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171部分

加急……二月二十八这天傍晚,康麻子给岳乐的圣旨便送到了南征清军的界首大营一一至于这道伪旨上的内容,想必大家也非冲楚了,除了把岳乐骂了一个狗血淋头之外,还有就是限定岳乐在三月二十三之前,一定得拿出让康麻子满意的战绩,取得关键突破!不然的话,哼哼。
被康麻子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当然是在岳乐的意料之中,毕竟岳乐这次上的条陈从军事战略上来说十分正确,但是对康麻子的统筹全国战略来说,就是一剂大伤元气的泻药了。不过真正把岳乐吓到的还是康麻子伪旨的最后一句一一三月二十三之前岳乐拿不出让康麻子满意的战绩,那么康麻子也不派人来抓岳乐回京受审,只会亲自南下来治岳乐的罪!
“糟了!”岳乐一拍桌子,连声叫苦道:“皇上又动了御驾亲征的心思了,他如果真的来了,我们大清就真的完了!”
“皇上想要御驾亲征?”图海、尚善和董卫国等人都是大吃一惊,当听完岳乐的解释和分析后,图海和尚善等人也是杀猪一样的惨叫了起来,“主子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想到御驾亲征?他亲自来江南战场,不是给卢一峰狗贼一战毁灭我们大清的天赐良机是什么?”
“主子年少气盛,又自视极高,早就不只一次的动过亲征念头了。”岳乐叹了口气,又一拍桌子吼道:“绝不能让主子到江南战场来冒险,一定要阻止主子亲征!不然的话,我们大清可真的就完了!”
“从圣旨的口气来看,主子可能是想给我们最后一个机会。”尚善分析道:“如果我们能够在三月二十三之前取得一定战果,比方说打下一座吴狗重镇,或者重创一次吴狗主力,那么主子就放弃亲征念头,继续让王爷你统率南征大军。如果到了三月二十三,我们还是两手空空的话,主子就铁定要亲自南征了。”
“应该是这样。”岳乐点头,又说道:“所以没办法了,三月二十三之前,我们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必须拿下一座吴狗重镇,或者重创一次吴狗,给主子一个交代了。”
“话是这个道理没错,但问题是,我们拿什么办法取得这样的战果?”图海皱眉说道:“先不说吴狗的扬州兵团一直按兵不动,就算他们动了,我们在野战上也未必能占到便宜。高邮和兴化两座城里的吴狗倒是弱点,不惜代价强攻的话可能有点消,可这两座城都只是县城,就算都打下来了,主子也肯定不会满意★州蜘……”
“图大人,你认为我军强攻扬州有多少消?”岳乐冉道。
“几乎没有。”图海摇头,无奈的说道:“当年我们大清的豫亲王之所以能够攻下扬州城,除了占有火炮优势外,另外一个关键原因就是南明内讧,各镇不肯互相救援,没有人给史可法派遣援军,史可法孤军苦战,扬州这才被我们大清军队攻下。就这,当年我们大清军队都是踩着尸山冲进的城墙,现在我们虽然也有足够的兵力可以再次踩着尸山攻城,但是要想让吴狗军队互不援救,那是想都别想了。”
“就是不知道吴狗军队的守城战能力如何。”董卫国沉吟道:“自安顺会战以来,我们大清一直处于守势,吴狗一直采取攻势,几乎没打过守城战,要是吴狗不擅长守城的话,我们倒是有很多法子让吴狗互相不能援救。”
“董制台的意思是,我军北西南三路并进合击,让吴狗互相难以救援?”岳乐扭头向董卫国问道。
“正是如此。”董卫国点头答道:“让浙讧的大清军队攻打杭州、湖州,牵制吴狗的苏州军团;康王爷从滁州出兵,攻打江宁府的江浦和六合两座县城,牵制吴狗的江宁军团;希尔根和顺承贝勒合力攻打太平府,牵制吴狗的太平府军团☆后我们再动手,就可以单独对付吴狗的扬州军团了,增加许多胜算。”
“说了等于没说,这样的多路合力夹击战术,不正是本王此前的战略安排是什么?”岳乐心中苦笑,又更加无奈的说道:“此计虽然大妙,但我军的火器和兵员素质都不如吴狗,即便单独攻打一个扬州军团,只怕也没有多少胜算。”
“王爷,事情到了这一步,那怕只有一成胜算也得试一试了。”董卫国提醒道:“王爷不要忘了,我们已经只剩下二十几天时间了,再不动手的话,我们被朝廷罢官免职重回大狱不要紧,万一主子真的御驾亲征,那可就什么都完了!”
一想到康麻子御驾亲征自己南下送死的画面,岳乐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战,正要拍板定案〖海忽然开口说道:“不能试,一试必然惨败,三路合击,也必然三路惨败,不仅不会有一点胜算,还只会伤亡惨重。”
“为什么?图大人有何高见?”岳乐眉毛一扬。
“很简单,这个三路分进合击的战术太简单了,不要说卢一峰狗贼了就是彰泰那个蠢货也想得出来……”图海冷冷说道:“以我军现在的兵力部署,卢一峰狗贼那怕用脚指头盘算,也能猜到我军一旦一动,必然是三路分进合击,让他的四大军团各自为战,创造各个击破的机会。所以这个比泥鳅还滑的狗贼,必然已经制订好了应对之策,甚至还很可能已经布置好了陷阱等我们去钻,我们只要按着他的预测路线进军,必遭惨败!”
“卢一峰狗贼真有这么神,能未卜先知?”董卫国不服气的冉道。
“这个狗贼连我们打算利用高家堰和他同归于尽的战术都猜得出来,还能料不到这点?”图海继续冷笑,说道:“卢一峰这个狗贼,简直就他娘的一个怪胎,最为擅长猜到敌人的所思所想,因地制宜迅速布置陷阱,我们如果按着他的思路走,只有吃亏别想占便宜。所以要想击败这个狗贼,我们也只能出其不意,打破常规,反其道而行之,让卢一峰狗贼绝对料不到我们的行动步骤,这样才是真正的能够抓到一些胜算。”
“言之有理。”岳乐问道:“图大人,那我们怎么反其道而行之才能让卢一峰狗贼无法预料到我们的行动步骤?”
“把突破口放在西线!”图海语出惊人,“南北两线为佯攻牵制,西线为主攻!”
“西线?”岳乐、尚善和董卫国等人都是一楞,一起惊讶说道:“可吴狗西线最强啊,不仅有着太平府和江宁两个军团,距离还只有一百五十里,互相救援十分方便,我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啊。”
“就因为吴狗的西线最强所以我军只有选择西线为突破口才能让卢一峰狗贼无法提防!”图憾钉截铁的一挥手又微笑说道:“况且,不仅吴狗是西线最强,我们军队中,还不是西线最强?不管是勒尔锦、康王爷还是尼雅翰将军的队伍,士兵素质都远超过我们乎里这十二万乌合之众,让他们军队担当大任,不是更保险更有把握一些?”
岳乐问道:“那我们应该选择西线的那一个吴狗重镇为突破口?”
“当然是太平府。”图海yīnyīn一笑,说道:“吴狗的太平府守将韩大任我很了解打仗算是有点本事,能打硬仗也能在战场上动脑筋,最大的缺点却是好大喜功喜好冒险,上次顺承贝勒围魏救赵攻打太平府,他在吴狗主力已经南下浙江的情况下,仍然没有采取保险的守卫策略,而是选择以攻代守,主动出击在芜湖大败顺承贝勒♀一次我大清军队再向太平府进逼,不出意外的话,这条吴狗必然会再次主动出击,到芜湖以西与我军决战,造成太平府兵力空虚,l&ugrave出破绽。”
“有道理,那我们应谈怎么办?”董卫国追问道。
“先按你的计划走。”图海双手抱xiōng答道:“马上派人知会各路兵马,让他们立即出兵,分进合击攻打杭州、湖州、江浦和芜湖等地,我们也出兵攻打高邮,先让吴狗的四个军团各自为战。”
“然后,再请王爷下两道命令。”图海接着说道:“一道给勒尔锦贝勒爷,让他与韩大任接战后向铜陵诈退,还一定不能退得太快,让韩大任小儿看到扩大战果的消,y&ograveu使他追击远离太平府城。
另一道命令给彰泰,让他率领五千精锐骑兵,携带一批他从吴狗那里缴获来的火器和三好炸药,绕道宁国府到马家园埋伏,韩大任一旦被顺承贝勒y&ograveu到繁昌,彰泰的骑兵立即就可以偷袭吴狗兵力空虚的太平府,用三好炸药炸开太平府城门,攻占这座吴狗重镇。”
“让彰泰担任这个奇袭任务?这个废物行吗?”岳乐和尚善等人惊讶问道。
“如果换别人担任奇袭任务,彰泰舍得把他缴获的三好炸药拿出来?”图海冷笑反问,岳乐和尚善等人也这才想起,以彰泰的二百五自sīx&igraveng格,让他交出他好不容易从夏国相那里缴获来的三好炸药,帮助别人建功立业,确实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
“再说了,让彰泰担任这个奇袭任务,还有两个好处。”图海微笑说道:“第一,咱们新任的宝郡王虽然是一个典型的二百五,但正因为他是一个二百五,所以他的脑袋才与别人的不一样,所作所为才能出乎卢一峰狗贼的预料。比方说池州这次,这个二百五招抄诸葛亮的计策,就彻底杀了吴狗一个措手不及,当时即便把夏国相和卢一峰两个狗贼对换,恐怕卢一峰狗贼也做梦都想不到,还有人竟然会一点不变的去抄《三国演义》上的主意,照样得吃大亏。”
“所以我们这一次干脆再让他去碰一次运气,说不定这个二百五得意洋洋下胡搞乱搞,乱拳打死老师傅,杀素来料事如神的卢一峰狗贼一个措手不及,又给我们带来惊喜。”
“说得太对了。”岳乐一拍桌子,叹道:“彰泰虽然是我的堂侄,但从来就不听我的话,这次我让他担任奇袭任务偷袭太平府,他就算依令而行,也会在关键时刻搞出花样,说不定真能杀卢一峰狗贼一个措乎不及。”
“图中堂,你只说了第一个好处还有一个呢?”尚善追问道。
“第二个好处,当然是对我们大清而言了。”图害得有些神秘,“老实说,卢一峰那个狗贼确实十分了得我这个出其不意的偷袭计划能不能瞒不过他的眼睛,我也没有绝对把握,也仍然是一次危险的赌博一一既然是危险的赌博,那你们是消让对我们大清有用的将领去?还是消让对我们大清没用的将领去?”
岳乐和尚善等人一起大笑,都说图海的话正确得无法再正确,既然是没有绝对把握的危险冒险,是应该派最没用的人去一一这样死了也就不用心疼了。主意一定,当下岳乐、图海和尚善等人立即商量起了行动细节考虑到了每一个步骤也详细计算好了各路兵马的行动时间最好制订完善好了计划后。岳乐和图海等人这才连夜派出快马分别给浙江清军和滁州清军传令,最后又安排了尚善亲自赶往安庆,指挥协调安庆和铜陵两支清军互相配合,发起奇袭。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岳乐大军开始了攻城准备,打造出了大量的云梯、云台、飞梯和撞城车等攻城武器,宝贵的三好炸药也被拿了两百斤出来分为了四组,准备用来学习卢胖子攻打杭州时的城门爆破战术一一虽然清军无法确认胖子军是否回在守城时堵塞城门‘天后到了康熙十四年三月初九这天,岳乐大军越过子婴沟南下,刀锋直握吴老汉jiān的老家高邮城!
岳乐大军出动的当天镇守高邮的胖子军参将田大壮便已收到了斥候探报,田大壮不敢怠慢,赶紧一边飞报坐镇扬州的胖子军头号大将高得捷,一边收拢百姓回城躲避战火,还有就是组织百姓加固城防,搬运守城物资准备全力死守。还好,鉴于螨清军队之前在江南的累累恶行,高邮百姓惧怕螨清军队再次屠城,都很支持胖子军的守城工作,不到半天时间便全部退回了高邮城池,投入协助胖子军守城的行动之中。
同日二更,高得捷收到田大壮急报,高得捷也是一边立即派出快船返回南京向卢胖子禀奏,一边给高邮守军送去一批手雷和指示答复一一坚决死守!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守住一个月,高邮守军获赏纹银五万两,守住两个月赏银十万两,以此类推!至于援军,暂时没有!还有就是给兴化的胖子军守将陈铭送去消息,让他也做好守城准备,预防清军分兵去打兴化。
第二天下午,高得捷急报送抵南京,坐镇南京的卢胖子不敢怠慢,立即派出三千援军赶赴镇江与李国栋水师会合,以便发生万一时随时可以从运河北上救援。还有就是派出信使联络韩大任和李天植两个军团,让他们做好随时开战的准备,不出意外的话,南线和西线的清军队伍也要动手了,要求韩大任和李天植务必守住地盘,切不可贸然出击!
和李国栋、韩大任联络的信使刚派出去,三月十一正午,驻守长江北岸江浦县的全节发来急报,说是发现驻扎滁州的杰书三万大军倾巢而出,取道乌衣镇、柳塘山正向江浦杀来,全节手里兵力不多,火器也在之前的东葛之战中消耗巨大,所以请求卢胖子增援。
“岳乐老儿终于狗急跳墙了。”卢胖子轻蔑的说道:“肯定扛不住康麻子的压力,只好赌命一样的多路出击,碰一碰运气了。”
“东家,那我们应该怎么应对?”王少伯问道:“是按原订计划各路死守,还是主动出击,将各路来犯的满狗依次击退?”
“姚军师,你认为呢?我的直系军团应该派往那一个战场?”卢胖子扭头向姚启圣问道。
“大将军早已xiōng有成竹,何必再问学生?”姚启圣微笑着反问,又说道:“歼灭或者重创了北线满狗,会断了满狗皇帝亲征的消;歼灭或者重创了勒尔锦和尼雅翰的满狗队伍,会让平西王爷坐收渔利;南下湖州又太远,万一其他几路有变很难回援口可如果重创或者歼灭了杰书这安满狗,影响就不会那么大了。”
“姚军师果然是我的知己。”卢胖子鼓掌,肉麻的大笑起来,“本来我懒得劳师远征去打滁州,过早暴l&ugrave实力断了康麻子亲征江南的消,但既然杰书小儿主动送上门送死,我自然也就不会客气了,把他削弱一下,以后康麻子御驾亲征的时候,我也可以轻松一点了。”
“学生马上去安排,为东家准备渡江船只。”王少伯心领神会的答应,又问道:“东家,你是打算亲自去迎战杰书满狗?还是派遣大将出征?”
“反正没多远,联络也方便,康王爷和我又是老交情了,我如果不亲自跑一趟,未免太对不起人。”卢胖子大度的挥手,又吩咐道:“你们都准备一下,姚军师和朱神医随我出征,少伯你和谢栋留守南京城,至于武将方面嘛,王绪、韩元任、胡同春和姚仪随军出征,高洪宸和小勇留守,守军以高洪宸为首,军事上少伯你多给他出点主意。”
王少伯和姚启圣等人答应,赶紧下去安排和准备出征事宜〗天后,三月十四,卢胖子亲率王绪、韩元任等将,领兵两万携带大量火箭火炮渡江,高洪宸和卢胖子的表弟秦勇则率领七千军队留守南京老巢,船队刚出发,卢胖子就派出快船传令全节,命令全节放弃正被清军攻打的柳塘山,退过滁河y&ograveu使杰书大军深入江浦县境内。
卢胖子的信使刚刚出发,渡江船队刚渡到一半时,王少伯就派快船送来急报,说是驻扎杭州的台湾军队刘国轩部发现绍兴清军出兵西进,目标直指杭州,兵微将寡的刘国轩的抵敌不住,已向李国栋和郭应辅派出了求援信使,而这道急报,也正是距离比较近的胖子军湖州守将郭应辅派快马送来的。
“仗还没有开始打就已经求援了,你刘国轩是不是消我出兵替你拿下浙江全境啊?”卢胖子冷笑一声,转向朱方旦吩咐道:“朱神医,给郭应辅和李天植回信,让他们借口我军北线军情紧急,暂时无法派出援军,等满狗和刘国轩打得两败俱伤了,再出兵去帮刘国轩吊命。还有,密切监视耿精忠队伍的一举一动,小心这个王八蛋趁火打劫。”
朱方旦答应,将书信写好又让信使发出后,胖子军的渡江船队已经抵达了北岸码头,卢胖子还没来得及登船,王少伯的第二条快船载着信使就已经来到了卢胖子的面前,将一封来自太平府的军情急报呈到卢胖子面前,禀奏道:“启禀大将军,我军太平府军团斥候发现,驻扎铜陵的满狗勒尔锦部倾巢出动,于三月十一出发,正向我军西大门太平府杀来‖日正午,江面上也发现了满狗安庆水师船队踪迹,与勒尔锦满狗会师一处,水陆联手,一同东下。”
“不出所料,岳乐小儿果然是在打多路并进合击的主意。”卢胖子冷哼一声,但刚刚哼完,卢胖子忽然心头一跳……忙问道:“等等,你刚才说什么?勒尔锦是在出发当天和满狗水师会的师?”
见信使点头复述,卢胖子心中不由产生一丝狐疑,“是巧合吗?短短三天时间里,我先后收到北线、西线和南线三路告急,安庆满狗又是在勒尔锦满狗出发的当天,和勒尔锦满狗会师东下?就算是不出所料,岳乐老儿想让我的四大军团各自为战,互相不能救援,可也用不着布置得这么仔细,配合得这么周密吧?难道只是巧合,只是岳乐的命令恰好在这三天要传达到了各路满狗手中?”
狐疑之下,卢胖子难免有些后悔自己的少虑贪功,急着渡江收拾杰书这只烦人的苍蝇。
第三百三十九章滁水大战
细雨如丝,旌旗如林,头戴红缨斗笠的清军队伍在滁水河的北岸已然摆下了严密阵形,步兵居中,骑兵掩护两翼,由三十门红夷大炮组成的炮队居前,黑洞洞的炮口对准滁水河岸,也对准了白茫茫一片的滁水南岸∠到这支清军的主帅康亲王杰书,下到普通士兵,全部是默不作声,提心吊胆的等待胖子军主动发起进攻。
滁水南岸的白s&egrave是被胖子军士兵的白毡帽铺威,由两万余名士兵组成的胖子军主力也已经在滁水南岸摆开了进攻阵形,超过五十门的红夷大炮和一百五十门子母炮,也已经瞄准了对岸的清军炮队,担任抢渡任务的胡同春和安家荣二将,和他们队伍一起的摩拳擦掌,韩元任指挥的胖子军工兵们则已经准备好了大量架设浮桥的材料,都只等卢胖子一声令下,立即就会冲上去发起抢渡,铺设浮桥让主力大军渡河进攻。
这是胖子军入主江南后和杰书的第二次正式交手,(祸害大清酱油不死)第一次则是大周元年、康麻子十三年的五月上甸。当时,刚刚杀进江南胖子军立足未稳,又必须分出兵力去抢夺扬州、苏州、常州和镇江等精华地盘,只能由王绪和李继扬的孤军迎战杰书,加之那时候胖子军的火器已然消耗得七七八八,新组建的玄武湖兵工厂也还没开始投产,所以那一仗打得十分辛苦,整个太平府只刻下太平城一座孤城没被杰书攻陷。
最后,胖子军虽然靠着马宝的帮忙围魏救赵,迫使杰书回援庐州,守住了太平府保护了江南腹地,但也付出了惨重代价,士卒伤亡超过七千,芜湖、繁昌和采石等地被清军劫掠得一千二净,大量人口被清军强行迁移,农田、矿山和水利设旖也被捣毁殆尽,导致本也是产粮地的太平府至今没有恢复元气,钱粮至今还得靠后方支持。也是从那一次开始,胖子军也再一次和杰书军队结下了不共戴天的死仇,上上下下无不痛恨这支趁火打劫又残暴狠毒的禽兽之师。
也正因为上一次的太平府大战,杰书这支队伍可以说是西线战场上唯一不惧怕胖子军的清军队伍了,甚至还可以说是有几分蔑视胖子军,认为胖子军的战斗力不过如此一一虽然他们也很清楚上次在太平府斩杀的胖子军士兵大都是新兵或者降兵。更因为上次大战太平府胖子军的火器耗尽,只能零星使出,所以又认为胖子军的火器也没什么了不起,威力虽然巨大,但数量实在少得可怜,只要稍加提防,也就不会影响战场大局。
蔑敌加上自信,这才铸就了庐州清军对胖子军的几次主动挑衅,甚至深入四面环山的滁州府城,直接威胁胖子军老巢南京城。全节在卢胖子的命令下主动退让后,在侦察到胖子军直系兵团已然渡江北上的情况后,志得意满的庐州清军也没有选择退守滁州天险,而是一致要求南下与胖子军野外决战,对卢胖子恨之入骨又对胖子军现在实力基本一无所知的杰书也没有必,果断命令大军走出群山,到地势开阔的滁水岸旁与卢胖子决一死战。
当然了,做为安顺大战和巴江大战的亲身经历者,杰书也很清楚胖子军火器的厉害,明白胖子军时火器只要是数量充足,自军不要说取胜了,就是想全身而退也是难上加难。所以颇有军事头脑的杰书果断拒绝了部下渡过滁水背水决战的建议,选择了在滁水河北岸列阵,逼迫胖子军渡河进攻,这么一来,不仅可以大大限制胖子军的火箭威力,还可以有机会半渡而击之,即便作战不利,庐州清军也有充足的时间逃跑,逃回滁州据险而守,在滁州完成岳乐交给自己的牵制胖子军直系兵团的任务。
惟独让杰书大吃一惊的是,在明知清军已经占据有利地形的情况下,胖子军不仅没有停下脚步,更没有调动水师绕道六合赶赴战场支援,掩护大军渡河,而是选择了就地收集渡船发起进攻。对于素来以战无不胜著称的卢胖子来说,战术如此托大,除了轻敌狂妄之外,可就是只有充满自信这一个解释了。
午时正,胖子军渡河抢攻的准备工作完成,卢胖子却没有立即发起进攻,只是派遣一名使者乘小船渡过桥梁被清军完全捣毁的滁水河,打着白旗来到清军阵前高喊“大周征东大将军令,强弱悬殊,汉人投降不杀,蜡人只杀爱新觉罗、赫舍里、钮钻禄、终佳氏四姓,余者免死!”
”放箭!“杰书冷冷下令,旗号挥动,清军阵前乱箭齐发,胖子军使者早有准备,掉转马头搬tuǐ就跑,但清军的弓箭实在太多,胖子军使者逃得虽快,还是连中两箭,险些命丧当场,最终带箭逃回河岸,连滚带爬的跳上小船渡河逃命。见此情景,胖子军上下自然是吼声如雷,对杰书军队益发的恨之入骨。
”连使者都杀,满狗果然是越来越堕落了。“冷哼一声后,卢胖子招手,把自告奋勇担任前锋的胡同春和安家荣叫到面前,命令道:“战鼓一响,立即渡河,冲进满狗中军大阵放开手杀,为我军主力渡河争取时间。”
“得令!“胡同舂和安家荣两员猛将整齐抱拳答应。卢胖子又叮嘱了一句“安家荣你别冲在最前面,等胡同舂的盾牌手掩护着你们冲到近处,然后再以你为刀锋。
,叔父请看好吧,小侄的村正,早就饥渴难耐了。“安家荣把手中的村正拔出一半,tiǎn着刀锋狞笑答应。卢胖子笑笑,一挥手让安家荣和胡同春下去组织队伍侯命,又安排了李匡为渡河第二队,这才断然一挥肥手,喝道:”擂鼓,抢渡!火炮队,注意掩护!”
,咚!咚!咚!咚!“一百面牛皮大鼓有节奏的敲晌起来,由一千名胖子军精锐士兵和八百名号称步战无敌的狸棵兵组成的前锋队伍,在胖子军队伍中最能打硬仗的胡同春和安家荣二将率领下,小跑着冲向两里外的渡口。
与此同时,清军那边也是旗号挥动,三十门红夷大炮一起怒吼,同时喷射出三十枚黑黝黝的炮弹,呼啸着落到滁水渡“后,轰得河面上水花冲天,船舷破裂,也轰中几名胖子军士兵。
”轰隆!轰隆!轰隆!“胖子军的火炮队也开始发威,这一次接替泰勇指挥胖子军火炮队伍的是缘虞儿的陪嫁将领绿福,还有一个自己从福建跑来投奔胖子军的奇怪老头,姓揭名喧,十分精通数学,计算射高射程几乎是如同行云流水,又快又准,还曾在靶场上创造过十炮八中靶标的胖子军炮手最好记录,卢胖子大喜下任命他为火炮队标尺操作教官,揭喧老头没有推辞,也没有接受卢胖子的奖赏,只是默默的投入了对胖子军炮手的训练之中,很快帮助胖子军炮手提高了不少准头,也再次增强了本就天下无双的胖子军火炮队实力,可谓是助纣为虐,死有余辜。
话扯远了,言归正传,随着双方炮队的对射炮战展开,凭借着数量和质量的优势,胖子军火炮队很快就把清军火炮阵压得喘不过气来,不仅装弹填药的发射速度远在清军炮队之上,还一炮比一炮打得准,才第一轮齐射就干掉超过了十门清军火炮,再两轮齐射下来,清军火炮队就几乎没什么动静了,即便是没有被胖子军开花炮弹轰中的清军火炮也只好赶紧转移位置,打一炮换一个地方,根本无法阻止胖子军步兵渡河≈子军火炮则又展开了延伸射击,连续轰击清军大阵正面,炸得轰得严阵以待的清军弓箭手盾牌手鬼哭狼嚎,一片大乱,胖子军步兵则乘机登船,摇撸划桨飞一般冲向滁水北岸。
”压住阵脚!压住阵脚!“眼见前队大乱,杰书气得几乎双目喷火,挥舞着缺少了一根大拇指的右臂只是大吼道:(祸害大清酱油不死)“让红夷大炮赶快开炮,给本王轰吴狗渡船!”
“大周!杀满狗一一!“胖子军船队的抢渡速度之快,远远超过了杰书和每一个清军士兵的想象,才那么一折功夫,胖子军船队就已经冲过了一百多米宽的滁水河,呐喊着跳上河岸跳人浅水,又飞快集结成军,直接向着清军大阵正面冲来,杀满狗和大周的口号此起彼落,直冲云霄,后面的胖子军渡船则飞快掉头渡河,去接应韩大任的抢搭浮桥队伍渡河。
”弓箭队,火枪队,准备!”杰书大吼下令“右翼骑兵杀出,抢占渡口,阻止吴狗搭桥渡河,先把渡河这支吴狗给本王吃掉!”
命令下达,清军弓箭手和火枪手赶紧准备,率领右翼骑兵的清军都统觉罗巴尔堪也率军冲出,直扑胖子军渡口阻击,打算堵住胖子军第二bō渡河队伍的道路,为主力吃掉不到两千人的胖子军前锋争取时间。但很快的,杰书和清军众将就绝望的发现了,他们这一次不是咬到肥肉了,而是啃到骨头了。
“大周!大周!大周!“疯狂的吼叫声中,不到两千人的胖子军前锋步兵几乎是以奔马一样的速度向前冲刺,不到片刻间就冲到了清军弓箭火枪射程之内,清军赶紧开枪放箭,但也只是起到了微不可察的阻拦效果,胖子军步兵一边以盾牌护住要害一边冲锋,即便中箭中枪倒下,后面的同伴也是毫不犹豫的踏着他们的尸体向前冲锋,没等清军开第二枪就已经冲到了近前,紧接着,一场血肉狂飙的近身肉搏战就此展开。
”杀!“随着胖子军盾牌手的两旁闪开,胖子军中仅有七百多棵luǒ兵突到阵前,手握村正妖刀的安家荣一马当先,见人就砍,遇敌就劈,后面的棵棵兵也是个个都象疯了一样,对着清军士兵就是一通猛劈猛砍,刀刀都走进攻,刀刀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根本不理不顾清军士兵的刀枪剑戟,一个劲的只是向着清军士兵的要害招呼,凌厉疯狂得几乎让人难以置信。
”大周!“常年与安家荣搭档冲锋陷阵的胡同春也不弱,习惯x&igraveng的赤着胳膊上阵,提着两把板斧凶猛得就象一头下山猛虎,碰到敌人二话不说就是一斧下去,防御全靠身边的两个亲兵盾牌手遮挡,配合得还无比熟练,面前几无一合之将,无数的清军士兵基本上都是刚举起刀tǐng起枪,胡同春的扳斧就已经当头劈来,劈得是脑浆迸裂,头骨粉碎,在千军万马之中如入无人之境。
“轰隆!轰隆!轰隆!“新的爆炸声和炮击声传来,刚发现了清军骑兵企图抢占渡口的意图,胖子军炮队立即就掉转炮口,开始对着清军骑兵猛轰起来,同时李匡也一边指挥军队渡河,一边指挥士兵用火箭射击对岸清军骑兵。隆隆爆炸声中,清军骑兵一个接一个的粉身碎骨,一个接一个连人带马的血肉飞溅,人喊马嘶,抱头鼠窜,乱得不成阵形,胖子军步兵乘机渡河,占领和保护住滁水河渡口,为后面的工兵搭建浮桥争取时间。
这是一场十分jī烈也十分壮观的战斗,双方火炮的疯狂对射轰鸣声中,胖子军的陷阵队伍在北岸三里外与清军主力浴血奋战,杀得是血肉横飞,天昏地暗;滁水河北岸渡口处,胖子军将领李匡率领的步兵迅速组成的方阵一边挡住清军骑兵冲击,一边以单发火箭和火箭还击:而在李匡队伍的背后,则是携带揽绳渡河的胖子军韩元任队伍,专心将事先准备好的浮箱和小船连成一串,上铺木扳搭建浮桥,清军骑兵几次突袭破坏,都被李匡率军击退。
胖子军的战斗力如此强悍,自然让清军上下大吃了一惊,迫不得已之下,杰书只得提前出动左翼的预备队骑兵,让这支骑兵也加入突袭渡口的战斗,同时杰书还派出亲兵给左翼骑兵将领朱喇禅带话,直接了当告诉朱喇禅,半个时辰之内,冲不破胖子军的步兵方阵,毁不掉正在搭建中的胖子军浮桥,军法从事!
”大清的勇士们,看我们的了!“朱喇禅举刀狂口孔,领兵自左翼冲出,然而他们还没跑得半里,胖子军的开花炮弹就已经铺天盖地的砸来。原来卢胖子见朱喇禅出动后没有做丝毫的耽搁,直接就命令胖子军炮队掉转炮口,全部换上昂贵稀少的高精度开花炮弹,集中火力轰击这支清军的生力军骑兵。
如此以来,可彻底是苦了习惯集体冲锋的清军骑兵了,天上的开花炮弹如同冰雹雨点一般密密麻麻,还落地就炸,弹片乱飞乱射和爆炸产生的冲击bō肆虐间,清军骑兵成片成片的人仰马翻,血花飞溅。只一轮齐射,就有两百多清军骑兵丧生在胖子军的歹毒炮口之下,伤兵伤马无数,死尸死马又伴倒了无数同伴,刚起来的冲锋势头也彻底为泯灭。
“吴狗的火炮怎么这么厉害?“暗暗叫苦间,朱喇禅只能指挥骑兵迂回冲锋,躲避胖子军的炮火覆盖选择向南之下,然后再沿河岸向渡口冲锋,可这么一来,清军骑兵也暴l&ugrave在了胖子军的三好火箭魔刀刀口面前,机动作战的胖子军火箭队乱箭齐发,一口气轰出三四百枚三好火箭射向清军骑兵,又把清军骑兵炸得是鬼哭狼嚎,人仰马翻,被迫再次改变冲锋路线。然而就这么一耽搁,又有千余胖子军步兵在姚启圣长子姚仪的率领下渡过宽不过百米的滁水河,投入了北岸战场。
与此同时,胡同舂和安家荣的队伍也已经陷入了清军步兵的重重包围之中,四面环敌,四面八方全是敌人,可惜胡同春和安家荣两个倒霎蛋自从给卢胖子当差以来就是干陷阵的苦差事,对此局面早就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面对潮水一般不断涌来的敌人不仅不惧,反而盖发的兴奋和疯狂,挥舞着刀斧只是一个劲的横冲直撞,以少敌多还杀得清军节节败退,气得杰书是跺脚狂叫,不断催促清军合围干掉这支孤军,但就是始终不能如愿,还赔上了不少勇将悍将。
,大将军,要不要再派一支军队去接应胡同舂和安家荣?“用望远镜观察着北面战场,姚启圣有些的的向卢胖子提醒道:“他们两位,可部是大将军你的爱将,要是有什么闪去……”?“不用,胡同春和安家荣扛得住,他们平时里高过其他步兵两倍的军饷不是白领的。”
卢胖子冷漠无情的拒绝,只是命令道:“派人给第五bō渡河步兵传令,让他们多带一些火箭过去,用火箭给轰满狗骑兵,死守渡口,给韩元任搭建浮桥争取时间。”
负责传令的卢胖子亲兵领命而去,又在这个时候,南面又有一匹打着胖子军军旗的快马冲来,在旗阵外下马接受了身份验证,这才快步跑到卢胖子面前单膝跪下,将一封贴有鸡毛代表十万火急的军情塘报呈到卢胖子面前,卢胖子放下望远镜接过打开,只看得几眼,卢胖子肥脸上就l&ugrave出无奈的苦笑。
“大将军,谁的塘报?你的表情怎么这么古怪?“姚启圣好奇问道。
”还能有谁?韩大任小子呗。“卢胖子苦笑说道:“听说勒尔锦又主动上门来送死,韩大任这小子老毛病就又犯了,借口说不能让勒尔锦小儿过多的破坏太平府的百姓田地,影响秋天收成,通报我说他决定率领太平府兵团到芜湖以西迎战,还赌咒发誓这次绝对不让勒尔锦溜掉。”
”韩大任将军,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好大喜功。“姚启圣也l&ugrave出苦笑。(祸害大清酱油不死)
“还好,这个家伙这次起码是通报了一声,总比上次不通报不管太平城就sī自出兵的好。“卢胖子又是一声长叹,算是拿韩大任的大胆冒险x&igraveng格束手无策了。但刚刚叹完,卢胖子又突然心头一震,忙问道:“姚军师,我刚才最后一句是怎么说的?”
,大将军,不会吧?你自己刚说完的话就忘了?“姚启圣也是叫起苦来“你刚才最后一句是:韩大任将军总比上次好一点,上次是不通报不管太平城就sī自出兵!”
“不管太平城?“卢胖子喃喃复述一句,之前的几个疑点如同电光火石一般从心头掠过一一短短三天里先后收到三路告急,岳乐明明没有把握却冒险出兵,三线战场和各路兵马在信息无法迅速传达的情况下,仍然配合得天衣无缝,毫无理由的布置得无比周密,迫使自己的四大军团同时投入战场,短时间内无法腾出多余兵力做为机的……”…”“终于明白了。“想到这里,卢胖子点了点头,咬着牙齿喃喃说道:“韩大任的x&igraveng格弱点,肯定已经在满狗的意料之中,满狗的真正突破重点,也不是在北线,而是西线!”
”朱神医,替我拟两道命令!“盘算到这,卢胖子也不去理会正打得如火如荼的滁水战场,揪过朱方旦就命令道:“第一道命令,给韩大任,告诉他,主动到芜湖迎战可以,但天平城中务必留下五干军队守城!还有,城墙上的旗帜不许打出兵力实数,必须少打,越少越好。”
”第二道命令,给高洪寒,让他率领四千军队到马鞍山埋伏,发现满狗偷袭太平城,立即出击,和太平府守军前后夹击,狠狠收拾满狗偷袭太平府的队伍。南京城的防务,暂时移交给小勇和少伯他们。”
(未完待续)!。
第三百四十章不完全胜利
滁水河畔的大战还在持续,北岸三里外的清军步兵主力阵前,担任牵制任务的胖子军一干步兵和七百多猓狸兵被十倍于己的清军步兵团团包围,没有工事掩护,没有有利地形可守,更没有火枪弓箭掩护,完全是以血肉为盾,顽强的抵抗着清军步兵一浪高过一浪的冲击;继而又以刀斧为矛,向着十倍于己的敌人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反冲锋。
几乎每一名胖子军将士都是全身血粱,胖子军两大猛将胡同春和安家荣更是已经象刚从血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全身上下都沾满了血沫肉块,可是他们胳膊上的疙瘩肉还象是铁铸钢打的一样,挥舞着倭刀板斧一刀一斧劈出去,还是能象切苹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