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68部分

。”
“那好,请?三将军赶快带路,我先他,其他事的慢慢再说。”胡国柱连忙说道。见胡国柱的表情焦急,?虞玄心里这才稍微舒服一些,又赶紧亲自带路,把胡国柱一行领进南宁城中,又让部下给胡国柱的队伍安排住处,自己则亲自把胡国柱领回府中。
到得卢胖子借住的xiǎo院前,朱方旦和肖二郎等人也早已出来迎接,胡国柱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把?虞玄和其他人留在院中,自己单独进到卢胖子卧室。进得房中果不其然,卢胖子已经满脸红光的站在房中拱手行礼,胡国柱一笑,挥挥手说道:“免了,伤口怎么样了?”
“多谢金吾将军关心,早就没大碍了。”卢胖子低声答道:“只是目前南宁城里各方眼线众多,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卑职随便找了一个借口没去迎接金吾将军,失礼之处,万望金吾将军恕罪。”
“一家人,客气什么?等你回到云南和xiǎo菟成了好事,我可就是你的姑父了,所以你也别生分了,直接就叫我姑父吧。”胡国柱很是随意一挥手,又坐在椅子上邪邪一笑,低声问道:“你在南宁遇刺的事,真相到底是怎么样?茂遐先生和良臣先生都怀疑这是你自己搞出来的,该不会被他们猜中了吧?”
“如果没有这件事,姑父你现在可以光明正大的进南宁城和?家联络吗?”卢胖子微笑反问道。
胡国柱捂嘴偷笑,低声说道:“你这一招也真够狠的,不仅我们平西王府可以光明正大的chā手南宁府了,孔四贞这次也是黄泥巴掉kù裆,长一百嘴也说不清楚了。不过这样的招数还是少用,要是把握不好分寸,伤着自己可就麻烦了。”
“姑父,xiǎo侄用什么招数了?”卢胖子厚颜无耻的说道:“xiǎo侄在南宁被孔四贞党羽伤害,险些丧命,姑父你怎么也得给你未来的侄nv婿讨回一个公道吧?”
“这是当然。”胡国柱换了一副无比郑重的神sè,严肃说道:“你是二王子吴应麒的mén生,在平西王府登记造册了的藩下子弟,你在南宁城中遇刺,我们平西王府能够置之不理?你放心,我这次来南宁,不管有多少阻力,都一定要把刺杀你的真凶绳之以法,还要把凶手背后的靠山主谋也揪出来,将之明正典刑。”
话还没有说完,卢胖子和胡国柱都已经无法遏制的捂嘴偷笑起来,好不容易等到笑够了,胡国柱又拍着卢胖子的肩膀夸奖道:“好xiǎo子,果然厉害,到南宁才这么几天,竟然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找到这么大的银矿,看到你的奏报的时候,王爷和我们简直都惊呆了,都说你xiǎo子不是财神转世就是盖下凡,走到那里都能给那里带来一笔大财!不过,你在云南的时候,怎么不chōu空帮我们也找一个这样的大银矿?”
“云南没有大银矿。”卢胖子解释道:“根据我的研究,云南没有值得开采的大银矿,广东倒是有一个,不过矿脉埋得太深,现在的技术还没办法开采↓来数去,南方诸省之中,也只有南宁府这个银矿最大也最值得开采了。”
“是吗?可惜。”胡国柱大为惋惜,说道:“这么说来,我们也没办法指望从其他地方再找到这么一个大聚宝盆了,只能是争取把这个银矿拿下了。”
“那姑父这次来南宁,是打算怎么办呢?”卢胖子说道:“南宁不归王爷的管辖,我们平西王府想要独吞这个银矿,只怕没有半点消。”
“目前当然没办法独吞。”胡国柱点头,低声说道:“不过这么大的一笔横财,也肯定不能全部便宜了别人,岳父这次派我来,就是要我担任他的全权代表和?家父子谈判,争取从中间多捞一些。对了,你这些天在南宁,应该也没有闲着吧?有没有试探过?家父子的口气,他们有没有兴趣和我们平西王府合作?”
“xiǎo侄当然没有闲着,而且托王爷和姑父的福,?虞玄那xiǎo子对我还算信任,让我知道了不少机密。”卢胖子点头,又把这些天来二马一金对?国安父子的狮子大开口,还有自己如何指点?虞玄巧借平西王府力量,bī迫二马一金主动让步等等事情大概说了一遍。
末了,卢胖子又低声说道:“经过我的劝说,还有鉴于孔四贞那个脿子平时的为人处事,?虞玄已经和二马一金达成了秘密协议,准备联手和我们平西王府谈判如何合作,彻底把孔四贞和朝廷排除在凤凰山银矿的利益分派之外。?虞玄还向我透lù,他们的底限是四六分成,我们平西王府拿四成,其余六成归他们。”
“另外我估计,对半他们也不是不会答应,凤凰山银矿太大了,他们独吞不了,孔四贞的人品又实在太糟糕,他们不敢相信,只有我们信誉一向良好的平西王府才是他们最理想的盟友♀一点,?虞玄和二马一金肯定都十分清楚。”
卢胖子连?虞玄等人的谈判底限都mō清楚了,给胡国柱奠定了如此良好的谈判基础,胡国柱却没有半点喜sè,反而皱着眉头问道:“?虞玄的这个决定,征得他父亲?国安的同意没有??国安又是什么态度?”
“?国安的态度?”卢胖子先是一楞,又尴尬说道:“姑父恕罪,xiǎo侄还真忘记了打听这一点,不过依xiǎo侄看来,以孔四贞以往对?家的所做所为,?国安应该不会反对吧?”
“如果你这么想当然,那就大错特错了。”胡国柱摇头,缓缓说道:“你太不了解?国安了,这个老家伙对孔有德忠心耿耿,是绝对不会同意把孔四贞排除在外的。依我看来,?虞玄的这个决定,肯定没有得过他父亲的同意,所以我们就算和?虞玄、二马一金谈成了所有条件,?国安老家伙也肯定会站出来反对,要求让孔四贞也分上一杯羹。”
“不会吧?”卢胖子搔起了脑袋,疑huò的说道:“?国安主动把广西jiāo还给孔四贞,孔四贞恩将仇报把他bī出桂林,还bī着他裁军削饷,无情无义到了这地步,?国安还会继续念着孔有德的好?”
“元太祖忽必烈曾经说过,谁家无忠臣?”胡国柱斜了卢胖子一眼,冷笑说道:“如果人人都可以收买,那我们平西王府早就四分五裂了,如果?国安那么容易收买,早在康熙三年之前,我们平西王府的手就已经伸进四川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糟了。”卢胖子大吃一惊,说道:“如果?国安坚持要孔四贞chā手分成我们又妥协的话,那么孔四贞进来以后,朝廷也肯定会跟着进来,然后联手把我们驱逐在外。如果我们不答应,?国安手握地契又不准我们开采,朝廷乘机再下一道诏令,将银矿收归国有,我们就更是连一两银子都捞不着了。”
“这也是王爷和我们现在最的的问题。”胡国柱点头,缓缓说道:“本来呢,我们云贵自从有了八旗纲膏之后,倒是不怎么为钱粮不足的问题心了,可是你大概还不知道,朝廷里要求对八旗纲膏征收重税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大,鳌拜老东西也向我们摊了牌,要求我们在今年秋后派人进京谈判,协商八旗纲膏的征税问题♀万一我们在这方面吃了大亏,在钱粮方面,我们可就又要受人掣肘了。”
“还有,凤凰山银矿如果完全落入朝廷和孔四贞手中,开矿又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那么朝廷在南宁就可以轻而易举又名正言顺的养起一支大军,时刻威胁我们的云南腹地,所以这个大银矿,我们那怕得罪朝廷也必须要拿下,至少不能让朝廷给独吞了!不然的话,后患无穷啊。”
卢胖子听得满头大汗,这才发现自己为?国安父子找到的这个大银矿,不仅是一个大聚宝盆,还是一个大麻烦,nòng得不好反过来还可能威胁到吴三桂的腹地。不过还好,胡国柱并没有责怪卢胖子不该多事的意思,只是站起身来说道:“考虑这么多也没用,我还是抓紧时间去和?家父子谈判,如果能说服他们和我们联手当然最好,如果说不服再另想办法吧。你保重身体,在这事上就别公开出面了,时常和我保持联络和jiāo换消息就行了。”
………………
被胡国柱的乌鸦嘴说中,尽管平西王府向?国安父子开出了极其优厚的条件,不仅答应负担七成的前期开发钱粮,提供熟练矿工和开采技术,还秘密承诺在对半分成之外,平西王府另外再连续三年单独拿出半成,作为对?国安父子的酬谢‖时胡国柱还郑重承诺,只要?家父子把地契jiāo给平西王府,那么一切来自外界的压力都可以不必让?国安父子心,都由平西王府独力承担。但很可惜的是,奇迹还是没有出现。
阻力果然来自?国安的顽固xìng格,平西王府开出的条件,就连二马一金这样贪得无厌的饕餮都十分满意,觉得还算公道。可?国安偏偏就是不肯接受,坚持认为广西是定南王府定藩,二马一金和吴三桂都想分一杯羹,但必须要给孔四贞分上一部分,否则的话,将来到了九泉之下,自己有何面目去见定南王爷?
面对这种情况,如果?虞玄是一个忤逆儿子,那么肯定早就背着病得快要断气的老爹和胡国柱等人签定协议了,可偏偏?虞玄又是一个难得的大孝子,?国安不点头,他就不敢sī做这个主,结果这么一来,谈判自然而然的彻底陷入僵局了。胡国柱、卢胖子和二马一金急得直跺脚,却偏偏无可奈何,拿?国安的牛脾气束手无策。
僵持了几天之后,刚来南宁的胡国柱倒还好点,在南宁耽搁时间实在太长的二马一金则彻底坐不住了,只能匆匆与胡国柱议定了一个临时协议,协商好如何分赃和如何联手把孔四贞、xiǎo麻子排除在利益分配之外,然后就各自返回衙mén去处理已经堆积如山的公务去了,留下胡国柱等人在南宁城中继续与?国安谈判。但就算是这样,?国安还是不肯松口,要求必须分给孔四贞三成,否则的话?国安宁可让凤凰山银矿荒在那里,也绝不同意和平西王府联手开采。
就这么僵持了近一个月,再一次劝说?国安失败后,胡国柱垂头丧气的来到卢胖子的房中,对卢胖子说道:“不行了,我也拿这个老东西没办法了,云南那边我也不能长期离开,这里的事就全部jiāo给你了。反正以?国安老东西的脾气,你对他有恩,他应该不会卖了你,以后你就以平西王府特使的身份,直接和他们谈判jiāo涉吧。”
“姑父,xiǎo侄也拿?老将军没有半点办法啊。”卢胖子苦笑起来,说道:“这几天我也没在?虞玄面前下力气,就连?奇宇我都利用上了,让他去?国安面前撒娇打滚,可是?国安就是不松口。”
“所以我早就说,谁家无忠臣??国安老东西不是用银子就能收买过来的。”胡国柱一摊手,无可奈何的说道:“这样吧,我替老泰山做主,可以让孔四贞分一成,但条件是绝对不许朝廷chā手,把凤凰山银矿搞成了官办银矿,你拿着这个去和老东西谈吧。”
“xiǎo侄只能说尽力,但没有把握。”卢胖子苦笑,又有意无意的感叹道:“其实我们压根用不着这么为难的,只要天下都是王爷的了,区区一个凤凰山银矿,又算得上什么?”
胡国柱沉默,许久才说道:“这话,等以后再说吧。现在你先尽量努力,能办成当然最好,实在办不成我们也怪不了你,毕竟这座银矿目前还真不是我们的。娘的,为什么这座银矿不在云南,偏偏要在广西?这么大的一块féiròu放在嘴边,偏偏就没机会吃下去,真他娘的叫人难受!”
实在拗不过?国安的牛脾气,同样不敢久离云南的胡国柱只得告辞离开,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时候,卢胖子当然得领着几个狗tuǐ子到城外给胡国柱送行,但是出乎卢胖子和胡国柱预料的是,已经病得瘦如骷髅的?国安竟然也带着?虞玄等将来到了城外,亲自来给胡国柱送行。
刚开始,胡国柱和卢胖子都还抱有一线消,怀疑?国安老东西会不会听到胡国柱告辞的消息后忽然想通了,准备彻底抛弃他那个无情无义的nv主子了。可是让胡国柱把鼻子都气歪的是,?国安竟然用他那皮包骨头的老手拉着胡国柱,咳嗽着说道:“金吾将军,烦劳给平西王爷带个安,顺便请告诉平西王爷,老朽也知道四格格有很多地方对不起他,这次竟然还派人来刺杀卢一峰卢大人,但是请平西王爷看在我们定南王府的老王爷面子上,放过四格格一次,千万不要把她bī到绝路,随便教训一下就行了。如果金吾将军和平西王爷还不解气,老朽可以代四格格向你们磕头赔罪。”
听到?国安的这番话,胡国柱和卢胖子彻底无语了,就连讽刺嘲笑都没那个力气了,只能是暗暗哀叹――这样的老东西,怎么偏偏就不出在平西王府?无奈之下,胡国柱只得哭丧着脸说道:“?老将军请放心,你的话晚辈一定会带到,老将军你也要保重身体,朱神医给你开的y你也一定要按时服用……。”
“金吾将军!金吾将军!”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的吼叫声打断了胡国柱和?国安的客套,紧接着,一匹跑得口吐白沫的战马从官道上疾奔过来,在距离胡国柱等人不到百步之时,筋痞尽的战马忽然倒地,马上那名满身尘土的骑士摔在地上,然后一跃而起,连战马都顾不得看上一眼,直接就往胡国柱这边快步冲了过来。待到看清那人面目时,胡国柱不由脸sè大变,“鲁虾?!”
“王爷的贴身shì卫?”卢胖子也吃一惊,脱口说道:“一定是发生大事了!”
跌跌撞撞的冲到胡国柱面前,鲁虾仅是从怀里掏出一封书信,还没来得及递到胡国柱手里,人就已经一个踉跄摔在地上,直接昏了过去,胡国柱大惊,赶紧叫道:“快,把他扶下去抢救!”
着,胡国柱赶紧从鲁虾手里抢过那封书信,打开只匆匆看了一遍,胡国柱的脸就已经彻底白了,卢胖子刚想凑上去同看,胡国柱却一把抓住他的féi手,铁青着脸说道:“一峰,跟我回云南,马上,现在!”
“出什么事了?”卢胖子疑huò问道。
胡国柱看了一眼?国安父子,压低声音说道:“皇帝已经派出了密使带着圣旨南下,到南宁来抓你了!”
“xiǎo麻子派人来抓我?”卢胖子的脸sè也是大变,心里惊叫,“怎么可能?那里出了问题?我那里lù出破绽了?!”
“还楞着干什么?想留在这里等死?!”胡国柱大吼起来,“马上跟我走!”
“金吾将军,卢大人,出什么事了?”?虞玄也看出情况不妙,赶紧冲过来询问。
“轰轰轰轰……。”差不多是在同时,南宁东北面的官道之上,忽然又传来了一阵闷雷似的密集马蹄声音,同时东北方向冲烟滚滚,似乎正有大批骑兵正在从南宁通往柳州的官道上赶来。
就在众人惊讶莫名的时候,另外还有一队南宁骑兵抢先冲了过来,为首把总在马上向?国安父子拱手奏道:“启禀大帅,启禀少将军,桂林都统戴良臣亲率八百百骑兵,护卫一名钦差来我南宁,说是带来了皇上圣旨,要你们马上将卢一峰卢大人就地擒拿,不许走脱!”
“什么?!”?虞玄等无数南宁将领同时惊叫起来。那边卢胖子和胡国柱等人更是面如土sè,说什么也没想到xiǎo麻子的这个钦差竟然来得这么快,居然差不多和平西王府的预警信使同时抵达。
“你再说一遍,戴良臣他们来抓谁?”?虞玄越众而出,不敢置信的向斥候问道。那把总拱手答道:“回少将军,他们是来抓卢一峰卢大人的,钦差大人还亮出了圣旨,要我们立即把卢大人拿下!不然的话,一切后果由我们承担!”
?虞玄如遭雷击,情不自禁的后退两步,回头再看到卢胖子时,?虞玄失声尖叫了起来,“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跑!骑我的马跑!听声音,他们离这里还有四五里路,你还有机会跑,快跑啊!”
bk
b
第一百四十一章 祸害南宁
第一百四十一章祸害南宁
“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跑!骑我的马跑!听声音,他们离这里还有四五里路,你还有机会跑,快跑啊!”
?虞玄的声音本就象极了一个nv人,这会尖锐的叫喊起来,那就更是和nv人尖叫完全没什么两样了,尖锐中带着紧张,带着绝望,象极了一个少nv看到情郎心上人遭遇危险时,发出的那种撕心裂肺声音和语气。――要换平时,卢胖子绝对又要掉一身jī皮疙瘩。
事情来得实在太过突然,已经越来越老练成熟的卢胖子也彻底méng了,下意识的就是过去牵?虞玄的马缰,可是féituǐ刚刚抬起,卢胖子忽然又冷静下来,因为卢胖子忽然看到,在场的不仅有平西王府的人,还有无数定南王府的人,道路两旁还有着无数看热闹的百姓――在这种情况下?虞玄要是放跑了自己,他怎么向xiǎo麻子jiāo代?就算自己可以不管?家父子死活,可是有这么多人通风报信,自己又跑得出广西吗?
“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走?”情急之中,就连老谋深算的胡国柱都有点些手忙脚luàn,又是一拉卢胖子催促。
“不行,姑父,我不能走!”卢胖子一摇头,向前来送行的南宁将士一努嘴,又向道路两旁看热闹的百姓一努嘴,低声说道:“姑父,看到没有?这里有这么多外人,我如果走了,他们中间只要随便有一个人泄lù风声,不光我们跑不掉,?家父子也死定了!姑父你和王爷,也必然受到我的乾!”
如果事情是发生在云南或者贵州,xiǎo麻子忽然派人来抓卢胖子,考虑到卢胖子对平西王府的重要xìng,实力接连倍增的吴三桂和胡国柱还真的未必害怕卢胖子连累,也未必真把卢胖子jiāo出去。可是这里是广西,是南宁,就算骑最快的马不眠不休至少也得两三天时间才能回到云南,回到吴三桂的势力范围,同时大队追兵距离己方已经不到五里,跑也跑不掉,反抗也抗不了,就由不得胡国柱不慎重行事了。
“那怎么办?你总不能束手就擒吧?”胡国柱飞快问道:“你想赌一把?赌麻子皇帝把你抓到京城不会杀你?”
卢胖子心luàn如麻,一时之间根本不知如何回答,而?虞玄也已经快步跑到了卢胖子面前,拉着卢胖子的袖子,带着哭腔喊道:“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跑?”
“?三将军,我跑了你们怎么办?”事到如今,卢胖子索xìng卖起了空头人情,义正言辞的向?虞玄反问道:“皇上派钦差来抓我,你把我放跑了,那你怎么向皇上jiāo代?我于心何忍?”
“我不怕你连累!我要你活着!好好的活着!”?虞玄终于哭了出来,拖着卢胖子哭喊命令道:“来人,快!快把卢大人架上马,送他回云南!快!快啊!”
卢胖子在南宁还是jiāo了几个朋友的,胡同chūn和全节等几个直肠子的猛将都冲了过来,架起卢胖子就走,七嘴八舌的催促道:“卢兄弟,快走,不用管我们,我们自己会想办法。”“没错,卢兄弟,你快走,你如果在我们这里出了事,我们良心上怎么过得去?”
“都放开我!”卢胖子狂吼一声,也不知道从那里冒出来的力气,一把甩开胡同chūn等人,大吼道:“不行!绝对不行!我卢一峰行得直坐得正,现在被jiān臣陷害身陷囹圄,杀头凌迟我一个人扛着,但绝不能连累你们!”
“我说我们怕你连累了?!”?虞玄哭喊的声音比卢胖子还大,“谁知道那帮jiān臣又在皇上面前说了你什么坏话,你要是被抓到京城里出了什么事,我们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我怎么办?!”
“娘呀!这死人妖说得这么暧昧干什么?”卢胖子又起了一身的jī皮疙瘩,那边胡同chūn和全节等人则二话不说,架起卢胖子就直接拖到马前,硬要把卢胖子推上战马。
卢胖子的心里十分清楚,这里在场的人实在太多,?虞玄和胡同chūn等人就算拼着官职不要放跑自己,自己这会也绝对不可能跑出广西了――与其现在让他们就把人情还了,不如让这些直肠子欠自己的人情更大一些,这样自己才有反败为胜的翻身消!最起码,?家这帮人会不惜一切代价保证自己在广西境内的平安,给自己的下一步随机应变和平西王府做出反应奠定安全基础!
盘算到这里,卢胖子干脆一把抓住胡同chūn腰间挎刀的刀柄,一把chōu出钢刀,举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大吼,“都给我滚开!否则老子现在就死在你们面前!”
卢胖子的这个举动还真吓了?虞玄和胡同chūn等人一大跳,下意识的汀拉扯卢胖子的动作,卢胖子乘机大吼道:“都给老子听好!老子已经决定了,她孔四贞不是污蔑陷害老子,让朝廷派钦差来抓老子吗?老子来广西就是送上mén来给她杀的,要抓就抓,皱一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但是老子绝对不跑,一跑就连累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好兄弟,要死就死我一个,不能让你们也陪着我死!”
“卢大哥……。”?虞玄情难自禁ōu泣道:“我们不怕你连累,我更不怕你连累……。”
“是啊,卢兄弟,我们不怕你连累。”胡同chūn等人也哽咽着说道:“你快跑吧,再不跑就来不及了。”“是啊,我们拼着杀头抄家,也不能对不起你啊。”
“放屁!”卢胖子大吼道:“你们都有老婆孩子,都有妻儿老xiǎo,为什么要陪我死?如果你们还当我是兄弟,就不要劝我,就不要让我良心不安!现在就把我捆起来,jiāo给朝廷派来的钦差,这样你们才能洗清嫌疑!我的名字,叫卢一峰!不叫孙延龄,不叫戴良臣,更不叫孔四贞!”
听到卢胖子这番掷地有声的话语,连胡同chūn和全节等粗豪汉子都是眼泪滚滚,就更别说本就长得象个nv人的?虞玄了,而病得已经连站都几乎站不稳的?国安更是老泪纵横,说什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就满脸油滑的卢胖子,竟然还有这样的热忱心肠。胡国柱则是暗暗佩服自己这个未来侄nv婿,事情已经危急到了这个地步了,竟然还能这么冷静的说出这么多冠冕堂皇的鬼话――这简直是bī着脾气耿直的?家父子挖出心肝来嘛。
僵持间,东北方向的骑兵队伍旗帜已经隐约可见,卢胖子乘机又大吼道:“还楞着干什么?还不快拿绳子把我捆上?真想让朝廷里的那些jiān臣对你们说三道四,给你们又捏造几条罪名么?快,把我捆上,然后把我jiāo给钦差,堵住那些jiān臣的嘴!”
卢胖子的这段话是真正的不要脸到极点了――以?国安父子的xìng格脾气,怎么可能真把卢胖子捆了jiāo给xiǎo麻子派来的钦差?结果也是当然的,直到那队护卫钦差的广西骑兵冲到近处时,南宁将士还是没有一个人上来动手,把卢胖子真给捆了,只是站着原地眼泛泪huā,还有不少人干脆象?虞玄一样嚎啕大哭出来。
随着追兵队伍越来越近,卢胖子终于也是看清楚来人的脸嘴,为首的两个人中,其中一人三十来岁年纪,长脸三角眼,脸上坑坑洼洼,身上穿着和?国安相同的都统服sè,想来就是孔四贞在广西最铁杆的心腹兼走狗桂林都统戴良臣了。而仔细再看清另一个人时,卢胖子不由心里一沉,暗叫不妙,“糟了!怎么钦差偏偏是和我有仇的李煦?!这xiǎo子对我恨之入骨,进京路上我的安全只怕糟糕了。”
“等等!”盘算到这里,卢胖子的心底忽然又是一动,“真的只是凑巧吗?如果xiǎo麻子或者孔四贞那帮人掌握了我的真凭实证,不应该派这个和我有仇的李煦来啊?他们就不怕李煦在路上挟sī报复在路上就把我干掉,没办法从我嘴里掏出平西王府的机密了?难道说……?”
紧张盘算间,戴良臣和李煦的快马已经冲到了官道之上,在距离卢胖子二十来步的地方站定后,李煦先是目光yīn冷的打量卢胖子一通,嘴角lù出些狞笑,忽然大吼道:“大胆卢一峰,本钦差奉旨擒拿于你,你竟然还敢持刀反抗,罪加一等!来人啊,给本钦差把罪官卢一峰拿下!”
?虞玄急了,赶紧站出来反驳,“钦差大人,卢大人不是持刀拒捕!”
“三将军,用不着为卢一峰掩饰了。”戴良臣yīn笑说道:“你们协助钦差大人办案,将持刀拒捕的罪官卢一峰逮捕归案,为朝廷和定南王府都立下了大功,钦差大人定当禀明皇上,为你们请功!好了,都别楞着了,快把卢一峰拿下!”
“卢大人没有拒捕!没有!”胡同chūn和全节等人都大吼起来。?虞玄更是气得美目喷火,大吼道:“姓戴的,少给老子来这一套,老子不领你的情!想利用我们给卢大人头上再加一条罪名,没mén!卢大人没有拒捕,没有!”
“谁说没有?”戴良臣指着卢胖子狞笑道:“他手里的刀,不就是他持刀拒捕的铁证?”
“他手里的刀……。”?虞玄还想解释,卢胖子则大喝一声,“?三将军,不用了,yù加之罪,何患无辞?”
罢,卢胖子抛去手中钢刀,推开面前依依不舍的胡同chūn和全节等人,大步走到戴良臣和李煦面前,冷笑说道:“请吧,用不着客气了。”戴良臣和李煦等人当然不会和卢胖子客气,稍微一努嘴,身后的骑兵和shì卫就一轰而上,七手八脚的把卢胖子按住。
“李shì卫,久违了。”卢胖子向李煦冷笑说道:“这次,终于如了你的愿了吧?这次在押解路上,你是打算把我毒死呢,还是想让我落水而死?”
“老子想用桑皮纸喷上水,贴在你féi脸上把你活活闷死!”李煦在心里恶狠狠的狂吼,脸上则满面堆笑的说道:“卢大人说什么话啊?你我之间虽然过去有一些xiǎoxiǎo的不愉快,但本钦差奉皇上之命将你押送进京,自然会全力保护你的安全,不让你受到半点伤害,又怎么会把你毒死或者落水而死呢?”
卢胖子笑笑,并不急着说话,那边?虞玄和胡同chūn等人听到这样的话,却都是心中一惊,?虞玄几乎没做多想,马上就转过身去吼道:“胡同chūn,马上去召集五百骑兵,要最jīng锐的弟兄,我要亲自护送卢大人进京!”
“得令,我也去!”胡同chūn大声答应。那边李煦和戴良臣等人则先是一惊,然后都是一喜,戴良臣马上就笑道:“?三将军对卢大人可真是情深意重啊,你想好没有,亲自把卢大人护送进京,就不怕连累到?老将军?”
“戴都统,少往?老将军和?三将军他们身上扯。”卢胖子大声说道:“你们想怎么往我身扣屎盆子随便,但不要扯到?老将军他们身上!我和他们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一切都与他们无关!”
卢胖子这话的恶毒用心也只有自己才清楚了――以?国安父子的为人,听到自己这些这么讲义气的话,自然更不可能对自己置之不理!同时戴良臣既然是孔四贞在广西的头号心腹,那么他与?国安父子的关系必然极度恶劣,现在?家父子手握凤凰山银矿,戴良臣说不妒忌垂涎就真是圣人了♀么一来,?家父子坚持保护自己,戴良臣有很大可能会把?家父子拉下水,?家父子下了水,这水就浑了?水浑了的话,外号涂油泥鳅的自己不就有更多机会了?
天佑jiān恶,卢胖子的卑鄙用心已经够恶毒了,可是让卢胖子说什么都没想到的是,此言一出,李煦和戴良臣竟然一起都yīn笑起来,那yīn笑的涅,似乎比卢胖子还要恶毒jiān险。卢胖子脑海中电光火石的一闪,赶紧大喝道:“慢着!姓李的,你还没念圣旨,我是什么罪名,你给我念出来!”
“还念什么念?”李煦亮出xiǎo麻子颁发的圣旨,冷笑道:“看到没有,这就是将你拘捕归案的圣旨,想知道你的罪名,等进了刑部大牢不就什么都明白了?”
“大胆李煦!”胡国柱也不傻,马上tǐng身而出,大声喝道:“你身为办案钦差,奉旨拘捕案犯,却不当众念颂圣旨,藐君犯上,你有几个脑袋够砍?!”
“你是什么人?敢这么对我说话?”李煦大怒反问。
“平西王府金吾左将军!胡国柱!”胡国柱傲然答道:“姓李的,你自己说,我敢不敢这么对你说话?!”
“胡国柱?!”李煦这一惊非同xiǎo可,手中圣旨差点落到地上,说什么也没想到在这里会碰到一个自己绝对招惹不起的人物。
“没错!”?虞玄也看出情况不对,跳出来喝道:“按大清律,你拘捕卢大人,必须当众朗诵圣旨,并且将圣旨递jiāo给卢大人查验真伪,否则的话,卢大人不必接旨!我们也不会把卢大人jiāo给你!”
“对,不念圣旨就不jiāo卢大人!”周围的南宁将士纷纷鼓噪起来。李煦无奈,只得翻身下马,大声喝道:“吵什么吵?念就念,让你们死一个明白!都给我安静点――圣旨到,罪官卢一峰跪接。”
“卢一峰在。”抱着一线消,卢胖子双膝跪下,旁边?虞玄也搀着?国安和胡国柱等人纷纷跪下。李煦则展开圣旨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经查,大兴知县卢一峰弃官离职期间,鼓huò南宁都统?国安极其部属背恩弃主,离叛朝廷,撮合?国安与平西王吴三桂联手侵吞南宁银山,居心叵测,罪无可赦∨御前三等shì卫李煦即行逮捕,押送京城jiāo三法司审讯≌此。”
“罪臣卢一峰接旨。”卢胖子大声答应,欢天喜地的叫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放屁!”卢胖子在这里欢天喜地的接旨,胡国柱在那边笑开了huā,?虞玄和李茹chūn等南宁将士则炸开了锅,无数人跳起来破口大骂,“放你娘的狗臭屁!卢大人什么时候煽动我们背叛朝廷了?我们在这里吃苦受罪饿着肚子防范安南,还在背后捅我们刀子,是那个王八蛋放的狗臭屁!”
“钦差大人,戴都统,卢大人什么时候煽动我们南宁驻军背叛朝廷了?”?虞玄的情绪最为jī动,声音也最为尖锐,赤红着眼睛尖叫道:“我们南宁军队对朝廷忠心耿耿,什么时候背恩弃主,什么时候离叛朝廷了?是谁说的?老……老子要和他拼了!”
“?三将军,冷静点,冷静点。”李煦满头大汗的说道:“圣旨上是这么写的,我也没办法,再说圣旨上也没有说你们背叛朝廷嘛?只是说罪官卢一峰鼓动你们这么做,你们现在把卢一峰jiāo出来,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卢大人没有!”?虞玄尖声大叫,“卢大人来了南宁,只为我们南宁将士做了无数好事,没有说过一个字劝我们背叛朝廷!”
“对,卢兄弟天天和我一起喝酒,就从来没说过一个字劝我背叛朝廷!”胡同chūn握着拳头狂吼,“是那个狗杂种这样污蔑卢兄弟,老子要和他拼了!”
“拼了!拼了!”无数南宁将士挥舞着刀枪怒吼起来,情绪之jī动,场面之火暴,同时南宁城上守城的将士也怒吼着纷纷下城涌来,把戴良臣和李煦还有他们带来的八百骑兵吓得脸sè苍白,体若筛糠――?国安直属的军队在广西军队中虽然是装备最差的,粮饷也是最不足的,却偏偏是打仗最亡命的,真要打起来,这八百骑兵能不能有一个逃出南宁,就真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了。
“冷静点!都给我冷静点!”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当事人卢胖子忽然跳了出来,拼命的挥舞着双手大吼大叫道:“都冷静点,都给我冷静点,听我说话,听我说话!”
托凤凰山银矿的福,卢胖子在南宁军队中多少也算有点威信了,在他的拼命呼喝之下,南宁将士终于是逐渐冷静下来,卢胖子乘机大叫道:“各位弟兄,你们对卢一峰的好意,我卢一峰心领了,也跪谢你们了!可是,你们找错了对象了,这位李shì卫,他只是一个传旨的,不是陷害我的,也不是污蔑你们的,你们冲着他发火有什么用?”
着,卢胖子又转向李煦,大声问道:“李shì卫,我如果没猜错的话,四格格向皇上这么弹劾我的时候,你恐怕连在场都不在场,对吧?”
“对,我当时没在场。”早已经被吓得面无人sè的李煦想都不想,马上就点头承认。
“那后来四格格对你说了这件事没有?”卢胖子又问道:“四格格有没有对你说,?老将军他们已经背叛朝廷了?准备把凤凰山银矿送给平西王爷了?――没关系,你只是执行人,不是当事人,你如实告诉?老将军和南宁将士,他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也会理解你的难处的。”
“没错。”李煦赶紧大声说道:“?老将军,各位将军,我真只是一个传旨的,说你们在卢大人的煽动下背叛朝廷投靠平西王府的人,是四格格和熊大学士,不是我,我只是奉旨行事,你们千万不要误会。”
“四格格?四格格?!”在场的南宁将士们个个目瞪口呆,说什么也没想到自己们所效忠的定南王府格格孔四贞,竟然会这么污蔑自己们。而已经病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国安更是老脸发白,逐渐由白转灰,最后忽然张口,一口鲜血喷出,仰天摔在亲兵身上…………
“爹――!”
“大帅――――!”
?虞玄与南宁将士们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中,卢胖子和胡国柱却双双嘴角lù出狞笑,因为卢胖子和胡国柱都明白,买jī带笼,不光是凤凰山的银矿,还是广西境内最能打仗也最jīng锐的?国安军,都已经象一个熟透了的果子,掉到平西王府手里了。
bk
b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弃卒保车
第一百四十二章弃卒保车
有朱方旦这个神医在场,?国安的一条老命总算是没有当场报销,不过在被抢救过来时,一条老命也就只仕半口气,甚至就连话都已经说出来了,喉咙里就象扯风箱一样呼呼呼的,双眼之中也是一个劲的只是流着浑浊老泪,光芒黯淡得几乎无法察觉。
面对这样的病情,号称天下第一神医的朱方旦也是束手无策了,只好无奈的对?虞玄等南宁将领说道:“三将军,各位将军,不是学生不尽力,只是哀莫大于心死,老将军的肺痨症本来就重,这会又受了这样的巨大刺jī,jīng神和身体都已经接近崩溃,究竟还能撑多久,学生真的已经说不准了。所以……,你们最好还是准备给老将军安排后事吧。”
出乎众人预料的是,听到朱方旦的这些话,就连李茹chūn和胡同chūn这些满脸络腮胡子的猛将都是语带哽咽,眼带泪huā,可长得不男不nv的?国安亲子?虞玄却连哭都没哭一声,只是紧咬着细细xiǎo牙,抱拳平静的向朱方旦深深一鞠,郑重说道:“有劳朱神医,请神医尽全力抢救家父,那怕还有一分消,也请神医倾尽全力,虞玄先谢过了。”
朱方旦当然连说不敢,表示自己一定会尽全力抢救?国安,?虞玄又直起身来,连声命令道:“周健,把我父亲送回都统府,昼夜看护;李茹chūn,命令南宁驻军全部归队,严守大xiǎo关口;胡同chūn,马上集结南宁城驻军,到这里侯命!”
“得令!”南宁众将一起出列抱拳答应,飞快下去布置安排。那边李煦和戴良臣则吓得魂飞魄散,连声大吼道:“?虞玄,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南宁将士听令!”?虞玄再次大吼,在场无数南宁将士一起拱手抱拳,整齐答应,“在!”
“将李煦与戴良臣拿下,但有反抗,格杀勿论!”?虞玄指着李煦和戴良臣怒吼。
“?虞玄,你疯了?你想被满mén抄斩么?!”李煦魂飞魄散的大吼起来,“我是钦差大臣,你敢抓我,不怕被满mén抄斩?!”
李煦显然xiǎo看了?虞玄一些,历史上?虞玄可就是这么干过,把孙延龄和孔四贞夫妻都bī得躲到老百姓的chuáng底下逃命,直到答应把广西兵权全部jiāo给?虞玄才被放了出来,这会?虞玄怒于父亲被无情无义的孔四贞气成这样,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