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12部分

69嘿嘿一笑,眼中狡诈之意尽现;
  〖可万一耐心熬尽,而八夫尚未成书...嘿嘿嘿〗
  69手从裤袋里掏出一电影中常见的远程导弹遥控器...
  〖..小人就让,这“庙”,从此“固若金汤”..嘿嘿嘿....〗
  
一根穿越的毛
  在穿越的潮流中,在穿越的队伍中,我毫无意外毫无悬念心想事成众望所归地穿越了…
  还是那句老话,别人穿成公主小姐王子少爷的,再不济也是花魁民妇,不是人也是神兽圣灵的,为什么我连人也算不上,连禽兽,噢,动物都挨不着边?!
  我….我…我仰天长啸:为什么我穿越成了一根――细细软软的――汗毛?
  
  无论如何,我也只有正视现在自己这??没有存在感毫不起眼的??身份。
  我穿越在一个肥妞的身上,毫不夸张,她真的很肥,我难以想象这种身形怎么在“院子”里存活下去。忘了说,我“安家生存”的人是一个被卖到妓院的女子,我很怀疑人牙子在和妈妈交易之前有人给了这妈妈一顿老拳,直接导致妈妈眼神迷离没有看清这女子的身形,脸依稀看得出是美人,但这身材只让我想到肥猪。每次她洗澡我都死死捂住眼睛,我怕看多了我也变肥,从毛的角度来说就是变粗。
  什么?汗毛没有眼睛?你怎么知道,你从你身上拔一根毛用放大镜看看,有没有眼睛。以前我也不知道,现在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知道了,说连鼻子嘴巴都有,何况眼睛。
  可怜的肥妞为了变瘦强行被妈妈饿个半死,原本我以为我这短暂的穿越毛生就要随着肥妞被饿的出气多进气少而结束的时候,怪事发生了….
  咳,应该不是怪事,是艳遇。
  肥妞变瘦了,变成了一个美女,我很佩服妈妈的眼光,果然天将降大人于斯人也,必先饿其体肤,肥妞是璞玉。
  重生后的肥妞,噢,美女叫舒清雅,从那一刻起,我的幸福人生开始了…
  
  作为舒清雅的一根毛,我很开心,因为她的那些老公都是极品,虽然我吃不到,但我够得着,这也是幸福的一种。为什么?因为我长在下面,咳,对,就是下半身。
  舒清雅有很多毛,上面的下面的,里面的外面的,有头毛眉毛睫毛脸毛耳毛鼻毛手毛腿毛腋毛等等等等,毛有很多,但我作为一根有意识的毛很孤独,而每次夜生活的时候,我能清晰感受到这些毛也是最兴奋的时候,我大概数了数,毛的总数能和舒家隔壁的狼女团成员数量对等,所以我给她的各种毛都起了各种名字,每次舒清雅夜生活的时候,我就和我的毛兄弟姐妹们一起欣赏和享受。
  有两根毛一直是纠缠在一起的,像一对不离不弃的夫妻,所以我就给它们取了个名字叫享乐和璇玑;有一根毛老是容易掉,经常早上还在晚上就脱落的我叫它夕;还有两根毛离我很近,有时候我看它们快要掉的时候,我会照顾它们一下,把它们和自己卷在一起打个结,这两根我就叫柠檬和蜜;还有一个毛孔长两根毛的,我就叫公主和咸菜;还有一根毛长的位置超级猥琐,所有便宜都给她占去,我见到的它一定也能见到,它见到的我不一定能见到,所以我好不客气叫这根毛无良;还有很多毛都有自己的名字……
  
  作为一根有意识的毛,我见证了小舒的生活质量的一步步提高。
  一开始,舒清雅是和最美的离歌一起过日子的。离歌是最美的,不过也是最别扭的,每次都把小舒拗成各种很微妙的姿势或者是不点灯,还不让小舒摸他,所以从离歌那里我是很少获得乐趣的,咳,两个当事人的感受我不评论。后来君临鹤也出现了,他比离歌斯文不少,但是禽.兽起来也不是人,所以暗地里我叫他斯文败类,也跳过。反正一句话,酒能壮胆,在君临鹤身上体现的最彻底。
  我最喜欢的就是小舒和南宫小夫的生活了。每次我都能跟着小舒的腿部动作抚摸到南宫小夫下面那细腻丝滑好像什么什么巧克力一样的皮肤,那温温的到热热的再到烫烫的,真是回味无穷啊~但是我也最不喜欢南宫小夫,因为他最敏感。有一次,我扭动我那细软的身躯去感受南宫的热情,死死贴在他皮肤上的时候,南宫突然慢了下来,说:这根毛怎么回事?老黏在我身上,扎得我不舒服。在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就被他连根拔起丢在了一边…整个房间就回荡着小舒的惨叫声:你个死人!要拔毛也不先说一声,痛死我了!你看!都红了,麻了,我没感觉了!你赔我的毛!说着让我很解气的是小舒一脚把南宫踹下了床,还恶狠狠地说:今晚你别上来了。后来的事我不知道了,因为离开了宿主我渐渐失去意识,作为毛的一生,看来我要光荣的走完了….
  我以为醒过来的时候我能回到自己的世界,没想到醒来浑身无力,站也站不起来…我低头一看…好样的,我胡汉三又回?了…我从原来生长的那个毛孔里又长了出来…
  为什么我说又呢?
  想了想,我想到了,因为最先和小舒xxoo的不是离歌,是小飞….那个时候小飞还是皇帝,做皇帝的女人,要求很高条件很多,规范也很多,首先就是不能有这个毛那个毛,所以我是三天两头被剔掉,才冒了点头就被那个什么宫女拿刀片刮掉了…所以说,得知小飞不做皇帝做小舒的轩辕小夫,我双手双脚赞成的。
  一直到珊珊小夫,他和南宫正好相反,他会细细吻过小舒的所有皮肤,当然,我也就有口水福利了,那次乐得我几天没睡觉。
  接下来还有很多小夫的夜生活,我都感受过,八个字,活塞运动,各有千秋。
  
  当然了,我的日子也不是这么好过的,有享受的时候也有痛苦的时间。原因还是出在南宫这个男人身上,那次,我正跟着小舒在享受轩辕小夫的服务,南宫这渣突然窜了进来,二话不说就开始蛮干。小飞一愣,马上就反应过来,变成了两个人一起蛮干。所以说,年轻真好,反应快,体力也足。这两个男人你进我出你出我进,可怜我根基不稳,三个人一磨…我就掉了下来…哭…
  后来我才知道,南宫因为第二天要出差,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也是他下周伺寝的第二天,也就是轮空一次,这个小心眼的男人想想自己白白损失一次,十分不满,晚上翻来覆去觉也睡不着,所以一不做二不休,二话不说爬起来就插队。
  那次还有一个故事,第二天,两大夫和另外三小夫大清早就来投诉小舒晚上叫的太厉害,害的他们都没睡好。小舒脸一红,嗔了南宫和轩辕一眼,刚想掩饰什么,在饭桌上吃饭的小九一瞥,说了一句惊天地的话:做人别.装.纯,装纯.被人..轮。一群大人嘴里的东西全喷了出来,小舒横眉怒目大声说:我没有!谁知接下来去,小蕾喝了口牛奶,接了一句泣鬼神的话:做人别装.B,装..B被雷劈。
  还有就是小舒的这些老公们似乎不太注意隐私和位置,有好几次我都在雪地里冻着,小舒热得直流汗,可怜我这根毛冷得直哆嗦,比如后弦的第一次,还有好几次是在温泉里,被这温泉边上的大石头一磨蹭,我又掉了…
  还好现在科技发达,掉了也好办,第二天再努力长出来就好了,平时注意保养,有事没事涂涂无良生发护发产品,还免运费,直接送货上门。
  
  以上,就是我的故事。我是一根毛,一根穿越了长在美女腿上的汗毛。
  
  本片由无良生发护法产品特约冠名播出
  特别鸣谢无良物流,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她送不到。
  
穿越的毛--续篇
  我又回来了….
  前景提要:我是一根很不普通的毛,因为我是穿越的毛,哦,错了,我是一个穿越的人。穿越很普通,穿越成一根毛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呆在小舒的腿上,我还是很幸福的。小舒作为一个穿越人士,对着装要求不是很苛刻,所以有时候会汗衫短裤地在院子里溜达,而她的老公们也很纵容她,所以,我算得上是一根能见天日的毛。
  不要以为小舒的毛有多长,作为一个穿越的人,我还是要说她算得上是天生丽质的那种的女人,毛都是细细软软的,不仔细看看不到的那种,但是我是一根很――渺小的毛,所以,在我眼中,所有的毛都那么的显眼。
  毛生是很短暂而枯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再也不长出来了,所以在我有限的生命里,最大的乐趣是给小舒身上各种毛起名字,和她门**活.春.哥..错了,是宫。
  ============转到毛的视角的分隔线============
  那日上午,南宫和小舒两个人正在房中早锻炼。
  忽然,天色有些暗了下来。
  “出了什么事?”小舒睁开有些迷蒙的眼,推开正在轻吻自己的南宫。
  南宫有些不高兴,一把扯开小舒的衣服,这妮子居然还能开小差。
  大家快出来观日啊!镜的声音从在院子里传来。
  观日?观什么日?自己还是天上的?
  小舒突然想到一大早在吃早饭的时候,镜说了一句,今天天象有异变――。
  当所有人都睁大眼睛等着后半句,镜划拉一口粥,拿起蒲扇扇了两下,耸耸肩:不是不说,时候未到…
  散席之后,南宫一把拉住小舒就回了房。
  难道是日食?小舒一下子清醒过来。“喂,停下,快停下!恩!啊!叫你快…快停!”
  南宫脸色顿时比外面的天还黑,一滴汗滴在了小舒的胸脯上,….这能说停就停的吗?
  对于南宫的充耳不闻,小舒艰难地伸出手指…
  突然,院子里的所有人都听到南宫的一声咆哮:“女人!”
  “对不起啊”小舒吻吻南宫的嘴,拍拍他的脸,“人家想看日食嘛….起点上在日食穿越的兄弟姐妹不胜枚举啊~”一边说,一边从床底下捞起一件衣服,一看,是南宫的,随意披在身上就跑了出去。
  我顿时汗如雨下,这个…这个也可以突然抽身的吗?我很理解南宫,别说南宫了,就连我这个毛都热血沸腾的时候….怎么可以突然卡?
  到了院子里,其他几夫都已经挑好位置坐在那里了。
  离歌皱着眉看了看衣冠不整的小舒,临鹤站起身来走上前去帮小舒把衣服拉好,镜拿着羽扇挡住半张脸,两只眼睛眯成缝,可以想象扇子后面那张脸笑的有多贼,后弦坐在桃树树丫上大惊小怪,“夫人怎么衣服都没穿好就跑出来了”,33这时候从厨房走出来,手上托着装满小食的盘子,楚翊咳了一下,脸微微转开一点,小飞朝小舒招招手,小舒开心地走过去窝在他身上,听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片刻之后,南宫带着浓烈的杀气从屋子里走了出来,上半身**裸的,坐在小飞身上的小舒抖了一下,把头埋入了小飞的怀抱,小飞理解地拍拍小舒,亲亲她的头顶和刘海…
  我羡慕地望向头发那些毛….头顶上的好像是晴儿和蝶舞吧,好幸福…伦家也想被小飞亲的说……我晃晃自己的身体~好冷~小舒只穿了上半件,虽说南宫的衣服比较长,但是完全盖不住两条腿,腿好冷啊~我和身边的柠檬和蜜抱成一团相互取暖…
  “过来!”南宫的声音传了过来,冷冰冰的。小舒抖啊抖,我跟着抖啊抖,鸡皮都抖起来了,我想到一句经典的话:〃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她一早已经死了几十次......〃
  “不要让我说第二次!”众男的眼睛刷地盯住了小舒,连龙皇都在边上“喔喔”了两下。
  小舒离了小飞的怀抱,乖乖坐到了南宫的腿上….南宫抓起小舒的两条腿,使劲搓了两下,瓦感动的热泪盈眶:这就是好人啊~暖和一点了…再一看..orz,可怜的夕又给搓掉了….
  
  那天后来日食过了以后,小舒有多惨就不要我说了…反正是好几天没爬起来,吃喝拉撒都在床上。
  小舒把临鹤叫到床边跟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临鹤和离歌商量之后,虽然小舒错在先,但南宫这样的行为造成了其他几夫的损失,所以决定南宫下一次轮空一回,以示公平。
  
  可怜的小舒自以为逃过了南宫的魔爪,没想到南宫这个我行我素的人,居然在小飞日大摇大摆地闯进房间…..
  “不是说你轮空一次的嘛!”小舒绝望的惨叫..
  “是轮空啊,明天轮到我,正好我出差不在…”南宫振振有词摸上小舒的胸..
  小飞在边上轻笑了一下,也不在乎南宫的插队
  “不带这样的啊!!!!!!!”那一晚,又是鬼哭狼嚎的一夜…
  ========
  对小舒来说,日食是悲惨的回忆,对我来说倒是奇迹的发生。
  为什么?
  因为又有人穿越了,让我合不拢嘴的是他们也穿越成了毛….
  对,就是他们。
  那天,在南宫的揉搓下,我看完了日食,嗯,很短很精彩。等到回房的时候,我听到耳边传来清晰可辨的声音,“咸菜!咸菜你这死样给我解释清楚!”
  嗯?咸菜?那不是公主老公?
  我挺起我柔弱的身躯向上望去,没办法,脚毛嘛,瓦海拔太低,什么都是望的。
  果然在腋下,我看到了两根从一个毛孔里长出来的毛,一根长一点的毛死命在摇动另一根毛,我满脸黑线,当初我无聊的时候还给它们起了名字叫公主和咸菜,该不会……
  “是公主吗?”我大声吆喝。
  “谁?”长毛停下了动作,警惕地转动这身体,咳,毛体,我知道,这根毛在四处张望。
  “下面,下面!”我拼命摇动毛体,希望能被注意到。
  “你是谁?”长毛看到了我。
  “我是羊….”对话很无厘头,我自己都这么觉得。
  “羊羊羊?”。
  “就是我”
  “你怎么在这里?”听的出公主的声音很吃惊。
  “我在这里很久了,应该是我问为什么你和咸菜在这里….”我有些无力,穿越成毛有这么普遍吗?还穿在同一个人身上…
  “我…..”公主的声音轻了下去,比蚊子叫还轻。
  “公主啊!大声点,我听不到!”
  “咸!菜!挑!了!日!食!那!一!刻!和!我!炒!饭!于!是!我!和!他!一!起!穿!了!!!!”
  轰……瓦只觉得耳朵边上有雷鸣….无论是声音还是内容…闻闻味道,瓦好像有点焦……..
  
  无论如何,有了同伴,我的日子好过一点,三个人,不对,两根毛一起观日,一起聊天,我跟她介绍我起名字的毛,什么头顶头发是晴儿,刘海是蝶舞,还有那长在见不的人的地方的是无良,公主听了笑的毛枝乱颤;接着公主说要给小舒的皮肤取名字,我们又开发新大陆,,什么手心皮肤是一对,右手是小二哥享乐,左手是老婆璇玑…
  为什么是两根毛?因为那天公主摇的太厉害,把咸菜摇了下来,吓得公主不知所措,我的反复保证,咸菜还会长出来的,保证还长在同一个毛孔里。可怜咸菜估计那次元气大伤,长了一个星期都没长出来。直到咸菜在一个星期后冒了一点头,公主才重新笑了起来。
  =============重新回到毛的视野=========
  公主:出来的好快啊
  瓦:出来得比进去快哦
  公主:%※%※……?然后才慢慢出来
  瓦:◎¥※※(※#看得太舒服了
  “怎么…结束了?”小舒有些难以置信,这个..后弦是嫩了点,但也不至于就五分钟吧…比日食还短..
  后弦埋在小舒的头颈,声音有些闷闷:“夫人…我..我…”
  小舒摸摸后弦的后脑勺“要不要等下让临鹤他们给你看看?”
  “不,不是的,夫人…”后弦连耳朵根子都红的滴血,头怎么也不肯抬起来,自己也不想在夫人面前这么丢脸的,“我…我觉得有人在偷看…所以…所以…..”
  我和公主当场爆汗…..这个..灵敏度也太高了吧….我们只是毛啊..
  “所以就一下子泄了?”
  “嗯….”后弦把小舒抱得更紧,“夫人不会怪后弦吧?”
  “不会。”小舒一边安慰后弦,一边暗暗叹口气:这人比人,真的是要气死人的。
  =====时间回到几天前的南宫日(名词,表日期,请不要作动词)====
  一房间的暧昧气息和呻吟喘息…
  “你….还没有好吗?”小舒喘着粗气,这丫今天已经几次了?
  一夜x次狼啊!我和公主一个上一个下,从不同视角津津有味地看着。
  “不够”南宫平复了一下气息,又开始进攻
  “你!”小舒明显开始翻白眼了“你今天….天…怎么…啊!”
  “舒儿~”南宫灵巧的舌头舔过小舒的右手掌心“不觉得有人吗?”
  “有…嗯..恩恩…吗?”
  “有!”南宫肯定地回答,下面还是一刻不停..
  “哪里?”小舒开始东张西望…
  “女人!专心点!”南宫用力一顶,“谁爱看看去,我们只要好好表演就可以了”
  “我….我不想做…A啊!V**啊!!!!!”
  我和公主同时擦了一把汗….你已经是,很久了
  公主歪歪地靠在咸菜身上,感叹:树要皮,人要脸,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好不要脸的男人…咸菜啊,学着点…
  我同样感叹,在南宫面前,小舒永远是受…
  
  除了看活的,我和公主无聊的时候还会经验交流。
  比如总结他们最常用的H对话,结果发现很雷:
  镜最喜欢说的是“还喜欢你看到的吗?”
  小飞会一脸坏笑的说“说你要”
  小舒“不……要……”
  小飞“到底是要还是不要”
  小舒香汗泠泠,呻吟着“不……要……”
  “要…”
  “嗯..求你…”
  “求我什么……”
  “求你要我……”
  于是..小飞再也忍不住……
  33最擅长的是:紧紧的抱住,仿佛要将小舒揉进身体里...
  喝过酒的临鹤的口头禅是:“小妖精....,你要弄疯我么?”
  勇猛的南宫每次都会威胁体力较差的小舒:“不要想逃,这一次,我不会再让你从我面前消失。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会将你找出来。
  所有人都会:H到高嘲的时候,总会低吼一声
  ========这次居然忘了给那根无良毛浓墨重彩一笔========
  “篮子!篮子!”迷糊间,听到有人叫我的绰号。
  睁开眼睛,调节一下瞳矩…爆汗..明玉教授!
  “教授,对不起”我连忙从地下爬起了….呃,为什么我躺在地上?
  “你在看日食的时候突然昏过去了.”玄明玉轻笑,“难道你是太阳能的?”
  “我……”我搔搔脑袋,“我晕了多久?”
  “还好,五分钟多一点”玄明玉指指天空,“日食刚刚结束……”
  才五分钟啊,我有些搞不清时间,我好像做了一场很长的梦,梦见了我变成一根毛,还遇到了公主..
  “教授!试验者醒了!”旁边旁边一个白大褂急匆匆地跑过来。
  “醒了?”玄明玉很惊讶,急匆匆地离开休息室,“我马上过去,夜阑,你去把实验体1号舒清雅这所有的试验资料包括检测数据整理一下,等下给楚律师他们送一份去”
  “是,教授”我套上白大褂就走向自己的工作岗位,因为我明白这个试验者的重要性,因为她是唯一一个清醒过来的实验体。
  那个梦嘛….我甩甩头:也许真的是一个梦….
  
夜阑自语
  一
  在晨曦中,我醒来,一瞬间,有些恍惚,还好,马上想起了自己所处的地方――客栈。
  一年一次的工作汇报在昨天结束了,但是我还舍不得离开。
  我在这家客栈已经停留一段时间了,每次我来青州一定会住这家客栈。
  因为这是风家当家――舒夫人开的客栈。
  多希望我能一直留在这里,久到我希望自己能生根在这里――青州。
  二
  摇摇晃晃地来到大堂,没有多少人,掌柜黄享乐熟门熟路地和我打招呼:“夜当家,您起啦~”
  “老规矩。”我坐在老位子上,闭上眼睛,揉揉眉心。
  “好嘞~”黄享乐一溜烟跑回柜台。
  几年过去,黄享乐从一个小二被提拔到掌柜,习惯没有变,起得比小二早,干得比小二勤快。
  这时,夕来到了我身边,我摸摸她的头,“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小蕾小姐知道不知道?”
  “咩~”我的宠物--只是曾经--现在是夫人女儿小蕾小姐的坐骑--夕蕊仰起头轻轻叫唤,还伸出舌头舔舔我的手。
  夕,是一只百合羊,也是我从小的玩伴,因为出生在一个美丽的夕阳西下的时辰,我给她起了“夕”这个名字,没想到,她现在成了小蕾小姐的坐骑,还能拥有一个和以前极为相似的名字--夕蕊--夕阳西下的时候被抢走,身上的花纹好似花蕊。
  当初,一个很强势的男人将夕从我手上用一块S.M-007的牌照,用明换实抢的方法带走,没想到,世界真小,还是在青州让我遇到了夕,可惜,这时候,夕已经不可能再回到我身边了。
  “夜当家,您的老规矩~”托着茶盘来的是黄享乐的老婆--璇玑。
  三
  璇玑,我很熟悉。
  以前,光凭我的姓氏我就可以横行整个轩辕大地,没有其他道理,因为我姓夜――风家四大元老家族之一。
  不同于影宫,夜家是明面上是风家粮仓,事实上夜家还负责那些所谓“明面上”消息的处理和整合,当然,不可避免的,总会得到一些小道消息。
  夜家收集情报的方式很普通但很有效--青楼。
  轩辕王朝百分之九十九的青楼事实上都是夜家在操纵,不管有没有公开,而那百分之一就是整个王朝最大的青楼--永远只有一个正式客人的怡“黄”楼--皇帝的后宫。
  璇玑,以前是流连阁的头牌,卖艺不卖身,但是没有人知道她更是流连阁的真正主持。
  当初在护国夫人在查青州粮案的时候,夜家就将她送到了青州,让她负责关注粮案的动向以及整个青州的情报收集工作。
  后来,璇玑就留在了青州。
  让夜家出乎意料的是后来她看中了一个小二,坚决要求下嫁还是小二的黄享乐,交换的条件就是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盯住君临鹤,用他的情报来换取下嫁的自由。
  三
  喝了口这家客栈的招牌咖啡--抹胸月巴克,我继续发呆。
  夜家在收到影宫宫主送来的喜帖,让我来青州参加婚礼以前不是没有调查过这位舒雅。
  调查的结果就是,正夫二人,其中之一就是君临鹤,另外一个听说是可以和天下第一美男离歌媲美的神秘男子,在君临鹤入门一个月,这位舒夫人又要娶三位侧夫,一位是风家知天者,一位是帮她打理所有产业的瘸子,还有一位是武林盟主的独生子--后弦,另外舒夫人育有一女,名唤小蕾。
  舒家似乎有吞并青州四大家族的迹象,和影宫关系不可小觑。
  看着这些报告,我笑了笑:好一个多情到滥情的夫人啊,到底是贪心不足蛇吞象还是扮猪吃老虎,让我亲自来判断...
  我带着我的两个贴身侍女来到了青州。
  这两个人是一母同胞的双生花,外表一模一样,性格天差地别,一个平时说话软软糯糯,我给她取了个名字--蜜,橘子蜜;还有一个风风火火,特别喜欢捻酸吃醋,那就是--自由,柠檬的自由。这两个人可以说是我的得意助手,不同性格的两个人用不同的方式为我收集情报,达成下达的任务。
  四
  在宴会上,我终于见到了这位舒夫人,倾国倾城之色,沉鱼落雁之容,高山只可仰止,日月不得争辉。
  我一边和伍晓洛聊天,一边随时注意着整个宴会的情况,我和他交换着已经没有价值的情报,但我们谁也没有说出想摆脱被风雪音控制的风家的话,防人之心不可无。
  宴会到后来越来越乱,舒夫人搬出的屏风,丢出的账本,风雪音突然出现狠下毒手,再到舒夫人突然提到当年玄氏一族的灭族,一切的一切来的太快,让我不断怀疑自己以前看到的情报的真实性,怀疑的眼神不断扫过风雪音和舒夫人...当从小蕾小姐手上接过一本计划书的时候,我几乎就要不顾一切偏向这位夫人了--我太想脱离这已经腐朽的风家!
  在一团混乱的时候,圣旨的到来和白欧伦寒思忆的出现,让我确确实实感到了这位夫人的确有和风雪音一争高下的本钱。
  白家长孙白欧抡在江湖上的身份我知道,丐帮帮主,无论白欧抡还是寒思忆他们表现出的熟捻程度,这是不是意味着丐帮和寒冰宫借此机会对外表示他们是站在舒家这一边的呢?我搓搓下巴,看来不得不重新考量这位舒夫人的能耐了。
  当天平的一端倒向舒夫人的时候,一切都没有风雪音的威胁让我们这些家族管事震撼,立刻使我倒向夫人的心退缩了回来--风雪音带走了我的夕!
  这让我第一次有了举棋不定的无力感。
  五
  后来的后来,一切都乱了套,我们被赶出了婚宴。
  我回到了落脚的客栈,听取橘子和柠檬刚才在宴会外收集的情报,同时部署接下来的工作--没有时间给我犹豫,如果风雪音胜出,可能她下一步就会血洗元老家族,把一切不利她的因素肃清。
  一边安排任务让橘子和柠檬去通知夜家所有情报点的同时,我的心却一直系在那位今天才见面的夫人身上,我希望她能掌握风家,希望能再见到她的身影,我希望能在她身边为她工作--突然停住,我有些发愣--这是不是一见钟情?
  等到一切都平息下来,果然是夫人,舒清雅真正执掌风家。
  六
  我很遗憾没有参与那场风波,我恨不得能在夫人身边为她生为她死。
  有一段时间我很颓废,每天不断质问自己:夫人身边有这么多男子,为什么我不能在其中?
  橘子和柠檬从没有见过我这种样子,急得团团转,无论是蜜的贴心照顾还是自由故意娇蛮撒泼都不能吸引我的注意,我满脑子只有一个人。
  她们只能调来各情报点的管事,让她们去打探舒家的一切,然后每天一五一十地汇报。
  就在那段时间,诞生了世上最可怕的狼女团--青州共宅团,她们成天出没在舒家附近,门口边,院墙上,跟踪每一个离开舒园的正夫侧夫,无论是离大官人和君大官人还是南宫小夫...
  一天又一天,浑浑噩噩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从她们的报告中,我意识到自己配不上这位当初被我蔑视轻视的夫人。
  夫人的那些夫,无论哪个都是万中取一独当一面的人,君的包容,离歌的淡漠,南宫的狂傲,镜的机敏,后弦的率真,淳于的忍让,楚的干练,轩辕的体贴...
  我不够格,远远不够格...
  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接下夫人的计划书,成为风家的股东--事实上这对夜家来说利大于弊,对于我来说,能一年来青州一次,能一年见到夫人一次,我也觉得很满足了,每次都只有短短几天,但这短短几天将是我接下去一整年的动力。
  七
  上次,我从京城回来,带回了轩辕出家的消息。
  看得出,轩辕这一步棋给夫人带来了巨大的打击,甚至连娶南宫小夫的婚礼都不了了之,接下去几天也没有见到夫人出现在公众场合。
  从这件事,我知道,夫人心中还有一个隐藏的人物。
  八
  “官人,买不买花?”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我的回忆。
  “榴莲有没有?”
  “没有。”
  “菊花?要离歌菊”
  “官人可是要最上等的离歌菊?”
  “对”
  “那没有。”
  “姗姗黄瓜?”
  “没有”
  “楚桃?”
  卖花女笑了。“官人看来是有些见识的,你说的那些都是风家当家家里的好东西,我这种街头卖花的怎么可能有?”
  “那你有什么?”我有些烦躁。
  “有莲花”
  “好,那我要莲花”
  “官人要开。苞的还是没有开.苞的?”
  “随便!”我叹口气。
  卖花女递给我一朵盛开的莲花,张扬地伸张的莲瓣。(提问,你在这句句子里看到了谁?)
  卖花女是蜜和柠檬上次离开青州后留下的无间道,她只有一个任务,替我收集舒家夫的消息,如果哪个夫的位子空出来,相应的花就能卖我。
  从卖花女手中接过莲花,我知道我今年的等待又落空了。因为这个无良卖花女给我的是睡莲:睡觉去吧,别白日做梦了!
  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客栈里的人渐渐散去,已经是掌柜的黄享乐依旧做着小二儿干的活――一张张地擦桌子,然后把长板凳一张一张翻上桌子。
  又是一天过去了,一口气喝完已经融化了的抹胸月巴克,我回到客房,无所事事,听到隔壁黄享乐和璇玑的夫妻生活,有点难熬,这次没有带橘子和柠檬出来,只能对着月亮发呆。
  明天我就要启程回家,离开青州了。我是股东,我要做好股东这份工作,这是我能待在夫人身边的唯一理由...
  也许,这样的日子还会继续,因为我的名字是夜阑――在夜阑人静时,思念不属于我的玫瑰,悼念我没有尽头的暗恋...
  (背景音乐响起:乃是俺的煤灰,乃是俺的发,乃是俺的爱人,是俺的牵挂,乃是俺的煤灰,乃是俺的发,乃是俺的爱人,是俺一生永远爱着乃...)
  
今夜无人入眠
野罂粟byStrongMe
  耳畔传来沙哑的声音,电脑里播放着姜昕的野罂粟。让我体会着被毒素进入体内的痛楚,是爱的毒。它就像罂粟开在了我心中,让我深爱、让我着迷、让我倾心,但是却无法得到。
  酒醉的我隐隐约约听到了手机的音乐,不知是谁但是我清晰的听到了小舒的声音,听的很清楚她在与我父亲争吵。呵,她真是一个奇人,从来没有人敢对我父亲大喊大叫。甚至连母亲都要看父亲的脸色,小舒的举动在我心里撞击着。让我知道,她是真正的她。不带任何目的,不为了任何利益。我喜欢这样的她,她好可爱。
  忽然,手机再次响起,看小舒打算将手机丢开。我撑了起来,扣住小舒的纤细手腕。接听电话:“妈。好,她在。小舒,妈咪要跟你说话。”
  见她不动,我将手机放在了小舒耳畔。
  母亲在电话里约了小舒来家里吃饭,让我意外。但是我知道母亲应该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样的女孩子敢对父亲大喊大叫。
  我坐了起来,好香蛤。小舒身上好香蛤。
  好安静蛤,就这样吧。什么也不做,就要我这样靠在你身边。就要我这样把你抱在怀里。
  突然门铃响起,心中很不悦。
  尤其是知道来人是临鹤我更不想他进来,想起临鹤在医院那样抱着小舒,心中暗下决心。小舒是我的,我不会让给你。任何人,我都不会让给你,就算要我背弃我们之间的友谊。我也不会让步。
  我吻上了小舒的唇,好甜蛤。我吸允着小舒唇的汁液,勾起舌头想要和她一起共舞。可是门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小舒挣开我的怀抱。刚才明明已经接受了我的吻,为什么还要推开我。我踉跄几步站稳,小舒一开门,临鹤就冲了进来将小舒抱在怀里。
  我生气了,我很生气。
  小舒要临鹤送我回家,我顿时愤怒冲垮理智。因为我的大脑告诉我,如果我走了小舒就会变成临鹤的。我不要,小舒是我的。
  “我不会走的”我坚决的吐出。紧盯着临鹤怀里的小舒,沉下声音:“游戏只是刚刚开始,临鹤,请你不要抱着我的女朋友。”
  说完,小舒吃惊的看着我。多么清澈多么美丽的眼睛。
  临鹤听完我的话却向我宣战:“好,既然如此,今晚,我也不走了。”
  呵呵,好蛤。那就看看谁有本事最后的小舒的爱。
  小舒是我的,我是不会让给你的。
  让小舒去买来啤酒,我和临鹤坐在沙发前对着我平时的时程表,划分我和临鹤何时约小舒约会。呵,我的女人居然要与你瓜分她的时间。我心里暗自好笑。
  谁知在我们这样荒谬的划分小舒的时候,小舒向我们走来,将我们推出了门外。
  随后我们就等着一个月后小舒的答复。
  只是料想不到在送姗姗上飞机之时,小舒前来为姗姗送机。看着两个人抱在一起,我心里吐纳。好吧,只允许着一次。
  送走了姗姗,第二天我接着美丽的小舒回家参加母亲的约会。
  路上我好奇我在游戏里的角色,随口问了一问。
  谁知小舒一边说着要我吃惊的答案,一边流下了眼泪。我心疼了,游戏中的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可以让小舒流露出这样温暖的笑容,会让她为了怀念我流泪,但是我确定了一件事。游戏里,小舒一定非常爱我。不然不会失神之后还会落泪,小舒相信我。我不会再让你落泪,我会保护你。
  来到浅水湾的家,母亲亲切的接待了小舒。但是却告诉我父亲想和小舒谈谈。我与母亲送小舒到了父亲的书房,可是即刻里面传出了争吵的声音,还听到了父亲居然对小舒扔东西,我心里焦急母亲却阻止我进入,随后又听到了“哐啷”一声巨响,接种而来的是父亲的怒吼,父亲最喜爱的景泰蓝花瓶砸碎了。还听到了小舒的高亢声音:“您也知道失去独一无二的东西会心痛?那请您好好想想,您的儿子,您的亲人,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您难道不怕失去他们吗!”听着小舒铿锵有力的措辞。
  我和母亲对视一眼,准备进去。闷突然打开了,小舒惊讶的看着我和母亲转身又对父亲补上一句:“大叔,您真是一个,当代的,独裁者!”
  我并没有因为小舒对父亲的讥讽感到生气,而她又对母亲说了我心里最最期望听到的话,我的小舒。如此懂我的小舒,你要我如何才能再放开你。我要好好抓住你。
  看你抬步离开,我焦急的抓住你。找了一个最烂的理由想要将你留下,可是你却给了我一个让我最不想听到的答案。就是你不要做我的女人。我无法接受,我不能接受。
  “你不能因为我的父亲而不给我机会!这不公平!”我第一次对女人大喊,而且还是我最爱的女人。
  你感叹你不适合我,你不是我该爱的女人。
  我真的感到恐慌了,我不要失去你。我不要,看到你和别人在一起,我死也不要。
  小舒却温柔的抱着我说着要我留在父母的身边,要我超越我的父亲。我可以不可以认为,如果我超越了我的父亲,证明了我的实力,让任何人都认同我的时候,你就会答应留在我的身边。让我爱你,让我守护你。
  我不想失去你:“答应我,不要离开我。。。。。。”我说着几乎用乞求的语气,我现在心真的好痛,不要离开好吗?
  可是你却推开了我逃跑了,我发了疯一样的追着你出去。不行,如果现在不抓住你。我感觉我就这样被你剥夺了陪伴在你身边的权利。
  眼见你跳上了玄明玉的车,我大声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