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72部分

个男相比,只怕就差了太多了。
天下,怎么可能会有这般完美的男人?
先前,夜无绝来府中提亲时,她见到夜无绝时,便惊为天下,以为这个世上,只怕没有人可以比的过夜无绝的了。
但是,此刻的这个男人,却是再一次的让她惊滞了。
这个男人绝对的是那种让任何一个女人都为之疯狂的男人,而他与夜无绝相比,更多了一种成熟的魅力,那是一种经过了岁月的洗涤遗留下的精髓,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有的。
梦若婷就那么直直的望着他,忘记了该有的反应,甚至忘记了此刻来这儿的目的。
房间里的男人却只是向着她们这边微扫了一眼后,便移开了眸子,然后便没有了任何反应,似乎刚刚根本就没有看到她们一般。
完全的把她们当成了空气。
老夫人微怔,此刻他的淡然,那种浑若无人般的优雅,实在是让人错愕,毕竟这种情况下,他至少应该有点反应吧?
毕竟,他这应该算是他来跟旧情人约会而被人捉住了吧。更何曾二夫人如今还是他们梦家的媳妇呢?
他这也太过狂妄了吧。
老夫人的脸色慢慢的阴沉,眸子中也明白的多了几分冷意。
来不及多想,老夫人便快速的冲进了房间里。
“这还真热闹呀。”老夫人望了他一眼,然后望向二夫人的寝室,看到二夫人此刻竟然下了床,正坐在梳妆镜前,孟千寻正轻柔的为她梳着头发。
原本是极为的温馨,幸福的一副画面,但是此刻看在老夫人的眼中,她却感觉到特别的刺眼。
二夫人突然听到老夫人的声音,微微一惊,快速的转身,看到老夫人站在房门外一脸怒意的望着她,知道老夫人误会了,便想要解释,连连的拉着孟千寻,有些吃力的站起身来,有些急切地说道,“老夫人,她是、、、”
“好了,你也不用再费心介绍了,我刚刚在外面已经听的很清楚了。”只是,老夫人却根本就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微勾的唇角明显的多了几分冷意,很显然她就是已经给二夫人定了罪了。
二夫人僵住,脸色微变,她本就是个玲珑剔透之人,自然明白了老夫人的意思,那一刻,她突然感觉到有些心冷,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老夫人竟然这么的不相信她。
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
有那一刻,二夫人甚至想着不要去解释了,因为,她突然觉的,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了。
孟千寻一直没有出声,只是微垂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冷意,老夫人平时不是对二夫人很好,不是很相信她吗?如今竟然、、、、
虽然她也明白,这件事情肯定是有人刻意的挑拔,但是若是在老夫人的心中真的是完全的相信二夫人的,就断然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来。
孟千寻一直都没有转身,没有面对上老夫人。
“二夫人,其实老夫人已经来了很少时间了,所以,你们刚刚的谈话,老夫人都听到了。”梦若婷故意装出一脸的为难,低声说道,只是心中却是得意的狠不得跳起来了。
“老夫人都听到了吗?”二夫人的唇角微扯,略略的扯出一丝略带自嘲的笑意,她没有想到,老夫人竟然站在外面听了那么久。
如此说来,老夫人今天可能是刻意而来,而站了外面听了那么久,很显然心中早就已经对她怀疑了,或者不仅仅是怀疑,或者是早就给了定了罪了。
“是,我都听到了。”老夫人看到她唇角那丝略带嘲讽的笑,心中的怒火微微的升腾,怎么着,她做错了事,反而还这副表情。
现在是事实摆在眼前,她的女儿在房间里,她的情人在正厅里,她还需要解释吗?
“我跟了老夫人这么多年,没有想到,老夫人竟然这么的不相信我?”二夫人微微的呼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失望,可能是有些支撑不住了,再次坐回了椅子上。
老夫人愣了一下,毕竟心中还是心疼她的,隐隐的有些不忍,只是一看到此刻正站在正厅中的男人时,她便有些控制不住了。
再怎么说,她可是她的媳妇,这对她的儿子而言,那可是极大的侮辱。
她再怎么疼媳妇,在她的心目中,媳妇的地位也比不过儿子呀。
“你现在要我怎么相信你?这都摆在眼前呢,你还要我怎么相信?”老夫人的声音中也明显的多了几分怒火。
“真没有想到,我们梦家竟然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件事要是传了出去,我们梦家只怕就完全的毁了。”梦若婷继续的在一边煽风点火。
她可是唯恐不够乱。
孟千寻一直都没有说话。
其实,这一次,看到二夫人这个样子,她便的打定了主意要带二夫人离开了。
若是再让二夫人继续的留在将军府,二夫人早晚会被他们害死。
老夫人虽然一直都护着二夫人,但是毕竟年纪大了,无法再保护二夫人。
而此刻老夫人竟然就这么的误会了二夫人,更让孟千寻心冷。要带二夫人离开的决心便更坚定。
所以,此刻她没有说话,她要让二夫人自己看清楚,这个将军府中,早已经没有什么让她留恋的东西了。
“枉我这么多年那么的疼你,一直把你当成亲生女儿一般,你,你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对的起我吗?你对的起龙儿吗?”老夫人向来都是以梦家的利益为主的,如今听到梦若婷的话,双眸不由的一沉,声音中也更多了几分严厉。
此刻她这话中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若是老夫人真的把我当亲生女儿,现在会这般指责我吗?”二夫人的心中更冷了几分,向来温顺听话的她,此刻却是当众的回顶了老夫人。
以前,她是尊重老夫人的,但是此刻,心中却是冷了,突然觉的,原来老夫人对她的好,也是有原因的,有限制的。
说真的,此刻,她的心中的确是有些不平的,平白无故的被这般的污蔑,换了是谁,心中都不会舒服。
“你?”老夫人气结,万万没有想到二夫人竟然跟她顶嘴,眸子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隐隐的也多了几分狠绝,“可是,你终究是我的儿媳妇,你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还要我祝福你不成?”
“若是我的女儿,不管她做什么事情,只要她幸福,我就会祝福她。”二夫人再次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一双眸子慢慢的转向孟千寻,她对千寻的爱不带丝毫的自私。
“你?你是要故意气我吗?”老夫人差点气背了过去,一只手微微的伸手,指向二夫人的方向,“我还真是错看了你了。”
“二夫人,你这么就不对了,老夫人平时那么疼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老夫人呢?”梦若婷还嫌不够火,继续的火上加油。
“你说,这个女儿是你什么时候生的?这个男人,是你什么时候的情人?”老夫人此刻也是气急了,一张脸上是满满的怒火,望着二夫人,怒声斥道。
二夫人的身子猛然的僵滞,一双眸子也是略带僵滞的转向老夫人,虽然老夫人一进来就定了她的罪,甚至不给她解释的机会,但是她却万万没有想到老夫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一刻,二夫人的心沉到了谷地,这一刻,她突然感觉到全身冰冷,心底一片绝望。
这么多年,她时时刻刻都跟在老夫人的身边,精心服侍着她,根本就不曾离开过她的身边,她有机会去生孩子吗?
不错,老夫人这些年对她是不错,但是她对老夫人却也一直都是全心全意,比对自己的娘亲照顾的还要细心。
如今,听到老夫人这番话,二夫人突然想笑。
而且,她也真的笑了,只是,那笑中却让人感觉不到半点的笑意,反而带着一种悲凉。
“老夫人觉的我有这样的时间吗?”二夫人不答反问,这么多年,她所做的事情,老夫人哪一件不是清清楚楚的,如今,她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老夫人一时语结,是呀,这生孩子的事情,可不是说生就一下子生下来的,这可是要十月怀胎的。
二夫人从嫁进梦家,便一直都留在梦家,都在老夫人的身边,根本就没有那样的时间呀?
“也许这个孩子是你在嫁入梦府前就有的呢,这个男人或者是你在出嫁前的情人呢。”梦若婷看到老夫人语气,双眸微闪,连连说道。
老夫人的眼睛微眯了一下,却没有反驳梦若婷的话,一双眸子反而是直直的望向了二夫人,那神情间隐隐的带着几分怀疑。
二夫人是何等聪明之人,怎么可能猜不出老夫人的心思,这一刻,她不仅仅心冷了,而且更多了几分怒意,这对她而言,就是一种再明显不过的羞辱。
这不仅仅是对她的羞辱,还是对她的家族,对她的父亲的羞辱。
“我们王家向来家教严厉,绝不容人这般的羞辱。”二夫人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怒意,声音中也隐隐的带着几分冷意。
她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一双眸子再次的望向孟千寻,“我嫁到梦家已经二十二年了,但是她今天却只有十七岁。”
“那你说,你这女儿是怎么来的,还有这个男人又是怎么回事?”老夫人看到她此刻的样子,微微的一惊,也知道刚刚自己的举动太过分了点,此刻也略略的恢复了一些冷静。
王家她也是很清楚的,家教的确很严,当时她也正是看中了王家的这一点,才让人去给龙儿提亲的。
若说是出嫁前,她便有了情人,甚至有了孩子,那似乎真的有些说不通。更何况那丫头看上去也的确很小,应该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
“老夫人现在再问,不觉的迟了吗?”心冷了,便不会再有任何的希望了,她发现,这一刻,通过这么一件事情,她便完全的看清了一个人了。
若是老夫人真心疼她,真的对她好,真的相信她,那么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老夫人都不应该怀疑她,就算心中有所疑惑,也应该向她问个明白。
更何况,这样的事情,只要老夫人略略想一下,便明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老夫人却是怀疑她的。
而且刚刚老夫人甚至连给她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便完全的定了她的罪,这说明了什么?
她不想再去深究了。
“刚刚可能是我太激动了一点,当时听到那孩子喊你娘亲,而且又喊这位男子父亲,一时间太过冲动了。”老夫人可能此刻也转过弯来了,刚刚脸上的怒火已经隐过,微微的多了几分懊恼。
“这孩子是我收养的。”二夫人望了孟千寻一眼,然后有此淡淡的说道,此刻,她竟然没有说明孟千寻的身份。
以前,在将军府中,所有的人对千寻都不好,包括老夫人也是十分的讨厌千寻的,她此刻若是说出了千寻的身份,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她不想让千寻受到任何的伤害。
“收养的?可是以前也没听二夫人说起,而且,也没见过这丫头呀,我记的二夫人以前收养过两个孩子,不过都很不幸的夭折了。”梦若婷很显然不太相信二夫人的说法,声音中是再明显不过的质疑。
“怎么?我做事,还要事事向你禀报不成?就因为我以前收养了两个,都没有养活,所以这一个,我便悄悄的收养的,没有想到,这一个倒是平平安安的长这么大了。”二夫人的眸子冷冷的望了梦若婷一眼,平时的温和不见了,而是换成了一副冷冽的严厉。
她并不是任人欺负的软柿子,有些事情,她只不过是不想去计较,并不代表着,她就不知道。
她这话可以说是一语几关。
她养的那两个孩子很明显是被人害死的,这件事情,只怕梦若婷也是知道的。
梦若婷的脸色微微一变,眸子中寒意猛现。
老夫人的脸色也隐隐的变了,其实这件事情,她也是知道的,但是当时,她却并没有阻止,因为,她也不想梦家的东西最后落在了别人的手中。
虽然她疼着二夫人,但是却容不得一个外人,那怕还只是一个孩子。
“今天,这件事情,大家既然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再瞒着了。”二夫人坐在椅子时,一双眸子再次的望了梦若婷一眼,然后落在老夫人的身上,声音中带着几分不让怀疑的坚定。
这一刻,她虽然瘦的不成样子,虽然一脸的憔悴,却偏偏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威严。
老夫人心中微怔,望向她的眸子中也多了几分错愕,这么多年,二夫人跟在她的身边,都是温顺的,体贴的,乖巧的。
她还从来没有看到二夫人这般的神情。
老夫人知道此刻二夫人的话没有说完,后面的才是重
果然,二夫人微微的停了一下后,然后伸手,拉住了孟千寻的手,紧紧的握着,然后再次的望向老夫人,一字一字十分坚定的说道,“今天,我便正式的收她做我的女儿,还望老夫人成全,夫君临走的时候,也是很想要一个孩子的,曾经再三的嘱咐我,让我收养一个孩子,当时老夫人也是在场的,而且,当时,夫君说的清楚,收养了孩子后,跟他姓梦,就是他的孩子。我这算是替夫君完成一个心愿吧。”
二夫人说到此处时,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沉痛,他是真的爱她的,她很清楚,他当时之所以当着老夫人让她收养一个孩子,就是怕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到时候会受欺负,收养一个孩子,到时候也可以有个依靠。
她这话说的轻巧,但是牵扯的事情,却是不少的。
此刻,她已经病成这样,只怕是活不了几天了,这个时候突然认了一个女儿,那么她死后,二房中的财产肯定要分给这个女儿。
毕竟二房中没有其它的孩子。
而且,她此刻搬出梦家二公子的遗言,此刻收养了这个孩子,便也是梦家二公子承认的,那么事情的性质又完全不一样了。
“这件事,也不用太急,你的身体要紧,还是先养好身子再说吧。”老夫人的眉头微皱了一下,然后便略带轻笑,一脸关心的说道,只是,那神情间,却微微的带着几分怪异。
“老夫人,你看我这个样子,只怕也活不了几天了,我还能等到什么时候,老夫人难道连我这最后的心愿都不能答应吗?更何况这也是夫君的心愿呀?”二夫人听老夫人这么说,心中便更沉了几分,只是,这一刻,她却绝对的不能退让,她不想让她跟夫君的那些产业落到那些人的手中。
老夫人先前一直都是十分的担心她的身体的,若是她真的心疼她,这个时候,应该不忍心拒绝她吧。
老夫人暗暗呼了一口气,嘴角微抿了一下,然后再次轻声道,“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你不会有事的,我已经去人去请大夫了,到时候,一定能够把你的病医好的。”
老夫人这话处处是在关心着二夫人的,但是,此刻,却分明就是借口,完全的将二夫人刚刚的话给支开了。
孟千寻的眸子更多了几分冷意,这个老夫人,还真是狡猾,她自然明白二夫人的心思,此刻认她,是想把二房所有的财产都给她。
她并不在意那些,但是对于老夫人的态度,却多了几分厌恶。
当然,不管二夫人能不能正式的认她,她都会把二夫人当成自己的娘亲,当然她也绝对的不会让二房那些东西落到那些人的手中的。
二夫人此刻已经完全的明白了老夫人的意思,心中便更多了几分失望,不再去征求老夫人的意思,而是转向孟千寻,柔声道,“女儿,来把娘亲扶起来。”
“恩。”孟千寻应着,小心的将她扶了起来,只是心中有些疑惑,不知道她此刻想要做什么。
老夫人也微微的愣住,有些疑惑的望着二夫人,暗暗猜想着,她这是要做什么?
“来,把娘亲扶到你爹爹的牌位前,娘亲要当着你爹爹的面认你,也让你爹爹认下你这个乖女儿,相信你爹爹一定会很高兴的。”二夫人的声音极为的轻柔,淡淡的带着几分幸福,只是,此刻,她却完全的不再在意其它的人。
既然别人都不在乎你的感受,你何必还要处处的为别人着想。
孟千寻微愣了一下,然后唇角慢慢的扬起,她很欣赏二夫人的这种风格,既然认了娘亲,那么,对于她的话,她自然要听从,更何况,二夫人这样的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她既然认了二夫人做娘亲,自然就应该认梦家二公子为爹爹。
孟千寻扶着她,慢慢的向着牌位前走去。
老夫人的脸色突变,变的十分的难看,她怎么都想不到,二夫人不但顶撞她,而且还敢忤逆她,她刚刚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如今二夫人竟然借用龙儿来威胁她。
“她是什么身份,岂能随便的进我们梦家?”梦若婷的双眸一沉,突然狠声说道,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带着明显的嘲讽,“我们梦家可是堂堂将军府,二夫人你随便找这么一个人,就想让她进入梦家,就想让她姓梦,她配吗?”
“天下的身份,只要说的出的,就没有她不配的。”原本一直站在大厅中沉默不语的北尊大帝听到梦若婷的话,眸子微眯,冷冷的出声。
竟然有人敢说她的女儿不配,真是可笑。更加该死。
大家听到他那冰冷的声音,都纷纷的一惊,这才想起了,房间里还有这么一个人。
那个男人不出声时,便有着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霸气,如今一开口,更有着一种让人根本无法反抗,更不敢违抗的威严与魄力。
似乎只要他一句话,这整个天下的人,都必须的无条件的臣服于他。
他的本身,就有着那样的魄力。
他说话间,手似乎微动了一下,便有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突然的飞向了梦若婷,快速的划过梦若婷的脸颊,顿时便留下一道明显的血痕。
梦若婷完全的惊住,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对上他的眸子时,还下意识的向后缩了一下身子。
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脸上的伤,甚至似乎没有感觉到疼痛。
被孟千寻扶着,已经走到了房门处的二夫人也看到北尊大帝,微微的愣了一下,却并没有过多的错愕与惊滟,而是带着几分淡淡的欣慰,“她就是你的亲生父亲?”
刚刚她好像听到千寻喊他父亲的。
“恩。”对她,孟千寻不想隐瞒,所以微微的点头应着。
“难怪,难怪你的娘亲那般痴情的爱着他,值的。”二夫人的唇角微微的淡开一丝轻笑,“我现在能够明白,你的娘亲当时虽然很苦,但是她的心中一定是甜的。”
她也是一个女人,所以,她明白一个女人的感情。
先前,她还是有些同情李灵儿的,但是,现在,却是羡慕李灵儿的,爱着这么一个男人,李灵儿的心中一定是幸福的。
北尊大帝听到二夫人的话时,神情微动,伤痛中却更多了几分自责,他的灵儿为了他,受了太多的苦。
若是他的灵儿,不是那么的深爱着他,或者就不会受那么多苦了。
“我想认她做我的女儿,也想让我的夫君认她做女儿,你同意吗?”二夫人此刻仍就不知道北尊大帝的身份,一双眸子望向北尊大帝轻声问道。
毕竟女儿是人家的,她要认女儿,至少应该要经过人家的同意吧。
“恩。”北尊大帝没有任何的犹豫的,点头应着,他虽然是北尊国的皇上,是高高在上,无人能及的。
但是,这么多年来,他却明白了一个道理,身份再高,又有什么有?
真正的感情,才是最珍贵的,所以,此刻,他不会反对,而且还有着几分欣慰。
“敢问这位公子的名讳?”老夫人深知这位男人的身份不简单,更何况刚刚那霸气十足的话,更是证明了这一点,所以,老夫人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般轻易的同意的。
所以,此刻,老夫人对于他的身份更加的疑惑。
北尊大帝只是微微的扫了老夫人一眼,唇微动,冷冷地说道,“你不配知道。”
他的名字,天下的确没有人敢问。
老夫人何时受过这样的气呀,一张脸顿时的阴沉,微微的似乎有些变的铁青。但是此刻,她终究不知道这人的身份,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能心中的怒火极力的压了下去。
“啊,啊,我的脸。”梦若婷似乎到现在才发现了自己的脸受伤的事情,突然的惊呼出声。
“大惊小怪的做什么?”老夫人此刻心中正气的冒火,无处发泄呢,梦若婷这么一喊,让她更加的心烦,不由的怒声吼道。
只是,在她转眸,看到梦若婷脸上的伤时,却是猛然的惊住,刚开始,她并没有注意到那个男人的动作,并不知道梦若婷受伤的事情。
如今看到梦若婷的脸上的伤口似乎很深,而且,那伤口似乎还在慢慢的变大,变深,心中暗暗惊怕。
虽然,她并不是很喜欢梦若婷,但是梦若婷现在可是已经嫁人了,若是她的脸毁了,那她以后在夫家的地位肯定会受到影响,甚至有可能会被夫君嫌弃。
孟千寻先前一直都是微垂着脸的,此刻听到梦若婷的惊呼声,才微微的抬眸,望向梦若婷,看到她脸上的伤口,以及那不断流出的血时,脸上却没有丝毫的神情变化。
这一切都是这个女人自找的,怪不得任何人。
而且,她也知道,绝对是梦若婷故意的带着老夫人来这儿的,很显然梦若婷事先知道她跟父亲来这儿的事情。
所以,很明显的,梦若婷是在暗中让人监视着二夫人的。
那么她有足够的理由怀疑二夫人此刻的病是跟梦若婷有关的。
她还记的,以前夜无绝说过,梦若婷是很擅长用毒的。
“快,快,快去请大夫来。”老夫人此刻有些急了,连声吩咐着丫头。
那丫头也有些慌了,听到老夫人的话后,连连的跑了出去。
“啊,不要,不要,我的脸。”梦若婷的手想要扶上自己的脸,但是却又不敢,只是疯狂的大叫着跑到了梳妆台前,看到自己脸上的伤口时,更是惊的大喊。
伤口这么深,她的脸肯定是毁了。
先前的时候,她只是感觉到什么扶过她的脸颊般,并没在太过注意,后面来慢是的感觉到疼,感觉到血快速的漫开时,才惊醒过来。
只是,她却也万万没有想到,伤口会这么深,这么长?
她的脸,只怕就真的要这么的毁了,不要,不要,若是她的脸毁了,现在,夫君肯定会嫌弃她,到时候夫君身边的那些小妖精们肯定会、、、、
二夫人终究还是善良之人,看到梦若婷的样子,终究有些不忍,不过,梦若婷刚刚是因为侮辱千寻,才被千寻的父亲伤成这样的。
所以,她虽然有些不忍,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有些事情,有因才有果,你自己遭下的孽,就要自己承受后果。
不得不说,千寻的父亲是一个极度护短的男人。
那个丫头离开没多久,院外便传来杂乱的脚步声,随即梦啸天急急的走了进来。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听说婷儿受伤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梦啸天一进院子,便厉声喊着,声音中明显的带着几分狠绝。
北尊大帝的神情一凛,双眸突然的眯起,不用说,他便猜到了这个男人是谁?
就是他伤害了他的灵儿的。
好,很好,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让他遇到这个男人了。
孟千寻听到梦啸天的声音时,脸色也是微微的一沉,眸子中多了几分冷意,对他,孟千寻的心中只有恨,特别是在知道了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娘亲后。
今天竟然父亲既然来了,自然要娘亲报仇,她可以相像的出,梦啸天的下场一定会很惨。
“父亲,父亲,我的脸,我的脸毁了,那个人毁了我的脸。”梦若婷见到梦啸天,立刻哭喊着跑向前去,哭诉着告状。
“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将军府伤人。”梦啸天听到梦若婷的话,声音中更多了几分怒意,脚步微迈,快速的走进了房间。
看到房间内站着的男人时,却是猛然的惊住。
那个男人望着他的眸子中是再明显不过的杀意,而此刻,那个男人全身散发出来的冷意,似乎要将世间万物全部的冰结了,让人心颤。
这个男人,一看就不好惹,只是,他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何望向他时,这么大的杀意。
在那么一瞬间,梦啸天不敢去对上他的眸子,所以,梦啸天的眸子微转,避开他的直视,然后望向了正扶着二夫人的孟千寻。
孟千寻也微微的抬眸,望向梦啸天。
梦啸天看到慢慢抬起脸的孟千寻时,完全的,彻底的惊住,一双眸子不断的圆睁,圆睁,睁到了极限。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130章报仇,梦啸天的下场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131章 她真正的身份,可怜的夜无绝

章节名:第131章她真正的身份,可怜的夜无绝
梦啸天此刻那神情就跟见了鬼一样的,在他而言,此刻只怕比见了鬼更让他惊讶。|i^
他的身子完全的僵滞,就么直直的望着她,一时间忘记了所有的反应。
他的脸上是再明显不过的错愕,惊讶,似乎还带着那么一丝的害怕。
孟千寻自然明白他为何惊讶,因为,她的这张脸跟娘亲很像,此刻,在梦啸天看来,就算不会把她错认成娘亲,也肯定会跟有关的事情联系在一起。
他做贼心虚,害怕也是应该的。
“你?你?你?”梦啸天的唇微动了一下,连声说了三个你字,只是,却也仅仅是重复着这单一的字符,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没有人知道,他这只是单一的词义中是想要表达什么。
他的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孟千寻,眼睛一动不动,甚至眨不都眨一下,就那么盯着孟千寻,似乎狠不得直接的将孟千寻给收起眼睛中。
而他那微垂在身侧的手,更是不受控制的轻颤着,他的手似乎微动了一下,想要抬起,但是最终还是悄悄的落下,此刻,他的心中只怕如同惊涛骇浪一般。
二夫人的心中微微一惊,她是见过灵儿的,所以,此刻,她也明白梦啸天的心情,知道梦啸天可能会认出千寻,心中暗暗的有些担心。
梦啸天对千寻可是一直都不好,而且,她也清楚的知道梦啸天有几次甚至想要杀孟千寻,要不然她想办法让老夫人阻止,孟千寻只怕早就被他害死了。
现在,他若是认出了千寻,会不会又要伤害她?
北尊大帝那微眯的眸子中杀意直直地射在梦啸天的身上,看到梦啸天此刻盯着孟千寻的样子,便也完全的可以肯定,当年,正是他抓走了灵儿,而且害的灵儿吃了那么多的苦nAd1(
这个男人,他绝对不会放过,不过,他还要查清当年的事情,所以,暂时还不打算杀他,而且,他也不可能就那么轻易的一剑杀了他。
他会让这个男人生不如死。
“天儿。”老夫人感觉到梦啸天的异样,微微的出声提醒,毕竟现在还有外人在,他这么的盯着一个小姑娘看,实在是、、、
更何况,这小姑娘的父亲那眼神实在是太可怕了。
只是,此刻梦啸天是完全的处在惊愕,震撼中,根本就没有听到老夫人的提醒,所以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的盯着孟千寻,甚至脚步微动,微微向着孟千寻迈动了一步。
北尊大帝微眯的眸子一沉,身子下意识的一闪。
不过,梦啸天也只是迈了一步后,便停了下来,所以,他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他倒要看看,梦啸天想要做什么?
“你?你是谁?”梦啸天此刻似乎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那惊涛骇浪般的心也微微的平静了一点,终于问出了一句话完整的话来。
“你觉的我是谁,那我就是谁。”孟千寻却是微微一笑,柔美中有着一种出尘的宁静,淡淡的却似乎有着一种带着魔力的感染力,让众人不由的都看的呆了,迷了。
孟千寻这话,虽然是模棱两可,但是却是明显的意有所指,梦啸天自然是明白的的。
因为从梦啸天刚刚的反应中,她很清楚此刻梦啸天心中的想法。
很显然,梦啸天应该已经猜到了nAd2(
果然,梦啸天听到她这话后,身子明显的僵滞,他觉的她是谁,她就是谁?
当他第一眼看到她时,真的错把她当成了当年的她,但是,惊愕过后,他却是冷静了下来,毕竟,岁月不饶人。
十七年过去了,她不可能还这般的年轻。甚至比当年还年纪了一些。
而眼前的她,看上去,也就是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所以,他的心中突然的想起了一种可能。
她会不会是那个在将军府中待了十六年,一直都是长相极为平凡的千寻?
其实他也早就想过,那么美丽的她,生出的女儿怎么可能会那么的平凡,如今看来,可能是她早就算好了的,在她出世没多久,便给她易了容了。
让人误以为千寻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而且甚至有些丑的女孩子。
他一直都知道她是聪明的,但是却还没有想到,她竟然将事情安排的那么远。
若是早知道,千寻长的这么美丽,跟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他怎么都不可能会让千寻离开。
梦啸天因着自己心中的想法,突然的一惊,顿时明白了当年她的用意,心中隐隐的多了几分狠意,也多了几分怒意,那个女人还真是够厉害,也够绝情的。
他当年对她那么好,她不但丝毫都没有感动,竟然还时时的防着他。
梦啸天越想,心中越气,脸色也微微的阴沉了下来,眸子中更是漫过无法掩饰的怒意。
他虽然将她囚禁了八个月,但是,却从来就没有真正的得到过她,不要说是她的心,她的身子他都没有得到过。
每次,他只要一靠近她,她便以死相逼,而且她当时怀了身yun,她曾经说过,只要让她平安生下孩子,接下的事情,便由着他的nAd3(
当时,他相信了她,所以,便也没有再逼她。
当时,他也是想尽办法的要打掉她的孩子的,但是那个女人却太过坚持,太过聪明,时时的防备着,竟然不顾自己的身体,都要拼命的薄孩子。
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由着她,原本也是想着,等她生了孩子,那她就是他的人了,到时候,再找个机会,把孩子除掉,毕竟就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到时候,她已经是他的人了,料她也没有办法了。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千算,万算,竟然还是没有算过她。
就在他出城的时候,她不但生下了孩子,还用玉血灵珠换得了那个孩子跟太子的婚约,而且当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被埋在了地下。
最后,他什么都没有得到。
而他没有想到,那个在将军中生活了十六年,看起来很丑,一无是处的丫头,竟然会是这般的天仙美人儿,似乎比当年的她更美上了几分。
“你?你是千寻?”梦啸天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快速的压下了心中的怒火,望向孟千寻的眸子中突然多了几分激动,脚步微次的向前,有些急的喊着,“千寻,真的是你吗?”
那声音中也带着几分激动,还真是有着那么一副慈父的欣喜的样子。
孟千寻看到他这副样子,脸色却是不由的一沉,她太了解梦啸天,对他没有益处的事情,他绝对不可能会这般的欣喜,这般的激动,虽然,她也知道,此刻梦啸天这副表情有一大半是装出来的。
但是,能够让梦啸天这么装,肯定还是有原因的。
以前梦啸天可是对她厌恶到了极点,处处想着置她与死地的,此刻见到她,有这么激动的必要吗?
梦啸天的心中在打着什么主意?
孟千寻知道,梦啸天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二夫人的身子僵了僵,握着孟千寻的手下意识的收紧,带着明显的担心。很显然,她也猜到了梦啸天是别有居心的。
孟千寻却轻轻的握了一下她的手,无言的安慰着她,告诉她不会有事的,这一次回来,就是为了娘亲的事情,要为娘亲报仇的。
所以,她并不怕梦啸天认出她。
而这一次,有些事情,是该好好的解决一下了。
旧帐,新帐,都要好好的算一下了。
“父亲,你疯了,她怎么可能会是梦千寻,那个丫头那么丑,怎么可能会是她。”原本更在为自己的脸疯狂的梦若婷听到梦啸天的话后,一双眸子再次极力的圆睁,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
此刻,她的神情最多的倒不是错愕,而是那种无法接受的嫉妒,不可能,那个死丫头怎么可能会一下子变的这么漂亮的。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本来,一无是处,长的那么丑的梦千寻却被凤阑国的三皇子选中,成了三皇子的王妃,她心中就十分的不服气,妒忌的要命,如今再告诉她,孟千寻竟然这么的美丽。
她实在是无法接受,不能接受。
老夫人听到梦啸天的话后,也是明显的一惊,一双眸子快速的转向了孟千寻,此刻,突然想起,刚刚那声音听起来倒是有些熟悉,的确是千寻的声音,只不过,因为样子相差太大,她刚刚根本没有想到那种可能。
而当年,梦啸天将李灵儿带回来后,便一直囚禁在房间,不让任何人进入,她当时也懒的管这件事,也没有看到过李灵儿的样子。
所以,她刚刚看到孟千寻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异常的反应。
“千寻,是你,对吧?”梦啸天却是没有理会梦若婷的话,仍就直直地望着孟千寻,等待着她的答案,那双眸子中似乎带着太多的期待。
“哼、、”孟千寻唇角微扯,冷哼轻笑,脸上的嘲讽再明显不过,她没有回答,但是却也没有否认,在这样的情况下,便也算是承认。
“千寻,真的是你呀,你回来也不告诉父亲一声,你离开这么久,父亲一直都惦记着你呢。”梦啸天见孟千寻没有否认,便知道自己说对了,毕竟能够长的那么像的,肯定是有着最亲的血缘关系的,这种可能是最大的。
不得不说,这梦啸天的脸皮还真够厚的,像这样的话,竟然也说出的口,以前,谁不知道,在这将军府,梦啸天最厌恶的就是孟千寻。_!~
“停,别乱认关系。”孟千寻冷冷的打了他一眼,打断了他的话,看着他那一脸的异常的欣喜,心中突然感觉到有些恶心,这个男人就是一个人渣。
此刻之所以表现的这般的欣喜,绝对没好事。
梦啸天听到她的话,微愣了一下,不过,却也并没有生气,再次一脸堆笑地说道,“这丫头,怎么说话呢,我是你的父亲,这可是无法改变的事实,怎么是乱认关系呀,怎么?你这丫头不会是还在生父亲的气吧?”
他的声音不高,虽然听起来是轻嗔的话,却又带着几分刻意的纵容,俨然就是一个深爱着自己的女儿的慈父的样子。
“这才是我的父亲。”孟千寻实在是不想再看到他那副恶心的嘴脸,转向北尊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