,换别一边,吮吸了许久,小唇又滑到别处,男人烦躁地捏住他的下颚,低头,封住了他的小口。
“唔——”少年热情地回应,张开的腿,不断地磨着男人的欲望。男人的铁臂缠在他纤细的腰上,紧紧一收,少年的下腹狠狠地撞贴在他的身上,颈项向后倾,头高仰,小嘴与男人的交缠。
交织了许久,少年的神智似乎回来一点点,他喘着气,惊讶于当前的姿势,不懂自己为何会如此……亲昵地贴在父亲的怀中,慌张地扭动,吞吞吐吐地问:“爹爹……我……我怎么了……”
风冷邪稍推开他,握住了他稚嫩的分身,他轻呼一声,腰都快要酥了。
“你被——媒蛇咬了。”他淡淡地回答。
“媒蛇?”风尘儿不解,但下腹一阵抽痛,他泪潸潸,不知该如何是好。
风冷邪没有解释,推倒他,将他缠在腰上的双腿拿下,而他自己则分开腿,跨在风尘儿的身两侧,风尘儿呻吟着扭腰,风冷邪握着他的小坚挺,风尘儿疑惑地抬头,惊讶地看到,父亲竟——
“啊……”他舒畅地轻叹一声,肿胀的分身被如丝般温暖包容住了!
他含着泪,感觉自己的分身一寸寸地挤进一个温热紧窒的小|岤内!
风冷邪汗挥如雨,腰一挺,重重坐下,同时,风尘儿惊叫一声,弓了腰,风冷邪闷哼一声,揽着风尘儿的细腰,风尘儿急促地吸气。
他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两腿间的欲望深深地埋进男人的体内,他抖着,不敢动僵直的身体,口中直唤着父亲:“爹爹,爹爹……”
男人扣着他的腰,低头封住了的小嘴,同时,他扭动腰,慢慢地动作了起来。风尘儿只觉全身一颤,深埋在男人体内的东西活了一般,男人松一他的小口,他张嘴,吸着气。
男人由慢变快,他跟着撞向男人,两具赤裸的身体不断撞击,发出滛糜的声音。
“啊——啊——”风尘儿忘情地低叫着,纤细的他,被男人整个地包容在怀中,男人强壮而有力,吸附着他的小|岤更将他带进了极乐世界,他张口,咬上男人的肩,男人低吼着,收缩秘|岤,风尘儿感到自己整个人都被吸进去了,他激昂地大叫一声,猛地一道白光闪过,深埋在男人体内的分身不断抽动,最后,喷射了浓稠的体液。
“啊,爹爹,爹爹……”他撒娇似地埋在男人的怀里,不断细喃,疲惫的身体终于动不了了。
男人并没有达到高嘲,他揽着怀中的孩子,压在地上,抬高腰,让少年的分身自他体内抽出,同时,浓稠的液体自他股间溢出,他轻叹一声,分开了少年的双腿。
风尘儿慢慢地清醒过来,身体没有任何力气,发泄过的身体仍很燥热。
风冷邪伏下身,吻他泛红的身体,黑暗中,他发亮的双眼透着丝丝危险。
风尘儿无力阻止他,摆着头,哼一两声,当男人轻啃他胸前的红果时,他“咦”了一声。
噢,他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生的,为何他与父亲更加……亲密了?
“爹爹……”他喃喃着。
男人的唇来到他的耳边,低沉地道:“叫我邪……”
“啊?”风尘儿不解。父亲的名,身为儿子怎能……随意唤?
男人咬了一下他的耳垂,他缩了缩,却无论如何都唤不出父亲的名字。
风冷邪倏地握住了他软下的分身,他扭动了一下,风冷邪低笑了两声,风尘儿摆着头,这样的父亲好陌生呀!
一根手指,滑进了他的两股间,他抖了一下,修长的,带了一丝凉意的手指开始入侵他臀间粉嫩的小幽谷。他害怕地想合拢双腿,但男人抬高了他的双腿,甚至分别压向他胸膛,他张嘴,口水从嘴角流出,手成拳,放在嘴里啃咬。
男人低下头号,舌头轻轻舔着他粉嫩细致的小菊门。
“唔——”
灵活的舌尖在中心挑逗,他舒服地闷哼。
“那里……不要……”他哭着哀求。
男人却毫不理会,柔软的舌头竟也能坚硬,挤进了他紧闭的小|岤,他抖着腰,软化的分身,慢慢地抬头了。
被舌齿疼爱过的小|岤十分柔软,男人伸了一根手指进去,小|岤贪婪地含住,但风尘儿仍是感到疼痛。
不敢出大气,瞪着黑暗,手指抓着青苔,感受那手指一寸寸地深入。
“喜欢吗?”男人问。
他垂泪,不答。
手指完全没入,然后慢慢地抽动,风尘儿叫了一声,男人轻笑,风尘儿羞赦地摇头。“讨厌……讨厌……”
男人坏心地顶了顶,他弹了一下腰,男人附在他耳边问:“真的讨厌?”
“嗯……唔……”
手指抽离了,他空虚地收缩着小|岤。
双腿弯曲着贴在胸前,股间的私|处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眼下,没有满足的身体,饥渴着,饥渴着……
风冷邪右手上的“飘雨剑”化成丝,在他的手反映上划出一道血痕,血破皮而出,他闪了闪眼,将浓稠的血滴入风尘儿的秘|岤内。
风尘儿感到股间一阵温热,同时,有什么进入到体内?
血源源不断,风冷邪手指,撑开了风尘儿的菊门,那血便汩汩地流进小|岤内,有了血的滋润,那小|岤似乎更诱人了,吐着血,邀请着——
有了足够的血当润滑,风冷邪探进了两根指头,风尘儿低哑地叫着,他不知父亲弄了什么进他的体内,但……他的身体好温热啊!
两根手指很容易的在他体内肆虐,他低低哭泣,当男人巨大且灼热的分身取代两根手指时,他忘了哭泣。
被极度撑开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男人巨大的欲望,他瞪大了眼,咬牙,男人缓慢地挤进来,他疼痛得发抖。
“不……不要……”他哭喊。
好痛!真的好痛!身体快要被撕裂了。
风冷邪无视他的哀求,强硬地撑开他的身体,一寸一寸地插入。这具稚嫩的身体,他已渴望很久,很久了……
“啊……爹爹……不要……”风尘儿沙哑地哭喊。
风冷邪冷笑一声,挤进一半的欲望停顿了一下,身下的少年哭得很凄惨,那孩子美丽的脸上布满了泪珠,像一朵易折的花儿,然而,这样的少年,更让他渴切了!
将少年的双腿分开到极限,埋了一半的巨大Rou棒抽离一寸,深吸一口气,如利剑般,迅速插了进去,直到完全没入,同时,少年尖锐地大叫。
男人无法控制自己的欲望了,他已忍得太久太久,当少年在他体内达到高嘲时,男人并没有得到释放,一深入少年紧窒温热柔软的体内,他无法抑制,低吼一声,扣住少年的腰,狠狠地一撞。
“啊啊——”风尘儿痛到冷汗直冒,深入体内的Rou棒锋锐如剑,粗长地插入到他体内的最深处,他害怕极了。
风冷邪吼了一声,停顿了一下,看到风尘儿害怕的神色,他尽量要自己温柔以待,但欲望早已勃发,势如破竹,心一狠,他趋从了自身排山倒海般的欲望。
风尘儿痛得扭曲了五官,他伸手,扯父亲的发丝,父亲却蛮横地在他体内飞快地抽锸着。
“啊啊——”身体要被撕裂了,他哭喊,压在身上的男人毫不怜惜他,用更粗暴的方式捣弄着他柔嫩的小|岤,直肠几乎要被磨破了!他呜咽着:“爹爹,救我……救尘儿……呜,爹爹……”
风冷邪压抑着更深更沉的欲望,身下孩子的求救声不是没有听到,但身为行凶者的他,无法控制一切,只能一遍一遍地吻着他的眉心。
男人温柔地吻和粗暴地撞击,成了鲜明的对比,风尘儿喘气声,哭喊声,一阵急过一阵。
第一次,完全没有快感,只有疼痛的结合,在男人粗暴中结束,当男人的藌液射进他身体深处时,他的身体不断震动,男人低吼数声,抱着他,猛烈地撞击数下后,方停歇下来。
喘气,不断喘气,风尘儿觉得自己快要晕过去了。男人抱起他,让他坐在他的怀中,便粗壮的欲望仍深埋在风尘儿的体内。
骤然改变了姿势,坐在男人的怀中,觉得体内的东西更深入了,他含泪,偎在父亲的怀中。
风冷邪抚摸着他的发丝,风尘儿哭得很凄惨,哭得累了,便不动了,身体在抽痛,他沙哑地哀求:“爹爹……出来好不好?尘儿好痛……”
风冷邪只怜惜地吻他眉心的朱砂痣,清冷的声音里混着浓浓的欲望。“不喜欢吗?”
“好痛……”风尘儿不敢动弹。
“尘儿……你喜欢我吗?”男人问。
风尘儿皱着眉心。
“……喜欢……”他小声地回。“你是尘儿的爹爹呢。”
风冷邪咬了一下他的唇,他呻吟一声,体内的东西在慢慢地变化,他痛呼,那东西变硬变粗,他冷汗直冒,急叫:“爹爹……不要……”
“叫我邪。”男人说。
风尘儿湿着眼望他,不懂男人的强硬,是不是叫他“邪”,他就入过他?蠕了蠕唇,他轻轻地,沙哑地唤了一声:“邪——”
风冷邪闭了闭眼,抱紧怀中的孩子。
“再叫一次。”男的声音几乎是从喉咙深处发出的。
“……邪……”怯怯地再唤了一次。
他以为男人会放过他,却不料,男人猛地抱着他,坐着顶撞了起来。
“——啊——”他失声尖叫。
下体传来尖锐的钝痛,几欲令他昏厥,手指成爪,掐着男人背上的肉。
为什么?他已叫他邪了……呜……
“爹爹,爹爹……”他哭着。“放过尘儿……放过尘儿……”
“你是我的!”男人激烈地要着他。
“呜呜——”疼痛中,隐隐夹杂着一丝异样,风尘儿开始呜咽,好像刺痛成了一种致命的快感,哭喊声渐渐变成了呻吟声。
“好孩子。”风冷邪吻着他的唇,这次的抽锸要温柔许多,但仍教怀中的孩子吃不消。
“啊……”身体一被撞击,某处异样的快感便盖过疼痛,尝到甜头的少年开始配合男人的动作了。
伸出舌头,与男人的舌相缠,满是泪水的脸泛出桃红,身体好像不知疲惫地下沉,扭动,他叹息,仿佛爱上了与男人的纠缠。
“邪——”他无意识地唤着父样的名字。
风冷邪满足地要着他,翻个身,压着他,深深地插入,附在少年的耳边,轻喃着:“尘儿……尘儿……”
“嗯,邪……”迷蒙的眼望着黑暗,身体已经无法承受更多了,他双腿紧紧缠住男人的腰。
啊——
如果在此时此刻逝去,多么美好?他想在男人的疼爱中……逝去……
好不甘心哪……
他无声地喃喃:“喜欢……好喜欢……”
在攀上欲望的高峰时,他嘶哑地叫着,与男人一同到达最终点,在男人的深吻中,他昏迷了过去……
** **
风尘儿是在疼痛中惊醒的。当他睁开眼的时候,天已亮了,光射进来,照亮了半个洞。
他躺在一堆衣物上,身体仍是赤裸的,身上披了一件外衣,下体的抽痛令他呻吟不断。
他以为自己会逝去,却不料,仍能活着。
下体的疼痛,提醒着他昨夜所做的一切。他全身通红,不知该如何是好,昨夜的他与自己的亲生父亲……
肌肤相贴,唇齿相缠,身体交合……
双手掩面,羞赦极了。
一团黑影罩了过来,他放开手,抬眼看到男人披头散发,赤裸着身体蹲在他身边,他的眼睛很轻易地便能看到男人两腿音质巨大,那折磨得他疼痛不已的粗壮,仍有着血渍呢。
他羞红了脸,夹了一丝惧意,移开眼。
男人低头,吻他颤抖的眼。
“爹爹……”他轻语。
男人扶起他,让他靠在怀中,抬起他的下巴问:“饿么?”
他点点头,却又皱了眉,身体一动,每块肌肉,每块骨头,每根神经都在抽痛!
风冷邪俊美的脸很柔和,手里多了一粒珠子般的红果,放入自己的口中,风尘儿疑惑,下一刻,他的父亲将唇贴上他的,把口中的红果吐哺到他口中。
他含着红果,紧张地咬了吞下。
“好吃吗?”风冷邪抚他的发丝问。
入口即化的红果,很香很甜,他点点头。
风冷邪却坏坏一笑,在风尘儿惊诧的注视下,又扔了一粒果子进自己的口里。“想吃,就自己来要。”
“啊?”风尘儿一时呆愣,此时的父亲换了个人似的,不像以前冰冷冷的,他俊美的脸,线条柔和,更加有魅力了。
“不要么?”父亲又扔了一粒入口。
风尘儿看到父亲身旁的衣服上积了许多小红果,他伸手要取,却被风冷邪所阻,风冷邪扬高下颚,眯眼,傲然地道:“只能用你的小嘴儿。”
“咦?”难道……难道要从他的口里抢吗?
风尘儿舔舔干燥的唇,见父亲又含了数粒红果,而他实在饿了,只好放下矜持,凑上唇,从父亲的口中得到食物。
男人很坏心,有时会吐哺给他,有时不让他吃到一粒,却含着他的小舌,不让他缩回去。
两唇分分合合,许久之后,风尘儿软倒在男人的怀中,满脸通红,气喘吁吁。
果子吃了大半,风冷邪捻了一粒,审视着。
风尘儿躺在他怀里,双腿微分开,男人发现他身上的吻痕竟淡到几乎看不到了,略诧异,问:“尘儿,还痛吗?”
“啊?”闭眼中的风尘儿不解地睁开。
风冷邪分开他的双腿,他轻呼一声,仍是痛,但似乎没之前痛了?
突然,他看到父亲竟将一粒红果塞进他股间的小|岤内,他惊呼:“不——别——”
但男人的手指一意孤行,将红果顶了进去,他一痛,缩了一下,那红果很快地破裂成汁,充斥在内壁。
风尘儿眼一红,不知所措。但奇怪的是,身体好像没有之前那么痛了?他的表情说明了一切,风冷邪很快地又塞了数粒进去,风尘儿掩面,娇叱:“讨厌——”
那是吃的,他却……塞到那里……
小|岤一收缩,红果一一破裂,许多汁流了出来,风冷邪插了一根手指进去,低问:“难受吗?”
风尘儿喘了几声,过了一会,才答:“好像……不难受……”
风冷邪挑了挑眉,抽出手指,又往他那里塞果子,风尘儿见了,轻叫:“爹爹,不要了……”
亲了亲他微嘟的唇,风冷邪哑声道:“这果子,似乎有愈治伤口的用处。”
风尘儿眨眨眼,会吗?
后|岤一收缩,那果子变连皮一起化成汁,有些粘稠,流过体内,非常舒服,很清凉,而体内深处渐渐的不疼了。
不禁地,他眯眼哼了两声,一脸舒畅。
风冷邪的眼变得幽暗了,他又塞了不少果子后,分开他的双腿,将自己早已勃发的欲望埋了进去。
仍在享受中的风尘儿猛地一绷身体,小|岤已经含住了男人的欲望,这次的结合完全没有疼痛,他弓着身子,轻呼。
男人借着过多的果汁,在他体内肆虐,完全由快感支配的交合,令风尘儿愉悦地叫着。
“啊,爹爹……快……啊,不……”他语无伦次地摆着臀。
男人加快速度,微喘气道:“叫我邪……”
“嗯,邪……啊……”好舒服,从不知男人能带给他如此舒服的感觉。
男人附在他耳边,轻声呢喃。“我,风冷邪,从未将你,风尘儿,当儿子看待……”
风尘儿瞪大了眼。
“你是我的!”男人咬他的耳垂。
风尘儿一颤,泪涌了出来,他无法理解男人的话。父亲不把他当儿子看,那他们……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不要……”他抱住男人,边喘连哭。
男人却毫不留情地打击他脆弱的心。“可知我们在做什么?”
风尘儿摇晃着头。
男人残忍地道:“我们在——行周公之礼!”
“啊——”全身剧烈地震动,后|岤不断收缩,前面的分身在男人的掌中一泄如注,他在惊恐中达到高嘲。
当风和雷借着绳索,来到洞口时,看到男人压着少年做着古老的旋律,皆一惊。
双眼呆滞地看着少年在男人身下达到高嘲,耳听到少年发出的愉悦叫声,而男人的强硬掳夺,几乎在将少年吞噬了!
当两人停下来后,男人如冰的眼神射向他们,他们如梦初醒般地转过身,手心全是汗。
昨天,两只白虎急躁地跑回来,却不见庄主与少主,他们一行人跟着白虎上了山,来到事发之地,看到装水的皮囊袋与少主衣服撕下的丝帛,便测到庄主与少主定是掉下山崖了。但他们相信庄主武功盖世,定能安全上来。等了一夜,没有动静,他们这才觉得不对劲,直到早上,看到山崖下放出的狼烟,他们才松了口气,立即找绳索,下去了两人。果然发现了崖壁上的洞,却不料,看到了这惊世骇俗的一幕?!
第十章
医者的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
他的手中,捏着一粒珠子般大小,通体泛红,在阳光下晶莹剔透的小果子。这小果子长得实在讨喜,但这不是引起医者震惊的原因,他震惊的是此时此刻,这果子竟会在他的手中!
燃着薰香的小厅里,坐着几个男人。
首座上,一俊美男子一身雪白,一脸冰寒,眉宇间凝着一股傲然之气,如黑琉璃般的眸子毫无温度,冰雕般的身姿,完美无瑕。
厅两侧,分别坐着两名男子,四名青年神色一致,目不斜视,坐如钟。厅中间,立着一名肃然的中年男子,他的手中捏着一粒果子,低头审视着。
“若属下没有猜错,此果乃‘雨露果’,生长在媒蛇洞口。”医者略一沉吟。“媒蛇极少见,何况是这‘雨露果’。”
媒蛇,无毒,但任何人被之一咬,便会发春!
风冷邪闪了闪眼,冷淡地道:“不错。那洞中确有媒蛇。”
“咦?”医者忽然想起庄主与少主回来时,他为少主诊病所发现的一些蛛丝马迹。若他没有猜错,少主定是被媒蛇咬过。手心蓦地积了汗,眼角瞟到风和雷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
“‘雨露果’可解百毒,治百病,它的汁若抹在伤口上,片刻便能使伤口愈合——行医者,称它为圣果。但它生得偏,世间罕见,一般人是可遇而不可求。”顿了顿,他道。“少主身上的毒,已全部清除了。”
风冷邪扯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黑琉璃中闪烁着点点流光。医者眨了眨眼,惊奇地发现,庄主似乎有点不一样了。可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风冷邪起身,进内室之前,命四护卫下崖去将“雨露果”移植出来,带回山庄,四人领命,匆匆赶去。
内室,纱帐里,风尘儿脸色红润的酣睡着,风冷邪坐在床沿,凝视着他纯洁的睡脸。
许久,床上的人揉揉眼,慢慢地醒来,睡眼惺忪地望着床边的男人。
风冷邪低头,吻他的唇。
“爹爹……唔……”风寺儿脑中仍一片空白,迷迷糊糊地。
风冷邪在他耳边细语。“你的命,会很长,很长……”
* * *
“……故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故五行无常胜,四时无常位,日有长短,月有死生。”
唐夫子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卷着书,负在背后,来回走了两趟,无奈的看向他那个完全走神的学生。
半个月前,庄主带着少主回来了,少主无恙,庄里的人皆松了口气,举杯欢庆了一宿。
据庄里的大夫所言,少主和庄主因祸得福,遇到了世间罕见的圣果。有了圣果少主虚弱的体质完全可以改变。这是好事,但不知为何,他观大夫和四大护卫的脸色时,总觉察到一丝丝的不自然,偶尔,他们会困扰地皱眉。
更奇怪的,或者说,教整个山庄的人诧异的是,庄主竟要在一个月后娶妻了?!
那个冷若冰霜,傲然如剑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