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23部分

人绝对没那个胆子,但是那个脚印为何不是梦千寻的呢?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皇上,现在能够洗清民女的嫌疑了吗?”梦千寻看到皇后与太子还有梦若晰的表情,心中暗笑,随即再次一脸无辜的望向皇上,故意有些委屈地问道。
皇上愣了愣,显然没有想到梦千寻会突然问向他,不过如今已经证明那脚印不是梦千寻的,也就跟梦千寻没有关系了,遂沉声道,“恩,现在可以证明你是无辜的。”
“民女多谢皇上了。”梦千寻一脸感激的道谢,只是却随即眉头微蹙,神情间又多了几分疑惑,故意说道,“事实证明,民女是无辜的了,但是到底是谁袭击了公主,打伤了公主呢,皇后刚刚可是说了找到凶手要立刻处死的、。”
“不是你,肯定就是梦若晰了。”皇浦雨回过神来,随即瞪向梦若晰,狠声说道,“本公主就说了不会弄错了,肯定是她了。”
众人听到公主这么说,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齐齐的望向梦若晰,如今已经证明了不是梦千寻了,那么会不会是梦若晰呢?
“姐姐,看来公主还是怀疑姐姐,为了表明清白,姐姐不如也过来证明一下吧,只要姐姐的脚印与这脚印不符合,便证明不是姐姐,可能是另有其人呢。”梦千寻十分‘好心‘的提醒着梦千寻,双眸微垂时,精光微闪,笑意盈然。
“好,试就试,不是我做的,我怕什么呀。”梦若晰当然不怕,本来就不是她做的,她有什么好怕的,所以听到梦千寻的话,便很爽快的答应着。
说话间也迈动脚步,走了过去。
梦千寻微垂的眸子中隐过一丝冷笑。
不怕?还是怕?那要等证明过后才知道。
她很期待看到梦若晰验证过后的表情。
梦若晰走到梦千寻的面前,还狠狠的瞪了梦千寻一眼,微微压低了声音,狠声道,“梦千寻,你想诬陷我,可没那么容易。”
“哦。”梦千寻轻声的应着,唇角微漫开一丝轻笑,轻声说道,“姐姐还是先验证过脚印再说吧。”
“哼,验就验,不是我的,我用的着怕吗?”梦若晰不以为然的冷哼,她肯定那脚印绝对不是她的。
她的脚,对着其中的一个脚印落下,她的脚落下,一脸张也瞬间的变了,刚刚的得意瞬间的不见,换上难以置信的恐惧。
这,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是这样的,?不,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先前根本就没有来过这儿,更没有袭击公主的。
可是,为何这脚印竟然与她的完全的一致,丝毫不差。
“哎呀,怎么这么巧呀,姐姐的脚印竟然跟凶手的脚印完全一样,丝毫不差呀,这也太巧了吧。”梦千寻那天真的惊呼声突声,喊醒了梦若晰,却也当时的让她惊出了一身冷汗。
众人虽然站的离她们有些距离,但是却也看到了那脚印与梦若晰的脚印差不多,而此刻听到梦千寻的惊呼声,便都明白了,那脚印是跟梦若晰的脚印完全吻合的。
梦若晰的脸上漫过无法控制的恐惧,完了,这下真的完了,这完全一样的脚印已经完全定了她的罪了,她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但是她真的不明白,她的脚印怎么会跟凶手的脚印完全的一样的,除非?
她的眸子猛然的转向梦千寻,看到梦千寻唇角的轻笑,突然明白了过来,她是上了梦千寻的当了,这一切,只怕是梦千寻早就安排好了的。
她原本想要算计梦千寻的,结果却完完全全彻底的被梦千寻算计了。
她知道这一次,她是彻底的输了…。
------题外话------
影的个性比较内向,很少跟读者们互动,但是影的心中感激每一个支持影的读者,没有你们的支持,影也不能坚持这么久,谢谢你们,影爱你们。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62章 梦若晰的下场 劫个色

太子也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形,梦若晰明明一直都是在跟他在一起的,怎么可能会袭击公主?
但是那个脚印却又是千真万确的摆在那儿的。
“看吧,本公主说了就是她,现在证据摆在面前,看你还怎么狡辩。”看到那样的结果,最激动,最气愤的当然就是皇浦雨了。
“母后,梦千寻把雨打成这样,你要为雨儿报仇呀,母后刚刚不是说,谁袭击雨儿,打伤雨儿,就要把她立刻处死呢,现在已经证明了那个人就是梦若晰,母后要立刻处死她。”皇浦雨转向皇后,急急的说道,狠不得立刻将梦若晰碎石万段。
皇后暗惊,她原本以为袭击雨儿的人是梦千寻,才会说出那样的狠话,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变成了梦若晰。
梦若晰的外祖母可是公主,而且还是她的长辈,跟太后的关系也处的很好,更何况还有梦啸天的关系,她又怎么敢轻易的处死梦若晰。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我没有呀,太子可以为我做证的,我当时真的在前院。”梦若晰听到公主的话,彻底的惊住,连连摇着头喊道。
“那你说,那些脚印是怎么回事?那明明就是你的脚印,一丝都不差,你还想抵赖,你这个狡猾,狠毒的女人,到了这个时候还想骗人,哼,本公主绝对不会再上你的当了。”皇浦雨听到梦若晰还不承认,脸上更多了几分怒意。
“我?”梦若晰语结,因为她到现在还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明白这儿为何会留下她的脚印?
梦若晰的身子突然的惊颤了一下,然后突然的转向梦千寻,狠声道,“是她,一定是她,是她害我的,是她安排好了来害我的。”
说话间,便如同发了疯般的向着梦千寻扑了过去,狠不得立刻将梦千寻撕裂了nAd1(
夜无绝眸子一沉,看到发了狂般的梦若晰暗暗一惊,刚想闪身去救梦千寻,只是,梦千寻却只是微微一弯身,便避开了梦若晰,然后快速的跑了回来。
那动作看似简单,但是连贯起来,却是极为的凶险。
夜无绝的眸子闪了闪,暗暗松了一口气。
只是,梦千寻此刻却仍就是一脸轻淡的笑,梦若晰有一点是说对了的,那些脚印的确是她故意留下的,目的也很清楚,就是为了陷害梦若晰的。
先前,平公公去传她进宫时,她心中便暗中怀疑传她进宫的到底是不是皇上?
若并不是皇上的话,这个时候假借皇上之意传她进宫的,让她想到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太子。
容妈说,这两天看到梦若晰偷偷的去找过太子两次,她便怀疑梦若晰也极有可能跟这件事有关。
她想到,梦若晰肯定会想着诬陷她,她便打算着将计就计,设计来对付梦若晰的,所以,她让人拿来了梦若晰的鞋子,原本她是另有计划的,只是没有想到梦若晰让皇浦雨将她引到后花院。
而走到那颗千紫树下时,她脑中飞转,突然有了这个主意,所以,她是故意的选在千紫树下熄灭了灯,当时,也是她穿着梦若晰的鞋子留下的脚印。
“来人,将梦若晰拿下。”皇上看到发疯般的梦若晰,冷声怒道,“在皇宫里安排杀人,甚至打伤公主,差点害公主丢了性命,真是好大的胆子。”
皇上这话一出,便完全的定了梦若晰的罪了,任谁也别想再替梦若晰翻身了。
太子暗惊,心底也忍不住的担心,怕梦若晰把她供了出来的,倒是想着立刻处死了梦若晰。
皇后望向太子的担心时,随即明白了太子的心思,先前她有所犹豫,不能处置梦若晰,那是顾及着太后跟梦啸天,但是现在既然皇上亲自下了命令,这件事情就好办了nAd2(
“来人,将罪女梦若晰带下去。”皇后的眸子一沉,冷冷的吩咐着,同时对着身边的人做了一个暗示,示意她尽快的除去梦若晰。
“啊!原来,原来真的是这样呀?姐姐怎么可以这么做?”梦千寻恍然大悟般的惊呼,身子微微的颤抖着,说话间,脸上还带着几分心神未定的害怕。她这突然的一声惊呼,众人的注意力便再次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说话间,一脸心痛的望着梦若晰,恰恰档住了听到皇后的命令走过来的侍卫。
她自然明白皇后的心思,想要除去梦若晰,薄太子,哼,那有那么好的事情,这一次,太子跟梦若晰,她都不会放过。
“其实她当时也是想着一起除去你的,只是后来你趁黑走远了,她没找到你,你才躲过了。”皇浦雨看到梦千寻的样子,极为天真的说道。
“可是她毕竟是我的姐姐,为何要害我呀?”梦千寻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无辜。
“你当她是姐姐,她可没当你是妹妹。”皇浦雨此刻竟然为梦千寻打报不平。
“啊,这,怎么会这样,姐姐怎么可以这么做。”梦千寻更是装出一副受惊的样子,身子还下意识的缩了一下,浑然一副完全吓坏了的样子。
只怕任何人看到现在的她的这个样子,都会忍不住的心疼,不会有任何的防备。
夜无绝的眸子再次的一闪,这个女人已经让公主亲口指证了梦若晰,还在公主的面前装成这样?又是想要借公主的嘴说出什么?
难道她是想让公主说出太子的罪行?但是皇浦雨再白痴,也断然不会说出太子的罪行的nAd3(
聪明如她,应该明白这一点,所以,她此刻的目的显然不是让皇浦雨指证太子,只怕是另有用意,夜无绝的眸子中多了几分兴味,这个女人还真是时时让他意外,这免费看的戏当真是精彩之极。
当然为了更好的继续看这精彩的戏,他自然还要略略的配合一下,身子微动,装似无意般的帮她拦住了那几个意欲向前的侍卫。
梦千寻也只能挡他们一下,他们肯定不会顾及她,继续向前,但是夜无绝拦在这儿,他们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几个侍卫有些犹豫的望向皇后,可是皇后也不敢让夜无绝让开呀。皇后左右为难,心中暗暗着急。
却恰恰在此时,听到她那白痴的女儿竟然安慰起梦千寻来。
“你也不用害怕,现在不是没事了,有公主在这儿,看她还如何猖狂?”皇浦雨看到梦千寻的样子,脱口说道,可能是觉的梦千寻先前救了她。、
“是,只是民女心中害怕,没有想到姐姐会这么对我。”梦千寻仍就一脸害怕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突然想起了什么般,再次问道,“那先前平公公带民女进宫遇到公主时,公主告诉平公公说皇上正在找平公公,让平公公离开,那也是姐姐的主意吗?是姐姐是让公主欺骗平公公,支开平公公的吗?”
梦千寻望向皇浦雨的眸子有着太多的害怕,身子还微微的抖着,脸上更有着几分让人忍不住心疼的伤痛,让人更是不会对她有丝毫的防备。
只怕此刻是一个聪明,狡猾的人,都会被她的样子迷惑了,不会去防备她,更何况是头脑简单的皇浦雨,听到她的问话,想都没想,便脱口回道,“是呀,就是她让本公主那么做的。”
皇后听到梦千寻的问话后,本能的一惊,意识到梦千寻的目的,她此刻离的皇浦雨的不远,想要阻止皇浦雨还是来的及的,只是,她刚想靠近皇浦雨的身边提醒皇浦雨时,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子突然的一麻,一时间,身子竟然动不了了,而且嘴巴张开,想要说什么时,却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所以,她根本就无法提醒皇浦雨,等到她的身子能动了,能够说话时,皇浦雨的话已经说出口了。
太子也是同样的情况,心惊之下想要提醒他那个白痴妹妹时,却发现自己突然被定住了般,动不能动,话也不能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的白痴妹妹说出那句话。
太子知道,完了,这一下是真的完了,就是单单这假传圣旨这一条,就够他受的了。
皇后的眸子望向站在皇上身边的平公公,脸上倒是并没有太多的担心,只是隐隐的似乎有着一丝痛。
平公公听到公主的话,先是一惊,随即转眸望向太子,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几分复杂的异样,随即微微垂眸,隐过所有的情绪,只是静静的站在那儿。
“平公公,这是怎么回来,你刚刚不是说,你没有去传梦千寻进宫吗?”皇上的脸猛然的一沉,转眸,冷冷的望向平公公,“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假传圣旨,说,是谁指使的你。”
假传圣旨,那可是直接挑衅皇上的权威,皇上岂能不怒。
平公公的头垂的更低,身子也微微的弯起,慢慢说道,“皇上,老奴该死,没有人指使老奴,是老奴自己,老奴罪该万死,求皇上处置。”
那平公公话语轻缓,从声音中听不出半点的害怕。
梦千寻双眸微眯,果然是只老狐狸,他不会供出太子,她倒是早就料到,但是,她却没有想到,他会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他原本可以把责任推到梦若晰的身上,但是那样的话,梦若晰狗急了跳墙,肯定会把太子供出来。
梦千寻明白,平公公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护太子。
就算他是太子的人,也不可能为了保太子而连自己的性命都不要了吧?
这件事,似乎有些奇怪,梦千寻突然想起了,先前皇浦雨供出平公公时,太子是一脸的惊怕,相对的皇后却并没有太多的担心。
皇后为何不担心?她为何那么有把握平公公不会出卖太子。
在皇宫之中,平公公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他又是聪明之人,就算选主子,应该也不会选平庸无能的太子呀。
这件事?
太子微怔,似乎也没有想到平公公不但没有将他供出来,还担下了所有的责任。
“你?你为何要这么做?”皇上一惊,似乎没有料到平公公会是这样的回答,再次沉声问道。
梦千寻的眸子也望向仍就低垂着头的平公公,想听听,他要如何回答。
“老奴,。”平公公略略犹豫,欲言又止。
“说。”皇上脸色微沉,冷声道。
“老奴是想为皇浦王朝薄玉血灵珠,老奴只是一个太监,实在想不出其它的法子,便只想到了这种极端的法子,想着若是除去了梦千寻,就没有人可以拿回玉血灵珠了,老奴知道皇上仁慈,老奴是着急,是想为皇上出一点力。”平公公的头微微抬起了些许,只是双眸却仍就敛起,这次的声音中,倒是多了几分情绪,有着几分激动,表彰着他的忠心。
梦千寻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冷笑,老狐狸不亏是老狐狸,她还真小看了这平公公了,这皇宫中真是‘高手’如云呢。
他把一切揽在了自己的身上,却又编出了这么一个堂皇冠冕的理由,甚至还不忘奉承皇上。高,真高。他是皇上身边的红人,皇上自然是相信他的。
那么这么一来,他倒是忠心为主,忠心为国了,为了主子,为了国家,牺牲她这么一个小人物,似乎也不是什么罪了。
皇上微愣,刚刚那阴沉的脸色也微微的缓和了,只是却仍就怒声道,“你假传圣旨,就罪不可恕,而且还试图在皇宫中杀人,朕断不能轻饶了你。”
只是,明显的没有了刚刚的那股杀意。
“奴才知罪,任皇上处置。”平公公突然跪在了地上,极为恭敬,极为真诚的说道。
“来人,将平公公送去刑人府。按皇浦王朝律法处置。”皇上的眸子闪了闪,冷声下了命令。
皇上这处置倒是十分的公正,但是就是太公正了,却反而有些多次一举了,皇上要杀个人,还用的着送去刑人府吗?
平公公什么都没有说,任由着侍卫将他押了下去。
梦千寻只是笑了笑,却并没有说什么,一是皇上的处置,根本让人无法说什么,第二,她心中也怀疑这平公公跟皇后太子之间只怕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勾结,若是能够查出他们之间的勾结,到时候,不要说是一个平公公,就连皇后之位只怕也保不住了。
所以,梦千寻此刻便不急着对付太子了,毕竟现在少了平公公这么一个证据,单凭梦若晰的指证,根本起不了多大作用。
她要做,就要做到不给敌人留下丝毫的余地,一击命中,让敌人没有翻身的机会,否则的话,一件胜算不能预料的事情,只怕会给自己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那就让太子多留几天吧,到时候,一旦查到证据,她会让太子死的更惨。
“这件事情已经清楚了,是平公公自己传梦千寻进宫的。”皇后明白皇上的心思,连连接着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随即转向梦若晰,冷声道,“最可恶的是梦若晰这丫头,竟然敢在皇宫中害人,而且还伤害了公主,实在不可饶恕,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把她带下去。”
皇后自然还是怕梦若晰说出不该说的事情。
皇后的眸子随后望向了梦啸天,隐隐的带着几分警告,也隐着几分其它的暗示,若是梦啸天是聪明人,就应该明白她的意思。
“小女犯下这等大罪,任凭皇后处置。”梦啸天顿时明显了皇后的意思,连连说道。
梦千寻的眸子微沉,她知道,若是让皇后这么将梦若晰带下去,只怕反而会薄梦若晰,毕竟,皇后还是想借用梦啸天的势力的。
她暂时放过太子是另有打算,但是梦若晰,她却绝对不会放过。
她悄悄的拿出一根银针,对准正站在皇浦雨身边的一个宫女射去,银针射中了那宫女的小腿,她一时疼痛,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前一倾。
“哎呀,公主小心。”梦千寻的身子快速的向前,扶住了那个宫女。
“不长眼的奴才,你要弄痛了本公主,看本公主不剥了你的皮。”皇浦雨狠狠的瞪了那宫女一眼,望向梦千寻时,却是一脸的感激,“还好你眼急手快,要不然那狗奴才压下来,还不把本公主痛死呀。”
“民女刚好离的近。”梦千寻只是淡淡的回道,只是望了皇浦雨一眼后,眉头微蹙,一脸心痛地说道,“可是,看到公主伤成这样,真让人心痛,本来三皇子今天是来向公主提亲的,如今公主伤成这样,这亲事只怕也,。”梦千寻故意的欲言又止。
只是皇浦雨的脸色却是瞬间的变了,她本来就十分期待这婚事的,如今又见到夜无绝那惊为天人的容貌,更是心中欢喜,可是自己伤的这么重,还不知道要养成什么时候,这亲事会不会就这么耽搁了。
皇浦雨越想越怕,越想越气,当然就更气梦若晰把她打成这样,遂望向梦若晰,狠声道,“刚刚母后已经说过了,她把本公主打成这样,要立刻将她处死、”
皇后心中一惊,暗气皇浦雨的冲动。
只是,皇浦雨却仍就不死心的转向皇上,“父皇,梦若晰在皇宫中安排人害梦千寻,把雨儿打成这样,罪该万死,请父皇下令,立刻处死了她。”
夜无绝再次望向梦千寻时,眸子深处,似乎微微的隐着一丝怒意,很好,这个女人利用他,利用的还真彻底,他可没说今天是来提亲的。
皇上,皇后都不敢提起这件事,她竟然就直接的说他是来提亲的,她可知道,她这话说出,会引起太多的误会。
还是,她就这么希望他娶公主?想到此处,莫名更多了几分郁闷。
“不,不要,那些人不是我安排的,那些人是太,。”梦若晰听到皇浦雨的话,急急的辩驳,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所以,这个时候,她也顾及不了太多了。
皇后的眸子微沉,突然冷声道,“公主说的没错,犯了那样的大罪,绝不能轻饶,你们把她拖下去,立刻处死。”
皇后的眸子中隐过太多的狠绝,梦若晰刚刚的话,让她明白,留着梦若晰,绝对是一个祸害,总有一天,她会害了太子,所以为了薄太子,必须除去她。
皇后身边的一个侍卫看到对他透过来的眼色,快速的向前,止住了乱喊的梦若晰,快速的将她拖了下去。
梦啸天怔了怔,心知此刻肯定是保不住梦若晰了,自己若是求情,只怕还会让皇上怀疑,连累了自己,想到梦若晰上次在皇宫身上失火的事情,早就让梦若晰名声全毁,也早就没有了原先的价值了,所以梦啸天并没有站出来,也没有为梦若晰求情,而是眼睁睁的看着梦若晰被拖了下去。
梦千寻知道,梦若晰这次被拖下去,肯定是没命了,梦若晰处处想要置她与死地,这也是自作自受,只是,让她寒心的是,梦啸天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女儿被处死,声都不吭一下,他还是个男人吗?
“三皇子,请回,。”皇上见事情已经解决了,便望向夜无绝,想请夜无绝重新回大殿,毕竟今天最重要的事情,也就是两国联姻的事情,还没有谈起呢。
“不了,本王累了,想先回去休息了。”只是,夜无绝却微微摆了摆手,一脸疲倦地说道,刚刚看戏看的还起劲的很,这会竟然就累了。
皇上想再说什么,但是夜无绝根本就没有再给他开口的机会,已经迈步离开了。
皇后张了张嘴,最终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神情间多了几分懊恼。
皇浦雨更是一脸的着急,一脸的懊恼,想要站起身来,只是伤的太重,根本就站不起来,心中便更恨梦若晰了。
夜无绝离开了,这宴会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大家便只能散了。
这一次的宴会便再一次被梦千寻给搅和了。
梦啸天竟然等都不等她,直接就的离开了。
梦千寻彻底的无语,梦啸天还真是人渣。
先前她进宫的时候,是用宫中的轿子接进来的,这会自然没有人再给她安排轿子了,她只是一个小人物,这个时候谁都不会注意到她了。
梦千寻望了望天色,月色还不错,月下散步也不错。
出了皇宫皇,梦千寻优哉游哉的散着步往回走去。
因为她是步行的,人家的轿子都陆续的超过她,她便落在最后面。
不过,她并没有任何的着急,也没有丝毫的懊恼,看着这美丽的月色,吸引着这清新的空气,只着周围大自然的声音,梦千寻觉的,这种感觉其实挺不错的。
梦千寻情自不自禁的哼着歌,心情难得的放松,愉悦。
站在不远处,望着她的夜无绝,暗暗呼了口气,这个女人,还真是?这个时候,也真亏了她还能这般的悠闲自在,还有心情唱歌。
她就不怕像上次一样,突然冒出批刺客来?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的内心是强大的,强大的连他都忍不住的惊愕。
梦千寻继续向前走,口中哼着崔子格《花心贼》
牛吹吹把美眉
花花钱炫炫富花心贼
乱放电乱暧昧
连玫瑰都替你感到惭愧
花碎碎人飞飞
鸡飞蛋打也打你无处追
谈爱情你不配
玩到最后碰了一鼻子灰
活该活该你倒霉
这曲子欢快,歌词幽默,诙谐,却讽刺味十足,所以,梦千寻倒是挺喜欢这首歌。
夜无绝听着她哼的歌娶,眉头紧紧的蹙起,这个女人唱的是什么?这曲子很怪,他从来没有听过,这歌词更是,。
继续向着走着的梦千寻突然感觉到了面前的障碍物,下意识脚步猛然的汀,快速的抬眸,望向面前的人。
借着月光辩出眼前的人时,愣住。
他?他怎么会在这儿?看起来,他似乎是在特意等她的。
等她?他干嘛等她?
“雅兴不错,恩?”夜无绝微微挑眉,一双眸子望向她,打量着她的反应,那怕是最细微的反应。
“好巧呀,竟然在这儿都能遇上三皇子,三皇子怎么也是步行的?三皇子的轿子不见了吗?”梦千寻眨了眨眼睛,一脸天真的问道,故意的左右而言他。
“本王是特意在这儿等你的。”夜无绝岂能不明白她的心思,一语点破,让她法再故意找借口。
“找我?那还真是民女的荣幸,只是不知道三皇子找民女有什么事?”梦千寻继续装无辜,只是心中却在暗暗猜测着,这个男人这么迟了揽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夜无绝眸子微闪,仍就紧紧的盯着她,不答反问,“你说呢?”那声音淡淡的听不出太多的情绪。
她说,她要知道还用的着问他吗?这个男人平时就看不透,如今黑朦朦的一片,看都看清他的表情,谁知道他想做什么。
她实在不知道,她的身上到底有什么他想要的,他为何总要缠着她?
梦千寻心中暗暗有些郁闷,双眸微闪,随即说道,“说真的,小女子实在想不到三皇子这样的大人物找小女子能有什么事?若想劫财呢,小女子可是身无分文,若说劫色呢,小女子这副尊容只怕会污了三皇子的眼。”
夜无绝听到她的话,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道,这样的话,也只有她说的出。
劫财?劫色?
也只有她敢这么说他。
不过,他却并没有丝毫的气恼,唇角反而更多了几分笑意,故意的向她走了一步,一双眸子直直的望着她,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财本王倒是不缺,。”
他的声音中带着几分别有深意的意味,故意的欲言又止。
因为他刻意的靠近,拉近了他们两个原本就不远的距离,梦千寻突然感觉到一股压力,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气息,一时间,竟然莫名的有些紧张,后背下意识的挺直。
感觉到她略略的僵滞,夜无绝眸子中的笑意更浓,“至于色吗?本王倒是可以考虑劫一个。”
他的话语微微的停了一下,再次说道,“你不是都已经替本王做主了,比本王都更清楚本王要做的事情了吗?”
梦千寻暗惊,虽然他的话有些模棱两可,但是她还是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来是在怪她先前在皇宫时说他是来向皇浦雨提亲的事情。
可是,她也没有说错呀,他今天进宫,不就是去向皇浦雨提亲的吗?
正在梦千寻暗自疑惑间,却听到他再次说道,“既然你那么想为本王拿主意,都替本王做了主了,那你就嫁给本王吧。”
梦千寻惊滞,不是吧,就因为她说了那么一句话,就要嫁给他?
这,这也太?
梦千寻感觉到他似乎愈加的靠近了些许,后背愈加的绷紧,更多了几分紧张,心跳似乎也不受控制的加快了些许。
夜无绝的身子再次的向她靠近了些许,原本只是想要逗逗她,也想让她长个记性,让她记住,这样话以后绝对不能说。
只是,靠的太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紧张,感觉到她的气息的流动,夜无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子也下意识的蹦紧,而与此同时,他隐约的闻到了一股极为独特,极为舒服的香味。
这香味?夜无绝的身子瞬间的僵滞…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63章 同意成亲

那一刻,他心中有一股莫名的冲动,他想要知道那股独特的香味是不是来自她的身上。
他的手下意识般的伸出,想要揽向她的腰,将她揽入怀里,好好的探索着这个问题。
只是,梦千寻意识到他的动作时,猛然的一惊,身子也快速的向后一闪,急急的退了几步。
离他远了,那股无形的压迫便也消失了,她刚刚那加快的心跳也平缓了下来。
“三皇子请自重。”梦千寻恢复了平时的冷淡,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拒人与千里之外的冷漠。
她原本以为他只是开玩笑,却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会对她动手动脚的,她以为,他堂堂一个王爷不可能会做出那样的事情,但是他刚刚却是千真万确的想要抱她。
虽然她看不透他的心思,但是她能够感觉到他那一刻的动作。
“本王有那么可怕吗?”夜无绝看着突然落空的手臂,心中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失望,唇角却是微微的扯出一丝无奈,他真的有那么可怕吗?让她这般的防着他。
不过,他也知道,刚刚是太冲动
“我是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名节,。”梦千寻抬眸,望了他一眼,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脸,却是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他正在望着她,他不可怕吗?莫名其妙的说要娶她,如今在这深更半夜的,荒山野岭的拦住她,不可怕吗?怎么说,她还是一个未出嫁的女子呢。
“梦千寻,在你的眼中,本王的人品就那么差吗?”夜无绝气恼,打断了她的话,听她这话的意思,还真的是担心他会对她做出过分的事情?
“三皇子的人品当然没有人敢质疑,而且三皇子一表人材,风流潇洒,多少女子为三皇子疯狂,三皇子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呀,所以我就是不懂了,三皇子干嘛来缠着这个不解风情,要才没才,要貌没貌的女人呢?”梦千寻听到他的质问,微愣了一下,随即快速的冒出这么一串话nAd1(
刚开始,夜无绝听到她那话似乎还是在夸他的,心中还暗自高兴,比较享受,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也终于开了窍了,终于知道他的好了,但是越听到后面,越觉的不对,脸色也越是阴沉。
说到底,她还是为了摆脱他,什么时候,他竟然变的那么讨人嫌了。
这个女人就是故意气他的。
他的眸子微闪,不但没有丝毫的懊恼,反而淡淡的一笑,“没关系,本王有才也有貌,我们两个刚好可以互补。”
“咳,咳,。”梦千寻差一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若不是亲耳听到,她绝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会说也这样的话来,什么叫做他有才又有貌,这样的话也真亏了他说的出口。
不过,她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话对他而言,绝对也是谦虚的,人家的确有才又有貌。
只是谁要跟他互补呀。
她突然觉的她以前实在是太不了解这个男人了,她万万没有想到,像他这种深不可测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雷的她外焦内嫩。
“咳。咳。”梦千寻一时间还没有顺过气来,仍就忍不住的咳着。
“你高兴归高兴,但是也不用这么激动呀。”夜无绝却是绝对的气死人不偿命,在一边再次轻声说道。
“激动你个大头鬼,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激动了。”正咳的难受,顺不过气来的梦千寻听到他的话,更是气恼,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忍不住爆了粗口。
反正她也不想在夜无绝的面前留什么好的形象,不在乎他怎么看她nAd2(
不过,她向来冷静,极少骂人的,这一次,还真的被他气到的,气的抓狂,也忘记顾及那么多了。
夜无绝听到她的话,明显的愣了一下,唇角也狠狠的抽了一下,好吧,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在他的面前这般的粗鲁。
不过,随即他的眸子中却是快速的漫过笑意,他觉的这样的她,比起平时那冷静,淡然的样子可爱多了,至少这是她的真性情,不加丝毫掩饰的。
他喜欢她在他的面前,不加掩饰的情绪,不管是喜,还是怒。
“女人说粗话,可不太好。”夜无绝的眸子微眯,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的说道。
“是呀,我就是这么一个粗鲁的女人,所以,三皇子最好还是离我远远的。”梦千寻听到他的话,不生气,反而接着他的话说道,他对她的印象越差,她就越放心,那样他就不会再莫名其妙的缠着他了。
“不过,本王觉的,你刚刚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只是,夜无绝却是突然悠哉,悠哉的补了这么一句话。
“咳。”梦千寻再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神呀,救救她吧,不要,不要再让她被这个男人荼毒了。
为什么?为什么,平时雷厉风行,英明神武,深不可测的他,竟然会突然的变了样。
变的,变的?!
她突然有一种想去摸向他的额头,试一下他是不是发烧烧糊涂了的冲动、、。
“三皇子,要不要把你的手下喊来,带你回去。”梦千寻望着他,略带试探的问道,她真的怀疑,他可能是烧坏了脑子了。
夜无绝听到她的话,气结,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还真是气死人不偿命nAd3(
“要是本王真的迷路了,那也赖定了你。”夜无绝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个女人,竟然怀疑他迷路。
梦千寻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干嘛要赖上她呀,她是最无辜的好不好。
心中暗暗想着,若是他真的迷了路,非要赖上她,她就把他引起深山老林里,让他最好永远都不要再回来缠着她。
她,是不是越来越邪恶了。
“又在想什么鬼主意?”正在暗自想像着,突然感觉到他的气息又靠近了些许,而他的声音,便也再次在她的前顶上方传来。
梦千寻下意识的暗暗呼了一口气,奇了怪了,现在明明是晚上,黑乎乎的,她都什么都没有说,他怎么就知道她在想鬼主呢。
梦千寻自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刚刚想的什么,要不然,说不定这个男人会把她扔进深山老林中。
不过,他突然又靠的主么近,再次让她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力,只是,倒是没有刚刚的紧张,心跳也没有不受控制的加快,只是,后背还是下意识的挺直。
此刻,离的这么近,夜无绝的身子微微的倾向她,细细的寻着,但是却并没有再闻到刚刚的香味。
奇怪了,刚刚也是这么近的距离,闻到了,这会怎么又没有了呢?
难道说,那香味不是来自她的身上的?
但是,这儿地形偏僻,路边只有一些杂草与树木,并没有特别的花,有的也是一些野花,并没有什么香气,而且刚刚的那香味也并不是花香的味道呀。
刚刚他明明就是靠近她时,才闻到的那股香味。
夜无绝微微的蹙眉,脸上也更多了几分疑惑。
“三皇子,天已经不早了,三皇子还是早点回去,。”梦千寻没有听到他说话,见他只是那么静静的站着,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似乎是在找着什么,又似乎不太像,他到底在做什么?
这个男人,今天晚上实在是太奇怪了,梦千寻还想快的离开。
“别动。”只是,她还没有迈动脚步,却突然听到他那略带低沉的声音响起。
梦千寻下意识的汀了脚步,只是却又随即懊恼,她开嘛要听他的话呀?他让她别动,她就不动?他又不是她的什么人?
懊恼归懊恼,梦千寻还是没有动,因为,她觉的今天的晚上的夜无绝实在是太诡异,她实在不敢保证夜无绝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梦千寻,你见过本王吗?”夜无绝的手伸了伸,想要揽向她的腰,但是想到刚刚她的逃离,又将手缩了回来,只是,身子却已经倾的不能再倾的,离她也是最近的距离,但是却仍就没有再闻到那种香味。
他突然喃喃的开口问道,他想要一个答案,一个让他疑惑,让他困扰的答案。
若是他因为毒发,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或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