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不伦)我的妖孽大哥-第11部分


  房间里似乎没了动静,肖雨过了一会儿才用尽全力走了进去,结果发现大叔竟然睡在地上,象没事儿人一样。
  肖雨松了口气,看来只是梦迷了。可是她却感觉到头重脚轻,突然扑倒在地。
  也不知睡了多久,醒来时见丑医正在替自己把脉。她抽了抽嘴角道:“我是不是受了内伤?”胸前痛的厉害,又闷得发慌。
  “是的,不过没关系,我给你配了药,应该很快就没事了。不过,最近记得不要太激动。他为什么要打你,是否让我帮你报仇?”丑医关心的问道,看来已经知道是大叔打伤她的了。
  “不必了,他只是睡迷了。”
  “是吗?睡迷了就可以将你伤成这样吗?哼……”
  “他呢?”
  “已经醒了,正在外面,是我没让他进来。”
  “唉?算了算了,睡迷糊了而已。让他进来,或者我出去。”说着要起身。
  丑医道:“算了,我让他进来。”说着去开门,大门一开,大叔正端端正正的站在外面。
  见门开,连忙走了进来,刚要开口便听肖雨道:“我完全没事。”
  丑医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出去。
  “我不记得了……”大叔道。
  “没关系!”肖雨揉着自己的胸笑道:“不过没想到大叔睡着的时候胆子倒很大,竟然敢袭胸。”
  大叔嘴角抽了一下,道:“你……好生养伤吧!”
  “那大叔也要好好休息,否则又要神经脆弱的突然睡着扁人了。”
  “好!”大叔答应一声,便瞧了肖雨几眼然后转身而出。
  他这边刚出去,丑医又走进来道:“我已经想到方法救他,最迟两天内就会解了他的毒,到时候他便可以滚出去了。”
  “什么?”肖雨刚要发作,然后想,如果这时候说崩了,那他万一不再给大叔解毒那要怎么办?还是讲话说得温和点,于是道:“那多谢你,等解了毒便会大叔回家。”
  “不行,不可以回去。”丑医道。
  “呃……对了,你有没有再为大叔瞧一瞧,他突然发疯是怎么回事?”肖雨有些怀疑他似乎有回复记忆的可能。
  “没有,我回来的时候他正抱着你坐着发呆。”
  “是……是吗?”肖雨望天长叹,这小孩难道也懂得吃醋?
  丑医道:“你喝了药休息一下!”说着那童子便端来了药,丑医将药端了过来,犹豫了一下。
  “我自己喝。”肖雨真怕他突然说要喂她,虽然不想喝药便也立刻接了过来张口干了。
  可是丑医却将手一闪,埋起脸道:“我我我喂你。”
  果然,这小孩怎么这么早熟啊!
  “不用了,我自己来……”
  “不行……你受伤了。”
  “我胸口受伤不是手。”
  “胸胸胸胸口,我本想为你揉散淤青,可可可可……”
  “不必了,真的不必了。”肖雨又抱胸,感觉自己被这个小正太给YY了。
  这药总算在两人挣抢之下冷透了,又在肖雨热烈的表明自己喜欢喝冷的药而被她强行灌进了口中。
  这内伤很难好,但却并不耽误行走。
  而大叔这两日却对她闭而不见,整日将自己关在房间中。但与他交谈的时候,感觉他的声音并没有异常,依旧是平淡。
  肖雨认为大叔为人沉稳,应该可以自己应付。而,幽冥那边她即使想见也要过山茶花这一关。不过,得知他没事而且已经慢慢恢复便松了口气。她自从在崖下醒来,便一直对幽冥的事情感觉到十分愧疚。现在他没事,自己心头大石便放下了。
  敲门听到山茶花道:“今天他很好,不用再来了。”
  抽了抽嘴角,果然看得够紧。刚转身准备回去休息,突然听到背后有个声音熟悉的清冷道:“你竟然躲在这里?”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猜,会是谁?o(╯□╰)o
  给力的道歉
  第五十二章、
  肖雨只感觉天上打雷,胃部一抽一抽的,伸手捂着腹部,道:“唉呀呀痛痛痛,马上去茅房才行。”说着便不分方向的急奔。
  后面的人沉默了一下,然后突然闪身已经挡在了肖雨的面前,单手一伸将她拎在手中,道:“说,为什么会在这?”然后看到她的脸一怔,而肖雨则趁这个机会舍了外衣直接冲进了一个房间之中,关了房门。
  还没等她松口气,一转头却发现一个妖孽似身形无声无息的站在了身后。
  看来是躲无可躲了,肖雨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也不逃了,越过他走到床前三步两步的爬上去,仰面一躺,双手双腿一伸道:“来吧!”然后连眼睛都闭上了。
  一边的陆雪风怔了一下,然后挑起嘴角慢慢的压了上去,伸手摸着她脸上的伤道:“你就那么想被我欺负吗?”
  肖雨感觉已经好久没被他如此抚摩了,竟然有扑嗵扑嗵心跳紊乱的感觉。是太过紧张了吧,没想到自己还没有准备好与他见面便莫名其妙的碰到了。怎么办,如果他真的会与自己做那种事呢?但不可能吧,怎么说现今的自己已经很丑很丑了!
  “那个,上次因为破坏了您的雅致十分对不起,所以如果教主大人不介意小女子毁了容的话可以慢慢享受,但是……可不可以提一个要求?”
  “什么要求?”妖孽大哥的声音还如以前一样,淡淡的带着分莫名的诱惑。
  “请尽量轻一点,我害怕……”
  “你还知道害怕吗?明明大胆的想骗我,只为了那个混蛋的男人?你就那么离不开他,想嫁给他?”声音变为冰冷,肖雨的心一颤。
  她觉得始终还要讲明的,于是道:“无论你信不信,当时我吃了那种可以让人百死一生的药物让自己变成百毒不侵的体质。可是,醒来后就已经不记得之前的事情了。所以,我不知道以前喜不喜欢段青海,但是现在的自己却不喜欢他。”
  “你说的当真?”
  “当真。”他的声音中是不带着少许惊喜?会不会听错了?
  “那么,我呢?当我是笨蛋男人?”
  原来,他还记得跳崖之前讲的话。于是道:“那时候我怕你伤害幽冥才那样讲的,其实我才是笨蛋。早知道,便宁可舍去性命也不去你那里做什么卧底……内J了。”她越说越激动,干脆睁开眼睛道:“我知道你对我好,越是这样我心里越难受。可是又不能讲出来,因为你是不容别人背叛的。好吧,我承认我十分怕死。不过现在无所谓了,反正也跳过一次崖了,也不怕再跳……”
  “你敢!”陆雪风突然大声道。然后抓着她的领口道:“如果你再跳一次,我……”说了半句,这下面的话便不再说了。突然笑道:“你既然喜欢跳崖,那么我陪你跳就是。”
  “啊?”正说着便觉身子一轻,人被拎了起来。她不知道他又想到了什么折磨自己的方法,不过她相信他是关心自己的!至少,经过这段时间的初见面,她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忘记他始终是自己的大哥。
  “可以问下,您这是要带我去哪吗?”
  “跳崖!”
  “开毛玩笑,为什么……”忍了忍,最近吼的太多了有点控制不住情绪。她忍了忍便道:“好吧,那就跳吧!”
  “你跳崖有瘾吗?”
  “没。”
  “那么却为了一个男人跳崖?”
  “因为我对不起他。”
  “那就对得起我了?”
  “我也对不起你。”
  “那你又能为我做什么?”
  “你也知道我什么也不会,或者你想要什么直说好了。”
  “你……”
  “……”肖雨想了想,道:“我不是你的亲妹妹,而且还骗了你。”
  “我想得到的一定不会失手。”陆雪风停了一停,将肖雨放在自己面前道。
  肖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她沉迷在他漂亮的双瞳之中。突然间眼泪哗一声掉落下来,她起手便拉起陆雪风的衣襟泣道:“凭什么,你说恨我就恨我,你说原谅我就原谅我。你知不知道我这段时间很苦的,现在变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却还恨不起你。你当你是谁?”
  “那么,你是道歉还是不道歉?”陆雪风为她擦了眼泪道。
  肖雨噗一声笑了出来,道:“好,我道歉好了。”还是以前的大哥,总是不按常理出牌。
  “我接受。”陆雪风将她抱在怀中,多日来憋着的一口气总算松了下来。
  两人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突然后面有个声音大声道:“你……你们在做什么?”
  肖雨一怔,这声音是丑医。
  陆雪风也抬了头,眯起眼睛道:“哦?我的事情轮得到你来管吗?”
  丑医见他们还抱着,便大声道:“你抱别人我不管,但是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
  “妻子?”陆雪风抱着肖雨的臂膀突然紧了紧!
  肖雨抽了抽嘴角,这边还没哭完,那边就出了事情。不过看到陆雪风的眼光,她还是抖了抖道:“误会……”
  “才没有误会,这个女人看了……看了我的身子。”丑医的脸一红,搓着手道。
  “身子……”陆雪风笑着看肖雨。
  肖雨果然还是觉得跳崖不错,无奈道:“都说是误会了。”
  陆雪风将她的下巴抬起,让两人目光相对,笑道:“说,我的好看还是他的好看?”
  肖雨想向后退,可是却退不出半点,于是道:“哪里?”
  “身体,全部……”陆雪风道。
  肖雨突然又笑道:“大哥,我只是看到他的胸部以上的地方。”
  陆雪风道:“那么谁的好看?”
  肖雨几乎想抓狂,这话让她如何回答?
  “难道,你也看过他的身体?”丑医走上前两步急道。
  肖雨还没回答,陆雪风已经笑道:“是啊,全部看过。从上到下,一样没少看。”
  这话倒也没错,只是为什么听得他讲得如此暧昧呢?
  “你怎么可以这样,现在两个人都看了,你是要谁?”丑医跺着脚道。
  “这不是要不要的事情……”
  “而是丑的东西不应入我小妹的眼睛,所以你给我死吧!”陆雪风人明明还笑着,却突然出掌击向丑医。
  丑医连纵后数步,道:“你不想要那本医书了吗?”
  “你死了,这里便是我的了,何必受制与你。”陆雪风笑得很妩媚,可一只手却没有松开肖雨。
  肖雨却想丑医死去,毕竟人家也没做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于是道:“大哥,先等一下……他……”
  “你想嫁他?”陆雪风冷冷的道。
  “我不是想嫁他,我是担心大叔的毒……”完了一顺嘴竟然说溜了,这次不光是丑医连大叔也麻烦了。
  “大叔?”
  “是啊,我掉下悬崖的时候是他救了我,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想救他。”
  “那我可以救他,不必这个小子。”
  丑医冷哼一声道:“当年师傅他们三人,毒术最高的是你的师傅,武功最高的是你爹,但是医术最高的始终还是我的师傅。”
  陆雪风冷笑道:“为此才要我的一滴血吗?”
  “他去找你吗?”肖雨心一跳,突然道。
  “以一本罕见的医书换一滴血,值得。不过,现在不需要了。既然是小妹想救的人,我便可以不用那本医书了。”陆雪风摸着肖雨的脸道。
  “不,我一定要给你书。她,一定要给我。”丑医指着肖雨道。
  陆雪风一只纤细的手腕已经握在一处,肖雨连忙道:“我也有选择的权力。”
  “那那你要他还是要我?”丑医不好意思的问。
  “那个,其实我想选择大哥。”这边更容易冲动些。
  “你……那你岂不是白看我的身子?”
  “小妹,让大哥看看你的眼睛有没有生针眼!”陆雪风竟然抬起她的脸看个仔细,然后突然道:“丑医我记得你师傅留下的祖训是,非丑人不娶吧?”
  “是,她很丑。”
  肖雨抽了抽嘴角,不过她不敢抽得太厉害,否则怕吓走大哥。好不容易才继续与大哥在一起,这种事不容许发生。
  “不,我小妹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只不过,现在这脸上有了些瑕疵。三天内我一定让她变成美人儿。”
  “不要,这样很好。”丑医连忙道。
  “你说不要就不要吗?”陆雪风突然抱起肖雨直接去了前面的药堂。
  丑医道:“师傅有命,不许漂亮的人动我们的医馆,不也许你动我的药材。”
  “我想动就动,你想死吗?”突然出手将丑医逼退,接着身一动人已经到了前院的药房。
  妖孽是不懂得客气的,所以一顿乱翻乱找,便找了几样药材。肖雨站在旁边道:“原来丑医的师傅是你的师叔,难道他们一门讨厌漂亮的人,是因为你的爹。”
  “也可以说是因为娘!”
  “四角关系,好复杂啊!”肖雨刚想找个地方坐下,却见大哥开始拆桌椅板凳。
  “你做什么?”
  “做药治你的脸。”
  “大哥……”肖雨张了张嘴道:“为什么原谅了我?”
  “因为小妹只有一个……”他双掌一擦竟然点燃了木柴,然后将一副铁架放在火上,拿了个看来十分值钱的铜鼎放上,便开始挑药材。边挑边道:“其实我也想过,之所以被你骗到,完全是因为你对我毫无杀气。”
  “我就算去也只是偷书,怎么会杀你。”肖雨无奈道。她连鸡都不敢杀,怎么杀人,而且还是这样妖孽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大哥总是不按常理出牌,所以无人知道他想的什么。不过,总算知道,他还是舍不得小妹!o(╯□╰)o因为今天出门所以更晚了
  给力的斗掌
  第五十三章、
  陆雪风将一切弄好,突然一拉肖雨便是一阵猛亲,然后道:“其实当看你跳崖的时候我全想好了,就算你害我,想杀我,也无办法逃出我的手心。”
  “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不给你任何自由,永远的留在我的身边。”陆雪风说完又抬起她的下巴轻轻的吸吮,道:“这里,怎么吃也不够。”
  “大哥……唔……其实……我不是你小妹……”这也太霸道了吧,即使是误会解除了,但是始终是兄妹关系。哪有哥哥禁锢妹妹的,看来还是要讲清楚。
  “我心里最后一道墙已经不见了,你要小心。”
  肖雨只觉得他的眼中充满危险的因子,不由得想退开。陆雪风哪容得她如此做,直接伸手捧住她脸,想继续亲下去。
  “如果我没猜错,她叫你大哥,你们应该是兄妹吧!这样做,是不是乱囵啊!”一个女子的声音在门外道。
  “那又如何?”妖孽大哥有些不耐烦,这不是他的地方,所以总有麻烦的人出现。
  “虽然你抢了我师弟的老婆,但是对感情比我还执着,佩服。祝两位白头偕老!”山茶花说完竟然转身就走。
  而他身后正等着为自己出头的师弟丑医则狠声道:“你这是做什么?我打不过他才叫你来,别说你也打不过他?”
  山茶花道:“师傅教你医术教我武功,我的武功肯定强过你太多了,怎么会打不过这个瞧来一阵风都能吹跑的男人。”
  “那为什么要走?”
  “因为人家很相爱,都嘴对嘴了,你还想怎么样。万一,人家的肚子中已经有了呢?”
  “不可能,我给他把过脉,明明还是处子……”
  “这个脉可以把的出来吗?”肖雨惊异的问道。
  “啊,我怎么连这种事情也忘记了。”陆雪风想到当时听到她已经与段青海有了夫妻之实时心中的愤怒差点让他失去理智,可是却忘记有这个方法可以确定了。现在想来,当时的他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冲动。
  “先不要说这些,你们都给我出去。竟然用我的药房炼药!”丑医几乎抓狂,伸手便打。
  而他哪里是陆雪风的对手,只是两招之内他便退出了药房。气得小脸通红,眼见就要哭出来的样子。
  肖雨很吃这一套,毕竟是女人,对可爱的孩子无法拒绝。她道:“等一下,我们是在别人家……”
  “如果我想这里是我的,随时都可以,你别担心。”
  “我这哪里是担心了,大哥我们可不可以低调一些。”虽然说也是白说。
  “那就低调些吧,我说你马上给那个种药炼出来,否则小心我烧了这里。”
  丑医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出倒真有些怕了,不由得道:“好,不过你弄好了马上离开。但是她,要留下……”
  “让她留下,我还是会烧。”妖孽大哥笑着道。
  看着他可恶的样子肖雨想到自己自己威胁药农大叔时是多么可怕了,原来真的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
  “你……”丑医还要说什么,可是已经被山茶花拉走,边走还边道:“师弟啊,你就别惹他们了。你打也打不过,斗也斗不过,又有无数的把柄,还是算了吧!”
  “你帮我不就打得过了。”
  “我可不想受伤,幽冥最近已经慢慢好起来了,等他完全好了我们就要洞房的,如果我受了伤那岂不是洞不了房?”山茶花满心雀跃的走掉。
  而陆雪风偏听到了,道:“已经过了三天他竟然没死,还真幸运。”
  肖雨的心就是一抽,道:“你不会,想追上去杀人吧!其实,他只是想救我。好象怎么解释都是多余的,总之……”
  “他一定要死,我不想你记得其他男人。”陆雪风有些冷酷的挑起她的下巴,狠狠的道。
  肖雨无法淡定了,大声道:“你也太霸道了吧,我又不是你妻子只是你妹妹。”而且还是个假的。
  “那就当妻子好了,身份是什么我不介意。”
  肖雨抓狂了道:“我们说的不是这些事,我们说的是幽冥。”
  “你不让他死,那只有一个办法,从今天开始不许再见他。”
  “你……”不能硬碰硬,若不然输的一定会是她。肖雨握着的拳慢慢放下,深吸一口气,放柔声音道:“大哥很聪明,所以,我与幽冥是朋友。大哥杀了我的朋友我一定会和大哥生气的。”说着拉起陆雪风的手来回晃,道:“而且他也救过我,就放了他好吗?”声音太嗲了,会中计才怪。
  肖雨在脑中疯狂鄙视自己,但是意想不到的是,陆雪风竟然半晌没有讲话,而且气氛有些奇怪。
  她默默的抬头去看,却发现那妖孽般的大哥竟然双颊晕红,一脸陶醉与宠溺。她嘴角抽了抽,然后小声的问道:“可以吗?”
  “你说可以就可以了。”
  肖雨望天,果然这招管用,这妖孽原来喜欢被她撒娇。而她,最讨厌向别人撒娇了。忍着自己一身的鸡皮疙瘩,为了幽冥值了。
  “大哥,我的脸真的可以医的好吗?”继续撒娇吧,让他先沉醉下。
  真是个大男子主义,喜欢发嗲的女生。只是她衡量了一下自己的甜腻度,刚刚似乎只用了两至三个加号而已。如果全部用上,这位会答应自己什么要求呢?好想试一试啊,肖雨这边心痒的想试,那边突然感觉有热乎乎的药放在自己的脸上。
  “有大哥不用担心,我会让它连疤也不留一块。”陆雪风为她涂过了药又用绷带包好,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那个大叔,年纪应该很大了吧!”
  “很大了很大了,而且能被丑医同意留下的病人,你应该猜到了……不过,大叔很可怜,无亲无故的还中了奇毒。”可以肯定的是,这位大哥对着她这位小妹有着超越兄妹之间的暧昧关系,所以可以肯定他是个典型的妹控。妹控最大的缺点就是,会不喜欢妹妹与其他男人交往。电视动漫中不都是如此吗?况且他表现得如此明显,肖雨早就瞧出来了!只是没想到这妹控的毛病可以升级的,而且是用直升机的速度原地拔起,速度也快的惊人。
  那下一步,是不是要变成恋妹狂?或是,乱囵?
  他们之间不是亲兄妹自然不算乱囵,可是她叫了这么久的大哥算什么呢?
  “我们去见他。“
  “谁?”
  “你说的那个大叔,我想不欠丑医那小子人情,所以如果我能医就用不到他了。”
  “也好,但是你答应不伤害我的恩人大叔我才带你去。”
  “不伤害。”
  “那走吧!”肖雨也觉得丑医竟然为了自己用书去向大哥换药,那一定是将娶自己为妻的事情当了真。她倒是不介意正太控,可是让自己却控一个比自己小的,而且又可爱的小正太,她始终觉得有些会遭天遣。
  将大哥带到大叔那里也好,如果能医便换地方去医吧!只要陆雪风离这里远些,幽冥也能安全。边走边想,已经到了大叔的房间外面。
  肖雨敲门道:“大叔可以打开门吗?我带了大哥来见你……他或许可以医你的毒。”
  房间先是沉默,不过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他是你的大哥?”
  肖雨只觉他的嗓音与以前不同,便连忙问道:“大步,你是不是不舒服,嗓子有些哑。”
  “嗯,是有些不舒服。不过,最近我不想见任何人,你们走吧!”
  “大叔,我大哥医术很好的。他还说我的脸能医好,很有可能连你的脸也能医。”
  “不必了,你们走开。”
  “让我们走便走吗?”陆雪风很少听到肖雨低声下气的讲话,既使对他,如果她也很好温声细雨。可是对这个所谓的大叔语气一直温和,但是里面的人却一直不开门。
  盛怒之下,陆雪风掌力拍向,直击室内中人的位子。
  而对方竟然也不示弱,掌风相对,势均力敌。
  陆雪风吃了一惊,他自信江湖中能生生接下自己掌力的人并无几人。而此人非但接下了而且不见受伤,他冷笑道:“有趣。”说着连发数掌,那丑医家可怜的墙壁便被分尸了。
  肖雨一时呆怔,没想到大叔的不但会功夫,而且如此之高。她直被两股掌气逼得倒退数步,抱着一颗小树双腿都腾了空,头发也披散开了。再这样下去,她觉得很可能会被台风刮去太平洋,于是大声道:“稍等一下,我坚持不住了。”
  陆雪风收了掌力,看着房间烟尘过后站着一个卓然的身影,只是头上带了很大的斗笠,无法看清他的容貌。
  “大哥,你不要那么冲动,不是说来医他的毒怎么就动起手来了?”肖雨从小树上出溜下来道。
  “直觉上很讨厌这个人。”
  竟然凭直觉?你是女人吗?肖雨心中暗暗吐槽嘴上却不敢说,便道:“大叔,大哥只是想帮你瞧瞧毒,没有别的原因。”
  “不必了,那个小子不是说可以给我医吗?为什么还要让他来瞧?”大叔拂袖也不出门,而是又坐回床上打坐。
  肖雨下巴差点没掉落地上,这个是大叔,那个温和的大叔?怎么突然间叫丑医为那小子?还这般强硬?
  “如果我偏要医呢?”陆雪风又开始了妖孽的笑,笑得肖雨这心又开始了轻唱神曲忐忑。
  “如果你走的过来,可以!”
  “好!”陆雪风竟然摆了个姿势提步向里面走。
  肖雨却拉住他,今天大哥也走形了,如果平时他只会气人,今天却为何被这两句简单的话语给气到了呢?
  “大哥,我们就让丑医治了,大不了你送他点什么让他对我死心了。大叔是病人,我们让他休息吧!再说,你练了一天药也累了,不如我们也去休息。你看我这满头的绷带,也不适合四处乱跑啊!”肖雨使劲的向后拉,结果人家没动分毫。
  给力的恢复
  第五十四章、
  不过,妖孽听到了‘我们也去休息。’几字,竟然低头微笑道:“好!”
  肖雨跌倒,自己都这个样子了,他还有何种想法吗?不过话既然已经说出了,便伸由着他拉着自己随便找了间比较干净的房间。又被他打扫收拾了一下,才道:“虽然有些脏,将就吧!”
  “大哥,其实这是别人家。”不将就难道你要重建吗?想着的时候,便觉身子一轻,人已经被抱上了床。
  肖雨指着自己的脸道:“大哥请看这里,然后镇定。”这次不能玩亲亲了,她感觉心情很好。
  妖孽抬头瞧了瞧果然皱了眉,不过眼光向下移笑道:“不怕,还有很多地方。”
  “是啊……不对,那些地方不能亲。”还要嫁人这句不提了,她现在老自卑了,不知道未来丈夫可不可以容忍自己的妻子已经被这个大舅子除了那张薄膜外能做的都做了。
  “好久没见它们,不知道发育了没有?”妖孽竟然一本正经的隔着衣服轻握,惹得肖雨轻哼一声,差点就伸腿踢人。他却一笑,道:“果然是长大了些,否则也不会这么敏感,轻轻一碰就痛成这样。”
  “你这哪是碰是捏好不,痛……”
  “这样按摩|岤道,会加速它成长的速度哦?”
  “真的吗?”肖雨早听有人介绍按摩的方法可以丰胸,只是没想到大哥也会。一想也对,他一个学医的自然对人体|岤道很熟悉了。于是,道:“你上次不是说要教我?”
  “这种方法即使教了,你又按不出效果来。还是,万事由大哥代劳好了。”
  “您可以代劳点别的吗?”
  “没兴趣!”
  肖雨咬着牙,不就是赤果果的挑/逗吗,以前都挺了就不信现在挺不下来。
  但也不知是时间长了没人碰,还是自己变敏感了,他碰到哪里哪里就象被火烧了一下,害得她差点惊叫连连。还好,这心理素质过硬,短时间内如果他不去摸过于敏感地带,她尚能支撑。
  不过,妖孽是谁。他才不会手下留情,几个回合下来,肖雨这边已经气喘吁吁了,刚要举手抗义,门便被人推开了。
  等肖雨迷迷糊糊清醒,却见床前的帘子已经被拉上,看来陆雪风早知道了。他缓慢的抬起头,十分扫兴的道:“现在很忙,难道你没瞧见吗?”
  来人囧在那里,大概站了有半个小时才道:“你们在床上做什么?”
  肖雨拉着衣襟,可是发现被子早已经遮住了自己。她开始想,这样子是不是教坏了小孩子?明显教坏了,因为陆雪风已经将两条修长的腿伸了出去,笑着道:“你是大夫,应该知道我们在做什么。”
  好漂亮的两条腿,肖雨擦了擦自己的口水,然后突然将他不知何时甩在一边的长袍拾了回来,直接甩在他的腿上道:“不行,这样被看太吃亏了。”
  陆雪风却笑道:“大不了过会我脱了他的看就好了。”
  “你跟我出来……”丑医这个小孩已经羞得脸快烧成炭了,便叫了陆雪风转身出了房间。
  陆雪风笑道:“为了那滴血吗?你且等下,我很快回来。”说着便披上衣服走了出去,出去时却不忘记关上房门。
  等他回来的时候肖雨已经穿好了衣服,问道:“他是取血吗?”
  “是,我向在有些失血过多,需要补一补。”说着身子一旋已经倒在床上,却趁机带走正坐在床边的肖雨。两人便直接滚在床上,陆雪风躺在下面,表现得十分无力。
  肖雨吓了一跳,便起身坐在他的小腹之上开始寻找其伤口。从手上找到腹部,除了针眼大的伤口外根本没有别的伤口。她指着那个针眼道:“这个伤口让你失血过多吗?”
  “你不知道,大哥的血十分珍贵,即使失去一滴也会头晕。”
  “那要怎么办?”肖雨抽了抽嘴角问,分明他这是装的。
  陆雪风闭上眼睛道:“当然是需要小妹替按摩全身了!”
  “好!”
  “记得从下面按起。”陆雪风指了指自己的脚,然后便以舒服的方式躺下,只等着肖雨去按。
  肖雨无奈,只有将他的袜子脱去做起了脚底按摩。谁知刚一按,陆雪风就轻吟了一声,道:“好舒服……”
  肖雨的手便一抖,这声音真是太诱人了。
  “不要停,接着来。”
  “好……好的。”接着按就按着按好了,为啥这声音如此哑然?
  她弓起手指向他的脚心撞去,就听着陆雪风的轻吟改成了呻吟,最重要的是他还轻声道:“小妹,再用力些……”
  肖雨直接去摸自己的鼻子了,生怕一不流神鼻血喷出来。她叹气道:“大哥,你可以不出声音吗?”
  陆雪风全身放松,连声音也变得十分慵懒道:“不行,因为小妹真的很舒服。”
  肖雨真是越听越不对,不过还是慢慢的替他捏脚。当碰到脚指的时候,他却喘息着大叫道:“我要快一点,可以吗?”
  “哦,可以!”
  “那……要更用力一些。”
  “哦,可以!”肖雨越来越感觉不对,直觉让她转向了门外,却见窗前立着两个影子,一个是女子,另一个看身高应该是丑医。
  怪不得,原来刚刚那些误会的话是让他们听的。
  “大哥……”
  “继续,不要停……”
  “这是女人说的吧!”
  “是吗,那你什么时候说给我听听?”
  肖雨崩溃,道:“我……”
  “累了吧,先休息一下,过会儿再来好吗?”
  “不好……”肖雨抓狂。
  “那还是继续吧!”
  肖雨彻底无语,耳中只听外面山茶花稍提高道:“你进去做什么,看着他们做吗?走了走了,人都不是你的了。”
  “可是,我要她做我的妻子。”
  “他们两都做了,你还想要吗?”
  “想……”
  “那你去与那个男滴商量,可不可以一女待二夫?”
  肖雨摔倒在床上,小声道:“天啊,这个世界真是太疯狂了。”你们两个偷听就偷听,怎么还将观后感说得如此响亮。再者这一女待夫。即使有这个可能,她也要寻个年纪大些的,不能让人说老黄牛吃嫩草。虽然,她还不算太老。
  再者,身下这位也绝对不会同意的。
  “既然听墙角的没了,我们就来真的如何?”陆雪风又开始脱衣服。
  肖雨按着他的手道:“等一下,我……”
  “怎么?”
  “我……我果然还是想漂漂亮亮的……”肖雨还没说完,陆雪风竟然很通情打理的道:“也对,在这种脏地方做,果然还是煞风景。看来只有再忍忍,小妹也忍耐一下。”
  “我就不用了。”肖雨按住额头,这个大哥的想法真是让人无法理解。
  不过也不是第一次了,如果他突然间变得很容易理解,她倒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肖雨现在已经算是身心彼惫了,几乎是秒睡了!
  第二日醒来,想开门透下气,便见丑医竟然站在外面。他白了她一眼冷冷道:“你送来的人已经医好了,收拾一下快滚出这里。”
  “哦,我去看一看他。”肖雨起来的时候陆雪风还在睡,所以就没有叫醒他。而且,如果带着他去看大叔,只怕又要拆墙了。
  她走到大叔门外,以为他是不会开门,于是拍了拍门道:“大叔,你醒了吗?”
  “进来吧!”声音还如往日般平和。
  看来是恢复正常了,便开门而入。
  大叔似乎站在窗前,似乎已经站了一夜一动没动过似的。肖雨看得心中一痛,道:“大叔,你的毒已经解了,明天我们便要离开这里了。”
  “是吗?丑小丫你过来。”
  肖雨走了过去,道:“我可以送你回到你的家里。”
  “这个吃下去。”说着摊开手,一颗冰玉似的糖丸摆在他手心。
  “糖吗?”肖雨拿过来在空气中转了转,透过阳光发出温暖的颜色。
  “很甜。”
  “虽然我不喜欢吃太甜的,不过来到这里以后已经很少吃糖了。”肖雨一笑将糖丸放入口中。
  果然很甜,入口还有些花的香气。肖雨以前吃糖从来不用含的,所以用牙齿咬碎,嚼了几下便吞了进去。
  “好吃吗?”大叔问。
  “很香很甜。”肖雨伸手道:“还有吗,我还想要。”
  “没了,我就这一颗。”
  “啊?一颗为什么不留着自己吃要给我?”
  “因为那颗糖如果是我吃下去,那么可能会死掉。”
  肖雨怔了一下道:“是毒药,大叔你为什么?”
  “陆家的血统很强大,所以现在的你连中毒的征兆也没有。”
  “只是怀疑我是陆家的人,所以下毒吗?”肖雨轻轻一叹,然后突然伸手中指指着大叔道:“你这还是我的大叔吗?大叔说过保护我,可你呢?竟然为了证明自己的猜测让我吃毒药。别以为你恢复了以前的记忆就变得了不起了,把以前的那个大叔,给我还回来。”她伸手扯着大叔的衣服,结果却将他的斗笠扯了下来。
  这哪里还是丑大叔,虽然还有几道浅细的伤痕,但是却已经恢复了八九分。完全承现了以前她想都没想过的俊美容貌,这容貌象极了陆雪风,却比他多了几分感熟男人的味道。
  肖雨怔在那里,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轻轻的叹了口气,道:“温柔善良的大叔不见了,丑大叔也不见了,为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剧情出来了,然后父子要开掐了
  给力的父亲
  第五十五章、
  这张脸想也不用想了,肖雨叹完气改抽气,然后连退三步转身就跑。甚至她连名字与身份也不用问了,这样的他除了那个人还会有谁?而她已经惹了一个妖孽了,真的不想再惹到第二个。
  “丑小丫你等一下……”大叔张手去抓。
  可是他手刚伸到半途,便觉有异连忙收了回来,皱眉道:“你身上被人下了毒。”
  奔走中的肖雨一怔,便听着身前猛冲过来一人大喝道:“岳天继,果然是你。”话音落,一个掌印便将丑医家的半面墙拍碎。
  大叔,也就是陆雪风的父亲岳天继却连眉头也不皱一下,冷冷道:“风儿的掌力长进不少,不过不要忘记当初是谁教你的武功。”说着竟然毫不犹豫的回了一掌。
  肖雨本是想伤感一会儿的,见到这种情形又忍不住道:“请你们不要忘记,这是别人家里。”
  “那又怎样。”父子两人异口同声道。
  肖雨耸了耸肩道:“不怎么样,只是觉得突然多了两个妖孽有点不习惯。”
  “妖孽?”岳天继挑了挑眉头,然后道:“你是我的女儿,不可如此讲自己的父亲。”
  “不是,她和你无一点关系。”陆雪风拉过肖雨冷笑道:“她是我的。”
  “你……你的眼神很认真,看来你别的没有继承我,这离经判道的事情倒是学得十足十。”岳天继脚一挑,足下的椅子直奔陆雪风打去。
  肖雨一闭眼,只觉得耳边一声脆响,椅子大概被分尸了。
  “我也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陆雪风的声音很冷,肖雨从来没有听到过他如此冰冷的讲话,平时只是淡然清冷而已。不知道他有多恨岳天继,抬头看去,她忍不住抽动了嘴角。
  妖孽果然是妖孽,声音都成冰了,可是这脸为什么还在笑,而且笑得如此灿烂?回顾另一边,那位也在笑,不过笑容却带着淡冷之意。
  “你我毕竟是父子,我不怪你当年对我出手,将她交给我带走,否则你们之间早晚会做错事情。”陆天继指着肖雨道。
  陆雪风却哼一声道:“你只会要自己的女儿吗?因为她有百毒不侵的体质可以帮你继续研究那些毒药?然后试验失败就象当年的她一样被抛弃,不再瞧上一眼吗?”
  岳天继听到她这个字微微的闭了一下眼,然后笑道:“她还好吗?”
  陆雪风人还在笑,可是肖雨却见他已经拍出三掌。
  岳天继身形诡异,竟然没有伤他分毫。而他人在半空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