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2部分

缘故,这才有的胆子
颜封绝伸出修长的手指拍了拍秦小狸的小脑袋,扬唇一笑道,“皇兄的口味却是独特!”
秦小狸一听这话,即刻抛了个白眼给他,这男人,只要开口定然是与他的皇兄有关的,他可是她的男人,心里只准想着她,绝对不允许想别的东西!
瞪了他一眼后,秦小狸胡乱爪着系在自己和颜封绝腰间的腰带,一溜烟就从他的身上……
呃……
滚了下去,连栽了两个跟头,四脚朝天,脸朝下的倒在了一片绿地之中
颜封绝一跃从马上跃了下来,拎起秦小狸,大眼瞪小眼的望着她,手上的小东西起码有七十多斤重,若不是他平日里拿惯了兵器,一时是绝无可能将其拎起来的,他冷眸望着她,半日才清冷的开口道,“小东西,你该……减肥了!”
“……”秦小狸一愣,脸色瞬间阴沉了下去,抬起那肥嘟嘟的小脑袋,突然就朝他飞去了一只爪子
死男人,你竟敢嫌我胖?
我挠死你!
我咬死你!
颜封绝一个侧身就躲过了秦小狸的爪子,手臂一伸就将她拎到了距离自己的脸几米原地的地方,瞧着她张牙舞爪,却由于爪子太短,怎么也抓不到自己愤怒的瞪着眼睛的涅
他便觉得有趣,那眼神越瞧越想那晚的女子,一样的嚣张,一样的狂妄,还带着一丝逞强和倔强,这张牙舞爪的小涅,让颜封绝这般冷血嗜杀的人,也忍不住恶劣的想去欺辱一番……
暖暖春日中,某只肥嘟嘟的小狐狸正张牙舞爪的对着此时一只手拎着她的恶劣男子反抗,那情景融入此情此景中竟是无比和谐
小狐狸努力了许久也伤不到颜封绝半分,望着颜封绝那扬起笑意的脸庞,秦小狸突然觉得自己很吃亏,干脆放下毛茸茸的爪子,两眼一闭,它闭目养神去了
颜封绝望着冷静下来的秦小狸,白乎乎的一团,像是收起利爪的小猫,只觉得特别有趣,不由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小东西,还真是可爱的紧!
烈火背对着颜封绝,桥马在后面打理着,背后一阵发凉,他可以肯定,他家王爷这几日笑的次数比他跟的那七年还多,王爷这涅太不正乘
又连续赶了几日路,阳光暖暖的照着沿路娇嫩的树叶,正是春临大地之际,然而,如此美景之中,颜封绝白衣之下却不和谐的鼓起了毛茸茸的一团,那正是某只大白天睡懒觉的小东西
然而,距离架尘国越来越近,即使是没日没夜的窝在颜封绝怀里睡懒觉的秦小狸,都嗅到了一些别样的气息,有人在跟踪他们,而且不是一日两日了……
而颜封绝身后的侍卫却是每日都在减少,从一开始她见到的上百人,到如今只剩下不到二十人了……
夜幕降临,一行人恰好到达了一座小城,城虽鞋却是五脏俱全,而这座城镇最大的酒楼更是以一日限量贩卖十只的顶级|乳|鸽而闻名遐迩
一行人进了酒楼,用过晚饭,要了几间房,便各自歇下了
身后的尾巴尾随而至,瞧不出有何猫腻,便来至后院放了只信鸽,像他们的主子传去消息,信鸽起飞没多久,一道利箭腾空而起,一人脚尖点地,凌空跃起,将受了伤的信鸽拎在了手里……
秦小狸打了个哈欠,趴在窗户上望着那道熟悉的背影,慢慢的爬下了窗,晚上都没有人给它送吃的,它好像有点饿了,慢悠悠的匍匐到了门口,门吱嘎一声开了,鼻子差点撞上一双质量上乘的靴子,抬起头,身子已经被一只大手拎起来了
秦小狸账折睛,扭动着自己的身子,想从颜封绝的身上下来,今天她不想和他吵架……
“饿了?”颜封绝瞧着正在闹别扭,肥嘟嘟的身子不停的扭转着抗议自己的小狐狸,扬起唇似笑非笑的问了句
每次瞧见小东西这幅涅,他就有种那晚的女子就在他的身边的错觉,烈风那小子该送回去好好训练训练了,找个人居然找了如此之久,还是没有音讯
有这么恶劣的男人么?
自己吃饱了,把她丢在房里,还这里明知故问!
秦小狸停止了挣扎,冷冷的扫了颜封绝一眼,转过身子,屁股对着他,她现在不想理他!
“生气了?”颜封绝觉得面对这只小东西,自己都幼稚了,修长的手指在秦小狸的背后戳了戳,笑问道,迎面而来的又是秦小狸目光凶狠的一记眼光,惹得他大笑了起来
这小东西,还真是越来越有趣了,若不是皇兄要的,他倒想将它留在自己的身边了……
烈火站在不远处,手里拿着一只烤|乳|鸽,望着自家笑得风华绝代的爷,不知是该进还是该退
瞧着不远处偷偷从房内探出头,偷瞧自家主子而脸颊绯红的那些女子,他有些无奈,爷还是冷漠点好,至少不会像如今这般招蜂引蝶
烈火正在为自己的去留犹豫着,秦小狸已经闻到了烈火身上散发出的烤|乳|鸽的味道了,伸出爪子拍了颜封绝一巴掌,她自然也瞧见那些女子的目光了
她不喜欢有人觊觎她的东西!
颜封绝被拍的有些许错愕,小东西竟敢打他?出生至今,从未有人近得了他的身,更从未被人如此劈头盖脸的打过
这个小东西……
秦小狸一逃出颜封绝的魔爪,立即就朝烈火那儿跑了过去,眼巴巴的站在烈火的面前,瞧着烈火手上的那只烤|乳|鸽,不知是本身就是狐狸的原因,还是真的饿了,那团白乎乎的小东西此时正对着那只烤|乳|鸽,大流口水,两眼发光
“烈火,某只小东西还有力气打本王,看来是一点也不饿了”一道冷冽的视线落在了颜封绝的身上,颜封绝视而不见,继续道,“那只鸽子,本王赏你了”
“爷,这……”烈火瞧着自己脚下,正摩拳擦掌目光阴森的盯着自己的手的小狐狸,爷,跟了你这么多年了,还从未见过你如此幼稚,你和小东西闹,居然还把我拖下水!
“怎么?本王的话,你也不听了?”
“是,爷!”烈火拿着那只烤|乳|鸽转过身的时候,还能感觉到背后小东西那渴求而又愤怒的视线,鸽子虽好,他却不想如此享受
秦小狸眼见着烈火转过了身,可怜巴巴的口水流了一地,连根鸽子毛也没沾到
颜封绝!
颜封绝低头望着气势汹汹朝自己这儿爬过来的小东西,挑了挑眉,如何?
秦小狸还当真不能如何,爬到颜封绝的脚边,伸出了爪子讨好似的拉了拉他的长袍,露出可怜巴巴的表情,低下头瞧着自己的肚子,还有意的发出了一阵声响……
“嗯……还真是饿了”颜封绝若有所思的道,白乎乎的小东西迎合的点了点头,却听颜封绝道,“方才本王被你那一爪子伤的可不轻,若你肯舔本王一下,那么我们便一笔勾销,如何?”
不知为何,颜封绝是认定了秦小狸不会妥协的,这只小东西可是倔强的很,果然,秦小狸在听到这话后,眼中迸发出了无数道寒光
却在颜封绝以为他要得逞了的时候,伸出湿润润的舌头在颜封绝的脸上狠狠的舔了一口,随便把方才流的口水全都涂到颜封绝的脸上了
反正是她的男人,舔一下又不会死!

第六章:全在掌握之中
颜封绝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口水,比方才被秦小狸拍了一爪子还要惊愕,无奈的揉了揉那团白乎乎的小东西,“烈火……”
烈火终于在原地缓慢前行了半盏茶的时间后,听到了颜封绝的声音,秦小狸也终于吃到了她梦寐以求,牺牲色相换来的烤|乳|鸽
坐在桌子上,瞧着自己面前的烤|乳|鸽,秦小狸望着颜封绝害羞的笑了笑,狼吞虎咽了起来,真没想到信鸽做成烤|乳|鸽,味道竟然这么美味……
不知是味道太好,还是狐性作怪,从此以后某只小东西爱上了烤|乳|鸽,还是信鸽做的烤|乳|鸽,只要让它闻到烤|乳|鸽的味道,除非有急事,否则它一定会狐不停蹄的狂奔而去
而颜封绝养的那些信鸽,一见秦小狸就和见了鬼一般……
“爷,是架尘国太子派来的人,可要……”
“架尘国太子?”绝美的男子脸上闪过一丝阴霾,扬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在烛光中若隐若现,如海般深沉,“烈火,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的”
“爷,你的意思是……”
“按原定计划行事,明日你先去联系腾讯和迅雷,想必明日我们一到架尘国都城,就会有人前来‘迎接’我们了”
“是,爷!”
第二日,天还未亮,一行人就出发了,秦小狸睡求不满,将颜封绝的胸膛当成了床,美滋滋的睡起了回笼觉,不知睡了多久,秦小狸终于伸出了爪子,抓着颜封绝的衣领,从颜封绝的怀里探出了小脑袋发现这次连仅剩的二十来个侍卫也不见,颜封绝的身边只剩下了烈火一个人
她账折睛,有些许好奇,但也仅仅是好奇而已,有些事情,与自己无关,秦小狸是不会去插手或者多管闲事的
她歪着脑袋打了个哈欠,正想再次窝回颜封绝的怀里睡觉之际,颜封绝手明的伸出手将秦小狸从自己的怀里拎了出来,秦小狸很是不满的挥了挥爪子,这样被人拎着很难受
“烈火——”
“是,王爷!”
颜封绝只是叫了一声,烈火就快马加鞭朝前方奔驰而去了,现如今整条大路上只剩下颜封绝和秦小狸一人一狐
风飒飒的吹动着身边的树叶,四周一片寂静,而寂静中,永远孕育着无法预知的狂风骤雨
秦小狸侧耳聆听着风声,眯了眯眼睛,这个男人把他自己身边的人都派出去了,想做什么?
颜封绝似乎看出了秦小狸的天生的警觉,揉了揉秦小狸的白绒绒的毛发,轻声道,“小东西,到了城里乖乖呆在我身边”
话音刚落,秦小狸还未反应,颜封绝便已经将秦小狸给塞回了怀里
这样的霸道,让秦小狸甚为不满,再次恶狠狠的瞪了颜封绝一眼,下一秒,只听见风声在耳边呼啸而过,颜封绝已经策马狂奔了起来
一个时辰后,架尘国都城
四通八达的街道人来人往的穿梭着,小贩的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热闹而繁华
秦小狸往外瞧了一眼,又缩回了脑袋,即使再新奇,秦小狸对这些也没有多大的兴趣
她如今唯一的兴趣,就是守着颜封绝,对他负责!
道上曾有人用十二个字形容秦小狸
——狡黠如狐!
——慵懒如猫!
——凶猛如虎!
秦小狸当初盯着这十二个字瞧了一秒钟,爬上了床,其实她觉得用懒惰如猪形容她更合适
没有任务的时候,她更喜欢宅在家里睡睡懒觉,难得的放松
四周的叫卖声还在响着,秦小狸刚闭上眼睛,就察觉到了空气中的异样,这是危险逼近时,身为特工必备的警觉
颜封绝却好似什么也未发现似的,桥马悠闲的在人群中行走着,四周的目光不时的汪在颜封绝的身上,而后又故作不经意挪开
秦小狸打了个哈欠,看着男人这么信心满满的涅,暗自腹诽了一句,虽然她知道颜封绝无需她的保护,但是她的男人怎么可以被这么多人觊觎?
她的男人,要杀要刮,哪轮得到他人做主!
“小东西,饿了么?”秦小狸正杀气腾腾的盯着四周那些蠢蠢欲动的人之际,颜封绝低头瞧了她一眼,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抱了出来
也就是在这么一瞬间,秦小狸瞥见了几个熟悉的身影,那是颜封绝的属下,他们身手如鬼魅般靠近了那些人,几乎是一人一个,一招毙命,杀了之后将人往自己身上一带,装成是那些被杀之人喝醉了的涅,带走了
不过一折的功夫,方才那些盯着他们的人,就这么光天化日之下被灭口了,甚至无人发觉
秦小狸抬起头账折睛,这个男人连训练出来的属下都这么精炼迅猛速度,那么他呢?
紧张的气氛消失殆粳而此时他们正站在一家古色古香的客栈门口,牌匾上刻了四个大字——“龙门客栈”
她冷冷的扫了一眼,店小二已经迎了出来,将颜封绝领进了客栈
“来勒!客官,您是打尖呢还是住店?”店小二将颜封绝带到了大堂内的一张桌子上,殷勤的问道
“一壶酒……”颜封绝说道这儿瞧了一眼又缩回到了自己怀里的秦小狸道,“外加一只烤|乳|鸽”
秦小狸此时连最爱的烤|乳|鸽也没听到了,只注意到客栈内汪在颜封绝的身上的几道掩饰性的视线
秦小狸只知道颜封绝穿云国的王爷,特来架尘国替他皇兄迎亲的,莫不是架尘国嫁公主为虚,借机除掉颜封绝为实?
还未多想,门外忽而迎来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正是不久前被颜封绝派出去的烈火,烈火走进客栈,附在颜封绝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就瞧见颜封绝的脸色瞬时暗沉了下去
“烈火,把小东西带回别馆,还有……”颜封绝瞥了四周那些监视性的人一眼,大步迈了出去
烈火在瞧了一眼被丢到自己怀里的秦小狸,忽而觉得后背有一阵阴风吹过,幸好秦小狸只是望了他一眼,便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烈火松了一口气,抱着秦小狸走到了客栈内的一张桌子前,拱手道,“各位兄台若是对我们家王爷如此感兴趣,不如和在下一同去别馆坐坐?”
话音刚落,几个方才还在喝酒的人已经闪身将眼前桌子上的人围了个结实,手起掌落,不过几秒功夫,已经将人打昏,光明正大的抬了出去
摆明了是在警告那个不知好歹的派人前来监视颜封绝的人

第七章:他不记得那晚的事了
穿云国和架尘国为了方便往来,约定俗成的在对方的都城内都建了一座别馆,穿云别馆坐落在北街的一隅,院落与穿云国的王府相差无几,因每年都会有使者往来,因而一直留有仆人打理着
穿云别馆,鄀云阁
某只浑身通透白皙的小东西此时正四脚朝天的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账折,又账折,眼珠子随着床顶随风摇摆的帷岐动着,那眼中隐含着说不出的灵动与狡黠
烈火把她带回别馆将她安排给了仆人,便转身离开了,不知去忙何事了
秦小狸虽然没事儿的时候喜欢偷的浮生半日闲,但却不喜欢这种被蒙在谷里,什么也不知道的感觉
颜……封……绝……
想着这个被自己强上的男子,秦小狸呼出了一口气,脸上不经意的浮现了一抹红晕,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
哎,惆怅,她现在是只狐狸,她该如何对他负责?
从颜封绝的言行举止来看,他似乎已经不记得那晚的自己了,秦小狸账折睛,伸出胖嘟嘟的爪子蒙住了自己的眼睛
他竟敢不记得自己了?
难道是因为他只是将自己当成免费的夜宵,吃了便吃了?
如果真的是这样,秦小狸打了个哈欠,慵懒的双眸忽而一厉,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
夜色弥漫,月光透过镂空的窗户洒落了一地,留下了一室韶华,白乎乎的肉球仰面朝天缩成一团躺在床上,几声清脆而不和谐的声响从肚子里传了出来,明明才刚吃过不久的,怎么又饿了?而且,突然好想吃酸的东西
秦小狸账折,好像真的饿了,她怎么吃的越来越多了?
颜封绝从门外进来,眸中映入的便是秦小狸如此这番没有形象的倒在床上的情景,不由得扬了扬嘴角,原本暗淡的心情,不由得好转了些许,迈开修长的双腿就朝秦小狸那儿走了过去……
伸出手还未碰到秦小狸的小脑袋,秦小狸已然警觉的睁开了眼睛,见是颜封绝,紧绷的神经便松懈了下来,只是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颜封绝
“小东西……”颜封绝扬起了一丝笑意,正欲抱起秦小狸,迎面迎来了一双胖乎乎的利爪,他眼中的小东西二话不说,朝着他的脖颈狠狠地咬了一口,之后扭过身子,用它可以使出的最快的速度,从他的怀里溜了下来,爬到床上,背着对他,一动也不动了
颜封绝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小东西,牙齿倒是挺利的,瞧它这涅,倒像是闹别扭了,真是有趣
“小东西,可是还在责怪本王今日将你丢下之事?”
身后那性感的声音因为染上了一层笑意而变得有些魅惑妖冶,这声音与颜封绝平时说话中冷酷中带着严厉的口吻不同,倒是和她们初次相遇的那晚的声音如出一辙
秦小狸莫名的有些恼意,真是个可恶的男人!
不但跑了,还把她给忘了,翻了个身,秦小狸脑袋朝下,屁股朝上的正想钻进了被子里,颜封绝已经伸手将她从床上拎了起来
放开我!
秦小狸眼神肆意而狂妄的瞪着颜封绝,不悦的挥动着爪子,他要敢再这样拎着她,她打不过他,也要让他付出点代价,此时周围就她和颜封绝两个人,她没有给他面子的必要!
“真是只倔强的小家伙!”颜封绝权当秦小狸恶狠狠的目光是在恕脾气,伸手在她扭动个不停的屁股上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
秦小狸瞬间石化,下一秒就朝着颜封绝的脸狠狠地挠了两爪子,死色狼!
颜封绝头一闪避过去了,“小东西,别和本王恕脾气!好好在这儿呆着,等会儿墨帘会过来安排你的饮食起居的从今日起,就由墨帘来负责照顾你了,她是自小跟随本王母后长大的,乖乖听她的话,不要到处乱窜,你可听明白了?”
颜封绝知道秦小狸听得明白,否则他的皇兄也不会对这么一只狐狸情有独钟,既是灵狐自然有它该有的灵性
架尘国老皇帝突然驾崩,本应该顺理让架尘国太子继承皇位,然,却在此时传出一份诏书,昭告天下由架尘国四皇子即位
对于诏书的真假,朝中重臣各有说法
于是,短短两月内,架尘国朝廷大臣因为太子和四皇子分成了两派,太子势力虽然较之四皇子强大些,却也不能完全掌握局势,互相争执不下
架尘国内乱,对于隔江的穿云国来说,是好亦是坏
颜封绝在请示过他的皇兄后,当即派出了他手中除烈风和烈火外,从未在人前现过身的另一对双胞胎
然而,此时他派出的两名潜伏在架尘国的双胞胎兄弟却凭空消失了,架尘国现今的局势比他想象中的还有复杂,如今他没有时间去照顾一只狐狸
秦小狸从鼻子上哼了一声,张牙舞爪的瞪了他一眼,别过头不做任何表示
“好好呆着”颜封绝说完就将秦小狸放回了床上,秦小狸站在床上就这样望着颜封绝转身走出房间,莫名其妙的心情烦躁,对着被子就狠狠地挠了几下
她敢肯定,她活了这么大,能惹她生气和发火的也就颜封绝这么一个了!
可恶,真是可恶!
贱男人,臭男人,可恶的男人!
秦小狸正埋头狠狠的挖被子的时候,颜封绝派来负责侍候她的贴身婢女——墨帘推门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三等的小丫鬟
秦小狸转过头就瞧见了一个身着浅绿色袄裙十七八岁的做丫鬟打扮的姑娘带着几人小丫鬟正扛着一个浴桶往她的房间里走,瞧见那浴桶,秦小狸的神经顿时就紧绷了起来
洗澡?
如今身为小兽,她最怕的东西之一
墨帘挥了挥手,让几个三等小丫鬟下去了,走到秦小狸的身边,悄然一笑道,“小狸儿,该沐浴咯”
秦小狸往被子里缩了缩,不要!死也不要!
“小狸儿……”
秦小狸伸出爪子死死的抓着被子,任由墨帘如何相劝就是不愿意动,墨帘自小聪明乖巧,做事又得体伶俐,因此深受太后喜爱,特意安排她来照顾颜封绝
在颜封绝身边这几年,更是将所有人的饮食起居都打理的井井有条,颜封绝身边的士兵们皆对其很是敬重,因此这次前来架尘国亦将她带上了,不过并未让她随队伍一同前来,而是先一步将她送到了别馆之中
这会儿,一向敏慧的她倒是被小狸这只小灵兽给难倒了,此乃王爷心爱之物,更是进献给陛下的,如今小灵兽像是闹别扭了,这可如何是好呢?
第八章:变态女人驾到
一人一狐在床上僵持了半日,也没有个结果,墨帘无奈的叹了口气,好话说尽了,只道,“小狸儿,要乖乖的沐浴好不好?”
秦小狸依旧埋头抓着被子,不理会墨帘,想勉强她不想做的事,门都没有!
天色越来越暗,烛光隐隐绰绰的,颜封绝再次回府时,墨帘和小狸已经僵持了整整一个多时辰了
颜封绝步入房间,对墨帘挥了挥手,示意她先行退下,伸出大手抓着秦小狸的爪子就将她从被子里拖了出来
秦小狸冷眸一利,挥起爪子就朝身后的人抓了过去,颜封绝急速躲过,轻声笑道,“小东西,你可是将本王之话,当成了耳旁风不成?”
秦小狸听到声音,这才瞧清了是颜封绝,翻了个白眼,挣扎着往床上爬去
“小东西,乖乖去沐浴”
不要!
秦小狸停止挣扎,撇了颜封绝一眼,眼神犀利道,那眼神又让颜封绝想起了那晚的女子,当真是这几日太累了,竟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如此错觉
那个女子,此时究竟在何处?
她又是何身份?
秦小狸见颜封绝眸光暗沉了起来,用力一个挣扎就挣脱了,重新爬回了床上
“罢了罢了,今日就先放过你吧!本王还真是头一次见如此不爱干净的小兽”语毕,颜封绝望了屁股朝着自己,已经钻进了被子的秦小狸一眼,转身朝外走了出去
烈风那儿还是未有任何线索,那个女子究竟是谁?
……
春意盎然,百花争艳,正是享受生活的好时光,可,穿云别馆的丫鬟家丁侍卫们却在这种氛围中,一个个心惊胆战的……
正如此时,一个小丫鬟见某只正躺在屋顶上惬意的晒着太阳的小东西,顿时三魂不见了七魄
“来人呐!快来人呐!快去找墨帘姐姐,灵狐又跑到屋顶上去了!”小丫鬟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还怕惊着屋顶上闭着眼睛晒太阳的小东西
颜封绝近几日都是早出晚归的,回来最多也就是去秦小狸那儿看一眼,便转身离开了,搅得秦小狸心情差到了极致,又因为这个身体,而不得不窝在这个别馆里
颜封绝不在,她现在唯一的乐趣就是爬上屋顶晒晒太阳,或者躺在凉亭里赏赏风景了,可是,每次她刚躺下来闭上眼睛,耳边便能听到一堆的尖叫声,没过几分钟就会被送回自己的房间
真是无趣的紧!
突然有些怀念那些枪零弹雨的日子了,再这样下去,秦小狸怀疑自己以后连走路都走不动了
她喜欢安逸的生活,却不喜欢像猪一样天天吃了就睡,睡了就吃,让脑子处于退化阶段,整日无所事事
伸出爪子打了个哈欠,趁着那群侍卫还未飞檐走壁上来逮自己之前,秦小狸转身沿着屋檐朝后院爬了过去
刚爬了一半,站在屋顶上就听到有打斗的声音从别馆后院传了过来,秦小狸微微眯起了眼睛,甩了甩自己的爪子,松了松长久未运动的后爪,朝打斗的地点,飞速窜了过去
一道白影掠过,汪在了后院的屋檐上……
一群蒙着面的黑衣人个个眼神犀利的与对面的白衣男子对峙着……
瞧不清那白衣男子的容貌,却无法忽视那一身的血渍,可想而知方才这儿经历了一场一场血腥的拼杀
秦小狸正瞧着,其中一黑衣人身形一闪,已经朝着那白衣男子的脸面劈头劈脸的砍了下去,若不是那白衣男子躲闪的及时,那脸怕是保不住了
白衣男子刚躲闪过去,肩部又遭到了袭击,新的一轮围攻就此爆发……
一轮又一轮的围攻,倒下的黑衣人如黑夜般蔓延了开来,白衣男子身上的血渍宛如旁晚时分的霞光,映红了四周的一切,血腥味四散了开来……
秦小狸崛起鼻子,嗅了嗅,危险的眯起了眸子,只要这个男人不是颜封绝,好像都与她毫无关系
她不喜欢多管闲事,惹火烧身
再者,她如今只是一只狐狸,一只胖的连跑了这么几步路都会气喘的狐狸
然而,在那白衣男子被一剑刺进胸膛,又一个黑衣人从背后偷袭时,白衣男子瞧见了正眯着眼睛趴在屋檐上看戏的秦小狸
秦小狸醋黑如墨的瞳孔中倒映出了对方那双清澈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夹扎着求生的**,那**,让秦小狸心中一颤
其实,她真的不是一只好狐狸!
转身朝别馆奔了回去,再见到那些正准备抓自己回去的侍卫之后,再次急速掉头朝后院的小巷跑去……
半柱香后,小巷的拼杀声渐渐隐去,秦小狸站在屋顶上,眯了眯眼睛,打了个哈欠,望着小巷内,死的死,逃的逃,最后被王府的侍卫逮到,服毒自尽前,还想继续杀白衣男子的黑衣人们,伸出爪子,舔了舔
她真的不是一只好狐狸……
瞧瞧,它只不过来回跑了一圈,就死了那么多人,不过,长久没运动了,还真是有点累,她该回去睡一觉了
秦小狸在这一刻或许还不知道,她无意中救下的是什么人,也正如她不会想到,这个人在她和颜封绝的感情道路上会产生多大的作用……
……
“什么?人跑了?那你们这群废物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火红色的灯光照耀着整个大殿,直插入顶的四根柱子,雕刻着盘旋的龙,帷崆上好的丝绸锻造的,无不显示着无尽的奢华,而就在这极尽奢华的大殿内,却残破脏乱如狗窝
正殿内,上好檀木定做的桌子椅子不和谐的倒了一地,灯火通明,更是照应着各种价值连城的花瓶残含一浓妆妖艳的女子正大声叫骂着,那妆容在火光下,越发狰狞
此时,她早已将身边可以砸的东西都砸了,无处发泄下,握着手中的皮鞭,对准正跪在地上的黑衣人,啪的就是一鞭,一道血痕,瞬间浮现
这是这次追杀任务中,唯一逃出来的黑衣人,“属下有事要禀报!”
“说!真是群废物,一点用也没有!”
“那人是被穿云国封王的侍卫救走的”
“封王?可是那被誉为架尘大陆第一美男子的颜封绝?”女子说道这儿,整个人的眼中都泛起了邪光,如果……
“正是!”
“好,很好!”女子兴奋的两眼冒光,“你给我立刻去把雪舞找来,架尘第一美男子,我要定了!”
……
第九章:卖萌安慰他
夜色迷蒙,风吹动着窗前的帷幔,烛光闪烁,投射着颜封绝暗淡不明的俊美脸庞,桌上的纸张被狠狠地拽在了手中,起身,低沉的嗓音带着阴寒之气从虚掩的门内传了出去,“烈火,人醒了么?”
颜封绝口中的人,正是今日被秦小狸带着侍卫救下的那人
烈火的脸色有些发白,眼中藏着一丝不忍和对伤人者的恨意,不为别的,就为了躺在床上的那人,曾经是他同生共死的兄弟
颜封绝当初派出的两个人,现如今只回来了一个,而且还是身负重伤,而另一个更是生死未卜
“启禀王爷……”烈火说道这儿的时候,顿了顿道,“大夫诊断,迅雷身上有许多由于长期鞭打烛油烫伤,火钳烙烙出来的伤口,虽然不至于毙命,但……而且,这次那些人几乎招招下杀手……”
“……”啪的一声脆响,颜封绝身前的桌子被硬生生的砸出了裂痕,脸上的嗜杀之意在烛光中逐渐清晰
“烈火,你飞鸽传说给烈风,让他去找你们师父,势必要将那个老不死给我逮来,把人给我治好了!”颜封绝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如同从地狱中飘来的一样,俊颜在烛光中有些骇人,眼中的杀气越重,沉声道,“到‘影煞宫’传我命令,一日之内查出是谁下的手!杀——!”
“是,爷!”烈火躬身退下,他知道这时候,王爷和他的心情是一样的,转身走出去的时候,却瞧见了一旁正躲在不远处,站在地上睁着眼睛望着自己的那团毛茸茸的小东西
“你要真有灵性,就进去陪陪爷吧!”烈火瞧了秦小狸一眼,飞身就不见了踪影
秦小狸账折睛,朝颜封绝的书房爬了过去,门还是虚掩着,她伸出爪子推了一下,忽然响起的吱嘎的声响在寂静之中显得格外的清晰
可是,颜封绝却连回身瞧上一眼也不曾,秦小狸望着月光洒落在那站的笔直颀长的身影上,瞧不清那人的表情,只是觉得今日的颜封绝与往日的都不相似,浑身竟散发着一种难以掩饰的孤寂
秦小狸蹙了蹙眉,迈开爪子朝颜封绝那儿爬了过去,走到颜封绝的面前时,拉了拉他银白色的长袍下摆,秦小狸从小就是个孤儿,最不擅长的就是安慰人
“小东西……”颜封绝转过身,望着趴在地上抓着自己衣物的秦小狸,眼神漆黑如墨,深沉的让人不知眼前的人在想什么
秦小狸不知道为何,很不喜欢见到这样的颜封绝,这样的他,让她一度看见了曾经在血腥中摸爬滚打的涅
秦小狸账折睛,向后迈了一步,忽然将那梅花烙型的爪子举到了头顶,瞧着颜封绝,一个后空翻朝后翻了过去,可惜的是,身体实在是太过笨重了,只翻了一半,差点没把脖子扭了,整个身子畸形状的倒在了地上
“你可是想逗本王开心?”颜封绝蹲下身子,抱起正因扭了脖子,而脸部表情扭曲的小东西,叹了口气,将大手放在了它的背上,顺着那雪白的毛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秦小狸缩在颜封绝的怀里,也不喊疼,虽然脖子那儿真的挺疼的,但是那么点伤势真的不算什么,见自己好不容易放下身段的逗趣也没起到什么作用,伸出那湿软的小舌头在颜封绝的手背上舔了一舔
感觉到手背上的湿热,低头就瞧见了怀里那小东西那的和讨好的眼神,心情不自觉的好了些,揉了揉那柔软的毛,颜封绝道,“今日,是你引人前去的?”
秦小狸账折,虽然她一开始是打算袖手旁观的
“小东西,走吧,同本王”此时的秦小狸温顺的像只小猫,收起了所有的利爪,秦小狸似乎在不同的时候,对不同的人,会报以不同的态度处之,颜封绝已经全然相信这只小东西是通灵性的了
满院子的药味,颜封绝抱着秦小狸刚走进去,秦小狸那作为一只动物该有的灵敏嗅觉就闻到了那些浓郁的气味,院子里放着许多药罐,火正在燃烧着,门口守着两名侍卫,大夫正在房内忙碌着,桌上炉子上香正袅袅升起,整个房间处于一片迷雾之中
满屋子的人见颜封绝来了,正欲行礼,却被颜封绝给制止了,此时他更的的是床上人的伤势,而不是这些繁文缛节
秦小狸从颜封绝的怀里探出了脑袋,望着躺在床上的人,瞧那涅不过十七八岁,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过度的苍白,白皙的肌肤,清俊的脸庞,不失为一柔弱的美少年,只是身上的伤有些骇人
颜封绝在看到床上的人的伤势之时,方才缓和下来的脸色,转而越发的铁青了,身子也明显僵硬了一下,虽然只是一闪而逝而已,但是窝在他怀里的秦小狸还是感觉到了
爱屋及乌,秦小狸就是这样的人,既然她说过会对颜封绝负责,打狗还得看主人呢!既然此时,有人胆敢动了她男人的属下……
秦小狸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狐狸也是会咬人的,何况是一个穿越到千年灵狐身上的人
颜封绝似乎感觉到了身边多了一丝强劲嗜血的气息,低下头,却只瞧见秦小狸打了个哈欠,缩进了他的怀里,慵懒的像只小猫似的
“来人,将小东西带到墨帘那儿去,让墨帘照顾它就寝!”颜封绝话音刚落,就有丫鬟上来接过了秦小狸,要是以往秦小狸定然是没有如此听话的,但是近日有所不同
她知道,颜封绝今晚是不会休息的了,这种情同手足的感情,秦小狸也是经历过的
当年,秦小狸还只是一个二流的特工,而她在世上唯一的好姐妹却因为一次任务失败,为了救她,硬生生的死在了她的面前,从那以后,她就发誓不会再让她在乎的任何东西受一点点伤害
她潜伏了一年时间,经受地狱般残酷的训练,不断地挑战自己各方面的极限,最终竟是兵不受刃,完美的整垮了那个庞大的地下组织,拎着那个罪魁祸首的头颅上了坟
一举成名,震惊世界,秦小狸被传得神乎其技,身价更是一升再升,一跃成为世界顶级特工,引得无数人趋之若鹜,也有人每时每刻都想置她于死地的
秦小狸知道,她不是一个好人,正如此时,她觉得自己不是一只好狐狸,她唯一想做的只是保护好自己在乎的,只要别人不招惹她,她就会一直活的像只猫一般,躺在屋顶晒晒太阳,吹吹风
------题外话------
推荐好友殇枫飞临滴文文《倾城特工魅天下》这是一个动情楠竹死命追着一个情商为零的女主的诙谐搞笑成长史!
第十章:鼠群大闹公主府
墨帘将秦小狸抱回房,见它睡着了,深深的忘了它一眼,替它盖上丝被,这才带着身边的小丫鬟离去
听到关门的声响,秦小狸的眼睛立即睁开了,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从床上爬了下来
有时候,动物找人,搜集线索,似乎被人更高效率,正如此时,秦小狸站在自家别院的院落里,望着眼前这两只被自己召唤来的……老鼠!
她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可以如此毫无阻碍的和任何动物交谈,而且这些动物还对她言听计从
秦小狸将方才自己顺嘴从房里叼出来的一小块碎布放到了那些老鼠的面前,“麻烦各位替我找到这气味一天前出现的地方”
两只老鼠依次凑上去嗅了嗅,一只身形瘦的皮包骨的老鼠,站起身,若有其事的抚了抚那两根胡须,“请公主放心,尔等定然不辱使命!”
“需要多长时间?”对于这些被自己召唤来的动物叫自己公主,秦小狸已经淡然的接受了,毕竟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无伤大雅
瘦老鼠沉思了一会儿,还未答话,另一只眼睛贼亮的看起来年纪很小的小老鼠开口了,“公主若是焦急的话,一个时辰就可以”
“老二,休得口出狂言!”
“大哥,你放心,我有办法公主您早点休息,一时辰后,我定然给你回复”小老鼠郑重其事的鞠了一躬,拉着还在责怪自己的瘦老鼠就跑了
那涅,瞧得秦小狸有些想笑,以前在家的时候,她什么动物都不养,就喜欢养几只老鼠,而且还是那种偷米吃的老鼠,逗老鼠玩,其实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她大概不知道,在颜封绝眼里,逗她玩也是一件挺有趣的事
一个时辰未到,秦小狸正四爪朝天的躺在床上的时候,小老鼠便从洞里溜进来了,进来之前还不忘了问候一句,“公主殿下,微臣如今适合进来么?”
小老鼠带来了消息,那块布料一天前出现的地方,在距离这儿仅有几条街的……公主府!
颜封绝未来的皇嫂?
秦小狸蹙了蹙眉问道,“你对这架尘国的公主有几分了解?”
小老鼠一听,这正是她的所长,便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话说这架尘国的公主,名叫衫琉灵,乃是如今架尘国太子的嫡亲妹妹,从小那可是刁蛮任性惯了,只要是她喜欢的东西,不择手段,她都是抢的,她最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