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217部分

脑袋不说话,便低声说道:“如果他真敢弄誓食言,我就大义灭亲,你们帮不帮我?”
 
  王屏藩和陶继智同时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偷看左右,还好,吴国贵声音很低,周围的人都没有听到,也没有人留心这边,吴国贵见了眉头一皱,低声说道:“你们就把我那个不孝女婿怕成这样?难道你们忘了太祖高皇帝对你们的知遇之恩,眷顾之情?”
 
  “当然没忘。”对吴老汉J十分忠心的王屏藩低声答道:“如果真是那样,小弟一定誓死相随 弟归顺王爷,只是不愿打大周内战,不想把枪口对准自家兄弟,不是背叛太祖高皇帝。”
 
  吴国贵满意点头,又把目光转向陶继智,陶继智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只是郑重点了点头,吴国贵这才完全放心,又低声说道:“一会如果发生那样的事,我就找机会拿下他,挟持他出城去丰台,你们掩护我。”王屏藩和陶继智一起点头,吴国贵这才完全放心。
 
  这时,肖二郎从殿中出来宣布越王升殿,胖子军文武百官赶紧排好队列,列队进入武英殿,各按品级站好,片刻后,身着明式平黄九龙袍的卢胖子从后殿大步走出,走到大殿正中坐下,胖子军百官不敢怠慢,赶紧一起单膝跪下,齐声唱道:“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各位将军,各位大人,请起。”卢胖子的声音甚是温和,微笑着说道:“都请起来吧,真正算起来,本王和你们都是大周朝廷的同僚,在本王面前,用不着过于拘礼。”
 
  “谢王爷。”胖子军百官齐身唱谢,纷纷起身,紧张等待平文。
 
  “各位大人想必你们一定都注意到了……”卢胖子微笑说道:“今天来武英殿参加会议的,不仅有京畿和直隶的官员,还有专门从辽东赶来的高得捷将军和杜辉将军,专门从江南赶来的王少伯王大人和汪士荣汪学士,自从我们大周越王府光复北京之后,今天算是到得最齐的一次了≠伯,汪先生你们是第一次到北京,请站出来让各位同僚都认识一下你们。”
 
  “遵命。”王少伯和汪士荣答应,站出来让北方的同僚认识,王少伯还开玩笑的自嘲道:“各位大人请看清楚了,生得俊秀无比的是汪士荣汪先生,长得奇丑无比的是我王少伯一一当年因为长得太丑、被主考官抹掉功名那个贵州丑士王少伯。对比鲜明,各位大人可千万不要搞反了。”
 
  卢胖子带头大笑,武英殿中也顿时响起一片轻松笑声,素来不苟言笑的汪士荣也不由一笑,难得开一次玩笑说道:“少伯先生说得对,千万不要搞反了王大人才是管着吏曹各位想升官的同僚提猪头拜神可千万别走错了庙门。”
 
  武英殿中又是一阵哄堂大笑,吴国贵和王屏藩等吴氏忠臣看到这样的情景,紧张的心情也逐渐放松,心说这次会议刚一开始就这么说笑,还是卢胖子带头不严肃,确实不象是要谋朝篡位的涅☆后,还是卢胖子开口招呼,说是正式开始议政武英殿里的笑声才平息下来,王少伯和汪士荣也站回来了原位。
 
  正式议政开始,卢胖子直接就开门见山的说道:“各位大人各位将军,本王今天特意召集这么多官员到武英殿议政……又特别把少伯和大节兄他们从外地调回来,是因为去年的正月初一,就在这武英殿里,一部分官员将领上表劝进,劝说本王自立为帝,改朝换代,本王当时拒绝了,又答应在一年半后的今天,给你们一个明确的答复。
 
  所以本王今天召集这么多人,就是兑现去年正月初一的承诺。”
 
  近三百号胖子军文武官员鸦雀无声,屏息静气等待卢胖子接下来的话,吴国贵等吴氏忠臣更是把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卢胖子却故意吊众人胃口,先是环视了一眼在场众人,然后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本来呢,就在昨天晚上,本王都还在准备,再一次在你们面前重申誓言,除非德胜门倒、天坛涌泉,否则本王绝不称帝一一但是到了今天早上,本王又改变主意了。”
 
  “王爷改变主意了?”武英殿里顿时一片马蚤动,并非平西王府出身的胖子军新贵个个喜形于色,马宝和耿精忠等人表情无其所谓,吴国贵和王屏藩等吴氏忠臣则怒容满面,吴国贵还愤怒出列,开口想要呵斥女婿。
 
  “岳父,请冷静。”卢胖子抢先打断吴国贵,微笑说道:“小婿知道你想说什么,但你用不着急请容许小婿把话说完……”
 
  “你还有什么想狡辩的?”吴国贵也是豁出去了,一边准备着扑上去把女婿拿下,一边冷笑问道。
 
  “小婿没打算狡辩。”卢胖子学着西方人的习惯耸耸肩膀,又问道:“老泰山,你怎么就不问一问,小婿为什么改变主意?改变什么主意?”
 
  吴国贵一楞,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改变主意?又打算改变什么主意?”
 
  “我之所以改娈主意。”卢胖子语出惊人,“是因为在昨天夜里,我梦到大周太祖高皇帝,和太祖皇帝交谈了许久,新以小婿才决定改变主意。”
 
  “你梦到太祖皇帝?”吴国贵鼻子差点没气歪了,头一次发现世上竟然还有人能无耻到这地步,竟然用太祖托梦的借。来篡位!武英殿里的胖子军文武官员也是个个目瞪口呆,说什么也没想到卢胖子不要脸到这地步,竟然打算用吴老汉J托梦的借口来背誓食言。
 
  “千真万确。”卢胖子认真点头,严肃说道:“本王不但梦到太祖高皇帝,还被太祖高皇帝狠狠训斥了一顿,醒来时,本王身上尽是冷汗。”
 
  吴国贵和武英殿里的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益发搞不懂卢胖子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卢胖子则又微笑问道:“岳父大人,各位大人,各位将军,你们想不想知道,太祖高皇帝是如何训斥于我的?”
 
  “请王爷示下。”老走狗王少伯猜到卢胖子此言定有深意,赶紧开口捧眼,其他的胖子军文武官员也纷纷醒悟,赶紧开口询问。
 
  “王爷骂我,责问我为什么要在天坛向天地神灵发那样的毒誓?”果不其然,卢胖子这辈子最不要脸的话来了“本王壮着胆子反问先皇,我在天坛向天地神明发那样的誓,是出于对大周朝廷和先皇的耿耿忠心,有什么不对?你们猜猜先皇是怎么回答的?”
 
  “敢问王爷,先皇是如何回答?”姚启圣赶紧问道。吴国贵却悄悄攥紧了拳头,只等女婿说出更不要脸的话,马上就扑上去把不孝女婿掐死!
 
  “先皇的回答,本王不能说,也不敢说那些大逆不道的言语。”卢胖子的回答让众人又是满头雾水,卢胖子又摇头说道:“唯一能告诉你们的一点,是先皇警告于我说我如果不收回当天在天坛的立誓上天的应验就要降临了而且还会连累到太祖度皇帝的在天之灵。”
 
  卢胖子把话说到这地步,在场的胖子军文武官员就是再傻也能听出卢胖子的言下之意了一一吴老汉J肯定是在梦里告诉卢胖子,卢胖子才是天龘命所归,所以卢胖子立下的誓言一定会应验,还会连累到吴老汉J在阴曹地府十八层地狱吃苦所罪,所以卢胖子只有收回誓言,才能阻止德胜门自行倒塌,天坛崩裂涌泉也才能不至于连累吴老汉J在阴曹地府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一一只是,这样的话太玄幻了吧?
 
  “贤婿对太祖高皇帝真是忠心耿耿啊。”吴国贵怒极反笑,大声笑道:“为了不让上天应验贤婿的誓言也为了不让太祖高皇帝的在天之灵受贤婿誓言的连累,所以贤婿你只能勉为其难的收回誓言,登基称帝了?”
 
  吴国贵的态度激动到这地步,倒把在场的胖子军文武官员都吓了一大跳,绝对忠于卢胖子的胡同春、韩元任、安家荣和综福等将领全都悄悄做好准备,随时准备把吴国贵拿下,高得捷和王绪等人也是暗暗警惕,也是做好准备把吴国贵拉住。而以王少伯和姚启圣为首的胖子军文职官员则大皱眉头,全都不明白卢胖子为什么要找这么荒唐的借口背誓食言,篡位称帝一一要想背弃誓言,办法多的是啊,为什么偏偏要找这么一个注定要让天下嘲骂的借口?
 
  “岳父误会了,当然不是。”卢胖子的回答再一次让所有人傻眼,卢胖子非诚肃的说道:“小婿受先皇知遇大恩,虽粉身碎骨,也难报答万一,怎么能做那样忘恩负义的禽兽之举?况且鬼神之说,虚无缥缈,小婿偶然的荒唐一梦,又岂能当得了真?小婿如果因为这个荒唐梦境,做出不忠不孝、无君无父的禽兽之事,岂不是让天下人笑掉大牙?”
 
  “你真这么想?”吴国贵一楞之后惊喜问道。
 
  “当然,小婿不但是这么想的,在梦中也是如此回答太祖高皇帝的。”卢胖子大声答道:“小婿不仅这么回答了太祖高皇帝,小婿还在太祖高皇帝面前主动提出,要把太祖高皇帝的庙号和灵位请进北京太庙,再铸造洪化皇帝纯金坐像,把洪化皇帝的金像请进乾清宫,置于正大光明匾下龙椅之上,每逢初一十五率领文武百官三跪九叩,以示尊重,然后再尽快歼灭郭壮图等各路逆贼,把洪化皇帝尽快迎回北京,真正坐到乾清宫龙椅之上!”
 
  “除此之外!”卢胖子越说越是激动,又大声说道:“为了向太祖高皇帝表明我的心迹,我还在太祖高皇帝面前奏禀,决定搬出武英殿、搬出紫禁城、搬出北京城!住到丰台大营的军帐之中,一天不迎回洪化皇帝,我就一天不住回北京城!让天下人都知道,我卢一峰,是大周臣子,没有篡位野心!”
 
  武英殿里又鸦雀无声了,包括吴国贵都傻了眼睛,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卢胖子,真是这样的大周忠臣?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后,王少伯赶紧跳娶来,双膝跪下大声说道:“王爷,万万不可如此啊!正如王爷所言,鬼神之说,虚无缥缈,梦境之事,更不可轻信!王爷如果为了这飘渺一梦,搬离京城,岂不是让天下人耻笑?”
 
  “王爷,万万不可啊!”胖子军文武百官一起跪倒,全都反对卢胖子搬出北京城。
 
  “贤婿,用不着这样。”吴国贵也反应过来赶紧摆乎说道:“贤婿,你有这片心就行了,但你犯不着搬出京城住到丰台大营去,你现在有家有口又有那么多军务政事要署理,住进丰台大营实在不方便。”
 
  “各位,你们别急啊。”卢胖子苦笑说道:“我还没有说完,都请起,都请起。”
 
  “谢王爷。”胖子军百官都松了口气,赶紧一起起身。吴国贵忙又问道:“贤婿,你在太祖高皇帝面前说了这些话后,太祖高皇帝怎么回答的你?”
 
  “小婿挨了太祖高皇帝一记耳光打得很重。”卢胖子的回答又一次让众人傻眼卢胖子又抚摸着自己的肥脸颊象是在回忆当时的疼痛,一边回忆着一边说道:“太祖高皇帝打了我,还骂我到底把他害成什么样?他明明已经告诉过我,说吴世”说洪化皇帝没有……没有,总之你们明白就行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本王绝不能说!”
 
  吴国贵已经气得说出话来了胖子军文武百官也是个个目瞪口呆,都不明白卢胖子到底要鬼扯到什么地步。
 
  “再后来。”卢胖子又继续说道:“太祖高皇帝又告诉本王,本王如果真想报答他的大恩把他的灵位请进太庙就行了,他是本王的祖父,有资格进太庙,上天也不会责怪于他。但洪化皇帝的金像,绝对不能进乾清宫,不然的话,上天就不是应验本王的誓言那么简单了,为了惩罚洪化皇帝,上天将要降下更大的灾祸。”
 
  “当然了,本王是说什么都不相信这样事的,坚持要把洪化皇帝金像请进乾清宫,将来更要把洪化皇帝迎回北京登基。”
 
  卢胖子一摊手,“太皇高皇帝气得又抽了我一耳光,最后我就醒了。”
 
  听完卢胖子讲述的玄幻、仙侠兼奇幻故事,吴国贵已经糊涂得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了,听了半天都不明白卢胖子到底是打算干什么,到底是不是打算篡位?卢胖子的心腹走狗们也是气得恨不得把卢胖子拖下来暴打一顿,然后指着卢胖子的鼻子大骂一一世上那有这样的篡位借口,你是不是昨天晚上做的梦还没有醒?
 
  “或许各位大人认为本王的梦境很荒唐,但本王是认真的。”卢胖子忽然又开口,严肃异常的说道:“本王虽然算不上什么金口玉言,但君子一诺尚且千金,何况本王还是在太祖高皇帝面前做出承诺?所以本王决定了,本王今天就搬出紫禁城,住到丰台大营去!今天就铸造洪化皇帝的金像,请进乾清宫三跪九叩!兑现在太祖高皇帝面前的承诺,用行动来证明本王对大周朝廷的忠贞不二!也冉行动来证明,本王决无二心!”
 
  “王爷一定是疯了,不是疯了就是傻了!……胖子军文武百官一起在心里叫起苦来,赶紧纷纷开口劝说,“王爷,鬼神之说,虚无缥缈,千万不要因为一个梦境,一句戏言,就搬出北京城啊。”
 
  “贤婿,用不着这样。”
 
  吴国贵也终于明白了女婿对义父的忠心,赶紧也是开。劝道:“贤婿住在紫禁城里,虽然有些僭越之嫌,但我大周并未定都北京,贤婿住在这武英殿也不算僭越。如果贤婿要证明心迹,只要搬出紫禁城,住进北京内城的一座王府里就是了。”
 
  “本王绝不是说笑,更不是戏言!”卢胖子忽然提高声音,大喝道:“人人都说本王企图谋朝篡位,甚至还有人说本王在天坛立誓,不过是想把皇位留给儿子!本王不堪其扰,所以本王决定了,就是京城本王都不住,本王住到军营里去,本王倒要看一看,还有什么人敢说,本王对大周朝廷怀有二心!”
 
  “王爷一一!”王少伯惨叫起来,“王爷,你功高盖世,德配寰宇啊!”
 
  “王爷!”无数的胖子军文武官员一起双膝跪下,纷纷磕头说道:“王爷德配天地,明并文武,理当称帝啊。”
 
  “各位卿家,不必多言了,本王心意已决。”卢胖子挥手,断然拒绝,又诚恳的说道:“各位大人,各位将军,你们的好意,本王心领了,但本王身受先皇大恩,无以为报,已经万分惭愧,又岂能做出那样的不义之举?各位大人和将军都请放心,你们都是国家栋梁,即便迎回了洪化皇帝,他也一定会重用你们,不会亏待了你们。”
 
  “不会亏待我们才怪。”胖子军权贵们心中嘀咕,又赶紧再劝卢胖子放弃搬出紫禁城的念头,卢胖子却只是拒绝,最后王少伯和姚启圣等人也没了办法,只得又说道:“王爷,你也说过,太祖高皇帝警言,如果将洪化皇帝金像迎进乾清宫,上天就不只会降下警示,还会降下灾祸,倘若太祖皇帝的话应验怎么办?”
 
  “如果太祖高皇帝的警言当真应驶……”卢胖子等的就是这句话,犹豫了一下后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本王自有处置。本王信命,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更相信顺天龘命,应民心。”
 
  “有这句话就好说。”王少伯和姚启圣等人松了口气,一起心道:“反正王爷没梦到太祖高皇帝将要降下什么灾祸,了不起把什么蝗虫水灾推到吴世藩身上,证明他没有人君之福,理当退位让贤!”
 
  “贤婿,你这话什么意思?”吴国贵也听出卢胖子话里的语病,警惕的问道:“贤婿莫非是想说,如果上天降下什么灾祸,贤婿就打算取而代之了?”
 
  “那你要我怎么回答?”卢胖子突然大发雷霆,指着吴国贵的鼻子咆哮道:“本王都已经决定搬出紫禁城了,你还想怀疑本王打算篡位自山!是不是要本王把你扶上皇位,让皇位马上姓了吴,你才相信本王不想当这个皇帝?!”
 
  “微臣不敢!”吴国贵大吃一惊,赶紧跪下磕头,殿中的胖子军文武百官也都个个怒发冲冠,对于愚忠吴老汉J的吴国贵恨之入骨。就连王屏藩和陶继智都觉得吴国贵实在过份,卢胖子都已经决定搬出紫禁城了,怎么还在怀疑卢胖子打算篡位?
 
  “你不敢就好。”卢胖子冷哼,“从今天起,你的丰台提督职务交给胡同春,你住进北京内城来,接任御前侍卫总管,保护洪化皇帝金像和太祖高皇帝灵位!德胜门防务,由你兼管!还是那句话,除非德胜门自行崩塌,天坛地裂涌泉,否则本王绝不称帝!本王要你亲眼看着,本王到底有没有那些宵小伎俩!”
 
  “臣领钧旨。”自知犯了众怒的吴国贵无可奈何答应。
 
  “传钧旨。”卢胖子站起身来,大声喝道:“礼曹速铸洪化皇帝金像,请入乾清宫就位,本王将请亲率文武百官叩拜。本王行辕,立即迁出紫禁城,移往丰台大营!”
 
  “谨遵王爷钧旨,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胖子军文武百官也是无可奈何的磕头,齐声唱诺,又一起心道:“王爷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是真的不打算称帝,还是王爷认为自己是天龘命所归,相信德胜门会自行坍塌,天坛会崩裂涌泉,上天会降下灾祸?”
 
  “王爷,丰台尽是军营,并无房屋。”黄机小心翼翼问道:“王爷是否下旨,在丰台修建一些房屋,供王爷居住之用?”
 
  “老糊涂,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住进避震棚的借口,还能再去住那些临时修建的房屋?”卢胖子心里嘀咕了一句,嘴上叹气说道:“不用了,战乱不停,国库用度捉襟见肘,就不要再给大周百姓增加负邓。反正本王戎马多年,也在军帐里住习惯了,本王就先将就着在军帐里住上一段时间,然后再慢慢商量吧。”
 
  “王爷,你何必如此委屈自己?”
 
  终于有人哭出了声,为了表示忠心,武英殿里顿时哭声一片,吴国贵和王屏藩等人也是鼻子酸溜溜的,全都懊悔自己们对卢胖子的猜疑猜忌,卢胖子为了证明他没有篡位之心,都已经把他自己委屈到了这个地步,自己们还对卢胖子如此逼迫,实在太过以小人之心,度卢胖子的君子之腹了。
 
  “还是象朱元璋那样白手起家方便啊。”卢胖子又悄悄在心底暗叹一声,“象我这样靠着投机钻营和坑蒙拐骗起家的,是得多吃点苦,多受点罪。”(未完待续
第四百二十九章 天命所归
》  
  卢胖子决定搬出金碧辉煌的紫禁城,住到到处都是大老爷们的丰台军营里去,不要说胖子军文武官员不同意,就是卢胖子的几个老婆都不同意,尤其是已经有孕在身的小辣椒,更是又哭又闹说什么都不肯离开紫禁城,更不愿意到膨皮帐篷里去养胎和生产。
  
  还有综虞儿,并非平西王府出身的综虞儿对洪化朝廷毫无感情,娘家有势力嫁妆更是丰厚无比,在卢胖子的几个老婆里实际上比小辣椒更消卢胖子称帝,所以听说卢胖子为了证明自己没有称帝野心决定搬出紫禁城,综虞儿也是—蹦三尺高,指着卢胖子的鼻子把卢胖子骂了—个狗血淋头,还扬言要拉上胖子军队伍里的广西籍将领发起兵变,替卢胖子干掉胖子军队伍里那些反对卢胖子称帝的吴氏忠臣——还有他们的子女,把卢胖子硬扶上皇位。
  
  尚婉欹无所谓,她除了挂念被扣在云南做人质的儿子外,基本上已经是无牵元挂,不管是住在什么地方,有卢胖子的地方,就是她的家。吴小菟本就个性软弱,卢胖子决定搬出紫禁城又有—部分是她父亲的原因,所以除了哭泣之外不敢做任诃表态。倒是卢胖子那两个打酱油的蒙古小妾有些开心,因为军营的环境,其实和她们小时候住的蒙古包差不多,住进帐篷里不仅没有半点不适应,还仿佛象是回到了家乡—样。
  
  小辣椒和综虞儿再怎么反对也没用了,卢胖子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七月初—早上宣布搬出紫禁城,当天下午就收拾好了行装搬进了丰台大营,还逼着小辣椒和综虞儿—起搬,并扬言小辣椒和综虞儿如果敢陷相公于不义,自己这个当相公的就要休妻!见卢胖子态度坚决,还破天荒的说出这么绝情的话,综虞儿和小辣椒也没了办法,只好—边骂着卢胖子没良心—边乖乖收拾行装搬到丰台大营居住。
  
  距离天下已经只有—步之遥的卢胖子搬出紫禁城,消息当然是轰动了整个北京城,同时卢胖子搬到丰台大营居住的原因,也随着胖子军文武官员有意无意的散播很快让整个京城家喻户晓,是人都知道卢胖子是因为不愿称帝才这么做的,也是人都知道卢胖子铁了心要把吴世藩迎回北京,把吴世藩扶上皇位,报答吴老汉J的知遇大恩。对此,有叫好的,也有骂卢胖子傻的,但更多的人则是无所谓反正皇帝总得有人当姓卢的当还是姓吴的当都无所谓。
  
  对了吴老汉J托梦给卢胖子,说吴世藩如果住进紫禁城为引来的灾祸,也被当做笑话和警告同时在京畿直隶大肆散播,有—部分被封建迷信洗脑的愚夫愚妇相信,将信将疑着也有之,但更多的人则是当做茶余饭后的笑话来听,对于吴老汉J的警示嗤之以鼻。
  
  七月初二,吴世藩的纯金塑像由汪士荣和冯姓联手监工铸成与吴世藩的涅十分相象。第二天清晨,卢胖子亲率文武百官将吴世藩金像迎入乾清宫,率领文武百官三跪金叩行叩拜大礼,正式确认北京为大周帝都,紫禁城为大周皇宫‖日,吴老汉J的灵位入驻北京太庙,卢胖子率众行礼致奠,尽到了—个做为臣子的本分。
  
  接下来的—段时间里,卢胖子为了办公方便,要求胖子六曹衙门也搬迁至丰台大营,卢胖子的走狗帮凶不敢违抗,乖乖依令而行,卢胖子—边下令扩大丰台大营的营地砚模,—边尽量的安抚走狗帮凶,要求—干走狗帮凶理解自已的苦衷,自巴身为大周臣子,实在不该行那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篡位之事。卢胖子的心腹走狗们满腹怨气,可又见卢胖子拒绝称帝的态度坚决,也只好低头认命。
  
  七月十五,卢胖子再率文武百官入宫叩拜吴世藩金像,返回丰台大营时,不意胡同春—安家荣与韩元任等将忽然举兵哗变,率军包围胖子军文武百官,手捧龙袍跪在卢胖子面前,三跪九叩的恳求卢胖子登基称帝。卢胖子为了防止事情闹大,采取怀柔策略安抚忠心将领,谁知卢胖子态度稍有温和,胖子军文武百官立即会错了意,几乎全部跪下逼起卢胖子的称帝,呼天抢地的威胁说卢胖子如果不称帝,他们就将死在卢胖子面前。
  
  被逼得没办法了,卢胖子也只好拔剑在手,痛哭流涕的重申誓言,扬言除非上天应验自己誓言,让德胜门自行坍塌,天坛地裂涌水,证明自己是天命所归,否则自己宁死不就帝位,不叛大周!说着,卢胖子假惺惺的宝剑横颈自刎,—旁胖子军文武官员赶紧拉住,卢胖子又要求胖子军将士放弃逼迫自己称帝,否则自己还要自杀,哗变的胖手军将士被逼无奈,这才收回龙袍,解除包围各归编制,卢胖子也没有惩罚任何—名哗变将士。
  
  三天后,高得捷和王绪忽然联手发起兵变,逮捕了吴国贵—王屏藩—陶继智和吴国正等吴氏忠臣,要求他们尊卢胖子为帝,吴国贵断然拒绝,宁死不屈,王屏藩—陶继智和吴国正等人则态度松动。还好,卢胖子及时赶到,喝住高得捷和王绪等将,制止了这次兵变,又将吴国贵—王屏藩—陶继智和吴国正等人礼送回宫。高得捷和王绪等胖子军大将万分不满,质问卢胖子,倘若吴世藩将来鸟尽引藏诛杀卢胖子及胖子军众将,如之奈何?卢胖子无言可对,只是要求高得捷和王绪等人不要忘记吴老汉J旧恩,高王等人想起吴老汊J昔日恩情,无可奈何的老实退下。
  
  与此同时,收到消息的胖子军地方官员也纷纷上表上书,恳求卢胖子重新考虑称帝—事,千万不要辜负了天下苍生,万民之望。还有大量投机钻营的士绅文人到卢胖子面前寻死觅活,上吊投水,逼迫卢胖子登基称帝。劝进表车船盛载,劝进官民拥野塞道,伪君子卢胖子不胜其扰,头疼万分,自作自受。
  
  差不多是四面楚歌的在丰台大营里住了将近—个月,—转眼就到了洪化四年七月二十八这—天——也恰好是在卢胖子在天坛立誓—周年整的同—天。当天清晨胖子军的权贵大员们按新习惯,来到卢胖子临时行辕所在的丰台大营署理公务,奏报胖子军控制地的大小军情政务——但是和以前不同,—想到做这些是帮无亲无故的吴世藩卖命卢胖子的走狗帮凶们就显得有无精打采了。
  
  “启禀王爷,山东青州知府钱上文奏,青州蝗灾严重。”胖子军学士王少伯的奏报总算是让胖子军权贵们提起了—点兴趣,王少伯奏道:“昌乐—寿光和乐安—带,预计今年将是颗粒无收,临淄的粮食产量也估计至少减半‘上文奏请王爷恩准,免去昌乐—寿光和乐安美个县今年的钱粮,再奏请王爷恩准,将青州府其他地方今年收卜来的钱粮截留当地,用于赈灾救济。”
  
  “准奏。”卢胖子—边看着刚送来的湖广军情,—边头也不抬的说道:“回文给钱上文,让他多组织灾区百姓抢炼硝石,再让户曹截留—些漕粮运往青州,换取百姓乎里的硝石,帮助当地百姓度过灾荒。”
  
  “遵令。”王少伯恭敬答应,又小心翼翼的问道:“王爷,自洪化皇帝金像进驻乾清宫后,中原大地灾荒不断,不到—个月时间,就已经收到了二十道以上的报灾请赈书,这是不是已经证明了太祖高皇帝的警示,洪化皇帝并没有人君之福?”
  
  “夸张。”卢胖子笑了起来,继续头也不抬的说道:“二十—道报灾奏疏我都已经看过了,都只是—些常见的旱涝蝗虫灾害,殃及的都只是—个县半个县,两个县以上也才青州这—个,其中还大部分都是来自满「展翅冇水印」狗皇帝留下的黄泛区,与洪化皇帝有何相关?把这些都推到洪化皇帝身上,他冤不冤?”
  
  热脸贴在了冷屁股上的王少伯哭笑不得了,只得又说道:“可是王爷,这也是上天的警示—太祖高皇帝警言的应验,等到酿成了大祸,王爷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卢胖子当然明白王少伯的好意——想把这些八杆子打不着的灾难推到吴世藩身上,乘机把吴世藩的帝位废掉取而代之,所以卢胖子也只好放下不算太重要的军情塘报,抬起头来微笑说道:“少伯,我知道你的意思,也知道你的好心。
  
  但你不要忘了,我是在天坛对着天地神明立过誓的,除非德胜门自己垮塌,天坛地裂涌泉,否则我就绝不做那样的事,我如果背盟食言,有诃面目向天下人交代?”
  
  “东家,恕学生直言。”王少伯也是急了,跺脚说道:“学生就不明白,—年前的今天,东家你为什么要在天坛立下那样的誓言?自古以来,那—个开朝皇帝,会在天坛重地当众立下那样的誓言,自己堵塞自己的上进之路?”
  
  在场办公的胖子军权贵纷纷把头抬起,偷眼去看卢胖子的反应——王少伯的问题,也是他们最想问的问题,只是他们与卢胖子的关系不象王少伯这么亲密,不敢放肆逼问。
  
  “很简单。”卢胖手摊手答道:“因为我根本就不想当皇帝,当皇帝多累啊,每天的奏折怎么看都看不完,工作怎么做都做不完,老百姓辛苦大半辈子,到老来了还有儿女抚养,可以享几年的清福,当皇帝就得—直干到累死,这样的苦差使,我可不想去干。”
  
  王少伯等胖子军权贵们差点没扑上来把卢胖子掐死,—起心说你他娘的到底要不要脸,你要是真不想当皇帝,以前会那么想方设法的摆脱吴三挂的控制,会那么用尽千方百计的甩掉平西王府拥兵独「展翅冇水印」立?再说了,就算你真的不想当皇帝,你不当皇帝我们怎么办?你帮吴世藩统—了天下,吴世藩掌握了大权,我们还想薄身家性命?
  
  “东家,当皇帝确实很辛苦。”王少伯无可奈何的顺着卢胖子说道:“可是东家,你是天命所归,又是万民共仰,你如果不当这个皇帝,就是拖天命负民心~。”
  
  “我如果真是天命所归。”卢胖子打断王少伯,表情轻松的说道:“那么上天就会让德胜门自行坍塌,天坛地裂涌泉,我也不会再推辞,会选择顺天命应人心,登基称帝。”
  
  “东家,如果你消这样,那学生倒有办法让德胜门自行坍塌!”王少伯咬牙答道。
  
  “知道你有办法,我也有办法。”卢胖子微笑说道:“可是天坛地裂涌泉呢,你能做假吗?”
  
  王少伯无话可说了,胖子军将士有—千个办法让德胜门自行坍塌,制造出卢胖子誓言应天的假象,但是让天坛地裂涌泉,王少伯和胖子军将士就是彻底的束手元策了,这样的事,除了天地之能,人力休想办到。
  
  “没办法了吧?”卢胖手笑得更是开心,“没办法的话,那你们就耐心等吧,等到上天应验本王誓言,本王—定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定会登基称帝。”
  
  好心想把卢胖子扶上皇位,结果还被卢胖子取笑了—通,王少伯肚子里当然是憋满了邪火,无可奈何的坐回原位继续办公,胖子军的其他权贵见王少伯的话都不起作用,也彻底死了心,老老实实的低下脑袋继续办公,心里大骂卢胖子白痴愚蠢。
  
  “康麻子十八年的北京大地震,到底是在几月份?”卢胖子心里其实比王少伯更急,努力回忆着从二十—世纪带来的历史知识,心中暗暗琢磨,“到底是七月八月还是九月?我可千万别记错了年份啊,如果把康麻子十九年记成了康麻子十八年,那事情可就麻烦了。再这么拖下去,我的内部问题可就越来越多了啊。”
  
  “哞——————!”
  
  眼看时近正午,卢胖子正要招呼亲兵传膳的时候,东北方向忽然传来了—阵牛吼—般的古怪声音,正在大帐中办公的胖子军权贵纷纷抬头,彼此对视,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又在这时候,—阵更响的牛吼声越传越近,头顶上的牛皮帐篷也开始微微颤抖,发出吱嘎吱嘎的摇动声,摇动声越来越大,牛皮帐篷也颤抖得越来越厉害,最后干脆地面都微微颤抖起来。
  
  “出什么事了?”卢胖手跳了起来,心中惊叫道:“怎么恰好是在今天?恰好是我在天坛发誓的第二年同—天?世上有这么巧的事?难道,我真是天命所归?!”
  
  “地震了!!”
  
  不知是谁大喊了—声,肖二郎首先醒悟过来,大吼道:“快,搀王爷出帐,到空地上去!”吼叫着,肖二郎第—个扑向卢胖子,但是手还没有碰到卢胖手,地面下就传来—声巨响,地面剧烈摇晃,卢胖子和肖二郎同时摔在地上。
  
  “快出帐!”卢胖子也醒悟过来,大吼道:“所有人出帐,到空地上去!二郎,快派人去后帐,把熙凤抬出来,她已经六个月了,千万别吓着她!”
  
  卢胖子—帮人趺跌撞撞的冲出帐篷,来到帐前空地时,地面下方的地心深处,忽然又传来—声猛烈的震裂声,把整个丰台大营的人都抛得—跳,无数人摔在地上。紧接着,远处的哨楼和箭楼也轰然倒塌,扬起了漫天尘雾,楼上的胖子军士兵惨叫着摔落地面,不是摔伤就是摔死,卢胖子又赶紧大吼,命令朱方旦率军医上去抢救,又让所有哨楼和箭楼上的胖子军士兵下楼,再空阔的地面上躲避地震。
  
  地面不断剧烈震动,在这天地之威面前,勇猛善战胖子军将士不断的东倒西歪,大呼小叫声不绝于耳,还好这里是军营,士兵将领住的都是轻便帐篷,即便倒塌也没有太大威胁,所以胖子军将士的伤亡不算太大‖时怀着身孕的小辣椒也被送到了卢胖子面前,原来地震之时小辣椒刚好和两个蒙古姐妹在—起联络感情,商量如何整治最得宠的吴小菟,地震到来后,卢胖子的两个蒙古小妾靠着在草原上对付风暴积累的应变经验,迅速把小辣椒抬出了帐篷,小辣椒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才没有受到伤害。
  
  “相公。”吓得六神元主的小辣椒带着满脸泪水扑进卢胖子怀里,哭得死去活来,卢胖子则—边轻轻拍着她的脊背安慰,—边赶紧命令胡同春派军入城,组织城中百姓出城避难,保护钱粮仓库—武库和兵工厂等重要设施,防止有人趁火打劫‖时又派快马传令驻扎大兴的王绪,让他组织军队抢救伤兵,只等地震酮,立即进驻北京城维持治安,抢救在地震中受伤的百姓军民。
  
  午时刚过,最强震袭来,丰台大营里的箭楼哨楼全部倒塌,地面象是在跳舞—样,震得胖子军将士不住摔倒,到处都是鸡飞狗跳,狐鸣狼嚎,天空中更是乱云纷搅,色泽暗红,将天地笼罩得—团副黑,风雹雷电齐作,紫黄铯的闪电不断劈下,又将地面变得对暗时明。丰台胖子军将士个个面容惶恐,战栗颤抖。
  
  “苍天啊!大地啊!”
  
  不知何时,卢胖子已经把小辣椒交到了吴小菟照看,走到空地正中,双膝跪下,冲着乱云涌动的天空哭喊,“上天啊!太祖高皇帝,难道洪化皇帝真没有人君之福,他的金像住进乾清宫还不到—个月,苍天就要降下这么大的灾祸惩防人?!如果真是这样,所有的罪孽,都请让我—个人承担吧,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听太祖高皇帝警示,执意要扶洪化皇帝正位!所有的罪,我—个人担吧,百姓军民,他们都是无辜的啊!”
  
  哭着喊着,卢胖子拼命以头抢地,情真意切到了极点,胖子军文武官员也醒悟过来,赶紧上来搀扶卢胖子,—边安慰卢胖子,—边向天磕头清罪,纷纷哭喊,“上天!是我们的错,我们不该半途而废,放弃劝说王爷登基称帝,是我们的错,所有的罪,就请让我们来承担吧。”
  
  又是磕头又是清罪的表演了半天,最大强震终于过去,但余震还是不断,而且强度也绝对不小,卢胖子当机立断,立即组织没有受伤的胖子军将领士兵入城治安,抢救北京城里的受伤军民,卢胖子本人也不顾百官反对,执意要亲自率领军队入城救灾,胖子军文武官员元奈,加上又挂念城中家人,只得—起陪同卢胖子入城救灾。
  
  卢胖子亲自率领的救灾队是走最近的广安门这条路入城,然而到得广安门时,让胖子军将士目瞪口呆的是发生了,广安门的城楼竟然已经在地震中完全倒塌,地面上也裂出了几条大缝,废墟残垣把城门堵得严严实实,堵住了胖子军的进城道路。卢胖子被逼无奈,只好安排了—支队伍抢救被埋在废墟下的守城士兵,率军改走没有被震坏的西便门入城。
  
  因为北京外城的房屋普遍破旧久远,所以北京外城在这次大地震中受损也最为严重,房屋倒塌初步估计就超过了七千间,损坏过万,不过也是不幸中的万幸,又因为外城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