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4部分

位大爷请安了。”
  “孙小姐不必客气,快请坐。”孔凡林率先醒过神来,赶紧起身给孙玉儿让座。孙玉儿也不客气,大大方方的就坐到了孔凡林与封翔之间,又向一直不动声色的封翔千娇百媚的抛了一个媚眼,娇声问道:“这位公子,看你的仪表气度,应该就是这里众位大爷的主子吧?敢问公子如何称呼?”
  “封翔,我不是他们的主子,只是他们的朋友。”封翔回答得十分干脆,语气也十分平淡,不卑也不亢,就好象对这孙玉儿娇媚挑逗熟视无睹一般。而那孙玉儿则暗暗惊讶,以她的美色和手段,到目前为止,在她的刻意挑逗面前,只要是身体和心理正常的男人,能够保持如此镇定和平静的男人可不多!这么一来,本来就没有完全摸清楚封翔底细的孙玉儿难免对封翔更加高看一眼,心中暗道:“这个大胖子如果不是喜欢兔爷,那就一定是一个难缠的对手,我可得小心了。”
  “小浪蹄子!”封翔心中暗骂,“你以为你真长得很漂亮,每一个男人看见你都得动心?以前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我在网上和电视、电影上见过的美女多了去了,象你这种最多只能勉强挤进一流的货色,如果不是这么风马蚤也许我还会动心,可惜你浪成这样,哥我的童男身就舍不得随便奉送给你了。”
  
第九章 图穷匕见
  “孙小姐,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啊?”封翔和孙玉儿在这边各怀心思,那边一年到头连母蚊子都见不到几只的孔凡林可不耐烦了,一边迫不及待的问着,一边把新碗筷放到孙玉儿面前,亲切的招呼道:“玉儿小姐,不用客气,请顺便用,如果酒菜不合口味尽管说,我们另外给你叫。”
  “多谢大爷。”孙玉儿媚眼乱抛着娇滴滴的答应,直把孔凡林逗得心里直痒痒,又迫不及待的问道:“孙小姐,我叫孔凡林,你叫孔大哥就行了,你到这里来找我们,是有什么事吗?”
  “孔大哥,那奴家就冒昧了。”孙玉儿低下粉脸,很是害羞的说道:“事情是这样的,奴家一年前和相公从东莞到广西来做生意,专门以贩茶为生,开始很是顺利,都已经准备在浔州买一家铺面定居下来了,可是两个月前相公到山里去贩茶遭了盗匪,被拦路的盗匪给害了,本钱也被抢了个干净。”
  说到这,孙玉儿抹抹眼角,略带哽咽的继续说道:“相公被害之后,奴家欲哭无泪,花了许多力气,雇了许多人手,才找到相公的遗体,打算运回东莞老家安葬,可是钱又不够,只能尽力在浔州将相公葬了♀么一来二去的,相公留过奴家的一点点微薄积蓄,也花得一干二净了,到现在还欠着半个多月的房钱…………。”述说到了这里,孙玉儿忍不住低下头嘤嘤哭泣起来。
  “孙小姐……,哦,应该叫孙小娘子,世事无常,你要节哀顺便。”孔凡林抹了两滴假惺惺的眼泪,又迫不及待的向孙玉儿问道:“孙小娘子,那你现在想怎么办?有什么难处尽管向我们开口,我们一定尽力帮忙。”那边被孙玉儿迷得神魂颠倒的肖二郎和其他侍卫也争先恐后的抢着说道:“对,孙小娘子你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我们尽力帮你。”
  “孙小娘子,你该不会是想找我们借钱吧?”封翔一针见血的问道,态度也有些放缓和――毕竟这个叫孙玉儿的女子确实漂亮,不管她是不是来骗银子,也犯不着象防贼防强盗一样防着她。
  坐在封翔旁边的孙玉儿也不客气,先点了点头,又抹去脸上的泪水,这才羞答答的说道:“让封大爷见笑了,奴家在浔州举目无亲,衣食也没有着落,打算回东莞去投奔娘家,可手里缺盘缠,又欠着房东半个多月的房租,所以……。”说罢,孙玉儿又赶紧补充一句,“封大爷请放心,奴家向你们借的银子,一定会还,只要奴家回到东莞就还。”
  “孙小娘子,你说一定会还,那用什么担保?”二郎滛笑着问道:“万一孙小娘子你回到了东莞就把我们忘了,我们上那里找人讨银子去?”话音未落,孔凡林那伙老丘八和二郎手下那帮无良家丁也一起滛笑起来,纷纷问道:“孙小姐,你拿什么担保?怎么担保?”
  孙玉儿不说话了,粉脸干脆就红成了一块大红布,低下头羞涩的说道:“请各位爷相信奴家,奴家一定会还的,奴家一定不会赖帐。”
  “孙小娘子,你看这样行不?”孔凡林大手悄悄摸到孙玉儿丰满的大腿上,色眯眯的说道:“正好哥几个也要去广州,离东莞不算太远,要不小娘子你和我们同路,路上的吃喝花消,我们替你出钱,你欠的房租我们也替你还,只要你在路上……,等到了东莞,你还不还这点银子也没什么了。”
  “孔大爷,不要。”孙玉儿满脸通红的按住孔凡林的魔掌,羞涩道:“孔大爷,奴家是有相公的人,是正经人家的女人,不是……。”
  “不是什么啊?”孔凡林色欲难遏,一把将孙玉儿搂在怀里,滛笑说道:“孙小娘子,既然你的相公已经不在了,那你还怕什么?就这么说了,咱们一起上路,大哥我替你还帐!”
  说着,孔凡林的大嘴毫不客气的就贴到了孙玉儿的粉脸上,旁边的无良家丁肖二郎和无良侍卫又是一起疯狂滛笑,孙玉儿则没有想到孔凡林这个老丘八这么直接,害羞之下拼命挣扎出来,有意无意的靠到封翔身上,抓住封翔的手腕哀求道:“封大爷,救救奴家,奴家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奴家发誓,将来一定会还你银子,一定会好好报答你。如果封大爷你实在不愿借银子给奴家,奴家走就是了,千万别这样,别这样……。”哀求着,孙玉儿又羞又怕,忍不住嘤嘤哭泣起来。
  “孔大哥,一个身世可怜的弱女子,何必这么欺负她?”觉得这孙玉儿确实身世可怜的封翔也有些看不惯孔凡林的丘八作风了,劝道:“如果孔大哥真的想要女人的话,反正今天晚上我们不走,晚上我出银子,请你们到城里的青楼里好好乐……咦?”
  劝到这里,封翔忽然觉得有些不对,赶紧一把抓住孔凡林的右手摸索,孔凡林还道封翔是阻止自己,便笑道:“封兄弟心疼了?没事,我就和这位小娘子开个玩笑,不会把她怎么样的。哈,听二郎兄弟说封兄弟你以前最喜欢助人为乐,还最喜欢别人的老婆,要不封兄弟你……。”说到这,孔凡林忽然也发现事情不对了――封翔竟然一把抽出他腰间的挎刀,翻手就架到那孙玉儿的脖子上!
  “少爷,你干什么?持刀**可不是闹着玩的!”事起突然,二郎第一个惊叫起来。然后孔凡林等侍卫也惊叫道:“卢大人,你干什么?在这里顺便杀人可不是开玩笑!”
  “封爷,你干什么?奴家怎么冒犯你了?”孙玉儿更是震惊,娇滴滴的惨叫起来。封翔不答,只是冷冷的反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故意接近我们想干什么?”
  “奴家是良家女子啊。”孙玉儿委屈的反问道:“奴家刚才已经说了,就是想跟大爷你们借点银子还娘家,大爷你如果不借就算了,为什么要这么对奴家?”
  “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的贩茶商人凄子。”封翔冷笑问道:“那你的右手虎口处,还有月丘那个位置,为什么会有那么厚的老茧?手掌上这样的老茧,好象只有常年弄刀舞剑才会留下吧?”
  “什么?”孔凡林大吃一惊,赶紧一看自己的右手手掌,再抓起那孙玉儿的右手手掌一看,果不其然,孙玉儿那手背白嫩如脂的右手手掌之上,果然有着只有武人常年舞弄兵器才会出现的老茧!看到这点,孔凡林也惊得跳了起来,指着孙玉儿惊叫问道:“臭娘们,你到底是谁?手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老茧?”
  “想不到,真是想不到。”事情到了这步,身份被戳穿,刀都架到了脖子上,孙玉儿粉脸上的笑容反而更妩媚,风情万种的向封翔抛了一个媚眼,娇笑说道:“卢大人,奴家现在可真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在旧州金蝉脱壳甩了那帮跟着你的蠢货,奴家还认为你只是运气好,现在到了浔州,奴家才稍微露出了一点点破绽,马上又被你给看破了――卢大人,你可真是让奴家对你越来越刮目相看了,也让奴家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封翔铁青着脸喝道:“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又为了什么要派人跟踪我?想方设法接近我?说!否则我要你的命!”
  “这些问题,奴家当然可以告诉你。”孙玉儿又向封翔抛了一个挑逗的媚眼,吃吃笑道:“不过,不是现在。”话音刚落,孙玉儿忽然闪电般一把掐住封翔的右手手肘麻筋,封翔顿时觉得手肘如同触电一般剧疼,架在孙玉儿脖子上钢刀也无法控制的松手而落,孙玉儿左手又在电光火石间抓住刀柄,右手掐封翔的麻肘一扭,把封翔扭得向前弯下腰去,左手的钢刀也飞快架到了封翔的后颈上,娇媚笑道:“卢大人,你很聪明,也很细心,可惜就是身手太差了一点。”
  “放开我家少爷!”二郎急了,吼叫着就扑了上来,结果手还没有摸到孙玉儿,孙玉儿就已经飞起一脚把二郎踢了一个四脚朝天,娇笑道:“肖二郎,你的身手也太差,如果想帮你家峰少爷欺男霸女抢美人,身手也该练练了。”
  “放开卢大人!”孔凡林等几个侍卫一起飞快拔刀,刹那间将孙玉儿包围,但又惧怕孙玉儿伤到封翔不敢贸然动手,只得将刀尖一起指向孙玉儿,纷纷怒喝,“放开卢大人,让你走,否则要你的命!”
  “孔侍卫,好狠心啊,刚才才占了奴家的便宜,现在又想要奴家的命了?”身处重围,孙玉儿仍然是不慌不忙,语气神态还更加的千娇百媚,习惯性的向孔凡林抛个媚眼,娇笑道:“孔侍卫,在你动手之前,还是先回头看你们的前后左右吧。”
  “砰!砰!砰!砰砰砰!”几乎是在同时,雅间的前后左右厢壁、窗户和房门同时发出巨响,不是粉碎就是砰然倒地,超过三十名身着便衣的持刀男子冲了起来,举刀将二郎和孔凡林等六个侍卫团团包围,一起喝道:“放下武器!放下武器!”
  “孔侍卫,现在知道该怎么办了吧?”孙玉儿吃吃笑道:“乖乖放下了武器,你们还有点活命的消。如果想负隅顽抗,那奴家可以保证,这里的每一个人,身手都不会比你们平西王府的侍卫身手差。”
  “不用管我,冲出去报信!”封翔非常冷静,及时大喝道:“只要你们有一个回去给王爷报信,他们就不敢对我怎么样!否则的话,我们可能都得被灭口!”
  “狗蛮子!”孙玉儿俏脸一沉,倒转刀柄往封翔后脑勺上狠狠一砸,封翔只觉得眼前一黑,干脆利落的立时又昏了过去。
  
第十章 蛇蝎美人
  (PS:今日两更,第二更在夜间十二点左右。)
  “哎哟,疼死我了!”痛苦的呻吟着,咱们的封翔封大胆逐渐在依稀熟悉的头疼欲裂感觉中苏醒过来。很可惜的是,出现在封翔眼前的,并不是二十一世纪的同学笑脸,而是一个漆黑无窗的房间,房间里很臭,味道象是尸臭又象是血液腐坏的腥臭,熏得本就头疼难忍的封翔差点就吐出来,另外房间正中生有一个很大很旺的火盆,火盆里还插有好几根细细的铁棍,旁边放满各式各样的戏具,但整个房间里却空无一人。
  “这里是那里?我是被孙玉儿那帮人抓到了吗?”回忆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封翔满腹的疑惑,正要叫人,却忽然听到房间隔壁传来阵阵呻吟喘息之声,依稀还夹杂着女子娇媚的声音,“快,用点力,别停!别停……,快!后面的,也快……唔……不……,不要两个一起……唔……。”
  “有没有人?!出来一个!”封翔喊了起来。片刻后,房门被人推开,将封翔打昏那个孙玉儿一边整理着头发和衣服,一边领着四个腰粗膀圆的壮汉走了进来,向封翔妩媚笑道:“卢大人,醒了?头还疼不疼了?奴家无礼,刚才出手重了一点点,卢大人可千万不要介意噢。”
  “你到底是谁?”被扒去上衣呈大字形捆在墙壁上的封翔挣扎着问道:“这里是那里?你为什么要抓我?我的手下肖二郎和孔凡林他们那里去了?”
  “卢大人,奴家告诉了你,你可千万要挺住。”孙玉儿神情很紧张、语气却依然万分妩媚的说道:“你的那个忠心的家丁肖二郎被我们打昏了,就关在离你不远的地方,还有你藏在他身上的吴三桂密信,也被我们给搜到了。至于孔凡林那几个平西王府的侍卫,就跑了孔凡林一个,剩下的两个被我们宰了,三个被我们抓了,也被关在这附近。”
  “跑了一个就好,至少这个臭娘们有所顾忌,不敢随便把我怎么样。”封翔心中暗喜,又挣扎着喝道:“妖女,你好大的胆子,连平西王爷的侍卫都敢随便抓随便杀,你就不怕王爷找你算帐?”
  “怕,奴家当然怕。”孙玉儿露出些恐惧的表情,又媚眼如丝的吃吃笑道:“不过呢,吴三桂那个老东西如果能够向朝廷解释清楚,他为什么要派亲信侍卫保护一个本应该直接去京城陛见的西选官来我的广西,还打算借道广西去广东面见尚可喜,那么奴家倒是有点麻烦。可他如果解释不清楚,那他这个哑巴亏,也就吃定了。”
  “我的广西?”封翔忽然发现这个孙玉儿的语气似乎不对,再看孙玉儿的年龄和她身后的几个壮汉,封翔忽然醒悟过来,失声惊叫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是孔四贞!你是平南王孔有德的女儿、太皇太后的养女、世上唯一一个汉人格格孔四贞对不对?”
  “咦?”孙玉儿身后的几个壮汉同时惊呼起来,孙玉儿不断乱抛媚眼的俏丽脸庞上也露出不少惊讶,吃惊的上下打量着封翔,半晌才疑惑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是孔四贞的?你从那里看出来的?”
  “是你自己告诉我的。”封翔冷笑着答道:“你刚才说了一句‘我的广西’,世上除了孔有德唯一的女儿孔四贞之外,还有那个女人敢说广西是自己的?还有,在广西除了你以外,还有那个女人能带着军队四处抓人,还抓我这个堂堂正正的朝廷命官?”
  “呵呵,呵呵呵呵呵……。”孙玉儿花枝乱颤的娇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走到封翔面前,小手抚摸着封翔赤裸的胸膛,妩媚道:“卢大人到底不愧是平西王爷派出来的使者,果然好眼力,好分析,不错,奴家就是大清国唯一的汉人格格,一品诰命夫人孔四贞,你猜对了。”
  “他娘的,又被满遗电视剧给骗了,满遗电视剧上的女汉J孔四贞象是个秦香莲――实际上却是个潘金莲。”封翔暗骂一句,又语带嘲讽的赔笑说道:“奴才卢一峰不知和硕格格驾到,多有怠慢,还请格格多多恕罪。”
  “狗蛮子,就你也配当格格的奴才?也不屙泡尿照照自己的涅?”孔四贞背后的一个壮汉不满的呵斥起来。被这壮汉一呵斥,封翔这才想起――在满清的统治下,想当奴才还是得看出身和家世的,寻常人自称奴才,那搞不好还是得吃官司的。
  “小玄子,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孔四贞吃吃笑着在那壮汉的大腿上摸了一把,安抚住他的愤怒情绪,又回过头来向封翔媚笑说道:“卢大人,你如果想和他们一样,当奴家的奴才,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你乖乖回答奴家几个问题,奴家说不定就可以向宗人府打个招呼,收了你这个奴才。”
  “免了,下官不敢高攀,下官还是当我的曲靖知县算了。”封翔下意识的一口拒绝――封翔是打算暂时当几天满清的顺民,等待机会反清复明,可并不代表封翔在这个期间也去给满清汉J当狗。
  “卢大人,用不着拒绝得那么快。”孔四贞娇笑,轻轻抚摸着封翔的胸膛,妩媚说道:“给奴家当奴才,好处可是很多很多的,至少要比给吴三桂当西选官强,当了西选官四处挨骂不说,想往上爬还比登天还难,有什么好?给奴家当了奴才,奴家不仅保你两年之内可以连升三级,还有着无数数都数不清楚的好处,要是那天奴家高兴了,还可以在朝廷里为你说上一两句话,让你前途无量。”说着,孔四贞在封翔赤裸的胸膛上捏了一把,吃吃笑道:“明白么?我的卢一峰卢大人?”
  “和硕格格,你这么热心收买我,到底想干什么?”封翔好奇问道。
  “很简单。”孔四贞扭动着水蛇腰,用撒娇一样的口气说道:“奴家就是想知道,平西王吴三桂吴世伯他把卢大人你派到广东去,到底是想干什么?还有,奴家知道九月十八那天,卢大人你到五华山上去给吴世伯他老人家治心病,奴家想知道卢大人你是怎么给吴世伯治病,还有给吴世伯开出了什么样的药方嘛。”――书中说明,其实刚一开始孔四贞收到关于封翔自告奋勇给吴三桂治病的消息时,开始还以为封翔只是一个想给吴三桂拍点马屁换取晋身之门的小角色,对封翔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只是为了摸清楚吴三桂的病情具体情况,才对封翔稍微有一点印象。直到发现封翔绕道广西、还有派人跟踪封翔被封翔金蝉脱壳之后,孔四贞才开始真正对封翔重视起来,所以抓到封翔之后,孔四贞少不得要亲自出马,打算摸清楚封翔绕道广西的真正目的,还有究竟肩负了吴三桂的什么命令。
  “既然格格你已经从肖二郎身上搜出了王爷的密信,那还问我干什么?”封翔疑惑问道:“格格可别告诉我,你不好意思拆开王爷的书信看里面的内容?”
  “王爷是奴家的世伯,奴家是他的世侄女――伯父的信,奴家看看当然无所谓了。”孔四贞娇媚的说道:“不过呢,奴家那位世伯父实在太狡猾了一些,在给平南王爷的信上什么实质内容都没有说,只是说一切与送信人――也就是你卢大人商量,没有留下墨吃纸,果然是老J巨滑啊。”
  “所以奴家没办法,只能请卢大人你帮忙了。”孔四贞忽然双手抱住封翔的脖子,小嘴凑到封翔的耳边,吐出一些略微带着一点古怪气味的语句,撒娇似的说道:“怎么样?卢大人,能帮奴家这个忙吗?如果卢大人帮了奴家的这个忙,卢大人你想对奴家怎么样,就怎么样,可以吗?”说着,孔四贞竟然伸出小手在封翔的胯下摸了一把,压低声音吃吃笑道:“真大,比奴家猜的还大。”
  “四格格,下官敢对你怎么样?”老处男封翔也没想到孔四贞会有这样的举动,略微有些脸红的苦笑道:“四格格你好象已经嫁人了吧?相公还是朝廷的广西提督,正二品,下官才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正七品,离孙军门差着十好几级,孙军门弄死下官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四格格你说下官还敢怎么样?”
  “这么说来,卢大人你是不想帮奴家这个忙了?”孔四贞大眼睛中流露出凄然欲绝的神情,很伤心的问道:“奴家好伤心,本来奴家还挺欣赏卢大人你的,卢大人你真这么忍心拒绝奴家?”
  “四格格,卑职很想帮你这个忙,可卑职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封翔耍起赖来。孔四贞娇笑,小手放肆的在封翔裤裆里游动,温柔抚摸,娇声说道:“卢大人,如果你不打算帮奴家的忙也没关系,奴家很温柔也很体贴,可奴家手下的人,就没有奴家这么温柔体贴了。卢大人,你明白吗?”
  “格格,用不着和他罗嗦!”孔四贞后面的几个壮汉都看不下去了,其中一个壮汉从火盆中拿起已经烧得通红的烙铁,颇有些吃醋的说道:“请格格把这个狗蛮子交给奴才,奴才保管要不了半个时辰就能让他开口!”
  “卢大人,怎么样?”孔四贞娇笑着接过烧得通红的烙铁,在封翔白白胖胖上晃来晃去,娇媚说道:“卢大人,你是消吃敬酒呢?还是吃罚酒?奴家很累了,打算去休息一会,要是卢大人你还是这么不识趣,奴家可就要把你交给他们了,他们虽然都是奴家的包衣奴才,可是心肠和脾气都不象奴家这么好,都很粗暴的。”
  “说还是不说?”封翔心下犹豫,暗暗心道:“如果说了,我以后就休想获得吴三桂的信任和重用了,利用他推翻满清和驱逐鞑虏也没指望了,说不定还会被这个女汉J杀人灭口,或者握着我的把柄,逼着我给她当碰马。可我如果不说,眼下这一关怎么过?难道要我学革命前辈在中美合作所里一样坚持不招?”
  “啊――!”封翔正犹豫的时候,孔四贞已经娇笑着把烙铁印到了封翔白胖赤裸的胸膛上,烙得封翔是皮开肉绽,肥肉滋油,杀猪一样惨叫。孔四贞则笑得益发甜美,甜甜的问道:“卢大人,很舒服吗?要不要奴家帮你吹一吹?”
  说着,孔四贞还真低下俏脸,凑到封翔胸膛被烫伤的地方吹了几吹,然后又是一烙铁烙了上去,封翔只觉得胸膛有如刀割,疼得满头大汗,失声惨叫,“啊――!停!停!停!”
  “停当然可以。”孔四贞媚笑着收回烙铁,又向封翔娇笑问道:“卢大人,那你现在总可以满足奴家的好奇心,告诉奴家那些奴家想知道的事了吧?”
  “这个……。”封翔还想考虑,那边孔四贞已经笑嘻嘻的把热浪逼人的烙铁举到了封翔的脸上。害怕自己俊脸被毁的封翔可不敢拿自己英俊帅气的相貌开玩笑,赶紧杀猪一样的惨叫道:“说,我说!四格格饶命啊!”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大清忠良卢一峰》!
  
第十一章 大清忠良卢一峰
  (PS:第二更送到,马上就是周一了,求推荐票和收藏。刚才发布的这一章不知为何需要审核,暂时重新发布一章,如果重复章节,等明天删除,请朋友们理解。)
  “我说,我什么都说,四格格饶命啊!”眼看着美艳如花又心如蛇蝎的孔四贞把烧得通红的烙铁举到自己面前,害怕自己英俊容貌被毁的封翔彻底慌了手脚,也顾不得出卖吴三桂会有什么危险后果了,赶紧杀猪一样的大叫道:“四格格,你要卑职说什么都行,饶命啊四格格――!”
  “贱蛮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还以为你的骨头能有多硬!”孔四贞神情狰狞无比的冷哼一句,将烙铁扔回火盆,又换回习惯性的娇媚面孔,吃吃笑道:“卢大人,那么请吧,奴家可警告你,最好不要耍花招,拿什么花言巧语的哄骗奴家。否则的话,奴家要是发起火来,卢大人可就不是吃烙铁那么简单了。”
  “卑职不敢,卑职不敢。”封翔连声讨饶,又一边心里飞快盘算着,一边小心翼翼的说道:“四格格,那么卑职还有一个小小恳求,望四格格千万要恩准――卑职向四格格你老人家交代的事,还望四格格代为保密,否则的话,平西王爷一定会让卑职死得更加凄惨百倍。”
  “那是当然。”孔四贞娇笑着在封翔脸上捏了一把,甜蜜蜜的说道:“只要卢大人说实话,听奴家的安排,那么奴家不仅不会泄露这件事,相反的,奴家说不定还会好好奖励卢大人你的。”
  “多谢四格格,多谢了。”封翔连声道谢,又说道:“那么四格格请问吧,卑职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保管四格格你满意。”
  “很好,卢大人很聪明。”孔四贞满意点头,忽然收住媚笑,沉声问道:“康熙六年九月十八那天上午,你在五华山下求见吴三桂,被拒绝后你又给吴三桂开了一张脉案,吴三桂马上就同意接见了你,脉案上到底写了什么?”
  “卑职在脉案上写了十六个字。”封翔见这件事无关大碍,便如实答道:“十六个字是:西王之病,根在于心。若要祛疾,必先治心。”
  “吴三桂的心病病根是什么?”孔四贞厉声追问道:“你一个小小的新进县令,从没到过昆明更没到过京城,又是如何得知吴三桂的心病所在?”
  孔四贞的这两个问题仍然无关大碍,封翔寻思了一下觉得还是说实话好,便把自己如何通过邸报分析出吴三桂的尴尬处境,还有吴三桂试探朝廷结果弄巧成拙的事都如实说了一遍。而孔四贞先是说什么都不肯相信封翔能够从清廷公开发行的邸报之上分析出朝廷机密,直到派人去收集了今年的朝廷邸报对比,孔四贞这才相信了封翔的话,又忍不住赞道:“卢大人,看不出来你貌不惊人,竟然还满腹韬略,能从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分析出这么多事情,看来奴家是要给皇上上一道奏疏,请皇上多多留意邸报上发布的消息了,可别又让象卢大人你这样的人摸去了朝廷的举动机密。”
  “四格格过奖了。”封翔哭丧着脸答道:“归根到底,卑职也只是雕虫小技,四格格你才是屠龙之术――卑职九月十八在五华山下写了一封信,才过了几天,四格格你就摸得一清二楚♀份能耐,卑职就是一万年也赶不上。”
  “是吗?嘴真甜。”孔四贞开心一笑,在封翔腰上捏了一把,娇笑说道:“那么嘴甜甜的卢大人,现在你可以告诉奴家,你给吴世伯开出了什么样的治心病的方子了吧?”
  “到关键了。”封翔有些紧张,心道:“刘玄初老师曾经警告过我,我给吴三桂老汉J献的养贼自重之计,绝对不能让鞑子朝廷知道,否则的话,不管是鳌大胡子还是康小麻子都饶不了我。可是我如果不说实话,又该用什么话对付这个女汉J?这个女汉J又滛荡又狡猾,我要是露出点破绽,恐怕瞒不过她的眼睛……。”
  “在想什么?”孔四贞手上忽然用力,在封翔腰上软肉处狠狠拧上一把,冷笑说道:“本宫警告你,如果敢耍花招,小心你的脑袋!”
  “卑职……卑职……。”封翔大急,那边孔四贞的几个随从则又拿起烙铁,毒蛇一样的目光一起盯到封翔身上,只等孔四贞一声令下便一起动手,把封翔活活烙成广西脆皮肉。而封翔紧张之下灵机一动,忙大叫道:“四格格,卑职如果说了,你可千万不能泄露出去――卑职给王爷开的药方是,让平西王爷上表朝廷,自请撤藩!”
  “自请撤藩?!”孔四贞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孔四贞的主子们是多么消吴三桂自己提出撤藩啊,对这个愿望盼望得以至于封翔亲口说出之后,孔四贞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惊奇之下,孔四贞忽然一把伸进封翔的裤子里,捏着封翔最关键的部位,阴声说道:“姓卢的,你当老娘是三岁小孩子?你敢在吴三桂面前说出让吴三桂自请撤藩的话?你信不信,老娘一把就能把你捏成太监?!”
  “他娘的,这个女汉J的脸皮到底是怎么长的?”命根子被捏的封翔心中叫苦,嘴上则反问道:“四格格,卑职身为朝廷命官,大清忠良,为什么不敢对王爷说这样的话?王爷如果上表自请撤藩,朝廷对王爷的疑心就会消除,朝廷没了疑心,王爷还用的什么?王爷的心病不就痊愈了?卑职这个方子难道不对症?”
  “真的?”孔四贞将信将疑,但封翔的话确实有几分道理,吴三桂如果真的上表自请撤藩,那么的孔四贞主子的疑心自然也会消除,吴三桂自然也就不用的朝廷怀疑自己而寝食难安了。所以稍微盘算了片刻之后,孔四贞又试探着问道:“那么你给王爷开出了这个药方之后,平西王爷又是怎么反应的?同意用你这副药没有?”
  “四格格开玩笑了。”封翔苦笑说道:“自请撤藩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事,王爷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接受?卑职开出了这个药方之后,王爷根本就没说话,不同意也没反对。”
  “既然如此,那你按惯例进京面圣,为什么不走贵州和湖南的近路,偏偏要饶道走广西,还要去广东?”孔四贞不动声色的追问道:“还有,吴三桂为什么要派他的王府侍卫保护于你?你到广东去干什么?”
  “卑职奉了王爷的命令,到广东去叩见平南王爷。”封翔犹豫着回答,心里则飞快盘算如何应付孔四贞接下来的追问。但孔四贞根本就不给封翔机会考虑,马上追问道:“吴三桂派你去求见尚可喜干什么?”
  “这个……,说来话就长了。”事情到了这步,封翔只能一边拖延时间一边想办法编造理由,稍一盘算后,封翔向自己被扒去放在一旁的上衣努努嘴,说道:“四格格,卑职在那件衣服里有一本书,请你先拿出来。”
  孔四贞向旁边的随从使个眼色,一个随从立即上去拿起封翔的上衣,从里面翻出了刘玄初传过封翔的那本《茂遐策问集》,双手捧到孔四贞面前。封翔解释道:“四格格,这本《茂遐策问集》,是平西王爷身边的第一谋士刘玄初刘老先生送给我的,茂遐二字,也就是刘老先生的自号,这本书也是他的亲笔所作。”
  孔四贞稍一回忆,点头说道:“不错,刘玄初是有这么一个字号,不过刘玄初那个老东西为什么要把这本书给你?”
  “因为刘玄初先生的心思和卑职一样,也是消王爷自请撤藩。”事情到了这步,封翔也不得不往自己那个铁杆反清师傅的脑袋上乱扣屎盆子了,振振有辞的说道:“实际上这次王爷派卑职去广东拜见平南王爷,实际上也是刘老先生的主意。因为刘老先生虽然消王爷自请撤藩,消弭朝廷对王爷的疑心同时为王爷留下千古忠名,但天下藩王不只王爷一个,王爷即便采纳刘老先生和卑职的建议自请撤藩,也得顾忌到平南王爷和靖南王爷的感受是不是?总不能王爷自己一个人主动请求上表撤藩,当了朝廷的千古忠臣,给其他两位王爷留下千古骂名吧?”
  “吴三桂真有这么好心?”孔四贞有些惊喜,心说吴三桂那个老东西如果真能自请撤藩,老老实实交出兵权印把子,主子们倒是可以省不少的心了,我们大清天朝,也就可以一统江山万万年了。
  “四格格,卑职斗胆说句冒犯的话,你是不是太不相信王爷了?”封翔小心翼翼的说道:“王爷如果真有异心,那么顺治十七年,王爷为什么要遵从朝廷的旨意裁军一半?康熙四年,为什么又主动请求裁军两成,为朝廷减轻负担?王爷和卑职对朝廷的忠心天地可表,日月可鉴,为什么就不能主动提出撤藩?”
  短短五年时间里,吴三桂两次裁去了超过七成的军队,这确实是事实,同时也是吴三桂害怕满清朝廷猜忌自己而主动让步的铁证,这一点孔四贞和孔四贞的主子们也心知肚明,所以封翔现在道来,倒也让孔四贞有些相信。低头盘算了片刻之后,孔四贞微微点了点头,轻声说道:“不错,从吴三桂主动请求裁军这点来看,如果真有人力劝吴三桂主动请求撤藩,吴三桂是有可能接受这个建议。”
  “是啊。”封翔乘机说道:“四格格明鉴,卑职不敢说半句假话,刘玄初老先生亲口告诉卑职,王爷听了他和卑职的建议之后,确实已经动心了,有些想要主动上表请求撤藩,回辽东老家养老。但很可惜的是,王爷又得顾忌平南王和靖南王两位王爷的感受,怕主动上表后成了出头鸟,得罪了那两位王爷。所以呢,颇为赏识卑职的刘玄初老先生就又给王爷出了一个主意,让卑职借着进京面圣的机会,顺便到广东去求见平南王爷,试探一下平南王爷对主动上表请求撤藩的态度。”
  “四格格你一定要问了,王爷放着那么多文臣武将不用,为什么要派卑职这么一个七品芝麻官去当这个使者,试探平南王爷的态度?”封翔滔滔不绝的说道:“其实卑职也这么问过刘玄初先生,结果刘玄初先生笑着反问卑职,王爷手下的文臣武将中,有几个会真心诚意的支持王爷主动请求朝廷撤藩?除了卑职这个对朝廷和王爷都忠心耿耿的七品芝麻官,又有几个会全力去劝说平南王爷和平西王爷联名上表,主动请求朝廷撤藩?”
  “不错。”孔四贞终于相信了一些封翔的话,心中暗道:“这个卢胖子说得对,吴三桂两次裁军,又把大儿子吴应熊放在北京做人质,还亲手绞死了蛮子皇帝永历,从这些方面来看,吴三桂是有可能接受主动请求撤藩的建议。但是就算吴三桂同意,吴三桂手下那帮人,比如吴应麒、夏国相和马宝这些人,也肯定不会支持吴三桂的这个决定。毕竟,他们的荣华富贵都是依附在吴三桂的身上,吴三桂如果主动请求撤藩没有了权势,他们还怎么享受荣华富贵、金钱俊男?”
  “好,这个臭脿子有些相信了。”封翔察言观色,发现孔四贞动摇不由心中暗喜,赶紧趁热打铁说道:“四格格,现在你该知道刘玄初先生为什么要把这本书送给卑职,又为什么要派王爷绕道去广东了吧?因为王爷麾下那么多人,只有卑职这个大清忠臣公开表示支持王爷自请撤藩,和刘玄初先生的心思一样,刘玄初先生为了让王爷采纳我们的建议,留下一个千古忠名,除了派卑职去广东,还能派谁?”
  “这倒也是,这个卢胖子如果真能成功劝说了尚可喜和吴三桂联名上表请求撤藩,那么受损的只会是吴三桂手下那帮心腹亲信,这个卢胖子却可以为朝廷立下大功,成为朝廷的功臣。”孔四贞终于相信了封翔的话,同时心中暗喜,自己如果能够利用这个卢胖子说服吴三桂和尚可喜同时上表请求撤藩,那么自己可就真的是为主子们立下大功了。
  “这么说来,卢大人,奴家这次可是和你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盘算了许久后,孔四贞俏脸上再次露出千娇百媚的笑容,吃吃笑道:“不过卢大人,奴家还有一件事十分奇怪,既然你是为了朝廷和平西王爷着想,想要劝说平西王爷和平南王爷主动请求撤藩,那么奴家派广西军队秘密监视于你的时候,你为什么要金蝉脱壳摆脱奴家的追兵?还有刚才被奴家生擒之后,你明明都已经猜出了奴家的身份,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件事禀报给奴家?非要动刑才肯交代?”
  “难道说,卢大人你是心虚了?”娇笑着,孔四贞的笑容再次狰狞起来,盯着封翔的双眼一字一句说道:“或者说,卢大人你的话没一句是真的,只是奴家的刀子架在脖子上,所以才编出这些话来骗奴家?”
  “冤枉!冤枉啊,卑职冤枉啊!四格格你冤死卑职了!”封翔一边心中大骂着孔四贞阴险狡猾,一边飞快盘算,连叫了四声冤枉之后,封翔已然找到借口,赶紧解释道:“四格格,你是什么人?定南王孔王爷唯一的千金,孔王爷定藩唯一的继承人,卑职怎么知道四格格你支不支持平西王爷主动请求撤藩?万一四格格你也舍不得撤藩放弃广西,那卑职还有命在么?”
  “咦,我怎么把我自己的立场给忘了?”孔四贞仔细一想忍不住哑然失笑,自己是对朝廷忠心耿耿,来广西也是为了监视吴三桂和尚可喜这帮人,想方设法替主子们削除三藩――可自己这些政治立场和政治目的,平时里一直隐藏得很好,除了极少数心腹党羽之外几乎没人知道,也难怪这个卢一峰会对自己怕成这样了。毕竟,劝说吴三桂和尚可喜主动请求撤藩,是一个同时得罪云贵、广西、广东和福建四藩的事,一个弄不好就得暴死街头。
  “好吧,卢大人,你的答案奴家很满意。”孔四贞再次娇笑起来,回头吩咐道:“把卢大人放下来,给他上药,沐浴更衣后带来见我。”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