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24部分

,她会知道吧。
“见过呀。”梦千寻不明白他为何突然会有此一问,只是顺口便回道。
“真的?在哪儿?”夜无绝的身子一僵,心中暗喜,连声问道。
“现在不是真面对面吗?”梦千寻微微的白了他一眼,这个男人今天晚上的智商低为了零了。
“在此之前?”夜无绝气恼,这个女人是故意气的吧。
“皇宫中,我们刚从皇宫中出来呢。”梦千寻双眸微闪,缓缓回道,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不会是突然得了健忘症吧。
“再以前。”夜无绝继续追问,突然感觉到自己太过急切,所以刚刚话的确没有说清楚。
“三皇子去将军府提过亲。”梦千寻怔了怔,再次回道,心中更加的怀疑他得了健忘症。
“在提亲之前。”夜无绝暗暗呼了一口气,继续追问道,他想知道,在提亲之前,她有没有见过他。
“没有。”梦千寻想都没有想,直接回道,这一点,不用想,她十分确定在提亲之前,绝对没有见过夜无绝。
像夜无绝这样的人,见过了,是绝对不会不记的。
“你确定?”夜无绝听到她那毫不犹豫的回答有些失望,但是却仍不住想再进一步的确定。
“当然确定,我这人虽然没才没貌,记性还是不错的,更何况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平时怎么可能见的到三皇子这种身份的人呢。”梦千寻说的十分的肯定,理由也十分的充足。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三皇子这话问的本就蹊跷,三皇子以前见没见过,难道自己会不清楚吗?”
夜无绝微怔,他要是知道,还用的着问她吗?
不过,她回答的那么的肯定,难道?
只是,他却不会就这么放弃,就算她回答的肯定,就算她的理由充足,他也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
“走吧,本王送你回去。”夜无绝不再追问,因为他知道,再问也问不出什么了,而且天色也的确不早了,虽然有些不舍,还是应该送她回去了。
“恩?。”梦千寻愕然,没有想到,他怎么又要突然送她回去了,这个男人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了?
“不走?本王倒是不介意抱你走、”夜无绝看到她微微发愣的样子,不由的半真半假的笑道。
梦千寻暗暗呼了一口气,快速的迈步脚步,向前走去。
夜无绝看到她略带闷气逃般离开的样子,暗暗轻笑。
他没有再说话,似乎在微微思索着什么,梦千寻便也不说话,只是微垂着眸子向前走着。
月色之下,两个身影并排而行,一个玉树临风,一个婀娜多姿,倒是极配。
“梦千寻,你平时用什么香料?”走在左边的夜无绝突然抬眸望向她,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问道。
呃,梦千寻彻底的愣住,这,这是他堂堂王爷该问的话吗?
这若是在现代,倒也没什么,但是这可是古代呀,古代的人不是都很封建的吗?在这古代,这可是女孩子私密的问题,他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梦千寻望向他,一时间,没有回答。
夜无绝也突然意识自己的问话有些过了,只是,他现在仍就被那香味困扰着,才会下意识的问出这样的话,看到她呆愣的样子,随即说道,“本王只是随便问问,你不方便回答就算了。:”
梦千寻听到她的解释再次一愣,夜无绝今天晚上处处透着诡异,不过她想了想还是回道,“我从来不会那些东西。”
这在现代就从来不用香水,对于一个特工而言,有时候,有种附加的味道,可能会泄露太多的秘密。
这么多年,已经养成了习惯,所以来到这儿,她也从来没有用过那些东西。
“恩。”夜无绝轻声应着,似乎有着一丝的了然,他就知道,那不是香料的味道,而似乎是一种本身发出的味道。
只是,既然是本身发出的味道,为何又有时候有,有时候没有呢,不过,不管怎么样,他都将这件事查清楚的,他认定的事情,绝对不会轻易放手。
不知道为何,他就是想要纵容她,纵容着她的一切,他想,那怕她惹下天大的麻烦,他或者也只是一笑而过。
就因为想要纵容她,所以从来不去逼迫她,要不然,他有的是办法让她答应嫁给他,远的不说,他完全可以让皇浦王朝的皇上下旨赐婚,虽然他知道皇浦王朝的皇上会不愿意,不过,他有的是办法让皇浦王朝答应。
只是,他却不想用那样的方式来逼她,他想等她自己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为了她,也只为了她,他愿意等,那怕顶着两国的压力,他愿意。
“太子的那几个侍卫,你打算怎么处理?”走了几步,夜无绝突然再次开口说道。
他这次的话,更加的让梦千寻惊滞,他,他怎么会知道那几个侍卫的事情?
先前在皇宫中要应付太子跟梦若晰,要安排好那一切,只靠她一个人,是完全不够的,所以,她在太子离开后,找到了那几个将皇浦雨扔下井中的那几个侍卫,告诉他们扔错人了。
她告诉他们只要太子知道扔错了人,肯定会杀他们灭口,而那几个侍卫也是知道太子的手段的,心中也是十分害怕。
所以,她当时便告诉他们能够避开太子杀他们的法子,只是要他们答应帮她一个忙,就是若是太子把皇浦雨转移后,再把皇浦雨重新放回井中,封住井口。
当然,她也给了他们一些银两,许他们事成之后,再给他们每个一百两黄金,并送他们出城。
只是,她以为这件事,没有人知道,夜无绝又是怎么知道的?
难道?!
“你让人跟踪我?”梦千寻突然转向他,沉声问道,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若是他让人跟踪她,那她就更加的怀疑他别有用心了。
“本王的人,刚巧发现的。”夜无绝太了解她的防备之心有多重,也很清楚,若是让她知道了,他安排人在她的身边,她肯定会更加的怀疑他,误会他,所以,夜无绝巧妙的掩饰了过去。
并不是他故意对她说谎,而是他不想让她更加的抗拒他,不想让他们之间的距离变的更远。
更何况,他让人守在她的身边,只是保护她,绝对没有丝毫的跟踪她的意思,他这也不算是说谎。
原本他不想提起这件事,只是现在这种情况,他怕她若是处理不好那几个侍卫的事情,只怕会惹上麻烦。
毕竟那几个人,都是太子的人,一旦让太子找到他们,他们肯定会招出一切,那样就对她十分不利了。
“本王刚好要送一批东西回凤阑国,还差几个人手,你把他们借给本王用几天,如何?”夜无绝并没有说直接的帮她,而是另外编了一个理由。
当然,这个理由也是完全的符合梦千寻的计划的,帮那几个侍卫出城,又不会再被太子的人找到。
这一切的问题,都恰好帮她解决了。
梦千寻的眉头微蹙,暗暗猜测着他的话的真假,但是想到,这个问题上,他似乎没有理由骗她,更何况他这么做,也刚好对她有利。
而且,她知道他虽然深不可测,但是,却不是那种背后耍阴谋之人,所以便点头答应了。
夜无绝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还好,这个女人对他还是有那么一些信任的,这应该算是一个不错的现像。
月色朦朦,两个人继续漫步在小路上,似乎这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梦千寻原本还感觉有些不自在,不过后来,见夜无绝恢复了正常,没有再乱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也没有任何越轨的动作,便也慢慢的放松下来,悠闲自在的散着步。
夜无绝看到她悠闲的样子,唇角情不自禁的漫开轻笑,他突然觉的,这般陪着她,这般静静的看着她,竟然是一种极为满足的事情。
而他这二十几年来,也第一次的这般的轻松,这般的自在,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只是静静的陪着她。
而与此同时,惠兰宫中。
“五皇子,惠妃娘娘已经等了你很久了。”外门,宫女看到走进来的皇浦拓,小心地说道,只是看到皇浦拓阴沉的脸色时,微微的一惊,身子下意识缩了缩。
皇浦拓并没有看到,只是身子似乎微微的僵了一下,停顿了一下,再再次迈动脚步,走了进去,只是,迈进房间,便站定,远远的望着惠妃,恭敬却又生硬地说道,“儿臣给母妃请安。”
“哎,你还在怪母妃。”惠妃看到他的样子,微微的叹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明显的伤痛,“母妃也是为你好呀。”
惠妃的声音中有着太多的无奈,也更带着太多的伤痛。
“母妃,其它的事情,儿臣都可以听你的,但是独独这件事情,儿臣绝对不会让步,不管母妃同不同意,儿臣都要娶她。”皇浦拓看到惠妃的神情也有着几分不忍,只是却没有丝毫的犹豫,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坚定。
对她,他绝对不会放弃,他一定要娶她。
“你说这样的话,就不怕母妃伤心吗?”惠妃微微的闭了闭眸子,脸上的伤痛更加的明显,声音中也是那让人不忍的伤心。
皇浦拓微怔,身子似乎也略略的僵了一下,便是却仍就没有让步,不过,却不想留在这儿继续看惠妃伤心的样子,遂沉声道,“若是母妃没有其它的事情,那么儿臣就先回去了。”
这些天,他一直在逃避着惠妃,是逃避,也算是一种变相的逼迫吧,他要让惠妃明白他的坚定的心意。
“你?”惠妃气恼,“这些天,你一直躲着母妃,不肯见母妃,也不能来母妃请安,母妃如今请你来,你就这么急着要走,怎么?你就这么讨厌母妃吗?”
惠妃越说越伤心,声音中似乎还多了几分呜咽,身边的宫女连连向前安慰,“娘娘不要太伤心了,五皇子是最孝顺的,平时也是最疼娘娘的,怎么会讨厌娘娘呢。”
皇浦拓原本想要离开的脚步也不由的汀,不管怎么样,都是他的母妃。
“儿臣也明白母妃是为了儿臣好,但是儿臣只喜欢她,只想娶她,这是儿臣这一生最想做的事情,母妃为何就不能成全了儿臣。”皇浦拓再次望向惠妃,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重。
一个是他的母妃,一个是他最爱的女子,要他如何的舍取?
他只知道,对梦千寻,他不能放弃,更不能退让,一旦退步,就注定要失去了。
“哎,你以为母妃真的那么狠心吗?你以为母妃看到你这些天那么痛苦不心疼吗?”惠妃再次的轻轻叹了口气,声音中仍就带着几分呜咽,说话间,还擦了一下子眼睛。
那话语说的也是极为的煽情。
“母妃,你的意思是。”皇浦拓微愣,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几分疑惑,却也暗隐着一丝欣喜,听母妃这语气,是不是答应他了。
“既然是你喜欢的,既然你这么坚持,母妃也知道,你不会改变主意,所以,母妃只能答应你,同意你们成亲。”惠妃双眸微抬,望向他,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话语缓慢,似乎是无奈下妥协,但是微敛的眼眸却是寒光暗闪。
“母妃,是真的吗?母妃真的答应了吗?”皇浦拓听到惠妃的话喜出望外,母妃终于答应了,那么他就可以娶梦千寻了。
想到此处,他的心中更多了几分狂喜,一时间狠不得立刻去告诉梦千寻这个好消息,但是随即一想,却也不由的暗暗好笑,他真是高兴过了头了。
梦千寻自始至终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他若是突然跑去告诉她,反而会让她怀疑了。
“母妃还能怎么样?母妃总不能看到你天天痛苦吧。,母妃看着你痛,母妃比你更痛。”惠妃看到皇浦拓一脸的欣喜,心中暗恨,但是脸却仍就装出一副极为慈爱的样子。
“儿臣谢谢母妃的成全,儿臣向母妃保证千寻绝对会是一个好媳妇,好妻子,她绝对不会让母妃失望的,梦千寻绝对不像外人所传的那样的。”皇浦拓说起梦千寻时,神情间跳跃着骄傲与激动。
“恩,母妃等着看她的表现。”惠妃微微的点头,轻声应着,看到皇浦拓那雀跃的神情,感觉到特别的刺眼,她当然知道梦千寻不像外人所传的那样。
而且,她现在已经知道,梦千寻绝对是一个厉害的角色,今天晚上的一切,她看似极为的无辜,一脸的天真,但是这一切却分明是她在暗中搞的鬼。
她知道,今天晚上的事情,肯定是太子跟梦若晰按排了打算杀梦千寻的。
梦若晰很显然是利用皇浦雨将她梦千寻引出后花院的,既然梦若晰想要利用皇浦雨,又怎么可能伤害皇浦雨,而且梦若晰也根本就没有那个胆量。
所以,这一切,都是梦千寻搞的鬼,不过,她到现在仍就猜不透,梦千寻那个丫头是怎么把梦若晰的脚印留在现场的,让梦若晰彻底的没有了翻身的机会。
但是,她也深知了那个丫头的厉害,看来以前,她还真是低估了那个丫头。
以前她的娘亲,也最喜欢装,装出一幅无辜可怜的样子,骗的男人的怜爱,如今那个死丫头也是跟她的娘亲一样。
所以,她必须另外换一种方式。
“母妃?”皇浦拓看到惠妃突然不出声了,微微一惊,低声喊道,生怕惠妃突然反悔。
惠妃快速的回神,看到皇浦拓神情间的担心,心中更多了几分愤恨,但是脸上却仍就平时的慈爱,“你放心吧,母妃既然答应了,就不会再反悔了。”
“儿臣谢谢母妃。”皇浦拓这才终于放下心,脸上的欣喜也再次的漫开。
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思索了片刻,再次说道,“既然母妃同意了,那么儿臣想让父皇指婚。”
皇浦拓自然也有自己的考虑,梦千寻原本是太子自从定下的太子妃,但是太子写了退婚书,退了婚,让她受尽了委屈,所以,他这次娶她,更要明正言顺,不能让她受到半点的委屈。
惠妃微愣,似乎有些意外,微敛的眸子中寒光再闪,隐在衣袖下的手更是不断的收紧,泄露了她此刻的愤恨。
惠妃又岂能不明白皇浦拓的心思,那个女人,到底用了什么妖法,竟然把她的儿子迷成这个样子。
皇浦拓明明知道,她以前是内定的太子妃,如今再让皇上下旨赐婚,这件事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皇上也不可能会那么轻易答应,但是,他为那他死丫头,竟然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真正连有可能会惹怒皇上都不顾。
妖女,本宫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放过你。
只是,她突然想到了今天晚上的情形,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一丝笑意,这说不定也是一个不错的主意,随即压下自己心中的情绪,柔声说道,“好,好母妃就依你的,明天母妃就去求皇上赐婚。”
“儿臣多谢谢母妃的成全。”皇浦拓更是大喜,他没有想到,母妃不但答应了,而且还说要替他去跟父皇求情,若是母妃出面,那么这件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好了,你这会知道感谢母妃了,前几天还怪母妃,不理母妃来着。”惠妃假装轻嗔,脸上漫开几分轻笑,只是,心中却是恨的咬牙切齿。
“以前是儿臣不懂事,惹母妃生气了。”皇浦拓极为真诚的道歉,对于件事,他虽然坚持,但是却还是在心里感觉有些对不起惠妃。
“恩,知道就好,你放心吧,母妃明天就去跟你父皇说,保证不出明天上午赐婚的圣旨就下了。”惠妃一脸宠爱的望着他,完全就是一副慈母的样子。
只是,眸子微敛时,却隐过一丝让人惊颤的狠绝,梦千寻,明天,你等着。
皇浦拓很清楚自己的母妃在皇上心中的地位,知道,若是母妃出面,的确可能如母妃说的那样很快就能定下来了。
平时那张冰冷的脸上漫开太多的轻笑,是那种情不自禁的欣喜的轻笑,想掩饰都掩饰不住。
“好了,好了,你也先回去休息吧,就等着明天听好消息吧。”惠妃微微摆了摆手,半真半假的赶着皇浦拓。
而她那隐在衣袖下的手更加的收紧了几分,皇浦拓此刻越是高兴,她心中就越恨梦千寻。
皇浦拓只顾着心中高兴,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其它,听到惠妃的话,便连连跟惠妃告辞离开了。
出了惠兰宫,他的脸上仍就是掩饰不住的轻笑,长这么大,他第一次这么高兴,跟在他身边多年的侍卫,看到他的样子,都忍不住的惊住。
今天王爷是怎么了?这么高兴,一直忍不住的笑。
“王爷今天怎么这么开心?”一个侍卫实在忍不住心中的疑惑,而且也看到皇浦拓一脸的轻笑,便壮着胆子问道。
“明天就知道了。”皇浦拓微扫了他一眼,并没有生气,反而好心情的回道。
明天,父皇就会下旨赐婚,他就可以明正言顺的娶她了。
他突然感觉时间过的太慢,明天似乎太漫长,今夜只怕注定是一个无眠夜。
让皇上赐婚,夜无绝不想逼迫梦千寻而没有用的法子,他只怕万万都没有想到,竟然会被人先用了。
月色朦朦下,夜无绝与梦千寻走的虽然不急,但是毕竟皇宫离将军府也不是太远,所以两人走着,走着,还是走到了。
只是走到将军府外,却发现整个将军府内,一片光亮。而且将军府外还团几顶轿子。
梦千寻愣了愣,看来,她回来的路上,将军府应该发生了什么事?
夜无绝的眸子也是微微一沉,看到摆在外面的其中的一顶轿子时,微怔,冷声道,“蓝家的轿子。”
“蓝家?四大家族之一的蓝家?”梦千寻听到她的话也微微一惊,但是却随即想到了一个人,“难道是她回来了?”
------题外话------
影性格内向,人又懒,但是影却深深体会到亲们的热情,影真的很感动,感谢亲们一直以来对影的支持,感谢亲们送给影的闪亮的钻石与美丽的鲜花,也感谢亲们送给影的票票。影在此吼一声,手中有票票的亲们若是喜欢影的文,就投给影哈,快到月底了,不用会浪费哈,么么,影会努力更文,后面会越来越精彩的。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64章 皇上赐婚 与本王私奔

她没有见过蓝家的轿子,但是夜无绝既然一口说出,而且说的这么肯定,便说明蓝家的轿子肯定有十分特别之处。
蓝家的轿子,能做的人可不多,如今又停在将军府外,便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梦若婷回来。
梦若婷,梦家的长女,大夫人所出,十二年前嫁入四大家族之一的蓝家,成为蓝家的大少奶奶。
“想必是护国公夫人的意思。”梦千寻看到另一个熟悉的轿子,心中便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那天护国公夫人见过大夫人后,吩咐人好好照顾大夫人,随后便离开了,这些天也一直十分安静,原来是早有安排。
护国公夫人竟然连嫁入蓝家的梦若婷都请回来了,相必身为梦家的唯一的男丁的梦浩远也肯定回来了。
如今,这将军府还真是热闹了。
“梦千寻,你的麻烦还真不少呀。”夜无绝唇角微动,似乎是在开着玩笑,但是眸子深处,却隐着太多的担心。
那个女人,他也略有耳闻,比起大夫人,只怕要厉害上十倍,而她如今回府,定然是为了大夫人的事情而来,也冲着梦千寻而来。
他还真是为这个女人担心。
梦千寻微微蹙眉,对于梦若婷,她并不陌生,以前的记忆中有着很多关于梦若婷的记忆,而她穿越来后,也听过很多关于梦若婷的事情。
“梦千寻,要不你跟本王私奔吧。”夜无绝看到她眉头微蹙,神情凝重,半真半假的说道,说真的,只要她同意,他可以立刻带她离开。
梦千寻微怔,望向他时,唇角狠抽了一下,跟他私奔?还真亏了他说的出。
梦千寻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的向着将军府走去nAd1(逃避向来都不是她的作风。
夜无绝看到她一脸的坦然,一脸镇静,微愣,唇角随即慢慢的淡开一丝轻笑。
这个女人还真是遇到什么事情,都不会怕,不会退缩,这一点倒是与他极为的相似。
梦若婷的确厉害,但是却也未必就是她的对手,这个女人可是处处让他惊讶,处处让她震撼,而且爆发力极强的。
更何况,他也绝对不会让她有事的。
梦千寻走进院子,外面站的丫头与家丁便都齐齐的望向她,容妈也站在院子里,看到她进来,暗暗松了一口气,连连向前,低声道,“小姐,护国公夫人来了,大小姐与大少爷也回来了,此刻都在大厅,老爷说小姐回来后,让小姐去大厅。”容妈的脸上有着太多的担心,虽然是通告梦千寻进去,但是却是狠不得拉住梦千寻,让她不要去大厅。
她的话语微微顿了一下,再次补充道,“不过,老夫人与二夫人也回来了。”
说出这话时,那紧张的神情倒是微微的缓和了些许。
梦千寻却是微微一愣,老夫人也回来了?老夫人一心向佛,前些日子带着二夫人去香山寺祈福了,如今也终于回来了。
老夫人以前对她,谈不是好,也谈不是不好,算是正常态度吧,不过,这老夫人处事却是极为的公事的。
在梦千寻以前的记忆中,二夫人对她一直都很好,在这个府中,除了容妈,也就只有二夫人是真正关心她的。
说起这二夫人也是命苦之人,刚嫁进梦府没多久,夫君就死了,她年纪轻轻的不守了寡,而且连个一儿半女都没有,她也收养过两个孩子,但是却都没能长命。
后来,她便再不谈收养的事情,因为,她不想再害了那些无辜的生命,可能也是因为没有儿女,所以一直对梦千寻很好,视她为亲生女儿一般nAd2(
梦千寻直接去了大厅,众人坐在大厅中,却没有人说话,很显然是特意在等她的。
梦千寻笑了笑,然后抬眸走进大厅,一时间,所有的眸子都齐齐的射在了她的身上。
“梦千寻,你好狠的心,先是把主母害的疯疯癫癫,如今又害死家姐,到底还有什么事情是你做不出的。”梦千寻一进大厅,护国公夫人便怒声吼道,来了个先声夺人,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梦千寻的身上。
护国公愤怒的声音中有着无法掩饰的悲痛,还带着些许的悔意,若是今天她去参加了宴会,晰儿就不会死了。
所以,她此刻对梦千寻更是恨之入骨,狠不得立刻将她碎石万段。
“千寻不明白护国公夫人的意思。”梦千寻站定,双眸微抬,一脸的无辜,大夫人是被梦啸天的害成那样的,而梦若晰是做自孽,而且也是皇后下令处死梦若晰。
护国公夫人竟然想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她的身上,真是可笑,她梦千寻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你还不承认,还想狡辩,这种狠毒的之人,断不能留。”护国公夫人看到梦千寻装无辜,更是怒火升腾,再次狠声说道。
她语气狂妄,步步紧逼,浑然把这将军府当成了自己的家。
老夫人的眉头微皱,神情间隐过几分不满。
“早就听说过护国公夫人的威名,今天一见,果真名不虚传,让晚辈折服。”坐在老夫人身边的二夫人突然开口说道。
声音缓慢,轻柔,自然而让人舒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更有着与她的话语相衬托的佩服与惊叹nAd3(
她这话说的极为的客气,也完全是称赞的话,而且说的极为的真诚,甚至在此用了晚辈自称,更是让人感觉到亲切。
但是,偏偏这个时候,。
这客气恭敬的话,却起着另一种作用。
梦千寻愣了愣,微笑,心中也顿时对这二夫人多了几分敬佩与喜欢,微微抬眸望向二夫,只见她高贵大方,婉约端庄,淡淡轻笑间另有一翻风韵。
梦千寻知道,二夫人是为了维护她才在这个时候开口的,但是,既维护了她,又能够做到这般的滴水不漏,却真就让人不能不佩服了。
而且,二夫人这话同时也取悦了老夫人。
老夫人原本微蹙的眉展开了,唇角还微微的淡开一丝轻笑,“护国公夫人巾帼英雄,传奇的事情还真不少,你是晚辈不曾见识,改天我说与你听。”
护国公夫人的脸色微变,也意识到自己刚刚太过冲动了。
梦老将军的英名,皇浦王朝无人不知,而梦老将军为国捐躯后,老夫人被先皇封为一品夫人,梦啸天也是借着梦老将军的英名以及老夫人的护持才能够坐上这将军的位子。
所以,这将军府还是老夫人说了算。
老夫人喜欢二夫人而不喜欢大夫人,她也是清楚的,护国公夫人的眸子望向二夫人,冰冷中阴着几分怒意,这个女人,倒是不简单的,难怪能够讨的老夫人欢心。
“因为柔儿病成那样,晰儿又惨死,我太过伤心,刚刚太过冲动了些,还望梦老夫人不要见笑。”护国公夫人也收起了刚刚的嚣张,缓和了语气。
“发生这样的事情,你的心情我明白,而且这也都是我们将军府的事情,我比你更着急,更伤心。”老夫人听她这么说,脸色也微微一沉,多了几分凝重,“没有想到,我只不过离开几天,就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装扮极为贵气的梦若婷却只是静静的坐在那儿,一直没有开口,只是偶尔一双眸子会微微的扫过梦千寻。
但是,望向梦千寻的眸子也并没有太多的情绪,没有怒,也没有恨,反而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笑。
坐在她的身边的梦浩远神情间倒是有着一些愤恨。听到护国公夫人的话,原本想站起来说什么的,但是却被梦若婷给暗中止住了。
“老夫人,就是梦千寻那丫头搞的鬼,她先是设计害了柔儿,今天晚上还在皇宫中害死了晰儿,这件事,你可不能不管呀。”护国公夫人听到老夫人的口气松开了,再次连连说道,她此刻就是一心想着除去梦千寻,为她的女儿,孙女报仇。
老夫人的脸色微沉,一双眸子这次望向梦千寻,看到梦千寻一直微垂着头,并没有其它的反应,眉头微蹙,那丫头,她是很清楚的,向来胆小怯懦。
说她整出那么多事情来,她还真是不相信。
对于梦千寻,她那胆小的样子,她实在不喜欢,但是她知道二媳妇十分喜欢那丫头,可能是因为先前二媳妇与那丫头的娘亲比较合的来,所以见那丫头的娘亲死了,可怜,同情她吧。
“二媳妇,这事你怎么看?”就因为知道二夫人十分在意梦千寻的事情,所以老夫人没有立刻做决定,而是当众征求起二夫人的意见,可见她对二夫人的重视。
“老夫人,千寻那丫头从小没了娘,胆子又小,哪敢害人,媳妇平时倒是经常看到她被人欺负。”二夫人微微叹了一口气,神情间隐隐多了几分伤悲。
她说的也是实情。不过,那是以前的实情,不是现在的。
她说话时,一双眸子也望向梦千寻,明显的隐过几分心疼,这丫头就是太老实,太胆小了。
护国公夫人听到老夫人竟然询问二夫人的意见时,脸色便再次一变,而听到二夫人的话时,一双眸子更是完全的阴沉,这二夫人明显的是维护梦千寻说话的。
“老夫人与二夫人离开厩的这段时间,很多事情都变了,这丫头也不像以前那般胆小了,而是变的厉害的很,狡猾的很,老夫人可千万不要被她骗了。”护国公夫人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
双眸微转,看到坐在一边,一直没有出声的梦啸天时,双眸微闪,再次说道,“就连梦将军也是被她害的断了手指。”
其实梦啸天对老夫人还是有些惧怕的,老夫人回来的太突然,他事先都没有得到消息,这段时间发生的这些事情,他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向老夫人交代,所以一直没有开口。
但是,此刻护国公夫人点到了他,他自然就避不过了。
“老夫人,护国公夫人说的没错,那丫头这段时间的确变了,那些事情,的确都跟她有关。”梦啸天知道老夫人向来公正,做什么事情,都要一个证据,所以,他此刻也不敢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梦千寻的身上。
毕竟老夫人的身边还有一个二夫人。
听到梦啸天的话,再看到梦啸天那齐断了的手指,老夫人的脸上多了几分不忍,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肯定会心疼。
“有句古话说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一个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真的能够变化那么大吗?”二夫人一脸疑惑的开口,装似不经意般的问话,但是却恰恰点中了老夫人心中的疑惑。
老夫人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思索。
“这丫头的婚事也被退了,真是可怜。”二夫人再次自语自怜般的说道,听起来似乎只是可怜梦千寻,但是细细一品,却有着太多的深意,既然都说梦千寻变了,变的很厉害了,为何还被太子退了婚了呢?
梦千寻听到二夫人的话,唇角微微的扯出了一丝轻笑,她突然发觉这二夫人扮猪吃老虎本事的确够高的。
不过,真的很对她的味,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二夫人了。
“是呀,这丫头的婚事怎么就这么被退了。”老夫人听到二夫人的话,脸色也是微微一变,望向梦啸天,反声质问。
这话语中,已经明显有责怪梦啸天的意思了,太子退婚,你做为父亲的就这么任由着别人把婚给退了,这可是事关到将军府的面子的问题。
梦啸天的身子僵了僵,没有敢再出声,可见他是真的怕老夫人的。
“奶奶,如今晰儿惨死,尸体还在皇宫中,要先把晰儿的尸体带回来安葬才是。”一直沉默不语的梦若婷突然开口说道,她没有为梦啸天辩解,也没有丝毫指责梦千寻的意思,而是提起了梦若晰的事情。
众人都不再为梦千寻的事情争辩了,因为目前而言,这件事的确是最首要的。
“昨天我进宫,把晰儿带回来、”护国公夫人思索了一下,沉声说道,梦若晰毕竟是被皇上定了罪的,而且还是伤害公主的大罪,能要回尸体就不错了,不过,她出面,皇上,太后应该会给她这个面子。
“婷儿代晰儿谢谢外祖母。”梦若婷随即转向护国公夫人,一脸感激地说道,只是声音低沉,带着太多的伤痛,瞬间感染了其它人的。
大家便都没有再说什么,脸上都多了几分沉重。
“今天晚上大家也都累了,先回去休息吧。”梦若婷随即低声吩咐着,众人也都没有一个人抗议。
梦千寻没有抬眸,没有望向梦若婷,但是双眸却是微微一沉,看来,这梦若婷还真是不简单呢,一出面,只是二句话就撑控了全局,果真不简单呢。
大家便相继离去,梦千寻走在最后面,走在前面的二夫人不放心的望了望她,但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自然也不好说什么。
“大姐,你今天为何不想办法除去那个死丫头,为母亲,为晰儿报仇,反而打断了外祖母。”出了大厅,来到了大夫人的院子,梦浩远一脸不赞同的质问着梦若婷。
“有二夫人在,要动那个丫头,没那么简单。”梦若婷的眸子微眯,慢慢的说道,二夫人一直都护着那个丫头,单单是二夫人并没有什么,但是偏偏老夫人对二夫人的话言听计从,所以有二夫人在,老夫人就成了那丫头的护身符。
她总不能跟老夫人对着干。
“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死丫头嚣张吧。”梦浩远听梦若婷这么一说,又气又急。
“哼,让她嚣张,我倒要看看那个死丫头还如何的嚣张,三天,我绝对不会让那个死丫头活过三天。”梦若婷的脸上多了几分狠绝,咬牙切齿的说道,在这黑暗中有着一种让人惊颤的寒意。
第二天.。
一大早,护国公夫人便去了皇宫,提出要将梦若晰带回去安葬,皇上跟皇后都没有说什么,便让她将尸体带走了。
只是,梦若晰还没有被带回去,便传来了皇上的赐婚的圣旨。
“梦将军之女梦千寻赐婚五皇子,择日完婚。”
将军府上下接到这圣旨时,一个个都蒙了,这,这是怎么回事呀?这梦千寻刚被太子退了婚,怎么皇上这么又下旨赐给五皇子了。
五皇子可是比太子优秀的多,这太子都不要的,五皇子竟然?
而梦千寻听到这圣旨也是完全的蒙住,一时间呆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来。
她没有听错吧?皇上竟然把她赐给皇浦拓?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而与此同时,客栈中。
“主子,主子,不好了。”平时沉稳的冷霜此刻却是急急的闯进了夜无绝的房间。
“干什么呢,着急慌慌的。”桐叔有些不满的望了她一眼,低声斥道,
冷霜也顾及不了那么多了,略略呼了一口气后,急急地说道,“主子,刚刚皇上赐婚了,将梦小姐赐给五皇子皇浦拓了。”
第65章 你敢答应,本王跟你没完

“你说什么?”向来处事不惊的夜无绝此刻却突然站起身,声音中也明显的带着几分急切,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突然,让他一点准备都没有。
皇浦拓?这怎么可能?
皇浦拓的母妃惠妃怎么可能会同意皇浦拓娶她?
“皇上下旨为皇浦拓与梦小姐指婚。”冷霜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再次的重复了一遍,她知道,主子其实是听清楚了的,但是,主子既然问,她就要回答,虽然她也知道这个消息对主子而言太过残忍了
“什么时候的事?”桐叔的脸色也是微微一沉,急声问道,昨天主子进宫的时候,还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件事,实在是太过突然了。
“就是今天早上,下了早朝没多久,圣旨就到了将军府,属下是刚得到消息便来禀报的。”冷霜回答的也是极快。
“惠妃到底想要做什么?”夜无绝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刚刚的急切,隐隐的多了几分冷冽,唇微动,缓缓地说道。
他这话让冷霜愣住,这明明是皇浦王朝的皇上指的婚,是指给五皇子的,主子为何要问惠妃想做什么?
这事跟惠妃似乎没有太大的关系呀。
“主子,你是怀疑惠妃?”桐叔明白夜无绝的意思,脸色也愈加的沉重了些许,说真的,经过那次的扇子的事情后,他也已经开始喜欢那丫头了,他也不想那个丫头出事。
“惠妃若是不答应让皇浦拓娶梦千寻,就不可能会有这圣旨,而且,若不是惠妃出面,这圣旨绝对不可能会下的这么快。”夜无绝的眸子微微的眯起,声音中多了几分狠绝,若是那个女人敢玩花样,他绝不饶她。
“或者惠妃也是为了玉血灵珠,毕竟太子退了婚,五皇子娶了梦小姐,那玉血灵珠便理所当然的就成了皇浦王朝的了nAd1(”桐叔的心中,却仍就心心念念的望不了玉血灵珠。
“没那么简单。”夜无绝的眉头微蹙,再次沉声说道,惠妃那个女人,隐藏的太深了。
他的话语顿了顿了,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凝重,突然转向冷霜,急声道,“她答应了吗?”
虽然夜无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