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6部分

我很期待你地表现,但是,你犯了我的大忌,就是在我地面前,说我朋友的是非,所以,现在请你下车。”
怎么也没想到,轩辕逸飞会为南宫秋和淳于珊珊“报仇”,是啊,我真笨,在现实里,我对于他们是陌生的,而他们,却是好友。
“呵……看来是我错了,我还没完全适应这个现实,认识到你们其实都是陌生人。”我转身。
“如果你肯向他们道歉,我会送你回家。”
“不用了。”我冷冷地打开车门,在跨出轩辕逸飞跑车的那一刹那,我明白,我和他不会再有第二次约会,尽管他此刻的作为是出于朋友之谊,但是,我也无法原谅。
新的游戏(十三):他并没离开
红色的尾灯在我的视野中慢慢消失,冰凉的海风将我彻底吹醒,在现实里,他们是陌生人。
我对于轩辕逸飞来说,是个陌生女人,而我,还在他面前,说着他的好友南宫秋月和淳于珊珊的坏话,呵,我是入戏太快,还是过于自以为是,真当他们还是游戏里的那些宠爱我,迁就我的男人们吗?
沿着海边公路往回走,涛声如歌,不知不觉的,停下了脚步,遥望海滩,夜幕与海面交接之处,星辰正在慢慢升起。
我又在气什么?他们本就不爱我,我又为何因他们的捉弄而生气?这份气是因为我依旧无法从游戏中脱离,依然幻想着能和他们成为好友。
我真是贪心。
海滩边,有一堆篝火,几个年轻人在海滩边嬉闹,不禁有些羡慕,年轻真好。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还是高中生。
三个男生追着一个女生,可是,我越看越不对劲,那几个男生压倒了那个女生,女生叫声也越来越大了。
靠!海滩门?!
脱下高跟鞋,跃出护栏。
本来,我是不想管闲事的,但谁叫我心里正不爽,算这帮小子倒霉。
“喂!你们干什么呢!”
三个男生已经掀起了那女生地裙摆。女生眼泪都出来了。
男生们先是慌张了一下。站起身看见是我这么一个女人地时候。便换上一副有些无赖地笑容:“美女。要不要一起玩。”他们说地是粤语。我回以国语:“靠你地。你们才几岁。居然在海滩玩4P?”
“加上美女你就5P了。”男生盛情邀请。
我一下子就将高跟鞋扔了过去。
八公分地细尖高跟。扔在一个男生脑门上。立刻见血。
那几个男生估计也不都是混混,例如那个见血的,立刻就害怕得大喊:“血!啊流血了,我怎么跟我妈交代。”
其他两个男生目露凶相,那个女生立刻拉好衣领往后缩。这情景,怎么这么相似?想起来了。就是贾少华当街掳人的那次。
“你真没用,就流点血鬼叫什么!”
“我跟你们不一样。”
三个男生竟是起了内讧。
“不一样还来跟我们一起玩,滚开,看我们教训那个女人。”
寒光晃过眼前,两个男生还拿出了刀子。
我提着另一只高跟鞋,瞅着这两个小子就不爽。
一个小P孩得意得在我面前耍刀子:“哼,让你见见老子……”
还没等他说完,我手中的高跟鞋就朝他扔去。
“咣!”他应声倒地。
我冷笑:“要揍人还说什么开场白,找死!”
沙滩上。只留下一个男生傻站着,他和我大眼瞪小眼三秒,立刻转身就跑。一边跑,还一边骂:“臭表子你等着,我去叫大哥!”
我抡起拳头,他跑得比兔子还快。
没打成,心里憋气,我就开始骂那个没有昏迷地男生:“你看看你,你还不如那两个,一个男生,流点血就哭鼻子。”
“你打我……唔……我要告诉我妈。你知道我妈是谁吗?”
“我管你妈是谁,教出你这么个儿子也算失败!”我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小男生害怕了:“你要做什么?”
“小白痴,这个世界上有样东西叫手机,当然是拍下你们的犯罪现场。”
“不要!姐姐我错了,你千万不要拍,我会被我妈打死的!”
“那你还不滚!”
小男生不走,扭扭捏捏不知道干什么:“他们开车来的。
“臭小子。居然胆子那么大,你们真是不要命了!”
小男生不敢再说话,抱着膝盖老实得坐在那个昏迷的男生身边。然后我再看向那小女生,小女生显然更加害怕我。
“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矜持,不要看小男生帅就凑上去,吃亏的是你自己,懂不懂!”
小女生吓得有些发傻,她不是那种小太妹,不然刚才那情形也不会大叫。我也不会来管他们地闲事。这个社会。道德越来越沦丧了。
就在这时,有更多的人往这里而来。那个衣冠不整的男生带着四个似乎是混混朝这边而来,一边走,一边伸手指我。
立刻,男生和女生都躲到了我的身后,男生小声跟我说:“我就是跟着他们来的,他们是耗子的大哥。”
“靠后。”
此时是夏天,那几个混混穿着可谓……凉快,有的光着膀子,有的穿着一件汗背心,有的是挂满了链条,有地穿满了孔。
根据从电视剧里学来的经验,这些混混是比较下层的,身上顶多有西瓜刀。
若是从前,我会离这些人避而远之。但是现在,在游戏“副作用”地影响下,我出奇地冷静。
“就是你打昏了小强。”其中一个已经转起了小刀,另几个色迷迷地打量我。看样子,他是那几个人的老大。
我瞥了一眼他们所说的小强:“他们想非礼这个女生,还想非礼我,我就揍了他们。”
老大点点头,扬手间,就狠狠打了领他来的男生:“这妞是你能泡的!还不过去道歉。”
男生揉着头,不服气,但还是跟我道歉:“姐姐,对不起。”
我不说话,领着两个孩子往回走,立刻,四个混混围了上来,那个老大还走上前:“美女。别走啊,一起去喝一杯,开开心。”
“不用了。”
我走,他们就拦。
“美女,交个朋友嘛。”一个人伸出手朝我摸来,我立刻抓住他的胳膊就摔到了沙滩上。他手臂上那油腻腻的汗渍把我恶心的,没想到打架会这么恶心,而且,他身上还有狐臭。
“臭表子别给脸不要脸!”
看着一个缺口我先把两个孩子推了出去,然后对准面前的人就是一脚。早说了,要打就趁早,讲什么台词。
虽然没有了内力,但现实里地人都没有,所以我不吃亏。
这一脚扎扎实实踹在对方的小腹上。位置正确就能踹地他起不来。
“**!给我抓住这个表子!”
三个人一起扑了上来,我一跳,飞起腿先踹向两个人的下巴。有些失算,早知道应该穿高跟鞋。
寒光划过眼前,三个男人就亮出了刀,先抓住一个,夺了他地刀,然后和他们打在一起,忽然,身后有人偷袭,我从刀背的反光中。看到了是那个小孩,正想着怎么闪躲,突然,那个小孩就被人从背后撂倒在地。
我来不及看那人是谁,伸手就夺取了另两个的刀,迅速将手中的刀抵在那个老大的脖子上:“再动,就宰了你!”
混混们,惊呆了,另两个开始后退。扶起了还在地上喊疼的伙伴。
“美美美美女,我们,我们只是跟你玩玩。”
我冷冷瞪着他们:“滚!”
混混们和那个男生,背起昏倒在地上地男生,夺路而逃。我将所有的刀扔在地上,转身向来人道谢:“真是太感……”我怔住了,站在我面前的,竟然是轩辕逸飞。
他沉着脸,拧着眉。双眸中。是隐隐的火光。
忽的,他看向躲在一边的一男一女。冷声道:“车在那里,上去!”轩辕逸飞指出了方向,立刻,男生和女生朝那里跑去。
我收回视线,开始找我的鞋。
“你知道刚才有多危险!幸好我没有走远!”身边的某人开始教训我。
找不到高跟鞋了,我扬脸微笑:“那真是感激你的搭救。”
他依旧板着脸:“再遇到这种事,记得先报警。”“报警?等警察来了,那小姑娘早被轮了。”
“她被轮也比你被轮好!”当轩辕逸飞脱口而出这句话时,我和他都怔住了。
他立刻撇开目光,冷声说:“那样地女孩早晚都会堕落。”
我反驳:“如果今晚没人救她她就会堕落,但是有人救了她,告诉她这个世界原来不是那么冷漠,她就会改变!总之,我没有觉得今天我哪里做错了,包括对你朋友所做地那些,随便你们怎么想,这个游戏,我都不会继续下去!”
转身,走人。
“舒清雅!”
不理。
“上车!”
停了停,朝公路而去,毕竟这里拦车麻烦。
护栏边,果然停着我熟悉的那辆车,两个孩子已经坐在后座上,惊魂未定地看着我,我甩门时,又把他们吓了吓,我转身就说:“你们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会有人救你们,还有你!”我指着那个男生,“快跟你同学道歉!”
轩辕逸飞上车后,两个孩子就看向他,似乎他才是他们地救星。轩辕逸飞从观后镜冷冷得看着那两个孩子:“我认识你们的父母,今晚的事,如果你们乱说半个字,我就会把真相告诉你们的父母。”
立刻,两个孩子面色苍白。
我愣了愣,没想到轩辕逸飞认识他们的父母,那他们的父母,就应该是上流人士。
可怜的孩子,以为轩辕逸飞比我要和蔼,却没想到,会更加冷酷。
新的游戏(十四)新的参与者
把两个孩子送回家后,轩辕逸飞将车停在我的公寓楼下,我没有下车,他亦没有让我下车的意思,似乎就在等谁先开口。
最后,我妥协:“你怎么回来了。”
“我一直没走。”
“为什么?”
“只是想小惩你对秋的恶作剧,和对珊珊的态度,以及今晚你对他们的诋毁。”
“我没有诋毁!”
“但是,他们是我的朋友。”轩辕逸飞侧过脸看我,我气闷地将脸甩向一边。
“他们有他们不对的地方,但是,你对我来说,始终是个陌生人,我不会容忍一个陌生女人在我面前不停地,不断地说我兄弟的是非,所以我将你扔下车,希望你能反省。”
我不说话,他说地没错,如果是我,我也会站在兄弟一边。这就是男人之间的义气。
“但你毕竟是女人,我有责任保护你的安全,所以,我没有走远,打算在半个小时后,再来接你。结果你却在跟人打架。”
继续沉默,我找人出气呢。
“我想……我们都看错你了。所以。希望你收回海滩边说地最后一句话。”他地语气转为柔和。我从车门边地观后镜里。看到了他认真地脸。
我疑惑转头:“哪句?”
他慢慢垂落眼睑。金色带卷地睫毛遮起了他地双眸。他转回脸正视前方。面无表情:“没什么。你到家了。”
他这句话地意思就是我可以下车了。
“等等。”在我想开门时。他却叫住了我。视线落在我地长发上。“你地发饰呢?”
我下意识摸了摸。发现头上地绢花掉了:“应该是打架地时候掉地。”
轩辕逸飞若有所思,然后他却是先下了车,为我打开了车门。
他的确很绅士。
就在我跨出车门时。他却将我拦腰抱起,我惊呆了,陷入戒备:“你做什么!”
“你没穿鞋。”他只是淡淡地回答,甚至都没有看我。
他关上车门,不管我是否愿意,一路都这么抱着我。我地心跳在他那淡淡的古龙香水的包裹中。开始加速。
不可以,我不能动心,他不是轩辕逸飞了。不管怎样,我都不能比他们先动心。对了,我已经决定不再继续这个游戏了。
希望你收回海滩边说的最后一句话……
我想起来了,我海滩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不想继续这个游戏……
轩辕逸飞的体贴险些拽出我心底对他地爱,我没有想到,这个游戏对我。\\ \\根本是一种诱惑。玄明玉是在考察我现实与虚幻之间的分辨能力吗?
这一晚,我失眠了。
我不知如何去面对他们对我的关怀,即使是他们不经意间流露的一点点关爱。都会激起我心底的滔天巨浪。
把他们当朋友吧,而且是普通朋友,那么,他们即使关心我,我也不会自作多情,因为朋友之间,不就是互相关爱的吗?
第二天顶着黑眼圈去面试。
茶楼很高档,装修得小桥流水,荷叶飘荡。一个个小包厢都像立在荷塘中央。不得不佩服现代巧夺天工的装修技术,竟是将荷塘月色搬入了屋内。
面试是在一个包厢内进行,琴曲之声从那包厢内幽幽而来。面试的人很多,排了一条长龙。
我纯粹是为了想工作而工作,所以就不心急地坐在尾端,顺便拿出PSP玩。等我再抬头的时候,身后又是一条长龙。
好不容易轮到我,面试地一共是三人,当中一个中年人。是总经理,另外两个是年轻的人事经理和行政总监。右侧,还有一位身着素洁套装的秘书。
几个人上下打量我,估计是在看我地外型。片刻之后,中年人就开门见山:“不用自我介绍了,直接弹吧。”
我看向一边,是古琴。
前面的应聘者也弹过,而且有很多都弹得不错,哎。社会果然竞争激烈。
我弹了一段《青花瓷》。然后停下平视那个中年人,他的名牌上写着方文山:“方总经理。您好,虽然您不让我自我介绍,但我还是想说一下。”
几人视线交错,然后再次落到我的身上,面带微笑。
我继续说:“我叫舒清雅,不仅仅会弹古琴,还会弹古筝,琵琶,会奏箫和笛子,所以如果茶楼哪位乐手生病或是有急事无法前来,我便可以顶替。工资方面,要求不高,而且,我有自己的房子,贵公司不用为我提供住宿或是住房补贴。”
方总经理和其他人有些惊讶,两位年轻人开始隔着那方总经理小声商讨。
方总经理看向那个秘书:“娜娜,去把琵琶和洞箫取来。”
秘书离开后,方总经理面带微笑:“舒小姐,既然你说会弹奏很多乐器,那么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不介意为我们表演一下吧。”
“这是当然。”心里开始感谢百花宫的那段经历,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多的乐器。
面试最后的结果,就是我出来时,后面的人都失去了资格。再次感叹竞争地残酷。
顺利得获得第一份工作,一下子感觉自己已经完全回到了现实,获得像个真人。去恋爱游戏,接下去他们想约我,老子还不一定有时间呢。哼!
紧接着,我去了宝妈家,见到了躲在房间里的乐乐,宝妈今天就要离开,乐乐便交给了我。
我想来想去,决定将乐乐接回自己的公寓,住在宝妈家就是我照顾乐乐,但住在公寓,就是小零照顾我们,何乐而不为?
宝妈将乐乐匆匆交给我。就走人了。我看着面前这个已经长大了的少年,三年前见他的时候,鬼的像个人精,可是今天,他却跟那些明星一样,戴着可以压得很低的太阳帽。他有了所有宅男的特质外加见光死。
他最近在暑假,所以我还不用操心他上学地事。
“乐乐,还认识我吗?”
小男孩点点头,利落地背上了背包,里面是他的衣服。
“你……”
“舒姐姐,你那里有饭吃吗?”
我愣了愣,原来他会说话,大大地帽檐遮住他的脸,让我看不清他的神情。
“当然有。一日三餐。”
“那没事了,我们走吧。”乐乐竟是走在了前头。
这时已是傍晚,香港的生活节奏非常快。但是依旧有大部分时间是浪费在路程上。随便找了个饭馆,解决晚饭。
结账的时候,我了,钱丢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
乐乐连脸都没抬就帮我付了钱,我更。
好在当乐乐进入公寓时所表现出来的惊讶和欢喜,让我稍稍欣慰,他将包往沙发上一扔,就开始问自己房间在哪儿。
我指出他地房间。手机就响了。
是那个约会呼叫手机。
接起时玄明玉地声音就从那里而来:“我这里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哪个?”
“坏地吧。”我自然而然地走到落地窗边,望向玄明玉的办公室,那里有一个白色地,小小的身影。
“坏消息是我今天跟镜聊起了这个游戏,但是他却说你会给他带来劫难,所以他不打算加入这个游戏。”
“什么?镜?你,你怎么可以擅作主张给我,给我……”
“呵……是不是像拉客?”
“……姓变的。请你尊重一下我的意见好吗!”
“如果可以,我真的很希望他们八人都会参加。”
“NO!谢谢你了,我不想被八个人都看低。”
“呵呵,好消息是有一个人想加入这个游戏。”
“谁?”
“他会给你打电话,你可以放心,他地加入,是因为对你有好感。”
“到底是谁?”“镜来了,对了,我的公寓可不是给你养宠物的。”
我翻白眼。想解释地时候。玄明玉已经挂上手机,我立刻奔到望远镜的地方。偷窥时,玄明玉放下了所有的窗帘,还对着我露出他那个迷人的微笑。
Oh卖糕的!
到底是谁?还有人会对我有好感?
玄明玉真可恶,不愧是学心理的,挠的我心痒痒。
乐乐很快就把自己当做公寓的一员,他似乎没有宝妈说得那么严重。
准备睡觉时,他正在电脑上编写着复杂的东西,反正是我看不懂地。
于是,我好奇得问:“乐乐,你在弄什么?”
“防火墙。”
这个词我明白,他回头,一个阳光帅气的少年,就是没什么笑容:“舒姐姐,你的电脑有入侵的迹象,你不常上网吧。”
“入侵?哦,没有。”
“那就好。”乐乐转回身。
我靠在门边看他:“乐乐,你姐姐说你宅,不喜欢说话,我看你没那么严重。”
“只是不想跟姐姐说话。”
“为什么?”
“她腐地越来越厉害了,上次居然要给我介绍男朋友。”
“……”石化。
“舒姐姐你不会吧。”他转头,我还保持石化中。
“舒姐姐?”
“哦,不会,我先去睡了,明天会有人来打扫公寓和做早饭的。”
“好的,姐姐晚安。我试着追踪那个入侵的人。”
“哦……”
宝妈居然给乐乐介绍男朋友?我的老母啊,她绝对是我们腐女中的精英啊!
新的游戏(十五)平静的生活
第二天,跟后弦他们游泳的时候,我带上了乐乐,就像乐乐说的,他一点也不宅,只要别把他跟男人联想在一起,不过,说实话,乐乐长得确实有点受。零点看书
结束后,后弦约我晚上打游戏,我说不行,他失落地在那边鬼叫鬼叫,我说我要上班。他们就很不解地看着我,说公寓里什么都有,上什么班?
乐乐就在一边突然说道:“大人总要上班的,待在家里像什么?”
此时此刻,那帮比乐乐大不了多少的少男少女们,才忽然发觉,原来我算是大人了。
至于游戏的问题也很快得到解决,那就是乐乐,乐乐也是个游戏高手呢。
于是,后弦他们就跟乐乐在公寓里打游戏,我就去茶楼上班。
茶楼有个好听的名字:荷塘月色。
在人事经理的带领下,先是认识了其她几个演奏的女孩,加上我,一共是六个人,香港这边信风水术数,听说六人组合大利这里的老板,所以当一人走了之后,老板便急着招人。
很快跟另五个演奏者打成一片,在换衣服时,她们聊起了原来那个古琴演奏者,原来她被一个老板看上,做小三去了。
我还傻傻的问为什么不是二奶,而说是小三?她们笑了,说那老板原来有两个老婆,她自然就是小
我恍然大悟。香港很多老板大老婆小老婆都是同住一屋檐地。然后还有其她地小妾。就跟古代没什么两样。
我们地演奏服是仿古地长裙。换完衣服我习惯性地看了一下两个手机。发现在那个约会呼叫手机上有一个楚翊地未接电话。还有一条短信。打开一看。原来是楚翊问我工作如何。在哪里。再看时间。居然是我和后弦他们游泳地时候。
。。。居然一天没搭理他。。。赶紧拿着手机回消息。说上午游泳去了。没看见。工作不错。只不过是在晚上。
因为工作地时候不能带手机。所以就将手机放回衣柜。然后跟着大家上工。
第一次在现代社会穿古装。感觉很新奇。让我想起了百花宫地日子。我们就是那卖艺不卖身地。
我们演奏地地方在人工水池地中央。周围是被轻纱和珠帘笼罩。大家开始演奏起传统地音乐。
忽然发现她们奏起来都是死气沉沉,但是细细一想也可以理解。 当你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弹奏这些曲子,当艺术只是成为一种谋生的工具。或许,许多人都会失去那份原有的激|情吧。
于是,从这一天开始。我又恢复了我认为的正常生活。
白天我会睡得很晚,然后晚上上班,茶楼十一点结束营业,有时乐乐还没有睡,我就会给他带夜宵。您下载的文件由www.27 tx t.c o m (爱去)免费提供!更多好看澳门在线百家乐哦!
那天其实后来楚翊发我短信问我什么工作,我没有回答,因为我想要一点自由空间,在那个空间里,没有八夫。
玄明玉说地那个新的参与者。始终没有出现,其他人除了后弦,都没有来找我,我终于过了几天平静的生活。
后弦时常跑我这里,他有时是为了找乐乐,他们一大一小两个人总是窝在电脑前,不知道在折腾什么。有一次无意间听到后弦问乐乐能不能进FBI的主机,我被实实在在地吓了一下。
打破这段平静生活的,是风雪音的画。其实风雪音的画我早就画好,只是想先享受几天没有八夫的日子,所以一直没有去找楚翊。
拿着画准备去找楚翊的时候,后弦却来了,他看见了我地画桶,随口说道:“风姐姐的画可好了。”
他这一句随意的话,引起了我地注意,我便问:“哪个风姐姐?”
后弦不把自己当外人地从我冰箱里拿出可乐,乐乐也走了出来。后弦随手扔给他一罐。然后说:“就是风雪音,她如果不出意外。应该会成为一流的画家。”
“是吗……”不知为何,听完这句话后,我心里有了一个疙瘩,究竟是什么疙瘩,也说不清,“后弦,你知道风雪音,楚翊和离歌他们的事吗?”
后弦挠挠头,看向乐乐,乐乐转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间,然后后弦才说:“我也不清楚,当时我正在念书,只听说风姐姐想拉着离大哥自杀,结果到最后一刻好像风姐姐改变了主意,将离大哥放了,她自己……”
我怔立着。后弦叹口气:“哎……真是可惜……”
后弦的话,让我心情变得沉重。
到楚翊律师事务所的时候,楚翊又出庭去了,不过楚大叔在,他听说我来了,便将客人请出了办公室。
“你来得真是时候,那个女人快把我烦死了。”他笑着给我泡上一杯咖啡,“谢谢你将我从噪音中救出。”
我忍不住笑了,楚大叔真幽默。
“听小翊说你已经工作了?”
我捧着咖啡,点着头。
“有休息日吗?”楚大叔对我很关心。
“有,一个月两天,其实我也无所谓,因为是晚上工作,而且我本来晚上就没什么事做。”
“哈哈哈,那我岂不是不能约你吃晚饭了?”
“诶?”我愣了愣。
楚大叔笑得像弥勒佛:“你又送什么画来?”“呃……是风雪音的。”我觉得有些尴尬。
楚大叔听完,拧了拧眉。
“楚大律师,楚翊他……”
“小雅,你应该自己去寻找答案。”忽然,楚大叔的表情变得认真,转而,转为忧虑,“我很久没见小翊如此关心一个女孩了,但是,我很担心他将你作为雪音的替代品,所以如果他哪里做得不对,楚伯伯现在就提前替他跟你说声对不起,好吗?”
我怔住了,一时不知说些什么。
“那些孩子需要一个将他们带出困惑地人,所以我们选中了你,我知道他们现在对你还有些排斥,但是,我们相信你,因为你很优秀,你的优秀,他们迟早会看到。”
我继续发愣,楚大叔今天说的话,怎么跟镜一样玄妙。
“哦,让我来看看你的画。”楚大叔抽出了画,笑着赞叹,“恩,不错,哪天你给我也画上一幅,让我看看在古代我会是什么样子。”
“楚大……”
“该叫楚伯伯了。”
“哦,楚伯伯。”
“哈哈哈,这个月月底你休一天假吧,他们都想见见你。”
“他们?”
“就是轩辕伯伯,南宫伯伯他们。”
我愣住。
楚伯伯笑眯眯地对我轻声说:“提前见见你的公公婆婆。”
噗!我彻底晕翻。
这天,我第一个到了茶室,然后就坐在舞台上对着琴开始发呆,月底就要见那帮真正的幕后黑手了。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
在几个月前,我为了钱,做了一个游戏的自愿测试者,侥幸地成为千人中地幸存者,没有发疯,没有陷入沉睡,而是回到了现实,继续自己的生活。
因此,我让他们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玄明玉一直觊觎我的大脑。
南宫秋月他们一直不服那个游戏的结果,认为我是用卑鄙的手段得到了他们。
而为了知道真相,他们又计划了一个恋爱游戏,想以此来研究我,调查我,了解我,顺便羞辱我。
“是不是觉得没劲了?”一个声音将我的思绪拉回,原来是另一个演奏者幽幽,她是琵琶手,“喂,听说你还会弹琵琶,反正现在没人,我们来较量一下怎样?”
我耸耸肩,表示同意。
于是,她开始弹,弹的是《十面埋伏》,因为是茶楼,所以音乐都偏于轻柔缓慢,像这类节奏紧凑的,从未弹过。
弹完后,其她几个乐手也到了,大家开始做我们地见证人。服务生开始擦桌子,做着营业前地准备。
幽幽将琵琶扔给我:“该你了。”
我接过,开始弹,一下手,她们就全愣了,我弹的是《illrockyu,我还一边弹,一边唱:ill
我将琵琶还给张口结舌地幽幽:“嘿嘿,不要那么正经嘛,本来每天弹那些就很无聊了,谁说不能用传统乐器玩摇滚的?”
大家眨了眨眼睛,纷纷拿起手里的乐器,一个人起了个调,于是,我们一群穿着古装的女人,在舞台上疯狂地摇滚了。
气氛变得热烈,连服务生们都停下跟着我们的节奏开始摇摆。直到大堂经理的出现,我们才纷纷吐着舌头,各就各位。
茶楼开始营业,客人一个个在领班的带领下,进入包间,透过那微微透明的轻纱和珠帘,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命运的奇妙?还是香港太小?真是处处都能遇到他们。
新的游戏(十六):又见秋玥
我看到的是白欧伦,除了白欧伦,还有一对中年夫妇和一位老人家,哈,不是别人,正是白老爷子。不知他们白家,是否也参与了那个神秘的计划?
大家开始中规中矩地弹奏,中场稍作休息的时候,我和幽幽相约去洗手间。女孩子就是这样,上厕所喜欢搭伴。
出来时,意外地碰到了白欧伦,有点。
白欧伦无意间看见了我,顿生疑惑,开始盯着我看:“请问……我们是不是认识?”
我还没说话,幽幽就冷嘲白欧伦:“喂,你这个搭讪的方法太老土了吧。”
此时此刻的白欧伦并不像游戏中那么放荡不羁,衣着随意,相反,很正经,想必是因为白老爷子他们都在的缘故。
白欧伦还想问,幽幽就将我拖走,还说一看那人就是个花花公子,叫我别上当。我偷笑,白欧伦如果是花花公子,那也是对男人的。
只是没想到,白欧伦竟然把南宫秋叫来了。当那家伙带着龙皇从我面前晃过的时候,我浑身的汗毛都不知道为什么竖起。
不久之后,大堂经理就来了。说有人请我去包厢单独演奏我们是可以独奏的,只不过请我们独奏的包厢要额外加付费用,这笔费用六成归荷塘月色,四成结算入当月的奖金,当然,小费归自己。
平时,我接到这样的单子很高兴,因为那些老板喝茶都是三五成群的,碍于面子,他们还会争先恐后给我小费。
不过。今天这单子在南宫秋来到之后。就可疑了。
服务生替我抱着琴。我跟在经理身后忐忑不安。其实我犯不着害怕。只是对南宫秋已经产生了一种奇怪地排斥。
打开门地时候。当我看见坐在茶桌后地人时。我反而轻松了。果然是南宫秋。
龙皇坐在他身边。
南宫秋坐在茶桌后双腿交叠。身体微侧地靠坐在椅背上。他地身后就是包间地紫色地窗帘。和他那件微微带紫地休闲衬衫相互辉映。 首发
南宫秋挑着眉。冲着我笑。那笑容有多讨厌就多讨厌。
我翻眼,懒得去看他,等大堂经理他们都走了。我就坐在琴后面跟他开门见山:“说吧,你找我做什么!”
南宫秋身体前倾。双手放在了茶桌上,先是摇了摇头:“怎么,钱不够用?哼。也对,我们是不会给你钱花的。”
“你说的就只是这个?”逸飞还说我们误会你,怎么,想用**来证明你的能力?”
“南宫先生,您认为我是事先知道这里是你们常出没地地方,然后在这里卖艺来吸引你们?我说,你这样活着累不累,整天花心思去揣摩别人做这些事的目的。
您放心,只要您不来找我。我也不会来约您。我记得合同说过,只要我单方面同意,你们任何一个想退出游戏都可以,但是我要退出游戏,就必须你们四人同意。与其你看我不顺眼,不如请退出游戏,”
南宫秋的眼神立时发生了变化,他闭上眼睛似是想了一会,再次睁眼。眼中的戏虐被一片深沉取代。
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朵绢花,转移了话题:“这是不是你的?”
绢花很眼熟,我想了半天才想起好像是我掉的那朵。
“这是欧伦在他身边发现的。”南宫秋起身,靠在了紫色的窗帘边,拉开了一些,凝望外面光怪陆离地世界,“酒会那天,欧伦被一女孩马蚤扰,他有很严重的恐女症。因此而病发休克。他说是一个女人救了他。而且那女人知道他的病症,要求他不要睁开眼睛。
后来欧伦睁眼时。他身边就只剩下这朵绢花,他坚持认为,是那个女人所有,他调查了来会地所有人,极其女伴,都没查出这朵绢花的主人。而我看了那份名单,发现上面唯独没有你。哼,看来逸飞并不将你放在眼里。”
“我从不指望你们任何一个人把我放在眼里。奇怪?他怎么不去问临鹤和宁檬?”
南宫秋倏地转回脸,盯视我:“他们都说不知情。”
我陷入迷惑,宁檬说不知道我可以理解,小女生嘛,临鹤为何也说不知道?他虽然没有看见我救白欧伦,但那时我和他擦肩而过,他应该知道露台上,没有第二个女人。
“真的是你?!”南宫秋的语气充满了质疑,似乎认为我这个举动又充满了目的性。
我冷笑:“是啊,就是我。我钓不到你们这些金龟,就拿你们朋友下手,我像灰姑娘一样,留下线索,让白欧伦来找我,感激我,我伺机接近他,嫁入豪门。所以,为了让我这阴险的计划失败,你最好不要告诉他是我救了他。”
“你为什么不承认?”难得的,南宫秋相信我这次事件没有目的性。
我草草回答:“因为烦。”
“烦?”
“是的,很烦,你们真地很烦!”
南宫秋的眼睛立刻眯起:“你居然觉得我们烦?”
我轻哼,看向龙皇:“如果你们能都像龙皇那么安静,我就谢天谢地了。”
龙皇立刻脸红,仿佛在说怎么忽然扯上他了。
“请问南宫先生,您问完了吗?”
南宫秋脸上布满了阴云:“既然我点了你,你就应该为我弹琴。”
“弹琴?哦,这是应该的,那请问南宫先生想听什么?”
“随便。”南宫秋扔下两个字,坐回位置,心情很不佳。
随便?平身最讨厌这两个字,我就开始弹国歌,南宫秋一下子石化,空调的温度似乎变得越来越冷,他眉角直抽:“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我爱国,最喜欢弹的就是国歌,我还可以免费为你唱国歌。起来-”
“够了,你……出去出去。”
“好。”我站起来,不走。
他觉得奇怪:“你怎么不走?”
“小费啊。”我老实不客气。
南宫秋怒容隐现,双眼都快喷火:“你居然还好意思要小费!”
“我弹了啊,是您说随便的啊。我很三八的,你点了我还不给小费,我肯定会见人就说的。”
南宫秋眉角直抽,像他那么死要面子的人,很在意自己在外界地名声。他扬扬手,龙皇立刻从衣兜里拿出小费,我笑着接下:“谢谢南宫先生,欢迎下次再来。”南宫秋黑着脸,似乎恨不得用茶杯扔我。
转身的时候,身后传来南宫秋的声音:“你应该去承认,白家准备了丰厚的谢礼。”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