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121部分

样的答案呀?而且还一模一样,一字不差,这、、、这也太奇怪了吧?”又有人提出疑惑。
“这件事情,的确是太奇怪了”突然,一道略显清冷的女子的声音突然的传来,不过,也只是声音传来,人并没有出现。
那女子的声音一传开,众人便都安静了下来,因为,虽然没有人看到人,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公主的声音。
那声音似乎有着一种让人无法躲闪的穿透力,似乎有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号召力,让众人不得不安静下来。
那声音微微的顿了一下,然后再次的传来,“就算人有相似,性格有相近,思维有相同,那最多也只是意思上的相近,却也绝对不可能会给出一模一样的答案,所以,本公主也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此刻,那声音中似乎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只是,那声音听起来,却感觉十分轻,十分柔。
但是,就是那份轻,那份柔,却仍就带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魄力。
“是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外面的人也都是一脸疑惑的望向夜无绝跟月无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此刻只怕只有月无双心中清楚,因为,很明显是他抄袭的夜无绝的答案。
“凤阑国的三皇子,莲花教的月教主,能不能请你们给本公主一个解释?”孟千寻的眉角微扬,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她当然不能在这个时候让众人知道她跟夜无绝之间的关系,所以,她此刻对夜无绝的称呼是跟对月无双的称呼一样的,而且她此刻的语气中,明显的多了几分质问。
当然,是同时的质问他们两人的。
“本王实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本王只是按心中所想而写。”夜无绝给出了明确的回答,是按心中所想而写,既然是按心中所想而写,那自然就没问题了。
那么,月无双的答案又是怎么回事呢?
众人听到夜无绝的回答后,一个个都直直地望向月无双,夜无绝是什么人?像他那样的人肯定不会说谎的吧。
“我也是按自己心中所想而写的。”月无双对上众人那齐齐的目光时,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轻轻的摊了一下手,一脸无辜又是一脸认真地说道。
那意思也是再明显不过了。
他可是莲花教的教主,也是人人敬畏,极为神秘之人,那么,他应该也不会说谎吧?
众人听到他也这么说,一个个都更加的呆住。
既然两个人都说是按自己的心中所想而写的,那么这答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难道说两个人心有灵犀?所以想的是一模一样的,竟然连一个字都不差?
有那种可能吗?可能吗?
这怎么可能?
不管是谁都绝对的不相信这种可能,骗鬼鬼都不信。
你说,这明明不是同一类的人,思维怎么可能会一样?
就算对待这样的问题时,观念是一样的,但是写出的答案也不可能一模一样呀。
这很明显,他们其中的一个人是抄袭的另一个人的,只有这样,答案才会一模一样。
“两位都说是按自己心中所想而写,但是,就算思维再相近,给出的答案可能会一字都不差吗?我想请问两位觉的这样的事情可能吗?”孟千寻听到他们的回答,特别是在听到月无双的回答时,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看来,这月无双真的是来故意的捣乱的。
这样的问题,只怕换了是谁都觉的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完全就是不现实的,不科学的。
“本王觉的不可能。”这一次,仍就是夜我绝先开口说道,此刻,他那冰冷的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情绪,仍就是极为的冷静。
“哦,我也觉的这件事情不可能。”而月无双竟然再次的接着夜无绝的话说道。
“既然两位都觉的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的,那么便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其中的一个人,抄袭了另一个人答案。”孟千寻的声音突然的冷了几分,由刚刚的轻柔也瞬间的变的低声。
声音仍就不是很高,但是此刻,却有着一种让人惊滞,甚至有着一种让人一下子不敢乱动的威严。
那声音一出,众人再次的惊滞,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的声音,竟然会有这般的大的威严与魄力,竟然连他们感觉到心惊。
他们可都是天下有身份,有地位,更有实力的人,此刻,竟然也都被这女人的声音惊住了。
众人眸子不由的都再次的纷纷望向孟千寻的方向,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
听说,她现撑管了北尊王朝所有的事情,而且,还管理的非常好,足以说明,这个女人是真的有能力的。
这样的一个女人,又是北尊王朝的公主,试问整个天下,哪个男人不想娶回去呀,只可惜,他们已经出局了。
而且,她此刻,竟然直接指出,夜无绝跟月无双之间有一个人是抄袭的。
夜无绝跟月无双可都不是轻易能惹的人,她此刻竟然毫无胆怯的当众说出这样的话,这份勇气,也当真让人敬佩呀。
“公主说的不错,的确只有这一种解释,这一种可能,要不然,两个人的答案是绝对不可能会一模一样的。”外人的人回过神后,也都开始符合着孟千寻的意思。
“的确只有那一种可能。”夜无绝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字冷冷的说道,他这一次,并没有再望向月无双,因为,他已经明白,对于这件事情,月无双明显的是故意的。
所以,他却是去望月无双,越是注意他,只会让他越是得意。
这个男人的思想本来就不同与常人的,所以,很少有人能够猜到他真实的想法,真正的用意。
关于月无双为何要写出跟他一模一样的答案这个问题,夜无绝是真的想不通。
“好像还真的是这样的呀?”而月无双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再次附和着夜无绝的意思说道。
而且,他此刻仍就是一脸的随意,一脸的轻笑,似乎并没有太过执着于这件事情。
“既然如此,本公主实在无法定夺,当然若是两位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能够证明是另人方抄袭的自己的答案,那么这件事情就再做决定。”孟千寻听着外面的议论声,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平静,并不见太多的异样,因为,这样的结果,是在她的预料之中的。
那个月无双竟然是来捣乱的,那么自然是唯恐天下不乱的。
孟千寻很清楚,夜无绝的答案肯定是自己写的,而月无双绝对是抄的夜无绝的。
就算她现在还不知道月无双是怎么抄的夜无绝的答案,还无法找到证据。
她也明白,以月无双的狡猾,肯定也不会留下破绽。
所以,现在,她只能先这么做。
她也知道,夜无绝是清白的,所以月无双定然找不出夜无绝抄袭的证据。
当然,同样的,夜无绝也很难找到那样的证据。
此刻,孟千寻就是想要把这件事情暂时的压下去。
等了解清楚了情况后,再做打算。
大不了最后谁都不选,这件招亲就算这么结束了,到时候,她还是可以跟夜无绝在一起。
“有意思,有意思。”这一次,月无双听到她的话后,竟然先开了口,他此刻的声音中仍就是满满的轻笑,而且,那满是轻笑的眸子,在望向孟千寻的方向时,快速的隐过几分异样。
只是,众人都不明白,他这所谓的有意思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唇角微扬,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公主的意思是,若是分不出谁是抄袭的,那么这个驸马就不选了?”
他的声音中虽然带着明显的笑意,但是,却仍就让人轻易的便能够感觉到那份逼人的气势。
“要不然呢?月教主觉的本公主应该怎么做?”对于他的质问,孟千寻却仍就是极为的平静,随即淡淡的反问道。
“公主觉的哪个比较合你的心意,就选哪个就行了,我没意见,相信三皇子也不会有意见的。”他的唇角的笑更加的漫开,那笑轻笑中,似乎隐隐的多了几分异样。
然后一双眸子转向了夜无绝,极为随意的问道,“三皇子,对吧?”
夜无绝只是冷冷一笑,却并没有回答,这个月无双做事,向来都是不按常理出牌的,谁知道他又是打的什么主意?
“呵呵呵、、、”而孟千寻突然的轻笑出声,“月教主以为这是街市上买白菜,随便选一个就可以了,就算本公主可以做那买菜的人,但是,月教主甘愿做那白菜吗?”
孟千寻岂会那么轻易的上了他的当,他可能会那么好心吗?让她随便的选一个,他不会有任何的意见?
骗鬼去吧?
若真是这样,那先前,他就不会抄袭夜无绝的答案,而且还抄的一字不差。
此刻,孟千寻的声音轻缓中还带着几分笑意,似乎只是在说着一个无关紧要的玩笑,只是她说出的那话,却再次的让人惊滞。
她这话回的,当真是高呀。
竟然把月无双比做是白菜,像月无双那么骄傲之人,怎么可能会容认别人把他比做大街上的白菜呢?
白菜可是最不值钱的。
“若是公主是那买菜的人,那我倒是愿意做那白菜,相信三皇子也是愿意的,三皇子,你说呢?”只是,让人众人惊滞的是,月无双不但没有丝毫的懊恼,反而仍就是一脸轻笑地说道。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月教主不觉的你这种做法,太过儿戏了吗?”夜无绝的眸子再次的一眯,脸上也更多了几分冷意。
这个月无双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儿戏吗?我倒觉的挺有意思的。”只是,他听到夜无绝的话后,却只是再次随意的一笑,完全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然后突然再次说道,“那么这件事情要怎么办呢?总不能就这么拖下去,拖着拖着就没了结果了吧?大家可都在等待着看结果了,公主这么拖着可不是办法呀?”
孟千寻心中微怔,这个月无双果真够厉害,看来,他对所有的事情,可能早就都清楚了,也明白了她此刻的用意。
“是呀,大家都在等着呢,今天怎么着,也要用个结果,现在就只剩下三皇子跟月教主了,这还不好选吗?”外面的人听到月无双的话,再次催促起来。
“要不然就让三皇子跟月教主比试一下,两个谁胜出,谁就是最后的驸马。”突然有些提议道。
“对,对,这个法子不错。”立刻,便有人开始附和他。
“不错,就用这个法子,又公平,又公正,而且现在当众比试,大家都可以做证。”
“对,对就这么办,就这么办,比试,比试。”顿时大家都开始喊了起来,都十分的赞同这个主意。
月无双脸上的笑更深了几分,“恩,这个法子倒是真的不错,至于比什么,就由公主来定,公主觉的如何?”
孟千寻心中暗暗冷笑,这个月无双也太过自信了吧,他就那么有把握可以赢定夜无绝?而且,还让她来定比试的项目?
她知道月无双一定又在算计着什么,而且关于这件事情,她不可能再去冒任何的险,毕竟这个月无双太过奇怪,太过神秘了。
所以,关于再次的比试,她根本就不会考虑。
“关于抄袭的问题还没有查明,抄袭可是关系到一个人的人品的问题,本公主选的夫君是一个能够相互理解,相互信任人的,而一个人品都无法确定的人,本公主怎么敢选,难不成要在成亲后,还要时时的防备,天天的算计?所以,在抄袭的问题没有查明之前,本公主不选,也不会用任何的其它的方式来做裁决。”孟千寻的声音仍就不高,但是此刻却又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那若是这件事情一直查不清楚呢?”月无双的眸子微闪了一下,然后再次问道,这一次,他唇角的笑似乎微微的停滞了一下。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孟千寻的脸色微沉,轻缓的声音中却是毫无迟疑的坚定。
那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若是一直查不清楚,那么她就不选了,谁都不选了。
“若按公主这么说,那么这次的招亲岂不是白白浪费时间,不会有结果了?”月无双那带笑的眸子中微微的隐过什么,淡淡的,不是很明显,但是却又的确存在的。
“月教主也不想让本公主所嫁的并非真正的良人吧?”孟千寻的脸上也微微的扯出了一丝轻笑,而且,那声音中也带出了几分明显的笑意。
听似半真半假的玩笑话,但是那意思却是再明显不过了。
众人听到她这么说,也都能够理解,毕竟,正如她所说的,连这选亲上都作弊,这人品也的确是靠不住。
公主又怎么能够放心的嫁呢?
这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呀,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而且,其它的人都出局了,而唯一留个的两个之间,竟然还有一个作弊的,众人心中自然也是气愤的,此刻,自然都是向着孟千寻的。
“呵呵呵、、、”月无双也突然的轻笑出声,再次的望了夜无绝一眼,然后似乎略带自嘲般地说道,“三皇子,没有想到,我们的人品竟然会遭人质疑呀。”
那话语中似乎隐隐的带着几分意有所指的意思。
“清者自清,明者自明,月教主何必再多说呢?”夜无绝的唇角微扯,冷冷的望了他一眼,然后一脸平静地说道。
此刻他一脸的严肃,说出这话时,更是极为的认真,很自然的便给人一种让人不得不信任的威严。
更何况,他那话的意思听起来,似乎也是在暗示着什么?
而相对的,月无双一直有些随意,有些漫不经心,似乎完全就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所以,众人都暗暗的猜测着,若真是抄袭的话,那么这抄袭者是月无双的可能性比较大。
毕竟,关于夜无绝的传言,都是那种极为的正直,极为的威武,极有震撼的传言。
所以,众人觉的夜无绝说谎,作弊的可能性的确不大。
不过,这也都是众人心中的猜测,没有敢说出来,毕竟谁都知道这月无双中可不是好惹的。
“对,清者自清,清者自清、、”月无双仍就是一脸的笑,不断的轻声的重复着夜无绝的话,没有人知道,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看来,公主是铁了心的打算把这件事情就这么拖下去了?”月无双的话语微顿了一下,然后再次转向孟千寻的方向,声音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质问。
“当然不会永远的这么拖下去,大家都急着看着结果,所以,本公主给三皇子跟月教主三天的时间,若是三天后,两个人仍就都无法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另一方是抄袭的,那么,本公主只能抱歉的说一声,这次的招亲,只能是无果而终了。”孟千寻再次慢慢的宣布了她的决定。
她当然不会让这件事情就这么拖下去,而且,她知道,这件事情必须尽快的解决了,否则还不知道月无双又会整出什么事情来。
“哦,原本如此,三天的时间,若是三天后都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这次的招亲就这么算了。”月无双接着孟千寻的意思说道,那声音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怪异,似乎隐隐的想要暗示着什么。
“不错,正是这个意思,这件事情就这么定了,三天后再看情况做决定。”孟千寻自然明白他在暗示着什么,但是此刻,她却不想理会他,而是再次极为坚定的说道,不给他人留下半点的回旋的余地。
而她这话说完后,便没有再多停留,而是站起身,毫无迟疑的转身离开。
孟千寻一直都在屏幕的后面,中间隔着几层布帘,还隔着屏风,外面的人自然是看不到她。
而她离开时,轿子是直接的绕到后面的,她也在里面上的轿子,所以,自始至终,在场的人都没有看到她的样子。
月无双的唇角不断的扬起,仍就是那再明显不过的轻笑,但是此刻似乎又更多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这个女人,倒还真的很特别,而且果真是有些本事,没有想到,她就这么轻易的化解了他制造的问题。
只是,三天后,她又会怎么做呢?
他现在倒是真的有些期待了。
孟千寻回到皇宫后,便让白容去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若是能够找到证据,查出是月无双抄袭的夜无绝的答案,那事情也就能够迎刃而解了。
但是,若是万一真的查不出,那么这次的招亲就这么的结束。
她当时可以谁都不选。
同样的,夜无绝回去后,也立刻让初也去查,刚好初也这两天来到了北尊王朝,凤阑国的事情,已经越来越顺了,而且二皇子此刻也在北尊王朝,所以,事情就更顺利了,初也便赶了过来。
因为有了刚刚月无双的事情,所以,夜无绝也不得不小心,所以,并没有进宫去见她。
只是,当天,白容跟初也回来,禀报的结果却都是一样的,没有任何的发现,现场也没有发任何的异样,没有人知道月无双是如何的抄袭到夜无绝的答案的。
“公主,这件事情真的是太奇怪了,而且就连三皇子的手下,初也都没有查出任何的线索。”白容此刻一脸的凝重,他这么说,倒不是推卸责任,而是说明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孟千寻眉头微蹙,她是知道初也的调查的能力的,竟然练初也都没有任何的发现?
这个月无双到底是怎么做到呢?
难不成,他还有天眼不成?
竟然白容跟初也都没有查到什么,孟千寻知道,再查下去,肯定也查不到什么,只会是浪费时间,相信月无双那边肯定是做好了准备的。
而且,她的人跟夜无绝的这么去查,反而只怕更会让月无双发现什么,抓到把柄。
这个朋无双实在是不好对付,所以,她不得不十分的小心呀。
“听说招亲的事情不是很顺利?”孟千寻去看北尊大帝时,李灵儿一看到她,便急声问道。
北尊大帝虽然没有开口,但是也是一脸的凝重,很显然,那件事情,他们也都已经知道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那个月无双到底想做什么?”北尊大帝跟他们是同样的疑惑,都不明白月无双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到底是想做什么?
若是他想被选中,想当驸马的话,他也绝对不会这般一字不差的就去抄夜无绝的答案呀。
这一模一样的答案,肯定是无法定夺,引人怀疑。
那他肯定也不可能被选中了。
他既然有那么大的能力,若是真的想被选中的话,为何不直接的去抄袭孟千寻放在桌上的答案。
毕竟,夜无绝怕引人怀疑,还是略略的做了改动的。
若是他能够跟孟千寻的答案一模一样的话,那他就可以顺利的胜出,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成为驸马了?
所以,众人才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孟千寻没说话,只是微微的摇头,她到现在也还不明白月无双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个月无双向来十分神秘,时正时邪,不可不防呀。”北尊大帝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沉声说道。
月无双是莲花教的教主,这莲花教本来就不被武林正派所认可,但是,莲花教的势力却是没有人敢小视。
特别是最近这些年,更是发展的极快,一个莲花教,已经完全的可以跟江湖上所有的正派抗衡。
所以,尽管那些江湖上的正派门派一直都想除去莲花教,以绝后患,但是却根本没有那样的能力。
“防,却不知道要从何处防,因为根本就猜不到他的心思。”孟千寻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声音中也略略的带着几分沉重。
有道时,知已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现在的情形是,他们对那个月无双根本没有太多的了解。
而月无双对他们的了解,似乎更多。
北尊大帝的脸色再次的一沉,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是他没有想到的,而此刻,他一时间也想不出好的办法,正如孟千寻所说的,不知道他的心思,所以不知道要如何的防,也不知道要从何下手。
“他这么做,极有可能是知道了一些你跟夜无绝的关系,所以,夜无绝那边,也要多加小心才是,而这段时间,你跟夜无绝最后也少见,免的被他抓到把柄。”北尊大帝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低声嘱咐着。
“恩,这个我知道。”孟千寻微微点头,应着,这个她也已经想到了。
相信夜无绝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并没有进宫来见她,甚至都没有让人给她送什么信来。
“皇上,让本公主去见皇上,本公主要见皇上。”只是,恰恰在此时,房间外,却突然传来一声女子的喊叫声。
那喊叫声略显尖锐,似乎隐隐的带着几分不受控制的激动。
孟千寻听到那声音时,脸色再次的一沉,那个声音,她自然听的出,正是那个长公主的声音。
因为先前的事情,她对这个长公主一直有着几分怀疑的,而且,当时父皇身体生病,不能被打扰,她也怕那个长公主惊饶了皇上。
所以,她便让人控制了长公主的自由,让人好好的看着她,不让她离开她的宫院。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长公主本来倒还真是不小,竟然让她给逃出来了。
是那些侍卫太没有了,还是这个长公主太狡猾了?
“是长公主的声音?她怎么突然来了?”北尊大帝的眉角微蹙,神情间也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很显然,他对这个长公主也是有着很多的不满的,只是碍着她的身份,不说罢了。
而且,现在孟千寻的事情,已经够让他忧心了,这个时候长公主跑来,真是让人头痛呀。
“长公主,皇上身体不适,需要休息,不能打扰的。”外面的侍卫拦住了她,有些无奈的劝着她。
“本公主就是听说皇上病了,心中担心,才急着过来看看的,你们怎么能够拦着本公主,本公主可是皇上的皇姑姑,本公主来看皇上,那可是理所当然的,谁敢拦着?”外面,长公主的声音明显的高了几分,不过,说的话倒是极为的明白。
可见,她此刻的神志是清楚的。
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其实,她一直怀疑,这长公主的脑子根本就没有问题,这全都是她自己装出来的,要不然,她每次为何每次都能够在需要病的时候就病,需要好的时候就好了呢?
北尊大帝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传朕的意思,让她自己回去好好养着吧。”
皇上此刻的声音中也明显的带着几分不满。
孟千寻望向北尊大帝,看到他的神情,便隐隐的猜出,北尊大帝只怕也是怀疑这长公主的,只怕也知道长公主这病是装出来了。
只不过,怎么说,长公主也是他的皇姑姑,而当时,也是他同意了长公主进宫的,现在也不好就这那么把她赶了出去。
太监听到皇上的话,连连的走了出去,走到那全身的肥肉都在抖着的长公主的面前,然后低声说道,“长公主,皇上传旨,让公主回去好好的养着。”
“不行,本公主不能这么回去,本公主要见皇上,见不到皇上,本公主不放心,本公主心中着急,今天不管怎么样,本公主都要见到皇上。”只是,长公主听到那太监的话不但没有离开,反而撒起泼来。
那声音更高了几分,更加的尖锐,让人听着极为的不舒服。
那么胖的身子却发出这么尖锐的声音,说起来,还真的是有些让人无法想像。
“长公主,皇上正在休息呢,不能被人打扰,所以长公主还是回去吧。”那个侍卫再次耐着性子说道,只是面对比墙更要肥厚的长公主,真的感觉到压力很大。
“不回去,不回去,今天本公主见不到皇上就不回去。”长公主却是根本就听不进去,是非要见到皇上不可。
吵喊着,她便突然的坐在了地上,突然就大声的哭喊了起来,“啊,本公主听说皇上生病了,心中真的担心呀,所以才急急的赶过来看看,你们还这么的拦着,皇上呀,你到底怎么样了呀?”
她这么一坐,这么一喊,那可就完完全全的是一个泼妇的样子了。
如今可是在皇宫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她竟然就这么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哭喊了起来,这也太、、、太让人惊愕了。
不过,要说,她也实在是没什么形象可言,那肥胖地身子,那夸张的装饰,那过分张扬的衣服,每一处都让人不敢恭维。
这样的人,能有什么形象,而且,她既然是在装疯,自然也就不想要什么形象。
有道是,人要脸,树要皮,人不脸了,那老天爷都没问题。
这也正是,长公主可以住在皇宫这么多年的原因吧。
北尊大帝听到她的吵闹声,脸色都微微的有些发黑了,这是又闹上来,真是让人头疼呀,他是真的不想见到她,这么多年,他对他,也够容认了。
虽然他很少在皇宫中,但是却也并不代表着,他不知道她做的那些事情。
之所以没有说,没有处理,只不过是因着她的身份,而且,她做的那些事情,也根本就成不了什么气候。
她打的那主意,根本就不可能成为现实。
当然,那时候,更是因为,他一门心思都放在找灵儿的事情,所以有些事情,他能忍的,便都忍了。
而这次回宫后,她倒是极为的安静,没有来闹,他原本以为,她心中明白了,看到他找回了公主,放弃了那份心思了。
没有想到,这么快又来闹上了。
以前,没有找到灵儿,没有千寻,他可以容认她,但是现在,他却不能再容认了。
孟千寻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哈,这变化还真够快了,刚刚说话还算清白,这一会就又闹上来,什么都不顾了,完全就是疯狂的样子了。
这疯的还真够快的了。
“长公主,你这,这、、、”众人看到长公主此刻的样子,一个个都惊的目瞪口呆,特别是刚刚就站在她面前的那个侍卫,惊的向后退了几步,他刚刚似乎感觉到长公主在坐下的时候,他的脚底下明显的颤动了一下。
可怕,真是太可怕了。
而此刻长公主哭喊的样子,就更可怕了。
但是,这可是皇上的寝宫呀,怎么能够让长公主在这儿这么闹呢,而且皇上明明已经传了旨意,让长公主回去的。
所以,他肯定要想办法把长公主给弄回去。
“来人,将长公主送出皇宫,送回到驸马府中,从今天以后,没有朕的旨意,不得进宫。”皇上的声音,突然的传了出来,虽然是在命令着侍卫的,但是,却也是说给长公主听的。
希望,她能够自觉点离开。
正在哭喊着的长公主那哭声突然的停了一下,那双被脸上的肥肉挤的只剩一条缝,都快要看不到的速的望向皇上的房门,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错愕,很显然没有料到皇上会突然的下了这样的命令,一时间的她还真是有些回不过神来。
“长公主,你也听到皇上的命令了,长公主,请吧。”侍卫听到皇上的话,身子微僵了一下,然后再次望向长公主时,神情间便也多了几分冷意。
“啊,天呢,怎么可以这样?怎么能这么对我?你这是要把我赶出去吗?我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天呢,让我再回到那个地方,你还不如杀了我。”只是,长公主听到那侍卫的话后,却再次的哭喊了起来,那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外面的宫女都忍不住捂住了耳朵。
周围的侍卫,宫女听到那尖锐的可怕的哭喊声,也都纷纷的赶了过来,侍卫是来保护皇上的,那些宫女当然是好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的。
“将她给朕抬了出去。”皇上的脸色更黑了几分,一双眸子中也多了几分绝裂,既然她自己不自觉,还在装,还在闹,那么就不要怪他了。
“是。”外面的侍卫听到皇上的命令,自然不敢有半点的迟疑,连声应着,随即便有四个侍卫走到了长公主的面前。
为首的侍卫看了看,觉的四个侍卫可能未必能够抬的动公主,所以,又喊了两个过来,可见这长公主有多么的胖了。
“啊,天呢,怎么可能这么对我,我是长公主,你们谁敢对本公主对手,你们都给本公主滚开。”长公主看着那围过来的侍卫,脸色微微的变了,再次大声的喊着。
“长公主,我们只是听从皇上的命令,所以最后还是请长公主能够配合一”那个侍卫最后耐着性子,试图可以劝说长公主。
“天呢,我这是怎么了样?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呀,你们这是做什么?”此刻,长公主是完全的装起疯来了。
“抬走。”北尊大帝此刻已经是一脸的冰冷,再次冷声说道。
竟然还在装,难不成,她以为别人都是傻子,都看不出她的伎俩,真是可笑。
几个侍卫再次听到皇上的命令,明白皇上是有些不耐烦了,便立刻向前,抬起了长公主,有人抬腿,有人抬胳膊,有人抬着身子,怕她落在地上,六个人抬着,还有吃力。
“啊,放开我,放开我。”长公主不断的喊着,不过此刻自然没有人再理她,几个侍卫将她抬出皇上的寝宫后,自然不可能就那么把她抬出皇宫去,然后找来了一辆马车,把她塞到了马车上。
这长公主实在是太胖了,轿子坐不下,只能坐马车了。
只是,这边闹的不可开交,但是,另一外的宫院中,一个人却是避开了所有的侍卫,悄悄的潜了进去,然后直接的走到床前,抱起了床上正睡觉的小宝儿。
那人的动作极为的快速,很显然,是早就摸清楚了一切的。
那人抱着小宝儿,双眸微眯了一下,然后便快速的向着房外闪去。
只是,他此刻没有低头,所以,没有发现,他怀中的小宝的那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闪了一下。
·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181章她的反击,小宝儿被劫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182章劫持她的后果会很惨

只是,他此刻没有低头,所以,没有发现,他怀中的小宝的那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闪了一下。
小宝儿的警惕性向来都是极高的,所以,当这个人走到她的床前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原本想着,她可以大声喊人,但是,随即一想,在这种情况下,她若是大声的喊人,虽然能够把外面的侍卫喊进来。
但是,这个人情急之下,可能会做出疯狂的事情,对她未必就有利。
她虽然只有一岁左右,但是心智却是极高,更何况,孟千寻也教了她很多关于自我防卫的事情。
因为,孟千寻担心在这皇室之中,以及将来到了凤阑国后,小宝儿会有危险,所以,才教她这些。
小宝儿的心中也更想知道,到底是谁要劫持她。
竟然是劫持,那么肯定是另有目的,自然不会伤害她,所以,小宝儿的心中倒也不太害怕,反而想要查出那个劫持他的人到底是谁,是何目的。
这皇宫中太闷了,都没有以前在仙谷的时候好玩,自由,特别是现在正是娘亲招选驸马的时候,她又不方便出现,所以,她就只能留在皇宫里,而且基本上都不能出自己的院子。
都快要闷死她了,终于来了一个好玩的,她岂能就此放过了。
那个人抱着小宝儿,从窗口跃出去后,小心的一一避开宫中的侍卫。
小宝儿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是,隐约的也能够感觉到他的行踪,至少可以清楚的可以感觉到他行动的迅速与熟练。
小宝儿心中暗暗思索着,看来对皇宫中的一切都十分的熟悉,那道说是一直在宫中的人?
在宫人的人会有谁呢?
而且,这个人的武功也十分的高,竟然能够一一的避开这皇宫中的侍卫,而且还抱着她,那轻功自然是十分的了得的nAd1(
小宝儿拼命的想着可能会是谁,但是她毕竟进宫没有多进,而且这些日子又都不能乱跑,所以对于宫中的事情,还不是十分的了解,所以,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任何的头绪来。
算了,等这个人把她带到目的,她自然就知道是谁了。
北尊大帝的寝宫中。
“朕原本以为,你们回来了,她会安份些,没有想到,她竟然又来闹。”北尊大帝的眸子仍就有些黑。
若不是因为长公主做的太过分,他也不会这般的对长公主,毕竟,那也是他的姑姑,只是,她偏偏不安份,偏偏要用那不该有的心思,他岂能再把她留在皇宫中。
“父皇也怀疑她的病是假的?”孟千寻听到北尊大帝的话,双眸微闪,父皇刚刚这那么让人把她抬了出去,现在又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说明,父皇是明白的。
“怎么,你也知道?”北尊大帝听到孟千寻的话,倒是有些意外,略带错愕的望向她,“你跟她有过接触?”
他的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冷声说道,“难道说,她去你哪儿闹过了?”
“这倒没有,我是在两年前进宫的时候,见过她几次,见识过她的厉害,那时候,我就觉的她有些可疑。”孟千寻接口说道。
那时候,她还没有跟北尊大帝相识,公主的身份还没有明确,而且,当时孟冰对长公主是完全的信任的,所以,她当时自然不好说什么。
“恩?当年驸马去世,她突然发病,太医为她检查过,说她刺激过度,当时,她非要闹着进宫,说要回家,当时朕也没有多想,只是见她可怜,便准她回宫了,而后来,她竟然假装生病,在皇宫中暗结势力,想要让她的儿子做皇上,而每次若是有事情败露,她便突然发疯,蒙混过去,朕当时心心念念的都是找灵儿的事情,所以,便也没有去管她,只是让人看着她,毕竟,她也成不了什么大气候nAd2(”
北尊大帝凝重的隐隐的多了几分思索。
“现在,你们回了宫,朕自然不能再将她留在皇宫中,因为,朕知道,她既然心存不轨,那么肯定会伤害到你们,所以,这借这次的事情,把她送出皇宫吧。”
北尊大帝说话在间,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回宫这么长时间,见她没有来闹,以为她明白过来了,本来还想找个机会,体面的送她出宫的。只是没有想到、、、”
很显然,对于这件事情,北尊大帝是早有安排的,就算长公主今天不来闹,他也把她送出皇宫的。
孟千寻微怔,略略停顿了一下,再次低声说道,“我回宫的时候,也是怕她会闹,惊扰了父皇,所以便一直吩咐侍卫守在她的宫院处,不让她随便外出。”
“恩?”北尊大帝的眉角微扬,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原来是你早有安排了,朕还以为,她自己明白过来了呢。”
“我让白容亲自安排的这件事情,白容做事,向来十分的周到,一般都不会出意外的,但是今天,长公主竟然还是来到父皇这儿。”孟千寻的眸子微闪,那话语中隐隐的带着几分意有所指的暗示。
北尊大帝的脸色再次的一沉,双眸中也猛然的多了几分冷意,“看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