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祸害大清-第95部分

手,含着眼泪吼道:“我意已决,即刻退兵,但有迟缓者,立斩!”
王少伯等人无奈,只得一起行礼答应,卢胖子则又向尚老汉J遥遥一拜,上马转身就走。片刻之后,本已经完全控制了钟山渡口有利地形的胖子军大营马蚤动起来,收帐的收帐,拔旗的拔旗,装牟的装牟,还真的开始了拔营退兵⌒老汉J开始还有些不信,不过在看到胖子军真的金军后退之后,尚老汉J才狞笑起来,“小崽子,真够蠢得可以啊!钟山渡这么好的有利地形都不知道利用,竟然主动放弃,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父王,不光是这样。“尚之典满脸狂喜的说道:“钟山渡西面二十里处,恰好又是我们面临的下一道天险思勤江白霞渡,卢一峰退兵三十里,等于是把白霞渡这道天险也让给了我们。过了白霞渡再到平乐城这条路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好地方可以挡住我们了!”
“卢一峰会有这么好?会把这么有利的两道防线都拱手送给我们?”金光满脸的狐疑,“王爷还请慎重,该不会是有什么阴谋诡计吧?”
“能有什么阴谋诡计?”尚老汉J得意冷哼,“小崽子是我的女婿,和我战场对决,以下犯上,别说退兵三十里,就是退三百里也理所当然。传令下去,步兵即刻过河抢搭浮桥,乘着吴狗那边还没有反悔1日落之前,务必要给我渡过思勤江背水扎营,占据有利地形!”
尚老汉J的命令一下,本打算强攻钟山渡的广东清军也马上行动起来,骑兵过河抢占渡口,监视吴军动静,步兵抢搭浮桥,以便大队通行,同样忙得不可开交。而到了下午的时候,喜讯传来,吴军队伍果然在卢胖子的率领下金线退过了思勤江,也没有在白霞渡以西设防,而是继续西行准备退足卢胖子承诺的三十里。与此同时,广东清军的主力两万余人也已经渡过了钟山渡,登上了贺江西岸,只有押送轴重粮草的队伍和苗之秀率领的后军还没有过河。
“事不宜迟,不等后面的队伍了。”见机会难得,同样已经渡过贺江的尚老汉J果然下令道:“传令下去,已经过河的队伍,全部随老夫向白霞渡进发,天色金黑之前,前军一定要金部渡过思勤江,以免节外生枝,夜长梦多。”
第一百九十二章 乱拳打死老丈人
什么叫孝顺女婿?卢胖子就是孝顺女婿的典型代表
尽管是在两军战场上,身为吴军主将的卢胖子,还是对身为敌军主帅的老丈人尚可喜尚老汉J保持了足够的尊敬与孝顺,又是送礼又是磕头请安,丝毫不顾为此会影响军心,动摇士气,端端就是一个二十四孝女婿领袖一一毕竟,大家都没听说过在战场上,有一个军队主将会对敌人主帅如此客气恭敬吧?
尽管迫于吴老汉J滛威,可怜的卢胖子既不敢投降也不敢逃跑,只能被迫以下犯上,与老丈人决一死战,可是为了表示歉意与感激尚老汉J的嫁女之恩,卢胖子又不顾部下劝阻,毅然决定后撤三十里下寨,以谢尚老汉J恩情。全然不顾此举会使自军丧失所有地利优势,拱手让出贺江和思勤江两道可以赖以坚守的天险防线,使得自军沦入兵力不足又无险可守的险境!一一这样气度宽广、胸怀宏大、孝顺之极的好女婿,世上能有几个?
卢胖子是个好女婿,尚老汉J却明显不是什么好丈人,看到女婿主动后撤,尚老汉J毫不客气的马上接管钟山渡天险;卢胖子遵守承诺、言而有信,主动放弃同样可以倚险而守的思勤江白霞渡,尚老汉J不仅不领孝顺女婿的情,反而的女婿忽然反悔,不顾辎重队伍和后军都还没有渡过贺江,马上亲自带着已经过河的两万精兵去抢白霞渡,丝毫不给女婿反悔机会。
事实证明,尚老汉J这次明显是在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经过近两个时辰的急行军,酉时初刻刚过的时候尚老汉J亲自率领的广东清军前队抵达白霞渡时,卢胖子不仅没有反悔,食言而肥回师重新抢占白霞渡甚至就连胖子军在白霞渡搭建的六条浮桥,卢胖子都没有下令捣毁,而是留在了厚地任由尚老汉J的军队渡河要知道虽然思勤江
无论流量与河面宽度都比不上贺江,可这些天来秋雨连绵,思勤江河水暴涨,水流湍急,卢胖子如果捣毁了自军撤退用的浮桥,没有半个晚上的时间,尚老汉J的军队休想渡过思勤江啊。
“报一一!”斥候从思勤江对面快马奔到尚老汉J面前,行礼奏道:“启禀王爷,吴狗军队遵守承诺,确实退足了三十里目前已在思勤江西面十里处下寨。”
崽子,还算你有点良心,也有点信誉。”尚老汉J冷笑连连,“看在这点份上,老子在战场上抓到了你,例也可以考虑饶你不死。”
“父王后方来报。”尚之典也跑了土来报告道:“碣石总兵苗之秀率领的我军后军,目前也已抵达钟山渡东侧,苗之秀请示,我军后军是否连夜渡过贺江?”
“渡,让他们到钟山渡西面下寨。”尚老汉J顺口命令道:“让运送辎重的中军后队加快速度,今天晚上务必要渡过思勤江下寨“军和中军主力,即刻渡河。”
“王爷,天色已晚,还是明天天亮再渡河吧。”金光赶紧劝阻道:“现在已是酉时天色马上就黑了,如果我军渡河的时候吴狗半渡而击之,我们就要吃大亏了。”
“小崽子他会这么做吗?”尚老汉J不耐烦的说道:“再说了,以他手下那几千老弱残兵,就算他忽然反悔半渡而击之,老子也用不着怕他。”
“王爷,还是慎重为好。”金光不死心的继续劝阻道。
“还用得着慎重个球?”尚老汉J怒道:“小崽子主动退兵三十里,占足了道义上风,现在你要老子连一条河都不敢渡,传扬出去老子这张脸还往那里放?”
金光无话可说,只得乖乖闭嘴当下尚老汉J大手一挥,两万清军主力立即列队踏上浮桥开始渡江清军斥候则流星快马般来回奔跑,侦察胖子军营地动静,以免胖子军忽然出动,杀渡河清军一个措手不及。刚开始的时候,嘴上强硬的尚老汉J心里其实也有些的女婿反悔,忽然出兵杀自己一个措手不及,不过随着渡过思勤江的清军队伍越来越多,胖子军却始终按兵不动,也仅仅只是派出少量斥候监视清军动静,尚老汉J也逐渐放下心来。
天色全黑时,当渡过思勤江的清军队伍已经超过八千时,尚老汉J彻底放下心来,又觉得站在这秋雨连绵的荒野里等待大军渡河实在憋闷,便索性让亲兵队伍簇拥着自己也踏上浮桥,穿过思勤江到对岸安扎休息。而事情到了这一步,即便狡诈多疑如金光、聂应举之流,也不置疑卢胖子的承诺信誉,全都没有劝阻尚老汉J,也全都随着尚老汉J一起渡河到了思勤江对面一姒毕竟,渡过思勤江的清军已经达到了八千之众,卢胖子就算想食言而肥,这会也不没有能力切断清军的前后联系了。
双脚踏上思勤江西岸土地时,尚老汉J和尚之典、金光等清军统帅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们运气不错,在敌人隔江对峙的情况下,不花一兵一卒代价就穿过了贺江和思勤江两道天险,不然的话,卢胖子一旦倚江而守,自己们的兵力优势无法发挥,即便强渡得手也势必伤亡惨重♂松之下,清军旗阵中难免有说有笑,纷纷夸赞卢胖子言而有信,一诺千金,在这物欲横流的污浊世间中绝对算得上一个难得的谦谦君子兼一个难得的大傻蛋。
“王爷,快听,北边好象有什么声音?!”金光的惊叫打断了尚老汉J父子的得意洋洋,众人侧耳一听,果然听到北边思勤江的上游方向传来震震古怪声音,象闷雷,又象是群马奔腾,低沉而又有力。
“山洪来了!”尚老汉J脸色大变,说什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竟然会在军队渡河时遭遇山洪,赶紧一边策马前冲逃命一边疯狂嘶吼道:“快上高处,快上高地,山洪来了!”
天地之威尚老汉J的反应再快也没用了,清军将领士兵惨叫呼救声中,夜色笼罩之下白茫茫的洪水象一道巨墙一样汹涌而下,呼啸着冲击而来,淤积在狭窄浮桥上的清军士兵,还有离岸稍近的清军士兵,连做出逃命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被洪水卷入河中,挣扎呼救着消失在河水深处。
不光是士兵战马,就是胖子军搭建得十分结实的六道浮桥都无法抵挡这洪水冲击之力,直接洪水冲垮冲断,绳断木裂翻滚浮沉着迅速被冲到思勤江下游,清军主力也魍缨眼之间被洪水切为两截,首尾不能相顾。
“救命!救命啊!谁能救救我啊!”哭喊求救声中,白霞渡渡口两岸瞬间化为一片泽国,无数清军士兵连逃上高地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就被汹涌滚滚的洪水冲倒卷走打着漩儿被洪水吞噬;无数的清军士兵在洪水之中翻滚浮沉,嚎啕大哭,拼命抓住身边一切可以碰到的东西求生,但是洪水来得实在太过猛烈,又有谁能挺身而出,营救他们于苦海?相反的,还有无数会水的清军士兵因为同伴抓扯搂抱,被同伴带着消失在波涛深处,化为鱼虾美食。
“咚!咚!咚!”屋漏偏逢连夜雨偏巧就在此时,前方胖子军大营方向忽然传来三声炮响,紧接着杀声大作,无数胖子军将士打着火把,呐喊着掩杀迂来“有敌人后有洪水,尚老汉J简直是连一头撞死的心思都有了,大骂不肖女婿趁火打劫之余,赶紧指挥军队向南突围,不曾想也就在这时候,清军左右两翼都是杀声大作两队吴军骑兵打着火把掩杀过来,直接就把尚老汉J三面包夹。
事情到了这一步左右两翼都出现吴军伏兵,尚老汉J就是再傻也该明白这波山洪是女婿搞的鬼了狂怒之下,尚老汉J破口大骂,“卢一峰,狗贼!无耻小儿!无耻狗贼!竟然无耻到了这地步,连你嫡亲的老丈人都敢这么阴?!”
“杀啊!”尚老汉J再怎么骂不肖女婿也没用了,黑夜之中,吴军三面杀到,未及近身,吴军队伍之中已经喷出了数十条火蛇,笔直插向清军队伍密集中。紧接着,清军队伍之中自然响起一声紧接一声的如雷爆炸声音,无数的清军士兵甚至连情况都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直接就被硝化棉火箭炸得粉身碎骨。火光迸裂中,清军队伍之中溅起一圈接一圈的血浪,人喊马嘶,彻底乱成一团。
“投降不杀!投降不杀!”即便是到了稳操胜券的时候,已经被彻底带坏了的胖子军将士还是在拼命大喊招降口号,动摇敌人士气和瓦解敌人斗志。不过嘴土虽然这么喊,从北面杀来的胡同春军,从南面杀来的王弘勋军,还有从西方正面杀来的缘虞玄军和李天植军,手上却都毫无留情,冲进彻底混乱的清军队伍中猛砍猛杀,如入无人之境,晕头转向又措手不及的清军根本没有多少抵抗之力。
“尚可喜的王旗!”借着火把的微弱光芒,坚决要求出战的李天植一眼看到尚老汉J王旗,惊喜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同时,李天植不由狂吼起来,“弟兄们,尚可喜老贼也被我们包围了!杀啊!活捉尚可喜!都跟我喊,活捉尚可喜、!”
“活捉尚可喜!活捉尚可喜!”李天植身边已经彻底被带坏了的胖子军将士整齐大喊,随着口号声音的回荡,缘虞玄、王弘勋和胡同春等胖子军队伍也才惊喜的发现一姒原来尚老汉J这条最肥最大的老黑鱼也掉进了自己们的卑鄙陷阱,被自己们彻底包围!狂喜之下,无数胖子军将士士气大振,一边发疯一样的砍杀敌人,一边发疯一样的疯狂大喊,“活捉尚可喜!活捉尚可喜一一!”
口号如潮中,人头火把涌动中,四支胖子军队伍就象四把尖刀一样,笔直的刺向尚老汉J的旗帜所在,虽说此举固然会导致无数的清军士兵乘乱逃脱,不过胖子军将士们却是说什么都来不及去理会了一一尚可喜尚老汉J啊!和吴三桂吴老汉J同样品爵的螨清三藩王之一啊!如果能把他生擒活捉或者阵上斩首,那是多大的功劳啊?
这么一来,部分清军士兵倒是高兴了,乘着胖子军将士拼命冲向尚老汉J无暇顾及自己们的机会可以乘黑乘乱逃命了,可是成为了众矢之的的尚老汉J却叫苦不迭了,即便有心想学曹老贼割须弃袍这三面被围后方洪水滔天的情况下也没办法逃了‘只能是带着战斗力最强的亲军拼命向南,向着火把数量比较稀少的南面突围。
尚老汉J的算盘打得虽然好可惜卢胖子此前也考虑到了地势比较开阔的南面很可能是敌人被围后的突破口,所以在此布置的军队虽然不多,却都是卢胖子和吴世综此前从云南带来的云贵主力军队,战斗力最强也最忠诚可靠,领兵将领王弘勋虽然名声不响,可是在历史上也是和孙延龄那个蠢猪联手也能拿下广东十镇其中四镇的狠毒角色,所以尚老汉J的败兵选择向南突围之后,结果也很自然的了,注定要被碰得头破血流了。
夜色笼罩下,拼命向南突围的尚老汉J亲军与王弘勋军队相撞之时就象两股浪头迎面相撞,立即就凶猛的爆裂开了,红着眼睛亡命突围的清军士兵与杀声如雷的吴军士兵面对面拼命砍杀,在秋雨蒙蒙下的泥泞地面上摸打滚爬,双方士兵都象疯了一样的挥刀捅枪,扭打挥砸不断喷溅的鲜血将地面染成粉红,被砍落斩断的首级四肢在泥浆中到处乱滚,刀枪碰撞声和手雷爆炸声此起彼伏,与喊杀声、惨叫声汇为一股,远传十里〗斗力强悍无比的吴军队伍死死挡住数倍于己的突围清军,不给敌人半点逃命机会。
“!南边这支吴狗怎么这么难打?”眼见南下受阻,发现情况不妙的尚老汉J再想回头已经是说什么都来不及了,准备充足的胖子军将士已经彻底合围,彻底堵死了尚老汉J的三面逃生道路把尚老汉J困死在了思勤江岸旁,对面的清军大队虽然个个都急得跺脚大叫,无奈思勤江波涛汹涌,就算是水性再好的清军士兵也无法泅水过来救援,只能眼睁睁看着吴军的包围圈越来越紧,越来越厚。
“活捉尚可喜!活捉尚可喜!”嘹亮的口号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急得脑门生烟的们老汉J生怕被擒受辱,只得疯狂大吼道:“谁能背着本王过河?本王赏他千金!”
周围的清军将领士兵全都不吭声,眼下思勤江里的洪水流速足以卷走耕牛巨象人下水还不得马上被浪头打走啊,又有谁敢去冒这个必死无疑的危险?见此情景尚老汉J不由气得七窍生烟,抓住几个亲兵又抽又打的喝问亲兵们却都耸拉着脑袋不敢答应,只是流着眼泪劝阻,“王爷,水太大了,下去白白送死,白白送死啊!”
“送死也比被活捉好!”尚老汉J狠狠一记耳光抽得亲兵嘴角渗血,红着愣帮头吼道:“老子最后问一句,谁能背老子过河,他要什蝴哄子就给什么!”
众人还是不肯吭声,金光无奈,只得上来拉住尚老汉J劝说道:“王爷,大家都是为了你好,现在河水太大也猛了,下去只会是白白送死。弟兄们都不怕死,可是王爷你怎么办?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平南王府怎么办?我们广东怎么办?”
“啊!”尚老汉J大吼一声,将手中钢刀奋力戳在地上,几乎没柄,仰天大吼道:“想不到我尚可喜英雄一世,到头来,竟然输在自己的女婿手中!卢一峰小儿!老子还是太轻敌了啊!”
“王爷,事不宜迟。”金光拉着尚老汊J的袖子劝道:“请王爷赶快换上普通士兵衣服,现在天这么黑,雨又这么大,只要换上普通士兵的衣服,吴狗军队就找不到你了!”说着,金光又一努嘴,小声说道:“王爷请看,六王子都已经换上普通士兵的衣服了。”
“不!”尚老汉J还算有点骨气,大吼道:“老子就算是逃命,也要堂堂正正的杀出重围,要老子学那些胆小鬼换上士兵衣服逃命,做梦!”
“王爷……—。”金光还想劝说,尚老汉J却一把推开他,提刀上马,红着眼睛大吼,“崽子们,跟老子冲,杀出重围!誓死不降!杀!”
吼叫着,尚老汉J亲自率军向南冲锋,旁边的清军将士无奈,也只好跟着这个卖国卖得连裤子都不要的老汉J一起向南突围。
但就在这时候,冲不进清军核心部位的李天植军也改变了策略,从外围迂回到了南面,与王弘勋军联手挡住了清军突围道路,综虞玄和胡同春两支军队则从北面和西面包夹,死死困住了尚老汉J的大队,任由尚老汉J如何左冲右突,就是冲不出胖子军包围。
狗急跳墙之下,尚老汉J的队伍也确实给胖子军造成了相当不小的伤亡,不过在占据武器优势和心理优势的胖子军面前,尚老汉J亲军的伤亡却又远大得多,尤其是胖子军不时往清军队伍密集出扔出的手雷,那更是一炸一个准,基本上都能炸死炸伤好几个清军士兵,给清军队伍制造巨大混乱和心理压力,乘机砍杀或者招降。而随着洪水的逐渐退去,尚老汉J的队伍例是有了一定的活动余地了,无奈水势还是太急,尚老汉J的队伍还是逃不到思勤江对面,对面的清军士兵也无法过来救援。
终于,到了三更过后,随着尚老汉J身边的清军士兵越来越少,吴军包围圈越缩越小,尚老汉J的旗帜终于再一次出现在了胖子军将士面前。确认尚老汉J并未逃出生天的狂喜之下,本已经开始有些疲惫的胖子军将士斗志重新昂起,士气更为大振,综虞玄、胡同春、李天植和王弘勋等几员吴军猛将都是象打了鸡血一样,狂吼着活捉尚可喜的口号,身先士卒拼命向尚老汉J冲锋,去争夺那生擒尚老汉J的最高荣誉。
“王爷,我求你了,快换衣服吧!”见此情景,金光急得当场哭了出来,拉着尚老汉J的袖子苦苦哀求道:“王爷,再不换衣服就来不及了!王爷,你要是被吴狗生擒活捉,那耻辱,你能忍受吗?”
“哎!虎落平阳被犬欺啊!”确实不愿被擒受辱的尚老汉J长叹一声,扔下腰刀跳下战马,一边伸手去接金光早就准备好了的普通士兵衣服,一边去扯自己身上的盔甲。但就在这时候,一枚黑黝黝的手雷不知从那里飞来,恰好落到尚老汉J身前十步炸开,众亲兵一哄而上把尚老汉J按倒护住时,不等硝烟散尽,一队已经杀得满身是血的吴军将士已经冲到了面前。
“尚可喜!”颇为熟悉的惊喜叫喊声传来,尚老汉J惊讶抬头一看时,却猛然看到这队杀至面前的吴军将领,赫赫然就是自己的当年旧将一李天植
“活捉尚可喜!”不等尚老汉J惊叫出声,李天植已经红着眼睛冲了上来,对着面前阻拦的清军士兵猛砍猛杀,状如疯虎,李天植背后的吴军士兵也好象一个个吃了八斤兴奋剂一样,吼叫着一个比一个冲得猛,红着眼睛拼命砍杀尚老汉J亲兵,动作之疯狂,斗志之昂扬,就好象全都是修罗附体一般没办法,活捉尚可喜的诱惑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狗贼!叛贼!”昔日旧将竟然如此绝情,尚老汉J差点气得当场吐血,狂吼骂道:“李天植小儿,你难道忘了,是谁把你抚养长大?又是谁教的你武艺,教的你领兵?你就这么报答老夫的养育之恩么?”
“尚可喜老贼!”李天植的回答更加理直气壮,“我是在你家里长大成丨人的不假,可你把我养大,还不是为了让我帮你杀人?尚之信和尚之孝兄弟争位,出了事把我推出来当替罪羊,你明明知道我是被冤枉的,可还是把我赶出了平南王府!你无情无义在先,还想来骂我绝情?”
尚老汉J哑口无言,稍一走神间,侧面忽然又有一队吴军杀来,没等尚老汉J的亲兵调整阻拦,那队吴军士兵已经象饿狼一样的扑了上来,钢刀疯狂起落瞬间砍例尚老汉J身边的几个亲兵,接着一个纤细的黑影虎扑而至,侧身躲开尚老汉J的反击砍刀,一把扭住尚老汉J胳膊,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反扳,尚老汉J毕竟已是年近七旬,力气远不如盛年,被那瘦弱男子生生扳过手臂,按弯下腰,后面的吴军士兵狂喜欢呼,赶紧一起扑了上去,七手八脚的把尚老汉J死死按在了泥泞地面上,生擒活捉
“抓住尚可喜了!我抓住尚可喜了!”不男不女的声音欢呼响起,“我抓住尚可喜了!我抓住尚可喜了!”
“综三将军,你可真会拣便宜啊!”李天植哭丧着脸叫喊起来,刚才是他第一个率军冲到尚老汉J身边,结果被尚老汉J周围的亲兵拼死阻拦间,一下子就让绿虞玄给拣了一个天大的便宜。
“那我不管,先到先得。”综虞玄溅满鲜血和泥浆的俊俏脸庞上嫣然一笑,一吐可爱舌头,心里琢磨道:“我亲手抓住了死胖子大老婆的老丈人,死胖子的大老婆肯定会和他闹起来,到时候死胖子一怒休家…,我……”应该就能扶正了吧?”(未完待续
第一百九十三章 报应来了
“我们抓到了尚可喜老贼?二郎,我们的传令兵是不是说铸了?我们居然把尚可喜老贼生擒活捉了?!”
惊叫着,卢胖子的小眼睛瞪得这辈子从来没这么大过,嘴巴更是张得足可以塞进两个大鸭蛋,瞪着前来报信的肖二郎惊叫·二郎则满面笑容的答道:“回少爷,小的就是再糊涂,也不会把这么大的事听错吧?我们抓到尚可喜老贼了,还是骡虞玄缘三将军亲手抓到的,目前综三将军和李将军正联手押着尚可喜老贼往这边过来,马上就能把尚可喜老贼献到少爷你的帐下了!”恭喜东家!贺喜东家!”卢胖子的两个狗头军师朱方旦和王少伯一起欢呼起来,满脸笑容的向卢胖子又是作揖又是鞠躬,王少伯还喜笑颜开的说道:“东家巧施妙计,用兵如神,以少胜多还在阵前力擒敌方主帅,相信经此一战,东家已可晋升为当世一流名将之列,实在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个屁!“卢胖子一蹦三尺高,瞪着绿豆小眼大吼道:”你们懂个屁!对我来说,尚可喜可以打败,可以在阵上斩杀,惟独不能生擒活捉!现在他被我们抓了,我怎么处置他?怎么处置他一你们说,我砚在应该怎么办?”
被卢胖子这么忘恩负义的一吼,王少伯和朱方旦这才猛然想起,抓到了尚可喜之后,卢胖子该把他怎么处置才合适?直接砍了绝对不可能,女婿杀岳父,再有理也是背骂名的事,将来也极不利于卢胖子招抚广东军队,在尚婉钦那里更没办交代!献给吴老汉J,以吴老汉J和尚老汉J的那些仇怨过节,如果吴老汉J记起旧仇积恨一刀把尚老汉J砍了,卢胖子照样得背上帮助外人对付自己岳父的骂名,同样没办向平南王府和尚婉教交代!甚至就是放了都不行,好不容易抓了敌人主帅却又无故释放,无向部下交代不说,吴老汉J追究起来,卢胖子的小日子还过不过了?
“现在明白了吧?“卢胖子益发的叫苦不迭”,如果只是尚可喜打跑了,那什么都好说。就是把他在阵上砍了,事后我也可以开一个追悼会补救一下,战场上刀枪无眼,谁也怪不了我。现在偏偏把他生擒活捉,我怎么办?
怎么办都是背骂名,两头受气,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
朱方旦和王少伯彻底的哑口无言,心中也颇为同情卢胖子的处境。但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尚老汉J不能抓也已经抓了,不能生擒活捉也已经生擒活捉了,卢胖子这个不肖女婿也只能拼命开动起脑筋,琢磨如何对待被自己生擒活捉的嫡亲丈人。还好的是,卢胖子很快又想起自己那个便宜大舅子尚之信,一拍肥大腿喜道:“有办了,这事让尚之信头疼去!
虽说这个大舅子对我这个妹夫还算不错,可我这个妹夫砚在左右为难,现在也只好请他帮帮忙了。”
“东家,你打算怎么让尚之信替你背这个黑锅?“王少伯好奇问道。卢胖子赶紧招手,把王少伯和朱方旦叫到面前,在他们耳边低声嘀咕起来,待到卢胖子说完自己的无耻诡计之后,王少伯和朱方旦两人一起鼓掌叫绝,赶紧依令提笔,去给尚之信写信,卢胖子又赶紧让肖二郎安排酒宴、衣服和帐篷等物,准备款待自己那个有史以来最倒霉的老丈人。
许久后,天色微明时,满身泥泞还衣甲不整的尚老汉J终于被押进了卢胖子的中军大帐,而思勤江畔的战斗虽然还没有完全结束,但是现在就连尚老汉J都已经被胖子军给生擒活捉了,残余的军队自然不足为虑,基本上用不着卢胖子再去头疼操心了。刚一见面,声胖子不敢怠慢,赶紧离席而起,快步跑到尚老汉J面前双膝跪下,磕头叫道:“小婿卢一峰,叩见岳父大人,给岳父大人请安。”
看着满面微笑跪在面前的女婿,尚老汉J如果不是还被胖子军士兵死死按着,铁定会一脚踹死这个无良女婿,挣扎着狂吼道:“无耻小贼,少在这里虚情假意装镊样!杀了我,快杀了我!”
“岳父大人,你就不要开玩笑了。”“声胖子苦笑着说道:“小婿是晚辈,你是长辈,还是小婿的嫡亲岳父,小婿就是再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动你一根毫毛吧?”
“小贼!无耻小贼j“尚老汉J几乎气晕过去,一个劲的只是狂吼”,小贼,快杀了老子!快杀了老子!你但凡还有一点廉耻和良心,马上就杀了老子!”
“岳父大人,且请稍安勿躁。“卢胖子更是苦笑,说道:“咱们都是一家人,有什么话可以慢慢说,小婿已经让人为岳父大人准备了更换衣服,请岳父大人先去更衣沐浴,小婿再为岳父大人你接风洗尘。”
“来人,快侍侯王爷到后帐更衣。”说罢,卢胖子也不给尚老汉J辩解机会,马上命令几个倒霉蛋把又蹦又跳又大骂的尚老汉J拖进后帐,强行给他更衣沐浴。缘虞玄和李天植等人则兴高采烈的把尚老汉J的心腹金光椎了出来”,大人,我们还抓到了这个。”
“原来是金先生啊。“对待曾经算计过自己的金光,卢胖子自然就用不着那么客气了,直接就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金先生,别来无恙否?上次在广州,下官承蒙你的照顾,可走到现在一直都念念不忘把心。”
“卢大人勿怪,备为其主而已。”金光苦笑,无奈的说道:“卢大人如果不肯原谅学生,可以即刻处死学生,学生不敢有怨。“”够爽快。“死到临头还这么冷静洒脱,卢胖子倒也有点佩服这个金光了一一起码比满狗王爷杰书强一百倍。当下卢胖子笑道:“不过金先生也不必的,我不会杀你,相反的,等到战事结束之后,我还会放你回去,让你给平南王世子送一村信。金先生也可以先去更衣用饭,一会再去见见平南王爷,看看王爷有没有什么话要让先生带回广东的。,“谢卢大人。“金光松了口气,赶紧老老实实的道谢,任由胖子军士兵押着下去更衣用饭了。乘着这个机会,缘虞玄一把揪住卢胖子,把卢胖子拖到帐篷一角,微笑着低声问道:“死胖子,我帮你抓到了尚可喜老贼,帮你立下盖世奇,你怎么感谢我?”
“怎么感谢你?”卢胖子更是苦笑,低声答道:“这样吧,我多给你买一些漂亮姑娘当丫鬟,将来让她们当陪嫁丫鬟,和你一起服侍你未来的相公,这样总行了吧?”
“死去吧你!”综虞玄勃然大怒,按着卢胖子就拳打脚踢起来。
不管怎么说,在战场上生擒活捉了尚老汉J之后,从长远来说对卢胖子现在还是祸福难测,不过在短期之内还是好处多多的,最起码,当胖子军在思勤江畔出示尚老汉J衣甲,并且公布尚老汉J已经被自军生擒消息后,即便大败之后兵力仍然远在胖子军之上的广东清军主力一下子就士气崩浪,不用胖子军动手就主动退兵二十里,一路后退到钟山渡西侧下寨,换上士兵衣服侥幸逃脱生天的尚老汉J第六子尚之典虽然也逃回自军大营之中,但是清军已然是军心大沮,不要说才具并不出众的尚之典了,就是才具魄力并不在尚老汉J之下的尚之信在场,这会也绝不可能有回天之力了,吴军东路军危机,也终于随之转危为安。
与士气低落的广东清军截然相反的是,胖子军这边倒是鼓乐喧天欢声如雷,从上到下无不是人人喜笑颜开,庆自军大胜,惟有卢胖子是愁眉不展,束手无策,原因无他,尚老汉J绝食了!在吴军营中,尚老汉J不仅不肯吃一口饭,喝一口水,还扬言宁可绝食而死,也绝不愿被押到吴老汉J面前受辱一一如果真让老丈人在自己营中饿死,卢胖子这个女婿以后也没有办向天下人交代了。
无奈之下,孝顺女婿卢胖子也只好亲自棒着酒菜到尚老汉J面前磕头认错,恳求尚老汉J吃饭喝水,可惜尚老汉J心意已决,不管卢胖子如何恳求哀求,就是不肯张嘴进食,那怕声胖子派人撬开他的牙关硬把饮食灌进他的嘴里,他也会马上喷出来,甚至还咬伤了好几个给他喂饭的亲兵,卢胖子干瞪眼睛,始终无可奈何。
其实卢胖子倒不是期盼自己的铁杆汉J老丈人会向自己屈服,下令广东军队投降吴军一一就算尚老汉J愿意下这个命令,留守广东的尚之信也未必会听。卢胖子也不期盼能用尚老汉J从吴老汉J换来什么赏赐,就算吴老汉J给的赏赐再多,卢胖子的骂名也不会以此减少半分。卢胖子目前只是消尚老汉J活着,只要活到金光把书信送到尚之信面前,让尚之信替自己去左右为难,只要活动吴老汉J正式打出反清复明或者兴汉灭满的那一天,那怕要卢胖子亲手砍了这个铁杆汉J老丈人,卢胖子也不会眨一下眼皮。可是眼下吴老汉J义旗未举,祸水也没来得及引到尚之信那边,尚老汉J就在胖子军营中绝食而死,卢胖子这个女婿背负的骂名和罪孽可就大了。
“岳父大人,你就吃一点吧。“卢胖子棒着饭菜酒水又是作揖又是鞠躬,哭丧着脸说道:“岳父大人你都快七十的人了,如果继续这么不吃不喝的下去,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小婿怎么向婉款交代?怎么向天下人交代?”老子就是不吃,就是不喝。“尚老汉J咬牙切齿的说道:“老子就是要让天下人知道,你这个小崽子是多么的无耻卑鄙,说好了退兵三十里,结果又在半路布置埋伏,暗算你的嫡亲岳父!老子要让天下人都知道,你这个小子是多么的无耻下作,负义忘恩!让天下人都看清楚你这小崽子的罪恶嘴脸!”
“岳父大人,胜败乃兵家陈,你输在自己女婿手里,算什么耻辱?”卢胖子苦笑说道:“相反的,天下人还会觉得岳父大人你限光独到,选中了一个青出于蓝的好女婿。”
“老子一脚踹死你!”如果不是亲兵按着,尚老汉J铁定跳起来踹死这个不要脸到极点的女婿,怒吼道:“老子当年就是瞎了眼睛,没有一刀把你这个小崽子给宰了,才让我们尚家出了一个你这样卖国求荣的无耻之徒!
上对不起天地圣上,下对不起大清的八旗百姓!老子现在后悔得是连肠子都青了!“”***的,给脸不要脸!“卢胖子也是来了火气,操起手中酒菜就砸在老丈人脸上身上,狂吼道:“老汉J,你狂个球?你以为老子真不敢杀你?!别的不说,光凭你在广州屠杀七十万汉人同胞的罪行,老子就想把你干刀万剐,凌迟处死!你不是仗着你的女儿是我老婆,赌老子不敢杀你这个老丈人么?老子告诉你,真把老子逼急了,老子照样一刀砍了你!
你女儿要是敢闹,老子就把她休了,让她那里来滚回那里去!”
“好!很好!”尚老汉J也真是硬气,把脑袋一昂,吼道:“小崽子,最好现在就动手,把老子宰了!用老子的人头,给你当升官发财的垫脚石吧!”
“宰了你?“卢胖子忽然狞笑起来,说道:“没门!我不但不会宰了你,我还会用你的名义,给满狗的皇帝上表,大骂满狗皇帝的祖宗十八代,宣布你要起兵反清复明!我还要让所有人都放出话去,说你这个老汉J被我这个女婿生擒之后,为了祈求活命主动向我这个女婿磕头请罪,象狗一样的摇尾乞怜,让你就是死,也要留下千古骂名,遗臭万年!”
“小崽子,你敢!“尚老汉J大惊失色。
“老子有什么不敢?”卢胖子冷笑,大喝道:“二郎,去把洪熙官叫来,让洪熙官用分筋错骨手,把这个老汉J的下巴关节和四肢关节都卸掉,再往他的嘴里灌米粥和参汤!他如果还不吃,就把他的嘴巴扳了向天,往他的嘴里硬灌!老子倒要看看,他究竟能有多硬气!”
肖二郎领命而去,卢胖子则又向暴跳如雷的尚老汉J狞笑道:“老东西,很生气对不对?老子告诉你,要想报仇可以,给老子活下来,现在平西王爷正在设和满狗朝廷谈判言和,你这么重要的俘虏,平西王爷不会舍得就这么杀了的,你还有回到广东的消!要想找老子报仇,就给老子活下来,你要是死了,可就永远没有报仇的机会了!“说罢,卢胖子也不理会尚老汉J的咆哮叫嚷,径直就出了关押尚老汉J的军帐,留下缘虞玄在军帐门前捂嘴偷笑。
回到了大帐之后,卢胖子又让人押来尚老汉J的心腹师爷金光直接把一封书信摔在金光面前,喝道:“回去告诉尚之信,平南王爷兵进广西,金因两广总督金光祖和广东巡抚佟养矩两个鳖拜余党挑唆,他尚之信如果还有一点孝心的话,就马上给我砍了金光祖和终养矩这两个鳌拜走狗,拿他们的人头来赎回平南王爷。好了,你可以滚了。”
“这小子真狠,自己不忠不孝抓了老丈人,还想把大舅哥也一起拖下水,替他分担骂名。”金光心中嘀咕,嘴上却不敢多说一句话,只是默默拾起卢胖子给尚之信的书信,小心翼翼说道:“卢大人,你说让学生再见王爷一面,现在还让学生去见吗?”
“不用了。“卢胖子冷冷答道:“我是绝对不会杀自己的亲岳父的,他如果有什么交代,我会派人送信到广东的。“金光无奈,只得老实答应,带着卢胖子的书信由胖子军将士押送出营,返回广东清军大营报信。
“他娘的,背这个骂名就背这个骂名吧。”看着金光一瘸一拐离去背影,卢胖子低声嘀咕起来,“反正老子迟早是要打出兴汉灭满旗号的,就算杀了汉J老丈人,也可以算是大义灭亲,大公无私。唉,以前真不该拐汉J女儿当老婆的,砚在进退两难,报应终于还是来了。”
终于下定了老婆娘家人彻底翻脸的决心之后,卢胖子也终于轻松了下来,定下心来与广东清军主力隔岸对峙,坚守白霞渡口不给清军主力渡河机会。而金光返回清军大营的第二天,广东清军那边派出使者,给尚老汉J送来了一些衣服吃食,承诺即日起收兵返回广东,退出所占广西城池土地,并且要求卢胖子确毙老汉J生命安金和不得追击。卢胖子当然一口答应,并且也要求广东清军退出广西途中不得扰民,承诺绝不追击,广东清军使者谢过,回营交令。
蜡清康麻子十一年八月十五中秋节这天,平西王府东路军与平南王府主力的第一次火并战结束,平西王府完胜,阵前生擒平南王尚可喜,歼敌过五干,自损不足干人。平南王府主力完败,无心再战,被迫与平西王府签定城下之盟,金军退出广西。消息传开,天下震动,云贵军队主将声一峰的卑鄙战神之名,也随之响彻华夏!
与此同时,在湖南战场上,吴老汉J亲自率领的吴军主力攻破岳州,清军统帅图海与岳乐等人逃回武昌,湖南各州备府望风而降,湖南金境落入吴军之中。而在四”战场上,迫于吴军兵临城下,四”巡抚罗森与提督衷麟也被迫打开成都城门投降,打出清君侧旗号,斩杀不肯降吴的蜡清官员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