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124部分

可能了,只能是硬着头皮继续肉搏战术仗着船多兵精,打算拼着损失一半战船也要拉着整支吴军水师陪葬!这么一来,江心岛北侧的船战自然陷入了胶着,短时间内休想分出胜负。
水战陷入胶着,暂时无法分出胜负;靠着援军增援,江心岛的清军战线已经重新稳住阵线,开始逐步逐寸的压缩韩大任军活动空间,虽然占据主动却也很难迅速分出胜负:对于清军主帅图海来说,唯一能够打破僵局的,自然也就是江心岛东侧的清军张韬船队了如果张韬能够冲破吴军火炮封锁,切断吴军运兵上岛的航道那么江心岛战事自然是清军稳操胜算歼灭了登岛吴军,腾出手来的张韬船队再去增援杨捷,水师决战也就是十拿九稳”水师作战再取胜清军在螺山决战自然也是稳赢不输了。
权衡到了这点利弊”图海不由再次怒吼“再给张韬传令,半个时辰内”不能突破吴狗火封锁”提头来见!还有,再给江心岛派三千援军,一定要把登岛吴狗给老子杀光杀绝,不要俘虏!”
“万岁!”,嘈杂的欢呼声忽然传来”原来终于有两艘清军战船突破了吴军火炮封锁,突入了江心岛崖壁掩护的安全角落,同时吴军的火炮因为接连开炮,炮火明显稀落了许多,让士气大振的清军船队乘机又冲过了七八条战船。见此情景”知道清军战船迟早会突破吴军火炮封锁的吴老汉jiān咬了咬牙,喝道:“传令夏国相,火炮队暂停发射,整修大炮”装填弹药,给满狗船队集结时间,等满狗战船往下逃时再收拾他们!再派三百架单发火箭车到岸边侯着,等满狗船队回撤,一旦逃入火箭射程”马上给老夫狠狠的炸!”
命令传达,刚才还不断开炮的吴军炮阵忽然全部停止发射,抓紧时间搬运弹药,冷却与清洁炮筒,已经只剩下二十来条中大型战船的张韬见吴军炮阵忽然停火,惊喜之下不加考虑,立即下令全军冲锋,抓紧时间绕过江心岛东端悬崖,迅速集结成队,杀气腾腾的扑向吴军运兵航线然而,杨韬恐怕做梦也想不到的是,就在吴军到运兵船队时,四十条满载三好牌烈xìng炸药的小舟”已经在八十名腰悬葫芦的吴军敢死队员驾驶下”悄悄掉转船头,摩拳擦掌,对准了艰难逆流而上的清军张韬船队…………
“吴三桂老贼的火炮怎么退?”,发现吴军火炮停止发射,清军主帅图海也是一楞,心说吴三桂老贼发善心了,会停止开炮给我们船队突破集结的时间?难道有什么yīn谋诡计?
“大帅!图大帅!”,就在这时候,螺山下游的江面之上,忽然又冲来了一艘清军哨船,船还没有靠岸,哨船上的清军士兵就已经带着哭腔大喊了起来,“图大帅!大事不好了!昨天晚上二更,武昌吴狗忽然渡江”已经杀上汉阳码头了!”
“武昌吴狗已经突破长江防线了?”“图海脑袋一晕,差点昏在地上。察尼则冲上去双手揪住汉阳信使,直接揪着衣领把他提了起来”不敢置信的大吼道:,“武昌吴狗突破长江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武昌吴狗连一条战船都没有,蔡毓荣和方正sè是干井么吃的?!”
“贝勒爷”吴狗是夜间偷袭!”信使大哭答道:“因为今天就是交换战俘的日子,蔡总督和方军门他们都没想到吴狗会在昨天晚上偷袭,没有安排战船出港巡逻,全都在汉阳城里饮宴喝酒,结果吴狗用民船载兵忽然杀上码头时,我们的战船,就再没有出航的机会了!”
察尼呆住,双手不知不觉的松开,任由那汉阳信使摔落在地。而就在察尼背后”图海已经发疯一样的跳了起来,拔刀猛砍面前席案”
疯狂嘶喊,“蔡毓荣!方正sè!桑峨!你们这帮畜生,你们个个都罪该灭门!罪该凌迟!”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驻防黄州的清军湖广水师副将葛秉贞,在收到汉阳守军求援后,也已经率领着以十条战船为核心的黄州船队张帆起航,逆流而上”全速来到了汉阳府的沙口水面↓当葛秉贞勒令全军再度加快速度时,前方斥候船忽然掉头飞报”说是前方发现了自军战船,葛秉贞又喜又忧,忙派斥候上前盘问。
片刻后,斥候船再次掉头飞报,说是前方出现的船队乃是汉阳水师副总兵方正sè的船队,只因突然遇袭,船上士兵损失惨重,总督蔡毓荣又已经退守汉阳城”无处补充兵员,不得已只好顺流而下,到黄州补充兵员以便再战。葛秉贞闻讯更是大喜”赶紧让全军加速而上,去迎接友军船队。
又过片刻,十一条悬挂着清军旗帜的清军战船果然出现在了江面上,全都是船身血迹斑斑,布满弹孔箭头与焦痕,还要好几条战船还在冒着轻微黑烟,显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葛秉贞仔细再看时,发现这十一条清军战船虽然狼狈”但都还算完整,还可以继续投入战斗,心中不由更是欢喜”忙吩咐道:“给前方战船打旗号,让他们停平等待,我直接分兵给他们。”
旗号打出,前方的清军战船果然停止了前进,葛秉贞船队则加速前行,逐渐靠上那十一条战船,当葛秉贞的旗舰靠上这支船队中悬挂着旗舰旗帜的清军旗舰时,关心汉阳战事的葛秉贞第一个跳上友军旗舰,冲着上起来迎接的清军士兵喝道:“我是大清湖广水师副将葛秉贞”是黄州水师的指挥官,你们这里谁的官职最大?出来说话。”
“怎么都不说话?”葛秉贞忽然发现,眼前这群清军将领士兵不仅不和自己答话,还互相的面面相觑,好象都是感觉十分不可思议的惊喜一般。葛秉贞不由大怒”又喝道:“本将军再问一遍,你们这里谁的官职最大?方军门在不在船
第二百四十八章 长江大战(下)
“蔡毓荣,桑峨,方正sè,你们三个蠢货!废物!千古罪人!等回到了京城,主子一定会把你们千刀万剐!满门抄斩!株连九族!就是杀你们剐你们一千次一万次,也难消我的心头之恨!更难消主子的心头之恨!你们这三头蠢猪啊、
一!”
狂舞着腰刀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图胡生将面前摆房地图的桌子连图带桌砍成了碎片,然而旁边的清军中高级将领什么的,却是连劝说安慰图海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全都是呆若木鸡的发痴发愣,就好象已经是hún外一般,脑海中,也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完了!长江防线完了,大清也完了!”“图中堂,求求你了,快给汉阳派救兵啊!再不派援军去,汉阳怕就是保不住了!呜呜呜呜呜……。”
最后,还是汉阳求援使者的哭喊声音,把图海从状若疯癫到震怒恐惧中拉了回来,图海赶紧又抛下钢刀,一瘸一拐的冲到那使者面前,也是一把揪着衣领将他提离地面,红着眼睛大吼问道:“说,昨天晚上吴狗偷渡成功后,后来的战事如何?吴狗又有多少偷袭军队?”
“小人离开汉阳的时候,蔡部堂他们正在全力反攻码头。”求援信使如实答道:“从喊杀声判断,吴狗的偷袭军队似乎不算太多,大概只有千把人最的不会超过一千五,只是杀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抢占了码头让我们的战船无法出航,所以吴狗的民船才能继续运兵靠岸。再后来因为小人急看来螺山求援,就不知道了。”“就算一千五百人吧。”,图耗中盘算起来,“我们在汉阳有六千军队挡住这一千五百吴狗把握很大,就算吴狗的军队可以接连渡江登迟到今天午时,黄州的水师也能赶到汉阳增援,吴狗在武昌没有战船,葛秉贞切断吴狗运兵船队的航道把握也很大♀也就是说即便吴狗抢在葛秉贞船队抵达之前,把武昌主力运载到了长江北岸除去留守武昌、樊哭等地的军队,渡江军队也绝对不会超过七千,蔡毓荣据汉阳坚城而守,再加葛秉贞的水路增援挡住吴狗一两天时间消很大!”
盘算到这里,图海又赶紧冲那信使问道:“那我再回你你们的蔡部堂,这几天可曾发现吴狗军队增援武昌?”
“这个绝对没有。”信使飞快答道:“如果发现武昌的吴狗军队有异常,就是借我们一百个胆子,昨天晚上也不敢掉以轻心啊。”
“亏你娘的还有脸说这话!”图海一把将那信使摔在地上,恼怒的踢了一脚,又转向旁边的清军众将喝道:“汉阳还有消!马上派人到江面上联络杨捷,命令他在三个时辰之内,务必击败吴狗水师!再给张韬传令,让他在……。”“轰隆!”忽然传来的爆炸声音打断了图海的命令,虽说在血肉横飞的水陆战场之上火药爆炸声音随处可见但这一次的爆炸声音实在是巨大得吓人,几乎就象是一道惊雷在图海等清军将领耳边炸响一般响亮震撼。听到这声音,图海和察尼等清军将领都是下意识的循声看去,可是让他们更加惊讶的是这声爆炸竟然是从江心岛南面的长江航道方向传来的,只可惜江心岛岛上的悬崖恰好拦住了图海的人视线所以到底是什么发出如此剧烈的爆炸,图海和察尼等人就一时半会难以知晓了。
“轰隆!轰隆!”,又是两声同样巨大的爆炸声音传来,虽然还是看不到爆炸原因,可是看到南岸吴军振臂欢呼和江心岛上清军士兵抱头惨叫的涅,图海和察尼等清军将领心头还是同时升起了一种预感,严重不妙的预感…………
能够发出如此巨响的,当然是吴军满载炸药的胖子牌回天鱼雷,刚
开始的时候,当吴军炮队忽然停止发射后,清军水师张韬船队虽然很是奇怪原因,但还是下意识的抓住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迅速转过了吴军火炮覆盖的江心岛东端崖角,在这个位置匆忙集结北上,杀向腾腾的扑向狭长如鱼的江心岛中段航道,然而就在这条船道上,满载着士兵的吴军运兵船队还在艰难的靠近江心岛沙滩,寻找合适的登陆地点。
歼灭吴军运兵船队的天大功劳触手可及,旁边还没有吴军的战船干扰破坏,长期以来一直被杨捷骑在头上的张韬jī动得手心都忍不住冒汗了,没做任何思索就命令旗舰打出旗号、
全军冲锋!冲进吴军运兵船队大开杀戒!而看到旗号命令后,清军各船的将领士兵也象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起来,嗷嗷嚎叫着使出吃奶的力气划动浆轮,拼命冲向吴军运兵船队。
见到清军战船突破炮火封锁逼近,没有战船保护的吴军运兵船队确实出现了不小的慌乱,还有相当不少的胆小士兵跳船逃命,然而让张韬等清军水师将领哈哈大笑的是,吴军运兵船队中,竟然分出三四十条舢板小船,一人摇浆,一人掌舵,排着极其松散的队形,螳臂当车一般冲向还拥有着二十多条大型战船的张韬船队,看涅是想与清军船队做拼死一搏,掩护自军运兵船队撤退。
“哈哈哈哈哈哈,吴狗狗急跳墙了,几十条舢板也想拦住老子的船队?真真正正的昆蜉撼树啊!”,得意狂笑之余,张韬张狂大吼道:,“再传老子命令,不许开枪、开炮和放箭,冲上去,把这几十条吴狗的舢板全部撞翻!”
“弟兄们,不要开枪开炮,更不要放箭,撞上去,把吴狗的舢板全撞翻!”,命令传达,清军各船的指挥将领也全都嚎叫了起来,清军士兵更是个个奋勇卖力,拼命划浆恰在此时,天遂人愿,江面上忽然刮起一阵东南之风,正在向正西偏北的清军船队得风力相助,乘风破浪,行驶更是神速片刻之间就冲到了距离吴军舢板不到半里的地方。
“满狗船队怎么没开枪开炮?”,在南岸看到清军战船如此托大,吴老汉jiān不由也是一楞差点怀疑清军船队在搞什么yīn谋诡计,不过醒悟之后,吴老汉jiān很快就狞笑了起来,“想撞翻老夫的舢板?谢谢老夫正巴不得你们撞呢。
“弟兄们,努力冲啊!”,大吼声中,一条清军鸟船率与一条吴军舢板迎面相遇,眼看只差几丈就要撞上吴军舢板时,舢板上的两个吴军士兵大概是胆怯之极,竟然一起跳落江中,泅水逃命去了,引来战船上的清军将领士兵又是一阵得意狂笑。可就在这时候,那条已经无人驾驶的吴军舢板顺流而下间,已经撞上了清军战船,也走到了这时候这条清军战船上终于有士兵发现不对大叫道:“将军,吴狗的舢板在冒烟,好象……。”
“轰隆隆!”,话还没有喊完,那条已经无人驾驶的吴军舢板忽然剧烈炸开爆炸威力之大,不仅jī起超过十丈之高的水huā还一下子把前端翘起的清军鸟船掀得船头抬起,船上物件与士兵也象断线风筝一样的向后摔出,噼里啪啦的掉落长江水中,船舱里的清军士兵更是象被一只只无形巨手推动一般,在船舱里翻滚摔跌起来,惨叫声也随之响起,“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澎!”,清军鸟船船头再摔落水面时,船头已经被炸出了一个两三丈大的巨洞,江水汹涌冲入舱中,瞬间就淹没了船舱里的无数清军士兵,船头随之迅速下沉,船尾则向上翘起,直看得周围的清军士兵将领目瞪口呆,仿佛身在梦中。
“出什么事了?”听到这jī烈爆炸声音,刚坐下喘气休息的张韬跳了起来,伸长脖子向江面张望。也就在这时候,两条吴军舢板,一前一后钻进了一条清军战船中最大的冲沙船船头下方,紧接着,两声同样震耳yù聋的爆炸声音先后响起,那条倒霉的冲沙船则象是被神鬼之力推动一般,直接船头跳起做了一今后空翻,直接船底朝天的砸进江中,不管是甲板上还是船舱中的清军士兵,都是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随着战船被江水直接淹没。
见此情景,战场四周的吴军将士自然是欢声震天,吴老汉jiān则干脆」
从座位上跳起,奋力挥舞胳膊大吼一声好,旁边的胡国柱和马宝等将则是〖兴〗奋狂吼,“炸得好!炸得溧亮!好样的!”
“自杀船?!”吴军倒是欢呼雀跃手舞足蹈了,清军张韬船队上下则全傻了眼睛了,做梦也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恶毒无耻的战术,让舢板满载炸药去撞敌人战船,一两条舢板就换一条庞然巨舰?这么缺德歹毒的绝户战术,到底是那个坏种琢磨出来的?
“中计了!”张韬撕心裂肺的哭喊起来,“快掉头,掉头跑!放箭,放箭!开枪,开炮!不要让吴狗的舢板靠近我们!”
“轰隆!轰隆!轰隆!”,张韬的命令明显下得晚了一些,已经顺流冲进了清军船队中的吴军回天舢板四处开huā,一条接一条的点燃引线,撞上清军战船与敌人同归于尽,清军船队则彻彻底底的乱了方寸,将领士兵带着哭腔在甲板上呼喊奔跑,或是开枪放箭阻拦吴军舢板靠近,或是转舵掉头,逃往下游避难,更有无数的清军士兵因为胆怯害怕,直接跳进江水之中逃命,彻底的乱成了一锅粥。
对于抱着必死决心发起自杀攻击的吴军敢死队员来说,这样的局面无疑是他们的天赐良机,乘着清军船大难以掉头和互相碰撞的混乱机会,一条接连一条的吴军舢板撞上清军战船船舷,舢板前端的尖锐倒钩钻进船舷固定,点火跳水逃命一虽然这么做也是九死一生,跳水的敢死队员很难逃过满满一船炸药爆炸产生的冲击bō。但相对的,船舷直接受力的清军战船情况自然凄惨百倍,最轻也是船舷被炸出巨洞,进水沉没,重的干脆就是直接颠覆倾翻了。
在吴军提拼了近三百葬出现的无耻战术面前,才那么一柱多香时间,刚才还杀气腾腾的清军船队已经只剩下了三条战船勉强带伤逃回,余下的近二十条战船包括张韬的旗舰在内,都已经永远的回不到大清康麻子温暖的怀抱了,不是直接倾翻就走进水沉没,还有的是船身大半入水,失去抢救修补价值,而最倒霉的还是张韬的旗舰因为同时被三条吴军回天舢板盯上,船头被直接炸成了零件状态张韬连跳水的逃命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抛上半空活活摔死,全船士兵无一活命。江面上到处都是起火燃烧与进水沉没的清军战船,还有到处都是挣扎呼救的清军士兵和战船残骸悲惨得笔者几乎不忍描述。
逃往下游的清军大小船只也没什么好下场,先是被吴老汉jiān提前布置在岸边堤上的火箭亲密招待然后又遭到吴军火炮队铺天盖地的炮火覆盖,最后的三条中大型战船当场中炮沉没,小舟哨船损失无数,仅有不到十条小船狼狈逃回北岸,去向图海和察尼哭诉控诉去了一世上那有这么不要脸的水战战术?打不过就同归于条舢板就想拉咱们大清的一条战船陪葬?
收到张韬船队全军覆没的消息,图海一屁股坐在了地上,kù裆当场精湿。然而亲眼看到清军张韬船队全军覆没的壮观景象,又闻知仍然有十三名敢死队员生还之后,吴老汉jiān当场就大吼道:“准备银子把这十三个弟兄搀上来本王要当场颁赏!众将士,也给老夫列队迎接我们的勇士!”片刻后,十三名全身还是**的吴军勇士被同伴搀到吴老汉jiān面前,吴老汉jiān的旗阵鼓乐齐鸣文武官员列队两旁,行礼迎接这十三名生还勇士而当吴老汉jiān亲自将十三箱白huāhuā的银子放到十三名勇士面前后,十三名生还勇士当场嚎啕大哭,向吴老汉jiān连连磕头,周围则是掌声欢声四起。
“都起来吧,这是你们应得的。”,吴老汉jiān亲自将十三名勇士一一搀起,又传令道:“传本王钧旨,今天殉职的六十七名我军勇士,也是每人抚恤纹银千两,要用最快的速度,把银子送到他们的家眷手里,不许有一分一毫的克扣!违令者,立斩不赦!”
“得令!”,吴军众将官一起抱拳答应,十三名勇士想起短短片刻时间,与自己们并肩作战的同伴就十去忍不住又是嚎啕大哭起来,然而周围的吴军将士则个个羡慕不已,懊悔自己们当初没有主动要求参加敢死队,白白错过了这个发财机会,一千两银子啊,足够自己们全家享受一辈子了!
“吴应旌,再去准备四十条装满炸药的舢板!”,错过的机会也有回头的,乘着士气高涨的时候,用回天鱼雷用上了瘾的吴老汉jiān又大喝道:“将士们,江心岛的北面,我们的水师还在和满狗的水师苦战,还有谁愿意去当敢死队的?站出来,本王奖励依旧!”
“小人愿往!”,山呼亥的答应声中,无数吴军将士上前一半,向吴老汉jiān拱手行礼,请求出战。吴老汉jiān哈哈大笑,忙命吴应旌仔细挑选,再派回天舢板去仍然处于胶着状态的北面战场打破僵异,一举奠定胜势!
“算时间,武昌那边的消息,也该传到这里了。
”吴老汉jiān掐指计算,心中有底后,吴老汉jiān又冲胡国柱吩咐道:“国柱,去传令,让攻岛军队后撤,再给你连襟传令,炮队转移,对准江心岛,开火覆盖,给老夫拔掉这个钉子,顺便多消耗一些满狗兵力。”
胡国柱依令而行,飞快将命令传达到了吴军各部,已经登岛的清军韩大任和祖述舜军队依次撤退,或是登船,或是仰仗腰间葫芦泅水过江,很快就全员撤出沙滩阵地↓当江心岛上的清军士兵将领欢呼庆祝之时,已经匆匆转移了位置的吴军炮阵却再度发威,两百多门大炮同时开火,将一枚接一枚的开huā炮弹铺天盖地的砸向驻有清军重兵的江心岛,直轰得岛上是地动山摇,树断石飞,清军士兵则在炮火中鬼哭狼嚎,抱头鼠窜却无处藏身。
也走到了这个时候,清军主帅图海才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全然忘记了吴军火炮威力大增,生搬硬套旧有经验,在江心岛上部署重兵妄图扼守吴军渡江咽喉”结果这座江心岛不仅没有成为钉在吴军咽喉航道的钉子,反而成为了自己螺山大军的催命符,不仅拉着自己的一支船队陪葬,还白白消耗了数千本就不多的宝贵兵力在如此密集的炮火覆盖面前,江心岛上的六千多守军无处藏身更无处可避,即便立即派船接应”还能有几个活着回来?
“派船去接回我们的守岛将士吧,江心岛没有守卫价值了。”图海淡淡吩咐一声”让亲兵下去传令后,图海又缓缓抽出身上腰刀,抬头看天,叹道:“螺山惨败”我之罪也,与他人………,无关。”
颤抖着叹罢”图海又颤抖着回刀去架自己脖子,还好旁边的清军众将早就看出情况不对,赶紧一起涌上,把图褐里的钢刀抢了回来,哭喊道:“大帅,不能啊,不能啊!你不能这样啊!我们还有消,我们还有消啊!”
“图中堂,你千万不能这样啊!”察尼更是紧张,拉着图海的胳膊哭泣道:“图中堂”你不能这样”胜败乃兵家陈,我们这次输了,还有下次,还有下次可以找补回来啊!你如果走了”你如果走了……。”
“你如果走了,那所有罪责可就要我这个倒霉蛋背了。”察尼心中补充道。
“我还有下次吗?”图海惨然一笑”道:“武昌那边吴狗已经在汉阳登陆了,我这里伤亡惨重,已经没力量再支援汉阳了,吴狗突破长江防线,已经是定局了。我现在不死,回到了京城,皇上也不会让我活啊。”
“可我们还有水师,我们还有机会。”察尼指着远处的水师决战,大哭说道:“我们的水师还在和吴狗水师恶战,还占着一定上风,只要击浪吴狗的水师,我们就还有机会翻盘!”
图海默然,图耗里很清楚,仗打到了这地步,即便杨捷的水师在与吴军水师决战中取胜,也肯定只是一场惨胜,根本再没力量救援汉阳,汉阳失守,长江防线被吴军突破,康麻子照样不会饶了自己一而且杀掉吴应熊嫁祸给鳌拜的主意,也是自己给康麻子出的,现在事情败lù,康麻子不杀自己灭口才怪。更何况,吴军那边自杀船战术已经奏效,肯定还会如法炮制,用来对付杨捷的水师主力,杨捷究竟还能不能取胜,也是两说。
“再赌一把吧。”思来想去,图海终究还是不忍放弃最后一线消,咬牙命令道:“再去给杨捷传令,让他一定要歼灭吴狗水师,让吴狗主力无法在螺山渡江!还有,告诉杨捷,要他一定要防着吴狗的自杀船,尽量多濒一些战船!”
和察尼说的那样,清军这边唯一还能占据优势的,也就是杨捷率领的清军水师主力,而靠着远胜于吴军的战船数量优势与水兵经验优势,杨捷船队还在江心岛北面的战场上始终占据着战事主动,半天的jī战下来,已经击沉了九艘吴军新鸟船,俘虏和击沉了十三艘岳州参将李国栋当年献给吴军的清军各式老船,击沉和俘虏的吴军小型船只更是不计其数,可以说是重创了吴军水师。
当然了,吴军的新式高浓度酒精燃烧弹也不是吃素了,同样有二十一艘清军战船被吴军焚毁,其中还大部分都是清军队伍中灵活快速的鸟船与霆船,也让杨捷逐渐的开始忧心忡忡,如果剩下中型战船都被吴军摧毁,那么吴军只要还濒着三分之一的战船,面对笨重迟缓的清军冲沙船,只要将领指挥得力,战术得当,都还有翻盘消而且很明显,当年郑成功的麾下爱将杜辉就是这样的可怕将领!
一边强大而相对迟钝,一边弱小但相对灵活,双方的指挥官又都经验丰富指挥得当,不犯半点差错,清军与吴军的水师决战自然打成了旷时持久的消耗战″军这边仗着船多舰重载兵打,一直在想和吴军打肉搏战:吴军则仗着战船灵活吃水浅,火器威力强大,始终在游动穿棱作战,尽量不给清军舷战机会;双方战船在宽阔的江面上你来我往,或是互相碰撞,或是互相追逐,或是开炮射击,或是近身投弹,江面上浓烟滚滚,杀声震天,江水中尸体船骸随bō逐流,翻腾呼救的双方士兵不计其数。
如果没有卢胖子的自杀船缺德战术,那么吴军水师与清军水师的这场决战,谁胜谁败还真说不准,而且清军水师的获胜把握也肯定更大一些,可就是因为卢胖子这手缺德战术,初次领教这手毒招的清军水师难免有些措手不及了。即便是被吴老汉jiān和卢胖子都视为吴军渡江战役最大绊脚石的清军水师主帅杨捷,在接到吴军自杀船战术警告后,也难免有一种猝不及防的感觉,甚至就连是否要把警告下放到各条战船,杨捷都彻底拿不定主意了。
“要不要警告所有战船呢?”杨捷万分犹豫,“如果发出警告,让各船小心吴狗的自杀舢板,那么混战之中到处是大船小船,水师将士肯定会分心,更会动摇士气,于决战大为不利。如果不发出警告,等吴狗的自杀船冲进战场,我们的损失搞不好就更大了!”
“不行,还是得发出警告,要不然等到吴狗的自杀船冲进战场,重创了我们的主力舰队,那什么都晚了!”权衡利弊许久,杨捷终于还是一咬牙,喝道:“马上派人逐船通知,警告众船提防吴狗的自杀舢板!”
同一时间的长江南岸,已经准备好了自杀舢板和挑选好了敢死勇士的吴应旌飞奔到吴老汉jiān旗阵下,单膝跪禀,请示是否立即出击↓在为水师主力战场胶着不下而机心的吴老汉jiān毫不迟疑,马上大喝道:“出击!”
“且慢!”汪士荣忽然站了出来,冲吴老汉jiān拱手道:“王爷,我军自杀船战术之前已经重创了满狗,现在满狗水师必然已经有所准备,再如法炮制,只怕再难收到神效,必须换一个法子。”
“换什么法子?”吴老汉jiān问道。
“让我们的敢死队穿上满狗军衣,船上插满狗旗帜。”汪士荣yīn笑说道:“化整为零,借着岛屿与烟雾掩饰,悄悄混进水师主力的决战战场。”
吴老汉jiānyīnyīn一笑,道:“准奏,应旌,给伯父依计行事。

注:之前遗漏的注解,历史上韦爵爷的好基友林兴珠,是利用吴军水师主将杜辉单独返回岳州公干的机会,率领吴军洞庭湖水师投降的螨清,后杜辉一直陪伴吴应麒在岳州抵御螨清围攻,直至牺牲。@。
第二百四十九章 突破长江
申时将系,螺山战场的水师决战还在持续,始终占据着船只数目与半师战力优势的螨清水师,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占据了一项新上风一士兵体力上风!
清军水师的战术是少动制多动,利用兵精船大,力争与吴军水师船舷战;吴军水师则是以多动制少动,企图以游击战术,发挥船只灵活快捷与火器强大的优势,以灵补弱,以快补少。
两种战术各有所长,各有所强,短时间内确实很难分出上下,但时间一长了,随着划桨水手的体力消耗,吴军战船载兵量少的弱点也就逐渐暴lù了出来,几乎每一名士兵都累得筋痞尽,几乎每一名士兵都已经被轮流派上了体力消耗最大的划桨岗位多次,反复如此,体力几乎没有多少休息恢复的时间,速度自然也就慢了下来而且吴军战船一直在流窜穿棱作战,士兵的体力消耗,自然更为巨大。
截然相反的是,笨重但载兵量大的清军战船,在时间持久之后,士兵〖运〗动量少,并且得以时间休息恢复体力的优势,却逐渐的展lù了出来,即便是最为笨重迟缓的冲沙船,也已经在速度上逐渐追上了吴军轻便灵活的中型战船,逐渐拉近了与吴军战船的距离。
“杜辉小儿啊,你到底是打航出身的海贼啊。”看到自军战船逐渐追上吴军战船的速度,杨捷还算俊秀的脸上不由lù出狞笑,喃喃道:“所以你忘了,江河战不比海面战啊。海面上,只要风力洋流合适,船小灵活,确实要占许多便宜,辗转腾挪的余地大,水兵有时间借风力行驶休息”你用类似的战术即便不能取胜,也绝不会败!可是在水面狭窄的江河战场,呵呵,你的船只全靠人力划桨快速穿棱,爷倒要你的水师新兵到底还能支撑多久!”
“杨捷小儿”你的运气好啊。
”同样发现这个情况的杜辉也在苦笑,暗叹道:“如果我的战船能再多二十茶……
…”那怕再多十条,或者我的水手再多一些经验和历练,之前体力充足时能多消灭一些满狗战船,这场仗”以弱胜强不是做梦。
可是,“”呵呵”功败垂成,功败垂成啊。”
“打旗号!”又观察了许久的战场情况,杨捷站起身来,命令道:“众船向旗舰靠拢,把外围水面让给吴狗,再给吴狗玩一会,等他们体力耗尽了,再收拾他们不迟!”
旗号打出,训练有素的清军各船开始向旗舰汇聚,压缩吴军战船在战场内部的活动空间”把相对宽阔的外围水面让给了吴军。见此情景”杜辉虽然马上明白杨捷是想更快消耗自军士兵体力的险恶用心,但苦于船少兵弱,更缺乏耐撞沉重的战船冲破清军的乌龟阵,也只能命令众船继续在外围游走作战”乘机苦思破敌之策。
“轰隆!”就在这时候,清军船队中忽然响起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条清军冲沙船剧烈晃dàng,侧舷爆出火光,炸出一个三丈以上的大洞,江水汹涌入舱,迅速倾斜,船上的清军士兵连反应调整的时间都没有,就已经惨叫着滚叫着纷纷滚落下水,清军船认为之大乱。
“吴狗的自杀舢板什么时候混进来的?”杨捷惊得跳了起来,赶紧大吼道:“快传令,小心吴狗舢板小船,船队中间的吴狗小船,全部击沉!”
“轰隆!”又一声巨响从杨捷的旗舰船头下方响起,船头象触电一般跳起,杨捷象是被人猛推一把,猛然一个踉跄仰面摔倒,幸得亲兵赶紧搀住,可是不等杨捷等人站稳,旗舰船头已经再一次砸向江面,巨大的惯xìng带着杨捷和亲兵一起向前俯冲,全都摔了一个狗吃屎。
“军门,军门!”好几个清军士兵扑了上来,想要搀起杨捷,杨捷则不顾下巴在甲板上擦破了一大块油皮,只是疯狂的大吼道:“快传令,传令,击沉所有吴狗舢板!击沉所有的吴狗舢板!”
“轰隆!轰隆!轰隆!”虽然战场上的所有吴军舢板小船都遭到了清军战船的重点照顾,但恐怖的剧烈爆炸声音却还是在清军船队中接二连三响起,好几条清军战船同时被炸伤炸毁,这些战船上的清军士兵将领也万分纳闷,自己们周围明明没有吴军船只啊,怎么自己们战船就无缘无故的被炸了?
“是我们自己的船炸的!”终于有清军士兵看久况,大吼道:“我看见了,是我们的舢板炸的,刚才那条爆炸的船上,插着我们的旗帜!是我们的船,不是吴狗的船!”
消息终于传到杨捷面前时,杨捷已经放弃了被爆炸损伤严重的期间,转移到了旁边的一条清军鸟船上。而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杨捷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大吼道:“中计了!吴狗的自杀船肯定是做了伪装,伪装成了我们的船,混进了我们的船队!传令,要提防所有小船和舢板!”
如此复杂又第一次碰到的命令,旗号手自然无法用旗号向清军众船传达,只能派出小船挨船挨舰传令,但这么一来,命令传达的速度自然大受限制,然而伪装成了清军舢板的吴军回天舢板则毫不留情,或是各自作战,或是两条为一组,乘着爆炸连连清军船队大乱的机会,看准目标混到清军大船旁边,或是直接撞到清军战船舷上点火跳水,或是抛钩钩住清军战船,点火跳水,然后剧烈的爆炸自然也就在清军战船的吃水线旁边发生了,不要完全接触,光是那冲击bō,都能彻底粉碎清军船舷,让它严重进水,彻底丧失战斗力。
前端翘起又载重量大的清军冲沙船是吴军回头舢板的最爱,钻到船头下引爆,一炸一个准,一条小舢板就能拉着一条载重近千吨的清军冲沙船陪葬,就算不能直接炸沉,也会把它变成一条漂浮在江面上的废物,除了缓缓沉没之外,再没有任何作战价值″军船队中爆炸不断”大船小船互相碰撞碾压,士兵奔跑逃命,惨叫声与号哭求救声不绝于耳,彻底乱成了一锅粥。
如此千载难逢的良机,吴军水师主将杜辉也怎么会错过?一声令下后,残余的吴军战船一起冲进乱成一团的清军船队中”疯狂抛出最后的燃烧弹与手雷,到处杀人放火”清军船队更是大乱,杨捷完全无法指挥约束,无数的清军大船小船掉头就跑,吴军战船则乘机分进合击,一口气点燃了七八条清军战船,包围了两条清军霆船”跳上甲板杀人夺船″军水师上下彻底丧失斗志,包括杨捷在内,全都是掉头逃跑,吴军船队全力追杀。
看到这样的情况,吴老汉jiān自然是马上命令民船出击,给杜辉的船队运载武器弹药补充,以便吴军水师继续扩大战果。而图海则在北岸嚎啕大哭,不顾众将劝说,冲破阻拦跳进长江投水自杀,被清军士兵救起拖上堤坝后”图海又大哭道:“你们不要救我了”再救我,是在害我啊!长江防线被吴狗突破,主子不会饶过我,我与其等被押回京城千刀万剐,不如现在死了干净啊!”“图中堂,这不能怪你”不能怪你啊!”无数清军将领嗔啕大哭,“是我们的军队被调走了,是我们的主力被调去了福建了,长江才被吴狗突破的啊!如果我们的主力还在,吴狗就是再怎么厉害,也破不了我们的长江防线啊!”“各位将军,你们千万不能这么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自sī自利了一辈子的图海在知道自己已经必死无疑的情况下,也极其难得说了几句真心话,大哭道:“你们记住,在向主子奏报长江战事的时候,你们千万不能说长江被吴狗突破,是因为主子调走了我们的主力。
你们只能说,是吴狗jiān诈无耻,偷袭得手,或者说我指挥运筹失误都行,但千万不能说是因为主子调走了我们的主力……。”
“不然的话,你们个个都会象我一样,死无葬身之地啊!”
图海如此情真意切的关心言语,清军众将听在耳里,难免更是感动痛哭,其中穆占拉着图海的袖子大哭说道:“图中堂,既然吴狗突破长江已成定局,那我们就不要白白浪费宝贵兵力,乘着吴狗还在追杀我们的水师,赶快往荆州撤退,那里还有简亲王的两万多军队,还有彝陵(夷陵,既现在的宜昌)徐正治的水师,那里位居上游,只要我们守住那里,吴狗就不敢全力杀入中原,四川的吴狗和湖广的吴狗也无法连成一线,主子也有反应和调整的时间,等到我们的主力回师,也还有重新封锁长江的消啊。”“那汉阳怎么办?”,图海大哭问道:“我们如果不救援汉阳,汉阳再失守,怎么办?”
“图中堂,我们现在还有力量救援汉阳吗?”,穆占大哭说道:,“我们的水师已经惨败了,没办法再从水路运兵了,等从陆路过去,吴狗的军队早就从水路赶到汉耻了。
依末将之见,汉阳也放弃吧,先薄我们的军队再说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
图海沉默,半晌后,图海才咬着牙齿挣扎站起,哽咽说道:“左右都是灭门,为了大清,为了皇上,所有的罪我都来背吧。传令,全军放弃螺山,取陆路撤往荆州!再给杨捷传令,让他撤往九江鄱阳湖与董卫国会合!再让他给蔡毓荣去一道命令,让蔡毓荣守得住汉阳就守,守不住就放弃汉阳撤往麻城吧,挡住吴狗北上安微产粮区的道路。”
清军一起大哭答应,片刻后,驻扎在螺山的清军大队放弃阵地向北逃窜,水师则取顺流向长江下游撤退,吴军乘机渡江,抢占清军螺山大营,宣告螺山大战胜利结束,也宣告了清军长江防线被吴军彻底突破,长江天险,已经再也无法阻拦西南健儿北上的脚步!
差不多是在同一时间,武昌正北的汉阳攻防,也已经在卢胖子的亲自指挥下打得如火如荼,蔡毓荣军在城高壕深的汉阳城中垂死挣扎,死守待援,卢胖子则是毫不客气的使出火炮大阵,将吴军武昌炮台上的轻便火炮全部搬运过江,对准汉阳西门狂轰滥炸”直炸得汉阳西门城墙是地动山摇,摇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