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20部分

,想必爷也同样不好受的
“爷,再见到腾讯,你消我们如何做?”烈风默默的问出了这句憋在心里许久的话,相见那只是早晚的事
“本王答应过迅雷会放腾讯一条活路,想必你们对别人下得了杀手,但是对于腾讯……”
“爷,属下知道了,你放心”
两人聊着很快就到了皇宫,夜空下的皇宫在烛火的照耀下暗淡中依旧闪着亮光
颜沉浔正在御书房等着颜封绝,他刚从封王府回宫就接到了来信,誉海大陆又派人前来了,因为距离上次推延了将近一年的千绝盛会将在一个月后举行
去年遗憾的回去的人再次从云尘各地朝云京赶过来,今年并未发生何种天灾**,因此举办这件盛事那是势在必行的,问题是誉海大陆此时又派人前来,这目的就没表面上的那么单纯了
颜封绝刚推门进去,颜沉浔就将颜封绝拉了过去,关上了门,一脸无奈的望着颜封绝,“二弟,你瞧瞧这叫什么事么?那个誉海大陆的四皇子让人送来了书信,还说这次又带来了最新的武器,明日早朝时会带来,想找你家王妃再次一较高下”
颜封绝听到此处,眸中波光暗涌,娘子惹来的那只烂桃花还当真是死不悔改了?
居然还想见他的娘子?
“皇兄,他这次既然敢再次前来,臣弟自然有办法让他同上次一般落荒而逃”颜封绝抬眸瞥了颜沉浔一眼,“皇兄,你半夜寻臣弟前来莫不是只是为了这件事?”
“二弟,朕就知道瞒不住你!”颜沉浔异常无奈,唉声叹气道,“朕今日还叫你自求多福,谁知,朕一回宫母后就将朕叫了过去,再次和我商议着要在举行千绝盛会的同时,替朕招选秀女入宫填充后宫,你说……”
颜沉浔的脸在烛光中有些扭曲,恨恨的就道,“母后怎么就那么喜欢给我们塞女人呢?”
“皇兄,母后让你熏你便选就是了不过就是多几个女人而已,反正你平时应付一个也是应付,应付两个也是应付”颜封绝说的云淡风气,反正不是给他塞就成了,就算是给他塞他也绝不会同意!
“二弟,你就忍心让朕就这般入了虎口”
“皇兄,那些是你的妃嫔,何来虎口一说?”
“你——!你就不怕朕下旨赐给你几个女人?”颜沉浔气结,宫里的这些个女人已经够头疼的了,再选秀,岂不是要他的老命?
颜封绝微微扬起嘴角,诡异的望着颜沉浔,“皇兄,你大可试试”
“好!你不帮朕可以,朕不给你塞女人也可以但是……”颜沉浔笑的盯着颜封绝道,“你不是有两个儿子么?赶紧的,朕将皇位传位给其中一个,这样朕就不用选妃啦哈哈哈!”
颜封绝冷眸瞧了颜沉浔几秒,“皇兄,你莫不是昨日未曾睡好,如今还在说梦话!”
“……”颜沉浔被颜封绝说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
那儿,颜封绝已经起身了,“若是皇兄如此急着找臣弟进宫,就是想打臣弟儿子的主意,臣弟还是请皇兄,您还是早点安寝,免得再说梦话的好”
“若是皇兄再无他事,臣弟先行告退了”颜封绝说完,转身就走了
虽然那两个臭小子一出生就霸占了他的娘子,但是他的儿子,谁也别想夺走!
颜沉浔张了张嘴,想叫住颜封绝,但是,看来他真的得去生个皇儿才行了,免得太后不但招呼着要给他选秀,更是每日找御医给他炖些杂七杂八的补药,吃的他三日吐一次的
封王府内,灯火还亮着,颜封绝想着秦小狸和孩子定然已经睡下了,正欲过去瞧瞧,然后去隔壁院落的鄀心阁住下,却不想刚走到鄀狸阁外的院子里,就瞧见秦小狸双手环胸的披着衣服站在门口,似笑非笑的望着他
“娘子,夜里风大,你怎么站在这儿”颜封绝知道秦小狸在等自己,一股暖流涌上了心头,但是瞧着秦小狸那眼神就觉得不对劲了,急忙走上前去,将人搂进了怀里,想给她暖暖,伸手推开了房门,将人搂了进去
秦小狸被颜封绝搂着回到了房中,却只是冷冷的盯着他,“颜封绝,你莫不是当真如此小气,生孩子的气了?”
颜封绝被秦小狸的话问的一时语塞,他当真像如此小气的男人么?
张嘴还未回答,秦小狸已经伸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吻上了他的唇,颜封绝错愕中惊喜刚想回吻回去,秦小狸已经放开了他,有些歉意的道,“封,我很抱歉忽略了你”
颜封绝笑的俊逸如仙,周围的烛火在风中摇曳着,那绝色的容颜瞧的秦小狸狠狠的瞪了过去,果然不能对他太好,好不容易又主动一次,得到的就是他这种反应?
颜封绝忽然觉得有两个孩子也不错,至少每次被孩子欺负了,他还能让娘子主动这么一两次
两个小家伙已经被秦小狸抱到了鄀心阁,鄀狸阁自然就是颜封绝和秦小狸住的了
虽然秦小狸很主动,但是颜封绝却还是在忍着,下午的时候太过火了,他怕秦小狸的身子受不赚因此晚上的时候,只是搂着秦小狸,躺在床上和她说说话
娘子回来了,其他什么都是次要的!
翌日,太阳还未升起之前,天色微亮着,薄雾在云层中徘徊,颜封绝轻微的动了动自己的手臂,望着靠在自己怀里睡在自己手臂上的人,勾起嘴角笑了笑,在她的额头上印上了一个轻吻
秦小狸察觉到了动静,若是以前她定然第一反应就是摸自己枕头下的手枪,但是此时她知道自己没有危险,迷迷糊糊的也醒了过来,“封……”
颜封绝听到声响,边穿衣服边回身对着秦小狸笑道,“娘子,天色尚早,你再睡会儿”
“你去上朝?这些时日你不是无需上朝么?”秦小狸从床上坐了起来,下床接过颜封绝的衣带,替他绑好,打了哈欠,“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娘子,都说天凉了”颜封绝握住秦小狸的手,打横将她抱到了床上,盖上了被子,在她的头上吻了吻道,“听为夫的话,乖乖在府里呆着”
他可不想再给那个烂桃花见到小狸的机会,秦小狸点了点头,缩进了被子里,这种季节,没任务的时候,睡觉是最好的享受了
秦小狸一睡就睡上了日上三竿,直到一个四五岁大,穿着一袭淡紫色小长衫,梳着发髻,一副风流倜傥的宝宝推门走了进来
这奶娃娃不是他人,正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了的大包子——颜沐狐
小狐走到秦小狸的床上,轻咳了声道,“娘亲,如今已是日上三竿了”
秦小狸蹙了蹙眉,似乎是出现了幻觉,微微睁开了眼睛,就瞧见了一缩小版的颜封绝,顿时吃惊的愣在了床上
“娘亲”小狐望着秦小狸折微笑,秦小狸一时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你……你是小狐?”
“正是”小狐举止优雅的鞠了个躬,微笑的望着秦小狸,“否则,娘亲认为我会是何人呢?”
秦小狸闻此顿时大喜,这孩子长得未免太快了,昨日才刚满月,今日便有四五岁的涅,会走路会说话了
若不是遇上穿越,被劈成灵狐,还怀胎近两年,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的
“小狐,你怎么一个晚上就长这么大了?”秦小狸惊喜的抱起小狐,又捏又抱的,小狐淡然的微笑着,若是小琥此时定然眉蹙的比山峰还高了
“娘亲,因为我的本体乃是千年修为的灵狐,而且,我吸收了你的灵力”小狐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同时道,“弟弟和我吸收的有些不同,所以他长大可能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的”
“你个小东西,这才一个多月,就给老娘我装深沉了”秦小狸笑着在小狐的脸上亲了两口,有谁的孩子能一夜之间长这么大的
小狐微笑,他并未在装深沉,他的深沉根本无需用装的
秦小狸喜悦过后,急忙吩咐人准备饭菜,小狐刚长大,定然需要吸收很多营养,这小家伙怎么就长得如此之快了呢?
封王府内,一时间全都知道小世子一夜之间长大了,各个在诧异的同时,更多的是惊喜,全都跑来堵截在了门口,偷看小狐
小狐彬彬有礼的接受着每个人的眼光,镇定自若的同她们微笑问好,顿时将封王府的婢女迷了个七荤八素,从此以后,王爷都不算什么了?谁还能有她们的小世子这般可爱又有礼的?
可以伺候这么个小主子,简直就是幸福死了!
用过午膳之后,眼看着颜封绝还未回府,秦小狸想着颜封绝回到府中见到如此之大的小狐,还指不定是何反应
或许,她该给他一个惊喜,想着就回房抱起了还在睡觉的小琥,让烈风准备了马车,桥小狐上了马车,朝皇宫驶去
封王府通往皇宫需要经过云京的主街,以往主街热闹是热闹,但却从未像今日这般热闹过,外头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时不时的有叫好声从车徕传进来
为了活的更久些,与自己无关的事,秦小狸向来不会去多加理会,因此车外再热闹也未吸引秦小狸的半点注意,反而是车上的小狐吸引了秦小狸所有的注意力,小狐并没有如一般的孩子那般活泼好动,反而异常的乖巧
这孩子某些地方很像秦小狸,尤其是那双黝黑的双眼完全遗传了秦小狸的精髓,那双明亮乌黑的双眸,波光流转之中,深刻的倾泻出了秦小狸三大特制的其中之一——狡猾如狐
小狐静立在那儿便有一股子冷然的气质,别人不仔细注意或许发现不了,但是小狐是秦小狸怀胎近两年生下来的,对于这股子骨子里同自己类似的气质自然深有了解
秦小狸有种感觉,这样的小狐,险起来绝对比自己来的厉害几分,突然开始为颜封绝感到担忧,似乎小狐对着颜封绝这个父王有些不服气的
“娘亲,孩儿知道孩儿长得英俊无比,风流倜傥,但是,您若是再这般盯着孩儿,孩儿怕是会脸红的”
“……”秦小狸差点被小狐一本正经说出的这句话呛着,梦中见到的那只小狐狸果然不是盖的
小狐淡淡一笑,忽然伸出小手掀开了车帘,将视线移到车外的大街上,“娘亲,我们如今可是去皇宫找父王?”
“怎么了?你莫不是真和你父王怄气了,不想见他?”
“孩儿像是如此小心眼之人么?”小狐浅浅的扬起了一抹笑,眼中闪过了一道亮光,绅士有礼的让人想将其抱住狠狠的啃上两口
秦小狸伸出未曾抱着小琥的那只手就在小狐的脸上捏了两下,“你不像小心眼之人,你更像你的父王!”
小狐轻笑,不语
秦小狸望着这缩小版的颜封绝,再瞧着自己怀里整日就知道睡的小琥,阳光晴好,生活洋溢着幸福和喜悦的气息,这感觉,真好
两母子正在车上聊天,还在街上行驶的马车却突然退下来,秦小狸眸光一冷,对着外头就问道,“烈风,发生何事了?”
“王妃,这,呃……”烈风望着外头将自己围住的人,再低头瞧着自己手上的绣球,他也想知道发生何事了,他不过是刚架着马车从这儿经过,头顶突然抛下了一只绣球,落在了他的怀里,他想丢都来不及的,就瞧见无数人朝他涌了过来
秦小狸掀开车帘,一眼就瞧见了烈风怀里的那只大红绣球,小狐深沉的微笑道,“小风,你走桃花运了”
“呃……”烈风听着小狐口中这绝非五岁孩童该说的话,从小狐狸变成小世子,一夜之间变成五岁的小世子,这小世子说的话,桃花运?
“这位公子恭喜你成为我们府上的姑爷,还请这位公子随我们回府,以便准备婚事”一中年管家涅的人走上前来,微笑的望着烈风说道
烈风盯着自己手上的绣球,像是见鬼了般,急忙抛了出去,成亲?这是他想都未曾想过的事,他不过是带王妃出趟府,怎么就摊上这种事了呢?
“这位公子,你此为何意?我们小姐虽不是云京之人,但也是大家闺秀,你……你这……”那管家一瞧见烈风将绣球给丢了出去,顿时气结的脸色都变了,伸手一挥道,“来人呐,今日就算是绑也要将这个男子绑回去给老爷小姐交代!”
烈风见此就欲动手,抢亲?竟敢抢到他这儿来了,那还得了!
秦小狸却在此时给了烈风一个眼色,视线在四周淡淡的扫视了一眼,那管家还想动手,但是一触碰到秦小狸那双眼睛,内心顿时被震撼了下,停在原地也没了下一步动作
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在轻举妄动,四周瞧热闹的人倒是不少,但是此时却没有人敢开口说上一句
能有如此气质和气场的绝色女子,还有如此气度不凡的孩子,那定然不是寻常百姓家的夫人公子,若是得罪了,怕是谁也吃不了兜着走的
秦小狸向来不赞成古代的这种盲婚哑嫁,而烈风烈火都是自小跟随颜封绝的,她自然消他们可以找到自己的心爱之人
被抢亲?这事让烈风冲动的动了手,只怕无法挽回,因此对着那管家道,“你可消你家小姐下辈子,所托非人?”
那管家闻言道,“我虽是府中的管家,但小姐是我自小看着长大的,自然不消”
秦小狸赞许的瞧了他一眼,“没有感情的两人结合,能幸福的几率屈指可数如此这般的抛个绣球便决定此生良人,想必也不是你家小姐想要的,感情理应讲究两情相悦,相信管家你也懂得——强扭的瓜不甜”
“可是……”
小狐若有所思的沉寂了会儿,望着烈风笑得邪恶,凑到烈风的耳边道,“小风,我有办法帮你,但是有你条件,你可否答应?”
烈风瞧着眼前这个缩小版的爷,感觉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望着小狐这笑里藏刀的涅,他觉得此时自己答应了绝无好事
“你若不答应,我此时就让娘亲将你丢在这儿,你信是不信?”
“……”烈风沉寂了一会儿,那儿管家犹豫的还是想要将他带走,他无奈同时也想知道小狐有何办法,于是点了点头道,“小世子,先说条件”
“你先答应”小狐丝毫不让步,依旧微笑
烈风咬了咬牙,道,“好,我答应你!”
小狐见成功了,于是转过了身子微笑的望着那位管家,“这位管家伯伯,你当真想要将这个人抢回家做姑爷么?”
管家正被秦小狸问得犹豫不决,听到小狐的话,鬼使神差的抬起了头,望着小狐那双黝黑的双眼,点了头,指着那绣球道,“他接了我家小姐的绣球”
“伯伯,你过来下”小狐说着就朝那管家招了招手,如此可爱的一五岁大娃娃,任谁都无法拒绝的,便起身上了前,就见小狐俯在那管家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边说边很是同情加正经的望着烈风
那管家闻此,诧异的盯着烈风上上下下的瞧了许久,接着摇头道,“这位公子,你确实是大仁大义之人,我家小姐之事,我便不再勉强了”
说着捡起地上的绣球,回身对着身后的那群家丁道,“我们走♀件事由我向老爷小姐交代去”
身后的家丁不明所以,但还是听从管家的吩咐跟着离开了,看热闹的人也渐渐散去了
烈风疑惑的瞧了小狐一眼,为何刚才那管家赞扬他的话,让他听了如此奇怪?
虽是心存疑虑,但烈风在大街上还是没有开口询问,驾着马车就带着秦小狸还有小狐小琥朝皇宫驶去
盛源客栈内,从二楼的厢房可以瞧见主街内的一切事物,一身着暖白色衣袍的男子轻抿了口杯中的茶,对着身后的黑衣男子轻笑道,“两情相悦?你们王妃的想法倒是稀奇她同你家王爷莫不是当真两情相悦?”
身后的黑衣男子只是站立在身后,冷漠无语
那身着白色衣袍的男子手中一用劲,手中的茶杯瞬间被震成了碎片,他抚了抚手,眸光幽深的望着秦小狸所乘坐的马车,轻笑道,“我倒想瞧瞧这两情相悦,到底是否如传闻中的那般坚不可摧”
皇宫大殿内,百官再次齐聚,凌肆这次带来了一蹲大炮,他不是变态的和颜封绝比试如何使用这门大炮,而是比试虽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其组装好,颜封绝自问见都未曾见过这事物,虽然凌肆还算“公平”的让人现场示范了一遍
但即使颜封绝是神也绝不可能真的赢过凌肆,这次比试实在是有欠公道,但是颜沉浔应下的事,若是办不到或是开口反悔,那丢了便是整个穿云国的脸面
凌肆挑眉,一双一如既往邪肆的双眸落在颜封绝的身上,这个男人究竟有什么好的?他迟早会向小狸证明,颜封绝不过是空有一副好皮囊罢了,他才是小狸应该选择的人
他定然是出现的太晚了,否则如何会输给颜封绝?
想到自己心爱的女子居然在遇到自己之前就已经和眼前的人定了终生,他实在是悔恨自己为何不早日出现
他们方才已经比试了不下四五超虽然有些武器颜封绝从未见过,但是过目不忘一向是他的优势,因此前几项虽未赢,倒也和凌肆打成了个平手
“封王,两柱香的时间不知你是否准备好了呢?”凌肆得意的笑道
颜封绝冷眸瞥了他一眼,脑子里还在回想方才看见的那些组装的步骤,奈何零件着实太多,步骤着实太过于繁琐
“封王,你若是不行了,就此放弃倒也是无妨的”凌肆身上那淡淡的桃花香味散发在大殿之上
颜封绝一瞧见这朵桃花,放弃?那当真成了笑话了
颜封绝正欲开口,殿外传来了通报声,“封王府带着小世子来了”
凌肆听到秦小狸到了,眼中闪过一丝惊喜,那喜悦落在颜封绝的眼中,无比刺眼,自己的娘子和孩儿来了,与这人有何关系?
娘子此来,定然是因为他一个上午都未回府,秦小狸会来找他,颜封绝自然是高兴的,但是冷眸瞥了眼凌肆,这烂桃花就巴不得自己的娘子出现,真是便宜了他了
颜封绝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就朝殿外迎了出去,瞧见秦小狸手上桥的那个小家伙的时候,当真是吓了一跳,错愕的愣在原地,望着小狐
小狐微笑着给了颜封绝一抹寒光,这眼神一出来,颜封绝就可以确认眼前的就是他那个腹黑又可恶的臭小子了
“孩儿见过父王”小狐上前行礼,颜封绝伸手就将其抱了起来,冷着脸盯着他道,“你这臭小子!定然是你教唆你娘亲出府的,可是?”
小狐眨巴着眼前,凑到颜封绝的耳畔轻笑道,“父王,你以后莫要再对孩儿冷着脸才好,否则孩儿会哭的,孩儿一哭,娘亲会做何事呢?”
“你敢威胁你父王?”颜封绝伸手将小狐从自己的耳边扯了下来,不会说话的时候,不对,是还未出生之前,小狐就和颜封绝较上劲了,如今长到了五六岁,那还了得?
小狐瘪了瘪嘴,可怜兮兮的望向了秦小狸,“娘亲……”
秦小狸知道是小狐在耍滑头,但是看到颜封绝生气,似乎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谁叫颜封绝在她还是小狸儿的时候,动不动就欺负她来着?
不对,是变成了秦小狸之后“欺负”的更严重了!
于是,秦小狸冷下了脸,冷声指责道,“封——!”
“好!算你小子狠!”颜封绝狠狠的在小狐的屁股上打了两下,小狐瘪嘴就欲哭出声来,小狸急忙上前,将孩子抱了过来,凑到颜封绝的耳边警告道,“你再动孩子,今晚给我睡书房去!”
“……”颜封绝真恨不得将小狐抱过来,再给他两下,但毕竟是在皇宫之中,无数大臣的面前,更何况还有凌肆在
凌肆的一双眼睛自从秦小狸出现就没离开过她,上次见她,她的身边有颜封绝;如今见她,她的身边不但有了颜封绝,还有了颜封绝的两个孩儿
但是,就算如此又如何?他是绝不会放弃的!
颜沉浔和众位大臣皆是诧异的望着秦小狸怀里抱着的小狐,这……这孩子……
颜沉浔咳嗽了一声,将颜封绝拉到了一旁,“二弟,那孩子莫不是你在外头偷生的?你家王妃果然好气度”
“皇兄——!”颜封绝咬着牙叫了颜沉浔一声,“你觉得呢?”
“可是,二弟,你孩儿不是昨日才满月么?如何今日就如此……”颜沉浔不知该如何形容了,若不是颜封绝在外头的孩子,总不能是秦小狸生的吧?
莫不是他的二弟早在几年前就和秦小狸珠胎暗结了?
颜沉浔上下打量着颜封绝,他发现,他如今是不得不重新认识颜封绝了
在颜沉浔打量颜封绝的同时,小狐的一双眼睛也在颜沉浔的身上打转,转了一圈之后,小狐微微扬了扬嘴角,继续趴在秦小狸的怀里
幸好小琥这头小猪,睡觉一直睡的熟,就算是天塌下来,他最多也只会蹙蹙眉,为打扰到他睡觉表示不悦
颜封绝知道这件事若是不给外界一个合理的说法,那么外界对于秦小狸和孩子都会产生一定的质疑,舆论声大了,你可能不在乎,但是对此多少还是有些影响的
秋季,午后的阳光暖暖的,并不会给人太热烈的感觉,皇宫在暖阳的照射下,一片金黄,微风轻抚过朝廷外玉石铺成的宫殿前,扬起了集中在此地所有人的衣裳
在寂静之中,颜封绝忽然单膝跪地,在大庭广众之下,向颜沉浔请罪道,“皇兄,实不相瞒,臣弟在五年前便与臣弟的王妃相识,只是一直未曾禀报宗人府,也未替臣弟的孩儿正名臣弟斗胆恳请皇兄今日赐予臣弟孩儿世子之位”
一言出,四下哗然,秦小狸也一时未从颜封绝的话语中回过神来,直到意识过来颜封绝这儿做的用意,顿时抱着两个孩子一同朝颜沉浔跪拜了下去
这一家人说起谎来,那是连眼睛都不会障一眨的
颜沉浔此时还能说什么?
“二弟与二弟妹两情相悦,情难自禁,朕自是理解的,相信各位爱卿也是能予以理解的,可是?”颜沉浔这话说的本没有问题,偏偏好说不说还要加上“情难自禁”四个字
顿时就让颜封绝秦小狸包括一旁的小狐都冷下了脸,等事情结束了,有颜沉浔好看的!
众位大臣当然也有想要开口道于理不合的,比如礼部尚书,还有统管宗人府的大臣,但是被一旁的大将军咳嗽了两声,颜封绝冷眸扫视了两眼,朝中谁不知道封王爱妻如命,大将军宠女无度,他们还是闭嘴为好
“既然诸位爱卿皆无意见,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颜沉浔说着就摆驾回了朝堂内
凌肆的视线还汪在秦小狸的身上,特别是听到秦小狸和颜封绝在五年前便已经相遇,还生下了孩儿,脸色顿时冷了不少
他终究是外国的皇子,这种事他不好开口说什么,望着秦小狸的眼中只剩下无奈和深情,秦小狸啊秦小狸,他为何偏偏就喜欢上了她呢?
秦小狸自然有注意到凌肆,原来这誉铭国的四皇子又来了,还不知他那“清倌馆”的小倌当的如何了呢?
瞥了眼他望着自己的眼神,当真是只打不死的小强,她有何好的?为何非得盯着她不肯放手了?
颜封绝一直挡在秦小狸面前,虽然凌肆实在没什么竞争力,但是自己的娘子一直被这么盯着任谁也不会愿意的,何况是颜封绝!
一行人重新回到了朝堂之上,秦小狸一瞧见那门大炮,不由的就蹙起了眉,这誉海大陆的军事设备究竟发展到了何种地步了?
上次是初级的手枪,短短一年多时间居然就将大炮给造出来了
“封王,请吧!”凌肆知道秦小狸一来,说不定就会破解组装这大炮的步骤,因此他决不能让秦小狸动手
虽然他一早是消秦小狸出现的,但是此时他改变主意了,他要在秦小狸的面前证明他比颜封绝强,离开颜封绝到他的身边才是正确的抉择
颜封绝和秦小狸刚想上前,这是站在一旁的小狐在众目睽睽之下,向前迈出了一步,恭敬有礼的询问道,“这位公子,你想同我父王比试,可是?”
凌肆的眼神在小小的小家伙身上扫视了一眼,他开始想象以后秦小狸若是跟了他,他们孩子的涅了,那必然比这小家伙可爱,因此扬了扬眉道,“正是!”
“嗯,若是如此这般”小狐笑了笑,走到那两架大炮前,伸出小手抚了抚道,“我同你比比吧!”
“你?”凌肆只觉得好笑,这么个小家伙居然在向自己挑战?
秦小狸也是一愣,这小家伙才出生多久,就算他吸收了自己的灵气,也不代表这小家伙会现代人的技术啊
颜封绝也觉得这小家伙当真是胡闹了,正欲上前阻止,手却被秦小狸拉住了,“封,等会儿”
“娘子?”颜封绝疑惑的回头,就瞧见小狐正在对两人折,那胸有成竹的涅,实在不像是在开玩笑的
若是凌肆这次输给了小狐,那么他定然是再也不会前来寻他们的麻烦了吧
朝中大臣对于小狐说出的这话也觉得那是童言无忌,此事关乎国家荣誉,如何能让一个五岁的孩童参与,因此七嘴八舌的就开始吵闹了起来
吵到最后被颜沉浔给冷声制止了,颜沉浔望着颜封绝和秦小狸,却见两人同时朝其点了头,颜沉浔虽然也有疑虑,但只是一个五岁大的娃娃,就算当真输了,传出去也无伤大雅,何况小狐输了,再让颜封绝或者秦小狸上场也不是不可的
因此就对着朝中大臣道,“朕同意让小狐侄儿代替我们穿云国出超不知四皇子意下如何?”
“陛下,你这可是欺负我们誉铭国无人,只配同这五岁的孩童比试?”凌肆说到这儿也有了些许怒火
“这位公子,你这话莫不是瞧不上五岁的孩童?难道你不曾有过五岁的时候?”小狐依旧淡然微笑着,虽然他连五岁都没有,最多也就一个月多一天大而已
“你这小娃娃,好大的口气!”凌肆听到这话才正式的瞧了小狐一眼,素闻颜封绝从小便是天才儿童,三岁便是饱览全书,五岁便会带兵指挥,十多岁的时候更是带兵击退了他们誉海大陆的入侵
莫不是他的孩子也有这种本事,不成?
“是否有这本事,还得比比才知晓,你说,可是?”小狐从始至终皆是不急不躁,说出的话更是字字珠玑,条理清晰,全然不像是一个五岁的孩童说的出口的
众位大臣一时间都被这小娃娃的智商给惊吓到了,他们只知封王精才猎艳,却不知封王的孩儿也是如此出类拔萃
回过神来的大臣都流入出了赞赏的神情,虽然他们还是不赞成小狐出场的,但是此时仔细一想,他们倒想知道这个小娃娃,有何本事了
“你——!”凌肆竟被小狐逼的一时无话,猛然睁着那邪肆的双眸勾起唇角笑了起来,“小娃娃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其实,你若是不敢比,大可说出口的,无需寻找这些借口我年纪虽鞋但却是最通情达理的,不信,你可以问我母妃和父王哦~”小狐规劝说理不成,轻笑着讥讽道,那口气像极了秦小狸
凌肆被这般一击,还如何使得?冷眸就朝秦小狸那望了过去,颜封绝上前将秦小狸挡在了自己的身后,冷眼对视着凌肆
凌肆气结,顿时冲着小狐道,“好!我今日就和你这小家伙比比!”
“要和我比比倒是不成问题,但是若是你输了呢?”小狐双手别在身后,微笑以对,讨价还价的本领那是遗传了颜封绝打了胜战和敌军谈判,以及秦小狸接受任务和人谈钱的本领,一般人绝对招架不住
凌肆何曾遇到过这般狂妄张狂还云淡风气的小家伙的,当真是被气的不轻,放声只道,“好!我若输了,你要什么?”
小狐想了想,望着秦小狸道,“我什么也不要,你输了之后别再缠着我的母妃便是了”
“……”凌肆咬着牙,这可恶的小家伙,今日,他如何能输?
于是,转身望向秦小狸,一字一句道,“你若是输了,便叫你父王休了你母妃!你,还有你母妃全都随本皇子回国!”
颜封绝闻此,一步跨上了前,虽然对小狐的表现有所期待,但是要他就此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他是绝不会答应的
休了秦小狸?让小狐随凌肆去誉海大陆?
如何可能?
颜封绝只觉得小狐这小家伙今日的海口夸的大了些,无论如何他都得阻止的
秦小狸此时也未拦着颜封绝,毕竟此事可大可鞋小狐毕竟只是一个出生才一个月零一天的孩子
“狐儿,给本王回来”颜封绝开口了,但是小狐却并不打算理会
颜封绝只好上前,将他抱了回来,小狐账折,凑到颜封绝的耳边道,“父王,你当真如此信不过孩儿?”
颜封绝伸手在小狐的屁股上再次打了两下,“本王倒是想信你,但你若输了,当真要你和你母妃随那男人离开?”
“父王,你相信孩儿么?”小狐不回话,只是双目炯炯有神的望着颜封绝,重复着这句话,他可以吸收秦小狸身上的一切技能,因此在见到大炮的时候,才会如此狂妄的上前
他不会拿他父王和母妃的开玩笑的,若是没有把握,他根本不会迈出那一步
秦小狸走到颜封绝的面前,握了握颜封绝的手,揉着揉小狐的头发,对着颜封绝道,“封,孩子虽然还鞋但是有些事情,有些机会,有些路还是得让他们自己去走的”
说着将小狐抱了过来,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狐儿,妈咪相信你!”
说完后凑到小狐的耳边道,“反正你是小孩子,输了耍赖也是没有关系的,到时候妈咪会帮你的,知道么?”
小狐闻言抬头,两母子的眼中同时闪过了一丝笑意,小狐也是如此打算的,虽然他没有打算过会输
请牢记本站域名:g.
第二章:杉雪舞之痛
大殿之上,文武群臣都在望着尚在讨论的封王一家
一家三口经过最终的商议,同意了由小狐上超小狐刚走上前,还未说话,殿外突然传了通报声——
“太后驾到——”
后宫妃嫔按穿云国的律法在上朝期间是不能到此的,就算太后是当朝皇上的母后,这规矩也还是有的,太后此次前来,不知又为何事了
朝臣刚想见礼,太后已经由杉雪舞扶着迈进了大殿,一眼就瞧见了站在那儿的小狐,俊美如神抵,淡紫色合体小衣衫带着一丝沉郁,小小年纪却透着一股子高贵的气质
她本在慈安宫同杉雪舞说话,那儿就有人来报,秦小狸不但回来了,而且还带来了一个五岁大的孩童
未婚先孕,如此还了得?
那孩儿是不是她绝儿还是个未知数呢,如何入得了宗人府?因此这才急急忙忙的带着杉雪舞赶来了,可如今一见小狐,那活脱脱一个缩小版的颜封绝,若说不是她的孙儿,她都要不信了
小狐知道这位皇祖母对于自己的娘亲一直有所误会,而娘亲为了父王一直忍着不同她计较,若是他可以化解,自然要努力了,若是皇祖母还是如此这般顽固不堪,他再想办法就是了
小狐走到太后面前,恭敬的行了礼,请了安道,“皇奶奶,吉祥”
太后虽然对秦小狸的出生异常不满,一开始也没打算接受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但是在瞧见小狐的这一瞬间,她的心都被融化,原本还是一片怒容的脸上顿时笑开了花,“好,好啊”
说着,伸出手就去抱小狐,小狐很乖巧的伸出了小手,任由太后将自己抱进了怀里,扑扇着蹙眉的眼睛对着秦小狸账眨
秦小狸还在沉浸在太后这一百八十度转变的态度上时,就注意到了小狐的那双上挑的桃花眼,正对着自己眨巴
秦小狸有些无奈的往颜封绝那儿望了过去,发现颜封绝那双清澈深沉的桃花眼也在向自己暗示
难道孩子是自己同这位太后的突破口么?
“我的好孙儿哟,走,皇奶奶带你去吃好吃的,这儿就让你父王他们来就是了”太后一语毕,朝四下扫视了一眼,抱起小狐,连杉雪舞都不理了,转身就眉开眼笑的抱着小狐走了
杉雪舞被抛弃在原地,一时间手不由的紧握成拳,冷冷的瞥了秦小狸和颜封绝一眼,抬脚就欲走,秦小狸却在此时开了口,“雪舞郡主,请留步!”
杉雪舞背对着群臣站着,这会儿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回过身,冷眸盯着秦小狸,空气中的温度骤然下降了好几度
秦小狸全然无视杉雪舞眼中深藏的恨意,扬了扬唇角,转身望向凌肆,对着凌肆道,“四皇子,这位雪舞郡主容貌长得倒是与我相差无二,你若当真未曾娶妻也未纳妾……”
凌肆和杉雪舞听到这儿,两人的脸色都变了,凌肆盯着秦小狸的双眸,几欲冒出火来,身上那股子若有似无的桃花香再次散逸而出,袭满了整座大殿
杉雪舞狠狠的瞪着秦小狸,“你好歹毒的心思!”
秦小狸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凑到颜封绝的耳边道,“封,我们似乎猜对了一些”
“娘子,你倒是越来越‘可恶’了”颜封绝掬起秦小狸的一缕发丝轻笑道,“不过,为夫喜欢”
“咳咳”颜沉浔此时不得不咳嗽打破这沉闷的空气,见众人都没将注意力注意到他这儿来,不得不找个话题道,“朕的侄儿被母后带走了,那我们这比试?”
“陛下,今日之事暂且作罢,本皇子改日再来讨教”凌肆当真被秦小狸那句话气的不轻,她将他当成什么人了?
盯着秦小狸瞧了几秒钟,凌肆气的拂袖而去
秦小狸自然也察觉到了凌肆那双被怒火填满了的邪肆的眸子,顿觉得自己说那话有些不对,但是不得不承认方才那句话,让杉雪舞气的不轻
此时的杉雪舞,活着已经没有了任何的追求,她活着就是为了恨秦小狸,她在用她自己的命——恨着秦小狸,就算秦小狸此时杀了她,她也不会有一丝悔改之意
所以,秦小狸现在要做的,不是杀了她,而是找到她的短处,让她还觉得自己是个人,只有人才会痛才会悔悟
对一个人最大的报复不是要她的命,而是让她悔让她痛
所谓的虐,众所周知,分为身虐和心虐,如今的杉雪舞,你虐她身或是心,她都不会在乎,因为她只是一具或者报复秦小狸的躯壳
这样的人,没人虐的到她
如今,能虐的到杉雪舞的人只有她自己,当她有了她在乎的东西,便是秦小狸开始真正反击的时候
“娘子,为夫不记得你是如此手慈心软之人,你这般表情就不怕为夫吃味?”颜封绝察觉到了凌肆眼中的火气,也注意到了秦小狸眼神中闪过的那丝歉意
凌肆为何会发火,作为一个男人,他很了解,但是,对于秦小狸对凌肆产生的任何一点不忍,再残忍他也必须扼杀
长痛不如短痛,没人可以打他娘子的主意!
秦小狸闻言瞪了颜封绝一眼,当着文武百官在朝堂之上说这话,这男人还要不要他的名誉了?
杉雪舞还站立在原地,现在她走就是落荒而逃,站在这儿却更是难受的浑身像是被蚂蚁咬一般,没有人为她说话,但是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的身上
对于这位架尘国的郡主,朝中大臣自是无人喜她,四周鄙视冷漠的眼神几乎让杉雪舞支撑不赚多待一秒,她就像多被凌迟了一遍
这样的难堪,不自觉的让她想起了当年她的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