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不伦)我的妖孽大哥-第9部分

几声要你小心都不曾注意脚下!”
  肖雨这眼睛又有些泛潮,道:“我只是有些迷茫。”
  “哦?”大叔又给她倒了一杯。
  “大叔,我很怕失去一个亲人,可是如果一个谎揭穿之后我便一定会失去他。我不知道要怎么办,是躲着过一辈子,还是……”失去他。
  大叔沉默了一下道:“亲人是怎么也不会失去的,所以如果有误会一定要说清,到时或许他会原谅你也不一定呢?”
  “如果不原谅呢?”
  “那他还是你的亲人,不是吗?”
  肖雨一怔,将茶杯在手中转了一圈道:“大叔讲的对,我想,我知道怎么办了。”说完放下杯子道:“大叔的茶很香,有机会我可以再来喝吗?”
  “自然可以。”大叔点头应道。
  肖雨站起来道:“但这衣服……”
  “不急还,我还有你穿去便是。”
  “多谢!”肖雨决定了怎么做便不想耽误了,便转身离开了草屋。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走了许久,边走边找寻着陆雪风可能的落脚之地。万没想到,竟然给她发现了一个无人的庄园。
  她似乎在这庄园上看出了陆雪风的风格,简单,幽静,阴冷!
  想着大叔所讲的话,于是在门前转了几圈,又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如果事情拆穿了,她会死吧!就算死了,他还是她的大哥!
  为了活着,她可以就此走开,以后不会有人知道她的存在,也不会再遇到陆雪风与段青海这两个人。甚至,她可以选择回到自己的世界。
  但是,就有那一个声音在追逐她走进去。
  因为,只有走进去,那她才会在陆雪风面前做到真正的坦诚相见。
  即使,他真的要杀她。
  肖雨将柳叶放进自己的腰带之中,因为离了手,她的身体便显了形。慢慢的向庄园走去,竟然无人阻挡。
  她伸手开了门,心脏狂跳着走到了石子铺成的小路之上。边走边底声问:“教主人在何处。”
  暗中有个声音回答道:“后院的正房之内。”
  “嗯,多谢。”肖雨吸了口气,暗暗讽刺自己。明明是十分胆小的,为什么还要做这种危险的事情。可这身体就象不是她的一般,直直的奔了暗中人所讲的房间走去。
  房门虚掩着,她刚要抬手叫门,便听里面的人道:“进来吧!”
  肖雨听出是陆雪风的声音,于是推门而入。她如往常一样对着陆雪风微微一笑道:“大哥,我回来了。”
  陆雪风只是一怔,然后也笑道:“乔开山发了急信讲你被人绑架,刘断木身亡。我正想着去找你,你却过来了。”
  肖雨便觉胸口一痛,他还是察觉到了。是啊,那样一个聪明的人!他以前从不在她面前说慌的,可是现在他竟然这样讲。
  如果,他知道她有危险又怎么会大大方方的与段青海等人对持,并且还救人劫人,他首先要做的,应该是去找她,而不是在这里等。
  “嗯,我偷偷跑出来了。”肖雨仍是笑着,伸手去拉住陆雪风的手。在最后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之前,她想再闻一闻他的味道。
  陆雪风却象从前一样拥她入怀,然后一同坐在椅子上道:“吃了不少苦吗?”
  肖雨点头,强忍着眼睛道:“没怎么吃苦,就是想你了。”
  “是吗?想大哥什么?”
  “想你对我的好,想你做的饭菜,我都饿了,大哥可不可以去做饭啊!”
  “可以,但是稍等一下,梅红她们很快便会完事了。”
  “她不会真的去破小师妹的处了吧?”
  “是。”
  “……强大。”心中则叹气,这饭是吃不成了。
  “哈……”
  “大哥,你身上好香。”
  “是吗?”
  “大哥,我有没有夸过你真的美的不象话?”
  “没有。”
  “那现在说,大哥,你真的美的不象话了。我一直都十分嫉妒,怎么一个男人生成这样。没天理啊!”
  “天生的。”
  “是啊,天生的。”
  “大哥!”
  “什么事?”
  “没事,就是想多叫叫你。”肖雨将头向陆雪风怀中凑了凑,就算现在他突然出手杀了自己,那也不算吃亏,至少豆腐吃到了。
  “小妹……”
  “嗯?”
  “没事,就是想叫叫你。”
  “哈哈……原来大哥也会撒娇的。”肖雨主动的勾住陆雪风的脖子,抬眼使劲的看着他,然后道:“大哥,你有没有什么画像之类的给我”
  “画像?没有。”
  可惜了,早知道让那小女孩将相机带过来了。肖雨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慢慢的道:“这天下,还真是没有样样随心的事情。”
  就这样抱着吧,真想此刻成永恒!
  但是,这又是不可能的,因为此时门开了,两个女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后面的女子是被前面的拉进来的,她脸上泪痕未消,却见肖雨坐在陆雪风的大腿之上,整个身子依在他的怀中。
  看到此处她不由得又是愤恨又是嫉妒,指着肖雨大声道:“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肖雨在心内叹气,看来是时间到了。然后慢慢的站了起来,道:“逃出来的。”
  看着小师妹这样子,似乎是遭受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整个花朵一样的脸此刻已经扭曲到极点。这样不冷静的遭受虐待的人,怎么会看着自己往日的情敌活的好呢?所以,肖雨向天挤了挤眼睛,这次只怕是在劫难逃了!
  既然自己都不好了,那她也不会便宜即将出卖自己的人,于是瞧着梅红笑着道:“你办事很快嘛!”
  “回小姐,因为她还是个雏,而教主还有事要问,所以便留了她可以下床走路的力气。”梅红微微一笑,怎么瞧怎么象个祸水。
  “你……”小师妹坐倒在地上,突然指着肖雨道:“你们以为自己很聪明吗?其实都被耍了知道吗,就是被这个女人……你还叫她小姐,她根本不配。”
  给力的惩罚
  第四十五章、
  肖雨虽然心里已经准备好了,但是被她如此说,心头依然乱跑。开口就想解释,这是人的本能,可是她却一握拳将这本能放弃了。
  “我到底有哪里不好,来到这里就被这个女人玩弄,同样是受了大师兄的指使做的事情,为什么她可以完好的站在这里?”小师妹狂吼着,卟嗵一声坐倒在地上。
  没有人回答她的话,肖雨也只是轻轻一叹。接下来,只怕真的轮到她了。
  小师妹突然爬上前几步,伸手想拉住陆雪风。可是却被一脚踢了出去,她在地上滚了一圈才坐起来,嘶声道:“为什么,如果还是要被侮辱,我情愿被一个真正的男人而不是她。”
  肖雨有抓墙的冲动,小师妹啊,你怎么就可以对变态说出这种提醒的话。他可不会同情、可怜,只怕会……
  果然,陆雪风道:“既然你喜欢男人,那么会让你如愿的。所以,为了下次的对象换成男人,你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小师妹竟然一喜,道:“我自然知道,你想问这个女人的事儿吧,我全说给你听。你听了之后只会觉得她根本就是一个脏女人,比我还要脏,哈哈……”
  肖雨知道她是误会了,误会陆雪风会是那个男人。连身子都不爱碰她,怎么可能代替梅红与她有什么关系。不过,肖雨却没有觉得自己脏,虽然这身衣服是旧了些。
  小师妹白了她一眼接着说道:“这个女人不过是大师兄在外面救回来的野女人,她一心一意爬上大师兄的床,就算知道他已经有了我。为此,竟然在得知大师兄想派人来上元教的时候,偷吃了百虫草将自己弄成了百毒不侵的体质。”
  肖雨没敢去瞧陆雪风的表情,只是觉得这室内的温度在慢慢的下降。
  “百虫草?但据传能食之而不死的,世上少有。”陆雪风的声音依然平淡,似乎没有任何波澜。
  “是啊,为此死了好几名胸前带着胎记的女子,其中还有那吴天尊的女儿。不过,这个女人不知用什么办法活过来了。而且,厚着脸皮让大师兄在她盗回东西后娶她为妻。不过,据我所知,在那之前她为表心意只怕已经委身给大师兄了。”
  “是吗?”咔嚓,妖孽所坐的椅子竟然粉碎。他优雅的站了起来,换了个位子继续淡定的坐下道:“还有呢?”
  小师妹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半晌才道:“还有就是,前一段时间你毁了神变机玄,大师兄大怒之下便想招集人攻上上元教。不过,又是因为她打消了念头。讲什么,要必需将她救回,才好进行攻击。我就不明白,这女人到底有什么地方吸引了大师兄,如果不是两人已经欢好,何必什么事情都将她摆在前面。”
  肖雨直咬牙,这个小师妹可是当真狠毒,明明瞧出妖孽大哥对于她可能失身与段青海这件事十分在意,便在此事上进行攻击,只盼着能让她也受什么苦才好。
  陆雪风后面的话已经不需要听了,原来对于这些已经猜到八九不离十。他转头冷冷的问肖雨道:“她讲的话,你有什么可以为自己辩解吗?”
  肖雨咬了咬嘴唇,然后抬头道:“你还信我的解释吗?”如果不信,说了只怕也没用。
  “那么你来,是为了救这个女人回去?”陆雪风嘴角挑起一丝冷酷道。
  下面的小师妹一听果然吓了一跳,如果这个女人真是来救她回去的,那她这样说岂非坏了事?可是,现在她清白已经不在,即使回去只怕大师兄也不会再瞧她一眼,不如将这个女人也拖下水!想着道:“一定是的,一定是大兄让她来救我。”
  肖雨抽了抽嘴角,这个小师妹真是十分让人无语。她瞧了一眼陆雪风,摇了摇头道:“如果我说,我已经不喜欢段青海了你相信吗?如果我说,我本不想回去莲玉门,你相信吗?如果我说,我回来只是为了和大哥一起生活,你信吗?”
  “你不配再叫我大哥。”陆雪风一句话让肖雨的心沉到了谷底。
  不过,这是她的选择她不会放弃。便道:“亲人就是亲人,即使你不认为,我却一直认为你是我的大哥。”
  陆雪风突然出手,一只纤白的手掐在了肖雨的脖子上,并冷冷的道:“我最恨别人骗我,而这世上真正能骗到我的人只有你……”
  肖雨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在咯咯作响,不光是呼吸,连眼前也慢慢模糊起来。正当她以为自己将要死去时,陆雪风突然松手,冷笑道:“想死,却没有那么容易。我要让你知道,背叛我会有什么下场。”
  肖雨使劲的咳了起来,然后直接的道:“会很惨,我知道……”
  “哈哈,梅小玉你也有今天。即使我回去大师兄不会看我一眼,但是你只怕也与我一样……”说完又狂笑起来。
  “很吵,住嘴。”陆雪风一句话,小师妹立刻停止了笑,道:“我该讲的都已经讲了,那么……”
  “你想要男人,放心我会给你很多。”抬头对梅红道:“带她去地下牢房,命令院中所有护卫都要照顾她一次,如果想多照顾几次我也不会反对,去吧!”
  小师妹听后大惊失色,嘶声叫道:“不要,不要……我说过的男人是你,不是别人……”
  “带下去。”陆雪风轻喝。
  梅红也是轻皱了下眉头,但还是拖着小师妹向外面走。
  小师妹狂叫道:“不要不要……即使真要这样,那么我情愿与她一起……”说着指着肖雨。
  肖雨便打了个冷颤,如果陆雪风真要那么对她,她该怎么办?小师妹不过是骗了梅红而已便受了这样的待遇,可她的罪过只怕更大……
  还是自杀吧!消极的想法瞬间出现在脑中,可下巴却被人掐住,道:“想自杀?你认为我会让你那么轻易的死去吗?”
  肖雨很痛苦的道:“不会……”她被人大力在地上带起,然后直接扔在了床上。
  这是要做啥?知道不是他的亲妹,所以想自己动手□?她退到床的最里面,以双手拉着胸前的衣服,颤声道:“冷静,冷静些,那个……其实不一定要用这种方法惩罚的,还有很多种。”
  “哦?你倒说说还有什么?”陆雪风已经将自己的外衣脱去,嘴角含着一丝冰冷。
  肖雨很想对天吐槽,怎么就成了虐文了呢,明明前几天还是温馨的甜文啊!她强打起精神提议道:“比如,比如鞭打了,老虎凳了,电击了……”一紧张她也不管陆雪风是听得懂还是听不懂,只管乱说一通。
  陆雪风拉住她的衣服冷笑道:“这些放在之后也是一样。”说完便将肖雨用力按倒在床上。
  她本能的伸手去抵抗,可是陆雪风却已经用一只手将她两只手腕全抓住,一下按在她的头上。力气之大,就算十几个肖雨加一起,只怕也拉不开。
  肖雨绝望的在心中叹气,这下自己的第一次就交待到这里了。虽说这陆雪风不是亲大哥,可她却一直将他做亲人看待,这样的结束她怎么也不能接受。尤其,万一再象梅小玉在那边的经历一样,不小心怀了孕,那她真的连跳河的心都有。
  如果知道是这样的结束,还不如在没来庄园之时掉河中淹死算了。
  正乱七八遭的想着,便听到一声衣服的脆响。她吓了一跳,惊慌的大叫起来。声音未落,便听门外有人道:“教主,段青海,带人,来了……”
  陆雪风单手击床,然后冷哼一声道:“那他就不要想回去。”说完自肖雨的身上爬了起来,穿起外衣道:“不许让她踏出房间一步。”吩咐过,一晃身便走了出去。
  肖雨松了口气,拉好衣服便觉得眼泪不受控制的想要滴落。却听门外有声音道:“小姐,走……”
  “幽冥,我不能走的,走了你一定有麻烦。”
  “人,我引来,你走,便好。”
  “你……那我们一起走好了。”
  “不能,背叛,教主……”
  “反正这人已经引了,已经背叛了,而且大哥那么聪明,他肯定会想到是你做的。所以,和我一起逃吧。否则,我一个人也不知去什么地方,万一遇到坏人也是……”
  “好!”
  肖雨没想到幽冥竟然会这么容易的答应,心中不由得越发感动起来。突然间门打开,幽冥便站在了门前。肖雨拉紧衣服,道:“现在就走,只是院里的人怎么办?”
  “他们,不知情……”
  “那我们从角门出去。”肖雨拉住幽冥,她虽然是报着必死决心进来的,却不想自己被陆雪风怎么样了再走。虽说她不是什么贞洁烈妇,可是每个女人都会对这种事报着一定的幻想。所以,她才会在另一个世界等了好多年,只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心爱的男人。
  这便是执着,肖雨并没有觉得那样做有什么不好。
  果然没有人阻止,在经过地下室通道那里时,肖雨甚至听到里面传来小师妹的嘶叫与呻吟声。她现在自身难保,所以便没想到要去救她。而幽冥,想救的也只有肖雨一人而已。她曾经不放弃他,那么他也不会就这样让她死去!
  
  给力的狗血
  第四十六章、
  如幽冥所讲,陆雪风是一定会追上她们的。所以无论用什么方法,只怕也逃不过去。除非,他们选择坐渡般去海岛中的国家。
  所以,一路向海边飞奔。
  幽冥将她安置在一处山洞之中,然后奔出去寻了些化妆道具之类的东西。他们化装成一对主仆,这才出发。
  肖雨发现其实幽冥不着黑色的时候还是很帅的,至少给人以安全感。她这一路一直想说对不起,可是却没有什么机会。
  本以为,至少能拖个两三天,谁知只到了第二日的下午,肖雨他们便被陆雪风抓到了尾巴并追击上来。
  当然,他们所见的人仍是只有陆雪风自己。
  幽冥将肖雨护在身后,对着陆雪风道:“教主。”
  陆雪风冷笑一声,也没瞧见他如何动,幽冥便飞了出去跪在那里狂吐鲜血。肖雨怔了一下,道:“你……”
  “无事。”幽冥勉强的站了起来,然后以单膝跪地道:“小姐,不能死。”
  陆雪风冷冷道:“那么你就死吧!”说着便抬起了手掌。
  肖雨其实是个很重义气的人,尤其这幽冥所做一切都是为了她。连忙闪身挡在他前面道:“大哥等一下,幽冥是我骗出来的。因为他很老实,所以很好骗。我只说,我喜欢的人是他,他便乖乖的跟我出来了。男人真是傻瓜,你说是不是。”
  “是吗?”陆雪风。
  “不……”幽冥。
  “是这样的,但是现在我想好了,他也太弱了。这样下去别说让他保护,便连你一掌都无法接住。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所以我将他还你了。”肖雨。
  “……小。”幽冥。
  “即使你叫我名字我还是要说,在你身上放了心思是我的错,本以为你是个厉害的人呢!”肖雨。
  “你……”幽冥。
  “算了,反正也逃不掉了。那日是我进庄园之前便让幽冥去通知的段青海,之后又让他带我逃走的。你很生气吗?那也没办法,谁叫你那么好骗,那么爱上当。不就是一个妹妹嘛,还如珍如宝的宠着爱着的!说到底,你这样的邪门外道,根本就不配有什么妹妹,只怕她早就死了,或者被野狼吃掉了……”肖雨一心只想扰乱陆雪风,如此或许幽冥还有一丝活路。
  可是,这些话却比刀子还利。她远远的看到陆雪风的目光紧缩,便知道不好。向后退了一步,便见他当真出手,一拳遥空击了过来。
  肖雨直接望天了,本来伤他最多的就是她,被打也是应该的。她微闭双眸打算硬受这一掌,可是却觉一道人影在眼前一闪。她连忙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幽冥的身体如断线风筝一样飞了……
  而那个方向,似乎是个断崖。
  北方山崖是很少的,所以肖雨当初游玩的时候还想着,这如果演一场跳崖遇大侠的戏码只怕不可能了。谁知道,现在竟然成真。
  她急急的追过去,却见幽冥的身影急速落下,最终只余下一道黑点。
  这次一定没命了,可是她却无法恨将他击落下去的人。转过头,看着面无表情的陆雪风道:“其实他很忠心的,你还真舍得下手。”崖边的风很冷,刮的脸生疼生疼的。
  “如果没有你,他或许活的好好的。”陆雪风不知为什么心底涌上一丝不安,便向前踏了两步。
  肖雨很诚实的点头,然后笑道:“我突然发现,我真的是个害人精。”然后轻叹了一声道:“大哥,其实我除了没有告诉你我不是你的亲小妹,其他的感情都是真的。初时的想逃走,后期的觉得与大哥在一起,世界便在手中一样。不过,现在全失去了。嘛!反正我知道早晚会有这一天。大哥,在这个世界上,我肖雨最最喜欢的人是你……”
  “你还想说谎吗?”陆雪风冷声道。
  肖雨却笑道:“唉呀呀,这样都被你发现了。看来我的感情戏演的还真烂……不知道下面会不会出现主角不死的狗血剧情呢?不过,我这么倒霉应该不会吧!不过,有点怕!早知道,有空就去多练练蹦极了,否得这时候脚软。”她回头向着陆雪风甜甜一笑,然后便伸开手臂,整个人向后倒去。
  后面,便是那无底的悬崖!
  陆雪风整个人僵了一下,然后突然冲出去想拉住那道人影,可惜瞬间的迟疑他抓住的不过是条残影罢了!
  他的心登时冰冷若死灰,便比当时他猜到她并非是自己亲生妹妹那种感觉还要可怕。
  似乎世界上又只有他一个人了,整个苍茫大地,永远只有他一个人而已!
  ———————————以下是陆雪风个人小档案——————————
  上元节这一天,陆雪风坐上了上元教教主这个位子。
  毒先儿兄妹虽都在入选之列,但论武功他们差得太远了。
  他觉得世上除了母亲与自己,便已经没有其她人存在了。所以他很喜欢清静,所以自他成为教主后,上元教中便不可以有一丝声音。有一丝杂乱的人影出现!
  某一天,痴呆的母亲却提醒了,还有一个亲人存在,那便是因为被仇人追杀而被他抛弃了的妹妹。
  母亲喜欢用布包着东西连摇边让她睡觉,这些让陆雪风即觉得愧疚又暗恨自己不该将那么重要的亲人就那样抛弃掉。所以,他便在那一刻密令三位教中长老找寻那个婴孩的下落。
  可是多年过去了,他以为将永远的失去这个亲人。
  可是梅红却带了好消息,在她的地方发现了一位少女,身上不光有胎记,还有百毒不侵的体质。陆雪风是学毒的,所以他很清楚,出现这种体质除非血血缘,否则只有非常渺小的机会才能得到。为此,他亲自踏出了上元教,想见一见那名少女。
  在接应地点并没有见到人,直觉上一定是出事了。他的轻功是独步天下的,所以很快便找到了她。
  身材很瘦小,头发倒是很浓密。在外表瞧来,怎么也不象是自己的妹妹。陆雪风边在旁边跟着她跑,边皱着眉头。
  可是,这个少女很有趣,明明很胆小,却还要试图用藏起的木棍去打一个练过武功的人。神情也很俏皮,一会儿惊慌一会儿害怕,一会儿无奈。
  眼见着那男人动手,他竟然出手帮了她。若是别的女子只怕受此惊吓一定爬起来跑路了,可是她却提着棒子扁人。那个样子,让他想到了自己母亲没有中毒的时候。
  或许,性格上很象也不一定。
  这之后她竟然在一边偷听他与梅红讲话,他并没在意,反正他想知道的只是答案。梅红给了他答案,毒药对她无效,她真的是自己的妹妹吗?
  不过,当她面对自己的时候,竟然露出羡慕的神情。甚至还有些讨好之感,他不由得有些好笑。
  还好没忘记正事,他确定了胎记得位置后,心中已经有几分相信了她的身份。可是,被一个男子脱去衣服她倒是很镇定。陆雪风越加觉得她好玩了!而当梅红退走,他说出她可能是自己妹妹的时候。她竟然一幅懊恼的神情,并自卑的说自己不可能是他的妹妹。
  如果,她此时承认有这个可能,那陆雪风反正觉得太不正常了。她这样子的表现,倒是正说明了这个女孩并不是用这个身份对他做什么的。
  陆雪风向来对别人保护着戒心,却不知为何,在这样一个坦率的女孩面前竟然觉得十分温暖。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小丫头从一开始只将他认成了女人!有些着脑的表明自己的性别,却没想到竟然将人直接惊晕。陆雪风对自己的容貌虽然很有自信,可是却没想到会将人吓晕的地步。
  不过,她的睡姿很可爱,象小孩子一样,象那个被他抛弃的,软弱的没有一丝力气的小孩子。
  陆雪风总想,大概是这个原因才让他彻底的相信这个叫肖雨的丫头便是自己的妹妹!
  可是,突然间有了小妹,他便茫然了。
  他不知道要怎么疼她,照顾她。所以便想着别的女子喜欢他做的事情,比如想与他共浴,可是因为觉得会将水弄脏他从不与这些女人共浴的。再比如同床而眠!他并不习惯,所以一般完事之后,女子皆会被他赶离房间。
  但自己的小妹不同,既然是同样的血脉又怎么会脏?
  可是她明显很讨厌如此,她越是讨厌他觉得自己越是没有被接受。总是变着法的想让她开心,想让她明白他是她的大哥。
  有人讲过,习惯与时间都是非常好的东西。
  现在他相信了!
  他的小妹真的在接受他,非但如此,她似乎已经慢慢习惯了!这点让他十分高兴,这心情却比小时候听到母亲夸奖时还要高兴。
  只是,最近他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了。
  起初只是觉得小妹最近发育得很好,那胸部越来越挺,身上的味道也越来越是好闻。后来,他便很想摸一摸,甚至舔一舔才好。
  这些都可以接受,因为小妹对他不会太过的反抗。
  但有一点,他发现当小妹意外碰到自己身下属于男性特征之时,他竟然有反应,而且还是非常激烈的反应。这便有些不正常了,通常与别的女子时他总是要到最后关头,才有一点点感觉。可是被小妹轻触,他竟然已经忍不住呻吟出声。
  或许是最近一直与小妹在一起,所以火气很大。陆雪风急着找个泄火的地方,还好这院子中有安排女子。
  可是,他却在攻城之前,自动停火熄灯了。难道自己有了什么毛病,导致不能人道?这点对男人来讲很重要,他连忙为自己把脉。但是,除了有一丝火气大外,没有一丝毛病。
  而且男人在他这个年纪,火气大是很正常的。或许,这个女子不合胃口?想让人寻个身材好的,至少胸要比小妹的挺,腿要比她的修长,皮肤要比她的好,那里……他竟然开始幻想如果不是与别的女人做而是与小妹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一定会很舒服吧!
  结果邓小小站在他的面前,他心中想的却只有小妹一个女子。真的是突然间明白了一切,他想得到的女人是小妹。并不是做为大哥想保护小妹,而是做为一个男人,想真真正正的去占有一个女人!她的全部,包括她的身体。
  兄妹乱囵只是外面那些人的标准而已,这些对他来讲一点意义也没有。他想得到的便一定要得到,如此,他们便可以在一起一辈子也不用分开!
  给力的无解之毒
  第四十七章、
  夜半无星无月,四周一片漆黑。
  肖雨全身被绷带绑的结结实实躺在床上,一来庆幸这主角跳崖不死的狗血剧情成了现实。二来,则在悲叹,要这样被绑成木乃伊要到什么时候。
  已经三天了,除了救她的老头常常给她喂些米汤或药,基本是无法行动的。虽说伤重是一点,最重要的还是这个老头只是药农并非大夫,所以这医人却是马马虎虎,绷带嘛也打的马马虎虎。
  见他进来,肖雨奋力的张长嘴道:“可以拆掉这全身的带子吗,我即使不被摔死也要被嘞死了。”
  老头道:“你这丫头怎么对救命恩人也说声多谢,还要整天对着我吼。”
  “我受伤的是腿和头,你却将我全身都包起来,还包成了这个样子,叫我怎么能不抓狂。”肖雨扯起嗓子与他大叫。
  刚睁开眼时便断定,这老头一定是个高人。结果一问之下,对方则说他只是个药农。因为这山里生长着一种极喜欢阴湿的药材所以便搬来崖下住,可以顺便采取。一年之中,只出去几次卖药材,其它的时候便呆在此处。
  本来,她还在担心会有人找上门来。可是老头说,她是被他悬在半空用来防止飞鸟来损毁药材的网子给接到,这才不至于摔死。但他本来是住在半山腰的,自然没有人会将目标盯在这里,他们如果真要找便去崖下去找了。
  “好我这就帮你拆掉,别又哭又叫的喊痛。
  “不会了!”虽是这样说,但是身上的骨头只怕摔下时也受了伤,竟然在扯绷带时有些痛楚。她咬了咬牙强自忍下,好容易双手解放了出来,她将身前的绷带扯开道:“请问,今天找到他了吗?”这个他当然是幽冥,两个人是一起掉下来的,可是在她醒后便请老头找他,可是却没有一点线索。
  “你当所有人都那么幸运,直接掉我网子里啊!”
  “是啊,不掉你网子里我的头也不会被网下面的尖石群伤到。现在到好,一定破像了。”
  “你破像就不错了,如果像他直接连自己姓甚名谁都忘记了,那才糟糕。”老头讲的是多年前也有人砸过他的网,同样被他救回。不过对方身上,似乎还有别的伤,差点便活不成了。
  “那也不错,我宁愿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肖雨望天,为什么总感觉自己越来越象悲情戏的女主角呢?正想着便听老头道:“我已经叫他晚点来接你上去了,这里可不是给病人养伤的地方。”
  “他?”
  “就是我多年前救的人,你们一个东一个西,竟然将我多年辛苦弄好的两个网子全部砸碎。不光如此,还浪费了我那么多药材,真是亏大发了。”
  肖雨一听便道:“那我身上的两件首饰不都被你私藏起来了,那两件可都是很贵的物品,别以为我不知道。”那都是以前大哥送她的,一直带在身边,现在却被人拿去了。
  也好,这个大哥只怕以后都不会再认她了。即使是再见,只怕也是你死我亡的情况。想到这里心中一痛,眼泪差点没滑下来。
  老头听后轻轻一咳,突然向外面道:“他过来了,我马上叫他将你带走。”
  肖雨想,他大概是怕自己向他要那两件东西吧!
  老木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修长的身影几乎遮住了房间中所有的光芒。肖雨眯了下眼睛觉得这身影有些熟悉,待看清了不由‘啊’了一声。对方一怔,然后看到了肖雨腰间破烂的衣服,也惊讶的道:“是你?”
  “好象就是我,大叔好久不见,看来这衣服我是无法完璧归赵了。”扯着几乎露肉的衣服叹道。
  “你们竟然认识那就好办了,你也知道我这里十分潮湿根本不适合病人,而且她还是个少女,如果住的长了说不上会生出什么毛病来。你将人带上去吧,算是报答我多年前的救命之恩。”老头嘴上说着已经开始收拾药材,似乎相信那位大叔一定会带肖雨走的。
  果然,他点了点头道:“好,我带她走。”
  比起老头,肖雨更想与这大叔一起生活了。于是乐得看他拿了药材,然后回将自己背在背上,并道:“路上如果觉得哪里痛就开口。”
  “嗯!”肖雨不敢点头,因为脸上的伤口痛得要命。
  大叔依旧带着那个破斗笠,出了老头的家便寻到一个几乎让人无法发觉的小路慢慢的向山下走去,大概是想到了底再从什么地方转上去。
  肖雨感觉这大叔走的很平稳,虽背着一个人气息却一点也不乱,不由想他大概是懂功夫的吧!可是,他为什么一个字也没有问自己呢?
  “大叔,为什么你和那老头都不问我为何不叫家人救我回去?”
  “你不说,自有你的道理。我和药农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心中自然明白的。”
  “哦!那大叔,你还是想不起以前的事情吗?”
  “嗯!”
  “那不觉得寂寞吗?”
  “习惯了。”
  “那,从今天开始我也是个失忆的人,可以吗?”
  “你若想忘记,那便忘记吧!”
  “多谢大叔。”肖雨是这样下了决心,可是两滴眼泪还是落了下来。
  大叔的房间还与上次时一样,完全没什么变化。不过,这次他将自己的床让给了肖雨,然后在中间扯了个帘子。另一边,搭了个简易的木板床自己休息。他是个相当沉默的人,只要肖雨不问话很少自己讲话。
  而那斗笠并不是常常带在头上的,在吃饭的时候会脱下来。肖雨看后大叫可惜,本来是很完美的一张脸,现在却七扭八歪的布满伤口。一问之下得知,原来是当年被那药农的石群所伤。
  因为又被用错了药,所以导致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
  “害怕吗?”
  “不怕,因为我马上就会变成你这样子了。”肖雨倒没觉得如何伤心,如果真的成了这样子只怕大哥都会认不出她来,到时或许能远远的瞧他一眼。想到这里又晃了晃头,明明已经失忆了,为什么还要想起他。忘掉吧,那些再与她无关了。
  肖雨腿上的伤不太严重,过了半个月便能自由下地行走了。这些天中她请求大叔隔几天便去问药农有没有找到幽冥,可得到的永远是失望的答案。
  今天也是如此,肖雨听后道:“我觉得最亏欠的只有他了,真的希望他也能被哪个网子套住。”
  “他是你的爱人?”大叔边热着水边问。
  肖雨摇了摇头道:“是朋友。”她脸上的绷带已经拆开大半了,不过因为用药还好,疤也没大叔留下的可怕。
  虽然两人相处很久,却都没问对方名字。肖雨是因为她知道大叔忘记了自己是谁,如果冒然的问,只怕他会因此而感到伤悲。大叔不问,大概是自己住的惯了,不想去问别人的姓名与来历。
  于是,两人便是大叔与丫头的称呼着。
  肖雨每天都与大叔去钓鱼,直到冰封了河南,他们又开始将冰凿成窟窿去钓。不过,每天都吃鱼,上顿鱼下顿鱼真把肖雨吃怕了。她看着桌上的红烧小小的鲫鱼道:“大叔,我们可不可以换别的菜来吃,你这些年吃鱼还没吃够吗?”
  大叔道:“不会。”
  肖雨无语了,她现在只觉得,如果下辈子看到鱼,她都会直接将吃下去的饭吐出来。不过,吐的却不是她而是对面的大叔。
  而他吐的也不是鱼,是血……
  一大滩的血,几乎是狂喷而出。
  肖雨吓得将碗与筷子全扔飞上了天,急道:“大叔,大叔你没事吧?那个,我以后让你吃鱼,爱吃多少吃多少,不用吓得吐血啊!”
  大叔的斗笠掉落在地,面如死灰,却突然笑道:“丫头不怕,这是老毛病。”说着伸手摸了摸肖雨的头发,接着又喷了一口血,便倒落在地上,连呼吸都浅的几乎无法察觉得到。
  肖雨这次吓得不轻,连忙连搬带抬的将人弄上床。然后听了听心跳,很微弱。她冲出去想找大夫,发现自己并不认得什么路。突然想到那个蒙古大夫药农,便直接按着记忆中的路去找他。
  哪知好不容易找到药农,他却懒得出山为大叔诊治。肖雨一急,便道:“你若不去,我便放火烧你石群里的药材。”
  这个威胁还是十分管用的,药农老头一边跳起咒骂,但还是与肖雨一起来到了大叔的小屋。这一来一回过去了一个多时辰,肖雨真怕大叔支撑不住便那样去了,那她要怎么办?这世上,已经再无可依赖的人了。
  “你不用担心,他那不是病。”药农边走边道。
  肖雨直接囧住,抽着嘴角道:“这句话我觉得很熟悉,你不会下句话说他,那不是病是怀孕了吧?”
  药农大怒道:“你见过男人怀孕吗?”
  “听说过。”以前小报上不都说什么美国男人有怀孕还生子的吗?中国这边还有公鸡下蛋的传言呢,虽不知真假,但她确实有听说过。
  药农一时眼睛瞪得铜铃大,却见肖雨一副她也拿不准的神情道:“全是胡扯。”
  “那大叔是?”
  “中毒,而且据他本人说,是无解之毒。”
  作者有话要说:大叔出现,其实已经有人猜到他的身份了不过,好戏在后头
  给力的丑医
  第四十八章、
  肖雨几乎就想点指这位老头,这人都失忆了,怎么知道自己中的是无解之毒?
  可是老头接着道:“奇怪,一个失忆的人竟然只记得自己中了什么毒,这真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他也不解,意思他也不知道!
  肖雨眼见着大叔的屋子到了,直接推门进来。见他仍直挺挺的躺在床上,肖雨吓得先动手探了他的鼻息,发现还有气,不由松了口气道:“快来瞧瞧。”
  药农上来给他把了把脉,然后道:“还是老毛病,一时半刻死不了。”
  肖雨道:“可有什么方法医治他吗?”
  “有!”
  “那你怎么不用,你这个……庸医。”肖雨点指他道。
  “我又没说我能医,医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