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65部分

叫来,我倒要当面问问她,到底我老不老?还有,我和你卢老师比起来,到底谁更帅气一些?”
“那我去问问她,看她愿不愿意来这里挑选你们。”?奇宇到底还是孩子,又说了一句卢先生你千万别走,我去问她,然后就快步快出了房间,留下卢胖子等人在房间中哈哈大笑。
大笑过后,见房间中没有了外人,朱方旦先让肖二郎、洪熙官和方世yù三人到mén外守着,不让外人靠近偷听,然后才放低声音,向卢胖子说道:“东家,你为了报答?家的收留之恩,在南宁又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招来一些事先预想不到的后果?影响到你重返曲靖任职的计划?”
“我也在发愁这事。”卢胖子点头,皱眉说道:“如果早点想起来凤凰山那里不是锡矿,而是一个特大银矿,那我怎么都得先掂量一下后果,然后再决定到底卖不卖这个天大人情给?家父子了。”
“这个人情确实太大了,大到了任何人都不得不垂涎三尺的地步。”朱方旦也是点头,又沉yín说道:“而且学生的的是,这个人情已经大到了?家父子无法接受的地步,不管是朝廷还是孔四贞,都绝对不会看着?家父子独吞这个人情,不是想办法分走大头,就是想办法把?家从南宁赶走,独吞这个天大人情。”
“那是当然,如果?家父子认为靠着凤凰山银矿,就能确保他们的军队今后粮饷无忧,那他们就大错特错了。”卢胖子冷笑起来,压低声音说道:“他们现在最聪明的做法,是应该赶快在朝廷里找一个大靠山,把利益拱手让出一半以上,这样他们才能吃点残羹剩饭。否则的话,如果他们想吃独食或者靠山不够强硬,唯一的结果就是jī飞蛋打,什么都捞不到,白帮别人做了嫁衣。”
“是这个道理,自古以来就是这样,匹夫无罪,怀壁其罪。”朱方旦深感赞同,又问道:“那东家要不要好人做到底,给?家父子指点一下?”
卢胖子不说话了,只是微笑着上下打量朱方旦,看得朱方旦满头雾水,差点都怀疑自己脸上沾了什么脏东西,半晌回过神来后,朱方旦又一拍自己的额头,懊恼道:“学生真是越活越倒退了,跟了东家这么多年,怎么还说这些傻话?”
“当然了,?家对我们不错,也不能看着他们掉到井里也不拉一把。”素来狼心狗肺的卢胖子忽然又难得大发慈悲一次,说道:“这样吧,一会你替我起草一封书信给王爷,把凤凰山银矿的事向王爷详细禀报一下,切记,一定要把凤凰山银矿的储量写明王爷愿不愿意向?家伸出援手,怎么向?家伸出援手,?家愿不愿意接受王爷的帮助,怎么接受王爷的帮助,咱们就别管了,容易得罪人。”
“学生明白。”朱方旦心领神会的答道:“这么重大的问题,还是让王爷和?家自己头疼去,反正东家你是头号功臣,不管他们谁吃下了这个银矿,最后都少不了东家你这一份,犯不着再去搀和。”
到这,朱方旦也忍不住yīnyīn一笑,补充道:“而且更妙的一点是,这个银矿不管是落到了王爷手里还是?家手里,都和孔四*子结下了不共戴天之仇,想不彻底撕破脸皮都不行了。”
“聪明,朱师爷果然是大有长进。”卢胖子夸奖了一句,又轻轻锤打着自己的额头,叹息道:“王爷和咱们是自己人,什么事都可以敞开了把话说明白,所以这件事倒好办,可是朝廷那边,我就真的有点头疼了。我现在都在的,咱们的那位麻子皇帝,就算对我消除了所有猜疑,也再也不会放我回云南去了。”
“这也正是学生最的的。”朱方旦紧张说道:“东家你的才华这么出众,咱们的麻子皇帝就算不再猜忌你,也会的把你重新放回云南去又帮了王爷大忙,甚至的东家你把命丢在云南,白白làng费了东家你一个人才,就说什么都不肯把你放回云南了。”
卢胖子继续轻锤额头,喃喃说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只有继续留在广西、等待风头过去再回云南了。可是这么一来,在这期间万一王爷和朝廷的矛盾忽然jī化,我再匆匆赶回昆明时间也许就晚了,而且到时候我也很难重新掌握曲靖绿营这支嫡系了。还有,我又该如何向平南王府jiāo代,平南王府好歹是婉欹的娘家,他们认我这个nv婿请我回老丈人家,我如果坚持拒绝,又怎么向婉欹jiāo代?”
“东家,还有一点。”朱方旦提醒道:“如果东家你坚持不肯离开与云南毗邻的广西,也不接受朝廷和麻子皇帝委派的其他官职,只怕又会引起一些人的疑心。”
卢胖子不答,半晌才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个观点,忽然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恨恨说道:“关键就是孔四贞那个*子,如果她不在麻子皇帝面前卖nòng风sāo,领着一帮面首奴才煽风点火,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麻子皇帝那有这么多心思经臭心我?总有一天,老子要让那个孔四*子尝尝西洋的木桩刑,让她彻底爽到死”
“东家说得对,如果没有孔四贞那个*子煽风点火,麻子皇帝绝对不会这么留心到你全国几百上千个县,麻子皇帝那来多的jīng力,专mén留心你这个曲靖县令?”朱方旦附和,又说道:“可惜上次王煦王总宪没能彻底扳倒孔四*子,还无意中把孔四*子带回了京城否则的话,说不定麻子皇帝早就忘了东家你是谁了,东家你也可以轻松许多了。”
“王煦当然不可能扳得倒孔四*子。”卢胖子冷哼道:“孔四*子对麻子皇帝来说,实在太重要了,她控制的广西,可以直接威胁到王爷的云贵腹地,又可以切断王爷和广东、福建的联系,这么重要的地方,麻子皇帝敢放其他人来?还有,孔四*子还掌管着十三衙mén,替麻子皇帝秘密监视着鳌拜、王爷和全天下的藩王官员动静,麻子皇帝舍得让她倒台?”
到这里,卢胖子忽然心中一动,脱口说道:“咦?我怎么忘了这一点?”
“东家,你忘了什么?”朱方旦好奇问道。
卢胖子没有急着回答,挥手制止朱方旦打断自己思路,沉yín了许久后,卢胖子才缓缓说道:“我忘记了很重要的一点,既然孔四*子是麻子皇帝的绝对心腹,又是绝对扳不倒她的,她又和我们不共戴天――那么,我何不借她的力量,让我重回云南,同时让麻子皇帝不再猜忌于我?”
“东家,你昏头了?”朱方旦惊奇问道:“孔四*子是我们不共戴天的死对头,那还想借她的力量让你重回云南?让麻子皇帝不再猜忌于你?”
“朱师爷,如果你是孔四贞。”卢胖子表情有些jī动,问道:“那么在什么情况下,你会让我这个死对头回云南?还有在什么情况下,你才会让麻子皇帝不再留心到我,让我在云南自生自灭?”
“在什么情况下?让东家你回云南又让麻子皇帝不再留心东家你?可能吗?”朱方旦更是糊涂,说道:“东家你的才具,就好象黑夜里的火山一样醒目,麻子皇帝怎么可能不留心到你?”
“不用拍马屁。”卢胖子坚决摇头,说道:“我现在问你的是,假如你是孔四贞,在什么情况下,你会想方设法劝说麻子皇帝把我放回云南,然后让我在云南自生自灭,再也不来主动招惹我?”
卢胖子的这个问题实在太难回答了些,朱方旦苦起了脸,仔细盘算了许久,朱方旦才迟疑着说道:“除非……,除非……,如果学生自己是孔四贞,除非东家你如果不回云南,就会要了学生的命,学生才会劝说麻子皇帝把东家你放回云南。还有,如果东家你一旦离开云南,就有可能威胁到学生的脑袋,学生才会想方设法的阻止东家你离开云南,让东家你在云南自生自灭。”
卢胖子脸sè凝重,仔细考虑许久后,卢胖子又一拍桌子,说道:“有办法了朱师爷你说得对,除非我只有在云南,才不会威胁到她孔四*子的脑袋和利益,她才会想方设法的让我回云南只要抓住了这个要害,咱们就有法子了”
“东家,什么好法子?”朱方旦迫不及待的问道。
卢胖子笑着摆手,示意朱方旦稍安勿躁,盘算了许久后,卢胖子才缓缓说道:“朱师爷,你会丹青吗?”
“丹青?”朱方旦楞了一楞,搔头答道:“会一点,但不是很jīng通。”
“没关系,只要能画就好,麻烦朱师爷辛苦一下,今天晚上替我画两幅画。”卢胖子沉yín着说道:“画的内容很简单,第一幅画请师爷画三个人,第一个穿着王爷服饰,手里拿着武器,第二个人画一个胖子县令,张手拦在那个王爷面前,第三个人是nv人县令背后,手里拿着一把刀子,捅进了那个县令的脊背。”
“第二幅画嘛,照样画这三个人,不过那个nv人要画成躺在地上,还没有了脑袋。然后那个胖子县令手里也有武器,和那个拿着武器的王爷打斗。嗯,就这些就足够了,画上的人只要服装的特征明显就行了,脸部可以画模糊一些,那个王爷甚至可以背着脸,这样更省事。”
“明白了,东家放心,明天早上,保管你能拿到那两幅画。”朱方旦也不笨,马上就心领神会了卢胖子的用意。末了,朱方旦又问道:“不过东家,你现在已经辞官了,打算用什么渠道把这两幅画送到麻子皇帝面前?”
“这个就太容易了。”卢胖子微笑起来,说道:“朱师爷忘了,就在这南宁城里,就有好几个朝廷大员可以帮我们这两幅画送到麻子皇帝面前的。还有,他们也是我计划中的重要一环,他们不是想让我帮他们发财和发大财吗?不给我卖点力气,我凭什么要帮他们?”
bk
b
第一百三十五章 公然宣战
和朱方旦商量好借敌之力重回云南的方略,又仔细盘算好了什划的大概细节,到了第二天早上,一夜没睡脸上带着浓浓黑眼圈的卢胖子就找到了缘国安和综虞玄父子,恳请骡家父子出面,以他们的名义,邀请正在南宁城中的金光祖和尚之节等人过府赴宴,并且再三强调一定要把金光祖、马雄镇、马雄、尚之节和黄掌丝等人同时请到现场,以便自己行事。
本来卢胖子当然也可以用自己的名义邀请,正有求于卢胖子的金光祖等人也不会不给这个面子,只是卢胖子的官职身份实在太过低微了一些,习时请这么多大员权贵,就算人家都给面子也不好开这个口,所以也就只好拜托缘家父子帮忙了。而综家父子当然不会拒绝卢胖子的这么一个xiǎoxiǎo要求,马上以综国安的名誉送出请贴,邀请金光祖等人过府一聚,同时也坚决拒绝了卢胖子自掏腰包的请求,由自己们掏银子杀猪宰羊,张罗宴席款待金光祖等大员权贵。
广西老提督缘国安的面子显然比卢胖子的面子好使一些,巳时刚过,尚之节就第一个兴冲冲的赶到了综府赴宴里除了礼物之外,还真提有一根绳子,摆出了要把妹夫绑回广外的架势,紧接着黄掌丝和马堆镇一前一后被迎进了骡府,(祸害大清百度贴吧然后不等综国安和缘虞玄父子亲自出迎,老丘八马雄没有通报就直接进了绿府,拉着综国安这个老战友哈哈大笑着叙旧,最后则是官职最高的金光祖,是被综国安父子从街口一直迎到家中的。
虽然骡国安的老面子确实管用,不过金光祖等人显然不是冲着综国安这顿饭来的,进得府来,一个个东张西望找的就是卢胖子这个活财神,而卢胖子也没让他们失望,难得亲自辅导绿奇宇读了一遍《三字经》就来到客厅,陪着综家父子款待这几个豺狼饿虎。
喝着茶说了一通家长里短缘虞玄越来越漂亮之类的废话,金光祖放下茶杯,第一个满面微笑的向卢胖子问道:“卢大人,如果本官没有记锚的话,你辞去大兴县令的奏折,好象到现在还没有批下去吧?”
“回金部堂,没有。”声胖子老实答道:
“算路程和时间,草民的辞官折子应该送到京城才有几天时间,不过按朝廷的惯例,官员上表辞官并主动离职者,吏部不仅立即批准,还记大过一次或者永不叙用,所以草民估计,卑职的折子吏部应该批了。”
“那可不一定。”金光祖笑了起来,说道:“以卢大人你的才具能力,还有在曲靖三年来的表现,即便真的递了辞官折子,吏部也未必会批准,八成会回文拒绝,让你继续到大兴上任,或者给你换一个差使。
“就算是这样,草民也坚持要辞,了不起再上一道谢恩请辞折子罢了。”卢胖子斩钉裁铁的说道:“草民心意已决,对官场仕途更是心灰意冷,再也不想出仕为官了,而且目前也不打算离开广西,想在广西这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多呆一段时间。”
“妹夫,你这什么话?”尚之节急了,赶紧说道:“就算你不想当官了,你也用不着在广西麻烦马中承、马军mén和骡老将军,跟六舅哥回广州去,那里才是你的家。还有,把我妹妹和我外甥也带上,父王和母妃可是天天在念着她们。(祸害大清百度贴吧“不麻烦,不麻烦。”马雄马军mén比尚之节更急,抢着说道:“一峰贤侄,既然你想留在广西,那你也别客气,跟伯父我回柳外去,那里的风景比南宁更好。”
“马军mén,柳州的风景当然好,可是我们广西那里的风景不好了?”马雄镇接过话头,又转向卢胖子说道:“卢大人,既然你不想到天寒地冻的北方当官,那你到风景如画的桂林去任职如何?桂林山水甲天下,你到了那里,桂林府的大xiǎo官职你随便挑,本官一定金力保荐,就算你已经是无意仕途,那也可以到本官的幕府之中暂且安身,不知卢大人的意下如何?”
“马中承,柳州也是你管的地方,柳州好了,还不是你的政绩?”马雄反驳问道:“只要一峰贤侄愿意留在广西,在那个外府对你来说不是一样?再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四格格和一峰贤侄有些误会,他敢去桂林么?”
“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我相信误会应该不大吧?”虽然xiǎo麻子和蜡清朝廷严密衬锁了许多的深层内幕,所以马雄镇还真不知道卢胖子和孔四贞早已经是不共裁天的死敌,只是好奇又好心的问道:“对了,卢大人,你能不能告诉一下本官,你和四格格到底有什么误会?
为什么四格格那个家奴裁良臣要派人来南宁抓你?本官能不能替你们化解一下?”
“是啊,姑老爷,你和四格格到底是有什么误会,能不能对我们说一下?”黄掌丝也是满头雾水的问道:“我们在广州只是听说你和四格格有过一些误会和冲突,可究竟是什么误会和冲突,就连平南王爷到现在还是一头雾水,你能不能对我们说一下我们能不能帮到你?”
“还是不说算了。”卢胖子摇头拒绝,(祸害大清百度贴吧说道:“总之一句话,我和四格格,早就已经是势不两立了。”
卢胖子拒绝回答这个敏感问题,马雄、马雄镇、黄掌丝和尚之节等人当然不依,一个劲只是追问原因,还好,同在现场的金光祖身为两广总督,知道一些旁人难以企及的机密,站出来为声胖子打圆场道:“各位大人,既然卢大人不肯说,那你们也别勉强他了。而且据本督所知,有一些事,一峰确实不方便说,但过错绝对不在一峰身上,一峰这次负气辞官,也和这些事情有点关系。”
金光祖开了。,众人当然不敢继续bī问,尚之节则乘机说道:“妹夫,别怕,不就是得罪了一个定南王府的四格格么?只要你回到了广州,天大的事也有我们平南王府给你蹬,谁也用不着怕!而且还能帮你讨回所有公道!”
卢胖子低头不答,偷偷酝酿感情,那边金光祖则又说道:“卢大人,六王子的话,话糙理不糙,眼下你最好还是随着我们回广州的好,有平南王府为你做主,你的所有冤屈委屈自然能够得到伸张,司时你还能帮着你的岳父平南王爷、还有帮着本督一起造附广百姓。
届时你既向岳父尽了孝心,辅佐他成为一代贤王,自身又能尽展所长,功威名就,岂不妙哉?”
“这样吧,到了广州,你想在两广境内担任什么官职,尽管开口,本督与你岳父一起联名编,两广总督加平南王府联名力保,朝廷还能不给这么大的面子?恐怕你就是想要一个布政使的差使,恐怕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吧?”
金光祖都已经把话说到这地步了,卢胖子还是低着头一言不发,早已被冷落在一旁的真正主人缘家父子则是提心吊胆,生怕卢胖子经受不住yòu惑,真的就撇手离开云南。直到过了许久后,卢胖子才缓缓抬起头来,用很沉重的声音问道:“各位大人,各位长辈,还有六舅哥,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不能接受。”
“不能接受?”尚之节一拍桌子,吼道:
“我是你嫡亲的六舅哥,我的话你也敢不听?”
“六舅哥,你不要急,听我把话说完。”
卢胖子表情痛苦的摇头,说道:“其实各位大人和各位长辈最消我去做的事,我心里都明白,我也做得到。就好象你们消的八旗纲膏大现模种植吧,这点对我来说易如反掌,只要让我实地勘探一番,我就能知道那个地方到底能不能种植八旗纲膏,种子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题,云南那边的种子就是我找到的,我再想找还不容易?”
“而且,我这几年来一直在钻研八旗纲膏的提炼工艺,也已经取得了成果,可以这么说吧,我只要愿意,两广种出来的八旗纲膏只要经过我的新技术提炼,就一定能抢光云南的八旗纲青生意。”
“还有六舅哥,根据我的研究,南宁凤凰山的这个银矿是我大清第二大银矿,但大清最大的银矿是在这么地方?你知道么?”不知道,那我告诉你,就在广东!只要给我一段时间勘察寻找,就一定能找到!”
“马中丞,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去年广西的粮食自给好象还不到八成吧?如果我愿意,我可以帮你把广西从粮食输入省,变成粮食输出省!你可以不信,但我自己有绝对的自信!”
马军mén,马伯父,你的驻地柳州有的是石灰石和白云石,这些东西虽然一文不值,可我知道,西洋有一种法子,可以把这些东西变成宝贝。平西王爷那边已经有一个叫孙殿英的在搞了,这个法子我也会,只要你在那里也能搞出来,那么靠着柳州发达的水路码头,就可以直接卖到西洋商人手里,牟取暴利。“涵滔不绝的吹到这里,卢胖子又抬头看了一眼垂涎yù滴的金光祖等人,缓缓说道:“这些东西,对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难事,可是我就是不想去干!各位大人,各位前辈,你们如果消我能去帮你们做这些事,那你们能不能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各件?”尚之节迫不及待的说道:
“妹夫有条件赶自家人用不着客气。”
“我想要一样东西。”卢胖子郑重说道:
“卢一峰斗胆,想用这些学问换一样东西,那位大人或者那位长辈给了卢一峰这东西,卢一峰就把这条命jiāo给他了!”卢大人,你要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金光祖好奇问道。
“我想要一一。”卢胖子句说道:
“孔四贞的脑袋!”
“你说什么?”包括缘国安和综虞玄父子都惊得站了起来,尚之节更是失声惊叫道:“妹夫,你疯了?要四格格的命,你想让我们平南王府跟着你被满mén抄斩!”祸害大清百度贴吧
“六舅哥,你误会了。”卢胖子摇头,说道:“我不是想请你们去暗杀,或者刺杀孔四贞,我只是想求你们按着朝廷的现矩来,上本弹劾子L四贞的累累罪行,请皇上和朝廷把她明正典刑,斩首问罪!还饱受她荼毒的广西百姓一个公道,也还我一个公道!”
到这,卢胖子又环视一眼在场众人,严肃说道:“备位大人,各位前辈,孔四贞在广西倒行逆施,横行不法的累累罪证,我相信你们手里已经掌握得有不少了吧?我手里也有一部分,如果你们能将她的这些罪行公诸于众,请朝廷把她明正典刑,灭mén抄家,还我一个公道,那么我这条命就是你们的了!如果不然的话,卢一峰就宁可终老山林,也绝不再与孔四贞这样的人共事一朝!”
大厅中鸦雀无声,许久后,金光祖才努力用平静的口气说道:“卢大人,你和四格格之间,真的已经到了这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地步了?”
“早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卢胖子冷笑一声,又表情惨淡的说道:“这次卢一峰辞官之后,放着岳父的平南王府不去投奔,却偏偏来到这广西南宁投奔缘老将军,真正的目的,其实就是等着她孔四贞亲手来杀的!还有就是随便多收集一些她孔四贞的罪行,期盼有朝一日能够将她的这些罪行呈献御前,请皇上将她绳之以法,明正典刑。”
金光祖和马雄镇等人个个张口结舌,不敢言语一一本来以孔四贞的德行,能够把她杀头抄家的罪名罪证那是一抓就有一大把,这些两广的地方官员收集起来更是不费吹灰之力,可是为了卢胖子去和孔四贞拼命,金光祖和马雄镇等人当然就得掂量掂量后果了。
“呵,我就知道是这样。”卢胖子苦涩一笑,摇摇头,说道:“各位大人,各位前辈,还有六舅哥,现在你们该知道我为什么不去投奔平南王府的原因了吧?不是我不想去,是我怕连累岳父一家啊。”
“谁怕你连累了?“尚之节抢着说道:
“你只要到了广州,她孔四贞敢动你一根毫má舅哥把脑袋给你!”
“既然如此,那六舅哥敢不敢上表朝廷,折子明发,弹劾她孔四贞的累累罪行,请皇上把她明正典刑?”卢胖子反问。
尚之节哑口无言,半晌才勉强说道:“不是我不敢,只是她孔四贞身份持殊,要想动她,必须得先经过父王的同意。
“呵。”声胖子又是~声苦笑,说道:
“六舅哥,黄叔父,那么就烦劳你们给岳父大人和大舅哥带一句话,他们的nv婿,他们的妹夫,被孔四贞给害得走投无路了,只能到广西领死了!(祸害大清百度贴吧他们如果还想要我这个nv婿,要我这个妹夫,那么就请他们给我主持公道,为我洗刷冤屈!否则的话,我也不想去广州连累他们,请他们忘了我这个亲戚吧。
到这,卢胖子顿了一顿,又说道:“还有,请顺便告诉老泰山和大舅哥,我在来广西之前,已经安排好了婉散母子的归属,家有良田六百亩,店铺十二家,她们母子不会为生计发愁。只求老泰山看在父nv情份上、请大舅哥看在兄妹情分上,给她们一点保护,别让她们又被孔四贞欺负了就行。”
“妹夫,你这话……。”尚之节被卢胖子挤兑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尴尬说道:“有什么话回广州,你当面对父王和王兄说不更好?再说到了那里,你也可以什么都不用心了。”
“我绝不离开广西。”卢胖子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我就是要死在这里,让天下人都看清楚孔四贞的真面目,有朝一日我的沉冤得雪,她孔四贞多一条骂名,我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瞑目了!”
“这xiǎo子真的发疯了,准备和孔四贞拼命了。”众人心里都是一惊,知道声胖子这次是公然对孔四贞宣战,不斗出个你死我活就绝不罢休!
“各位大人,这是卢一峰弹劾孔四贞的奏章。”卢胖子从袖子里取出一个密衬的信袋,双手捧起送到金光祖等人的面前,沉声说道:
“卢一峰现在已经辞官为民,没有资格通过驿站将这道奏章送到京城,送到皇上面前一一卢一峰斗胆,想请一位大人代为转递,不知那位大人可以帮卢一峰这个忙?”
金光祖、马堆镇和马堆三个有资格把奏表直接送到xiǎo麻子面前的大员都咽了一口口水,全都犹豫着不敢作声,尚之节和黄掌丝更是有多远躲多远,而卢胖子对此也早有心里准备,假惺惺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各位大人都不肯帮卢一峰这个忙“那卢一峰也不敢勉强,没关系,我另外想办法就行了。”
罢,卢胖子将那个密衬信袋收起,拉开衣服又要塞进袖子里,不曾想旁边忽然伸过来一只枯瘦的老手,将那个信袋接了过去,卢胖子惊讶抬头却见接过信袋的人竟然是病得半死不活的广西老将综国安。缘国安一只手扶在缘虞玄肩上,一只手拿着信袋,咳嗽着说道:“卢大人,凤凰山的事,老朽没什么可报答你的,就用替你转递这道奏童报答你吧。你放心,不管用什么办法,那怕是敲登闻鼓告御状,老朽都会把这道奏章送到皇上面前。”
“绿老将军……。”卢胖子难得有点感动这之前,声胖子的最后准备只是请王煦出面,bī着王煦再还一次人情,可是说什么也没想到绿国安会主动帮自己这个忙的。
“卢大人,不用说了,老朽也不光是为了你一个人。”缘国安咳嗽着摇头,艰难的说道:“孔四贞丢光了老王爷的颜面,老朽身受王爷知遇之恩,也该替王爷管教管教他这个不争气的nv儿了。”
“虞玄,把陈师爷叫来。“综国安又咳嗽着吩咐道:“我也要顺便上一道奏章,弹劾王爷那个不孝的nv儿,罪名罪证,我这里要多少有多少。”
“是。”绿虞玄哽咽着答应,知道父亲是下了多么大的决心,才决定对孔有德的nv儿宣战。可就在这时候,金光祖忽然说道:“综老将军,且慢。”祸害大清百度贴吧
“总督大人,你用不着劝我,我已经下定决心了。”综国安摇头。
“我不是劝你,我是提醒综老将军,你已经辞去了广西提督的职务,你的奏折必须明发,还只能经过通政使司转发。”金光祖伸手,从缘国安手里接过那个密衬的信袋,说道:“所以,卢大人这道密衬的奏童,还是让我出面转递吧。”
罢,金光祖又转向卢胖子说道:“卢大人,用不着谢我,事关广西官员,本官身为两广总督,理应如此。还有,四格格纵容家奴裁良臣、王永元横征暴敛,鱼ròu百姓,激起灌阳、恭城、富”等地多处民变,本督也该向皇上奏报一下了。”
“多谢,多谢总督大人。”金光祖良心发现决定向孔四贞施压,卢胖子当然是大喜过望,赶紧向金光祖拱手道谢。那边尚之节和黄掌丝低声商量了一下后,也对声胖子说道:
“妹夫,这事我们回去后,会想父王如实禀报,争取劝说父王也敲打一下那个孔四贞,不管怎么说,我们也不能看着你被别人欺负也不管,至于成不成,那就看你的运气了。“老缘都已经不在手了,我还在手什么?”定南王府的另一个老将马堆也开了。,说道:“贤侄你放心,做伯父的怎么都得帮你一点忙,这样吧,过几天我就把四格格吃空额喝兵血的罪证整理一下,给你送过来。”
“我手里也有点证据,回桂林后就上表。“见这么多人都已经表了态,马堆镇也不得不表示一个态度,同时暗暗下定决心一一找几各xiǎo罪名应应景就行了,(祸害大清百度贴吧犯不着真的把孔四贞得罪到死。
“多谢,多谢各位大人,多谢各位将军。”卢胖子连连拱手,嘴上不断道谢,心里则在琢磨,“这些老滑头嘴上说得好听,真要指望他们扳倒孔四贞是想都别想,不过这样也差不多了,有他们帮忙多施加点压力,孔四脿子怎么也得掂量一下和我死拼到底的后果了。
下一步,我又该如何更一步给那个脿子施加压力呢?”
bk
b
第一百三十六章 卢阿扁
卢胖子坚决要求平南王府先帮自己这个姑爷把仇敌孔四贞除掉,尚之节和黄掌丝苦劝无用,又不敢在?家父子的眼皮子底下真把卢胖子绑走,无奈之下,也只好带着卢胖子给尚老汉J和尚之信的回信悻悻而归,返回广州交差。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尚老汉J始终也是卢胖子货真价实的老丈人,尚之信也是卢胖子货真价实的大舅子,一点人情不给他们也肯定不可能,所以在送别尚之信和黄掌丝的时候,卢胖子又悄悄告诉他们――根据自己的研究,大清最大那个银矿,很可能就在广州附近的高明县境内,矿石品位虽然比凤凰山这边低点,但也比浙江清溪那个大银矿好得多,基本上五百斤矿石,就能炼出一斤银子
卢胖子可以对天发誓,他这次真的没摆乌龙,清楚记得中国那个最大的银矿就在高明富湾的大顶岗山脚下,确实没有拿铁杆汉J老丈人开涮――只是高明银矿是超深埋矿、这个时代的技术根本无法开采这一点,卢胖子好象给忘了。但不管怎么说,得到这个宝贵的情报,尚之节和黄掌丝对卢胖子不肯回广州的怨气还是立时大消,赶紧假惺惺的嘱咐卢胖子多加小心保重,然后又赶紧欢天喜地的回广州交差报喜去了。
尚之节和黄掌丝总算是打发走了,可是两广的三大巨头二马一金却说什么都不肯急着离开南宁,每天里只是南宁城里城外翻来覆去的巡视民政,检查军备,还时不时的往凤凰山银矿跑上一趟,视察那里的银矿开发进度。对于二马一金的举动,具体原因卢胖子当然是心知肚明,可是?国安麾下那帮只会打仗练兵的老丘八却大都不懂,不少性格粗豪比如胡同春之流,还找机会的的向卢胖子问道:“卢大人,金总督、马中丞和马军门来南宁也快有半个月了,怎么还不走?是不是他们还想劝你离开南宁,到他们那里当差?”
“当然不是。”卢胖子顺口答道:“上次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除了南宁,留在?老将军军中,我那也不去,他们也再也没有勉强过我了。”
“那他们怎么还不走?”胡同春疑惑问道:“我记得上次马军门来南宁巡视军务,才住了不到三天就走了啊?还有总督大人和巡抚大人,他们也是很少离开省城的啊?”
卢胖子不答,只是上下打量胡同春,直到把胡同春看得满头雾水了,卢胖子才忽然问道:“胡将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象说过,你是十四岁就跟着?老将军当兵吃粮的,在定南王府里资历比戴良臣和王永年这帮人还老,立的战功也比他们多得多,怎么戴良臣都当上都统了,王永年也当上副将了,你还是一个小小的南宁参将?”
“卢大人,你问这干什么?”胡同春更是糊涂,又颇有些气愤的答道:“戴良臣是王爷家里的家生奴才,王永年是戴良臣的表哥,有靠山又会拍马屁,当然比我升得快多了。不过论打仗,我带五百人,就敢冲他们的万人大阵”
“这我相信,胡将军你是?老将军麾下的头号猛将,这点我早就听说了。”卢胖子点头,又微笑着拍着胡同春的肩膀,问道:“现在,胡将军你该明白总督大人、中丞大人和马军门为什么不肯急着离开南宁的原因了吧?”
胡同春满脸的迷茫,苦苦思索了半晌,最后还是摇了摇头,哭丧着脸答道:“卢大人,我还是不明白,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唉,难怪你升官这么慢。”卢胖子长叹一声,又拍拍胡同春的肩膀,叹息道:“胡将军,如果我的麾下,能有一个你这样的人才就好了。或者,胡将军你如果是平西王府的人的话,那你也早就升上去了,可惜了,可惜了。”
“卢大人,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胡同春越听越是糊涂,忍不住又哭丧着脸问道:“卢大人,你的话我怎么越听越糊涂,越听越不懂?”
“不懂也好,免得懂了伤心。如果你真想懂的话,可以去问?老将军或者?三将军,他们肯定懂。”卢胖子又长叹一声,招呼道:“胡大哥,别说这些伤心的事,走,咱们去把全将军和谢将军他们叫上,一起到城里富贵楼喝酒去,我请客。”
拉着胡同春和全节等几个?军猛将到酒楼上猛灌了一通酒,进一步联络了一些阶级感情,到了天色微黑的时候,卢胖子又回到了?家父子借给自己的小院,在院中找了一张躺椅睡下,一边喝茶醒酒,一边哼着小调赏月,和朱方旦、肖二郎等狗腿子聊天散心。就这么混吃混喝等死的过了近半个时辰,院门外忽然传来了?虞玄那很象女人的清脆动听声音,“卢大人,好悠闲啊,虞玄能进来坐坐吗?”
“娘呀,那死人妖怎么又来了?”卢胖子可怜的小心肝一颤,赶紧起身回头却见?虞玄穿着从无变化的甲胄军衣,正站在院门处看着自己,漂亮得让大部分女人妒忌的脸蛋上还尽是期盼神色。卢胖子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强做微笑说道:“?三将军快快请进,千万不要客气,这里可是你家。二郎给?三将军搬一张椅子出来,还有,给?三将军备茶。”
还好,?虞玄这次并没有找卢胖子单独密谈的打算,很是爽快的接过了肖二郎搬来的椅子,坐到了卢胖子的对面,朱方旦和肖二郎等人用眼神询问卢胖子自己们是否需要回避时,却被卢胖子用杀鸡抹脖子一样的眼神制止,逼着他们留在现场――开玩笑,要是没有外人在场,万一?虞玄这个死人妖又发起疯来,忽然又抱着卢胖子啃上几口,本就有几分酒意的卢胖子还不得把刚才吃下去的全吐出来啊?
“卢大人,虞玄知道你刚从外面回来,本不该这会来打扰你的。”?虞玄在卢胖子面前还是那么喜欢象女人一样的扭捏,一双白玉一样的小手抱着茶杯不喝一口,微垂着羞红的俏颜,解释道:“不过胡同春刚才去找了虞玄,问金部堂他们为什么还不肯离开南宁的原因,还说是你让他问的,虞玄就明白,卢大人你早就知道虞玄现在的尴尬处境了。所以虞玄冒昧,想来请教一下卢大人怎么回答金部堂他们。”
卢胖子把脑袋靠在椅背上,看着天上的明亮月牙,淡淡问道:“他们开出价没有?要多少股?干股还是入股?”
“都开了价了,金部堂要三成,马中丞要两成。”?虞玄低着头,用很是轻微的声音说道:“马军门和我父亲是老朋友,要得最少,只要一成半。但他和金部堂、马中丞一样,都是要干股,不出钱粮开采,只是帮我们从两广藩库借支钱粮,雇佣百姓开采银矿,借支的钱粮也要算利息。”
“胃口真大”朱方旦冷笑起来,说道:“三个人加起来就要了六成五,过几天上书房和孔四贞夫妻再来伸手,南宁能留下半成就阿弥陀佛了。”
“那?三将军你答应没有?”卢胖子不动声色的问道。
“当然没有答应。”?虞玄恨恨说道:“以前我们南宁军民穷得快当裤子的时候,求他们借一点钱粮或者赶快把拖欠的军饷发下来,他们一个个拽得二五八万一样,除了马军门看在和我父亲多年的老交情份上,帮我们活动活动,借给我们一点度过难关,别的谁用正眼看一眼我们南宁?现在卢大人你帮我们南宁找到了凤凰山银矿,马上就可以什么都不愁了,他们又来伸手了?真当我们?家那么好欺负?”
“那?三将军你打算怎么办?”卢胖子又问道:“是打算和他们讨价还价,还是一口回绝?”
“我当然想一口回绝,只准备给马军门一成干股,可是父亲坚决反对。”?虞玄声音更低,无力的说道:“不过父亲坚决反对,说是如果不给,凤凰山银矿开采出来的银子,我们就更是一两都捞不到了所以父亲这几天带着我和他们谈判了几次,消他们能降低一点要求,可是只有马老将军态度有点松动,金部堂和马中丞他们一点都不肯松口,坚持要这么多。”
“很正常。”卢胖子慢悠悠的说道:“凤凰山银矿要想全部开采出来,不是一年两年时间可以办到的。马老将军本来就是定南王府的老接,长广西,当然可以细水长流,放长线慢慢钓大鱼。但金部堂和马中丞他们就不同了,不抓紧时间赶快捞点,万一朝廷一纸调令下来,把他们调出广西和两广,他们上那里去找凤凰山银矿这么油水丰厚的风水宝地去?”
“还有,说了也不怕?三将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