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133部分

大事,又涉及到广西吴军的根本利益,胡同chūn自然不可能置之不理。而通情达理的吴小菟见卢胖子的几个心腹到齐,自然也明白卢胖子要和他们商量大事,见礼过后便主动告辞,亲自下去安排宴席,给卢胖子和卢胖子的走狗们腾出了密谈空间。
  “卢兄弟,兄弟我听到风声,说是你还要跟着王爷到四川战场去,有这事吗?”脾气比较暴躁的胡同chūn最是沉不住气,开mén见山的就问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怎么办?王爷把我们从武昌战场调往四川战场的可能很小,你走了的话,谁来管我们?”
  “谁说我要去四川了?”卢胖子无可奈何的答道:“我下一步该怎么走,是继续留在王爷身边还是被调往其他战场,现在就连王爷自己都还没拿定主意,谁胡说八道说我要去四川了?别luàn听luàn传这样的谣言,小心背上动摇军心的黑锅。”
  “是谣言就好。”胡同chūn松了口气,忙又说道:“卢兄弟,不是我luàn听谣言,你也知道我们广西军队的情况,我们不是王爷的嫡系旧部,如果没有你罩着,替我们在王爷面前活动,我们不要说武器装备和军饷军粮这些和王爷的旧部一样了,搞不好那天就会被派去当攻城敢死队,把兄弟们白白làng费在城墙上和护城河里。”
  “这倒不会。”卢胖子强打笑容,安慰道:“胡大哥,你们确实不是王爷的旧部不假,可是你们缐家军的战斗力放在那里,走到那里都是一流的主力战兵,包括王爷自己,也绝对舍不得把你们当成炮灰使用,这点我倒可以担保。”
  “消如此吧。”胡同chūn叹了口气,又试探着问道:“卢兄弟,那么王爷那边,有没有放出口风,让你单独率领一军反清复明?攻城略地?”
  “是啊,卢兄弟,现在的情况你比我们清楚。”李天植也乘机说道:“衡州位居偏沅腹地,没有半点大的战事,王爷却在那里部署了四万大军,这摆明了是打算从衡州出兵江西南部,打通和耿jīng忠的联系,彻底切断满狗和广东的联系。那里的满狗守军兵少力弱,王爷不可能去这样的次要战场,肯定要委派一员大将去衡州统兵——卢兄弟你这么得王爷的信任重用,难道就不想办法谋一谋这个差使?”
  “没错,没错。”朱方旦连连点头,又压低声音说道:“还有湖广北部、安徽、河南和鄱阳湖西面的江西北部战场,都是东家你大展拳脚的好地方,东家你只想一辈子给人出谋划策当军师,就没想过单独领兵征战沙场,一展抱负?”
  “东家,刚才你已经说过了,你认为王爷已经动了让你单独统兵的心思,只走出于各种考虑,暂时无法下定这个决心。本书最新最快更新来自 ”王少伯慢悠悠的说道:“既然如此,东家你为什么还要去画蛇添足,立什么军令状走什么王爷心腹的mén路?你为什么就不能让王爷认为,有那一个战场非得你去不可,不管换什么人去都不可能比你做得更好?这么一来,王爷还能有别的选择余地么?”
  卢胖子彻底楞住,捧着茶杯盘算了许久后,卢胖子猛的站了起来,咬牙说道:“我今天晚上就去拜见王爷,向他请命,请他派我去…………!”
  ……………………
  冬天的太阳哥哥一向喜欢被月亮妹妹欺负,荆州这里也不例外,所以天很快就黑了,到了初更过后,用过晚饭的吴老汉jian照例捧了一杯香茶到临时行辕的后hua园散步化食,汪士荣和鲁虾等人照例跟在吴老汉jian的屁股后面吃灰,也是跟着进到了后hua园陪吴老汉jian散步。
  雪很大,飘飘摇摇落满了吴老汉jian全身,但吴老汉jian还是走得很慢,对冰冷风雪仿佛毫不察觉,后面的鲁虾怕吴老汉jian着凉,几次提醒吴老汉jian回房避雪,吴老汉jian却始终充不闻,最后还是汪士荣看出吴老汉jian的心思,上前低声说道:“王爷,还在为各路大军的主帅人选为难么?”
  吴老汉jian终于点了点头,沙哑着嗓子说道:“是啊,人家都是愁没有良将猛将,本王却是烦恼猛将良将太多,根本无法选择,这手心手背都是ròu,本王点了这个没点那个,没被点到的,心里还能没有什么想法?”
  “王爷,其实学生觉得你大可不必为此烦恼。”汪士荣很是体贴的说道:“正如王爷所说的,手心手背都是ròu,点了这个,那个肯定心里不舒服,那王爷再怎么烦恼又有什么用?既然注定有人高兴有不高兴,那王爷为什么还要为了顾及众将感受而烦恼?直接选拔了王爷心目中的理想人选就行了,又何必顾及到所有人的感受,难道王爷被迫选拔了不想用的人,王爷心目中真正的理想人选就能高兴了?”
  吴老汉jian沉默,半晌后才笑了笑,叹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这些人不是本王的子侄亲眷,就是本王的心腹爱将,个个都是忠心耿耿功勋卓著,要从他们中间有取有舍,是那么容易的事吗?”
  汪士荣沉默,知道这也是吴老汉jian喜欢用子侄nv婿治军的后果之一,平时里倒是忠心可靠,真正到了大事临头的时候,再想选择取舍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对了,鲁虾,一峰那小子今天来求见过没有?”吴老汉jian忽然问道。
  “没有。”吴老汉jian的卫士长鲁虾恭敬答道:“卢大人昨天晚上才成了亲,王爷又亲口许了他十天假期,个天才第三天,所以卢大人今天没来递牌求见。”
  “如果他真肯老实休完十天假期,那他就不是卢胖子了。”吴老汉jian又笑了笑,随口吩咐道:“如果他来递牌子求见,不必通报,直接让他进来。”
  鲁虾答应记住,汪士荣则试探着问道:“王爷,你下定决心让茂遐先生的这个学生单独统兵了?”
  吴老汉jian没有急着回答,只是信步走进了人工湖的凉亭中,这才自言自语的说道:“没有,本王现在也拿不定主意,究竟该不该让他单独统率一路大军。本王准许他求见,只是想给他一个机会,如果他能说服本王,让本王认为他应该单独统率一路,本王就给一个大展拳脚的机会。”
  “如果是这样,那他肯定能独占一路了。”汪士荣苦笑说道:“茂遐先生那个学生的嘴巴有多厉害,王爷你还不知道?”
  “如果他想用hua言巧语骗得主帅的职位,那他就错了!”吴老汉jian冷笑说道:“他加入平西王府才几年?本王如此重用于他,底下已经有无数怨言,这一次如果他还只是想着抢功劳出风头,那他什么地方都别想去了,老实跟着本王进四川去打陕甘吧!”
  “王爷为什么要这么说?”汪士荣心里琢磨,“为什么王爷会说卢一峰如果只是想抢功劳或者出风头,就不给他单独领兵的机会?为什么不说卢一峰资历浅经验少的原因,难道王爷心里早已认定,卢一峰的能力已经足够担任主帅职位?”
  凉亭外响起脚步声,一个卫士走到凉亭边上,在鲁虾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鲁虾低声回答后,那卫士又匆匆而去,鲁虾这才笑着说道:“王爷圣明,果然是说曹cào曹cào到——卢大人递牌求见,末将已经替王爷回答,让他直接进来了。”
  “终于还是来了。”吴老汉jian笑笑,吩咐道:“搬一盆炭火来,本王就在这里接见他。”
  众卫士领命而行,很快就搬来一盆烧得极旺的炭火,又给吴老汉jian拿来一个厚坐垫,让吴老汉jian在凉亭中坐下休息。待到一切都安排好后,卢胖子那已经苗条许多了的féi胖身影果然出现在了池塘边上,顺着曲曲折折的走廊走到凉亭中后,卢胖子马上跪下磕头,拱手说道:“孙婿卢一峰,拜见祖父。”
  “嗯,来了。”吴老汉jian哼了一声,故意不让卢胖子起身,只是直接问道:“这么冷的晚上,你不在家里陪本王的孙nv,来找我一个糟老头子干什么?”
  “孙婿有几句话不吐不快,想向祖父坦承。”卢胖子恭敬说道:“请祖父放心,孙婿不会占用祖父太多时间。”
  “哦,那你说吧。”吴老汉jian敲起了二郎tuǐ。
  “孙婿想为祖父建功立业,为祖父领兵出战,征讨满狗光复华夏,请祖父恩准,给孙婿一个机会!”卢胖子一改平时滔滔不绝的罗嗦习惯,回答得无比干脆直接。
  “那本王为什么要给你这么一个机会?”吴老汉jian晃着脚,很是随意的问道:“本王麾下猛将如云,谋士细雨,其中不乏祖孙三代同为本王效命的猛将勇将,孤凭什么放着他们不用,用你这么一个投入本王麾下刚满七年的新人?就凭你娶了本王的孙nv小菟?本王有多少义子从孙,你应该不是不知道吧?”
  “回祖父,不是孙婿狂妄,孙婿雪夜求将,是因为孙婿有三点,是旁人所不能及!”卢胖子朗声答道。
  “那三点?”吴老汉jianhua白眉máo一扬。
  “一是忠!”卢胖子朗声答道:“孙婿对祖父的耿耿忠心,想必祖父早已心知肚明,孙婿在此就不自夸了。而且孙婿对满狗朝廷的切齿痛恨,满狗对孙婿的必然杀之而后快,祖父更是比任何人都了解,孙婿领兵,其忠诚祖父根本不必疑虑!此乃孙婿第一点旁人所不能及!”
  “勉强算是吧。”吴老汉jian笑笑,又问道:“那第二呢?”
  “第二是能!”卢胖子大声答道:“孙婿自投入祖父麾下之后,七年以来,孙婿无数次为祖父出生入死,无论差事多苦,孙婿从未有过怨言!无论差事多难,甚至包括祖父都毫不信心达成目的的差事,孙婿都想尽千方百计为祖父达成,从未有过失手,更从没让祖父有过半点失望!此乃孙婿第二点旁人所不能急!”
  “hún小子,说得就好象你无所不能似的。”吴老汉jian脸上笑意更浓,又挥手说道:“这一点算不算,姑且不说,你的旁人所不能及第三点是什么?”
  “是智!”卢胖子答得更快,“孙婿办差,无论军务政事,都从不拘泥陈规,擅长随机应变,谋划周全,算无遗策,从不给敌人可乘之机,此乃孙婿的旁人三不能及也!”
  “妈拉个巴子!”吴老汉jian笑骂起来,“说得就好象比谁都厉害一样,你是不是想说,包括你祖父我都不如你?”
  “孙婿不敢!”卢胖子赶紧磕头,大拍马屁说道:“祖父的文成武德,威武神勇,谋算妙策,都是孙婿拍马所不能及!但孙婿斗胆认为,我军诸路大军之中,有一个战场除了祖父亲自领兵之外,也只有孙婿能够胜任,不管换谁去,都不可能比孙婿做得更好!”
  “他娘的,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这个小胖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狂妄了?”吴老汉jian大笑,又问道:“那你说吧,那一个战场除了本王亲自领兵之外,只有你能胜任?换了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赣北战场!”卢胖子大声答道:“满狗大军,目前已经集中到了陕甘与赣北战场,赣北战场上,满狗大军兵力已近十万,且扼南昌、九江与安庆坚城而守,又有鄱阳湖天险可依,攻守两难!除非祖父亲率我军主力征讨,否则我军攻取赣北直下江南,难如登天!”
  吴老汉jian收住笑容,仔细凝视卢胖子,一双鹰眼在炭火照耀下闪闪光,锐利得仿佛直入卢胖子的五脏六腑№久后,吴老汉jian才嘶哑着嗓子问道:“那本王如果派你去赣北战场,你能为本王做到什么?”
  “进可为祖父直取南京,攻占江南财富重地!”卢胖子也是豁出了脸皮不要的瞎吹,大声说道:“守可为祖父攻占南昌、九江,确辨父的偏沅后方安然无虞!并为祖父牵制满狗江南主力,使之无暇分兵,为祖父的诸路大军创造战机!”
  “退的话,孙婿可为祖父保全大军,绝不会惨败而归,致使局势糜烂,葬送祖父的大好局面!这一点,孙婿自信,无人能比孙婿为祖父做得更好!”
  说罢,卢胖子又重重磕了三个头,抬头正视吴老汉jian,吴老汉jian则继续凝视卢胖子,却并不说话,凉亭中安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祖父也相信事实就是这样。”吴老汉jian终于开口,微笑着做出了一个影响无比巨大的决定,“在最艰难也最重要的赣北战场,我军之中,确实没有第二个人能比你做得更好。——所以,祖父决定了,你就是东路军的主将了。”a。
第二百六十七章征东将军卢三好
  经过吴老汉jian的反复权衡与深思熟虑,康麻子十二年腊月二十四众天,万众瞩目的吴军各路大军主帅名单终于出炉,向西南吴军公开宣布。
  被周培公料中,吴老汉jian确实采取了多路进攻同时出击的恶毒战术,进攻方向多达六路,同时向陕西汉中、湖广北段、河南中段、江西北段、江西南段和广东起进攻!总兵力过二十万,几乎每一路都是势在必得,每一路都是气势汹汹!螨清朝廷的漫长防线处处告急,处处危机,以至于仓促之间,拥有全国人力物力的康麻子都找不出足够的兵力做到面面俱到,处处设防,只能面临或取或舍的艰难选择!
  吴军的具体人员调整及主帅名单如下:吴老汉jian以王会、吴真为先锋,亲自率军三万从三峡进四11,会同在此等候已久的吴军吴之茂、谭弘与李本深三部,向陕西重镇汉中起进攻,总兵力过九万!此为第一路,也是最为势在必得的一路!〖〗
  吴国贵升任荆州总统将军,统属新旧兵马四万五千,以陶继智、刘之复与杨来嘉等将为雷,坐镇荆州咽喉并出兵勋阳、襄阳与安6等地,牵制清军陕甘主力的右翼,为吴老汉jian的主力大军创造战机。此为第二路!
  夏国相封平东大将军,统率大军四万,以张国柱、刘弘毅、陈尧与丘善我等将为哥手,自衡州出兵攻打江西南部的袁州与吉安等地,目的为打通与耿jīng忠的6路联络,使吴耿郑三支反清最为坚定的军队实现会师,彻底切断广东清军与螨清朝廷的一切联系,孤立并包围头号大汉jian尚可喜!这是第四路!
  吴应麒的从子吴世综加封镇南大将军,哥手董重民封广东总督兼广东提督,会同广西提督马雄出兵三万,取道梧州向广东腹地起进攻”
  吴老汉jian的表弟高州总兵祖泽清也正式剪辫起兵,统帅高州、廉州两府兵力攻打罗定、肇庆‖时吴老汉jian又下书台湾郑经与cháo州总兵刘进忠,命令他们联手攻打惠州,三面夹击广东清军!这是人员选择方面最没有意外的一路,也是吴军彻底dang清后方隐患的必得一路。
  第五路的主帅人选是吴老汉jian的爱将马宝,吴老汉jian命他率军一万五千自武昌、汉阳北上,袭扰攻占清军兵力空虚的河南腹地,切断清军两大主力陕甘清军与江南清军的联系,并寻机东进安微或西进陕甘,破坏螨清的军队调遣与粮草转运,起到牵制清军全国兵力的妙用。
  而在这个人员安排上,也可以看出吴老汉jian在用人方面确实有过人之处”曾经在李自成、张献忠与李定国麾下效力过的马宝最擅长打的就是流窜战,把他的孤军放进豫中平原”不仅可以螨清腹地搅一今天翻地覆,而且被清军包围歼灭的可能也最小,即便打不过也可以见缝chā针,流窜到清军兵力薄弱的其他地方继续sao扰!
  除此之外,吴老汉jian任命胡国柱为岳州总统将军,统军三万镇守岳州,以做全军总预备队,保护偏沅后方安全。又任命吴应麒为武昌总统将军,同样率军三万以做东路北路后援,与胡国柱的军队构成双保险”确保吴军大后方五省一弈安全。
  以上五路与留守诸部的主帅选择都没有太过出乎众人的预料”也没有一个人敢提出疑问反对,然而吴老汉jian公布偏沅之中最为重要的第六路主帅人选时,吴军绝大部分将官都难免大吃一惊即便是康麻子和螨清朝廷也为之大吃一惊,因为这个被加封为吴军征东大将军、率领水6步骑四大军、攻打拥有着清军重兵防卫的翰北地区的吴军主将1
  居然是投入平西王府刚满七年的卢一峰字三好!
  “什么?卢一峰?!卢一峰率军攻打翰北?!我没听错吧?!”
  当吴老汉jian在大堂中向吴军众将宣布了这个决定后,吴军众将中顿时响起了一片旋风般的惊呼声”绝大部分的吴军将领都是张口结舌,说什么也想不到吴老汉jian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让一个入伙刚满七年的新人去负责最重要的偏师战场。惊呼声与嘘声之jī烈,以至于连当事人卢胖子自己都有些尴尬自己的资历,确实是太浅了。
  “老泰山,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二百五xìng格只比吴应麒稍微好点的夏国相最是沉不住气,跳出来目瞪口呆的惊叫道:,“让一峰负责翰北战场,单独率领四万大军攻打南昌九江鄱阳湖?小婿是不是耳朵听错了?”
  “你的耳朵没有听错,但你听漏了一些。”吴老汉jian不动声sè的说道:,“本王给一峰的差事还有寻机夺取安庆,伺机顺江而下,直取南京,攻占江南财富重地!”
  “岳父,你一定是在开玩笑!”夏国相的眼睛瞪得比袍睛还大,惊叫道:,“这么重要的差事,你竟然jiāo给一峰?”
  话音未落,吴军众将中已经响起了一片附和质问声音,卢胖子表情更是尴尬,吴老汉jian则反问道:,“怎么着,你觉得一峰的才具不婆担当此任?”
  “这个……。”夏国相有些犹豫“虽然卢胖子和他的关系亲密远不如和胡国柱的关系之亲密,但也还算过得去,而且卢胖子现在既是吴老汉jian点名看好的心腹走狗,又是吴国贵的nv婿,夏国相再怎么有勇无谋也不得不考虑一下刻意贬低卢胖子的后果。犹豫了片刻后”夏国相终于找出了一个象样的理由”“回岳父,1卜婿倒不是觉得一峰的才具不足,只是他的资历实在太浅了,担当如此重任……。
  ,“一峰的资历浅吗?”吴老汉jian语出惊人”“当初韩信在汉高帝元年四月投入刘邦帐下,未立尺寸之功,六月即被刘邦拜为大将,委以统率全军重任,一峰投入本王帐下已有七年之久,功勋卓著,远同辈”他的资历和韩信的资历比起来,谁深谁浅?”
  夏国相哑口无言,同时斜眼去看满脸尴尬的卢胖子,心中更是惊疑糊涂一这个小胖子,也配和淮yīn侯韩信相提并论?
  ,“王爷,是不是太冒险了?”马宝也站了出来”拱手说道:,“王爷你是知道的,末将和一峰兄弟的jiāo情一向不错,王爷你能如此重用于他,末将也十分高兴。只是互爷给他的涤是不是太重了?翰北战场的胜败得失,攸关到满狗江南财富重地的生死存亡”满狗的江南主力,jīng锐也大半集结在翰北战场”一峰兄弟第一次单独领兵就挑这么重的涤,面对这么强的敌人,是不是太冒险过分了?”
  ,“是啊,王爷,太冒险了。”好几个吴军将领都附和起来”包括算是卢胖子师兄的刘之复都表示担忧道:,“王爷,一峰是末将父亲的mén生,末将本不应该妨碍他的前程,但是翰北战场太重要了,那里的满狗也太强了”一峰兄弟初次领兵就碰上这么强的敌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正因为翰北战场最危险,压力也最大,所以本王才只能选择一峰去!”吴老汉jian也是给足了卢胖子的面子,挥手喝道:“一峰真的只是初次领兵吗?满狗康熙十一年”一峰孤军突袭巴江城,切断近十万满狗jīng锐主力的退路”面对着满狗主力的前后夹击,独力坚守孤城,没让狗急跳墙的满狗主力越过巴江一步!同一年,一峰他又孤军迎战广东满狗主力,一战而擒满狗主帅尚可喜!今年,一峰又亲手指挥了武昌渡江战,不仅一举突破长江,还一举歼灭汉阳满狗全军主力,生擒满狗皇帝的亲兄弟!”
  “这三场大战,那一场不是艰难无比的奇迹之战?一次可以说是运气,二次可以说是侥幸,第三次又能怎么说?”吴老汉jian手指众将,喝道:“你们扪心自问,如果换了你们去打三场大战,你们有谁能比一峰打得更好?你们再说一说,你们中间有没有一个人,能打出那怕一场同样的奇迹?如果你们找得出来,本王就答应你们,免了一峰的征东大将军职位!”
  吴军众将全都闭上了嘴巴,细一寻思,也现事实情况,自吴军起兵以来,两年时间里,光是被卢胖子亲手生擒的螨清王爷都已经多达三人,直接间接死在卢胖子手里的螨清军队更是以十万计,而且几乎每一场足以左右两军形势的大战都有卢胖子的魔影闪现,这样的变态辉煌战绩,在吴军众将中确实找不出第二个!同时也走到了这个时候,很多有心的吴军将领才愕然现,卢胖子在取得如此辉煌战功之后,竟然还一直在夹着尾巴做人,论功叙功时更是从来不见他的影子,低调得连吴军自己人都忘了他的这些赫赫战功!
  “祖父如此抬爱别婿,削婿粉身碎骨,也难辨父知遇大恩之万一,。”卢胖子不站出来表态也不行了,出列跪在吴老汉jian面前嚎啕大哭,连连磕头表忠,表示自己一定为吴老汉jian的帝王大业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起来吧,这是你应得的职位。”吴老汉jian挥手让卢胖子起身,又淡淡说道:“这两年来本王明知你才堪大用,却始终没给你独当一面的机会,现在也是补偿你的时候了。”
  卢胖子闻言更是嚎啕大哭,难得流出几滴真心眼泪。吴军众将也纷纷退回原位,不好意思也没胆子再反对吴老汉jian重用卢胖子,还有无数的吴军将领心情复杂,说什么也没想到赌桌上的常败将军、当年的七品芝麻官卢三好也有今天,不仅力压平西王府的众多元老勋旧出任一路主帅,竟然还担任最重要的偏师战场主帅,féi面依旧,却人是物非了啊。而近来已经把卢胖子视为头号竞争对手的韩大任更是羡慕嫉妒恨,眼红得几乎想要仰天大吼一自己怎么就没这么好的运气?
  ,“一峰,你的军队构成,祖父给你考虑一下,你看这么成不?”好不容易等到卢胖子抹着眼泪起身,吴老汉jian又用征询的口气说道:,“除了你在武昌的本部八千人马外,祖父再给你六千荆州骑兵,另外从岳州、长沙和武昌各军中chōu调四千水师和两万二千步兵步兵给你,称看如何?”
  ,“谢祖父。”卢胖子抹着眼泪说道:“别婿可以向祖父担保,别婿珍惜使用祖父赐予的兵力,一定尽量把他们安然无恙的带回来。
  “祖父相信你能,这也是祖父榔卜北战场jiāo给你的重要原因。”
  吴老汉jian点头,又说道:,“祖父再给你安排几个助手,你和大节(高得捷)jiāo情深厚,又有配合作战的经验,他就随你出征了№外你在祖父面前曾经再三褒奖过的王绪,也随你出征。”
  ,“谢祖父如此”大节兄和王绪兄弟都是难得的人才将才,有他们帮助指点别婿,别婿无忧矣。”卢胖子由衷的致谢。那边高得捷也是既欢喜又失落,欢喜的当然是卢胖子为人随和,容易相处,失落的则是两年多前卢胖子还只是自己的哥手”现在自己却已经变成他的雷手,必须听他的号令了。
  ,“别忙。”吴老汉jian打断卢胖子的道谢,又说道:“除此之外,韩大任文武双全,有勇有谋,孤把他也派为你的助手,想必一定能为你提供强力臂助!”
  ,“韩大任?”卢胖子一楞。
  “我?”韩大任猛然抬起脑袋。
  紧接着,并不算太笨的韩大任和卢胖子也一下子明白了吴老汉jian的险恶用心,韩大任是恍然大悟吴老汉jian为什么会把自己抓到荆州知府、
  同知的小功定为荆州第三战功。卢胖子则是明白吴老汉jian这个坏已经不是憋了一天两天了,这段时间故意抬高吴军众将中唯一与自己公开不和的韩大任,然后再把这家伙放到自己身边当眼线,免得再象以前一样,派一牟眼线来被自己收买一个。
  ,“韩大任?”高得捷也有些傻眼”因为韩矢任同样与他不和,与这样的搅屎bāng同军出征,确实是有一种比吃了苍蝇还恶心的感觉。
  (注)
  ,“怎么着?觉得祖父这样的安排有什么不妥吗?”吴老汉jian笑yínyín的向卢胖子问道。
  “没,没有。”卢胖子赶紧矢口否认”恭敬说道:“韩将军确实也是一名难得的人才,文武双全”有勇有谋,有他协助别婿征讨翰北,孙婿如虎添翼矣。”
  “吴老汉jian对我还不是绝对放心啊。”卢胖子又在心里哀叹,末了,卢胖子又在心甲安慰自己道:“不过也好№边有个眼线虽然麻烦些,但吴老汉jian也可以对我更放心一些。还有韩大任这根搅屎棍和高得捷也处不了,有他在军队里恶心人,高得捷也容易向我靠拢一些,不然的话,我一下子就爬到高得捷头上,他心里肯定会有想法,他也和生出隔阂,这仗就彻底没办法打了。”
  “这样就好。”吴老汉jian满意点头,又吩咐道:“那你抓紧时间准备一下,三天后就率军赶往武昌,会合那里的军队征讨翰北,务必在正月十五元宵节之前起兵出征,向翰北满狗起进攻。其他将领也一样,军情如火,别指望在荆州过年了,抓紧时间准备,三天后各路大军同时出。”
  卢胖子与吴军众将一起答应,又经过三天时间的紧张准备,腊月二十八这天,吴军各路大军同时出,夏国相率八千骑兵南下衡州,去与那里的吴军会合出征:陶继智与刘之复等将率军一万北上荆mén,去与那里的杨来嘉会师北伐:吴老汉jian亲率三万大军取水6两路并进四11,卢胖子则辞别新婚jiao妻吴小菟,又率领高得捷、韩大任等将叩别吴老汉jian,与马宝联袂东下,赶赴武昌集结大军征讨翰北。
  临别时,卢胖子与吴军众将一起向吴老汉jian叩别后,又单独向吴老汉jian郑重磕了三个响头,抬头想要说些什么,嗓子却沙哑干涩得无法出声,一双绿豆小眼也忍不住眼泪滚滚。见此情景,吴老汉jian不由笑道:“有话好好说嘛,有什么好哭的?”
  “祖父。”卢胖子撞读似蹋貌蝗菀撞耪页鲆桓鏊荡牵白娓福赂事匪淙徊蛔阄牵憷先思夷晔乱迅撸魍镜唪ぃ蛲娓盖虮V貀ù体,一定要按时穿衣吃饭,千万不要冻着……,饿着……。别婿,还……一定要看到祖父定鼎中原,登基称帝的……,那一天。”
  说到这里,卢胖子已经是泣不成声,素来歹毒无情的吴老汉jian也难得有些感动,点头说道:“好祖父答应你,一定会在征途中保重好自己但你也得答应祖父,你也得保重好自己的身体,别以为自己年轻就什么都不怕,这个时候留下什么宿疾那可就是一辈子的事了,千万别象以前那样办起差事来就什么都不管不顾,连吃饭睡觉都忘得一干二净。”
  “别婿,谨遵祖父教诲。”卢胖子强打笑容答应,眼泪却还在忍不住簌簌滚落。
  “那好,祖父走了。”吴老汉jian拍了拍卢胖子的肩膀,然后才回身登上码头,从码头登船西进四11。看着吴老汉jian那在风雪中已经初显佝偻的苍老背影,一个缠绕卢胖子数日的预感,也不由再度浮上心头。
  “吴老汉jian,我们终于要分别了。”卢胖子在心底喃喃说道:“这一次分别可能就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了从今往后,我们很可能,再也没有见面的机会了。”
  “我恨过你,讨好过你也尊敬过你,将来我也一定会到你的灵前,为你奠上一杯酒,给你一个……,公正的舁价。”
  抱着这复杂的心思,卢胖子踏上了返回武昌的道路,准备在那里集结大军,象龙入大海一样,开始自己〖自〗由自在而又惊天动地的翱翔之旅。然而就当卢胖子在武昌府逐渐集结成军准备东征的时候,他被吴老汉jian亲自任命为吴军征东主帅的消息,已经通过各种渠道,先后送到了他明里暗里和现在将来的敌人、朋友面前,听到这消息后,这些人的反应评价也大不一致。
  “卢一峰狗贼出任吴狗的征东主帅?好啊,狗贼,八旗将士的鲜血,终于还是染红了你的顶子了啊!”康麻子如是评价,然后康麻子又向江西清军颁下所谓圣旨“斩卢胖子者,官升三级,赐子爵,赏银万两!生擒卢胖子献于京城者,官升五级,赐伯爵,赏银两万两!
  “吴三桂老贼疯了?派卢一峰为征东主帅?这个卢胖子除了会拍马匹种八旗膏还会做什么?他的翰北东路军等着全军覆没吧!”耿jīng忠如是评价。
  “卢一峰为征东主帅?吴三桂老头,葫芦里卖的什么yào?莫非他想借刀杀人?”郑经如是怀疑。
  “吴三桂老贼!你为什么不把卢一峰狗贼派到广东来!”尚可喜尚老汉jian拍着桌子大吼。
  “麻烦了,我们的江南主力要多少有些麻烦了。
  ”周培公有些的,甚至还产生过鼓动佟国纲暂时不要理会吴军主力,率领包衣军南下江西,配合江西清军歼灭胖子军的念头。
  “翰北战场,我大清军队怕是永无宁日了。”侥幸逃回九江的图海也有些的那一天在玛瑙河战场,图海换上便服跳江逃命,很幸运的被一艘碰巧经过此地的普通民船救起,因为见他身有残疾又被冻得全身青,便了善心没有向吴军报告。不曾想这条民船靠岸之后,图海又碰上了几个被吴军杀散的清军败兵,图海便果断组织了这几个清军败兵将船主全家杀害,夺了民船化装成百姓,顺流而下逃回了清军控制的九江城。
  “我呸!”卢胖子东征的第一批敌人螨清贝子彰泰和江西总督董卫国,一边用吐痰表示对卢胖子的不屑,一边按照康麻子的旨意,把图海打入囚车,押往京城jiāo螨清朝廷治罪。
  “三好贤弟,你到底要做错到那一步,才知道mí途知返?!”螨清朝廷的兵部汉尚书王煦仰天长呼。
  “三好兄,怎么是你来翰北?如果我们再次见面,我该怎么面对你?”南京城中,一个螨清官员心情痛苦而又复杂,只能暗暗的安慰自己,“不会的,我们一定不会再见面的,南京的上游有安庆、九江和南昌三座重镇,全都有我们大清的重兵镇守,我就不信你能这么厉害,以少攻多还能突破我们大清的三道防线杀到南京城下。我相信,你一定办不到。”a。
第二百六十八章谨慎小心
  “啊!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壮志饥餐胡*ròu笑谈渴饮螨虫血!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中华要让,四方来贺!”
  还没来得及踏进江西境内,得意忘形的卢胖子就已经是高张双臂,仰天长叹,小人得志的飞扬跋扈,溢于言表!看到卢胖子的这昏涅,卢胖子的绝对亲信王少伯、朱方旦、李天植、综虞儿和肖二郎等人都是笑容满面,马屁如cháo,感叹卢胖子和自己们一起多年媳fù熬成婆,守得中天云雾开,终于是盼到了今天,熬到了今天。
  “呸!”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马屁jīng,包括卢胖子麾下也是如此至少卢胖子的直系下属韩大任就重重吐了一口唾沫,对卢胖子那雷小〖〗
  人得志的涅嗤之以鼻。
  卢胖子的四万大军是在大周元年、螨清康麻子十三年正月十四这天自武昌誓师出的,水6两路并进江西,水路由吴军水师总兵李国栋率领船队东进,6军由卢胖子亲自率领,以心腹胡同chūn为先锋,大将王绪为押粮官,取道名臣海瑞曾经担任过县令的兴国县,浩浩dangdang直入江西,刀锋直指清军翰北防线中枢一江西九江府!
  在出时,明摆着是吴老汉jian派来掺沙子当眼线的韩大任也曾提出过反对意见,觉得胖子军的东征第一战战场不应该选择九江,而是应该选择在九江南面两百七十里外的南昌城,目的当然是为了将翰北清军各个击破,翰北清军即便出兵救援,也只可能动用九江军队而不敢动用距离更远的安庆清军,胖子军压力比较小,还有围城打援的第二选择。
  韩大任的建议也有一定道理,耗时可能较长却相对稳妥,但卢胖子却有另一番见解,认为自军兵jīng粮少,只可战而不能久拖,先攻南昌虽然稳妥,但是时间必然迁延日久,并且还会拉长粮道,给清军劫粮机会”十分不利。惟有直攻九江,不仅粮道短距离近,还可以you使南昌清军与安庆清军救援九江,在吴军擅长的野战战场中歼灭两地清军主力,为将来的战事奠定基础,更进一步还可以起到使得螨清朝廷无法再派援军增援翰北的作用。
  面对卢胖子的歪理”韩大任气结之余,难免暗骂卢胖子贪多嚼不烂,无奈卢胖子现在是韩大任的上司,韩大任的好基友夏国相和胡国柱又不在武昌,坐镇武昌的吴应麒还是卢胖子的铁杆基友,绝不可能帮着韩大任说话,左右干涉卢胖子的战术选择,所以韩大任也只好乖乖领命,陪着卢胖子和高得捷等人共领中军,一路东进直接向着九江杀来。
  胖子的情况基本介绍了,下面来大概介绍卢胖子的倒霉对手们的情况,看地图就可以知道”翰北可以说是清军防御吴军进犯江南的唯一屏障了”所以自打战事开始以来,螨清朝廷和康麻子对翰北战场的重视程度就一直有增无减,在浙闽战事无比jī烈的时刻,康麻子更是宁可chōu调湖广北线的军队”也不肯chōu调距离最近的翰北军队增援阅浙战场。
  后来,吴军突破清军长江防线成功后”清军从湖广战场chōu调的六万主力除了分出三万五千北上安微外,余下的两万五千大军也就地驻守翰北,为的就是防着吴军顺江而下,攻打螨清朝廷的第一要害江南财富重地,再加上从螺山、黄州等地败逃至翰北战场的清军队伍,所以卢胖子这次在翰北战场上的敌人也不算太多一才刚刚过十万!
  这过十万的清军队伍中,有大约四万五千的军队是驻扎在江南第一mén户安庆城,由螨清征南将军内大臣希尔根会同众多螨清都统率领:九江驻军三万二千,由贝子彰泰与江西总督董卫国共同率领:二十多年前曾经在江南战场bī退郑成功的清军老将江西提督赵国柞,则率领两万五千军队坐镇南昌,与九江清军互为犄角№外还有戴罪立功的清军水师提督杨捷率领大约七千的清军水师盘桓在鄱阳湖湖口一带,拱卫这个〖中〗国最大的淡水湖内湖安全。卢胖子想要从这些倚险而守的新老对手嘴里虎口拔牙,难度确实不小。
  过了兴国没走多远,四万胖子军便已全线进入了江西境内,率领三千jīng兵上前开路的胡同chūn派快马回报,说是九江府瑞昌县的清军守将伊坦布率守军三千出城,正向胡同chūn的军队杀来,看涅是想在野战中和胖子军前锋决一雌雄。卢胖子闻报有些疑huo,暗道:,“满狗敢出城野战?是看不起我,觉得我不是名将好欺负?还是想试探我的虚实?”
  ,“卢兄弟,满狗既然敢出城野战,我们应该迎头痛击,杀杀满狗的锐气!”旁边的高得捷建议道:,“胡同chūn将军的部下都是广西jīng兵,野战绝不吃亏,打一个开mén红应该大有消!”
  ,“满狗敢出城野战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