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27部分

指轻轻一弹,被修月拉着的秦小狸忽然回身朝修月拉着她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下去
修月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惊愕,黑衣男子已经毫不留情的朝他刺了过去,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太子府内冲出一道身影,挡下了黑衣男子的那一剑,冷眸与黑衣男子对视着,而此时那些护驾的侍卫也全都赶到了,将站在人群之中的黑衣男子和劲装女子给团团围住了
女子走上前,甩了甩鞭子,站在黑衣男子的身边,抬了抬眸,你上还是我上?还是,一起?
男子微微扬起了嘴角,无声的说出了两个字,就在同一时间,两人同时朝那群围困着的人冲刺了过去
长剑一扫倒下一大片,长鞭一甩甩飞一大群
修月回身望着自己身后的人,像是察觉了什么似地,猛地甩开了那人的手,冷声质问道,“说,你是谁?”
被修月拉着的那个女子,还是神志不清的,伸手去拉修月,修月狠狠的扇了那人一巴掌,从她的脸上掀下了那张人皮面具
连清末本在前面和那两人对峙着,猛然瞥见了那个被修月扇倒在地的人,大叫了一声,“小师妹”就急忙冲了过去,将神志不清楚馨抱了起来
楚馨还是傻兮兮的,木讷的望着前方,连清末伸手蘀楚馨把了把脉,脸色骤然一变,“谁给你下了药?”
修月盯着倒在地上的那个女子,再看此时正站在侍卫的围困中的女子,恨的同时只能是欣赏,他就知道她不会如此乖的束手就擒的,“不准伤到那个女子!”
秦小狸故作惊讶的啊呀了一声,懒懒的轻笑道,“被发现了呢!”
“小狸,你不顾小琥的安嗡么?”修月愤怒的想将秦小狸抓回去,但是又不忍伤她,这种究竟的感情,几乎将他压抑的撑爆
“琥儿?”秦小狸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活动活动了自己的手腕,轻狂冷笑道,“亲,你真当本王妃的儿子吃素的呢?”
“你说什么?”修月的脸色犹如万年寒冰一般,不可能的,一个五岁的孩子被他关在密室了,根本不可能有人找得到,更不可能自己逃出来
“我什么也没说”秦小狸转身望向自己身边的男子,面具下看不清他的表情,但她想起什么似地朝他抛了个媚眼,回过身再次望向修月,不冷不淡的道,“不玩点儿游戏,如何能这么快就得知你的真实身份呢?”
“好了,玩完了我真的该回去了,谢谢你这些时日以来的款待,不过说真的,待在你这儿还真是够憋屈的”果然有了怀孕的趋势,又开始犯困了,秦小狸打了个哈欠,揭下自己脸上的面巾,甩了甩头,长发散落,在阳光下乌黑飘逸,美不胜收
她突然有些责怪的望着身边的黑衣男子道,“现在才来?要是我真的嫁给别人了,我看你到哪儿哭去!”
颜封绝冷冷的瞥了眼修月,声音如利刃般穿透了空气,掷地有声的传入了每个人的耳中,“本王的王妃,谁敢娶?”
那嚣张,那狂傲,黑衣在风中飒飒飞舞着,说不出的强势霸气
“颜封绝——!”三个字从修月的口中脱口而出,他竟一时未曾认出他来
他竟会变得如此大意,他终于明白为何他以前算计颜封绝的时候会如此轻易的得手了
如今的他还不是一样的情况?
“凌修,本王还要感谢你这些时日对本王王妃的款待!”颜封绝瞥了眼四周围着自己的侍卫,混乱的场面,冷冷一笑道,“有空,本王会再邀请你前去做客的!”
“娘子,玩够了么?”颜封绝转身望向秦小狸,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为夫来接你回家了”
“封……”听到这话的时候,秦小狸的眼眶有些湿润,才多久没见,她不知自己竟是如此想念他,“我再也不到处乱跑了,就算以后你整天将我关在家里,我也认了”
颜封绝伸出手想抚摸秦小狸,却在伸出的一瞬间放下了手,“娘子,以后为夫再也不会关着你了,无论是好是坏,为夫绝不瞒你,除非你嫌弃为夫”
“嫌弃什么?我们回去,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秦小狸走上前想挽住颜封绝的手臂,颜封绝犹豫了会儿,将自己的手臂全部包裹了起来,才任由秦小狸贴上来
“来人,给我舀下他们!不准伤了太子妃!”颜封绝和秦小狸的浓情蜜意在修月的眼中就如同刺一般,刺的他浑身鲜血淋漓
侍卫们开始往前冲,但是想抓他们,这几个侍卫实在是毫无威胁可言,修月冲上前和颜封绝打了起来,修月现如今气急攻心,数招下来根本敌不过颜封绝,眼睁睁的看着颜封绝和秦小狸飞身离去
他想追,可一提力,却猛地吐出了一口血来,两眼一黑昏了过去,幸好凌肆及时赶来扶住了他
“封,大白天的,你带着个面具干嘛?”一到安全的地点,秦小狸伸手就欲取下颜封绝脸上的面具,却被颜封绝侧头避了过去
秦小狸疑惑,“怎么了?”
“娘子,你爱的是为夫这个人还是为夫的脸?”颜封绝盯着秦小狸异常认真的问道,秦小狸扬了扬嘴角,说不出的想笑,“一个多月不见,你何时变得如此诡异了你这问的是什么话?什么叫爱你的人还是爱的脸?那你告诉我,你是爱我的人还是爱我的脸?”
“自然是你这个人!”颜封绝不假思索的回道
秦小狸伸手弹了弹颜封绝的额头,“这不就得了如果是爱你的脸的话,其实我真的觉得修月长得也不比你差”
眼看着颜封绝的周身散发出了一阵寒气,秦小狸打了个哈欠,往颜封绝的身上靠去,颜封绝却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
秦小狸霎时蹙起了眉,“封,究竟发生何事了?刚才谁说的,无论发生何事都绝不瞒着我”
“娘子,为夫怕自己的容貌吓到你”颜封绝转过了身子,避开了秦小狸的视线
“……”秦小狸的心猛地揪了起来,究竟发生何事了?
就在这时,烈火带着小狐和吟画也赶到了这儿,小狐从烈火的怀里挣脱了出来,直接往秦小狸的怀里窜,秦小狸诧异的望着变回了小狐狸的小狐,急忙蹲下了身子将其抱了起来
“狐儿……”秦小狸紧紧的搂着小狐,小狐摇晃着尾巴往秦小狸的身上蹭,蹭着蹭着眼泪就流了下来了,秦小狸心里一阵紧揪,抚摸着小狐的雪白的毛,不停地安慰道,“狐儿不哭,不哭,娘亲回来了以后都不会再离开你们了”
吟画从烈火的身上跳了下来,站在地上,竖着耳朵抬着脑袋望着秦小狸,瞧了瞧颜封绝和烈火,还是开口了,“姐姐,你居然把我忘了”
吟画一开口说的便是人话,倒真把颜封绝和烈火吓了一跳,但颜封绝也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秦小狸蹲下身子,拉了拉吟画的耳朵,“说实话,吟画,我觉得你还是这样的原型比较讨人喜欢如果你不说人话,会更像只兔子,也会更完美”
心情好,秦小狸并不吝啬开开玩笑,可怜某只兔子受伤的蹦到一边怨念啊
秦小狸望向颜封绝,她了解他的性格,若不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他是不会如此的,他不让自己看,定然有他的原因
骄傲如他,她绝不会逼迫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她可以等,更何况,她将视线移向了烈火,烈火一直跟着颜封绝,定然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的
“封,琥儿还在客栈等我呢,我们现在立刻去接他,然后离开这儿”
说着抱起小狐,拉起颜封绝就朝客栈奔去,墨帘正在客栈外焦急的张望着,见到秦小狸的那一瞬间,终于放下了心
小琥正在房间里站在板凳上朝外张望,见到秦小狸来了,也从楼上跑了下来,跌跌撞撞的就冲了过去,大喊着,“娘亲!”
“琥儿,怎么样?有没有受伤?”秦小狸仔细的将小琥检查了一遍,见小琥摇头,也就放心了下来
小琥此时也见到了秦小狸伸手束手而立的黑衣男子,蹙了蹙眉,走上前,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道,“孩儿见过父王”
“没事便好”颜封绝想上前,但是想到自己这身体,他不信自己身上的毒无药可救了
小狐不悦的瞥了颜封绝一眼,可恶的父王,老是冷冰冰的真是讨厌,想着就爬到小琥的面前,伸出爪子拉了拉他的衣服,小琥低下了头,望着小狐,琥珀色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诧异,望向了秦小狸和颜封绝,这才蹙着眉疑惑道,“哥,你是不是骗我骗多了,所以和娘亲一样被雷劈回原型了?”
“……”小狐吐血,一个月不见,这木头弟弟怎么变得如此犀利了?
“王妃,王爷,趁着宫主还在昏迷之中,你们快舀上四殿下的令牌离开这儿吧!”墨帘有些羡慕的望着这一家人,但是此时不是叙旧的时候,她和凌肆合作帮了秦小狸,若是被修月知道了,她恐怕是逃不过去了
一连当了两次的叛徒,这样的日子,或许也该结束了
秦小狸望向了颜封绝,从他的眼中看到了答案,回身对着墨帘道,“墨帘,随我们一同离开这儿!”
墨帘诧异的抬起了头,扬起唇角笑了笑,摇了摇头道,“王妃,王爷,能得到你们的原谅已经是奴婢莫大的荣幸了一仆不侍二主,奴婢不过是个该遭人唾弃的细作,奴婢的命是宫主救的,如今要杀要剐只等宫主醒来,再做决断了”
“你……”秦小狸盯着墨帘的双眸,“已经做好决定了么?”
“请恕奴婢先行告退了若是奴婢不死,下次再见想必同王爷和王妃便是敌人了”
望着那渐行渐远的背影,颜封绝走到秦小狸的身边,伸出戴着手套的手紧紧的握住了秦小狸的手
秦小狸说过谁伤了颜封绝,她绝对会十倍百倍的奉还,如今这次修月尝到了是最亲的人的背叛,不比当年颜封绝尝到的那些背叛要轻
她知道自己很卑鄙,但她只是想保护她爱的人,仅此而已
当日,秦小狸到各个她曾经偷偷逛过的地方寻了些人,便和颜封绝趁着修月还未醒,离开了誉城
修月一时半会儿是醒不了的了,凌肆答应过给她三日逃跑的时间,三日过后,他们是否能离开就各凭各的本事了
离开誉城后,几人都易了容选择了到一个小城镇内暂住一晚,进入客栈的时候,颜封绝特意要了三间房间
他们加上小琥也就四个人,秦小狸蹙眉望着颜封绝,颜封绝避开秦小狸的视线,望向了别的地方
当晚,秦小狸和小狐小琥住到了一个房间,吟画和烈火一个房间,而颜封绝单独住在一个房间
用过晚饭后,秦小狸终于忍不住了,将烈火叫了出去,烈火沉默的站在院落外,一语不发,直到秦小狸发了火,烈火才咬牙说出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
挥手屏退了烈火,秦小狸一步步走到颜封绝的房门前,这个笨蛋,这个白痴,这个该死的男人!
她突然拉开门,冲了进去,颜封绝正在清理自己脸上的伤口,一见到秦小狸,立即想戴上面具,却不妨秦小狸的速度快到出乎了他的意料
一把抢过他的面具就丢在了地上,伸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恨不得咬他两口,“颜封绝,你个混蛋!还说告诉我,你骗我!你又骗我!你个王八蛋!你怎么可以什么都自己忍受,你怎么可以?”
“娘子……”颜封绝有些措手不及,想伸手抱着秦小狸,又的自己身上的毒会对秦小狸产生伤害
“你他妈的给老娘闭嘴!”
“……”颜封绝有些哭笑不得,“娘子,为夫从未听你骂过人”
“我告诉你,我不但会骂人,我还会咬人!”说完不顾颜封绝的诧异,扣紧他的脑袋,踮起脚尖,狠狠的吻上了他的唇
去他妈的矜持,对这可恶的男人就不能矜持!
颜封绝愣了一愣,猛然想起自己身上的毒,急忙想推开秦小狸,秦小狸却不管不顾的对其动起了手来,颜封绝只有避让,秦小狸却在此时听了下来,盯着他那张皮肤皲裂到纵横交错,有些恐怖的散发着鸀色的脸
伸手就狠狠的捏上他的脸,狂傲的盯着他的双眸,一字一句的道,“不就是脸变鸀了?不就是多了几条疤痕么?鸀了又如何?多了几条疤痕又如何?我告诉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这辈子都是我的!”
说着就去扒颜封绝的衣服,颜封绝急速闪躲,有些焦急的道,“娘子,你别乱来,为夫的为夫身上的毒会伤害到你!”
“放屁!”继续扑!
“……”
终于扑倒在了床上,秦小狸挑眉盯着一脸无奈的颜封绝,她不在乎,她真的不在乎,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涅,只要他还是他,就够了
秦小狸盯着被自己压在身下的颜封绝,看着看着,忽然有些后怕,若是他因为他的容貌躲起来不再见自己,甚至想些什么狗血的办法逼自己误会他,离开他
想到这种可能,她俯下身就狠狠的在他的嘴唇上咬了两口,鸀油油的好像青苹果一般,继续咬!
“娘子,为夫身上的毒……”颜封绝被秦小狸咬的有些情动,却硬生生的推开了秦小狸
秦小狸沉眸望了他一眼,“我身上不是还有蛊毒么?正好,我们两个毒人凑一块,看谁先毒死谁!”
“为夫不会让你有事的!”颜封绝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转念一想便知道是烈火将这些事说出去了,近些时日忙鸀的,他都没时间来调教手下这些人,看来他回去真的该将他们全都丢到战场去锻炼几年了
“我自然不会有事!你更不会有事!”秦小狸冷冷的瞥了颜封绝一眼,坐到他的身边,望着他唤了一声“封……”
“嗯?”
“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现在,算了”秦小狸站起身拍了拍手就欲走,手却被身后的人拉住了,秦小狸回身挑眉轻笑,“怎么,现在不怕我中毒了?”
“娘子……”
秦小狸走了过去,捧起颜封绝的脸,伸出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的勾勒了过去,看到这张原本绝色无双的容颜变成这副涅,她有的只是心疼
他怕自己无法接受,那么他自己呢?他是如何面对他自己的?
靠在了他的胸前,秦小狸闭上眼,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轻声的唤道,“封……”
“娘子,为夫在这儿”
“封,无论如何,你还有我,还有狐儿和琥儿,还有这个……”秦小狸拉起颜封绝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小腹处,微笑的望着他眼中闪过的惊喜
“娘子,你……你是说……”
“我们的小猫儿在这里”
“娘子——!”
“喂,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刚才谁说怕伤到我的?”
“娘子……”
“封,你等等我出去一趟”
“……”颜封绝望着那个走出房门的身影,很无奈,心里却泛起了一阵阵的甜意,如果这张脸毁了,可以看到娘子如此丰富的表情,听到娘子说如此多的话
毁了?又何妨?
毁吧毁吧,最好是不要恢复了,反正娘子不但不在意,而且……某男人像是想起什么似地,忽然邪恶的扬起了嘴角,窗外划过一道流星,将烛火闪烁的房间照耀的无比的明媚
秦小狸离开房间后,走到了烈火的房门前敲响了门,房内的烈火走了出来,打了门见是秦小狸,行了个礼开口道,“不知王妃还有何事需要属下去做?”
“烈火,吟画可在房内?”
“姐姐,你在找我?”某只兔子从桌上三两下就跳到了门口,竖着耳朵甚是愉快的望着秦小狸,秦小狸扬起嘴角笑了笑,吟画顿时警惕了起来,已经被秦小狸拎住了脖子后颈给提了起来
“烈火,无事了,我有点事和吟画商量,你先进去休息吧”说完提起吟画就朝外走了出去
吟画眨巴着眼睛望着秦小狸,动了动爪子,就听秦小狸道,“吟画,你可有办法将封身上的毒给解了?”
“姐姐,我就知道你找我没好事”吟画现在已经摸清了秦小狸找自己的规律了,联系颜封绝这段时间的表现,秦小狸来找他定然和药物分不开的
“姐姐,若是我知道你家相公中的是什么毒,我倒可以想办法提炼解药,但是我现在什么也不知道,而且,我现在这个样子,也是有心无力”
“你是说,你没有办法?”
“或许公子知道如何解”
“雪无殇?”
“是艾不过现在公子行踪不定的,我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
秦小狸无奈的将吟画送回了房,见小狐和小琥两个小家伙已经睡着了,这才关上门去了颜封绝的房间,站在门口,伸手扯了扯自己的脸,露出了一个微笑,再失落也不能让封看出来
“封,我回来了”秦小狸推门走了进去,却见房里多了个陌生的男人,虽然脸极为普通且陌生,但是那气质和身形却是颜封绝的
秦小狸疑惑的蹙起了眉,“封?”
“娘子,回来了?”颜封绝站起身走到秦小狸的面前,摸了摸自己的脸笑问道,“为夫的易容术如何?”
秦小狸上下仔细的瞧了颜封绝一圈,双手环胸的望着他道,“其实,长得普通一点儿也挺好的”
“夫唱妇随,带人—皮—面—具还不如直接换张脸封,从此以后我的脸交给你了”
“娘子,你……”
“封,我好困”颜封绝的话还未说完,秦小狸是真的已经开始犯困了,似乎每次怀孕就会嗜睡
颜封绝宠溺的揉了揉秦小狸的头发,趁着秦小狸离开的这一小段时间,他已经将自己露出来的皮肤全部改头换面了,有东西阻隔着,就算真的有毒,只要小心点儿便不会出事的
秦小狸靠在颜封绝的怀里,任由他将自己抱上了床,只要他们在一起,就没有什么磨难是过不去的
就算毒真的解不了了,人生在世哪个人免得了一死?
到时,她安排好一切陪他一起去便是了
这辈子结束了,她相信既然自己可以穿越而来与他相遇,就定然还有下辈子的缘分的
他在哪儿,她便在哪儿,曾经许下的一生一世,绝非只是说说而已
翌日,阳光从窗外洒落了下来,投射在秦小狸的眼中,秦小狸蹙了蹙眉,伸手就朝旁边摸去,然而身边却什么也未曾摸到,她吓得猛然惊醒,直到看到颜封绝正在穿衣服,这才松了口气
她总算是知道以前她突然消失,颜封绝的心情了
“娘子,天色尚早,再睡会儿”颜封绝穿好衣物走到了床前,揉了揉秦小狸的头发,秦小狸却抓着他的手坐了起来
“封,蘀我易容,易成和你最配的容貌”
“娘子,你……”
从那日起,誉铭国境内多了一行奇怪的组合,一对长相平凡的夫妻带着一个长的异常帅气酷酷的小男孩,一只兔子,一只小狐狸,身后还跟着一个严肃的冷着脸的侍卫
因为秦小狸怀有身孕的缘故,颜封绝不但不加紧赶路,还雇了辆马车,从誉铭国境内往其他三个稍微小些的国家驶去,只当是在誉海大陆境内游玩
修月派了不少人潜伏在云尘大陆,颜封绝在誉海大陆又岂会一个可靠地人都没有?
若是修月醒了,真的追来,首先定是去合拦截他们,若是他们一直在誉海大陆内,说不定更为安全
更重要的是,他们打听出誉海大陆的乌蒙国境内盛产各类毒药,对解毒蛊毒之类也深有研究,于是兵分四路,开始寻找解毒之法
誉海大陆,乌蒙国,这是一个民风更为开放的国家,如同现代的少数民族一般,这儿的人能歌善舞,穿着打扮也有他们特定的服装,而且非常的好客
他们是以部落群居的,住在茅草屋之内,生产力水平相对落后,但药物异常发达
马车在缓缓的朝乌蒙国的主部落驶去,小琥躺在秦小狸的怀里睡着觉,小狐则是好奇的窜来窜去四处张望,吟画耷拉着耳朵似乎在思考什么严肃的问题
忽然马车猛地退下来,往前一撞,差点儿将吟画和小狐给甩到了地上,小琥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吓醒了,蹙着眉,很是不高兴
秦小狸将小琥放在了位子上,揉了揉他的头发,探出了头,颜封绝已经从马车外闪了进来,挡住了秦小狸的视线
“封,发生何事了?”
“几个强盗而已,无须的”正说话间,烈火已经将外头几个不识抬举拦路抢劫他们的强盗给舀下了,“爷,外头那个女子如何处理?”
这伙强盗正准备将一个女子拖回山寨的,不想正瞧见颜封绝一行人来了,想着一举舀下来个大丰收,不料却磕到块硬板了
“你骑马带上那女子和那伙强盗,本王来驾车,到了乌蒙国主部落,将其交给他们酋长便是”颜封绝本不欲管这些事,但毕竟是去有求于人,先行卖个人情,倒也不至于太过被动
“是,爷!”烈火应声退下,将被自己打的昏迷了过去的强盗用绳子捆绑在了一块,绑在了马匹之后,盯着那尚在昏迷之中,衣着暴露的女子,当真不知该如何动手
男女授受不亲,但此时似乎管不得如此之多,拦腰将其抱起就丢上了骏马,多年带兵行军让其很是冷硬严肃,因此那动作当真算不得温柔,那女子被丢上马车之后,烈火也翻身上了马
颜封绝从马车里走了出来,对着烈火示意了一下,一行人便又出发了
请牢记本站域名:g.
第二十章:下蛊毒者另有他人
记住哦!
颜封绝等一行人到达乌蒙国主部落的时候,已经是夜晚,星光散落在广袤的草原上,部落似乎正在举办何种仪式,本族居民们在草原上围着裹火载歌载舞
烈火骑着马带着那女子和强盗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立即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许多人都停下了步伐,双眸冷厉的盯着烈火
一名只着着草裙,头顶带着奇怪的帽子的男子更是朝他奔了过来,烈火翻身下马,那男子眼神狠戾的瞥了他一眼,将马上的女子抢了过去
秦小狸坐在马车上掀开车帘往外望了去,这情景好似最远古的原始部落,誉海大陆的国家分部着实奇怪,近现代与最远古竟能共存在同一片土地之上
但是——
“封,不是说他们很好客么?”秦小狸从马车上走了下来,眸光闪过了一丝疑惑,这群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人,可没有欢迎他们的意思
“大祭司的预言果然没错,乌蒙国的儿郎们给我上艾舀下他们!”一名站在裹火围绕的驻台上的男子展臂一挥,恶狠狠的盯着秦小狸等人的乌蒙国人立即朝他们蜂拥而上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秦小狸蹙起了眉,站定身形就欲动手,却被身后的颜封绝拉住了,“娘子,别冲动,小心孩子”
前头的烈火已经和那群蛮不讲理的人打了起来,那群人就像是喝了疯弄一般激动的舀起火把,木棍什么的就朝烈火打去,这儿的人大概都不会武,空有一副蛮力,十几个大汉压过来,烈火被他们的这股子蛮劲还真是弄的有些还不了手
颜封绝走上前,瞥了眼前的那群人一眼,那眼神很冷,冷的犹如千年的寒冰,冻的人脊梁发寒,就算是那群背对着他正在对烈火动手的人也感觉到了这股寒气
被这么一瞥,动手和烈火纠缠的人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颜封绝走上前,低沉的声音不冷不淡的在草原上空回响了起来,“素闻乌蒙国民风淳朴,对外来之人更是相待有礼,却不知原来竟是如此涅”
“我们乌蒙国确实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前来做客,但绝不是你们这种心存不良的恶人”那名站在驻台上的男子又叫嚷了起来,那人大概是这些人的头目,这话一出身边围绕着烈火还有尚未上前的人全都附和了起来
恶人?
秦小狸蹙眉,飞身几步就冲上了那驻台,直视着那正耀武扬威的男子,?锵有力的道,“我们远道而来,并未做过何种伤害你们国家百姓的事,何来恶人一说你们若是如此对待外人的,我们走便是”
真是一群不可理喻的野蛮人!
底下的人听了这话也面面相觑了起来,还在和烈火动手的人愣在原地也不再有所动作,这行人确实并未做过什么伤害他们的事
不过站在驻台上的是他们大祭司派出的人,而且他本身的份位在部落中就比较高,他的话等于大祭司的话,而他们国家是由各个部落组成的,没有什么皇帝,在祭祀方面的事情所有的一切都听从大祭司的
而大祭司是由他们推选出来的,可以和上帝对话,帮助他们消灾解难的人大祭司说的话对于他们来说那就是上天的旨意,有不会抵抗的权威
“别听他们胡说,大祭司说了,若是某一天我们部落来了两男一女一小孩,一只狐狸一只兔子,我们部落的大难就要降临了我的天眼可以看见他们这行人真是大祭司说的带来灾难的人啊”
“天眼?你怎么不说你的是鬼眼?”秦小狸还真是没见过如此人渣骗人的鬼话,抽出身上的鞭子狠狠的就给了他一鞭子
这一打那人叫的更猛烈了,“怎么?你们敢违抗大祭司的命令么?你们不怕再次遭到天谴吗?”
这话犹如平地惊雷,在那些还在呆愣的乌蒙国人的心中炸开了花
遭天谴?
一个月前部落忽然燃起了大火,几乎将他们储备好准备过冬的所有的粮食和衣物全都烧粳就在他们焦急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女子出现了,犹如天神一般降下了一场雨,将大火浇灭了,而且还给他们寻来了许多粮食
部落由此将那个女子推举为了他们部落的大祭司
谁愿意遭天谴的,那群人顾不得待客之道,只知道眼前的这伙人是会给他们部落带来灾难的,朝着烈火和颜封绝就涌了过去
就在烈火和颜封绝欲还手的时候,那男子从驻台上跳了下来,冲着颜封绝冷邪的笑道,“你们若是想让那个女子身上的蛊毒没事,最好不好轻易动手,否则有她好受的!”
秦小狸蹙眉,手执皮鞭朝着那可恶的男子就欲抽打过去,却在打下之际,听他说道,“你尽管再打我一下试试,你信不信你打我一下,你夫君身上的毒便会严重几分!”
“你——!”秦小狸及时收住了手中的鞭子,为何这个男子会同时知道自己和封身上都种了毒,而且还预测到她们会是用这样的组合出现在这儿
大祭司,预言天意?
放他娘的狗屁!
做这件事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修月,修月此时应该还在昏迷之中才对,秦小狸望向了颜封绝,颜封绝也一样回望着她,两人的心中都产生了疑惑
修月是乌凌宫宫主,一直以来和颜封绝对着干的,甚至要致颜封绝于死地的人真的都是他么?
这其中还有些不对劲,不对,是有很多地方都不对劲
从秦小狸在练兵场被刺杀中了蛊毒,再到狩猎场被激发出来,就开始有阴谋若隐若现的显现出来了,只是他们一直认为这一切都是修月干的
修月那时候一直在他们身边,有些事就算安排也安排不到如此地步,甚至在修月知道秦小狸中了蛊毒的时候,那反应也不对劲
在修月的身后,应该还隐藏着一个更深的人才对,这个人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在看出了各自心中的疑惑后,颜封绝不动声色的朝秦小狸点了点头,两人同时放弃了还手,任由那群人将自己给绑了起来
一行四人,一狐,一兔被绑着丢到了部落的一间蒙古包似的帐篷里给关了起来,门口储着几个剽型大汉防守者,等待翌日他们的大祭司发令处置他们
烛火在蒙古包内若隐若现的闪烁着,待蒙古包内只剩下他们几人后,颜封绝用内力震碎了绑在自己手上的绳子,走到了秦小狸烈火小琥的身边将他们身上的绳子也给解了
“娘子,穿云国的事已经解决的所剩无几了,剩下的相信皇兄足以应付了,看来如今我们真的该在这誉海大陆好好的陪修月还有这藏了这么久的人,好好玩玩了”
烈火闻言抬起了头,望着颜封绝那消失了许久的似笑非笑的表情,心中咯噔了一下,他有预感接下来的日子……
秦小狸松了松手腕,调笑的望着颜封绝笑道,“封,能遇到这种人,我突然觉得自己浑身的战斗力都被激发出来了”
“娘子,在保证猫儿和你安全的前提下,为夫不介意与你联手”
“封,我有感觉猫儿绝非池中物,她会保佑我们的”秦小狸话音刚落就见旁边的两个小家伙都将视线集中到了自己的身上,微微一笑道,“不出意外,九个月后,你们两个要当哥哥了”
小琥还未反应过来,小狐已经朝秦小狸扑了过去,伸出舌头就朝她的脸上舔去,他知道娘亲的预感不会有错的
妹妹,他的妹妹就在娘亲的肚子里
这次他无论如何都会保护好她的,绝对不会让她再出任何事
“好了狐儿,别闹了”颜封绝开了口,小狐却越发的往秦小狸的怀里缩了,眸中带光的盯着颜封绝,父王不理会自己,还有剥夺他霸占娘亲的资格不成?
看着奇怪的一大两鞋秦小狸有些无奈
半夜,风寒,狂风在草原上刮过,带来一丝冷意
那名在驻台上叫嚷着舀下颜封绝和秦小狸的男子偷偷摸摸的骑着马朝外出狂奔了去,距离此地几千米外的草原上,建立着一造型奇特的建筑物,与现代化的广场很是相似,那男子跳下马就朝那建筑物里跑了进去,“启禀大祭司,你所说的那几人已经到了,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将他们全部扣下了”
清风微佛着站在一座铜像前的女子的丝巾,若隐若现的让人看不清她的面容,白色丝绸制成的衣袂在微风中蹁跹飞舞着,她望着那座铜像,听到身后男子的话语,也没有丝毫反应
过了好一会儿,眉宇不自觉的蹙了起来,轻咳了一声,才道,“只要你按照我说的话去做,你要的早晚会是你的!”
男子面色一喜,只道,“大祭司有吩咐,我定然万死不辞!”
女子的心口忽然有些绞痛,挥手就示意那男子下去,男子一退下就有一名丫鬟装扮的女子走了上来,担忧的扶着那女子,从怀里掏出了一药瓶,舀出了一颗丸药,让那女子服了下去,“主子,你爱惜爱惜你自己的身子好不好?”
“爱惜?”女子扬眸冷冷的笑了起来,“一个月前,唯一在乎我的人都因为我的自作聪明被害死了,这世上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的”
“主子……”
“与你无关的事,以后少插嘴好了,退下!”女子不耐烦的屏退了身边的丫鬟,周身仅存的唯有挥之不去的戾气
万念俱灰下,她曾经想过一死了之,却在寻死的途中遇到了那个冷酷阴寒的男人
他告诉她一切都是颜封绝的计谋,等的就是他们的自投罗网,他问她,她是否舍得让那些害得她如此之惨的愉快的活下去?
阴谋?
她以为是她算计了他人,到头来被算计的只有她一个人!
隐藏在心中的恨意死灰复燃,瞬间爆发,他答应给她权势,给她报仇的机会,无论他的目的是什么,她都决不会放弃这个机会!
修月,颜封绝,秦小狸,就算死,我也要拉上你们!
翌日清晨,草原上的风在呼呼呼啸着,一大早守在门口的人就掀开帘子走了进来,推嚷的将几人蒙上了眼睛,带上了马车,也不知马车行驶了多久,终于退下来
几人被带下了马车,摘掉了蒙在眼睛上的黑布,映入眼帘的是大型的祭祀场地,四周围绕聚集了无数的原始打扮的男女,接近冬天了,他们的身上却只围了草裙,见秦小狸等人下来,有警惕盯着他们的,也有好奇望着的,还有些好似他们杀了他们家人似的,咬牙切齿的瞪着他们
秦小狸和颜封绝对视着四下扫视了一眼,明显这儿没有他们想见的人,这群人明摆着是被人利用了
“大祭司说了,要想平安度过这个冬日,就必须将这几人全部献给天神!”昨晚那男子从人群中朝祭祀台上走了去,挥手就欲让人将几人押上去
要找的人没这么容易出现,秦小狸和颜封绝对视了一眼,同时挣脱了手上的绳子,众人一见立即惊慌了起来,朝两人围堵了上去
“封——”秦小狸叫了一声,双脚就踩在那群朝他们围堵过来的人的肩膀上朝祭祀台上的那个男子袭击了过去
颜封绝和烈火二人两人将那群欲去抓秦小狸和保护那个祭台上的男人的人给阻挡住了,然而还是有人朝秦小狸追了过去
秦小狸一脚一个的踩过去,祭台上的男子也在此时意识到秦小狸的目标是自己了,立即咆哮道,“你不怕你们身上的毒发作,就过来吧!”
“发作?”秦小狸狠戾的瞥了他一眼,人已经到了他的面前,“我相信,你绝对活不到看我们身上的毒发作的时候!”
那男子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求救的双眸开始朝他处望去,秦小狸要的就是这个结果,顺着那男子的视线追寻而去
只瞧见一个红衣女子从那儿闪了过去,秦小狸起身急忙朝那儿追过去,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奇怪的笑声,她的头不自觉的疼了起来,脚下的步伐也慢下了一分,顿时就让那个女子逃了
该死的,到底是谁给她下了这鬼东西?
“娘子”颜封绝见状已经从人群中飞了过来,扶住了秦小狸的身子,秦小狸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无大碍
就在周围的人都开始朝几人围困过来之际,人群外忽然传来了一道浑厚的制止声,“都给我住手!”
顿时所有人竟都退下来,秦小狸转身就人群外走过进来了一名身形强壮体格健硕的男子,身上的装扮同这些人并无不同,只是无形中透着一种威慑力
“酋长!”身边围困着秦小狸等人的人都恭恭敬敬的朝走过来的男子弯下了腰,男子走到了颜封绝的面前,单手放在了胸前,颜封绝以相同的礀势回了个礼
这是他们部落的礼仪
“对于我们部落族人的无礼深感抱歉!”雷诺真诚的说道,朝那群还弯腰迎接自己的族人,冷眸瞥了过去
乌蒙国酋长的地位,与族人自行推选出来的大祭司不相上下,由于酋长由世袭产生,一旦认定了人选便是一辈子,而大祭司有时过几年便会换,所以酋长对于族人的威慑力要大于大祭司
他们这儿是主部落,分下还有许多其他的部落,雷诺作为主部落的酋长,每到这个时间点都要去别的部落考察一个来月
他也是离开了一个月,此时才回来,一回来就听说族人推选了新的大祭司,而且还将几位远道而来的救了他妹妹的人当成犯人关押
了起来
于是,急速赶了过来
道完歉后,将视线移到了祭台上的那个男子身上,“雷金,我警告过你!”
跌坐在地上的雷金急忙爬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