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1部分

《萌妃妈咪,猛如虎》
第一章:就地打野战
该死的!
竟敢给她下—药!
漆黑夜幕下,一道身着黑色紧身衣的倩影从浓密的森林中急速掠过,身后枪击声不绝于耳,一场惊险之极的追杀正在星空之下紧张上演……
四周弥漫着雾气,白茫茫的一片,秦小狸借势,握着手中的长鞭闪身躲至树后,体内的躁—热将她浑身燃烧的如同火球般,恨不得撕裂身上所有衣物
然而,身为世界顶级特工,代号“狸猫”的她,却依旧保持着百分之百清醒的头脑,看清地势,以最快的速度躲进了这片迷雾森林,听声辨别,分析着正朝自己靠近的意大利黑手党部下的方位和人数
“秦小狸,我给你三秒钟,出来投降!别妄想挣扎,你中的是我们最新研制的药物,没有我们手中的解药,你就只能找男人打野战,否则,你只会Yu—火—焚—身而死!聪明如你,应该懂得如何抉择!”
“还真是聒噪!”
秦小狸不满的嘟哝了一声,看似慵懒,冷眸却是一利,袖中飞镖破空而出,直刺声音发源地,‘嗤’的一声,飞镖竟然穿透一米多厚的柏树
“噗嗤”一声,利刃刺入**的声音在寂静的夜空凌空而起,方才还在嚣张喊话的男人还来不及反应,已然命丧黄泉
雾气飘渺,如梦如幻,森林之中竟瞧不见半点血渍,而那个男人的尸体在迷雾中,凭空消失了……
一同追赶而至的黑手党眼见着自己的伙伴消失,皆是一愣,心里莫名的发虚,这飘散的雾气在夜色中越发诡异,诡异的他们忘记了自己身处的坏境,面对的对手……
作为杀手最要不得的就是发愣,只一秒,秦小狸已然飞身跃到了他们的面前,长鞭一甩已然扭断了其中一人的脖子,袖中飞镖再次出击,一镖双击,两个男子死不瞑目的瞪大了眼睛,直接被刺破了喉咙,轰然倒地
依旧无血,倒地瞬间,尸骨无存……
秦小狸解决完对手丝毫没有犹豫,即刻转身,并未瞧见这诡异的现象,而那些躲在不远处准备伏击她的人,却是清晰的瞧见了
消失了,他们同伴的尸体,就这么再次莫名的消失了……
有甚者脑海中已然浮现了他曾经杀过的人,越想心里越发毛骨悚然
他们甚至不清楚这飘散不去的迷雾是何时出现的?
他们一心只顾着追人,却全然忘了,这附近本不该出现这浓密的森林,这飘忽变幻的诡异雾气……
“嘭——”
有人从背后偷袭!
子弹破膛而出,穿过雾气凌厉而来,秦小狸躲之不及,手臂上被一颗子弹结结实实的射了进去,一股冰冷的刺痛瞬间传入了神经中枢
还真是没完没了了!
秦小狸打了个哈欠,眸光一冷,脚步如风,朝着那躲在树后的人就是一个侧踢,双脚夹紧,咔嚓一声扭断了那人的脖子,死不足惜!
捡起手枪,对准东北方向,嘭嘭两声,倒地声随着枪声一同响起,七人,无一生还!
她转身的瞬间,身后的尸体再次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秉持“狸猫”一贯的风格,快准狠!
秦小狸从脚上拔了一把飞镖,对着自己受伤的手臂,猛地一挑,眉都未曾蹙动一下,撕下身上的衣物,就给自己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诡异的是,居然没有血?
然而,热……
浑身像被火烧似的……
燃烧之感,让她彻底的忽视了手臂没有流血这件诡异的事件
她知道这药物不简单,否则不可能连她这种从小就尝遍了各类药物的人被下了药,都没发觉
如今追杀她的人已经被她全部干掉,但若要她为此搭上自己的性命,那绝无可能!
贞—操与性命相比,谁轻谁重,她心中万分清楚,但是如此荒郊野外,漆黑浓密的森林之中,就算想找个男人打野—战,也难以实现,难不成当真是天要亡她?
……
云尘大陆,某交界森林
星光灼灼,裹火熊熊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火光照亮着翠绿的树木,裹火旁围坐着紧身盔甲装扮的士兵,几十匹品种上乘的骏马悠闲的围绕在树下吃草
一堆裹火旁,不时传来一阵哄笑声,身着劲装的烈风正嘻嘻哈哈的和周围的兄弟们开着玩笑
烈风,穿云国四小“战将”之一,当今穿云国有“绝世战神”之称的封王——颜封绝手下的得力干将之一
烈风这儿正笑的开怀,余光忽然瞥见那抹银衣锦袍,风采璀璨犹如天空最耀眼那颗北极星的身影,正飞身上马朝东北方飞驰而去
咦?
他家王爷居然三更半夜出行不带上他?!
难不成出事了?
“兄弟们,咱们回聊等我哥回来,和他说声,我陪爷去了”烈风说着就风风火火的站起身,打了声招呼,骑上马朝颜封绝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银白色的身影在夜色中飞驰着,两旁的树木逐渐隐退,迷雾渐渐弥漫开来,颜封绝忽然拉紧了缰绳,飞身下马,将缰绳系在了树旁,徒步朝迷雾之中走了进去
他方才夜观星象,忽见东北方有星坠落,其大如斗,而夜色之中更是闪现了一丝夺目的白光,速度快的几乎无人察觉
颜封绝那抹银色锦袍的身影逐渐隐入了迷雾之中,烈风赶到的时候,只瞧见了他家王爷的宝马,而他家王爷,失踪了?
“爷?爷?您在哪儿翱”烈风桥马将四周逛了个便,也未寻到半个影子,完蛋了,爷不见了!
“爷艾您可不能不见艾您不见了,我哥会灭了我的啊爷艾您在哪儿啊”森林中不是传来烈风的几声鬼叫声,叫着叫着都哽咽了,他家王爷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
迷雾渐散,浮现在颜封绝眼前的是一场惊心动魄的打斗,不远处那名身着紧身衣的女子竟以一敌七,单手便解决了那些追杀她的人,更让他赞赏的是,这女子连对待自己的伤口,也是那么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
“姑娘,好身手!”
秦小狸闭着眼,努力平复腹中的燥—热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道性感冷魅的声音,朦胧的雾气中,那带着三分魅惑三分赞赏三分玩味一分冷傲的声音听得本就难耐的秦小狸更是如同被千万只蚂蚁撕咬般,难受不已
男人的声音,她有救了!
她寻着那声音的发源地就急速飞跃了过去,手中的长鞭也随之而出,大有绑住那人再霸王硬上弓的趋势
颜封绝断然没想到那边的女子会朝自己动手,还真是不知死活,又有趣的……女人!
随着那抹倩影飞速而来,长鞭毫不留情的朝他的脖颈直击而去,颜封绝玩味一笑,脚尖点地,黑夜中,颀长的身形飘忽如鬼魅般的就闪到了十米开外……
秦小狸眸中闪过一丝诧异,还从未见过有人的速度能快到如此地步
她甚至连他的脸都未曾看清,他就已经消失在了眼前,这种身手,即使是古代的顶级高手也莫过于此
她的身体已经燃烧的不容她再做多想,而且,一秒钟可以解决的事情,秦小狸从不用两秒钟,她很懒,所以喜欢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一切
秦小狸疯狂的朝他飞跃了过去,颜封绝蹙眉盯着那抹正朝自己飞扑而来,不怕死的倩影,此次竟奇迹般的没有闪身躲过去
秦小狸轻而易举的就抱住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娇小的脸庞在他的脖颈处蹭着,从他肌肤那儿传来的冷意,竟让她的身体得到了一丝舒缓
好舒服……
夜色之中,颜封绝的紫眸变得越发深沉,伸出修长的手指,一把就扣住了秦小狸的下颚,冷眸沉声质问道,“说,你是哪国的细作?”
秦小狸微微蹙着秀眉,药—力已经完全发作了,她的意识已经被吞噬的所剩无几了,全然不知道眼前的人在说些什么,只觉得被他碰触的感觉,好舒服,好舒服
魅惑的账折睛,伸出丁香小舌,竟然朝他捏着自己下颚的手指舔了过去
嘶——
那妩媚诱人的俏皮表情,还有指尖传来的湿软感,竟然一向不碰触女子的颜封绝,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小狸眼神迷蒙的望着颜封绝,这张脸好生俊美,英挺的剑眉,细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性感到了极致的薄唇,虽美却又带着一股男人特有的霸气在里面,还有这修长柔软的长发
她莫不是被药物折磨的开始做梦,梦到了有人前来为她解除这浑身的燥—热—难—耐?
她忽然踮起了脚尖,朝他的眼睛吻了上去,接着是鼻梁,嘴唇,这真实的触感,不像是假的,可是眼前的人却是一丝反应也没有……
她已经忍受不住了,伸出手就勾住了他的脖颈,吻着他的唇,用舌尖生涩的勾勒着他的唇形
“够了!”
颜封绝竟被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挑—逗的,下—腹有了反应,沉眸就声音低沉而粗哑的吼了一声
秦小狸此时的防备低为负值,猛不丁的被颜封绝突如其来的怒斥声吓了一跳,迷茫而有些可怜的睁着双眼望着他,身子却还是紧紧的贴在他的怀里
她浑身空—虚的着实忍不住了,可眼前的男人好像是生气了,她努力的甩了甩头,朝自己方才受伤的手臂狠狠的按了一按,那疼痛总算让她恢复了一点意识
她盯着他,眼神狂傲,明明早已忍受不赚却还逞强倔强的,一字一句道,“你放心,我还是第一次,若你还觉得吃亏,我会对你负责!”
对他负责?
呵……
这女子可知道她自己在说什么?
颜封绝冷笑,浑身散发的寒气越来越重,阴骘的双眸却只是盯着她那双如黑珍珠般璀璨的双眸,如此明亮清澈的眼睛竟然他有一丝失神,直到她再次吻上来,开始拉扯他身上的衣物,小手探进了他的里衣内,胡乱的摸着噌着……
该死的!
“你被下——药了?”
一想到她见到别的男人也会如此热烈而疯狂的做着这种事,他的心里莫名的就燃起了一股怒火,双眼越发阴骘,一把就禁锢住了她瘦弱的双肩
秦小狸挣扎了一下,不满的朝他噌去,“别乱动,你好舒服!帮我解解药,我会对你负责的!”
看着此时正在自己身上肆意点火的女子,还有方才她说的话,他敢肯定眼前的人儿被下药了
若他不曾出现在这儿,那她岂不是……
该死的!
秦小狸趁着颜封绝莫名染起妒意之际,已经乱摸乱解的将他脱了个一干二净,望着他那顶级的身材,还有……
她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
咽了咽口水,就开始撕扯自己身上那碍事的紧身衣,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受伤的地方,这一痛又清醒了一些,盯着眼前正冷眸盯着自己,紫眸之中迸发着火光的男人,竟觉得有些骇人,下意识的就倒退了一步
却猛地被不知何时已经闪身到了她身前的男人拉近了怀里,不容她反抗的就堵住了她的唇,带着惩罚似的纠缠着她的唇舌,几乎快要将她吻到窒息
“从现在起,你就是本王的女人!”
颜封绝宣判似的沉声道,不等秦小狸回答,再次堵上了她的唇,大手一掀,就撕裂了她身上的衣物
雾气中的她,修长的身形,白皙似雪的肌肤,美的如同尘世外的精灵一般不染纤尘,偏偏眼神迷蒙,带着致命的诱惑力的无辜的望着他
颜封绝只觉得自己下身胀痛不已,恨不得将她压在身下狠狠宠爱,反身就将她平放在了地上,细细的吻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秦小狸本就中了药——物,哪里经得起颜封绝如此挑—逗,三两下就瘫倒在了他的怀里,颜封绝嗤声一笑,正要继续,怀里的人儿却猛地用劲,将他压在了身下,媚眼如丝的望着他,伸出手就抓住了他……
秦小狸已经在双重折磨下,再也无法忍受了……
嘶——
随着秦小狸的主动,两人皆是倒吸了一口凉气,颜封绝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刺激,秦小狸是因为突如其来的撕裂感
鲜血便顺着她的身体流了出来,颜封绝眸光暗沉,望着此时正把自己压在身下,还不断地动着的女子,眼色越来越深沉,她还真是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冲击
不知不觉中,竟是那么的想将眼前的人占为己有!
秦小狸死命的借助着颜封绝的身体缓解着药力,终于在一股热浪涌来后,不再那般难受了,这会儿也恢复了意识,一瞧见自己竟然一丝不挂的压着一个男人,还是霸王硬上弓的把人家给强了
脸上顿时一阵青白交加,瞧着正似笑非笑的盯着自己的男人,沉着眸干咳了两声道,“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说完就想想脱身离开,身子却被猛然一拉——
痛!
“负责,本王倒想知道你如何负责!”
颜封绝嗤笑了一声,满意的看着她身体的反应,伸出修长的手指,就在她的岤道点了两下,秦小狸一惊,身体竟全然无法动弹了
“你不是想负责吗?何必等日后!你满意了,本王可还没有!”
秦小狸脑子一片空白,不只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无法动弹了,更因为他的自称还有举动,来不及思考,她已经被他压在了身下……
------题外话------
新文来袭,喜欢兽文,宝宝文,宠文,特工文,养成文,萌宠的亲们不要错过哦~

第二章:吃完了就跑
半个时辰之后,秦小狸感觉自己已经快被身上的人整的分尸了,他却还依旧不知疲倦……
这一夜有多漫长,秦小狸不知道,只是她昏了又醒,醒了又被身上压着她的人弄得昏过去,昏过去又被他整的醒了过来,她听到他俯在她的耳边冷魅的声音,“女人,跟本王回去,本王择日封你为妃,让你好好的对本王负责!”
夜空迷雾渐渐散去,漆黑的夜幕被一道诡异的闪电劈开成了两半,森林瞬时亮如白昼,一棵枝叶繁茂的百年大树下,颜封绝正搂着秦小狸,将衣物盖在她的身上,侧躺着,那副画面温馨而美丽
两人不知疲惫的,缱倦缠绵了整整一夜,此时都已沉睡了过去,而不远处怎么也找不到自家爷的烈风正痛哭流涕的到处转,被这突如其来的闪电吓了一跳
爷,你可别给雷劈死了啊
不行,死就死了,谁叫他把爷给丢了,飞身上马,他得立刻回去找哥一起出来找爷!
天空变幻莫测,又一道闪电劈下,亮得秦小狸蹙着眉睁开了双眼,眼前一闪,白茫茫的刺眼,下一秒,身上一痛,便什么也瞧不见了,那道闪电不偏不倚的,劈在了正被白衣包裹着的秦小狸身上……
翌日,清晨的风微微的吹佛着,露水顺着嫩叶从枝头滑落,滴在了颜封绝的绝色的容颜上,他蹙了蹙眉,想起了昨夜与自己缠绵的女子,嘴角扬起了一抹不经意的浅笑,伸出手臂顺势就欲将身旁的人搂紧怀中,然而,他心中一愣,空的?
这该死的女人,竟敢吃完他就跑!
好!真的是很好!
“驾——驾——”
一阵震天的声响顺着地面传了过来,颜封绝不为所动的盯着黑色紧身衣上鲜红的落红,紫眸暗沉,捡起地上的衣物,双臂一伸,银色长袍直接套上了身,动作干净利落,与他的处事风格如出一辙
“王爷——!”千军万马,挥尘而来,骑在马背上的人皆是浑身银色铠甲,带着头盔,腰间别着剑,一见颜封绝立即翻身下马,齐齐单膝跪在了他的面前
颜封绝慢条斯理的理好了身上的衣物,冷眸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群士兵,琥珀色的眼眸瞬间只剩下寒光,“烈风烈火,掘地三尺,将昨晚出现在这儿的女子给我带回来!”
“是,王爷!”
“记赚要毫发无伤!”颜封绝拾起地上秦小狸留下的紧身衣,飞身上了马,身后的侍卫立即跟了上去
“是!”
跪在最前排的两名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男子疑惑的对视了一眼,不知是何女子,竟能让他们的王爷亲自下令去寻,还特意交代要毫发无伤,但两人都是聪明的不敢多问,双手抱拳,严肃应道
“风,我保护王爷,你去寻人!”
“知道了,哥!”
烈风不满的回了声,因为把爷给跟丢了,他昨晚回到队伍时,差点被他哥骂死,带着这么一大群人四处寻了整整一夜都寻不着到人,实在是无法了,这才回到跟丢了爷的地方
谁知道,爷居然真的在这里,而且还是属于完全不理会他昨晚的呼唤,躲在这的某个角落和女子春风一度?
啊啊啊啊啊——!
烈风有种想咆哮的冲动,但是冲动归冲动,平复了下自个儿的心情,回过身对着身后的一队士兵,朗声道,“你们,跟我走!”
话音一落,策马而出,就开始对附近的村落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查
云尘大陆,一块充满了神秘色彩的大陆,呈现出两国对峙的局面,穿云国占据整个北部,架尘国的势力范围则是整个南部,两国之间隔江而望,附近还有一些零碎小国
百年来,两个大国一直僵持不下
直到最近,架尘国皇帝驾崩,整个架尘国处于皇子争皇位的内忧之中,架尘国太子为了拉拢穿云国支持自己登位,特地将自己的宝贝皇妹,嫁与穿云国皇帝
颜封绝乃是穿云国当今皇帝的同胞弟弟,穿云国的封王,此番正是替自己的皇兄前去架尘国迎亲的
昨日,路过这个无人管辖的地界,忽见天际出现异城象,于是便飞身前去察看,误入了迷雾森林,正巧见到了秦小狸完美击杀追杀者的那一幕
想他遇人无数,还从未见过一个女子能有如此快准狠的身手,少见的出声赞赏道,却被秦小狸直接翻身扑倒,还被吃干了,抹净!
真的是很好!
非常好啊
穿云国,边界客栈
颜封绝为此在此地驻扎了两日,却依旧没有秦小狸的任何消息,烈风瞧着自家一向冷似寒冰的王爷这几日来喜怒无常的涅,心中也不停地打鼓
颜封绝一袭紫色长袍的站在窗前,望着落下的余晖,眸中暗沉越来越浓
“王……王爷……”一向嬉皮笑脸的烈风此时是硬着头皮敲门,走了进去,就瞧见颜封绝头也未回的,寒着声气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启禀王爷……”烈风有些心惊的顿了顿道,“还是没有消息”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颜封绝的脸色还是明显阴霾了下去,“你给我继续派人找,找不到人,你也无须回来了!”
“王爷……”烈风可怜巴巴的唤了声,心中有苦说不出,王爷倒是画了一张画像给他,但是仅凭这张画像,其他什么特征都没有,如此大的范围如何寻到的,却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低头应道,“是,王爷!”
心里不由得琢磨,纠结这女子有何特别,竟让一向不近女色的王爷如此执着
行程已经耽搁了两日,再耽搁下去,未免会让架尘国的人有所说辞,颜封绝留下烈风继续找寻秦小狸,自己则带着大批人马前往架尘国
这日路过一叫做地蒙国的弹丸小国,夜色渐浓了,便在此地的驿站歇息下了
门外,一向较为沉稳守纪的烈火敲门禀告道,“启禀王爷,地蒙国丞相求见,是否推了?”
颜封绝抬了抬手,冷着眸,也不言语,烈火跟了颜封绝七八年了,一瞧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转身走出去,朝正在外头等候的地蒙国丞相道,“丞相大人请回吧,我家王爷歇下了!”
“麻烦这位大哥再通传下,你瞧这……诶……诶……”地蒙国丞相刚撩起衣服,将怀里的小东西露了出来,那小东西便一溜烟的往客栈里跑去了
烈火只瞧见一只浑身雪白,肥嘟嘟的东西急速往里头窜去,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张那么肥,还能跑得那么快的东西,眉一蹙,竟让那小东西成功的溜进去了
地蒙国的丞相这会儿急了,急忙朝里跑,烈火的反应更快些,先一步追了过去,只见那小东西像是会认路似的,虽然横冲直撞,但目标直指颜封绝的房间

第三章:死男人你跑啊
就在它快窜进去的时候,烈火眼明手快将它一把拎了起来,就瞧见一双黝黑如醋栗般明亮的眼睛望着自己,四只爪子不停的动弹着,那眼中竟还暗含着一丝狂傲的警告
他瞧着心中一凛,莫名的竟闪过一丝惧意,仔细盯着这个白茫茫肥嘟嘟毛茸茸的东西瞧了好一会儿,也没瞧出这是个什么动物
虽然肥,虽然瞧不清是何物,但这丝毫挡不住那两只眼睛中绽放出的光芒!
门外的动静,颜封绝自然是听到了,冷着声,叱责道,“烈火!”
“王爷,地蒙国有宝物要送于穿云国皇帝陛下——”烈火未达话,地蒙国丞相已经老J巨猾的喊出了声,将那小东西从烈火的手中抱了过来,举至头顶
那小东西像是认人似的,一被地蒙国丞相抱过去,马上就安静的不动弹了,瞧得烈火低着头,只等颜封绝的惩匪
房内一片寂静,烈火一动不动的站着,办事不利,军法处置,这是颜封绝手下军队的军规,而他身为颜封绝手下大将,更是必须以身作则,颜封绝从不姑息养J
时间漫长的彷佛整个世界都是静止的,身旁有微风佛过,却依旧让人额上冒出了细细的汗丝
终于……
一声不重却宛若清歌般美妙的“吱嘎——”声打破了这如同窒息般的沉寂,一袭冰蓝色上好丝绸长袍上盘旋着一条卧龙,颜色极浅,却因着这衣袍者的气势而让人无法直视,颜封绝就这般宛如天神一般高贵冷傲的出现在了门口
地蒙国丞相俨然是被这强大的气场震慑到了,楞在原地许久忘了反应,烈火则低着头退到了一边
颜封绝的视线在二人身上扫了一番,最终却是停在了那肥的已经看不出涅的,白乎乎的一团东西上
心中冷然一笑,这小东西不但不害怕,居然还敢用如此眼神光明正大的眯着眼睛打量自己
时间究竟有多漫长,宛若观看历史的长河,让人身心都屏住了呼吸
小东西朝着颜封绝炸了折,爪子一伸,突然不安分的挣扎了起来,地蒙国丞相这才回过神来,他如今是既想拍马屁又怕颜封绝,只敢站在距离颜封绝十几步远的地方,双眼贼溜溜的转了一圈,笑道,“王爷,你瞧,这灵狐是见着王爷就高兴呢!你看它动的多欢!”
“……”烈火虽未抬头,但听到丞相这话时,还是忍不住厌恶,他就是以军纪严明而被颜封绝从众多下属中挑选出来了,对拍须溜马之事最是厌烦
颜封绝冷眸扫了眼那贼眉鼠眼的丞相,视线重新汪在了那正不停地挣扎着的小东西上,冷清的声音在寂静之中响了起来,“哦?丞相倒是同类了,竟懂得这禽兽的意思……”
这小东西竟敢和他对视,而且那醋黑凌厉的眼神竟有些像那日的那个女子
“是艾是啊”变了意味的嘲讽,那地蒙国丞相还当受了称赞,不住的点头
那双贼眼转的更欢快了,笑眯眯的望着颜封绝的道,“王爷,这是长在雪山之上修炼了千年的灵狐,传说只要吸取日月精华就可修炼成丨人呢!前几年穿云国的皇帝陛下见过此灵狐,甚为喜爱,还特地让人寻来着,皇天不负有心,寻了这些年,终于给我们国主寻到了今日,我国国主听闻王爷路过此地,特地让下官前来将此灵物敬献给穿云国的皇帝陛下,祝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修炼成丨人?就这肥的连身子都瞧不见的小东西?”颜封绝冷笑了声,也无意再与这人多加纠缠,既然是他皇兄要的东西,挥了挥手道,“既然如此,我收下了,丞相大人若无他事,恕本王不送!”
这已经是颜封绝的极限,地蒙国的丞相自然懂得察言观色,急忙将灵狐放到了地上,让人奉上白银千两,拜身就往后退
颜封绝收回了视线,冰蓝色衣袍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线,再也未瞧此时正站在地上,一动不动正盯着他的灵狐一眼,转身就欲关门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地上的那肥嘟嘟的小东西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速度,突然身形一个扭转,如迅雷之闪电般迅猛的,伸出爪子就抓住了颜封绝的衣袂,胖胖的小身子拖在地上,不让颜封绝走了
“……”这一幕,就连一向沉稳的烈火此刻都被这一幕惊呆了,这小东西简直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颜封绝理都懒得理会这小东西,瞥了烈火一眼,烈火立即来抱,灵狐回过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烈火竟被瞪的倒退了一步
“烈火,闪开!”颜封绝冷眸瞥了烈火一眼,抬脚就朝死死抓着自己衣袂的灵狐踹去,灵狐竟然飞身一跃,扭动着肥嘟嘟的身子,就顺着他的衣袂爬到了他的怀里
颜封绝伸手就欲将它扯下来,它却死也不下来,四只爪子死死的抓着他的衣物,那瞧着他的眼神更是像极了那晚的女子
“王爷,可要……”烈火算是瞧出来了,这只所谓的灵狐是赖上他家王爷了,只要他敢抱它,它就会和自己拼命
“好了,下去吧!”颜封绝冷声说了一句,也不管还四爪挂在自己身上的小东西了,转身就关上了门,若不是因为这是他皇兄要的东西,这小东西指不定死上多少回了
看着它瞧着自己的眼神,越瞧越像那晚的女子,他不由得蹙起了眉
一进门,小东西就主动的从他的身上爬了下来,理都懒得理他的,挪动着肥嘟嘟的身子,朝他的床爬去
他盯着那小东西,就瞧着它伸出两只前爪,攀在床沿上,由于身子太胖,只得艰难的向上爬,刚爬上去一点点,眼瞧着就要成功了,后爪猛然踩了空,四爪朝天的就摔到了地上,似乎很是愤怒的一个轱辘又爬了起来
“呵……”颜封绝被它那纠结的涅逗的冷笑出声,猛然就见到那灵狐像人似的回头,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颜封绝走了过去,一把将它拎了起来就丢到了桌上
转身便开始宽衣解带,准备就寝,余光却瞧见那浑身雪白的小东西脸上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他自嘲一笑,自己竟也会眼花
脱了外袍,上床,阖上了眼睛,连着找了那女子好几日,一直未眠,他也不是铁打的身子
第四章:王爷还真是温柔
你个贱男人,臭男人,死男人!
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说过会负责就绝对会负责,你竟敢吃完了,就给我溜!
秦小狸站在桌子上盯着那睡着了的男人,转着肥嘟嘟的身子,咆哮的怒骂着,结果,发出来的却只是一些滋滋声,她不得不悲催的接受,她不但穿越了,还莫名其妙的被劈成了一只萌兽
闪电,定然是当时的那道闪电!
她承认她强上了眼前这个男人,是她不对!
但是,她不是说过会负责的么?
竟然还遭雷劈,遭雷劈成小兽也便罢了,问题是,这个男人竟敢给她跑了!
她的男人,除非她说不要,否则,这辈子都是她的男人!
再看如今,这个男人对她的态度,简直就是态度恶劣的混蛋的所作所为,她不好好调教调教,真当她是吃素的了!
她在桌上不停地转着身子,不停地叫骂着,还是忍不下这口恶气,凭什么他可以睡得那么香,她就要变成一只这么肥,这么肥,这么肥的狐狸
还灵狐,灵你妹!
她冷眸盯着背对着自己的人,起身就想从桌上跳到那床—上,四只爪子刚做好冲击之势,嘭嗵一声,爪子比不得脚,悲催的就四脚朝天,脸朝下的摔到了地上
“……”秦小狸两眼望天,明媚而忧伤之际,一个漆黑的影子就出现在了她的头顶,她还没抬头,脖颈上一疼,她已经被拎起来了
她一瞧见眼前放大的这张绝美冷傲的容颜,忍不住瞪了他一眼,腹诽道,“贱男人!”
颜封绝瞧了眼浑身脏兮兮,目光恶狠狠的秦小狸,沉声就让人准备了热水,秦小狸望着那滚烫烫的水,咽了口口水,挣扎着就想往外跑,变成禽—兽,洗澡是很悲剧的一件事!
她不要洗!坚决不要!
那日清晨醒来,她竟然是在一个山洞里,还变成了一只狐狸,等她挪动着这行动不便的身子赶回昨日的事发地点时,颜封绝的队伍早就不见了
无论能否接受自己穿越了,还变成一只萌—兽的事实,她都必须守承诺,对颜封绝负责!
跑?
只要是她秦小狸想追的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跑掉过的!
她原本还不知如何才能追上只见过一面,连身份都不知道的颜封绝,却在此时惊奇的发现,自己有能力召唤其他的小动物
从叽叽喳喳杂乱的兽语中,秦小狸得知了颜封绝的身份,还有这个大陆的分配,以及许多看似杂乱却异常有用的消息,其中一条就是地蒙国一直在寻找它这样的灵狐,欲献给穿云国的皇帝
为了追上颜封绝的部队,秦小狸愣是自投罗网的跑进了地蒙国丞相的家里,自从被一群丫鬟按到水里洗了一次澡,她就患上了洗澡恐惧症
而且,看这阵势,这男人是想亲自动手给她洗,虽然他们的关系已经非常非匙密了,但是让他帮她洗澡,这么开放的事,她还做不到
她想逃,可是明显她的力气没有颜封绝的力气大,挣扎的自己身上的毛都快掉光了,还没从他的魔爪之中逃出来,她瞪着他,伸出两只爪子抓着他的衣服,威胁道,“死男人,你敢碰我试试!”
颜封绝蹙眉瞧着在自己身上张牙舞爪,还吱吱乱叫的小东西,少见的拍了拍她的头,“进去洗洗!”
一说完,就把她往水里按了下去
你个混蛋,你想烫死我啊
秦小狸的两只爪子一沾到水,立即跳了起来,直接就跳到了颜封绝的脸上,整个白花花的肚子遮住了他整张俊脸,颜封绝沉着脸,伸出手想将这个四只爪子都抱着自己的头的小东西给拽下来
哪知,她抱的太紧,他只好一个爪子,一个爪子的将她扯下来
你个死男人,我要杀了你啊
你再碰我一下,你再碰我一下,我杀了你!
“别给本王吱吱嘎嘎的没个消停!”颜封绝怒斥了一声,将秦小狸的最后一只爪子也给掰了下来,沉着眸子,就将她给丢进了水里
秦小狸的眸子也冷了下来,若她现在还是个人,就算他是她的男人,她也绝对会拔了他一层皮!
滚烫的水在身边叫嚣着,秦小狸在热水里“噗嗤噗嗤”挣扎了两下,竟缓缓的沉了下去
颜封绝还以为这小东西终于开窍了,坐到桌前便饮起了茶,直到几分钟后,还没有反应,他脸色微微一变,跃到了浴桶前,就瞧见某只小东西两眼翻白的漂浮在水里
他急忙伸手将她给捞了出来,一碰到那水,他算是明白为何这小东西会挣扎的如此厉害了,竟然是完全开的,几乎可以将人的皮肤都烫开来
“来人呐,谁备的水,给我拉下去——军法处置!”
死男人贱男人臭男人!
阿丘——阿丘——
秦小狸躺在颜封绝的软榻上,肥嘟嘟的小身子上盖着一床被子,她差点就被淹死了,结果,那个贱男人居然还要连夜赶路,现在,害得她感染了感冒了
鼻子好难受,她从小到大免疫力一直很好,在所有的特工中是生病次数最少,完成任务最高的,如今,却被困在了这只狐狸的身上,而且,要命的是还生病了
“你这小东西还真不愧是灵狐,真是娇贵!”兽医刚走,颜封绝的身形便出现在了床前,盯着还在生病的秦小狸不冷不热的说道
秦小狸又打了几个喷嚏,双眼迷蒙的望着颜封绝,那涅竟可爱的让人恨不得抱在怀里狠狠的蹂躏上一番,颜封绝沉了沉心绪,摸了摸她的头道,“你是献给我皇兄的,可别给我死了!”
秦小狸瞪了颜封绝一眼,感情他不是关心她,而是因为她是送给他皇兄的!
他都没死,她怎么舍得死!
免得她死了,他说她逃避责任,不对他负责,说话不算话!
她秦小狸一向一言九鼎,认定了的事绝不会变,说过的话也绝对会兑现,否则也不会去负了黑手党的鸿门宴,中了他们的药,把自个儿害成这样!
“好了,好好睡一觉!”
秦小狸不知道以前的颜封绝是什么样的,颜封绝也没发现自己的口气变了,唯一守在一旁的烈火听到这话,抬头望了自家王爷一眼……
王爷对这只小东西的语气,还真是……温柔!

第五章:舔一下又不会死
由于秦小狸生病了,颜封绝竟然又为了她耽误了一日行程,到后期不得不加紧赶路
寒风从耳边刮过,秦小狸缩在颜封绝的怀里,露出一个胖嘟嘟的雪白雪白的小脑袋,风吹佛着她的毛发,耳朵呼呼的往后倒,那涅真是可爱到了极致
颜封绝低头就瞧见怀里这小东西的这副涅,意外的露出了一丝微笑,一闪即逝的就夹紧了马腹,速度瞬间提升,秦小狸一个不稳差点摔下去
你个贱男人,你混蛋,你想摔死我!
她吱吱嘎嘎的叫骂着,急忙伸出四只爪子,八爪鱼一样抱着颜封绝的身子,抓着他的衣服,脑袋也开始往他怀里缩,借此挡住这吹得她睁不开眼睛的风
秦小狸缩在颜封绝的怀里,紧紧的搂着他,伸出爪子将自己腰上和颜封绝绑在一起的腰带系紧了,舒舒服服的躺在他宽阔的胸膛里就睡了过去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马儿已经放缓了速度,她甩了甩毛茸茸的小脑袋,探出头就瞧见了一片青草地,青草的香味扑鼻而来,她从未如此放松警惕的过过日子,也从未发现原来风景可以如此之美
颜封绝低头望着吸着鼻子,闭着眼睛,贪婪的呼吸着青草气息的秦小狸,知道这小东西定然很喜欢这里,一想起她那双和那日女子极为相似的眼神,便莫名其妙的不想扰了她的兴致,抬起左手,便示意一众人马,原地休息
秦小狸抬起头望着他,原来她的男人也有这么体贴的一面,值得鼓励,值得鼓励
她朝他扬起嘴角笑了笑,结果那表情瞧在颜封绝的眼中就是一堆本就挤成一团只剩下眼睛和鼻子的毛,现如今把鼻子和眼睛都挤没了,只剩下白绒绒的一片
瞧得颜封绝难得一见的哈哈大笑了起来,顿时惊吓到了身后那群跟了他近七年的部下一阵惊恐,一个个急速从放松状态变成了严阵以待
烈火瞧了瞧自家越来越不正常的王爷,朝着那群神经紧绷的侍卫们道,“没事,没事,大家休息,休息吧!”
在他们眼中,万年冰山,冷傲绝尘的王爷若是一笑,那就是世界末日了!
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秦小狸刚在心里表扬了颜封绝一下,结果他这一笑把她对他的好印象,全笑没了!
睁开眼睛,嘟着嘴,呲牙咧嘴的对着颜封绝张牙舞爪的挥着那毛茸茸的爪子,这一挥,颜封绝却没闪开,结果一爪子就挥到了颜封绝的正在大笑的嘴里,一下子就触碰到了他湿热的舌头
“……”秦小狸的白绒绒的脸上立即又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晕,急忙伸回了自己的爪子,她的脑子里立即就浮现出了那日两人缠绵的画面了
真是丢人!丢死人了!
她身手很好智力很高,但在感情方面那就是个小白痴,上次能强上颜封绝完全是仗着药力,还有不想就此丧命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