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4部分

藌液,再用吻染湿了我的身体
激吻,吮咬,进入,抽吸,和充满力量的撞击。
一切都畅快淋漓却让人终身难忘。
“夫人在想什么?”镜的声音拉回我的思绪,也同时让我害羞不已。我居然在……沉入水汽,和珊珊的暖房**让我刻骨铭心。那时可是白天,而且还是玻璃房,若是当时有人前来,岂不全部看尽春光?
X福美满
镜的手很漂亮,他的手指是所有男人中最长的,尤其是当初他还留着漂亮的,尖尖的指甲。\\ \\
有一次,他在为我梳头时,指甲划破了我的肌肤,于是,那些指甲便被他全部剪除。他一定很爱他的指甲,因为它们是那样漂亮,完美。
他没有告诉我他会剪掉它们,当我发觉镜的指甲变成了普通的半圆后,心疼不已。
“夫人不愿帮助后弦,是为了晚上的安逸?”镜顺着我的手臂开始往上轻捏,虽然镜的视线是落在我的手臂上,但我总觉得他在窥视我的心。
我心虚点头。
突地,他捏到我锁骨的手用了力:“难道夫人和我在一起也是这么想的?”
糟了,小镜子生气了。可是。。。。我就是那么想的。
有什么划过我的锁骨,让我泡在温泉里的肌肤起了一层鸡皮,小镜子就站在我的面前,他那在我锁骨游移的手指,画出一道又一道小小的电流,我不敢乱说话,在镜的面前,我是透明的,他一眼就能看到底。
“夫人的骨架很好。”他用稠衫从我锁骨之间开始轻轻地下移,没入水中,画到了我的**之间,然后开始往左,停落在我的心口,“就是这里……少点良
“啪!”他忽然收回手。打开稠衫,遮住了自己地脸,又只露出那双带笑的眼睛。
我开始往下沉,将脸沉到水里说话:“你这只老狐狸。”因为这样他就听不清。
“夫人说什么?”他用那双眼睛俯视我,我继续吐泡泡:“啵啵啵啵。”
他也开始下沉,满头的银发飘荡在我的眼前。他收起折扇。露出那张因为水汽而染上红晕的脸:“我要看看夫人到底在想什么。”忽的,他沉了下去,正奇怪间,就感觉到有人含住了我地挺立。
我惊起,却被人扣住手臂往水下拉去。
“镜……”后面地声音被淹没在了水中,只有那把稠衫飘荡在了水面上。
镜的脸渐渐浮出水面。笑着:“我还没给夫人摸完骨呢?”
“不不不,不用了。”我开始后退。
“夫人。莫怕,我只是给夫人摸骨。”他执起我的手,视线落在我的脸上,舌尖却是慢慢扫过我的手臂。
“恩……镜……”
“夫人。”镜的舌尖沿着我地颈项来到我的耳垂,“可别叫地太响,过会他们冲过来。镜担心夫人地身体,会承受不住。”
立刻,我捂住嘴。可是,面对镜这样的挑逗。我怎么办?于是,我毅然推开他:“我泡好了。”
“不,这只是刚刚开始。 ”忽然,镜再次沉到水底,拉住我的脚踝往下扯,我被再次扯入水中,一条手臂扣住了我的腰。同时,腿根处有一只手正在游移。
每每想用力摆脱镜,却被他一个轻轻的揉捏,就褪尽了我全身的力气。忽然,有什么碰触到了我地腿,硬硬的,我开始惊慌,镜该不是想用道具?ORZ。。。我不要
先下手为强,我决定先把这个危险的武器扔掉,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握住了那个硬硬地东西。瞬间,我陷入呆愣。
这个硬硬滴,滑滑滴,烫烫滴……不会吧!我的手动了一下,立刻,镜就像一团棉花双手无力,一窜水泡从他地嘴里吐出,我和他一起浮出水面。
“不会吧!”
“惊喜吗?”
“怎么可能?”
“……夫人,难道你想让镜永远不举?”
“可是,可是……”
“现在就让镜来好好服侍夫人。”
“不要
“夫人,不要喊地太大声,若是被他们听见,镜担心……”
“不要说了……”
“那夫人可以放手了吗?”
汗!!!忘记放手了。
“是不是镜的夫人特别喜欢,所以迟迟不放?
瀑布汗!!!现在是他握着我的手不让我放。。。
“其实……被夫人这样握着,镜就已经支持不住了……如果能进入夫人,那会是怎样的快乐……”他用近乎颤抖的声音说着,身体还向我倒来,顺便将我压入水中。
镜狐狸,绝对是故意的!
层层水晕从我们身边荡开,深深的泉水掩盖了所有的声音,在镜那不疾不徐的律动中,享受着属于镜的春风雨露一般的滋润。
哎,好不容易一周有两天休息,现在又只有一天了,天意啊,后弦,你可千万别好,保持住啊。
温泉之行回来后,镜的康复便不再是秘密。
那群BT居然还给镜开了一个康复宴,他们现在好的老婆共享,还会说我们为了你身体考虑,一个晚上不会很多人。
ORZ!!!我要离家出走,全是禽兽。
楚翊在边上偷乐,我斜睨他,他怔了怔,转过身继续乐。明明楚翊不属于八夫之内,那群男人却从来不避讳他在场,大肆交流“心得体会”。
这次酒宴上,他们让后弦喝酒,猜那样后弦就能昂然挺立。可是,后弦因为过于急切,结果喝多了。
他能不急?镜的康复,对他就是最大的打击。
后弦醉醺醺躺在床上。别说站了,连人都不清醒。当然,我很开心,我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第二天,在后弦去找离歌解决心理问题地时候,我去找临鹤。问问有没有能让男人永远不举的方法。
临鹤用异常严肃的神情对着我。又开始对我的“训斥”。说那是男人的尊严啦,那是男人的象征啦,我不能为了贪图轻松,就这么害后弦啦。
我再次想离家出走。
于是,我就真地离家出走了。
偷偷逃到有间山寨躲起来,过上了几天清闲舒服地日子。
没有八夫。没有孩子,只有山清水秀。和蓝天云海。
好日子没过上几天,后弦找来了,他看见我就激动地扑了上来:“夫人,你果然在这儿!”
我推开他:“你怎么找上这儿了?”
“我不知道,大家都在找夫人,我只是想顺路看看花姐姐。没想到夫人会在!”
“顺路……”
后弦又要扑上来,被我一脚踹开。
后弦有些生气:“夫人,不要闹情绪了。跟我回去!”
“哼!叫我回去?有本事来抓我啊!”我飞身就跑,后弦在后面紧追。后弦跃到我的身前:“那就别怪后弦动手。”他展开双臂。一副要将我捉回去的架势。
后弦早就想挑战我,只是一直没有机会,看着他那双放光的眼睛,我慢慢脱下披衣,挽起袖管:“今天就满足你!”
当即,后弦踏雪而来,伸手要来点我的**,我立刻跃开,跳到他的身后,大笑:“哇哈哈哈,你哪是我地对手!”
一句话激起了后弦的小宇宙,他整个人地气场都发生了变化,他再次朝我而来时,速度快了一倍,我大惊,这小子三年的成长简直是突飞猛进啊。
在左躲右闪,过招之后,我找到一个间隙,一掌就打在后弦的心口上,他一个趔趄,跌坐在雪地上。
“服了没?”我拽拽地俯视他。
他揉着胸口横白我:“不服,等我练好了,咳咳咳咳……”
我慌忙蹲下扶住他的肩:“没事吧,我可能用力过猛了……”
忽然,腰间被人一戳,我就无法动弹。
后弦邪笑:“要抓你,就要用脑子。”
我怒,全身血脉被制住,我连话都说不出来。
后弦扣住我下巴,神气十足:“夫人,抓你还真是不容易。”
我继续瞪他,忽的,他眼中划过兴奋的神采,就吻了下来,他地吻不再急切,不再羞涩,不再颤抖,而是充满了挑衅和狂野。
“武功高又如何,还不是被我压在身下!”他开始扯我的衣领,将我压在雪地上,我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会因为对战而激起了后弦强烈的占有**。
我无法出声,更无法动弹,触地冰凉,却很快被他热烫地肌肤烘烤,他紧紧包裹住我的身体,粗重地喘息:“我不会再给你翻身地机会,你就是下面的,让你说我缺根筋,让你说我少根弦,让你……呼呼呼呼……”他急切地拉扯自己的裤袋,甚至没有脱去衣衫,就将自己的热烫抵在我的下身。
“呼呼呼呼……”
“你怎么不叫,跟秋他们你不是叫地很开心?”他一个大力的挺进让我皱起了眉,他得意地笑:“对了,你被点**了,冲**啊,你不是比我内力深厚吗?”
我气得想冲**,这个家伙却又是一个挺进,然后就又是他得意的笑:“哼哼,就知道你现在没力气冲**。那你就好好享受吧。”后弦伏在我的身上,开始用力**,寂静的山林里只有他粗重的喘息,和那快感来临时的嘶吼。
忽然,我终于明白何以他面对我时不举,不是因为太紧张,而是因为我的功夫在他之上,我在他的眼中,等同于强者的存在,所以当他面对我时,他便自然而然地缺乏自信在事后,后弦匆匆给我解了**,抱着衣服在一旁怯生生地看着我,那副样子就像是我QJ了他,我气得无语。
“夫人……我……”
想到他可能会因此再次不举,我卸去愤怒,柔顺地倚在了他的身上,开始在他胸口画圈圈:“现在人家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可不许赖账哦我伸进他的衣领,抚摸他的胸口,那颗小小的玉珠在我手心慢慢挺立。
后弦身体僵硬,声音更是怯了一分:“夫人……不怪我?”
“怎么会怪你呢?小弦弦,不如你和我一起在外面玩一会,再回舒园可好?”眨巴我的大眼睛,楚楚可怜。
后弦的脸上很纠结:“可是……可是秋大哥他们……”
“不要管他们了……”
“夫人……”
“恩
“好……”
“小弦弦真乖。”我立刻吻上他的唇,以作表扬。
当然,最后我还是回了舒园。
相对于我,后弦更惨,被罚面壁一个月。嘿嘿,这样我就可以又少去一个人的房间啦
新的游戏(七):谁吸引了谁?
接新的游戏6
很多时候,我都在揣测那几个男人参与这个游戏的真正目的。 可是,如果他们的想法我能窥测,那他们也就不是人中之龙了。
没过多久,来了一辆车,只是没想到,接我的竟是楚翊。
他从车下下来,依旧清清爽爽,干净利落,他一边为我打开副驾驶座的门,一边说道:“明玉临时有事,来不了了。”
“哦。”我并不介意,玄明玉虽然是BT,但是他是一名称职的医生。
楚翊坐回驾驶座,将天窗打开,风从上方而来,随着车子的启动慢慢增强。
“过几天我就安排你考驾照。”
“啊?不用了,我随便说说的……”
“不,你还是要学一下,这是我们的疏忽,在他们没有喜欢上你以前,你会经常一个人,没有车出入很不方便,香港有时叫车并不容易。”
“……”感觉越来越像工作了。
楚翊打开了轻音乐,带有海浪声的音乐很是应景。
“约会怎样?”他似是想让彼此地气氛变得轻松。
我无奈摇头:“完全不理想。”
“怎么会?秋这么优秀。”
“他优秀?”我反问。看着认真开车地楚翊。“如果你们男人优秀地恒量标准是身边女人多。那我也算优秀了。因为我在游戏里把你们都娶了。”
他微微一怔。神情有些尴尬。
“对不起。因为那混蛋叫了一大堆比基尼。我心里不爽。”我承认在看到南宫秋是以这样地态度对待我们第一次约会地时候。我心里非常憋气。
我继续说:“而且,我对他们完全不了解,甚至不知道他们在现实里做什么。我觉得这对我不公平。”
“他们也并不了解你。”楚翊忽然说道,我有些惊讶:“什么?他们不了解我?”
“是的,除了知道游戏的结果,他们对你一无所知,知道的也仅仅是你的一些基本情况,比如姓名。身高等等。所以这场游戏很公平,让大家从未知开始慢慢了解。根据我对他们的了解,说不定逸飞和秋已经派人调查你地一切,但是,呵……你实在太简单了。”
“无聊。”
“是的,我们很无聊。”
愣了愣,楚翊说出了一句和玄明玉一样的话。
身边渐渐有了车,海滩已经远去,高楼大厦慢慢出现在眼前。
“对了……雪音在游戏里是什么身份?”楚翊看似随意地问。可是他握紧方向盘的动作已经出卖了他内心的紧张。
原来他对游戏真的不了解,我该怎么回答?
“请不要骗我。”他竟是转过了脸,清爽地脸上是他特有的认真。“任何谎言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我眨眼,继续眨眼,他慢慢停下车,前方正好是红灯,大概香港的红灯比较长,他竟是整个身体侧转向我,单手靠在方向盘上,像师长一样紧盯我的双眼。
心里一阵紧张,我感觉空气都因为楚翊这份特殊的认真而变得稀薄。如果我骗他。是不是不尊重他?
“那个……大律师您可有空?”
我扬起微笑:“因为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不觉得应该请我吃顿午饭吗?”
楚翊想了想,转回身,前方已经是绿灯:“好,想去哪
“随便。”
没想到和南宫秋约会的第一天,我居然甩了他而约楚翊吃饭。
有人说,吃饭是说谎的最佳时机。
我边吃边说:“风雪音在游戏里是轩辕逸飞地皇后。”
楚翊拿着水杯的手顿了顿,那副落寞的神情显示他已经无心观察我说地是真是假。他静静地喝了一口柠檬水,放下。右手不离水杯:“是嘛,这里雪音也是逸飞的未婚妻。”
噗!赶紧捂嘴,如果喷出来太失礼了,咽下水,我惊讶:“不会吧,不过你放心,她喜欢的是你。”
楚翊的脸上带出一丝怀疑:“她喜欢的是我?”
我反问:“有什么奇怪?”
楚翊用长长的睫毛遮住他的眼睛,过来一会才问:“那……离歌呢?”
不会吧,现实里风雪音也喜欢离歌?对了。玄明玉说过。这个游戏来源于现实。
我赶紧解释:“她也喜欢离歌,只不过离歌最后跟了我。所以我觉得这段可以略去。”
楚翊的脸上带出不理解。
我用更加奇怪的眼神看他:“很奇怪吗?她只是在不同地时段爱上了不同的人,但是最后,她发现离歌爱的是我,所以就成|人之美,成全了我,同时,她也看清自己的心,原来对她始终不离不弃的是你,所以她和你私奔,放弃了皇后的位置,与你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楚翊听完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我,似是一种淡淡的感激,又似是一种浅浅地惋惜。他垂下脸不再说话,双手交握在下巴下,看着盘中的牛排开始发呆。
于是,我只有自顾自地吃了起来。气氛虽然沉闷,但习惯了就好。
“请问。”
“什么?”我有些紧张,他问得越多,我可能漏洞就会越多。
“思行……是什么样子?”
“诶?”
“我……想看看他的样子。”
“哦。就是……你等等,我画一下,可能画的不好。”我伸出手,他不解地看我,“笔和纸,我知道那东西你随身带。”
他微微一愣,立刻从上衣口袋拿出一个小记事本和一支笔。
我开始画起来:“思行很帅,他继承了风雪音和你全部优点,长眼睛,睫毛倒是像你。又浓又密,小脸型,而且是娃娃脸,像风雪音,鼻子很挺,像你。嘴巴却是像风雪音,但是长在他的脸上,就变得很性感。”
画着画着,我顿住了笔。这……是我画的?
“怎么了?”楚翊问。我愣了愣:“我……不会画画的。”
“你画得很好。”他从我手中拿过画像,欣慰地笑了。
这让我很奇怪,我清楚自己会什么,我会画包子脸,所以我应该画出一个比较卡通的思行,可是。我画出的却是一张素描。有什么奇怪地事在我身上发生了,而且,就是与玄明玉他们那个变态地实验有关。
晚上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玄明玉打电话。可是,没想到进门却看到房间不一样了,显然是有人打扫过,我换下地衣服也被清洗干净,悬挂在阳台。没想到还有人服侍我,这个游戏,让我越来越不安。因为天上是不会掉馅饼地,他们究竟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嘟-嘟-”
该死,变态快接电话。我靠在正东一排落地窗上。开始画圈圈。
“你找我。”
“姓变的,你们到底做什么实验?我居然会画画了,我原本是不会的,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说清楚,还有,你除了GPS还装了什么!”
“呵,你现在很激动。”
“见鬼,我昨天是个画画白痴,今天我却能画出一副素描。你说我能不激动吗!就跟鬼上身一样!”
“你忘了?你在游戏里学过画。”
我一愣,脑袋抵在玻璃窗上,开始下滑。
“这就是我们游戏的目的,将学习信息直接植入大脑,让需要三年学会地学业,三个月便可完成。可惜,一千个实验对象里,只有你成功了。”
我开始撞玻璃窗,后悔了。应该多学点再醒。
“还有。在你客厅右面的东书房里,有一架天文望远镜。你现在去那里。”
“干嘛?”
“到了你就知道。”
我看着手机,嘀咕:“故弄玄虚。”
从地上爬起来,进入东书房,果然,有一架望远镜,望远镜的面前,依旧是一排落地玻璃。
“你现在看望远镜。”
我看进去……对面有个人,样子……怎么这么面熟?俊美的脸,长方小镜片。
“看到我了吗?”那个人正朝我招手,露出和蔼可亲的微笑。
“啊-玄明玉你这个变态!”我当即扔了手机,将所有窗帘都拉上。
我再次拿起手机,大吼:“你说!你还在我这里装了什么?!”我开始检查房顶,看看有没有摄像头。
“玄明玉,你是不是骗我!”忽的,手机里传来了南宫秋的声音,“我在游戏里怎么可能嫁……不对,是娶给这样的女人!”
怒,我倒要听听我是怎样的女人!偷偷拉开窗帘,透过望远镜,正好看到先前地那间房间。
起先因为看到玄明玉,所以没有仔细看他的房间,现在细细一看,原来是办公楼,玄明玉此刻所在的房间看摆设应该是办公室,右面还有一间,里面是一张床,应该是临时休息用地。
办公室的摆设也很简单,办公桌的左侧是一张躺椅,此刻,南宫秋就躺在上面,一脸怀疑。
玄明玉便坐在办公桌后,后背对着我的望远镜,就在这时,他扬起了手,似是很自然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对着我,招了招手。
Orz,这家伙后脑勺有望远镜吗?不过,用天文望远镜窥视,那真是连表情都看的清清楚楚。
“哦?你只和她相处了半天,就知道她是怎样的女人?”
南宫秋轻嘲:“女人我见得够多了,还不都一样。她也不例外,故意装清纯引起我的注意,然后用消失的方法想让我去找她,哼,居然用这么老套的方法对付我,幼稚,我更喜欢直接点。”
“是嘛,如果只是这样,你又为何特地亲自来我地办公室?”
“那女人从璇璇那里骗走了一万块!”
“她行骗?”
南宫秋眯起眼睛:“怎么,你以为我骗你?”
“你等等。”
玄明玉拿起手机,装腔作势拨了几个键,然后放到耳边,过了一会才问我:“你怎么可以骗别人钱?公寓里应该什么都不缺。”
我轻哼:“我没骗,只是赚了点零花钱。那小子价值不菲,那帮女人抢着要给他擦防晒油。你说我如果就这么让出来,怎么甘心?所以就价高者得罗。”
“玄明玉,你该不是和那个女人说话吧。”
手机里插入了南宫秋的声音,他坐直身,杀气开始浮现:“她怎么说!”
我这里继续跟玄明玉说:“如果他下次还这样和我约会,我依旧会把与他亲密接触的机会卖给别人。”
“知道了。”玄明玉的声音里多了丝笑意,“你真是可怕。”
“谢谢夸奖。”
那边玄明玉放下电话,并没掐断:“她说,你很值钱。”
“什么!”
“她比我们都要有经济头脑。我建议你下次约她不要叫上那么多女人,不然她还会卖你一次。”
“哼。”南宫秋冷哼一声,“跟我玩?小心最后她会无法自拔!她说不定已经爱上我了!”
“秋,你太自负了。这个世上没有谁应该爱上谁,只有谁吸引了谁,我看,现在就是她吸引了你。”
“他吸引我?哈哈哈……”南宫秋仰天大笑,“玄明玉,谢谢你给我讲了一个这么可笑的笑话,我现在有胃口去吃饭了。”
南宫秋邪魅地一笑,就转身离去。
玄明玉在座椅上转身,对着我微笑。
这种情景很恐怖。
新的游戏(八):电玩四人组
第二天……
我没想到会那么快就跟第二个男人进行约会,这个男人,就是后弦,他应该算是男生。
他来接我的时候是中午,我也见到了给我打扫房间的小女孩:小零。她长得很甜美,是我喜欢的类型,和她说上一句话,她会开心地脸红。
后弦来接我的时候,车上还有三个少男少女,正好是两男两女,都是二十岁出头的样子,看似学生,他们好奇地看着我,热情地招呼我上车。
我自然认出了后弦,他一身工装,头上倒扣棒球帽,休闲中又带着热血的装扮。一辆鲜黄的敞篷跑车,要多惹眼就有多惹眼。
巧的是我也穿了一身工装,梳了一个简单的辫子,浅灰色的遮阳帽,我这副中性的打扮倒是和这帮年轻人很搭调。
“弦弦,这位美女是谁?”他边上的女孩好奇的问。
后弦有点脸红,但下巴依旧高抬:“是我……”
“姐姐的朋友。”我帮后弦做了回答,如果他说女朋友,我也会尴尬。
后弦眨了一下眼睛,立刻笑起来:“没错,我表姐的朋友,最近来香港,让我好好照顾,反正我最近放暑假,就尽尽地主之谊,带她到处玩玩。”
我在心里翻了个大大地白眼。还照顾我呢。他自己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
“好啊。欢迎欢迎。这么漂亮地美女和我们一起。那是最好了。”后座地男生女生热烈欢迎。
和年轻人在一起。我浑身都充满了青春地活力。直接翻进车子。不走门。
“我们去哪儿?”
大家开始叽叽喳喳。我也认识了另外三个。坐在后弦身边地叫宁檬。穿着清丽。我左边地男生叫何尚。不过大家都叫他和尚。右边打扮偏于时尚地女生叫严诺。
“还是去迪士尼吧。”后弦提议。
“啊们又会甩了我的。”宁檬撅嘴。
严诺拍了我一下:“舒姐,你怕不怕云霄飞车?”
我摇摇头。
和尚对着柠檬当即坏笑:“小蒙,看来今天,你又只能看着我们玩罗。零点看书”
“你们……”
柠檬还没抗议完,后弦就发动汽车,大家直奔迪士尼。
在车上,严诺和和尚跟我一直聊天。我也算是一个潮人,所以和他们相聊甚欢,基本没什么代沟。
原来后弦真的还在读书。他此刻跟游戏中地年龄设定是相同的,只有二十一岁,多好的年纪啊。羡慕中。
到了迪士尼,那个小檬有恐高症,所以很多都不能玩,只有一个人可怜兮兮地坐在下面等我们。
大家都玩疯了。
但是,我发现小檬总是会下意识地走到后弦身边,当我们要玩危险的项目时,她都会扯着后弦的衣角。小声哀求后弦留下来陪她。
后弦那个没大脑的,怎会体贴小檬?他当然一边哄着小檬坐下,给她买上一个冰激凌,然后和我们一起冲向危险,迎接挑战。
“舒姐,你真地坐过十大过山车?”和尚对我很崇拜,这种崇拜来自于我坐过山车时的平静。
“也不是,我只是到了一个国家,并且。那里有过山车,而且时间允许,我就会去。”
“你们看见小檬没?”小诺四处环顾,后弦给我们买来饮料,小诺就问后弦:“后弦,你看见小檬没?”
“小檬?她不是坐在……”后弦指向我们身后的长椅,愣了愣,“跑哪儿去了?小诺,你给她打个电话。就说我们在这里等她。”
“好。”
在小诺打电话的时候。我拍了一下后弦:“你应该陪着她,我发现她今天好像心情不好。”“真的很不好?”后弦看和尚。和尚耸肩,严诺走回来:“去卫生间了。”
大家松口气。严诺走到后弦面前,抬手就打:“你应该照看好她的。”
“喂喂喂,大家都有份的好不好。再说失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你这个没情商的白痴,当然不知道失恋对女孩子打击有多大。”
“失恋?”我看向严诺。严诺叹口气:“舒姐……”
“不如让舒姐劝劝小檬吧,舒姐年纪比我们大,经历地也比我们多。”
“可是这种事舒姐也会遇到过?”
他们你一句我一句,变得混乱,见后弦在一边插不上话我就问后弦:“到底怎么回事?”
后弦地脸上多了分尴尬:“就是小檬喜欢的男生,是……那个。”
“那个?gay”我说得比较大声,严诺和和尚也不再说话,严诺眨巴着眼睛:“大姐,你遇到过?”
看他们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我笑着摇头:“太多了……”不过经他们提醒,我想起我在香港地小gay朋友了,我或许可以住到他家里。
“那舒姐,小檬的事怎么办?”
“的确憋闷了点,后弦。”
“什么?”
“我看得出小檬跟你的感情最好,你从现在开始就陪着她,无论她要什么,你都要尽量满足。”
后弦抽着眉角,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其实我明白他并不是讨厌和女生相处,而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们相处。
“小檬只需要一个人陪她,所以你不用做任何事,放轻松就好,没有话题也不用刻意找话题。”
“只要这样?”后弦的神情恢复如常。
我点头:“只要这样,好啦,和尚,严诺,我们继续。”
“好耶!”大家一阵欢呼,只留下后弦一人等待那个可怜的小檬。
与后弦约会的这天,我甩了后弦和他的兄弟姐妹勾搭。
吃完晚饭,大家决定去一个人家里打电玩。
因为这些孩子地父母晚上都在家,于是大家把这个“鬼混”的地点定在我家,特别是听说我一个人住的时候,他们更是决定将我的公寓作为基地。
起先他们还以为我跟小檬一样,对游戏并不在行,可是,没几个回合,和尚和小诺就不是我的对手,后弦看着手痒,要挑战我,我跟他说,今晚他好好陪小檬,下次我就陪他打通宵。
打完街霸,开始打《生存之旅》,僵尸杀地正畅快的时候,突然有个不识相的打我电话。
正想是不是玄明玉那个变态,却是楚翊。我一边拿着摇杆,一边把电话夹在肩膀和耳朵边,游戏关键时刻,来不及去拿耳机:“喂。”
“……我是楚翊。”
“大律师,这么晚什么事,和尚,小心hter。”
“什么?”
“哦,对不起,我跟后弦的朋友在打游戏。”
“……那我长话短说。”
“好。小诺,你打我做什么!”
“……我看……我还是明天再说吧。”
“别别别,大律师找我一定是要事,说吧。”
“思行的画像被我弄丢了,你能再给我画一副吗?”
“原来是这个,小事,好,明天我去买了颜料给你画副好地。”
“太感谢了,我……”
“那就这样,我挂了,我画好通知你。和尚!你眼睛长哪儿呢!”肩膀松开,手机就掉在了沙发上。
和尚狡辩:“是小诺打你。”
“小诺,你怎么老打自己人。”
“她就是那样。”后面传来后弦的揶揄,他快憋死了。
小诺满脸不服气:“你行,你来啊。”
“好啊。”后弦一抬下巴,“小檬正好睡着了,看我怎么收拾僵尸。”
于是,四人开始大战。
跟后弦的约会我很开心,如果每次都有这么多人一起玩,我也不会介意。但是看得出,后弦只能做我可爱的小弟弟了。
他们都有着严谨的家教,所以到了十一点,他们便回了家,后弦说下次一定要和我单挑,我可不怕,那几年我可不是白活的。
回到沙发自然地拿起手机,却发现屏幕上还显示在通话中,刚才我以为楚翊会挂电话,所以就没挂断,却没想到……
我将手机放到耳边:“楚翊?”
“呼……呼……”静静的手机里是楚翊平稳的呼吸声,我笑了,轻声道:“好梦。”
但愿他在梦里,与风雪音和思行相聚。
新的游戏(九):一帮老狐狸
在所有人中,我最期待的其实是和珊珊的约会,现实中的他是否依然会做一桌子好菜呢?
在没有接到他的电话前,我去买了份报纸,然后是画板,颜料和画笔。
我不能因为和这些男人约会而没有了自己的生活,所以我要找工作,合同上没有说不准我工作。
小零来的时候,我正在一边吃早餐,一边看报纸。在香港找工作可并不容易。
“舒小姐,你在做什么?”小零给我拿来牛奶。
“别叫舒小姐,怪怪的,你就叫我舒姐姐吧。”我拍拍身边的椅子,“别干了,坐会,我在找工作。”
“找工作?”小零有些惊讶,“舒姐姐你找什么工作,这里什么都有。”
“是都有,但我总不能坐吃山空啊。”跟那帮家伙约会我又没工资,“而且,我呆在家里很无聊的,浪费光阴是最可耻的行为。”
时下经济不景气,报纸上的工作却倒是很多,可惜大部分我都不适合。不是高端,就是低层的维修工啊,运输工啊,还真是“高不成低不就。”
偶然看到一个高档茶楼招古筝弹奏者,说不定可以碰碰运气。
小零收拾完便走了,我就开始给楚翊画思行。
画架就放在天文望远镜边上。我忍不住透过望远镜看玄明玉地办公室。现在他不在。我感觉到了莫名地轻松。
电脑里。放地是淡淡地中国风。阵阵茶香飘入朦胧地阳光。一切是那么地惬意。
面对画板许久。我没有决定怎么布局。犹豫到底要不要将风雪音画上去。在游戏里。我学地是手绘。所以电脑里那种先进地绘图软件。我却不会。
落笔。却是画出了风雪音地桃树。粉红茂盛地桃树。花瓣纷飞。树下。楚翊正教导着思行认字读诗。
“嘀嘀嘀-”新闻联播地音乐忽然想起。吓了我一跳。
拿起手机时有些紧张。以为是珊珊。却没想到是后弦。
他是来急着约我后天一起去游泳的。他说话很快,约完就挂,我都没来得及回应。这小子啊,总是朝气蓬勃,活力四射。
眼中是渐渐完工的图,淡淡的阳光下,楚翊身穿淡青色的袍衫,手执书卷。怀中,是可爱的思行,认真地小模样。惹人怜爱。
仿佛,我又回到了那个下午,楚翊念到一半时,发觉我的存在,朝我望来,我含笑点头,他凝视我少许,被思行的叫声拉回视线,我转身而去。桃花的花瓣如同飘雪,落在我的手心。
收起画卷装入画桶。拿起那份报纸,拨通楚翊的电话,对方提示为已关机。我看了手机许久,想起律师上庭是要关机的。
然后,我翻号码簿,本想打给玄明玉,后来想想我过于依赖他,并不好。 首发于是我发了个消息给后弦,问他楚翊的办公地址。
不久,后弦就回了短信,给出地址:和威大厦16楼。顺便还问我找楚翊做什么。我装神秘,故意不理睬后弦。
从公寓到楚翊的事务所,整整花了一个小时,就跟上海一样,人多,马路多。红灯多。堵车厉害。
后弦说,16楼整个楼层都是楚翊家地。所以不用担心走错门。
烈日正当空,整座玻璃写字楼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就像陆地上的水晶宫殿。
“楚皓阳律师事务所……”我看着指示牌上的小子,楚皓阳是谁?难道是楚翊地父亲?
电梯打开,入眼就是一位前台美女,让你几乎忽略她身后的那串金字:楚皓阳律师事务所。
“你好,楚皓阳律师事务所,请问我能为您做什么?”美女露出迷人的微笑,我回以微笑,大家都是微笑行业。
“请问楚翊在吗?”我看了看她的名牌,叫安妮。
安妮有些惊讶,似乎是因为我直呼楚翊的名字,她再次认真打量我一番:“请问小姐跟楚律师有预约了吗?”
“没有。”
“那不好意思,这位小姐,楚律师出庭尚未回来。”
“原来真的出庭去了。”我轻喃。
“什么?”
“没什么,那请你把这幅画帮我交给他,这是他订的。”
安妮目露疑惑:“好的,我会转交。”
“谢谢……”
画桶正在交接时,身后的电梯开了。然后就走出了四个人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