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102部分

沉,脸色也一下子变的十分的难看。
这字体她认的,而且很熟悉,不过,不是夜无绝的,而是那个男人的。
竟然是他送的?
以前,跟那个男人在一起八年,那个男人可是从来都没有送过她一朵花,甚至连个花瓣都没有见到。
以前的他,根本就不懂的什么叫做浪费,什么叫做甜蜜,她跟他那么久,好像他什么东西都没有送过她。
他本来就是那般冷情之人,而且,她也并不是那种贪慕虚荣之人,所以,也从来没有在意过,她一直以为,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好。
但是,现在想想,似乎并不是那样的,若是他的心中真的有她,真的爱着,肯定会时时的想着她,肯定也会知道她喜欢什么,总可以在平时的生活中,送她一点喜欢的东西,那怕只是一点也好。
这样的情况,在意的并不是什么东西,也并不是在乎,那些东西有多么的珍贵,最关键的其实是那份心情,那份时时的在意着她,知道她心中所爱的心意,。
但是,跟他在一起整整八年,他从来都没有过,或者,应该说,虽然跟他在一起八年,但是那个男人只怕根本就不知道,她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今天,竟然送来这么多的花,而且,还在每一束花上加了字体?
所以,先前,她虽然怀疑有可能会是她,但是却又随后否定了,因为,以前在一起八年都从来没有送过她任何的东西的男人,一下子送她这么多的花,真的是让她觉的不可思议nAd2(
那个男人,到底是在想做什么?到底又想要怎么样?他这接二连三的奇怪的举动让她觉的,他都不再是以前的他了。
这变化也实在是太大了。
其实对花,她并没有太多的喜欢,或者不喜欢,她先前的期待,心中的欣喜,也只是因为,原本以为那花有可能会是夜无绝送的。
那份欣喜,不在于收到什么东西,而是在于送东西的人,只要是夜无绝送的,不管送的是什么,她会十分的开心,十分的高兴。
都会欣慰的接受。
但是,除了他送的,她一律不会要。
站在一边的白容看到公主脸色突变,便也明白了,这花不是三皇子送的,而且看公主的神情,似乎已经知道了是谁送到了。
白容是聪明之人,便也一下子猜到了那花是谁送的。
“公主,那些花要、、、”那个刚刚取来字条的侍卫,却并不知道那么多,只是觉的,有人送公主花,公主肯定高兴,女孩子吗,肯定是喜欢这些的,更何况,那人又一下送了那么的,而且还在每束花上加了字条。
可见那人是如何的用心,如何的认真,也足以证明那人对公主的心意。
公主现在正在招亲,选的肯定就是能够一心一意深爱着公主之人,这个男人此刻这样的举动,应该能够引起公主的好感吧?
刚刚公主听到有人送花的时候,可是有些高兴的,而且若是公主不喜欢,应该就不会让他去取那上面的字条来了。
孟千寻拿着那些字条的手,猛然的一僵,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那个男人这些做法,真的让她十分的恼火,下意识的,她握着字条的手,狠狠的紧了紧nAd3(
“白容,将那些花全部给本公主、、、”孟千寻的双眸微眸,望向孟千寻,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声音中带着几分明显的懊恼与冷意,那个男人送的东西,她肯定不会要。其实,除了夜无绝,不管是谁送的,她都不会要。
都会让人全部的扔掉。
只是,她的扔字还没有说出口,书房窗口处,却突然的闪过了一下人影,挺拔的身影,十分的熟悉。
只是此刻那身影似乎微微的有些僵滞,而且,他站在角落中,并没有立刻的向前,微侧着脸,一时间,倒是看不清他的样子。
“你先出去。”白容微惊,不过随即认出了那人,心中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然后便转向书房中的另一个侍卫,冷声吩咐着。
那个侍卫微愣,一双眸子有些奇怪的望着突然闯进来的人,心中暗暗猜想着,这个男人会不会就是那个送花的人呀?
他此刻就这么闯进公主的书房,公主也没有说什么,脸上似乎也没有丝毫的不满,看见,公主的心情应该是不错的。
竟然送花的人都进来了,那么那些花肯定要搬进来了。
“公主,属下就按你的刚刚所说的,把那些花全部都搬进来。”所以,那个侍卫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有些讨好的望向孟千寻,小声的问道。
他的话一出,站在窗下的男人的身影似乎明显的僵了一下,隐隐的,感觉到从他的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危险。
孟千寻的脸色也是明显的一沉,心中暗暗懊恼,她什么时候说过,要把那些花全部都搬进来了。
她刚刚要说的明明是,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免的堵住的宫门,影响了交通的。
只不过,他刚好进来,把她的话打断了。
“多话,还不出去。”白容的脸色微变,隐隐的多了几分懊恼,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侍卫不但没有听从他的命令立刻出去,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看来,他是应该好好的管管他们了。
白容看到窗口处男人略显僵滞的样子时,脸色更是一沉,这种情况下,三皇子只怕要误会了。
他是知道公主刚刚的意思的,公主刚刚肯定是说要把花扔掉的,但是偏偏话没有说话,此刻偏偏又被那个侍卫给误解了。
三皇子原本进书房的时候,就明显的有些不满,应该就是应该吃醋了,再听到那侍卫那句话,不生气才怪。
那个侍卫微愣,看到白容一脸的冰冷,还带明显的狠绝,再看到公主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似乎变的有些难看了,便不敢再多说什么,连连退了出去。
只是,在出去之前,又再次一脸疑惑的望了站在窗口处的男人一眼,心中更多了太多的不解。
白容在那个侍卫离开后,也慢慢的退了出去,看三皇子这样子,明显的是来兴师问罪的,所以,他还是先出去,让他们两个人慢慢的解决这个问题吧。
白容出了书房,小心的关好了房门,在房门关上那一刻,看到原本站在窗口下的男人突然的闪到了公主的面前,微怔,关门的手微僵了一下,不过,犹豫了一下后,还是将房门关上了。
这件事情只有公主跟三皇子两个人解决才最合适,其它的人搀和进去,只会让事情越来越复杂。
他在心中只能暗暗的祈祷公主没事了。
书房内,孟千寻望向突然闪到自己面前的男人。
此刻的他,一脸的阴沉,全身散出一股让人惊滞的冰冷,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的盯着她,那眸子中此刻却带着明显的怒火。
孟千寻的心中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不用说,他肯定是误会了,哎,这是她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这个男人本来醋意就大,先前白容就说过,他在比试的现场看到花断尘时,便有些不对,有些吃味了,此刻再看到别人送了那么多的花给她。
而刚刚那个侍卫偏偏又误会了她的意思,完全的曲解了她的意思,说出那样的话,他不生气才怪呢,此刻,若不是他极力的控制着自己,她想,他可能早就把她面前的书桌给砸碎了。
孟千寻暗暗思索着,要如何的跟他解释,才能够化解掉他此刻的怒气,说真的,这件事情太过突然,刚开始她又以为那花有可能会是他送的,还让侍卫去取来了字条,所以,此刻,似乎有些麻烦了。
“把那些花全部的搬进来?恩?”夜无绝见她坐在那儿,不说话,脸色更加的阴沉,一双眸子似乎快要喷出了火来,直直地射向要。
而此刻,他压在书桌上的手,更是不断的收紧,收紧,若是此刻有什么握在他手中的话,只怕早就化为了灰烬了。
他那声音中,更是让人惊滞的冷意,隐隐的还带着几分讽刺,当然,更有着极力压抑的心痛。
难道说,在她的心中真的没有忘记那个男人,而且,还在想着那个男人,爱着那个男人,所以,那个男人送来花时,她便被感动了,便要让人将花全部的搬进来。
他越想,越气,越想,心中越是着担心,平时的冷静,便慢慢的散去,那股有些控制不住的怒火,快要让他变的疯狂。
“要不要本王也帮你去搬进来?”冰冷的僵滞,一双眸子慢慢的眯起,透着几分危险的气息,咬牙切齿的声音中,更是怒火升腾,大有着一股,要瞬间的把整个书房给烧掉的危险。
孟千寻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心中暗叹,他这醋意也太大了吧,她前天明明跟他说过,她现在爱的人是他。
既然她爱的人是他,又怎么可能会收别人的东西呢,哎,他就不能冷静的想一下吗/?
“绝,你听我说。”看到他这个样子,那怒火明显的还在升腾着,孟千寻不想让他误会太深,不得不开口解释。
“听你说,本王现在还用的着听你说吗?”只是,夜无绝却并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狠狠的打断了她的话,那愤怒的眸子完全的可以将她烧成灰烬了。
“花都送来,整个皇宫门外,都摆的满满的,而你也让人把花搬进来了,现在,还用的着多说什么吗?”当他看到皇宫门外摆了那么多的花,又听说,那是送给公主的时,心中便不由的一怔,随即便查出了那花是那谁送的。
那时候,他的心中便忍不住的担心,若是今天换了其它的男人,那怕就是皇浦拓,他都不会有丝毫的担心。
但是,偏偏是那个男人,那个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
她曾经深爱的男人一下子送来那么多的花,来讨她的欢心,那么她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带着几分担心,带着几分紧张,他快速的进了宫,也顾及不得太多,直接的进了书房,却没有想到竟然听到侍卫说出那样的话来。
她竟然要把那些花都搬进来?
搬进来?!
她竟然要搬进来,是不是表示,她对那个男人又再次的动了心了?
“我没有人让人将花搬进来,刚刚只是那个侍卫误会了我的意思。”孟千寻有些急了,不由的站起身,连声解释着,声音也不由的提高了些许。
他总要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吧,更何况,那根本就不是她的意思。
“是吗?”夜无绝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脸上的阴沉似乎微微的缓和了些许,只不过,一双眸子中,却仍就是明显的怒火。
“当然,我本来是想说,让他们把那些花全部的扔掉,只是,我的话没有说完,你便闯了进来,那个侍卫便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是想把那些花搬进来。”孟千寻再次的解释着,虽然平时的她,并不太喜欢过多的去解释什么,但是这种情况下,对他,她还是解释清楚的好。
因为这个男人的醋意实在是太大了,要是不解释清楚,还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真的?”夜无绝的眸子微微的一闪,再次问道,似乎仍就有些不相信,本来,他对她是完全的相信的,但是今天的这件事情,实在让他有些无法适应、
不过,此刻,他脸上的冰冷已经隐去了大部,声音中的怒火也略略的消去,没有刚刚的那般吓人了。
“当然是真的?难道我的话,你都不相信?”孟千寻的眉角微挑,直直地望着他,故意说道,声音中带着几分刻意的懊恼。
“本王相信。”夜无绝愣了愣,随即应道,是呀,他应该相信她,既然她说了不是,那就肯定不是了,刚刚应该是他误会了。
想到这些,他心中的怒火便快速的隐去,只是,却还是隐隐的有着几分担心,毕竟,她以前那么的爱着那个男人,那般的深爱,不可能说忘记就忘记。
他不知道,现在,她的心中,对那个男人还有没有感情。
“你本来就要相信我。”孟千寻见他终于相信了,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微微的转动了下身子,低声说道,若是他完全的相信她,就不会有这样的误会了。
“好了,本王、、、”夜无绝再次的一愣,想到刚刚自己的确是太过冲动了一些,问都没有问清楚,竟然就对她发火,刚想说什么,只是,微微垂眸时,却恰恰看到了孟千寻面前的几张字条。
他的话突然的顿住,这些字条,看上去,似乎有些熟悉,对了,刚刚在皇宫外时,那些花上,似乎都有着这样的字条,但是,为什么,她这儿也有这样的字条?
“这是什么?”夜无绝心中思索着,手已经下意识的伸出,拿起了那些字条,打开,望去。
孟千寻听到他的话,看到他的东西时,微惊了一下,想要再阻止他已经来不及了,看到他拿起那些字挑,看着,不由的再次的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这才刚刚解释清楚,只怕又要添新麻烦了。
因为,那些字条上的话,实在是太过肉麻,太过暧昧,让人看来,真的是、、、
像夜无绝这样的醋缸,看了不生气才怪呢?
“这是他写的?”果然,夜无绝的脸色再次的变的阴沉,双眸更是再次的眯起,望向孟千寻,沉声问道,那声音中更是带着让人惊颤的危险。
“可能,或者,应该是吧、”孟千寻暗暗呼了一口气,轻声的说道,其实,他的字体,她很清楚,那的确是他写的,但是,她还真的没有想到,向来冷情的他,竟然会写出这样的话来。
“写给你的?”夜无绝的眸子猛然的眯起,危险中透着一股冷意,这话有些明知故问的,这上面其实写的很清楚,明显是写给她的。
“应该是吧。”孟千寻再次的轻叹,慢慢的说道,看到他刚刚平息的怒火再次的升腾起来,心中突然有一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
“写的倒是不错,恩?”夜无绝再看了一下其它的字条,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真够深情的。”
那声音冰冷刺骨,更带着几分明显的嘲讽。
“那是他写的,但是跟我没关系,我对他,早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孟千寻再次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微微的调节了一下气息,然后慢慢的说道。
她不想让夜无绝误会,不想再因为那个男人,而影响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因为,那个男人,跟她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夜无绝的身子明显的一僵,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也是明显的一闪,隐隐的闪过那么一丝的欣喜,她说,他对那个男人早就没有任何的感情了。
“我说过,我现在爱的人是你,跟他,不可能再有任何的关系了,你何必还要去吃他的醋。”孟千寻再次慢慢的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异样,她知道,他之所以生气也是因为太在意她了。
而很显然,夜无绝是早就知道了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所以,此刻,她也不想再隐瞒了,全部说清楚了,或者更好,因为,她真的不想让那个男人再影响到她以后的生活。
“你真的已经完全的把他忘记了?:”夜无绝的身子再次的一僵,神情间似乎隐过一丝凝重,想起了那天晚上她说过的话,她说,伤的太深,所以不会再爱的。
伤的太深,就是因为爱的太深,太的那么深,她真的能够完全的忘记吗?
“我想,或者我应该把我们的事情全部的告诉你。”孟千寻愣了愣,微微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慢慢的说道,她突然想把这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夜无绝。
既然选择了他,就应该完全的相信他,那么也就不必再对他有任何的隐瞒了。
至于他听到关于她的事情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孟千寻的心中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她觉的,夜无绝也是真正的爱她的,应该可以接受她的一切的。
夜无绝怔住,虽然他一直都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之间的事情,但是他却不想让她伤心,不想让她想起以前伤心的事情。
此刻,她若是告诉他,势必就会勾起以前的回忆,想起以前的伤痛,只怕会伤心,会痛苦。
“本王相信你,所以,你不用再说了。”夜无绝暗暗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的说道,说话间,微微的饶过桌子,走到了她的身边,将她揽进了怀里。
不想让他去回忆那沉痛的过去,所以,不管以后她有什么事情,他都不想问。孟千寻怎么会不明白他的心思,知道他是怕她伤心,怕她难过,但是,她现在对那个男人真的没有任何的感情了,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太多的伤心与难过了。
而,她知道,若是不将那件事情告诉夜无绝,夜无绝的心中肯定会一直都有隔阂,一直都放不下。
“我说过,我对他已经没有任何的感情了,已经完全的放下了,所以,自然也不会再痛了。”孟千寻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再次慢慢的说道,“所以,就算再提起,也不会伤心的。”
“真的已经放下了吗?”夜无绝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揽着她的手更是下意识的一紧,毕竟那般的深爱过,她真的能够完全的放下,一点都不伤心,不难过吗?
“真的已经放下了,至少对他的感情已经完全的放下了。”孟千寻却是微微一笑,说的极为的肯定,对他的感情,她是真正的,彻底的放下了,若说还有伤心,那么就是被他害死的她最好的朋友。
“夜无绝,对你,我不想有任何的隐瞒,所以,我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孟千寻微微的转眸,望向他,一脸的认真。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神情间隐过几分异样,对于她这般的信任,心中自然是万心的欣喜,而且,他也的确很想知道她跟那个男人的事情,因为,他一定觉的那件事情有些无法理解。
按理说,她是皇浦王朝的将军府的小姐,而那个男人去是北尊王朝的人,她跟他怎么会认识,又怎么可能会相爱的呢?
他甚至还让人去查过这件事情,初也调查的能力可是极强的,当时初也回来告诉他,说,孟千寻在那之前,根本就没有离开过皇浦王朝,甚至根本就没有离开过京城。
而那个花断尘更是根本就没有去过皇浦王朝,更没有去过将军府,根本就不可能有机会认识孟千寻。
而从她那次的话可以听的出,她爱的很深,那般的深爱,不可能是短时间里的事情,所以,他一直都不明白,这到底会是怎么回事。
“好,你说吧,我听着。”夜无绝揽着她的手再次微微的收紧,唇慢慢的靠近她的耳边,轻声的说道,既然她说已经放下,不会伤心了,而她又想全部的告诉他,那么说让她说过。
有时候,说出来,比一直闷在心里要好的多,也算是一种发泄吧,他一直,她的心中其实一直藏着太多的事情。
她说出来,他也可以跟她一起分担。
此刻,他用的是我,而不是本王,隐约间便更多了几分亲密。
“夜无绝,这件事情,听起来可能会有些荒谬,你会相信我吗?”孟千寻想到她穿越的事情,微微有些担心,不知道夜无绝会不会相信这件事情,毕竟这件事情的确是太过荒谬了。
“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夜无绝却是微微一笑,一脸肯定地说道,他对她是绝对的相信的,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绝对的相信,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孟千寻听到他这么说,心情便也轻松了些许,唇角也微微的淡开一丝轻笑,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唇角微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其实,我并不是这儿的人。”
她说话间,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夜无绝,观看着他的反应。
“不是这儿的人?”夜无绝愣了一下,略带疑惑的望向她,“你的意思是,不是北尊王朝的人,也不是皇浦王朝的人?”
夜无绝是聪明人,看到她此刻的神情,便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对,都不是,再确切一点,应该说我根本就不是这个年代的人。”孟千寻微微的点头,再次轻声说道。
夜无绝的眉头微蹙,对于她这样的话,很显然还是有些不能理解的,不是这个年代的人?那是什么意思?
“比如说,向前,还有一些其它的朝代,向后,也同样有很多其它的朝代,而我以前是生活是一个你所不知道的朝代中。”孟千寻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的跟他解释清楚,只能大略的说明一下,希望他能够明白。
当然,要他完全的接受,完全的理解,只怕很难。
夜无绝的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疑惑,眉头也是越皱越紧,不过,这一次,他却并没有再多问什么。
“其实,我跟他,都是生活在那个朝代,也是在那儿相识的。”孟千寻见他没有多问,便继续说道,毕竟,那件事情一时间也说不清楚,而且,那也不是重
夜无绝却是微微怔住,在那个朝代?他们的朝代,这就难怪了,难怪,初也查到的说他们根本就没有相遇的机会,但是两个人却偏偏又是相识的。
原本是这样。
“在那儿,我是一个孤儿,从小就生活在孤儿院中,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从记事起,我就是一个人,不管什么事情都靠自己。”孟千寻想到当年的事情,声音中微微的多了几分低沉,那时候,她还小,在孤儿院的时候,是经常的受欺负的。
夜无绝听到她的话,再看到她神情间的低沉,心也跟着痛了起来,将她抱的更紧,没有想到,她竟然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
他知道,她的小时候肯定很苦,很苦,其实他的童年也很苦,虽然有父亲,虽然有亲人,但是就是因为那些亲人,让他的生活变的更苦,更残忍。
不过,此刻夜无绝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那么紧紧的抱着她,抱着她。
孟千寻对着他微微一笑,有着无声的感激,“后来,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个人,将我带走了,然后,我便被带到了一个组织中,一个十分强大,也十分的可怕的组织,在那儿,每个人都要经过十分残酷,十分严厉的训练,要学习各种的技能,只是为了以后可以完成各种高难度的任务,在那儿,我同样也经过可怕的魔鬼式的训练,让自己变的强大,因为,若是不够强大,在以后的任务中,就会很危险,就会随时被人杀死。”
其实,那种残酷,跟他们的皇室之争实质也是差不多的,而且,他们的皇室之争比起那些可能要更残忍。
夜无绝的身子明显的一僵,说真的,她的一切,跟他真的很相似,他又何尝不是在时时刻刻的经受着严格的训练,只为了能够在皇室中生存,只为了可以保护自己,可以争得应试属于自己的一切。
“本王能够明白。”夜无绝深深的呼了一口气,低沉的声音中隐着太多复杂的情绪,就是因为明白,所以才更加的心疼,更加的想要好好的保护她。
而现在,他也终于明白了,她为何会懂的那么多,为何能够在面对一切事情时可以那般的冷静,沉稳了。
“经过了那一层一层的训练,我成为了他们之中优秀的一员,当然,我的使命便是不停的去完成他们安排的所有的任务,从那时起,我的生活中,就只有不断的任务,那样的生活,枯燥,而且危险,就在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他、、、”
孟千寻的话微微的顿住,那时候,她以为,她的生命就会是永远的那样的,毕竟,像她们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有感情的,但是,偏偏让她遇到了他。
那时候,她不顾组织的各种的禁令,毅然的跟他在一起。
当然,那一切都是极为的隐秘的,是绝对的不能让人知道的。
夜无绝自然知道,她此刻说的他是指谁。
“那时候,我不顾一切的跟他在一起,整整八年,那时候我是爱他的,为了跟他在一起,甚至不顾组织的反对。”
那时候,为了他,她真的是什么苦都能够忍受,那时候,虽然她极力的掩饰着,但是后来还是被组织上知道了。
那时候,组织上严厉的让她跟他断绝关系,但是,她却一口的回绝,坚决的不同意。
为此,她曾经受过很多常人无法想像的折磨,那时候,她曾经被关在密室中,不知道被打晕过多少次。
但是,不管多痛,她就是不松开,后来,她的上级实在没有办法,而又舍不得就那么失去她,所以,便只有默认了他们的关系。
不过,在那之前,她的上级曾经让人去查过他的一些事情,那时候,竟然也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不得不说,他真的掩饰的很深。
而且,很显然是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所以,也不难看出,他一开始接近她,只怕就是另有目的。
当然,她受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罪,她没有告诉夜无绝,因为不想让他担心,不想让他心疼。
八年?夜无绝听到她说的这个时间时,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八年呢,多么漫长的时间呀,八年的时间,那又是怎么样的深爱呀,八年的感情,可不是一天两天的。
难怪她爱的那么深,难怪她伤的那么深呀。
“那时候,我以为,他也是爱我的,我以为,我是天下最幸福的女儿,我要的不多,只要能够跟他开开心心的在一起就足够了,因为我的身份,我知道,不可能给他一份安定的家,所以,心中还一直有些愧疚,所以,我当时曾经跟组织上谈条件,希望,他们可以放我离开,不管什么样的条件,我都接受。”虽然她的话也一直不是很多,虽然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似乎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但是她当时,真的为他们之间的感情做出了很多,很多的努力。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那样的结局。
夜无绝此刻听到她说起这些,并没有任何的醋意,只是为她心疼,痛的心都揪起来了,他对她是了解的,她一旦爱了,就不顾一切,就毫不犹豫,绝不放弃的。
虽然他不是很清楚她当时的情形,虽然此刻她没有多说,但是他却可以想像的到,她当时受的苦。
她这般的对那个男人,但是那个男人最后竟然伤害她,真是太可恶了。
“后来,我才知道,他并不是真正的爱我,他接受我,是另有目的,只是,当我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太迟了,他跟那个女人一起,冲起了我们地方,杀死了我的同事,杀死了我最好的朋友,那一刻,我真的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那样,我真的不敢相信,他竟然那么的对我,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同事,我最后的朋友,一个个的在我的面前倒下,都死在了他的手中,我真的好痛,好痛。是我害死她们的,而更让我心痛的时,我一直深爱着,爱了八年,也一直以为一直深爱着我的男人,竟然这般的背叛了我。”虽然说过,已经完全的放下了,当时,再想起那时的情形,她的心情还是无法完全的平静,特别是想到那些因为她而死去的朋友们。
没有人能够明白她当时的心情,没有人能够知道,她那时候的绝望。夜无绝惊住,虽然他早就从她的话语中明白了,那个男人曾经伤害过她,但是,却没有想到,那个男人竟然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还是一个男人吗?还配做一个男人吗?
利用了她的感情,然后杀了她所有的朋友,更带着其它的女人一起来杀她。
那样的男人,就该碎石万段。
他此刻在心中暗暗发誓,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男人。
而他也能够清楚的明白她当时的心情,她爱的那么深,为了那个男人,受了那么多的苦,那么多的痛,最后却是换了这样的结局,换了那个男人残忍的背叛,她怎么可能不痛,怎么可能不绝望。
夜无绝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抱的很紧,很紧,狠不得直接的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这一刻,他知道自己再也不会放手,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绝对不会放手。
他绝对不会让她再受到任何的伤害,绝对不会了。
“所以,当时,我选择了跟他同归于尽,为了我的朋友,或者也是为了自己报仇吧。”孟千寻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紧紧的依在他的怀中,然后再次慢慢的说道,那一刻,她只能那么做。
“杀他可以,但是不可以伤害自己,从今天起,由我在,绝对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夜无绝的手越收越紧,紧的她有些透不过气来了,但是,他却仍就紧紧的抱着,因为,这一刻,他不想松开,那怕一点的松开都不想。
他就是想这般紧紧的抱着她,用他的一切来保护着她。
他从来不知道,她竟然受过这样的苦,从来不知道,她竟然有着那么残酷的经历,这一切,比起他,似乎更加的残忍。
毕竟,他是一个男人,而且,他是凤阑国的三皇子,他的身份决定了,所有的人都会听他的,而不是他受制于人,至少他有决定一切的权力。
但是,她却没有,她的组织,她的上级,都不允许她有这样的权力,她是处处受制于人的,那些人想要怎么的处置她,她便只能硬生生的忍爱着,连反抗的权力都没有。
而且,他至少还是有父母的,虽然母后对他一直都十分的严厉,从来没有关心过他的生活,但是,那还是他的母亲,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会处处的维护着他的。
而他的父皇,更是处处的维护着他,将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他的身上,更是处处的帮着他的。而她,却是一个孤儿,从小便是一个人,从小便处处受人欺负,从来没有得到过真正的爱,就连唯一的爱过的男人,也背叛了她,伤她那么深。
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已经够苦了,一直以为,自己的生活是最残酷的,但是现在跟她比起来,他却发现,自己以前受的那些苦,根本就不算什么。
她,这么小小的一个身份,是如何的承受了那样折磨呀,而她只不过是一个女人,但是,她却承受了那一切。
他甚至无法想像的出,当她一个女人承受着那一切时的情形。
“千寻,不会有了,再也不会有任何的伤害了。”夜无绝的胸腔微微的起伏,那声音中带着太多的心疼,更带着一丝让人无法忽略的坚定。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让人心疼了。
而他以前,还在怀疑她,还怕她又重新的爱上那个男人,不再爱他。
他现在,突然觉的那样的误会太可笑,而且对她而言,太过残忍。
那个男人,那般的伤她,她怎么可能还对他有感情。
若是有,那便只有恨。
“夜无绝,认识你真好。”虽然,被他那般紧紧的抱在怀里,有些透不过气来,但是孟千寻的唇角还是微微的漫开一丝轻笑。
她突然觉的,上天让她穿越到这儿,可能就是为了让她遇到他,爱上他的。
所以,此刻,她的心中是满足的,也是幸福的,并没有太多的伤痛。
“恩。”夜无绝怔了怔,轻声的应着,既然她说出这句话,那他就要担的起这句话,就应该做到更好。
“其实,你现在应该知道了,我并不是什么将军府的小姐,也就更不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当时,我跟他同归于尽后,再次醒来后,便发现自己变成了将军府的三小姐,其实,确切一点的说,应该是我的灵魂穿越到了她的身上,占了她的身子,所以,我并不是真正的她。”孟千寻想了想,再次轻声的说道,关于这个问题,她一直都埋在心里,没有告诉任何人。是怕这件事情太过荒谬,说起来,别人不会相信,也是渴望着这份亲情,好不容易找到了父母,不想就这么失去了这份对她而言最为渴望的亲情。
但是,此刻,竟然已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夜无绝了,那么这件事情便也瞒不住了。
说出这话时,她微微的抬眸,望向夜无绝,细细的观察着他神情间的变化,心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担心,不知道夜无绝知道了她并不是真正的孟千寻,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恩,我知道了。”只是,夜无绝却只是轻轻的应着,声音极为的轻缓,没有任何的异样,而且,那神情也是极这的平静,似乎只是在说着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
而且,他说的是,他知道了,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回答,却是那般的肯定,那般的直接,没有任何的疑问。
其实,当她说出自己的一切时,他便已经明白,她不是真正的孟千寻,而且,从以前的种种的异常,也足以证明,她并不是真正的孟千寻。
那时候,所有皇浦王朝的人都知道,梦千寻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傻子,但是当他见到她时,他却看到了她的冷静,她的沉稳,她的睿智,那一刻,他的心中便有了怀疑了。
而后来,她所表现出来的那种锋芒,更是让他惊讶。
现在,他终于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因为,那时的她,就已经不是真正的梦千寻了。
但是,那一切,都他而言,都不重要,他爱的人,本来就是她,真真正正的她,而不是那个以前的梦千寻,更不管她是什么身份,那怕她现在仍就是一个孤儿,也丝毫都不会影响他的爱。
反而只会让他更加的爱她,更加的心疼她。
所以,此刻,他的回答,再平淡不过,因为,他的心中,就是这么的平淡的,就是这般平淡的接受着这一切的。
孟千寻愣住,随即唇角慢慢的扯出一丝轻笑,但是,却又半真半假地笑道,“难道,你就是一点都不害怕,就不怕,我是什么鬼附身什么的,就不怕、、、”
夜无绝的双眸微瞪,望了她一眼,然后再次的将她抱紧,一脸认真,一脸严肃地说道,“不管你是什么,本王只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你永远都是本王的女人,那怕你就是鬼,那也是本王的鬼。”
“咳。”孟千寻突然被自己的口水呛到,按理说,这应该算是一句甜言蜜语吧,但是,他这话说的,怎么就让人感觉到一种毛骨悚然呢,什么叫做,她说算是鬼,也是他的鬼呀?
不过,她的心中还是多了几分甜蜜,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别扭,但是却胜过任何的一句甜言蜜语。
更何况,夜无绝本来就不会说甜言蜜语,这话对他而言,应该算是一种意外了。
“本王的意思是,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在本王的心中,都不会有任何的差别。”夜无绝听到她的轻咳,可能也是意识到了自己刚刚说的话有些不对,遂连连的再次补充道。
“我知道。”孟千寻微微点头,她当然明白,他要表达的意思。
“不过,关于这件事情,你暂时不要告诉其它的人,那怕是北尊大帝都不要告诉。”夜无绝微微的思索了一下,再次的说道,不是,他不相信北尊大帝,而是这件事情本就是十分的荒谬的。
说给他们听,他们也未必就会相信,而且,若是告诉了他们,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毕竟,若是他们知道了,现在的她并不是他们真正的女儿,他们真正的女儿可能早就已经死了,他们也肯定会伤心,难过。
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何必再去多说那些,这样的结局,已经算是最后的结局了,皆大欢喜呀。
北尊大帝可是一直都很喜欢她的,而且甚至把朝中的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她来处理,可见对她更是十分的相信的,若是此刻去告诉他那件事情,他说不定还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北尊大帝现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