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天价傻妃娶一送一-第98部分

爱的笑道。
他擅长的事情的确不少,因为,生在皇室,父皇又对他寄于太高的厚望,所以,他从小什么都要学,而且,学的十分刻苦,因为,他知道,在那样的环境下,容不得他有半点的忽略,容不得他在任何的事情上输与其它的人。
所以,他学会的东西很多,当然,要承受了别人无法承受的折磨与艰辛。
所以,他要先了解清楚其它的来参加大选的那些人的情况,当然,在这之前,他已经让人一一去调查了,相信明天就会有结果了。
“哦,我知道了。”孟千寻恍然应道,“还是你想的更周到。”
“当然,本王可不能让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抢走。”夜无绝再次半真半假的说道,不过,这次的声音中,再次的多了几分笑意。
其实,他的确也早就有他的计划了,也都一步一步的算计好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可能会让她被其它的人抢走的。
“不过,你跟本王都没有商量一下,便宣布了招亲大选的事情,你说,本王应该怎么惩罚你呢?”夜无绝的脸突然再次的俯下她,在离她近的不能再近的距离汀,他的气息,更是全部的都喷在她的脸上。
此刻,他的声音中,不见半点的怒意,甚至听不出丝毫生气的意思,反而多了几分异样的暧昧,所以不难理解,他此刻所说的惩罚,只怕不是真正的惩罚,而是、、、、
他的唇有一下无一下的蹭过她的脸,她的唇,那呼吸似乎也隐隐的多了几分急促,他的身子也一点一点的绷紧着。
算起来,他跟她成亲,已经快两年的时间了,但是,他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洞房呢,想起这件事情,他就郁闷到了极
如今,两年的分离,终于相见,此刻,就这么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明显的感觉到她的柔软,感觉到她的气息,他若是没有想法,那就是男人了。
毕竟,这可是他深深的爱着女人。
孟千寻岂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心中不由的暗暗好笑,她本来就不是那种故做矜持的人,如今既然明白了自己的心意,而且,他跟她本来就拜了堂,早就是夫妻了,就算真的发生那样的事情,也是再正常不过的。
更何况,他们分开那么久,有道是小别胜新婚,而她更是新婚第一夜便逃婚,他们虽然成亲一年多了,但是还没有洞房,他们现在可以算是,新婚加久别。
孟千寻的双眸微闪,唇角微扬,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就补你一个洞房之夜,如何?”
她此刻的话语极为的轻柔,隐隐的似乎带着几分轻笑。
夜无绝听到她的话,身子猛然的僵滞。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166章 你们继续,继续

夜无绝听到她的话,身子猛然的僵滞。
说真的,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竟然会这般的主动,补一个洞房之夜,这意思,可是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
说真的,他心中虽然十分的渴望得到她,毕竟是自己深爱的女人,不想要她那是骗人的,但是,他却不想勉强她。
他希望,她是心甘情愿的给他。
而此刻,她的这句话,似乎足以说明一切了。
所以,此刻的夜无绝的心中,是无法压抑的狂喜与激动,不知道是因为太过高兴,或者是因为太过激动,他此刻的身子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轻颤。
他那揽在她身上的手轻颤的更加的明显。
他微微的抬起了脸,再次直直地望着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刚刚自己听到了,再次略带小心的确认道,“寻儿,你说的可是真的?真的可以吗?”
虽然,他跟她早就有过一次肌肤之亲,而且女儿都已经有了,但是,此刻,他却是紧张的连声音中都带着轻颤,而且,这一刻,他甚至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似乎无法控制一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来。
孟千寻看到他的样子,唇角不自觉的上扬,说真的,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神情,若非亲眼所见,只怕她也不会相信堂堂凤阑国的三皇子竟然会紧张成这个样子。
“我早已经是你的妻子了,不是吗?”孟千寻没有直接的回答他,但是这句话,却足以说明一切了,她本来就是他的妻子,所以,这样的事情,也本来就是最正常不过的。
当初,是她逃婚,说起来,她还真的是欠他一个洞房之夜。
至于那个什么招亲大选,那只不过就是一个形式,对他,对她都不重要了nAd1(
“不错,你早就是我的妻子。”夜无绝微愣了一下,唇角便不自觉的漫开灿烂的笑意,那轻笑中似乎还带着几分得意,声音中更是满满的满足。
这一点,是无人可以改变的事实。
所以,这一次,他再没有丝毫的犹豫,快速的俯身,再次用力的吻住了她,这一次,比起以前,似乎更多了几分霸道,不过,却亦有着他那轻柔的珍惜。
他即便是再怎么样,都不会伤害到她,不会弄痛了。
这一次,他的吻直接的深入,带着一股火热的冲动,更有着一种快要崩溃的疯狂。
没有人知道,这一次,他已经等了多久了。
随着他那激烈而缠绵的深吻,孟千寻的身子也慢慢的绷紧。
只是,她突然想起了一边的宝儿,宝儿虽然现在才只有一岁,但是却是发育的早,若是不小心,把她吵醒了,就不好了。
“宝儿。”趁着夜无绝的唇离开时,孟千寻压低声音说道,一双眸子也下意识的望向宝儿的方向。
宝儿仍就静静的躺在那儿,并没有任何的反应,似乎仍就在熟睡的样子。
夜无绝的动作也不由的汀了,他昨天便见识了宝儿的厉害,知道那孩子特别懂事,所以,便想着带千寻到另外的房间,毕竟吵醒了那丫头可就不好了。
“爹爹,娘亲,你们不用管宝儿,你们继续,继续。”只是,还不等夜无绝开口,宝儿那略显稚气的声音突然传来,隐隐的还带着几分歉意,而说这话时,她的双眸仍就紧紧的闭着,继续装睡。
呃、、、、孟千寻彻底的无语,这丫头,看样子早就已经醒了,只是,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
不过,这丫头醒了竟然还装做熟睡的样子,一动都不动,她跟夜无绝竟然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不得不说,这丫头的耐力的确是够厉害的nAd2(
孟千寻错愕之后,不由的有些好笑,这丫头还是早熟的很呢,瞧瞧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你们继续,继续?!
夜无绝暗暗的呼了一口气,神情间明显的多了几分郁闷,这小丫头,还真是,让人彻底的无语呀。
“宝儿,过来。”孟千寻看到宝儿仍就静静的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的继续装着睡,唇角不由的扯出一丝轻笑,这丫头,这样子,真是又可爱,又好笑。
毕竟还是一个孩子,有着孩子的天真与童气,所以,此刻,她说了那么一句话后,还可以继续的装睡。
夜无绝更加的郁闷,高高的兴奋一下子被熄灭,这小丫头醒的还真是时候呀,这话也真够惊人的。
虽然心中有些失落,但是却也极力的压下体内的冲动,让自己完全的恢复了过来,然后悄无声息的从孟千寻的身上移开了些许,看到宝儿听到孟千寻的话,只是微动了一下,却并没有过后,仍就躺在原来的地方。
心中也是暗暗好笑,看来这小丫头,还真是生怕打扰了他们,心中也不由的多了几分怜惜,这丫头真的是懂事的很呢。
“宝儿,过来,来爹爹跟娘亲这边来。”夜无绝此刻的情绪已经完全的恢复了,脸上慢慢的绽开一丝轻笑,望向宝儿的方向,轻声的喊她过来。
他的声音中有着一种独属于父亲的慈爱与轻柔。
虽然说明天他就见过宝儿了,也跟宝儿说了不少的话,但是,那些对他而言,却是太少,太少了nAd3(
宝儿如今都这么大的,他都还没有尽过父亲的责任。
小宝儿听到夜无绝的话,终于睁开了眼睛,微微的侧脸,望向他们的方向,微微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快速的爬了起来,开心的移到了夜无绝的面前,甜甜的喊道,“爹爹,娘亲。”
“小机灵鬼、”夜无绝轻轻的拂过她的头发,轻柔的声音中满是宠爱,这样的女人,真的是让人无法不疼爱。
“爹爹,其实,宝儿可以继续睡觉的。”小宝儿的眸子微转了一下,天真的话语,却偏偏带着几分让人想笑的无语,也不知道这小小的脑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
什么叫做她继续睡觉呀?
“来,爹爹抱。”夜无绝也是暗暗有些好笑,不过,却是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动作极为的轻柔,极为的疼爱。
“宝儿来跟爹爹,娘亲一起睡。”孟千寻轻轻的拍着两人的中意,示意让宝儿睡在他们中间,这丫头既然醒来,现在又看到夜无绝在这儿,一时半会的肯定是睡不着了。
宝儿从出生到现在,他们还没有这样一家人在一起呢。
小丫头一听孟千寻说让她睡在他们中间,立刻乐了,兴奋的拍着手喊道,“好呀,好呀,宝儿要睡在爹爹跟娘亲的中间。”
小丫头从小懂事,所以,平时只是安静的听孟千寻讲一些关于夜无绝的事情,小丫头虽然心中一直很想见到自己的父亲,但是却也知道,在山谷的时候,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她从来没有跟孟千寻提出过那样的要求。
虽然没有提过,但是小丫头的心中却是时时的渴望着,渴望着可以见到父亲,渴望着可以一家人在一起,像此刻这般的温馨,幸福。
或者,像这样的情形,小丫头已经不知道期盼了多久了。
夜无绝微愣了一下,心中不由的暗暗心疼,从小丫头此刻这兴奋的样子看来,便知道她心中有那么的期待,一般的孩子,对于这样的事情,只怕是觉的很正常,很平常的,但是这小丫头却是兴奋的都快要跳起来了。
这孩子越是这般的懂事,越是让人心疼,他的确是没有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所以,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补偿她,好好的疼爱她。
“来,小宝儿睡好了。”夜无绝将宝儿放在他跟孟千寻的中间,动作仍就是那般的轻柔,父亲的慈爱表现的淋漓尽致。
小宝儿猛点着头,小脸上仍就是那无法掩饰的兴奋,乖乖的躺在两人的中间,然后一只手紧紧的抱着孟千寻的手,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夜无绝的手。
然后一脸的满足地笑道,“终于可以跟爹爹,娘亲在一起了。”
那声音中带着淡淡的轻笑,更有着毫不掩饰的欣喜。
但是的在孟千寻与夜无绝的耳中,心中却都有些酸,这原本是多么小的一件事情,竟然就把这小丫头高兴成这个样子了。
“以后,爹爹跟娘亲会天天陪着宝儿。”夜无绝的手被宝儿握着,软软的,暖暖的,似乎有着什么什么击到心底,引起层层的感动,他保证,只是这次的招亲大选结果了,他便带着千寻跟宝儿回去,以后不管有多忙,他都会陪着她们。
“好呀,好呀,太好了。”小丫头突然的转了一个身,兴奋的大喊着,这可是一直都是她最想要的,她就是希望他们一家人可以天天在一起,那样,娘亲会开心,爹爹会开心,她就会更开心。
孟千寻的脸上一直挂着满满的轻笑,看着他们两个这般的亲密,这般的开心,她的心中也是满满的感动。
以后,若是天天可以这样在一起,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宝儿虽然以前一直没有见过夜无绝,但是两个人却一点都不生分,似乎是那种本来就天天粘在一起的父女一样。
宝儿一直缠着夜无绝跟她讲着讲那的,夜无绝也是极为的有耐性,宝儿说什么,他就做什么,标准的好父亲,而且那脾气才叫一个好呀。
看的孟千寻眼睛有都些有直的,她跟夜无绝认识了这么久,怎么都不知道,他的脾气竟然这么好呢。
“爹爹,娘亲经常给宝儿讲故事,爹爹也给宝儿讲个故事吧。”宝儿竟然缠着夜无绝给她讲故事。
孟千寻微愣,夜无绝会讲故事吗?
说真的,夜无绝平时可都是惜字如金,很少发言的,更不要说是讲故事会了,让他讲故事,那难度似乎有些大。
不过,孟千寻却并没有说什么,说真的,她也很想听听夜无绝会给宝儿讲什么故事。
夜无绝讲的故事,或者会很精彩吧。
夜无绝听到宝儿的话,也是一下子愣住了,他的确从来都没有讲过故事,而且,他小的时候,也从来没有人给他讲过故事。
生在皇室之家,虽然有着人人羡慕的荣华富贵,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但是,却没有了那种平常百姓间的温情。
从小,母后对他便十分严厉,在他的记忆中,母后甚至从来没有抱过他,更是很少对他笑。
从他记事起,每次,母后见到他,都会问他书背的怎么样了,武功练的怎么样了,字画练的怎么样了。
而且,每一次都是严厉的逼着他学习,学习。
父皇虽然一直秀爱他,但是对他也一直都是十分的严厉的,可能就是因为对他抱有太大的希望,所以,便更是请了无数的师傅,几乎教遍了他所有的东西。
所以,他的童年里,根本就没有一点属于自己的空闲的时间。
听故事,那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而且,也绝对不会有人给他讲的。
不曾听过,所以,便也就不知道怎么讲。
但是,他却不想夜宝儿失望,特别是对上宝儿那满是期待的目光,那句他不会讲,实在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微微的思索了片刻,他才慢慢的开口说道,“好,爹爹就给宝儿讲一个故事、、、”
夜无绝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似乎在沉思着什么,那神情间,似乎微微的带着几分异样,然后,他的唇角微微的轻启,再次慢慢的说道,“那是一个五岁的小孩子,有一次,他自己偷偷的到后山去玩,因为,玩的太过开心,所以,忘记了回家的时间,当他想要回去时,却看到了一只饿狼、、、、”
说到这儿时,他的声音再次的顿住,孟千寻的身子微微的一僵,她突然意识到,他可能不是在讲故事,而是在讲着自己的事情。
所以,孟千寻的心猛然的悬起,五岁的他与一只饿狼,她真的不敢想像,当时的他是如何的逃脱的。
而从他此刻的神情上,她可以看的出,当时一定很凶险,而且,这件事可能让他很痛苦。
孟千寻突然有些不忍心了,不想让他再继续讲下去,不想揭开他以后的痛苦的回忆。
“爹爹,那个孩子最后怎么样了?”只是小宝儿一脸紧张的望着他,急声催促着。
小孩子的好奇心本来就重,更何况,听到一个小孩子与到了一个饿狼,小丫头的心中那叫一个着急,一个担心呀,这丫头心底本来就是十分的善良的。
小宝儿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紧张,她真的好担心,好担心那个孩子。
夜无绝听到宝儿的话,似乎微微的愣了一下,似乎从回忆中回过神来,随即收起了脸上的情绪,极为轻松地说道,“然后那个孩子就把饿狼打死了,然后就回去了。”
他说的极为的轻松,似乎那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但是没有人知道,当时的凶险,那只狼,可是饿了几天了,而他当时只有五岁,而且,小的时候,他的个子并不高,那时候,他也还没有开始学武功。
可以说,他那时候是手无寸铁,毫无反抗的能力。就那么跟一只凶残的恶狼对峙。
那时候,他是害怕的,真的是害怕,几乎有一种要吓晕过去的感觉。
那时候,周围没有一个人,后山离皇宫还是有很长的距离的,而且他是偷偷的爬出皇宫,溜到山上的,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所以,当时,也不可能会有揪他。
那时候,他虽然很害怕,很害怕,但是却也明白,自己若是不反抗,便只有被恶狼吃掉,所以,他用他那超人的毅力,与他那小小的身体,最后将那只饿狼打死了,不过,他也弄了一身的伤。
看上去,几乎满身都是血,十分的可怕。
那还不是最让他痛苦的,最让他难过的是,当他回到皇宫,跟母后说起就件事情时,母后竟然冷冷的告诉他,这就是他不听话,偷偷跑到后山去玩的后果。
而且,对他全身的伤,更是不管不顾,还惩罚他,在房间里跪了一个时辰。
那时候的他,又怕,又饿,又痛,而且,心中,更是冰冷的,他真的没有想到,他死里逃生,母后不但没有丝毫的安慰,反而还骂他,惩罚他。
不过,从那一刻起,他便不断的告诉自己,不管什么事情,只有靠自己,除了自己,谁都不会帮你。
也正是因为那件事情,让他明白了很多的残忍。
不过,这一些,他不会告诉宝儿,他不想让宝儿知道那些残忍的事情,他的宝儿,只要开心,快乐就好。
孟千寻看到他神情间的沉重,隐隐的也能够猜到当时的情况,生怕宝儿再继续的问,便揽住宝儿,轻声说道,“宝儿,娘亲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好呀,好呀,娘亲讲的故事最好听了。”宝儿毕竟是个孩子,自然不会想到那么多,一听说有故事听,便立刻开心起来。
孟千寻把小时候自己看的一些美好的童话故事讲给宝儿听,她也只希望她的宝儿的生活只有美好与幸福。
幸福的时光过的很快,不知不觉间已经过了几个时辰,小宝儿也终于忍不过困意,慢慢的睡着了,不过,她的手,仍就紧紧的抱着夜无绝,似乎生怕他会离开了。
一夜的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天色已经微微的变亮,夜无绝有些无耐的轻笑,“这小丫头的精力还真是好的惊人。”
不过,说出这话时,他的脸上却并没有半点的疲惫,反而一脸的满足,有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儿,是他的骄傲。
“她是刚看到你,才开心,才激动了。”孟千寻看到已经睡熟的宝儿,声音微微的压低,轻柔中也是满满的心疼,毕竟是小孩子,有什么情绪,也是不会掩饰的。
“比本王更激动?!”夜无绝望向孟千寻,微微的轻笑,他又何尝不激动,一年多的分离,再次的重逢,他比谁都兴奋。
他的手,慢慢的伸开,将孟千寻跟宝儿一起抱在了怀里,他的脸也轻轻的俯在她们的面前,看着面前两个对他而言最重要的女人,手下意识的收紧,将她们揽的更紧。
“本王还真是舍不得离开,真想就这么陪在你们身边。”他的声音中有着太多的不舍,真的不想离开,只的好想陪在他们身边,就只是这种宁静的生活就足够,其它的,他都可以放弃。不过,他知道,有很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招亲大选的事情,更是半点都马虎不的,他让人去查的事情,应该也很快就能够有结果了。
“很快就可以了。”孟千寻的声音也带着几分不舍,她也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形,两个人暂时还不能是在一起,毕竟,招亲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如果就让人知道了夜无绝随意的出入皇宫,让人知道了她跟夜无绝的关系,那么到时候,肯定就会有人质疑最后大选的结果。
只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好了,本王先回去,随后会让人把调查的结果给你送过来,你到时候便可以制定比试的项目。”夜无绝的脸上多了几分认真,处理起事情来,他向来都不会有半点的马虎,更何况是这件事情。
要比试的项目,不仅要是他擅长的,更要避开别人最突出的,所以,就里面其实还是有很大的讲究的。
“恩,好。”孟千寻微微点头应着,脸上也多了几分凝重,想到一会她要去早朝,也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心中也不由的多了几分沉重,这朝中的事情,真的很复杂,也很辛苦。
但是,既然答应了父皇,那就一定要做好。
夜无绝自然也知道她要上早朝的事情,也知道她的辛苦,脸上不由的更多了几分心疼,揽着她的手,再次的紧紧了,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低声说道,“别让自己太辛苦,有些事情,即便是皇上,也未必就能够做到面面俱到,事事完美。”
真的不想让她太辛苦,但是现在,他又不能光明正大的帮她,所以,只能劝她不要太过认真,不要让自己太辛苦。
“我知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我自己跟宝儿的。”孟千寻心中微动,知道他是真正的心疼她的,生怕她累着,生怕她太辛苦。
“还有,记的,你还欠本王一个洞房之夜。”夜无绝的唇再次的靠近孟千寻的面前,再次压低声音说道。
说话,他那暖暖的气息尽数的喷在她的耳中,带着些许的湿意,也带着些许的暧昧,看来,他还没忘记这件事。
当然,只怕是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忘记这件事情。
不过,他似乎又突然想什么,连声补充道,“错,不仅仅是一个洞房之夜、、、、”
那话语中更多了几分霸道的暧昧,当然不仅仅是一个洞房之夜的问题,以后,他们可是要做一辈子的夫妻的。
“、、、、”孟千寻无语轻笑,这个男人,用的着说的这样的补充吗?真没有想到,像他这般睿智的男人竟然也有这般好笑的举动。
“有那么好笑吗?”夜无绝却是有些懊恼的望了她一眼,看到她笑的更加的得意,再次霸道的宣布道,“记住,你只能是本王的,永远都只能是本王的。”
“好了,好了,知道的。”孟千寻有些好笑的点头应着,这个男人还有玩没玩了。
夜无绝看着她轻笑点头的样子,轻轻的在她脸上吻了一下,然后才起了身。
看着天色已经变亮,的确是该离开了,虽然不舍,但是却也没有办法。
再次深深的望了孟千寻跟宝儿一眼,他慢慢的转向离开。
孟千寻随后也起了床,准备去早朝,只是就在她要去早朝之前,却收了他让人送来的一封信。
他先前走的时候,便说好了,会把调查好的结果让人给她送过来,所以,她并没有意外,不过,心中却是有些好奇。
不知道,他要她宣布这次的招亲大会要比试什么?
孟千寻快速的接过那封信,打开,只是,看到那里在的内容时,唇角却是忍不住的狠狠的抽了几下。
提供全文字在线阅读,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高速首发天价傻妃:娶一送一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166章你们继续,继续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第167章 锋芒毕现,绝对精彩

孟千寻快速的接过那封信,打开,只是,看到那里在的内容时,唇角却是忍不住的狠狠的抽了几下。
他所写的第一项的比试竟然是比速度,以此海先,淘汰掉大部分的选手,这一点倒是刚好与她想的相符合,她原本也是想用赛跑比赛的。
这样的比较简单,快速,而且又不会引起众人的不满,毕竟,对所有人而言都是公平,公正的,更是公开的。
只要你有能力,那么就一定能够胜出。
而且,这种简单的方法,只要一场的比赛,就可以淘汰大部分的选手,当然,也不可能只用一场的赛跑就只留下那么几个人。
若是那样的话,大家心中定然会有所不满,只怕会引起动乱,选出个三分之一,应该是最合适的,然后再用其它的比试,慢慢的去淘汰。
夜无绝的书信中,接下写的是棋艺,这一点倒是正常,这个时代的人,都喜欢下棋,这样的比试应该是众人最能够接受的。
棋艺比试是一对一的模式,通过棋艺比较又可以淘汰掉一半的选手,然后再是武功比试,同样的也是一对一的模式,可以再淘汰一部分的选手。
这些,都跟孟千寻所想的差不多。
而且,夜无绝注明的最后的一项比试竟然是锈刻!
何谓锈刻,孟千寻还真是有些不太懂,总感觉到这像是女孩子的事情,不过夜无绝既然提出比试这个,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他也是经过了调查的,肯定是有十分的把握的。
“公主,早朝的时间已经到了。”刘公公看着孟千寻拿着书信,看的认真,生怕她忘记了早朝的事情,不由的小声的提醒着她。
毕竟,她刚刚才开始管理朝中的事情,虽然说昨天已经把那些大臣们震住了,但是难保今天那些大臣们不会再继续找岔,所以还是小心,谨慎一些的好nAd1(
首先,这早朝的时间就不会耽搁的。
“恩。”孟千寻回神,快速的收起了夜无绝的书信,便有宫女快速的来给她换了衣服,北尊大帝竟然让人特别给她做了衣服。
冒然不像他的龙袍,但是却也华丽而气派,穿上这衣服,似乎让她更多了几分威严,更分让人不自觉间臣服的魄力。
看来,北尊大帝想的还真够周到的,有时候,这种气势还是很重要的。
“公主穿上这衣服,还真是有着几分王者的风范呢。”宫女为她换好衣服,看到孟千寻的样子,微愣了一下,不由的说道,她的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惊讶,那话也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从心底而发的。
“是呀,是呀,还真是跟皇上早朝的时候很像。”另一个年纪略小的宫女也接着说道,她的年纪小,这话说的也太快,根本就没有想太多。
“大胆,皇上跟公主岂是你们能够评价的。”刘公公微微瞪了她们一眼,神情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毕竟,在这皇宫中,奴婢是不可能随意的乱说话的,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这都是要时时刻刻的紧记的。
一个小小的宫女,怎么可以说出这样的话来。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两个宫女一听到刘公公的话,顿时惊住,连连跪在地上,轻颤的着喊着饶命,身体更是因为害怕而微微的轻颤。
她们刚刚只是看到公主的样子,便不由的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可能也是因为如今是公主,少了平时皇上的那种冷冽,两个人便随意了些。
刘公公一提醒,两人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议论主子的罪名,可是不轻的,就算此刻公主让人将她们拉了出去直接的打死都不为过的nAd2(
所以,两个人此刻跪在地上,不断的发着颤,头更是极力的垂着,那声音中更是满满的害怕,或者还隐着几分绝望。
虽然在求饶,但是,她们觉的,公主肯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饶过她们的,毕竟她们这可算是犯了宫中的大忌。
皇上可是有规定的,宫中的宫女与太监都可以在主子面前随意的乱说话,更不要说是大胆的评价主子了。
北尊大帝本来就是一位十分英明的君主,他有这样的规定,只要也是为了防止身边的人,进谗言。
更是为了防止外面的大臣跟宫中的太监想勾结。
不让他们乱发言,那些大臣们自然也不会打他们的主意,不会想着利用他们在他的面前说好话,或者搞什么阴谋了。
北尊大帝以前就曾经因为一个太监在他的面前乱说话而直接的将那个太得处死的,当然,那个太监正是犯了北尊大帝心中的禁忌,替一个犯了罪的大臣说好话。
当然,北尊大帝当时那么做,很明显的也是杀鸡儆猴。
所以,此刻这两个宫女才会这么的害怕。
若是真的要论起来,她们此刻的罪可远远超过那个太监了。
“都起来吧,以后注意就是了。”只是,孟千寻却只是轻轻的扫了她一眼,便一脸平淡地说道,她自然也明白宫中的规矩,但是,她对生命却是十分的尊重的,生命之前人人平等。
更何况,她们这话,也没什么,只不过是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而已,而且,由此也可以说明,这两个丫头是属于那种比较简单,比较没有心机的nAd3(
将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她反而更放心一些,毕竟,虽然这是在皇宫中,看似每个人对她都是毕恭毕敬的,但是却也不见的就是全部对她忠心的。
两个宫女听到孟千寻的话,微微的愣住,快速的抬起眸子,一脸错愕的望向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公主竟然就这么的放过她们了,不但没有惩罚她们,竟然连句指责的话都没有,就只是那么一句,以后注意就可以了?
这、、这、、、公主真的不惩罚她们吗?
“公主,皇上规定,下人不可以在主子面前,乱说话,她们两个犯了错,公主应该惩罚她们,否则以后、、、”刘公公也是不由的愣住,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着急,毕竟这可是宫中的规矩,不能随意的破坏的。
公主现在才刚刚开始,若是不能完全的服众,只怕以后会有其它的麻烦。
孟千寻明白刘公公的心思,也知道,他是真的为她着急的,不由的微微一笑,轻声说道,“刘公公,要让人折服,并不见的一定要是重罚。”
她从来都不认同这一点,而且,她觉的,重罚,特别是无节制的重罚,只会让你越来越失去人心。
刘公公再次的愣住,望向孟千寻时,神情间微微的隐过几分异样,唇角微动了一下,但是这一次却并没有再说话,通过昨天的事情,他便知道,公主不是那种毫不见主任人摆布的主,相反的却是那种果断,睿智,雷厉风行的。
所以,既然公主这么说了,他便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你们两个,把小公主照顾好。”孟千寻也不想再继续在这件事情上打转,看到床上宝儿睡的正熟,不由的小声的吩咐道。
宝儿昨天晚上,几乎没有睡,直到天亮时才刚刚睡着,所以这会睡的正浓。
“是,是、”两个宫女连连应着,这次才终于相信了公主是真的不会惩罚她们,真的放过她们了,而且还让她们照顾小公主,便说明,对她们是信任的。
刘公公的双眸微闪,愣了愣,一双眸子快速的望过那两个宫女时,眉头似乎不经意间般的轻蹙了一下,他觉的,他竟然有些猜不到这公主的心思。
他跟了皇上那么多年,虽然皇上深不可测,但是时间长了,一般情况下,他都能够猜到皇上的心思。
只有知道了皇上的心思,才能够接着皇上的意思去做,才不会出错。
但是,现在,他竟然看不通公主的心思,公主只不过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丫头,竟然,可以隐藏的这么深?
或者,只是她的做法,太过让人意外,她的想法,太过超出了他平时所能够理解的范围?
“公主,早朝的时间就快要到了。”虽然此刻一脑子的疑惑,刘公公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事情,再次小声的提醒着孟千寻,而且,神情间也更多了几分小心,他突然觉的服侍公主比服侍皇上更难。
“恩。”孟千寻轻声应着,再次微微望了睡的正浓的小宝儿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开,去了大殿。
当她穿着北尊大帝特意让人为她做衣服走上大殿时,那些大臣们再次纷纷的愣住,昨天的事情,已经让他们对这位公主刮目相看了,而此刻,她这一出现,身上所散出来的那种气势与魄力,更是让人暗暗的惊心,更加的不敢有丝毫的大意了。
直到孟千寻慢慢的坐到龙椅上,众人才回过神来。
“各位大臣可有什么事情启奏?”孟千寻的眸子一一扫过众人,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声音仍就不高,但是却有着让人无法忽略的威严,相对于昨天她刚出现的沉默,今天的她一开始就是冷冽,霸气。
隐隐的,下面的大臣似乎有些暗暗的抽了一口气。
“公主,关于招亲大选的事情,公主打算定在何时开始,昨天公主说要亲自规定比试的项目,不知道公主决定好了没有。”工部尚书平大人首先站了出来,恭敬地说道,而且此刻的他,就如同平时跟皇上禀报时一模一样,双腿并立,身子微微的前倾,头更是微微的垂着,恭敬之意,不言而喻。
“今天本公主便发出公告,明天上午,所有来参加招亲大选的,都聚集到城外,第一论的比试是速度的比较,在城外画出一万米的距离,每一个选手,都从同一起点开始起跑,最先到达终占的胜出,最先到达的前三分之一的人选留下,其它的全部淘汰,不管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人人平等,平大人明天就亲自去监察。”
孟千寻的眸子停在平大人的身上,看到他的神态时,心中微微轻笑,话语也微微的轻缓了些许。
平大人听到孟千寻的话时,明显的愣了一下,神情间更多了几分异样,不过却连连的应着,“是,臣遵旨。”
“公主这法子倒是不错,既快,又公正,相信绝对不会有人不服或者不满的。”丞相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欣慰,竟然当场称赞道。
丞相大人可以说是百官之首,他认可的,其它的大臣自然都无话可说了,所以,他这一句话,效果可是不小的。
“公主果真是心思紧密呀,这法子的确不错,而且,公主将地点选在城外,到时候,也不会影响到城里的秩序,更不会引起任何的动乱。”另一位大臣也随即跟着说道,虽然是附和着丞相大人的意思,但是说的却也都是实情。
“只是,来参加大选的,可是有很多的名人名士,而且还有各国的皇子,难道也要让那些皇子也一起去城外比赛吗?”其中一个大臣小心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这样的办法好是好,但是在城外比试速度,这样的事情,那些有身份的,特别是那些皇子们,只怕未必会愿意,而且,像他们,一般都是懂武功的,这速度的比试应该也难不倒他们。
“周大人说的对,那些皇子个个身份最贵,又岂能跟赶羊一样赶到城外去比赛,到时候,他们肯定会有意见,不如公主另外下一道旨意,那些身份特殊的,以及各国的皇子们可以不必参加这一论的比较,直接的进入第二论比赛。”另一个大臣也跟着附和道。
要说,他们的担心,倒也是正常的,毕竟在这古代,身份的等级可是十分的明显的,让那些皇子们跟那些百姓们一起到城外跟赶养一样的比赛,的确是有些不合适的。
而且,这样的提议,也不算过分,相信到时候,也不可能会有太多的人抗议,毕竟那些百姓们都不敢抗议,而且,在那些百姓的心中,早就有了那种潜意识的奴性,到时候也会觉的很正常。
只是,孟千寻的眸子却是突然的眯起,脸上不由的多了几分冷意,一双眸子快速的扫过刚刚说话的那两位大臣,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本公主刚刚说过,这次的比试,人人平等,任何人都没有特殊的权利,明天,若是有不服从比试,或者是故意捣乱着,一律取消资格,不管他是谁,不管他是什么身份,若是不满意,大可不必来参加。”
皇子怎么了?皇子就该特殊吗?
在她的心中,根本就没有这么一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