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142部分

却又让两条老狐狸头疼万分,尤其是刚吃了一个大败仗的赵国柞,在这和时候上书请求康麻子放弃攻打九江的计划小,那他的江西提督顶子,也就非被摘掉不可了:而希尔根情况虽然比赵国柞好一点,但也好不到那里,以至于当着赵国柞的面都长叹道:“骑虎难下啊,老夫现在只是后悔,当初怎么就轻易相信了卢一峰狗贼中炮重伤的消息?弄得现是进退不得,取舍两难……
  “大将军这个责任不在你身上……”赵国柞看看左右,压低声音说道:“奴才也就是敢在大将军面前说说,这件事最大的责任,在彰泰贝子爷身上,也在主子身上!”
  希尔根苦笑,并不说话工赵国柞又压低声音问道:“对了,大将军,那个卢一峰狗贼,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受伤了?”
  “十有**是诈伤。”希尔根苦笑,“但老夫拿不出证据,没办法证明,也就没办法向主子和众将交代。”
  “奴才也觉得这个狗贼诈伤的可能最大。”赵国柞点头,又皱眉说道:“如果卢一峰狗贼真是诈伤的话,那这个狗贼就实在太可怕了,算死了咱们主子的心思,也算死了彰泰贝子爷会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不放,一定会不惜代价的把这个假消息捅到主子面靠。
  让大将军你即便不信,也不得不按着他的安排去走,根本就无法反抗。我们之前确实太轻视这条吴狗了……”
  “错,老夫可从没轻视过他!”市尔根果断摇头,低声说道:“不瞒老将军,其实打吴三桂老贼任命卢一峰狗贼为东征主帅的消息传到安庆时,老夫就已经有一和预感,知道这条吴狗会把赣北战场搅得天翻地覆,所以老夫才命令江宁巡抚慕天颜把已经造好的战船立即送乘安庆!不然的话,主子给慕天颜的旨意,可是让慕天颜赶造三百条战船的:““大将军,你从一开始就这么垂视这条吴狗?”赵国柞惊讶问道了希尔根犹豫了一下,半晌才低声说道:“还记得鳌中堂吗?他老人家威震天下的时候,你我二人都还在他的帐下默默无名,但老夫却知道一个准确消息鳌中堂的项上人头,就是被这个卢一峰狗贼亲手砍下的!”
  “什么?”赵国柞惊得跳了起来,目瞪口呆的说道:“鳌中堂的人头,是被这个卢一峰狗贼亲手砍下的?末将怎么听说的是鳌中堂自刎殉国的?”
  “吴三桂老贼还算有点人情味,为了照顾鳌中堂的身后名声所以才宣布了是鳌中堂自刎殉国工……”希尔根低声答道:“但老夫暗中派人到贵州打听,这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鳌中堂被吴狗包围后,已经伤得连自刎的力气都没有了,是他老人家求吴三桂老贼看在昔日的情分上,不要让他被擒受辱,请吴三桂老贼赐他一死。吴三桂老贼答应后,鳌中堂又要求吴三桂老贼准许卢一峰狗贼执行,因为鳌中堂认为,吴狗之中,只有吴三桂老贼和卢一峰狗贼两人,才配得上取下他的项上人头。
  赵国柞更是张口结舌,过了许久后,赵国柞才无力的坐回椅上,苦笑说道:“建昌大败,末将输得不冤,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还好,你总算是没有死在沙滩上。”希尔根苦涩一笑,又叹道:“只可惜,老夫现在真的是不能确认卢一峰狗贼到底有没有真的中炮受伤啊,如果能够确认卢一峪狗贼真被贝子爷走了狗屎运打成了重伤,那么不用主子下旨,也不用众将请求,老夫不管付出多少代价,也要攻破九江,取下他的项上人头!为大清除去这个心腹巨患!大清祸害!”
  赵国柞更是沉默,希尔根也不再说话,两条老狐狸对坐无语,就这么过了许久后,帐外忽然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接着彰泰贝子爷欢天喜地的声音也传了进乘,“大将军,喜事!天大的喜事!天大的喜事啊!本贝子当初亲手提拔那个伊坦布将军,反正归来了!说是有机密大事,要向大将军你当面呈报!”
  “伊坦布回来了?”希尔根和赵国柞两条老狐狸一起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的跳起身来,异口同声道:“把他带进来,马上!”
  片刻后,希尔根巡视九江城防时曾经见过一面的伊坦布被彰泰贝子爷亲自押进帐乘,刚一进帐,已经被剪去辫子又被反绑双臂的伊坦布立即双膝跪下,嚎啕大哭道:“大将军,奴才伊坦布,总算是活着回乘了~才伊坦布,给大将军请安!”
  “大胆伊坦布,你竟然还有脸回来见老夫?”希尔根扳着脸怒喝道:“你几次派人过湖,为吴狗欺诈我军,你可知罪?!”
  “大将军饶命,大将军饶命。”伊坦布大哭说道:“奴才确实是狗胆包天,派人欺骗了大将军和贝子爷,但奴才是被逼的啊,奴才当时身边的吴狗士兵,都是卢一峰狗贼派来监视奴才的人,奴才如果不按卢一峰狗贼的吩咐去办,奴才马上就人头落地啊!”
  “什么?”彰泰贝子爷惨叫失声。希尔根和赵国柞两条老狐狸则彼此对视一眼,一起心道:“先前的两个信使,果然是不明真相的死‘间!”
  “那么卢一峰狗贼,到底有没有被我军火炮打成重伤?!”希尔根又大喝问道。
  “没有,没有。”伊坦布赶紧摇头,嚎啕大哭道:“奴才可以对天发誓,那天我军的火炮,是连卢一峰狗贼的一根毛都没有伤到,卢一峪狗贼,他从始至终都是在诈伤啊!他是想骗大将军和我们大清的南昌军队主动出击,离开坚城保护,方便他把我们大清军队杀光杀绝啊!”
  “砰!”彰泰贝子爷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张还算帅气的俊脸,已经没有了半点血sè,嘴里喃喃道:“怎么可能?本贝子熟读兵书,深通兵法,怎么可能没打伤乒一峰狗贼?”
  “果然是诈伤!”希尔根惊喜得差点叫出声来‖力平静一下jī动情绪后,希尔根又一指伊坦布,大喝道:“说,把事情的经过原委,还有你是怎么帮着吴狗欺诈我军,又是如何反正归来,一五一十的向老夫坦白交代,不许有半点遗漏!不然的话,小心你的狗头!”
  @。
  
第二百八十四章陪葬
  ,奴才派出的第二个死间没回九江后,卢一峰那条吴狗就告诉奴才,说他yòu使我们大清安庆军队渡湖攻城的计划,肯定已经被希尔……,不,肯定已经被定南大将军你识破了,以后再怎么派死间也没用了,只会白白浪费。”
  “然后卢一峰那条吴狗又说,yòu使我们大清军队的计划虽然没有成功,但是能够把我们大清军队yòu出安庆城和南昌城,也是奴才的功劳,也是奴才尽心尽力的表现,应该奖赏,所以那条吴狗封了奴才一个参将,还赏了一千两银子。”〖〗
  ,“韩大任和韩元任兄弟sī自率军出击这件事,倒绝对不假,但卢一峰狗贼随机应变,将错就错制定了一个伏击计划,偷袭了我们大清的南昌军队得手,不许高得捷狗贼救援韩大任,也是卢一峰狗贼亲口下的命令。”
  “韩大任他告诉奴才说,卢一峰狗贼让高得捷不用管韩家兄弟的死活,主要原因是因为韩大任兄弟和卢一峰狗贼从来就尿不到一个壶里,卢一峰狗贼早就巴不得韩家兄弟去死了。韩家兄弟走运没死,回到九江城里后,也是因为他们的表舅胡国柱,是吴三桂老贼的女婿,又是卢一峰狗贼的姑父,卢一峰狗贼才没乘机下毒手,只是乘机羞辱韩家兄弟,又重打了他们每人五十军棍。”
  ,“韩大任告诉奴才,卢一峰狗贼现在打的主意是这样,卢一峰狗贼不怕我们大清军队渡湖。因为我们大清军队渡湖攻城,凭借九江吴狗的城坚炮利,我们大清军队攻破九江城的可能几乎没有,九江吴狗不仅可以在守城战大量杀害我们大清军队的将士,还可以在反击战或者追击战中扩大战果。”
  ,“韩大任又告诉奴才,卢一峰狗贼还在吴狗众将面前公然喧嚣过,他更不怕我们大清军队不渡湖不攻城。因为吴三桂老贼派他来翰北战场首要目的就是牵制我们大清在江南的主力军队,为其他五路吴狗创造战机,把大将军你率领的大清主力牵制在九江一带,他的差使就基本完成了。所以不管大将军渡湖或者不渡湖,攻城或者不攻城,卢一峰狗贼实际上都立于不败之地。”
  “对了韩大任兄弟还告诉过奴才,卢一峰狗贼曾经在众多吴狗将领面前分析过大将军你屯兵湖口的目的。卢一峰狗贼认为,大将军你很可能在怀疑他是在诈伤了,屯兵湖口一共有三个目的,一是试探他是否已经真的被我们大清军队的火炮打伤如果确认无误,大将军你就渡湖攻城。”
  “第二个目的是掩护赵国柞老将军的军队如果大将军你确认吴狗是在yòu敌,那么你就可以让赵国柞老将军的军队先行撤退,只要大将军你的军队还在湖口驻扎,吴狗就不敢全力追杀。”
  “第三个目的,卢一峰狗贼认为,大将军你也是在yòu敌,大将军你故意屯兵湖口,又故意让赵国柞老将军屯兵南康,目的是给吴狗军队偷袭制造可乘之机,yòu使吴狗军队主动出击然后后发制人随机应变重创吴狗。而且首要目标,肯定是吴狗的水师船队,所以卢一峰狗贼这段时间说什么都不许吴狗水师出港,还把所有的火炮都集中到了水门为的就是保护吴狗的水师船队。”
  听着伊坦布这些竹筒倒豆子的叙述,尽管春夜气温还颇为寒冷但希尔根老狐狸身上却已是冷汗淋漓,长满皱玟的老脸上也写满了不可思议,说什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心思和如意算盘,连与自己朝夕相处的哈尔噶齐都没有完全猜到,结果却被与自己以命相争的敌人主帅猜了一个点滴不漏!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希尔根还真不敢相信世上还能有这样的奇人奇事!
  反复盘算良久后,希尔根又问道:“伊坦布,老夫再问你,韩大任在你面前,有没有说起过卢一峰狗贼下一步有什么打算?也就是吴狗军队,下一步有什么动向?”“他说过。”伊坦布十分老实,记忆力也还算不错,稍一回忆就答道:,“韩大任说,卢一峰狗贼曾经在吴狗众将面前公开扬言过,大将军你想和他拼耐心,他奉陪到底,因为吴三桂老贼给他的主要差事是咬住我们大清的翰北主力,让我们大清的翰北主力无暇顾及战场,他不管和大将军你在九江对峙多久都没关系。
  而大将军你不同,你绝对不敢让翰北主力长期离开安庆和南昌两座重镇,还有主子万岁,也不可能容忍大将军你长期在鄱阳湖东岸按兵不动,迟早会逼你主动进军。所以最后首先失去耐心的,半定是大将军你。”
  希尔根不说话了,尽是皱玟的老脸上也已经不是写满不可思议,而是写满了深深的担忧与钦佩:在场的另一条老狐狸赵国柞也是愁眉深锁,心知自军这一次算是遇到对手了,不仅狡诈yīn险远超常人,而且还无比擅长分析判断敌人心理,难缠得简直几近恐怖。惟有彰泰贝子爷是坐在一旁失hún落魄,心里七上八下,不知将来如何向堂兄弟康麻子交代一刚奏报了说自己火炮重伤卢胖子,这会又去奏报说是卢胖子拴为了把翰北清军yòu出安庆城和南昌城,那康麻子还不得把自己的皮给录了啊?
  “可惜,这样的人才,为什么不能为我大清所用?”叹息一声,希尔根又仔细看了一遍伊坦布带来的韩大任亲笔书信,沉吟半晌后,希尔根又向伊坦布问道:“韩大任和韩元任兄弟愿意归降大清,那他们有没有说,愿意为大清都做些什么事?”
  ,“两位韩将军都说了,只要大将军一有差遣,他们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伊坦布如实回答,又颇有良心的补充道:……请大将军放心,韩大任、韩元任两兄弟历来都与卢一峰狗贼、高得捷狗贼不和,这一点在吴狗军队里是公开的秘密,卢一峰狗贼和高得捷狗贼联手对韩家兄弟百般迫害欺凌,韩家兄弟被逼不过”这才生出降意,绝不会有假。”
  “真不会有假?”希尔根笑笑,心道:,“可我怎么觉得有点象是苦肉计呢?”
  ,“大将军,卢一峰狗贼狡诈异常,会不会是苦肉计?”赵国柞也提出疑问。
  希尔根不急着回答,只是仔细盘算,伊坦布则急了,忙说道:,“大将军”韩大任将军说了,他忽然来降,大将军你肯定会怀疑,甚至会怀疑他是在用苦肉计”所以他也不在信里说什么向大将军泄lù吴狗军机,或者说什么充当内应打开九江城门的话,他只求大将军你能够给他们一个机会,证明他们是真心实意归降大清。”
  “是吗?”希尔根羿始心动,开始盘算如何考验韩大任兄弟的投降诚意。
  ,“大将军,这是一个好机会啊。”这时,垂头丧气了许久的彰泰贝子爷终于回过神来,赶紧凑上来说道:,“依末将之见,韩大任将军肯定是真心归降的,因为末将也早就听我军细作奏报,说是韩大任将军兄弟与卢一峰狗贼不和,与大部分的吴狗将领也处不了,所以末将认为绝不可能有假。大将军绝不能错过这个机会”应该好好利用这一点,攻破九江生擒卢一峰狗贼,给主子一个交代。”
  “是你想给主子万岁一个交代吧?”希尔根心中冷哼,也不理会彰泰贝子爷的鼓动,只是转向伊坦布说道:,“伊坦布,这样吧,你替老夫带一个口信回去给韩大任兄弟,告诉他们,要老夫给他们一个考验机会,可以让他们亲自过来,让他们兄弟的其中一人亲自到老夫的大营走上一遭,与老夫见上一面,老夫就相信他们。”
  “扎,奴才遵命。”伊坦布恭敬答应,又很小心的说道:,“大将军,九江和湖口有鄱阳湖阻隔,吴狗的军队盘查又严,要两位韩将军马上过来,只怕……。”
  “老夫给他们三天时间。”希尔根答道:“三天之内,他们兄弟至少得亲自过湖一人面见老夫,老夫才能相信他们。”
  因为有韩大任兄弟的暗中眷顾,伊坦布自然是很顺利的就回到了九江城,也把希尔根的口信带到了韩大任兄弟面前,韩大任兄弟不敢怠慢,赶紧安排了伊坦布回房休息,一边安排心腹暗中监视伊坦布的一举一动,一边偷偷溜出营地,来到卢胖子下榻的吴军指挥部中,并且在卢胖子的签押房里见到了这个整件事的幕后黑手,也把伊坦布的口信转告给了卢胖子,请求严胖子定夺。
  “果然是条老狐狸,不见兔子不撤鹰。”听完之后,卢胖子先是冷笑一声,又吩咐道:,“让伊坦布回去告诉希尔根老狐狸,就说我把你们盯得很紧,你们找不到机会偷渡过湖,让老狐狸另外换一个考验办法。”
  ,“可这么一来,满狗就不会相信末将们是真的投诚了啊。”韩大任面lù难sè。
  ,“没关系。”卢胖子摇头,沉声说道:“反正我只是尝试,能成当然最好,不能成的话,我另想办法破敌。就象我让你们故意告诉伊坦布的一样,现在我军立于不败之地,即便不能在九江城下破敌,将来也有把南昌满狗和安庆满狗各个击破的机会,犯不着拿你们两兄弟的命去冒险。”
  早有商量的韩大任和韩元任互相对视一眼,忽然挣扎着带伤之身一起跪下,一起抱拳,向卢胖子异口同声说道:,“大将军,末将兄弟此前早已商量过了,为了报答王爷的知遇之恩,为了我们云贵军队的反清大业,更为了报答大将军的活命之恩,末将兄弟,情愿冒险渡湖,去赚满狗渡湖受死!”
  ,“不行,不行,不行。”卢胖子把肥脑袋摇得象拨浪鼓一样,严肃说道:,“两位韩将军,这事可开不得玩笑,希尔根老狐狸究竟有没有识破我的计策,老实说我并没有太多把握,万一他已经识破了我妙计,那么他让你们偷渡过湖,就是为了yòu捕你们的其中一人,你们岂不就是羊入虎。?”
  说到这,卢胖子顿了顿,又补充道:,“退一步说,就算希尔根老狐狸只是怀疑,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你们是在用苦肉计,你们到了满狗营中,也必然会受到他的百般拷问,万般盘委,稍微lù出一点破绽,你们都死无葬身之地!”
  “末将不怕!”韩家兄弟异口同声答道:“末将等已经井细商量过了”认为大将军的妙计鬼神莫测,满狗绝对不可能识破,顶多只是猜测怀疑,末将等情愿渡湖,为大将军去诈满狗入彀!”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太危险了,实在太危险了!”卢胖子还是连摇头”说什么都不肯答应。
  最后韩大任和韩元任兄弟也急了,韩大任磕头流泪说道:,“大将军,末将等知道你的好意,但机会难得,yòu使满狗渡湖攻城,踏入我军陷阱,实际上已经只差最后一步,为了大周,为了反清复明的大业,也为了报答王爷和大将军的恩情”末将兄弟情愿抛此头颅”洒此热血,为大将军冒险一搏!”
  卢胖子还是不说话,肥脸上尽是犹豫不决,韩大任见了更是焦急”
  索xìng一起站起身来,一把抽出腰上佩刀,架在脖子上含泪大叫”“大将军,你如果不给末将兄弟这个机会,末将兄弟今天就死在你的面前,以死明志!”
  “韩将军,你干什么?”卢胖子大吃一惊,赶紧大吼道:,“二郎,世玉。熙官,快把韩将军的刀抢下来””
  卢胖子的几个铁杆走狗赶紧一轰而上,七手八脚去夺韩大任的佩刀,韩大任却说什么都不肯松手,只是含着眼泪大喊,“大将军,你如果不答应,末将就以死明志!”那边韩元任也是一样,拔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含泪说道:,“大将军,如果你不答应,末将也死在你的面前,以死明智。”
  ,“那……,好吧,我答应了。”事情到了这步,卢胖子也没了办法,只得松口答应,但就在韩大任兄弟破涕为笑主动交出佩刀时,卢胖子比绿豆还小的眼睛里,却闪过那么一丝无法遏制的得sè。
  ,“既然你们坚持要去,那我也不勉强阻拦。”尽管答应了韩大任兄弟的冒险请求,卢胖子又,丁嘱道:,“但我还有两个要求,一是你们兄弟两人只能去一个,二走到了满狗大营之后,不管能不能骗过希尔根那条老狐狸,你们都得优先薄xìng命,那怕是暂时伪降满狗都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末将等谨记大将军吩咐。”韩大任兄弟一起抱拳答应。
  ,“很好,你们两人究竟谁去,我不干涉,你们自己商量。
  ”卢胖子点头,又招手说道:,“凑耳上来,我还有一招妙计教给你们。”
  早就卢胖子的缺德诡计佩服得五体投地的韩大任和韩元任不敢怠慢,赶紧一起凑到卢胖子面前,卢胖子则在他们耳边低声说道:,“你们过湖之后,希尔根老狐狸在拷问你们投降真假时,你们可以泄lù给他这么一个我军机密就说我们大周王府为了报满狗皇帝的杀害王爷长子大仇,已经让潜伏在京城皇宫中的内线,在即将临盆的满狗皇后赫舍里的饮食中下了慢毒,要不了多久,满狗皇后赫舍里在分娩之时,轻则血崩而死,重则母子共亡!”
  “什么?!还有这事?!”韩大任兄弟这次算是被卢胖子吓得不轻,以至于兄弟两人都一起惊叫出声。
  ,“千真万确!”卢胖子点头,又压低声音说道:,“此事悠关我们大周声誉,只许你们二人知道,再不许第三人知道,明白子吗?”
  韩大任兄弟一起拼命点头,大以为然,卢胖子又低声说道:,“希尔根老狐狸老jiān巨滑,没有把握的事绝不会动手,也只有向他泄lù这个机密,待到赫舍里母子的死讯传回翰北,这条老狐狸才会完全相信你们,明白了吗?”
  老实巴交的韩家兄弟再次点头,韩大任又的的问道:,“大将军,这事靠谱吗?万一我们的人没有得手,或者我们下的药生不了效……?”
  ,“放心吧,已经确认得手了。”卢胖子yīnyīn一笑,又说道:,“至于下的药会不会生效朱神医的医术,你们还不知道?”
  身上还敷着朱方旦亲手研制的云南白药的韩大任兄弟闻言,自然心中大定,当下两兄弟又当着卢胖子的面争执半天,最后决定由韩元任去担任这个非死即生的差使,又与卢胖子商量了许久如何应对希尔根的盘问,这才告辞离去,准备在时限的最后一夜渡湖,去清军大营诈敌。
  直到韩家兄弟离开之后,卢胖子的狗头师爷王少伯才从后堂出来,的的向卢胖子问道:“东家,你jī韩家兄弟冒险过湖,真的有把握吗?万一满狗真的识破了你的苦肉计,他们可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了。”
  “放心,希尔根老狐狸不傻,不管有没有识破我的妙计,都不会对韩家兄弟下手。”卢胖子微笑说道:,“如果韩家兄弟真能骗过希尔根老狐狸,老狐狸自然不会杀他们。如果老狐狸识破了我的妙计,又为什么要杀韩家兄弟,杀了韩家兄弟,是能帮他希尔根向满狗皇帝交代,还是能帮他摆脱进退两难的困境?假装中计留下他们,以便将来将计就计,不是更好?更妙?”
  王少伯虽然精明强干,也算得上诡计多端,但是在腹黑jiān诈方面,确实比卢胖子和希尔根之流还是差了一截,仔细盘算了许久后,王少伯才醒悟过来,一鼓手赞道:,“到底还是东家高明,原来东家早就是有恃无恐一希尔根老狐狸没有识破东家的妙计,自然舍不得杀韩家兄弟!如果这条老狐狸识破了东家的妙计,自然更舍不得杀韩家晃弟,留下他们将计就计,反布陷阱引我军上钩,自然比只杀一个韩元任要划算得多!”
  ,“这样的险计,我也只是敢在希尔根这样多疑jiān诈的老狐狸面前用啊。”卢胖子微笑叹道:“如果换成了彰泰那样无勇无谋的蠢货,我可就不敢用这样的险计了。”
  ,“东家高明,因人而异巧随机应变,学生拍马难追。”王少伯连拍马屁,又试探着问道:,“东家,那以你之见,希尔根老狐狸这次到底会不会中计呢?”
  ,“既然叫他老狐狸,要他马上中计,自然是没有把握的事。”卢胖子微笑答道:,“不过没关系,今天已经是二月十八了,那个女人的预产期是在三月下旬,再过一多月,希尔根老狐狸就算不想中计,螨狗皇帝也要逼着他中计了。”
  “那个女人?预产期?什么意思?”王少伯忽然有一种丈二金刚mō不着头脑的感觉。
  卢胖子笑得更是jiān诈,并不回答,只是在心里喃喃说道:,“赫舍里,螨遗们在电视里不是把你吹上天,说你死得可惜吗?没关系,卢哥给你拉一帮陪葬的,翰北满狗的几万主力大军给你陪葬,够风光了吧?
  死得不可惜了吧?”@。
  
第二百八十五章天助恶人(上)
  大周元年、螨清康麻子十三年二月二十,夜间二更过半,鄱阳湖东岸湖口县境内,翰北清军主力大营中。经过严密的搜检,自愿来此诈降的吴军扬威昏将军韩元任,终于在头戴黑套的情况下,被领进了灯火通明又戒备森严的清军大帐中,并且在此见到了被卢胖子称为老狐狸的螨清定南大将军希尔根,还有他的昏手哈尔噶齐、螨清贝子彰泰和另一条清军老狐狸赵国柞。
  和韩元任想象中的一样,希尔根和卢胖子的神情气质确实是十分相象,都是慈眉善目面带微笑,给人一种既亲切又和蔼还人畜无害的感觉,很能míhuò绝大部分不明真相的人民群众。但是对于早就吃够了大亏的韩元任来说,却是说什么都不肯粗心大意掉以轻心了,只是在希尔根面前双膝一跪,抱拳说道:,“罪将韩元任,奉兄命拜见大清定南大将军,给大将军请安。”〖〗
  “奉兄命拜见于我?”希尔根语出惊人,微笑着纠正道:,“元任将军好象说错了吧?你应该是奉卢一峰的命令,前来拜见于我的吧?”
  ,“大将军年出此言?”韩元任大吃一惊。
  ,“不明白?要老夫解释吗?”希尔根笑道:,“卢一峰狗贼用诈伤计与死间计,把老夫和赵国柞老将军的军队骗来九江府,幸得老大及时警觉,及时察觉他的诡计,没有继续渡湖西进。他见诡计失败,就再抛出已经无用的伊坦布为死间,又让你们兄弟用苦肉计来老夫面前诈降,企图从中取事,是与不是?”
  ,“大将军既然如此说,那罪将实在无话可说,无法辩解。”韩元任不动声sè,只是表情无可奈何的说道:,“罪将兄弟在渡湖之前,也已经做好了被大将军屈解误杀的准备,大将军,请动手吧。”
  ,“故作镇定,就能瞒过老夫的眼睛?老夫上战场的时候,你们的父亲都在撤尿和泥巴。”希尔根冷笑一声”挥手说道:,“拿下,推出去砍了。”
  ,“扎!”旁边的清军士兵整齐答应,如狼似虎的扑了上来,把韩元任架起就走”韩元任也不挣扎,只是平静说道:,“大将军,罪将还有几句话,请容罪将说完再死。”
  ,“你说吧。”希尔根早就料到韩元任有此一着,果断挥手让亲兵把韩元任放下。
  “大将军,这几句话不是对你说的。”韩元任摇头,又转向旁边的彰泰问道:“这位将军,看你的年纪,应该就是大清的定远平寇大将军、彰泰彰贝子吧?”
  “我就是,你想干什么?”彰泰警惕的说道:“本贝子可警告你,本贝子熟读兵书、深通韬略,可不会中你们吴狗的jiān计。
  ,“贝子爷误会了,罪将只是有一句遗言要交代。”韩元任摇头,平静说道:,“罪将兄弟在决意过湖之前,就已经料到难以取得希老将军的信任,被希老将军屈杀误杀,也在情理之中,只是罪将一死,罪将之兄韩大任受罪将乾”也必然难以逃脱卢峰小儿毒手。所以罪将兄弟早已商定,罪将一旦被希老将军所杀,罪将之兄韩大任立即过湖,向贝子爷你投降,以免罪将之兄遭了卢一峰小儿的毒手。”
  说到这,韩元任顿了一顿,又略带沙哑的说道:,“所以,罪将请贝子爷答应,当罪将之兄弃职而逃,过湖来向贝子爷投降时,请贝子爷不要再误解罪将的兄长,给我们韩家留一点血脉香火。”
  “这事啊。”彰泰楞了一楞,很快就拍着xiōng口说道:,“元任将军放心,如果情况真是如此,本贝子用个人声誉担保,一定相信韩大任将军的归降诚意,尽力在主子面前为他周旋,让他留下一条xìng命。”
  “谢贝子爷,那罪将告辞了。”韩元任恭敬道谢,然后抬步就往外走,但希尔根这次却不肯让他去死了,笑着说道:,“慢着,元任将军,你们兄弟真有如此打算,真的这鼻信不过老夫?”
  “不是罪将兄弟信不过大将军,是大将军信不过罪将兄弟。”韩元任不卑不亢的说道:,“罪将兄弟真心来降,先请伊坦布将军过湖送信,大将军要求罪将兄弟亲自过湖,方肯相信,罪将兄弟为证诚意,舍命冒险过湖,大将军还是不肯相信,还是在怀疑罪将兄弟是在用苦肉计诈降一罪将兄弟还能有什么办法?除了以死明志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让大将军相信罪将兄弟的真心诚意?”“元任将军,不要怪大将军多疑,主要是你们兄弟来降,实在太可疑了。”希尔根的副手哈尔噶齐站了起来,严肃说道:“元任将军,如果我们大清的细作探察不错的话,你们兄弟两人,应该是胡国柱的表外甥吧?胡国柱是吴三桂的女婿和第一亲信,你们兄弟两人平时也深得吴三桂老贼信任重用,无缘无故忽然来降,换了谁不起疑心?”
  ,“这位将军,你们的细作刺探其实无误,胡国柱确实是罪将兄弟的表舅,我们兄弟平时也确实颇得平西王爷重用。”韩元任没有见过哈尔噶齐不知道他的身份,只得用了一个通用称呼,恭敬说道:,“但是这位将军,不知你们的细作斥候有没有刺探到这个情况?罪将兄弟在平西王府之中,不仅与卢一峰小儿不和,也与高得捷狗贼不和?还与大部分的平西王府将领不和?”
  哈尔噶齐和希尔根对视一眼,心知韩元任这句话倒是大实话,他们所掌握的吴军内部情况中,确实提到了这么一条著名滑泥鳅卢胖子与绝大部分的吴军将领都是如胶似漆,惟独与韩大任关系不佳,另外因为李率祖的缘故,卢胖子和吴军旧将王铺臣也有些过节。
  “如果大将军你们的细作没有刺探到过这个情况,那么上次建昌大战的情况,大将军你们总应该知道了吧?”韩元任质问道:,“上次建昌大战,罪将兄弟贪功冒进,中了赵国柞老将军的埋伏”几乎丧命,高得捷狗贼的伏兵近在咫尺,却始终按兵不动!坐视罪将兄弟伤亡惨重,却按照卢一峰小儿的命令,始终不肯派出一兵一卒救援罪将兄弟!”
  “罪将斗胆,请大将军和各位将军都想一想,遇上这样的主帅,这样的同僚”罪将兄弟还在吴狗军队中留得下去吗?罪将兄弟,是应该选择窝囊求生,求表舅把罪将兄弟调往后方,背着违令轻进的罪名永世不得翻身?还是选择弃暗投明”借大清天兵为罪将兄弟一雪前耻,将卢一峰小儿和高得捷狗贼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希尔根和哈尔噶齐又互相对视一眼,然后又和赵国柞对视一眼,互相交换了几个眼sè,这才离座拱手,诚恳说道:,“元任将军勿怪,是老夫多疑了,万望元任将军与大任将军千万不要记恨。听元任将军将军一席话,老夫终于相信,两位韩将军确实是真心来降了。来人,快备酒宴”为元任将军接风洗尘!”
  “终于相信?你哄鬼去吧!象你这样的老满狗老狐狸,和卢一峰那条滑泥鳅就是一样货sè,嘴上说得比唱得还好听,背后捅刀子比谁都狠!”早就被卢胖子虐待得体无完肤的韩元任心中冷笑,说什么都不肯相信希尔根已经真心信任自己兄弟,嘴上则恭敬说道:,“大将军言过了,这也是人之抽,即便是换成了罪将兄弟,也不敢随便相信这样的事。”
  ,“元任将军理解老夫的难处就好,理解就好。”希尔根哈哈大笑,拉着韩元任的手笑道:,“元任将军请放心,待到老夫歼灭九江吴狗,生擒卢一峰小儿与高得捷狗贼,定然把他们交给将军兄弟亲手处置,一雪前耻!两位将军的盖世奇功,老夫也一定禀明主上,请皇上重重加封。”
  韩元任赶紧道谢,这时希尔根只已备好的酒宴也已经摆上,希尔根等人与韩元任一起入席用宴。
  到了酒席宴间,希尔根等人自然少不得问起九江吴军的各种内部情况,对此韩元任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能回答的尽量回答,不能回答的就说不知道,不敢胡说八道,希尔根等人再三盘问也没有发现破绽,对韩大任兄弟的疑心固然不肯轻易消解,但也少了几分提防,多了几分期待。
  盘问间,希尔根等人少不得问起吴军的火器机密,韩元任则如实回答吴军火器情况是吴军第一机密,包括吴老汉jiān在内,能够真正掌握吴军火器机密的人加在一起,恐怕还不到一个巴掌,而且能够完全掌握吴军火器生产机密的,除了吴老汉jiān之外,肯定也只有卢胖子一人,自己兄弟虽然也算吴军重将,却也对此丝毫不知。听到这样的回答,希尔根大失所望之余,自然又万分遗憾一卢胖子这样的人才,为什么就不肯给大清当奴才?!
  ,“大将军,吴狗火器的打造机密,奴才确实不知道。”见时机已到,韩元任乘机说道:“但是奴才兄弟无意之中,却在表舅胡国柱口中,知道了一个更为重要的机密!和我们大清国母、皇后娘娘有关的机密!”
  ,“和我们大清国母有关的机密?”希尔根先是一楞,然后忙问道:“韩将军快请说,吴狗之中,有什么机密与我们大清国母皇后娘娘有关?”
  韩大任不答,只是看了看左右,希尔根会意,忙挥手把众亲兵赶到帐外,那边赵国柞也十分机警,知道这样的事知道得越少,脑袋在脖子上就长得越牢,赶紧借口入厕,暂时离开大帐,留下希尔根、哈尔噶齐、彰泰三个螨人和韩元任在大帐中密谈。
  在大帐外转了一圈,喝了不少夜风夜lù,估mō着韩元任应该把机密说完了,赵国柞才又回到大帐,然而进帐仔细一看后,让赵国柞更加暗暗心惊的是,希尔根、哈尔噶齐和彰泰三人都是满面凝重,似乎十分紧张。末了,彰泰还又向韩元任问道:,“元任将军,这事可开不得玩笑,你确认这消息不假?”
  “奴才用脑袋担保,如果有假,请诛奴才九族!”韩元任沉声说道:,“贝子爷,如果飞马急奏万岁的话,现在或井还来得及阻止或者挽回。”
  彰泰贝子爷又不说话了,与希尔根、哈尔噶齐两人低声耳语几句话,都觉得这样的情况是宁可弄错也不能疏忽,不然的话,将来一旦证明是自己们瞒情不报导致赫舍里母子双亡,那么自己们再怎么是皇亲国戚功勋宿将”康麻子也不可能饶过自己们三人!所以彰泰又转向韩元任说道:“元任将军放心,本贝子一会就用六百里……、不”用八百里加急飞奏主上!如果确认无误,你那就是为我大清朝廷立下了第一奇功,主子定然重重嘉奖,本贝子也会重重有赏。”
  ,“奴才谢贝子爷赏。”韩元任赶紧跪下磕头,彰泰忙把他搀起,微笑着问道:,“元任将军”下一步,你和大任兄弟打算怎么办?”
  “全听贝子爷和大将军吩咐。”韩元任恭敬答道:“只要末将兄弟力所能及,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那好,我军渡湖之后,你们兄弟……。”彰泰贝子爷大喜过望,正要安排韩大任兄弟在九江城中充当内应,那边希尔根则赶紧咳嗽几声,打断彰泰贝子爷的吩咐,又向韩元任说道:,“元任将军,老夫认为你可以连夜返回九江,暂时毙在城中潜伏,与我军约定联系之法。待到老夫计议停当,再给元任将军交代差使不迟。”
  “老东西果然还不完全相信我。”韩元任心里明白”嘴上则恭敬答道:,“全听大将军安排。”
  ,“很好。”希尔根满意点头,又吩咐道:,“除此之外,老大再给你们兄弟两人交代一个差使,你们兄弟二人派人返回岳州,在岳州城中散播谣言,就说卢一峰狗贼怯敌不进,赵国柞老将军吞兵南康,老夫屯兵湖口,近在咫尺,他都不敢出动一兵一卒,是在胆怯害怕,害怕我们大清的八旗铁骑不敢进兵,宁可坐视战机错失。让你们的表舅胡国柱来信责备卢一峰狗贼,逼迫卢一峰狗贼主动进兵。”
  “扎,奴才一定尽力。”韩元任一口答应,又为难道:,“不过大将军,奴才还有一事必须禀报,卢一峰狗贼与我表舅胡国柱交情很好,我表舅也十分的信任于他,散播谣言,只怕……。”
  “怎么着?力不了?”希尔根凝视着韩元任问道。
  “奴才倾尽全力。”韩元任无可奈何的答道:,“奴才尽力散播谣言,争取成功。”
  ,“如此最好。”希尔根满意点头,又说道:“还有你们兄弟,你们既然是胡国柱的外甥,也可以在他耳边吹吹风嘛,去信胡国柱告诉他,就说你们云贵军队火器犀利,天下无双,击败我军只是易如反掌,卢一峰狗贼却始终按兵不动,只怕另有所图。”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