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不伦)我的妖孽大哥-第19部分

怪物,你们都是怪物……”
  肖雨叹道:“怪物就怪物吧,我们是执着与对方的怪物,你呢?你执着什么?总不会是对我的责任吧!”
  陆雪风伸手拉过她道:“何必与这个醉汉说那么多,他愿意如何是他的事情与我们无关。”
  “你肯为了我被弃莲玉门吗?”
  段青海怔了一下,看着肖雨没有出声。
  “你肯为了我被弃正道吗?”
  段青海低下头,不语。
  “你肯为了我杀死所有想夺走我的人,与全世界为敌吗?”
  段青海全身一震,道:“不能……我不能。”
  肖雨将陆雪风拉过来道:“我不知道他未来能不能,但是现在我相信他可以为我做任何事情。他给我的是全心全意,我便会为他做任何事情。”
  陆雪风一怔,突然在后面抱住肖雨道:“听到你这样讲还是第一次。”
  肖雨则拉着他的手道:“我们走吧!”
  陆雪风道:“我更想杀他。”
  “杀一个醉汉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去轿子上聊天。”肖雨向陆雪风挤了挤眼,然后自己鄙视了自己一下,竟然为了救段青海而牺牲色相。还好,对方是自己老公。别说色相,就是身体牺牲一下也没有关系。
  陆雪风偏就喜欢吃这一套,乐呵呵的跟着肖雨便走。
  走出很远,她回过头去,见段青海依旧跪坐在那里,似失了魂一般。不过,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因为他最重视的东西并不是她。
  一路辛苦总算是到了上元教的山脚下,偏这一天肖雨不舒服,抬头便觉得天眩地转道:“我绝对不上山了。”
  陆雪风道:“我抱着也不可以吗?”
  “不可以!”
  “那就在这里休息吧!”陆雪风向来是随性的,所以肖雨说什么便是什么。
  肖雨叹气,早知道怀个孩子这么不容易,就应该先与他商量也发明个什么避育药物。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依在树上竟然慢慢睡着了,依稀听到婴儿的哭声。她觉得很吵,便道:“不要哭,不要哭……”那婴儿果然不哭了,却有一个身影出现在她的身边道:“你的孩子早产了……”
  “什么?”肖雨大惊,然后对着那个树神的小女孩大叫道:“早产?我这才两个月,就算生出来也哭不出来啊……”
  小女孩道:“语误,我是说你另一个世界的身体中的小孩早产了……”
  肖雨松了口气道:“你早说嘛,吓了我一跳。怎么样,是男孩是女孩,为什么早产。”
  “是个男孩,虽然早产便很健康没有问题。当初梅小玉想将身体还给你,结果总是躲着那外钻石,最后弄得自己受伤早产。还好被钻石发现送进了医院,不过两人已经合好了,她求我问你,是不是要这样一直将错就错下去。”小女孩问道。
  肖雨知道了这原来是场梦,而听到将错就错四字便道:“完全没错,谢谢你。我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所以我要留在这里。”
  小女孩欢喜道:“当真?”
  肖雨点头道:“当然是真了,我连孩子都怀上了,怎么舍得回去。”
  小女孩一听郁闷了,道:“为什么女人都这么容易怀上孩子呢?”
  肖雨哪知道如何解释便道:“这个问题你应该去问男人。”
  小女孩思索了一下道:“一个巴掌拍不想,两个人只怕都有责任。”
  作者有话要说:正剧快完结了,现征集大家喜欢看的番外,想看谁的只管在这里写上哟另推偶的新文求包养o(╯□╰)o
  给力的妹妹
  第八十二章、
  这能与拍巴掌相比吗?
  肖雨抽了抽,突然道:“你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小女孩笑道:“你会知道的,加油做个好妈妈,我走了。”说完,小女孩身子变淡变淡最后消失了。
  肖雨没有叫她,因为现在的她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归宿。
  感觉头有点晕,原来陆雪风竟然趁着他睡着的时候将抱上了上元教。她站在崖边向下一望,先干呕了几声,道:“为什么不等我醒过来?”
  陆雪风笑道:“本是应该等你的,但是有好戏,不看吗?”
  肖雨一听好戏耳朵便竖了起来,道:“当然要看。”他推荐的好戏通常都是床戏,而且都比较激烈那种。
  陆雪风笑道:“那你不要出声,随我来。”
  肖雨果断的跟着他,就见他竟走到了很少去的最后院。这里,应该都是上元教教众所居之所。他来到了一个房间之外小声道:“刚刚我看到一个追一个逃的进了教中。”
  “是谁?”肖雨小声问。
  陆雪风手指放在她的唇边,道:“你看就知道了。”说着将她带到房间的窗外,然后点开窗纸,向里面探了探头。
  肖雨尽量压住呼吸,因为上元教中人都十分厉害,他怎么知道里面的人会不会听到。
  结果,对方似乎没办法听到他们的声音。
  肖雨直接瞧床上,可是床上去无人。
  而旁边的椅子上却坐着一个男人,男人的身上坐着一个女人。
  他们的衣服,很好,都不在身上。
  男人是幽冥,女人不用想,一定是山茶花了。
  这两个人终于在一起了,只是他们不是去保护陆映雪了吗,怎么会突然回来。而且一回来就这般激|情,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吗?
  幽冥明显被动许多,他开口道:“等等,这样,不行……”
  山茶花似乎正在找适合的位置,颤声道:“你不要大打叉,很快便可以了。”不过好象比想象中要复杂,肖雨看着她晃动的美背,似乎在纠结着,想坐下去又不敢。
  幽冥喘息道:“解|岤,快……”
  “解开你又跑开了,到时候再抓到你便困难了。”山茶花稍弯下了腰,似乎在用手寻找幽冥下面的东西,想将它放正。
  肖雨眼光向下移,可是陆雪风的手却托着她的下巴,不让她向下瞧。
  这真是难为人,都这种关头了不让看下面,肖雨有踹陆雪风的心。
  只听幽冥道:“不,不会,不会逃……”他一急,三个字都出来了。
  “我一定要成功,一定要让你负责……啊……痛痛痛……”山茶花总算找到地方了,不过似乎在自虐这方面不太拿手,只轻轻一压就痛得带了哭腔。毕竟那里都是女人最柔弱最宝贵的地方,要对自己下手还真是有些困难。
  但是山茶花果然是御姐的典范,竟然咬牙坚持着慢慢的抬起身体继续向下坐。
  幽冥脸已经涨得通红,喘息道:“痛就,停,一下……”
  山茶花道:“不要。”然后发狠的向下。
  我这里只能看到她肩部的抖动,接着便看到她爬在幽冥肩膀上狠狠的咬着他。
  不用想,一定是进去了!
  肖雨更想看下面的事情,只是她没想到的是,山茶花竟然解了幽冥的|岤喘息道:“现在你是我的了……”
  肖雨囧住了,这个山茶花不会男人女人只是插进去就结束了吧!看样子她是这样理解的,因为她休息了一下,似乎想从幽冥身上站起来。
  幽冥啊,如果你现在让她站起来,那么直该怀疑你是不是男人了。肖雨是这样想的,可是幽冥果然是个男人,而且是男人中的男人。他直接用一只手抓住了山茶花的腰,另一只将她的一只腿托起道:“不可以,走……”
  肖雨想笑,他这是让她不可以走,还是可以走啊!但是行动表示,是不可以走。
  山茶花见他突然动了起来便吃了一惊,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幽冥道:“要这样,做,才可以……”
  山茶花呻吟道:“但是,这样很痛,你是故事的。”
  幽冥不再讲话了,而是吻住了山茶花让她也讲不出一个字。
  这样,两个人以后便是真的在一起了吧!肖雨感觉背后有人拉她,便知道是叫她走了。于是刚想退后,眼角刚看到也不知是因为舒服还是痛,山茶花突然使劲的向后挺起了自己的腰。而在她的角度,刚好看到她的胸前有一块红色的胎记。
  肖雨吃了一惊,伸手拉回了陆雪风向里面指了指。
  陆雪风见她神情不对便又向里面望了一眼,然后也吃了一惊。突然,他突然道:“幽冥保护小姐,不许她走出上元教。”说完人影一晃便失了踪迹。
  这是急着去哪?不对,现在该想的是,这个节骨眼上你让他保护别人,这不是拆台吗?
  肖雨借着那纸洞看到幽冥的身子一僵,连忙道:“我不急,你们将事情办完再来找我。”罪孽啊,她转身去了前面不远的亭子中坐下等待着。
  只是突然的,陆雪风会去什么地方呢?
  而山茶花,会是他真正的妹妹吗?
  有了真正的妹妹,会不会就不再理她了?
  如果他不理她,那她与孩子要怎么办?
  转念一想,陆雪风怎么会突然不理她呢?真是想的太多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也不见幽冥出现。正准备离开,却见山茶花窗得整整齐齐的走向她,然后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道:“你家的那位搞什么?我们……那个……偷看也就算了。竟然,还让……没有完便来照顾你。”
  肖雨差点笑出声,道:“那他急着走,而身边似乎又只有幽冥在……”
  “那也不能在这个时候叫。”
  “嘛,确实有些过份了,下次不会了。”说完肖雨便道:“为何不坐下来?”
  山茶花红了,却站在那里怎么也不坐下来。
  阴影之中有人道:“你,身体,不好,回去。”
  山茶花竟然十分听话的道:“好吧!”
  肖雨挥手笑道:“好好休息,过会儿我会让幽冥带着药回去,还有吃了对你有特别好处的药物哦?”
  “早些生宝宝的药,要不要?”肖雨哪里有,她这里有的不过是陆映雪给她的药而已。但这药用得多了,倒真的会早些生宝宝。
  山茶花一怔,然后脸红道:“真的有这种药吗?”
  肖雨使劲点头,便见山茶花瞧了幽冥一眼,道:“那……那记得拿回来。”说完便飞进房间了。
  幽冥则转身欲走,肖雨道:“你们打算何时成亲?”
  幽冥道:“稍后,我会,问过,主人。”
  肖雨道:“何必问他,就定在这个月初十吧!”
  “三……三天……”
  “那初八……”
  “初十!”
  “这才对嘛,如果不快些万一有了宝宝岂不是让她做未婚妈……娘亲吗?”
  “是!”
  “而且,如果来的及,我们还可以结个儿女亲家。”肖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道。
  幽冥一怔,道:“小姐,你……”
  “这么说你还不明白吗?所以幽冥,你要加油啊!”肖雨冲他一笑,结果发现幽冥连耳根子都红了。
  “是!”
  肖雨无奈,这个幽冥怎么连这种事情也答应得如此认真。不过,他不会将这个当做任务去办吧,那山茶花可真是危险了。她仰天划十字,如果他真的如此想,那么有任何事发生都怪不得她。可是她又不愿意点破,这热闹越有看头才越好。
  幽冥只觉得后背生寒,现在的肖雨给他的感觉竟然如此象陆雪风。人家都讲夫妻之间会有夫妻相,他现在倒是真信了。虽然两人长得不象,但是在处事态度与那邪恶的笑容怎么瞧都是一样的可怕。
  肖雨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盘算之中,远没有注意被她吓跑的某男。
  陆雪风是第二天回来的,肖雨见他脸色不善,便道:“发生了什么事?”
  陆雪风冷笑道:“原来我的亲妹妹一直在三师叔那里,他为了报复岳天继所以将她隐藏起来。”
  “啊,你是说山茶花其实就是你的亲小妹。”
  “正是,他临死之前写下了遗书。要丑医在山茶花嫁人之日开启,此次去,我便将那封信找了出来。”陆雪风找了那么多年,结果没想到自己竟被人摆了一道,这心情当真好不到哪里去?
  “那现在我们要如何办?”肖雨看着陆雪风,他如果想认回山茶花也是可以的。
  “我开始后悔了,没有动手杀了他?”
  “谁,丑医。”
  “段青海,他的谎言另我们分离多日,不杀他难解我心底之恨。”
  “可是,为什么我觉你这个样子不象在恨什么人呢?”肖雨指了指正在摸自己小腹的某只手问。
  “是吗?只是想想到他会是健康的孩子,放了心而已。”
  肖雨心一暖,原来他也十分关系着宝宝。否则也不会不去想着恨谁,而是想着他宝宝的健康问题。
  “嗯!”肖雨点了点头。
  “她呢?”
  肖雨猜到他问的是谁,道:“她已经一整天没有离开房间了。”
  “病了吗?”
  果然知道她是自己的亲妹妹开始担心了,肖雨笑道:“没有,我只是将你母亲送我的药转送给她了而已。”
  陆雪风怔了一下,然后大笑道:“你真是,太可爱了。”
  作者有话要说:我的新文欢迎收藏加点击
  给力的陆家
  第八十三章、
  肖雨有些别扭的扯了扯衣服,道:“既然知道她是你的妹妹了,那我这样子整她,你不生气吗?”万一,他再象对待以前对待她一样对待这个妹妹,那她真要郁闷了。
  陆雪风挑起她的下巴笑道:“原来,你在吃醋。”
  “哪有,我是想纠正你正确的人生态度。对待妻子我,才可以上下其手。对待你亲妹妹的她,不可以知道吗?”肖雨伸出一根手指用力戳着他的胸部道。
  陆雪风抓住那颗手指直接放入自己的口中道:“有些感觉只对一个人有,想一下当初我看到你时一直觉得十分亲切,然后想占为己有的心思并不是对妹妹应该有的。”
  “啥?你刚刚才明白过来?不对,那也就是说,你刚开始就对我有那种心思。”这妖孽莫非是一直想要吃掉她吗?
  “刚开始只是想亲近,然后便想霸占,现在则想,这样……”陆雪风将肖雨托在自己的腿上,道:“如果那日不是看到她的胎记,我便想与你也这样来一次了。”
  肖雨挣扎着道:“孩子……”
  “我是大夫,我说没事便没事。”陆雪风有些不高兴的开始扯肖雨的衣服。
  肖雨开始脑子转了转,决定转移目标道:“你难道不担心娘吗?”
  陆雪风道:“她现在只怕在岳天继那里,既然幽冥回来,那她应该得手了。”
  肖雨吓了一跳,这得手是何意,难道她因为太恨岳天继了,所以动手杀了他。她想去抓陆雪风的领子问,可是却碰到他光结的锁骨与脖颈,不知在何时他竟然脱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她只有勾住他的脖子道:“那大叔是不是有危险?”
  陆雪风声音清冷道:“你如此关心他吗?”双手提起了肖雨的腰,向自己腿上一按。
  肖雨便痛得一声大叫,伸手也不管对方皮肤有多好,直接掐了两下道:“你怎么这样坏。”
  陆雪风贴近她道:“你如果再提起那个男人,我会变得更坏。”
  肖雨现在已经不怎么怕他了,知道在这种事他还是有分寸的,毕竟这孩是他的。
  “我只是,担心娘……”这个理由真是别扭。
  不过陆雪风却道:“她那么爱他怎么会伤害他呢,得手,不过是又回到了以前的状态罢了。”
  “以前什么状态?”肖雨不明。
  “象你我这样的状态。”陆雪风竟然笑了,肖雨突然感觉到不安。果然,他不在乎她是否准备好了,便是一阵猛冲。
  肖雨趴在他的肩膀上看着窗外,景物依稀,只是有些上上下下,看着看着便迷糊了,连树与房屋都分不清楚。
  一个时辰后,陆雪风吃过了肖雨,抹了抹嘴才问道:“外面似乎很吵,何事?”
  肖雨无力的道:“当然是你小妹的婚事?”
  陆雪风道:“你吩咐的?”
  “嗯,不过上元教的人似乎没有办过什么喜事,有些手忙脚乱呢。”本来井井有条的上元教,却因为这件事情而变得凌乱了起来。
  陆雪风道:“既然这样,我们也一起吧!虽然有些晚,可是你还没有穿上嫁衣。我想看你穿嫁衣的样子,一定很美。”
  肖雨这才想起两人还是非法同居者,便道:“那便一起吧!”反正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的。而她突然想起了岳天继与陆映雪道:“我们是不是要请他们过来一下。”
  陆雪风道:“既然找到了妹妹,那一切都在那一天解决吧!”
  肖雨知道他做事不喜欢太过拖拉,而且实际上他们一家团聚也是好事一件,他不可能不同意。这样决定下来,四个人的婚礼便只请了两个人,那便是岳天继两人。
  请贴是由幽冥发出去的,因为他知道这两人并没有在天正门,而是离此不远的深谷之中。据说,那里曾经是陆雪风出生之地。
  见幽冥走后肖雨才问道:“你将山茶花是他们亲生女儿的事情告诉幽冥让他转告了吗?”
  “没有。”陆雪风摘了颗葡萄放在肖雨嘴边,温柔道:“小心些别咬到了籽。”
  肖雨抽了一下嘴角,她最近是不喜欢吃东西,才刚知道原来葡萄不错,结果陆雪风便让人运了几乎半车的葡萄,看得她便没了味口。
  将葡萄含在嘴里道:“你怎么可以……”
  “将东西咽下去再讲话,呛到了可不行。”陆雪风板起漂亮的脸蛋正经道。
  肖雨极想抓狂,不过还是照做了。可刚吞下第一颗,第二颗已经送到嘴边了。偏偏这妖孽笑得极为温柔,她只能张嘴吃了下去。第二颗刚吃完,第三颗又到了……
  她给弄得实在没时间讲话,便暴发了道:“我再也不吃葡萄了,你给我停一下……”
  陆雪风道:“还有很多。”
  “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们?”
  “因为,直相一定要最后揭晓才有趣。”
  “你适合做侦探。”
  “哦?应该是个不错的行业。”
  肖雨觉得这妖孽思想很前卫,竟然可以分析出来她所讲的是一个行业。不过,这个做法真是让人捏了把汗。不光是老爹,连老妈也让一起来个大惊喜吗?不过以岳天继的态度,知道他们这对‘兄妹’要成亲,只怕不被气死也会被气晕。
  搞不好,连送信的幽冥也会出事。
  果然,幽冥是带着伤回来的。这结婚之前竟然受了伤,怎么洞房啊!肖雨白了陆雪风一眼,差点就说他是恶魔两字了。
  不过他完全不在乎,在山茶花怨恨的眼神中道:“婚后,我可以让他休息整个月。”
  山茶花笑了,转身便去找幽冥了。
  “一家人,全被你耍到了。”肖雨按头,无比痛心。
  陆雪风却道:“他私下便与我妹妹在一起,总要受些惩罚的。”
  “但是你也看到了,被逼的那一个是他才对。”
  “是吗?在我看来,却是他的错。”
  “好吧,你有理。但是,大叔他……”
  “来了。”
  “啥?”
  肖雨一怔,却见岳天继果然已经来了,就站在他们对面。
  陆雪风轻飘飘的站起来,为啥是轻飘飘呢?因为今日有微风,偏偏他着的服装又偏中性,裙带飘扬。所以,行动起来还当真是好看得不得了。肖雨看了一眼岳天继,这位大叔竟然也是长袍打扮,两个妖孽向那里一站,艳压全场。她感觉到无比自卑,后退五步道:“我回房间了。”你们慢慢掐,不关她事。
  走到一半,却见陆映雪也追了过来,看着她便是皱眉道:“天继,我都讲过了,这是儿女们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管的好。”
  岳天继道:“不可以,他们如此……”
  肖雨很想大声说,我们不是兄妹。可是她只觉得眼前一花,整个人被拖进一人怀中,嘴也被捂在他的怀中出不了声音。
  陆雪风轻笑道:“那便如何?杀了我们?”
  岳天继道:“风儿,我原以为你会为她着想。”
  陆雪风道:“我就是为她着想才不会退让,她是离不开我的,所以只能这样做。”
  岳天继转向肖雨道:“当真吗?”
  肖雨只觉得抱着她的手越来越紧,被逼无奈只有轻点了下头。
  陆映雪走上前道:“你现在也看到了,所以就随他们吧!大不了,我再给你生个听话的儿子,如何?”说完笑着向岳天继身上一靠,声音及笑容都甜蜜得如糖一般。
  肖雨只能讲,陆映雪果然是强大的。
  “你……”岳天继无话可说了。
  陆映雪道:“你不想吗?昨晚在一起的时候你不是讲过,原谅了我之前的行为,要与我在一起的吗?还是说,你与其他男人一样,下了床便想反悔?”说着眼泪便要落了下来。
  肖雨很想对陆雪风讲,你娘真是任性,可是想了某位的性情,似乎比她还要任性。
  岳天继却注意到另一件事道:“其他男人是谁。”
  肖雨脚一虚差点没跪下去,好吧她承认,大叔也十分强大。
  “只是别人说的,我这一生只有你一个男人。”陆映雪柔情无限的道。
  陆雪风抱着肖雨看了好久的戏,才突然的道:“她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你们的女儿在从这里数第三排第二间房里面。”
  岳天继道:“你说什么?”陆映雪也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陆雪风突然将一封信扔给岳天继道:“看了信再去看她就明白了。”
  岳天继打开信来瞧,然后果然疾步向陆雪风所讲的房间中跑去。而陆映雪看了一眼陆雪风,见他向自己深深的点了点头,心中一喜也跟了过去。
  肖雨道:“这样好吗?幽冥虽然受了伤但只是轻伤,再加上两人又是干柴烈火的,他们这时候进去,不会碰到什么尴尬的事情吧!”
  陆雪风轻笑道:“碰到才好,不碰到反而是无聊了。”
  肖雨抽搐着道:“你其实是在报复他们吧!”
  陆雪风道:“你不是总爱看好戏,我却偏偏喜欢安排好戏,所以你讲我们算不算得上天生一对。”
  肖雨连连点头道:“算,算!”这是什么天生一对啊,她倒是更想哭。
  耳中便听到一声惨叫在上元教的上空中回旋了好几个来回,肖雨叹了口气,终于开始了嘛!这对女控的岳天继一定是个不小的打击吧,撞破女儿与人婚前性行为可并不好受。
  作者有话要说:嫁了嫁了,陆家强大的三个女性啊继续求支持
  给力的婚礼
  第八十四章、
  只希望他不要一激动便阉了幽冥,到时他女儿便真的要守一辈子活寡了。
  突然听一声惨叫,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不会是一场人间悲剧的前奏吧!
  肖雨便想过去,可是陆雪风却拉着她道:“你现在不适合跑动,我们慢慢的走过去便可。”
  肖雨几乎想扁人,怎么这就不适合跑动了,明明晚上动的比谁都厉害!可是一只手被他拉住,怎么也走不快。就这样放了慢动作到了幽冥的房间,发现的却是陆映雪抱着山茶花在哭。而大叔则抱着幽冥,情况异常诡异。
  走到门前先囧了一下,肖雨想着要不要进去打扰他们这样异常的拥抱模式。
  陆映雪见他们过来便放开了山茶花,擦了擦眼泪道:“总算找到你了我的女儿。”
  山茶花还在惊怔,但是更关心幽冥道:“他没事吧?”
  岳天继道:“只是晕了,没有关系。”
  肖雨看了看地上半果的幽冥,你真的是太倒霉了。有这个女控的父亲,妹控的哥哥,万一再加上一女控的母亲,望天……
  山茶花动手抱起幽冥放回床上道:“无论你们是谁,如果再伤害他我便谁也不认。”
  岳天继怔了,陆映雪也怔了,两人相互瞧了瞧,岳天继道:“他对你……”他进来的时候,幽冥正压在她身上脱裤子。而山茶花光果着上半身,正巧给他瞧见那个胎记。所以一时气冲脑门,便冲进来直接打晕了幽冥。本以为是救,可是山茶花竟然在惨叫一声后与他动起了手。还好陆映雪过来,解释清楚了原因。
  肖雨现在只能在心中叹气,可怜的大叔,被儿子算计被女儿怨恨了。
  在大家都冷静下来以后,岳天继指着晕倒的幽冥道:“虽说是你自愿的,但这个人本是个下人,怎么配得起来?”
  山茶花道:“我本来也是个连名姓都不知道的人,为什么不配。”
  肖雨使劲点头,她现在在心中力挺山茶花。
  岳天继道:“那他也不应该在未成亲之前先对你……”
  山茶花脸一红道:“这不怪他,因为前日夫人对你用药的时候我们就在周围。我不小心嗅了一些,然后……然后你们叫我们回来。之后,之后我便强要了他!”
  岳天继怔了,然后无语按头。
  陆映雪脸红了,扭过身道:“那……那种是催|情的药物,百毒不侵的体质对其无效!”
  意思是,他们这两对是用药物生生凑在一起的?而且还在同一天,希望不会在同一天受孕就好了,那可真的算是老少同堂了。
  两人在旁边看够了热闹,而这边也该认的认过了,该解释的也解释过了。陆雪风才拍了一掌道:“那么明天的婚礼便要如此举行的,你们是留还是不留随意。”
  说着他拍了拍肖雨,牵着她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肖雨自然知道岳天继与陆映雪一定会留下的,只是想起这第二天的婚礼她有点紧张。
  陆雪风道:“怎么一路不讲话。”
  肖雨道:“没成过亲,有点紧张。”
  陆雪风笑道:“你只管站在我身边就好了。”
  肖雨一直是认为结婚没那么简单的,虽说陆雪风说要站在他身边,她也照做了。不过,这身新嫁服就算是站也觉得十分累!
  不过,这当真是个本世纪最简单婚礼。其它的全部省略了,不过是在教众前拜了拜父母便送入洞房了。陆雪风本人的意愿是想连这一步也略过去的,不过肖雨不同意,所以才勉强的拜了岳天继。
  岳天继今日倒是很高兴,分别给肖雨与山茶花一万两的红包。肖雨欢天喜地的收下了,而山茶花则红着脸将钱上交给了幽冥。问其原因,山茶花道:“我习惯大手大脚了,相公比较节省。”
  是节省,这一万两只怕他半辈子也不会去动一分。肖雨拍了拍山茶花道:“果然成了亲便不同了。”
  山茶花道:“可你还时老样子,万事不管的。”
  肖雨道:“有一个管的就可以了,如果我再管,那不是战事不断了?”
  山茶花分析了一下道:“这个倒是有理。”
  她们本打算多聊一会儿为妇之道,便被各自老公拉回去洞房了。
  陆映雪走近岳天继,小声道:“孩子们都很努力,我们也不能落后啊!”
  岳天继道:“你不会怪我不能将全部精力放在你与孩子们身上吗?”
  陆映雪道:“年轻的时候倒是不习惯,现在我只想一直与你在一起了。”
  岳天继一叹道:“如果我并不喜欢你呢?”
  陆映雪拍打他一下道:“都老夫老妻了还谈什么喜欢,我们现在要谈的是孩子越多,越能证明我们曾经在一起。”
  岳天继从以前便拿她没办法,尤其是她真的花心思勾引他的时候总不能拒绝,现在他便听有与她回房间亲密去了。
  这一年初雪的时候,肖雨被陆雪风抱进了早已经准备好的产房。
  早定下来接生的人本应是陆映雪的,不过现在的她挺着七八个月的大肚子连走路都十分费力更不要说接什么生了。
  至于这一段学了些医术的山茶花也不在考虑之列,因为她的肚子不比陆映雪小。
  岳天继常打趣说,今年是这个家的丰收年,这样看来确实如此。
  肖雨痛得直叫,可是脑子里的思绪还在乱飞。她倒是不担心的,因为陆雪风与陆映雪早就在教众中寻了几名伶俐的女子教她们如何接生了。这其中,也有梅红在。
  她倒是个很严厉的人,见肖雨光叫不用力,便道:“教主夫人,如果你让教主的宝贝再受委屈,别怪我手下无情……”她小声的在肖雨耳边道,同时伸手向她的肚子按落。
  肖雨也没怕,反倒笑道:“他的……他的宝贝不是在他的身上吗?”
  梅红无语道:“不是那个……咳,您还是快生吧!”一年没怎么见面,发觉她的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平时也不见她见什么人,看来只有一个可能,天天与教主两人斗嘴皮子玩了。
  的确,两人无事宅在家里,不斗嘴做什么?
  经过连夜奋战,肖雨总算生下一个女儿。眉目生得如那妖孽一般,她一见便直接捂脸,道:“天啊,世界危险了。”
  陆雪风瞧了一眼女儿十分喜欢,问刚醒过来的肖雨道:“为什么?”
  肖雨点指他道:“你明明是个男人已经弄得江湖大乱了,若是个女孩子那不就是倾国倾城级吗?国都倾了,那世界还不危险?”
  陆雪风笑道:“那也不错。”
  肖雨当真无奈,她更怕的则是女儿的未来,就凭这相貌只怕会引起不知道多少热血儿郎的争夺战了。
  给女儿取名字很重要,可是陆雪风却直接道:“就要倾国吧,倾城弱了,没意思。怎么样,这名字好吗?”
  “好什么好……”她还要讲话,那位妖孽似的大哥却道:“就这样定了。”然后让他‘辛苦’找来的奶娘将孩子抱出去了。
  肖雨原打算自己喂养的宝宝的,可是某大哥说了,她本就瘦弱的再喂养孩子只怕对身体恢复不好。再加上,他还威胁到,等孩子长大后,她那好不容易弄出形状的前胸只怕要走形了。
  女人都是爱美的,所以她决定还是让他找来个奶娘来吧!
  然后,奶娘便找来了,壮的让肖雨觉得别说一个就是三个都她喂都可以。如此花一人的钱可以喂三个孩子,多么省钱啊。
  而陆雪风则皱眉道:“又不是没有钱何必如此省。”
  “我是省钱省惯了的,哪象你们花钱象流水一样的。”
  “那以后,你爱怎样花便怎样花吧。”
  “那真的不错,小心我会变成超会花钱的人啊。”
  “随便。”
  “但是,我要怎么下山?”
  “自然是,我带你。”
  “所以,我还是不自由。以前又说教我轻功,又说教我武功。”
  陆雪风笑道:“你之前的身材便是我想教也得能跳出起来才是。”
  肖雨怒了,道:“你在嘲笑肚大人士,小心我告诉另两个女人。”
  “她们现在我可惹不起的。”陆雪风一笑,开始给肖雨剥橙子。
  等肖雨这边终于熬过了一个月出门的时候,陆映雪因为要去下山上山那些她觉得很平常的事情意外早产了。
  不过,还好孩子很健康。
  看着他,肖雨想到了一件事情,自己怀里抱着的正是自己的小叔子,这个情况有些囧。
  小叔子名叫岳经天,看来岳天继是想让他继承自己的天正门。不过,这也难怪。本来是为了报仇建立的门派,却阴差阳错的成了武林泰斗般存在。为此,岳天继现在别说承认他是陆雪风的父亲,就算承认他是更坏的人的父亲,也会有人正派之人支持他。
  不过,这些正派人士却不知道,暗地里这个泰山不知除掉他们多少能人异士。
  这也是岳天继聪明的地方。
  而现在的上元教正如他所讲,丰收啊!
  一个月后,又一个男孩出世。这孩子一降生肖雨这边主意就打好了,她的女儿一定要嫁长得象幽冥这样的男子才有安全感。而且,不容易被诱惑!
  陆雪风却奇怪的问她,有好好的漂亮的岳经天与自家女儿不喜欢,为何天天看着人家幽冥的儿子流口水。他的想象力是极丰富的,便从幽冥儿子身上想到了幽冥身上,便吃了好几天的飞醋。
  肖雨心中想,他哪里知道,这样老实巴交的孩子现在可是珍品,去哪找啊!
  这天,肖雨一家三个女人抱着各自的孩子正在玩耍,便听到幽冥回来说段青海成亲了。
  陆雪风不在,所以肖雨便认真的问道:“对象是谁?”
  幽冥道:“江湖,正道,一位,小姐。”
  肖雨反倒并不担心他的,因为段青海无论娶的是谁,就算心中不爱她也会对她极好的。
  正在想着,远外一个身影飘来。他走到肖雨近前笑道:“带你去看戏?”
  肖雨道:“但是孩子。”
  陆雪风伸手将孩子抢过来放在自家娘手中道:“这样便可以了。”说完抱起肖雨笑道:“这次你要准备好,是很好看的戏哦!”
  肖雨抽了抽,她预感到这戏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
  于是,在几天后他们来到了莲玉门之外。肖雨望天兴叹道:“你不会是想去打扰人家洞房吧!”
  陆雪风道:“如果你不介意……”
  “我介意……”肖雨想人家段青海已经很惨了,可是这位妖孽还不放过他。
  陆雪风却一笑道:“我只是想试一试这种药的药性。”
  肖雨只觉得背后在冒着寒意,道:“什……什么药。”
  陆雪风笑如百花齐开,小声的道:“让他至少半年那里立不起来的药!”
  肖雨差点晕倒,道:“不行,这样不太好,他可是新婚。”
  陆雪风为难道:“那么,就用这种。让他立起来不倒的药。”
  肖雨差点出手打人道:“你与新娘有仇吗?”
  陆雪风又为难了,道:“那便还有一种,让女人比男人还厉害的药。”
  肖雨无奈道:“有正常一点的吗?”
  陆雪风想了想,道:“正常一些的倒也有几种,比如……”
  两人便在莲玉门外站了许久,研究着究竟要对他们下何等药物,却不知最终结果是什么?无论是什么?肖雨都觉得,自己遇到的这个大哥真是妖孽中的妖孽,她已经无可奈何了!
  春风吹过大地,远处厚鸟成群飞来,在空中鸣叫着飞过!叫声,似是情人低语,又似一片温暖划过耳边的音乐——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腹黑一窝,养出的宝宝,咳……大哥已经完结了,给还有两个番外篇。多谢大家以来一直的关注,另请支持吾之新坑o(╯□╰)o
  番外:倾国的国(1)
  番外:倾国的国
  娘说过,相公要从小培养!
  娘说过,相公一定要完全把握住。
  娘说过,相公是自己的好,美男可以看,但是不能惹。
  娘说过,相公要如贴身小棉袄,走到哪穿到哪。
  陆倾国从小就将娘的话记在心中,于是她自懂事起就将自己的目标锁定在了小表弟身上。
  小表弟叫陆爱国,是她娘给取的名字,用意很明显。她一懂事便知道娘的用意,而且自己也喜欢,就这样定下来了。
  当然,是她自己在心中定下来的而已。
  小表弟什么也不懂,与她一起玩过家家的时候总是听她的。
  比如,两人明明是玩的是扮演一对夫妻。可是倾国总是指着自己的肩膀道:“有点酸,相公过来给我掐掐。”
  陆爱国道:“不是娘子给相公掐的吗?”
  陆倾国哼了一声道:“那是别人胡说的,你是听他们的还是听我的?”
  陆爱国道:“当然听表姐的。”于是走上前给她捶肩膀。
  又比如,两人偷跑上元教被大人抓回来被罚。陆倾国指着陆爱国理直气壮的道:“一切是他主谋的。”
  于是陆爱国被罚跪了一夜,第二天他委屈的问道:“明明是表姐说要出去的,为什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