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3部分

没有眨一下――卢大人,这是一个鞑子朝廷走狗应有的表现吗?”
  
第六章(下) 指引道路
  (PS:第二更送到,求收藏和推荐。)
  见封翔的嘴巴已经张得足以塞进三个鸡蛋,刘玄初笑得更加开心,语气也益发温和,“得出了这个结论后,老夫认定了你和老夫是有着共同理想、共同抱负、堂堂正正的汉家男儿!所以老夫立即下定决心,一定要劝王爷重用于你,同时老夫又下定决心,一定要劝王爷不能现在重用于你!”
  “老前辈,你是不是太武断了?”封翔努力平静一下心情,郑重问道:“老前辈,你就不怕晚辈真是朝廷派来的眼线?或者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小人,在王爷和老前辈面前花言巧语骗得信任,一转身就向朝廷把王爷和老前辈卖了?”
  “你如果是这样的人,那你就不敢向王爷献养贼自重之计了。”刘玄初平静说道:“眼下康熙小麻子年龄渐大,与鳌拜大胡子的矛盾日加尖锐,王爷倘若真的下定决心养贼自重,陷入内乱边缘的朝廷即便知道王爷用意,也只能乖乖依从。在这种情况,你即便是朝廷内线或者是一个两面三刀的小人,打算靠着骗取王爷和老夫信任,准备着出卖王爷和老夫换取荣华富贵,那么就凭你这个养贼自重之计,不管是鳌大胡子还是康小麻子,都饶不了你!也正因为如此,王爷才没有杀你灭口,因为王爷知道,你已经不可能背叛他了!”
  “有这么严重的后果?”封翔心里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今天向吴三桂献上的养贼自重之计,其实已经是绑上吴三桂贼船的投名状,再想下船已经不是说下就能下的问题。那边刘玄初察言观色,隐约猜出封翔心思,又微笑说道:“卢大人,不管你事前有没有考虑到这个危险后果,但你现在再想后悔,也已经是来不及了。不过你也可以放心,只要你对王爷忠心耿耿,王爷就绝不会亏待了你,王爷不是朱元璋,也不是刘邦,不会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一点,老夫本人就是证据。”
  沉默了许久后,封翔终于问道:“老前辈,既然你已经明白了晚辈的志愿抱负,那你为什么还要阻止二王子重用晚辈呢?难道说,老前辈想让晚辈直接为王爷效力?”
  “错,而且是大错特错。”刘玄初摇头,缓缓说道:“卢大人,老夫不是为了让你直接给王爷或者直接给老夫效力,而是为了救你一命,才阻止二王子重用于你♀一点,你明白么?”
  “老前辈为了救晚辈一命?”封翔更是糊涂□玄初不动声色的说道:“卢大人,你很聪明,竟然能从朝廷公开的几份邸报之中,分析出王爷的处境与心思,确实算得上是天生英才。可是,卢大人,你知道你有那两个致命弱点么?你如果不改正这两个弱点,那么你不管到了那里,做什么事,都成不了大器!”
  “请前辈赐教,晚辈洗耳恭听。”封翔收起少年轻狂,必恭必敬的向刘玄初请教起来□玄初不答,只是拿起房在桌上旱烟,却不凑到桌上点火,只是含着烟嘴不肯说话。封翔楞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忙取下桌上烛灯,亲自为刘玄初点上旱烟,刘玄初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忽然说道:“卢大人,你的两个致命缺点,一是胆子太大,大得简直没边!二是城府太浅,浅得让人一眼就可以把你看穿!这两个缺点你改不了,不仅成不了大器,而且还随时可能有性命之忧!”
  “晚辈请老前辈详细指点。”封翔垂手问道□玄初平静说道:“卢大人,你自己说说,你今天有几次在鬼门关上打转了?第一次,你一个靠着贿赂二王子得以提拔的西选官,竟然敢直接指出王爷心病是在朝廷,如果不是老夫恰好在昨天晚上为王爷剖析出了这一点,王爷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决策失误,王爷当时就能杀了你!第二次,你为了给老夫帮腔,竟然公开讽刺王爷面前红人汪士荣不过草包一个,汪士荣的小心眼还能容得下你?第三次更危险,自古以来交浅言深乃是处世大忌,你一个芝麻绿豆大的七品县令、刚刚步入仕途的新任官员,在没有获得王爷信任和摸清楚王爷性格脾气之前,竟然都敢向王爷献养贼自重之计,与朝廷对抗?你就不怕王爷杀你灭口,就不怕风声走漏,朝廷灭你满门?”
  刘玄初说一句,封翔身体就颤一颤,脸上的汗水也开始滚滚而落□玄初又抽上一口旱烟,这才说道:“至于你的城府,不说也罢――你冒险指出王爷的心病所在,恐怕就连三岁小孩都能看出来,你是在拿脑袋在赌前程;还有老夫阻止二王子重用于你时,你脸上那种失望表情,更是连瞎子都看得出来。不过你运气不错,恰好遇到了老夫,替你在王爷面前极力周旋,否则的话――卢大人,你扪心自问,你还有机会站在这里听老夫唠叨么?还有,你再自己问问自己,如果老夫当时不阻止二王子重用于你,你到了二王子麾下继续这么直言无忌、口无遮拦,继续这么毫无城府,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你自己说说,你还能活多长时间?”
  “晚辈叩谢前辈救命之恩。”封翔扑通一声双膝跪下,向刘玄初连连磕头。封翔这一次是真的服了刘玄初了,也头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大胆冒险性格,在这风起云涌的乱世之中究竟有多危险,更认识到自己如果不改正这两个缺点,那么不要说借着三藩之乱的机会推翻螨清、驱逐鞑虏,就是能不能薄小命就是一个大问题。
  “不用谢我,谢你自己。”刘玄初放下旱烟枪,枯瘦的老手抚摸着封翔的头顶,微笑说道:“如果不是你用邸报分析出王爷情况这一点折服了老夫,后来又献养贼自重之计证明了你并不是一个大言无策的难得人才,老夫也懒得管这么多闲事。老夫老了,半截身子已经入土的人了,鞑子却还在我们汉人的土地上肆虐荼毒,残害我们汉人,老夫急啊!现在老夫能多一个志同道合的同伴,多一个潜力无限的后来人,老夫何乐而不为呢?”
  叹罢,刘玄初忽然凝视着封翔的眼睛问道:“卢大人,你愿意拜老夫为师么?王爷身边的谋士助手实在是太少了,汪士荣虽然机灵,但心胸太狭窄,没有容人之量,夏国相鼠目寸光,都成不了大器;方光琛和刘忻对王爷忠心有余,能力却稍嫌不足,才具志向甚至还比不上汪士荣和夏国相!老夫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咽气之前,为王爷培养一个老夫的接班人,那么老夫即便到了九泉之下,也可以放心瞑目了。卢大人,你很有这个潜质,老夫看好你。”
  “恩师在上,请受学生卢一峰三拜!”封翔毫不迟疑,立即向刘玄初重重磕了三个头,情真意切之至□玄初高兴大笑,先坦然受了封翔的拜师之礼,然后才把封翔搀起,从怀中掏出一本书递到封翔面前,微笑说道:“一峰,为师事务繁忙,难以抽出身来亲自教导于你,好在你天赋极高,也用不着为师过多操心♀一本《茂遐策问集》是为师亲笔所做,也是为师的心血所在,今日传授给你,望你细细研习,将来定然能够派上大用。”
  “学生叩谢恩师大恩,定不辜负恩师期望,用心研习恩师传书。”封翔磕头,双手从刘玄初手中接过那本《茂遐策问集》,又重重磕了三个头,郑重说道:“请恩师放心,学生一定会努力提高自身修养学识,完成恩师的生平所愿,驱逐鞑虏,复我中华!”
  “很好,很好,为师相信你一定会这么做。”刘玄初高兴的搀起封翔,又嘱咐道:“为师是平西王身边近人,名声太响,在鞑子朝廷里是早就挂了号的人物,所以你拜我为师的事,现在还不能随便乱说,以免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件事,你知我知,我在暗中知会王爷一声就是了。”
  “学生谢恩师指点。”封翔感动万分,说什么也没想到自己今天的冒险之举,虽然没有成功获得接近吴三桂集团核心的机会,却给自己找来这么一个好的师傅。
  看到封翔那激动莫名的表情,刘玄初点点头,又疼爱的拍拍封翔的肩膀,和蔼说道:“一峰,为师今天来找你,除了想收你为徒之外,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为师今天向王爷为你讨了一个差事,让你在赶赴北京陛见的时候,绕道去一趟广东,替王爷办一件事。”
  “恩师想让学生去广东干什么?”封翔好奇问道□玄初答道:“今年鞑子想要逼着王爷削减开支,把云贵两省一年三百万两银子的军饷开支削减为两百万两,王爷不肯听我建议,早早就把云贵两省境内和旁边的反清势力剿杀得一干二净,很难找到合适的借口拒绝,处境十分尴尬。为了削弱朝廷的实力和增强王爷的实力,我给王爷出了几个主意与朝廷对抗,其中一个法子就是派人去广东,劝说平南王尚可喜响应王爷,上表鞑子朝廷,要求鞑子朝廷给广东加饷,这么一来,王爷在朝廷之上就有了说法了――蛮子朝廷总不能削减王爷的军饷去加给尚可喜吧?”
  “可是这种枪打出头鸟的事,尚可喜可能答应吗?”封翔的的问道□玄初微笑点头,答道:“分析得对,尚可喜答应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尚可喜一生与王爷不睦,更不可能为了王爷出头去得罪鞑子朝廷,所以王爷和为师都对这个法子并没有抱着太大期望。”
  封翔搔起了脑袋,实在搞不清楚自己这个便宜老师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明知道劝说尚可喜与吴三桂联手对付满清鞑子的可能性不大,怎么还要派自己这个学生去碰这鼻子灰,丢这个脸?不过还好,封翔有一个优势就是后世历史,眼珠子一转之后,封翔忽然醒悟过来,脱口说道:“恩师,莫非你想让学生从尚可喜长子尚之信身上下手?学生听说尚可喜年事已高,广东那边的政务军务实际上已经掌握在了尚之信手里。”
  “聪明!”刘玄初高兴的一拍封翔头顶,笑道:“不愧是为师看好的学生,果然一点就通!实话告诉你吧,从平西王府掌握的广东情况来看,尚之信不仅已经实际控制了广东的大半力量,而且对尚可喜忠于鞑子朝廷的立场十分不满,多次建议尚可喜与王爷改善关系,同时加强与靖南王耿继茂的联系,三藩联手同气连枝,同进同退,共存共荣,让鞑子朝廷不敢随意对三藩动手,所以为师和王爷都认为,如果要想让广东方面在军饷谈判中响应和策应我们云贵,唯一的指望就是着落在尚之信身上。”
  “那好,学生一定努力劝说尚之信响应王爷,让鞑子朝廷无法找到削减云贵军饷的借口。”封翔一口答应□玄初又拍拍封翔的脑袋,笑道:“别急,听为师说完,尚之信这个人虽然是我们可以争取的对象,可是这个小子也不简单,J诈歹毒不在其父尚可喜之下,我们说服他当这个出头鸟的可能性也不是很大。所以你这一次担任王爷使者的差事去广东,只能抱着成亦可、不成亦可的心态,倘若成功当然最好,如果不能成功,就得小心保全自己的性命,留住有用之身,将来才有机会驱逐鞑虏,复我中华。”
  “多谢恩师指点,学生牢记在心。”封翔恭敬答道□玄初点头,又压低声音说道:“为师让你饶道去广东,除了让你去担当王爷使者磨练自己外,还有一个私人目的――广东、福建和江南,是反清复明地下活动最多的地方,也是反清势力天地会的大本营所在,你到了那些地方,有机会可以适当的与这些人来往一下,培养感情,建立联络,以备将来大用,明白不?”
  封翔肥脸上一双平平常常的细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向刘玄初郑重点头答应。
  
第七章 码头疑云
  (PS:求收藏,求推荐票。)
  果然象刘玄初说的一样,三天后的九月十九这天,吴三桂再次在五华山上接见了封翔,同意封翔按例进京陛见,又向封翔说明目前情况,要求封翔在进京途中顺便绕道广东去劝说尚可喜父子,让尚可喜父子上表满清朝廷要求加饷,为吴三桂这边减轻压力,给吴三桂与朝廷谈判军饷拨给一事增加一块重要的谈判筹码,早有心里准备的封翔一口答应,并且拍着胸口保证完成任务。吴三桂闻言大喜,先是狠狠夸奖了封翔的忠心可嘉一通,许诺给封翔几个空头好处,又交给封翔五十斤金沙做为活动经费,这才派刘玄初与吴应麒亲自送封翔下山。
  九月二十,按照吴三桂的命令,封翔直接从昆明城中启行,绕道赶往广东拜见另一个老汉J尚可喜父子≠别时,亲自前来送行的刘玄初除了反复叮嘱封翔小心行事之外,又给封翔一道吴三桂亲自开出的通行公文,另外还派了二十个王府侍卫保护封翔随行‖时刘玄初也直接在暗中告诉封翔,“这二十名王府侍卫除了保护你以外,还有一个任务就是监视你,具体怎么做,你自己心里应该有数。不过你也可以放心,只要你对王爷忠心,有为师在王府里替你说话,他们也不敢随便刁难你。”封翔郑重答应,与刘玄初洒泪而别。
  从昆明去广州必经广西,而和独自掌控云贵的吴三桂截然不同的是,同样挂名藩属的广西情况就要复杂许多了,第一是老牌汉J孔有德已经被汉人暴民李定国在桂林挫骨扬灰,老婆儿子也一个没跑掉,惟有一个传说中和鞑子皇帝顺治不清不白的女儿孔四贞得以活命,却因为是一个年幼女子,根本无力掌控广西。其后,孔有德部老将?国安将李定国逼出广西有功,被满清朝廷封为广西提督,?国安威望颇高又手握重兵,广西的混乱局面也一度有所好转。但就是封翔穿越过来的康熙六年这一年的年初,?国安因年老乞求致仕,老牌汉J孔有德手下那帮豺狼饿虎顿时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孔有德手下那帮豺狼恶虎盯上的是孔有德的封地广西控制权,而其中有资格继承和有实力继承孔有德政治遗产的就有四股势力,分别是孔有德部下资格与实力仅次于?国安的老将马雄,孔有德的老牌包衣戴良臣和王永年两兄弟,颇得军心的?国安第三子?虞玄,最后则是孔四贞的丈夫孙延龄和孙延龄之兄孙延基,四股势力谁都有资格继承孔有德的政治遗产,同时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为此明争暗斗不休,直把广西闹得是乌烟瘴气,一片大乱。可前三股势力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满清朝廷目前的掌权者们政治智慧竟然如此之高,居然打破常规颁布命令,让孔有德唯一的女儿孔四贞掌握广西封地,这么一来,前三股势力就算不服气也找不到什么理由反对了≡幼与孔四贞定亲的孙延龄则欢天喜地的赶到北京将妻子接回来当自己的主子,再梦想着从妻子手里接过权力,成为有实无名的广西王。但很可惜的是,从小在孝庄老妖婆身边长大、对螨清朝廷忠心耿耿的孔四贞会让孙延龄如愿吗?
  鉴于广西的这些复杂情况,得到刘玄初指点认识到了自己缺陷又肩负要任封翔行事谨慎了许多,为了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封翔一行抵达了云南与广西接壤的罗平县后,封翔便即命令二十个随行的平西王府侍卫全部换上便衣,与自己们扮着贩药商人,带着几车天麻、杜仲等药物进入广西。对于这道命令,二郎和平西王府的侍卫班头孔凡林都大为不解,态度还算好的孔凡林向封翔小心问道:“卢大人,我们没这个必要吧?卢大人你是第一次当官,肯定不知道王爷开出来的通关公文可以通行天下,基本上除了大内皇宫,不管到了那个关卡,都不会有人但敢阻拦的。”
  “孔大哥误会了,我不是怕王爷开出的路引公文不管用。”封翔摇头,耐心解释道:“我这一次是打着进京陛见的招牌绕道去广东给王爷办差的,按理来说,我进京陛见应该走贵州湖南这条路,然后在湖南上船从长江南下,最后转入运河直上北京♀么一来,我如果用公开身份进广西,肯定会招来地方官府的怀疑,误了王爷的大事。所以为了谨慎起见,我们还是扮做商人的比较好。”孔凡林等侍卫觉得封翔言之有理,便即照办。
  封翔的小心似乎很是起到了一些作用,从罗平一路向东进到广西军队直接控制的八大河乡,封翔一行打算弃车乘船走南盘江汇入珠江,再从珠江水路直抵广州,可是到得南盘江的码头一看,封翔一行立时就发现情况有些不对了。在这么一个相对偏僻的小型码头上,竟然有着好几百个广西清兵驻扎,严密搜索每一个来往行人――要知道,在这么偏僻的地方,每天里来往的旅人行商通常都不过几百人,驻扎这么多军队检查管理,每天收到的赋税根本就不可能养活这么多驻军啊。
  “咦?奇怪,出什么事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广西军队?”平西王府的侍卫班头孔凡林惊奇说道:“上次我也来过这里,八大河这里的码头上一个驻军都没有,一直要到下游的庆远府一带才有广西军队设卡检查,怎么这次变样了?”
  “是啊,这样的地方,无险可守又无粮可就,从老师的书上来看,并没有投入过多兵力驻守的价值啊?”封翔比孔凡林更糊涂。倒是旁边的二郎满不在乎的说道:“少爷,孔将军,依小的看管他有多少军队驻扎,咱们又没做什么违王法的事,直接上船走咱们的就是了。”
  “倒也是。”封翔和孔凡林一起点头。封翔一行虽然是换装易名赶往广东,可是并没有半点违法之纪,即便被人看出破绽,也可以借口说是害怕路上土匪盗贼抢劫,不得不低调去北京陛见,至于绕道广东一事也完全可以借口说是探亲访友,顶天暴露身份招来点怀疑,并不会有太多麻烦。所以想这点后,封翔招了招手,便吩咐道:“继续走,到码头上船,别管他们。”
  “站住,干什么的?”封翔的队伍刚上到码头,还没来得及过去雇船,旁边就有人懒洋洋的喝问起来,同时又有一队广西清兵拦住封翔的队伍,二话不说就在封翔队伍装药的车辆上翻查起来。也是直到此刻,封翔才算领教到了吴三桂军与普通清妖军队的区别,在云南那边,吴三桂的军队纪律严明得几乎苛刻,搜查行商货物之时虽然也捞油水,可是行走站立和举手投足间,一流军士风范还是尽展无遗――否则的话,吴三桂带着一万七千云贵军队造反,康熙也不会倾全国之力、调动上百万军队才能与吴三桂抗衡了。那象广西这些清兵,一个个歪戴帽袒露胸,嘴里哼着下流小调,手里还不断的往怀里塞值钱的天麻,作风和后世的城管绝对有得一拼。
  “幸亏吴三桂老汉J给我的金沙,我提前让二郎和孔凡林他们分开了背到身上,要不然可就要便宜这帮汉J兵了。”看到广西清兵的这副德行,封翔又是鄙夷又是庆幸。那边肖二郎则在封翔的命令下上前答话,向广西清兵带队的把总点头哈腰的说道:“军爷,我们都是贩药材的商人,运些天麻杜仲到广东去,军爷们请随便检查,我们没敢夹带违禁的东西,只请军爷们稍微快点,天黑了就没办法了装船了。”说着,肖二郎还把一两银子塞进了那把总手里。
  “是吗?没夹带的东西就好。”那把总惦惦银子,心说在这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等了几天了,总算是捞到一点象样的好处了∧情大好之下,那把总吼了起来,“行了,不用查货了,查人,让他们上船。”那边清兵们依令而行,果然放弃了检查货物的行动,那把总又向肖二郎吩咐道:“叫你们的人把帽子斗笠都扯了,爷我们是在追查要犯,如果你们商队里没有要犯,不会为难你们的。”
  二郎答应,跑回来向封翔禀报后,封翔也没怎么放在心上,让家丁和侍卫们把遮阳的斗笠暂时扯下,依次从那把总面前经过上船,那把总则拿出一张不大的图画人像,对着封翔的队伍细细查看起来。不过还好,那把总说话还有些算话,肖二郎和孔凡林等家丁侍卫推着药车从他面前经过时,那把总走是随便看了两眼就挥手放行,惟独到了封翔经过那把总面前时,那把总眼睛忽然一亮,忙喝道:“站住。”
  “开什么玩笑?我这样子象通缉犯?”封翔心中纳闷,但还是依言站住了脚步“面肖二郎赶紧回来,点头哈腰的说道:“军爷,你肯定是搞错了,他是我们少爷,也是我们的掌柜,不是什么要犯。”
  说着,肖二郎还凑上前去看那通缉令上的人像,想找出那人像与封翔的容貌不同点让封翔过关,不曾想那把总飞快把通缉令一折,向封翔挥手说道:“你走吧,我看错了。”
  “搞什么鬼名堂?”差点被当成通缉犯又轻易过关,封翔自是大为不满,但竟然没有什么麻烦,封翔也懒得去节外生枝,领着肖二郎等家丁就上了码头,雇上两条货船便装船出发。但是在上船出发的时候,在船舱里向外张望的封翔觉得事情有些不对了,刚才还在码头上严密搜查行商百姓的清兵们竟然停止了检查,分布在码头各处的士卒也开始了集结,看涅是要收队回营了。
  “事情不对。”封翔皱起了眉头≡边肖二郎好奇问道:“少爷,什么事情不对?”
  “二郎,你看到没有?”封翔指着码头说道:“码头上的军队本来查得很严,可是我们刚上了船,那些士兵就开始收队集结了,这代表什么?”
  “代表什么?”二郎傻乎乎的问道。封翔大怒,一个爆栗赏到二郎头上,低声骂道:“蠢货!我这么会有你这么笨的家丁?我们刚上船这支军队就收队,这难道不是代表说,这支军队很可能是冲着我们来的?”
  “冲着我们来的?为什么?”二郎捂着脑袋,非常惊奇的问道:“我们又没犯什么事?他们为什么要冲着我们来?”
  “我怎么知道?”封翔没好气的反问一句,再仔细一回忆刚才的情况,封翔益发觉得情况不对――刚才那个广西军队的把总,为什么不让肖二郎看通缉令上的人像?通缉令上到底画的是谁?还有,那个把总为什么要叫住自己,又为什么轻而易举的放自己过关?回忆到这里,封翔又想起一点,那个把总虽然直接放自己上了船,可是自己上船的时候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把总好象是在看着自己,发现自己回头就马上把脸扭开,非常象是一直在观察着自己一样。
  如果换成以前的封翔,这些小问题封翔肯定不会放在心上,但是在昆明城里得到刘玄初指点后,封翔已经认识到自己性格弱点,并且决心努力加以改正。所以盘算了片刻后,又看了一会孔凡林等侍卫带来的广西简陋地图,封翔下定决心,和二郎、孔凡林等人商量道:“这样吧,我们小心一点,我们的船今天晚上大概就能到旧州,到时候我和你们俩带上五六个人下船,走百色这条陆路去广东,其他的人继续走水路,然后在广东境内的德庆会合。”
  “卢大人,用得着这么麻烦吗?”孔凡林疑惑的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平西王的人,广西的?虞玄、马雄、戴良臣和孙延龄兄弟这些人虽然不是王爷的部下,可也算是王爷的同僚,难道还会对我们不利不成?”
  封翔也有些迟疑,但刚才发现的种种疑云,却始终在封翔心头挥之不去,所以只是考虑了片刻,封翔又低声说道:“或许用不着,广西这边的人也未必敢对王爷的人不利。可是离开昆明的时候,刘玄初先生曾经叮嘱过下官,眼下广西情况复杂,马雄、?虞玄、戴良臣和孙延龄四股势力为了争夺广西的实际控制权,明里暗里已经斗得是天昏地暗,难保他们中间不会有人打起对付王爷讨好朝廷的主意。我们肩上扛着替王爷和平南王联系的重任,容不得有半点闪失,刚才码头上的事情又那么奇怪,所以我认为,宁可麻烦一点,也要小心行事。”
  
第八章 **(求收藏)
  好说歹说,封翔总算是说服了孔凡林等王府侍卫同意队伍分头行动,天色全黑时,封翔等人雇佣的三条民船抵达旧州河段,封翔便领着孔凡林、肖二郎和六个王府侍卫好手弃舟登陆,取官道南下百色,卢府家丁和剩下的王府侍卫则在孔凡林副手罗克敌的率领下继续走水路,从北盘江转入珠江,然后直抵广州,途中在广东德庆汇合。不过孔凡林等侍卫虽然勉强同意了封翔这个决定,不过到了真正下船的时候,孔凡林等人难免又牢马蚤满腹了起来。
  “我说卢大人,你可真是会找麻烦。”看着消失在夜色中的民船,后悔不已的孔凡林忍不住向封翔埋怨道:“放着好好的船不坐,非要下船步行,我们连匹马都没有,这走路得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德庆?”
  “是啊,少爷,小的走点路倒没什么,你走这么远的路,受得了吗?”队伍中唯一对封翔忠心的肖二郎也很是埋怨,又建议道:“少爷,要不小的跑快点去把船叫回来,咱们还是坐船算了,走路太累,小的从小走惯了山路倒没什么,就怕你受不了。”
  并没有太大把握的封翔有些动摇,也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杯弓蛇影了,但就在这时候,最靠近河岸的一名王府侍卫忽然低声喝道:“都别说话,又有船从上游来了。”封翔先是一愣,然后马上命令道:“快熄火把,大家都藏进树林里,别让船上的人看到我们。”
  “快,快。”催促声中,训练有素的吴三桂侍卫飞快熄灭火把,借着夜色掩护闪电般冲进路旁的树林中藏身。又过片刻之后,果然有仅打着两盏灯笼的小船从上游下来,并且在封翔们之前逗留的河段处退下来,封翔等人侧耳细听,隐约听到船上有人说道:“没有啊,谁说这里刚才有火光了?”
  “咦?怪了,我刚才是好象看到这里有火把的光啊,怎么又不在了?支把总,要不派几个人上岸?”
  “别浪费时间了,岸上要真有人,只要打着火把,隔着两三里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你自己看,岸上那有什么火把?”
  “没错,八成是小四你看错了∵,快追卢一峰,要是把他的船给跟丢了,上面找老子算帐,老子也饶不了你小四。”
  交谈间,小船重新起锚,向着下游追了过去,躲在树林里的封翔等人则惊得面面相窥,直到那条小船走远,二郎才结结巴巴的问道:“峰……少爷,是不是上次你在大理府和有夫之妇通J那件案子犯了?小的当时就说了,象那种有男人的女人玩玩就算了,给几两银子两清就没麻烦了,可你倒好,偏偏要和那个女的勾上,现在肯定是那女人的男人发现了,告到大理府衙门派人来抓你了。”
  “白痴!”封翔又是一个暴栗赏到二郎头上,怒道:“这里是广西,大理府衙门怎么可能派人来这里抓我?就算真是你说的那样大理府跨省追捕,来的也会是大理府的衙役,怎么可能是广西的军队?”
  “那广西军队为什么要抓你?”二郎更加糊涂的追问道。那边孔凡林也问道:“卢大人,你是不是在广西官场上得罪过什么人?或者得罪过广西军队里的什么人?”
  “没有,以前我从来没来过广西,怎么可能招惹这边的人?”封翔矢口否认,又沉声说道:“现在看来,我之前预料的最坏的事可能已经发生了,广西这边确实有人盯上了我,就是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明明已经发现了我的行踪,却又偏偏不动手?”
  “卢大人,你身上带着王爷给平南王的密信,容不得有半点差错。”孔凡林的的说道:“要不咱们回头吧,回云南去向王爷禀报,要是误了王爷的大事,我们几个谁也吃罪不起。”
  情况不明,敌人的身份和意图都不清楚,对孔凡林的建议封翔当然有些动心,但仔细一想之后,封翔立即否决道:“不行,如果这样做,我在王爷面前可就要落下一个胆小无能的印象了,只能继续去广东,最多派一个人回去给王爷报信就行了。”孔凡林等人见封翔坚持,便也没有勉强――反正这些广西士兵的目标已经摆明了是封翔,孔凡林这些隶属于平西王府的侍卫可不会太过在乎封翔的死活。当下封翔与孔凡林等侍卫重新稍作商议,由一个平西王府的侍卫从陆路返回云南去向吴三桂报信,封翔则带着剩下的六个王府侍卫和肖二郎连夜南下,走陆路赶往百色,再从百色坐船去广东。
  派出了报信的侍卫之后,封翔等人的追踪自己的广西兵船发现自己们已经金蝉脱壳,不敢太过耽搁,顾不得夜色已深,连夜便往南行路,好在孔凡林等王府侍卫都是吴三桂从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老兵油子,孔凡林还是斥候出生,最擅长在陌生环境中辨别方向和潜伏行路,驱逐野兽毒虫也是十分拿手,所以这一夜走来倒还顺利。到了天明之时,封翔等人便已抵达了泗城府小镇潞城亭,也该是封翔否极泰来,小镇之上今日恰好逢集,封翔等人又买得两匹座马,继承卢一峰白胖身体的封翔总算是有了代脚工具,行路之间也加快了许多。
  又走了一天多时间,封翔一行顺利抵达百色,孔凡林到码头探访发现盘查并不严密之后,封翔这才带着二郎等人到码头包了一条客船,走郁江水道赶往广东。昼夜行船间,封翔等人距离广东越来越近,仔细观察也不见有陌生人跟踪,封翔这才渐渐放下心来,还道追兵至今没有发现自己已然是金蝉脱壳,还在傻乎乎的追着那几条装药民船,便也不再怎么的,每日里只是研读刘玄初传授给自己的《茂遐策问集》,结合后世知识参悟学习军政权谋之道,努力提高自身修养,还有就是盘算怎么说服老牌汉J尚可喜父子和吴三桂联手对抗清廷的削弱三藩软实力计划。
  不知不觉间,封翔一行已然抵达了浔州,距离广东已经不到三日船程,但就在这时候,封翔雇船的船家过来叫苦了,说是封翔这一路紧赶慢赶,毫不酮,船上的柴米油盐都已经完全耗尽,无论如何都得在浔州府码头酮一下,补充争相日常消耗用品‖时肖二郎和孔凡林这些坏种也早厌烦了船上的枯燥无味生活,都嚷嚷着要进浔州城逍遥快活一番,封翔无奈,只得同意在浔州汪一夜,让船家采购生活用品,自己则带着孔凡林这些丘八大爷进城,掏腰包请他们吃喝嫖赌逍遥快活。
  浔州又名桂平,是广西境内历史最为悠久的城市之一,水路交通十分发达,城中商贸云集,也十分热闹繁华,急匆匆行路多日的封翔等人进到城中之后,难免有一种重入凡世的久违之感,而封翔身边的土包子家丁肖二郎更是看得目不暇接,不断的大呼小叫,甚至还在大街上就对封翔说道:“峰少爷,浔州府比咱们大理府可真是强太多了,要是那天平西王爷让少爷你当上了浔州知府,咱们在这里刮地皮,一年下来少说也能弄上过两三万两银子吧?”
  二郎在大街上毫无廉耻的叫嚷,自然招来满街侧目,更少不得招来无数百姓的白眼,那鄙视的眼神看得封翔都不敢答二郎的话,只是赶紧装出不认识这个白痴的涅。但很可惜的是,土包子家丁肖二郎却丝毫没有察觉,反而说得更加大声,“一年刮两三万两银子只怕还是少的,记得少爷你说过,当上了曲靖知县以后你打算把火耗收到九钱,这里这么有钱,火耗银子收二两应该没关系吧?这一年下来,少爷你该多捞多少油水啊?”
  “白痴!”封翔忍无可忍,重重一个爆栗敲在不良家丁肖二郎头上,压低声音骂道:“蠢货!给老子闭嘴!你怕别人不知道我已经来了浔州么?少废话了,快走,找一家大酒楼堵你的嘴去。”说罢,封翔踢着二郎就走,旁边笑得前仰后合的孔凡林等侍卫也赶紧跟上。但封翔和孔凡林等人都没有留心到的是,就在他们身后的不远处,几道阴森的目光,已经死死的盯到了封翔身上…………
  ………………
  “蠢货!白痴!”进了酒楼叫了菜,在船上嘴里已经淡出鸟来的孔凡林等侍卫已经迫不及待的拿起酒杯开喝的时候,封翔仍然对二郎的余怒难消,一边敲打着二郎一边骂道:“你嫌我们西选官的名声被毁得还不够是不是?光天化日下说怎么刮地皮捞油水,还叫出我的官职,你是不是想让我的名声比茅坑你的石头还臭?”
  “少爷,小的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二郎一边抱头讨饶一边心中不屑,心说少爷你装什么装?前段时间你带着我们从大理府到昆明叩见平西王爷的路上,不知道是谁成天嘴都笑得合不拢,三句话不离怎么多收火耗,怎么淋尖踢斛?对了,还成天的发愁怎么在三年里收上五年的税,现在倒来装清纯了?
  “卢大人,算了,小二郎也不是故意的。”孔凡林举起酒杯劝道:“再说刚才我敢担保,二郎报出卢大人你的官职名号的时候,周围没有一个兵丁涅的人听去――我在王爷的军队里干了十几年的斥候,街上的人是百姓还是兵丁,一眼就看出来,所以你就别生气了。”说罢,孔凡林把酒杯硬塞在封翔手里,笑道:“来,卢大人,咱们哥俩个喝一杯。”
  “孔将军,我倒不是害怕他暴露我的行踪。”封翔接过酒杯,毫无廉耻的说道:“我就是怕他误了王爷的大事,如果真是那样,那我可就百死莫辞了。”
  “行了,行了,马上就到广东了,误不了。”孔凡林笑着把酒杯和封翔的酒杯一碰,正要仰头饮下,雅间的房门却忽然被人敲响,一个娇滴滴、甜丝丝的声音也随之飘了进来,“几位爷,奴家能进来打扰一下几位爷吗?”
  “有美女?!”话音未落,孔凡林等王府侍卫都已经是眼睛一亮,刚才还被封翔打得耸拉着头不敢说话的肖二郎更是双眼放光,飞快抬起头来说道:“少爷,小的敢拿脑袋打赌,就凭这声音,外面的小娘子相貌绝对差不到那里去,至少要比少爷你在大理城里那几个相好强。”
  “声音倒是不错,不过她来干什么?”封翔也觉得这声音十分好听,简直有一种娇媚入骨的感觉,可坐在酒楼里喝着酒忽然有这么一个女人敲门求见,已经改去了不少冒失毛病的封翔难免有些疑惑。但封翔疑惑归疑惑,那边孔凡林等侍卫已经迫不及待的跳了起来去开门,“小娘子请进,有什么事坐下来慢慢说,不用客气。”
  “多谢各位大爷。”娇滴滴的答应声中,那女子抬腿走进房来,待到看清那女子容貌长相,饶是封翔心中颇为警惕,顿时也忍不住心神一荡,下半身都有些硬起的感觉。原来,进房来的这个女人确实生得相当不赖,五官俏丽动人自不用说,体态前凸后翘身材之好在营养普遍不足的古代绝对算得上超一流,皮肤又白又嫩,唯一的缺点是嘴巴有一点大,但红润晶莹的嘴唇却足以弥补这一不足。更难得的是,这个女子衣着虽然平凡普通,全身上下、举手投足间,又都蕴涵着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媚态,让男人产生最原始冲动的那种媚态。
  在那女子的媚态面前,心存疑惑的封翔尚且如此,从蚊子都是公的军营里刚出来的孔凡林等人就更不用说了,一个个失魂落魄,目光凶狠的盯着那女子,好几个侍卫干脆都咽起了口水。而面对孔凡林等老丘八如狼似虎的目光,那女子不仅没有半点拘束与紧张,反而千娇百媚的向封翔等人抛了一个媚眼,又杆一福,这才娇滴滴的向封翔等人说道:“各位大爷,小女子是广东东莞人氏,姓孙名玉儿,给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