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17部分

在电梯里,他显得很兴奋。我忽然想起什么,既然这么热闹了,索性再叫上几个:“那你想不想看四国大战。”
您下载的文件由www.27 tx t.c o m (爱去)免费提供!更多好看澳门在线百家乐哦!
  乐乐大眨眼睛:“好啊。”
  于是在出电梯时,我毫不犹豫地给后弦打电话,骗他来打游戏,以前在游戏里,八夫有了矛盾,就开两桌麻将,搓着搓着,就没事了。
  当然,我没忘记找罪魁祸首:玄明玉。
  
  开战吧!欧耶!
  
新的游戏(31) 风平浪静更惊心
  今晚的一切,都是玄明玉造成的,这家伙现在就算在床上,我也要把他揪起来。打通电话时,我就喊了过去:“姓变的,你是唯恐天下不乱?”
  “怎么了?”他倒是气定神闲。
  我翻白眼,和乐乐推着购物车:“临鹤现在也在我家,我不明白逸飞被什么给雷了,居然向临鹤下战书,要追我!”
  “亲爱的,你应该比我更了解逸飞,你觉得如果他说想追你,会是假的吗?”
  “那倒是……如果是南宫说,我肯定不会相信。可是!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
  “噗!拜托你别学小沈阳。”
  “真是奇怪,如果他只是醉了,你照顾他,这还不构成他想追你的动机,他不是一个容易被一些小温柔感动的人,你是不是还做了别的?”
  “别的……啊!我骂了他爸。”
  “什么!”玄明玉那边惊呼起来,差点震破我的耳朵。
  乐乐将啤酒扔进了购物车,然后对着洋酒专柜开始琢磨。我上前,对他摆手,他努努嘴,瞟向一边的饮料柜。
  “你再说一遍,你做了什么?”
  “好吧……”我抚额,“我骂了他爸……”
  “轩辕董事长!”
  “恩,反正是轩辕逸飞手机上,那个‘父亲’的称呼,他说我没教养,乱接电话,我很生气,本来就喝了点酒,于是一下子没忍住,就把他给骂了。”
  “噗!哈哈哈哈……”玄明玉开始在那边大笑,我都可以想象他的眼泪一定都笑出来了。
  乐乐在柜台结账,我一边听着玄明玉的大笑,一边顺手将信用卡给乐乐。
  “亲爱的,没人敢骂轩辕董事长,小舒,这是个奇迹!”
  “靠……”
  “你这个举动,不要说轩辕逸飞,我都会爱死你,如果你现在在我面前,我绝对要亲你,你真是神奇!”
  噗――我这个举动就这么惊天地泣鬼神吗?让这些家伙都兴奋地想亲我。我垂头丧气地拿起营业员为我们打包好的一袋啤酒,然后走在前头:“总之你得帮我想办法,我自己搞不定。”
  “小舒,我相信你,你既然能搞定八个,现在只是两个。今晚就好好享受。”
  “你居然叫我享受,我,你!”
  “嘟――”玄明玉挂了电话。
  我无语望天,游戏里八个是因为可以八夫啊,现在这情形,怎么整啊。
  就算在游戏里,临鹤和逸飞,也不是一路的,这下,可真的热闹了。
  “舒姐,他们不会打起来吧。”乐乐在进门前,先贴在门上偷听。应该还不会,按照轩辕逸飞和君临鹤的性格,他们打不起来。
  忽的,门开了,乐乐顺势往前冲了一下,撞在开门的人身上,是临鹤,他扶住乐乐,摸了摸他的头,然后拿走他手里的酒。
  乐乐傻愣愣地站着,嘴里轻喃:“暴风雨之前的宁静啊。”
  我赶紧拎着另一袋酒进门,临鹤回到沙发,随手将啤酒放到茶几上,茶几上,还多了一本台历,而轩辕逸飞正在一个记事本上写着什么。临鹤坐下后,便拿起台历,和轩辕逸飞的记事本对照。
  “你们……在干嘛?”我愣愣地问。
  临鹤和逸飞在互看一眼后,同时仰脸,逸飞想了想,说:“小舒,你不用替我们担心,你去休息吧。”
  “……”这才要担心啊。
  “是的,小舒,去休息吧。”临鹤柔和地看着我,声音比逸飞更温柔一分。
  他们两个像好兄弟一样和颜悦色,才让我更加担心。
  “那……我去喝杯牛奶。”
  “好。”两人异口同声。
  赶紧撤回厨房,躲到吧台后,那里早有乐乐驻扎,他吃着冰激凌小心偷看,低声而说:“姐,火药味很浓啊。”
  “是啊,太静了……”
  “啪!”刚说完,逸飞就打开了啤酒,喝了一口放在身边,然后临鹤就拿过他的记事本,开始在台历上圈圈画画。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我问。
  “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乐乐第一次没有回房打游戏。
  看他们两个样子,像是在安排日程。难道是和我约会的日程?也对,这两个人都是大忙人,预约都是满满的,真没趣,约会还要安排。
  “叮咚。”立时,两人的目光射向门口,我推乐乐:“快去开门。”
  乐乐极不情愿地在众人的视线中打开屏幕,轩辕逸飞和君临鹤的视线,让他极为紧张,他尴尬地转身:“呃……是后弦。”
  轩辕逸飞和君临鹤听罢,就立刻看向我,我赶紧躲到吧台下,倒是乐乐在门口干笑道:“后弦经常来打游戏……呵……呵呵……”
  我再探出头,发现轩辕逸飞和君临鹤已经将头低了下去,并且进入了商谈。
  “这天我们撞了,你改日程。”君临鹤指着台历上的某一天。
  轩辕逸飞合上记事本,侧脸直视君临鹤:“不行,我这里一天都不能改。”
  君临鹤轻笑:“好,那就老办法。”
  轩辕逸飞想了想,点头。看似柔声细语,却在眉眼间充满了杀气。
  不过,什么老办法?
  然后,我就看见君临鹤和轩辕逸飞同时伸出了右手,然后……石头剪子布……
  Orz。。。
  轩辕逸飞是布,君临鹤是剪刀,君临鹤高兴地喝了一口啤酒:“你输了。”
  轩辕逸飞不动声色,而是喝了口啤酒,不看君临鹤说道:“不是赢的人改吗?”
  立刻,君临鹤双眼半眯,目光瞥向轩辕逸飞:“逸飞,你是个男人。”
  轩辕逸飞侧过脸,眼睑半垂,面无任何表情:“我一直知道,我是个男人,所以,临鹤,在任何方面,我们都可以用猜拳决定,但唯独小舒,不可以。”
  君临鹤深吸一口气,摇头轻笑:“那么说,你那天不肯让?”
  “不肯。”
  “好,那那天我们谁都不能见小舒。”
  轩辕逸飞垂眸思考片刻,再次抬眸,正视君临鹤:“那天就让小舒决定和谁约会。”
  君临鹤听完,点头同意:“同意。”
  就在这时,门敲响了,后弦终于从楼下上来了,在乐乐给他开门时,他就兴奋地蹦了进来:“我今天带了新游戏来。”他的热情,少许冲淡了屋内的紧张气氛。可就在他看见屋内的轩辕逸飞和君临鹤后,他也愣住了。
  一分钟后,吧台后面,变成了三个人。后弦和乐乐分别坐在我两边,他扒着吧台沿偷看了一会,问乐乐怎么回事。
  于是乐乐简单地说了说,后弦惊讶地睁圆了眼睛,还不忘撞我一下:“你行啊,居然能让逸飞大哥来真的。”
  “滚。”
  “不过说真的,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我垂头:“在瓜分我。”
  “啊~~~~你惨了,你知不知道逸飞大哥和临鹤大哥都是一个高中的。”
  “哦?说来听听。”叫后弦来是正确的,还能有八卦听。
  后弦眼睛上吊,开始回忆:“其实他们都是一个高中的,还有南宫秋?,淳于兄弟,楚翊,离歌,镜,加上他们两个,正好八个人,无论任何团队比赛,他们都会分成两个团队,进行比拼,所以,我猜这次肯定会分组的。”
  “分组?”
  “恩,临鹤大哥这组,肯定是离歌,楚翊,和镜。而逸飞大哥,就是秋?大哥,珊珊大哥,因为紫宸大哥在美国,所以这次我会参加,嘿嘿,耶!又有好玩的了。”
  我的大脑突然发出一声重重的嗡名,那不是……把所有人都卷进来了?不可以,不能再让别人卷进来。就算我自恋,我真的好怕游戏中的命运会在现实里重演。
  我立刻起身,腾腾腾走到轩辕逸飞和君临鹤的面前,君临鹤正拿着手机:“楚翊,我和逸飞要签一份合同。”
  合同?天哪,一定是公平竞争合同。我立刻对着他们两个大声道:“你们都给我适可而止!”
  我的一声大喝,让临鹤怔住了身体,逸飞也从记事本里抬起了脸。
  “你们,你们!”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都看着我,让我很紧张,“你们不要搞什么公平竞争了。一个月!给我一个月,你们都不要来找我,我会在一个月后给你们答案!”
  “小舒,你不能……”君临鹤有些激动地起身,我立刻大喊:“我不喜欢同时跟两个男人约会!”
  临鹤安静了,他有些心疼地看着我,轩辕逸飞慢慢起身,拍了拍了临鹤的背:“临鹤,小舒想冷静一下,我刚才想了想,我和你也需要冷静。这一个月,就让我们做好心理准备,等候小舒的答案。”
  临鹤看了看轩辕逸飞,苦笑摇头:“逸飞,你不了解她,一个月后,或许就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了。”
  轩辕逸飞的眼中带出了一丝迷惑。
  我将啤酒拿起塞入他们两个手中,指向门外:“请走,这里不留二十岁以上的男人过夜,谢谢。”
  轩辕逸飞的脸上,依旧是对君临鹤刚才那句话的疑惑,君临鹤拿起了沙发上两人的外套,扯了扯嘴角,意味深沉地看着我:“或许我们应该讨论在这一个月里,不让别的男人接近小舒。”
  临鹤的话,逸飞没有听懂,但我听懂了,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吗?我也希望他是杞人忧天呐。
  可是,万一成真呢?那我承担不起对八人的伤害,这份痛苦,过于沉重,沉重地让我宁可就此离开,让一切,就此结束。
  _________________
  书号:1306590
  书名:《波斯女帝》
  跑到波斯做女帝,前所未有的男人宫斗史~欧也!这个世界很YD很YD~
  
新的游戏(32) 在离歌的实验室冷静
  像是命运刻意的安排,轩辕逸飞和君临鹤,再次爱上了我。
  望着渐渐成形的八夫的画,我陷入沉思。当初签下合同的原因,是我认为他们不会爱上我,可是,新的人却在意料之外加入。
  离歌因为看见我救了白欧伦,而对我产生了异常的好感,而我对他,也比任何人亲近。这是一种心的靠近,就像是多年未见的知交,心灵的伴侣。不知道离歌,是否和我有同样的感觉。
  而临鹤,爱上我的原因更为奇特。至今我依然无法相信他爱上我的事实,但是我的心,我的眼睛,却分分明明地告诉我,他爱我,甚至了解我,所以才会害怕其他男人因为和我过于亲近而爱上我。或许,他真的不是出于嫉妒,而是不想让更多的人受到伤害。
  这是现代社会,不像游戏,他们生长于一个女人可以拥有三夫四侍的世界,他们甚至其中有人,便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认为女人三夫四侍很正常,他们就应该彼此宽容对方的存在。
  而今,他们都是生活在五千年的中华文明下,男人做主的思想根深蒂固。即使他们尊重女权,但依旧无法接受三夫四侍。
  阳光从窗外洒入,反而给我带来一丝温暖,因为空调的温度,太低了。到底,是那个世界快乐,还是这个世界幸福?
  如果那个世界已经完美,那我为何又会醒来?我应该沉迷其中。难道,这个世界还有我未完成的任务?在这一系列的事发生后,我不得不相信命运的存在。
  后弦后来告诉我,白欧伦找过他,向他打听我的下落,可是逸飞让他,以及任何人都不得透露,呵,就像游戏里,我被逸飞保护在一座密不透风的宫殿内,这还真是他的作风。
  临鹤也再没打电话或是发短信。他们都尊重我的意见,没来打扰我。倒是楚翊,打了一个电话来,他应该那晚从手机里或多或少听到了些。但是他刻意没有问那晚的事情,而是问我几时有空,再一起吃饭。我便老实地跟他说,近期都没有心情。
  然后,手机安静了,生活安静了,一切,真的如我所愿,在我身边消失,一切都安静了。
  几天后,宝妈回来了,乐乐在走的时候,对着我眨眼睛,说不会透露半点我的“秘密”,因为他了解自己姐姐的性格,她一旦知道一切,一定会来八卦到底。
  我说,这里随时欢迎他来玩。
  几天里,只有跟幕后推手玄明玉偶有电话,他还通知我,月底跟那帮老狐狸见面,末了,他还说,老狐狸无论向我提任何请求,都不要接受。
  我觉得很奇怪,我只是一个试验品,他们想要的应该已经全部拿去,还有什么事情会让他们来请求我?
  当八夫的全家福完成的时候,离歌打来的电话,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就是我可以上班了。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每每想起和离歌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让我的心变得平静。或许我可以在他那里冷静地思考。
  离歌的实验室在一个研究所里,从外表看,研究所很普通,就像是某家医院附属的研究所。
  进去的时候,又看见了漂亮的前台小姐,真是让人赏心悦目。她微笑地看着我:“请问是舒清雅舒小姐吗?”
  我有些惊讶。
  她拿出了一张识别卡,上面还是空空如也:“请拿着到第一间办公室,那里会有人为您建立身份识别的档案。”
  好先进啊。第一次拿到高科技的识别卡,很新奇。
  进入第一间办公室后,一个身穿白色工作服的研究员接待了我,扫描了我的指纹,和面部图像,等识别卡从一个仪器里出来时,已经有了我的相片,还有姓名,照片拍地不赖。
  然后,他领着我进入研究所,教我如何刷卡,以及将手指放在指纹识别器上,最后,他将我带到了离歌的实验室,干净,通透的实验室。防弹玻璃后的离歌,也穿着同样的白色的工作服,他正背对着我,观测着一台仪器。
  研究员将我带入离歌实验室对面的更衣室,打开了一个衣柜,里面是一件崭新的白色工作服,只不过离歌的是长衣,而我是短装。
  穿上工作服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也变得好有深度。不敢去打扰离歌的实验,我静静地坐在无菌室外的电脑室。
  研究员离开时问我要不要通知离歌我到了,我摇摇头,在他走了后,我便自己上网。当然,我上的全是安全系数比较高的网站,万一不小心遭遇病毒,就给离歌找麻烦了。
  偷眼看离歌聚精会神,似乎完全不知道我来了,我便登上起点,开始看我N久没看的BL。
  自从离开游戏后,就一直忙着家里的事,然后一切办妥后,想重回腐女大军时,玄明玉却来了,结果陷入了一个疲惫的生活状态。
  现在,我想在离歌这里,获得平静,找回自己。离歌说,我能帮他找回自我,他又何尝不是?
  腐女的字典里,男人就是硬币的正面和反面,是啊,为什么他们不BL?在他们都BL后,我们就能成为世上最好的朋友,我也不用为伤害谁而烦恼,因为他们不爱我,他们爱彼此。
  老天,让他们华丽丽的BL吧,我愿意成为万千女性憎恨的对象。
  “饿了吗?”忽然,离歌的声音从面前而来,我几乎在同一时刻,关掉了BL网页,微笑地仰脸:“还没,你饿了吗?”
  对话是如此得自然,仿佛我们是多年的同事,不用在第一天见面时,彼此寒暄。
  他双手插入工作服的衣袋,绕过电脑走到我的身边:“在看什么?我看你似乎看得很认真。”
  “放心吧,我不会看不安全的网站,我可不想被你扁。”
  他轻笑着点点头:“主机的防火墙和安全系统很完善,只要不是有人自带病毒进来,通常无法损害我们的系统。”
  “哦,那你在研究什么?”我朝无菌室里张望,他只是淡淡看了一眼:“一些人身上的秘密。”
  “秘密?”
  “比如如何延缓衰老。”
  “又是长生不老啊……”离歌的回答让我陷入了回忆,秋?为我上山盗取玲珑宝鉴,而风雪音最后也执着于长生之道,似乎无论在游戏内,还是在现实里,寻求长生,是人类渴望的目标。
  “怎么了?”他轻轻地问,语气虽淡,却让人暖心。
  “我想起了以前的事,一些,在游戏里的事……”
  “那些事,是不是让你烦恼?”
  我看向他,他的神情很平静,我点了点头。他微微拧眉:“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让你见到她,但是,我想……你看见她后或许会解决现在的烦恼。”
  “谁?”
  离歌长长呼了口气:“她,风雪音。”
  我怔住了,我会见到风雪音?那个陷入长眠的,可怜的风雪音。
  “只是最近我还没有时间,等我把这个项目结束如何?”离歌语气平淡,宛如风雪音对于他来说,也只是一个试验品。
  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只有呐呐地点头。
  于是,我成了离歌的助理,几乎是一个不干活的助理。主要做的就是帮他去取午饭和晚饭,然后给他泡上一壶咖啡,我就可以下班回家。
  曾经,想过陪着他熬夜,但是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恐惧,我刻意抹去了这个想法,早上准时而来,晚上准时回家。
  有时,我会帮他看住仪器,这并不难,我不用懂得仪器运作的原理,只要在曲线发生变化时,通知离歌。
  也有时,我会帮他按住小白鼠,他给小白鼠注射液体。第一次的时候,我会心疼,可是第二次,就好了许多,到第三次,心中便没了感觉。但是,我每次都会对小白鼠说谢谢,轻抚它们的容貌,安抚它们害怕的情绪。
  这个时候,离歌就会静静地看着我,然后说:你很温柔,我没有选错助手。
  我笑:女人都是心软的。
  他却摇了摇头,说他的导师曾跟他说过,不要把小白鼠只是当做工具,要爱护它们,它们才会给你带来惊喜。
  这句话,我没有听懂,但是他却在数据上,找到了答案。而这个答案,我是永远都看不懂的。
  
新的游戏(33)和淳于珊珊快乐烹饪
  在离歌研究所的日子,是平静的,不用再为临鹤和逸飞的事烦恼,朝九晚五的规律作息,无风无浪的生活。可是,逃避不能解决任何问题,要面对的始终要面对。
  靠在落地的玻璃窗上,看着那已经完成的八夫图,几多回忆涌上心头,现实中的他们,并不快乐,我要帮助他们,但是,我不能让命运重演。
  转身,无意间看到玄明玉的办公室依然亮着灯,拧了拧眉,离开了家。
  不知道为什么要去找他,但是总觉得他那里,有我想知道的一切,这个游戏是他安排的,他的最终目的又是如何?
  他是知道游戏数据的人之一,难道他就不担心那些男人会像游戏里最终爱上我?他又是怎么想的?
  到了他办公室前的时候,前台的美人已经回家,楼道里静得有些慎人,我鼓足勇气想去敲门,却隐隐听见从里面而来的对话。
  “她在你那里还好吗?”
  “恩,她很聪明。”我有些发愣,是离歌……
  “只有你能让她安静。”
  “是吗,呵,或许是因为我太无趣。”
  “恩?我们的离博士几时也会在意自己无趣?”
  离歌没有回答,而是发出了轻轻的笑声。有JQ,他们两个果然有JQ!
  “明玉,我想让她见见雪音。”
  我有些吃惊,虽然离歌早就对我说想让我见风雪音,可是为何他要将这件事告诉玄明玉?感觉离歌好像把我在他那里每一天的情况,都会跟玄明玉汇报似地。
  “不行!”忽然,玄明玉的声音变得严肃,语气也不再是先前闲聊的轻松。
  为什么?
  “为什么?”我与离歌异口同声,只是我没有说出口。
  然后,办公室里是长时间的静默,轻轻地,传来椅子挪动的声音,接着是来来回回的脚步声。
  “啪。”脚步声停了,我听到了玄明玉的声音:“小舒善良,而且心软,一旦她与风雪音见面,她到时就会答应那帮老狐狸的请求。”
  请求?老狐狸们对我到底会有什么请求?为什么玄明玉要极力干涉?
  “离,你没有爱上小舒吧。”
  “没有,她是一个值得深交的知己。”
  不知为何,听到离歌这句话时,心莫名的轻松了,这是一种近似自我救赎的轻松,就像那份挣扎在游戏和现实之间的爱,忽然再次回到了心底,锁进了那个神秘的箱子,不再出现。
  现在只有因为离歌这句话而满溢的暖意,他说,我能成为他的知己。
  “希望如此,因为我不想你受到伤害。”办公室里传来玄明玉的感叹,他什么意思?怕离歌爱上我,而我却不选择他?
  是啊,游戏里的离歌也会离去,更别说是现实里的他,他能从爱人,变成知己,真好。
  一个心结因为办公室内的对话而打开,我悄悄离去,如果玄明玉真的爱离歌,就轰轰烈烈地去爱吧。
  知道离歌的“心声”后,我更加放开,我们之间,真如知己一般无话不谈。但是在那天之后,离歌没有再提起带我去看风雪音的事。
  有一次我假装随意提起,他便以实验没有结束为借口搪塞过去了。所以,我也不再问起。但是,或许就因为如此,我对风雪音的存在,却是越来越好奇。
  转眼,我和珊珊参加的那个“快乐烹饪”的日子到了。那天,我跟离歌请了假,早早给珊珊打了电话,把他叫醒。
  他开车来接我的时候,还在打哈气。
  比赛的地点在围村,那是他这种人很少踏入的地方,所以我让他将他的车停在我的公寓,然后一起坐巴士去。
  珊珊似乎并不介意,他说淳于家族对他们兄弟很是严格,比如出国留学,他父亲只提供学费,而生活费,就要靠他和哥哥自己打工获取。
  他在提到淳于紫宸时,神情变得怀念,似乎他与哥哥在外一起打拼的那段日子,很美好。他说着说着,睡着了,唇角还挂着怀念的微笑。
  他不知情地靠在我的肩膀上,额边的长发滑落脸庞。从车窗外来的风,吹动了他长长的睫毛。此刻的他,没有了半点傲气,像一个乖宝宝,依偎在我的身边。或许他寂寞的原因,是因为少了家人的关怀和承认。
  “快乐烹饪”的比赛场地人头挤挤,热闹异常,大多数来参加的是情侣,和一家三口。
  报名人数为五十组,比赛实行淘汰制。共设有十个关卡。
  第一关:切萝卜,根据速度,先淘汰十组。
  这切萝卜的小事怎能难到淳于珊珊,于是我就对他说这种小事就交给他了。
  他就反问我,你做什么?
  我大笑,说后面的关卡越来越难,我当然是做后面比较有难度,并能体现我智商的游戏。
  事实证明,关卡的确越来越难,并且越来越变态。什么处理龙虾,洗海蜇,杀电鳗。靠啊,原来海蜇真的会扎人的!原来电鳗真的带电的!
  看着我手忙脚乱,淳于珊珊只知道笑。
  第七关是吃小海蟹,就那种小小的海蟹,活着吃。
  淳于珊珊将鲜活鲜活的海蟹浸入白酒,问我,现在的难度够高了,来不来?
  虽然知道这是鼎鼎有名的醉蟹,但素,我还是拒绝了,以前就没这个习惯,从不点这道菜。活吃耶,想想就毛骨悚然了。
  然后他就把张牙舞爪的小海蟹塞入嘴里,还在我的面前,吃得津津有味,我一时没忍住,就跑到一边呕吐ing。把淳于珊珊乐的,差点把嘴里的小螃蟹吸到气管里。
  我和淳于珊珊一路杀到第八关,只剩六组,这一关将淘汰两组。
  第八关是尝味道,一共有十余种调料,每一组派一个人在十余种调料中,选出三种混合在一起,由同组人蒙住眼睛品尝,并说出混合液中放入了哪三种调料。大赛考虑到大家都是门外汉,所以才降低难度,由本组人自己调配。
  若是他组人调配,估计就不是那么好猜了。
  我本来以为这一关淳于珊珊会主动做那个尝味人,这是他们厨师必备的技能,可是,没想到他将眼罩丢给我,唇角扬了扬:“好好表现,我会给你调一杯美味的鸡尾酒。”
  噗!他这么好心才怪,肯定会伺机报复。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观战的小女生,竟成了他的粉丝,每次轮到我们比赛时,都是欢呼声。
  哎,这些男人果然耀眼。
  心里紧张地要死,不知道淳于珊珊会给我吃什么?
  有什么酸酸的味道从我鼻尖溜过,太明显了,不就是醋吗。
  然后,有一根筷子点在我的唇上,我舔了舔,太简单了,酱油。
  紧接着,就是一勺子混合液用力塞进我的嘴里,我一下子就喷了,满嘴的芥末。
  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说不出地生不如死。
  “请说出配料。”
  我哭着说:“醋……酱油……芥末……”
  “全对!晋级!”
  “哇――”下面一片欢呼,我都纳闷了,那帮女孩激动个屁啊。
  淳于珊珊狡猾地笑着,我细细回想刚才的过程,他先让我用闻的辨别出了醋,然后用筷子沾取混合液的一点,让我尝,可是我没有尝到有芥末的味道。最后的芥末,不用想也知道是他故意整我。
  “喂,你是怎么保留酱油的?”毕竟放入芥末汁后,任何混合液只会尝到芥末。
  淳于珊珊勾住我的脖子,凑到我耳边,立刻,我感觉到全场女生的杀气都朝我而来。
  “我在杯壁上保留了点酱油。”
  “哦~~~你作弊。”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你说的,要乐在其中,我可是快乐地不得了。”
  “靠,你当然乐,我眼泪到现在都没停。”
  然后,就是淳于珊珊夸张地大笑。不过,能看见他这么开怀的笑,我很高兴。
  
新的游戏(34)找回烹饪的激|情
  呃……没想到公告一出来,那个。。。反响嘎强烈,评论区陷入白热化阶段。具体派发办法,无良会努力想一个出来,并且在群里和大家讨论决定。讨论时间,请关注八夫的更新。顺便通缉69,你速速与我联系,不然你的优先选择权就给……哼哼,嘿嘿……
  **
  “快乐烹饪”的比赛一直到晚上,最后一关就是制作精美佳肴。我将淳于珊珊赶到一边,他做菜就对其他人不公平。
  而他这个国际大厨,就帮我切切菜,做做下手。
  别小看我,最后咱也是个第二。
  最后,是篝火晚会和蛋糕狂欢,大家都穿上一次性雨披,进行蛋糕大战,很浪费的说。
  我在水龙头边洗干净脸上的蛋糕,看着身边狼狈的淳于珊珊,忍不住笑。他到最后,雨披都给那些喜欢他的女生扒了,一身的奶油。
  他看着一身奶油,还有头发上的,无奈地摇头:“我得找个地方换身衣服。”
  我爱莫能助:“抱歉,这里我没熟人。”
  “我总不能这样回去。”他摊开双手,衬衫早就被女孩们扯开,蛋糕一直涂到他身上,整个一从蛋糕里爬出来的。
  我笑了:“这样也不错,成真正的奶油小生,可见你有多么受欢迎。”
  “哈!受欢迎!是啊,我衣服都破了!”他苦笑转身,他后背的衣服被狼女们撕裂。
  “噗!哈哈哈……”
  “你还笑,幸灾乐祸是不是?”小珊珊张牙舞爪,“信不信我把你扔进蛋糕里。”
  “好好好,我去给你弄件衣服来。”我讨饶。
  他找个地方躲了起来,以免被狼女分尸。我就去附近的店里给他买了件印有史努比的白T恤,他看见的时候直皱眉:“你这是给后弦穿的吧。”
  “你到底穿不穿,废话真多,这里只有这些。”
  淳于珊珊不情愿地脱衣服,我反射地转身,结果后脑勺上被不明物体砸中,拿下来一看,是那件惨不忍睹的衬衫,我又忍不住笑了:“现在的女孩真热情。”
  “哎……这不能怪她们,主要还是因为我太帅。”某人胳膊搭到我的肩上。
  “呕――”
  忽的,一只爪子伸到我面前,我奇怪地看他:“干嘛?”
  他看着我,微笑:“谢谢。”
  “真心的?”
  “当然。”他主动握住了我的手,“虽然你害得我被众狼女非礼,失去了清白,但我真的很开心。”
  “咳咳,你还有清白可言?”
  “怎么?想知道?”他笑眯了眼睛,我立刻摇头。他放开了我的手,看向远处的篝火:“我终于明白自己失去了什么,所以,我要去找回来。”
  我欣慰的点头。
  “我要去内陆。”
  “内陆?做什么?”
  他的神情变得认真:“修行。”
  “哦……就像中华小当家。”
  “你愿意陪我吗?”他随意地问,我眨了眨眼睛:“很遗憾,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
  “是嘛。”他有些遗憾地低头,“我开始明白明玉的真正用心了,你该不是机器人吧!”他忽然捏我的脸,我将他推开:“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是机器人。”
  “呵……”他笑了,狐狸眼睛在黑夜下眯起,很迷人,“因为你为玄明玉那变态做事。”
  “鬼才帮他做事呢。”我白眼。
  他笑:“不,你已经开始了,而且,帮助了我们,不管如何,也希望你能帮助秋?他们。”
  “恩……我会考虑。”我懒懒地回答。
  忽的,他拉起我的手:“做我一天女朋友怎样?”
  “诶?”
  “我决定明天就启程。”
  “这么快!”
  “怎么,舍不得?”他的脸靠了过来,我冷视他:“才怪,越快越好,我就可以给下一个治愈心灵。”
  他满脸失落:“哎……连机会都不给我。”
  “别不正经了。”我沉下脸,“我现在想到南宫秋?就头痛。”
  “呵……”他呵呵地笑,“你帮我找回了对烹饪的激|情,所以我要参加三个月后在上海举办的国际烹饪大赛,我要尽快准备。”
  “原来如此……好,到时我来看你比赛。”
  “谢谢!那么……我刚才的要求你答应了吗?”
  “啊?哪个?”
  “哎……”他又是一脸失望,“是做我一天女朋友啦。”
  “哦~~~好的好的。”我连连点头,没想到他更失落了:“拜托你也有点职业道德,你这哪像是接受我的请求,更像是敷衍。”
  “呃……对不起,我又不是表演学院毕业的。。。。”
  “你不是?”他变得迷惑,我更疑惑:“你以为我是玄明玉雇来的演员,一直在演戏?”
  淳于珊珊惊讶了:“我真的以为是这样,因为要吸引逸飞并不是普通女人能做到的,慢着!”他似是想起什么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是你的真,我明白了!是你的真成功地吸引了他们,我明白了,哈哈哈……”
  我无语地看着“发神经”的淳于珊珊,随便他怎么想吧。
  忽的,一道流星划过天际,我立刻大喊:“流星!”
  淳于珊珊惊喜地扬起脸,然后用一种惊讶的目光看着我,我疑惑地问:“怎么了?”
  他看了我一会,再次看向天空:“没什么。”
  当流星从我们面前划过时,我产生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仿佛命运知道我与淳于珊珊不会有任何结果,所以给我们的脑海中,增加这美妙而浪漫的一夜。
  “我们是朋友了吧……”他轻轻地问。
  “只要你不再做垃圾食物给我吃。”我笑着答。
  然后,我们一起笑了,欣赏着那让人尖叫的流星雨。
  淳于珊珊离开香港的时候,我去送机了,巧合的是,我碰见了轩辕逸飞,南宫秋?和后弦。或许是淳于珊珊故意的吧。因为他一大早就跟我软磨硬泡外带撒娇,叫我去送机,不然他会不安心啦之类的。
  结果到了机场,我就感觉上当了。
  轩辕逸飞见我来送机,就把兄弟们给扔了,时时刻刻站在我身边,就像一座移动的石雕,害得我跟淳于珊珊做告别拥抱时,都浑身发寒。
  “有逸飞这样的男友,很伤脑筋吧。”淳于珊珊在抱着我的时候轻轻说,我背对着轩辕逸飞,不知道他此刻什么表情。
  “恩……是啊,很伤脑筋。”
  “临鹤是医生更恐怖,还是跟我吧,我做好吃的给你。”淳于珊珊开始挖角。
  我咬牙:“谢谢,你不毒死我就不错了。”
  “珊珊。”忽的,某人行动了,根据我对他的了解,他能让我和珊珊抱上一分钟,已经是他仁慈了。
  “哎,某人终于忍不住了。”珊珊放开我,再改为握手,似是故意地说道,“等我回来~~~”
  噗!现实里的珊珊可比游戏里胆子大多了。
  “我们会等你回来。”轩辕逸飞握住了珊珊的手,珊珊一个冷战,缩手:“我们就不要拉拉扯扯了。”
  “嗤!”后弦发出一声笑,我看去,正好看见南宫秋?横白后弦。
  目送珊珊的飞机远去,我心里一块石头落地,珊珊说我帮他找回了烹饪的激|情,那是不是我对他的治愈就这样结束了呢?他又变成以前那个喜欢和我“打情骂俏”的珊珊,那时的珊珊,是我的朋友。
  希望这美好的关系,能够一直保留下去。和珊珊在一起,就像是兄弟。
  
新的游戏(35)冷?瑶
  5000分加更送到~~~~~感谢大家的粉红票票。分派是人多粥少,要想个好办法~~~
  **
  珊珊就此便离开香港,而且,是三个月后。
  不知,三个月后,这个世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我的命运,这些男人们的命运,又会怎样?未来变得越来越难以捉摸了。
  “舒姐,你什么时候跟珊珊大哥这么好的。”后弦靠在我肩膀上,非常好奇。我摸了摸他的头,笑得神秘:“秘密。”
  “飞,回去了。”南宫秋?的声音传来,我深吸一口气,大大方方地转身,不再感觉到便扭,也不再去刻意回避游戏里的过去,因为越是刻意回避,反而越是纠缠心头。
  我对着他们微笑:“那我……也该回去上班了。”
  “小舒。”没想到轩辕逸飞叫住了我。
  “什么?”
  他有些焦急地皱眉:“快月底了。”
  “呃……”我怔怔地站着,哑口无言,好快,月底了吗?
  后弦和南宫秋?就此站在一边,看着我们,仿佛成了一幕电影的观众。
  “结果是什么?”轩辕逸飞又逼近了一步。
  我有些沮丧:“时间怎么那么快,我都没玩够。”
  “以后我可以陪你。”他扣住了我的肩膀。我陷入尴尬。
  “今晚来家里吃饭。”
  “啊?”太快了吧!!!
  “这次是我妈咪约你,不是我,没有违反我和临鹤之间的约定。”
  轩辕逸飞,你太狡猾了吧。
  我垂下脸,死就死吧,这个约会是躲不掉的。
  “哼,怎么,要八抬大轿抬你去?”南宫秋?在一边冷嘲。
  “秋?!”轩辕逸飞沉声。南宫秋?对着轩辕逸飞做了一个不解的姿势,然后气呼呼地拖走了后弦:“走,有人被女人迷得兄弟都不要了。”
  看着南宫秋?和后弦的背影,有什么正在重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