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27部分

子行了一个礼,心里则在奇怪,“怎么尚之礼这个废物也跑来这里了?”
“免礼。”尚之礼微笑摆道:“卢大人,你的鼎鼎大名,我可是早有耳闻了。我小妹的事,我还没来得及向你道谢呢,一会……。”
“报――”这时,一个耿府家丁跑了进来,欢天喜地的叫道:“启禀额附,二老爷和倩格格他们的车队已经到胡同口了。”
“二哥来了。”耿星河跳了起来,欢喜说道:“中门,放礼炮,迎接我二哥和我妹妹。”
“我妹妹?怎么耿星河的妹妹也来了?那个妹妹?”卢胖子更是纳闷,忙随着耿星河和尚之礼等人出门,一起到耿府大门前迎侯。孔四贞则快步追上卢胖子,在卢胖子耳边娇笑问道:“卢大人,你给奴家说老实话,你为什么偏偏要在今天来拜访耿星河耿额附,是不是听说耿聚忠今天要进京了,奉吴应熊的命过来刺探消息?”
“四格格圣明,被你料中了。”卢胖子无可奈何的承认,又毫无廉耻的说道:“不过卑职也确实是想见见四格格,所以才应下了这个差事。”
“骗人,那你还听到我的声音就想跑?”孔四贞娇笑着向卢胖子抛了一个媚眼,轻笑道:“再说了,奴家的行踪,也是你这个狗奴才摸得到的?”
卢胖子缩缩脑袋,也不敢再油嘴滑舌了。孔四贞则又在卢胖子腰上悄悄掐了一把,轻轻笑道:“不过呢,不管你是不是真心实意你说话中听和你对皇上的忠心份上,奴家倒是可以考虑考虑,在恰当的时候,再和你私下里单独谈谈。”
“免了,我怕贞节不保”卢胖子打了一个寒战,不敢再接这个话头。
话间,卢胖子已经随着耿星河等人来到了耿府门前,恰在此时,耿聚忠等人的车队也在耿府门前停稳,礼炮轰鸣声中,曾经在福州和卢胖子有过一面之缘的耿聚忠首先下车,大笑着和亲兄弟耿星河拥抱在一起,互叙别来之情。紧接着,又有两辆装饰豪华的马车停下,其中一辆马车上跳下一个二十来岁、容貌极其俊美的年轻男子,向耿星河拱手行礼,耿星河更是欢喜,拉住那俊美男子的手说道:“小林,你也来了,几年不见,你小子更俊俏了啊,这要是上台唱旦角,只怕连化装都可以省了。”
“四格格,这家伙是谁?”卢胖子十分痛恨那俊美男子的相貌,又忍不住好奇的向孔四贞问道:“这家伙怎么和二王子耿聚忠坐同样规格的马车。”
“他叫林青。”孔四贞抹去嘴角的口水,随口说道:“是靖南王爷的心腹侍卫,极得靖南王的宠爱,待如子侄,关系极不简单。”说罢,孔四贞瞟了卢胖子一眼,吃吃笑道:“怎么?见人家生得俊俏,自惭形秽了?”
“怎么可能?他再俊俏,能赶上我十分之一?”卢胖子不知羞耻的哼哼一声,又忍不住更好奇的问道:“既然他是靖南王的心腹侍卫,怎么也来京城了?”
“八成是因为她。”孔四贞一抬下巴。卢胖子回头看去,却见第三辆马车上又下来一名汉人打扮的少女,十六、七岁的年龄,容色绝美,头发极长,束成发髻之后尾部仍然还象瀑布一样披在肩上,又黑又亮,十分抢眼。只看得卢胖子瞠目结舌,半晌才回过神来向孔四贞问道:“四格格,这位姑娘又是谁?”
“怎么?看上了?”孔四贞颇有些吃醋的哼哼道:“你不是在福州住过一段时间吗?怎么连她都不知道?”
“回四格格,卑职在福州时是住在驿馆,靖南王府总共才进去两次。”卢胖子苦笑答道。
孔四贞又哼了几哼,这才说道:“她叫耿倩霞,是靖南王爷的养女,算是靖南王府的小格格。不过我劝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一是靖南王爷瞎了眼都看不上你,二是有消息说,靖南王爷有意把她许配给林青――现在你该明白林青来京城的原因了吧?”
“四格格说笑了,卑职一个七品芝麻官,那敢有如此奢望?”卢胖子苦笑,心中却情不自禁的想起了那个对谁都冷冰冰的尚婉欹。
这时,耿聚忠队伍的马车已然过完,耿星河和尚之礼等人却不急着送耿聚忠、耿倩霞等人进府,紧接着,又有一队人簇拥着两辆马车过来,打头的马车上跳出一个矮胖男子,冲着尚之礼气愤的叫嚷道:“老三,你这个家伙不出城接我就算了,怎么还跑到耿兄弟家里迎接我了?真怕我和小妹住到你家里,把你给吃穷了?”
“二哥恕罪”尚之礼慌忙行礼,赔笑道:“二哥误会了,小弟只是觉得既然你是和靖南王二王子一路进的京,那进京之后就干脆先聚在一起,这样热闹一点不是吗?”
“尚之礼的二哥?尚之信的死对头尚之孝?”卢胖子吓了一跳,然后猛的心头一跳,赶紧转眼去看第二辆马车,却见李天植穿着普通马夫服色站在车旁,正冲着自己亲热微笑。
“她也来了。”卢胖子恍然大悟,心跳益发加快。果不其然,李天植掀开车帘时,多日不见的尚婉欹俯身从车中钻了出来,站到了车厢之前,清丽依旧,神色却还是那么冰冷。美目流盼间,尚婉欹与卢胖子四目相交,卢胖子只觉得心头又是一跳,尚婉欹冰冷的目光之中则先是露出一点冰山融化的神色,然后猛的眼睛一瞪,忽然又射出两股杀气。
“小丫头怎么了?”卢胖子一楞,再回头一看时,却见孔四贞不知何时已经亲热的揽住了自己的肥胖胳膊,卢胖子大惊,赶紧甩开孔四贞的手。那边尚婉欹却已是面若寒霜,之前与卢胖子重逢的那么一点点激动和欢喜已是一扫而空。
“卢大人,奴家现在才明白。”孔四贞在卢胖子耳边吃吃笑道:“你偏偏挑在今天来拜会耿额附,究竟是为了谁。”
注:林青与耿倩霞都是真有其人,耿继茂死后,已经成亲的林青与耿倩霞因为惧怕耿精忠,双双逃出靖南王府,入籍宛平,以贩茶为生。
bk
第六十一章 心上人也不弱
第六十一章心上人也不弱
“卑职卢一峰,叩见平南王小格格,给格格请安”
卢胖子掸掸袖子,单膝微屈,冲着尚婉欹潇洒的一个千儿扎下去,礼节之标准,绝对可以拉到大清礼部去做礼节典范末了,卢胖子还抬起肥脸,冲着尚婉欹极尽男性魅力的深情一笑。但很可惜的是,此刻尚婉欹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在广州内城前第一次与卢胖子见面时一样,冷冷冰冰,不理不睬,对卢胖子视若无睹,从卢胖子面前昂首而过,就好象根本没看到卢胖子这个心上人一样――至少卢胖子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咦?小丫头吃醋了?这可是个好现象。”卢胖子的脸皮还真是非同一般的厚,碰了一鼻子灰还沾沾自喜,认定尚婉欹之所以对自己这么冷淡,完全是因为刚才看到孔四贞揽着自己的胳膊,误会了自己和孔四贞的关系――毕竟,凭心而论,孔四贞在容貌上,还是要稍胜尚婉欹一筹的。
“卢大人,小格格已经进府了,快起来吧。”李天植的话打断了卢胖子的沾沾自喜,说着,穿着普通仆人服色的李天植还搀了卢胖子一把。
“多谢李将军。”卢胖子随口道谢,站了起来。
“卢大人,请别叫我将军了,我已经被逐出平南王府了,在军队里的一切职务,也都被免除了。”李天植苦笑说道。
“怎么?小格格没保你?”卢胖子把李天植拉到耿星河府的大门旁边,假惺惺的问道。
“彼,也多亏小格格开恩,我这颗脑袋才彼下来。”李天植笑容益发苦涩,向卢胖子解释起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卢胖子离开福州的第三天,尚可喜就派尚之孝赶到了福州,除了向耿精忠道谢外,尚之孝还要杀保护尚婉欹不力的李天植给尚可喜出气,多亏了尚婉欹全力为李天植求情,多少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妹妹的尚之孝这才饶了李天植一命,改为免除一切军中职务,逐出平南王府,永不叙用。
其后,尚之孝本想派人将妹妹送回广州,自己则要代表老爸尚可喜进京议饷,但尚婉欹也不知道是吃错了药,非要闹着跟着尚之孝一起进京,而尚婉欹的倔脾气也不是尚之孝所能招架的――否则的话,尚婉欹在历史上也不会出家为尼了,无奈之下,尚之孝只好答应了妹妹的请求。偏巧耿继茂次子耿聚忠和养女耿倩霞也要进京,尚之孝和耿聚忠一商量,索性就两家人两对兄妹一起进京,所以才赶在今天一起抵达了京城。
“李将军,既然如此,那么平南王世子就没保你?”卢胖子想了想,追问了一句,“据我所知,平南王世子是一直把你当着心腹对待的,这次福建的事,你的责任其实很小很小,怎么他就不替你说两句话?”
“世子派人给我捎了一句话,这次的事情很大,王爷火气也很大,他没办法保我了。”李天植无力一笑,又压低声音说道:“多亏了小格格薄了末将的性命,否则的话,我怀疑世子爷派来的人,搞不好还要把末将灭口,免得末将在生死关头,把世子爷出时的那道命令卖了。末将越想越怕,就死活不敢离开小格格的身边,又厚着脸皮求小格格暂时把末将当成奴仆使用,把末将带到京城。”
“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卢胖子继续追问道:“你在广州有家眷吗?”
“末将是孤儿,进平南王府后一直忙于军务,至今尚未成亲。”李天植有些脸红,喃喃说道:“末将现在是真的走投无路了,也是说什么都不敢回广州了♀次进京,就是……,就是因为上次,卢大人你……,你对末将说的那些话……。”
“李大哥,你好象比我大两岁吧?”卢胖子非常认真的说道:“从今往后,我就叫你李大哥了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不嫌弃兄弟我官卑职微,愿意跟我走,只要兄弟我还有一口饭吃,就一定不会让你饿着”
“多谢卢大人”李天植大喜过望,忙向卢胖子单膝跪下,抱拳说道:“卢大人,从今天起,我李天植这条命就卖给你了,但有差遣,李天植赴汤蹈火,上刀山下火海,绝不皱一下眉头”
李天植是个厚道人,也是个性格耿直的人,他的话卢胖子当然相信,而且李天植是老丘八出身,在军队里见过大世面,行伍经验丰富,这样的人才对立志驱逐鞑虏的卢胖子来是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卢胖子也是大喜,忙也向李天植单膝跪下,抱拳说道:“苍天在上,卢一峰对天明誓,从今往后,卢一峰当以事兄之礼对待李天植将军,但有任何对不起李天植大哥的地方,天诛之,地灭之”
“卢大人,你太客气了,我只是一个王府弃将,怎么当得起你如此大礼?”李天植声音有些哽咽,这些天来,他既要防着黑心主子尚之信把自己灭口,又得防着老主子尚之信的死对头尚之孝找自己算老帐,可以说是食不知味,睡不能眠,茫茫然不知前路何方。来京城找卢胖子投奔,也不过是来碰碰运气,不敢抱有太大消,然而卢胖子不仅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就答应收留下,还当众发誓以事兄之礼对待他,激动之下,直肠子的李天植都忍不住流出了眼泪。
劝起了嚎啕大哭的李天植,卢胖子又叫来肖二郎和刘真兄弟,对李天植说道:“李大哥,现在你可以先去小格格的队伍里,把你的差使都交接了,然后和二郎他们去买几套新衣服,再回这里等我,我进去半些事情,出来就带你去拜见平西王世子。”
“谢大人。”李天植抹着眼泪抱拳答谢,刚回过身时,李天植却又想起一事,忙又回身把卢胖子拉到一旁,在卢胖子耳边低声说道:“大人,既然你是奉命来京城协助平西王世子办理议饷差事,那么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尚之孝和靖南王的二王子已经联起手来了,准备利用议饷这个机会向朝廷和皇上卖一个人情,讨好皇上,伺机板倒平南王世子和靖南王世子,抢夺他们兄长的世子之位。”
“消息可靠吗?你怎么知道的?”卢胖子大吃一惊――吴三桂的军饷谈判中最大的筹码就是三藩联手共进退,如果尚之孝和耿聚忠这两个二五仔为了自身利益出卖吴三桂,卢胖子利用云贵军饷削弱康麻子经济基础的如意算盘可就要落空了
想到这里,卢胖子猛的又打了一个寒战――因为傅弘烈刺杀尚婉欹一事,身为傅弘烈正牌主子的孔四贞已经是被三藩恨到了骨子里,可是今天孔四贞却象没事人一样跑到耿星河家里来迎接尚之孝和耿聚忠,还给尚之礼和耿星河两个三藩质子又是弹琵琶又是唱曲,这难道不是告诉自己,孔四贞很可能已经和耿聚忠、尚之孝两个二五仔勾上了吗?
“千真万确,是我亲耳听到的。”果不其然,李天植脸色凝重的低声说道:“在运河上,小格格的船一直紧挨着两位二王子的船〗天前的晚上,大概是出了山东的河段上,我到了夜里都睡不着觉,就到甲板上散步,无意中看到有一个黑影上了两位二王子的船,我的他对两位二王子不利,就也悄悄的摸上了那条船,结果到了船上才发现,那个黑影是来找两位二王子密谈的。”
“说了些什么?”卢胖子紧张的追问道。
“我只记得大概内容。”李天植说道:“那个人是图杭大学士派来的,对两位二王子说,他们想当世子的事,图大学士已经知道了,也可以全力支持,但是在三藩军饷方面,两位二王子必须向朝廷拿出诚意,具体如何办,两位二王子进京之后,可以和四格格商量。还有就是代表四格格向两位二王子道歉,消两位二王子能够抛弃前嫌,进京之后再度联手合作〗位二王子表示同意,然后我不敢继续偷听,就又逃回了小格格的船上。”
“被我猜对了,怪不得孔四贞那个*子今天会出现在这里”卢胖子心中又惊又怒,稍一盘算后,卢胖子低声说道:“李大哥,多谢你为我提供这个重要情报,你放心,我会如实向平西王爷和世子禀明你的功劳,他们都不是小气的人,不会亏待了你。好,你去吧,记住,这事除了我以外,别再对第二个人提起了。”
“明白,请大人小心。”李天植点头答应,这才随着肖二郎等人离去――李天植和肖二郎等人也算是老相识了,这次京城再会,自然相处得极其融洽。
“好一招釜底抽薪,怪不得历史上耿精忠和尚之信都被他们的二弟出卖,搞了半天,原因出在这里不过没关系,现在老子来了,康麻子孔*子你们就别想这么得意了”在心里哼哼了几声,卢胖子这才回过头,重新走进耿星河府的大门。
………………
一路进到之前孔四贞唱曲的大厅,大厅中已是人生人海,热闹非凡,耿尚几兄妹或是叙旧,或是谈天,亲热非常,孔四贞则在其间穿来插去,肆无忌惮的和耿尚两家的男性调笑打骂,动手动脚,更为大厅之中增添了几分yin靡气氛。见卢胖子进来,孔四贞过来娇笑道:“卢大人,怎么现在才进来,刚才又在外面做什么偷鸡摸狗的事了?”
“遇到当初在广东的老朋友李天植将军,和他聊了几句。”卢胖子故意说道:“不管怎么说,托四格格奴才的福,卑职和他在福建也算是同生共死过了,现在他落难,我也不能不理不问是不是?”
听卢胖子提起福建的那件事,尚婉欹立即俏脸一沉,对孔四贞露出怒色,刚才还和孔四贞打情骂俏的尚之孝和耿聚忠也有些脸色难看――不管怎么说,那件事孔四贞可是差点就把三藩都给坑了。孔四贞也有些尴尬,忍不住一把揪住卢胖子的耳朵,怒道:“你小子还在记仇是不是?那件事与老娘无关,是傅弘烈背着老娘做的,他现在全家都被砍了,你还想把这笔帐记在老娘的头上?”
“四格格误会了,卑职那敢记你的仇?”卢胖子捂着耳朵,苦笑说道:“虽然被靖南王爷抓到的几个潮州士兵都招认,傅弘烈也是受了四格格你的命令,才干出这样的事――可卑职敢拿脑袋打赌,他们肯定是栽赃嫁祸推卸责任,四格格你这么仁慈善良又爽直忠厚的人,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来?”
孔四贞为人仁慈善良又爽直忠厚,恐怕连孔四贞自己都不相信不过这么一来,卢胖子倒也给尚之孝和耿聚忠都提了一个袑鶧―象孔四贞这么**狠毒又阴险狡诈的女人,防着点还是比一点都不提防的好而孔四贞勃然大怒,提起手来就要抽卢胖子耳光,但手刚举到半空,旁边却伸出一只白皙把抓住她的手腕,孔四贞一楞,回头一看时,却见抓住自己的人竟然是尚可喜最疼爱的小女儿尚婉欹
“啪”尚婉欹到底是继承了尚家残暴血统的人,乘着孔四贞发楞的功夫,忽然狠狠一记耳光抽在了孔四贞的脸上孔四贞更是大怒,抬手要还抽尚婉欹时,尚婉欹已经和身一撞,撞进了她的怀里,又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又抓又扯又咬,和她当众扭打起来,边打还边骂,“臭*子,老娘叫你坏我的名声叫你坏我的名声”
“咦,想不到婉欹这小丫头还有这么一手”事起突然,就连卢胖子都是大吃一惊,说什么也想不到素来文弱冰冷的尚婉欹竟然还有这么母老虎的一面,同时又在心底打了一个寒战,“这小丫头凶成这样,将来我还有讨小老婆的机会么?”
“婉欹,你干什么?干什么?快拉开她们”尚之孝和尚之礼都急了,想拉又有男女之别,只能大喊大叫,催促丫鬟使女上前,总算是把孔四贞和尚婉欹这两只母老虎给拉开。而这个时候,尚婉欹和孔四贞头上的发髻也都乱了,头发也已经散了,孔四贞脸上还多了几道指痕,尚婉欹脖子上则出现了两排牙印,战况异常激烈。
“婉欹,你个死丫头疯了?怎么能对四格格这么无礼?”尚之孝暴跳如雷的冲尚婉欹吼道。
“我无礼又怎么了?”尚婉欹一边恶狠狠的瞪着孔四贞,一边冷冷的对尚之孝说道:“这个*子派人刺杀我,还想把我的衣服扒光**之后再杀你是我的亲二哥,不但不帮我讨回这个公道,还和她打情骂俏,眉来眼去,有你这么当二哥的么?要是让父王和大哥知道了,哼哼,父王一定会高兴得确立你为世子吧”
尚之孝打了一个寒战,这才想起自己这个妹妹最得老爸宠爱,她如果在老爸说自己的坏话,再加上好大哥尚之信在旁边煽阴风点鬼火,自己不要说当平南王世子了,现有的权力能不能薄只怕都是一个大问题胆怯之下,尚之孝赶紧说道:“小妹,你误会了,福建那件事是傅弘烈自做主张,和四格格无关,你不要对四格格这样嘛。”
着,尚之孝对着孔四贞杀鸡抹脖子的连使眼色,恳求孔四贞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千万不要和自己这个暴脾气的小妹一般见识孔四贞也自知理亏,强忍怒气冲尚婉欹说道:“小格格,你误会了,都怪傅弘烈和杨国泰那两个狗奴才不是东西,竟然胆大妄为到想要伤害于你,确实与姐姐无关♀样吧,姐姐在这里向你赔一个罪,你就原谅你姐姐吧。”
着,孔四贞又一把把卢胖子揪过来,拳打脚踢着说道:“都怪这个死胖子乱说话,那壶不开提那壶否则的话,咱们姐妹俩刚才不是很亲热的么?”
“你是谁的姐姐?”尚婉欹冷冷的顶了一句,又问道:“既然不是你指派的,那么傅弘烈的走狗们,为什么都说是你的命令?”
孔四贞哑口无言,只是暗恨傅弘烈和杨国泰两个废物――怎么带了那么一帮废物去福建行事,才用了十几种酷刑就招供了?
“耿二哥,耿三哥。”尚婉欹又转向耿聚忠和耿星河,美目含泪的说道:“你们都是我的亲戚,我在福建受了那么大的委屈,也多谢耿世伯出手相救,小妹才侥幸逃得活命,所以小妹也不敢指责你们――但小妹我是说什么都不愿意和仇人呆在这里,这样吧,你们在这里继续吃酒聊天,听戏唱曲,小妹先告辞了”
罢,尚婉欹甩开使女,夺路而走,耿星河和耿聚忠则满头大汗――如果让耿继茂和耿精忠知道他们和孔四贞这么亲热,也不会放过他们啊¢急之下,耿聚忠兄弟只能大叫道:“小妹,你去那里?快回来,这里是京城,你不认识路”
“小格格不认识路,祸是卑职闯的,卑职先去追她,一会再来请罪。”卢胖子见情况不妙,赶紧也是撒腿就跑,留下耿家兄弟、尚家兄弟和孔四贞等人在大厅里面面相窥,不知所措。
bk
第六十二章 骗子(求月票)
第六十二章骗子(求月票
“小格格,等等卑职,你在京城不认识路各位大人,小格格不认识路,祸是卑职闯的,卑职先去追她,一会再来请罪”
看情况不妙,抢着耿尚两家兄弟姐妹和孔四贞等人还没做出反应之前,卢胖子赶紧扔下一句话撒腿就跑,以免被这些豺狼饿虎当场就给生吞活剥了。只是没想到尚婉欹那个小丫头平时冷冰冰的连动都懒得动几下,可是到了关键时刻跑得还挺快,卢胖子刚跑出二门,小丫头就已经跑出了大门,守在耿府门前的家丁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敢阻拦。而当卢胖子再追到大门前时,小丫头却早已经跑得不见了踪影。
“少爷,出什么事了?”正在前院中和其他下人喝酒烤火的刘家兄弟见卢胖子急匆匆出来,忙也迎了上来,刘真问道:“少爷,出什么事了?怎么刚才小格格也从里面抹着眼泪跑了出来?二郎和李将军、方世玉他们去买衣服去了,要不要我们去把他们叫回来?”
“小格格出门往那个方向跑了?”卢胖子抹着汗水问道□真往大门右侧一指,卢胖子忙又追上去,顺口吩咐道:“你们在这里等肖二郎和李天植他们,他们来了,就回世子府去,我们在那里会合。”
嚷叫着,卢胖子又追往尚婉欹所去的方向,气喘吁吁的跑到胡同口,正左右张望的跟丢小丫头时,背后却传来尚婉欹的声音,“死胖子,在这里,往那里看呢?”卢胖子大吃一惊,回头却见尚婉欹竟然就站在胡同口的拐角处,背靠着墙一边理着和孔四贞打架弄乱的头发,一边冷冷的看着自己。
“小格格,你吓死我了。”卢胖子松了口气,擦着汗水说道:“我还的你跑丢了,找不到了。”
“我又不认识京城的路,傻了才会跑远。”尚婉欹冷冷的回答一句,又歪着头看着卢胖子问道:“怎么?你很消我跑丢了吗?”
“天地良心,我那舍得……那敢有这个心思?”卢胖子大声喊冤,又委屈的说道:“你不也是看到了吗?你刚跑出来,我就第一个追了出来,比你亲哥哥们追得还快,只是你跑得太快,没马上追上。”
“是你自己太胖,跑得慢,还想来怪我么?”尚婉欹白了卢胖子一眼,冰冷的眼神之中却流露出那么一点得色。
“不敢,不敢。”卢胖子点头哈腰,又满脸谄媚的说道:“说起来,卑职还真是说什么都想不到,小格格你还有这么那一耳光打得给力帮卑职大大出了一口恶气,也好好给了孔四贞那个*子一个教训女中丈夫,巾帼不让须眉,打得真是太痛快了”
“痛快什么?现在想来,我当时应该用茶杯砸在那个*子脸上的,只打她一巴掌真是太便宜她了”尚婉欹咬牙切齿说出一番卢胖子心惊胆战的话,末了,尚婉欹又叙着眼瞪着卢胖子说道:“说起来,我和那个*子打架的时候,你竟然不上来帮我,是不是心疼她了?”
“冤枉,这可更冤枉我了。”卢胖子大急,忙说道:“刚才我没出是男女有别,二是小郡主你占着上风,打了那个*子一个措手不及――如果小郡主你落了下风,遇到危险,卑职就算是杀头抄家,说什么都要上去把那个*子拍死,不会让她伤害到你分毫”
“呸说得比唱得还好听”尚婉欹心中一甜,嘴上却继续傲娇道:“谁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刚才在大门口,你不是和那个*子很亲热么?说不定啊,你早就和她不清不白了。”
“小郡主,你这可是第三次冤枉我了,我和她真的没什么不错,她确实勾引过我,可我从来没动过心……。”卢胖子满头大汗的解释,又猛然想起一事,惊奇道:“咦?等等小郡主,你刚才抽孔四贞的耳光,该不会是因为看到她勾引我吧?”
“呸”尚婉欹粉脸一红,唾道:“她勾引你,关我什么事?”说罢,尚婉欹趴到胡同口往里看了一眼,回过头来说道:“我二哥三哥他们出来了,我们走,我不想看到他们和孔四贞勾勾搭搭的恶心嘴脸。”
“好,好,小郡主请。”卢胖子巴不得和尚婉欹单独相处,忙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带着尚婉欹迅速逃进路边的另一条胡同,东转西钻迅速甩开了尚之孝和尚之礼等追兵。
带着尚婉欹接连钻了几条胡同小巷,卢胖子和尚婉欹又转到了一条热闹的大街上,直到这时,卢胖子才笑嘻嘻的向尚婉欹问道:“婉欹,你打算到那里去?要不要我给你雇一辆车?”
“还没想好去那。”尚婉欹偏偏头,说道:“这样吧,我是第一次来京城,你先带我找热闹的地方随便逛一逛,见识一下京城的景象。――还有,不要叫我的名字。”
“那卑职应该怎么叫你呢?总不能在大街上叫你小格格或者小郡主吧?”卢胖子笑得更贱,“要不然,咱们象在莆田少林一样,以夫妻相称,我叫你母亲子,你叫我相公。”
“你想找死怎么的?”尚婉欹涨红着脸攥紧了小拳头,牙齿也咬得咯咯作响。卢胖子连声讨饶,赶紧又转移话题,指着京城街道上的希奇景象给尚婉欹解释起来。
大概是头一次摆脱父母兄长和家庭的羁绊与压抑吧,素来冰冷的尚婉欹和卢胖子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竟然难得露出了一些活泼好动的小女儿姿态,走起路来蹦蹦跳跳的没点正形,还不断的冲着卢胖子问这问那,对各种新鲜事物充满好奇,还常常被卢胖子的俏皮话逗得花枝乱颤,也不知招来多少路人惊艳羡慕的眼神。只是卢胖子每次想要拉她的小手时,小丫头总是机警的避开,没有一次让卢胖子得逞,让卢胖子大为心酸失望。
卢胖子的方向感还算不错,虽然来京城没有几天,却也能通过熟悉的建筑物大致分辨街道方向,带着尚婉欹还快就转到了京城最热闹的前门和王府井一带 逢接近年关,大街上更是热闹非凡,人流如织,檫肩接踵挤得水泄不通,尚婉欹想要游览也行走困难,不由觉得有点劳累,忍不住回头冲卢胖子喝道:“死胖子,我累了,找个地方带我去休息。”
“好啊,我这就去开钟点房买……。”卢胖子想也不想就一口答应,差点还想说出找地方去买杜蕾斯的话。
“钟点房?什么是钟点房?”尚婉欹满是疑惑。
“没,没什么,我说错了。”卢胖子擦了一把油汗,忙又指着路旁的一家酒楼说道:“婉欹,既然你累了,那我们上去找一个雅间,叫一桌素菜,一边吃饭一边休息怎么样?”
“好。”尚婉欹一口答应,心里则还有点甜蜜――难得这个死胖子还记得自己只吃素。
很遗憾,因为刚好赶上饭口,街上游人又实在太多,卢胖子指中的这家酒楼雅间早就满了,就算排队也得等一个时辰,而尚婉欹又苦着脸直叫累,卢胖子无奈,只好在一楼大厅的角落处找了一个桌子,好说歹说才算把这个难服侍的姑奶奶哄了在大厅里坐下,又叫了一桌精美素斋,陪着尚婉欹吃起饭来。
饭吃到一半,卢胖子正要找借口逗尚婉欹说话,哄这个小丫头开心再想办法把她哄上床,对面桌上客人结帐走人,没等店小二收拾桌子,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领着两个随从就已经迫不及待的坐了上去,把随身的包裹往桌子上一扔,操着一口湖北口音嚷嚷道:“腿都站麻了,不等雅间了,就坐这里吧,小二,酒菜拣好的上,甭替朱爷省银子。”
“人家多有豪气?”快要吃完的尚婉欹冲卢胖子嘀咕起来,“酒菜只管拣好的上,不用省银子――那象你,难得请我吃顿饭,给我点个菜都要犹豫半天,怕我多花你银子怎么的?”
“婉欹,你说话要有良心啊。”卢胖子怒道:“如果不是考虑到你只吃素,我会左挑右选?”
“借口掩饰分明是小气”尚婉欹小嘴一撅,露出些可爱的刁蛮涅。
“你这个鬼丫头”卢胖子恶从心头起,正要让小丫头见识一下自己的男子汉威风。不曾想旁边的椅子上砰的一声坐下一人,卢胖子和尚婉欹惊讶扭头看去,却见是刚才那个大叫好酒好菜只管上的湖北口音中年人。卢胖子疑惑道:“这位老兄,你有什么事吗?”
“这位兄弟,请问这位姑娘是你的什么人?”那中年人向卢胖子拱手问道。
“是我没过门的妻子,怎么了?”卢胖子厚颜无耻的反问,羞得尚婉欹满脸通红,只管在桌下猛踢卢胖子肥腿。
“哦,事情是这样的。”那中年人指着自己,非常认真的说道:“在下姓朱,人称二眉道人,只因略通医术,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还有不少人谬赞在下为神医这次进京,就是因为户部主事史子修史大人听说在下薄名,特请在下进京,为他卧病三年不起的妻子治病。”
“原来是朱神医,久仰大名,失敬,失敬。”卢胖子虚情假意的拱手抱拳,又好奇问道:“朱神医,那你找我们有什么事?”
“这位兄弟,说了你可千万不要紧张。”那朱神医脸色凝重的说道:“我刚才看到你的未婚妻子面有病色,似乎有隐疾缠身,虽然现在于尊夫人身体无碍,但假以时日,不出半年,必然酿成大祸正所谓医者父母心,在下就冒昧过来打扰,消能为尊夫人切脉诊病。”
“我有隐疾缠身?”尚婉欹吓了一大跳。
“我的夫人有隐疾缠身?”卢胖子也是一惊,忙问道:“朱神医,我的夫人有什么隐疾?”
“荣卫壅塞,五脏六腑蓄毒不流”那朱神医吐出一连串可怕的字眼,“尊夫人不喜荤腥,病在于胃,这便是前期征兆”
“什么?”尚婉欹小脸都被吓白了。
“荣卫壅塞,五脏六腑蓄毒不流?”卢胖子一楞,疑惑说道:“这不是西洋医学中称之为癌症的中医论证么?病之于胃?难道你想说,我老婆这么一点年纪,就有胃癌?你还能光看别人面相,就能判断出别人得了胃癌”
“糟怎么偏偏碰上了一个懂医的?竟然还懂西洋学术,看来道行不浅”那朱神医心中叫苦。
“还有,胃癌的前期症状中确实有厌食油腥一项,可是这小丫头是因为崇尚佛学才不肯进食荤腥,并不是吃不下去。”卢胖子继续狐疑的打量那朱神医,说道:“但是胃癌最主要的前期症状应该是食欲不振、消瘦乏力、恶心呕吐和呕血便血,这些症状这个小丫头都没有,你怎么能这么肯定?”
“没错,你到底是不是神医?到底有什么企图?”尚婉欹也回过神来,对那朱神医产生戒心。
“这位夫人误会了,在下没什么企图。”那朱神医有些慌张,连忙辩解道:“在下真是精通医术,也真是神医,在下只是见你面有病色,所以才好心过来给你请脉,请千万不要误会。在下可不是骗你们银子,在下手头还算宽裕。”
“如果你是这么好心,又不想骗我们的银子,那你慌什么?”卢胖子察言观色,打量着那朱神医说道:“你该不会是见我老婆漂亮,想借口请脉乘机占我老婆的便宜吧?”
卢胖子不过是随口问上一句,那朱神医却吓了一大跳,赶紧起身说道:“这位小兄弟,你怎么能这么说?朱某为人正直,坦荡无私,怎么会……会想做那些禽兽之举?”
“在这里在这里”恰在此时,酒楼门前忽然响起一个愤怒的吼叫声,紧接着,几个年青男子操着棍子冲了进来,其中一个年青男子怒吼道:“姓朱的老骗子老子被你坑苦了,我媳妇刚才去看了郎中,什么病都没有,你竟然骗得她哭了半天,还拉着她的手摸半天占她的便宜今天我不把你打死,我就不姓谢”
“露馅了,快跑”那朱神医十分狡诈,见情况不对赶紧也是撒腿就跑,借着客人和桌椅板凳掩护,领着两个愁眉苦脸的随从三下两下就从后门逃出了酒搂,那伙被骗的年轻男子也怒吼着追了出去。
“还真是骗子。”卢胖子吓了一大跳。
“呸老骗子”差点被占便宜的尚婉欹满脸通红,重重唾了一口,“下次最好不要让姑奶奶撞到,否则一定抽得你满脸开花”
“姑娘,那个老骗子忘了一个包裹。”旁边一个好事的客人指着那骗子朱神医的桌子说道:“把他的包裹拿了,不怕他不去找你,到时候抓他去见官”
尚婉欹扭头看去,却见那桌子上果然有一个被朱神医遗忘的包裹。愤怒之下,尚婉欹还真拿起那包裹,顺手扔到卢胖子怀里,怒道:“拿好了,如果那个老骗子去找你,就抓他去见官”
“何必呢?人家也没占到你的便宜?”卢胖子有些懒得节外生枝,可是看到尚婉欹美目中的杀气,卢胖子还是乖乖的叫道:“店小二,你过来”
“来了,客官你有什么吩咐?”店小二屁颠屁颠的跑到面前。
“你看好了,做个公证,我可不是贪图那个骗子的东西。”卢胖子顺手打开那包裹,一边展示包裹里装的东西,一边说道:“你看清楚里面装的是什么,免得他到时候赖帐。如果那个老骗子回来找你要包裹,你就叫他到宣武门外的平西王世子府上找我,我姓卢,他如果有胆子去找我要包裹,我就还……。”
着,卢胖子忽然打住,因为那包裹中除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笔墨之外,就只有两本手写书籍,再看清那两本书的书名,卢胖子惊叫起来,“婉欹,那个老骗子可能没骗我们,他可能真是神医”
“你怎么知道?”尚婉欹好奇问道。
“你看这两本书。”卢胖子一亮手中书籍,说道:“这两本书是《中补说》和《中质秘书》,据我所知,这两本书是一个叫朱方旦的神医写的,这个朱方旦朱神医恰好就是湖北汉阳人医术天下无双,绝对算得上天下第一”
“朱方旦?我也听说过他的名字啊”尚婉欹一惊,又说道:“开什么玩笑?刚才那条老色狼就是朱方旦朱神医?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两本书是不是他在街上买来招摇撞骗的?”
“不可能这两本书是手写的,还没刊印成册。”卢胖子摇头,又一翻那两本书,惊道:“两本书都没写完错不了,刚才那个老骗子,八成就是朱方旦了”
“他……,他真是朱方旦朱神医?那这些东西怎么办?”尚婉欹目瞪口呆,说什么也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神医朱方旦竟然是一条以诊病为名四处揩油的老色狼。
“怎么办?当然是带走了他想拿回去,就让他自己来找我”卢胖子把两本书往包裹里一塞,心道:“朱方旦,拿到你的两本心血手稿,不怕你不来找我真是睡觉都有枕头掉下来,我的建军筹饷计划,搞不好就要着落在你身上了”
注:方便没有看过逆天的朋友,朱方旦,前清康麻子年间名医,世界上第一个发现“脑”才是思想中枢的人,而不是传统医学认定的“心”,著有《中质秘录》等医学名著,多有超越西方医学的发现,因此得罪十分喜爱西方科学的康麻子,康麻子二十一年被康麻子亲自下旨杀害,《中质秘录》被全部焚毁,现已失传。
bk
第六十三章 把事闹大(求月票)
第六十三章把事闹大(求月票
毫不客气的提上朱方旦的包裹,又一把拉起尚婉欹的卢胖子就大摇大摆又潇又洒的出了酒楼。开始当着酒楼里众多客人的面,尚婉欹不敢说话,只是红着脸任由卢胖子拉着,直到出了酒楼走了一段距离,转到比较僻静的地方,尚婉欹才奋力甩开卢胖子的魔爪,一边掏出手帕擦着被卢胖子拉过的右边冷冷的看着卢胖子,眼神中多少有些怒气。
“婉欹,帮个忙。”卢胖子仿若不觉,把拉过尚婉欹小手的肥手递到尚婉欹面前,恬不知耻的说道:“帮我也擦擦,你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