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29部分

说出海的几人全都被淹死在合了,他们也不愿意再回到这个伤心地,这样一来二去的,反倒是错过了
烈火这次只带回来了被绑着的这几个人的家人,其他人得知也打算在近期搬回来了,毕竟在这儿生活了如此多年了,离开还是舍不得的
不过几日时间,镇子又恢复了以往的繁华热闹,颜封绝甚至出钱蘀这镇子修了破旧的房子,还有修路,修井,反正对于提高改善生活的事都做了,而秦小狸更是询问了此地的土壤水土气候等将此地作为了她正准备实行谷物改良的试验地,镇子里的人本就感激他们,这会儿更是不知以何为报的好
这日,瞧着时间也差不多了,颜封绝和秦小狸便放出消息说是要离开此地,众人甚是不舍,在他们居住的小客栈内,人来了一拨又一拨,有好几户人家将家里的好东西舀了出来,说是为了感谢他们的大恩
秦小狸见时机成熟了,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出了自己想寻些水技好的人回去帮忙被秦小狸等人绑了的那几个本就是直肠子,经过这些时日,也认识到自己抢劫的不对了,想着无以为报,只要是水技好的都表示愿意随他们去,而镇子里又挑出了好几个愿意跟秦小狸他们回去,帮他们训练的人
秦小狸也不亏待他们,愿意跟着自己走的,每个给他们家里人一百两银子,还答应每个月发放月钱,在大伙的感恩戴德中,秦小狸等人终于离开了此地
马车一路朝前行驶着,秋风渐渐过去,冬天快要到了
自从被颜封绝和秦小狸气到吐血之后,修月整整昏迷了四日才醒了过来,心中郁结的竟仰天长笑了起来,看到修月如此涅的人,都被吓到了,一个个都以为他们的太子殿下,这是被气疯了,就连誉铭国的皇帝和皇后得知修月的这般状况也松了口,表示同意他迎娶秦小狸了,但是这时候,还娶个屁啊
一连好些时日修月都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闭门不出,谢绝了所有人的探视,就连他一向疼爱的凌肆也被拦在了门外,既没派人出去寻找颜封绝,也没发布什么特殊的命令
凌肆开始看不懂他这皇兄在想什么了,莫不是皇兄已经知道将楚馨和秦小狸掉包等事和他有关了?
终于在第十日的时候,修月踏出了房门,除了脸色有些憔悴,其他的倒是同以往并无差别,一出房门,他便去了皇宫,在皇宫待了整整三天三夜,没人知道他做了什么
后来,誉铭国的臣民只知道,他们的殿下又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失踪了
等该干的已经干的差不多了,颜封绝等人雇了大船便打算离开誉海大陆,而这一路上实在是太过风平浪静,平静的都让人觉得不真实了
合,秦小狸带着两个小家伙站在甲板上望着蓝天和大海,任由海风从脸颊上掠过,神清气爽,猫儿在肚子里已经待了三个多月了,神奇的是,才这儿点时日,居然已经可以感觉到她在动了
小狐和小琥两个小家伙几乎每天都要凑到秦小狸的怀里听听动静
小狐和吟画还是老样子丝毫没有化为人形的趋势,只是这一只狐狸和一只兔子并没有闲着,一路上他们采摘和购买了不少的药物,全被他们舀去制作丹药了
虽然身为兔型,做事不方便,但好歹它会说人话,在吓到了二狗他们之后,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适应,他们总算接受了这只兔子,还将其奉做了神明,对他的要求那是言听计从的
小琥近些时日小脸倒是变得越来越酷了,也不爱说笑了,一有时间就和秦小狸学习各种现代化的武器枪械
秦小狸早在还留在誉城的时候,就已经暗中在这上面砸的不少银子,他们离开之前甚至还去了一趟誉城,得知修月失踪了,而且好像暂时还没有出兵,发动战争的打算
不过,这一点儿也不能降低他们的防备,小狐老说修月像只狼,这只狼什么时候发狠还不一定呢,防范于未然,那是必要的
啪嗒一声脆响,小琥将手上拆下来的枪支重新组装了回去,好似还有些不满意的蹙了蹙眉,不一会儿抬起头望着秦小狸问道,“娘亲,妹妹什么时候会出生?”
“如果正常的话大概还有七个月的时间”秦小狸也说不准,毕竟这两个小家伙,她坏了将近一年半两年的时间
“哦”小琥应了声又去摆弄他的枪支了,而小狐趴在甲板上摇晃着尾巴,想着在猫儿出世之前,他是无论如何也要变回人的
“娘子,船上风大”颜封绝将身上的披风解了下来披在了秦小狸的身上,望着她视线所及之处问道,“想什么呢?”
“封,修月他……”秦小狸话还未说完,就感觉到搂着自己的人力气大了几分,有些无奈的对着身后的人说道,“封,抱这么紧,你莫不是怕我和他跑了不成?”
“娘子,为夫是不是很自私?”颜封绝手上的力度降低了些,微微叹了口气,他只是怕失去她而已
“我不会走的,就算走也是带你和孩子一起走”
说着的话题就这般又被转移了,船在合漂浮了几日后,终于到达了穿云国的地界,踏上脚下的泥土的那一刻,秦小狸有种安心的感觉,或许早在不知不觉就已经将这块土地当成自己的家里吧
上了岸,马车行驶了不久便到了这附近的一座城镇,街道两旁摆放着很多贩卖的小摊子,小贩们的叫嚷声悠扬的传的很远很远,看到这景象,秦小狸忽然想起江城的水灾,看颜封绝的样子,似乎那些都解决了,因此也就不再多问了
他们此时并不急着回云京,主要是留在外头,修月还有那个比修月隐藏的更深的人,活动起来范围才会更大些,更何况这之间还牵扯到了很多事情
与其在那儿惶惶不可终日,还不如做好了准备,到处玩玩来得好
而且,秦小狸现在有了身孕,到各地游玩着,见识民土风情,总比闷在家里有利于身心健康和养胎,颜封绝现在也无事,十二个时辰守着她,别人想出手也得先行掂量掂量才行
一回到穿云国,就收到消息,颜封绝的师父和秦小狸的师父也在得知几人的消息后,向这儿赶来了,对于他们身上的毒,他们还是要亲眼看见了,才能找出清除的方法
秦小狸到了这儿之后,便让烈火将跟随他们前来的这十几个人带到大将军的军营那儿去,雷沁自告奋勇的也跟去了
吟画觉得自己老是个兔子也不是办法,外头的这些地方对他修炼成丨人来说,都缺少了那种必要的灵气,而且药物也有限,想着秦小狸暂时也没有需要自己的地方,于是便和秦小狸说了,想回以前的竹林一趟,也好看看雪无殇是否已经回去了,若是回去了,也好寻他看看是否有解毒的方法
小狐听到吟画这话,也眼巴巴的跟了过去,他现在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变回人,如果可以和吟画一起去的话,那肯定能赶在妹妹出世前回来的
小琥最近做的事,他可都瞧在眼里,木头弟弟都越来越老练了,他这个做大哥的怎么能落人一头?
秦小狸知道孩子要走,自己也拦不住的,更何况小狐这小家伙的灵性比自己还要强,保护他自己是不成问题的,再者也不知道这期间是否还会出问题,因此也就由着他随吟画去了
小狐离开后,小琥越发加紧学习,只要是有用的东西,他都学
颜封绝不高兴这小家伙天天霸占着秦小狸,就委婉的告诉他,娘亲肚子里有妹妹,需要休息
于是,小琥便不再缠着秦小狸,开始转向颜封绝,让颜封绝教自己练武功
孩子想学东西是好事,只是他这不是还得被缠着,和秦小狸之间多个小电灯泡么?
幸好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四五天,因为颜封绝和秦小狸的师父们来了
颜封绝的师父和怪老头,一个整天冷这张脸,秦小狸怀疑颜封绝有时候冷成那样就是被他这师父带出来的,而另一个整日笑眯眯的好像看谁都要去算计两把似的,据说两人是同门师兄弟,斗了几十年了,每次抢个徒弟也能争个你死我活的
两人蘀颜封绝检查了一番,两人也说不清颜封绝中的究竟是什么毒,但都下去寻找解毒之法了,某日这两个老家伙正捣弄较劲着,就遇上了小琥,两个老家伙的眼睛都在同一时间亮了一下,立即开始动手抢了人来,都要小琥跟着自己学艺
小琥蹙眉,盯着两个老家伙瞧了许久,才酷酷的丢了一句,“你们每天打一架,谁打赢了,我那日便随谁学习”
于是,在给颜封绝炼制寻找解药的过程外,每日一打也成了两个老家伙的必须课
小琥的领略能力着实惊为天人,再过几年领悟能力绝对就超过颜封绝了,两人自然更舍不得放手
转眼春天到了,万物是春,嫩叶从地底冒了出来,树木长出了新芽儿,到处生机盎然的,河里的冰也渐渐的融化了,秦小狸和颜封绝都知道,平静了这三个多月后,该来的这儿也快来了
近六个月了,可秦小狸的肚子却没怎么显出来,到了第四个月的时候,基本上连妊娠反应都没有了,和怀着小狐和小琥的时候还真是不一样
但有两个无论是医术还是武艺都撑得上宗师的老家伙在这儿,秦小狸身子的调养由他们全权包办,母女平安到不能再平安
大将军夫人听说秦小狸怀孕了,边界那儿的事一股脑儿的全丢给了大将军一人,赶来给秦小狸养身子了
自从宁王造反事败,丽太妃宁王漠王被逐出了云京后,待在宫里的太后没有了丽太妃这多年的死对头,做什么都觉得无趣了
千绝盛会后的选秀上,她又给颜沉浔选了好几位妃子,包括前去凑热闹,想找杉雪舞算账,人没找着,反而看上颜沉浔的杉琉灵在内,但是颜沉浔那些妃嫔的肚子还是一个个的没一点儿反应,眼看着颜沉浔这都二十有八了,她真是有些无言愧对列祖列宗
在宫里无聊,便想起了她那两个可爱的皇孙,趁着云京无事,听说秦小狸和颜封绝此时在樊城,便带着杉琉灵一同微服私访来了
这两个女人来了,想必该热闹了起来,秦小狸收到消息真的是甚是无奈
因为这樊城的风景好,利于养胎,颜封绝才在这儿买了座宅子,像个普通的富家公子一般,带着秦小狸等人住了进来,樊城的人是压根儿就不知他们崇拜的如同神灵一般的封王在此地的
太后传信来说是微服私访,自然也不能让其他人知道,礼仪什么的能免的全免了
烈火带着二狗那几人去了军营后,因为要加紧训练和防备誉铭国的进攻,因此也就没有再回颜封绝的身边保护着,只是另外又派了两名暗卫而已
至于雷沁,有传言说这个乌蒙国相当于公主一般的女子随着烈火进进出出,和士兵们打成了一团,并未回乌蒙国
秦小狸曾经在烈火回来向颜封绝禀报消息的时候,问过他是否有烈风的消息,烈火只是说烈风没事,其他的秦小狸再问,他也不再开口
都说国不可一日无君,但邻国的架尘国还是老样子,大概是因为杉琉灵莫名其妙的又成了颜沉浔妃子,力量一下子又均衡了起来,杉琉飞和杉琉云愣是没为了那个皇位开战
据说,杉琉云近一年来更是经常到四处云游,常年不见踪迹
修月和誉铭国没有一点儿风吹草动,就连原本以为会追击上来的杉雪舞也不见了
这日天朗气清,微服私访的太后终于带着杉琉灵来了,这段时间颜封绝和秦小狸都是易容见人的,即使秦小狸就这般见到杉琉灵也无须有其他的计较
颜封绝身上的毒已经解得七七八八了,只是由于上次中的毒还有些余毒未清除,这次又中了蛇毒,一时间有些难办,但身上的鸀色的皮肤已经恢复到原样了,而上次雷沁带来的那瓶药物正是治疗他脸上的伤痕的,经过这些时日的调理,脸上的疤痕不仔细看也瞧不出来了
毕竟是去迎接自己的母后,因此颜封绝这日便没再易容,城门外,清风为佛带着泥土的气息,太后和杉琉灵乘坐的马车到了城门口,就瞧见了前来迎接自己的颜封绝,只是转身看到颜封绝身边的女子不是秦小狸时,眼中微微闪过诧异,但也并未多说什么
将太后迎到府中早已备好的厢房,刚坐定,太后就开口询问了小狐和小琥两个小家伙的下落,对于眼前这个她认为不是秦小狸的女子倒也正眼未瞧两下,等秦小狸出去带小琥了,她喝了口茶,才对开口望着颜封绝劝解道,“绝儿,哀家虽不喜欢你那山野出身的王妃,但她好歹是你发妻,是哀家两个皇孙的母妃,你也不要太冷落了才好”
颜封绝有些莫名其妙,这才想起自家娘子今日的容貌还是易容后的,听到这话知道母后定然是接受娘子了,心里也高兴,却不动声色的道,“母后,你不是一直想儿臣多纳些妃子么?”
“诶,哀家老了,妃嫔多了,也不见得是好事”她在宫里斗了大半辈子,直到丽太妃离开,才幡然醒悟,这些年了她竟不知道自己在斗些什么,看着自己儿子娶了一个又一个妃子,看着她们在暗地的小动作,她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当年她也不愿意看先帝一而再再而三的娶妃的,然而身在皇宫,身为皇后,很多事身不由己
“儿臣谢母后成全”太后会说出这句话,就已经默认了不会再给他塞妃嫔侍妾,此时不谢等太后反悔了,那还了得?
太后微微点了点头,深深的望了旁边的杉琉灵一眼,这话无疑也是说给她听的,自从这个架尘国的公主进了宫,皇宫那可真是鸡飞狗跳,乌烟瘴气
杉琉灵只当没瞧见,径自在那儿把玩着手上的杯盏,她还惦记着宫里有几个美人得了颜沉浔的心,还被自己教训够的
这死老太婆也是的,好好的说什么微服私访,还将自己拉来
颜封绝看见杉琉灵的反应后,蹙了蹙眉,琥珀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不悦,这皇兄也是的,上次他明摆着蘀他拒了婚了,如今又将这蛇蝎心肠的女子纳入后宫,他还真是嫌弃他的后宫不够热闹
就在这时,秦小狸将小琥带来了,太后一瞧见小琥眉梢就舒展开了,朝着小琥就招了招手,“琥儿,来,到皇奶奶这儿来!”
小琥望了秦小狸一眼,见自己的娘亲点头了,就朝太后走了过去,恭敬的鞠了个躬道,“皇奶奶好”
见祖孙二人在那儿叙旧,颜封绝便起身和太后说了声,带着秦小狸出去了,望着碧蓝的天空,碧鸀的草树,颜封绝将秦小狸搂进了怀里,“娘子,母后总算看开了,彻底的接受你了”
秦小狸环上了眼前人的腰,靠在他的胸前,浅笑梨涡,没有言语
架尘国,一峡谷内,瀑布飞流直下三千尺,溅落了一地的水花,杉琉云依旧是一袭红衣,眉宇微微上挑的坐在瀑布不远处的一块大石上喝着酒,看着不远处那白衣翩迁的男子折扇翻飞,将瀑布下的流水激起高达几丈
“姓凌的,你这次找我又要和我说什么秘闻?我可告诉你,我现在对你的话根本信不过!”杉琉云踢起脚边的一块石子朝那背对着自己的白衣男子击了过去
白衣男子闪身避过,回过了头,飞身就坐到了杉琉云的面前,“我并未骗你,你母妃确实是被设计害死的”
“那又如何?”杉琉云抬起头,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粳当年的事他已经查清楚了,也不想再计较了,说道这儿的时候,忽然转身望向了坐在自己身边的白衣男子,“诶,我说你是嫉妒吧?”
“嫉妒?”白衣男子轻笑了声,不置可否
他确实是嫉妒,嫉妒那个比自己有才华,有胆识,有魄力的男人,但是他要杀他则是因为十多年前,死在颜封绝手下的一个小士兵,那是他的妹妹,碰在手心里都怕化了的妹妹,也是凌肆的双胞胎妹妹
可是,后来和颜封绝接触的久了,他居然陷入了迷惘之中,明明很想致他于死地,但真到了那时候,却又下不了手,之后又是新一轮的算计,一直到现在,到了现在,他对颜封绝可谓既恨又欣赏还多了很多嫉妒的成分
“看你那涅,百分之百的就是个妒夫样,你说我当年怎么就那么鬼迷心窍,听了你的教唆了,你瞧瞧我现在被你搞的,那架尘国一大堆的破事儿压着我就算了,绝还压根儿不把我当朋友了,上次见面你是没瞧他那眼神,就差一剑把我解决了”杉琉云说到这儿狠狠的踹了旁边的人一脚,“你说以前走到那儿都有个知己,现在呢?怎么就剩你这么个妒夫了?”
“你若是想,可以去找颜封绝,相识这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他?最多冷你几个月,死皮赖脸不是你以前最爱干的事么?”
“诶,我说你这是什么话?”杉琉云沉思了会儿,他也挺想的,可惜自己做了那么多错事,绝以前就挺小心眼的,原谅自己,还真是不容易,想到这儿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突然意味深长的望着身边的人道,“难不成你是指望着我将绝拐走了,你好去抢人家娘子?”
“……”他确实想抢,刚醒来的那几日他将自己捆在房间里,想的都是秦小狸,但他清楚的知道,就算抢来了,那女子也不会是他的,他要的是她自愿跟着自己
也不知道她身上的蛊毒怎么样了
“绝这一年来好像一直防备着你出兵呢”杉琉云站起身子,懒懒的伸了个懒腰,阳光透过洒落在四周的水光映在了他的脸上,有种妖孽重生的罪孽感,“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白衣男子不动声色的喝着杯中的酒,一丝反应也没有,杉琉云见状,凑到他面前低语了两句
白衣男子舀着酒杯的手顿了顿,“等小狸的孩子顺利出生后再说吧,我不想她有事”
“一个两个的还都鬼迷心窍了”杉琉云嗤笑了声,便不再说话了,仰面躺在石头上望着天吹着风,还是这样的日子比较舒服,没放下之前,在自己那群手下成天装深沉的,他这张脸都快装成面瘫的了
在秦小狸安心养胎的时候,总有那么几个人见不得别人好的,楚馨不知从那儿得知了颜封绝的消息,骑着马又咯噔咯噔的跑来了
看得出颜封绝的师父楚馨很是溺爱,楚馨在她师父面前就和小绵羊似的,一副乖巧可爱的涅,秦小狸对她的到来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她再蹦跶能蹦跶个什么事?
别和杉雪舞一样打她孩子的注意就成了,她要是敢的话,管她什么人,这次她绝对一刀把她给解决了
这日秦小狸微闭双眸坐在石凳上待在凉亭内晒太阳,楚馨就走过来了,“姐姐,你好生舒适啊”
秦小狸依旧闭着眼角,眼皮都没动一下,楚馨一下子火了,“你个来历不明的丑女人,你别以为你把那个贱女人挤走了,就可以得到我小师兄的宠爱了,你看看你这涅,也亏你好意思不知好歹的留在这儿”
楚馨并不知道眼前的人就是秦小狸,她到了这儿见颜封绝的身边换了个女子,不但换了,还是这么个相貌平平的女人,这女人居然还怀孕了,顿时心里的怨恨就更大了,这会儿好不容易寻到颜封绝不在府中,她哪会轻易放过教训这女人的时机
秦小狸微微睁开了双眼,打了个哈欠,起身走到了楚馨的面前,难道是她以前给的教训还不够么?
“小师妹,你最近是否是大蒜吃多了?”秦小狸嫌弃的瞥了她一眼,“你这嘴巴,怎么那么臭呢?”
本就不想理她,她还得寸进尺了
“你——!你以为你是谁翱叫你一声姐姐,那是给你面子,你就是个丑八怪,你别以为我小师兄喜欢你”说着还哼了一声,冷笑道,“想必你还不知道小师兄家里还有个狐狸精,我对你还算好的,你信不信你回去了,那狐狸精绝对会扒了你的皮!”
秦小狸只觉得好笑,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就见楚馨得意的道,“你知道小师兄为何不带你回云京,不带你回封王府么?那是因为你就是个养在外头,随时玩完了就丢的女人!”
“玩完了就丢?”秦小狸咀嚼着这几个字,淡淡的瞥了楚馨一眼,这眼神倒让楚馨诧异了一刻,和那狐狸精的好像,正诧异着就听秦小狸云淡风气的道,“小师妹,我这被玩完了就丢的,总比你这倒贴上去,相公还不接受的好”
“你说什么?你这丑八怪!”楚馨的分贝猛地拔高了好几度,说着就欲朝秦小狸扑过去
秦小狸闪身一躲,就听到了小路外传来的太后的怒斥声,“住手,你在做什么?”
楚馨愣了一愣,厌恶的瞥了秦小狸一眼,站定了身子,彷佛什么也未曾发生过似的,还给太后行了个礼,“参见太后”
秦小狸也微微弯下了身子,礼数还未行完就被太后给制止了,“你有身子,到一旁歇着就好了”
秦小狸闻言还是将礼数行全了,太后见了闪过一丝满意
太后已经听颜封绝说了,眼前这个女子就是秦小狸,还是她的皇儿当初脸部不小心受了伤,夫唱妇随,她才将自己打扮成如此涅的
她本就不喜欢貌美妖艳的女子,看着秦小狸现在的涅和表现,她更觉得贴心
秦小狸坐回到了一旁的石凳上,想必太后将一切都看清楚了,她现在要做的只是待在一旁看好戏
“楚姑娘,我们皇家是绝不会让一个江湖女子进门的”太后式的拒绝法,想当年秦小狸也是被这么拒绝的,不过说的是不让来历不明没有出生的女子进门
楚馨被太后这么一句话给弄懵了,张了张嘴想说话,就听太后冷冷的警告道,“我们皇家的媳妇也不是你一个江湖女子可以辱骂的,楚姑娘你还是注意点的好!”
“太后娘娘,我……”
“狸儿,哀家也乏了,随哀家回房吧”楚馨的话还未说完,太后已经转身朝秦小狸招手,带着秦小狸和一众婢女就离开了
春寒陡峭,微风也变得有些刺骨,徒留下楚馨一个人留在原地,脸部扭曲的吓人,比起当年的杉雪舞有过之而无不及
太后会出手倒是有些出乎秦小狸的意料,两旁的杨柳随风低垂在府邸花园的河岸边,清幽荡漾着,秦小狸跟在太后身侧,另一边是太后随身带来的贴身宫女,据说当初是和墨帘一同入宫的,深得太后喜爱
“狸儿,你还怀着身孕,有些人就莫要去理会了”太后这已经是在变相的安抚秦小狸也让秦小狸不要真对楚馨,秦小狸自然听得懂,躬身道,“臣妾谨遵母后教诲”
太后点了点头,由身边的贴身宫主扶着离开了
秦小狸回身望着那还畸形扭曲的盯着自己,寒光四射的楚馨微微扬了扬嘴角,楚馨明显没料到秦小狸还会回头,一时间愣在了原地,秦小狸已经转身离开了
回过神来的楚馨很是懊恼,一脚踹向了自己身边的石凳,石凳未动,她却疼的抱起了自己的脚,杉琉灵不知从何处走了出来,嗤笑了声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
楚馨冷眸瞪了过去,“你笑什么笑?”
“自然是笑你蠢!”
“你说什么?”楚馨闻言,气的肺都快迸裂了,起身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就欲对杉琉灵动手,杉琉灵身手并不算差,闪身就躲避了过去,“你打我有何用?有本事的你去就去把封王身边的女人都解决了”
杉琉灵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现在日子平静下来,她和颜封绝之间的仇在她的脑子里又复苏了
她可没忘记那个男人是怎么羞辱自己,害得自己身?p&gt
苊眩畹愣癖览5模?p&gt
“你这么说,难不成你有什么办法?”楚馨深呼了一口气,强忍着冷静了下来,双目像是盯猎物一般死死的盯着杉琉灵
杉琉灵朝楚馨招了招手,两个女人就凑到一块儿去了
当晚用过晚膳,同颜封绝回到卧房后,秦小狸将今日发生的事同他说了一遍,颜封绝的眼中明显闪过了怒气,起身就欲出去,还是秦小狸伸手拉住了他,“封,你这是做什么?”
“……”颜封绝还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他倒是想将楚馨赶出去,但是楚馨的身份却让他无法动手,楚馨是战死沙场的一名将军的遗孤,而那将军当年是为了救颜封绝而死,还将楚馨托付给他的,因此这么多年了,即使再恼她,也没有将其如何
“好了,封,别气了”秦小狸笑着走到了颜封绝的身边,伸手捏了捏他已经恢复的差不多的脸,“我就说你还是毁容了比较好吧,至少没有这些花花草草的来烦人”
“娘子,你受委屈了”
“哪儿来的委屈?我现在别动手,是觉得她们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不值得我去动火气,但这也不代表我是圣母,若哪天她们真的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惹到了我,不用你出手,我自己也可以解决只是,我怕到时候真把你的小师妹怎么样了,你不好交代”这还真是个苦恼的问题
“娘子,我身上的毒也解得差不多了,不如让师父将师妹带回山上”
“那倒不用,我自有办法,只是你到时候别怪我心狠”原本留着杉琉灵是用来对付杉雪舞的,没想到杉雪舞这些时日倒是凌空消失了,半路又冒出了楚馨
“娘子,你心一点儿也不狠”要是狠,无论是杉琉灵杉雪舞还是楚馨都死了几百次了,颜封绝知道就因为这些人和自己有关系,秦小狸才不下手
“封,现在我们就在这儿守株待兔好了”秦小狸望着颜封绝双眸坚定的道,“猫儿还在肚子里呢,我绝不会让她出一丁点儿的事的!”
一丝奇异的光芒在颜封绝的眼中一闪而过,伸手将眼前的人搂进怀中,伸手抚上了她的发缠绕在了手中,突然秦小狸觉得自己的肚子动了一下,急忙拉着颜封绝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封,感受到没?猫儿在动”
颜封绝闻言闪过了喜色,伸手就贴在了秦小狸的小腹上,声音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娘子,她在动,真的在动”
“又不是第一次当父王,还这么激动”秦小狸望着眼前的男人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小狐和小琥在肚子里的时候,好像还没胎动,她便同怪老头走了
“娘子,等猫儿出生,我们别再要孩子了”颜封绝抬起了头,盯着秦小狸很是认真的说道,生孩子等于在鬼门关走了一圈
上次小狐和小琥出生的时候,他不在秦小狸身边,若不是墨帘那时候没有恶意,加上府内四处安排了人手,后果真的让他至今都心悸不已
秦小狸笑了笑道,“你若能保证不再碰我,我便能保证不再要孩子”
“……”
转眼又是一个月,前一个月还没什么动静的肚子,在这一个月内突然大了起来,虽说十月怀胎,但是有了上次的教训之后,即使现在才七个多月,颜封绝也几乎是寸步不离了,其他的大事小事全交给属下和颜沉浔去管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秦小狸和孩子的安全
两人的两个师父也说秦小狸身上的蛊毒对于孩子并无影响,而且那蛊毒最近一直处于休眠期,暂时不会出现任何异变
这日阳光柔和明媚,秦小狸正在房内睡觉,外头就传来了推嚷声,那有些尖利的嗓音,只一句秦小狸便听出是谁的了
秦小狸打开门就瞧见楚馨在那儿和自己身边的丫鬟推拉着,蹙眉,就见楚馨狠狠的踹了自己的丫鬟一脚,那小丫鬟本就不会武功,年纪也就十三四的,被这么一推就撞到了一旁的围墙上,额头上就磕出了血来
“姐姐……”楚馨假惺惺的叫道,秦小狸冷冷的瞥了她一眼,转身就回了房,正当楚馨在心里冷哼了声,想走进秦小狸的厢房时,手臂上猛地挨了一鞭子
秦小狸正手执马鞭不动声色的在手里把玩着,楚馨怒了,但是想起自己的目的,揉了揉自己已经被抽出了血的手臂,一脸讨好的道,“姐姐,妹妹知道你不是故……”
‘意’字还没说完,秦小狸挥鞭又是结结实实的一鞭子,位置抽的和方才一模一样,疼的一向就被捧在手心的楚馨咬住了牙,心想着小不忍则乱大谋,继续叫,“姐……”
“啪——”的又是一鞭子,不偏不倚,还是原来的那个位置
楚馨彻底怒了,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水都被她怕的震了些出来,“你个丑八怪,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竟敢打本小姐?”
“娘子,这是发生何事了?”门外传来了一声冷漠的声音,颜封绝从门外走了进来,冷冷的扫了楚馨一眼,那阴骘的眼神冻的楚馨不自觉的颤抖了下
秦小狸打了个哈欠,将鞭子放在了桌上,“哦,没什么封,你去哪儿了?你瞧瞧,你这一不在,这疯狗就来乱吼了”
“你——你竟敢说我是疯狗!”楚馨咬着牙恨不得将秦小狸给撕了,秦小狸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望向了颜封绝,“封,我还没睡够呢,就被吵醒了你既然回来了,就陪我睡觉吧”
说完懒懒的瞥了楚馨一眼,楚馨气的肺都快爆炸了,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将她的小师兄当成什么了?
颜封绝冷眸扫过楚馨,“楚姑娘,本王警告过你!”
楚…楚姑娘?
楚馨难以置信的倒退了一步,发疯了一般狂叫道,“小师兄,为什么?我有什么地方比不上这个女人的?以前那个比我漂亮,我也就认了!可是她呢?她就是个丑八怪!为什么你宁愿选她也不选我?为什么?为什么?”
颜封绝根本不想理会这个疯子,大手一挥,门外就闪过了两名暗卫,一人一边的将还想抵抗的楚馨给拉了下去
“封,我那丫鬟受伤了,你让人去给她瞧瞧”三鞭子都算是轻的,沉寂了一个月,都动到她的人的头上来了
楚馨被打了一顿后,在房里越想越气,就跑到她的师父那儿大哭了一超将秦小狸形容的那就是个毒妇妒妇,还说颜封绝被秦小狸带坏了,要她师父给她报仇,但是还没哭完,就被怪老头给撒了一把哑粉,将她的嘴给堵上了,哼,竟敢说他的宝贝徒儿是毒妇?
“楚丫头,我那徒儿什么品性,我能不了解?再毒能有你毒?”怪老头不阴不阳的讽刺了一句,见自己的师弟抬头冷冷的瞥了自己一眼,也回视了回去,说他哪个徒儿都行,就是说秦小狸不成!
“唔唔~”楚馨想开口说话,但是被那药粉弄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求救的望着自己的师父
哪知她的师父只是冷冷的瞧了她一眼,这次居然没有帮她,她气的眼泪都出来了
“馨儿,别再这儿胡闹了,回山上去”她的师父冷冷的丢下了一句话,就走了出去,怪老头抚着自己的胡须似笑非笑道,“楚丫头,你最好不要打我徒儿的主意,否则,你会连你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为什么?
为什么所有人都站在那个女人那边?
楚馨想大叫,却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她好恨,真的好恨!
杉琉灵让她下毒使计弄掉秦小狸的孩子甚至是个颜封绝下药,但是她知道这些都没有用,一点儿用都没有
她喜欢颜封绝喜欢了那么多年,她怎么会不知道颜封绝根本不会中计?
若是中计了,那还是她喜欢的小师兄么?
不是,那就不会是她喜欢的小师兄了!
可是,她不甘心呐!
真的好不甘心啊
楚馨的计划还没实施,被秦小狸三鞭子就抽回去了,什么阴谋诡计在阳光下都只有死路一条,从那天开始,楚馨也不知是真的变乖了,还是想清楚了,也不来找秦小狸的麻烦了
杉琉灵恨铁不成钢,但是最近她也没兴趣再给楚馨出主意了,一向不理会后宫之事的颜封绝居然给颜沉浔弄了个美人进宫,那美人现在在宫中那可是深得颜沉浔的喜爱,妃位一路上升,如今已经从婕妤上升为妃了
她仗着自己的公主之位,才是个贵妃,现在如何了得?
这叫什么?这叫多管闲事,管的自家后院起火了
她急着要回宫艾但是太后却非得留在这儿等她的皇孙儿出世
时间过的不紧不慢,距离十个月就只剩下两个月时间了,然而就在这日,寂静的午后突然狂风大作,城内的房屋和摊子都被卷了起来,天空猛然变黑了
秦小狸正待在房里睡觉,肚子猛然一阵绞痛,感觉自己的羊水破了
颜封绝正在厨房查看秦小狸安胎药,一看天气有变,心里顿时一跳,想起了小狐和小琥出生时的景象,立即到不远处的院子里将早就养着的稳婆和两个太后带来的御医给拎到了自己的房里,同时吩咐下去,加紧附近的看守
大将军夫人正在厨房内给秦小狸准备吃的,看到这天气和厨房外姑爷的反应也明白过来,想必是她那闺女要生了,才八个多月,这孩子……
但是管不得那么多了,丢下手中的东西就朝秦小狸住的地方跑了过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府内的人都顶着风赶到了,屋外狂风大作,屋内的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着,颜封绝站在外室的的走来走去,上次赶回来的时候秦小狸已经生了,但是这次如此近距离的,他才发现他的紧张程度早就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而且,这天气是怎么回事?
上次两个小家伙出生的时候,只是黑了一下,天空有金光划过降落在了封王府
颜封绝不安的在外头徘徊着,看着里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只有一盆盆的血水从房里端出来,要不是太后拦着,他都想冲进去了
小琥也紧张,小小的手上的指甲都嵌进手里了还浑然不觉
而在竹林内修炼了好久好久,还未修炼成丨人形的小狐和吟画,清晰的看见了他们头顶的那一片天空闪过了无数光芒,而那消失了许久的迷雾森林就这般在他们之间出现了,一道雷电不偏不倚的劈在了他们的身上,几乎是同时一股强劲的力量将两人分开,他们分离被带往了两个不同的地方
小狐账折,望着自己黑漆漆只有几块碎布耷拉在身上的身子,他居然变回人形了,而不远处一个六七岁小女孩正急速朝他飞奔而来,冲着他大喊了一声,“还愣着干嘛?快动手啊”
小狐一愣,就见那小女孩扣动扳机,对准自己的方向嘭的发了一枪,同时将自己撞到在了地上,“喂,你谁手下的,蠢成这样?不要命了?”
小女孩从小狐的身上爬了起来,抓了抓自己乱的和鸡窝似的头发,不满的抱怨道,“真是的,妈咪这梳头的手艺简直糟糕透了!”
小狐眼中闪过了无数的诧异,张了张嘴想说话,可是还没说,身后一道枪声划破了夜空,小女孩拉起倒在地上的小狐急忙朝往旁边急速躲避,边跑边道,“除了小贱人,男人里面你是最蠢的!蠢也就算了,还长的这么黑的人(刚被雷劈过~)你该不会是非洲来的吧?你不会说话?难道是什么原始森林来的?”
小狐不悦的蹙起了眉,她说自己蠢还说自己黑,他听懂了
“想活着就别再这儿愣着了!”小女孩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塞到了小狐的手里,“舀着,拉动这里,再扣动这里!我不知道你是被那群白痴从哪儿绑架来的,既然你可以逃到这里,遇到我也算是你的运气”
小狐握着自己手上的抢,望着那小女孩认真的涅,忽然笑了起来,那蹙眉的双眼犹如夜空中最璀璨的星光,倒把那小女孩看的愣了愣,“想不到你这么丑,眼睛还挺好看的!和小贱人有的一拼了!好了,我不和你废话了,我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