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8部分

,
  竟然问〖进宫多久了?!在哪座院子伺候?!家里还有人吗?!〗
  我摇头〖进宫五年,在塞妃的苑里伺候膳食,家里没有人..〗
  忽然想起带我入宫的老爷爷,可是他虽然老了,仍然住在宫里,
  只不过是在另一座清冷的宫殿..
  皇上〖朕的书房欠个墨童,明天就过来伺候着〗
  我惶恐,脚一抖,马上跪下〖奴才谢..谢皇上〗
  皇上〖下去〗
  管事的公公带着抖个不停的我回到苑里,拿我的小包袱还有几件衣衫,
  宽慰我〖墨童这差事不错,薪捧也多了多,别抖了..〗
  带我入宫的老爷爷曾经教过我一句话,
  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希望,这句话说的就是我的未来..
  皇上主子赐名’小连子’;
  伺墨几年下来,懂得更多,皇上主子允我翻阅书籍,
  而我从来不揣测皇上主子的心思,只做好份内的事,
  听说,朝廷里风起云飞扬,可御书房里总是静静的,
  除了最初,那位打昏了我的女人进驻了各把个月以外...
  老爷爷,也在一个冬季,过世了..
  一晚,我正要到书房去伺墨,在门口,我驻足,
  看到书房里,除了一身腥红狼狈的皇上,还有王爷,
  皇上的手里拿着一张红色的纸,两个人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我垂首陪着,在书房门口站了一夜...
  从那晚起,我伺墨的对象,变成了以前的王爷,现在的皇帝;
  新的主子刚入宫里,表情比较多,有时还会跟我们说笑,
  他在後院发现了一丛竹子,很高兴,要我去护国府里,移些竹子来栽;
  我移了几笋般大小的苗,长大了些,竹节班班,宛若泪痕,
  皇上主子十分喜爱,常来,用那?巧白嫩的手指,摸着摸着,一站就站一下午.
  後来有了小主子,小主子生辰,宫里大宴,那晚,
  外头宴着各个王爷大官,娘娘妃嫔;
  後院开了个小宴,在座的是皇后娘娘,
  我看到一位客人,脱下了外袍,
  微垂的眉眼下是琥珀色的眼睛,是之前的主子!!
  酒过三巡,这桌上的几位主子话多了些,
  我站在一旁伺酒,听着听着,人呈中风僵硬,而脸皮却四下抽动..
  琥珀色眼睛的前主子提起我被护国夫人打劫的事..
  一桌子的主子都呵呵的笑..
  又见那琥珀色的眼睛一转...
  我讶异,怎麽前主子出宫,回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还没来的及多想,
  就听前主子提到我被那女人一棒打昏又剥了外衣的往事..
  等淳于大人一家,与,皇后娘娘都相继告辞告退,
  我斟满两位主子的酒盏,听到皇上缓缓的开口〖她..好吗?!〗
  前主子把面前的酒一口喝尽,起身披上长袍,再走过皇上的身旁时,
  不知道小声的说了什麽,皇上听了先愣了一下,然後笑了,
  只是笑里的苦涩,只有我一个人看到....
  新的主子刚入宫里,表情比较多,有时还会跟我们说笑,
  他在後院发现了一丛竹子,很高兴,要我去护国府里,移些竹子来栽;
  我移了几笋般大小的苗,长大了些,竹节班班,宛若泪痕,
  皇上主子十分喜爱,常来,用那?巧白嫩的手指,摸着摸着,一站就站一下午.
  後来有了小主子,小主子生辰,宫里大宴,那晚,
  外头宴着各个王爷大官,娘娘妃嫔;
  後院开了个小宴,在座的是皇后娘娘,
  我看到一位客人,脱下了外袍,
  微垂的眉眼下是琥珀色的眼睛,是之前的主子!!
  酒过三巡,这桌上的几位主子话多了些,
  我站在一旁伺酒,听着听着,人呈中风僵硬,而脸皮却四下抽动..
  琥珀色眼睛的前主子提起我被护国夫人打劫的事..
  一桌子的主子都呵呵的笑..
  又见那琥珀色的眼睛一转...
  我讶异,怎麽前主子出宫,回来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还没来的及多想,
  就听前主子提到我被那女人一棒打昏又剥了外衣的往事..
  等淳于大人一家,与,皇后娘娘都相继告辞告退,
  我斟满两位主子的酒盏,听到皇上缓缓的开口〖她..好吗?!〗
  前主子把面前的酒一口喝尽,起身披上长袍,再走过皇上的身旁时,
  不知道小声的说了什麽,皇上听了先愣了一下,然後笑了,
  只是笑里的苦涩,只有我一个人看到....
  很久後的後来,皇上才与我解释,那时打劫我的护国夫人,
  与後来打昏我的女人是同一人...
  ..
  我心底总惦记着一抹金黄,塞妃被派放到冷宫,
  也就是之前老爷爷住的院子,
  我偶尔去找老爷爷,总会特意探一下俾女们的口风,
  有回,她的院里落叶一地,临时要一个扫地的,
  我脱下外袍,换上小厮的衣物,拿了扫帚就过去扫..
  我躬身,可是目送隐入相思林的身影,
  那错身而过的灿灿金黄,退了色彩,霜华渐满..
  ..
  皇上驾崩的那天,我与皇后皇子们,同跪在他的床前,
  皇上因为怕往日骨肉相残的情况重现,下诏命定皇子;
  遗诏,我记的很清楚,里面有句是这麽写
  〖轩辕逸飞若有亲出子嗣,寻之诱之,奉为太子〗
  我听着身旁身後一片哭声,御医沉重的宣判,
  风起,床上那逐渐松开的苍白手里,一片枯黄的花朵,随风扬起,白色的月季,呵...
  那女人,尽得两朝帝王爱..
  ..
  曾经想过,如果回到那天,
  我是不是仍然去扶起那老爷爷?
  我不知道...
  
入魔 (镜)
  师傅的师傅说,五十年後,风家将有巨变;
  师傅说,十五年後,风家将有巨变;
  我的个性,很别扭,而师傅,也不怎麽疼我,
  我看别家的小孩有糖有新衣,有次回去吵着师傅要,
  师傅伸出苍白的手,摸摸我的头,
  〖千万红尘,百般痴癫,总归尘土,淡之〗
  我学会讲着尖酸刻薄的话,看着来问天命的人,
  脸色转换,但久了,总觉无趣,最後,把字数精简,
  讲的神兮兮,这样应该很观天者的感觉吧?!
  风家的母老虎把我抓去,我在牢里,关了不知多久,
  每天算来算去,就是那巨变,
  巨变之後,一片白惨惨..
  莫约几个月前,被从那牢里,移到了一个海上的小岛上,
  偶尔会抓上去台上晒个太阳,大多的时间,都挂在一个浸满海水的牢,
  感受那潮起潮落,孤独就是我的伴侣,而影子,
  则是我偶尔才能见到的朋友..
  水牢里的某一天,我算我算我算算算,
  竟算出了’七日内,机缘水中来’??
  奇怪,我重算了两次,结果相同,
  趁着晒太阳的时候,
  我摸了一个石子,握在拳里,
  那些人打着打着,我缩成一团,
  没让他们发现异状..
  水牢泡久了,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
  我除了为风家而算,已经一个废人了..
  初遇夫人的那晚,我落魄到无以附加,
  白色的单衣因为泡水的关系,
  让身上的痕迹明显意见,
  我听见夫人看到我时,发出的抽气声;
  那时,夫人如芙蓉出水那一瞬间,
  犹然不知,这瞬间,烙印在心田深处,就是我入魔的开端;
  被夫人救出,在船上时,因为体力未复,我没有算,
  可是船外不断传来的动静,似是有人种下情殇,又要夫人为他解情殇,
  情殇ㄚ,呵,这传说中的蝽药,怎会在这个当头出场?!
  随着发现,这夫人很有趣,明明才结束那房中事,
  但我如果在言语上稍加露骨,夫人明媚的眼,就开始尴尬的飘移..
  等我恢复了一些,观星,清楚又明亮的主星,
  昭显着要夫人入主风家..
  当时,我算到了结果,却没有算到过程;
  再度出海之前,我冷眼看着夫人纳夫纳侍,
  谨记我的使命,为风家而算;
  出海後,我嬴弱的身躯,耐不住频频的观星推占,
  卧床难起,夫人还有小蕾顾着我,把床让给我睡..
  呵,从来,风家从上到下,都把我看做工具,
  一个知天命,占凶吉的工具,
  而最後,我这无害的工具,更成了看守宝库的锁;
  在我说出一句句的?挂神谕之後,我看到的,
  只有利益的争夺,残酷的杀戮,反反覆覆,没有尽头..
  夫人呵,你倒底是藏的太深,还是真心为我?!
  船上的第二晚,
  满头银发的夫人敲了房门,门外私谈了一番,
  直到我醒来,发现了自己身体上的不一样,
  也发现,我的心田上的烙印,是为何而来..
  从那时起,我观星推算的越来越少,
  因为我想陪着夫人一起,看尽天下;
  让夫人小病一场,使计诱回离歌,
  没想到夫人竟然为了离歌伤到心肺;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看着我的挂,
  这’兑’,是什麽意思?!天象所示,
  推算後我又补占一卦,
  怎麽我依卦成计,夫人会吐血?!怎麽会!!
  我气极了,反手挥出,桌上的卦,飞散了一地;
  没多久,心神不定,观星,天象昭示,近日有难,桃枝解之,
  我尽量陪着夫人;是夜,风雪音来了,桃枝把她收去;
  夫人离魂,爱玩不归,这,离魂一久,要回魂就难了,
  我看着膝上睡着一样的夫人,轻轻抚过夫人的唇,
  好想,一直好想这麽做...
  ’夫人,你若再不醒来,镜某可要放出心魔了..’
  我拿扇的手,微微发抖,我伸出另一只手,
  轻轻的滑过着夫人的颈,夫人的触感,就像我梦中的一样;
  我挑开夫人的领,想看更多,可是夫人倏然坐起,
  看着我的眼里,满是不信与讶异;
  夫人拿着桃枝,飞一样的离去..
  我倚着窗,这样..也好..
  没想到晚些,后弦那少跟筋的小子,
  把醉酒的夫人又送回我的房里,
  我大喜,把夫人安顿好,想了许久,最终决定,
  就让我自私一回吧;
  隔天早晨,发现我俩共眠,夫人的反应,冷了我的心,
  我勉强压下涌上喉咙的血,
  强笑’夫人……真的生气了……镜某……只是想给夫人一个惊喜……’
  夫人大怒,拂袖而去,等夫人一走,那口血,缓缓的流下,
  等我回过神,银蓝色的里衣,
  已经沾上许多,我看着血迹,楞了许久,
  对着手里的团扇苦笑〖天命,终是不可违〗
  许久许久,夫人没有踏足我的院子,
  夫人的藏书,我翻了又翻,每每找到陈旧些的翻页,
  就足以高兴一整天,我正分享着,夫人的喜爱..
  虽然,那书中文字所描述的,将是我永远无法做到的..
  临鹤与离歌常来把脉,施针,看着我逐渐消瘦,
  叮咛珊珊除了药膳,还需要老?..
  清雅也来找我,我一直知道,她心里挂着的是夫人,
  相同的,她也知道,我失守的过程;
  夫人与南宫成亲的那天,他们惊闻轩辕逸飞的出家,
  我拿着扇子坐在窗前,冷冷的笑着;
  出家,就能忘却的话,
  世上早就只剩和尚,不见红尘了..
  没两天,夫人着人唤我,拿了休书,房里有楚翊,后弦,和我;
  我全身微微的抖着,坐的稍远,怕夫人发现;
  楚翊退回了休书,后弦把休书当宝贝收了,
  我拿着休书,急急的转身,在撕碎的同时,
  我青灰色的衣襟,沾上了一丝血..
  后弦跟着我身後来,也还好他跟上来,
  否则,我差点走不回房里,
  知天,知天,我本知天命难违,
  为什麽还会有所求而想逆天?
  后弦要离开时,要我看开点,我想了想,
  要后弦把我放到庭院中,我要观星..
  等我清醒,看到夫人着急的脸,我急忙藏起那一丝恍然梦里的情绪,
  摇起羽扇,笑问〖哦,是夫人呐,你这么晚来,何事?〗
  夫人眼里闪过不忍,不忍ㄚ,呵..
  〖镜先生,现在是清晨了……〗
  〖清晨?!〗原来我看了一夜的星象,
  一夜,我抬头看着明晃晃的太阳,
  呵...好灿烂,我还能再多看个几次吧?!
  〖这..镜某糊涂了,让夫人见笑。呵……镜某还以为夫人是来找镜某陪夜,
  哎呀呀,那镜某不知如何回绝,因为镜心小筑只有一张床呐……〗
  晨风吹过,我拾起散落的白发,
  久久不能回神,夫人怕我为白发伤心,在旁喃喃安慰,
  我想了想,
  〖夫人,现在镜某跟夫人变身时一样了,这样不是更好?呵……
  你说离歌他们……会不会嫉妒镜某呢?”〗
  这句话才说完,我的喉咙又涌上了一点腥甜,强忍着;
  淡然的笑看夫人
  〖镜某确实很高兴能拥有和夫人一样的银发……〗
  然後,夫人赶走了旁人,强掳了我..强掳吗?呵..
  房里,夫人的吻,奇异的平息了我身体的不适,
  就像那晚,银发翩然的夫人,渡我仙气一般;
  我惦着自己的无能,想阻止夫人的怜悯,
  也为自己的自私贪心,感到惭愧,
  握着夫人的手,放到身下,
  〖镜曾经幻想,若是夫人亲吻镜,这里或许会苏醒,
  可是……他还是没有,呵……果然很是不听话呐……”
  当夫人对我说出她对我的珍爱;
  我突然,有重新活过来的感觉,
  是ㄚ,天命难违又如何?
  我会陪着夫人,直到最後一天..
  我的主人呵...
  
毁灭 (楚)
  风家的历史,跟大唐这轩辕家的王朝差不多长久,
  因为不甘臣服,四下网罗人才,逐渐深入朝堂;
  原本,我就是风家的人,生命的目的,从来就是达成上头的要求,
  还有,让自己活下去..
  我的日子,见惯生死;
  风家在这一代,有两个女孩,大的叫风雪音与小的叫风清雅..
  有次我任务结束,满身血迹,带着伤回到总堂..
  刚好碰到那时还小的姊妹俩,在林子里玩耍;
  风雪音或许因为是姊姊的关系,那年七岁大的她,
  梳着小鬟,系着七彩丝带,镇定的走向我,问我,
  是否需要搀扶我要去药堂包???
  我看了眼在一旁呆滞害怕的妹妹,摇摇头,这点伤,我还走的动...
  从那天开始,每次出任务,回风家,我总特意经过总堂的林子,
  装做不在意的四下张望,盼着能瞧上那七彩丝带的女娃一眼也好...
  没多久,风家主子特地引荐两个女孩给我们下面的人知道,
  我与她俩,是名义上的师兄师妹..
  小音逐渐长大,从风家,坐上皇后的位置,这中间,
  每一步,都踏着血印,惊心动魄..
  我们所仰赖的,除了风家的探子,还有影宫的消息;
  影宫,很隐密,提供消息的人,不论胖瘦高矮,都叫做南宫秋?,
  风清雅受封,成了护国夫人,南宫秋?也进了护国府,
  小音要我从旁协助/监视,所以,我成了正夫之一;
  有次出门,小音遇上她一生的魔障,
  也让我,从原本盼着明天会更好,
  换成了无尽的等待,等待小音的梦醒;
  离歌,被带回护国府盯着,小音让清雅守着,
  我每每经过离歌的院子,总是衷心盼望,
  他只是小音众多梦想中的一个泡沫,明天梦醒,泡沫也飞散了;
  这,永远,只是我的空想;
  在往来传递消息,某天,清雅说带上南宫秋?,后弦,
  一起去天机宫找东西;
  我反对,那个有进无回,高手如云的神秘宫殿,
  但小音表示去探天机宫的深浅也好,才方便布局;
  没想到清雅是受玄明玉的托付,要寻传说中的仙卷,
  依照我手上的资料,凡夫成仙的例子,在大唐开国後还未看过..
  东西没找到,可是逃出的路上,清雅受了重伤,
  貌似没有护她安好,心理总有着对不起小音的感觉;
  回府,清雅说她忘了过去,看着我,顺着指责南宫秋?穿的寒酸,
  也是,这几个胖瘦高矮的南宫,每次来都穿的一样,也无趣的很;
  贾家开始有动静,可是清雅怎麽就搅了进那混水,
  我有些担心,小音冷冷的对我说,静待其变;
  连妹妹,都可以当作棋子的小音,
  还是我我记忆中的小音吗?
  我出了趟远门,回到护国府,清雅的几位夫侍怎都魂不守舍?!
  等到了清雅的房里,汇报,惊觉,清雅的记忆恢复了?!
  这样的变化,对目前局面失控的风家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以为自己已经见惯生死,直到有一晚,小音要我入夜後去见她,
  当我退下衣物,躺在床上,任她恣意狂放,她低喊〖小离,小离〗
  我才体会到,人生,除去生死之外,还有一种,叫做生不如死..
  之後小音要我陪她远行,去一趟天机宫,
  我知道她对长生不老,
  有着莫大的期望,她认为,只要活着,
  能逐一实现她心中的梦想,总一有天,
  风家一统天下,得到天下之後,权利可以获得一切,甚至离歌的心.
  当小音被那女子一掌挥开,飞坠悬崖,我顾不了自己,
  也跟着跳下,如果死可以同|岤,又何尝不是一见美事?!
  可是我并没有落下,悬崖旁满是盘根老树,我与小音,
  各自掉落在老树的枝?上,除了一些刮痕擦伤..
  等回到宫里,小音的腹部逐渐明显起来,皇上没有动作,可是不代表他漠视变化,
  风家的探子最近一值回报,几个州郡,被巡视的王爷做了些动作,
  那曾经是护国府里的远尘呵..
  清雅私下找我,皇上在朝廷上暗示护国府里的人动作太多,
  她要我多关照一下她的姊姊,劝她不要急;
  呵,小音从小就很固执,
  现在,被她的梦想与对风家的恨蒙蔽,
  已经变成偏执,怎是我能劝的动?!
  清雅看着沮丧无力的我,微微一叹〖就当,是你上辈子欠了她吧!〗
  不久,清雅休了离歌与小九,说什麽要放他们自由,
  呵,她不知道,小九一出护国府的门,
  就被我们带到另一处的府邸,
  而离歌,护国府里那,那离歌是假的..
  来年初春,小音要清雅出护国府去走走,
  清雅带着南宫秋?与她的贴身侍婢离府.
  直到小音生产,我一直隐藏着身为人父的骄傲心思,
  全心全意为着小音盘算,铲除她所谓的阻碍.
  有天,小音愉悦的告诉我,有离歌的消息,要去接他回来..
  皇宫里,艳阳天,鸟语花香,太监宫女无声穿行之间,
  我站在雕梁画柱的阴影下,扶着墙,心碎,原来能够如此的安静...
  冬来,大雪,小音要我一起去一趟,
  搭线的是离歌的好友-玄明玉,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离歌在那里.
  一路,因为千里马只有一匹,我与小音共骑,
  雪花纷飞,我拉高了外袍,小音仰头看我,甜甜一笑〖谢谢师兄〗
  顿时,彷佛回到风家的那个午後,我看到绑着七彩丝带的女孩...
  两天後,我们到了一个小镇,玄明玉远远的站着,看着一间正在打烊的小酒肆,
  很平凡的一对夫妻,我怎麽也想不到他们会是离歌与花飘飘.
  玄明玉要我与小音,在花飘飘生产那日再回来带走离歌..
  他难到不知道,小音贵为皇后,岂能轻易离宫?!
  来年春末,我们又一趟远行,
  这次,带走了一个小女婴,还有..离歌.
  之後,我看着清醒後的离歌反覆抗争,小音抱着他的女儿,
  笑着说天下,就只剩下他一个,还有这...
  然後,玄明玉递过一丸丹药,两个人,得意的站在离歌的面前,
  大笑的说这就是他的小舒,炼成的长生之药;
  我看着离歌露出的表情,浓厚沉重的哀伤,
  混杂的无能为力,还有深深依恋的模样;
  想起那晚,我躺在小音身下,离歌,呵,
  我俩同样都为情所伤,不如相伴走入那无间炼狱..
  初夏了吗?!我站在院子里,看着皇宫的方向,唧唧虫鸣,呜呜风声,
  小音与孩子,都好吗?!
  忽然,我感到杀气,那女人,还是追来了吗?!呵...
  眼前忽然飘过离歌那瞬见的表情,我垂下眼,〖好,我带你去见离歌〗
  天绝猛然刺穿我的外衣,在胸口上轻点,
  我却没有感到痛,我的哀伤,在今晚全如破碎的玉环,
  细细小小的碎片,却倾泻了满满,我所能拥有的未来..
  那女人质疑我是否设下了陷阱,我苦笑〖我只想让这些折磨快点结束〗
  穿过幽暗的密林,到了小音的幽宅,那女人仍然十分小心,
  或许是看我〖你们,你们到底把小离怎麽了?!〗
  等她看到那疯了的离歌,我痛苦的靠在门边,笑着
  〖离歌折磨着雪音,雪音折磨着我,我们报了仇,得到了风家,
  达到了所有的目的,可是最後,却是在互相折磨,位什麽?!
  呵...我们在互相折磨...〗
  笑着,眼泪竟然滑落脸庞..我抚上自己的脸,我,竟然还会流泪!
  〖为什麽小音会对离歌这样执着,甚至已经完全走火入魔,陷入疯狂!!啊!!!〗
  我痛哭..用力挥舞着双手〖你们走!〗
  小音来了,我知道那女人恨她,在她递出天绝的同时,
  我冲了上去,呵..当剑穿过我,我有种解脱的快感;
  小音想追出去,我抱紧小音的腿,看着熊熊火光,
  祈求着,就让一切,都在今晚结束吧!
  
无双 (?-续傀儡)
  〖秋??!南宫秋??!〗
  对上风清雅淡然又好奇的眼神..我无奈一笑..
  已经连着几天,惊觉自己,竟然会失神,
  这,该不会是那坏女人传染给我的病吧?!
  晚上,皇上在护国府大宴,我陪着风清雅周旋在人群之间,保证她的安全..
  直到宴会开始,我把风清雅留在厅内,
  她最近也常失神呵,眉宇间总是透着淡淡哀伤轻愁.
  一曲〃荷风飘香〃,拉开晚宴的序幕,
  我离开大厅门口,走向园中的林子,后弦这小子约了我;
  〖夫人呢?!你把夫人弄那儿去了?!〗
  寂静的树林中,后弦的大嗓门,格外清晰..
  问我要夫人,我又不是老天,怎知那夫人去了哪?!
  不知自己被层层覆盖的容颜,已显苍白..
  〖你怎麽不说话,自从那天夫人跟着你离开後,第二天夫人就变了,说,
  你们到底在玩什麽把戏?!〗
  什麽时候,连这粗神经的小子,也在注意那..坏女人?!
  我怒,那坏女人应该是我的猎物!
  〖南宫秋?,你别把我当傻子!听着......是不是你们把她利用完了灭口?!你们..〗
  我听到灭口这两个字,想起那吻,
  原本,是打算给她一个难忘的一夜,
  怎麽成了我?一直一直反覆想起那吻?!
  她的挣扎,她的甜美,
  还有..那双表情丰富,清澈的眼?!
  我是风家的傀儡,怎会开始有了惦记?有了牵挂?
  并且还牵挂个不知飘去哪的幽魂?!
  ’碰’我一拳砸在树上,寂静的夜里,树叶枝桠乱颤..
  〖南宫秋?.......现在我该怎麽办?!〗后弦喃喃念着,
  我也很想知道,我该怎麽办?!
  从我手中逃走的猎物,是一缕幽魂呵?..
  ’当啷’我解下配剑,抛向后弦〖杀了我,我把她找回来!〗
  后弦退了两步〖你..你..你有毛病啊?!杀了你有什麽用?!〗
  是啊,杀了我有什麽用?〖我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我靠着树,仰头看着漆黑的天幕,想起几日前,我受伤,
  她踹开房门,连带把我撞倒,我躺在地上,明明是风清雅,
  就那身上穿的,也是平常衣裳,可是,我看见她,大步走进房里,
  随意的带进了一身阳光,炫丽灿烂,照亮了我空无余物的房..
  接到我手上的任务,从没有失败过,
  这次,甚至在无意间,达成了换魂的任务..
  可是,忘不了关怀急促的语气,忘不了芬芳甜美的幽香..
  倒底,倒底是什麽让我如此迷惘?!任务达成的果实不再如以往诱人,
  我宁愿,我竟然宁愿她回到风清雅的身上!
  〖为什麽?为什麽会这样?!她说的对,
  我无力与天抗衡!呵..我们都只是凡人,什
  麽轩辕族,凤族,玄族离族商族..通通是凡人!〗
  第一次,我对自己,从没有怀疑过的追求,
  生出了满心的无力感...
  〖我们只是凡人,什麽长生不老?什麽天下之主,都是老天定的...〗
  我低喃,抛下后弦..
  后弦追了上来,我不理他,转回宴会主厅,
  碰巧看到风清雅心不在焉的带着小若离席,
  现下正是多事之秋,我紧跟上,
  碰巧听到清雅说她做不来那路人甲..
  呵..想起她嘻笑怒骂的表情,心头一暖〖你就是你〗
  是啊,舒..清雅,你就是你,无人可以替代的,
  就算走遍天涯海角,我也会认出你来!我暗自下了决心!
  风清雅下了新的命令〖秋?,你回影宫,一定要找到她的下落,
  她的存在,对我们究竟是不是有威胁,
  通知影宫的宫主,这边派人接替,此项任务不限时间,路人甲死活不拘,我要结果〗
  〖是〗我应着..
  这可是风清雅要我去寻找路人甲..
  照例,影宫的影子出任务前,可以先到女人房打个转,
  我站在院子门口,看着里面一片螓首低垂,精致缤纷的脸庞,
  随手挑了一个,秀丽端庄,耳畔零碎的发丝,带笑的眼神,像...谁呢?!
  隔早,我拿出影宫送回的消息,一一滤过,想起最初,
  路人甲是从天机宫那次出行後,才上了清雅的身体,
  这麽说来,是不是该从玲珑宝监入手?!
  微风徐徐,是个出门的好天气..不过,出门前,先去见个人...
  我坐在御书房外的树上,等他;
  他的习惯,下了朝就回书房,
  批那些永远批不完的旨卷..王朝的管理,运作,全过他的手,
  我不懂,那些蝗灾,那些水患,除了在赈银的申请上盖上龙印,
  拨出赈银,还能做些什麽?!
  那年,我们都年轻,他站在泉边,虽然雾气弥漫,
  可是我仍然看到他裸露的身上有些新伤,手指末端也微呈紫色..
  那一架打完,看在他说他会负责,而我俩功夫平分秋色的份上,
  我掏出身上的药,分了他一半,指着解毒的那几颗,要他全部吞下,这才能保平安...
  远远,我看到一个疾行的身影,
  手又拢在袖子里..啧!
  我杀气微露,他抬头,看到我,四下无人,
  他直接飞身上树,随意坐在我身旁的枝桠;
  〖?,你,知道了?!〗
  我点头..呵,是啊,我知道了你是大唐轩辕王朝的帝,
  可是你不知道,我是你敌人隐藏在暗夜里的短剑..
  ...一丝苦,微漾舌尖...
  〖不是前几天才打过..〗
  飞不知怎地,千年不变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奇怪的神色..
  顿了顿,〖怎样?!要再来一次?!〗
  〖我要去天机宫拿一样东西〗
  〖天机宫?!〗
  飞睁开了眼,锐利的眼神,直视我,
  〖那个藏着长生秘密的天机宫?!〗
  我忙撇清关系〖是我的私事〗
  飞低下眼,看着拢着的袖子〖多小心〗
  他跳下树,进了御书房,我正打算离开,
  看到飞又转到树下,抛上一黑色长包袱..
  我摸了摸,应该是把剑〖来日再谢!〗
  当然是要有命回来的前提之下..
  回护国府的院子里,带上龙皇,一路直奔天机宫;
  几个月前,才来探过,所以驾轻就熟,避开了山腰上的几座殿,
  装扮成打扫的小厮,观察个几天,打算重闯禁区;
  上次我们来了四个人,我与后弦打前锋,风清雅被护着,楚断後,
  最後我们都带了伤,风清雅也被打断肋骨...
  天机宫晚膳锺响,我让龙皇帮我守,可是我才一动手,
  前後就跳出四个高手,分别带着凌冽的掌风剑气,向我攻来;
  等我好不容易把那玲珑宝监塞入带在身上的长竹筒,
  挥舞着地煞,一路杀下山,沿路,全是绵延不绝,一波一波的阻击,
  血洒了一路,龙皇不断在一旁帮我掩护,挣扎回到了山下的客栈,
  破窗,翻身趴在唯一的一张床下,就不醒人事了...
  等我醒来,虽然还有些虚弱,可是瘀血已通,
  内力顺畅,伸手入怀,发现只穿着件单衣,一惊!
  我有些急,那玲珑宝监,可是搏命换来的,房门被推开,是白欧伦,
  我急问〖我原来的衣服?〗
  白欧伦指指床尾的一个包袱,一管竹管,还有压在包袱上的地煞,
  我才略闻到淡淡的怪味,呵,也亏他记得帮我留住..
  我隐约记得朦胧之间,被人打了一拳在脸上,
  问白欧伦,他看着我,没有说话,却露出一种奇怪的神情...
  我摸着脸,易容已经被洗去,不会..破相了吧?!
  白欧伦看着我,悠悠说〖没事,一拳罢了,那印子一两天就退了〗
  白欧伦倒了杯茶,坐下,我慢慢知道获救的过程,
  是龙皇去找来了丐帮的人,间接引来了当时恰巧流浪到山脚下的白欧伦,
  白欧伦调用了白家的势力,立马带我回京,又传书,要驻京的几位长老待命,
  一到京城,医术精湛的长老一看只剩一口气的我,先插了几针,表示这只能续命两个时辰,
  需要以内力相渡,辅以药浴,写下了不长的药单,
  白欧伦差了人,要他们拿上白家的信物,把京城里能调的都调来;
  但这样进行了两天两夜,除了吊住了我的小命,在恢复上,没有丝毫进展,
  接着后弦不知怎麽找来了,又调来了不足的药材,自己也掏空了内力,
  我才略有起色,接着,让龙皇叼着纸条去找来了一女子,渡力救我...
  那女子,据说,是轩辕逸飞的新欢...
  讲到那女子的时候,白欧伦又出现那种奇怪的神情..
  顿了顿〖龙皇认识她〗
  这是陈述,不是疑问,龙皇认识的女人不少,这趟出门前,龙皇绕着我闻了两圈..
  可是,愿意亲近的,貌似只有一人,那..舒..清雅..是她吗?!
  后弦拍开门,一脸青肿的闯了进来,脚步有些虚浮,真是..
  好朋友呵..
  一向多话的他,垂着肩膀,安静地坐在白欧伦的旁边,
  倒了一杯茶,叹口气,然後自顾自喝了起来..
  我这人一向不爱多管闲事,况且这次可是救命大恩,
  男人嘛,怎麽需要把谢字挂在嘴边?啧!
  是不是那个救了我的女人,要求什麽惊天难题?!
  〖说吧,那个,救了我的女人要求什麽?!〗
  后弦抬头看着我好一会〖她说,那要求让给我〗
  我一楞,白欧伦问〖她,知道她救了谁?!〗
  后弦耸拉着〖知道吧..〗
  白欧伦见问不出什麽,话题一转〖你怎麽这麽狼狈?!〗
  后弦有气无力的回答〖爬墙咩,然後被轩辕逸飞的人逮了,
  後来他们要押我走,我堂堂男子汉,怎能说押就押..
  那几个被我打趴,我就过来了..〗
  ..原来是爬墙被逮,越狱的在逃犯人...
  白欧伦好奇〖你没事去爬墙做什麽?!怎不好好留在院里调息?!〗
  后弦乾脆把头搁在桌上〖不就是担心夫人..〗
  〖夫人?!〗同样的字眼,两个不同的声音,白欧伦好奇,我则是吃惊..
  后弦一惊,立马站起〖我..我要去调息了...〗转身奔出房门..
  白欧伦见后弦离开,也起身告辞〖好好修养,这次可真的是捡回来的呵...〗
  摆摆手,也走了,走的时候,带上了房门.
  我心思转了数转,后弦说的夫人,跟龙皇亲近的女人,这答案,呼之欲出..
  艰难的起身,先打开包袱里的血衣,探了探,拿出了一包油布包,
  然後解开竹管,小心解开那柚木承轴的皮卷..
  一卷无人能解的天书..应该是玲珑宝监..一定要是玲珑宝监!
  我把它藏好,拿出地煞,一丝血迹都没有沾上,剑刃无缺,剑身幽黑,好剑..
  在白欧伦的院子里,调息了两天,发了消息给影宫,让他们知道我人在哪边,
  找到在院子里练拳的后弦,〖我要去亲自感谢一下那位’夫人’,要不要一起去?!〗
  我特意把夫人两字念的极重,
  后弦原本畅如流水的的拳路,竟然顿了一下..
  〖好..〗有气无力的应着
  我心底奇怪着,这小子不是只对武功有兴趣?!怎麽这两天不开心?!
  是不是遇上了瓶颈?!
  后弦很反常,不发一言,一路上疾行,到了皇宫,直奔一处小院,
  看来不是第一次来了..
  我们收纳气息,伏在对房的屋檐之上,听着房内的对话..
  〖舒儿,下个月我将搬出你的凝香院〗是轩辕逸飞的声音
  〖真的?!你给我准备了什麽大房子?〗陌生的女声,听的出语气里的惊喜..
  突然感到后弦刻意散出强烈战意,我楞在一旁,
  后弦跟轩辕逸飞之间,发生了什麽我不知道的事?!
  看来要尽速回到影宫,该不会风家在这段时间,已经有所动作..
  后弦飞身,倒挂在屋檐,双手环胸,长辨笔直垂落,语气轻佻
  〖怎麽,几日不见就不认识我了?!〗
  我听出那假装自在声调下的愤怒与战意,
  后弦也才养了两天,恢复的可能比我还慢,
  怎会是轩辕的对手?!这渣在搞什麽?!
  ----时空跳跃之插曲-----
  直到我们成了兄弟之後,飞把这事当笑话提起,
  后弦那时也成了武林盟主,
  我看他虽然笑着,肩膀一僵,竟然放出了滔天的战意..
  小厅里众人都停了手上的琐事,盯着我们这三个人看..
  后弦的丹凤眼微眯,盯着飞,飞也不知怎地,就安静地跟他对看..
  舒儿从镜的身旁站起,想走过来,飞竟然看了舒儿一眼,
  眼中满是制止的味道..
  飞缓缓说〖那时候,我不知道你对舒儿有意,
  怕你状况不佳,在宫里惹事,被风家拿住,用来威胁小舒,才会写信给姑母,
  让她招你回去..否则,留你下来,又可保护小舒,对我,又何尝不是助力〗
  后弦缓缓站起,手握成拳,我坐在他们的中间,
  已经蓄力待发,怕这两个人一但认真打起来;
  〖那一次分别,我被招回,刚开始还想溜下山,但我爹守的紧,
  当时根本下不了山..後来就听说夫人...〗
  后弦讲到这,战意一撤,屋内气氛一下子冷到冰点,
  是啊,小舒那次离开,我们几个,除了临鹤,小离,镜,
  剩下的,哪一个不是等着寻着,对着空白的心,在绝望中,过了那仓皇无措四年?!
  后弦甩了额前略长的刘海,坐下〖我就大方的不计前嫌,原谅你吧!〗
  飞竟然也认真回答〖谢谢你〗
  风波就此掠过..
  舒儿後来问我,这麽久的事,大家怎麽都记得这麽清楚?!呵...
  因为,当时的你,只记得要勇敢面对挑战,为了顾全我们之间朋友的情义,
  全力解决彼此之间的心结与困难;
  从来就没有正视自己的心,自己的感情,在不断的逃避中,
  是否,曾经,感受到我们对你的付出与关爱,
  是否,曾经,对我们,有一丝细细的牵挂...
  舒儿低头,唉,就承认自己没良心罢了,还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小渣样...啧!!
  我搂过舒儿,让她坐在我腿上,搓乱了她梳好的发,让她舒服的靠在我的胸膛..
  我双手把她搂着,享受着暖香在怀,低声道〖现在..这样很好..〗
  舒儿,你在爱情上,贪心地不愿得取舍,那,就让我们几个来选择...
  ----------插曲结束--------------
  等轩辕逸飞踏出那明亮的房间,我从另一头的窗口,探身而入;
  随意躺在那张长椅,看着屋外走入的明媚女人
  〖哼,见到真正的轩辕逸飞,是不是怕了?!〗
  她清澈的眼睛,瞬间闪过许多情绪,我虽然没有读出,可是,同时也让我肯定,就是她..
  就是舒..清雅...
  一贯冷静的我,竟然会感觉到愤怒,我扯着脸皮〖怎麽,不认识?!〗
  打量着她的美丽,她的神气,这次的身体,我很满意....
  〖一件事,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6.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