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126部分

般的当众拦下大将军府的马车。
特别是在听到她的那句人人平等时,月无双的唇角下意识的微扯了一下,人人平等/?可能吗?
这百姓向来就是被人欺负的。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拦大将军的马车,你可知道这马车上做着什么人?”那个马夫听到孟千寻的话后,微愣了一下,但是却是再次的极为嚣张地说道。
孟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她知道里面坐的肯定不是大将军,否则大将军早就出来了。
只是,事情闹成这样,马车上的人却还没有露面,似乎这一切都跟他没有关系似的,还真是坐的住。
她倒是想要知道,那里面坐的到底是什么人?
“不管马车里坐的是什么人,现在,下来,先向这小女孩子道歉。”孟千寻根本就没有理会那个马夫,只是望向马车,那话语,很明显是对马车上的人说的。
虽然因为月无双的出现,没有伤到小女孩,但是这件事情也不能这么算了。
“不用了,不用了,孩子没事就好了。”刚刚那惊喊的那婆婆,微挪着身子,急声的喊道,她岂敢让大将军府中的人道歉呀。
“呵,你是疯了吧,竟然让大将军府中的人向一个乞丐道歉。”那个马夫似乎听到了这个世上最好笑的笑话,不由的大笑出声,望向孟千寻时,一脸的嘲讽,“你也不打听,打听,我们大将军是什么人,就连皇上都对他礼让几分,现在的公主,都怕他,不敢得罪他,你算什么东西呀。”
那个马夫倒是真的够狂的。
白容听到那马夫的话,脸色微沉,一双眸子隐隐的多了几分怒火。
这个人胆子还真够大的,只怕是活的不耐烦了,竟然敢说公主。
月无双听到那马夫的话,再次的望向孟千寻,似乎是想看看,她听到那马夫的话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孟千寻听到那马夫的话,并没有丝毫的异样,并不有任何的生气的样子,反而唇角微微的扯出了一丝淡淡的轻笑,仍就是望着那马车,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我最后再问一遍,车上的人,要不要下车道歉。”
在这大街那般的横冲直撞,差点伤到了小女孩,这件事情,自然不能就这么算了,而那人竟然还稳稳的坐在马车上,跟没有人一样。
当然,让车上人下来道歉,一是给刚刚受到惊吓的小女孩一个交待,另一方面,也算是给她一个教训,让他记着,以后不再这般的横冲直撞。
“呵呵,我长这么大,还没有跟人道过歉呢,你既然让我跟一个乞丐道歉,真是笑话,张三,走。”只是那轿子中的人,却是更加的嚣张,不但不下来道歉,反而极为的无理。
孟千寻微眯的眸子隐过几分冷意,看来,这大将军平时的确是太过无法无天了,要不然,他的家人也不敢这样,看来,今天这件事情,不好好处理一下,以后,这样的事情,听怕还会发生。
身为北尊王朝的大将军,不但不保护百姓的安危,竟然置百姓的生命于不顾,他这大将军当的还真够威风的。
“白容,将他们送去刑部,交给刑部大人处理,在闹市横冲直撞,恶意伤人,让刑部大人按着我北尊王朝的律法严格处置,绝不能因为任何的原因循私。”孟千寻那微眯的眸子闪过太多的冷意,那声音中也是让人惊颤的寒意。
而她主翻话,更是让在场的所有的人都纷纷的惊滞,她竟然要将大将军府的人送去刑部,而且还要让刑部的大人严格处理?
众人都暗暗的猜测着她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敢?我可是大将军府的大小姐,竟然敢把我送去刑部,你是吃了豹子胆了吧,竟然敢惹我们将军府,小心我让爹爹杀了你。”那大小姐听到孟千寻的话,顿时忍不住了,不由的怒声吼道。
“我不用吃豹子胆,这天下的事,就没有我不敢惹的,北尊王朝的律法前,人人平等,竟然犯了法,就要接受惩罚,不管是谁,也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地位。”孟千寻的唇角更多了几分冷意,她以为他们大将军府是天呢,什么都由他们说了算吗?
“哼,你算是什么东西,敢管本小姐的事情,你若再敢拦着本小姐,就别怪本小姐不客气了、。”轿子中的人冷冷一哼,很显然,不太把孟千寻放在眼中,不过现在是大街上,当着那么多的人,一时间,也不敢把孟千寻怎么样。
“白容,再加一条,侮辱公主,让尚书大人一并处理,告诉尚书大人,本公主会亲自去检查结果。”孟千寻唇角的轻笑慢慢的淡开,云淡风轻的望了那马车一眼,那神情极为的随意,轻松。
但是,说出的话,却是让所有的人,彻底的惊滞,她,她是公主?
“是。”白容连声应着,便向前去拉马车,显然是真的要把他们送去刑部,毕竟跟了公主这么久,公主的一些个性,他还是了解的,公主说的出,就一定做的到的,所以此刻绝对不是吓吓她那么简单的。
“你,你是公主?”马车上的人也反应了过来,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小心,当然也有着太多的怀疑。
“白容,还在等什么?”只是,这一次,孟千寻却根本就没有理会她,而是望向白容,再次冷声命令道,刚刚她已经给了她机会,是她自己没有把握,而且还那般的嚣张。
所以,现在,她决定了,这件事情,一定要严厉的处理,也只有这样,才能给大将军一个教训,让他以后注意。
“公主,这件事情、、、”此刻,马车上的人也意识到孟千寻不是开玩的,是来真的,不由的有些急了,更何况,孟千寻还说,要亲自的去检查结果。
若是其它的人,她倒是可以不必理会,毕竟,就算真的去了刑部,尚书大人也不敢真的把她怎么样。
但是,若是公主将她送进去的,那情况就不一样了,而且,她也听爹爹说过,这个公主不好惹,上朝第一天,就给了爹爹一个下马威,甚至还拨去了爹爹的三万人马去修河渠,到现在,那些人马还没有回来。
她听的出来,就连爹爹对这个公主,也是有所忌惮的。
这一次,她再也在马车里坐不住了,快速的下了马车,望向孟千寻的方向,声音中也没有了刚刚的嚣张,微微的带了几分轻缓。
只是,孟千寻根本就没有理会她,甚至没有再看她一眼,便快速的转身,想着酒楼中走去。
大将军府的大小姐看到孟千寻的样子,心中一惊,连声喊道,“公主,请留步。”
孟千寻刚欲迈开的脚步,便停了下来,只是,并没有转身,唇角微微的多了几分嘲讽,还真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
先前不知道她的身份时,嚣张的狠不得把她吃了,现在知道她的身份了,态度便一下子变了。
大小姐见孟千寻停下,连连走了过来,绕到了孟千寻的面前,脸上带着几分轻笑,“刚刚民女不知道是公主,多有得罪,还请公主恕罪。”
此刻的她,再没有大小姐的嚣张,向孟千寻陪着笑脸。
“你得罪的不是本公主,而是在这闹市上横冲直撞,差点伤了那小女孩,若是刚刚不是那位公主救了她,现在小女孩只怕被你们撞死了。”孟千寻看到她的样子,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冷意,看来,这位大小姐还没有弄清情况。
她追究这件事情,并不是因为她得罪了她。
大小姐微怔了一下,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此刻正蹲在路边,把刚刚捡来的馒头递到老婆婆的手中的小女孩,看到他们一身的脏乱,眉头不由的轻蹙。
你这样的人,死的反而更好,省在的这儿影响到北尊王朝的形象。
不过,此刻,当着孟千寻的面,她自然不敢说出这样的话。孟千寻自然看到了她脸上那细微的变化,眸子再次的一沉,她知道,这位大小姐到了现在,仍就没有丝毫的歉意。
“白容。”孟千寻不想再跟她浪费时间,这样的人,不给她个教训,她永远不会长记性。
“是。”她的话音刚落,白容已经闪到了面前,恭敬的应着,然后望向大小姐,沉声道,“大小姐,是你自己去刑部,还是、、、”
白容的话语微微的顿住,但是那言下之意,却是十分的明显,若是她自己不配合,那么他就让人来’请‘她了。
大小姐的脸色微沉,一双眸子中明显的隐过几分怒意,但是,这个时候,却不敢发作,只能再次略略带笑的望向孟千寻,轻声道,“公主,今天的确是我鲁莽了,看在我父亲的面上,公主能不能、、、”
孟千寻的眉角向挑,一双眸子突然的望向她,带着几分让人惊颤的冷意,一时间,大小姐的身子竟然微颤了一下,那话语也猛然的顿住。
孟千寻没有再给她开口的机会,便再次的迈动脚步,走进了酒楼,那意思也已经很明显,就是让白容将她送去刑部,没有任何的商量的余地。
“公主,公主、、、”大小姐见孟千寻离开了,心中更加的着急,连声的喊着,想要再次的追了过去,只是,白容却快速的拦住了她,再次沉声道,“大小姐,请吧。”
一个请字,虽然说的客气,但是却隐隐的带着几分威胁。
“我可是将军府的大小姐,你敢抓我。”大小姐见孟千寻已经走进了酒店,外面只有白容一个侍卫,顿时再次的恢复的刚刚的嚣张,她就不信,一个侍卫也敢抓她。
“我奉公主的命令,公主之命,我会绝对的执行。”白容望了她一眼,唇角微扯,既然是公主的命令,他就算死,都要执行。
“小姐,这?”刚刚赶车的马夫也走了过来,有些担心的望着大小姐。
“怕什么,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刑部吗,去就去,你回去跟我父亲说一声。”此刻孟千寻不在场,这大小姐的架子又摆上来了,完全的不把白容放在眼里。
“对不起,公主的命令,他也要一起送到刑部。”白容的眸子微沉,说话间,一个闪身,便制住了那马夫。
公主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尚书大人来处理这件事情,而且要严格的处理,那么在处理之时,最后是没有大将军的打扰。
“你?”大小姐气急,一双眸子狠狠的瞪着白容。
“请吧。”只是,白容却根本就没有理会她,而且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坚决。
大小姐没有办法,只能跟着白容去了刑部,毕竟她总不能让白容压着她去,而且,她知道,若是她再拒绝的话,白容只怕真的会那么做。
“公主真是太威风了,竟然一点都不怕得罪了大将军。”
“是呀,今天公主可是替大家出了一口气,这将军府中的人平时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百姓等到大小姐等人离开后,一个个脸上都多了几分兴奋。
“没有想到公主竟然有这样的气魄,以前,只听说公主管理的朝中的事情,还有些怀疑,如今看来,应该是没错的了。”
“是呀,公主管理朝政的这段时间,北尊王朝的一切可都是井井有条,可见公主的能力之强了。”众人都不由的称赞着孟千寻。
“我救了人,最后受到称赞的人竟然是你,我怎么觉的,这有些不太公平呀?”已经上了楼,正坐在房间里的月无双听到下面众人的议论声,唇角微扯,半真半假地说道。
那语气中,似乎还真的隐隐的带着那么几分不满。
孟千寻抬眸,望向她,首先,映入眼中的,便是他那纯白的衣衫上的几个黑色的印子。
黑白分明,特别的显眼。只是,他却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孟千寻突然觉的,这个男人,可能也并不是如外人所传的那般的古怪。
他既然去救那个小女孩,而且,都不顾弄脏自己的衣服,应该也不会坏到那儿去。
“今天,要多谢你了。”孟千寻想了想,然后轻声说道,她这话,是替那小女孩说的,却也是替所有的北尊王朝的百姓说的,更是她心中的感谢。
毕竟,她是这北尊王朝的公主,他救的是北尊王朝的百姓。
月无双的眉角微挑了一下,唇角微扯,微微的淡开了一丝轻笑,然后再次半真半假地说道,“没有得到众人的称赞,能够得到公主的感谢也不错。”
孟千寻的唇角微扯了一下,这个男人说话,还真的、、、挺直白的。
不过,喜欢直白对话。
“不知道月教主约我来,到底有什么事情?”客套归客套,感谢归感谢,但是正事还是要谈。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他约她来这儿的。
月无双的眉角再次微微的一挑,一双眸子突然直直地望着她,唇角微抿,并没有说话,没有回答孟千寻的话。
被他这般的盯着,孟千寻微怔,心中有些疑惑,隐隐的甚至有些紧张,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本来就是他约她来的,怎么她问了这话,他竟然是这样的反应?
“月教主。”孟千寻见他一直不开口,完全就没有说话的意思,不由的再次开口喊道,总不能就这么的跟他耗下去吧。
“怎么?公主会不知道?”他的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她,唇角微扯出一丝轻笑,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那话语中带着几分意有所指。
孟千寻心中微沉,他跟她之间,似乎就只有招亲的事情的矛盾,所以,她自然知道,应该就是为了招亲的事情。
但是,她不知道,他约她来,到底是何目的,是想要做什么?
“月教主是为了招亲的事情吗?”孟千寻知道,在像他这种人的表情,你根本就没有任何事情可以隐藏的,而且,她也实在没有太多的心思去跟他猜谜语,所以,她直接的开门见山地说道。
“貌似,应该,好像是跟那件事情有点关系。”月无双再次的轻笑,隐隐的似乎更多了几分异样,那话语说的那叫一个含糊。
貌似,应该,好像是、、、
“那么,请问月教主约我来,到底是何目的?到底想做什么?”孟千寻再次直接的问道。
“公主觉的我该做什么?”月无双却是突然的一笑,一双眸子再次直直地望着她,意有所指地说道。
孟千寻微怔,他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她觉的他应该做什么?
“我不明白月教主的意思?”孟千寻微微思索了一下,再次说道,她是真的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好吧,那我就直说了。”月无双似乎微呼了一口气,然后脸上的笑微微的敛起,换了一副十分认真的表情,只是,话说了一半,却又没有再继续的说下去,只是那双眸子仍就那般直直地的望着孟千寻。
孟千寻愕然,这人,还真是的、、、
他所谓的直说,就是这样的吗?
这分明是吊人胃口吗?
只是,他真是沉的住气,那半句话说过之后,就一直那么直直地望着孟千寻,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话还没有说完。
孟千寻被他这般的盯着,只感觉到全身不舒服,说真的,不管换了是谁,这般的被他盯着,只怕都会不舒服的。
这一次,孟千寻没有再开口追问,因为,她发现,从进了酒楼到现在,一直都是她处于被动的位置,一直都是她在问,但是,到现在,却是什么都没有问出来。
所以,她干脆就不问了,他要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他既然约她来,总是有目的,有什么话,他总是要说的,她又何必着急去问?
孟千寻的脸上恢复了平时的平静,然后慢慢的端起了桌上的茶,极为随意的喝了一口。
“其实,我就是想娶个媳妇了。”而就在孟千寻喝下茶,还没有咽下的时候,他突然的开了口,而且,这话听起来实在是、、、
她愣了一下,那刚要咽下的茶水,差点就呛了出来了,好在,她极力的忍住了,要不然,可能会直接的喷月无双一脸。
虽然忍住了,没有喷出来,但是还是被呛到了,忍不住的轻咳了起来。
孟千寻知道,他肯定是故意的,就是看到她喝了茶后,才故意说出那样的话来。
“真是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让公主呛到了。”那丫的,还一脸无辜的陪着笑,道着谦,那样子,似乎真的不是故意的。
孟千寻懒的理会他,毕竟这样的小事,也不可能去跟他计较。
只是,微微的扫了他一脸,然后学着他刚刚的语气说道,“月教主这也的确老大不小的了,也的确是该娶个媳妇了。”
既然他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她再装不明白也不可能了,不过,现在,招亲的结果还没有出来。
更何况,孟千寻心中明白是他抄袭了夜无绝的答案,所以,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会是最后的驸马。
“公主所言甚是,所以,我就来参加公主的招亲了。”月无双仍就在笑,笑的春风荡漾,一脸的灿烂,似乎十分的开心。
而且,那语气也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似乎他来,这驸马就一定是他的。
“明白。”孟千寻微微点头,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不过,这招亲结果还没有出来,谁胜谁负,还真是说不准,所以,月教主最好还是要有心理准备才行。”
孟千寻说出这话时,也是一脸的轻笑,完全没有丝毫的异样。
“怎么?公主觉的,我不能胜出?”月无双的脸上的笑更多了几分,只是那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质问。
“月教主跟三皇子的答案是一模一样的,这让本公主也无法选择,本公主也已经说过了,三天后,再做决定,当然,到时候,若是月教主若是能够证明,三皇子是抄袭的月教主的答案,那么,本公主自当会履行诺言。”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一闪,然后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呵呵,”月无双突然的轻笑出声,一双眸子中,隐隐的似乎多了几分异样,“公主觉的我无法证明吗?”
那话语中同样的带着几分轻笑,而且似乎带着几分自信。
孟千寻的心中微微的一惊,听他这语气,难道真的有办法证明。
但是,明明是他抄袭的夜无绝的答案,他又怎么能够证明?
只是,想到他竟然有办法抄到夜无绝的答案,若是再制造出伪证,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
“月教主让我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嘛,若是这样的话,那么,我知道了,若是月教主有办法,那么就在三天后,在众人面前证明既可。”
孟千寻心中虽然有些担心,但是脸上自然没有流露出丝毫的异样,而且语气也是十分的果断。
“呵呵,”月无双再次的轻笑出声,望向她的眸子中似乎再次的闪过了一丝异样,唇角微动,再次慢慢地说道,“说真的,当初来参加招亲时,我还真是没有太认真,完全就是一时兴起,只是想玩玩、、、、”
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住,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神情间似乎隐过几分认真,再次说道,“但是,现在,我却改变主意了,这一次,我是认真了,而且,是从来没有过的认真。”
“月教主是否认真,对我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差别,我只看结果。”孟千寻听到他的话,却只是微微一笑,不管他告诉她这些是什么目的,对她而言,都没有任何的作用。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像你这般冷情的女人。”月无双的眉角微挑,隐隐的似乎有些不满,但是那语气中却听不出任何的不满的情绪。
孟千寻不语,关于他如何看她,对她而言,并不重要,因为,她不会在意。
月无双脸上的笑似乎微顿了一下,一双眸子再次直直望着她,这一次,那眸子中似乎多了几分逼视,他的唇角微动,突然再次说道,“若是,此刻换了是夜无绝,你还会是这样的反应吗?”
他终于还是提到了夜无绝,但但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问话,便足以说明,他的确是知道一些她跟夜无绝之间的事情的。
“这个就很难说了,因为,三皇子没有约过我。”孟千寻仍就是一仍的平静,不见任何的异样,她自然不可能有他的面前露出任何的破绽。
若是,他真的有证据证明她跟夜无绝之间的关系,那么他就应该不会找她回来了。
“或者,他根本就不必约。”月无双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脸上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冷意,那声音了也不再像刚刚的那般的轻松了。
他这句话,分明是意有所指。
“月教主今天约我来,就是为了谈三皇子的事情吗?若是那样的话,请恕我不再奉陪了。”孟千寻的脸色也微微的一沉,她自然不会上了他的当,跟他谈起关于夜无绝的事情。
相反,她什么都不说,直接的给回绝了。
月无双望着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一闪,隐隐的愈加的多了几分异样。
这个女人,的确是够特别,而且绝对的够聪明,任是他办法用尽,她仍就是滴水不漏。
这对他而言,还真是生平第一次。
他想知道的事情,每每只要轻松的一问,就可以知道答案了,但是现在,用了这么长的时间,他竟然是一无所获。
“对你,我现在是势在必得。”既然弯的不行,那就用最直接的,让她直接的明白他的目的。
一个现在,一个势在必得,充分的表达出了他的心理。
“我说过,一切都要看招亲的结果。”孟千寻微笑,一脸的轻笑,但是那话语却没有丝毫的回旋的余地。
“是吗?”他的眸子微微的一闪,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异样的轻笑,那话语中明显的带着几分暗示,只是他暗示的意思,孟千寻并不太清楚。
孟千寻微怔,没有回答,她要说的,都已经说了,似乎再没有说什么的必要了。
“我要做的事情,还从来没有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事情可以阻止。”他的脸上仍就带着笑,只是此刻的笑却不再像刚刚的那般的灿烂。
他说的,绝对不是夸张,的确,他长这么大的,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极为的顺利的,从来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阻拦住。
而且,他想做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失败过。
孟千寻的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冷意,微微的望了他一眼,仍就没有说什么。
他要怎么说,怎么做,那都是他的事,不是她能够决定的,所以,她也没有必要发言、
“而且,我最恨别人的欺骗,欺骗了我的人那下场,可是、、、”他此刻脸上的笑似乎再次微微的漫开,又多了几分刚刚的灿烂,但是说出的话,却完全与他脸上的轻笑不符合。
孟千寻听到他的话,心中暗暗一惊,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说的应该正是关于夜无绝的事情。
孟千寻仍就不语,反正事关到夜无绝的事情,她绝对不会发言,言多必失,她什么都不说,他也拿她没办法。
“月教主说完了吗?若是说完了,我可以走了吧?”让他说了那么多,孟千寻这次慢慢地说道,那声音仍就轻柔,仍就是十分的随意,并没有因为月无双的话受到任何的影响。
月无双的眸子再次的微闪,神情间隐隐的闪过一丝错愕,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一个女人,还真是油盐不进,不管他用什么法子,她都保持着她那副云淡风轻的态度。
甚至让他不由的开始怀疑,他查到的,关于她跟夜无绝之间的事情会不会是假的。
但是,他知道,那是千真万确的,没有丝毫的虚假,而且,只怕她跟夜无绝之间的事情远远比他查到的更要多。
“我生平极少的佩服一个人,更不要说是一个女人,今天,公主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月无双听到她的话,并没有任何的恼意,反而脸上更多了几分笑,那声音中也略略的带了几分钦佩。
他发现自己真的是越来越欣赏这个女人,而且就是因为越欣赏,所以,便越是不会放弃,这个女人,他是娶定了。
“月教主过奖了。”孟千寻仍就是一脸的平淡,仍就是随意的态度,看不出丝毫的骄傲,也感觉不到任何的谦虚,似乎月无双说的只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对她而言,月无双说的话,也的确是无关紧要的。
“公主觉的,三天后,会是什么结果?”月无双的眸子微眯了一下,似乎快速的隐过了一丝异样的光茫,略带试探的望道。
他知道,虽然,这个女人表现的这般的轻松,似乎根本不在意,但是心中却是紧张的。
“什么结果,到时候自然会知道的。”孟千寻仍就只是淡淡一笑,不做任何的评价。
“公主难道不想知道,为何我的答案会跟夜无绝的一模一样?”月无双见她仍就是一脸的平静,心中暗暗好笑,再次问道。
他相信,这个问题,她肯定很想知道,毕竟,没有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的确是想知道,不过,我也知道,月教主不会告诉我,若是月教主会告诉我,也就不会约我来了,应该也就不会有三天后的裁决了。”孟千寻轻笑,望向他时,唇角微微的带着几分嘲讽的意味。
这个男人,这说的不是费话吗?
“女人太聪明了,不见的是好事,就不讨人喜欢了,男人可都是喜欢那种小鸟依人的女人。”月无双微愣了一下,唇有狠狠的扯了几下,那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怪异。
“天下女人多的是,月教主大可去选自己喜欢的。”孟千寻心中冷笑,她还真不想让他喜欢。
“对不起,我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忙,所以,只怕没有时间再在这儿陪月教主聊天了,我不先告辞了。”孟千寻的脸色微沉,突然站了身,说话间,便想转身离开。
她觉的,自然实在没有必要再留在这儿了,她要说的,都说了,她想听到,却是一点都没有听到。
她知道,再在这儿待下去,那也只会是浪费时间。
“那好,那我们就三天后见,到时候,不知道那结果,会不会如公主的意。”月无双倒是没有强留她,只是,漫不经心般地说道。
“只要找出了那抄袭之人,结果就明了了。本公主自然是就如意。”孟千寻再次微微一笑,意有所指地说道。
月无双很明显就是那抄袭之人,希望,他听到这话,能够略略的有些愧疚之意。
“那是自然。”只是,月无双却仍就是一脸的轻笑,并没有任何的异样,似乎还十分开心的样子,“公主放心,到时候,我定然拿出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让公主如意的。”
他那意思中,也明显的带着几分暗示,他说的是拿出证据,而不是找到证据,那意思里分明是,他现在就已经有了证据了。
而他在说到最后,让公主如意时,刻意的加重了语气。
“好,那本公主就拭目以待在。”孟千寻心中微惊,隐隐的有些担心,但是却仍就是极为冷静的应着,自然不能让他看出任何的异样。
“好,那我们就到时候见,或者,到那时候,我就应该改口了,不该喊公主了,应该喊娘子了。”
月无双笑的一脸的灿烂,极为开心,而且,一脸的自信,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撑控之中,似乎他赢定了。
她这样的态度,让孟千寻更加的担心,毕竟,这个男人到底是不可小视的,而且,他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抄到夜无绝的答案,其它的事情,未必就办不到。
所以,她要让夜无绝小心才是。
不过,也不排除,他是在故意的吓她的,所以,孟千寻并没有再理会他,再是快速的转身,想要离开。
“公主既然来了,就吃了饭再走吧,这惜缘酒楼的饭菜可是很不错的,堪称京城一绝的。”月无双再次轻笑着说道,那声音极为的随意,似乎是在挽留着一个很熟的朋友。
“多谢月教主的美意了,只是,我与月教主之间并不熟识,还真不好意思让月教主破费。”
孟千寻这一次话一说完,没有再给他开口的机会,便转身离开了。
若是知道,他约她来,只是说这些费话,她当初就不会来了。
不过,想到他最后的话,特别是他的那种到时候,定然会拿出证据,孟千寻还是忍不住的暗暗惊心。
以他的能力,到时候,会不会真的制造出什么伪证,到时候,若是夜无绝找不到他抄袭的证据,难不成,她还真的要答应要嫁给了他。
孟千寻回到皇宫时,白容还没有回来,应该还在刑部,处理将军府的大小姐的事情。
没过了多久,大将军突然急急的赶进了皇宫,一进书房,便急声道,“公主,小女年少,不懂事,冲撞了公主,还请公主恕罪,饶过小女。”
孟千寻的眉角微挑,看大将军这般着急的样子,便可以知道,尚书大人这般的惩罚只怕不轻。
而且,很显然,这一次,也没有给大将军任何的情面,要不然大将军也不会这么着急的进宫来求她了。
“本公主已经说过,她并非得罪了本公主,而是在闹市上驾车横冲直撞,恶意伤人,而且还毫无歉意,极为嚣张。这件事情,本公主已经交给尚书大人处理,本公主相信尚书大人也定然是按着我北尊王朝的律法处理的,所以,大将军来求本公主也没有用,难不成,大将军要本公主枉顾北尊王朝的律法?”孟千寻微微扫了他一眼,淡淡的声音却是带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坚定,更没有任何的商量的余地。
大将军微微的僵住,万万没有想到孟千寻会是这般的绝情,而且似乎都不给他一点的情面,心中又气,又急,但是想么爱女,只能忍着心中的怒火,再次恳求道,“公主,这一次,的确是小女的错,请公主念在小女年纪尚小,又是初犯,饶过她这一次,而且,这一次,也没有伤到人。”
“的确,是没有伤到人,大将军也的确应该庆幸没有伤到人,当时,若不是有人出手相救,那小女孩此刻只怕就没有命了,若是那小女孩当时被撞死了,那么现在只怕就不是这样的处置,这北尊王朝的律法可是说的清清楚楚,杀人偿命,而且,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到时候,大小姐只怕就要为小女孩抵命了。”
孟千寻此刻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冷意,这些人,根本就不把老百姓的性命当回事,就算真的伤到了人,就算那小女孩真的被撞死了,那也是白白撞死了。
若是今天她跟月无双不是刚好在场,那小女孩肯定没命了,而且,那小女孩,肯定也是白死了,以当时,那大小姐的嚣张的样子,她实在不敢有其它的奢望。
所以,这一次,一定要让那个大小姐一个好好的教训。
而且,这一次也是杀鸡儆猴,让像大将军这样的人,以后要收敛一些。
大将军听到她这翻话,更加的惊滞,心中也明白,他今天是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这段时间,他对这公主也算是了解的,是一个说一不二,做事果断的主,绝对不会因为任何人的话而随意的改变主意的。
但是,自己的爱女现在还在刑部,而且,尚书大人也已经做出了判决,竟然要将小女囚禁半年,以示惩罚。
小女从小娇弱,怎么受的了那样的苦呀,而且,若是真的把她关进了监牢,那她的名声也就毁了,以后,她要嫁人,都会受到影响。
更何况,雪家前几天才刚刚让人来提过亲,他对这门亲事也是十分的满意的,也已经打算答应了,若是此刻发生了这件事情,这门亲事,只怕也就完了。
“公主,小女、、、”想到这些,大将军再次硬着头皮开口。
“大将军还有其它的事情吗?若是还有朝中的事情,那就禀报,若没有其它的事情,那就请回去吧。”只是,孟千寻却冷冷的打断他的话,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回旋的余地。
这件事情,可是她在大街上,当着那么多的百姓下的命令,所以,不管是谁来求情,这件事情,都不会改变,要不然,只怕会让百姓们心寒了。
大将军正要求情的话,便硬生生的被她堵在了口中,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极为的精彩,唇再次微颤了几下,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孟千寻的态度,一时间根本就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来人,送大将军出去。”既然大将军自己不走,那么她只能让人请他走了,反正这件事情,是没有任何的商量的余地了,不管尚书大人是怎么判的,都要严格的执行,法律岂可儿戏,岂可让人随意的改变。
“是。”立刻,一个侍卫便走了进来,走到大将军的面前,低声说道,“大将军,请。”
那态度倒是极为的恭敬,毕竟大将军的名声,众人都是有引动害怕的。
大将军微怔了一下,双眸微沉,然后突然的跪在了地上,“臣恳请公主饶过小女,公主有什么吩咐,臣定当绝对的服从,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怨言。”
看见,他对这个女人是真的十分的疼爱的,他府中的女人,好像不少,不过,儿女却是不多,好像只有一儿一女,儿子如今在外守关,身边便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所以,这个女儿就是他的掌上明珠一般。
所以,此刻为了女儿,他不惜下跪求孟千寻,而且说出了,不管让孟千寻让他做什么,他都绝对的服从。
他可能也知道,这些年,北尊大帝对他已经有些不满,想要收回他的兵权,所以,此刻,他这意思,也是有交出兵权的意思。
不过,他的眸子中却是隐过几分得意,似乎认定了,孟千寻不敢那么做,毕竟,现在的北尊王朝并不是十分的安定,若是现在收了他的兵权,肯定会引起军中人心慌乱,而且,这北尊王朝一时间,也找不到合适的带兵的人选。
所以,此刻,他这么做,虽然明着似乎是要交出兵权,但是实际上却是要威胁孟千寻的。
孟千寻微愣,一双眸子慢慢的望向他,隐隐的带着几分沉思,她知道,这个大将军可是狡猾的很,而且,夜无绝让初也去查过,查出了一些他跟外敌来往的事情,不过这个男人太过狡猾,一时间,倒是没有搜到证据。
孟千寻也知道,他这是在威胁她呢,双眸微眯,突然说道,“行,大将军竟然要代女抵罪,那么本公主可以让尚书大人饶过大小姐,不过,大将军纵容爱女,差点伤到百姓的性命,这件事情,断然不能这般不了了知,不过,大将军自愿交出所有的兵权自示惩罚,那本公主就成全了你。”
既然他想威胁她,那她让如了他的‘意’。
她做事,向来果断,从来都不会犹豫不决,也绝对不会去考虑那么多。
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所以,她根本就不必去考虑太多。
既然她把机会送到了她的面前,她岂能错过了。
大将军完全的惊住,很显然,他万全没有想到,孟千寻竟然会做出这样决定,他那么做,只不过为压住她,威胁她的,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收了他的兵权,而且还是所有的兵权,一时间,大将军有些回不神来。
突然想到,这公主从来都是不按常理出牌,心中不由的暗暗有些后悔,若是早想到这一点,刚刚他就不会说出那样的话了。
“来人,将这件事公告天下,就说,大将军因为爱女闹市横冲直撞,差点伤人之事,已经交出了所有的兵权,以示自罚。”还在不等大将军回过神来,孟千寻便已经下了旨了。
“公主、、”大将军惊的目瞪口呆,一双眸子直直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