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109部分

,以前,都是他的手下动手,也的确是没有见他动过手上呀,或者,他是真的不会武功。
众人的心中都不断的猜测着,有几个人还微微的望向花断尘,似乎是在羡慕他的好运气。
若是这个月无双真的不会武功,那花断尘可就赚大发了,这一局肯定是赢定了。
夜无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神情间多了几分沉思,他觉的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莲花教的教主可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够当上的。
而且,这莲花教的教主,可都是凭自己的能力得来的,若是月无双真的不会武功,根本就不可能会成这莲花教的教主。
他觉的,月无双可能只是故意这么做,故意想让花断尘放松警戒。
月无尘却是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一步一步的仍就是缓慢的饶到了台阶处,然后一步一步的踏上了擂台。
众人的唇角都忍不住的狠抽,好吧,在这样的情形下,能够这般的浑身无人的,缓慢的好像是在逛大街的,只怕也只有他做的出。
而擂台上,花断尘此刻的脸色已经有些发黑了,他自然不会因为月无双刚刚的话,就觉的月无双不会武功,他觉的,这可能是月无双的阴谋。
月花双终于登到擂台上,然后,还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似乎有些累的样子,然后才望向花断尘,微微一笑,有些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让花兄久等了。”
花断尘望向他,一脸的阴狠,一双眸子中更是多了几分嗜血的怒意,他觉的,月无双就是在故意的戏弄他的。
“费话不必说,开始吧。”花断尘此刻连勉强的笑都挤不出来了,也不想再去伪装了,只想快点的打败月无双。
只有打败了月无双,才可以出这口气,而且也只有胜出了,才可以再去找她,求的她的原谅,很显然,那怕是经过了昨天那样的事情,他还是不死心。
“比试开始。”白容见月无双终于上了擂台,随即大声喊道。
说真的人,他真怕又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他觉的,这个月无双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他的话音一落,花断尘便已经快速的出手,只是,他手中的剑才高高举起了一半,身子便猛然的僵住,不动了。
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他不能再动了,因为,月无双的剑已经直直地顶在了他的咽喉之上。
其它的组的都还没有完全的反应过来,所以,刚刚白容宣布比试后,一时间,都没有立刻的开动,还都在望向月无双跟花断尘这边的。
所以,此刻的情景,大家都看的清清楚楚,只是一招,不,或者一招都还不到,他就完全的把花断尘制住了。
而且刚刚众人根本就没有看到他是怎么出手的,甚至根本都不知道,他的手中何时多出了一把剑的,他刚刚上擂台的时候,手中好像没有剑呀?
这速度,到底是有多快呀,快的肉眼根本就看不到,快的,连花断尘这样的高手,都根本没有丝毫的回避的机会。
不是反击,而是躲闪,花断尘只怕当时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只怕根本就没有弄清楚是怎么回事,那剑就已经顶到了他的咽喉处,所以,比试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在场的,都是武功高手,看到这样的情形,却是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像这样的武功,这样的速度,他们是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
夜无绝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错愕,他虽然早就料到月无双的武功可能会很高,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会高到这种地步,竟然只用不到一招,就彻底的解决了花断尘。
看来是千寻太高估了花断尘的能力,或者应该说,是他太过低估了月无双的能力。
莲花教的教主,的确是太过可怕了。
好在,他只是把比试武功放在了第二轮,而且是一对一的淘汰,不是战到最后一轮,选出最后胜出的人。
要是真的那样的话,只怕谁都不会是月无双的对手,他只怕也抵不过月无双的一招呀。
这人的武功真的是高到了让人无法想象,无法形容的地步了。
众人仍就一个个直直地望着月无双,仍就无法回神,甚至都忘记了自己的比试。
直到现在,他们都还无法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不过,也都暗暗的庆幸,跟月无双比试的不是自己。
就算是输,也不会不到一招就输了,这输的也太难看了。
花断尘此刻的心情,更是无法形容的,而且他此刻的神情,也是瞬间的变了几变,一时间闪过太多地复杂的情绪,不过,整张脸,却是越来越阴沉,越来越恐怖。
“花公了,承让了。”月无双仍就是一脸的轻笑,望向花断尘,轻声说道,那声音也是极为的随和,不带半点的异样,而且顶在花断尘咽喉处的剑,也已经收了回来。
比试肯定是点到为止,像这样的场合,自然不能伤人,所以,刚刚已经有了结果了,已经没有必要比下去了。
月无双的态度十分的随和,脸上一直挂着笑。
赢了也不见丝毫的骄傲,似乎根本就没多大的事情,对于自己引起的惊艳似乎也一点都没有察觉般。
或者是真的不在意,或者是觉的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意外的?
众人此刻也慢慢的回过神来了,但是一个个都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没有人知道还能说什么。
白容也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只是一张嘴还微微的张着,脸上还是难以置信的错愕,他也是习武之人,而且他可是从小练武,已经练了二十几年了。
原本以为自己的武功还算不错的,今天见识了月无双的武功,突然觉的自己的武功那根本就不算是武功了。
“月公子跟花公子这一组已经有了结果,月公子胜出。”不过,白容还是微微的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再次大声的宣布着,虽然说比试还没有完全的结束,但是他们这一组的比试,大家都是亲眼目睹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白容声音传开,月无双微微的转身,已经是准备下擂台,这一次,他同样的还是走的台阶。
只是,就是在此时,仍就站在擂台上,一脸阴沉的花断尘,却突然的拿起手中的剑,直直的向着月无双的后背刺去。
这一反应太过突然,众人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而且,花断尘这一剑,速度太快,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虽然是孤注一掷、
很显然,花断尘还不死心,可能是觉的刚刚月无双那一招用了什么手段,所以此刻才再次的猛然的攻击。
只是,他就算心中不服,那可以要求再比,而且也应该是公平的比,再怎么着,都不应该这样的从背后偷袭吧。
众人的神情都瞬间的变了,此刻,对花断尘都多几分比试,他们之中,那怕就是再阴险之人,也可能在这种场合下,这般的背后偷袭呀。
这也实在是太过卑鄙了。
“小心。”白容的双眸更是猛然的圆睁,一颗心猛然的悬起,不由的大声惊呼,这可是招亲的比试,胜负都已经比起,若是再在这样的情况下,让月无双受了伤,那事情就麻烦了。
他望向花断尘时,眸子也明显的多了几分鄙视,这个男人,还真够狠险。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了。、
他这样,这算赢了,也是一种耻辱,也不可能算他成功,让他进入下一轮的,这样的人,参加公主的招亲,那对公主就是一种耻辱。
还真亏了,他口口声声的说爱着公主,若是他真的爱着公主,就不会在这比试中做出这样的事情,这不是给公主惹麻烦吗?
其实,这所有的思绪只不过就是瞬间的事情,就在白容那声音脱口而出时,同样的,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便见到原本背向着花断尘的月无双,不知道何时已经转过身来,而且手中的剑一挥,竟然直直地挥断了花断尘手中的剑,而且几乎是同时的。
他手中的剑再一次的快速的顶在了花断尘的咽喉处。
此刻,月无双脸上的笑已经隐去,唇角微微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平静中,却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危险。
“花公子似乎不太服气。”他的唇角微微的轻扯,那丝若有若无的笑似乎再次的漫开,不过,这一次不再是刚刚那般的轻松随意,而是多了几分明显的冷意。
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双眸突然的一眯,再次冷声道,“我月无双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偷袭过,不错,你的胆子够大。”
这一次,他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那股危险的气息也更加的明显。
此刻,没有人出声,有些不敢,却也觉的没有开口的必要,花断尘竟然做出那样的事情,就算此刻月无双杀了他,都没有人会同情,都不会有人为他说一句话。
此刻,就算白容都保持沉默,虽然白容也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若是出了人命可能会有麻烦,但是,他此刻,却不想去阻止,毕竟一切都是花断尘咎由自取的。
是他背后偷袭的。
或者,白容此刻心中甚至有些自私的想要让月无双直接的杀了花断尘,省的他再去缠着公主。
夜无绝的眸子也跟着眯起,唇角微动,但是却也并没有说什么,这样的情形,他根本不适合说什么。
“你说,我这一剑若是刺下,会是什么结果?”月无双手中的剑微微的向前逼近了些许,声音中的冷意也更浓了几分,更透着一股危险的杀意。
花断尘的声音僵滞,要说不害怕,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他毕竟经过特殊的训练的,像这种被敌人抓住的训练也是有的,若是被抓是绝对的不能屈服的。
更何况,他也知道,刚刚的确是他太过冲动了,他刚刚的确是不服,他不相信,他竟然不到一招就输了,就输的也太难看了,他无法忍受。
所以,他想再比一次,他知道,他若是提出那样的要求,月无双肯定不会答应他,所以,他只能那么做,逼月无双出手。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那怕是他从背后的突然的偷袭,也败了月无双的一招之下,他现在,也终于知道,他的确不是月无双的对手。
他输的,真的输了,既然输了,那么他也就失去了这招亲大选的机会,他说过,他一定要胜出,一定要娶她的,没有想到,竟然在这第二轮就输了。
他突然觉的,他没有脸再去见她,本来经过昨天的事情,他的心中就有些担心,担心,她对他可能会有误会,今天,他又输了比试,他还怎么去见他呀。
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再次的得到她的原谅,再次的得到她,竟然现在都已经输了,他便突然觉的,自己的活着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了。
“你尽管刺下,我若是皱一下眉头,就不是男人。”花断尘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一脸的凛然,不见丝毫的害怕,那声音中更是没有丝毫的害怕的意思。
月无双微愣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意思,“哼,没有想到,倒还是个硬骨头。”
“要杀便杀,何必那么多费话。”花断尘望向他的眸子中倒是多了几分不耐烦了,似乎根本就不把生死当回事了,既然已经输了,生与死,对他而言,都没有什么差别了。
“这算什么?输了就想死?”不过,月无双倒是看透了他的心思,唇角微微的多了几分嘲讽,“像你这样的人,我还怕脏了我的剑呢。”
说话间,月无双竟然收起了自己的剑,然后快速的转身,跃下擂台,然后,便快速的离开了,似乎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站在擂台上的花断尘却有些反应不过来了,他真是没有想到,月无双竟然就那么的离开了,虽然说,他刚刚的那句话听起来,让人感觉到十分的恼火,不过,他还是放过他了。
虽然,刚刚他表现出一副凛然的样子,但是,若是真的到了要死的时候,是人都会怕的,特别是在清楚的感觉到死亡的危险的那一刻。
所以,他刚刚还是有些怕的,所以,此刻月无双离开后,他还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白容怔住,一时间还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这事情变的也太快了,听刚刚月无双的意思好像要是杀花断尘,怎么一下子就转身离开了呢,而且,这比试还没有结束呢。
不过,不管怎么说,月无双这一场是绝对的胜出的,这一点,是任何人都不能怀疑的。
接下来,还有几组都还没有开始比试呢。
“现在,比试开始。”总不能因为月无双他们这一组而影响了全部的比试呀,所以接下来的比试还是要继续。
此刻,花断尘还在擂台上,但是众虽然都直接的把他当成了空气,都没有人理会他,更没有人把他当回事了。
花断尘的脸色阴觉的有些可怕,面子上也挂不住,只能先下了擂台离开了。
此刻的他,心中更是郁闷到了极点,原本一直都是自信满满的,在她的面前,把话说的太满,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输了,再见到她,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
他还有脸要她原谅他吗?
这一刻,他有些不敢进宫,当然,他现在的令牌已经没有了,想要进宫,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他望着皇宫的位置,望了片刻,然后暗暗的叹了一口气,难道说,他跟她之间,就真的不可能在一起吗?
难道说,在这儿相遇,却仍就要错过吗?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便忍不住的心疼,对她,他是真的深爱着的,也从来没有改变过。
当初,段红给他下了毒,又给他有了催眠术,所以,他才会上了她的当,而且事后,他要用这件事情威胁他。
所以,他才不得不答应了她,但是,当时,他明明得到消息,说她不在营地的。
若是知道,她当时在那儿,他肯定不会去,肯定不会伤害到她的。
而且,他更没有想到,她最后竟然会选择跟他同归于尽。
说真的,那时候,当他明白了她的用意后,心中反而是有些欣慰的,毕竟,他知道,段红是不会放过她的,若是能够跟她死在一起,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竟然会没有死,还穿越到了这儿,而且,他更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也穿越到了这儿,而且,他们两个人竟然还能相遇。
或者,这是上天安排的,或者,也是上天想要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所以,他不能放弃,不能,绝对不能,不管发生什么事情,这一次,他都绝对不会放弃。
那怕是这一次失败了,他也不会放弃的。
场中比试还在继续,夜无绝的那一组,自然是夜无绝胜出。
而二皇子的那一组,二皇子也是最后胜出了,再就是皇浦拓与蓝宁辰那一组,他们两个人可以说是实力相当,不相上下,不过,最后,还是皇浦拓赢了。
应该说,皇浦拓靠的是他的毅力与坚持,才能够赢得最后的胜利。
“好了,第二场比试已经结束,胜出的是,莲花教的教主,皇浦王朝的皇上,凤阑国的二皇子,三皇子、、、”白容再次的宣布着比试的结果,他的心中也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其他的都无所谓,只要三皇子能够胜出这可以了。
公主可是除了三皇子谁都不会嫁的。
接下来的比试,相对的就平淡了一些,远远没有第二轮的精彩了。
蓝宁辰输了后,倒是看不出太多的情绪,也不见在多的懊恼与失望,只是慢慢的走了出去,不过,在走出场地时,双眸却是微微的四下里张望着,似乎是在巡查着什么。
他知道,她一向都是最爱热闹的,像这样的场合,应该不会少了她的,今天竟然没有看到她,真是奇怪。
蓝宁辰的脸上隐隐的多了几分失望,脚步也不由的放慢了些许,以他对她的了解,这样的场合,她是肯定会来。
她可是一直最喜欢热闹的,而且,最喜欢看的就是别人的比武。
其实,蓝宁辰猜的没错,孟冰的确来了,这件的事情,她的确不会错的,但是,她看到蓝宁辰时,却不猛然的愣住,然后便没有再向前,而是一直留在后面的帐篷中。
她还真的没有想到蓝宁辰会来参加招亲比试。
昭书上写的清清楚楚,是北尊大帝的女儿招驸马,相信蓝宁辰已经看的明白,但是,他竟然来参加招亲比试?
哼,蓝宁辰,不真是让她意外。
她在帐篷中,虽然没有近距离的观看,但是,却也隐约的能够看到比试的情形。
当她看到蓝宁辰输给了皇浦拓时,双眸微沉,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她是懂武功的,所以,她看的出刚刚蓝宁辰应该已经尽了力的。
所以,他应该是真正的来参加比试的,只是,可能没有想到,会在这第二轮就遇到了跟他实力相当的皇浦拓,这么快就输了。
孟冰突然觉的,她似乎从来就没有了解过蓝宁辰,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心中在想什么?
他来参加招亲,若是真的胜出了,那么以后,他打算如此的面对她,也跟着千寻一样喊她皇姑姑?!
皇姑姑?!想到这个称呼,孟冰唇角的冷笑更是慢慢的扯开,原本,他曾经是她爱的男人。
而且,她甚至不顾一切的嫁给了他,但是,现在,他却来参加她的侄女的招亲比试。
这天下,还有比这更可笑,比这更讽刺的吗?
虽然,在发生了洞房误会,再加上那些花灯的事情后,她对他的感情,早就已经消失的差不多了,但是现在,看到这样的情形,孟冰还是无法保持完全的平静,不可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蓝宁辰,你还真是做的出呀?
孟冰此刻突然也没有了观看比试的心情了,微微的呼了一口气,看到蓝宁辰离开后,便也慢慢的转身离开了。
若是知道,今天来看比试会遇到蓝宁辰,她绝对不会来。
蓝宁辰望过了整个场地,都没有看到孟冰,脸上更多了几分失望,难道说,她真的没有来吗?
以她的性格,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呀。
所以,出了场地,他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闪到了一边的一个大树下,他觉的,她有可能是看到了他,故意躲起来了,所以,他在这儿,应该可以等到她的。
果然,没过多久,便看到她慢慢的走了出来,脸色微微有些阴觉,双眸微垂,走的十分的缓慢,明显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看到她的样子,蓝宁辰更加的可以肯定,她肯定是看到了他,然后躲起来了,现在看到他离开,所以,便也跟着要离开了。
她对于这种比武的事情,向来是最感兴趣的,但是此刻,看起来,明显的是没什么心情,可能正是因为他吧。
想到此处,蓝宁辰的脸上多了几分笑意,看来,她的心中还是在意他的,要不然也不会在看到他参加招亲比试后,这般的低落,连比试都不看了。
他心中虽然暗自欣喜,但是脸上却并没有表现出来,他的自尊,他的骄傲让他不可能会先向她低头,那怕明知道自己做错的。
他可以道歉,但是却不可能会求他。
更何况,那天抢花灯的时候,她跟李逸风之间的亲密,让他一想起来,就不舒服。
就算洞房的事情是个误会,但是对于她跟李逸风之间的关系,他还是有些怀疑的。
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之间,那般的亲密,可能仅仅是朋友的关系吗?而且,看的出,她对李逸风十分的了解,似乎比对他更加的了解。
单单是这一点,就是他无法忍受的。
他虽然看到她走过来了,但是却仍就站在那儿没有动,显然没有主动向前打招呼的想法,而是想要等着孟冰主动的来跟他打招呼。
孟冰慢慢的走了过来,仍就微垂着眸子,并没有望向其它的方向,而且可能因为此刻在想着心事,所以,也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一切,甚至没有发现蓝宁辰。
所以走到蓝宁辰的身边时,仍就慢慢的向前走着,并没有丝毫的要停下来的意思。
蓝宁辰见她并没有发现他,不但没有生气,心中反而更多了几分欣喜,她此刻这失魂落魄的样子,足以说明,她的心情很差,那肯定是因为看到他参加了招亲比试的原因。
便说明,她的心中真的是在意他的。
“咳。”想到这些,也害怕孟冰真的看不到他,就这么的走过去了,所以蓝宁辰轻咳了一声。
孟冰微怔,似乎有些意外,然后下意识的微微的转眸,等到看到蓝宁辰时,脸色猛然的一沉,一双眸子中也瞬间的漫过冷意。
这个男人在这儿做什么?是在等她吗?要不然也可能会故意的轻咳引起她的注意了。
只是,他在这儿等她做什么?
有必要吗?有理由吗?
他不是刚刚才参加了招亲比试吗?
孟冰的心中暗暗的冷笑,只是看了他一眼后,并没有理会他,而是再次的向前走前,这一次,微微的加快了脚步,她不想再看到这个男人。
蓝宁辰看到她这样的反应,不由的愣住,没有想到,她看到他竟然这么转身离开,他以为,她会开心的跑过来呢?
不过,随即一想,可能是在生他的气,气他参加招亲的事情。
“冰儿,站住。”蓝宁辰快速的向前,拦住了她,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她,“跑什么呀,我有那么可怕吗?”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请你让开。”孟冰的眸子微微的眯起,此刻甚至懒的再去看他了,这个男人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才刚刚参加了招亲,就又来找她?
若是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自己没有认识过她,因为,他带给她的,除了伤害,就是伤害。
“干嘛,生我的气呢?”蓝宁辰倒也没有生气,反而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异样。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所以,似乎根本就没有理由生你的气。”孟冰的眸子微抬了一下,快速的扫了他一眼,冷冰冰的话语不带半点的感情。
“气我参加招亲的事情?”蓝宁辰愣了一下,然后再次耐着性子说道,若是她是因为那件事情生气的话,他倒是可以理解的。
“笑话,我说了,我不认识你,所以,你的事情跟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孟冰微微的冷哼,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嘲讽,此刻,她是真的觉的这个男人很可笑。
他竟然会来问她这个问题,这只怕是她听过的最大的笑话了。
“好了,别气了,我虽然来参加招亲大会,但是却也并没有真正的想要被选上,这你心中应该最清楚的。”蓝宁辰看她一直板着一张脸,而且那话语更是越来越冷硬,便不再想再逗她了,而是轻声的解释着。
“你的事情不需要跟我汇报,而你的事情,我一点都不清楚。”孟冰再次的冷笑,来参加招亲,却并没是真正的被选上。
真是笑话,若是不想被选上,为何又要来参加招亲呀,骗鬼吧,而且,刚刚他可是卖力的很呢。
“冰儿,你应该知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只是为了可以、、、”蓝宁辰见她的态度仍就是这般的冷硬,眉头微蹙,声音也不由的微微的提高了些许。
只是,他这话说的,却让人是真的听不懂了,他参加孟千寻的招亲,却是为了她,这算是什么话呀?
孟冰听到那话时,完全的彻底的无语了,他要找理由,也至少找一个说的过去的吧,这能算是理由吗?
这一次,孟冰实在不想跟他多说什么了,便微微的转身,想要饶过他,离开。
“冰儿,你这是做什么?我都已经解释清楚了,你还生什么气呀?”此刻,蓝宁辰似乎也失去了刚刚的耐性,声音中也微微的多出几分恼火,音量也是不自觉的提高。
蓝宁辰的大男子主义可是十分的厉害的,在他的看来,女人对他,都必须是百依百顺,一切都要以为他为重心的。
所以,在他看来,应该是女人来安慰他,而不是他来哄女人,也可以说,他根本就不会哄女人。
当然,最重要的是没有那份心。
孟冰怔住,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他,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生气,还对着她发火,竟然还说出那样的话来?
就因为他解释清楚了,她就不能生气了,哈,这是什么道理了,难道说,做错了事情,只要解释清楚了,就没有事了?
若是杀了人,解释一下,也没有事了?
真是可笑,太可笑了。
她怎么不知道,蓝宁辰竟然会是这么的不讲理,她都有些不明白,以前,她怎么会喜欢上他的。
不过,她现在还是暗暗的庆幸,甚至有些感激冷婉儿,若不是冷婉儿从中破坏,她现在肯定就是蓝宁辰的妻子了。
就算是发现了蓝宁辰的本质,后悔也来不及了。
“行,你的解释我已经听到了,我也不会生你的气,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孟冰这一次,倒是正面的望向了他,不过,此刻,她的神情中,却是多了几分平淡,对这个男人,她真的是无语可说了,更不要说是感情了。
她现在只想离开。
“冰儿,你这是什么意思?”蓝宁辰听到她的话,再看到她的样子,双眸微沉,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怒意,那话语中也是再明显不过的指责。
孟冰暗暗有些好笑,他竟然还在质问她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想离开,请让你。”孟冰的脸色微沉,神情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耐烦。
蓝宁辰怔了怔,双眸微闪,似乎看出了孟冰不是开玩笑的,是真的想要离开的,脸色不由的变的更加的阴沉,突然冷声道,“不行,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请问,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离开?”孟冰暗暗摇头,不让她离开,他凭什么不让她离开呀?
“因为,你是,你是我的妻、、、”蓝宁辰再次的怔住,对于那件事情,心中终究是愧疚的,所以,此刻那话语说的也有些结巴。
“你已经写了休书了,所以,我现在跟你已经没有任何的关系了。”孟冰却是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若是他不记得的了,她不介意提醒他。
以前,那封休书对她而言,是一种耻辱,一种伤痛,但是,现在她却觉的,那是一种解脱,甚至可以说是一种救赎。
蓝宁辰的身子明显的一僵,双眸中隐隐的多了几分伤痛,毕竟,他的心中是真的爱着孟冰的,当初就是因为那男人的骄傲,让他根本听不进孟冰的解释,然后才写下了休书。
那件事情的确是他对不起她。
他的唇角微动,刚想要再说什么,或者应该是想要道歉吧。
“现在,可以让我离开了吗?”只是,恰恰在这个时候,孟冰再次冷声说道,这一次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果绝。
“冰儿。”蓝宁辰一急,下意识的伸手,便想要将孟冰拦在怀里,因为,他知道,若是这一次让她离开,他们之间的误会只怕会越来越深,他跟她之间,可能就真的不可能了。
只是,他的手伸出,还没有揽向孟冰,一个身影却是快速的闪到了他的面前,而他的手,便恰恰的落在了那个女子的身上。
“表哥,原本你在这儿呀,我都找了你半天了。”冷婉儿一脸轻笑的望着蓝宁辰,那妖柔声音中,都快要滴下水来了。
而此刻,她似乎根本就没有看到孟冰似的,直接的把孟冰当成了空气。
孟冰微微冷笑,若是以前,她可能会伤心,但是现在,她却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有那个女人缠着蓝宁辰,她就可以离开了。
所以,她什么都没有说,便要转身离开。
“冰姐姐,原来你也在这儿呀?”只是,偏偏冷婉儿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出声喊道。
而且不等孟冰做出反应,便再次继续说道,“表哥来参加公主的招亲,我就陪着表哥来了,反正不管表哥做什么事情,我都会支持表哥的。”
不得不说,她还真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呀,谁要是娶了她这样的女人,肯定会很‘幸福’的。
孟冰心中好笑,这是这个女人一惯的技俩,其实,蓝宁辰还是挺吃她这一套的,因为,这可以满足一个大男人的虚荣心。
而且,她现在发现,蓝宁辰恰恰还正是那样的一种男人,所以,蓝宁辰在明明知道了是冷婉儿陷害她后,还允许冷婉儿跟在他的身边。
“恩,你们慢慢聊,我就不奉陪了。”孟冰很是随意的望了她一眼,然后便自顾自的向前走去。
冷婉儿愣住,很显然没有想到孟冰会是这样的一副态度。
孟冰不是很爱蓝宁辰的吗?怎么现在竟然好像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肯定是装出来的。
“冰姐姐,你先别急着走呀,我还要向冰姐姐道歉呢,那件事情,的确是婉儿不对,婉儿当时是一时糊涂,才会做出那样的傻事,冰姐姐大人大量,一定要原谅我呀,要不然,我肯定会自责一辈子的。”冷婉儿突然走到了孟冰的面前,一脸歉意地说道,只是那双眸子中,却是隐过几分异样的光芒。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不等孟冰回答,便再次说道,“那件事情,表哥已经惩罚过我了,当时,表哥把我关到刑法,整整关了一天呢。”
她此刻似乎是在苦诉着蓝宁辰的残忍,但是,实际是却是在炫耀,是想告诉孟冰,那样的事情,就算蓝宁辰知道了真相,也只不过是象征性的把她关了一下而已。
由此来向孟冰炫耀她在蓝宁辰心中的地位。
孟冰岂能不了解她的心思,不过,孟冰还真的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阴险,若是以前,她的心中还爱着蓝宁辰的时候,听到这样的话,肯定会很伤心,甚至可能会很绝望。
毕竟,冷婉儿那样害她,但是蓝宁辰却只是这么象征性的惩罚了她一下,而且还让她跟在他的身边,听怕换了是谁都无法忍受。
不过,现在,她的心中对蓝宁辰已经没有了以前那样的感情了,所以,此刻听在耳中,便没有太多的感觉了,觉的只是在听笑话一样。
而且,此刻,她也觉的冷婉儿就像是个跳粱小丑,十分的可笑。
“哦,恩,挺不错了,行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随意吧。”孟冰的脸上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是那种真心的笑,不带丝毫的勉强,也不带丝毫的伪装,因为,她此刻是真的毫不在意的。
话一说完,便不再理会他们,再次转身,想要离开。
冷婉儿再次的愣住,一双眸子微微圆睁,有些难以置信的望着孟冰,真的不敢相信,他竟然一点都不在意。
蓝宁辰看到孟冰的样子,脸色更是一点一点的阴沉下来,隐隐的多了几分冰冷的可怕。
难道说,她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他了?难道说,她真的忘记他了?
“冰姐姐,你不会是被表哥休了后,又找到了其它的男人了吧。”冷婉儿双眸微闪,再次微微提高声音说道。
这话,很显然是说给蓝宁辰听的。
蓝宁辰心中本来就有那样的疑惑,如今再听到冷婉儿的话,身子明显的僵滞,一双眸子中更是隐过嗜血的狠绝。
孟冰只是淡淡一笑,根本就没有理会她,所以,根本就没有停下来,就只当没有听到她的话。
她是不是再找其它的男人,似乎也跟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正如她说的,蓝宁辰已经写了休书,休了她了。
她现在,可是有绝对的自由。所以,她做什么事情,跟他们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不过,蓝宁辰那双眸子中此刻却是完全的喷出火来了,她不回答,会不会表示默认了。
难道说,她真的喜欢上别的男人了?
不过,他没有想过,他都已经写了休书,把孟冰休了,就算孟冰真的喜欢上别的男人了,他也没有生气的资格呀。
难不成,人家还为了他,不再嫁人了,真是好笑。
冷婉儿看到孟冰不以为然,一副随意的样子,再看到蓝宁辰的怒火不断的升腾,双眸再次的一闪,故意说道,“只是,不知道冰姐姐这次找的男人是谁呀?怎么没有听说过呀,要说,冰姐姐的年纪也不小了,而且,跟表哥分开也已经有两年的时间,若是冰姐姐真的喜欢上了其它的男人,为何还没有成亲呢?”
她的话语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再次故意的说道,“难道说,冰姐姐这次找的男人,见不得的人,也对呀,毕竟冰姐姐跟表哥成过亲,而且还是在洞房之后被休了,所以,要再嫁个比表哥更优秀的,只怕不太可能了,但是冰姐姐也不能就那么随便的找个人嫁了呀,毕竟冰姐姐长的还算过的去、、、”
冷婉儿自顾自地说道,既然刚刚打击不到孟冰,那么此刻,她就要用尽法子羞辱她。
毕竟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关于孟冰成亲的消息,所以,就算她真的找了男人,肯定也是很差的那种。
孟冰的眸子微微的眯起,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冷意,对于蓝宁辰的事情,她现在可以丝毫都不在意,但是却并不代表着,他们可以羞辱她。
她的个性本来就很急,听到冷婉儿的话的,心中的怒火便一下子冒了出来。
刚想说什么,只是恰恰在此时,看到李逸风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孟冰愣了一下,根本就没有经过思考,便对着李逸风喊道,“逸风过来。”
李逸风听到她的喊声,微愣了一下,不过还是顺从了走了过去,只是看到蓝宁辰跟冷婉儿时,脸色微沉。
“他就是我现在的男人,当今江湖盟主,无月阁的阁主,更是少年神医。”孟冰脸上的怒火快速的隐去,想起了孟千寻跟她说过的一句话,然后亲密的挽起李逸风,一脸得意,毫不谦虚的介绍着。
李逸风微怔,不过却很快明显了她的意思,所以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他们都没有发现,不远处,一双眸子看到这一切时,却是隐过几分兴奋的光芒。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172章惊滟全场,我的男人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173章 两情相悦

只是,他们都没有发现,不远处,一双眸子看到这一切时,却是隐过几分兴奋的光芒。
冷婉儿看到突然出现的神彩逼人的李逸风,一眸子中下意识的隐过几分懊恼。
李逸风的确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天下能够比的上他的,只怕不多。
正如孟冰所说的,他是江湖盟主,又是无月阁的阁主,虽然他很少行医,但是几次起死回生般的医治,却让很多的人都惊叹他的医术之高深。
像他这般的年轻,却有这般成就的男人,的确很难找。
最重要的是,这一切,都是李逸风靠自己的能力做到的,不是因为家族的力量可是世袭来的,完完全全就是自己的本事。
单单这一点,就是蓝宁辰不能比的,蓝宁辰的蓝城城主可是完全的世袭与他的父亲的。
要说,李家的真正的势力,只怕不会输给一个蓝城,只不过是李家向来低调,而且李赢做事一直极为的神秘,李家的势力又分散在各处,所以没有人能够预测出李家真正的势力。
此刻,孟冰拿李逸风来跟蓝宁辰比,的确是对蓝宁辰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