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22部分

事肯定与太子有关,而雨儿做事冲动,头脑简单,若是这个时候醒来肯定对太子不利。
“皇上,雨儿伤成这样,臣妾想把雨儿带回房间,好好休息。”皇后转向皇上,一脸伤心地说道,声音中甚至还带着些许的呜咽,让人听到不由的跟着伤心。
“皇后娘娘,服用了还魂丹是不能随便移动的,否则极有可能会乱了气息。”梦千寻岂能不明白皇后的心思,听到皇后的话后,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刘太医微愣,他怎么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说法,刚想要说什么。
只是,梦千寻却再次说道,“而且公主被打成这样,差点丢了性命,皇后难道不想找到真正的凶手,为公主报仇吗?”
皇后被她堵的语气,又气,又怒,但是又不好发作,毕竟梦千寻说的句句在理,而且还是处处都为皇浦雨着想,她若是在这个时候反驳,反而会引人怀疑。
皇后望向梦千寻,看到梦千寻唇角的轻笑时,一惊,她突然明白了,梦千寻是故意的,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
“皇后娘娘,公主身上有伤,而且有几处骨折,的确不能随便移动,还是等公主醒过来再说吧。”这个时候,刘太医也开口说道,当然,刘太医完全是以一个太医的身份,为病人着想的。
皇后便更不好说什么了,只能将所有的怒气与心中的担心极力的忍下。
“既然刘太医都这么说了,就暂时不要移动了,而且今天这件事,也一定要查个清楚,竟然有人敢在皇宫中对公主行凶,一定要严查,查出此人,绝不轻饶。”皇上的脸色微沉,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冰冷与狠绝。
梦若晰的身子惊颤,双腿微软,差点跪在了地上。
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先是原本应该送出宫去的皇浦雨却又回到井中,然后明明已经死绝的皇浦雨又活了过来,一波接着一波,都是让她无法接受的意外。
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太子也是一样的惊颤,心中更多了几分慌乱,他现在只希望皇浦雨不要醒过来。
但是,偏偏他怕什么,就来什么,只见躺在地上的皇浦雨突然动了一下。
太子与梦若晰,只感觉到有着什么卡住了他们的咽喉,一时间惊的差点喊出声来。
梦若晰的身子甚至晃了一下,差点摔倒了,而她的一张脸,也瞬间的变的惨白。
“公主醒了,公主醒了。”刘太医一脸兴奋的喊道。
众人眸子也都望向地上的皇浦雨,果然看到她手再次的动了几下,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眸子。
“雨儿,你醒了?你没事吧?”皇后看到皇浦雨醒来,一喜,一惊,再次蹲了在皇浦雨的面前,急急的问道,“雨儿,告诉母后到底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告诉母后,母妃绝对不会饶过她。”
皇后说话间,故意的望了梦千寻一眼,希望皇浦雨能够明白她的心思。
“雨儿,你醒了真是太好了。”而太子也连连的向前,对着皇浦雨微微的眨了一下眼睛,然后才狠声道,“雨儿,你告诉皇兄,是不是梦千寻把你打成这样,然后把你扔进井里的。”
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就是让皇浦雨诬陷梦千寻,把一切责任都推到梦千寻的身上。
皇浦雨刚刚醒来,似乎还有些迷糊。
梦千寻却并不着急,望着有些迷惑的皇浦雨微微一笑,然后向着皇浦雨走了一步,柔声说道,“公主,你还记得先前发生的事情吗?当时是公主好心要带着民女一起去大殿,只是路上灯突然熄了,民女说怕耽搁了宴会的时间,所以跟公主商量着一起向前走去,当时民女怕公主摔倒了,所以走在前面,民女以为公主跟上来了,没有想到,走过后花院时,才发现,公主并没有跟上来。当时天太黑,民女又十分心急,担心公主,所以就急着去找公主,然后就迷路了,后来,还是那个撑灯的小宫女又回来后,才将民女带出去了。”
梦千寻的声音很轻,很柔,给人一种极舒服的感觉,她现在当着皇浦雨说的话,跟先前在大殿上说的话是一模一样的,如此一来,众人也就不会再去怀疑她了。
只是皇浦雨刚醒来,似乎还没有完全的清醒过来,一双眸子有些呆呆的望着梦千寻,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公主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被人打成这样?公主还记的是什么人把你打成这样的吗?按理说,公主带着民女从后花院经过的事情,并没有人知道呀,怎么会突然有人把公主打成这样呢?”梦千寻一脸伤心,一脸紧张的望着皇浦雨,再次连声问道。
皇浦雨愈加的迷惑了,只是,梦千寻的那句,她们经过后花院的事情,其它的人并不知道,她怎么会被打成这样,却突然提醒了她。
她突然的又想起了,当时黑暗中一个女人突然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制住,她刚开始以为那个制住她的女人是梦千寻,但是当时,她清楚的记得那个女人对她说的了一句话,那声音,那语气,那意思,当时制住她的那个女人分明是,
而且随后,那个女人还模仿她的声音,让那些侍卫把她捉住,一顿痛打,扔下了井中,想要害死她。
当时太黑,她看不清楚,但是现在想来,一切似乎都明白了,
“后来民女没有找到公主,心中着急,便冒险冲进大殿,这才喊来了皇后,皇上,找到了公主,若是再迟一步,公主只怕就,。”梦千寻继续说道,其实这话倒也是真的。
皇浦雨头脑简单,又刚刚醒来,根本就不会考虑太多,也根本就没有明白过太子与皇后的心思,只是想着自己的事情,
听梦千寻这么一说,心中反而有些感激梦千寻了,遂望向梦千寻,说道,“多亏了你去把父皇跟母后找来。”
皇浦雨这一句话,便完全撇清了梦千寻所有的嫌疑,而且还让她一下子成了梦千寻的恩人了。
太子那个气呀,心中那个急呀,气梦千寻的狡猾,更急皇浦雨的白痴,只是,此刻他又偏偏不能多说什么。
皇后听到公主这句话,急的差点背过气去,她怎么会生了个这么白痴的女儿呀。
而更让太子与皇后惊愕的是皇浦雨的双眸狠狠一瞪,手指突然的抬起,指向了站在不远处的梦若晰,狠声道,“是她,是她陷害本公主的,也是她安排人在后花院想要杀死本公主的。”
太子惊的心都快跳出来了,这样一来,事情只怕要全部暴露了。
众人纷纷的惊滞,这,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公主一醒来,就指证梦若晰?
梦若晰更是惊的目瞪口呆,她原本是担心着公主醒来后,会把她的计划泄露,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到,公主一醒过来,竟然就指证是她要杀公主,这样的罪名一旦成立,那她就是有十颗脑袋都不够砍的呀。
她真的想不通,明明是她让公主去害梦千寻的,她跟公主可是一伙的,公主怎么反过来指证她呢?
“公主,民女怎么敢害公主,而且民女也没有理由害公主呀。”梦若晰急急的为自己争辩,“公主不会是认错人了吧?”
说话间,双眸刻意的扫了一眼梦千寻,想要提醒公主。
只是,公主根本就不理会她的暗示,一双眸子中怒火反而猛然的升腾,狠声道,“哼,你还想骗本公主,本公主才不上你的当了,而且你当时不是自己亲口对本公主说,你也喜欢凤阑国的三皇子,想要嫁给三皇子,所以要杀死本公主然后自己嫁给三皇子吗?怎么?现在本公主没死,你不敢承认了?”
公主望着梦若晰的眸子是让人惊颤的狠绝与杀意,若是此刻她能够站的起身的话,一定早就扑上来把梦若晰给撕裂了。
梦若晰听到公主的话,惊的全身发寒,冷汗直流,只是,却不明白公主这话是从何而来,她何时对公主说过这样的话了?
“公主,民女没有,民女真的是冤枉的,民女绝不敢有害公主之心,更不敢对三皇子有非分之想,肯定是有人想要挑拨离间,陷害民女。”梦若晰虽然心中害怕,但是却还是要自己辩白。
夜无绝的眸子微闪,望向梦千寻,心中明白,肯定是她跟公主说了什么。
这个女人呀,还真是够厉害的,步步为营,一步一步都算计好了的,原本还是最大的嫌疑人,一转身,就成了公主的恩人了。
而且还通过原本想跟梦若晰一起害她的公主的手来指证梦若晰与太子,这一招真是够绝的。
她说的话,肯定会有人怀疑,太子与皇后也会百般的刁难,但是公主说出的话,根本就没有人怀疑了。就连太子与皇后也不好说什么了。
高,真是高。
只是,他免费看了这么半天精彩的戏,是不是应该也帮着添把火呢?
夜无绝的唇角微微一扯,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这梦家二小姐的确对本王表白过几次,只是本王都拒绝了,但是梦家二小姐也不能因为本王的拒绝就加害公主呀。”
他还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他这一句话一出,梦若晰就是有十张嘴也说不清楚了。
------题外话------
58章里面改动了一些情节。亲们再回过去看一下,是梦千寻制住了公主的那一段。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60章她的精彩反击,夜无绝的配合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61章 惊憾的真相 她的绝色锋芒

梦若晰惊滞,一双眸子猛然的圆睁,一脸难以置信的望向夜无绝,实在不敢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何时向他表白过?她虽然心中的确痴迷他,但是却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表白过,女孩子该有的矜持她还是有的?
他?他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会在这个时候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原本一直站在后面不想出面的梦啸天此刻也忍不住了,他原本是不想搀和进梦千寻的事情中,因为他知道那个丫头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受人欺负的丫头了,他也知道梦千寻心中恨他,他怕一个小心又惹一身的麻烦,所以,他原本是想等着看她的麻烦的。
但是却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又把梦若晰扯了进去,而且还是谋害公主的罪名,那罪名一旦成立,那可是要株连九族的。
梦啸天略略的向前站了站,略带警告的望了梦若晰一眼。
“这个时候三皇子可不要开这样的玩笑。”梦若晰惊的心都忍不住的颤抖,她很清楚皇浦雨的冲动,也知道皇浦雨心中是喜欢着三皇子的,谁要是敢跟皇浦雨抢三皇子皇浦雨就会跟谁拼命。
先前她也正是用梦千寻勾引三皇子的理由来说动了皇浦雨帮他们的,如今这话由三皇子口中说出,她能够想像的出是什么后果。
“开玩笑?梦二小姐觉的本王有那个闲情跟你开玩笑吗?还是梦小姐的意思是说本王在说谎?”三皇子的眸子只是略略的扫了她一眼,唇微动,再次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他的神情极为的自然,脸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说的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理直气壮,只是没有人注意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冷意,这个女人三番五次的害梦千寻,敢伤害他的女人,那肯定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这次说出的话,更加让梦若晰惊颤nAd1(
若是梦若晰再辩驳,那意识便是在说三皇子说谎了,这样的罪名,她也担不起,但是不说,那就是承认了,那就真的有谋害公主的嫌疑了,这样的罪名她更担不起呀。
梦若晰此刻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被架在了高高的火架上,下面是猛烈的火焰,前后却是深不见底的悬崖。
跳下去,肯定会被摔的粉身碎骨,不跳,那肯定是要被烧成灰烬。
梦千寻的眉头轻蹙,双眸微抬,望向夜无绝,神情间也隐过一丝意外,她真的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样话,说真的,他这话的确是帮到她的,而且他的这一句话,胜过她的说十句,一下子就能够挑起皇浦雨的怒火,而且也不会有人怀疑。
她心中很清楚,梦若晰虽然花痴,但是却还不至于不顾羞耻的去追男人,跟男人表白,毕竟这古代的女人都是害羞的,矜持的。
更何况,像夜无绝这样的人物,梦若晰就算想向他表白都没有机会,他根本就不可能给她那样的机会。
所以,他这话分明就是在说谎,还真亏了他说的那般的理真气壮的。
只是,她却猜不懂他为何要这么做,甚至不惜说谎?
“好你个梦若晰,你还真是不要脸,竟然勾引三皇子。”果然,本就头脑简单的皇浦雨到夜无绝的话,像是突然点燃的爆竹,一下子炸了,本能的想要跳起来,只是因为伤的太重,又痛呼着跌了回去。
身上的疼痛便让她对梦若晰更多了几分愤恨,“都是你这个狠毒的女人把本公主害成这样的。”
“公主,若晰没有,真的没有。”梦若晰看到皇浦雨那发狂的样子,心中更多了几分害怕,连声解释着。
“你还敢说你没有,你一开始就骗本公主,说梦千寻喜欢三皇子,勾引三皇子nAd2(”皇浦雨这个时候只狠不得将梦若晰撕裂了,哪会再听她的解释呀,冲动之下,根本也就不去思考了,直接的便把当时的事情说出了来了。
梦若晰听的更是心惊,皇浦雨这到一说,肯定就会让她跟太子的事情暴露了,皇宫中向来都是禁止私刑的,如今他们竟然在皇宫中杀人,这若是让皇上知道了,那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只是,夜无绝在听到公主的话时,双眸微闪,特别是在听到公主说到梦千寻喜欢他时,唇角下意识的微微上扬,而听到公主说到,梦千寻勾引他时,他的唇角却是狠狠的抽了一下,说真的,他实在想像不出那个女人勾引他的情形。
想到此处,他的眸子别有深意的望向梦千寻,而梦千寻也恰恰抬眸对上他那明显的带着几分异样的色彩的眸子。
梦千寻微怔,他?他这是什么表情呀?
“雨儿,你刚醒来,不要太激动了,对你的身体不好,还是先好好休息一下吧。”太子听到皇浦雨的话,也是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生怕皇浦雨说漏了嘴,连连说道。
“是呀,你皇兄说的对,雨儿伤成这样,母后好心疼,母后先带雨儿回房间休息,其它的事情,等雨儿的伤好了后再说。”皇后也连连劝道,生怕事情闹大了,太子就麻烦了。
皇浦雨虽然头脑简单,但是却也不笨,明白太子与皇后的意思,也知道这件事跟太子有关,闹大了对太子不好,只是,她被打成这样,又心甘,特别是在想到梦若晰竟然骗她,利用她,她就一肚子的火,她的神情间多了几分犹豫。
梦千寻看到皇浦雨的犹豫,心中暗暗冷笑,再次望向皇浦雨,轻声说道,“公主被人打成这样,民女看着也心痛,都怪民女当时没能保护好公主,要是民女没有跟公主走散,公主就不会被那些坏人痛打成这样,还差点丢了性命。”
梦千寻说的很伤心,声音中带着太多的自责,甚至隐隐的似乎还带着几分呜咽nAd3(
想糊弄过去,哼,那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太子与梦若晰三翻两次的害她,这一次,她绝对不会再放过他们,若是再放过他们,接下来,他们肯定会有更狠毒的法子来对付她,她怎么都不可能给自己留下这样的隐患。
夜无绝突然被自己的口水抢了一下,还好,忍住了,没有咳出声来,只是,唇角却是忍不住再次的轻抽了一下,这个女人演戏的本事还真不是一般的高。
头脑简单的皇浦雨怎么经的住她这般的‘火上加油‘呀。
果然原本有些犹豫的皇浦雨一听到梦千寻的话,特别是在听到梦千寻说到被坏人痛打时,心中的怒火再次的被点燃,而梦千寻的话,便让她对梦千寻更多了几分感激,相对的对梦若晰更多了几分痛恨。
头脑简单之人,一般感情相对的都十分强烈,因为,她们都是凭感情做事,不会冷静的思考。
“这不是你的错,都是她,都是那个狠毒的女人。”皇浦雨的手,再次指向了梦若晰,咬牙切齿的吼道。
而这一次,她也根本就没有再给皇后与太子开口的机会,便紧接着一脸愤怒地说道,“是她先前拦住了本公主,让本公主误会梦千寻,然后挑拔本公主加害梦千寻,她让本公主把梦千寻引到后花院,说在那儿安排了人,要除去梦千寻,是本公主上了她的当,把梦千寻引到了后花院,却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想害本公主。”
这一次,皇浦雨一口气说完了,众人听了,却都是纷纷的惊住。原来这一切竟然是梦家二小姐安排的。
不过皇浦雨也不是傻子,并没有把太子扯进来,只是她却不明白,既然她都已经交待了,太子早晚都会被扯进来的,梦千寻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放过太子的。
梦啸天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梦若晰竟然在皇宫中安排人手杀人?!这可是大罪呀。
“啊。”梦千寻一脸夸张的惊呼,“公主的意思是,她,她原本想要害的是民女?”
一脸的惊讶,浑然事情一点都不知情的样子。
“她先是那么说的,不过,后来本公主才知道,她连本公主都要害,当时黑暗中,她偷袭了本公主,刚开始,本公主以为偷袭本公主的人是你,但是,当时她可能以为本公主必死无疑了,所以制住本公主时,竟然说露了嘴,说她喜欢三皇子,所以一定要除去本公主,当时本公主听的很清楚,就是她的声音。”皇浦雨再次愤愤地说道,一脸的愤恨,狠不得立刻杀了梦若晰。
头脑简单,做事冲动之人,多半不太会说谎,皇浦雨是按着自己心中的判断说的。
只是,头脑简的皇浦雨却不知道,她的判断是完全错误的。当时制住公主的确是梦千寻,而不是梦若晰。
是她故意模仿梦若晰的声音在公主的耳边说的那句话,目的就是为了现在让公主来指证梦若晰。
很显然,她的计划是成功的。
“没有,民女没有,民女怎么敢对公主动手,民女真的是冤枉的。”梦若晰却是越听越惊心,她真的听不懂公主的意思,公主说的那些事,她真的没有做过,而且她也不可能会那么做呀。
“你还敢狡辩,你敢说,不是你骗了本公主,让本公主将梦千寻引到后花院的?”皇浦雨听到梦若晰竟然不承认,怒火更加的升腾,再次狠声质问。
梦若晰怔了怔,一时间无语,那的确是真的,她若是此刻连这个都要反驳,皇浦雨绝对更是得理不饶人,她的处境就会越被动。
“哼,没话说了吧,你也早就在后花院中安排好了人,所以才让本公主把梦千寻引过去的,害梦千寻只是借口,你实际上是想害本公主。”皇浦雨见梦若晰无言以对,说的更加的激动,自以为自己猜对了一切。
梦若晰毕竟也是聪明之人,听到这儿也终于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一双眸子狠狠的望向梦千寻,狠不得直接的撕裂了她,她知道肯定是这个女人搞的鬼。
当时制住公主将公主交给侍卫的肯定就是梦千寻,当时只怕是梦千寻模范着她的声音对公主那句话,让公主误以为是她,不行,她绝对不能让那个死丫头的阴谋得逞,遂望向公主,急声道,“公主,你千万不要上了她的当,她是最狡猾的,若晰对天发誓,当时制住你的绝对不是若晰,而是那个狡猾的妖女,你千万不要被她骗了,大家千万不要被她骗了,是她要害公主,是她害了公主的。”
“姐姐,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你是说,你让公主将我引到后花院,然后我再去害公主吗?”梦千寻一脸迷惑的望着梦若晰,一副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样子。
“梦若晰,你还想狡辩,梦千寻是你让本公主骗来的,她事先根本就不知情。”公主看到梦千寻一脸迷惑,极为无辜的样子,自然不会对梦千寻有半点的怀疑。
“公主,当时真的不是若晰制住公主的,肯定是梦千寻将公主制住,然后交给侍卫的。”梦若晰暗恨皇浦雨的白痴,竟然这么轻易就让梦千寻骗了,她此刻真的狠不得掰开皇浦雨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是什么。
“姐姐,千寻并不知道姐姐在后花院里安排了侍卫呀。”梦千寻望向梦若晰的眸子更加的无辜,但是说出的话,却是绝对的杀伤力十足。把梦若晰气的咬牙切齿。
“你?你这个妖女,肯定是你,当时肯定是你制住了公主,然后冒充成我,让公主误会我的。”梦若晰一脸凶狠的望向梦千寻,咬牙切齿的吼道。
“姐姐,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梦千寻继续装无辜,只是微垂的眸子中却是精光微闪,“什么事都是要讲证据的,姐姐可不能乱说。”
“证据?当时那么黑,什么都看不到,去哪儿找证据呀。”梦若晰随即怒吼,但是一双眸子却是微微的转动了一下,突然多了几分得意,再次说道,“我在宴会之前,一直都在前院,当时太子也在,太子可以为我做证的。”
梦若晰说话时,刻意的望了太子一眼,隐过些许的暗示,她没有出卖太子,但是关键时刻,太子也要帮着她才行,现在,他们可是一条线上的蚂蚱。
太子愣了愣,自然明白梦若晰的意思,随即说道,“是呀,当时梦小姐的确一直在前院的,本宫可以证明。”
太子这么一说,便让整个事情又变的扑朔迷离起来,既然太子做证,证明梦若晰有不在场的证据,那么当时袭击公主的人应该不是她,只是不是她又是谁呢?
当时那么黑,的确看不清楚,但是,当时梦千寻却也刚好是在后花院的,所以,梦千寻也就脱不了嫌疑了。
“很显然,当时在场的只有梦千寻,所以肯定是梦千寻袭击的公主,然后故意冒充梦若晰,让公主误会的。”太子见风使舵,一看到有机可趁,便连连说道。
公主这会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梦千寻心中冷笑,她早就想到了他们会有这么一招,所以她早就有所安排。而且,她也是故意引导梦若晰那么说的。
因为她知道,只有证据确凿,让梦若晰彻底的无法狡辩,才能够除去梦若晰与太子。
“公主,先前那人是在什么地方袭击你的?或者会找到什么线索呢。”梦若晰也急急的望向公主问道,因为的确不是她做的,所以她根本就不担心。她一心只想除去梦千寻,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千寻挖好的陷阱。
“就在不远处的那颗千紫树下。”皇浦雨愣了愣,思索了下,缓缓地回道。
千紫数,实则千籽数,是一种无叶,无果,却有无数的籽的树,这种树的籽极为的细小,淡黄铯,如同花粉一般,风一吹,便飘散一地。是这儿独有树种。
众人听到公主的话,纷纷一愣,若是真的在那千籽树下,这证据就十分的好找了,因为此刻正是晚上,路上还没有人打扫过,这后花院平时来的人又少,若是刚刚公主在那儿被袭击,一定会留下痕迹,而且应该是很明显的痕迹。
刚刚他们来的时候,是从相反的方向来的,没有经过那千紫树下,所以也不会破坏了那留下的证据。
太子兴奋了,“那还等什么,快点过去查看一下,相信就能真相大白了。”他也知道那个袭击公主的人肯定是梦千寻。梦千寻肯定没有想到这一点,到时候只要能够证明是梦千寻袭击的公主,根本就不用再给她任何狡辩的机会,便可以立刻除去她。
梦若晰也得意了,望向梦千寻时,唇角扯出几分冷笑,用口语说道,“梦千寻,你死定了。”
梦千寻淡笑不语,死的是谁还不一定呢。
皇浦拓看到太子兴奋的样子,心中更多了几分担心,他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他没有想到今天晚上梦千寻会进宫。
但是,他也知道是太子与梦若晰安排了一切要害梦千寻,他知道梦千寻的聪明,中间发现异样也是极有可能的,若是她当时发现了公主是故意将她引到这后花院的,的确有可能会对公主对手。
所以,他担心,担心那儿真的留下了对她极为不利的证据。
袭击公主,那罪名可是不小呀。
这一次,连夜无绝都微微的愣住,因为他清楚所有的事情,也更清楚袭击公主的真的就是梦千寻。
但是,他也担心,她就算发现了太子与梦若晰的阴谋,早有提防,但是在那千紫树下,有些事情只怕是藏不住的。
而且现在想再去毁掉一切也已经来不及了,夜无绝隐在衣衫下的手微微的收紧。
只是看到她仍就一脸的平静,不以为然的样子时,却是再次的怔住,这个女人是还不清楚目前的危险?还是早有安排?
依她的聪明,不可能到现在还不明白其中的危险?那么便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她早有安排?
但是,她能有什么安排?什么样的安排能够让她化险为夷?或者她早就已经毁了所有的痕迹?
他惊愕中有着太多的期待,却又担心中有着太多的紧张。
“好,撑灯去千紫树下。”皇上的脸色微沉,冷声命令道,这件事已经越来越严重了。
一行人,便向着那颗千紫树走去,而几个宫女便向前抬起了被打成重伤的皇浦雨。
快到千紫树前时,皇上便让人停了下来,众人明白,皇上是怕毁了证据,便都远远的停了下来。
公主是被抬在前面的,梦千寻也是走在前面的,夜无绝与皇上是同行的。
撑灯的太监将所有的灯都提了过来,顿时千紫树下亮如白昼,千紫树下,有着一些极为清楚的脚印。
有直行过的,有相反离开,也有打斗交错的,与公主说的极为的吻合。
那直行而来,又相反离开,应该是那些事先安排在后花院中的侍卫的脚印。
只是,现在,还不能确定那袭击公主的是谁。
毕竟谁都无法目测那脚步的大小。
“父皇,留下的脚印这么清楚,一试就知道是谁的了。”太子更加的兴奋,笑的也更加的得意,他知道袭击公主的肯定是梦千寻,而不是梦若晰,因为梦若晰当时的确是跟他在一起的,根本就没有那种可能。
这下,梦千寻再伶牙俐齿也没有用了,证据确凿,看她还如何狡辩。
夜无绝的眸子一一望过那些脚印,然后再望向了梦千寻的脚,她的脚极为的小巧,精致。
突然,夜无绝的唇角漫开了一丝轻笑,而同时,眸子深处也多了几分惊愕与震撼,这个女人,还真是厉害。
人说,走一步看三步,这个女人是走一步,看十步,而且还真的称的上是料事如神呀,她竟然连这细微之处都算计好了,不过有时候越是细微的地方,越是致命。
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一个女人这般的绝色锋芒。
皇浦拓的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心,身子也微微的僵滞,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用内功将一切吹乱。
“咦,这就是我的脚印了。”只是,恰恰在此时,便听到梦千寻那清脆悦耳而天真的声音。
而与此同时,便看到梦千寻的脚踩进了一个对向着他们的方向的脚印中,丝毫不差,完全一致。
众人愣了愣,丝毫不差,的确是她的脚印了。
在一些杂乱的明显的属于男子的大脚印中,她那些小巧的脚印特别的明显,依稀的可以辩出,她正是从千紫树那边走过来的。
“当时,就是走在这儿的时候,灯突然熄了,然后我便摸着黑向前走着,原本我以为公主是跟着我一起的。”梦千寻指着那些夹杂在里面的小脚印,一脸认真的说道,那些脚步有些乱,不是完全的成直线的,也正吻合了她说的太黑看不清楚,所以留下的脚印也有些乱。
有脚印为证,众人便无法再怀疑她的话了。
太子愣住,望着那些脚印有些错愕,突然再次望向她,一脸阴狠地说道,“哼,也许是你偷袭了公主后,然后再故意的走过来,刻意的留下这行脚印,迷惑众人呢。”
这个女人这么狡猾,的确有可能会这么做。
众人听到太子的话,都再次纷纷的望向梦千寻,太子说的也没错,也有可能会是那样的。
“太子所言极是。”而梦若晰也是一脸的阴笑,连连附和着太子的意思。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随即望向梦千寻,得意地笑道,“梦千寻,你应该去印证一下前面打斗时留下的那两个脚印,那两个脚印除了一个是公主的,剩下的那一个肯定也是你的吧。”
她十分的肯定袭击公主的就是梦千寻,所以她此刻狠不得找到所有的证据,来证明袭击公主的人是梦千寻。
众人的眸子齐齐的望着梦千寻,等待着梦千寻的反应。
梦千寻只是静站在那儿,并没有动,也没有回答,而是一直盯着前面的几个胶印看。
众人也不由的随着她的目光望向远处的那几个脚印,脚印都不大,很明显都是女子的脚印,其中一个是公主的,而另一个是谁的?
此刻众人的心中也都有着太多的疑惑。
“梦千寻,你不会是怕了吧?心虚了吧?证据面前没法再狡辩了吧?”太子见梦千寻不动,以为她是怕了,心下更是得意,在一边幸灾乐祸的说道。
他知道,以梦千寻的聪明,有可能发现了他们的计划,提前防备,而且还设计好了一切,用皇浦雨来诬陷梦若晰,但是梦千寻却绝对不会想到,在这儿留下了让她无法狡辩的证据。
没有想到,老天都帮他,这下梦千寻肯定死定了。
“哼,她肯定是知道无法抵赖了,所以害怕了,我就说,她是一个狡猾的妖女,明明是她袭击了公主,竟然还诬陷我,而且还蒙骗公主,梦千寻你再狡猾,证据摆在面前,也由不得你不承认了。”梦若晰也以为梦千寻是真的怕了,冷笑中更多了几分得意。
皇浦拓看到她的反应,也是暗暗心惊,毕竟那脚印离的远,而且那脚印离这儿还是有些距离的,所以通过目测,也辨别的不是很清楚,到底那脚印是不是她的呢?
皇浦拓感觉到自己的心,紧紧的悬起。
“公主,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就是梦千寻袭击了你,而且还冒充是我,让你误会的,这个女人是最狡猾,最可恶的。”梦若晰转向皇浦雨煽风点火。
“真的是她?”皇浦雨本来就是没有主见的人,别人说什么,她就听什么的,现在又开始动摇了。
“当然是她,公主不防想想,当时这后花院明明就只有你和她的,而且,她也是离你最近的。”梦若晰生怕皇浦雨不住,再次连连说道。
“九皇妹,肯定是梦千寻,只是她太狡猾了,你才会被骗了。”太子也附和着梦若晰的意思说道。
“既然证据确凿,证明正是梦千寻袭击了雨儿,打伤了雨儿,胆敢袭击公主,打伤公主,那是罪该万死,来人,将梦千寻拖出去,直接处死。”皇后冷冷的下了命令,她当然希望能够快点除去梦千寻,免的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原本一直在盯着那些脚印看的梦千寻听到皇后的话,突然的转眸,望向了皇后,双眸圆睁,故意略带害怕的问道,“皇后的意思是,袭击了公主,打伤了公主,就要立刻处死吗?”
“当然,胆敢袭击公主,打死公主,还差点让公主丢了性命,不管是谁,都要立刻处死。”皇后看到她的表情,以为她是怕了,便也更加的认定那些脚印肯定是梦千寻留下的,所以狠绝的声音中不留丝毫的余地。
“哦。”梦千寻轻声的应着,心中却是暗暗轻笑,有皇后这句话就行了,她就是怕到时候皇后会找理由阻拦。
“我也觉的那些脚印好奇怪,不明白太子跟姐姐为何那么肯定那些脚印是我的呢。”梦千寻微微的摇了摇,天真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
“梦千寻,你别在这儿装了,你有胆过去试一下,一切不就都清楚了吗?”梦若晰听到梦千寻的话,心中更的愤恨,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你不敢过去,只能证明你心虚,便也恰好说明了,袭击公主的正是你。”
“不错,本宫也不想冤枉了好人,你就过去证明一下吧。”皇后的眸子狠光微闪,却故意装出一副公平的样子说道。
“哦,那好吧,我就过去试一下吧。”梦千寻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似乎极为无奈的答应着,然后便轻迈脚步,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
众人的眸子都齐齐的望在她的身上,等待着看到结果,一双双望向她的眸子,有紧张,有期待,也阴狠,也有幸灾乐祸的,当然也有极少的担心。
不过,此刻所有的人的心都是紧紧的吊起了,都十分想知道那脚印到底是不是她的。
只是夜无绝仍就是一脸的轻松,唇角带笑,望向她的眸子有着几分赞赏,也多了几分纵容,每一次与她相处,这个女人都会给他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本来,梦千寻站的位置,离那脚印就不远,梦千寻已经走到了那些脚印附近,她抬起脚,对着其中的一个脚印落下。
众人的眸子全部都盯着她的脚,看着她的脚一点一点的落下。
她的脚落下,完全遮住了那脚印,而且还有长的,她的脚比那脚印要长了一
很显然,那脚印不是她的。
“那是本公主的脚印。”皇浦雨突然喊道,只所以那么肯定那脚印是她的,是因为,当时她被制住时,就是刚好站在那儿的,脚印的方向与位置都是完全一样的、。
“再试另外一个,另外那个肯定是你的、。”太子在一边急声催道。
“不错,梦千寻你是故意的吧,你明知道那个是公主的脚印,你为何不去试你自己的那个。”梦若晰也是又急又怒,忍不住吼道。
“梦千寻,你别在那儿耍花招,试完另外一个再说。”皇后也冷冷的说道。
梦千寻也不恼,反而对着她们微微的笑了笑,轻声的答应道,“好,那我就再试一下另外一个。”
她的笑轻淡中似乎带着几分诡异。
她说话,再次抬起了脚,对齐了另一个脚印落下。
这一次,她的脚却是明显的没有把脚印添满,那脚印比她的脚要长了一些,很明显也不是她的。
梦千寻转眸望向皇上与太子以及梦若晰站的方向,一脸天真的笑道,“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各位,这两个脚印都不是我的呢。”
说出此话时,她的脸上漫开极为灿烂的轻笑,很纯真,很无辜,只是,却分明是气死人不偿命。
皇后听到她的话,对上她那一脸的轻笑,差点气的背过气去,她知道,梦千寻是故意的,就是故意气她的,但是那脚印不是梦千寻的,她也不好说什么了、
太子也是气的差点吐血,只是,却又不明白,那脚印怎么会不是梦千寻的呢?
不是梦千寻的那又会是谁的呢?
难道说其间还有其它的人来过,还有其它的人参与到了这个计划中?
梦若晰也是完全的愣住,有些不敢相信,她敢肯定袭击公主的绝对是梦千寻,其它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