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19部分

住,看到自己带来的侍卫,三两下就被人解决了,恼怒中却又有些害怕,神情间也多了几分犹豫。
“还请太子按规矩来,要不然惊动了我家王爷,就不是这么轻易可以收场的了。”那个侍卫冷冷的扫了太子一眼,唇角微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话语中是再明显不过的威胁。
一个侍卫既敢当众威胁太子,的确够让人惊憾的了,但是谁让人家的后台硬呢。
“那本宫出钱买下那些破扇子。”太子气不过,又不甘心这么离开,一脸猖狂的喊道。
“对不起,我家王爷吩咐过了,这几把扇子是五小姐费了十天十夜辛辛苦苦做出来的,是无价之宝,不管出多少银两都不会卖。”那个侍卫仍就一脸冷冰冰的说道。
只是,说出的话,却让太子更加的愤恨。特别是在听到不卖的原因既然是因为是梦千寻那个死丫头辛辛苦苦的做的,心中那叫一个恨呀。
那个死丫头设计让他写下休书,先是跟李逸风勾搭在一起,如今竟然连夜无绝都护着她,那个死丫头到底有什么好的?
越想,心中越气,越恨,便越是后悔当初写下休书,若是他当初没有写下休书,那个女人现在就是他的女人,这些男人,什么李逸风呀,什么夜无绝呀,都要靠边站。
梦若晰更是恨的咬牙,凭什么好事都让那个女人赶上了,她长的这么漂亮,那个丫头那么丑,那些男人为什么喜欢的不是她,而是那个丑八怪,她不甘心,不甘心。
“太子若是想进去看,就请排队,若是不想进去,那就请离开吧。”那个侍卫再次冷冰冰的说道,丝毫都不给太子留半点情面。
“哼,几把破扇子,本宫才懒的看呢。”太子的脸色完全的阴沉,阴冷的眸子中更是漫过明显的暴戾,但是他毕竟不敢招惹夜无绝,只能愤愤的转身离开。
梦若晰也随即跟在他的后面,离开。
“太子请留步。”
只是没走出几步,梦若晰却突然喊住了她,这次她的声音虽然仍就轻柔,只是脸因为那掩饰不住的狠绝而微微扭曲。
太子停下脚步,望向她,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时,微微一惊,但是却很清楚她的恨意因何而起,遂冷声道,“什么事?”
“梦千寻骗太子写下休书,还在宴会之上让皇上废了太子,难道太子不想报仇吗?”梦若晰的眸子猛然的眯起,眸子中的阴毒让人忍不住的惊颤。
太子微愣,眸子中的恨意更深,他怎么可能不想报仇,她现在可是狠不得将梦千寻碎石万段,但是母后却让他这段时间内不可轻举妄动,因为,这段时间,他不能再出什么错了。
但是,此刻听到梦若晰的话,却还是忍不住了,狠声道,“你有什么主意?”
“若晰的确有一个好主意,保证让那个死丫头永远翻不了身。”梦若晰狠冷地笑着,狠毒的声音中有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哦,说来听听。”太子更是来了兴趣,现在,只要是能够对付梦千寻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梦若晰微微靠近太子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脸上的冷笑中,更多了几分嗜血的狠戾,“太子觉的若晰的主意如何?”
“好,的确是一个好主意。”太子也是一脸的阴笑,“本宫等着看那个死丫头在本宫面前求饶。”
“既然如此,那若晰就先回去准备了。”梦若晰见太子答应了,心中暗喜,这一次,她一定要除去那个死丫头。
“主子,刚刚梦若晰与太子来过了,两个人不知道密谋着什么,可能会对梦小姐不利。”冷霜遵循夜无绝的命令,随时向夜无绝禀报着关于梦千寻的一切。
“给本王盯着他们。”夜无绝的脸色微沉,唇角隐隐的多了几分冷意,谁敢伤害她,就只有一个下场。
“是。”冷霜恭敬的应着,只是却又没有立刻离开,却又没有再继续说什么,只是站在那儿,神情间似乎有着几分犹豫。
“还有什么事?”夜无绝抬眸望向她,看到她的神情,便知道,她还有事情。
“主子,属下发现了一件事,。”冷霜望向自家主子,思索了片刻才慢慢地开口说道,只是却仍就有些犹豫,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终于下定了决定般说道,“梦小姐好像怀有身yun了。”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57章 孩子的父亲是谁

夜无绝的身子明显的僵了一下,那双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泄露丝毫情绪的深不可测的眸子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惊讶,那一刻似乎有些不太相信冷霜的话。
但是,他知道冷霜是绝对不会拿这件事开玩笑的,而且,没有把握也不可能来向他禀报。
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太过意外。意外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何处得来的消息?”只是,片刻之后他眸子中的惊讶已经快速的换去,不过,那低沉的声音,仍就泄露了他此刻的心绪不定。
他从来没有想过那种可能性,她怀了身yun?!这个问题似乎有些脱离的太远了所以,他第一的反应便是想知道这消息的来源。
“是初也送来的消息。”冷霜再次一字一字恭敬的禀报着,若不是初也送来的消息,她也不会来向主子禀报。
夜无绝轻放在桌上的手指似乎微动了一下,做出一个指打桌面的动作,只是,动作过后,却没有听到相对应的声音。不知道是他根本就并没有敲打桌面,还是想做那个动作,但是最后却并没有完成?
若是别人送来的消息,可能会有偏差,会出错,但是初也送来的消息,出错的可能性实在太小,太小。
别人查不到的事情,初也可以毫不费力的查到,别人找不到的东西,只要交给初也,初也从来就没有让他失望过,既然是初也送来的消息,他那丝侥幸的怀疑便被打消了。
“具体情况。?”夜无绝的后背慢慢的靠在了椅子上,手指仍就轻放在桌面上,似乎隐隐的有些僵滞,他的一双眸子望着前方的某一处,深邃中有着看不透的复杂。
他的问话虽然简单,但是冷霜却明白他的意思,随即再次说道,“初也说,李逸风为梦小姐专门写了一个饮食配方,配方中都是保胎,养胎,调气的食物nAd1(”
“配方呢?”夜无绝的双眸微动,却没有平时的流光盈动,反而多了几分凝重。
“这是初也趁着容妈卖菜时,拿到配方,抄写的一份。”冷霜快速的拿出抄写来的配方,递到了自家主子的面前,只是,她的手却是微微的些僵滞。
她是知道主子对梦小姐的特别的,特别是这段时间,主子费尽心思的为梦小姐做的一切,足以证明主子的心中是有梦小姐,而且也是真的想要娶梦小姐的,但是现在,梦小姐竟然怀yun了。
主子总不能娶一个怀了别人的孩子的女人吧?
但是主子显然是真的对梦小姐动了心的,所以这个消息对主子而言实在是太残忍了。
这一刻,冷霜真的很希望初也带来的消息是假的,希望这配方是假的。
夜无绝放在桌面上的手,动了动,然后才抬起,从冷霜的手中拿过了配方,双眸微转,细细看着。
对于医药方面,他也是懂的,这些年来,他一直经受着毒药的折磨,平时翻看了很多医书,久病成医,所以,这些食物的用处他很清楚。
的确如刚刚冷霜所说的,这些食物搭配起来,都是保胎养抬,调气补血的。
李逸风医术高明,他更清楚这一切,所以配方肯定没问题。
夜无绝看完后,却并没有将那配方放下,而仍就紧握在手中,停顿了片刻,突然再次问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这个问题是最关键的。
“这个问题,暂时还没有查到。”冷霜愣了一下,然后小声回道,其实,她倒是没有想到主子会问这个问题,以主子平时的处事做风,既然梦小姐怀了别的孩子,主子肯定就不会再管这件事了,就算要得到玉血灵珠,也会另想其它的法子nAd2(
所以,他们并没有再继续去查这件事,初也是如此,只是得到梦小姐怀yun的消息,便来禀报,并没有再进一步的调查。
因为他们都觉的,再没有那个必要了,既然梦小姐有了孩子,那孩子又绝对不是主子的,是谁的也就没什么关系了。
“查。”夜无绝的脸色明显的冷了几分,声音也有着一股让人惊颤的寒意,更有着让人不敢有半点犹豫的威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一个字,却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心底的复杂。
“是。”冷霜快速的应着,此刻却不敢再说半句无用的话,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
她跟了主子这么多年,虽然早就知道主子的可怕,但是像这样的主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
答应着,看到主子似乎没有其它的吩咐了,便想着退出去。
只是,她还只是想着,没来的及动,却突然再次听到那冷到惊心的声音响起,“你等一下。”
“是。”冷霜站直,连后背都挺直,恭敬的应着,心想,她刚刚只是想离开,还没离开呢,主子却喊她等一下。
主子是能够透视人的心理呀,还是看花了眼了呀?
他们英明神武的主子是绝对不可能看花了眼的,所以肯定是能够透视人的心理。
“告诉初也,这件事暂时不要再告诉任何人,。”夜无绝似乎微微思索了片刻,然后才一字一字慢慢地话道,话语微微一顿,眉头似乎轻蹙了一下,随即补充道,“包括桐叔。”
冷霜一惊,不要再告诉任何人?,甚至包括桐叔,他们都是桐叔一手训练出来的,所以所有的事情,都不会满着桐叔的,但是现在主子却吩咐他们不能把这件事告诉桐叔?!
主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先是要查梦小姐肚子的孩子的父亲是谁,然后还不能让桐叔知道?可是主子为何要瞒着桐叔呢?
桐叔若是知道了梦小姐怀有身yun的事情,肯定会阻止主子跟梦小姐的,这是很正常的nAd3(
难道主子?!
主子做事,向来神秘,没有人能够猜透主子的心思,关于这一点,他们也都习惯了,但是这一次,冷霜却是感觉到更加摸不着头绪了。
只是主子的命令,她们只能无条件的执行,没有任何质疑的权利与理由。
“冷霜明白。”冷霜恭敬的应着,然后才慢慢的退了出去。
房间里,便只剩下了夜无绝一人,他仍就靠在椅背上,不动,不语,呼吸轻细,让整个房间更加空荡。
他的眸子慢慢的闭起,握着配方的手,微微的收紧,她竟然怀了孩子?
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他突然感觉到这般宽大,空荡的房间里,却有着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闷闷的透不过气来,似乎有着什么紧紧的扣住了他的咽喉,十分的难受。
他知道,他是在意的,而且非常在意这件事,因为这段时间,他已经慢慢的动了心,所以在意。
因为心动,而在意。若不在意,那他的感情就是假的。
那种窒息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真的会透不过气来,心,也隐隐的痛着,他突然意识到,或者,他对她的感情,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意识。
但是偏偏在现在,多了一个孩子。
房间外,传来细微的响动,他一怔,身子随即站直,将手中的配方收起,刚刚脸上的流露出的情绪瞬间的消失,恢复了平时的平静。
房门被打开,桐叔走了进来。
“主子,已经快到傍晚了,扇子要不要收回来?”桐叔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只是询问着扇子的问题。
“恩。”夜无绝低声应着,再没有其它的反应。
桐叔似乎微愣了一下,不过想到平时主子说话便十分的简洁,便没有多想,再次问道,“那么接下来,要把扇子送进皇宫吗?”
那些他们带来的原本要送进皇宫的扇子都被主子毁了,主子聘请梦小姐时,说好了是制作好了送进皇宫的。
怎么说,这也是事关两国关系的事情。
“不送。”夜无绝几乎想都没想,便一口回绝了桐叔,她做的东西,他怎么可能会送进皇宫?
要不是为了让她成名,他根本就不可能摆出来让人看。
桐叔愣住,不送?!
“全部拿回来,收好。”只是还不等桐叔反应过来,他便再次吩咐道,她做的东西,他会珍藏着,他此刻的语气中少了几分平时的严谨,似乎多了几分任性。
“可是,送进皇宫的礼物怎么办?”桐叔暗暗的呼了一口气,他跟了主子这么久,还没见主子这般任性过,不过,虽然从主子来到皇浦王朝,认识了梦千寻后,做起事来便更加的任意妄为了。
“就说扇子在路上毁了。”夜无绝这话说出的话,更是让桐叔彻底无语。
先前让梦千寻出面做扇子的理由就是扇子在路上毁了,但是现在这扇子已经重新做好了,而且还展览了一天,那么多人都看到了,而且把把都是稀世珍品,他们再以扇子被毁为理由,这不是明显的敷衍吗?
不,不仅仅是敷衍的问题,甚至有欺骗的嫌疑。
桐叔太了解自家主子的性格,既然是他决定的,就没有人能够改变,那怕是欺君之罪,主子只怕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桐叔也很清楚,主子只所以这么做,唯一的原因就是梦千寻,主子是不舍的将梦千寻做的东西交给别人的。
他发现,主子受梦千寻的影响越来越大,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主子什么时候进宫?”桐叔便换了一个话题,主子来京城已经有段时间了,如今这事又弄的这么大,不进宫似乎说不过去了。
夜无绝的眸子微眯,神情间多了几分冷意,显然根本就不想进宫,但是,他也知道,这种情况下,不进宫也的确不太像话了。
他倒不是怕皇浦王朝会把他怎么样,他只是担心若是他再不进宫,这事要是传回了凤阑国,皇后只怕会被他气的跳脚,如今,皇后派来的使臣可是被阻拦在了路上,若是皇后再知道了这件事,只怕要亲自来凤阑国了。
“明天进宫。”夜无绝思索了片刻,冷声说道。
“那联姻的事情?”桐叔听到他同意进宫,暗暗的松了一口气,他这段时间可是极力的压着这边的消息,不把主子的事情传到凤阑国去,但是若是主子再不进宫,他只怕就真的拖不住了。
毕竟主子这次来,可是为着两国联姻而来的。
不过,主子已经选了梦千寻,这次进宫,肯定要给皇浦王朝的皇上一个交待。
夜无绝的眉角微挑,联姻?!这件事也该有一个结果了。
没有得到夜无绝的回答,桐叔也没有再追问。
第二天,夜无绝进宫。凤阑国的三皇子进宫,可是大事,当天晚上,朝中大摆宴席,款待夜无绝。
当然,这自然就少不得朝中大臣的坐陪,而这次三皇子进宫又是为了联姻的事情,所以很多夫人,小姐们也跟着进宫。
而梦千寻也再次被圣旨招进皇宫,只是,这一次下旨的不是太后,而是皇上。
“小姐?”容妈望了一眼那传旨的太监,一脸担心的望向梦千寻,上次小姐进宫,在宫中发生了那么多事,回来的路上还被人刺杀,那一次青竹那丫头也,。
这一次又被传进皇宫,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她真的不放心让小姐,小姐现在可是有身yun的人,若是一个小心伤到胎儿,那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梦千寻明白容妈的担心,她也很清楚皇宫是多么凶险的地方,但是皇上的圣旨,她却不敢违抗,若那圣旨真的是皇上下的,倒不用太担心。
皇上毕竟是一国之君,还不至于用一些阴谋诡计来对付她这么一个小女子。
更何况听说今天夜无绝进了宫,这宴会就是为他开的,又是为了两国联姻的事情,皇后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怕就怕,并非真的是皇上传她进宫?毕竟皇上也没有什么理由在这个时候传她进宫?
若不是皇上,谁敢假传圣旨?!
“梦小姐,轿子在外面等着呢。”太监见梦千寻迟迟不动,忍不住催促道,只是态度倒是十分的随和。
“走吧。”梦千寻望了那太监一眼,轻声应着,这太监她认的,上次进宫时,这太监倒是站在皇上身后,应该是皇上身边的太监。
只不过是传她这么一个小人物,皇上有必要用随时跟在自己身边的太监吗?
梦千寻的心中暗暗冷笑,看来,这件事只怕还真的另有蹊跷。
只是,她不进宫是不可能的,毕竟她此刻不能完全的确定下旨的到底是不是皇上。
而且从那小太监的神情间,并看不出太多的异样。
这一次比起上次太后传她进宫时,更迟了一些,这天色已经有些黑了,宴会也应该很快就要开始了。
与此同时,皇宫内。
梦若晰看到装扮艳丽的公主皇浦雨,一脸轻笑的迎了过去,“公主好漂亮呀,仙女下凡也不过如此呀。”
刻意的奉承,只是心中却是刚刚嘲讽,她才是皇浦王朝第一美女,要论美貌,公主怎么比的上她,只不过公主的命好,生在帝皇家。
联姻这样的好事,才会落在皇浦雨的头上。
“真的吗?”皇浦雨微转了一下身子,虽然是疑问的口气,但是却是自信满满,并不带半点的谦虚,声音中更是带着几分得意。
梦若晰心中更多了几分嘲讽,哼,臭美什么,还真以为自己是仙女呀,比起她来差远了。
不过想到今天来这儿的目的,便只能压下心中的不满,继续心口不一的称赞道,“当然是真的了,公主美貌无人能及,若晰都自惭形秽。”
皇浦雨脸上的笑更加的多了几分得意,一只手,轻轻的扶过自己的脸,竟然走到花园的水池边,自我陶醉地欣赏起来,“人人都说你是皇浦王朝的第一美女,那是因为,本公主身为公主,是皇室中人,他们不敢对本公主加以评论,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轮到你呀。”
不得不说皇浦雨是自恋的,而且是超级自恋,虽然身为公主的她长的的确还错可以,但是与皇浦王朝第一美女的梦若晰比起来,还是差了一些,真亏了她对水面照着还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梦若晰愣了一下,心中恼怒,但是却仍就陪着笑说道,“那是自然,公主身份高贵,世人怎敢妄加评论,若真把公主也加起来,若晰就第一的位子早就让给公主了。”
不得不说梦若晰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也的确够高的。
“恩,算你还有点自知知明。”公主对着水面点点头,笑的满脸春风。
“公主,听说今天凤阑国的三皇子进宫就是为了两国联姻的事情,到时候三皇子一看到公主肯定会为公主的绝世容貌倾倒。”梦若晰望着公主的眸子微眯了一下,继续吹捧着公主。
“那时当然,本公主这般绝世容貌,哪个男人看了不倾倒,他三皇子也是男人,到时候肯定会被本公主迷住,到时候本公主看不看的上他还要另当别论呢。”皇浦雨骄傲的像一只发情的公鸡,那尾巴都快要翘天上去了。
只是,她的话语微微顿了一下,脸上却略略的多了几分羞涩,再次说道,“不过听说那三皇子长的也不错,配本公主应该没问题。”
梦若晰就算再镇定,还是被皇浦雨的话惊的目瞪口呆,这公主未免也太自信了吧,简直是自信过头了。
三皇子她可是见到过的,那可是惊为天下呀,现在想起来,都让她痴迷,这公主竟然觉的三皇子配不是她?笑话,这真是天下第一大笑话。
不管心中是怎么想的,也不管此刻心中有多么的不情愿,梦若晰还是一脸轻笑的对公主说道,“那是当然,三皇子与公主当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绝对般配。”
“嘻嘻,你这么一说,本公主倒是更期待了,真想看到那三皇子被本公主迷住,为本公主倾倒的表情。”皇浦雨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标准的雷死人不偿命。
梦若晰感觉自己被她恶心到了,突然想吐,但是,她自然不敢表现出丝毫,只能极力的忍着,还要带着笑附和道,“恩,恩。那是当然。”
“你是公主,他是皇子,两国联姻,按理说,三皇子肯定会选公主的。”梦若晰的眸子微微的闪了闪,再次缓缓说道,声音中却是带着几分刻意的疑惑,眉头还故意的蹙起。
“什么说叫按理说,本来就只能是本公主。”皇浦雨听到她的话,微微的瞥了一眼,极为霸道地说道,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
“是,是,的确如此,但是,。”梦若晰连连配合着公主点头应着,只是却又故意的欲言又止。
“但是什么?”这公主本来就自大,自满,一听梦若晰话中有话,便急声问道。
“那件事,公主真的不知道吗?”梦若晰抬起双眸子,望向公主,略带惊讶的问道,故意做出极为神秘的样子,话语微顿了一下,又故意说道,“既然公主不知道就算了吧,免的公主听了不开心。”
“到底什么事?你快说。”梦若晰的表情更加的挑起了公主的好奇,她怎么肯就这么罢休,其实梦若晰也是算准了皇浦雨的心思。故意那么说的。
“若晰说了,公主可不要不高兴呀。”梦若晰故意一脸犹豫的望着她,小心地试探道。
“好,你说,本公主不生气就是了。”梦若晰越是这样,公主就越是着急,不断的催促着她。
“其实,前些日子三皇子曾经去将军府提过亲,这件事情,很多人都知道,若晰还以为公主也知道呢。”梦若晰皱了皱眉头,这才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其实她知道皇浦雨根本就不知道那件事,毕竟三皇子这次来皇浦王朝是为了两国联姻的事情,但是三皇子却不进皇宫,先去将军府提亲,这对皇室而言,那可是一个耻辱。
好在,那提亲并没有成功,他们又不敢得罪凤阑国,所以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当这事没有发生,所以,是绝对不会让这件事在皇宫中传开的,皇浦雨当然不会知道。
“什么?你说什么?三皇子去将军府提亲?你的意思是说三皇子去跟你提亲,凭什么,就凭你这个样子,三皇子怎么会看上你?你有本公主长的美吗?看你的眼睛小的都快看不到了,你那鼻子都快跟脸一样平了,你那嘴八都快要扯到后脑勺了,都长的像什么呀,三皇子怎么可能看上你,怎么可能?三皇子是眼睛瞎了才会看上你。”皇浦雨的一听到梦若晰的话,顿时炸了,对着梦若晰一顿臭骂,把梦若晰骂的是一文不值,简直丑如怪物了。
梦若晰心中那叫一个气呀,她可是皇浦王朝第一美女,容貌向来是她最自信,这公主还不及她的十分之一,凭什么这么说她。
在那么一瞬间,她真的想扑上去撕裂了公主的嘴,但是她知道,那是公主,而她只是一个大臣的女儿,更何况今天她来这儿还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情。
所以只能将那一肚子的怒火极力的压下。
暗暗的呼了一口气,才再次说道,“公主先不要着急,听若晰说完,三皇子去将军府并不是向若晰提亲,而是,。”
“不是你,那还能是谁,你们将军府还有哪个女人长的像个样?一个比一个丑,一个比一个吓人。”公主这张嘴当真是够毒的。
梦若晰气的怒火攻心,公主这一下子把他们整个将军府的人都骂了。将军府的女人包括她,也包括她的娘亲。
不过,想到公主这般火大,完全是因为三皇子提亲的事情,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连连说道,“其实三皇子是去向若晰的五妹梦千寻提亲的。”
公主愣住,一双眸子缓缓的眨了一下,有些呆呆地问道,“你说是谁?”她真的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是梦千寻。”梦若晰明白公主此刻的心情,当时她听到三皇子选的是梦千寻而不是她时,也是完全的惊呆的,完全不能相信。
“就是那个从小跟太子定了亲,又被太子休了的梦千寻?”公主听到她的解释,却仍就有些不太相信。
“对,就是她。”梦若晰点头,一脸的认真,生怕公主还不相信。
“哈哈哈,哈哈哈,。”公主却突然大笑出声,笑的前俯后仰,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
好不容易她才止住了笑,站直了身子。
“笑死本公主了,那个丑八怪,看着都让人恶心,见了就做恶梦,三皇子会向她提亲?”皇浦雨一脸的嘲讽。
“公主不知道,那个女人会妖术,公主忘记了上次在太后的宴会上,她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妖术迷惑了皇上,让皇上当众废了太子,先前在花院,我也是被她用了妖术,身上突然着了火,让我名声扫地,而且李逸风就是被她迷住了,也上门提过亲,口口声声说要娶她呢。”梦若晰却是一脸的严肃,还带着几分刻意的害怕。
皇浦雨不笑了,一双眸子中也慢慢的多了几分怒意,冷声道,“你说的是真的?”
“若晰怎么敢骗公主,公主不防自己想想,若是她不懂妖术,以李逸风那么优秀的条件,那么挑剔的眼光,怎么可能会说要娶她,当时,三皇子肯定也是被她的妖术所迷惑,才会上门提亲的。”梦若晰看到公主已经开始发怒,知道这件事情已经差不多,不过,自然还要再继续添把火。
“本公主早就觉的那个贱人有问题,就她那丑八怪的样子,还想嫁给太子,真是白日做梦,不要脸,如今被太子休了,竟然就去用妖术勾引其它的男人,甚至还勾引到本公主的男人身上,哼,本公主绝对不会放过那个贱人。”公主的性子比起太子更急,就像是爆竹一样,一点就炸。
“公主还不知道吧,前几天三皇子还重金聘请梦千寻,说是做扇子,可是谁知道到底是做什么?去了整整十天,不见人影,后来回来了,抬了一万两黄金回来,而且三皇子还把她的扇子摆在扇馆里展览,为她宣传,她若不会妖术,三皇子怎么会为了几把扇子就给了她一万两黄金,而且还为她做那么多事情?”梦若晰继续火上加油,挑拨离间。
“这个贱人,太可恶了,本公主绝对不会放过她,本公主要杀了她,她竟然敢抢本公主的男人,不要脸,真是不要脸的贱人。”公主有些失控的大吼,直言要杀了梦千寻,若是此刻梦千寻在她的面前的话,她早就扑上去把梦千寻撕碎了。
只是,她却忘记了,夜无绝这还都没有来提亲呢,怎么着也不是她的男人呀。
“她上次害的若晰的衣服被烧,害的若晰名声扫地,我怎么说也是她的姐姐,她下手都这么狠,不顾及姐妹情意,更何况是别人呀,而且她会妖术,若晰害怕,也不敢怎么样,只能受她欺负。”梦若晰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故意说道。
“哼,你怕她,本公主可不怕,本公主绝对不会放过她,对了,她今天会进宫吗?本公主今天晚上就杀了她、。”皇浦雨说风就是雨,她是公主,又是皇后亲生,平时在皇宫中横行霸道惯了。
“公主,还是算了,她可是会妖术的,而且这可是在皇宫里,万一要是出了差别,就麻烦了。”梦若晰知道皇浦雨已经上钩,心中暗喜,但是却装做一脸害怕的劝阻道。
“本公主才不怕她呢,有本公主在,你怕什么?本公主今天就杀了她,也算替你报了仇。”皇浦雨却是一脸的不屑,“在这皇宫中,今天晚上,只要她来了,就是插翅都别想再出去。”
“公主不但有绝世容貌,还有一颗侠义之心,真是太让若晰感动了,只是若晰又怎么能够让公主去冒险,若晰平时受她欺负,实在无法忍受了,今天见公主这般凛然无谓,若晰也豁出去了。”梦若晰随即一脸感激地望着皇浦雨,就只差给皇浦雨跪下了。
“好,这就对了,咱住两人一起,杀了那个贱人。”公主听到她的话,却是大喜,连连点头称好,这公主当真是够白痴了,被人利用了却浑然不知、
“不过,这件事不能着急,要从长计议。”梦若晰见公主已经完全上钩,便也不再掩饰了。
“恩?你有什么好主意吗?”公主双眸微闪,急急的问道,声音中竟然有着明显的兴奋,杀人对她而言,只是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平时那些宫女一小心惹到她,轻则被打,重则被杀。
“等会梦千寻会进宫,公主只要想办法将她引到后花院的那口枯井边就行了。”梦若晰的眸子中隐过几分狠绝,微微压低声音说道。
其实,今天是太子假传皇上的旨意让梦千寻进宫的,除了她跟太子,其它人都不知道梦千寻进了宫。
太子的人,已经安排好了,等到梦千寻进宫后,将她捆住,然后扔进后花院的枯井中,到时候人不知鬼不觉,梦千寻就彻底的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只是,必须要有一个人将梦千寻引到后花院处,他们才好动手,毕竟其它的地方都有侍卫,太子的人也不好隐藏。
若是她或者太子出面,梦千寻肯定不会相信他们,肯定不会跟他们走。
若是让一般的宫女或者太监去做,梦千寻也极有可能根本不听那些宫女太监的话。
所以,必须选一个有分量,而且又不会引起梦千寻的怀疑的。
皇后等人分量是够了,但是却不可能会配合她们的计划。
她跟太子想来想去,觉的只有皇浦雨最合适。
以皇浦雨那急燥的个性,只要将夜无绝去向梦千寻提亲的事情告诉她,她一定会恨不得立刻杀了梦千寻,到时候肯定会帮他们。
“什么?就这么简单?”皇浦雨双眸微睁,有些错愕的望着梦千寻,似乎还有些不甘心。
“若晰知道,公主这么做也是为了若晰出气,若晰怎么能够让公主去冒险,所以,冒险的事情就让若晰去做吧,更何况今天三皇子是来提亲的,这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对公主不好。”梦若晰的话是处处为公主着想,其实是想利用公主,又怕公主坏了他们的事情,所以才故意那么说。
“恩,好吧。”皇浦雨听到梦若晰说到三皇子来提亲时,唇角微微的多了几分笑意,随即点头应着,今天三皇子来提亲,皇后也是再三交代她不能出差错。
梦若晰在公主的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仍就不放心地嘱咐道,“到时候公主就这么跟她说,要不然她不会上当的。”
“好了,好了,本公主记住了。”皇浦雨却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梦若晰的脸上多了几分担心,不知道这公主靠不靠的住。
“公主当时千万不要提起见到过若晰,也不要提起太子。”梦若晰虽然知道公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但是还是忍不住交代道。
“行了,本公主知道了,你可以走了。”皇浦雨微微的挥了挥手,赶着梦若晰离开。
梦若晰看到公主的样子,更多了几分担心,不过想到,公主只要将梦千寻引到后花院就行了,就算不能引到后花院,只要过了前院,那边侍卫就少了很多,到时候也可以动手。
与其在这儿叮嘱这个有头无脑的公主,她还不如去让太子多安排几个侍卫。
所以梦若晰没有再说什么,便快速的离开了。
梦千寻进了皇宫下了轿后,便随着那个太监慢慢的向着皇宫里面走去。
那个小太监不紧不慢的走在前面,神情间倒是看不出太多的异样。
此刻改进宫的都已经进宫的,天色也已经黑的差不多,除了侍卫与偶尔的几个宫女,路上并没有几个人。
“咦,后面那不是太子吗?太子怎么这么迟了才进宫呀。”梦千寻突然故意惊呼出声,只是,她却并没有转身,一双眸子反而直直地盯着前面的那个太监。
太监在听到她提起太子时,然后的转身,向后望去,一时间,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恭敬与拘谨。
只是,转过身后,却没有发现太子,眉头微蹙,随即脸色瞬间变冷,“太子在哪儿?”
“哦,我刚刚好像看错了,可能只是一个侍卫,我就说嘛,太子怎么可能会这么迟进宫。”梦千寻这才向后望了一眼,一脸理直气壮地说道。
那太监微愣了一下,毕竟现在天已经黑了,以为梦千寻真的看错了,便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继续向前走去。
梦千寻的心中却是暗暗冷笑,看来,他真的是太子的人没错了。
这个太监隐藏的够深的,若不是趁着他毫不防备的不经意的试探,肯定看不出来。
继续向前走了没多久,便碰到了迎面而来的皇浦雨。
“咦,平公公你怎么还在这儿呀,刚刚父皇就一直在问你回来了没有?你还不快点过去。”皇浦雨望向那太监时,便略做着急地说道。
“是,是,”那太监便连连的应着,便快速的离开了。
“你就是梦千寻?”公主这才望向梦千寻,故意试探着说道,“本公主刚刚听说父皇亲自下旨让你进宫,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民女也不知道。”梦千寻微微垂眸,低声回道。
“恩,宴会也快要开始了,刚好本公主也要去大厅,你就跟本公主一起过去吧。”皇浦雨也没有再继续追问,只是略略的点了点,然后也挺自然的邀请梦千寻一起同行。
“好。”梦千寻并没有太多的异样,只是轻声的应着。
皇浦雨看到她冷淡的样子,双眸一沉,眸子深处便漫过几分怒意,再想到先前梦若晰跟她说的那些,便狠不得立刻就将梦千寻给撕了,但是想到皇后的交代,今天不能出差错,所以只能忍了,再次说道,“那就走吧。”
只要梦千寻跟着她去了后花院,就肯定不会活着离开了,她何必跟一个死人生气。
梦千寻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慢慢的跟在她的后面,但是唇角却是慢慢的扯出一丝冷笑。
这公主出现的也太巧了,而且,公主刚刚催促平公公的事情,看似正常,却又不正常。
公主此刻很显然是从自己的宫院来的,而皇上这个时候应该在书房,两个地方是截然相反的方向,公主怎么可能会知道皇上找平公公的事情?
而且刚刚平公公听到公主的话后,也是直接向着书房的方向而去的,既然公主说刚刚看到皇上在找平公公,平公公怎么可能会问都不问便向着书房而去?
看来这一切都是有人事先安排好了的,只不过,百密一疏,还是让她看出了破绽。
她也已经隐隐猜出,是谁密谋了这件事要害她了。
“对了,民女的姐姐梦若晰怎么还没有进宫呀,民女不放心,要才行。”梦千寻故意低声惊呼,而说话间,也假装转身,向后走去、
“喂,梦若晰早就进宫了。”皇浦雨看到梦千寻要回去,一着急便脱口说出,只是说完后才想起了梦若晰的嘱咐。
“哦,公主见到她了?”梦千寻心中冷笑,看来真的被她猜中了,果然是梦若晰与太子搞的鬼。
“恩,先前好像看到她跟其它小姐在一起。”既然已经说露了,再去掩饰反而会更引人怀疑,皇浦雨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