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11部分


她知道他是杉琉殇,她不会认错人的,绝对不会!
当秦小狸寻到盛源客栈爬进来的时候,瞧见的正是这一幕,楼下桌椅几乎全被砸烂了,而楼上,杉雪舞死死的盯着雪无殇,吟画阻拦在两人之间
她蹙了蹙眉,这是发生何事了?
“吟画……”她望着楼上的吟画,低声唤了一声,吱吱的声音在空挡而寂静的客栈中回响了起来
吟画一愣,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直到视线转向了门口,那团白绒绒,趴在地上望着自己的灵狐,不是姐姐,是谁?
雪无殇和杉雪舞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将视线集中在了秦小狸的身上,秦小狸蹙眉,只觉得有一道冷光朝自己射了过来

第五十四章:消失的记忆
吟画瞪了杉雪舞一眼,飞身朝秦小狸这儿飞了过来,蹲下身,抱起秦小狸以他们两人听得到的声音询问道,“姐姐,你怎么回来了?”
秦小狸还未作答,杉雪舞已经逼了过来,一双雪眸死死的盯着秦小狸,又是这个东西,为何在她倒霉的时候,总能看到这该死的东西!
“你做什么?”吟画眸光一闪,急忙将秦小狸护在了身后,盯着杉雪舞,冷声质问道,同时抱起秦小狸就朝楼上飞了去,站在了雪无殇的面前
杉雪舞的眸光霎时阴冷,手中袖子一跃,朝着楼上飞了回去,吟画直接将秦小狸放到了雪无殇的怀里,“公子,姐姐交给你了♀个坏女人,交给我!”
“坏女人?”杉雪舞狠狠的咬着这三个字,一双眸子盯着躺在雪无殇怀中的秦小狸,她无法质问雪无殇的冷情,她也不知他为何不来寻自己,但是即使雪无殇真的这般对她,她也无法容忍其他的东西霸占着雪无殇
属于她的东西,她不会允许任何人染指,何况是一只该死的狐狸!
她还未动手抢走颜封绝,为何这个该死的东西竟会和她的殇在一起?
她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你说我是坏女人,你问你家公子,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杉雪舞咬着银牙,长袖一挥朝吟画直击了过去
吟画急忙闪躲,“你个疯子,我家公子怎会认识你?”虽然他知道自家公子是认识这个坏女人的,但是他宁愿公子不认识,他是绝不会承认公子房里确实有这个女人的画像的
“殇,你告诉他,你告诉他!”杉雪舞盯着雪无殇,一双雪眸几乎渗出火来,毫无形象的朗声咆哮着
雪无殇别开了眼睛,伸出手淡淡的抚摸着秦小狸的身子,视线再也没有再落在杉雪舞的身上,有些事,总该死心的,再纠缠下去,又是何苦?
他早就不该存活在这世上的
“你不认我了,你不要我了!”杉雪舞突然狂笑了起来,倒退了两步,盯着秦小狸,“你宁愿要这只死狐狸,你也不要我?”
秦小狸很不喜欢这个对着自己大吼大叫的女人,她什么也未曾做,一切与她有何关系?她不过是刚来,想询问雪无殇如何恢复自己的记忆罢了
这女人迁怒,也未免迁怒的太过强
秦小狸抬头望了雪无殇一眼,他加注在自己身上的力度已经乱了,这应该是雪无殇与这女子之间的事,虽不知为何他不愿相认,但不认总有不认的理由的
“姑娘,请回吧在下雪无殇,并非姑娘口中的杉琉殇,你口中的人早已不在人世了”雪无殇抱着秦小狸转动了轮椅,朝房内驶了进去
杉雪舞的视线还汪在那背影之上,她不愿相信,她爱了那么久的人,竟会如此对自己
哈哈哈!
报仇,她居然一心想着为他报仇,结果呢?结果他没死,结果她得到的就是这些?
那只狐狸,为什么又是那只狐狸,凭什么一只狐狸得到的关心都比她多?
杉琉殇,你会后悔的!
你一定会后悔的!
吟画警惕的盯着紧握着双拳,渐渐冷笑出声的杉雪舞,生怕她再做出什么疯狂的事,结果,杉雪舞只是回过头望着吟画,一字一句的冷笑道,“好!你们很好!你,也很好!”
吟画心里咯噔了一下,杉雪舞已经飞身不见了踪迹
房内有些过于安静了,秦小狸抬头望着雪无殇,雪无殇只是静静的坐在窗前,视线随着那消息的身影飘远了
看得出来,他其实很在乎她
秦小狸账折缩在了雪无殇的怀里,有些事情,她不该问,也不会去问,若他有苦衷不想说,看在她带自己到了这儿的份上,她就在这儿陪着他好了
“小狸儿,我是不是做错了?”就在秦小狸以为雪无殇不会开口的时候,他开口了
秦小狸动了动身子,也许吧,但是每个人在做一些违心的举动时,总是有苦衷的,是对是错,除了时间,又有什么可以证明?
秦小狸在这儿一直待到了近深夜,雪无殇心情并不好,她也不好意思麻烦他,待着待着,她突然有些的那个凶巴巴的颜封绝,如果他找不到自己,是不是又会火冒三丈?
一想起颜封绝的脾气,秦小狸不由得蹙起了眉
“姐姐,你怎么又回来了?”秦小狸从雪无殇的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吟画刚好从隔壁房走了出来,见到秦小狸后,就走到了她的身边,双手托着腮就在楼梯上坐了下来,“今日来的那个凶巴巴的人……”
“他和我是什么关系?”秦小狸知道,雪无殇知道的,吟画应该也知道的
吟画偷偷的瞄了秦小狸一眼,“姐姐,你不生气的话,我才告诉你”
秦小狸眯起了眸子,危险的盯着吟画,吟画被瞧的浑身发毛,举起了双手,“姐姐,你不可以生气,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今日来的那个人是你的相公!”
相公?
秦小狸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伸出爪子指着自己道,“你说那个男人是我相公?吟画,你莫不是今天下午被那女人打傻了?我是狐狸,他是人,他怎么可能会是我的相公?”
“姐姐,是真的”吟画见秦小狸一双眸子黑黝黝的盯着自己,小心翼翼的解释道,“你曾经是人”
“……”
“姐姐,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确实是人,那是你为了那个凶巴巴的男人,甚至不惜冒险再次闯进迷雾森林,后来,你被雷劈又变回了狐狸”吟画说到这儿,犹豫了下,如果被姐姐知道是自己说话没说完整,害得他们一起被劈昏了,他是不是,会,倒大霉?
“那我的失忆又是怎么回事?”如果自己以前真的那么在乎那个男人,那么为何自己会失忆,会忘记了自己和他发生过的一切
原来自己曾经,还是人,那么也就是说,自己以后也会像吟画一样变成丨人?

第五十五章:被调xi到炸毛
“嗯,这个……”吟画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姐姐,我也不知你为何会失忆,可能是因为你被雷劈了吧”
他只知道他带着公子赶到的时候,地上只剩下姐姐一人了
秦小狸伸了个懒腰,知道再问吟画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趴在地上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就道,“你可有办法帮我恢复记忆?”
秦小狸是不喜欢连自己的过去都不知道的,若是可以恢复,倒是恢复了好,被雷劈,就会失忆?
她对于吟画的这个说法持濒态度
“这……”吟画回头望了眼雪无殇的房,公子既然带姐姐来这儿寻姐姐的相公了,肯定也不会责怪他将东西拿出来的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印着青绿色竹子的瓶子,只道,“姐姐,这个是我和公子练的丹药,我只知道吃了这个可以迅速提高灵力,加快变人的进度,就算一时半会儿变不了人,至少可以让你在很短的时间内成长到能同人交流,你以前喝的那些水也有这个功效的,但是现在我们出门在外,嗯,只有这个了”
“……”
吟画见秦小狸一直盯着自己,也意识到自己答得好像是欧不对马嘴了,讪讪的笑了笑,“姐姐,你先用这个试试吧,就是不知道这个对于恢复记忆有没有帮助”
这个也能试?
秦小狸瞥了吟画一眼,不过,若是可以变成丨人,倒是收下也无妨
“好了,我该回去了”秦小狸让吟画将那药瓶装进了香囊里挂在了她的脖子上,伸了伸腿脚,就站了起来
既然已经确定那人是自己的相公,还曾经为了救他,连自己的命都不要,那么定然对他是有感情的
瞧他那涅,若是发现自己不见了,指不定又会冷着一张脸,还是趁着他没发现,早点溜回去的好
吟画也不好意思留秦小狸,或者说想到颜封绝,他就根本不敢留,将秦小狸送到了后门门口,他也返回了客栈
想到杉雪舞,他的小脸纠结在了一块,也不知公子那儿如何了?
天色已经全暗了,云京主街上的灯火也已经亮了起来,秦小狸顺着墙壁爬上了屋顶,夜晚的街道依旧人潮涌动,想来还是屋顶上行动,方便些
秦小狸爬了一会儿,远远的便瞧见了封王府,正准备朝那儿爬去的时候,耳朵动了动,身后有人
她慢悠悠的在屋顶上踱着步子前行着,身后的声音也一直有条不紊的跟随着
秦小狸双眸一冷,双爪腾空,雪白的身子急速朝前飞奔了起来,耳边传来呼呼作响的风声,身后紧紧跟随的声响一时间不见了踪迹
秦小狸是往主街方向跑的,就算真有人要对她如何,在主街上好歹也要注意点分寸,而且人多的地方即使她被抓了,她相信,她那个所谓的相公也定然会来寻她的!
秦小狸并未因为身后的声音不见了而停下来,反而加快了步伐,越是这时候越是不能放松,然而当她拼了命的朝前跑的时候,却猛的撞上了一根硬如石柱的东西
她抬头一看,心里顿时凉了一截,她撞上的竟是一身着黑色紧身衣,蒙面,双手环胸,手里抱着剑的人
看着身形,定是个成年男子无疑
她愣了不过半秒,转身就朝另一个方向狂奔而去,那人彷佛早就料到了一般,身形一跃再次挡在了她的面前,若不是她刹车的速度够快,怕是再次撞上去了
秦小狸眯着双眸危险的望着这个三番四次挡着自己道路的男子,呈现攻击状态的匍匐在屋顶上,浑身雪白的绒毛也直立了起来
然而,她的两只后脚却是腾空的,看似是在准备攻击,实际上她是在找时机逃跑,就这男子移动的速度来看,她并不认为自己这么一只狐狸打得过他
“嗯……”那男子盯着秦小狸,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似乎觉得很有趣,浅棕色的瞳孔中也闪现了一丝笑意
但是他眼中的笑意,瞧在秦小狸的眼里,那绝对是不怀好意
她必须得跑,谁知道眼前这个三更半夜穿着夜行衣在屋顶上阻拦自己的是何人?
莫不是她那个所谓的相公在哪儿惹来的仇敌,想抓住自己,以此来威胁他?
秦小狸趁着那男子正托着下巴,望着自己笑的时候,后面的两只爪子动了动,一个急转身,飞快的朝另一个方向狂奔而去
但是,很明显——
秦小狸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一个身怀武艺的男子!
当秦小狸再次“差点儿”撞到那个男子的时候,秦小狸彻底炸毛了,若她现在是个人,她非将他千刀万剐不可!
特别是在那个男子笑着望着她,双手环胸的说道,“嗯……你,可还要——继续跑?”
这世界上怎么还会有如此可恶的男人?
秦小狸自认为颜封绝已经算是极品中的极品了!
她一双眸子盯着他,冷的几乎渗出冰来,被抓到倒是无所谓,她受不了的是,这个男人竟敢如此戏弄她!
“嗯……你这涅,可是生气了?”秦小狸越炸毛,他心情似乎越好,那双眼睛已经散发出了璀璨的异彩,显然是将秦小狸的怒火当成了自己的消遣
秦小狸忍无可忍的倒退了两步,朝着他就冲了过去,他的一瞥一笑,在秦小狸的眼中无不是在羞辱她!
是可忍孰不可忍!
她今日不教训教训这个男人,枉费了她自己还被称为灵狐了!
那男子瞧着秦小狸炸毛的朝自己飞扑了过来,眼中笑意越浓,环胸似乎在考虑,自己究竟是要避开,还是由着秦小狸撞到自己的怀里来
最终,他选择了站在原地不动,双目含笑的望着秦小狸朝着自己投怀送抱
秦小狸的速度很快,加上体重的因素,冲击力自然不会鞋当她猛地冲过去撞那个男子的时候,那男子倒真的被撞的倒退了一步,但也伸手将秦小狸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下意识的在秦小狸的背上摸了摸,嗯,手感真好……
------题外话------
推荐好友:晒月亮的圆子的文《鬼王毒医》成亲之日,她被迫行走十里路,嫁给当朝最好美色的太子,被爹爹当成棋子利用,一切只是被自己的大娘姐姐作为报复自己的戏码
在众人围观面前,她突然发狂大笑,义无反顾地奔进了当朝鬼王的轿子里,甚至拉开帘子,当中与鬼王舌吻起来
因此,丞相府三小姐由原本“恪守妇道”的太子妾沦为“无耻下贱”的苍血月,只是无人不知,隐藏在原本胆小懦弱的身体里,究竟是一个多么耀眼夺目的灵魂

第五十六章:不眠夜
秦小狸被这么一摸,彻底炸毛了,寒光倾泻而出,一爪子就朝那男子抓了过去,男子没料到秦小狸会在此时出手,蒙面的布猛然被抓了下来,俊朗的脸上霎时多了一条血痕
“嗯……你这小东西果然够有趣,这世上能伤到朕的,你还是第一个!”颜沉浔浅笑着伸手拂过了脸上的血渍,秦小狸一个爪子又挥了过去,皇帝!居然是今天白天就对着动手动脚,笑得犯贱的一国之君!
“喂,你别再挠朕了,朕这张脸明日还要上朝面见百官的呢!”颜沉浔急忙往后闪躲,秦小狸冷哼了一声,又一个爪子朝他挥了过去
不说报今日白天的仇,就是今晚,看清了眼前的人,她再不发火,她便不是她了!该死的,皇帝又如何?竟敢如此戏弄她!
“喂,朕都说了,叫你别再挠朕了!”即使秦小狸挣扎的再厉害,爪子朝颜沉浔挥的再凶猛,颜沉浔依旧紧抓着她不放,一双手紧紧的抓着秦小狸,伸长手臂将她拿到距离自己一臂之远,看着秦小狸因为爪子太短,而怎么也挠不到自己,气急败坏的涅,得意的笑道,“朕看你如何再挠朕!你来艾你再来啊”
“……”如果她是个人!如果她是个人!
秦小狸从来没有像此时这般想变成一个人,如果她是个人,她现在就是死也要把他打趴下!
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就她认识的人中,自认为颜封绝已经够可恶了的,可是,眼前这个是颜封绝的皇兄吧,居然,居然……
果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她会报仇的,她一定会报仇的!
“咦?如何不挣扎了?”颜沉浔望着突然沉寂下去闭着眼睛一动也不动的秦小狸,好奇的询问了一句
云京大街热闹非凡,喧闹的声音到处都是,然而这条小巷屋顶上,却只有颜沉浔一个人询问的声音
秦小狸不动了,她不想挣扎了,眼前的人是她失忆前的相公的皇兄,定然不会将她如何,只要没有性命危险,她何必去挣扎,就算她再挣扎,她也不可能从这个恶劣的人手里跑出去,还会成为他取乐的对象
她没那么傻,被当成白痴逗!
而且,她真的累了,不但是累了,肚子里也似乎有东西在动,她挣扎的越厉害,肚子里的反应也就越大
她一度怀疑自己肚子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但是,除了越来越大了,似乎也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嗯……果真不动了”颜沉浔沉吟了半句,望着闭着眼睛瞧也不瞧自己的秦小狸,忽然扬眉一笑,抓着秦小狸的其中一只手就朝秦小狸的胳肢窝挠去
突如其来的痒意,让秦小狸的汗毛一下子竖起来了
颜沉浔见此笑得开怀,“朕就知道这招有用,二弟从小最怕的也是这招,果然是跟着二弟跟久了,怕的都一样”
秦小狸在咬牙,她不想和这么个神经不正常的计较,她真的不想!
她居然是只狐狸,她居然在别人招惹她的时候,什么也干不了!
“嗯……你炸毛的涅好有趣,朕就知道养只灵狐,比在后宫养一大群妃嫔要有趣多了!”听到这话,秦小狸的利爪再次冒了出来,她很想再给他一爪子,但是她忍了,她不明白自己的忍耐力为何如此强大,但是她真的再次忍了!
“朕本来是打算去封王府将你偷出来的,没想到还没到封王府,就瞧见你了”颜沉浔很得意的望着秦小狸道,“这就证明朕和你有缘,可是?”
秦小狸不想说话,对于一个这样的男人,她还能说什么,而且,她根本说不了人话,说了他也听不动!
颜沉浔盯着秦小狸的涅,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你不回答,朕就当你答应了∞就知道你会答应的,跟着朕自然是比跟着二弟好的,你说,可是?”
你爱怎么自言自语,你自己自言自语去!
秦小狸闭上眼睛,若他再敢挠她胳肢窝,她怀疑自己会再也忍耐不下去,不死鱼死就是网破
颜沉浔抱起“放弃”了抵抗的秦小狸,分身朝皇宫飞了回去,回去之前望了封王府一眼,嗯……二弟,这可是灵狐自愿跟朕回去的,与朕无关
封王府,夜已深沉,却无人入睡
颜封绝站在院落内,火光冲天,他的脸色却阴沉的几乎渗出墨来,小狸儿居然又不见了,这么多人居然连一只小狸儿也看不住
杉雪舞走了,对颜封绝来说无伤大雅,该来的不过是早晚而已
他处理完事务,正兴致盎然的去寻小狸儿,见到的居然是空荡荡的房间
自从上次被秦小狸吃完了,留下他一个人,他已经对这种被“抛弃”的事情深恶痛绝了
小狸儿,你别被本王逮到,否则,本王这次决不轻饶了你!
封王府如今已经被烈风烈火带着人上上下下的全部寻遍了,然而无一处有秦小狸的身影,烈风和烈火此时正带着侍卫立在院落内听候颜封绝的命令
“烈风,随本王去客栈;烈火,你给本王带人在云京挨家挨户的查!”
“是,爷!”两人异口同声的应道
烈风跟在颜封绝身后,只觉得颜封绝整个人都融入了这漆黑的夜色中了,即使火光再亮也找不到爷的脸
他就知道,肯定要出事的
他发誓,他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讨好小狸儿,要是得罪了小狸儿,就爷这涅,他也可以拔皆刎了
此时的大街依旧人来人往,在看到这么一群王府侍卫汹涌的涌入大街时,有好奇的,也有心惊的,几乎所有人,都在猜测发生了何事
而大街上也有三四个人在看到烈火的时候,躲在小摊子后交头接耳了几句,之后一人迅速朝另一个方向跑了去,而其他几个人依旧留在原地,假装在购买街头的小玩意
灯火通明,星光闪闪烁烁,月色被遮了半边脸庞,喧嚣繁闹,今晚,似乎注定了将会是个不眠夜

第五十七章:贵妃娘娘
月夜无痕,盛源客栈外灯火撩人,颜封绝带着烈风赶到客栈的时候,吟画刚将秦小狸送走没多久
吟画刚要回房,就瞧见颜封绝一脸阴沉的带着烈风闯了进来,他有种不妙的感觉,虽是如此,但他却依旧转身迎了上去,上下打量了眼颜封绝,直言不讳道,“你若是要找小狸儿,那么你来晚了,小狸儿刚离开了”
“离开?”颜封绝蹙眉凝视着吟画,显然对于他的话持有几分怀疑
吟画身为兔子天生敏感,自然也瞧出了颜封绝的不信任
难道他就长得那么难以令人相信?
他不悦的瞥了眼前的两人一眼,“你们爱信不信!”说完就朝楼上走了去
“爷……”这小子好没礼数,竟敢如此对他家爷,烈风说着就想冲上去,他早就看吟画,嗯,不爽了!
颜封绝抬手阻止了烈风的动作,在烈风诧异的眼神中,转身朝外走了去,“诶,爷,你真信了那个小子啊”
“烈风……”
“属下在!”
“你现在就回王府,若是小狸儿回府了,立刻飞鸽传书告诉本王!”
“是,爷!”烈风疑惑的望了颜封绝一眼,转身办事去了
颜封绝站在客栈外,抬头望了眼身后的屋顶,小狸儿一向不喜走大路,倒是对屋顶情有独钟,他正欲飞身前去查看,远远的就瞧见烈火朝自己这儿飞身而来
“爷……”烈火俯身在颜封绝耳边低语了两句,他本是去寻找小狸儿的,却不想见到了一件诡异的事,此时可大可鞋他不得不脱身前来禀告
“你说,她从四弟的府中离开进了三弟的府劭”
“是的,爷!”
“本王知道了四弟那儿多派几个人盯着,三弟那儿倒是无碍,你派一两个人守在宁王府就行了”颜封绝冷眸望向了几条街外的两座府郜沉思了片刻,方才开口道
“是,爷!”烈火领命退下了,颜封绝重新收回了视线,飞身上了屋顶
果不其然的在某些张了苔藓的瓦片上见到了小狸儿的爪蝇颜封绝寻着爪印一路寻找,在瞧见那些明显扩散的爪印时,眸光霎时冷了下来,俯身竟在附近找到了小狸儿身上的毛发
这该死的小东西,还真是一点也不让人省心!
架尘国也就罢了,穿云国竟然还有人胆敢动他的宠物?
没错,穿云国绝对无人敢动他的所有物的,除了一个人……
颜沉浔抱着秦小狸回了皇宫,直接去了绛雪轩
绛雪轩浓荫茂木,灰瓦青砖,素雅浅淡,不施斗栱彩画,轩楹无藻饰,一弯碧水环之,乍看无奇,却是细处见真章
轩内参天之树皆是古楸之类的百年古乔,费尽心机方移植成活,亭楼灰瓦乃是由黑曜石打磨而成,日射之下,熠然生辉筑壁之砖更为青玉,日暖则生凉烟,日寒则散温气
轩内各处以紫檀雕帖卷草花枝藤萝,多饰之美玉透雕,而最为难的的是,轩中之水尽是以长安城外百里处山泉引来,只水渠之废,无人不惊
绛雪轩是颜沉浔最喜欢的一个宫殿,平时从不让人接近,然而,他还未走到绛雪轩,就遇上了自己的贴身小太监
小太监见到颜沉浔都欲哭出声了,“皇上,您总算回来了,您再不回宫,奴才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啊”
“除了朕,还有谁敢要你的脑袋,莫不是……”颜沉浔一时回过了神,急忙将秦小狸送到了小太监怀里,“替朕照顾好这小东西,有半点差错,朕砍你脑袋”
一语毕,颜沉浔已经闪身不见了踪迹
秦小狸懒懒的瞟了小太监一眼,继续睡觉去了
那小太监欲哭无泪的抱着秦小狸,谁都说他这差事好,可是伴君如伴虎艾更何况他家皇上还是如此这般
小太监抱着秦小狸手臂都酸了,站在后花园却不知该往哪儿走,皇上叫他照顾好这,应该是灵狐吧,可是他该将它带到哪儿去翱
夜色很漆黑,唯有小太监手上的灯笼透出的点点亮光,就在他犹豫之际,不远处传来了声响,一盏盏灯笼的亮光透了过来
他瞧见来人后,暗自叫苦抱着秦小狸退到了一旁,待那步辇靠近后,他朝着步辇上的女子请了安,“奴才小苗子见过贵妃娘娘”
“是苗公公艾你手上抱的是何物?”来人乃是穿云国当今唯一的一位贵妃,娴贵妃
颜沉浔后宫的妃嫔并不多,贵妃更是为此一位,并非他多喜爱这位贵妃,相反的他对这位贵妃那是避之如虎,因为这位娴贵妃善妒是出了名的,偏偏这位贵妃乃是当朝丞相的嫡长女,在颜沉浔当年登位时出过不少力,出于各种考虑,倒也不能待她太差
小苗子本已经将小狸儿藏到身后了,无奈,“回禀贵妃娘娘……”
他真的不知该如何回话,是好
“嗯?”娴贵妃在灯笼的照耀下,瞟了秦小狸一眼,那抹尖辣的视线在落在秦小狸的身上时,秦小狸就察觉到了,微微睁开双眼,望了她一眼
自己与她第一次相见而已,这女子却用这眼神瞧着自己
贵妃娘娘?
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若颜封绝当真是她的相公,那么他是王爷,是否也会有这些猫猫狗狗的妃子?
既然可以肯定他是自己的相公,那么她就决不允许他再有其他的女人!
免得还要花心思去对付那些女人
“既然苗公公有难言之隐,那本宫倒也不是什么不近人情之人,这东西,本宫瞧着欢喜,你就将它送到本宫宫中吧”
“娘娘——!”小苗子惊吓的叫了出来,却在娴贵妃一个眼神的凝视下,闭上了嘴
秦小狸在听到娴贵妃这话后,心不由的跳了两下,这所谓的贵妃娘娘一瞧就不是什么好货色,将她讨去定然不会是因为喜爱她
就这般跟她去,秦小狸敢肯定等待自己的绝非好事,她如今无力自保,但不代表她就会束手就擒!
想要她,也要看看那人有没有那本事!

第五十八章:出来混是要还的
穿云皇宫,慈安宫
颜沉浔换好衣物急忙赶去了太后那儿,近日来,太后总是时不时的派人打探他的行踪,大有再给他选几名妃子的打算,若不是因为太后是其母后,他和颜封绝又是出了名的孝子,他早不知躲哪儿去了
颜沉浔请了安,坐在底下的檀木椅上轻抿了一口茶,便询问道,“不知母后深夜寻找儿臣所为何事?”
太后不过四十来岁,仪容尊贵的坐在上座上,无奈的摇了摇头,“皇儿,不是母后想催你,而是你即位这些年了,却一直未有妃嫔诞下子嗣,为了皇家的血脉着想,你……”
颜沉浔的手一直钝在茶杯上,顿感头疼,果不其然,说着说着就开始给他安排寝宫,说是他已许久未去某美人的宫中了
正当颜沉浔欲寻找托词的时候,有人禀报说封王求见
颜沉浔一听,急忙放下茶盏,朗声道,“宣——!”
他早已妃嫔成群了,他这二弟不要说是妃子了,就是妾侍也一个未纳,这时候来,不就是替他当枪使的么?
如意算盘刚打了一会儿,突然想到小狸儿还在他的手上,莫不是二弟是为此而来的?
不过,就算如此又如何?
毫无证据的,而且他还是皇帝,他若来个打死不认,又有谁奈何的了他?
颜沉浔想着扬起了嘴角,端起茶几上的茶杯继续优哉悠哉的品着茶,坐在位子上等着颜封绝送上门了
“儿臣见过母后,臣弟参见皇兄”
“绝儿来了,哀家正和你皇兄说事呢”颜封绝进门行了礼,太后的脸上顿时浮现了笑容,赐了座,话起了家长里短
两兄弟坐在下位皆是一副受教的涅,只是颜封绝望向颜沉浔的双眸明显带着冷意,颜沉浔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涅,悠闲的喝着茶
“皇儿,为了皇家的子嗣”太后绕了一圈之后,再次绕到了这个上头,颜沉浔这会儿倒是不慌不忙了,望了颜封绝一眼,对着太后笑道,“母后,你可不能厚此薄彼艾你瞧瞧二弟如今可是连个妾侍都未曾有啊”
颜沉浔此话一出,顿感颜封绝望向他的眼神又冷了几分,颜沉浔回身望着颜封绝折,以口型对曰,“皇兄有难,你能不帮?”
“嗯,绝儿,按照你的年龄早该儿女满堂了,以往你道是为了替你皇兄稳固疆土,无暇顾及自己的婚事,如今你也是时候考虑考虑你的婚事了”太后赞赏的瞧了颜沉浔一眼,转身望向颜封绝一本正经的说道
颜封绝起身正欲说话,颜沉浔那儿已经开了口,“启禀母后,架尘国有意将雪舞郡主嫁与二弟为妃,只是这二弟……”
“皇兄——!”颜封绝本就是来寻颜沉浔算账的,如今帐没算成反而还被拖下了水,这皇兄果真是太过得寸进尺了
“二弟,朕知道你中意这门亲事,你也不用如此响亮的唤朕,朕听的清楚”
颜封绝冷冷一笑,起身走到了颜沉浔的面前,俯耳道,“皇兄,你若再多在母后面前多言一句,臣弟可以保证——你会后悔的!”
颜封绝转身望向太后,“启禀母后,儿臣已有心上人,此生更是非她不娶!”
颜沉浔顿然没想到他这冷的和冰块一样,成天不是打就是杀的二弟居然也会有心爱的女子,一时蹙眉望着颜封绝,只当自己出现了幻听
太后也吃了一惊,先是欣喜,而后脸色却冷了下来,“绝儿,不知你中意的女子是哪家千金?你们又是如何认识的?”
“母后……”颜封绝正欲回话,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马蚤动,鸡飞狗跳的喧闹无比
慈安宫的太监总管急忙跑了出去,呵斥道,“你们这是作何,竟闹到慈安宫来了?皇上和封王正给太后请安,你们这是找死不死?”
“公公,不关奴才们的事,是……是贵妃娘娘掉进御花园的池塘的去了”
“你说那个女人掉池塘了去了?”颜沉浔刚走出来就听到这句话,脱口就问了出来,话语中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顿时就被走出来的太后给狠狠的瞪了一眼,他无奈的摸了摸鼻子,咳嗽了两声走到了颜封绝的身边,悻悻然的询问道,“二弟,难道朕问错了么?她可是朕的爱妃,朕不过是关心两句而已”
颜封绝抬眸冷厉的望向了颜沉浔,并不回答他的问话,反而低声问道,“皇兄,小狸儿在哪儿?”
“二弟,小狸儿是何物?”颜沉浔一听便明白过来了,颜封绝果然是来要灵狐的,不过装痴卖傻乃是他的强项之一,他自然是不会承认是他偷了小狸儿
“灵狐”两字一出,空气中的温度又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颜沉浔打了个哆嗦,轻笑道,“二弟,灵狐不是被你抱回去了么?难道它不见了?二弟你也真是的,朕问你讨要吧,你不给也就算了如今灵狐不见了,你怎么可以到朕这儿来寻呢?”
若颜沉浔不上皇上,颜封绝真的想以下犯上将其痛扁一顿了,颜封绝冷冷的盯着颜沉浔,一字一句的道,“皇兄,你最好别给臣弟找到小狸儿!”
“二弟,你可不能这样冤枉朕啊”颜沉浔还在后面喊着,颜封绝已经随着太后朝御花园走去了
火光照在颜沉浔的脸上,勾勒出一丝得逞的笑意,从小到大,只要他耍赖外加装疯卖傻,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嗯,这感觉真好!
颜沉浔不知道,很快他就会遇到对手了,而且这个对手他那是打不得也骂不得,整的他那是哭笑不得,还得想方设法的哄着宠着,正所谓因果循环
出来混的早晚要还的,竟敢欺负他老子,也不先问问他这个儿子!
穿云皇宫,御花园
娴贵妃终于被人捞上来了,浑身湿漉漉的,头发也乱了,她的贴身婢女青儿急忙给她递上了毛巾,她接过毛巾却反手就给了青儿一巴掌,“给本宫滚远点!”
她从未如此狼狈过,她居然被一只该死的狐狸戏弄的掉进了池塘里
耻辱!
简直就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耻辱!
秦小狸趴在地上伸了个懒腰,她早就说了,要抓她也要看看那人有没有那本事!

第五十九章:回府遇刺
“你——替本宫将那东西抓过来!”娴贵妃指着其中一个抬步辇的人就命令道,秦小狸慵懒的瞥了那人一眼,柔中带寒的眼神瞬间让那人心中战栗了一下
娴贵妃见那人竟怕一直狐狸都比怕自己多,顿时平常那副大家闺秀的涅全被怒火洗刷殆尽了,一口气就将所有的火气全发泄了出来,“你们,一个个都是聋子么?听不见本宫的话么?翱上!全都给本宫上!”
“是,娘娘!”那群人面面相觑了几秒钟,硬着头皮只得应下,朝秦小狸靠近
就在小苗子欲上前阻止的时候,远远传来了几声嘎呀的声音——
“太后驾到——!”
“皇上驾到——!”
娴贵妃闻此吃了一惊,急忙整理自己的妆容,奈何再如何整理,那涅也绝对好不到哪儿去
颜沉浔在瞧见小苗子的时候,眸子闪过了一丝冷光,小苗子只得打落了牙往肚子里咽
夜凉如水,御花园内,灯笼的光亮若隐若现的闪烁着,颜封绝人未靠近,却一眼早已瞧见了那正被一群人包围在其中的秦小狸,他刚冲上前,那群围着秦小狸的人顿时吓得三魂不见了七魄,全都跪倒在了地上
秦小狸眯着眼睛望着颜封绝眼中的寒气,账折,打了个哈欠
颜封绝对秦小狸当真是气恼到了极点,偏偏又不忍对其下重手,弯身将其抱起,回身,将视线落在颜沉浔的身上,那眼神中迸射出来的分明就是问责
颜沉浔顿时咳嗽了一声,责怪的瞥向了小苗子,小苗子吓的顿时跟着那群人一同跪倒在了地上
“母后,夜深了,请恕儿臣先行告退!”
“回去吧”太后冷眸瞥了娴贵妃一眼,望着疼惜的颜封绝回道,她此时急需处理的是娴贵妃和皇上之间的事
颜封绝抱着秦小狸就走了,走之前异常阴冷的对着颜沉浔扬起了一抹笑,留下颜沉浔站在原地,欲哭无泪
出宫回封王府的路上,四周说不出的静谧,月光将颜封绝的身影拖得很长很长,在沉寂了一盏茶左右的时间后,秦小狸终于偷偷的睁开双眸望向了颜封绝
在她这一天的印象之中,颜封绝的脾气可谓不是一般的火爆,如今却是如此这般安静,安静的让秦小狸心中有了一丝不安
秦小狸账折,犹豫了片刻后,伸出爪子在颜封绝的怀里挠了挠,颜封绝不理,她继续挠!
好吧,她承认是他不对,她不过就是想知道自己和他的关系而已,谁知道路上会遇上他那个不太正常的皇兄
这人是她化为人形时的相公,望着他偏向于俊美阴柔的侧脸,她突然很想知道,他们曾经究竟发生过些什么
秦小狸抓着颜封绝的外袍“呜呜~”的叫唤了两声,她好像真的不习惯和人道歉
颜封绝停下了步伐,望了眼怀里的秦小狸,却也不语,只是冷眸盯着她
她突然觉得他这眼神比颜封绝打她或者骂她更让她受不了,很奇怪,这感觉真的很奇怪,好像曾经真实发生过一般
秦小狸被颜封绝冰冷的视线瞧的有些抬不起头来,抓着他的衣物躲进了他的怀里,他到底要如何才能至少和她说句话?
如果他当真是自己的相公,那么以前定然也出现过这样的事
秦小狸蹙眉想到这儿的时候,脑海中突然有种想探出脑袋舔他一下的冲动,这想法一冒出来,顿时让她自己暗自吃了一惊
就在她蹙眉沉思着究竟该不该干如此丢脸的事的时候,周围忽然响起了一阵凛冽的风声——
秦小狸眸光一闪,全身霎时进入了全线紧绷状态,上午就是这声音,究竟是何人?一日之内竟行刺两次,是刺杀的人太愚蠢还是太不将人放在眼里!
暗箭腾空而来,颜封绝却如同未曾察觉一般,旁若无人的行走着,秦小狸眼见着那根利箭逼近,心越发的揪紧,空气的密度下降了不少
她知道颜封绝知道身后有箭的,就算他胸有成竹,也不该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
他为何不躲?
秦小狸诧异的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的他,害怕他受伤
难道,他是故意的?
秦小狸望着一直冷着脸的颜封绝,火气顿时也上来了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