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17部分

最好。
“本王希望与梦小姐合作愉快。”夜无绝再次对她轻笑,也完全都是官场上的证语气。只是,看到她那平淡的表情,心中还是多了几分诧异。
“合作愉快。”梦千寻也微微一笑。
而夜无绝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随即转身离开了,梦千寻怔怔的望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感觉到有些云里雾里的。
梦啸天直到夜无绝离开,才回过神来,想到梦千寻竟然答应了夜无绝,心中愤恨,但是随即又想到,若是这个丫头到时候做不好,无法向三皇子交差,到时候得罪了夜无绝,肯定没好下场。
他猜想着,会不会是因为上次梦千寻拒绝了夜无绝的提亲,所以夜无绝是故意想法子来整这个死丫头的,若是那样的好,就太好了。得罪了夜无绝,只有死路一条。
出了将军府,冷月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她该祝贺主子成功了吗?
这件事情,她是最清楚的,也不知道主子是从哪儿得知了梦小姐在余家扇房定了一把扇子,然后便让人毁了他们带来的原本要送给皇浦王朝的太后与皇后的那些所有的名扇,再来到将军府,重金聘请梦小姐,主子选的时机,提出的要求,都是处处迎合着梦小姐的需求,
而且主子又是摆出一副公事公办,严谨认真的态度,根本让人无法怀疑,主子还真是用心良苦呀。
这样的主子,梦小姐不答应才有鬼了。
只是,她真的很怀疑,在皇浦王朝能够制作出像他们凤阑国那种水平的扇子。
不过,反正主子的真正目的不在扇子,所以制不制出来,那不是那么重要了。
她倒是有些好奇主子接下来会怎么做?
出了将军府,夜无绝的唇角一直噙着一丝轻笑,他知道她一定会答应,因为,他了解她,了解的处境,了解的性格,了解她的脾气,也了解她的作事风格。
“你答应他了。”梦千寻一回到院子,便对上李逸风略带忧郁的眸子,听似疑惑的话,却是肯定的语气,他不用去看,也知道结果,夜无绝出手,失败而归的可能性太小。
他与夜无绝有过几次交锋,他了解。
当然,他刚刚也去了大厅,隐在大厅外面,亲耳听到她答应的,他原本可以阻止的,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去做,因为,他很清楚,夜无绝做的那一切,对她都是极有的有利的,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勉强她。
梦千寻知道他已经知道,所以也没有回答。
“我让人去请一个有名的扇师来帮你。”李逸风的脸上随即满过平时惯有的纯真有轻笑,“既然答应了,那就一定要做好。”
“李逸风,谢谢你。”梦千寻心中微动,多了几分暖意,她知道李逸风是真心对她好的。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一字一字极为认真的说道,“我既然答应,就有把握做好,这件事,我自己来处理,一定会做到最好。”她的声音很轻,但是却是信心十足,魄力十足,这样的她更多了几分逼人的光彩。
李逸风望向她,微怔,突然感觉到有些恍惚,他还是没有完全的看透这个女人,难道她真的懂的扇艺?就算懂的,她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女孩子知道的也不多,她就那么有信心能做好吗?她可知道,凤阑国的扇艺是最出名的,堪称天下一绝的。
所以,其它一般的扇子根本就入不了夜无绝的眼。
只是,看到她一脸的自信,他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隐隐的惊觉,他对她仍就没有完全的了解,他甚至觉的,他对她的了解,还不及夜无绝的深。
夜无绝一出面,就让她答应了他,绝非偶然。
很快,三皇子重金聘请梦千寻做扇子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京城,众人惊愕过后,便都是抱着一副幸灾乐祸的看热闹的心情。
谁都不相信那个一无是处,是丑又傻的梦千寻竟然会做扇子,甚至还有人怀疑这三皇子是不是故意整她,戏弄她的。
第二天,梦千寻跟着冷霜去了作坊。
夜无绝已经事先让人请来了当地做扇子比较有名气的几个师傅,冷月一一的为她介绍,一共八位,都是女的。
“冷霜,三皇子给我几天的时间?做多少把扇子?”梦千寻一一望过那几个师傅,然后沉声望向一边的冷月。
冷霜微愣,说真的主子并没有交待几天。
想到他们先前一共带了十把扇子,原本想要送给太后与皇后的是最精致的,做工十分麻烦,单单这两把凤阑国的师傅就做了三天三夜,其它的倒还算简单,冷霜想了想,回道,“十天吧,一共十把。”十天的时间应该有宽裕了,当然,她没指望这些人能够做出原本想要送给太后与皇后那样的精品,只要能做出一般的就行了。
“恩。”梦千寻微微点头,思索了片刻,再次望向冷霜,郑重交待道,“好,就十天的时间,不过,我需要封闭式制作,在这十天内,这八位师傅与我,若没有特殊情况,不得离开这个作坊,而外面的任何人,也都绝对不能进入院子打扰。麻烦冷霜姑娘帮我安排一下。”
她的话语微顿了一下,特意的补充的一句,“我说的是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也包括你家主子,既然三皇子重金聘请我来,我保证十天后,给他一个满意的结果,但是这其间,还需要三皇子的配合。”
那些做扇子的工绪,她记的很清楚,特别是那几种最经典的扇子,那都是现在的这个时期没有的,堪称秘方,她这么做,一是不想让任何人显露了制作的工绪,她要的是一种出人意外,绝对震撼的效果,第二,她也不想在这段时间内与夜无绝有过多的接触,不管是不是她小人之心,防人之心不可无呀。
冷霜听到她的吩咐,惊住,这么多年来,跟在主子的身边见识过太多的大场面,能够让她惊愕,震撼的事情不多,但是这一刻,她是真的惊住了,特别是在听到梦千寻最后说的那句,‘我说的任何人,也包括你家主子时’她似乎有了一种瞬间石化的感觉。
从来没有人敢命令她家主子做什么事,这个女人是空前第一人。
这个女人一言一行中,散发着一种让人折服的自信力,风淡云轻中却有着让人倾倒的魄力。
她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绝对不是如同她长相那般的平凡,她也终于明白的了,主子对她,也不仅仅是因为那玉血灵珠。
她原本以为,梦千寻答应了主子的要求,是上了主子的当,毕竟这一切都是主子安排好了的,但是这一刻,她却突然意识到,梦千寻之所以答应主子,是因为她的自信,她的胸有成竹。
她甚至突然觉的主子做的那一切,用在梦千寻的身上,似乎并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冷霜会将梦小姐的意思禀报主子。”冷霜站在她的面前,突然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只是,这件事,她可做不了主,要问过主子的意思才行。
“好,那我在这儿等着你的消息。”梦千寻面色不改,声音平静无波,只说出的话,却让冷霜再次一惊。
她的意思是在这儿站着等消息。
“冷霜这就去禀报主子。”冷霜连连说道,声音中有着几分掩饰不住的惊愕,惊愕她的固执,更惊讶她的胆量。
话一说完,不敢再有丝毫的怠慢,快速的离开。
虽然夜无绝在皇浦王朝另有别院,但是那别院极为隐蔽,是特殊情况下用的,夜无绝平时都是住在客栈。
冷霜快速的回到了客栈,冷月看到她回来,微愣,“你怎么回来了?”
冷霜的唇角微微扯动了一下,一言难尽,只问了一句,“主子在里面吗?”
“恩。”冷月也不再追问,点头应着,冷霜这才上前,敲门,“主子,冷霜有事禀报。”
“进来。”夜无绝那磁性十足的声音随即从里面传来,冷霜推门进去。
冷霜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然后将刚刚梦千寻的话一字不差的禀报给夜无绝,只是在说到那句‘我说的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也包括你家主子’时,暗暗的吞了口口水,有些紧张的望着自家主子,生怕主子一怒之下,直接拍飞了她。
夜无绝静静的听着冷霜的禀报,唇角似乎不经意间的慢慢上扬了些许。
“那丫头口气倒是不小呀。”站在一边的桐叔却是微微的蹙眉,隐约中,似乎有着几分不满,在他的心中,他家主子是最重要的,谁都不能忤逆他家主子。
“那丫头会做扇子吗?难不成她还身怀绝世才艺不成?”桐叔这话明显的有着几分不以为然,他认定梦千寻不做扇子,而且就算会做,也绝对比不过他们凤阑国的扇师。
要不是因为玉血灵珠,主子也绝对不会选她,他就是不明白,主子要那个女人,有的是办法,为何非要这么麻烦,结果,还被那个女人指手画脚的。
“好,就以她的意思。”只是,夜无绝却突然开口说道,那声音中并没有丝毫的不满,反而带着几分笑意,他倒要看看,十天后,她会交给他一份如何让他满意的结果。
“主子,你真的由着她。”桐叔一急,忍不住说道,主子费尽心机的请动梦千寻,不就是为了制造机会吗?如今梦千寻一句不让任何人打扰,其不是让主子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吗?
夜无绝却只是轻轻一笑,桐叔终究不明白他的心思。
“冷霜,以后有什么事,不需要回来向本王禀报,完全听丛她的意思便可。”在众惊愕,诧异的注视下,夜无绝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是,主子。”冷霜呆愣了半天,才回过神,连连应着。
桐叔明白一旦主子决定的事情,是没有人能够改变的,所以便没有再说什么。
他倒要看看十天后,那个梦千寻能整出什么名堂来。
十天后。
“主子,梦小姐说,已经完成了,让主子过去验收。”从那天去了作坊的冷霜,终于又来到客栈,出现在了夜无绝的面前。
这十天的时间,冷霜一直留在作坊里,按着梦千寻的吩咐安排着一切,而这段时间,主子真的没有去过作坊,甚至也没有喊她回来,询问一下那边的情况。
“好,本王就去验收一下她的成果。”夜无绝慢慢的站起身,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双眸中隐隐的多了几分期待。
十天的封闭式制作,他真的很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做出什么样的扇子?
全天下最出名的扇师都在凤阑国,她能交给他一份怎么样的结果?满意?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55章 她名扬天下,他的震撼

“这十天内,梦小姐一次都没有离开过作坊,一直守在扇房内,每天的饭菜都是属下送进房间的,累的时候,她也只是在隔壁的房间内休息一两个时辰,然后便继续工作,比那些扇师还要辛苦。”冷霜细说着这几天内关于梦千寻的一切,虽然主子没有问,但是她知道主子心中是想知道的,跟了主子这么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
这十天的相触,让她从梦千寻的身上发现了更多的东西,她原本以为梦千寻只是做做样子,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那么的认真,执着。
虽然她还没有见到她做的扇子,但是单单就是那份认真,应该够让人感动了。
夜无绝的眉角似乎微动了一下,绝滟的眸子中流彩微动,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有这股毅力,这一点,倒是与他很像,不做则已,做就一定要做到最好,这一刻,他更加期待看到她的结果了。
“那丫头做出来的扇子你见到了吗?”桐叔却有些不以为然,就算封闭了十天,不吃不喝,不睡。那也要看成果才能判断值不值的,而不是只看你付出了多少,有时候付出的再多,若什么结果都没有,那就是无用功,白白浪费时间。
他心中暗暗觉的梦千寻是故意用那些的方法而博得主子的同情,或者她原本就是在主子面前玩的欲擒故纵的手段。
“没有。”冷霜听到桐叔的问话,微愣,闷闷地回答,刚刚的兴致突然大减,这些日子与梦小姐的相处,似乎不知不觉间被梦小姐身上的那种无形的魄力所感染,反而没有再注重扇子的事了。
“莫要喧宾夺主才是。”桐叔看到冷霜的表情,微微的叹了口气,声音中却多少的有着那么一丝嘲讽,对于梦千寻他一直没什么好感。
要不因为玉血灵珠,主子怎么都不可能选上她,而她竟然敢拒绝主子?桐叔的个性是极度的护短的,确切的说呢,应该是完全以夜无绝为中心的,所以所有对夜无绝不尊重的人,对夜无绝不利的人,他都从心底内排斥nAd1(
而在他看来,梦千寻拒绝了主子的提亲,那就是对主子的大不敬。
冷霜的嘴张了张,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敢说出来,毕竟她可是桐叔一手训练出来了,不敢顶撞桐叔。
夜无绝一直没有出声,有些事情,要看到了结果,才有资格评论,桐叔向来冷静,处事圆滑,怎么突然跟一个丫头较起真来了。
一行人很快便到了作坊,走进院子,便看到梦千寻正等在院子里,夜无绝请来的八位扇师此刻竟然也都等在院子里,辛苦了十天,她们却没有太多的疲劳,反而一个个都是一脸的兴奋。
“参见三皇子。”看到夜无绝等人进来,她们连连行礼,一个个的声音中还有着掩饰不住的兴奋,拘谨却又期待着。身为扇师的他们却从来不知道,扇子竟然可以有这么大的差别。
“民女千寻参见三皇子。”梦千寻也向前行礼,中规中矩,不卑不亢却又巧妙的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夜无绝的眉角似乎微蹙了一下,隐约间,有此不满,不喜欢她这般的防着他,只是,却也明白,这便是她,若是她此刻热情的迎上来,那,。
其实说真的,他心中还是挺期待她能够热情的迎上来的。
“免礼吧。”夜无绝发觉自己的心思似乎突然飘远了,连连的回神,低声说道。
“多谢王爷。”梦千寻站直身子,态度仍就恭敬,恭敬是对他的尊重,却也恰到好处的划清界线。
“千寻得三皇子器重,重金聘请来做扇子,今日已经完工,请三皇子验收。”梦千寻完全是一幅公事公办的态度,脸上也仍就是一脸的平静,并没有太多的情绪。
夜无绝突然在心中轻叹,这个女人做事也太认真了,只是却也微微点头应着,“恩nAd2(”
“你们两个去把扇子抬出来。”梦千寻对着其中的两个扇师说道。
“好。”那两个扇师连连答应着,快速的走进了房间。
冷霜的眸子一直跟随着那两个扇师,脸上多了几分期待,虽然她一直深信最好的扇师都在凤阑国,梦千寻做出的扇子绝对不可能会超过凤阑国的,但是因为这几天对梦千寻的认识,她的心中,还是有了一种异样的期待。
桐叔的唇角却是微扯出一丝嘲讽,故弄玄虚,她就不怕闹的越大,等会越不好收场吗?
而夜无绝的唇角却是多了几分冷笑,此刻这个女人的自信,以及那几个扇师掩饰不住的兴奋,让他觉的,这件事只怕比他们想像的要精彩一些。
当然凤阑国的扇师都是顶级的,制出的扇子也都是最好的,那几把最珍贵的名扇都在皇后的手上,外人是不曾见到过的,她做的扇子,不可能会超过那几把名扇,所以惊喜的可能性应该比较小。
那两个扇师很快便将扇子抬了出来,摆在了外面的一张桌子上,扇子都是叠起的,所以乍一望去,看不出什么特别之处。
桐叔唇角的嘲讽愈加的多了些许,这个丫头实在是太自以为是了,就这么几把最平常的扇子有什么好得意的。
而冷霜的脸上也多了几分失望,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呀?
夜无绝仍就只是淡笑不语,有时候,越平凡的背后越有意外的惊喜。
梦千寻向前,拿起了第一把扇子,轻轻一挥,打了开来,顿时众人只感觉到眼前一亮,不自主间的眼光便完全的被吸引了,就连桐叔脸上的嘲讽也不见,眸子中,多了几分意外。
夜无绝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这种扇子,他在余家扇房见过,只是没有她手中这般精致,独特,扇面也没有她的这张亮丽,轻薄nAd3(看来,她是真的懂的扇艺,而且也的确让他惊喜了。
“这是绫绢扇,绫绢扇最主要的特点就是扇面轻如蝉翼、薄如晨雾、色泽光亮,给人以温文尔雅之感。”梦千寻看到他们的表情,心中轻笑,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清楚的介绍着,这还只是最普通的一把,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好漂亮呀,比起我们凤阑国的扇子,一点都不差呀。”冷霜如此的称赞着,便也表明,这种水准的扇子,凤阑国已经做出来了。
梦千寻只是微微一笑,随即拿起了第二把扇子,打开。
这一次,在场的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包括夜无绝,他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惊愕。
“这是用什么做的,好特别呀。”冷霜这几日跟梦千寻混熟了,随意了很多,忍不住问道,说话间,下意识的想要伸手去摸,只是突然意识到主子还在场,所以便悻悻的收了手。
只是,梦千寻却把扇子递到了她的面前,轻笑道,“冷霜姑娘摸一下,感觉一下。”
冷霜先是望了夜无绝一眼,看到自家主子没有说什么,这才伸出手,轻轻的摸着,感觉到扇面十分的光滑,不由的更多了几分惊愕,“这到底是什么做的呀,好光滑呀,呀。”
只是,她却又突然的惊呼,“原来这上面的图案不是画上去的,可是又不像是刻上去的,这,这图案是怎么弄上去的。”
“这是一把火画扇,是用两柄薄玻璃扇,合成一柄双面扇,然后用一种火笔作画而成,这上面的图案永不腿色。”梦千寻这才慢慢的解释着,她在这个朝代竟然找到了无色玻璃,她记得历史记载,中国是在公元前1000年发明了玻璃的,只是不知道,这个国度跟哪个朝代相近?
“火画扇?!竟然是用玻璃做的,而且这图案竟然是用火画上去的?”冷霜双眸圆睁,直直的望着手中的扇子,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梦小姐,你是怎么想到的,真是太厉害了。”
只这话语的意思,梦千寻便知道,这种扇子是她绝对没有见过,也就是这个朝代没有的,本来这种火画扇也是清朝的时候发明的。
“咳。”桐叔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惊愕,只是看到冷霜那丫头看的出了神了,都忘记了主子就站在一边了,便轻咳了一声。
“主子。”冷霜快速的回神,连连将手中的扇子递到了自家主子的手中。
夜无绝接过扇子,手指轻触着上面的图案,唇角的笑,微微的展开,称赞道,“果真妙极,你果真没有让本王失望。”
他真的没有想到,她会做出这般特别的扇子,他以为,她最多能够达到凤阑国的扇师的水平,就像第一把那样的,却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真的创造了奇迹。
“这儿还有两把精品,请三皇子过目。”听到夜无绝的称赞,梦千寻知道自己成功了,她知道,以夜无绝的个性,若不是真正的赞同,绝对不会出声称赞的,不过,这后面的两把,应该会更让他惊愕。
“还有精品?”冷霜小嘴微张,再次惊呼出声,只是这一次的眸子中,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兴奋,期待着看到她说的精品。
梦千寻打开了第三把扇子,是一把木制的扇子,这把扇子乍一看上去,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
“这样的扇子,我们凤阑国也有呀。”冷霜那股兴奋劲突然的熄了,这把扇子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呀,就是一把普通的扇子。
“冷霜姑娘扇一下试试。”梦千寻将扇子递到她的面前,一脸轻笑的望着她。
冷霜闻言,对着自己轻轻的扇扇了,神情突变,惊呼道,“好香呀,而且这绝对不是一般的香料的味道。”
“不错,这不是香料的味道,而是扇子本身的香味,这是檀香扇,有天然香味,轻轻摇动,馨香四溢。此扇有”扇存香存“的特点,保存十年八载后,扇起来依然幽香阵阵,沁人心脾。”
“真的这么奇妙。”冷霜的眸子瞬间亮了,女孩子本来就对香味什么的十分感兴趣。
看到冷霜的惊讶,听着她的解释,众人再次被她震撼了,桐叔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欣赏,看来,这个女人,果然特别,他突然明白主子为何会为了她这般的费尽心思了。
“还有最后一把。”梦千寻打开了第四把扇子。那扇子一打开,众人便不由的惊叹出声。
“好精致,好独特的扇子。”这一次连桐叔都忍不住称赞道。
那扇子是用细如绢丝的竹丝精心编织而成的。它颜色嫩黄,薄而透光,绵软而细腻,恍若织锦,上面的山水图案维妙维肖,再加上牛骨做的扇柄,丝质扇坠,简直玲珑剔透,精美绝伦,堪称巧夺天工的国宝。
“这是竹丝扇,又称为龚扇。”梦千寻轻声解释着,只是,在场的所有的人都看的入了迷,不知道有没有听到她的解释,就连那几个亲自制做扇子的扇师此刻也是一脸的惊迷。
夜无绝这一次真的被震撼,从刚开始她拿出第一把扇子的意外,再到第二把的惊喜,第三把的折服,第四把就是完全的震撼了。
这个世上,能够让他震撼的事情不多,能够让他折服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但是这个女人却做到了。
不仅仅是因为她这惊世的才艺,更是因为她的处事冷静,心思慎密,而且,他知道,这个女人很懂的如何把握人心的变化。
单单是从刚刚扇子的介绍上就能看的出。
他以为,他已经够了解她了,如今才发现,他根本就还没有真正的看懂她。
原本,只是为了拿到玉血灵珠,解他身上的毒,但是,当他去将军府提亲,却被她拒绝的那一刻,他便知道,这件事不再那么单调了。
他虽然离开了,但是从不言败的他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的放弃。
而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知道,自己的心中已经不仅仅是因为玉血灵珠了,他突然感觉到,这个世上,除了权势,原来还有其它的东西。
而今天他突然有了一件二十几年来自己真心想做的事情,那就是娶她回家。
“千寻已经按要求完工,三皇子还满意吗?”梦千寻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声音仍就轻淡,脸上仍就平静,只是,却分明又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坚定与自信。隐隐的声音中似乎有着那么一丝警告,不错,就是警告。毕竟她到现在,还不太确定夜无绝找上她的真正原因与目的。
她已经做到最好,若是这个男人还不满意的话,故意找岔的话,那她…,。
夜无绝听到她的话语,很轻易的便能够看透她的想法,心中暗笑,这个女人是在警告他吗?
他在想,若是他此刻回答不满意,不知道她会是什么反应?
起了这份心,突然就多了几分兴致,他微微向她靠近了些许,唇角微钩,低声道,“若是本王说不满意,梦小姐会怎么样?”略略带笑的声音磁性十足,有着一种让人情不自禁陷入的诱惑,让人有一种宛如梦中的恍惚,只怕此刻换了是另外哪个女人,都无法抵抗。
只可惜,梦千寻注定是个异类,她听到夜无绝的话时,双眸微沉,明显的隐过几分怒意,只是,或者是多多少少还是被他影响,被他诱惑了一点,所以此刻,并没有很好的掩饰住自己的情绪,望着他那绝滟的容貌,她语出惊人,“若是三皇子仍就不满意,那就是明显的找岔,我会先揍花你这张脸。”
梦千寻此刻说的是心中最真实的想法,或者是真的被他诱惑了,竟然想都没想的便将心中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说完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由的一惊,心中懊恼,不过,说出口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了,所以她也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一脸凛然的望着他。
夜无绝微愣,显然对于她这一回答,十分的意外,他知道,这是她心中最真实的想法。
揍花他的脸?!,所以的女人看到他时,都是彻底的迷倒,都是一脸痴呆的望着他,让他厌恶。
而她第一次见到他时,却只是淡淡的一瞥,虽然也有着些许的惊讶,却并没有半点的痴迷,甚至还拒绝了他。
如今,他这般刻意的靠近,不排除故意诱惑她的嫌疑,但是她不得没有被他迷惑,反而第一反应却是揍花他的脸?!
其它的人听到梦千寻的话,更是一个个惊的目瞪口呆,特别是冷霜,一张小嘴完全的张开着,都可以塞进一个鸡蛋了。
桐叔更是脸色微变,但是极为护短的他,此刻却并没有太多的怒意,只是唇角狠狠抽了几下,望向梦千寻时,神情中有着太多的复杂。
“你确定?”夜无绝再次向她靠近了一点,脸上的笑刻意的隐去,一本正经地问道,声音轻淡,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中在想什么,不过,那声音听起来,似乎带着几分威胁。
他的脸不断的在她的面前放大,她这般距离的望着他,似乎连他脸上的毛孔都看的清楚,只是,却无法从他那张脸上找到半点的瑕疵,真是个妖孽呀。
这么近距离的望着他,梦千寻仍就丝毫都看不透他心中的想法,只是却又分明的感觉到他的威胁,或者还有一股无形的压力。
“当然,是在确定能够打的过的前提下。”梦千寻缩了,有些悻悻的回答,有道是大丈夫能屈能伸,她一个小女子也不能太逞强了,不能吃眼前亏,他身边的人只是一个冷霜她就打不过,更不要说是他了,她要真打他,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这也是梦千寻最真实的想法。
梦千寻发现,自己在他的面前,似乎根本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与想法。
夜无绝再次的愣住,直直地望着她,似乎有着那么一瞬间的石化,然后突然的站起身,大笑出声,“哈哈哈,。”
那笑坦然而真诚,不带半点的虚伪,不带半点的掩饰,笑的几乎连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他突然发现,她原来竟然这么可爱,他还真是怎么都没有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回答。
在打的过的前提下才打,这不是明显的欺软怕硬吗?能够把这话说的这般理直气壮的,整个天下,只怕再找不到第二个人了。
冷霜明白过她的意思后,也忍不住跟着笑起来,当然不敢跟她家主子一样笑的那般猖狂,那般肆无忌惮。
就连向来有冰块之称的冷月的唇角都不断的扯动着,表现的不明显的,却分明也是在笑的。
桐叔望向大笑的夜无绝时,微愣了一下,眼睛却突然变的有些模糊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守在主子的身边,从主子八岁那年,他就没有再见主子真正的笑过,平时那些笑,也完全是一种敷衍,一种伪装,但是,他看的出,这一刻主子是真心的笑。
而且,他也看的出这一刻的主子是放松的,是真正开心的。
他的眸子再次转向梦千寻,隐隐的多了几分感动,或者这个女子真的能够改变主子。
笑,笑,有那么好笑吗?小心笑岔了气。梦千寻心中闷闷地想着。
“三皇子,扇子我已经做好了,你答应的酬金也该付了吧,我记得当时三皇子可是说的很清楚,货好款清,两不相欠的。”梦千寻很郁闷,真的很郁闷,他笑的越猖狂,她就越是郁闷,她现在只想拿到酬金走人。
敢跟夜无绝要钱了,她又是第一个。
“恩,恩。”夜无绝终于止住了笑声,轻笑应着,只是那脸上,却仍就是毫不掩饰的笑意,望向梦千寻,再次说道,“本王重金聘请梦小姐去凤阑国,梦小姐觉的怎么样?”
“不怎么样?三皇子只要把答应的一万两黄金给我就可以了。”梦千寻毫不犹豫的拒绝,跟他去凤阑国,怎么可能。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交集,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太危险了,太难对付了,一不小心就会着了他的道。
“本王出一年一百万两的黄金聘请你。”夜无绝不知道是不死心,还是想要试探她,或者只是想要逗她。
只是梦千寻的眼角却抬都没有抬一下,便冷声回道,“钱太多了,我怕没地方放,我有一万两黄金就够了。”
有了这一万两黄金,有了本钱,她就能够发展了。
桐叔听到夜无绝的话一惊,主子向来冷静,竟然会说这种话,一年一百万两黄金,他相信他家主子能够拿的出,但是这也太不靠谱了,而且,他家主子的那些财力,也不能让外人知道。
但是听到梦千寻的话后,他却更是彻底的惊住,这还有嫌钱多的,什么叫做怕没地方放呀,有了钱还怕没地方放?
桐叔的唇角再次狠抽了一下,这个女人,的确特别,这似乎也太特别了
冷霜更是感觉到额头冷汗冒出,不是被吓的,不是被惊的,而是被雷的。
夜无绝的眉角微微的一挑,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梦千寻,似乎思索了一下,突然说道,“梦小姐的意思是在提醒本王不要急着付这一万两黄金吗?”
他突然很想知道,这个女人会不会真正的发怒,抓狂。莫名的,就是想要逗她。
其实他也了解她的处境,知道她隐忍了太久,这一刻,他也想让她放松一下。
若不能笑,那么生气,发怒就是一种最好的发泄方式。
梦千寻怔住,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一时间有些没有明白过他的话来,他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她提醒他不要付她一万两黄金?
她有这么说过吗?
有吗?有吗?当然没有,她刚刚只不过是拒绝了跟他去凤阑国,其它的可什么都没有说。
不过,有一点她是听明白了,那就是这个男人想要赖帐,堂堂凤阑国的王爷,竟然赖帐,这说出去谁会相信?
“王爷是什么身份,不会为了这区区一万两黄金,失了身份吧。”回过神后,梦千寻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那是她应得的报酬,她绝对不会放弃,那怕这个人是夜无绝,这帐她也一定要回来。
“本王觉的,这身份呀,名声呀什么的都是虚的,倒不如这白银黄金来的实在。”夜无绝如此回答,一脸的坦然,轻笑漫开,如春风拂过,轻柔而舒适,他的神情更是随意而自然。
这样的话,从他的口中说出,真可谓是惊世骇俗,而他这样的表情,更是让人惊憾。
他轻笑着望着她,静等着她反应,很想知道,她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
梦千寻突然有一种无语对苍天的感觉,有谁会想到,堂堂凤阑国的三皇子会说出这般几乎无赖的话,若不是她亲耳听到,她绝不会相信。
这个原本就深不可测的男人更让人看不透,猜不明了。
像他这样的人,不是应该最在乎名声什么的嘛,要不然,他这么多年,是怎么保持着那神话般的威名的?
“听说,城西桥头有一对说书的父子,他们的书说的十分精彩,而且你只要付钱,他们什么事都会讲,绝对讲的绘声绘色。”梦千寻的眸子眯了眯,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虽然没有说明,但是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她就不信,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威胁,这绝对是赤果果的威胁,敢威胁夜无绝的,整个天下只怕找不出几个人。
冷霜暗暗的倒抽了一口气,一双眸子极力的圆睁,像看到怪物般的直盯着梦千寻,她的意思是说若是主子不把钱给她,她就会把这件事告诉那对说书了,然后将主子赖帐的事传遍天下?!
这梦小姐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这么威胁主子!
桐叔的眸子闪了闪,突然觉的自己的心脏似乎不太好,是不是老了,心脏的承受能力不够了呀?
“哦,是吗?”只是夜无绝脸上的笑却是愈加的漫开,笑的春风得意,幽雅高贵,那性感的唇微启,极为认真的说道,“那有机会本王也去听听。”
不知道他是根本没有听懂梦千寻的威胁,还是真的根本就不在乎。竟然说亲自去听听。
梦千寻一双眸子直直地望着他,直对着他的眸子,有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透过一个人的眼睛,最容易看到一个人的真正的想法。
只是,她突然觉的那句话并不真确,因为,她望着他的眼睛,却只看到惊滟流动,笑意莹然,却根本看不到丝毫他的想法。
冷霜一双眸子已经睁到了极限,天呢,她跟了主子这么多年,竟然不知道主子竟然会有这么一面,这,这算什么,她英明神武的主子这到底是在做什么?
“三皇子的意思是拒付酬金?”梦千寻脸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冷意,既然威胁没用,那她就只能用最直接的了。
夜无绝望着她那突然冷下来的脸,眉角微蹙,眸子中的笑意似乎愈加的漫开了些许,他发觉,这个女人变脸的速度真的很快,而且表情变化很丰富。
夜无绝只是望着她,没有回答,他很想知道,若是把她惹急了,她会怎么样?
“好。”见他不答,梦千寻却是微微一笑,突然走到放扇子的托盘前,手快速的伸出,拿起那把火画扇,双眸微沉,冷声道,“既然三皇拒付酬金,那么我做的东西,我亲手毁掉,请三皇子再另请高明吧。”
既然他不付酬金,那么她就亲自把这些东西毁了,绝不会留给他。
经过了十天的辛苦,她也有些不舍,但是,这是事关她的原则的问题。属于她的东西,她绝对不会妥协,让步。
当然,她也是在赌,她赌夜无绝不会费尽心思的请她来终于做出了这些罕见的扇子然后看着她毁掉。这在这个朝代绝对都是罕见的珍品,更何况,这还是夜无绝要送给太后与皇后的礼品。
“不要呀。”冷霜已经忍不住惊呼,这扇子可是罕见的绝品,而且是她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怎么能够说毁就毁了呢?
夜无绝一惊,倒是没有想到,她会有此举动,他知道,她不是开玩笑的,也突然明白了她的固执与倔强。
“冷霜,取一万两黄金来。”夜无绝吩咐着冷霜,也表明他在此事上让步。
这么多年来,不管是朝中的险恶,还是战场上的惊险,他从未输过,今天却输给了她。
只是,只有他自己明白,不是因为这是送进皇宫的礼品,也不是因为它们的罕见与珍贵,而是因为这是她辛苦了十天十夜做出来的。
他不舍,是因为对她的心疼,他输,也是输在对她的不舍。
“是。”冷霜暗暗呼了一口气,连连答应着,便快速的去取一万两的黄金,其实那一万两黄金主子早就让她准备好了,只是她不懂主子刚刚为何又要故意那么对梦小姐说。
桐叔愣了愣,向来主子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人改变,那怕是主子的一句戏言,他们都会一丝不苟的完成。
今天,主子却因为梦千寻改变了主意,就算那原本不是主子的真意,但是主子却是在梦千寻要毁掉那些扇子时改变了先前的说词。
梦千寻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