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不伦)我的妖孽大哥-第6部分

何必如此?”
  又要杀人了?肖雨见陆雪风只是看着雪,不动不摇的所以她也不知这人在何方过来。转头四望,却也发现有什么鬼鬼祟祟的人出没。
  正想着,却见陆雪风袍袖轻挥,在空中形成了一件银白色的网。动作稍停,却见十余把飞把落在不远外,竟然没有一把伤到他们。
  “果然不愧是陆雪风,这飞刀虽然伤不了你,但是……”说着,一个人影自暗处飞出,钢刀在空中划了个花便砍向了陆雪风。
  肖雨安稳的坐着,这打斗她倒是见了好几次了,所以也都淡定处之。只是,为何此人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孩,一男一女,大约只有十左右,颤抖的躲在树后,竟然不敢出来。
  难道,她们就是刚刚那人所讲,正在找陆雪风的人?风三娘子一家?
  江湖这种地方怎么适合孩子呢?可是一个女人却要带着两个孩子报仇,从小给孩子灌输仇恨的常识,等长大了这两个孩子心中岂不是只有仇恨吗?真是不利于下一代的教育方式啊!
  她这边正想着,却见一条人影又飞了出去,重重摔在雪地之上。她勉强支撑着站起,道:“陆雪风,我今日一定要杀了你……”卟,说完便喷血了。
  肖雨皱眉,这又何苦。不过,一个女人提起这么大的勇气报仇倒也很值得尊敬,前提是如果不带着两个孩子的情况下。
  “滚,我今日不想杀人……”声音比这雪还要冷清,肖雨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给力的一刀
  第二十九章、
  风三娘子却坚持着爬了起来,道:“就算一刀,我也一定要刺中你为先夫报仇。”说着她提刀又冲,结果又一次飞了出去。
  不过,这次却生生撞在了一颗树上,似乎全身麻痹,半晌动弹不得。那两个孩子便冲了上去,扑在她身上哭叫道:“娘,娘你没事吧?”
  肖雨有幸目睹了这人间惨剧,还好这个娘没死,否则这两个孩子怎么办?她站起来拉着陆雪风道:“我们走吧……”
  陆雪风温柔的将她鬓边乱发挑开,道:“真是扰人兴致,不过你即不喜欢血,那就算了。”
  肖雨点头道:“嗯。”拉着陆雪风刚要走,那风三娘子竟然真的疯了,扯着头发狂叫着又一次冲上来。
  陆雪风伸手将肖雨推开,似乎生怕被传染上一样。然后自己退了三步,袍袖一甩击向风三娘的头顶。这次他当真恼怒,这一下便想制她死地。却不想这风三娘子因为激怒之下动作变快,他竟然没有打到被直接认开了。
  肖雨虽不担心陆雪风,但是心中还有些郁闷。毕竟,人家还有两个娃儿,若真的死了这孩子便成了孤儿。在现代,或许还能活下去,但在这个年代只怕难了。
  正想着,只见那女孩奔她跑过来,双眼含泪的道:“姐姐,求求你救救娘亲,不要让他杀了娘亲……求求你……”说完拉着肖雨的袖子便不放开了。
  肖雨回头去瞧,见那边陆雪风被风三娘子缠着。他本身好洁,所以不想挨近她。而那女人却似拼命般,大刀也不分地方的砍去,真的似乎下了只要砍中一刀便好的决心。
  她这边纠结要不要与陆雪风直接走人,但是那样看起来似乎在逃走,他会同意吗?正想叹气,就觉得自己腹部一凉,接着便听到陆雪风急切的声音:“小妹……”
  然后听到一个怪笑的声音:“娘亲你看,我砍中了她一刀……娘亲你看……”
  肖雨被这笑惊得胆颤心寒,抱着自己的腹部一点点矮下身来。
  而另一边,那风三娘子竟然狂笑道:“好,好孩子,竟然砍中他的小妹……”只不过她话没讲完便凄厉的惨叫一声,身子飞了出去血花崩溅。
  肖雨看到眼前小小的身影扑向了风三娘子,可是走到半途她的头向三百六十度向后转了一圈,然后怒睁着一对眼睛倒在地上,身子不停的抽搐。她从没见过这样骇人的杀人方法,全身冰冷,双手已经开始颤抖。
  可是她还没等着开口,便见如鬼神而降临的陆雪风已经站在那男孩身边。肖雨想闭眼,只是在闭上的一瞬她还是瞧见了。陆雪风冷笑的将一只手掌拍在了小男孩头上,接下来便是一片红白的血雾。
  肖雨感觉自己要吐,可是腹部越来越深的刺痛却让她动也不敢动。直到被一个温暖而带有血腥味的怀抱抱住,她才安心的躺下,道:“看来又要洗澡了……”
  陆雪风道:“但是之前要先处理伤口。”
  “只许看伤口……”受伤的地方本就在小腹最下方,再向以下的似乎有些太私稳了。
  “你……我又不是没看过。”陆雪风将人抱起却不急着拔刀而是直奔无人庄院。
  陆雪风本懂得医术,也不求人,只是找来药物便将肖雨的衣衫撕开。肖雨有些羞闷,陆雪风确实见过她的光身,但多是在水中,并没有如现在这般想看的都看得十分真切。
  双眼望天,本来因为失血与疼痛苍白的脸上有一丝发烧。
  陆雪风却完全没在意这些,只是用银针先封住了她的麻|岤道:“还好,伤口不深。拔刀时会有一些痛,你且忍着不要动。我现在不能点你|岤道,免得血气受阻而生出意外。”
  肖雨点头道:“嗯!”脑中想着一切拔刀拔箭的情形,于是想先想到了刮骨疗伤的关羽,又想到了替乾隆挡刀的紫薇,情形虽然看似简单,但也鲜血淋漓啊!
  正当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便觉得自己小腹一阵紧缩般的疼痛。她啊了一声,张口一咬,结果却咬中一物。口中有腥味流进,她皱了皱眉张口。
  “你这样很容易咬到舌头。”
  “那那那也不用咬你的手啊。”都咬出血了,还被她给吞下去了。
  “可以挺一下腰吗?”
  肖雨囧了一下,道:“你怎么自己不动?”然后眼光所见,却瞧陆雪风一手按着伤口上的药物,另一只手则拿着绢布准备包扎。
  “我们可以配合着来,你一用力,你便将腰抬起来。”
  肖雨想抓狂,明知他不是那个意思,可是这话讲的实在太让人遐想。感觉到陆雪风的手伸到,她便慢慢欠了下腰。痛到不如何痛,只是几次他便将伤口包扎好。
  “可以了,你竟然没晕过去,还不错……”
  “这是在夸奖我吗?但是,我现在有些累!”汗水已经湿透了,她想睡只是觉得不舒服。
  陆雪风却瞧的明白,道:“我为你脱去衣服。”
  “嗯!”听到这话肖雨竟然有些安心,睡意便滚滚而来。
  等她醒来时,似乎已经过了很久。自己光溜溜的躺在被子之中很是舒服。掀开被子,见伤口四周的血已经被擦得干干净净,知道是妖孽大哥已经为自己洗净了身体。
  吁了口气,那鲜血淋淋的场景又一次浮上脑海之中。她急晃着自己的头,可是总摇不散。
  门一响,只见妖孽大哥端着茶盘走进来,上面放着小菜与粥。他对着床上的肖雨妩媚一笑,道:“醒来得正巧,可以吃饭了。”
  肖雨看着他的笑,然后又想到了那不该想到的事情。她眉头一皱,用力吸了口气。伸手,压着自己那有些寒冷的心。
  陆雪风何等的聪明,她一皱眉他便知道定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对自己存着丝惧怕。于是叹气道:“你在怕我?”
  “没有,我怎会怕你。”
  “那你是怪我狠心?”陆雪风走过来摸着肖雨的头。
  肖雨下意识的躲闭了一下,这让陆雪风心底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即将失去的孤寂感。他突然伸手将肖雨拉了起来,道:“你怪我杀了那两个孩子?是吗?”
  “嗯……”腹部伤口因为大力牵扯疼了起来,她咬牙忍着道:“至少那男孩没有做出任何事。”
  “是啊,可是我放了他他可以活下去吗?即使活下去,也必是以为我目标一直想着报仇,多么悲惨的人生。我杀他,只是让其永远的安静下去而已,你知道吗?”陆雪风有些激动,已经有许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
  给力的妹控
  第三十章、
  肖雨没有力气和他吵,于是将头转开,道:“痛……”
  “啊……”陆雪风终于惊觉,将她轻轻放下。
  “我没怕你。”肖雨拉住他的手道。
  陆雪风摸着她的双颊道:“永远不要讨厌我,否则我不知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肖雨感觉他的手有些颤抖,立刻想起这位是个变态,而且是个占有欲非常强的变态。叹了口气,道:“你这样我很累。”
  陆雪风将手放开,道:“吃饭吧!”他将粥端来亲自喂肖雨,竟然直到她吃完也没有讲一句话。
  拿出手帕为她擦了擦脸,然后上了床躺在一边,道:“我要怎样将你永远留在身边。”说着将手搭在肖雨的身上,然后紧紧抱住她的身体。
  肖雨的心由温暖到寒冷再到无奈,她感受得到陆雪风对人的感情如他的人一样,有极强的洁癖!即是,他不容许别人背叛他的感情。初时或许只是只有一点感情,但现在的他似乎更视她为重,如此下去只怕……
  怎样办呢?她几乎想仰天长叹,或是立刻换回原来的梅小玉还烦。可是,这样的情况,只怕是害了她。
  “如果你不喜欢,那么以后我可以不在你面前杀人……”
  “不要!”肖雨下意识的回道。
  这次轮到陆雪微怔道:“这是为何?”
  肖雨想的是电视与书中的情节,多半坏人变好,那么一定会遇到危险,甚至会死。他杀人都杀这么多年了无事,如果为了她再不杀人,万一出事她却不想。与之他受伤,倒不如让别人受伤算了。
  “如果以后,你有余力的时候可以不杀人。如果没有余力,随便你好了。他们死,总比你死好。”唉,到底是自己大哥,自己的亲人。
  陆雪风终于露出了笑意道:“你果然还是我的小妹。”
  肖雨觉得自己越来越矛盾,再这样下去她几乎怀疑自己快得人格分裂之症了。但是另一方面,她终于知道自己的心意。陆雪风是她的大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这个事情已经被她完全的接受。
  他们是自家人,是亲人!
  只是,眼前的事情她还是会觉得懊恼。
  “大哥,虽然我知你很疼爱我,可是抱得这样紧,我无法入睡。”
  “可是大哥抱着你却觉得很舒服,很容易入睡。”
  “现在我是受伤之人。”
  “说的也是,那我就放松些。”手是放松了,可是头却贴了上来。
  “大哥,你这样子我会嫁不出去的。”脸离胸前的小馒头太近了,再向前那姿势就暧昧不明了。
  “嫁?嫁谁?”陆雪风突然坐了起来,高声问。
  嫁谁?她哪知道要嫁谁?不过,未来的相公会忍受一个总吃自己小妹豆腐的大舅子吗?
  “说,你要嫁谁?是段青海,还是毒先儿,或者是幽冥……”几乎是脸贴着脸来问。
  肖雨将脸别向一边道:“你想怎么样?”
  “杀了。”陆雪风便要动,那离的最近的岂不是幽冥?肖雨拉住他道:“他们我一个也没想过嫁。”
  “是吗?他们确实没有一个配得上我的小妹。”说着又躺下道。
  肖雨从不知道这个自己除了百毒不侵有任何优点,于是道:“那要什么样的人才能配得起你小妹我?”
  陆雪风摸着她的脸道:“至少,要比得过我这个大哥的人品相貌。其次,是功夫医术也不能弱。再者,若无学识者,小妹你也会觉得闷吧……”
  肖雨嘴抽搐着道:“我知道你讲的是谁了。”
  “谁?”陆雪眼含敌意问。
  “神。”肖雨叹了口气道。
  陆雪风哈哈大笑,道:“既然如此,在找到神前还是乖乖的陪着大哥吧!”
  “那我,岂不是一辈子嫁不出去?”好可悲的人生,不过这样倒也不错。
  陆雪风的医术很高,不过三日肖雨已经可以下地行走了,只是这因为腹部疼痛,所以走长了就弯腰下来。这日陆雪风不在,她走得多了突然感觉到有些疼,于是就抱着腹部喘息。
  只听窗外有声音响起道:“休息……”
  是幽冥的声音,肖雨微微一笑道:“没关系,你的伤与毒……”
  “好了。”
  “大哥又去哪里了?”
  “公审,大会。”
  “公审,公审谁?”肖雨奇怪的问。
  “无事。”
  这句话说的是前言不搭后语,之后无论肖雨如何问,他也不再讲话。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安!人一不安便会来回走,肖雨走得更欢,结果是越痛越想走,直到冷汗流了下来她才想去床上休息。
  结果,门这时候开了。
  肖雨惊喜道:“大哥你回来了?”
  妖孽大哥微微一笑,天地为之变色,差点连日月都无光了。她感觉,这位心情很好,一点也不象是发生什么不好事情的样子。肖雨松了口气,看来那个公审他只是去瞧热闹的。
  她不敢提幽冥提过此事,否则也不知他会被变态欺负成什么样子。
  “想我了吗?”陆雪掐了掐她的小脸道。
  “想了。”肖雨很老实的回答,然后道:“我饿了。”因为刚刚转的太急,所以这会便饿了。
  陆雪风点指她的额头道:“就知道你不会那么好心。”并拉着她道:“随我来厨房吧!”
  “好哇。”肖雨跟着他到厨房,被安排到一个没有烟火的地方坐下,然后看着陆雪风忙着烧菜做饭。他的行动轻盈,填柴抄菜竟然便是他一人,而且也瞧不出有多忙,很快两个菜便抄好了。
  肖雨闻的香,伸手去抓。可是只觉手指一痛,发现一个菜叶打中自己。陆雪风在一边道:“不可用手抓,你又不是小孩子如果顽皮。”
  肖雨吐了吐舌头道:“还不是因为大哥的菜太香,所以没能忍住。”
  陆雪风笑道:“这嘴巴真是越来越甜了。”然后道:“伤好,我会教你功夫让你有自保能力。”
  “啥……”肖雨吃了一惊,然后道:“我这么大了才学功夫,是不是太晚了些。”
  陆雪风道:“只要我想教,便不晚。”
  肖雨单手托腮,他怎么就不问她是否想学呢?
  陆雪风道:“至少,下次不会被个小孩子伤到。”
  “那是意外,我哪知道一个小姑娘会藏着一把刀,还能胆子刺人。”这个江湖真是可怕,越想越可怕。
  给力的公审
  第三十一章、
  陆雪风不想肖雨走太多累,于是便在厨房收拾一个地方两人便在这里将就着吃饭。
  陆雪风道:“我不喜欢这里。”
  肖雨夹着菜道:“饿了就不要讲究太多。”
  陆雪风笑道:“你说了算。”
  两人正悠闲吃饭,无事时还聊上几句。对于那些世俗的讲究陆雪风向来不遵守,而肖雨更是很随性。气氛正好,便看到陆雪风漂亮的眉毛皱了皱道:“又来了。”
  肖雨也没问什么,但也知道肯定是来人了。
  “教主,莲玉门门主段青海,五剑岳之主长风无剑,欲硬闯。”
  “既然查到这里来就让他们进来了。”陆雪风将筷子放下对肖雨道:“你慢慢吃不必急。”
  “好!”肖雨抽了抽,段青海竟然突然求见,真是郁闷。
  本以为陆雪风会出去接待,岂知他不但没有动,还悠闲的将身子靠在椅子上等着。
  不一会儿,厨房的门开了。段青海与另一名身材修长,面容俊美的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前。
  段青海没有出声,而另一个大概是那个叫风无剑的大声道:“怎么上元教的教主喜欢在厨房招待客人吗?”
  “不曾发贴请,何来客人?”陆雪风都没有抬头去看他们,拿起了筷子为肖雨填菜。
  肖雨本想放下不吃的,可是见他加菜只好夹起放在口中。
  风无剑冷冷道:“如此那风某便不客气了。”说着自怀中拿了红色名贴便丢了过来。
  陆雪风伸手接过,道:“不是已经去过了吗,怎么还要再去?”
  段青海冷冷道:“你只是传音而已,当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啊。”
  陆雪风道:“你们只是让我去参加,我出声表示我确实参加了,又有何不妥?”
  段青海道:“罪人焉能推卸责任,明日午时如不参加公审,上元教将成为全武林公敌。”
  陆雪风微微一笑道:“难道之前就不是吗?”
  “你……”段青海瞧了一眼肖雨道:“希望你不要害了上元教所有人。”
  “好吧,看在段门主出言威胁的份上,我会参加。”陆雪风将红贴放在桌上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肖雨等他们两个拂袖走人,才问道:“究竟是什么公审会?”
  陆雪风道:“当然是,公审你面前这个美貌绝伦大哥的会议。”
  肖雨显些呛到,道:“为什么?”
  陆雪风叹道:“和你一个原因,他们不喜欢大哥我杀女人与小孩。”
  肖雨明白了原因,道:“那会如何呢?”
  陆雪风笑道:“还不是老一套,做做样子。你当他们正派就不爱惜性命,敢真正与我上元教做对吗?”
  肖雨无语,这分明是持强凌弱嘛!不过,瞧陆雪风却道:“本我是不想去的,不过现在你不在上元教之内,所以没办法,大哥还是怕小妹有事的。”
  肖雨垂眉道:“那我岂不成了你的拖累。”
  陆雪风却觉现在她低头的样子十分可爱,于是将她的头揽在怀中,道:“最美丽的拖累。”
  肖雨无奈道:“大哥,其实我一直怀疑,你是穿来的吧?”
  陆雪风笑道:“穿什么来的?”
  “穿风雪纱过来的。”肖雨将手搭在他的胸前,笑道。
  陆雪风道:“那,明天我便穿风雪纱过去好了。”
  肖雨囧,这风雪纱是他为自己买来做衣服的,据说价值连城。可是她讲做一件便好了,将一座城穿在身上她嫌累。结果,陆雪风便也给自己做了一件,穿起来便象姐妹两人。不过,谁看到都会说,这是异姓姐妹……
  “那,我也和你一起去好了。”
  “很危险。”
  “反正你若有事,我也活不成的。”这是实话,如果陆雪风若死了,那江湖中的人又怎么会放过他的妹妹?即使段青海会维护她,但是他不是陆雪风,自会以那些什么大仁大义为重,甚至会将她送出去做人情吧!
  “也是,那就一起去吧!”陆雪风拍着她的背,嘴角露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如此,两人穿了风雪纱一同赶向公审大会地址。
  这风雪沙是极漂亮的,穿在身上随风扬扬酒酒却不沾身。外人瞧来,便如同两个仙子临凡,飘渺脱俗。
  路人一望,均敬为天人。各自奔出老远的看向他们,半晌做不出任何评价。
  肖雨很想问这样高调好吗?可是抬头,却见陆雪风一幅高高在上的模样,根本不向四周瞧上一眼。知道与这位讲了也是白搭,所以她拧了拧眉继续被她拉着走。
  直到了一处杀气腾腾的庄院,肖雨见上面写着风府。而这两边竟然围着十几名武林人士,他们横眉怒目气氛异常。可当看到陆雪风两人出现,那脸上立刻变得痴呆起来。
  肖雨仰天长叹,妖孽大哥其实就是来害人子弟的吧!想想会有N多男人为其终生不娶,视天下女子如无物,那当真是悲剧了。不过瞧这几位的脸,似乎便有这种可能。
  陆雪风便连招呼都没打便直接走进了风庄之内,且见白色灯笼与白幔帐挂满道路两边,一直通到了正堂。
  这路上也是站了不少人的,想来都是来公审陆雪风的。只是他们见到了陆雪风的人基本便呆住,哪还有人大声讲一句话?
  直到到了灵堂之外,肖雨看到了那里停了三口薄棺。陆雪风竟然幽怨的一叹道:“只用了这么薄的棺材,这正派人士还真是抠门啊。”
  肖雨本酝酿的悲伤情绪被他一讲立刻全部随空气飞散去了,不由得道:“你当人人都向你这么奢华吗?”
  “即是如此,我应该赠与他们一些,免得如此寒酸。”
  肖雨感觉他这样讲肯定要发生什么事情,于是刚要代他们说不必了。接着便见三道金光奔着那棺木而去,只听得叮叮叮三声金叶欠进木棺之内,惊得所有人都向这边瞧来。
  这些人总算清醒了,可是陆雪风也因此落了个不敬死者的罪名。刚想到这里,便听着风无剑厉声道:“陆雪风你做什么?”
  于是,许多人终于认清,这个妖孽似的‘女子’便是陆雪风,他们要讨伐之人。肖雨不由得为他们悲叹,一个美好的梦就这样被无情的打碎了。而这碎梦之人只怕也不会得到赞赏吧!
  果然,许多人投向风无剑的是无奈且多疑的眼神,却没人因为被叫醒而感激他。
  段青海看着的则是陆雪风紧紧牵着她的手而来,而她似乎并没有躲闪之意。这个女子本应是他的妻,为何现今似乎他有些懊悔的感觉。他紧握拳沉声道:“陆教主,请给这风家母子三人一个交待。”他内力充沛,震得在场所有人心中一颤,倒是少了些胡思乱想。
  给力的江湖斗
  第三十二章、
  如果换做外人,此时应该正视问题了。但偏偏这位是妖孽而且是十分变态的妖孽,他故意的轻挑着自己肩上乱发,笑道:“不知,要何种交待呢?”
  肖雨想笑,她真的很想笑。
  因为很明显陆雪风的笑容相当迷人的,在场的男人们刚刚清醒,此时又被迷了个七昏八素,只怕连自己姓甚名谁也忘记了。
  段青海只恨这些人不争气,刚刚还热血沸腾的叫着要杀要砍,如今一看到人便什么动作都没有了。他不由得又沉声道:“陆教主,请莫要迷惑众人。”
  “小妹你看到了没?江湖上人人都讲大哥我有迷幻摄魂之术。却不知,那只是爱美之心人皆有知而已。若不然,功力再强,也怎么会一瞬间迷倒这么多人?”他随手一指,肖雨便顺着他的手去瞧,果然个个痴呆,让人无奈摇头。
  这哪里是什么迷幻术,他分明用的是集体催眠!肖雨点头道:“可怜的爱美之心。”
  “只是小妹,我奇怪,为何你不会也如他们这般?”陆雪风挑起肖雨的下巴旁若无人的问。
  肖雨抽了抽嘴角,道:“看得长了,习惯了。”
  “也对,若是总与这些人相同,那还真是白痴……”他将白痴两字咬的很重。肖雨以为这些人被骂一定醒来,只可惜白痴仍是白痴!
  段青海皱眉道:“此处是灵堂,请两位庄重些。”然后一掌拍出,直逼陆雪风两人。
  陆雪风甩袖挡住掌风,然后笑道:“在下已然来了,是你们处处发呆与我何关。至于庄重,我又哪里来不庄重。喂,这边拿刀的先生,我哪里不庄重了?”
  一位拿刀的武林中人听到这话,马上摇头道:“不不,很庄重很庄重。”
  陆雪风笑道:“你瞧。”
  段青海无言以对,只是道:“灵堂之上的三具尸体陆教主你还有印象吗?”
  陆雪风道:“有。”
  “那么,人可是你所杀?”
  “是!”
  “既然你已经承认杀死了女人与孩童,那便跪在此地请求他们原谅吧!”
  “原因?”
  “你一教之主竟然连无寸铁的小孩子也杀,这不是原因吗?”
  “他们的目地是报仇,但没有能力杀死我。我的目地也是报仇,却有能力杀了他们。所以,何错之有。”
  “你又为何人报仇?”
  “我的小妹,她们伤了我的小妹,所以我便动手杀了他们如此而已。”
  “你……”段青海将目光移向了肖雨,却只在她脸上停了几秒而已。然后道:“即是如此,不觉得你的下手太狠了吗?”
  陆雪风叹道:“恩恩怨怨何时了?我只是让这场恩怨早一点结束而已。”
  “陆雪风,你太凶残了。”风无剑已经将剑抽出,突然出手奔他而来。
  陆雪风轻轻挑了下眉毛,道:“在我小妹之前动剑,会惊到她的。”
  肖雨脸孔紧抽了两下,然后心中低咒,你是没出剑可是照样杀人。那场景可比这剑光闪闪要可怕的多了,那她都挺过来又怎会怕这道剑光?
  正想着,只见陆雪风两指轻抬。一道劲风便击了出去,正将风无剑的长剑逼来数寸。然后袍袖轻甩,向他的头面打去。
  别看风雪纱很美,但是被陆雪风功力带动却比那刀剑还要厉害。风无剑被迫得退出数步,头上发丝却已经被陆雪风的功力所动,直直吹起,甚至将发髻冲乱,变得十分狼狈。
  段青海轻喝一声跃过风无剑杀了过来,他的武功比风无剑不知好了多少。所以竟然一时间与陆雪风过了几招。
  肖雨退了三步,生怕被波及。可是一旁受了羞辱风无剑,突然将目光对上了肖雨。然后,出手一剑直奔她刺去。
  肖雨没想到有人会攻击自己,只是她这边还没反就过来,风无剑已经连退三步,臂头与双腿皆中了剑招,鲜血狂喷。
  这就奇了,陆雪风与段青海都打斗得正紧,没有人向她这边看来。难道是?肖雨左右看看道:“幽冥?”
  “在!”
  肖雨抽了抽嘴角道:“我无事,你接着隐身吧!”
  “……是!”
  怪不得陆雪风会带她来,原来早安排了人手保护。而且他只怕早就断定某些人只会看得眼花,或是只是来助声威的,若是真的动手,怕是只有段青海与风无剑。
  “你,卑鄙……”风无剑单膝跪地指着肖雨道。
  肖雨很想翻白眼,不过瞧在自己一身风雪纱的份上才端庄的道:“你攻击我这个手无寸铁还受了伤之人就不卑鄙吗?”
  “邪门妖孽人人得而诛之。”风无剑狠狠道。
  肖雨冷声道:“那你此等做法又与邪门外道有什么不同?只不过是挂着正派的门牌行邪恶之事罢了。”
  风无剑狠狠道:“大家还站着做什么,还不快杀了此女为风三娘子一家三口报仇。”此句果然叫醒了几人,便瞧了瞧肖雨。
  肖雨暗叹,自己终究不是那个妖孽,无法让大家都能心生爱美之心。结果,十余人同袭而来。
  肖雨比较担心幽冥道:“你可以对付吗?会不会太免强了。”
  “不,杂碎,而已……”
  她点头,道:“果然有什么主子便有什么的下属,这话讲的透彻啊!”一样的狂傲,一样的无视别人。
  果然,这十多人完全不够瞧。只是一回合,全部被击退,一个不留。
  这之中不免有些用暗箭之人,不过均被一道黑影保护,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肖雨看着那些人轻叹,道:“何必呢?”
  这时正争斗的两人分开,段青海明显中了一掌,口中含血。陆雪风风雪纱的一面衣袖被击中,破了一块。他看了一眼,道:“可惜了……”
  段青海捂着胸口道:“你今日定要给她们母子一个交待,否则别想轻易离开。”
  陆雪风道:“我已经交待了,给她们安葬费用。比你们这些人所办要豪华的多了。”
  “你……”段青海轻咳,然后瞧见肖雨,却见她在风下而立脸上无紧张无痛心,十分平和。象是完全没将他的受伤看在眼内,更加平淡得让人紧张。原来那个爱着他的女子似乎已经消失了,难道她已经被陆雪风所迷惑,忘记他了吗?
  给力的摧毁
  第三十三章、
  可是他们明明是兄妹的关系,难道他如传说中一样,完全是做些逆天而行的事情?那么他将人送过去,岂非大错特错,甚至害了她一生?更加可悲的是,他竟然发觉对于现在以一个身外人似的站在群雄之中,不焦不燥,甚至还有些清丽的女子心动不已。
  陆雪风极不喜欢段青海看着自家小妹的眼神,他眯起了双眼,突然自怀中拿出了一样东西道:“这是你想要的东西吗?”
  段青海见他手中的东西便是一怔,道:“你……”尚未说完,便听到哧的一声,陆雪风手中的东西在瞬间化成无数碎片飘在空中。
  段青海便立刻怔在那里,这神变机玄是武林至宝,内中记载着各门各派武功破解之法。
  原本此本不应存在,只是前代发生一件大事,那便是江湖之中有一隐藏门派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将各门掌门或是有一定地位的领导者暗中拉扰进其门。并想时机一到,趁机一统江山。
  莲玉门前任掌门与位各门派的好友得知此事,为防他们突然反判,于是将其所习之武功,绝技,毒术的破解之法全部撰写出来,经研究之后总结此书之中,只待查出相关的人除之。
  只是,此事不知为何不了了之。这人没有查出来,反而连这个神秘门派的半点消息也没有了。这之后为了以防事件再起,所以便由莲玉门保护此书,而其他人负责监督。
  一直到了段青海接任门主,这门书依然被深藏。没想到陆雪风不知在何必得到此消息,然后亲自盗了去。
  本以为秘密处理将书拿回来便可,但谁知他竟然当众毁了此书,之后拉起肖雨道:“玩累了,回去休息吧!”
  肖雨也瞧到了他毁的是什么,只见段青海发怔的模样便想,此书对他一定相当重要,否则也不会送个女子去别的男人那里,并且发誓要娶那名女子为妻,这是何等的牺牲?
  正想着,便觉得陆雪风的声音冷冷道:“在瞧什么?”
  肖雨没来由的一抖,道:“伤口痛……”
  陆雪风声音缓了下来道:“我带你走。”说着抱起了肖雨飞速离开了现场。
  没人来拦他们,另一方均是伤的呆的呆,怎可能追上轻功堪称第一的陆雪风。
  只是,肖雨没想到一回来便被按进了巨大的浴池之中。陆雪风的宅院青一色的都设有这样的巨大浴池,而且长年保持着水质的纯净与温暖。肖雨本来很爱惜这身衣服的,却被陆雪风三下五除二的剥掉。
  然后她感觉头一转,整个人便趴在了他的怀中,只是由于他的腿翘着,所以她的屁股也翘在水上面。肖雨感到有些囧,便挣扎着想起来。却觉得屁股传来一声脆响及火辣辣的疼痛感。
  她便大叫了一声道:“你做什么?”只可惜脖子被一只手固定住根本无法动。
  陆雪风道:“惩罚。”
  “我又没做错事?”
  啪!屁股又挨了一下。
  肖雨怒了,她就算这个身体稍小些,可心理上她已经算是大女人了,竟然被人按在这里打屁股,着实太过份了。
  “放开,就算你是我大哥也不能这样没有理由的打我的屁股,松开……”她向后挣扎,可是陆雪风的手便如牢笼似的,怎么也摆不脱。
  偏偏陆雪风也觉得打重了,又怕自己的腿撞到她的伤口,于是便将两条腿分开想解放肖雨的肚子。
  这边肖雨正想着奋力想将头挣脱出来,下面的阻挡一失,她便毫不犹豫的趴在了水中。
  都讲无巧不成书,但这次也真是太巧了。肖雨只感觉自己这一摔额头正巧碰到了男人最为脆弱的地方,她囧了一下,连忙抬头。
  头出水面的时候听到妖孽发出一声呻吟,她抽了抽嘴角,将湿湿的头发拂开眼前,尴尬的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只是这妖孽竟然双颊范红,轻轻舔了自己薄薄的嘴唇一下,不太明显的喉结轻轻的动了几动。
  “很痛吗?”肖雨有意看向水中,可是又觉得这样做有些唐突‘佳人’。
  “不,很舒服……如果你愿意,可以再来。”陆雪风吞了吞口水,将腿慢慢收回并拢。即使不去看,也知道下面十分精彩了。
  肖雨本就知道他是变态,可是眼下的情况却让她感觉到危险。双手抱胸将身子潜在水下连退数步。
  陆雪风轻叹道:“你又躲什么,以为我会吃掉你这个小妹吗?”
  肖雨使劲点头,刚刚他一副发春的模样,满面桃红,眼神迷朦。只是,与陆雪风在一起如此之久,还没有看到这样的他。
  陆雪风眼中见的却是一头湿淋淋的乱发,小鹿般的眼神,虽然双手抱着胸,可是却难掩全部□,反而让人有尽观详情的欲望。
  这股欲望十分强烈,这让一向看淡这种事情的他也不由得想寻出处发泄。只是眼前的女子,是他的妹妹,唯一的亲人。如果乱来,怕只是惹她不快。想着突然一拍水面,立刻激起了瀑布般的水墙。
  肖雨连忙用手挡住脸,等拉下手时眼前的陆雪风已经失踪了。
  自己刚刚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惹他如此愤怒了,差点便毁了此处的池子。想一想,那样的武功高强的人被自己撞到呻吟,所以一定觉得丢脸才跑开了。不过,妖孽忍痛也那样漂亮,真是性感的差点让肖雨以为接下来他们可能会发生什么兄妹之间不该发生的事情。
  不过还好!
  她这边还好,陆雪风那边却并不好。他披了衣服直接叫人送一名女子过来服待!这个庄院原本是养了两至三名女子的,只是他却连样子也忘记了。
  不一会儿,有人将一名已经脱了精光,外面只披了件外衣的妖艳女子送了进来。
  陆雪风现在一身的火气,所以连那女子的样子也没瞧,直接便将其双腿分了开来。两只手则覆上那对傲人的胸前,使劲的揉捏。
  那女子觉得痛,轻轻的呻吟了一声。
  陆雪风本在脑中将她看成了肖雨,眼见着自己便要与她成为一体,心中正高兴万分,耳中却听到一声非是小妹的声音,便如全身上下被浇了一桶冷水。本来满腔的爱欲此时便随着那声音消散,本是激|情满满的物件现在也成了软脚虾!
  给力的疾病
  第三十四章、
  砰!
  整张床碎成几半,陆雪风站起身便怒气冲冲的出了房间。门外声音问道:“教主不满意吗?”
  “现在就去,找几个身材好些的来。”他认为此女身材一般,无法勾起自己的性/欲来。
  声音答应一声转身而去。
  偏这时候遇到刚洗过澡,披散着湿淋淋的长发走过来的肖雨。她与往常一样,穿得很随意。只披了一个袍子,里面什么也没有穿。身材很娇小,被肥大的袍子裹着几乎让人分不开男女。
  可是又因为头发没干,浸得胸前的衣服紧贴着,又清晰呈现了她女性的特征。
  陆雪风伸手捂住胸口,刚刚那降下的火气又腾一下冒了出来。他将头转向一边,道:“你怎么才出来。”
  肖雨调皮的笑道:“不小心睡着了,所以泡的久了。你瞧,这手都泡白了,还有脚……”说着将长袍拉起,提起一只泡皱的小脚给他瞧。反正这以前也是做惯了的,他也没有讲什么。
  可现在不同了,陆雪风一看到这对脚便心跳加速。他伸手去按自己的脉门,自语道:“血气上涌,气脉不顺,这是……”陆雪风皱眉,想着白日之情况,是否中了何种异毒。
  只是脉像表示,他并没有中毒。更何况,也没有一种毒可另他这种特殊体质去中。
  肖雨只觉得陆雪风双颊泛红,十分不正常。又见他按脉自己也吓了一跳,寻问道:“大哥,你没事吧?”走到他近前寻问。
  陆雪风竟不自觉的退了一步,道:“无事。”
  “那晚上吃什么?”肖雨泡太久早就饿了,只盼着能吃陆雪风所做的饭菜。
  可是陆雪风却觉得微笑着讲话的肖雨这一眨眼,自己的心跳得更快,连忙将头转向一边道:“我……我……这就去,你且在房间等吧!”
  “哦,那个大哥如果你不舒服就休息一样,我来做给你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