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119部分

他的意思,反正不管怎么样,都要把李逸风送进新房去,只是李逸风去了新房,事情就好办了。
若是李逸风不去新房,单单是下人的议论,都会让孟冰那丫头抬不起头呀。
“恩。”李赢低声应着,然后便扶起李逸风走了出去,这一次,李逸风倒是没有任何的反抗,任由李赢架着他走。
可能,他的心中认定了李赢不会逼迫他做他不想做的事情。
“大哥,我不去新房,绝对不去。”不过,出了大厅,李逸风还是对李赢强调着他的意思,不管怎么样,绝对不去新房。
此刻,他是真的喝多了,那怕是有李赢扶着他,走起路来,都有些摇摆。
而且,他的一双眸子中,也隐隐的带着几分恍惚,可能已经有些醉了。
“好,好,不去新房。”李赢连声说道,那声音很轻,带着几分诱哄。
“大哥,我们去喝酒。我想喝酒。”李逸风听到李赢的话,似乎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说再次说道。
今天晚上,他就在一直的喝着酒,他想要喝醉,但是,他喝了那么多的酒,却发现自己仍就是清醒的,心仍就痛的无法呼吸。
他的脑海中,仍就是她的影子在不断的闪动着。
李赢望向他,一脸的心疼,然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略带沉重地说道,“好吧,大哥陪你去喝酒。”
他很清楚此刻李逸风心中的痛。
他心中明明深爱着一个女人,但是现在成亲了,娶的不是他自己深爱的女人,而是另一个女人,这样的事情,只怕是换了任何一个男人,都会痛不欲生。
更何况,他很清楚李逸风对孟千寻的爱有那么的深,深到可以宁愿自己的痛苦,而成全了她的幸福,深到为了她,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
他也爱过,所以,对于那种痛,更能够理解。
但是,现在,他已经娶了公主,虽然是父亲逼迫的,但是,他已经把公主娶回了李府却是再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所以,这件事情,是无法逃避的,就算他避过了今天,那以后呢?
以后同在一个府中,总会碰面,两个人要怎么办?
不过,李逸风的要求,他从来都不会拒绝,所以,李逸风此刻要喝酒,他便陪着他。
“大哥,我要再醉一次,醉了就不会痛了,醉了就可以忘记了。”
李逸风不断的说道,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轻笑,但是那种轻笑,却让人听了心碎。
“好,大哥陪着你,今天晚上,不醉不归。”李赢听到他的话,身子微僵,然后一脸心疼地说道。
既然他想醉,那么他就陪着他。
曾经,以前的他,也是如此的卖醉,完全的醉了,的确可以暂时的忘记,可以暂时的不痛了。
李赢知道,今天的李逸风不仅仅是因为心痛,更是想要逃避,或者,说,此刻,他的心中比谁都矛盾。
毕竟,他是最善良的,而且跟孟冰又一直是朋友,感情不错,所以,他也不想做出对不起孟冰的事情。
但是,心中的感情,却又让他无法走进新房。
此刻,只怕没有人能够明白他心中有多么的苦。
“大哥,不过要先说好了,我喝醉后,你不可以把我送回新房,绝对不可以,大哥,你若是明白我,你就不可以那么做。”李逸风此刻虽然还是完全的清醒的,所以,虽然提出跟李赢去喝酒,但是,却还事先讲好了条件。
生怕,等他喝醉了,醉的不省人事后,李赢把他送到了新房。
李赢微怔,这一刻,他也有着太多的矛盾,不把逸风送去吧,父母那边不好交待,而且公主那边,新婚第一夜,让人家独守空房,的确是说不过去呀?
若是将他送去新房,那么对逸风而言,也实在是太过残忍了。
毕竟,他很清楚逸风之所以坚持不去新房的理由。
“大哥,我的事情,你是最清楚的,若是把我送回新房,那就是把我向绝路上逼。”李逸风见李赢没有回答,再次的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此刻,他的话说的十分的清楚。
李逸风这句话,让李赢的身子猛然的僵滞,脸上的伤痛也愈加的漫开,突然做出了决定,然后极为坚定地说道,“好,大哥答应你,不会把你送回新房的。”
今天,他决定再纵容他一次,因为,他知道,逸风的心中真的是太苦,太苦了,做哥哥的若是不心疼,还有谁来心疼他呀。
而至于公主那边,相信,公主也早就知道李逸风向门提亲,并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被父亲所逼。
既然她早就知道,那么就应该有心理准备,就要想到这种可能。
而且,他觉的,以公主跟李逸风还有跟孟千寻的感情,想必早就知道李逸风心中爱的人是孟千寻。
所以,若是,她真的爱着逸风,就应该能够明白逸风心中的苦,就不应该怪他。
“大哥,有你真好。”听到李赢答应了,李逸风的脸上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虽然那笑仍就极为的勉强,但是,却终究还是笑的。
李赢的身子再次的一僵,心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感动,就为了这一句话,让他做什么,他都丝毫都不会犹豫。
那怕明知道这么做,明天父亲知道了一定会大怒,肯定会责怪他,但是,他还是决定要这么做。
他就是想要维护着他。
两个人,便去了偏房的小厅,李赢让人拿来了酒,又让人端来了几个菜,这一次,他不想让李逸风喝的太猛。
而且,今天晚上,他一直都在注意着逸风,发现,他根本就没有吃过任何的东西,就只是在喝酒,空腹喝酒是最伤身的。
兄弟两人,就这么又继续喝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李赢控制着所有的节奏,李逸风这一次也十分的听话,完全的配合着他。
“老爷,老爷,大少爷跟二少爷正在喝酒呢。”李老爷子派去的人将看到的情形回报给李老爷子。
“什么,还在喝酒?这都什么时候了?赢儿怎么又带风儿去喝酒了?”李老爷子听到下人的话,顿时急了,声音也顿时提高了一倍,“不行,我要。这再喝下去,只怕都喝到天亮了。”
“好了,你就别再折腾了,赢儿做事,向来都是最有分寸,他竟然那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这件事情,你就让他来处理吧,你现在跑去,能起什么作用?”李老夫人微微的摇头,这老头子的脾气就是急。
既然他们两个人正在喝酒,老头子过去,也改变不了什么呀,总不能把风儿绑到新房去吧。
若是那样,冰儿只怕更难堪,而且,只怕会弄的人皆周知。
所以,这件事情,就由着他们吧。
她相信赢儿。
“可是,你也知道,赢儿一直都惯着风儿,这件事情交给他处理,他肯定不会让风儿去新房的。”李老爷子却是更加的着急,他的两个儿子,他还是了解的。
“那你现在就能够让风儿去新房吗?”李老夫人微微的扫了他一眼,略带无奈地说道,若是能够把风儿送去新房,刚刚就送了,还用等到现在吗?
“我就是用绑的,也要把他绑到新房去。”李老爷子脸色一横,沉声说道。
“你呀。”李老夫人微微叹了口气,她最怕的就是这一点,没有想到,老头子还真想这么去做。
“你有没有想过,若是你这么做,那么冰儿会怎么想?而且,到时候,肯定所有的人都知道了,那时候,冰儿岂不是更加的难看。”
李老爷子微愣,也意识到那样的做的后果的严重性,不过,他刚刚也就是一时冲动,那么一说,也不可能真的去那么做。
“那现在怎么办?难道就什么都不管了吗?”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还是要想办法解决呀,毕竟,今天可是他们成亲的日子呀。
“赢儿那么做,自有他的道理,所以,这件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吧。”李老夫人再次低声的劝着李老爷子,生怕以他的性子会闹出什么事情。
“那这件事情,就真的不管了?”李老爷子微怔了一下,望向李老夫人时,眸子中仍就带着几分犹豫,“你说,这亲是我们要风儿去提了,而且你事先还去见过冰儿那丫头,说服那丫头要答应风儿的提亲,结果,人娶回来了,这新婚第一眼,风儿就不出现,我心中怎么着都觉的对不起冰儿那丫头。”
“我也知道风儿这么做,实在是对不起那丫头,而且,风儿这么做,肯定会伤害到冰丫头,但是,若是用强的,或者把事情闹大的,对冰丫头的伤害只怕更大呀。”李老夫人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说真的,她也没有想到,会出这种事。
万万没有想到,逸风会在新婚之夜不进新房。
冰儿那丫头,她是真心喜欢,也是真正的心疼,就因为太过心疼,所以,才想的更多。
“赢儿现在陪着风儿喝酒,或者就是想要把风儿灌醉了,好把风儿送回新房呢?”李老夫人微微思索了一下,再次说道。
对于这一点,她只是用来安慰老头子的,她觉的,那种可能性不是很大。
但是,她知道,那怕赢儿不把风儿送回新房,也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情,到时候,不会让冰儿难堪的。
“那样就最好了。”李老爷子听到李老夫人这话,倒是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事情若是真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房间里,两兄弟正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
“大哥,我也知道,我已经娶了公主,就应该把她忘记,但是,我试过了,我真的试过了,但是,不管用什么法子,我都忘不了。”李逸风狠狠的灌下一口酒,然后一脸沉痛地说道。
这几天,他一直都在做着矛盾的挣扎。
他想,既然已经答应了父母,既然已经向孟冰提亲,孟冰又答应了,那么他就应该负起责任。
那么,他就应该试着去忘记她,但是,这几天,他却发现,他越是想要忘记,记的反而越是清楚。
“风儿,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所以,你不必强迫自己去做什么,你更不必强迫自己去忘记。”李赢的眸子微闪,然后一字一字语重心长地说道。
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你越是想要忘记,你若是痛苦。
所以,倒不如顺其自然。
把一切交给时间。
毕竟,孟千寻的招亲大选很快就要结束了,到时候,孟千寻肯定会远嫁,而如今风儿又娶了孟冰,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相信所有的事情,都会慢慢的改变的。
那怕逸风的心中,不会完全的忘记,至少,会把那份感情,那份思念,慢慢转移到心底最隐蔽的位置。
慢慢的,不去提起,便不会再痛了。
“可是,可是,我好痛苦。”李逸风那怕此刻喝了那么多的酒,但是心却仍就很痛,很痛。
“逸风,大哥问你,她的招亲大选很快就要结束了,若是到时候,你看到她嫁给了你别人,你会怎么样?”李赢知道这样的问题,对于李逸风来说,有些残忍,但是,他却必须要让李逸风明白一件事情。
当李逸风选择放弃的那一刻,他跟孟千寻便不会再有任何的纠缠了。
李逸风微怔,一双眸子中,更是漫过无法控制的伤痛,而握着酒杯的手,也是忍不住的轻颤着,唇角微动,只是动了几下,却并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你都已经选择了放手,难道却无法面对,本来就在你的意料之中,不会改变的结局吗?”李赢看到李逸风一脸的沉重,不知如此回答的神情时,再次沉声问道。
他知道,李逸风虽然口口声声说放手,会成全她,但是,他的心中,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放手过,所以,对于那样的结局,他甚至都不曾想过。
“大哥,我、、、”李逸风望向李赢,眸子中多了几分恳求,如同一个无助的小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逸风,你既然做出了选择,那就应该做好面对一切的准备,而不是一味的去逃避,逃避终究不是办法。”
李赢虽然心疼他,但是此刻,却仍就再次狠着心劝说着他。“招亲大选过后,她定然会嫁给选出的驸马,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心中应该是最清楚的。”
“是,我知道,她会嫁人,会嫁给他,只要她嫁的人是夜无绝,那么我会祝福她,因为我知道,她心中爱的人是夜无绝。”李逸风深深的呼了一口气,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虽然由他亲口中说出这一切,都他而言太过沉重,但是他还是说出来了,其实,这件事情的确早就是定局,不可能会改变的,就算他再怎么逃避,也不会改变,那一天总会到来。
“你会祝福她,她同样的也会祝福你,以后,你们都会有属于自己的生活。”李赢微微的点头,再次慢慢的说道。他知道,不能把逸风逼的太急了,只要让他能够意识到这一点就可以了。
“大哥、、、”李逸风愣住,望向李赢的眸子中虽然仍就是那无法控制的沉痛,但是似乎多多少少的隐过那么一丝的释然。
“好了,喝酒,大哥陪你喝酒,我们不醉不归。”李赢却并没有再让他说下去,竟然劝他喝起酒来。
李逸风的唇角似乎微微的扯出了一丝笑意,然后端起酒杯,再次的一饮而尽。
而此刻,房间里的孟冰,已经等到了深夜却仍就不见人影,而且,此刻,李府中的灯也都陆续的熄了,整个李府一片的宁静,很显然,几乎所有人的都休息了、
连那些下人都休息了。
但是,却仍就不见李逸风的影子。
孟冰慢慢的扯下了头上的喜帕,灯光映亮她的脸,很美,很美,只是,那绝美中,隐隐的带着几分忧伤,更有着几分担心。
她的眸子微微的望向窗外,入眸的只有一片漆黑,连一丝光亮都不见。
更没有任何的响动。
李逸风现在会在哪儿?
其实,她早就想到过这种可能,所以,此刻,不见李逸风来,她倒是并没有太多的意外,而且,也不见太多的伤心,更没有任何的怒意,只是,隐隐的有些着急。
突然,她似乎终于做出了决定,既然李逸风没有来,她与其在这儿等着,干着急,倒不如出。
想到这儿,她便立刻这么去做,她随即撑起了一盏灯,然后慢慢的走了出去,整个王府中,到处都是一片静寂,只是听到风吹树叶的声音。
孟冰慢慢的走着,虽然有些漫无目的,但是她却不想放弃,她也不见的就一定要让逼着李逸风今天晚上去新房。
她只是心中有些担心,只要能够看到李逸风平安无事,她就放心了,那她就可以回去了。
绕过了很长的距离,却只见到处的漆黑,没有看到任何的光亮。
李家都是习武之人,所以,李府中并没有安排多少的侍卫,而且,今天是二少爷大喜的日子,大家都喝了点酒,老爷子特赦,让众人都去休息了。
所以,此刻整个李府中,并不见一个人。
那怕是没有看到一个人,那怕到底都是一片漆黑,孟冰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还是继续向前走着。
她一定要找到李逸风。
终于,她发现前面的房间里,亮着光。
孟冰心中一喜,连连加快了速度,走到近前。
房间的门并没有关,所以,可以很轻易的看到正在房间里喝酒的李赢跟李逸风。
原本是在这儿喝酒呀。
孟冰并没有继续向前,而是在不远处停下了脚步,而且生怕会被他们发现,在靠近的时候,便熄灭了心中的灯。
虽然距离有些远,她听不清他们的谈话,但是,孟冰还是能够感觉到李逸风此刻的痛苦。
孟冰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忍不住的心疼,她知道,李逸风的心中深爱着孟千寻,今天,李逸风娶了她,心中肯定很难过。
所以,她此刻的心疼,是为自己心疼,也是为李逸风心疼。
孟冰就那么远远的站着,静静的望着正在喝酒的李逸风,没有向前,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响动。
生怕打扰到了他们。
这一站,孟冰自己都不知道站了多久,只是突然发现,天已经微微有些发亮了,房间里的两个人,仍就在喝着酒,喝了一夜,两个人竟然都没有醉。
其实,练武之人,若是不想让自己醉,喝的再多都不会醉的。
孟冰仍就没有打扰他们,而是慢慢的退了回去。
在她离开后,李赢的眸子微微一闪,他虽然喝了很多的酒,但是警惕还是极高的,所以,当孟冰一靠近的时候,他就发觉了,他原本想着,她会进来,会生气。
就算不生气,至少会进来,要李逸风回新房。
但是,他却没有想到,她就只是那么静静的站在那儿,一站就是近一个时辰,然后便没有了任何的举动,最后,竟然就这么悄悄的离开了。
那个女人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不过,不管那个女人心中是怎么样的,都让他多了几分赞赏,夫君在新婚之夜不回新房,却在这儿喝酒,做为妻子的她看到了,没有任何的责怪,没有丝毫的生气,而且还这么悄悄的离开了。
单单是这一点,就不是一般的女人可以做到了。
看来,这个公主的确不错。
孟冰自己一个人快速的回到了新房,然后微微的整理了一下。
眼看着天色就要亮了,虽然李逸风昨天晚上没有来新房,但是她今天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去做。
孟冰暗暗的呼了一口气,自己鼓励着自己,“孟冰,加油,你可以的,一定可以的,不管什么事情,都难不得你的。”
恰恰在这个时候,一个丫头走了过来,小心的敲了一下门,然后小声地说道,“二少奶奶,昨天晚上,大少爷硬拉着二少爷喝酒,没有想到,两个人都喝多了,然后都睡在偏房了,大少爷让奴婢过来告诉二少奶奶一声,让二少奶奶不要生气。”
那丫头说这些时,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轻颤,显然还是害怕的,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二少爷昨天晚上没有进新房那是事实。
发生这样的事情,新夫人肯定会生气,更何况新夫人还是公主呢,这万一要是生起气来,一怒之下,会不会把她直接给杀了呀?
“恩,知道了,你进来,把我洗梳一下,我好去给公公,婆婆请安,敬茶。”只是,房间里,并没有传出任何生气的声音,反而,那声音极为的轻柔。
而且说出的话,也更是极为的得体,似乎真的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
门外的丫头不由的愣住,一双眸子微微的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二少爷这么对二少奶奶,二少奶奶竟然不生气吗?
“怎么了?你还不快点进来,耽搁了时间,迟了就不好了。”就在那丫头呆愣的时候,房间里,那不紧不慢,轻柔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是,是、、”那丫头连连答应着,虽然二少奶奶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的轻柔,好像并没有生气,便是她的心中,却仍就忍不住的担心,害怕。
也或者是二少奶奶是装出来给外面的人看的呢,毕竟,二少奶奶可是公主呀,公主的脾气不是都很厉害的吗?
虽然心中害怕,但是,那丫头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打开了房间,走了进去,毕竟,这可是主子的命令,她做为一个丫头,怎么敢违抗呀。
不过,她进来房间,却见二少奶奶已经自己换好了衣服,也基本上都已经自己梳理好了。
孟冰就是知道这场婚姻不比一般的婚姻,生怕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所以,当时出嫁的时候,没有让宫女跟过来。
一是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会担心,为她报不平,二也是怕她们会多嘴,把在李府的事情告诉了皇兄,到时候,只怕皇兄会担心。
现在,她真的很庆幸自己先前的决定,还好,没有带宫女过来。要不然,昨天晚上,只怕就不会这般的平静了。
那丫头微微的愣住,没有想到,二少奶奶自己都准备好了,身为北尊王朝的公主,不是应该衣一伸手,饭来张开的吗?
怎么二少奶奶竟然自己动手呢?
而且,此刻,二少奶奶不但没有丝毫生气的样子,脸上还带着淡淡的轻笑。
“你来的正好,帮我把头发盘一下吧,这个我自己弄不好。”孟冰望向她,看到她一脸的错愕,微微一笑,然后极为随意地说道。
不但丝毫都没有公主的架子,反而,十分的亲切,让人听着十分的舒服。
一个帮字,更是让那丫头受宠若惊,她做丫头那么多年,还没有那个主子说要她帮他做什么事情呢?
这一帮字,却是蕴涵了太多的意思。
“好,奴婢马上为二少奶奶梳理。”那丫头连连的向前,拿起了梳子,手却是极为轻缓,生怕弄痛了二少奶奶。
不过,可能有些紧张,手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
“你叫什么名字?”孟冰看到她紧张的样子,微微一笑,再次轻声问道。
“奴婢叫红儿。”那丫头微怔了一下,连连回道。
“恩,你不用着急,慢慢来,时间还早呢。”孟冰再次微微轻笑,声音中是明显的安扶。
红儿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感动,原本,老夫人让她过来服侍二少奶奶,她便一直暗暗担心,毕竟二少奶奶是公主,公主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服侍的了的。
不过,却没有想到,二少奶奶的脾气竟然这么的好,对他们这些下人,也是这般的亲切。
甚至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后,二少奶奶仍就这般的心平气和。
说真的,府中很多的人,一大清早便知道了二少爷昨天晚上没有来新房的事情,都在想着,二少奶奶会是怎么样的反应。
多半人都猜测,二少奶奶一定会大怒,说不定,会把李府都翻过来。
看来,所有的人都猜错了。
“二少奶奶,其实,老爷,夫人都是很少的,二少爷昨天晚上,是真的喝多了,当时,其它的人都休息了,所以就没有人送二少爷回房了。”红儿看到孟冰这般的亲切,胆子便也放了起来,低声的安慰着孟冰。
“恩,我知道。”孟冰仍就是淡淡的轻笑,脸上不见任何的异样。看起来,似乎真的相信了红儿的话。
当然,没有人知道,昨天晚上,她去李逸风,然后在那儿站那很久,看着李鹰跟李逸风喝酒。
在天快已经泛亮,她离开的时候,两个人仍就在喝,都没有醉倒的意思。
随即,李赢便让人来说,是他硬要李逸风陪他喝酒,然后喝醉了,无法送李逸风回来。
所有的事情,都是她亲眼所见,所以,她知道,这不是实情,但是她却不会多说什么,因为,她明白,李赢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她的处境着想。
当然,她昨天晚上去过偏房的事情,她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的。
“二少奶奶这么漂亮,这么温柔,善良,二少爷一定会十分喜欢的。”红儿再次轻声说道,女儿的心都是最软的,她是生怕孟冰此刻心中不舒服,只是极力的忍着,所以,想法设法的想要让她开心。
孟冰微怔,望着镜子中的自己,的确很美,但是对于容貌,她一向看的不重,她觉的,一个人若是只用自己的容貌取悦于人,那容貌终有衰老的时候。
红儿见孟冰不再说话,只是望着镜子发呆,暗暗呼了一口气,觉的自己可能是说错了话了,便连连禁了嘴,不敢再随意。
“二少奶奶,已经梳好了。”红儿为孟冰把头发梳道。
其它的,孟冰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算是完全的梳理完了。
而且,天色也已经亮了,现在,也改去给老爷,夫人请安,敬茶了。只是,这二少爷都还没有来呢,二少奶奶还会去吗?
更何况,二少爷不在,二少奶奶一个人去,只怕会引人议论呢。
但是,不去,肯定又是不行的,新婚第一天,新媳妇是肯定要给公婆请安,敬茶、。
就算你是公主,你嫁了人,就是这家的媳妇,这规矩就不能破。
“走吧,先二少爷醒了没有。”孟冰看着天色还早,也知道,她一个人去,的确也有些不合适,所以,她想先去李逸风那边看看。
若是,他还醒着,相信,要他去跟他的爹娘请安,他应该不会拒绝吧。
若是他真的醉了,那么,就可以让他休息,她一个人再去给李老爷子跟李老夫人请安。
“哦,好。:”红儿回过神后,明白过二少奶奶的意思后,连连应着,心中暗暗想着,二少奶奶做事,倒是大方得体,而且想的也十分的周到。
孟冰出了新房,便由那丫头带路,向前走着。
一路上,李府中的人望向她时,眸子中都带着几分异样,但是,看到她一脸的轻笑,温柔可亲,一身的装扮,更是大方得体。
看这样子,显然是要去给老爷,夫人请安的。
众人不由的都纷纷的愣住,二少爷昨天没有进新房,这二少奶奶不但不生气,反而还要去给老爷,夫人请安?
这不会是要去给老爷,夫人问罪吧?
毕竟,人家可是公主,这成亲第一天,受到这种待遇,不过做出什么事情都不过分呀?
有些人,便悄悄的跟着,毕竟,好奇之心,人皆有之,这种事情,大家自然都会有看热闹的心理。
红儿带着孟冰到了昨天晚上李赢跟李逸风喝酒的偏房,然后便看到,此刻,两个人都爬在桌子上,似乎都醉死了。
“逸风,逸风,你醒醒。”孟冰向前,轻轻的推着李逸风,只是李逸风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应该是真的喝醉了。
“二少奶奶,看来二少爷是真的喝醉了,一时半会只怕醒不过来的。”红儿此刻也是一脸的担忧,二少爷喝成这样,该怎么办呢?
“来人,先把两位少爷抬到床上,让他们好好休息。”孟冰站起身,望了一眼,仍就趴在桌上的两人,然后低声吩咐道。
下人微微愣住,不过反应过来后,便连连把李赢跟李逸风抬到了床上。
“二少奶奶,那我们、、、”红儿的眸子微闪,略带试探的望向孟冰。
“二少爷醉成这样,自然是不能去给爹娘请安了,那我就一个去吧。”孟冰却仍就是一脸的平淡,脸上不见任何的异样,仍就找不到半点生气的样子。
她此刻的声音,也仍就轻淡,不带半点的异样。
红儿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二少奶奶果然是根一般的小姐不同呀,真的是够大度,够善良,而且处理事情,更是大方得体。
其它的人听到孟冰的话,更是一个个的不由的愣住,没有想到,这二少奶奶看到这烂醉如泥的二少爷,竟然也一点都没有生气。
而且还要一个人去给老爷,夫人请安。
不得不说,这个二少奶奶真的是难得呀。
红儿便带着木孟冰向着大厅走去。
其实,孟冰对李府是熟悉的,毕竟她以前来过很多次了。
不过,今天可是她过门的第一天,身份不同了,有些事情,便都不同了。
“老爷,夫人,二少奶奶来了。”大厅中,一个丫头远远的看到走来的孟冰,便连连的向大厅里禀报。
“来了,这么早就来了?”李老爷子的身子似乎微微的僵了一下,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着急,“那二少爷有没有来?”
李老爷子的心中还存着最后的一丝希望,希望李逸风那小子能够陪着冰儿一起来,至少那样事情还有缓和的余地。
“没有,二少爷没有来,只有二少奶奶一个人。”只是,那丫头的话,却是彻底的粉碎了李老爷子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
“爹,娘,昨天晚上,他们喝了一夜的酒,快天亮的时候,两个人都醉倒了,都醉的不省人事,现在还在偏房里呢。”站在一边的秦敏儿小声地说道,声音中也隐着些许的担心。
她原本以为李赢会把李逸风送回新房的,而出了房间,李赢让她先回去休息,她便先回去了,可能也是因为这几天忙着逸风的事情,太忙了,所以,她没过多久就睡着了。
只是,她没有想到,等到她睡醒时,天已经亮了,而李赢还没有回来。
她心中担心,连连让人去找,回来的人却说,大少爷跟二少爷喝了一夜的酒,此刻二个人都是偏房里睡着了。
她本来想,但是恰恰在这个时候,娘亲让人传她过来。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新媳妇进门第一天,虽然说,昨天晚上,李逸风没有回新房,新媳妇未必会来请安,但是,她们这边,肯定还是要准备好的。
“这两个臭小子,真是要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我就说李赢信不过,你偏偏要拦着我,说把事情交给他处理,现在可好了,两个都喝醉了,新房也没有去,这下该怎么办?”李老爷子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怒火,急的都快要跳起来了。
只是,此刻的声音却是极力的压仰着,不是太高,可能是怕被孟冰听到了。
“这件事情,也不是赢儿的错、、”李老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像昨天那样的事情,李赢也没有办法呀?
你说,总不能强行的把逸风送进新房吧,而且,就算真的把逸风强关进新房,那他若是不愿意,那还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若是到时候,逸风再控制不住自己说出一些不该说的话来。
那不更是在孟冰的伤口上撒盐。
“你到了现在还护着他,现在好了,你说现在该怎么办吧?”李老爷子打断了她的话,望向她时,脸上也是明显的怒气,此刻是把李老夫人也一起怪上了。
“等会那丫头进来,不管她说什么,我们都听着,就别再让那丫头伤心了。”李老夫人暗暗呼了一口气,然后有些语重心长地说道。
她知道,这件事情,对冰儿真的太不公平了,所以,她打算好了,不管到时候冰儿说什么,她都只是听着,至少要让那丫头把心中的气都发出了来。
要不然,若是把那气憋在心中,还不把人给憋坏了呀。
李老爷子微怔,双眸一闪,竟然也微微的点头,“恩,你说的对,那丫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不管等会做出什么事情,都不过分,毕竟是逸风那小子对不起人家,就是要我这把老骨头给她跪下道歉,我都愿意,只要她能够原谅逸风。”
秦敏儿听到李老夫人的话,心中微微一惊,却也随即明白了李老夫人的意思,心中不由的多了几分感动,娘亲永远都是那样,处处为别人着想。
能够做娘亲的儿媳妇,那真的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你也别说的那么严重,冰儿那丫头向来都很懂事,也不可能会做出过分的事情来。”李老夫人听到李老爷子的话,微微蹙眉,冰儿那丫头,她是了解的,不会做出什么太过的事情,最多也就是向她哭诉一下吧。
毕竟,昨天晚上的事情,真的是太过委曲了那丫头了。
“再懂事,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会把人逼急了,若是换了是我,我杀人的心都有的。”李老爷子却仍就是一脸愤恨地说道,总之,他觉的,这件事情,就是无法原谅的。
“我现在就想去杀了那两个浑小子。”李老爷子此刻,是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也别太着急,免的到时候把冰儿吓着了。你这性子,还真是让我不放心呀。”李老夫人看到他这样子,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忧。
她还真是担心,到时候老头子又惹出什么事来。
而恰恰在些时,孟冰已经到了门前,脸上仍就是那淡淡的轻笑,微微抬眸,进了房间。
李老爷子的身子再次的僵了一下,李老夫人似乎也有着些许的紧张。
要说,儿媳妇第一天见公婆,紧张的应该是媳妇,但是这一次,却换成公婆紧张了。
“冰儿,你来了”李老夫人一见孟冰走了进来,便连连的向前,一脸轻笑地说道。心中暗暗思索着,要不要先提起逸风的事情。
“恩,冰儿来给爹,娘请安,敬茶。”只是,孟冰却是对着她轻轻一笑,一脸的亲切,一脸的轻柔,不见半点的生气的样子。
李老夫人微微的愣住,她虽然想到孟冰懂事,乖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定然不会大吵,大闹的,但是,却也万万没有想到,冰儿会是这样的态度呀。
竟然一点都不生气,而且还一脸的轻笑。
此刻,站在一边的李老爷子也是完全的呆住,脸上明显的事着几分难以置信的错愕。
“爹,娘,你们请坐。”就在两位老人错愕之时,孟冰已经将李老夫人扶到了椅子上,此刻,李老爷子就站在椅子边上,听到孟冰的话,便连连的坐了下去。
“爹,娘,从今天起,我就是李家的媳妇,媳妇来给你们二老请安。”孟冰缓缓的说完,然后便真的弯身下跪,要向两位老人行礼。
虽然说,孟冰是北尊王朝的公主,但是嫁了人,就是人家的媳妇,就是完辈,所以这起码的礼节肯定要遵从的。
只不过,她是公主的身份,这跪礼倒是可以免了。
“公主,使不得。”李老夫人连连向前,拦住了她,先不说逸风昨天做出那样的事情,就算没有昨天的事情,他们出能让公主跪他们呀。
“爹,娘,我说了,从今天起,我就是你们的媳妇,在李家,只是李家的媳妇,不是什么公主,娘不让我请安,是不打算认我这个媳妇吗?”孟冰的唇角微翘,故意略带不满地说道。
“认,认,这么好的媳妇,娘亲怎么会不认呢,只是,这跪礼就免了吧,你大嫂过门的时候,娘亲也没有让她跪,娘亲只是心疼你们。”李老夫人连连说道,说话间,微微的望了一边的秦敏儿一眼。
秦敏儿是聪明人,自然明白老夫人的意思,连连说道,“弟妹,娘亲说的是,当时,娘亲也没有舍的让我跪呢,所以,你今天就免了吧,而且,这茶也都准备好了,你就给爹娘敬杯茶吧。”
秦敏儿说着,已经亲自把茶端了过来,递到了孟冰的面前,轻声说道,“弟妹快点给爹,娘敬茶吧,爹,娘正等着呢。”
“对,对,敬茶。”李老夫人满意的望了秦敏儿一眼,连连说道,敏儿这丫头做事,也是深得她心呀。
孟冰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便接过来了秦敏儿递过来的茶,先走到了李老爷的面前,慢慢的行礼,然后才轻声说道,“父亲,请喊茶。”
“好,好,好。”李老爷子连声应着,到现在,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觉的,这一切似乎都不是真的。
他可是做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准备着不管孟冰做什么事情,他都不出声。
但是,他却万万没有想到,冰儿这样子,竟然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般的,来给他请安,敬茶,而且,脸上没有半点的责怪他们的意思。
这让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亏欠,哎,是逸风对不起这丫头呀。
孟冰再次端过另一杯茶,然后又递到了李老夫人的面前,同样是一脸轻笑地说道,“娘亲,请喝茶。”
“好,真是好媳妇,娘亲又多了一个好媳妇。”李老夫人的心中却是满满的感动,这样的丫头,让她怎么能够不心疼呀,以后,她断然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的委屈了。
敬完了茶,孟冰便跟秦敏儿一起坐在了一边的椅子上。
李老爷子心中总是觉的过意不去,虽然媳妇没有说什么,但是这件事情,也不能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