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13部分

声道,“你,你,你们两人留在这儿给我守着,其他人跟我走,本官倒要看看是何方鼠辈,竟敢到此来撒野!”
秦小狸听到这话的时候,抬眸望了那侍卫长一眼,这人,她会记下的!
方才还在集中在此地的侍卫,此时只剩下秦小狸和另一个人了,秦小狸朝他那儿迈了半步,不动声色的就将其迷倒了
之后,蒙上面纱迅速窜进了那间紧闭着的厢房之内,厢房内原本一直有火光闪烁着,然而就在秦小狸飞身闯进去的瞬间,屋内的火光熄灭了,四周顿时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有人?
秦小狸背靠着房门,警惕的注意着房内的风吹草动,房内有着一股子若有似无的桃花香,闻得她不由的蹙起了眉
突如其来的黑暗使得她的双眼一时半会儿还无法适应,只能依靠双耳和鼻子来辨别四周的一切,可是,这味道,实在……
莫不是她的猜测出现了差错?
秦小狸想到这儿,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就在此时房内的烛光又在此时点燃了,秦小狸眯了眯眼睛,望着眼前的房间
这是一个里外相隔的套房,在房间的正中间摆着一张檀木桌子,左侧是一扇流苏遮盖的帷幔,可以通往里间
这房间的样式并不稀奇,然而却有东西让秦小狸瞳孔猛然一阵紧缩
摆在正中间那张檀木桌上,在烛光中散发着光泽的金属,赫然就是一把现代手枪
这里居然有……手枪?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莫不是这还有同她一样穿越而来的人?还是那所谓的誉海大陆的技术已经发展到了如此地步?
就如同中国古代尚且还在闭关锁国固步自封时,世界早已进入了工业革命的时代
若真是如此,那可当真是比还有现代人同她一样穿越而来,更让秦小狸震撼了
若是誉海大陆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那么云尘大陆若当真和其开战,还有多少胜算?她不敢想象,她也决不能让这种事发生,要知道一旦两块大陆开战,颜封绝定然是首当其冲那个
说她高尚也好,说她自私也罢,她这辈子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真心在乎,也同样爱着自己的男人,她绝不愿意再让他出一点点意外!
她的心真的很鞋以前是漫无目的的活着,不是接任务杀人,便是躲避他人的追杀,如今她只是不想再让她在乎的人受伤,可以有个家,有孩子,有老公,无聊的时候,可以活动活动手脚
屋内的桃花香还在肆意飘散,渐渐的这味道竟让秦小狸觉得似曾相识,但那感觉只是一闪即逝,快的让她根本抓不住
她唯一可以肯定的便是,这味道并没有毒也没有使人昏迷的药物成分
里屋是否有人,她察觉不到,也正是因为这种不确定,让她想在最短的时间内撤退,如今手枪就在那儿,那么明日比试和使用的兵器定是手枪无疑了,她也就没有必要再在此处汪了
然而,就在她移动步伐想朝外走的时候,房内的烛光又被一阵冷风吹灭了,也就在同一时间,秦小狸身后的门也嘭的一声被关紧了
秦小狸眉宇一蹙,伸手去拉,却发现房门竟打不开了?
莫不是中计了?
但是这样就想困住她,未免太小瞧她了?
她既然敢来,就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即使打探不成消息也可以全身而退!
更何况她已经知晓他们的武器为何物了
“不知公子深夜闯入在下的房间……”那声音中透着一股子邪肆之气,秦小狸转身面向了那声音的发源地,就听那人继续邪肆道,“意欲何为?”
秦小狸避而不答,那声音已经从远处转移到了身边,这人的速度,好快!
夜寂静如水,月色被紧闭的窗挡在了窗外,房内,唯有那男子邪肆的声音在回荡着,秦小狸默不作声的伸手摸上了自己腰间的匕首,手却在此时猛然挨了一击
“公子来此还带兵器,未免太过看得起在下了”这男子的身形实在如鬼魅,秦小狸刚通过声音辨别出他的方位,他已经转移了位置
秦小狸寻他不着,就算动手也辨不清方位,以往的行动中,也用言语刺激敌手,使得她精神错乱而达到最终取胜的结果的
只要是人,都一样!
秦小狸冷声一哼,不屑的轻蔑道,“看得起你?你倒也要有值得我看的起的地方!还有,你未免太过聒噪,你难道不知你的声音让人听了甚是作呕!”
“……”
房间内瞬间又安静了下来,风静静的吹着,秦小狸却连那人的呼吸也察觉不到了,她无意在此再多做任何耽搁,那群侍卫也该回来了
秦小狸警惕的盯着四周,将自己腿间的匕首抽了出来,对准门就破了过去,就在此时那男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竟从背后朝她袭击了过来
秦小狸抬手就挡,手中的匕首也急速收回朝那男子刺了过去,男子身形一退,秦小狸在此时收回了力,她此时是要离开,而不是和这个邪肆的男人打架!
然而,那男子彷佛看出了秦小狸的企图,纠缠着就是不让她离开,彷佛是在报复秦小狸方才那嘲笑轻蔑的话一般,他竟猫抓老鼠般的将秦小狸困在房内,时不时的挑衅两下,却并未真正的动手现身
“卑鄙——!”秦小狸低咒了一声,这男人着实难缠
那男子闻言飘入魅影的站在了秦小狸的面前,迅雷不及掩耳的竟在她的身上点了几下,秦小狸顿觉不妙,人已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了
该死的,她居然忘了古代还有一项点岤这武功了!
那男子邪肆的目光在秦小狸的身上扫过,带着三分冷意,四分玩味,“原来,公子你也不过如此若是在下朝外唤上一唤,你以为你还逃的出去?”
“你聒噪的实在让人厌恶!”
“还真是从未有人敢如此对我说话,你当真不怕死?”
秦小狸闭口不语,她只当是自己臭水沟里翻了船了,确实是她太大意了,她回去之后必定要将点岤这门功夫研究个透彻,吃一堑长一智!
“不语?”那男子抬起手中的折扇,勾起了秦小狸的下巴,“你骨头倒是挺硬,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说不定在下心情好了,还能大发慈悲放你一马”
秦小狸盯着那男子的双眸,只想让他闭嘴,成王败寇,哪来的那么多废话?而且,现在谁输谁赢,还指不定呢!
秦小狸的沉默更是引起了那男子的兴致,他倒不信穿云国还有如此嘴硬之人,更何况是在他的面前
他收起折扇就朝秦小狸的身上摸了去,就在摸到她的腰部时,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心中顿觉疑惑,伸出手就朝上摸了去,当他碰触秦小狸的胸部时,秦小狸的眸子冷利的几乎可以将其碎尸万段了
“你,是女子?”
“还不给我放手!”秦小狸咬着牙一个字一个字的恨道
那男子也有了些许尴尬,收回了他的手,一时无话,沉默了一会儿,竟收起那邪肆的语气,一本正经道,“姑娘,在下并非娶妻,也未纳妾,而且在下……”
“你给我闭嘴!”秦小狸顿时火大了,说出的话几乎可以将眼前的人给湮灭
那男子被秦小狸这一喝,心中竟泛起了一丝与众不同的感觉,他倒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女子如此毫不留情的拒绝呢!
“姑娘听完我的话,在拒绝也不迟本皇……”那男子话还未说完,突然从四面八方涌出了无数老鼠,那男子眉宇一蹙,窗外顿时窜进了一道身影,在秦小狸身上的几个岤位点了几下,秦小狸一能动弹立即反手给了那男子两巴掌,朝外就窜了出去
那男子被秦小狸两巴掌扇的不怒反笑,望着秦小狸的背影大声喊道,“姑娘,在下真的并未娶亲,敢问姑娘是何家千金,他日在下定当亲自上门求亲”
男子话还未喊完,夜空中划过了一把匕首朝着他的就飞刺了过去,那男子闪身接过,邪肆的笑了起来,“多谢姑娘所赠定情之物,在下定不负姑娘美意!”
盛源客栈大堂内,吟画双手托腮的张眼睛望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秦小狸,自从他把姐姐从那别馆救出来后,姐姐就一直黑着一张脸
要不是有鼠兄来给他报信,他还当真无法及时赶去,若是他再晚了一步,不知道姐姐是否会将他千刀万剐,万剐千刮?
虽然姐姐有送信前来,说她若是辰时(晚上9点)还未派人送信来的话,就到使臣别馆去救她,但是他只是去晚了一点点,一点点而已啊
而且,他去晚了是有原因的,好不好?
公子这几日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都是那个和姐姐长得一样的女人害得,这两日她居然又到这儿大闹了一场
吟画没听清楚她讲的什么,只是最后她是冲着公子咆哮的,好像在说什么,“我已经什么也没有了,现在我连我自己也没有了,你满意了,你满意了么?”
然后那个讨厌的女人走了,公子将自己关在房里整整关了一天一夜,而这些事他都没有来得及和姐姐说,他在今天得知姐姐再次变人后,还吃了一惊,按道理来说,姐姐不该这么早变人的?
至少都得等姐姐肚子里的小包子们出生了,才到时机,现在变,有些逆天了
“姐姐……”吟画实在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了,弱弱的叫了一声,谁知秦小狸一个眼神就将他接下来的话全都扼杀的胎死腹中
他怨念啊~
“吟画……”
“昂?”秦小狸突然开口,让吟画有些措手不及,一幅天然呆涅的望着她,就听秦小狸道,“想办法让你家公子留下来,参加三个月后的‘前绝盛会’”
“……”吟画账折,“姐姐,你没在和我开玩笑吧?”
“这是命令,作为狐界公主的命令!”秦小狸不知道自己这身份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这身份对于所有的动物来说,都有绝对的权威
“……”
“还有,你可会医术?”
“这个……”吟画还沉浸在秦小狸的压迫之中,突然就听到秦小狸转移了话题,医术?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姐姐,我会炼制丹药,各种各样的丹药,可以提升灵力,也可以强身健体,还可以安胎养神,就是不会医术……”
“吟画,你可知你如今已经作为一个人,可是为何还会无人愿意同你聊天?你又可知作为人最重要的说话方式是什么?”
吟画愣了愣,“这个还有讲究么?”
“剔除所有废话,讲重点,任何事情都讲究一击致命,话说亦是如此!”秦小狸无奈的瞥了吟画一眼,“而你说话老是本末倒置!”
“……”抓狂,他有么?
“现在告诉我,你身上可有治疗百毒,且绝不会有任何后遗症的丹药”
“丹药没有”吟画嘟哝了一声,他确实不知道什么是重点,秦小狸刚想起身,就听吟画幽幽的道,“但是,我有解百毒的冰蟾蜍,这个……”眼见秦小狸的眼神如刺刀般锐利的朝自己射了过来,吟画只觉得自己似乎又找错了重点,声音顿时越来越弱,到最后全然演变成了蚊音,“是否……可以……”
秦小狸瞧着吟画那委屈的涅,她亦觉得自己对吟画的态度是过分了些,只是她的性格是后天训练出来的,身为特工杀手,对别人的仁慈便是对自己的残忍
她一直都没有朋友,我行我素惯了,而颜封绝,似乎是她生命中的一个意外,让她在说出那句对他负责后,两人便再也分不开了
“吟画,很抱歉”
“翱”吟画被秦小狸这句话吓的一个重心不稳,直接从凳子上跌坐到了地方,“姐姐,我这就去给你拿冰蟾蜍,你等着,你不要吓我,不要吓我啊”
说完,跌跌撞撞的就朝楼上跑了去
“……”有些人似乎天生就是喜欢被人蹂—躏的,比如原型为兔子的吟画,即便变成了人,性格上也依旧是一只——兔子
秦小狸接过吟画递过来的盒子后,望着他道,“好了,夜深了,我先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
吟画松了一口气,刚想问秦小狸是否要他送她回府,就听到已经起身走到了门外的秦小狸道,“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姐姐,记得说服你家公子”
“……”身后在沉寂了片刻之后,突然传来了痛哭流涕砸着桌子,还有那怨魂一般飘荡的回音,“姐姐艾你不能老这么坑我啊啊啊”
秦小狸回了封王府,将自己浑身上上下下都洗了个干干净净,月光淡淡的洒下,秦小狸的脸依旧黑的阴沉,该死的,若不是那人是誉海来使,而誉海大陆的科技已经发展到了那种地步,她今晚定然会将其杀之而后快!
不知道洗了多久,才换好衣服朝颜封绝的房里走了过去,替颜封绝换好药,处理好伤口,将冰蟾蜍拿了出来,放在了颜封绝的胸口处
没一会儿那透明的冰蟾蜍竟变了颜色,而颜封绝的伤口处也涌出了大量的毒液,然而当冰蟾蜍停止了吸毒,躺在床上的颜封绝还是没有一点起色,望着他的脸,想到今晚她竟被人调戏,在恨那邪肆的男子的同时,竟没来由的觉得委屈
他们这算怎么一回事?
她失忆的时候,他在找她;她好不容易恢复记忆变回人了,他竟又被害的昏迷不醒
是上天成心捉弄他们么?
到底,到底什么时候他们才能真正的在一起?
“封,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醒?烈火说烈风已经在路上了,后日就可以带那怪老头到王府了,到时候,你若是还不醒,我就失忆,失忆一辈子,一辈子都不要记起你,你信不信?”是谁说的,若是昏迷中的人听到自己在乎的人在他耳畔不断的说话,就会醒来的
秦小狸一向不爱多语,然而这次,她已经在颜封绝的身边不厌其烦的说了三天的话了,为何他还是无动于衷?
那群刺客,那群该死的刺客,若是被她知道是谁干的!
秦小狸狠狠的握着双手,无论是谁,绝不放过!
翌日,阳光暖暖的照耀着大地,新的一天的朝阳如期而至,秦小狸昨晚对着颜封绝讲了一夜的话,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今晚的阳光照射在她的侧脸上
时辰似乎不早了,她今日还要上朝去替颜沉浔解决燃眉之急的,起床梳洗了一番,换上男装,冷冽之中更是带上了一股子不容亵渎的潇洒之意
秦小狸这方正欲出门,门外已经有通报说是皇上派苗公公来请了,秦小狸不悦的蹙了蹙眉,这颜沉浔还怕她跑了不成?
颜封绝,你个无赖,竟将这一大堆的烂摊子丢给我,秦小狸想着突然很小孩子气的回身在颜封绝的脸上使劲的捏了两下,看着他被自己捏的显出了一丝血色的脸,想了想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心情总算好多了!
转身,出门
秦小狸出了门,却未瞧见,在她转身的瞬间,颜封绝的手指轻轻的动弹了一下……
穿云国朝堂,秦小狸刚由小苗子领着候在了朝堂外,只等颜沉浔宣她觐见,目光霎时就被一个站在朝堂正中间,让一群老臣咬牙捏拳的衣着打扮怪异的年轻男子吸引住了,不为其他,就为了自己不经意瞥见的,他的那双带邪肆的眼睛
居然是昨晚那个男人!
既然不能私了,那她倒也不介意在众目睽睽之下给自己讨回公道!
若是不看眼前这男子双眼眸中透出的那一股子邪肆之气,他的长相在晨光的照射下,竟带着一丝阳光之感,脸上的轮廓清晰俊朗,带着一股子的霸道张扬
“不知陛下可否准备好了?”凌肆询问了一遍,见颜沉浔还不作答,便知这穿云国定是无人了,他皇兄倒是奇怪,竟对这么一个生产技术落后的国家,如此耿耿于怀
那个一直被皇兄视为最强劲对手的颜封绝,更是连面都未曾露上一露,莫不是他不过是徒有虚名,到如今只知道躲起来?
颜沉浔倒是没有被凌肆那嚣张的气焰气到,他不是一般的皇帝,他是一个脸皮厚的可以与牛皮相媲美的皇帝
想气他?气不着!
但是底下的一众大臣却被气着了,特别是武将出身的将军更是提拳就想上前揍人,颜沉浔那深沉的不见底的眸子扫过一众大臣,还真的挺有作为皇帝的震慑力
想揍人的顿时咬牙忍下了,继续捏拳咬牙!
小苗子急忙小心翼翼的给颜沉浔传了消息,说人已带到了
颜沉浔眼睛亮了亮,对着凌肆慢条斯理的道,“朕自是早已让人准备好了,四皇子又何须着急呢?”
“哦?既然如此,还请陛下将封王请出来吧!”凌肆邪肆一笑,轻蔑之情溢于言表
颜沉浔却是笑了笑道,“想我穿云国那是人才辈出……”
颜沉浔此话一出,满朝文武顿时三呼万岁,寂静了许久的朝堂,突如其来的响了这么震耳欲聋的声音,倒是吓了颜沉浔一跳,轻咳了一声继续道,“又何须派朕的二弟出马?”
颜沉浔这话无疑是在嘲讽誉海大陆的人还不够资格由颜封绝亲自上阵
凌肆的双眸之中闪过了一丝不悦
能让这态度嚣张的其他大陆皇子吃瘪,满朝文武自是心中喜悦的,但是喜悦之后更多的是担忧
此种关于国家领土名誉的国家大事,除了封王,还有谁能应对?若是应对不得,那岂不是更丢了他们穿云国的脸?
陛下此举究竟意欲何为?而且封王已经连续多日未曾上朝了,朝廷之上早已传出了不少的流言蜚语
“那么就请陛下派出你们的应战的臣民吧!”
“来人呐!宣秦黎觐见——”
颜沉浔此话一出,顿时三重声音朝外传了出去
“宣——秦黎觐见!”
“宣——秦黎觐见!”
“宣——秦黎觐见!”
秦小狸一袭青衣上前,双眸之中那抹冷厉之气凛冽的让朝堂之上的大臣无法直视,一开始想询问的话也在秦小狸扫视了一圈朝堂后,全被他们咽了下去,“草民拜见皇上”
礼部尚书见秦小狸居然连跪拜之礼也不行,顿时就想冲上前,却被颜沉浔一个眼神给阻止了,继而转向凌肆道,“四皇子,此乃我穿云国不可多得的人才,朕一向待他如上宾为了礼贤下士,朕更是特地赦免了他的那些繁文缛节,不知他是否有资格应战了?”
“……”秦小狸慵懒的瞥了颜沉浔一眼,眸中的凛冽却是越甚了
一言九鼎?颜沉浔的话十句当中明显有九句是假的!
颜沉浔这话明显是斩断了凌肆拒绝的所有后路,若是穿云国的皇帝都认可了,他再拒绝,岂不是成心想挑起两国战火?
而誉海大陆远不止他们一个国家,他们愿意开火,其他国家却并不见得一定会答应
不过,凌肆朝秦小狸那儿望了过去,这双眼睛倒是有些熟悉……
既然这穿云国的皇帝敢瞧不起他们,随便派出一个人来应战,那么他定然穿云国输的一败涂地,名誉扫地
这可是穿云国皇帝自己给他的机会,他有何理由不应下?
凌肆瞥了一眼秦小狸,肆意的扬了扬唇角,朝着颜沉浔鞠躬行了一礼,道,“既然陛下都如此说了,他,自是有资格”
颜沉浔的视线也朝秦小狸那儿集中了过去,他昨晚入夜后,可是偷偷出宫去了封王府,结果只在颜封绝的院外瞧见了烈火
他正欲前去寻找颜封绝,却见一向铁面无私雷厉风行的烈火说起话来竟有些犹豫,他瞥了一眼颜封绝的房间,顿时了然了
二弟养Nan宠这种事,确实是见不得人的,幸好他可是一个开明的皇兄,拍了拍烈火的肩膀,暧昧的笑道,“朕明白的,朕明白”
烈火被瞧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陛下明白什么了?
爷受伤的事陛下定然是不可能知晓的,而且看陛下这眼神,着实是……
莫不是王妃那儿出了何事?
烈火正疑惑,就听到颜沉浔询问了许多关于秦小狸的事,烈火一时还摸不清状况也不敢多说,只道那是颜封绝深爱之人,这言外之意就是在提醒颜沉浔千万别动他家王妃了
说完后,又将秦小狸近日来的处事方式为人处世等无需瞒着颜沉浔的事尽数简略的告诉了颜沉浔
颜沉浔听了那可是甚是满意,因此今日才敢在夸下海口的时候,继续将黑的更深一点
初秋的凉风淡淡徐来,吹起了校场上对立而战的秦小狸和凌肆二人的长发和衣袍,偌大的校场如今只留下了两张桌子,还有几种秦小狸和凌肆即将比试的兵器,其中有三四种都是现代化的武器,还有一些应该是古代的
颜沉浔坐在校场百米外的高台之上,文武百官位列其次
凌肆自到了校场便一直盯着秦小狸,上上下下的将秦小狸瞧了个遍,最后才开口道,“我们,是否在何处见过?”
秦小狸冷眼瞥了他一眼,不语
只这一眼便让凌肆想起来了,心中顿时喜悦了起来,“姑娘,原来是你!原来你昨日是去在下那儿偷看武器的不知姑娘对此有何看法?可有把握赢了在下?”
见秦小狸还是不理会自己,凌肆倒是更觉有趣,一双眸子将喜悦之情掩藏了起来,转移了话题,张扬而道,“相信姑娘今日在朝堂之上也知晓了,在下乃是誉海大陆誉铭国的四皇子,而且在下当真未曾娶妻,也未纳妾姑娘若是嫁与我……”
“闭嘴——!”秦小狸三两下就组装好了放在桌上的手枪,冷眸一利,对准了他的额头,“你再给我聒噪一句,我立刻就送你去见阎罗王!”
凌肆被秦小狸那熟练的技巧和速度吓了一跳,望向她的眼神越显的玩味,“姑娘,在下是真心想娶你为妻!”
“嘭嘭——”两声枪响在空旷的校场响了起来,子弹从凌肆的发梢呼啸而过,幸好百米外的颜沉浔和文武百官只是被这巨大的震动吓了两跳,并未作出什么丢人现眼的举动
凌肆从未见过一个女子玩他们国生产的手枪也可以玩到如此地步,一时间更是打定了主意要探听出这是何家千金,他定是要上门提亲的!
秦小狸看了看手中的枪,虽然和现代的枪款式类型一致,但是威力和速度明显小的多,而且组装起来也并不是那么顺手,甚至在一些设计上都存在着瑕疵
这枪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不是要比试么?这些就是你们国的新式武器?”秦小狸将手枪套在手指上玩弄了两下,像丢垃圾似的丢了出去
既然衡的大陆已经开始进入更先进的时代了,她也该考虑在颜封绝醒后干点事了,否则就惊尘大陆如今的状况,她想和颜封绝过自己的日子,那是断然不可能的
颜沉浔虽然听不清校场那儿的对话,但是秦小狸的组装枪的动作还有最终朝着凌肆开枪的举动,他那是瞧的一清二楚的
而文武百官也在此时对秦小狸投出了不一样的眼神
“姑娘,若是在下赢了,你便嫁给在下如何?”
秦小狸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男人实在是聒噪的可以!
了解了比试项目和规则后,小苗子的声音在空挡的校场内响了起来——
“皇上有旨,比试正式开始!”
第一项,枪支的组装
凌肆一直是誉铭国组装枪支速度最快的人,但是今天他真的是遇上对手了,秦小狸左右手不断地交换着,速度快的让人眼花缭乱,甚是游刃有余
最终十把枪全部组装完毕,凌肆才完成了手中的七把而已
第二项,打靶!
凌肆左右手各拿一支手枪,对准靶心,十枪过后,子弹全都射进了靶心正中间的同一个洞中,若是秦小狸此时还能赢他,那当真是给了他太多惊喜了
秦小狸唤来小苗子,让其给自己拿了一块头巾,蒙上双眼,嘭嘭嘭嘭嘭!
十枪十中——!
“好!”百米外的颜沉浔首先大叫了起来,文武百官也纷纷激动了起来,特别是先前握着拳头想揍人的那个将军,很有一种将秦小狸收入麾下的冲动
“姑娘,你当真是惊尘大陆上的人?”
第三项
第四项
第五项
……
接下来的项目和武器,除了秦小狸不曾见过的,其他的她拿下了个满堂彩
凌肆输了个彻底,但好似因为对手是秦小狸,所以并不生气,追着秦小狸只有一句话,“在下并未娶亲,也未纳妾……”
朝堂上,凌肆愿赌服输的奉上了黄金百两,正欲起身告辞时,一直冷然站立在一旁的秦小狸开口了,“你们誉铭国可是输了就想走?”
凌肆停下了步伐,不知秦小狸此为何意,身形一闪凑到秦小狸身旁半玩味道,“莫非姑娘同意嫁与在下了?”
秦小狸也不避让,扬唇冷笑,“启禀陛下,既然誉铭国皇子千里迢迢来此,我们也不好怠慢了人家不是?”
颜沉浔虽不知秦小狸的打算,但是瞧秦小狸那冷笑的涅和他二弟打算整人的时候倒是如出一辙,顿时就明白这誉铭国今日——倒霉了!
因此一本正经的迎合道,“那是自然,朕向来好客,我们穿云国的国民更是好客!”
“陛下,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草民也想向四皇子讨教一番!”
“甚好,准奏!”
小苗子立在颜沉浔的身后,心想着,陛下,有热闹凑的时候,你何时不是甚好,准奏的?
颜沉浔带着一群文武百官再次转移了战场
皇家狩猎场
“陛下,半个时辰内,在不伤害动物的前提下,驯服三只,并带来觐见陛下者为胜;至于输家……”秦小狸的视线落在了凌肆的身上,“到‘清倌馆’坐台一个月!”
此话一出,底下一片哗然,穿云国谁人不知“清倌馆”乃是养小倌的地方,到那儿去,着实是……
“不知四皇子意下如何?”
凌肆邪邪的在秦小狸的身上扫了一圈,以内力传音道,“姑娘,在下并未娶妻,也未……”
凌肆还在说着,秦小狸已经转身朝森林深处走去了
毋庸置疑,驯兽对于秦小狸来说着实太简单了点,这世上除了雪无殇,怕是无人能像她这般召唤万兽了
毫无意外,凌肆输了个彻底,秦小狸要的就是让他尝尝被人调戏的滋味,‘清倌馆’无疑是最佳场所
回到朝堂之上,凌肆突然开口道,“众人皆知穿云国乃是文明大国,方才我们比试的项目都有些太过于野蛮了,恳请陛下,让在下再与他……”他指着秦小狸道,“比比琴棋书画”
他想着若是秦小狸连琴棋书画都精通的话,那么他娶她,就算是回了国也无人会有意见的!
凌肆还当真是说到了秦小狸的痛处,她会很多东西,唯独琴棋书画无一精通,而且穿云国的文字和现代的文字全然不同,她勉强才认得下几个
“嗯,如此甚好,甚好”
秦小狸听到颜沉浔这话时,冷冷的瞪向了颜沉浔,她真想上去敲他两棍子!
琴,棋,书,画
朝堂上没一会儿就已经将一切准备完毕了,秦小狸望着眼前的东西,顿感头疼,就算她以往为了任务学过一些,但是古代和现代的东西全然不同,别说是比试了,她就根本不会!
就在她纠结的无以复加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了太监尖锐的声音,“封王到——!”
封?
他醒了?
他醒了么?
秦小狸的眼中闪过无数情绪,更多的是百感交集和喜悦,就这般不顾四周人错愕的眼神起身直接朝外跑了出去…….本书请登录
第六十二章:封,我有喜了!
“封!……”朝堂外,阳光下,秦小狸跑了几步,望着那个一袭紫袍,脸色尚且苍白毫无血色的人,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她早已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记住本站
他醒了?
他真的醒过来了!
颜封绝一步步缓慢的朝秦小狸走了过来,不是他不想快,而是他的身子根本不允许
他醒来后发现自己的身边又是空荡荡的一片,那一刻没有人知道他有多失落,胸口的伤似乎也在那时再次裂开了,直到他唤了人,烈火奔了进来,将一切和他说清楚了,听到秦小狸竟然代替自己进宫了,他猛地爬了起来,不顾烈火的阻挡也要上朝
他怎能允许娘子一人独自面对一队朝臣和誉海大陆的使臣!
也幸亏他的体质一向较好,但体质再好也经不起他这般大病未愈,余毒未清就情绪波动如此之大
“封……”秦小狸叫着朝他那儿缓缓走了过去,颜封绝宠溺的望着秦小狸,眼中有疼惜也有抱歉但更多的却是浓浓的爱
这样的娘子,要他如何才能不爱?
当颜封绝将秦小狸紧紧的搂紧怀里的时候,跟出来的颜沉浔凌肆,还有一大堆文武百官誉汗臣脸上的变化可谓变化多端
烈火站在颜封绝身后,他知道此时不该打扰爷,但是此时真的不是谈情说爱的时候
“呃,那个二弟啊……”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时候,颜沉浔低声咳嗽了一声,打断了秦小狸和颜封绝,打断后,瞧着同时朝他冷眸瞥过来的两个人,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何话了
凌肆一双邪肆的眸子上下的打量着颜封绝,他看上的姑娘有主了?那如何能行?
瞧眼前这男子脸色苍白成如此这般,不是有铂便是命不久矣,嫁与他能比嫁与自己好?
颜封绝也察觉到了凌肆那放肆的在他身上打量的眼神,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便收回了视线,将秦小狸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身后文武百官脸上的表情已经丰富的不能再丰富了,他们严厉铁血的封王竟是个断袖?这叫他们一时之间如何接受的了?
“陛下,我们方才不是要比试的么?怎么如今你倒是怕了我们不成?可别被他人道,你们穿云国输不起!”凌肆的视线落在颜封绝搂着秦小狸的腰的手上,平复了呼吸,扬唇一笑,嘲讽笑道
“你——”颜封绝盯着凌肆一字一句道,“要比什么?本王奉陪!”
“封……”秦小狸蹙眉责怪的瞪了他一眼,都伤成这样了,不在王府里好好歇着,居然还跑来也就算了,她知道他的自己,但是,难道他就不知道她怕他伤上添伤么?
“娘子,为夫死不了”颜封绝凑到秦小狸的耳畔轻轻一笑,恶意的咬着她的耳朵道,“为夫怎么记得你昨日说,若是为夫再不醒来,你就不要为夫了”
“苍天呐!”某个三朝元老仰天长啸了一声,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四周顿时变得一阵哄闹,颜封绝此时倒是笑得开心,直到被秦小狸瞪的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可是另一只却依旧“死皮赖脸”的放在秦小狸的腰上,身子也靠着秦小狸
若不是秦小狸想借此支撑住颜封绝那虚弱的身子,她真的没有那种在众人面前秀恩爱的恶趣味
三朝元老被抬下去了,此时一时间颜封绝断袖的传闻也闹的人尽皆知,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后宫,颜封绝的母后——当今穿云国的太后娘娘!
颜沉浔再次咳嗽了一声,对着还站在原地的众人道,“既然四皇子如此想与我国一较高下,朕当然也不能拂了你意,既然二弟有意应战,那么我们就进去开始吧!”
颜沉浔说完就率先一步转身朝朝堂走了进去,却在快要迈进朝堂大门的时候,脑门猛地被袭击了一下,砸的他差点儿重心不稳碰到门槛,朝里跌了进去
谁?
谁竟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袭击朕!
此时的大臣都还沉浸在各种惊恐难以置信的情绪之中,倒是没有人瞧见有人朝颜沉浔动了手
颜沉浔也不好声张,往四周瞧了几眼,视线落在了颜封绝和秦小狸的身上,秦小狸抬了抬下巴,狂傲的嗤笑了一声,光明正大的在告诉颜沉浔,摆明了刚才的事就是她干的!
但是,他能如何?
秦小狸早就想痛扁颜沉浔一顿了,这个没事找抽,就爱找她老公当挡箭牌的神经病
颜沉浔咬了咬牙,看在今日她帮了不少忙,替穿云国赚回了不少面子的份上,他忍了,而且,谁叫她是二弟宠爱的男宠呢!
他堂堂一国之君,他定然会找机会算回来的!
秦小狸一切的动作都落在颜封绝和凌肆的眼中,两人的眼中皆闪过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颜封绝伸出手在秦小狸的头上就揉了揉,咬着她的耳朵低声道,“娘子,你可真调皮皇兄那人可是出了名的睚眦必报”
“你生气了?”
颜封绝微微一愣,笑道,“自是不会”
“那不就得了”秦小狸说的理所当然,“他若不是和你皇兄,我理都不会理他!”
“不愧是为夫的娘子!”颜封绝很开心,非常的开心
另一边,凌肆很阴沉,非常的阴沉
太阳渐渐升高了,阳光下的影子越来越短,今日的早朝,因为各种意外着实上的有些长,但是此时却无人不耐烦
封王出手,还有谁能是他的敌手?
“不知是四皇子想如何和本王比?”颜封绝在秦小狸的支撑下,站直了身子
有的人天生就有一种气超颜封绝便是如此,他一站直了身子,朝堂之上无人不觉得有一股气势扑面而来,而颜封绝无疑是所有人视线的集中点
凌肆笑了笑,方才还不知道,如今他倒是知道了,眼前这个病怏怏的人竟然就是他皇兄心心念念了如此多年的人
虽不得不承认,他比自己有霸气,但是,凌肆一瞧见秦小狸看颜封绝的眼神再对比秦小狸看自己的眼神,他今日若是不赢,他也不再穿云大陆丢人现眼了!
“琴棋书画,既是在下提出的比试,自是封王先请!”凌肆双手别在身后,视线落在那备好的琴棋书画上,朝着颜封绝说道
颜封绝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琴?”颜封绝走到备好的琴前,长指俯在琴弦上,一曲高山流水宛如天籁
“棋?”颜封绝瞥了眼眼前布下的局盘,冷眸一笑,白棋三子一落起死回生
“书?”颜封绝拿起桌上的毛笔,秦小狸上前磨墨,字落飘若浮云矫若惊龙
“画?”颜封绝铺上宣纸,上下一扫全盘掌握布局,画成气势磅礴栩栩如生
收笔,秦小狸已经上前扶住了他的身体,颜封绝给了秦小狸一个放心的眼神,却再次被秦小狸瞪了一眼
有娘子真好,就连这种被瞪的感觉都好的无以复加,颜封绝望向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凌肆道,“不知四皇子,还要同本王比什么?”
还未动手就已经输了个一败涂地,还有什么比这更羞辱人的!
敢打他娘子的主意,也不看看他是谁!
“在下愿赌服输,这就回我们大陆封王,三个月后我们‘千绝盛会’再见!”凌肆鞠躬带着他带来的那群使臣告退了
走到秦小狸身边时,凌肆退停,不死心的道,“姑娘,请你记赚在下并未娶妻也未纳妾,在下随时愿意娶你为正妃!”
“四皇子,很抱歉,你不会有那种机会了!”竟然还敢打他娘子的主意,颜封绝侧身将秦小狸挡在了自己的身上,高傲冷然的警告道,“别再让本王听到这话,否则,后果自负!”
“你——!”
“四皇子,你暂时还不能走……”就在此时秦小狸开口了,颜封绝蹙眉,凌肆心中一喜,就听秦小狸泼了一盆冷水,淡然的道,“你输了,还需留在‘清倌馆’坐台一个月”
“……”凌肆被气的脸色都变了,却依旧盯着秦小狸道,“姑娘,来日方长,我们他日定会再见的!”
“娘子,为夫才昏迷了几天,你居然就被人盯上了∫好为夫醒的早,否则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