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不伦)我的妖孽大哥-第13部分

们还会要你。我不会让你有这个机会。”
  “你有这个机会了,段青海马上便与你成亲了。只是,他的肚量还真是挺大的……”
  “闭嘴,反正你马上就要和我一样脏了。你知道吗,这五个人,一个是卖咸鱼的,一个是卖猪肉的,一个是倒夜香的,一个是乞丐。最后一个厉害了,或许你没认出来,但他确实是你同村的男子。我训练了他们整整十几天,就是如何将女人如何玩得服服帖帖。如果你享受了,一起五个,什么经验都有了。不过你千万要挺住,别兴奋得过去了。到时候我只能将你光溜溜的尸体挂在城门,让大家看你不洁的身子。”小师妹边说边笑,疯狂的样子让肖雨觉得胃部一阵紧缩。
  “唉呀,原来你训练过他们,莫非是亲生指导吗……”肖雨话没讲完,这脸又被狠狠打了几下。她本就不会武功,被打得大脑一阵混乱,好半天才清醒过来。
  小师妹坐回去,道:“你们动手吧,我要瞧着她如何叫喊,如何被男人玩弄糟蹋。”
  肖雨打定了决心,只要他们一动,自己便用锁将所有人锁住,直到坚持到大哥到来。
  可是,她这边刚要行动,便听一个低沉的声音道:“且慢,姑娘如此做是不是太过了,这样主人只怕会不高兴吧!”一个蒙面人突然出现,将五个男人打飞道。
  小师妹果然吓了一跳,道:“你……你怎么知道。”
  “主人无所不知,这个人请交给我,或许或以救你一命。”
  “为什么要你救,人是我弄出来的,我一定要……”
  “姑娘,段门主那方面只要我主人一句话,你便无法得到他的人。”蒙面人沉声道。
  小师妹咬牙道:“好吧,你将人带走吧!”
  “多谢姑娘。”蒙面人一拱,便将肖雨扛了起来。同时自怀中取出一封信交给小师妹道:“这是主人送你的东西请慢慢享受。”说完脚步一踏,人已经飞出了寺院。
  肖雨肯定这人的轻功很高,虽然没有陆雪风那样速度,但也是十分有根基的。她在其背上无聊便问道:“你的主人是谁啊,为什么要救我?”
  “你见到就会明白了。”
  “先告诉我,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对方不言语,凭肖雨再问,只是一句,你见到就会明白,其它什么也没讲过。肖雨怀疑此人是被植入了只会此一句的机器人,可是他却与小师妹讲了那么多。
  又走了很远,肖雨看到太阳已经西沉了,终于见到他停了下来。这里四下无人,只有一人多高的草。肖雨有些害怕,不知这男人带自己来这种地方想要做什么。可是却见他在草中一挖,竟然拿出一条纤绳。他又顺力一带,一条小船便神奇的出现在眼前。
  男人将肖雨放在船正中,然后滑动桨,向湖心行去。
  大概走了不到半个小时,她们便到了一座湖心所建的房屋。他停下船,向里面跪下道:“主人,我已经将人带来了。”
  里面一个声音道:“送她去房间中休息,你便可以走了。”
  “是的主人。”男人说完抱起肖雨一纵身,便将她放在了一个无人的房间。然后一转身,当真走了。
  肖雨看了看四周,觉得这里果然即是朴素与华丽两种的视觉冲击,虽然两者听来别扭,可是看起来却觉得相得益彰,别有一番韵味。
  她由衷的赞叹道:“大叔,你还真会享受,这样的地方也真亏你找得到。”
  “还叫大叔吗?”话音落,一身体修长,只是将长长的头发轻束起一缕的美大叔走了进来。他伸手解了肖雨的|岤道,然后道:“还好吗?”
  肖雨被他一问便觉得委屈,眼泪含在眼圈没落下来,强忍着道:“差一点了……”
  “我想应该不会有那么简单,你这丫头不是还会异能?”
  “那是什么异能,被你一招破了。”不是说不说解便不会解开的吗,不过大叔确实也有一定的实力。
  “丑小丫确实丑了,这脸肿成这个样子。你且等一下,我去取药。”说着转身出去,不一会儿拿来了一瓶药想亲自替她涂上。可是肖雨却道:“我自己来。”然后接过来满脸涂着。
  岳天继却笑道:“这梅花露可是十分珍贵的,你怎么将它当面粉一样擦。”
  肖雨停下动作道:“对不起,我不知道。”
  “丑小丫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大叔什么也没有,只有你了。”
  “不会,你有妻有子,怎么会只有我。而且,我不是你的女儿?”
  “哦?可是你的体质?”
  “那是后天形成的,因为我吃了一种药,才导致我百毒不侵。”说着便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讲给了岳天继听,同时连同他的妻子的情况。
  “是吗?她的毒还没有解?明明与我是同一种属性的毒,但是因为她的体质与别人不同,所以只怕已经导致了变异。所以风儿才解不了吧!”
  “那你也没有办法吗?”
  “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要丑医那小子帮忙。”
  “那你就帮她解了毒,这样大哥可能会接受你,到时不就一定团聚了。”肖雨知道自己想的很天真,连当年的情况都不知道,这只能是一种希望罢了。
  “想知道?我们的过去?”岳天继轻抚着她的脸道。
  “不想。”知道的越多越麻烦,她抬头道:“现在你已经知道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那么我可以离开了吗?”
  岳天继道:“你就那么想离开吗?或者,是想回到风儿的身边?和他在一起不会有幸福的,他和我一样,永远不会真心喜欢上一个人。他为了自己活下去连亲生父亲都可以杀死,你认为他会真心爱你吗?”
  肖雨道:“你没有爱过任何人吗?”
  “爱过。”
  “既然爱过你的家人,就回到他们身边如何?”
  岳天继笑道:“做为岳天继,我无法爱上任何人。但是做为丑大叔,我爱上了你。本来只是以为那是对女儿的感觉,但是既然你不是我的女儿,那么就是我爱上了你。”
  肖雨感觉下巴快掉在地上,她突然间明白了,这父子始终是父子,对于感情这种事他们都糊涂得要命。
  她好心的指点道:“或许你只是将我当亲人?”
  “我答应过你要永远陪着你,男与女只有一种关系可以永远在一起,那便是夫妻。”
  “可是岳天继已经有陪伴一生的人了。”
  “是啊,这要怎么办呢?”岳天继似乎很烦恼的叹了口气。
  肖雨抓狂,大声道:“不要问我,我哪里会知道。”说完自己先冷静了一下,道:“我要走了。”
  “既然来了就住两天。”
  “大哥会着急的。”
  “你喜欢他。”
  “嗯,我喜欢他。”
  “想嫁给他?”
  “这个还没想好。”
  “但是,我想再做几天你的大叔。可以吗?”岳天继很温柔的道。
  肖雨伸出三根手指道:“那只要三天。”如果他不想送自己出去,就得跳湖游泳到对岸。
  “三天太少了,我正试图忘记岳天继的身份只做你一人的大叔。这么短的时间怎么够?”岳天继也抬头看着湖面道:“你知道这湖叫什么湖吗?”
  “什么湖?”
  “食人湖,因为这湖水中住着一种非常厉害的鱼。你过来,我试给你看。”
  肖雨只有跟着他过去,见他不知在何处取了块生肉,然后对着湖面便抛下去。在她还没有来得及说,你这是污染环境之时,却见湖面上突然冒出许多灰突突的东西,上窜下跳几下,那块生肉便消失了。
  肖雨吓得一身冷汗,道:“那……那是什么?”
  “一种肉食鱼类,牙齿相当锋利,专食肉,尤其喜欢人肉……”岳天继对着肖雨的耳边道,然后还轻笑出声。
  肖雨的脸绿了绿,幸好他提醒了,否则自己真的跳下去,没等到对岸已经成为鱼食了。
  她颤抖的指着湖面道:“你你……怎么住在这种地方?”
  “风景很好不是吗?而且时不时还可以看一场意外戏剧?”
  “嗯?”
  “那边总有人喜欢掉进湖里,然后转眼便成为枯骨,当真好看。”
  肖雨叹息,道:“果然是父子啊!”
  “我知道风儿很像我,不会轻易去爱上什么东西。但如果真的爱上了,那么强大的占有欲会逼得我们会做一些别人都无法做到的事情。”
  “比如你爱毒,所以才会害得他们母子那么惨?还有那个被抛弃的女儿。”肖雨无法理解他们,这两个人本身就是一种毒药,而且是美丽的罂粟花!
  岳天继道:“我爱的不是毒药,我爱的是整个江湖。”
  “啥?那江湖惨了。”
  “不过那是以前的岳天继,现在的我,似乎对你比对江湖更有兴趣。”
  “啥?那我惨了!”肖雨拍着脑袋道。
  “不要说了好好休息,明天我带你游湖。”岳天继笑道。
  肖雨突然拉起他道:“等一下,我可以好好休息,但游湖就算了吧。”游着游着突然飘起一具枯骨,她心脏受不了。
  “好!”
  他一笑的时候还是很像以前的大叔,肖雨倒在床上叹气,自己究竟要如何办?一个大叔一个大哥,她怎么就挑这些接近于变态的人去惹呢?现在发现,惹了他们都不如去惹十个段青海,那样会更轻松些。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不用着急,大哥在下章给力现身,真的给力
  给力的番外
  第六十章、
  按下肖雨这边不提,单说陆雪风,走出不过十多步,他听到异动便冲了房间。
  瞧见床板翻开心中便是一冷,他瞧也不瞧旁边已经抖成一团的梅老汉,直接便跟了进去。
  那边已经守着几名武林高手,可是陆雪风完全不将他们放在眼中。只两招之间便全部被击得头骨碎裂,不见血而亡。
  瞧脚印,抓走肖雨的应该是一个人,不过路上却转了几次手。这些可以自地上的脚印瞧的出来。
  陆雪风冷笑,如果肖雨出了一点事情,他都会叫有关的人为之陪葬。眼见着前面是一座破庙,他急急的跃了进去。迎面冲来五个大汉,他一拳拍出,那五个人便飞的飞伤的伤。
  而正中那人却是小师妹,陆雪风见到她,瞬间便觉得有一丝惊慌。
  若是段青海设计,那么肖雨可能不会受半点伤害,但如果是她,那么便很危险了。他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动手杀了她,竟然留下祸根来伤害肖雨。
  小师妹脸色一变,便很快便镇定下来。
  “没想到你这么快便到了,不过我相信你已经追不上那位高手了,所以我们谈笔交易如何?”她笑着站了起来,慢慢的走近陆雪风道。
  陆雪风冷冷道:“什么交易?”
  小师妹眼见着那五人尚有一人没有断气,她走上去补了一脚,那大汉头一歪便死去了。她瞧着陆雪风道:“真的很美,比大师兄还要漂亮不知多少倍。虽然你那样对我,可是我对你却恨不起来。所以,只有抓了那个梅小玉。本来,我是想安排几个人招呼她的,不过你既然来了我倒想到了另一个方法?”
  “什么方法?”陆雪风心头一紧,表面去镇定自若的问道。
  “这个药吃下去。”说着小师妹自怀中摸出一粒药交给陆雪风道。
  “我若不吃呢?”
  “那么五个六个或是七个,只要我想,就会许多男人……”
  “闭嘴。”陆雪风接了药张口吃下,道:“快放人。”
  “当然会放,不过要等你我事成之后。陆雪风,你这样完美,这样清高,这样的嫌我脏。可是,我却仍然对你念念不忘,所以今天我们定然会成其好事的。”小师妹想靠上陆雪风的胸,可是他却飘身闪开了。
  小师妹笑道:“你不会走的,因为只要离开,梅小玉的处境你应该会猜到。是她被男人欺负,还是你来欺负我,二选一。”
  陆雪风冷笑道:“这个药是春/药?”蝽药有摧情作用却非毒药,所以他感到腹部慢慢的升起一团火。他想到了肖雨,温泉中朦朦胧胧的她,那美妙的身材与软绵绵的声音。
  “是,而且是极烈的。怎么样,现在有一个女人就站在你旁边,你要怎么样对她随你的意思。”小师妹说着便将衣服脱了下来,一件又一件,边脱边向陆雪风靠近。
  陆雪风道:“难道你不怕段青海知道吗?”
  “他不会知道的,自从他看到了梅小玉整个人心思便飞到了她身上。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不会去留意。”完全光果的她已经贴进了陆雪风,软腻的道:“这个身体是你的,你喜欢怎么玩?”
  “躲开。”陆雪风运功将人推开,可是一运功这药反而吸收得更快。
  “你竟然还能抵抗,很厉害嘛,不过抵抗得越狠,到时暴发得越快。”小师妹做出这种诱人的姿态,只是想让陆雪风放下心内的坚持。
  正当两人一个强自忍耐,一个尽力勾引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道:“教主,已经找到小姐的下落,雪豹在食人湖的前面停下,我想人应该在湖心亭那里。主人身份不明,无法察到。”
  雪豹是什么?
  答:雪豹是条猎犬,而且是专为取找肖雨而训练的犬只。当是她掉落山崖后陆雪风想的办法,没想到这时候用上了。
  他挑唇微笑,道:“我想我知道他是谁。”出手如电的点了小师妹的|岤道。然后一拂袖她便倒在了地上。
  陆雪风走到她衣服边上,用脚轻轻拔弄,找到了一封信便捡了起来。瞧了两眼道:“幽冥,马上扮成别派的人攻击南海派,一定要成功。”
  “是。”幽冥就在外面,他答应一声便去办了。
  而陆雪风低下头瞧了一眼小师妹道:“我还是不会让你死,不过却可以让你欲仙欲死。他伸手将头上的簪子取下,出手插入小师妹的|岤道,共三处。并笑着用簪子轻轻划过她的腹部。
  小师妹立刻轻吟一声,脸与身体都大红。
  “你……你又想做什么?”小师妹的眼圈红着问道。
  “这三处|岤道却比这春/药好用多了,它会让你全身的血脉流通加快,感觉比平常敏感几倍。我会留下三人,足够伺候得你好好的。”说完哈哈大笑转身出了破寺。
  接着三条人影冲入,他的耳边立刻传进了那另人心慌意乱的声音。他虽是百毒不侵的体质,对药物吸收也不是很好,但是这种春/药极为浓烈,越是运功越是厉害。
  这一次,只怕真的非要找小妹不可了。
  陆雪风倒是满心雀跃的来到了食人湖,他本嫌湖的草丛之中脏乱,但是为了能够潜进去,只有用这种方法了。在草丛中躲了足有半个时辰,他感觉身体越来越烫,尤其是那里,已经一柱倾天好久了。
  突然,一条人影飞窜出了湖心亭。他微微一笑,身子急急的跃了进去,很容易的便找到了在床上翻滚着的肖雨。
  ——————————陆雪风的小番外——————————————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陆雪风虽然对肖雨也有了一丝怀疑,可是她却并没有什么动作。大概是自己多心了,陆雪风如此想。
  可是,梅红在莲玉门回报消息,她讲小师妹可能会知道一些事情。陆雪风让她继续察探,可是却传来她被段青海抓到的消息。
  他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安排好肖雨便只身一人到了莲玉门。只是中间他得到了消息,肖雨不知所踪。
  猜到是段青海所为,他便打算在那个什么会上捉走莲玉门的小师妹,一来可以问问肖雨的事情,二来可以用她来换回肖雨。
  这样打算好了,可是小师妹很傲慢,竟然用一双眼睛时不时的瞧着他,目光中含着些让他气恼的东西。他本就不在意这些,偏偏却想让她听话,将自己知道的一切讲出来。于是,便将小师妹交给了梅红。
  他在等待,等待着一个不想听到的结果,种种迹象表明,肖雨的来历不是那么单纯。正想着她,她便出现了。
  主动的贴进他,说着道歉的话语。
  陆雪风只是在心中冷笑,她本不应该回来的,但还是回来了。那么,这次回来是来道歉,还是为了被他抓来的小师妹?
  他的心里从没这么乱过!
  不过,小师妹的一番话证明了所有,而她竟然没有反驳。
  看着她的眼睛,陆雪风竟然没有办法伤害她。所以,一并的怒气发在了小师妹身上。而他,只想让她永远也无法回到段青海身边。
  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拐着自己的属下跑了。
  并在他眼前说着一些十分伤人的话!陆雪风想将她抓回去教训,可是她竟然选择了死。
  在她落崖的一瞬间,陆雪风明白了。他,很自私,自私的就算她做再多错事,他还是希望她活着。
  这种想法,从来没有过,只是目标却已经不在了。
  几乎用尽了所有的方法去寻找,却没想到在意外的地方看到了她。她还是她,只是脸上的伤痕让人看得心疼。
  她果然没有象其她女人一样求饶,或是装可怜。竟然直接躺在床上准备接受惩罚。
  他真的很想惩罚她,毫不留情的吃干抹净后打包回去。
  只是她,似乎还没有这种觉悟,还四处招惹一些无聊的人。又是大叔,又是看起来还很顺眼的小男孩。以前没有离开他身边已经有一个段青海与幽冥了,现在又多出了两个,看来这个小妹的桃花还很盛。
  不过,没有关系。
  他会来一朵掐死一朵,来两朵掐死一双。
  比如毒先儿,自从上次的事后走路都绕着路走的。
  那么这次,也用这种方法好了。先为那个看来还是处男的小男孩开开荤,如果他还要继续缠着,那么就直接切断让他去做个太监好了。
  至于幽冥,身边已经有一个女人了,而且还很彪悍,瞧来暂时不用担心。
  余下的便只有那位大叔,虽听说丑,但是他这个小妹本身的审美观念就有一点点问题。否则,也不会对他百般挑/逗还能稳住自己的心。
  他想见一见这位大叔,看一看他们两人是如何相处。
  只是没想到,这位大叔很象他,那个同样被自己杀掉的已经死去的人。这世上便有如此巧的事,一个跳崖没死,另一个掉下山崖也没死。
  既然他没死,那么陆雪风决定便让他死第二次,第三次……
  但是,肖雨肯定会伤心。那么只有在她眼前揭露他的身份,让她知道这个男人就是抛妻弃子之人。她与自己不同,有着多余的正义感。她即使不会恨他,但也不会与他太亲近了,那么自己便达到了目的。
  作者有话要说:悲摧的小师妹
 
  给力的解药
  第六十一章、
  肖雨正睡得迷迷糊糊,突然一只滚烫的手搭上了她的脸颊。
  吓了一跳,睁眼借着月光一瞧,却是已经半果着上身爬上床的妖孽大哥。
  “大……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肖雨又惊又喜的问道。
  陆雪风却捧着她的脸,四处糊乱吻着,喘息道:“替我解毒……”
  肖雨也觉得不对劲,他的手与唇都很热,整个身体也如火烫的一般。便边躲着边延:“什么毒,你怎么会中毒。”
  陆雪风直接将自己脱光光,一丝布也没剩道:“是春/药,我只想小妹替我解。”
  肖雨看了他的身下一眼,眼珠子差点没落下来。吓得无限后退,道:“你去洗冷水澡,去找别人解,这个……那个……也太大,我害怕……”男人的那根东西她在某些片里或是图片里也看过的,但是象他这样激动的还真没见过,几乎可以用青筋暴起来表示。
  “笨蛋,如果能用那些解我怎么还过来,因为只有小妹可以解。”陆雪风神智完全没有混乱,讲话还十分的有条理。
  所以肖雨判断为,他可以控制得住自己。于是道:“那,还有别的方法吗?”自己的初夜可不想就这样交待进去,为人解春/药这情节也太狗血了吧!
  陆雪风笑着抓起她的手,将她的手指送进自己的口中一根一根吸吮道:“如果我说,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果你不替我解毒我很可能会暴裂而死,你要如何?”
  肖雨的心便抖了一下,然后纠结的开始脱自己的衣服道:“我知道了,只是你要记得要轻一点,还有,不……不要太刺激了。”她躺平,紧紧的闭眼等待。
  “你还真舍得自己,可是大哥却不舍得。我现在中了毒,如果要了你,你只怕以后对这种事情都会产生恐惧感。所以,用他们就好了。”说着拉起肖雨的手,将他们放在自己的身下道:“这个应该不用我教吧!”
  肖雨囧的连吞了几口唾液,半晌手没敢动,道:“我……我要动吗?”
  陆雪风舒服的躺下,轻吟道:“当然……要动的。”
  肖雨脸已经红到了脖子根,不过这样是尴尬了些,但总比自己交出身体的好。于是她闭着眼睛慢慢的动着自己的两只小手。
  陆雪风的声音本就诱惑,如今情动,更是嘶哑的让肖雨心跳提高了几倍。她就这样,一边做着体力劳动,一边念着能够让自己静心的咒语。
  就这样折腾了不知多久,肖雨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快要用光之时。陆雪这边才算是结束了!看着他一只纤手抓着床单,赤果的全身似被朝霞染红的性感模样,肖雨就觉得鼻子一热,滴滴嗒,几滴鲜血落在床单之上。
  陆雪风一怔,然后笑道:“早知你这样想,我便不需要忍着了。”说着扯过被子替她擦拭鼻血。
  肖雨已经没了力气了,再加上又流了血,又害羞,干脆扑倒在床上不起来。
  “今天的事情不许提。”说着拉着被子蒙自己的头。
  陆雪风竟然没有急着去洗澡,而是扑了件里衣就挨着肖雨躺下,任凭身边摆放着那些污秽之物。他抱着她道:“不提不提,只是下次大哥倒想自己去找春/药来吃了。”
  “不必了,你不吃应该也挺厉害的。”且看她累到这个程度就已经知道了。
  “那下次不吃,小妹也替大哥解决好吗?”
  “不要,绝对不要。”肖雨就快抓狂的大吼,还好被陆雪风搂着才没有跳起来暴走。
  经过这一段两人都累惨了,尤其是陆雪风,忍了将近一个多时辰才算解决。为了接下来将发生的事情,他应该要先休息一下才好。
  肖雨却道:“不对,你不能在再里,大叔快回来了。”
  陆雪风道:“那就回来吧!”
  肖雨急道:“可是你们……”见面就掐。
  陆雪风却将她按倒道:“他没有那么快回来的,我们先睡一觉,然后大哥带你离开。”说着便压上肖雨送她一个长吻。
  肖雨无奈,不过相信陆雪风不会做太过的事情。于是躺在他的怀中,竟真的睡着了。
  睡着睡着她突然觉得周围的气温在急速下降,便慢慢的睁开眼睛。结果发现岳天继大叔站在床边,双眸赤红的看着她与陆雪风。
  肖雨的心便是一沉,瞧瞧他们两个现在,衣衫不整。床单污秽,最重要的那几滴鼻血甚为显眼。而岳天继,就是望着那几滴血脸上愤怒不平。
  他不会以为,他们做过了吧!
  不过,怎么想,这个误会跳到黄河再跳进长江也洗不清了。
  “大叔,其实……”肖雨刚说了四字,嘴就被陆雪风轻啄了一口,然后他将两条细长的腿伸直,笑道:“因为太急了,所以就将你这里当了新房,不介意吧!”
  打击,赤果果的打击。肖雨还要解释,他又低头亲了一口。
  肖雨看着大叔快要出掌拍过来的样子,还是决定不解释了,爱咋咋滴吧!
  “你为何为在这里?”岳天继吸了口气问道。
  陆雪风却笑道:“我怎么来的难道你会不明白?先是与莲玉门的小师妹成为同伙,然后用小妹的父亲引她们单独见面。不过这之前,你应该已经让人在我的庄园低下挖好了地道,准备将人绑架出去。”
  “你在胡说什么?”岳天继冷冷道。
  “那个小师妹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大脑想出这种办法,所以一定是有人暗地里教她。我本以为是段青海,可是却没想到自小师妹的身上发现了你的信。还有,你让她对我下春/药,原因是可以托我几个时辰。只是你没想到,我能忍耐到将自己交给小妹……”说这话的时候他满脸柔情,肖雨却觉得背后冷汗直冒。
  “真没想到,这种烈性春/药你也能挺到现在。”岳天继冷笑道。
  “因为我不会让其她女人帮我解毒。”
  这话真是暧昧得不能再暧昧了,肖雨头已经低了下去,正好藏在陆雪风怀中。
  可是,在岳天继看来,她的样子却象一个羞怯的少女,正想躲入情人的怀抱之中。
  “大叔,这一切原来是你的计划。”本来还十分感激他自小师妹手中将自己救出来,谁想竟然是他一手安排的。
  岳天继叹道:“只是我没想到,到头来让风儿得到了你。不过,南海派出事也是你做的吧!”
  “是,因为我知道这个南海派已经被你控制在其中。当然还有许多武林门派,你这次醒来,是想让武林继续成为你的东西吗?但是,这其中应当不包括上元教,因为你只是不喜欢那些名门正派而已。”陆雪风为肖雨披上外衣,似乎是准备走的样子。
  岳天继冷笑道:“不愧是风儿,这么多年来你始终是查明了。对,我要毁掉所有正派,那群人不会是打着正义的慌子,做些无理取闹的事情罢了。风儿,你也可以的,不如与我一起阻止他们?”
  陆雪风抱起肖雨道:“我对那些没有兴趣,我唯一有兴趣的便是杀你,再一次将你送入地域。”
  岳天继道:“你认为可以那么容易吗?”
  陆雪风笑道:“自然不容易,而且我可能会死。”
  “那就放弃。”
  “放弃就等于要听你的,我不会这样做。”陆雪停顿了一下看着肖雨道:“不过现在我却不想与你硬碰硬,因为我有很多事情要忙。如果真的要死,那么在这之前我一定要回去,举力一场胜大的婚礼,然后与小妹生几个娃子。到时即使我死了,她也不会寂寞……”说完哈哈大笑,转身就走。
  肖雨的脸已经红透了,伸手狠狠的掐了一下他的胸肌,这人怎么就完全不知道害羞为何物?
  岳天继道:“你认为我会让你如愿吗?”
  陆雪风叹道:“我知道你应该是心疼小妹的,而且你也学过医,这女子在行完房事,尤其是在男人服过春/药的情况下。一定是非常累,非常疲倦的,所以我要尽快带她休息,免得落下病根。”
  “你……”岳天继瞧了肖雨一眼道:“我早晚会将你抢过来。”
  肖雨抽了抽提醒道:“大叔,我现在是你儿媳,所以……”
  “那又如何?”岳天继淡淡的道:“我不是那些正派之人,这些道理对我无用。”
  肖雨暗自点头,早就应该知道,这些世俗的礼法对他们是一点用处也没有。亲妹妹都敢上的人的父亲,别说儿媳,就是亲女儿如果喜欢只怕他都敢动手。
  接着她便在囧然之中被大哥抱得飞跃食人湖,然后回到了原来休息的庄园之中。这次他们先去洗了澡,坐在里面肖雨昏昏欲睡,而不知何时妖孽大哥又凑了过来,笑道:“小妹,似乎余毒未清,这里……”
  肖雨马上抓了衣服自水中站起来道:“我要休息,绝对要休息。”
  陆雪风拉住她道:“这次绝对不会那么久,你知道毒常常在体内很不好。”接着他列出了很多不好的原因,肖雨一时心软便转了回来。
  在水中远比在床上舒服,陆雪风边享受还边抚摩着肖雨,让她全身也跟着麻痒痒的,差点便伸手打人。
  谁知,这余毒一清便是几日。
  陆雪风并没有伤害梅小玉的父亲,只是将他放了回去。
  肖雨也知道,小师妹是用梅小玉的弟弟威胁才让梅老汉对自己的女儿下手。而这些主意,都是大叔岳天继所出。他根本早就已经知道肖雨并非他的女儿,所以肖雨对他的解释根本就是白搭加马后炮。
  作者有话要说:于是带了一桶狗血不过,本人十分喜欢这狗血的
  给力的失踪
  第六十二章、
  肖雨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他回去后会怎么样?
  陆雪风却笑道:“你大可以不必担心,你那个弟弟已经被放出来了。而段青海已经知道了小师妹的所作所为,所以将她关了起来。不过,他们马上就要成亲了,你要去观礼吗?”他靠过来用手摸着肖雨几乎已经痊愈的脸庞。
  肖雨道:“谁会去。”
  陆雪风却道:“但是我想去,看一看他们这对狗男女如何洞房。”
  肖雨抽了抽道:“黑,真是太黑了。”
  “哪黑?”
  “呃,我是讲天黑了。”肖雨真怕他会拉着自己去,所以只想着早日回到上元教过平常的日子去。
  “小妹,难道你没想到问我关于那个男人的事情吗?”
  那个男人自然指的是大叔,不是肖雨不想问,而是怕陆雪风听到她口中提到那个人的名字后会抓狂。
  “不想听,我还是觉得去研究晚上吃什么饭菜的好。”他的眼睛似能看似人一般,肖雨死鸭子嘴硬,就是打算逃走。
  陆雪风却拉了她倒在床上,道:“我讲给你听,反正离晚上还早。”
  “你讲你的,我睡我的。”肖雨闭上眼睛装睡,可实际上耳朵坚得老高。
  陆雪风却不在乎,道:“那个男人本是出身正派的,只可惜似乎被门派的人误会杀了他的师傅,所以那些正派人士追杀。逼与无奈下,拜了我的师祖为师。他们师兄弟一共三人,师祖则说过,谁若能毒倒陆家的人便可以得到他的全部真传。”他顿了一顿道:“而当时,陆家只有一个女儿,便是我娘。他们同时找到了她,但是意外发生了。”
  肖雨闭着眼睛道:“感情是不受控制的,所以有人爱上了你娘?”
  “是我们的娘。”陆雪风轻抱了她一下道:“而娘爱上的人却是他,并且与他成了亲生下了我。但是师祖在这时候却得了重病,在最后的关头竟然将所学传给了丑医的师傅。”
  “这下惨了,以你……不对,是以他的性格丑医的师傅一定要倒霉了。”
  “是的,他逼着与其打赌,如果自己让娘中毒,那么师祖的一切仍是他的。可是,他却边研究毒药,边想要将武林正派那些曾经对付过他的门派铲除,所以暗中培养了一些势力。这你应该知道的,段青海没有与你提过神变机玄的由来吗?”
  “提过,难道他们为防止的人就是他?”肖雨没想到原来当年的事情与那本书全是因为岳天继的关系。
  “正是,但是有一点你没有想到。其实写这本书是个阴谋,而发起者其实也是他的人。”
  “你不要告诉我段青海的父亲其实是岳天继的人。”
  “很聪明,猜对了!”陆雪风淡淡的道:“本来他可以一举将江湖正派全部扫清的,偏这个时候娘出了事,他才回来。”
  “什么事?”
  “我妹妹出生了。”
  听到这个第三的称呼,肖雨低下了头,而陆雪风却接着道:“而他则在我出生时得到一个结论,那便是母亲百毒不侵的体质是在生育的时候最弱。所以,他便在那个时候对她下了毒。”
  “你亲眼瞧见了吗?或许有什么误会?”
  “没有误会,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娘吸食他身上的血,吸过之后他便睁开了眼睛,而娘却倒在地上。他只看了娘一眼,便跑了出去。而娘醒来之后,便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而我则要照顾娘与妹妹,还要四处找寻他的下落。”
  “后来呢?”
  “找到他后,那个男人竟然只对我说,你娘的毒无法解,回去吧!多么不负责任的一句话,你说是吗?”
  “你不会就在那时动手了吧?”陆雪风小时候也挺惨的,但是也很偏激吧!
  “是,我在他背后下的手。他没想到我功力已经那么深,所以大意被打伤,又被我推落山崖,以为他已经死了,却没想到还活着。”
  肖雨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道:“既然他的毒已经解了,为什么你母亲的毒解不了,你去找丑医不就好了。”
  陆雪风弹了她一下道:“你倒想的简单,虽然两人中的是一样的毒。但是娘她当时体弱,又加上突然中毒更引发以前所中的各种各样的毒,所以那种毒已经开始改变。这些年我用尽无数办法,依旧难解。”
  “可是岳天继说,只要他与丑医联手,或许能解。”
  “他如此说过?”陆雪风皱眉道。
  肖雨使劲的点头,心想着只要陆雪风去求这个爹,或许可以感动他,然后合好一家团圆也不一定。
  可是她完全想错了,因为陆雪风的想法她一辈子也猜不明白。比如现在,他不但却想办法如何让岳天继帮忙医他娘,反而冷哼道:“他能的我也能,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去求他。”
  总之遇到这对父子,肖雨承认这是自己的劫数。正想着肚子咕噜噜的叫了起来,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道:“饿了。”
  陆雪风笑道:“瞧我将正经事儿忘记了,这就去做饭,你等着。”
  肖雨感动道:“大哥你真是太好了。”
  陆雪风坐起道:“这么好,何时娶进门呢?”
  肖雨囧道:“女人是嫁,男人才是娶吧!“
  陆雪风道:“男人娶了女人是为了什么?无非是洗衣做饭暖被窝生娃娃。我除了生娃娃不会外,样样都做了,却不是嫁是什么?”
  肖雨连考虑都没考虑道:“你要嫁我一定娶了。”出得厅堂入得厨房,这样的不娶还想娶什么样的?
  陆雪风大喜道:“就这样说定了,那么选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如何?”
  他这样子,不会是当真了吧!
  肖雨向后躲了躲道:“那个,再怎么说也是人生大事,还是先考虑清楚。”
  陆雪风哼了一声道:“说出的话怎么可以不算话呢?”
  肖雨无限后悔,便结巴道:“那,那总要回到家再说。”
  陆雪风听到笑道:“也对,我这就叫人将教中收拾一下,弄好新房等我们回去。”
  肖雨急道:“等……”人已经飞出去了!
  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呢?算了,过一天算一天吧,反正无论是嫁或是娶自己似乎都不是吃亏的那一个。
  不过她万没想到,陆雪风会急成那个样子。他竟然不再骑马,而是展开轻功急奔。原本用三天的路,他一天半内就赶到了上元教。
  肖雨一边梳着自己混乱的发型,一边在心内默默流泪。
  最悲摧的是,他们的新房已经布置好了,连新人衣也准备好的。陆雪风投保她穿上,可是肖雨道:“哪有人下午成亲的,你至少要等到明天早上。”
  陆雪风皱眉道:“还要等?”
  “只是大半天而已。”
  “那已经很长了,我本想今天晚上便可以洞房。”
  “这是结婚……是成亲,你萝卜配对啊!”
  “那……好吧!”陆雪风很牵强的点头,不过却道:“这新衣还是要穿的,我们还要去见她。”
  肖雨明白他的意思,想着自己总是躲不过去的,便顺从的将衣服穿上。两人打扮好了,便一起来到地下室。
  陆雪风牵着她的手道:“如果她知道一定很高兴。”
  肖雨道:“只怕她会不同意你嫁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