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172部分

果一样的砍下清军士兵的脑袋,劈开清军士兵的xiōng膛。接战不到一个时辰,已然有超过三十名清军士兵丧生在胡同春斧下,素以勇悍著称的卢胖子侄子安家荣,更是已经杀敌超过五十,喷溅的鲜血脑浆将他们的全身染得又红又白,凶根恐怖得几如修罗厉鬼,以至于二将所经之处,清军士兵根本就没有胆量阻拦厮杀,只是哭着喊着兔子一样的撒tuǐ逃开,让此二将在干军万马丛中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
胖子军的凶悍不仅惊破了清军士兵的胆,也大大出乎了以杰书为首的清军将领预料,虽说杰书等清军将领都十分清楚,胖子军这支孤军既然敢冲击自军大阵,那么这支队伍必然就是卢胖子手下的王牌军队,能打硬仗也基本上是专打硬仗,所以杰书等人也早就做好了苦战死战的准备12只是杰书等人说什么也没想到的是,这支胖子军竟然会硬到这个地步,被清军团团包围后不仅丝毫不lù败像,反而把人多势众的清军大队杀得节节败退,难以招架,死死牵制住了为数两万的清军步兵大队,让清军步兵无法腾出手来增援渡口战场,堵寨胖子军主力的北上道路。
“他娘的,这队吴狗怎么这么难缠?上次咱们打太平府时,好象没遇到这样顽强凶悍的吴狗啊?”杰书骂了一句。
“王爷请放心,这队吴狗虽然凶悍,但只是一支孤军,无法持久。”汉jiān正红旗人、杰书的得力助手、历史上被夏国相生擒后仍然拒绝投降的螨清镇海将军王之鼎开口,建议道:“王爷可以多派弓箭乎抛射覆盖,逼迫这队吴狗不断突击冲锋,消耗他们的体力,时间一长,歼灭这支吴狗就有焉望了。”
“那你还不去安排?”杰书横了王之鼎一眼,喝道:“快点,吴狗那边的浮桥已经快要搭好了,吴狗主力渡河之前,一定得给本王吃掉这支吴狗孤军!”
王之鼎躬身答应,很快妾排了两千弓箭手分为两队,左右包夹在乱军丛中势不可挡的胖子军陷阵队,一起放箭抛射覆盖胖子军队伍,果不其然,发现清军这边调整战术后,为了不让队伍完全被动挨打,胡同春和安家荣二将只能率军全力杀向清军弓箭队所在,清军弓箭手则且战且退,一边放箭一边向后撤退,拉长胖子军陷阵队的冲锋距离,继而大大消耗胖子军将士体力,还算得力的庐洲清军各将也乘机调整队伍,全力围追堵截,不断驱使士兵拦截胖子军去路保护弓箭队,让胖子军将士不知不觉间陷入了不断被迫冲锋的力量消耗苦战。
狼狈不堪的主力战场上弘于有了点起sè,松了口气后,杰书又赶紧把注意力集中到渡口战场上,然而让杰书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的是,渡口战场上清军骑兵的表现,竟然比主力战场上的清军步兵还要狼狈,觉罗巴尔堪和朱喇禅率领的两支骑兵惧怕滁水河对岸的胖子军火箭大阵,根本就不敢左右包夹胖子军的渡口守军,只是一个劲的往胖子军正面冲锋。
如此一来,当清军骑兵的冲锋势头被胖子军的拒马枪和木桩等临时工事阻拦住后,也就彻底丧失了骑兵的冲锋之利,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和胖子军隔着工事对砍对刺,以己之短去攻敌之长,陷入了对耗苦战了,胖子军工兵则抓果时间抢修浮桥,四道浮桥都已完工大半,同时胖子军的渡船也在开始了调整成排,连接成桥,准备接应后面摩拳擦掌的胖子军主力渡河进攻。
“传令巴尔堪和朱喇禅,半个时辰内,务必突破吴狗步兵拦截,捣毁吴狗浮桥!”杰书大吼下令,“如若不然,军法从事!”
“咻!”传令兵刚刚出动,已经是左支右绌的胖子军步兵队伍中忽然传来一声呼啸,一点火光拖拽着硝烟飞上半空炸开,在yīn雨连绵的天空中绽放出一朵美丽而又巨大的红sè焰火。见此愤景,杰书和王之鼎等清军将领不由都是一楞,一起心道:“吴狗在干什么?打着仗的时候放什么焰火?”
“轰隆!轰隆!轰隆!”接连传来的火炮轰鸣声解释了这个疑问,见焰火信号升起,胖子军炮队中射程最远的五十门红夷大炮立即调整方向和射高,对着焰火信号的后方集中射击起来,一枚枚开花炮弹呼啸着砸入清军士兵最为密集的地带猛烈炸开,巨大的冲击bō将清军士兵掀得东倒西歪,横飞的弹片又带走了无数清军士兵的xìng命,严整密集的清军队伍也为之大乱,胖子军步兵则乘机冲锋,杀入刚才还纹丝不动的清军队伍中猛砍猛杀,同时又放出了一支焰火。
“操他娘的吴狗!他们的焰火是红夷大炮射击的指引信号!”王之鼎第一个醒悟过来,大骂道:“是那个吴狗想出来的鬼主意?让陷阵队放烟花指引炮队射击?”
“轰隆!轰隆!轰隆!”王之鼎暂时是没时间去研究到底是谁琢磨出这样的缺德主意了,得到烟花信号指引后,已经重新装弹填药的胖子军炮队再次吝射,将五十枚开花炮弹倾泄到胖子军步兵的冲铠前正方,火力覆盖阻拦胖子军脚步的清军队伍口然而让清军hún飞魄散和让初次使用这种战术的胖子军将士兴奋万分的是,得到烟花信号指引后,胖子军火炮的威力不仅大增,而且误伤还极小,五十枚炮弹八成以上都准确命中了清军大队,炸得清军大队鬼哭狼嚎,溃不成军,还只有两枚炮弹落到了胖子军队伍前方近处,造成少量绝对在可以接受范围内的误伤。
“咻一一!”估mō着炮队已经重新装弹添药完毕,又是一枚烟火飞上半空炸开,绽放出了绿sè花朵,胖子军前方已经吃够了大亏的清军队伍纷纷小心避弹时,胖子军的炮弹却落到了胖子军队伍的后方,炸得胖子军后方更加密集的清军队伍更加鬼哭狼嚎,更加的溃不成军。
紧接着,一团橙sè烟火飞上半空,胖子军火炮开始集中火力对准胡同春和安家荣的队伍右翼轰击:而当胡同春队伍射出紫芭烟花时就又轮到左翼的清军队伍倒霉了,胖子军的炮弹基本落到了焰火升起处左翼半里外,炸得那里的清军士兵粉身碎骨,也炸得鬼鬼祟祟放箭的清军弓箭队血肉飞溅,抱头鼠窜。
“哈哈!”见此情景,卢胖子爱将胡同春开心大笑,“卢兄弟的法子果然不错,有了这么准的炮火增援,满狗再多,咱们都不怕!”
“胡叔父,呼叫炮火支援!”已经杀得满脸是血的安家荣刀指清军旗阵,虎声虎气的吼道:“让火炮给咱们开路,咱们去冲满狗的旗阵!”
“好主意!”胡同春大声叫好,一挥沾满血肉的板斧,狂吼道:“红sè焰火准备,一边冲一边放!”
“咻一一!”“轰隆!轰隆!轰隆!”“咻一一!”“轰隆!轰隆!轰隆!”在不断升起的红sè烟花指引下,最远可射十里的胖子军红夷大炮不断开炮齐射,火力覆盖拦截胖子军陷阵队冲锋道路的清军队伍,将一支接一支的清军队伍轰散轰溃,也把一个接一个的清军士兵轰得粉身碎骨,胡同春和安家荣的队伍则乘乱直取中宫,向着清军的芦塘山旗阵不断tǐng进,清军大阵则为之大乱。
“胡同春这小子呼叫火力支援还呼叫真欢啊口……”从望远镜里看到接连不断升起的信号焰火,卢胖子不由笑了起来,转向旁边的姚启圣笑道:“我敢打赌,胡同春那个小子发现火力支援有神效后,肯定已经在打直捣满狗旗阵的主意了,不然的话,他放的烟花不会距离越来越远。”
“看来大将军发明的烟火呼叫炮火支援的战术已经收效了。”姚启圣恭敬说道:“不过学生还要提醒大将军两点,第一,满狗吃了这一次亏,下次也许会用同样的办法施放烟花,误导我军炮击所以大将军最好还是提前准备好堤防烟花信号防伪的战术口……”
“第二,红夷大炮确实最远可射十里,但只要射到七里以上,红夷大炮就容易炸膛了。所以我军炮队之中,也最好约定一个和前方联络的信号,提醒前方将士不可深入敌阵过远失去炮火掩护口……”
“还是姚军桕考虑得仔细这确实是两个重要问题口……”卢胖子点头,又暗暗琢磨道:“等到战斗结束,一定得找胡同春和安家荣仔细确认一下火炮支援战术的具体效果,如果确实效果非凡,那我也得加大一些红夷大炮的生产和改进20度了,子母炮的最大射程仅有三里,不太适合用来火力支援远方友军。”
“大周!”这时候,渡口方向忽然传来一阵欢呼声音,卢胖子赶紧举起望远镜时,发现胖子军工兵搭建的第一道浮桥已经完工,余下三道浮桥搭建也已经接近了围声,同时船只也已经连成了四大串,正在胖子军水手的拖拉下向着北岸迅速靠近。
“好,速度不错。”卢胖子满意点头,放下望远镜时,却见王绪早已冲到了近前侯命,还满脸都是焦急恳切神sè,卢胖子不由一笑,吩咐道:“去报仇吧,八干兵力,多带一些三好火箭和手雷,不用吝啬弹龘药,狠根炸那些禽兽不如的满狗。”
“得令!”王绪抱拳大声答应,转身飞奔下去领兵出战……又过片载之后,一支摩拳擦掌已久的胖子军步兵在王绪的率领下开始了前进,向着即将全部完工的浮桥渡口小跑冲锋。与此同时,清军那边也发现了这个危险惰况,朱喇禅和觉罗巴尔堪都象疯了一样的催促骑兵冲锋,妄图冲破胖子军步兵阻击捣毁浮桥。而胖子军的子母炮队也放弃了对清军炮火的压制和零星发射,开始向着渡口方向推进。
敌我双方各个兵种一起努力的调整中,距离最近的胖子军子母炮队率先抵达渡口右侧,自告奋勇的来给卢胖子当帮凶的老清jiān揭暄亲自计算了射高,命令子母炮队一起调整标尺,然后全力开炮,一百五十门子母炮先后开火间,一枚枚重达八斤的开花炮弹呼啸而出,铺天盖地落到了拼死冲锋的清军骑兵队伍中。猛烈爆炸间,一对接一对的清军骑兵连人带马粉身碎骨,血肉飞溅,冲经势头为之一顿≈子军工兵乘机手忙脚捌……的赶工,又将两道浮桥搭建完工,后面赶来的王绪队伍立即分为三队,踏着刚刚完工的临时浮桥冲锋过河,向有着子母炮炮队炮火掩护的右翼移动集结,并迅速支起简易的火箭发射架。
“吴狗的大队过河了!”绝望的惨叫声,清军都统朱喇禅也豁了出去,红着眼晴大吼下令,组织身边的一千多骑兵迂回包抄,冒险杀向正在战场右翼集结的王绪军队。
然而朱喇禅这支骑兵队伍刚刚冲进射程,五十门胖子军子母炮已经对着他的队伍集中开火,王绪的队伍也毫不犹豫射出了数以百计的三好火箭,铺天盖地的炮弹与火箭覆盖下,朱喇禅和无数的清军骑兵当场粉身碎骨,余下的清军骑兵没了指挥又惧怕胖子军火器,顿时便是四散而逃,胖子军步兵乘机冲锋过河,集结成军,也把越来越多的优势火器携带过河。
仗打到了这个地步,清军基本上已经是败局已定,但是恨卢胖子恨得蛋疼的杰书却是说什么都不肯下令撤退,只是一边转移旗阵,一边孤注一掷的下令觉罗巴尔堪率领残余骑兵继续冲锋捣毁浮桥,铁杆汉jiān王之鼎也亲自率领嫡系军队向着胡同春的队伍发起冲锋,并且公然喊出了杀敌赏银十两的口号,鼓励清军士兵奋勇杀敌。
杰书的战术意图固然正确得无法再正确,清军的将领们也算得力,但是执行的战术却是有血有肉又有家有室的士兵,眼见渡河成功的胖子军队伍越来越多,胖子军射出的火箭越来越密,天上还不断有着炮弹落下,越来越多的清军步骑兵也彻底丧失了继续死战下去的勇气,开始崩溃和逃命,清军督战队全力阻拦,用斧头和火枪阻拦士兵逃窜,逼着他们重新走上战场,却始终收效甚微‖一时或,胖子军的四道浮箱浮桥和四道小船浮桥也全部完工,胖子军渡河速度也益发加快。
下午酉时正,王绪率领的八十胖子军全部渡河成功,迅速集结成军后,立即向着近处的清军觉罗巴尔堪部发起反击,觉罗巴尔堪所率的虽然全是骑兵,但是火器却完全处于下风,被胖子军的火箭、击针枪和手雷联手杀得根本无法近身,李匡和姚仪二将也乘机各率本部人马投入反击,将手中剩下的火箭全部集中起来,对着觉罗巴尔堪的骑兵队伍集中射击,数以干计的三好火箭反复轰击下,伤亡惨重的清军骑兵被迫后撤。
酉时初刻刚过,全节率领的胖子军两干骑兵渡河集结,在步兵掩护下向着残余的清军骑兵队伍发起冲锋,觉罗巴尔堪军大溃,一路败回本阵,胖子军乘机全线反击,杀向已经被胡同春和安家荣搅得天翻地覆的清军本阵。而杰书见败局已定,也只得率军向北撤退,由铁杆汉jiān王之鼎率军殿后。
酉时三刻,胡同春和安家荣的队伍终于与友军会临,并且奇迹般的仍然保存着超过三分之二的兵力,尽管二将仍然要求率军追击,但卢胖子还是勒令这支精华队伍脱离战场休整,抚养伤口,换上其他生力军追击,全力扩大战果。
胖子军的追击战一直持续到天sè全黑,直到清军全部退入地势险要的柳塘山大营死守方才结束,是役,胖子军歼灭清军杰书部一万一干余人,其中还包括超过六干的清军骑兵,很勉强的达到了削弱和重创清军杰书部的战术目的。而胖子军直系军团也付出了超过两干五百以上的伤亡,并且消耗了大量的火箭和高精度炮弹,损失不可谓不大。
当夜的战斗总结会上,针对白天的苦战和血战,胖子军众将总结出了四个重要原因,一是胖子军将士的战斗力在入主江南大量扩建后确实有所蜕化,新兵过于依赖优势火器,严重缺乏老胖子军将士那种一往无前的无所畏惧精神,所以胖子军的伤亡主要集中在渡口战场上,基本上由老胖子军将士组成的陷阵队伍胡同春军和安家荣军伤亡反而不大口而杰书统率庐洲清军,战斗力和士气斗志却远在浙江清军之上,习惯了虐待浙江清军的胖子军新兵准备不足,所以吃了不小的亏。
二是胖子军的骑兵数量还是太少,战马少合格的骑兵少,合格的骑兵将领更少,所以在清军溃败之后,胖子军才没能穿插迂回切断清军退路,无法更进一步大量扩大战果。对此,姚……启圣建议卢胖子效仿朱元璋使用méng古降兵,大胆和大量起用清军骑兵降兵降将,用清军骑兵去克制清军骑兵。
第三个原因出自清军身上,那点,是清军也被胖子军的火器打精了,学会想方设法的限制胖子军的火器威力了。比方说这次的滁水大战开始前,杰书就极其英明的选择了固守滁水北岸,把主力步兵布置在远离胖子军优势的火炮射程外,仅仅排出机动灵活的骑兵与胖子军争夺渡口,限制胖子军大量装备的子母炮威力,暴lù胖子军远程火炮不足的弱点。
另外,杰书还更加聪明的破坏了滁水河上的所有桥梁,迫使胖子军只能用船只渡河与抢搭浮桥,限于河流阻寨和船只运载量,胖子军用来克制清军骑兵的三好火箭无法大量运送过河,无法象以前那样密集轰炸射击,只能少量发射消耗清军骑兵兵力,无法阻拦清军骑兵冲到面前肉搏,这丰造成了渡口战场上伤亡巨大。
第四个原因是姚启圣单独提出来的,毫不留恃指出这次会战之所以伤亡大、损耗大和战果不如预期,关键还是出在卢胖子的战术安排过于轻敌和冒进上!认为卢胖子如果能够调动李国栋的水畅取道滁水河赶赴增援,或者不让胡同春和安家荣的精锐战兵冒险突击,而是让这支最擅长打硬仗的队伍渡河固守渡口,掩护友军抢搭浮桥和渡河登陆,再加上胖子军天下无双的火炮和三好火箭掩护,那么胖子军伤亡绝对没有那么大!此战绝没有那么卒苦!
听完姚启圣不留惰面的严糊人评,胖子军众将鸦雀无声,连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卢胖子也是十分尴尬,有心想要认错却不好意思开口一一卢胖子可是主帅,如果在战术安排方面随随便便的认错,以后每一个胖子军将领都敢对卢胖子的战术安排评头论足,那卢胖子的战术安排还有没有人坚决执行?卢胖子的威信又诃存?
还好,姚启圣也是一个人精,又补充道:“安然了,学生认为,大将军在战术安排上或有不足,但战略方面却无比正确¨生提出的两个战术在战术上正确,在战略上却是失误。如果调动李国栋将军的水畅取道滁水北上增援,那么一来一去加上绕道六合,起码得浪费两天以上的时间,满狗那边具我军水师抵达,也有可能临阵脱逃,让我军重创杰书满狗的计扑落空。”
“至于另外一个战术嘛,同样的道理,如果没有胡同春和安家荣两位将军咬住满狗主力,选择全力抢搭浮桥渡河的必战术,那么等到我军渡过滁水,满狗主力也早溜了,我们照样无法达到重创杰书满狗的战略目的。所以学生认为,大将军的速战速决于战略有利,为了让我军直系军团尽快腾出手来,为其他战场提供后援,我军必要的牺牲还是非常值得的。”
“姚军畅能明白这点最好,本来我还想和你争执几句,看来是没必要了。”明知自己有错的卢胖子厚颜无耻的微笑起来,无比满意的冲姚启圣点点头,又转向胖子军众将微笑说道:“不管怎么说,咱们今天始终都是打了胜仗了,也证明了我军的远程火炮增援乱军战场战术确实有效,收获很大,胡同春将军和安家荣将军也打得很好,打出我军的威风和志气值得重奖口……”
“谈大将军夸奖。”头上都裹着纱布的胡同春和安家荣赶紧欢喜道谈,知道胖子军素来军功旷赏最厚,这次自己们又可以发一笔小财了。末了,安家荣又建议道:“叔父,你还是让我的父亲赶快带兵来吧,我的八百猓狸兵,现在打得只剩下五百多人了。”
“别急,你父亲在沾益还有更重要的差使暂时还不能来口……”卢胖子摇头,又说道:“既然你的狸狸兵损失大,那这样吧,你去我军步兵之中随意挑选勇士补充,和你一样裹白布拿偻刀,让他们和你们溶为一体,再舌诉他们,如果他们能和你们一样接受最严格的训练,打仗杀敌勇敢无畏,那么他们就配和你们一样领三倍的军饷,不然的话就滚回去继续当步兵。”
“多谈叔父,小侄明天就去挑选。”安家荣高兴的答应,“请叔父放心,不管是不是我们彝人,只要加入了我们檄狸兵小侄一定会把他们带得和老檄猓兵一样勇敢无畏口……”
“很好,我相信你能。”卢胖子满意点头,称赞了这个便宜又得力的大侄子一句,然后卢胖子又拍板道:“决定了,鉴于杰书满狗元气尚存,我军暂不退兵,明日起出兵攻打满狗的柳塘山大营,一定要把杰书满狗彻底打怕,让他做梦都不敢梦到江南的土地!”(未完待续。!。
第三百四十一章高邮大战
祸害大清 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一章 高邮大战 - 祸害大清 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一章 高邮大战 &raquo 综合其它 &raquo 祸害大清最新章节 &raquo 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一章 高邮大战 把《祸害大清》txt下载到手机阅读!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一章 高邮大战澳门在线百家乐名字:《祸害大清》 作者:吴老狼 类别:综合其它祸害大清 第一卷 第三百四十一章 高邮大战 /sodu16432/******3.html 天公不作美,正当卢胖子决定了对杰书队伍穷追猛打的第二天,同时也是大周二年、康麻子十四年三月十七的这一天,天还没亮,江浦和滁州的交界一带就下起了瓢泼大雨,还一下就下到了接近正午才雨过天晴,许久不见了的太阳公公钻出浓厚云层,将宝贵阳光吝啬的播洒在湿圌漉圌漉的江浦土地上。〖看澳门在线百家乐上〗
“贼老天,你终于舍得晴了啊?”看着好不容易钻出云层的阳光,苦等了一个上午的卢胖子破口大骂起来,大骂苍天不公,为什么偏偏在自己准备进兵进攻的时候下这么大的雨,给自己增加这么多麻烦?一边骂着,卢胖子一边飞快下令,让主力大军拔营渡河,以便自己攻打杰书所盘踞的柳塘山大营。
命令传达,驻扎在滁水南岸的胖子军主力立即动了起来,拔营起寨的拔营起寨,粮草军械装车的装车,搬运火炮的搬运火炮,王绪则独领一军先行过河,到滁水北岸布阵警戒,防范清军骑兵突袭渡口。有条不紊的忙碌间,负责炮兵的综福忽然来到了卢胖子面前,行礼奏道:“启禀大将军,地面泥泞,我军重炮无法搬运。”
“怎么可能?”卢胖子一楞,挥手命令道:“多叫些帮手,让韩元任派五百人去搬运火炮。”
“回大将军,末将已经向韩二将军借了八百人了,可火炮说搬不动就是搬不动。”综福愁眉苦脸的答道。
卢胖子闻言大奇,忙领上姚启圣和朱方旦等人赶到后面的火炮队察看情况,一看果然,每门红夷大炮至少都已经有着二十名胖子军士兵推拉,可这些士兵喊号圌子把嗓子都喊哑了,重达数千斤的红夷大炮还是只象蜗牛一样的缓缓爬行,老半天都没走出十丈远,反而把胖子军步兵累了个够戗。卢胖子心知有异,跳下战马想要过去查看时,却发现自己肥脚刚刚踩到地面,粘圌稠的泥土就已经淹到了脚背,原来这一带基本都是农田,被雨水一泡,农田里的泥土也就和浆糊一样的粘圌稠了。
“糟了,我碰上拿破仑那种狗屎运了。”卢胖子叫起苦来,心知自己这会已经碰上了拿破仑鼻年在滑铁卢遇到的倒霉情况,大雨泡软圌了泥土,重炮无法移动,引以为傲的炮击战术也就无法施展。
“大将军,不要让将士们浪费力气了。”姚启圣建议道:“这样的地面,再多人手也搬不动重炮,只能等太阳把地面晒干。不然的话,我们的红夷大炮过不了河,子母炮『射』程又太短,在山脚下『射』不到柳塘山山顶的满圌狗大营,光靠步兵仰攻,只怕伤亡很大。”
“那就别急着渡河了,等太阳把地面晒一天再说。”卢胖子无可奈何的下令。
之前卢胖子和姚启圣等人已经去过柳塘山一带勘圌察地形,发现杰书极其狡诈的把清军大营安扎到了柳塘山山顶,居高临下俯视战场,山上多树多木,山下又多溪流池塘,极不利于胖子军的兵力展开,同时再为仰『射』缩减『射』程的缘故,胖子军轻便火炮子母炮在山脚下根本无法打到清军大营,惟有最大『射』程十里的红夷大炮可以办到。
现在既然红夷大炮无法参战,拿步兵去强攻有着重兵把守的清军大营的赔本买卖,一向精打细算的卢胖子集然说什么都不肯去干了。
与此同时的柳塘山大营中,发现胖子军拔营后,清军这边也已经开始了拔营起寨一一别看杰书恨卢胖子恨得蛋疼,但杰书好歹也在历圌史上秒杀了耿精忠的北路大军,真正的军事才能远在麻子堂弟之上。所以杰书在领教过胖子军的火炮大阵威力之后,立即就明白了柳塘山大营在胖子军炮阵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与其浪费兵力在这必败之地,倒不如乘早开溜,保存力量到滁州府城里再和胖子军抗衡,这样既可以达成岳乐交代的拖住胖子军直系兵团的任务,又可以增加许多胜算和减少大量损失。
让杰书和王之鼎等人都万分意外的是,探马忽然又来奏报,说是胖子军主力已经停止了渡河,选择了在原地休息等候。听到这消息,杰书难免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心说吴狗是搞什么名堂,他们昨天在滁水大败我军,士气正高昂,正是乘胜追击的大好时机,卢一峰那个狗贼在战场上比泥鳅还滑,怎么会犯这么大的错误?难道这个狗贼又在搞什么阴圌谋诡圌计了?
“我明白了!”王之鼎忽然醒圌悟过来,挥拳叫道:“肯定是因为天气!今天下了大半天的瓢泼大雨,不仅滁河水猛涨,地面也肯定又松圌软又泥泞,吴狗那些几千上万斤重的红夷大炮无法搬运,所以卢一峰狗贼不得不暂缓渡河,没有红夷大炮掩护,光靠步兵强攻,他就是死上几千上万的吴狗白帽兵,也没有把握拿下这个地势险要的柳塘山大营!”
“有道理!”杰书也醒圌悟过来,一拍大圌腿喜道:“吴狗的子母炮『射』程太近,从山脚下打不到柳塘山山顶,三好火箭只能直『射』不能抛『射』,照样威胁不到我的柳塘山大营,只要吴狗的红夷大炮过不了河,我们就完全有把握守住柳塘山!”
“王爷,奴圌才认为我军应该暂缓拔营。《免费txt下载》”王之鼎赶紧建议道:“虽然现在天上出了太阳,但不晒上一两天时间,吴狗根本就别想把红夷大炮搬到柳塘山山下,而我军扼守此山,不仅可以更加有效的牵制吴狗江宁兵团,还可以让吴狗进退两难,即便收到其他战场告警,也很难抽圌出大量军圌队快速救援。”
“有道理,暂缓拔营,继续驻扎!”杰书果断下令,又抬起头来,看着天际边的乌黑云彩大声祷圌告,“大清列祖列宗啊,你可一定要保佑我们这些大清的忠臣勇圌士啊!再下一场雨吧,越大越好,时冉也越长越好!”
大概是否极泰来,也有可能是野猪皮和黄峒鸡听到了子别……的祷圌告,更有可能是走运了近一年的卢胖子该走些背字了,到了下午申时的时候,火圌辣辣的太阳公公又被阴很歹圌毒的乌云姐姐所欺凌,浓厚的乌云再度布满天空,而且还不管不顾作圌恶多端的卢胖子如何求神拜佛和虔诚祈祷,到了申时三刻的时候,豆大的雨点还是稀里哗啦的下了起来,『逼』得胖子军重新在滁水南岸安营避雨不说还一下就没再停过。
碰上这样的情况,本已经决定弃守柳塘山的杰书和王之鼎等清军将领当然是喜笑颜开,大赞上天保佑,卢胖子和姚启圣等胖子军将领却只能是徒叹奈何了。无奈之下,卢胖子也只能发扬阿q精神,自我安慰道:“也好,这几天只要江南这一带都这么下雨,我们高邮守军也可以轻圌松点满圌狗的火枪、火炮和弓箭都用不了(弓弦遇水会变圌软田大壮守高邮城就有把握得多了。”
“不一定大将军忘了东边日出西边雨和十里不同天这两句话了?”姚启圣摇头,又忧心忡忡的建议道:“大将军,学圌生觉得你最好多派些信使和各处战场联圌系,了解掌握具体情况,学圌生总有一种预感,这次三线大战,我军怕是没有那么轻圌松。”
被姚启圣的乌鸦嘴言中,这场大雨确实只影响到了江宁、镇江、太平府和扬州南部位居扬州中部的高邮城附近却只下着如丝细雨,丝毫都没有影响到岳乐大军的攻城战事。就当卢胖子在大雨中哀叹天不助己的时候,岳乐大军与高邮胖子军的城池攻防战也已经打得是如火如荼,彻底陷入了白热化。
“杀啊!杀吴狗一一!”如雷的呐喊声中,数以千计的清军步兵排着密集的队列,扛着超过三百架的飞梯,赤红着眼睛大步冲向高邮城墙,冲向已经被鲜血染成暗红的高邮城墙。
与此同时的高邮城墙上,已经架起了密密麻麻的飞梯,无数的清军步兵攀墙而上,把高邮城墙变得就象爬满蚂蚁的方糖。而城墙上的场面则更为凄惨,连通高邮湖水的护城河已经完全被清军士兵尸体和土石沙包填平,被胖子军炸毁烧毁的云梯云台冒着黑烟火焰,熊熊燃圌烧,散出阵阵人肉人油烧焦的难闻臭味,中人欲呕。
“满圌狗又上来了!扔手雷!泼金汁!快!!”城墙上响起胖子军参将田大壮的呐喊声,已经杀得满身血染的田大壮一边指挥着胖子军士兵扔下冒着青烟的手雷,泼下滚圌烫如沸的金汁,倾泻圌出密如雨点的箭矢,一边领着一队精兵四处救火补漏,疯狂砍杀爬上城墙的清军士兵。
在高邮军民的顽强抵圌抗之下,清军士兵不断从城墙摔下地面,发出惨不忍闻的凄厉叫喊声音,城墙下方的清军士兵也在成片成片的倒下,不是被乎雷炸得血肉横飞,就是被金汁烫得是鬼哭狼嚎,但不管是死是活,这些清军士兵都是连倒下都难以办到,只是被密集如织同伴友军推着前进,前进再前进。
“泼火油!扔火把!”眼见清军生力军冲到阵前,差不多已经是筋痞尽的田大壮果断下令泼油点火,成罐成罐搀有硫磺的桐油连油带罐甩了出去,一支接一支的火把扔了下去,城墙下很快又染起了冲天大火,无数的清军士兵在火海中翻滚惨叫,眉『毛』辫子和衣服一起着火,焦臭的人肉烧焦味道冲天而起,让无数的高邮军民吐干胃『液』,吐出黄胆,但不管是胖子军士兵还是高邮城里的百圌姓都没有退缩,只是接连不断的泼洒火油,扔出火把,利圌用火海暂时阻滞清军攻城脚步,争取自军调整时间。
除了被高邮湖保护着的西门外,高邮东南北三门的战斗都进行得同样激烈,自三月十一岳乐大军兵临城下以来,短短六天时间里,仅有着四千守军的高邮胖子军这已经是第四次迎战清军的大规模攻城了。之前的三次攻守大战中,胖子军已经牺牲了超过一千五百的将士和牺牲了超过两千的助战百圌姓,消耗了超过六成的守城物资,虽然最终抵挡住了清军的攻势并且也给清军造成了三倍以上的伤亡,但也基本上是到了强弩之末,各种守城物资基本消耗殆尽,能不能挡住清军的下次攻城,甚至能不能支撑到天『色』全黑,不要说胖子军将士不知道,就是胖子军高邮守将田大壮也都不知道了。
“铛铛铛铛!”忽然响起的鸣金声音让高邮军民都是惊喜万分,都以为清军在即将破城的情况下突然收兵肯定是自己们的援军到了,争先恐后的向南面眺望时,却只看到了密密麻麻的清军旗帜,还有纹丝不动的清军步骑大阵。
惟有田大壮悄悄叹了口气因为田大壮非冲楚,不会有援军来,高得捷交给他的差使就是死守高邮城,城在人在,城亡人亡,以全城军民的『性』命为赌注,拖住岳乐的十二万大军……保护南面的扬州各城为胖子军的下一步战略提圌供契机争取时间。所以高得捷不会有援军给高邮,也不会有援军给田大壮这个胖子军入主江南前还是一个吴军哨长的现任参将。
“田将军,满圌狗那边有人打白旗出来!”一个胖子军士兵大叫起来,田大壮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见清军圌队伍中果然出来一支打着白旗的骑兵小队,似乎还押着一个俘虏。田大壮再举起望远镜细看时,立即脸『色』都白了,原来那个被清军骑兵押着的俘虏赫然就是卢胖子亲自委任的扬州同知一一曾经的江阴秀才沙张白。
“是沙大人,是沙大人!”旁边的高邮知州李培茂也认出了被清军押圌送的俘虏,脸『色』苍白的惨叫道:“沙大人怎么会被满圌狗抓获了?他可是代圌表我们高邮军民去向高将军求援的信使啊他把求援消息送到扬州没有?”
听到李培茂的叫喊,旁边的高邮军民个个都是提心吊胆,议论纷纷,士气大圌泄。田大壮则脸『色』更是苍白,因为田大壮很清楚,沙张白所谓的向扬州求援,不过是一种鼓励高邮军民抵圌抗士气的手段和策略,同样知道高得捷密圌令的沙张白根本就没想过能够求来援军,只是打算装镊样的出城转上一圈,然后再回来说一句援军将至。惟独让田大壮没有想到的是,沙张白出城后会被清军俘虏,还会被押到这高邮城下一一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打算来干什么?他要是一句没有援军,高邮城可就立破啊!
提心吊胆的等待下,众目睽睽的注视中,沙张白被押到了尸横遍野的高邮城下,一个被清军士兵用盾牌严密保护着的清军将领抬头大喊,“城上的高邮百圌姓和大周将士听着,本官乃是大清兵部侍郎兼江宁巡抚图海!在这里,本官不得不夸奖你们一句,你们确实打得很好,几千军圌队楞是挡住了我们大清十二万大军的六天进攻,还杀圌害了超过一万的我们大清将士,值得赞扬!”
“可是本官要告诉你们的是,你们都上当受骗了!卢一峰和高得捷两个狗贼从一开始就是把你们当成了弃子,根本就没想给你们一兵一卒的援军,只是想让你们和我们一部分的大清将士同归于尽,为他们的主力争取苟圌延圌残圌喘的时间!”
城墙上一阵『马蚤』圌动,无数的高邮军民都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田大壮,田大壮脸『色』一阵青一白,知道沙张白终于还是出卖了自己和高得捷,向清军交代了实情一一不过还好,田大壮这会脸上已经尽是血污和烟尘,苍白脸『色』即便是凑近了也看不到。
“大清的高邮百圌姓们,被吴狗欺圌骗的大清将士们,你们都看清楚了。”果不其然,图海指着沙张白大吼起来,“这个就是伪周小朝圌廷的扬州同知反贼沙张白,他代圌表你们去扬州向高得捷狗贼求援,遭到高得捷狗贼拒绝后,回高邮城向你们报信时,被我们大清八旗的将士抓获了!现在,让他来告诉你们,高得捷狗贼,究竟有没有给你们派出一个援兵?!”
说罢,图海抬起完好的右腿,踢了沙张白的脊背一脚,低声说道:“沙先生,看你的了,劝高邮城开城投降后,你就是扬州知府了,赏银万两,高邮城里美圌女,随你挑。要是敢耍花样,哼。”
“图大人请放心。”沙张白微微一笑,抬起脑袋,冲着城墙上大喊道:“高邮的大周将士们,高邮的再姓们,你们都看好了,我就是田大壮将军派去向高得捷将军求援的沙张白,大周的扬州同知沙张白!”
清军上下充满消和高邮军民提心吊胆的注视下,文弱得仿佛连一阵风都能吹倒的沙张白,忽然提高了声音,喊出了自己人生的最强声,“别听满圌狗胡说八道!高得捷将军的援军,已经在路上了,马上就要到了!坚持!坚持!”
“援军要到了!”高邮城上响起了震天的欢呼声音,田大壮则猛然睁开了悄悄紧闭的眼睛,惊喜万分的看着下方的沙张白,正好沙张白也抬头看到了田大壮,璀璨一笑后,沙张白又大喊起来,“大周将士们,高邮的汉圌人百圌姓们,坚持!坚持!援军就要到了!”
“狗蛮子!”图海气得几乎发狂,提起马鞭就往沙张白头上脸上『乱』圌抽,沙张白不躲不闪,只是不断大喊,“将士们!汉圌人百圌姓们!坚持!反清复明!反清复明、一!”
“把他双手双脚都砍了!”图海疯狂大吼起来,旁边的清军士兵如圌狼圌似圌虎的扑了上去,抓起沙张白的双手双脚就挥刀猛砍,鲜血飞圌溅间,沙张白哈哈大笑,不断大喊,“反清复明!反清复明!反清复明!”
“反清复明!反清复明!反清复明!”高邮城上同样响起了有节奏的呐喊,让十几万清军彻底绝望的呐喊。
紧接着,城墙上『乱』箭齐发,铺天盖地的落到图海队伍的头上,亲兵裹夹圌着图海疯狂逃命间,双手双脚都已被砍断的沙张白仍然还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叫喊,“反清复明,反清复明,反清……”
“为沙大人报仇!为沙大人报仇!”愤怒的口号声中,震天的冲锋战鼓声中,紧闭了许久的高邮城门忽然打开,高邮城中仅有的一百一十名胖子军骑兵冲锋而出,高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