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15部分

的过日子。
李逸风再次的呆住,愣愣的望着她,他怎么突然感觉今天晚上她说的每一句,他都无法理解,什么叫做她这一辈子不管是谁都不会嫁?难不成她想自己过一辈子?一个女人,还带着一个孩子?不嫁人?!可是看她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开玩笑,也不像是敷衍他的。
“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李逸风这一刻真的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忍不住追问道。
梦千寻微微白了他一眼,她的话又那么理解吗?不过,却再次解释道,“意思就是,我要做一个独身主义者。”不过,也不算是完全的独身,因为她以后的生活中注定会多了一个孩子。只是不知道李逸风明不明白独身主义者的意思。
李逸风却是听明白了,当然,只是那个独身就够明白的了,他愣了愣,随即再次漫开轻笑,这一次却突然多了几分神彩飞扬,望了梦千寻片刻后,突然极为认真地说道,“好,那我也陪着你做一个独身主义者,你若是一辈子不成亲,我就陪着你一辈子不成亲。”
虽然他此刻的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但是却让人感觉不到半点开玩笑的意思。
梦千寻怔了怔,心中突然感觉有些闷。
只是,李逸风却又在此时补上了一句,“陪上个几十年,到时候头发都白了,小寻儿若想成亲的话,就只能嫁给我了。”说出此话时,他还一脸得意的望着她笑。
他终究是不忍心逼她,不忍心给她丝毫的压力。看着她不乐,他也不会乐。
“好,那就过个几十年再说。”听到他话,梦千寻沉闷的心情也轻松了很多,也跟着他开起玩笑。
几十年,陪她几十年,可能吗?
“好,我等着。”李逸风轻笑,风淡云轻,自然随意,但是却只有他自己心中明白,他是多么的认真。
“你觉的今天晚上的那些刺客真的是皇后派来的吗?”梦千寻不想再围绕着这个问题,便转移了话题,当然,对于那个问题,她心中也的确有些疑惑。
“你的意思?”李逸风的神情间也多了几分凝重,眸子深处也隐过几分锐利。
“我总是感觉这件事有些奇怪,皇后与太子恨我,这我知道,但是皇后与太子若是想要刺杀我,早就可以动手了,为何非要等到今天?而且,她既然早就安排了人刺杀我,为何刚刚在大殿上还要陷害我怀孕?这不是明显的引人怀疑吗?”梦千寻细细的分析着。
“你怀疑安排这些刺客的另有其人?”李逸风的眸子微微眯起,沉声说道,其实,他刚刚心中也有些怀疑,只是,想到梦千寻的敌人也就是皇后与太子,再就是梦啸天。
只是梦啸天虽然对梦千寻不好,但是应该还不至于安排刺客杀她,更何况梦啸天现在还受了伤。
除了皇后跟太子,除了梦啸天还能有谁?
“梦啸天不太可能,而大夫人如今被梦啸天关着,自身难保,也不可能,至于梦若晰,那就是一个花痴,根本没有能力安排这一切。”李逸风一一排除分析着。
“除了这些,你还得罪了什么人吗?”李逸风侧眸望向她。
“没有。”梦千寻想了想,微微摇头,她刚来这么没多久,根本就没有惹过任何人,只是这些人处处要置她与死地,逼的她不得不反击。
而且就目前而言,除了她们,应该没有其它的对她恨之入骨,想要害她性命的人了。
她的脑中闪过一张温柔,慈爱的脸,虽然惠妃处处为她着想,她却总是感觉有些怪。
只是,惠妃跟她无怨无仇,惠妃也没有理由害她呀。
“今天皇浦拓没有出现?”李逸风的眉头微蹙,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不可能是他。”梦千寻下意识的接口说道,她相信皇浦拓,他不可能会害她。
“我有说是他吗?你那么紧张干嘛?”李逸风看到她的反应,脸色微变,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醋意,这个女人听到皇浦拓有必要这么紧张吗?而且,他只不过是说皇浦拓没有参加宴会。
“我只是怕你判断失误、”梦千寻对上他那满是怒火的眸子,悻悻地回道,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好像是了
“判断失误?我是在分析问题,还没判断呢,你就急成那样了。”李逸风的脸色却仍就不好看,说话也很冲。
梦千寻识像的没有再出声。
“今天,夜无绝也没有出现。”李逸风看到她的样子,暗暗叹了一口气,再次说道。
按理说,夜我绝这次来是为了两国联姻,他前几天都已经出现了,甚至已经去将军府提亲,如今刚好赶上太后的宴会,没有不出现的道理呀。今天晚上的事情,有着太多奇怪的地方。
“你怀疑他?”梦千寻听到他提起夜无绝时,微惊,其它她也奇怪夜无绝为何这样的场合却不露面。
“他?!就你,也能让他动手?”李逸风却是狠狠的瞪了梦千寻一眼,“而且,若真的是他,此刻你只怕连骨头都不剩了。”夜无绝一钓手,绝对不会允许失败。就算他只怕也未必能够阻止的了。
梦千寻彻底无语,他说了这么一大通是什么意思呀?这个也不是,那个也不是,那他这个时候提起他们干嘛?
“好了,我说了这件事不要你管,我会查清楚的。”李逸风看到她略略沉重的脸色,突然开口说道,不想看到她皱眉的样子,不想让她太过费心,担心。
“恩,谢谢你。”梦千寻微微点头,道谢,她在这儿,毕竟没有自己的势力,要查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但是李逸风却不同,相信,若让去查,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答案了。既然他要管,就让他去管吧。
“谢我?小寻儿打算怎么谢我,要不来个以身相许怎么样?”李逸风还真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随即一脸轻笑的凑了过来。
梦千寻微微的白了他一眼,不再理会他,这个男人还真是给他点阳光就灿烂。
因为耽搁了些许的时间,他们回到将军府时,送梦若晰的马车已经到了到。
府中新上任的管家连连吩咐让把梦若晰抬进府中。那两个护送梦若晰的侍卫并没有多说什么,便随后离开了。
“那两个侍卫没什么问题。”站在暗处的李逸风等那两个侍卫离开后,低声说道,这两个侍卫一切正常,不见半点异样。
不过,听他这话的意思,显然也是有些怀疑惠妃的,只是,这两个侍卫的表现,又打消了他心底此许的怀疑。
“恩。”梦千寻微微点头,这一点,她早就发现了,由这两个侍卫的表现来看,应该是真的只是接受了护送她们的命令。
“不过,还是小心一点的好。”李逸风再次轻声嘱咐着,声音中多了几分担心。
说真的,他真的很想,点将她娶回去,那样就可以,天天陪在她的身边,到时候,就绝对没有人能够伤害到她了。
“恩,我知道。”梦千寻连连应着,然后便向着府中走去。
李逸风却突然又拉住了她,痞痞地笑道,“小寻儿要想着我,最好是做梦都能梦到我。”这人正经起来,让人害怕,但是,无赖起来,却更让人害怕。
梦千寻的唇角微微抽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微微挣开他,向着府中走去,她知道,她此刻只怕随便接一句,这个男人肯定有十句,甚至二十句在等着她,那她就不用想再回去睡觉了。
李逸风望着她离去的背影,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刚刚脸上的笑慢慢的消失在黑暗中,换上了让人惊滞的狠绝,不管伤她的人是谁,他都绝对不会放过。
梦啸天还没有回来,梦若晰还没有醒过来,所以将军府暂时还是安静的,不过,这应该是来临前的安静吧。
梦千寻回到自己的院子,容妈便急急的迎了出来,看到她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
“青竹没有回来?”没有看到青竹,梦千寻的心中微沉。
“没有呀,她不是跟小姐在一起吗?”容妈一脸的疑惑,显然毫不知情,也没有任何关于青竹的消息。
梦千寻的脸色愈加暗了几分。
青竹这丫头做事极有分寸,就算真的是皇浦拓出了事,按理说过了这么久了,她就算不能回来,也会让人送个信来,但是直到现在,却是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件事也太奇怪了。
总之今天晚上所有的事情,都透着诡异,似乎有着一只黑手推动着这一切。
惠妃,皇浦拓,夜无绝,。
躺在床上,梦千寻却是久久的无法入睡。
一座精致却又隐蔽的阁院中,几个人影,微微晃动,神形间带着几分紧张与担心。
“现在都这个时辰了,今天时间怎么这么长呀,主子毒发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一个侍卫急切的声音中有着太多的担心。、
“稍安。”一个看上去,大约四十左右的男人子望了一下天色,轻声低语,只是他那声音中,也隐着太多的担心,似乎还有着几分嘶哑。
他也知道这时间是越来越长了,他更知道,每多出一点的时间那对主子而言都是最为残忍的折磨。但是,他更知道,急没有用,主子能忍的,他们更必须忍的。
“桐叔,主子身上的毒什么时候能解呀?”另一个侍卫也忍不住急急的问道,只是话音一出,才知她竟然是一句女子。
桐叔的身子微滞,隐颤,什么时候能解?主子的毒什么时候能解他不知道,但是他却清楚的记得主子中毒的时候。
那年主子才八岁,八岁本来应该是一般的孩子天真无邪的时候,但是主子却过早的承受了太多,太多,八岁的主子内敛而沉稳。
他记的很清楚,那是五月十五的月圆之夜,如大人般沉稳的主子却突然发了疯般,看到人就打,当时,把一个宫女杀死后,还将那宫女抓的全身是血。
还好,他及时的赶到,阻止住了主子,也将一切安排妥当,消灭了所有痕迹,在皇室中,那样的事情,一旦被发现,主子就完全的毁了。
他感觉到事情的怪异,也意识到主子的异样,便暗中从宫外请了一个与自己关系不错的名医为主子做了检查,才知道,主子竟然中了毒,每每毒发时,便会发狂,失去了意识。而且每次都会疼痛入骨,那种痛,绝对会让你生不如死。
但是,主子知道自己中毒后,却是极为的冷静,而且每次毒发时,都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从那次后,虽然主子毒发时,意识会不太清楚,当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但是却再没有再失控过,甚至都没有痛吟过一声。只是每次毒发时,主子就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他无法想像,一个只有八岁的孩子是如何承认着这一切,是需要多大的毅力才能够控制着自己。
那可是蚀心剌骨的痛,若是换了他,他只怕都承认不了,更何况是一个孩子。
而这么多年来,每当十五月圆之夜,主子身上的毒便会发作一次,而且时间也是一次比一次更长。
这么多年来,没有人知道主子忍受着怎么样的痛。
世上只看到主子的风光,只看到他堪为神话的伟绩,却没有人知道,背后的沧桑与艰辛。
房间里终于有了响动,桐叔速回神,连连吩咐道,“去打水来。”
身边的侍卫不敢有丝毫的怠慢,速的去将早就准备好的水提了过来。
桐叔一只手提起水,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低声道,“主子,属下进来了。”
“恩。”房间里传出一声极低的声音,有着一种完全透支的虚弱,但是威严,魄力犹存。
桐叔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进去后,也随即关了门。
房间内,一个人影坐在椅子上,黑暗中看不太清楚,只是隐隐的感觉到那气息博弱。
桐叔一惊,连连点起了蜡烛,随着火光慢慢的散开,房间内的一切也慢慢清晰起来。
只见他的全身上下竟然全都湿透了,如同刚刚淋过大雨般,略有凌乱的发丝也完全湿透。
他的脸惨白的不见半点的血色,那唇更是惨白的可怕,一双手紧紧的握着椅子两侧,那椅子扶手已经完全变了形。
从他进房间,主子坐在那儿,没有动一下,甚至没有说一个字,他知道,主子此刻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但凡还有一点的力气,主子就绝对不会让外人看到他的虚弱,也包括他这个从小看着主子长大的人。
“主子。”桐叔的心,似乎被着什么狠狠的剌痛了一般,那一刻强硬的汗子只感觉到眼角湿了。主子真是让人心疼呀。
“什么时辰了。”过了片刻,他略略恢复了一些,低声问道,气息仍就薄弱。
“申时三刻了,比上次又多了一刻钟。”桐叔的身子僵了僵,这是他最痛,也是最怕的事情,毒发的时间越来越长,证明主子中的毒越来越深了,他真的很怕主子会坚持不住,会,。
他没有再出声,桐叔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将热水准备好,让他洗澡。
退去身上湿透的衣衫,他泡在水中,微微闭眸,刚刚毒发的前一个时辰,他的意识是模糊的,后面会慢慢的变的清晰,但是,意识清晰了,便愈加的清楚的感觉到那种深入骨髓的痛。
每一次毒发,就如同在生死线徘徊了圈,而且一次比一次痛的时间更长。
只除了那一次意外的毒发,那一次,他竟然并没有感觉疼痛,只是意识模糊中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做了什么。
他的手,慢慢的扶向肩头,指尖清楚的感觉到肩膀上的牙齿印,的确很深,咬他的那人,应该恨他入骨吧?他还清楚的记得那独特而且让人极为舒服的味道。
虚弱中,他那惨白的毫无血色的脸上似乎隐隐的多了些许的情绪。
------题外话------
亲们,看文后把月票投给影哈,juypjj一下子给影投了20张月票,让影上了月票榜,影能不能继续留在月票榜上可全靠大家了,拜托大家有票的都投给影哈,拜托了,影在此谢谢大家,十分感谢,爱你们。
第51章 出事了

“主子身上的毒发作的时间越来越长,现在,只有玉血灵珠才能解主子身上的毒。要点拿到玉血灵珠才是。”站在一边的桐叔再次低声说道,看到主子每次经受着这非人的折磨,他又心疼又自责,都怪他当年没有照顾好主子。
他触着牙齿印的指尖隐颤,恢复了神彩的眸子,只是静静的望着前方,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他不语,桐叔也不再出声,虽然这么多年主子对他都十分尊重,并不把他下人,但是他却时刻紧记着自己的身份,不该多话的时候,绝对不多言。
“凤阑国那边可有什么消息?”静寂了片刻,他再次开口问道,一双眸子仍就望着前方,不见太多的情绪。
“皇后娘娘得知了主子去将军府提亲的消息,十分生气,皇上也已经下令,让平大人前来皇浦王朝。”桐叔恭敬的回道,声音中,却更多了几分担心。
夜无绝再次恢复了沉默,俊美的脸上亦不见太多的异样,似乎那些事情,跟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主子,平大人这次来定然会带来皇上的圣旨,一旦平大人到了皇浦王朝,两国联姻,肯定会让主子娶公主。”这一次桐叔却终究还是忍不住了,他不明白向来做来果断绝裂的主子这一次为何拖了这么久还没有行动。
“恩,”夜无绝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便再没有了其它的反应,只是,惊敛的眸子却隐隐的闪过一丝复杂。
皇后是他的生母,只是,这么多年,他在她的身上从来没有感觉到半点的母爱,她要的只是他的强大,他的地位,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真正的问过他想要什么。
所以,他中毒的事情,皇后到现在仍不知道,在那样的争斗中,他不能让人知道他弱点,包括他的生母皇后,因为多一个人知道,他就会多一份的危险。
“主子,你若不能在平大人来之前娶梦家五小姐,等到平大人一到,这件事就更麻烦了nAd1(”桐叔看到他竟然一点都不着急,心中更加着急。
“那就不要让他那么来。”相对与桐叔的着急,夜无绝却是极为的平淡,再次轻飘飘的冒出一句。
桐叔无语了,让不让平大人点到皇浦王朝不是关键,关键的是点娶到梦家五小姐,解了主子身上的毒。
当然,阻止平大人来皇浦王朝并不是难事。
“主子,阻止平大人不难,但是这样拖下去终究不是个事,最主要的是主子要尽娶到梦家五小姐。”桐叔也顾不得太多了,再次急急的说道,他害怕主子身上的毒不解,再次毒发时,主子会承受不住,毕竟这一次主子都已经到了极限了。
“那丫头固执,不答应。”夜无绝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表情,眸子也微微转动了一下,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只是他这话却让桐叔差点背过气去,彻底的无语,以主子的霸道与狂妄,他要做的事情,什么时候需要经过别人的同意,就连皇上与皇后的命令他都敢阳奉阴违,就像这次的联姻,他明着是答应了联姻来到了皇浦王朝,但是却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娶什么公主。
当然,那是因为,他事先得知了玉血灵珠能解他身上的毒,所以才会来皇浦王朝的,所以,他之所以答应来皇浦王朝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公主,而是梦家五小姐。
既然如此,他那就点娶了梦家五小姐,拿到玉血灵珠不就行了吗?还在等什么呢。
“那要是她一直不答应呢?”桐叔顺过气来,有些不死心的继续追问道。
“本王会让她答应的。”他的眉角似乎微微的轻挑了一下,轻淡的声音磁性十足,极为的好听。
桐叔却是彻底的无语,会让她答应?也就是说,她不答应前,主子是不会强迫娶她的nAd2(
“可是,主子身上的毒,。”桐叔那个急呢,虽然只见过那个丫头一次,但是他却看的了,那个丫头的确是极为的固执,而且最关键的是,她是一个很有主见的女孩子,所以,要她答应,只怕并不是太容易的事情。
“桐叔,本王想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夜无绝突然幽幽的冒出一句话,浴盆中,水雾漫开,散在他的左右,让他那张绝滟的脸更多了几分朦朦的诱惑。
他的声音很轻,幽然中却有着一丝让人心疼的向望,一个高高在上的神话般的人物的向望。
的确,他要娶她,有的是的办法,可以将她娶回去,但是,不知道为何,他就是不想用那些法子,他想让她亲口答应他。
桐叔不再说话,或者此刻也说不出什么了,因为他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咽喉似乎被着什么卡住了,难受的很,是,主子高高在上,这么多年,不断的创造着奇迹,人人敬畏,人人羡慕。
但是只有他知道,那些事情,都不是主子真正想做的,因为,主子做那些事情,那怕是面对成功与别的人赞赏时,都从来没有开心过。
主子今天竟然说,想做一件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样的话语,怎能不让人心酸,这一刻,桐叔决定,那怕此事再危险,那怕让他去冒着违抗圣旨,忤逆皇命的罪,他都会纵容主子这一次。
“主子,属下明白了,属下知道怎么做了。”桐叔的声音中多了几分坚定,脸上也隐过几分凛然。
夜无绝笑了,那笑,淡淡的,却有着一种孩子般的满足,水雾朦朦中,绝世容颜配上他那淡淡的轻笑,俨然就是一副绝世美景。
“桐叔,谢谢你。”他的声音仍就轻淡,但是却是他从来不曾流露过的感情,这么多年,他只有在桐叔的面前时,才可以放下戒备,让自己略略的轻松片刻nAd3(
桐叔的身子一僵,脸上多了几分诧异,却更有着几分感动,突然感觉到咽喉处堵的更加难受,眼睛也有些模糊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房间里的雾气太浓了。
“水凉了,属下帮主子提些热水来。”桐叔眯了眯眼睛,调节了一下气息,才低声说道,虽然他极力的掩饰着他的情绪,但是那声音中,却还是有着几分异样。
话一说完,便离开了房间,他怕,再继续待下去,只怕真的会情绪失控,而此刻主子也已经基本恢复了,不用他守在身边了。
“主子怎么样了?”他一出了房间,原先等在外面的两个侍卫,便纷纷迎过来,一脸着急的问道,这两个侍卫是他亲自为主子挑选的,从小训练的,从主子十岁时,便一直跟在主子的身边。
“没事了,你们先去休息一下吧。”桐叔知道他们也熬了一夜,低声说道,这么多年来,也是第一次在他们面前流露自己的感情。不是他心狠,而是他不允许在主子的事情上有半点的失误,因为主子的身份,半点的忽略,便极有可能会万劫不复。
冷月,冷霜听到他的话,纷纷的愣住,等到桐叔走出很远,才回过神来。
“今天桐叔是怎么了?”冷霜的眼睛眨了眨,仍就怔怔的望着桐叔离开的方向。
“不知道。”冷月平时冰冷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异样。
“难得桐叔这一次的温柔,要不,我们回去休息一会?”冷霜的眸子这才转向冷月,半真半假地说道。
“主子还在里面。”冷月眉头微蹙,冰冷的声音中隐过几分警告,他们身为侍卫,就绝对不能允许主子发生一点的意外。
冷霜悻悻的闭了嘴,继续静守在门外。
桐叔打水回来,看到他们仍就站在门外,微愣了一下,却并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提着水走到门前时,唇角微微的多了一丝笑意,这两个孩子,对主子也是忠心一片。
冷霜见桐叔没再说什么便进了房间,唇角不由的微扯了一下,桐叔刚刚可能是鬼附身上,要不然怎么会那么温柔的让他们去休息呢。
还好,她刚刚没有去休息,天都已经亮了,还休息?!
将军府,梦啸天已经从宫中回来了,不过,一回来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一脸的阴沉,暴戾,下人都吓的惊惊颤颤,只是,没过多久,他便又去了后院,走的很急,脸上的狠绝更让人害怕。
而梦若晰那边却并没有太大的动静,听说,梦若晰回府二个时辰后便醒过来了,但是醒来后,却没有像昨天晚上在惠兰宫时那般的发狂,只是在房间里发怒,打砸东西,怒骂,毒打丫头,但是人明显是清醒的。
青竹还没有回来,已经过去整整一夜了,就算出了重大的事情,青竹那丫头也该回来了,就算不回来,也该让人带个消息来呀?
梦千寻的心微沉,难道皇浦拓真的出事了?
而恰恰在此时,容妈却是急急的跑了过来,看到坐在房间里的梦千寻,微微的顺了一口气,然后急声道,“小姐,不好了,听说昨天晚上,五皇子的府中出事了。”
------题外话------
影这两天要带儿子出去玩,所以更新会少一些,星期一开始恢复万更,望亲们体谅,影爱你们。
第52章 寻妻十七年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
全本澳门在线百家乐吧网址为:qbxs8 千万别记错哦!梦千寻坐立的身子微僵,后背下意识的挺直,真的出事了?
青竹到现在仍就没有任何消息,说明事情很严重。
“知不知道是什么事?”梦千寻的声音中微微多了几分沉重,她隐隐的感觉到这件事似乎跟昨天晚上她遇剌的事情有些关连。
“不清楚,刚刚出门时,便听到有人在议论这事,只是说五皇子府中出了事,奴婢也问过,但是并没有人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容妈速的回道,脸上也多了几分担心,她见五皇子对小姐那么好,甚至还不把自己的侍卫给了小姐,所以她的心中,是希望梦千寻能够嫁给五皇子的。
梦千寻没有再说话,只是一双眸子却是微微的眯起,看来是刻意的**了消息的,就算此刻从外面听来的消息,只怕也未必是真的,现在,也只能等青竹回来后,才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只是若是皇浦拓真的出了大事,青竹能不能回来,还是个问题。
她来这儿的时间必竟还短,而且不得不与那些人周旋,所以还没有自己的势力,也无法进府去打探清楚。
好在今天将军府中还算安定,虽然她昨天在大殿之上害的梦啸天斩了手指,梦啸天此刻肯定对她恨之入骨,恨不得剥了她的皮,抽了她的筋,但是既然他短指就是为了表明忠心,暂时就不会对她怎么样子,要不然就是自己打自己的嘴了。
只是,她知道梦啸天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肯定会找她算帐,所以,她还是要小心提防着,要不是为了查清娘亲的事情,她早就离开将军府了。
到中午的时候,李逸风来了,进了院子后,脸上的笑隐去了很多,隐隐的有些凝重。
“出了什么事吗?”梦千寻看到他的异样,不由的开口问道,暗中猜测着会不会跟皇浦拓的事情有关nAd1(
他的眸子微转,望向她,停顿了片刻,才低声说道,“皇浦拓出事了。”他说话间,一双眸子却是紧紧的盯着她,有些紧张的察看着她脸上的表情。
梦千寻虽然已经猜到,但是心还是一沉,双眸也不受控制的闪了一下,沉声道,“出了什么事?”能够让李逸风变色的事情,只怕,。
“你很紧张他?”李逸风并没有回答她,只是仍就紧盯着她,一双眸子似乎想要看透她,看到她的内心。
看到李逸风的表情,她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虽然平时李逸风会时不时的吃皇浦拓的干醋,但是那都是玩笑占绝大半,他此刻问出这个问题,不是吃醋,而是,。
“你说吧。”梦千寻暗暗呼了一口气,调节了一下心情,再次问道。
“事情最严重的就是到现在为止,连我都没有查出皇浦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李逸风的双眸微沉,平时惯有的轻笑已经不见,反而多了几分凝重。
对他而言,没有消息绝对不是好消息,以他的能力,探不达的消息,肯定是有人刻意的**了,皇室中**的消息,能有什么好消息?
梦千寻一惊,竟然连李逸风都没有查出发生了什么事?
“今天一大早惠妃便去了皇浦拓的王府,随后皇上下朝后也去了王府,直到现在,皇上与惠妃都还一直没有离开王府。”李逸风微微汀,脸上更多了几分沉重,直直地望着她的眸子中更隐过几分担心。
他知道皇浦拓帮过她,这个女人表面上看似冰冷无情,但是实际上却是最重感情的,这个时候皇浦拓若真的出了事,她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但是现在的问题,已经超出他们意料之外的严峻nAd2(
梦千寻越听越惊,惠妃跟皇上都去了王府,而且直到现都没有离开,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皇浦拓真的是出大事了。
“如今王府已经全部**,不准任何人进出,戒备十分森严,我的人也无法混进去,无法得到更多的消息。”李逸风再次慢慢的补了一句,事情虽然严峻,他却不能对她有任何的隐瞒。
“**王府的是皇宫的人,还是王府的人?”梦千寻微微思索了片刻,突然低声问道,声音中隐隐的有着最好的一丝希望。
李逸风微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个问题看似结果一样,但是性质却是差别很大,若是王府中的人,那么就极有可能是皇浦拓的命令,便证明,皇浦拓至少是活着的,而且是清醒的,但是若是皇上的人,那么事情就更遭了。
他有些惊愕她竟然能够想到这种细微却关键的问题,这个女人处理问题睿智而犀利,而且遇事极为有着一般人没有的冷静,看来,他以前还是没有真正的看透她。
“是皇宫中的人,一大早皇上就从皇宫中调动了大量的侍卫,将王府整个包围了。”虽然知道这样的回答,会让她失望,会更让她担心,但是他却无法隐瞒。
听到李逸风的话,她的心愈沉,暗中惊冷,如此说来,那就是皇上的命令。
皇浦拓到底怎么样了?
现在,没有人能告诉她答案,连李逸风都查不到,就更不要说是别人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消息。
就算整个王府全部被**,时间长了,总会有消息传出来吧。
“其实你也不用太担心,皇浦拓的能力我清楚,应该没什么大碍的,而且惠妃与皇上如今还都在王府中,至少证明,他还活着。”李逸风轻声安慰着她,他的安慰听起来,并不是十分的乐观,但是说的却是实情,皇上与惠妃如今都没有离开,的确证明,皇浦拓还活着,但是情形只怕也好不到哪儿去nAd3(
“厩中还有其它的事情吗?”梦千寻心中有辛闷,知道再围绕那个问题,也不可能得到更多关于皇浦拓的消息,所以便想通过其它的事情看能不能了解到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其它的事情?”李逸风微微蹙眉,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夜无绝那边一切正常,但是一切正常,却更不正常,既然没有什么事?昨天为何不参加太后的寿辰,他就算再狂妄,事关两国的关系,也不应该这般的肆无忌惮。”
梦千寻的双眸微闪,夜无绝?那个美的让女人都妒忌的男人!从那天他离开将军府中,便再没有在她的面前出现过?那个男人深不可测,仅仅一面之缘,她根本就看不清他,更不要说是了解他。
他昨天也同样的没有在太后的寿辰宴会上出现,会跟皇浦拓的事情有关吗?
“夜无绝虽然对待自己的对手向来狠绝,毫不留情,但是却是极有原则,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付皇浦拓,所以这事不太可能跟他有关系。”李逸风看出梦千寻的疑惑,说出自己中肯的想法。
“对了,听说与皇浦王朝相邻的北尊国好像有些异样。”李逸风突然低声惊呼,在提到北尊国时,神情似乎微微的变了一下。
“北尊国?”梦千寻也微微惊呼,她虽然来这儿的时间不长,但是却也听说过一些北尊国的事情,北尊国是当今天下最为强大的国家之一。
“只是,不知道皇浦拓的事情是否跟北尊国有关?”李逸风眉头微微蹙起,思索了片刻,又微微摇头,“皇浦王朝与北尊国已经相安无事多年,不可能突然发生异变呀,而且两国若是发生矛盾也不可能事先一点征兆都没有呀?”
“恩。”梦千寻微微点头,“我听说北尊国的皇上,这些年从来没有侵犯过其它的国家,而皇浦王朝也绝对不可能会去惹北尊国的。”
“那是这近十七年的事情,二十年前,北尊国的新皇上登基,短短三年的时间,本来还不及皇浦王朝大的北尊国却成为了全天下最大的国家,空前强大,而北尊国的皇上更成了战无不胜的神话,被尊为玉尊大帝,但是三年后,他却突然不再出战,甚至还将马上就要攻克达奚国的军队全部调了回去,你知道为什么吗?”
“听说过,好像是他的皇后失踪了。”梦千寻双眸微闪,接着他的话说道。
“对,因为在一次意外中,他的皇后受了伤,失踪了,他一下子,调回了所有的军队,只为了寻找他的皇后,然后一找就是近十七年,他从来没有放弃过。”李逸风微微点头,声音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他是一个痴情的男人,十七年,他找了十七年,而且,到如今,他的后宫中,从来没有其它的女人,更甚至,他到现在仍就没有子嗣,身为皇上的他,后宫是空的,已四十,却无儿无女,所有的这一切,只为了他的皇后,可见他有多么的爱他的皇后。”
“十七年,他找了十七年?”梦千寻的眉角微展,轻声问道,十七年,对于一个茫茫的寻找的人,是多么漫长的煎熬呀。那的确是一个痴情男子。
“是呀,十七年了,确切的说,应该是十六年零九年月,当时父亲提起过这件事,我记的很清楚,那时候还没有你呢,你前不久才刚满十六岁。”李逸风的脸上再次满开了几丝轻笑。
因为,她与太子的婚期是定在她满十六岁的那一天,而一个月前恰恰是他与太子的婚期,只不过让皇后因病推迟了,所以李逸风不用问便知道她的年龄。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第53章 大夫人的下场,他来了

梦千寻微怔,因为他这精确的解释,十六年零九个月?不过,却随即又微微的摇了摇头,这不太可能。
“我打听到,北尊国的皇上有可能会来皇浦王朝。”李逸风继续说道,说到此处时,神情间多了几分崇拜,“到时候,说不定可以一睹玉尊大帝风彩,只不过,能见到他的人可不多,他可是真正的神般的人物。”
梦千寻听到他这话,心中莫名的一动,心中突然多了一种想要见到这玉尊大帝的冲动,倒不是为了一睹他的风彩,而是另有心思,只是,想到玉尊大帝那样的人物,的确不是想见就能见的,就算他真的来到皇浦王朝,也不是他们这些平常百姓能见的。
梦千寻再次微微的摇了摇头。
“干嘛呢,又皱眉,又摇头的。”李逸风有些好笑的看着她,平时看惯了她淡然,冷静的样子,这般有些迷惑的样子,倒是挺可爱的。
“没什么。”梦千寻回神,收回自己的思索,淡淡一笑,她刚刚的思绪可能是飘的有些远了。
“小寻儿,其实我觉的你犯迷糊的样子挺可爱的。”李逸风却是突然向着她靠近了此话,低声笑道,声音中,带着款款柔情。
梦千寻无语,这个男人,还真是,。
“小姐,护国公夫人来,。”而恰在此处,容妈走了进来,看到靠的梦千寻有些太近的李逸风时,口中的话,不由的汀。
“护国公夫人?”李逸风见容妈进来,便站正了身子,“她这个时候来,只怕是怀疑大夫人的事情。”
昨天晚上,太子一句话说露了嘴,别人或者不会多想,但是身为大夫人的母亲的护国公夫人肯定是会有所怀疑的。
刚好昨天晚上,梦啸天自断手指,梦若晰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所以今天她来将军府探望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nAd1(
梦千寻的想法跟李逸风一致,毕竟大夫人那么长时间没有出现过了。
“也不知道大夫人现在怎么样了?”从那一天起,她就再没有见过大夫人,因为她知道梦啸天绝对不会再放大夫人出来了,大夫人便对她没有什么威胁了,与自己无关的事情,她向来不会去费神理会。
“怎么?你不知道?”李逸风双眸微睁,神情间多了几分疑惑,随即唇角微微的轻扯了一下,“不如,我陪你去看一下热闹。”听他这话的意思,显然他是知道大夫人的情形的。
护国公夫人来了,梦啸天肯定不可能再继续藏着大夫人,怎么着,也要让护国公夫人见大夫人一面。
梦千寻微愣,听到李逸风的语气,便猜到了大夫人的下场,只怕是有些不敢想像的惨。
不过,大夫人下场再惨也与她无关,她并不想去凑这个热闹。
“你也知道梦啸天跟梦若晰如今都对你恨之入骨,你就不怕他们背着你,把所有的罪名都推到你的身上?”李逸风看出她的心思,再次低声说道,说话间,已经不由分说的拉了她,向外走去。
梦千寻知道,梦啸天跟梦若晰肯定这么做,只是,这事不是她去看热闹,就能解决了。
对于护国公夫人,她也听闻了一些故事,这个护国公夫人,可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