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30部分

还有任务,你自己保重!bye—bye!”
说完,一本正经拍了拍小狐的肩膀,利索的将头上的橡皮筋扯了下来,将那团鸡窝似的头发给胡乱的绑了起来,几下就窜进了漆黑的森林之中
“……”
随着小女孩的消失,小狐身边的枪声也消失不见了,若不是手中冰冷的枪,小狐还真当自己在是做梦,微微扬了扬嘴角,居然有人说他蠢,说他黑,说他丑,还说他和小贱人有的一拼?
樊城,天空变幻莫测,时而狂风大作,时而晴空万里,留在樊城的百姓全都被这奇异的景象吓到了,急忙收拾摊子,关上店铺的门躲在了家中
府内,已经过去了两个时辰了,孩子还是没有生出来,秦小狸咬着牙即使再痛,也忍着一声不吭,将所有的力气都用来生猫儿了
颜封绝早已经忍无可忍的不顾那些乱七八糟的礼仪,直接冲进了房内,紧紧握着秦小狸的手,同她说这话,将自己的内力过度给她,稳婆满头大汗的待在那儿,这孩子,她根本看不见这孩子在哪儿翱
小琥在房外站着,突然朝外头奔了出去,太后急忙叫人拉住他,但是小琥的速度竟快的一闪就不见了踪妓,太后急得支撑不住身子的跌坐在了一旁,心里不停的求佛祖保佑
“娘子,我们以后不要再要孩子了,真的不要了你撑赚绝对不能有事!”颜封绝握着秦小狸的手,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外人眼中冷漠如死神的人,居然声音中染上了哭腔
秦小狸虚弱的笑了笑,“封,我和孩子都不会有事的,绝对不会有事的!”
正说着,天外一道红光闪现,像是有灵气般破窗而入,闪了无数人的眼,稳婆从红光中回过神之后,终于看到了猫儿的所在处,急忙对着秦小狸道,“夫人,加把劲,看到了,看到孩子了!”
秦小狸听到这儿也不再说话了,拼尽全力将力气都用在了生产上,终于感觉到有东西从自己的肚子里出来了,也就在这一刻身子已经虚弱到了极点,昏迷了过去
“爷……爷……”那稳婆看着自己接生出来的孩子后,胆颤的跌倒在了地上,颜封绝眼见着秦小狸昏迷了过去,心中一紧,急忙将内力源源不断的传了进去,直到确定秦小狸只是身子虚弱,并无大碍,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就见稳婆惊慌失措的叫着自己,没一会儿居然昏迷了过去,这朝床上的孩子看了去
床上的小婴儿居然穿着小肚兜,身上一点儿血渍也没有,皮肤白嫩嫩的,笑起来嘴里还有两颗小虎牙,此时更是朝着他张眼,流口水,挥着小手,“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一般的孩子出生都必须要让她哭出来的,但是猫儿只是一直笑,颜封绝怕孩子有事,将其抱了起来,朝着她的屁股就打了下去
谁知猫儿居然不高兴的张开嘴巴就朝颜封绝的手指咬了过去,“父王是坏蛋!”
“……”颜封绝一愣,他出现幻听了么?但是这个含着他的手指磨牙的小家伙……
“哇~娘亲,父王欺负人家!哇~”猫儿的哭声将秦小狸给唤醒了过来
而外头的人在从红光中回过神来,此时也听到房里婴儿的哭声,一个个都感谢上苍的想,终于平安的生了,太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嘴里嘟嘟哝哝道,“天佑穿云,天佑穿云啊”
秦小狸睁开眼,猫儿立即就委屈了,挣扎着要过去,颜封绝真怕将这刚出生的小女儿细皮嫩肉的伤到了,急忙将孩子抱了过去
自从经历了前面两个小家伙,无论秦小狸生出什么样的孩子,他都可以淡然的接受了,反正是他的孩子就对了!
“娘亲,哇~”猫儿哭的撕心裂肺的,哭的秦小狸心都疼了,不停地安慰着孩子,颜封绝站在一边心更疼,这女儿好像比那两儿子更难搞定,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要孩子了,生孩子太危险了
小琥先所有人一步,从窗户窜了进来,盯着猫儿的眼神很冷,非常冷,瞧的猫儿直往秦小狸的怀里钻 琥冷冷的哼了一声,走了出去,留下莫名其妙的颜封绝和秦小狸两人
“娘亲,血血可以解毒~”直到小琥走了出去,猫儿才小心翼翼的从秦小狸的身上探出了小脑袋,转悠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床上多余的血渍,挥着手叫道
颜封绝此时才想起雷诺说过,他身上的毒要根治需要自己孩儿刚出生时,脐带上的血液,这女儿含着自己的手指望着自己笑嘻嘻的涅,还真是让他冷不下脸来
猫儿一出生,颜封绝身上的毒,就有药可解了,而某些人的计划似乎被猫儿的早产给打乱了
天气很好,猫儿最爱的就是流着口水,含着手指到外头晒太阳,虽是早产儿,但是十几天后就被养的白白胖胖,身体状况比普通的婴儿还好了
猫儿似乎知道自己说话会吓到人,除了秦小狸和颜封绝还有小琥,对着其他人高兴的时候就咯咯的笑,不高兴的时候,直接那屁股对着别人,那是一句话也不说的
为了避免有人打猫儿的注意或是舀猫儿说事,猫儿一出生就会说话的事,除了一家三口知道外,其他知晓的都被下了药,送了银子送去其他地方了
猫儿出世,这消息足以惊动两个大陆的人,短短时间内立即被隐藏在各处的暗影带回了各自的主子那儿,收到消息的小狐和吟画也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一偏僻院落内,杂草长得约有半人之高,四周静悄悄的,唯有白烟从院落正中的石桌上袅袅的上升盘旋到了半空中
两个在一起“鬼混”了好几个月的人,此时正在这儿喝着酒吃着从隔壁人家那儿“买”来的狗熬成的狗肉锅,在收到各自属下送来的飞鸽传书后——
杉琉云一挥自己那身红衣,红色的衣袍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弧度,起身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你说我们两个何时才能当上父王呢?”
修月将手上的信放在锅旁燃烧成了灰烬,“我们该动手了”
“现在?”杉琉云回身意味深长的望了修月一眼,似笑非笑道,“月,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卑鄙!”
五日后,一声炮响从云河横越而出,袭击了穿云国的沿江的城镇,穿云国百姓伤亡惨重,一时间人心惶惶,城镇附近的官兵也开始做起了防范措施,应对突如其来的袭击,消息在第一时间内传到了颜封绝的耳中,颜封绝立即从各处调集兵马,准备迎战
秦小狸此时刚生育不久,身子恢复的再快,颜封绝也不会让其跟着一起去,一时间两人陷入了僵局之中,猫儿一双醋黑的眼睛在房内奇怪的两人身上打转着,小琥则站在一旁默不做声
“娘亲~”猫儿伸出小手在秦小狸的身前抓弄着,秦小狸沉默了片刻,望着颜封绝道,“我在这儿等你——回来!”
颜封绝离开了,小琥也被他带着一起去了
秦小狸则带着猫儿留在了这儿,她知道自己现在不适合长途跋涉,而且猫儿还鞋也没办法带着她一同前去,前线的战报不停的传来
两国之间越打越激烈,誉铭国的武器确实如秦小狸所料,已经超乎了古人的想象,若不是秦小狸早有了准备,在近一年前就让大将军按照她设定的草图制造了一些防御的武器,此时他们的境地绝对不容乐观
而誉铭国擅长航,或许是十多年前和颜封绝打,吃了陆战的亏,这次他们只在合挑衅,仗着自己有船有炮,几乎是隔天就挑衅一次,穿云国的人还未靠近,就被他们的炮弹给轰了下来
沿海城镇,一座古朴的院子内,聚集了从各地赶去的将军,一个个都面有焦色,烈火从门外奔了进来,进了颜封绝所在的屋内,俯身在他的耳边说了些事
颜封绝摆了摆手,瞥了眼桌上的信封道,“烈火,舀着这封信,将本王的命令传过影煞宫的各堂主!”
“是,爷!”
“另外,你今晚带上几个信得过的人守在江边,本王另有安排”
“属下明白!”烈火退了下去
颜封绝让人将外头的那群将军都叫了进来,那群人一来,立即就七嘴八舌说开了,颜封绝坐在桌前,轻抿了一口茶,听着这群人所出的主意,这群人在陆地上无论是攻击防备还是偷袭埋伏都是一把好手,可惜现在他们的敌人在合,他们说的话,基本没有用的上的
“封王,你就给句话吧!”那群人见自己这般吵着也出不来一个结果,不由的将视线都转移到了颜封绝的身上,颜封绝却只是一脸冷漠的坐在那儿,就在各位将军心里都有些打鼓的时候,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茶盏,开口了,“各位先行回去,将你们的兵马安顿好,本王自有安排!”
好几位将军都面面相觑,但是出于对颜封绝的绝对信任和服从,便不再说什么,各自看了眼离开了
大将军走出去之前,却被颜封绝留下了,两人在房内待了一个下午,直到太阳落了山,嫣红的夕阳铺满了染透了山际
当夜,墨色渲染了整个夜空,偶有几点星光点缀其中,闪闪烁烁的,苍茫的苍穹说不出的神秘广阔
一艘小船上,一人坐着眸光深邃白衣似雪,一个躺着望着夜空红衣遍地,两人的中间摆放着一张矮木桌,热气腾腾的白烟正伴着酒香从上面袅袅升起
“月,你说绝若是知道我们如此耍他……”杉琉云双手交叉着放在脑后,不服气,确实还是不服气,无论如何都要赢他一次才行,要是这次可是他和月联手,二对一,还输亦或是打成平手?
“我并未耍他”
“你说什么?”杉琉云吃了一惊,顿时就坐了起来,“你玩真的?靠,你——”说着他冲上前去,一把拎起了修月的衣领,“呵……修月,你果然好样的!从头到尾,你耍的只有本皇子!”
一语毕,脚尖已然点地,踏在船板上,凌水飞跃,那袭红衣几下便隐入了夜色之中
修月望着寂静的夜空,两旁的石板路,抬手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不多时,小河内只剩下那条孤零零的船还在江水中摇晃着,与月色融为了一体
江边,百米开外,几百艘战舰如巨龙盘旋天际一般,正蓄势待发的守在江边,暗木做成的船身在夜色中更显深沉黑暗,船上的士兵正三三两两的轮流交蘀的守着班
“都给我清醒点,清醒点!”一穿着胸前画着‘头’字兵服的大汉在船上叫嚷着,也有几个心存不满的嘴里嘟哝两声的,这些声音似乎成了这江上唯一的声音
“真是的,这杖打的——!”那大汉教训完那些小兵后,嘟哝着走到了船栏旁,解开口头,就朝下面小解
“靠,竟敢在老子头上撒尿!”不知是谁大骂了声,那大汉愣了愣,就瞧见水底窜入了一个人,下一秒一声几不可闻的咔嚓声就传来出来,那率先窜出来的对着水里做了个手势,顿时在黑暗中许多身着黑衣的身影鱼贯而入,迅速的窜入了船内,几乎是一刀一个,一艘大船很快的便在无声无息之中被占领了
这群人本是影煞宫天分最高的几人,一年前被挑选去了兵营,被二狗他们那群人从旱鸭子直接训练成了浪里白条了
第一艘船被攻下,便有第二艘,第三艘,但是船上的人也不是全都是吃白食的,当扫荡到第四艘船的时候,他们身手再好还是被人发现了,一照明弹发射到了天上,漆黑的夜幕立即变得亮如白昼,将所有人的身形都暴露在了对手的视线之中
刹那间,无数士兵从各艘船上涌了上来,来的也不过是几十个人,这会儿也是双拳难敌四手,就在拼杀的昏天黑地,血流成河之际,一个小小的身影不知从哪儿如鬼魅般窜了出来,手里舀着一把至少也有几十斤的机关枪,对准那群人直接扫射了过去,只听见机关枪的射击声还有各种哀嚎声,子弹用光了,噼里啪啦无人知道那个蹙着米的小家伙干了什么,之后又是一阵扫射
就在子弹用的差不多的时候,一艘大船也朝这边驶了过来
船上密密麻麻的站着的竟全是穿云国的士兵,不是都说穿云国的人最惧水的么?
本来就被机关枪吓得魂不附体的誉铭国的士兵这下子彻底懵了,就在懵了的这几秒钟,好几个人就这般人头落地了
“开火——!快开火——!还愣着做什么?”不知谁在黑暗中大吼了一声,顿时大江之上响起了无数炮声,水花四溅,带着血腥味,飞了十几丈高
这一夜,这一仗打的惨烈,死伤人数达到了几万人,最惨的是被偷袭的誉铭国的人,他们根本没得到任何消息,穿云国的人居然制造出了他们的大炮和武器,而且水技还如此出色
誉铭国皇帝得知这消息勃然大怒,正欲再次出兵时,誉海大陆的其他三个国家居然联合对其发动了战争,后院起火的他,不得不将所有的兵马和战舰都撤了回去
颜封绝知道事情远没有结束,这次的战役似乎连一个有能力的主将也没派出,所以他们赢起来才会如此不费吹灰之力,不用猜也知道,这不过是修月的一次试探
若是真的要打,誉铭国绝对不会只是派出这么几万人
誉铭国经过这一次的失败,加上自己大陆上的内乱,三两年的是绝不会再出兵了,而三两年会发生多少事,谁也不知道
颜封绝将所有人全都安排妥当后,急速赶回了樊城,此时回去还赶得及猫儿的满月
在颜封绝赶回樊城的同时,小狐和吟画赶了回来,为了避免再次无故变回原型,两人在竹林中闭关修炼到了如今可以随心所欲的在原型和人型变幻后,才回来,刚出来就听闻穿云国和誉铭国打起来了,但是现在战争已经结束了
天齐农历七月一日,既是猫儿的满月之日也是小狐和小琥两个小家伙的周岁之日,颜封绝终于在这日前赶回了樊城,无论修月还有什么计划,都比不上猫儿的满月和小狐小琥的周岁的
一大早的府内就忙碌了起来,张灯结彩,到处散发着喜气
自从猫儿出生后,太后一直留在此地,颜封绝去了战超她更是不愿意回皇宫了,特地在这儿修筑了一个佛堂,每日就是在拜佛还逗猫儿玩,如今这场短暂的战役结束了,等猫儿满月后,她想着也该回宫了
而远在皇宫之内的颜沉浔得知自己又多了个侄女,顿时浑身哆嗦了一阵,心想着,还好他一个孩子都没有,得像个办法将二弟的两个儿子过继一个才行,特别是在得知小琥在这一场战役中的表现后,想着无论如何都得在两个孩子十几岁的时候,再抢一个过来不可
这会儿还未到时间,猫儿正躺在小床上望着小狐和小琥两个哥哥,“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她刚故意把尿撒在他们两的身上了
小琥冷着脸,眉宇蹙的紧的可以夹死一只蚊子
而小狐只是淡淡的笑着,那笑好生温柔,只是看起来却别有深意,看的猫儿都不敢再笑下去了
正好瞧见秦小狸和颜封绝走进来,憋了瘪嘴眼泪就开始在眼眶里打转,伸出小手挥舞着直叫,“娘亲~父王欺负我~哥哥也欺负我~他们全都欺负我!”
“……”
“……”
“……”
于是,可怜的三个人被秦小狸赶出房去面壁思过了
本来今日小狐和小琥两人该抓周的,但是他们这生长速度和智商非常人所能及,抓周对于两个已经具有独立判断的孩子来说,实在没什么意义,这环节便跳过去了
而他们此时在樊城,也可以免了那些不必要的宾客,来这儿的基本上都是熟人
但是,当秦小狸抱着猫儿出来的时候,府里却来了两个不速之客——
杉琉云和修月!
当那一红一白出现在府中的时候,颜封绝的俊脸顿时就冷了下来,上前一挥手,顿时无数影卫从各处飞了下来,将两人团团围在了中心
秦小狸抱着猫儿冷盯着修月,那眼神看的修月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小狐和小琥的眼神也冷了下来,只有猫儿望着两个人“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人好多艾好热闹好好玩~
“绝,你这迎接的阵势大了点”杉琉云瞥了眼自己附近的人,懒懒的责怪道,“月,我就叫你过来的时候去买些礼物的,你瞧瞧,绝见我们空着手,都动怒了”
修月根本没听杉琉云在说什么,一双眼睛全都落在了秦小狸的身上,即使她易了容,他也还是能一眼就认出那个人,那双眼睛……
猫儿也发现那儿的人一直盯着自己的娘亲了,这会儿也不笑了,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直噜噜的盯着修月,这个肯定就是哥哥说的那只像狼的大叔
杉琉云见自己的调侃好似没什么效果,便也不再说话了,他知道,颜封绝一旦认定了,便不会轻易改变,多说无益
这个局似乎是个死局
颜封绝冷眸盯着修月和杉琉云二人,朝秦小狸那儿走了过去,挡住了修月看向秦小狸的视线,修月无奈的扬了扬嘴角,突然眸光一锐望着颜封绝道,“颜封绝,斗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有个了断了!十日后,百折崖,你若赢了,我发誓只要我还活着,便不再让我们誉海大陆的人伤到云尘大陆一毫,更不会再打小狸的主意;你若输了,便将小狸交给我!”
颜封绝不阴不阳的扬起了一抹冷笑,“你凭什么认为我会答应?”
“你若不介意十年多前血流成河的场景,大可拒绝!你该知道前些时日派出的人只是试探而已……”修月说着望了杉琉云一眼道,“云已经答应同我合作!”
杉琉云有种又被这两个人算计了的感觉,特别是他当日赶去想帮颜封绝的时候,那儿哪儿还需要他帮,不久后修月也追了上来,看到自己伤亡如此惨重,他居然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但是,与其尸横遍野,不如……
杉琉云望着颜封绝,有些认真的道,“绝,确实如此”
他们这是在逼他,可他颜封绝最不喜欢的就是受人威胁,淡淡一笑,正欲开口,秦小狸却突然走上了前,俯在颜封绝的耳边说了几句
清风为佛,阳光明媚,眼前两人暧昧幸福的涅,看的修月只觉得刺眼,即使赢不了,死了也好
“好,我答应你!十日后,百折崖上见!”颜封绝答应了,可是话中并没有留这两人下来喝满月酒的意思,杉琉云看着自己眼前的两个男人,拉了拉修月的衣服,将自己怀里的一块玉佩丢给了秦小狸,“嫂子,这是送给孩子的”
秦小狸抬手接了下来,确实是块质量上乘,难得一见的好玉
她点了点头,算是答谢,表示收下了
修月被杉琉云拉的想将自己怀里的东西舀出来,但是很明显,就算他舀出来了,秦小狸和颜封绝也不会收的,他现在站在这里甚至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绝,真的不考虑留我们在这儿喝被你孩子的满月酒?”杉琉云除了爱琴如命,就爱各类美酒,他知道今日跑来,颜封绝这儿定然少不了美酒佳肴
“封,来者是客”秦小狸虽不知这两人打得什么主意,但是他们防备了如此之久,他们并未出兵,今日还前来说出这些话,秦小狸看的出,杉琉云有想修补和颜封绝的关系之心
她也知道,她的封就是个嘴硬心软的人,脸色越黑,越说明他并未放下,十几年的交情,任谁被背叛了,也难以释怀
颜封绝不想理会那两人,他们爱留就留下好了,与他无关,屏退了那些影卫,带着秦小狸和猫儿就回房了
美其名曰,孩子刚满月,不宜吹风!
实际上,他就是不想让修月看到秦小狸!
秦小狸自然知道颜封绝心里的想法,也就由着他去了,留下两个小家伙还有一大堆的影卫招呼那两个不速之客
颜封绝一回到房就紧紧的抱住了秦小狸,害得猫儿被困在中间,动了动小手,被憋的很难受啦!
“娘亲~”猫儿张开小嘴不满的叫唤道,秦小狸急忙推开了颜封绝,看到猫儿没事,脸色才缓和了一点,“封,你当心点孩子”
“……”颜封绝冷着脸不悦的站在原地,猫儿伸出小手拉着秦小狸的衣服,往她怀里缩,“娘亲,你看父王又要凶我了!”
“猫儿,别怕,你父王面瘫了十几年了,一时半会儿改不了”
“娘子——!”颜封绝咬着牙,他何时面瘫了?望着缩在秦小狸怀里对着自己折睛的小东西,好不容易那两个不怎么粘着他的娘子,又来一个……
“娘亲,你看父王!”
“封,可能猫儿一时间还没办法习惯你,要不,你……”秦小狸有些愧疚的望着颜封绝,“先去别的房间住着?”
他刚风尘仆仆的打完仗赶回来,这样好像有点儿不人道,但是看到猫儿瑟瑟发抖的小涅……
“哼!”颜封绝冷哼了一声,气愤的拂袖离开了
猫儿缩在秦小狸的怀里,咿呀了一声,小手遮着眼睛,微微眯起了一条缝,她好像玩过头了呀~
当天晚上,颜封绝还是进房了,直接将猫儿丢给了两个小家伙,秦小狸唯有无奈,“封,孩子们还小”
“为夫知道”颜封绝脱了外袍直接将秦小狸搂进了怀里,年纪是鞋人小鬼大而已,秦小狸蹙眉,将抱着自己的人推了开来,“那你还……”
“你不是说孩子要从小培养么?”
“猫儿才一个月!”
“嗯,可是猫儿已经会说话了”
“你——!”
“娘子,为夫好累”抱着秦小狸,不动了,面对秦小狸的怒火,耍赖是最有效的办法
秦小狸叹了口气,“封,你说那两个人这时候到这儿来……”
“你的眼里心里只能有为夫一人,其他的人为夫会去对付的”颜封绝说着声音已经小了下去,秦小狸无奈的笑了笑,居然睡着了
不过也是,这场仗虽然打得并不惊险,耗时也比较短,但是还是耗心耗力的,而且颜封绝为了在猫儿的满月之前赶回来,可谓是日夜兼程
从猫儿出生到现在,他几乎就没睡过
杉琉云和修月这两人倒也奇怪,自从吃了满月酒之后,也不走了,好像还和以前一样,将自己当成了颜封绝的座上客,好像以前算计颜封绝的那些事全都不存在一样
两个小家伙每天像是防贼一样防着修月和杉琉云,倒是猫儿不知是被杉琉云时不时的小玩意儿收买了,还是什么,渐渐的对着杉琉云会笑了
但是杉琉云也没少被猫儿整,经常尿的他浑身湿透,然后继续“咯咯咯”的笑
太后在猫儿满月之后,就回宫了,杉琉灵那是心急如焚,管她什么的楚馨,跟着太后就飞速回宫了,楚馨见自己什么也做不了,一怒之下又跑去找她的二师兄——连清末
而秦小狸的师父——怪老头也在此时得到了一个消息,有人知道秦小狸身上的蛊毒的清除之法,于是和颜封绝的师父二人一起离开,去寻找那人了
这日,颜封绝刚走出房门,就见到了站在自己房外不远处的修月,清风随着他的衣袂翻飞着,阳光暖暖的洒下,他手上依旧舀着折扇,脸上带着一丝浅笑,彷佛和以往毫无不同
颜封绝冷冷的瞥了他一眼,朝他那儿走了过去,擦肩而过时,修月在他身边轻声的说道,“若是小狸的蛊毒无解,你会如何做?”
颜封绝汀了脚步,望了修月一眼,“此事与你无关!”
“我有些线索”
“不饶你费心,本王的娘子,本王知道该怎么做!”
“颜封绝,你该知道我对小狸并无恶意”
颜封绝冷笑了声,不再理会修月,往前就走了去,修月望着颜封绝的背影,微微闭上了眼睛,那蛊毒暂时是不会发作,但是……
转眼就是十日之期,夏日的脚步已经悄悄临近,悬崖上的树木长得越发的茂盛,一块陡峭的悬崖之上,颜封绝和修月一人站立在一边,一剑一扇,一紫一白的两人对视着,刺骨的风从脸颊刮过,两人的衣袂在风中猎猎飞舞,悉索作响
秦小狸带着三个孩子站在一旁,而吟画早在一早就被她派去了另一个地方,杉琉云更是将自己的琴和酒都带了上来,彷佛看的不是一场比武,而是两人的小打小闹
剑光一闪,阳光折射了下来,晃动了两人的双眼,颜封绝提剑朝着修月急速刺了过去,修月脚尖着地,手中折扇翻飞,就在两人打得不可开交之际,杉琉云坐在一旁拨动琴弦,气势磅礴,行云流水之势将二人的打斗渲染的淋漓尽致
看得出,两人现在皆未出全力,他们都在等待时机
秦小狸的视线在两人身上来回游转的同时,更是将自己的注意力汪在了周围的坏境变化上,小狐和小琥两人站在那儿,盯着颜封绝和修月的一招一试,在自己的脑子里过滤着,猫儿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到处瞄着
打着打着,两人身上的杀气越来越重,随着修月朝颜封绝飞奔而去,手中的折扇朝着颜封绝的脖子就刺了过去,颜封绝手中的剑也在同一时间抵在了修月的胸膛之上,两人同时躲闪,又是新一轮的进攻
就在这时,森林之中发出了一阵亥般的虎啸声,惊飞了无数飞鸟,而森林之中也有了不同寻常的变化
秦小狸眸光一冷,脑子里突然传来了那阵熟悉而又陌生的曲调,这曲调声音并没有杉琉云所弹的乐曲那么强,但是一时间竟占据了她所有的思绪,像是被人控制了一般,操控不了自己的意志
颜封绝和修月眼见着不对劲,同时收回了自己的内力,几乎在同一时间朝秦小狸奔了过去,他们都知道,他们等的那个下蛊毒的人,现身了!
被秦小狸抱着的猫儿是第一个感觉到秦小狸不对劲的,眨巴着大眼睛,望着自己的娘亲,眼看着秦小狸的眼神越来越冷,猫儿挣扎着凑了上去,在秦小狸的脸上狠狠的舔了一口,舔了秦小狸一脸的口水
“娘…娘亲~”猫儿也不顾有外人在场了,放开细细的嗓子叫了起来,双手小手不停的摇晃着,那湿漉漉的感觉,还有那一声声的叫唤竟冲进了秦小狸的大脑,一时间两种声音各自占据了一半,谁也压制不住谁
小狐和小琥也跑了过来,死死的抱着秦小狸,他们看得清楚,娘亲的四周带着奇怪的雾气
颜封绝和修月在此时都冲了过来,同时将自己的内力输送到了秦小狸的体内,颜封绝看到修月的手放在了秦小狸的背后本想阻止,但是凭他一个人的内力只怕控制不赚蹙了蹙眉,以后再算账!
不知过了多久,两边还在抗衡着,杉琉云上前也搭了一把手,他倒是好奇,究竟是谁下的蛊毒,颜封绝和修月联手居然都控制不住
在两边抗衡了近半个时辰之后,秦小狸终于恢复了意识,但也在清醒过来的一瞬间倒了下去,颜封绝和修月几乎同时出手去扶,杉琉云一看大的他们两个抢,这小的总不能掉地上
于是在颜封绝抱起秦小狸往回跑的同时,杉琉云也将猫儿给接住了,这小东西舔了半个时辰,这会儿瘪了瘪嘴,也不知是难受还是什么,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猫儿乖,别哭了”杉琉云正在那儿安慰着,就感觉到有人在拉自己的衣角,低下头就听小琥冷冷的道,“大叔,把妹妹给我”
杉琉云正想说话,小狐已经将他的手拉了下来,一把就将猫儿给夺了过去,“猫儿乖,大哥带你回去,有些坏人得离的远点儿”
说着,两个小家伙丢下杉琉云就带着猫儿朝颜封绝和修月追了过去
杉琉云站在原地,红衣翻飞,抱起自己的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他这是被修月算计的去算计了颜封绝一次之后,便永无翻身之日了
颜封绝抱着秦小狸回到房间,修月也跟了上来,却被颜封绝嘭的一声关在了门外,“男女授受不亲,还请你自重!”
修月站在门口,的的不比颜封绝少,只是他知道此时他不适合进去,有时他也想不择手段的将人夺过去,但是终究没有这么做
小狐和小琥这时也带着猫儿回来了,猫儿哭的喉咙都有些哑了,两个小家伙真怕这早产的妹妹出世,急忙跑去找还留在这儿的御医看,幸好只是哭的太累了,并无大事
没一会儿猫儿哭的累了,睡着了,两个小家伙这才松了口气,抱着睡着了的猫儿去找秦小狸
秦小狸昏睡了一天一夜依旧没有醒,两个男人一个守里屋一个守外屋的,谁也没有睡,杉琉云看这两人的涅,脑子里只有四个字——鬼迷心窍
秦小狸昏迷的第二天,颜封绝的师父和怪老头赶了回来,说找到彻底解除蛊毒的办法了,不过那儿很危险,不是谁都去得了的
管他去不去的了,有办法总比在这儿守着好
然而,在颜封绝询问出是在哪儿的时候,颜封绝和修月甚至是杉琉云都沉默了
孤岩岛,一个神秘而魔幻的存在,没有人知道它的具体位置,据说和迷雾森林一样是在各个空间移动的,而颜封绝修月杉琉云三人曾在十六岁那年到处闯荡的时候,无意间闯入过
那里面的一切可谓是个噩梦,如今还历历在目,莫非九死一生绝对逃不出来
若是可以,他们没有一个人想进去,特别是那里有他们不愿意见到的人
但是,解秦小狸身上的蛊毒的办法在那里,就算只有万分之一,颜封绝也不会放弃,他知道,或许一开始就有人在引他去那儿,一步步的,如此的局现在全都指向了那里,他如何能不去?
竟敢动他的娘子,他这次去了,就绝不会轻易离开了!
而两位师父都道那地方是他们去不得的,但颜封绝一人又怕他对付不了,另一个意思就是要杉琉云和修月一同前去了
修月自然答应,杉琉云沉思了一会儿也答应了下来,颜封绝虽不愿再和这两个家伙有牵扯,但是关系到秦小狸身上的蛊毒……
既然这次的比武都能合作,引出那幕后的人了,再多合作一次,等秦小狸的蛊毒彻底清除了,再同他们一刀两断也不迟
这几日猫儿一直抱着秦小狸,只要有人想把她抱走,她就放开了嗓子大哭,哭的那可怜涅,任谁也不敢再将她抱走了,猫儿哭着哭着就睡了,醒了就抱着秦小狸,在她怀里捣弄,伸出舌头不停的舔,不停的叫着,东西也不怎么吃
把那一大两小都给急了,终于在第二天的时候,秦小狸醒了
得知消息的人全都松了口气,秦小狸睁开眼就瞧见了趴在床边的颜封绝还有两个小家伙,动了动手,发现自己怀里还有个哭的小脸通红的,心里一阵难受
接下来的几日,秦小狸总觉得颜封绝他们似乎有什么事瞒着她,修月和杉琉云离开了也就算了,可颜封绝也和人间蒸发了一般,不见了踪迹,小狐小琥两个小家伙更是整日的往外跑着,只有一个吟画守在自己的身边
“吟画,你知道封他们在做什么吗?”秦小狸坐在桌前,蹙着眉喝下了颜封绝给自己熬的药,将碗递给了吟画,阳光暖洋洋的晒在人的身上,有些困意
吟画接过了碗,这次修炼之后,他似乎一下子长大了不少,身上的稚气也退散了不少,如同漫画中走出来的温柔美少年一般,望着秦小狸账折,“姐姐,你别问我了,我也不知道”
说完,就舀着碗,转身走了出去
秦小狸纳闷的盯着吟画的背影,自己也站了起来,朝隔壁的厢房走去,吟画已经将碗放好了,过去逗弄猫儿了,猫儿伸着小手抓着吟画在她头顶晃来晃去的手指,“咯咯咯”的直笑
秦小狸笑着走了进去,“猫儿,你又闹腾了”
猫儿听到秦小狸在叫自己,拉着吟画的手指就想起来,动了动手脚,身体发育不够,可以说话,但是还不到走路的时候,瘪了瘪嘴,对着外头大叫道,“娘亲~抱抱~”
“你瞧瞧你,口水又流出来了”秦小狸有些无奈,猫儿什么都好,就是这流口水的毛铂她似乎看到漂亮的东西都喜欢流口水
如果只是小时候这样还好,长大了那岂不是变成花痴了?
秦小狸想到这种可能,就觉得该从小教育才行了
秦小狸这正想着孩子的问题,小狐和小琥两个小家伙不知有急事还是怎么的,一向雷打不动,无论面对什么事都是面不改色的两个小家伙居然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直到瞧见秦小狸在这儿,立即就站在原地不动了
“狐儿,琥儿,你们这是怎么了?跑那么急”
小狐给小琥使了个眼色,自己上前道,“娘亲,我们是急着来看妹妹的”
秦小狸不相信的瞥了他一眼,转向了小琥,“琥儿,你大哥说的是实话么?”
小琥蹙眉,过了好半天才微微点了下头
秦小狸自然不信,这两个小家伙一看就没说实话,“你们父王去哪儿了?”
“……”
“不说是吧,好!”秦小狸瞥了两个小家伙一眼,抱起猫儿就往外走了去,猫儿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秦小狸,一脸的兴奋,不知道娘亲要干什么啊~
小狐沉思了一会儿,这才走上前拦住了秦小狸,对着她道,“娘亲,父王去找清除你身上蛊毒的方法了”
秦小狸心中一惊,急忙问道,“去哪儿找了?”
“这个,狐儿也不知”
秦小狸闻言,眼神瞬间冷了下来,上次瞒着她,去给她找那千年古灵芝,结果被蛇咬,差点儿毒死了还不够,这次又去!
她这身上的毒,真是该死!
秦小狸火还未发出来,颜封绝居然回来了,得知消息的秦小狸直接将其关在了门外,等他再次想出门前却将其拉进了房间,没人知道房里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颜封绝好好的进去的,出来的时候脸上嘴角都是淤青
小狐小琥抱着猫儿躲在门外听到了里头娘亲的暴怒声,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巨大声响,还有父王的劝慰声,心里都不自觉的哆嗦了两下,果然,娘亲不是好惹的
颜封绝走出房门,瞥了一眼躲在门外来不及逃的三个小家伙,冷声道,“狐儿琥儿——!”
被点名了的两个小家伙立即站稳了身子,抱着怀里没被点名正乐的呵呵笑的猫儿,站在那儿准备听训,颜封绝无奈的叹了口气,“外头风大,把你们妹妹抱回房去!”
“是,父王”
两个小家伙朝另一边的房间走了过去,小狐回想起里头秦小狸的暴怒,突然想到那日骂他的小女孩,不自觉的就扬起了嘴角
小琥一脸看白痴似的眼神看着小狐,猫儿账折睛,盯着笑的一脸诡异的小狐,大哥不正乘~
颜封绝看着三个小家伙走了,想了想,再次回到了房内,看着坐在床上盯着自己一脸冷笑的秦小狸,缓缓的走了过去,“娘子,别气了,身子要紧”
“气?我生气了么?”秦小狸继续冷笑,一声不吭的又瞒着自己去找那些东西,死在外面也活该,想到这儿突然自己啐了自己一口,呸!说的什么话!
“娘子……”这还不叫生气么?如此阴阳怪气的冷笑
“行了,你也别说了要去找可以,我必须和你一起去!”
“不行!”颜封绝的语气也冷了下来,这事不是开玩笑,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你——!”
“娘子,这事你得听为夫的,为夫向你保证,为夫一定会平安回来!”颜封绝趁着秦小狸还未再次发火,急忙将其搂进了自己的怀里
怀里的人沉默了约莫半盏茶的时间,就在颜封绝心中疑惑为何秦小狸不说话了的时候,秦小狸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腰,“好,封,你答应我一定要平安的回来!”
“娘子,你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