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20部分

名道姓要你协助我办理云贵军饷,就连当今皇上和太皇太后老佛爷,也曾在我面前提起你的名字,声名远播,声名远播啊!”
  “世子爷过奖了。”卢胖子赶紧再次行礼,诚惶诚恐的说道:“卑职一切的一切,都是王爷和世子爷赐给卑职的,卑职不敢忘本!”
  “卢大人果然是父王夸奖的人,说话真是得体。”吴应熊再次大笑,又一把拉起卢胖子,亲热的招呼道:“快,到家里去坐,我已经叫人安排好了酒宴为你接风洗尘。你这次来京城就别去云南驿馆住了,就住在我家里吧,还有的仆人和随从,也都住在这里,我叫人单独给你们腾一个小院。”
  “谢世子,谢谢世子,卑职真是不敢当。”原本就料定自己必然要住在吴应熊家里的卢胖子连声道谢,赶紧让肖二郎和刘真等人搬运行李,跟着吴府下人去安排住处,卢胖子自己则满脸恭敬的跟着吴应熊等人去混吃混喝――如果天下的胖子都象卢胖子这样,不到两个时辰时间里大吃大和两顿,那么天下的郎中们倒是有得是银子赚了。
  被吴应熊一路领进了吴府二门,曲曲折折的长了片刻,卢胖子被吴应熊亲自领进了一座敞亮的花轩之中,乘着仆人们忙碌张罗宴席的空子,吴应熊给卢胖子引见自己身后的两个男子,先指着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说道:“卢大人,给你引见一下,这位郎延枢郎先生,是本世子重金礼聘的师爷,很有学问的一个人,本世子的公文书信,都是他代为署理♀几天在京城里如果有什么事,大人你对他说和对我说都一样。”
  “郎先生好。”卢胖子行礼,知道吴应熊这是在给自己引见心腹。那边郎延枢微笑还礼,态度也还算和蔼。
  “这一位大人就了不起了。”吴应熊又指指另一个辫子花白、少说也有六十来岁的老年男子,微笑说道:“这位林天擎林大人,曾经先后担任过湖广、云南和陕西三任巡抚,顺治六年大清第一次开科取士,状元刘子壮和榜眼熊伯龙就是出自他的门下。”
  “原来是卑职当年的父母官到了,卑职卢一峰,叩见老中丞。”卢胖子露出些惊讶加惊喜的神色,赶紧向林天擎打千行礼,心里则在嘀咕,“当过三次的巡抚林天擎跑来吴应熊这里,看来这个老东西应该和祖泽溥一样,不是吴三桂的老相识就是吴三桂的老相好了。”
  “卢大人快快请起,老夫卸任多年,那还敢当得起你如此大礼?”林天擎笑眯眯的也是去搀卢胖子。
  “当得起,怎么当不起?”吴应熊插口笑道:“卢大人,可别怪我没提醒你――林世叔虽然卸任数年,但现在云南巡抚袁懋功任期已满,即将卸任,九卿科道都在举荐林世叔他老人家重新出山,再次担任云南巡抚,到时候卢大人你如果不想在刑名钱粮上被人穿小鞋子,现在可得先把我林世叔他人家的马屁拍好。”
  “原来是下官的直系顶头上司到了啊?!”卢胖子故作一惊,凑趣似的再次跪下,毕恭毕敬的行礼说道:“卑职卢一峰,叩见本省巡抚林中丞,中丞大人万福金安――中丞大人,卑职以后不用穿小鞋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吴应熊和林天擎、郎延枢三人都得卢胖子逗得开怀大笑,林天擎也颇为幽默的摆摆手,说道:“卢大人请起,念你对本中丞恭敬有加,今后这小鞋子,你不用穿了。”
  说罢,林天擎带头大笑,吴应熊和郎延枢笑得更是大声,卢胖子也满脸憨厚的跟着傻笑,宾主尽欢,倒也算是其乐融融♀时,吴府下人也已经将酒席摆好,吴应熊邀请众人入席,结果林天擎自然坐了首席,吴应熊坐主席,郎延枢本想让座,末席却被眼明手快的卢胖子抢了过去,郎延枢笑笑,便坐了次席。见此情景,吴应熊心中不由有些惊奇,心道:“刘玄初刘老头持才自傲,犟了一辈子的脾气,临了临了竟然还能教出卢胖子这么一个油滑精乖的学生,倒也算得上奇事一件。”
  酒过三巡,互相敬酒客套之后,吴应熊少不得问起卢胖子路上发生的事情――吴三桂一家的情报网虽然比不上康小麻子鳌老头,但也不至于连尚可喜女儿遇刺那么大的事都无法侦知。而卢胖子当然也不会蠢到在吴三桂长子面前耍花枪自找麻烦的地步,大概的地方也都老实招了供,惟独涉及施琅那件事做了隐瞒,按照当初在耿精忠面前招供的供词又招了一遍。
  末了,卢胖子盘算再三,为了谨慎起见,还是隐瞒了自己和索额图以及小麻子见面的事情――吴应熊的老婆鞑子公主建宁可是康小麻子的亲姑姑,府中不知藏有多少康小麻子的眼线,另外还有林天擎和郎延枢两个不知底细的外人在场,万一随便走漏一点风声,卢胖子自己可就得吃不了兜着走了。所以卢胖子果断隐瞒了和索额图、小麻子见面的事,只是把今天自己进京撞见班布尔善管家的事如实说了一遍,但饶是如此,听完如此,吴应熊和林天擎等人少不得还是有些目瞪口呆。
  “什么?班布尔善大学士派人接你过府,还被你给打了?”吴应熊瞪大着眼睛问道。
  “在朝阳门外迎接卑职的人,确实是自称班布尔善府上的管家,但是不是真的,这点卑职就不知道了。”卢胖子轻描淡写的说道:“本来卑职也不想动手的,只说必须按着平西王府的规矩,先进城拜见了世子爷你,然后再去班布尔善大人府上谢罪,谁知那管家竟然威逼利诱,还准备派人把卑职抓走,逼着卑职坏了平西王府的规矩,不得已,卑职只好让随从们动手了。”
  “那班布尔善大学士为什么要请你去他家呢?那个管家说没说?”吴应熊追问道。
  “卑职问了,但那个管家没说。”卢胖子耸耸肩膀,如实答道:“那个管家只是让我去班大学士府上,说是去了就知道了。对了,听那个管家的口气,他还在朝阳门外等了卑职两天了。”
  “班布尔善吃多了撑着了?”吴应熊大奇,疑惑道:“班布尔善好歹也是一个大学士,还参议国政,每日公事何等繁多?能够记得七品曲靖知县是你已经很了不起了,竟然还派人在朝阳门外等你两天,为的就是接你去他的府上拜访,他吃错药了吧?”
  “十有八九和施琅的事有关!”林天擎到底是浸滛了几十年的官场了,听话闻音,立时就断定道:“福建水师提督施琅谋反一案,疑点重重,靖南王世子耿精忠、福建总督祖泽溥和巡抚刘秉政在证据并不充足的情况下,未经上奏就先斩后奏,将一品大员施琅腰斩示众!事后皇上不仅没有追究,反而下旨嘉奖、甚至让耿精忠暂兼水师提督一职!这么神秘的事,鳌中堂他们还能不动疑心?而卢一峰大人恰好是这件事的当事人,鳌中堂他们如果要想揭开谜底,从卢大人身上下手无疑是最直接的办法!”
  “老家伙不赖,不愧是当过三任巡抚的老狐狸,果然一针见血,算来算去,也只可能是这个原因∷”卢胖子暗暗点头,颇为赞同林天擎的判断。
  吴应熊没有急着赞同林天擎的判断,而是先沉吟了片刻,还算英俊的脸上忽然露出些笑容,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不过了。卢大人,你不用的,我们平西王府和鳌中堂他们虽然没什么太深厚的交情,可也没有起过冲突结下仇怨,而且这事错也不在你,改天我亲自领你去班布尔善大学士府上谢罪就行了。”
  “多谢世子爷,那卑职可以安心了。”卢胖子嘴上象涂了蜜一样,心里则在冷哼,“小子,看你那副J笑涅,八成是打主意利用这件事挑拨离间,让康小麻子和鳌老头斗得死去活来吧?――笑得这么J诈,城府比我浅,活该你在历史上被康麻子砍头!”
  “和硕格格到――!”就在这时候,花厅外忽然又响起吴府仆人的长喝声音。听到这声音,卢胖子先是一喜,知道终于可以亲眼见见历史上的鞑子格格建宁究竟长什么黄脸婆涅了,然后又是肥脸一苦,知道自己又必须得按着规矩,给一个鞑子女人行礼请安了。
  “恭迎和硕格格。”不愿归不愿,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卢胖子最终还是乖乖的跟着林天擎和郎延枢两人起身,冲着花厅门口打千行礼。紧接着,一个穿着标准螨清服饰的女子在一大群丫鬟的簇拥下走了进来,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中等个头有些偏矮偏胖,皮肤又粗又黑,小眼大嘴,水桶腰圈形腿,虽然不算是特别丑,可也绝对算不上漂亮。大失所望之下,卢胖子难免有些佩服吴应熊和韦爵爷了――都是好胃口啊!
  “格格,你不是说身体不适吗?怎么又出来走动了?”吴应熊对建宁的态度还算不错,上去很亲切的握住建宁的手关心问道。
  “多谢额附关心,我就是中午贪嘴,比平时多吃了三斤涮羊肉,有点积食,现在好多了。”建宁公主微笑回答,又说道:“额附,我来是想对你说一声,我想进宫去一趟,也许在宫里过夜,今晚就不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要进宫?”吴应熊随口问道。
  “孔四贞妹妹回来了。”建宁公主很高兴的说道:“额附你也知道,我和孔四贞妹妹是在一起长大的,亲如姐妹。她离京一年多,我一直都很思念她,现在她好不容易回一次京,也给我带了信,所以我想去见见她,随便拜见一下太皇太后。”
  “那好,你去吧。”吴应熊微笑答应,又不放心的嘱咐道:“格格,你在宫里过夜没问题,可是四格格如果邀请你去她下榻的馆驿过夜――你可千万别答应!”
  “为什么?”建宁公主好奇问道。
  “我可不想象孙延龄一样,脑袋上戴满绿帽子!”吴应熊心里咆哮,嘴上则含糊说道:“主要是不方便,你是和硕格格,一举一动都要按皇家礼仪来,不能给她添麻烦。”
  “那好,我记住了,那我走了。”建宁公主答应,这才领着众丫鬟扬长而去,对跪在地上的卢胖子等人连看都懒得看上一眼。
  “都起来吧,格格就是这脾气,不熟悉的人不是很愿意说话。”直到建宁公主走远,吴应熊才向林天擎和卢胖子等人招呼道。结果林天擎和郎延枢倒是很快站了起来,卢胖子则继续单膝跪在那里一动,身体还有点发抖。吴应熊大奇,过去一拉卢胖子,说道:“卢大人,你怎么了?腿抽筋了?”
  “孔……孔四贞,来了!”卢胖子肥脸苍白,嘴唇发抖,颤抖着说道:“她来了,这次的事情麻烦了。”
  看到卢胖子对孔四贞怕成这样,吴应熊、郎延枢和林天擎三人立即在心底异口同声的说道:“得!怕成这副涅,八成又是一个被孔四贞盯上的男人了!”
  ………………
  卢胖子确实是把孔四贞怕到了骨子里,既害怕孔四贞那种老少咸宜的胃口,更害怕孔四贞的狠毒与J诈!可是卢胖子并知道的是,他最害怕的孔四贞,眼下不仅把他恨到了骨子里,甚至就连这一次回京城的原因,也都是卢胖子这个祸害给造成的!
  事情的根子当然是在傅弘烈刺杀尚婉欹那件事中,为了挑拨三藩内讧和板倒看不顺眼的尚之信,孔四贞命令傅弘烈和杨国泰协助尚之孝行事,准备刺杀尚婉欹并且嫁祸到卢胖子身上,制造卢胖子J杀尚婉欹的假象,一箭双雕既板倒尚之信又让三藩反目成仇,让孔四贞背后的主子渔翁得利。
  孔四贞的算盘打得虽好,可惜最终的结果却大大出乎她的预料,她的两条忠实走狗傅弘烈和杨国泰双双命丧福建就算了,她的目的和打算竟然还暴光到了三藩面前,逼着康小麻子不得不丢卒保车,下旨杀掉傅弘烈和杨国泰两家满门三百多口,借以平息三藩怒火。孔四贞自己也受到乾,暗地里被康小麻子暗中斥责就算了,明面上也背上了治下不严、纵奴为恶的罪名,被官降一级贬为二等侍卫,和硕格格的头衔也被降为了多罗格格。而更让孔四贞意想不到的是,因为这件事,她仰慕已久的名男子施琅竟然也为此丢了性命,被莫名其妙的腰斩处死,让她的主子痛失一员水师良将。
  一口气吃了这么多亏,这么大的亏,孔四贞的胸中怒火之猛烈可想而知。再仔细追查,孔四贞立即发现,这些事情不仅疑点重重,竟然还或多或少的都和卢胖子有点联系,本来还盼望着将卢胖子弄上床尝一尝云南男人滋味的孔四贞又立即把矛头指向卢胖子,赌咒发誓要查出真相,收拾这个让自己连吃哑巴亏的卢胖子,一雪前耻!
  恰在此时,核算三藩军饷的御前财务会议即将召开,广西军队按规矩也必须派出使者进京参与议定军饷,孔四贞立即自告奋勇,亲自来到了京城,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找卢胖子算帐,还有就是重新调查傅弘烈等人的死因,找出真正的幕后真凶!
  靠着沿途驿站提供的补给和快马,稍后出发的孔四贞恰好和卢胖子同一天抵达京城,但进京之后,孔四贞并没有立即进宫,而是应老朋友一等轻车都尉、弘文院大学士图海的书信之邀,直接来到了图海府中。
  刚一进门,一向重视容貌的孔四贞甚至连例行的梳妆打扮都没去做,立即就冲着图海大发雷霆道:“图中堂,亏你还是傅弘烈的八拜之交,联手剿灭乱贼郝摇旗的交情,他死得这么不明不白,全家都被抄斩,你在上书房里,竟然就不说一句话?你这样的朋友,还真是不可交!”
  “四格格,你以为我不想说话?”图海皱着眉头说道:“皇上下旨处死傅弘烈兄弟全家的时候,我本来是打算死命劝谏的,可是皇上一口咬定了傅弘烈谋反篡逆,意图挑拨皇上和三藩君臣反目,罪当灭门,就连鳌中堂提出疑问都被皇上驳了,我还怎么开口?”
  “那你事后就不会悄悄问问,皇上为什么要下这么重的手?”孔四贞怒气冲冲的追问道。
  “我问了,可是皇上根本就不搭理我的话。”图海无可奈何的摊手,又说道:“四格格,你是皇上的心腹和亲信,替他秘密掌管着半个十三衙门,这些话你直接去问他比较方便,不过在这之前,我要引见一个人。”
  “什么人?”孔四贞左右张望〖耗了拍手掌,后堂之中立即转出一个年轻男子,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五官端正,皮肤白皙,八字眉又浓又黑,分得很开,俊秀异常,向孔四贞双膝跪下,毕恭毕敬的磕头说道:“卑职内阁典籍周昌,叩见四格格,格格万福金安。”
  “四格格,我给你介绍一下。”图海指着那年轻男子说道:“他叫周昌,是振武将军吴丹推荐给我一个幕僚,我进了上书房后,赏了他一个内阁供奉(秘书)的差事,很有智谋的一个人♀次的傅弘烈案和施琅案,他在我所掌握的不多的线索之中,发现了几个重大疑点!我今天请你来,就是想让你听听他的高见,或许对你查出真相有所帮助。”
  
第四十七章 麻子将心托明月
  “周昌?挺帅的嘛,比云南那个卢胖子强十倍都不止,走在大街上肯定能惹不少大姑娘小媳妇回头〕长得俊俏不说,四肢还这么匀称,腰肢纤细屁股结实,嘻,肯定很有劲,是我喜欢的类型。”
  打量着周昌的涅,孔四贞竟然忘记了叫周昌起身,还情不自禁的流下了口水,简直恨不得就这么扑上去,把周昌的衣服撕光,然后重重按在地上,肆意蹂躏践踏!可惜旁边的图海并没有孔四贞这样的爱好,只是不耐烦的喝道:“起来吧,坐到火盆旁边来,把你发现的东西全告诉给四格格。”
  “遮。”周昌又必恭必敬的磕了一个头,这才站起身来走到炭盆旁边,正要坐到孔四贞对面,不曾想孔四贞左手一把拉住他,拉到自己左侧,娇滴滴的说道:“周大人,还是坐在奴家旁边的,坐近些说话方便。”
  说着,孔四贞不由分说就把周昌按到自己旁边,紧挨着自己坐下,同时左手闪电一般探进周昌的皮袍子里,大肆游走抚摸,吓得周昌是目瞪口呆,不敢动弹。还好,图海对这样的事也早是见怪不怪了,又不耐烦的说道:“周大人,用不着怕,四格格向来就是这习惯,你赶快把你发现的重大疑点给四格格说说,剩下的事慢慢再说。”
  “遮。”周昌再次答应,只好一边面红耳赤的忍受着孔四贞的性马蚤扰,一边恭恭敬敬的说道:“四格格,傅大人的案子,福建上报上来的案情非常简略,只说傅大人是勾结台湾郑逆、企图谋害平南王格格,其中谋害平南王格格的证据倒是十分充足,既有曲靖县令卢一峰和平南王格格的口供,也有背叛傅大人的潮州士兵招认的口供,可以说是铁案如山,肯定翻不过来的。”
  “但是。”说到这,周昌重重一顿,严肃说道:“在勾结台湾这个罪名上,福建并没有出示半点真凭实据,只是无比含糊的说了一句与施琅谋逆篡逆案有关,可施琅那个案子也一样,也是没有半点证据,但皇上还是裁定了此案合法,奖励办理这个案子的福建官员。鉴于以上几点,卑职斗胆揣测,福建方面很可能向皇上秘奏了最为重要的关键证据,但皇上出于种种考虑,并没有将这个证据公诸于众!”
  “有道理,只能是这个解释。”孔四贞点头,说道:“皇上天资英断,不可能就凭那些含糊的证据就同意杀一个一品大员,还把一个四品知府灭门。而且就算皇上一时受蒙骗,太皇太后也不可能不阻止和提醒。”
  “四格格明鉴,确实是这个道理。”周昌点头,又说道:“为此,卑职便建议图中堂派人赶赴福建兴化,暗中调查此事。很幸运的是,兴化府千总张安恰好就是图中堂当年带兵时的老部下,又恰好参与了调查此案,图中堂暗中许诺给他升守备,他就象图中堂秘报了此案的详细经过。原来他们找到傅弘烈傅大人的遗体时,在傅大人的遗体上还发现一封书信,但书信具体内容张安并不得知,仅是知道兴化知府慕天颜也没敢拆开这封信,直接就交给了靖南王世子耿精忠,其后这封信的下落就不得而知了,福建方面,也从头至尾没有公布关于这封信那怕一个字!”
  “问题看来就应该出在这封信上。”孔四贞点头,说道:“不过没关系,只要耿精忠把这封信献给了皇上,最迟今天晚上,我就能知道这封信的内容。”
  “四格格,在皇上面前,你除了一定要知道这封信的具体内容之外,还有一件事就是,一定要奏请皇上,让你重新调查此案!”周昌阴阴的说道:“因为在这期间,卑职发现一个极其重大的疑点!一个不管那封信究竟是什么内容,都可以把这个案子彻底翻过来的疑点!”
  “什么疑点?”孔四贞迫不及待的说道。
  “格格请看。”周昌从怀中掏出几张官府公文,说道:“这是张安替图中堂弄到了傅大人他们的验尸尸格,上面除了写明了傅大人他们是死于刀剑之外,另外还推测了傅大人他们的死亡时间。――格格你请仔细看,傅弘烈和杨国泰两位大人的死亡时间是什么时候,和他们的尸体一起发现的另外六具潮州士兵的尸体,又是什么死亡时间?”
  “怎么相差六七个时辰?”得周昌提醒,孔四贞也发现情况不对了,一把抢过那几份尸格仔细看了起来,惊叫道:“推测傅弘烈和杨国泰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十月二十七的上午辰时三刻左右,他们随从的死亡时间却推测为当天夜里亥时正,他们的尸体不是一起被发现的吗?怎么会相差这么长时间?”
  “只有一个解释。”周昌一字一句说道:“傅大人他们八人中,傅弘烈和杨国泰先被杀害,其他六名士兵被杀害,尸体之所以出现在一起,是有人转移尸体,故意干扰福建地方官府的查案视线!兴化府衙役发现他们尸体的地点,绝对不是真正的作案地点!”
  “没错!”孔四贞重重一拍大腿,咬牙切齿的说道:“只要找出转移尸体的人,就一定能查到这个案子的真正真相,揪出真凶!”
  “还有一个非常可疑的人物!”周昌飞快说道:“福建提供的供词,绝大部分是出于曲靖县令卢一峰之口,而在他的口供之中,傅弘烈、杨国泰两位大人和这六个士兵,是同时遇到不明人物袭击,他才带着平南王小格格乘机逃得性命――如果真是这样,傅大人他们应该是死在一起,死亡时间相差绝对不可能超过一个时辰!”
  说到这,周昌一咬雪白细牙,阴声说道:“所以卑职建议,四格格得到皇上恩准重查此案之后,应该立即逮捕此人,重新审讯!”
  孔四贞沉默,紧张盘算了许久,站起身来说道:“我立即进宫请旨,把这些疑点呈报给皇上,请求皇上重查此案。”
  “四格格,记得弄清楚那封信的内容。”图海插口说道:“傅弘烈是我的八拜之交,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全家死得这么冤,查案过程中,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
  “那是当然。”孔四贞随口回答一句,又恢复往日的娇媚神情,拉起周昌的手娇滴滴的说道:“不过在这之前,奴家消图中堂能把这位周大人借给我几天,以周大人的聪明睿智,心细如发,一定能帮上奴家大忙的。”
  图害笑,一口答应,那边周昌则表面愁眉苦脸,心底暗喜――不管怎么说,孔四贞虽然实在太滥交了一点,但无论身材还是容貌,都是一顶一的。
  ………………
  周昌不愧是聪明绝顶的人物,卢胖子才暴露出那么一点点破绽,就立即被他抓住,差点就带来了灭顶之灾。但很可惜的是,因为情报不足和不明白更深一层的内情,J诈滛荡的孔四贞和聪明绝顶的周昌注定都低估了这个案子的复杂性和敏感性。所以当孔四贞进宫之后,把周昌总结出来的疑点和收集到的尸格递交到某个小麻子面前时…………
  “混帐!耿精忠和祖泽溥这帮混帐,这么大的疑点,他们竟然视若无睹!”小麻子先是勃然大怒,拍着桌子吼道:“他们到底是没有察觉到这个疑点,还是已经察觉到了,却故意没有向朕禀报?”
  “回皇上,奴才认为二者皆有可能。”孔四贞跪趴在小麻子面前,恭敬说道:“奴才到广西一年多时间,接触了不少地方官员,发现他们对于各种案件的调查侦破大都并不在行,绝大部分都是靠着屈打成招办案,所以也不排除福建官员疏忽所致。但是这件事确实复杂,也不排除福建地方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故意瞒报了这个重大疑点。”
  小麻子缓缓点头,这件事确实过于复杂,擎也实在太广,绝对不能排除有人为自身利益故意瞒报这个重大细节的可能――事实也正是如此,就连卢胖子事后逐渐掌握这件事的前后经过后,也大为奇怪,猜不透这到底是福建地方官府无意中错漏这条线索,还是有人为了自身利益而故意视而不见,这个细节,也成为了谁也无法揭开的永久悬案。
  “皇上,傅弘烈那个奴才无能又无耻,确实罪该万死。”见小麻子点头,孔四贞乘机说道:“但请皇上念在傅弘烈对你忠心耿耿的份上,不要让他死得不明不白,奴才斗胆请旨,恩准奴才立即逮捕曲靖知县卢一峰,重新调查此案,查出幕后真相!”
  “四格格,不是朕不想查出真相。”小麻子颇为苦恼的说道:“甚至就连福建刚刚把这个案子报到朕面前的时候,朕就觉得其间疑点重重,绝对没有看上去简单。可是这件事实在太复杂了,擎也实在太广了,所以朕不得不权衡利弊啊。”
  说到这,小麻子叹了口气,又说道:“这样吧,你不是想知道傅弘烈身上找到那封书信是什么内容吗?朕让张万强找出来给你看,但你必须向朕保证,这封书信上那怕一个字也不能对外泄露!”
  说着,小麻子向旁边的养心殿太监总管张万强使个眼色,张万强会意,很快就派人从书房的暗格处取来那封书信,交到孔四贞手里。而看完这封卢胖子口述、陈近南润色亲笔书写并且盖有台湾官印的书信后,孔四贞立即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道:“难怪皇上下手这么重,不仅杀了傅弘烈和杨国泰两个奴才的全家,还杀了一个从台湾那边投奔过来的水师良将,一品大员!”
  想到这里,孔四贞小心翼翼的问道:“皇上,奴才斗胆问一句,这信上提到的事,都是真的吗?”
  小麻子不答,许久后才点了点头,算是默认。看到这点,刚才还兴冲冲琢磨着这次终于可以收拾卢胖子的孔四贞心顿时凉了一大半,心说完了,这还怎么抓卢胖子?暗中抓吴三桂老东西不会答应,公开抓就得公开审问,到时候鳌拜再插进一只手来,一旦发现这封信的存在,老娘都得陷进去!
  盘算了片刻,孔四贞不死心的说道:“皇上,那么让奴才暗中逮捕卢一峰如何?讨论三藩军饷开支如何拨给的御前会议就要召开了,卢一峰在吴三桂那边也只是一个小角色,在这种关键时刻,吴三桂应该不会为了这个小角色把事情闹大。”
  “没那么简单,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小麻子摇头,阴阴的说道:“鳌拜也盯上这件事了,卢一峰也是今天进的京,结果人还没进城,班布尔善的人就在朝阳门外把他拦住,说是在那里已经等他两天了,一定要请他去班布尔善府上做客。”
  “班布尔善?派人接卢一峰?”孔四贞瞪大了眼睛,惊讶道:“主子,奴才没有听错吧?班布尔善大人再怎么说也是天潢贵胄,一品大员,竟然派人去城外接一个进京陛见的七品县令?还在城外等了两天?”
  “当然不是无的放失!”小麻子阴阴的说道:“太皇太后已经替朕分析过了,施琅和傅弘烈案子这么复杂,又这么神秘,鳌拜一党十有八九是闻到了什么味道,准备把卢一峰这个关键人物,弄清楚这件事的真相,进而利用这个案子大做文章,削弱朕的威信――老东西,早就已经对朕亲政收权的事不满了!”
  介绍完了这个复杂情况,小麻子又十分苦恼的说道:“你自己说,在这种情况下,朕如果批准了你逮捕卢一峰,能瞒过鳌拜一党的眼睛?抓到了你怎么审?审完了朕怎么收场?”
  “他娘的,这个死胖子真他娘的命好!偏巧赶上了这种复杂情况,主子不得不投鼠忌器了!”孔四贞心中愤愤不平,对卢胖子的好运气既是痛恨,又是妒忌。无可奈何之下,孔四贞只得问道:“皇上,那么这件事就这么算了?不查了?”
  “查是当然要查,但不能现在查,也不能直接查和公开查。”小麻子恶狠狠的说道:“太皇太后曾经教过朕,为了一些事情,圣君可以吃亏,甚至可以吃哑巴亏,惟独不能吃不明不白的亏!吃了亏还闹不明白为什么吃这个亏,那就不是圣君,是昏君!这件事朕就交给你了,除了不能让第三人知道,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用多少时间,都得给朕查个明白!”
  “遮,奴才遵旨。”孔四贞恭敬磕头,又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这件事既然一定要查过明白,那奴才也没有其他选择,只能从卢一峰身上下手,因为这件事的三个当事人,一个是平南王府的小格格,奴才想查也没法查,另一个是卢一峰的心腹,随时不离卢一峰左右,还未必知道详情,所以奴才没办法,也只能在卢一峰身上下手了。”
  “那你就拿出你的得意手段,想个办法接近卢一峰,想办法从他身上查起吧。”小麻子对孔四贞倒是相当信任,知道她对付男人最为拿手—念一想之后,小麻子又说道:“四格格,朕如果没记错的话,你之前对卢一峰好象十分欣赏的嘛,怎么现在变得这么针对他了?”
  “回皇上,奴才之前确实非忱赏卢一峰,还不止一次在奏折中夸奖过他。”孔四有些尴尬,答道:“可是现在,现在……。”
  “现在因为他的事,你失去了两个忠心耿耿的奴才,所以你恨上了他,是不是?”小麻子一针见血的追问道。
  “回主子,奴才确实有这么一点小心眼。”孔四贞倒以老实,直接就磕头认罪,末了,孔四贞又说道:“除此之外,奴才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感觉这个卢一峰卢胖子绝对没有看上去这么简单,越来越觉得看不透他,总想着把他杀之而后快。”
  “不至于吧?”小麻子随便口说道:“朕今天微服和卢一峰见了一面,也谈了几句话,觉得这个奴才对朕和对朝廷还是忠心耿耿的,事事处处都以朕的江山社稷为重,还很有几分才具和胆识,算是人才难得。你怎么能因为个人感觉不舒服,因为他无意中擎进了你奴才丧命的案子,就想杀掉这样的忠臣能臣呢?你可不要忘了,福建这件事,是你首先做得不地道,卢一峰无辜乾进去而已。”
  “奴才知罪。”孔四贞磕头,又说道:“既然皇上如此欣赏卢一峰,那么奴才日后在查案的同时,争取替主子把他从吴三桂手里笼络过来,让他为主子效命。”
  “不是日后,是尽快,最好在十天之内!”小麻子颇有威仪的说道:“御前财务会议将于大年初二在京城召开,讨论明年的三藩军饷开支,可就在这种关键时刻,三藩要求加饷的奏疏竟然接二连三的送到京城,吴三桂老东西又奏报说本已剿灭的马乃营土司余党又在云贵境内蠢蠢欲动,有死灰复燃的迹象,要求增加云贵的军饷预算,以备不测!”
  “还有你那个丈夫孙延龄。”说到这里,小麻子火上心来,忍不住指着孔四贞喝道:“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调教他的?这个孙延龄竟然在这种关键时刻上表朝廷,说是广西、云南和贵州三省交界处盗贼横行,前明余党肆虐,也要求朕给他增发军饷,以便剿灭!这家伙是吃错药了,在这种时候上这样的奏章,不是帮了吴三桂老东西大忙么?”
  “回主子,孙延龄是瞒着奴才上这道奏章的。”孔四贞哭丧着脸答道:“后来奴才知道这件事后,去找孙延龄算帐,谁知他竟然说他这么做,是为了给广西的将士捞一点好处,树立奴才和他在广西军队中的威信,更好的替主子控制广西,奴才也就没法子发作了。”
  “他给广西将士捞好处,就要朕掏腰包?”小麻子大发雷霆,咆哮道:“他想加点军饷,看在你的面子,朕也不是不可以考虑!可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要求军饷?朕为了削弱吴三桂对云贵的控制,今年好不容易剥夺了他的云贵地方政务管理权,又接着王煦的奏章对他施加压力,为的就是逼着他在军饷问题上让步,朕好省出银子来给八旗将士加一点俸禄,树立朕亲政后在八旗将士中的威信,压过鳌拜一头――可你们在这种时候上这样的奏表,不是釜底抽薪让朕前功尽弃是什么?”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孔四贞连连磕头,战战兢兢的说道:“都怪奴才没能把孙延龄控制好,给主子添麻烦了,奴才罪该万死!”
  “现在知道该死了,晚了!”小麻子越说越是生气,拍案咆哮道:“现在好了,三藩都要求加饷,你丈夫也要求加饷!在这种情况下,吴三桂老东西反客为主,朕还怎么好意思削他的军饷?”
  孔四贞额头贴地,汗出如浆,半晌都没敢说是一句话,心里只恨不得把孙延龄祖上十八代的男性都操一个遍。
  还好,小麻子发泄了一阵后,终于冷静了下来,说道:“还好,朕收到云南密报,吴三桂老东西指派卢一峰协助平西王世子吴应熊,与朝廷商谈明年的云贵军饷开支拨给事项。”
  “让卢一峰协助吴应熊?指派一个七品芝麻官卢一峰办这么大的事?”孔四贞惊讶问道:“吴三桂老东西也吃错药了?皇上,奴才斗胆问一句,这消息可靠吗?”
  “这个消息是云南巡抚袁懋功密奏给朕的。”小麻子阴阴的说道:“据袁懋功奏报,他是无意中在酒桌上从吴三桂身旁谋士汪士荣口中得知的这个消息,但吴三桂具体为什么要指派卢一峰办理此事,汪士荣并没有泄露给袁懋功。而且朕又收到密报,卢一峰进京之后,并没有住进云南驿馆,而是直接住进了吴应熊家里,从这一点来看,这消息十有八九不假。”
  “会不会是吴三桂真的打算采取缓缓撤藩的策略?”孔四贞忽然突发异想,说道:“就象卢一峰在尚可喜面前说的一样,采取增加军饷的办法,解决云贵军队撤藩后的善后问题,这才派提出这个策略的卢一峰办理此事?”
  “不排除有这个可能。”小麻子点头,又指着孔四贞说道:“鉴于这些情况,所以朕消你能在十天之内,替朕把卢一峰给朕笼络过来,倘若能够成功,不仅福建的事可以真相大白,朕还能摸清楚吴三桂老东西的军饷底牌,最大限度减少朝廷在三藩军饷上的开支!”
  “遮~才遵旨。”孔四贞再次答应,同时也忍不住再次心动起来,“死胖子,上天注定咱们的姻缘啊,看来奴家的云南第一次,注定是要坏在你的手里了。”
  “朕对索额图也有类似的交代。”小麻子又说道:“具体怎么做,你可以去和索额图商量一下,发挥你最拿手的本事,随便再告诉卢一峰,只要卢一峰愿意弃暗投明,协助朕解决了眼下三藩军饷的问题,朕赏他一个知府……,不,朕可以赏他一个道台!两淮盐法道!”
  麻子将心托明月,胖子会否爱沟渠?欲知卢胖子能否在小麻子的金钱、官职和美女诱惑面前保持信念不变?请看下章!
  
第四十八章 名声大噪
  (PS:再有几个小时就周一了,求下周推荐票和收藏№外再罗嗦一遍,本书七月一号上架,请各位朋友把宝贵的月票给纯洁狼留着。)
  大清康麻子六年腊月十九的早晨,卢胖子一行抵达京城的第二天,大雪纷飞,在这么一个天寒地冻的早晨,目前还没有正式上任的卢胖子当然是睡觉睡到自然醒,直到内急实在撑不住了,卢胖子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从温暖的火炕上爬下来,解决生理问题。
  对着夜壶哗啦了一阵,决心减肥方便泡马子的胖子打消了上炕继续睡觉的念头,裹紧皮袄信步走出卧室一看,却见肖二郎和刘家三兄弟正围坐在炭盆上写写画画着什么,方世玉却不见踪影。卢胖子好奇,向几个狗腿子问道:“你们在写什么?方世玉呢,死那里去了?”
  “回少爷,方世玉去练功了,说是一定要练到巳时才椭。”肖二郎回答着,还下意识的把写满鬼画符的单子藏到了身后。
  “那你们在写什么?”卢胖子追问道。
  “回少爷,我们在商量今后怎么替你管好衙门。”肖二郎扭捏了半天,终于还是老实答道:“昨天我们问了世子爷家里的三管家,跟他学了在官员家里当管家的经验,所以今天有空的时候就商量一下,制订一下今后咱们衙门里的门敬、茶水、递话、诉讼和探监这些收费标准,免得每个人收的银子不一样,让别人说少爷你的衙门不地道,乱收费……。”
  “唉,你们……。”卢胖子气急反笑,想骂也实在骂不动了,只能苦笑道:“算你们还有点超前眼光,知道未雨绸缪,有备无患,也算是难得了。”
  “多谢少爷夸奖,小的们一定会做好准备,不会给少爷你丢脸的。”肖二郎满脸笑容,还道自家胖少爷总算是又开窍了,知道学习上任后怎么刮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