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31部分

答应了?”颜封绝有些诧异,秦小狸点了点头,心中却另有主意,她何时如此好说话了?特别是在面对这种问题的时候
颜封绝本来是打算私自去孤岩岛的,但是又怕秦小狸的,因此在和杉琉云修月两人在两位师父的帮助找到通往孤岩岛的方法后,还是回家了一趟,不想就被秦小狸逮了个正着
在颜封绝离开的当日,秦小狸是亲自送他出去的
天色还只是微亮,薄雾环绕着屋檐,在空气中覆盖着,秦小狸带着三个孩子站在了门口,门外颜封绝修月杉琉云分别骑在三匹骏马之上,身上围着的披风在微风中轻佛着
“封,早日回来”秦小狸浅笑着望着他,颜封绝心里一暖,重重的点下了头
杉琉云踹了身旁有些失落的修月,朗声道,“走啦!走啦!”说着还不忘回头望着被秦小狸包裹在襁褓中的猫儿调笑道,“小猫儿,你娘亲想你父王,你记得要想我哦~”
“好!猫儿会想大叔的!”猫儿突然开口,吓得马上的杉琉云差点儿从马上跌下来,上次猫儿叫秦小狸的时候,他并未注意,算起来这算是他第一次听猫儿开口说话
猫儿见状,“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彷佛刚才那句话只是杉琉云的幻觉而已,他望着周围的人一眼,发现似乎只有他一个人如此诧异的,莫不是他当真出现幻觉了?
就在颜封绝走后没多久,秦小狸在房内整理着东西的时候,一匹已经瘦的不成样的马停在了府前,从马上跳下了一个人,这人拉起大门上的铜环就扣动了起来,边扣边冲着里头大叫道,“爷,我回来啦!爷——!”
这声音透过空气传得很远,直接传到了秦小狸的耳中,这好像是……烈风的声音?
烈风已经失踪很久了,这段时间就连询问烈火,烈火也是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突然听到烈风的声音,秦小狸还愣了愣,小狐和小琥已经抱起猫儿就朝外头走了
小狐打开府中的大门,望着眼前一袭青灰色长袍一脸喜色的人,上下打量了眼,“小风,这么久了,你跑哪儿去了?”
“小世子,我想死你了!”说着就将小狐抱了起来,直接抛到了半空中,小狐一落下来,立即阻止了他的再次抛接,“小风,你有本事再丢我一次嗯哼~”
“……”烈风嘿嘿的笑了两声,小琥一直冷着脸,他是不敢丢的,于是将视线移到了坐在婴儿车上的猫儿,“哇塞~小世子,这是小郡主么?长得好可爱啊~”
说着伸手就去抱,却被小狐和小琥同时给拦下来了,猫儿见状又咯咯咯的笑了起来,这个大叔还有趣~
“对了,两位小世子,爷呢?爷在哪儿?为何我失踪了如此之久了,都没有人来找我艾你们知不知道我被绑了的这段时间有多可怜啊~简直惨不忍睹!天理难容!六月飞雪!惨无人道!”烈风还放开喉咙在那儿鬼叫着,突然发现秦小狸已经站了自己的面前,立即正经了起来,恭敬的道,“属下见过王妃”
“烈风,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秦小狸听着烈风这话,怎么觉得不对劲,难不成烈火当初根本没有找到烈风?
“我,唉,王妃,简直一言难尽”烈风说着又想起了自己悲惨的遭遇,他可是千辛万苦跋山涉水的逃回来的,看到府中已经没剩下几个人了,更没有颜封绝的身影,不由的疑惑的问道,“咦?王妃,爷呢?”
“你来得不巧,他刚出门了”
“……”
“烈风,别再门口站着,先进门”秦小狸见烈风张着嘴巴愣在那儿的样子,让两个小家伙将他拉了进来
从烈风口中,秦小狸得知烈风被绑架之后,根本就没有人来救他,至于这段时间他在哪儿,做了什么事,问了他似乎也不愿意说,秦小狸一项不喜欢勉强别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只要不伤害到她在乎的人就好
秦小狸听完后,暂时也不整理衣物了,出去将烈风回来的消息飞鸽传书给了烈火,想必是烈火找不到人,又不愿意让他们的,此时烈风回来了,最应该告诉的就是烈火
远在边疆的烈火,收到消息安顿好一切之后,也快马加鞭的赶了回来,五日的路程,他居然三日就赶到了,两兄弟一见面,烈火冷着脸劈头盖脸的就盖了烈风一掌,烈风委屈的哇哇大叫,“哥,我好不容易死里逃生,你居然打我?王妃,救命啊~”
烈火恨铁不成钢,但是知道烈风没事,他紧揪了近一年的心终算放下了
秦小狸只是站在一旁笑,她知道这两兄弟现在需要的是单独相处,便让他们先行退下去了
处理好烈风的事,烈火听说颜封绝去寻解蛊毒的方法了,便请求留下来,说是前线近些时日也比较稳定,他就算不回去,也无大碍的
秦小狸知道这两兄弟的想法,他们留下也是为了自己和封,也便由着他们去了,想着已经过去这么多日了,自己此时再跟去,定然也不会被颜封绝他们发现
又休息了一日时间,她便带着三个孩子,由烈风和烈火护送的回去云京了
丛山峻岭之中,参天的大树高耸入云,不时有飞鸟从密林之中窜上云霄,撩起一阵声响,四周一片寂静,森林之中气温也比外头来的要低许多,莫名的让人觉得心寒,颜封绝修月杉琉云三人经过三日的时间终于到了这座可以通往孤岩岛的山中,如今只需要通过五行八卦之法寻找到路口就行了
杉琉云望着站在自己两边从始至终都未说过一句话的两人,挑了挑眉,红衣翻飞就窜上了一棵大树,懒懒的倚在树上极目眺望着,远处出了树还是树,根本瞧不清路
“我说,你们两个确定这儿可以布阵?寻找到入口?”杉琉云倚在了树上,直接坐了下来,望着底下的两人询问道
两位师父将方位告诉他们之后,就马不停蹄的离开了,好像很不愿意接触到这儿似的
他对五行八卦,奇门遁甲丝毫不通,在战争中这两样东西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但杉琉云一开始就对夺位毫无兴趣,更是从未想过要用这些东西,若不是得知他母妃的死另有隐情,他根本不会如此偏激,做出那么多损人不利己的事
他那个皇兄确实如同草包一般,将架尘国交给杉琉飞,想着早晚要灭国,国一日无君便无君好了
听说他的七弟杉琉殇还活在世上,若是可以,将那七弟找回来继承皇位倒也不错
还是肆意风流四处游荡,当个闲散皇子的生活更得他的心
颜封绝并未理会上头杉琉云的问话,对这两个人,他还是冷眼相加,即使开口也不会有什么好话,抬头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从发丝飞扬的方向,可以感觉到风是从东南吹来的,抬起脚就朝那儿走了去
修月也未作答,几乎和颜封绝同时朝前走了去
杉琉云见这两人还是如此,蹙了蹙眉,叹了口气,脚尖踩着树枝直接从树上飞跃到两人的身边
三人沿着风吹来的方向,一直往前走着,即使是夏日,这儿也遍布着阴寒,除了不时被惊飞的鸟儿外,几乎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突然不知从哪儿窜出了一只形状长相奇怪的动物,鸀着眼睛盯着三人,三人心中皆是一愣,但同时脑海中都浮现一个画面
几乎没有人说话,在那动物盯了三人一阵时间后,转过身子朝森林深处窜了进去的同时,三人也急速跟了上去
追着追着,三人四周的树木竟全都消失了,映入眼前的是一块空地,光秃秃的唯有中心有一个偌大的湖,阳光照射在湖面上,波光粼粼的,清澈异常,而那奇怪的动物就在他们的眼前窜入了那片湖中,不见了踪迹
颜封绝眯起了眸子,眼神霎时冷了下来,眼前的湖便是进入孤岩岛的结界了
他往前迈出了一步,身后的森林,眼前的琥珀,四周所有的一切顿时全部消失了,白茫茫的世界,没有一丝声响,甚至看不到一个人,一件事物
颜封绝站在原地不再动弹,若是还是同上次一般的机关和阵法,那倒是无趣了
远远的似乎看到百米外有动静,颜封绝蹙起了眉,就瞧见一名女子朝他跑了过来,他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正欲动手,却发现朝自己奔来的居然是秦小狸
而且那人的装扮竟同他第一次遇见秦小狸时一模一样,他心中一愣,那人的速度快的如鬼魅般,方才还在百米外,这会儿已经闪到了他的面前,“封……”
颜封绝眉宇一蹙,几乎在那女子朝他刺出匕首的同时,一剑刺穿了她的胸膛,那女子痛苦的倒在了地上,大量的血液从她的腹部涌了出来,“封,你……你居然……要杀我?”
这声音彷佛有迷幻作用一般,在颜封绝的脑子里挥之不去,他看到了秦小狸,她在责怪他,颜封绝闭着眼睛,大吼了一声,一剑刺向了自己的手臂,眼神瞬间冷如千年寒冰,对准那女子就刺了过去,“你根本不是本王的娘子!”
那倒在地上的女子突然狂笑了几声,吐出一口黑烟,身上鲜红的血液顿时变成鸀色的油汁,双手也变成了藤蔓朝着颜封绝就缠了过去
颜封绝运行内力,朝着那藤蔓一掌打了过去,谁知那些被打碎了的藤蔓一根变成了两根,再次疯长着朝他袭击而来
颜封绝微微扬了扬嘴角,眼中闪过了一抹嗜血的笑意,没想到这次遇到的居然是这种阵法,以为如此便可将其困在此地?未免太过天真
这是上古传下来的九藤魑魅阵,先以幻想迷惑人心,在人防备最弱的时候,给人致命一击,而这藤蔓更有再生功能,不生不灭,砍成几段变化为几段,据史料记载,此藤蔓还有吞噬人的力量,但是此阵最怕——火!
颜封绝知道那布阵之人是瞅准了入阵之人身上定然不会打火种,更无法现场制出火来,这样一来,即使知道破阵之法,也还是只能留在这儿等到体力耗粳成为这藤蔓的腹中之食
又一根藤蔓朝颜封绝的身体纠缠了过来,颜封绝倒退了两步,手腕一动,手中的长剑在白茫茫的空气之中愣是摩擦出了火花,而那火花在颜封绝洒出的一包药粉之中越燃越旺盛,遇到火的藤蔓顿时发狂了起来,有被火烧到的藤蔓一下子窜上了十米来高,朝着颜封绝就飞扑了过来
颜封绝一跃而起,当藤蔓缠绕过来时,他早已避开,手中接过了朝自己飞来的长剑,带着火光的剑就这般在藤蔓之中穿?p&gt
笞牛灰换岫徒械奶俾嫉闳剂恕?p&gt
那些藤蔓还在纠缠着,想朝颜封绝袭击过来,但是却根本碰不到颜封绝,就在这时,那藤蔓又化成了一个秦小狸的涅,躺在地上翻滚着,不停的大叫着,“封,救我!救我!”
颜封绝蹙着眉,倒在地上向他求救的人无论是身形还是声音亦或是眼神都和秦小狸一模一样,若不是颜封绝清楚的知道自己在阵局之中,他已经控制不住的想起救人了
终于藤蔓在火中烧成了一堆灰烬,颜封绝转过了身子,剑已经自觉的飞回了绞之中,眼前的已经不再是方才的那片白盟,此时的他猛然掉入了一片冰冷的海水之中,像是身处漩涡一般,周围的水势越来越急,就在此时,不远的地方传来了杉琉云的声音,“绝,这儿——!”
“起——!”颜封绝大吼了一声,怀中的剑破开了自己身边的漩涡,他一脚踩在了较,直接窜了上去,杉琉云此时正在不远处的一个漩涡中挣扎着,手里还拉着受了重伤的修月,身上的衣物耷拉在身上,怎么瞧都是一副落难美男图
除了自己刺出的手臂上的伤,颜封绝倒是并无大碍,看着陷入漩涡中的那两个人,咬了咬牙,还是运用内力操纵着脚下的剑,飞了过去
“去——!”脚下的剑闻言,朝漩涡那儿飞了去,颜封绝也落了进去,在剑破开漩涡形成了一道安全的通道后,奋力将两人给拉了出去
他们上次前来也是如此这般的情况,这片海域有无数漩涡防止外人的入侵,而唯一可以破漩涡进入的便是颜封绝身上带着的这把剑
据说这角穿云国的开国皇帝留下的,同世上最有名的莫邪剑齐名,只是由于某些原因并未被记载在史册之中,但其自身的灵性却尤为惊人
除非是有意外状况,否则颜封绝不会将其带在身上
颜封绝将两人捞了上来之后,用内力操纵着宝剑在半空中汪了半盏茶之后,海面上的漩涡终于平静了下来,海水在阳光的折射下一片湛蓝,一直延伸到远处同天际合成了一条线
见到海面上已经平静了下来,按照上次的经验,此时的危险已经过去了,颜封绝毫不客气的就将两人给丢了下去
杉琉云掉入海中,猛的喝了好几口水,身上那大红色的衣衫漂浮在合,渲染出了一圈水圈,眼看着修月就要掉下去了,咬了咬牙,还是将其给捞了起来,而这时,颜封绝也掉入了海中
“绝,你未免太狠了!”杉琉云狼狈的将修月给捞了起来,好歹十几年的交情,虽然也曾气过修月对自己的欺骗,甚至故意让自己同颜封绝反目成仇,但是经过这近一年来的相处,了解了修月为何如此做的原因,还有修月最终也没有真的对架尘大陆出兵,所以,他有理由相信修月同他一样,还是将颜封绝当做兄弟的
颜封绝瞥了杉琉云一眼,杉琉云倒是一点儿伤都没受,修月身上却有很多伤口,大概是失血过多或是伤势过重,此时已经陷入了昏迷之中
“你们背叛我的时候,怎么不觉的狠?杉琉云,当年若不是我留了一手,我皇兄现在早就变成一抔黄土了!还有他,呵……”颜封绝冷笑了声,朝前游了去
“……”杉琉云无言以对,当年他早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做什么事都很疯狂,一心只想将所有的一切毁灭,何曾想过其他人,只是现在他后悔了,还有用么?
就算将自己如此做的原因告诉绝,他又会原谅么?
在他当着颜封绝的面,断琴的那一刻,他就觉得有什么东西离他远去了,上次颜封绝回国,他将自己闷在房里闷了整整一日,还是想出来再见他一面,但是他的相送迎来的也不过是颜封绝的冷眼相加
他知道颜封绝的爱恨甚是分明,突然很怀念多年前,三人至少看起来相谈甚欢的情景
沉默了一会儿,望着这半死不活的人,杉琉云还是拽着修月,深吸了一口气,死皮赖脸的朝颜封绝追了过去,“绝,你要真生气,上了岸,你想怎么算账都成!但是,你先帮我将这个家伙给搞上岸去,行不?我们三个人总比你一个人独自到那岛上去好!你忘了两位师父怎么说的了吗?”
颜封绝的动作慢了下来,杉琉云顺势奋力的追了上去,若是颜封绝不帮忙,他和修月非得葬身于此不可,上次他们也不知道在合漂浮了多久才看到孤岩岛的
这次虽说两位师父有教授一些方法,但也说明了,要看他们的运气,运气好的话,掉下海的瞬间就能见到,若是不好,那就没有期限了
而此时他们的眼前,只有无边无际的海水,这般
在海里泡着,虽说他么的泳技和体力都比常人好,但也坚持不了多久,而且他们现在连吃的都没有
修月身上的伤口还在流血,由于长期在海水中浸泡着,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再这样下去他真的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在这合
颜封绝知道,这次修月和杉琉云都是为了他的娘子才同他来的,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本不用来冒这次险,既然来了,还是为了他的娘子,无论是新仇旧恨都该暂时抛却
“四皇子,在日落之前将这几样东西分别放在本王等会儿告诉你的指定位置,现在将他交给本王!”颜封绝的口气还是带着潜意识的和他们划分界限的意思
杉琉云现在也不强求那么多了,看样子,绝是愿意出手了
他按照颜封绝所说的位子就将颜封绝交给他的几样像是铜器一般的东西带着潜入了海底,果然在那海水的中层看到了颜封绝所说的一副由颜色较深一点的海水构成八卦图,将兽骨放在乾所在的位置,将兽皮放在坤所在的位子……
颜封绝扶着重度昏迷的修月朝他体内传送内力,修月体内的寒气渐渐被驱散了,感觉体内有一股暖流涌了进来,同他自身的内力融为了一体,刚睁开眼睛,就看到正给自己输送内力的颜封绝正冷眸盯着自己,那眼神明显有想将自己除之而后快的意思
颜封绝见修月醒了,立即就撤回了自己的内力,而此时三番四次潜入海中的杉琉云此时也已经将所有该放置的东西都放在了它们特定的位子上了
渐渐的海面上浮现了一层薄雾,眼前出现了一副虚幻缥缈的美景,一座小岛在云雾之中缓缓的浮现了出来,如同盒蜃楼般美不胜收,岛上偶有几声清脆的叫声,青翠的树木,海浪拍打在砂质海滩之上,焊在岛屿上空盘旋起伏着
小岛距离三人不过三十几丈远,三人随着海水就游了过去,颜封绝上了岸甩了甩自己头发上的水渍,身上的衣服已经全部贴在了他的身上,隐约可以那劲瘦的身体在阳光的照耀下,完美无比;杉琉云放荡不羁的直接倒在了沙滩上,四脚朝天的望着碧蓝的天空;修月则是平静的坐在沙滩上,将自己身上的衣物撕扯下来,自行进行了伤口的处理和包扎
距离上次到这儿来已经过去多少年了,三人都觉得时间有些倒退,似乎又回到了曾经,可惜,谁都知道那曾经永远只能是曾经了
“这儿好像还是老样子啊”杉琉云坐起身,曲起了膝盖,将自己身上**的外袍给脱了下来,拧干,摊在沙滩上,望着其他两个一站一坐的人说道,奈何并没有人理会他的话
耸了耸肩,站了起来,朝修月那儿望了一眼,也不知道他到底遇到了什么阵法居然可以伤的那么重,修月的医术了得,这是他和颜封绝都知道的,因此也无需去的
回身走到了颜封绝的身边,朝他所望的方向看了过去,一片浓密的望不见底的森林,看起来他们似乎只是从一个森林到了另一个森林,但是他们都知道这两片森林完全是两个世界,这里走进去,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等着他们
秦小狸等人回到了云京,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涅,封王府只留了个老奴在守着门,听到有人叩门,放下手中的扫把就走来开了门,瞧见是烈风烈火,不远处的马车上秦小狸还有三个小家伙正在下马车,抑制着心中的激动磕了头道,“王妃,你总算回来了”
看到这情景,秦小狸不由的有几分感慨,上前将人扶了起来,当初她离开这儿的时候,封和小狐是否也是这般在家等着她的呢?
有家,有人等的感觉,真好
回到鄀狸阁,将一切安排妥当,又将三个小家伙带到了宫中,见过了太后,在慈安宫歇息了一会儿,在太后和三个小家伙培养感情的时候,秦小狸独自离开去了御书房
颜沉浔对于秦小狸的到来,很是诧异,“弟妹?”
“皇兄,我到这儿来是想请你帮忙照顾好我的三个孩子的”秦小狸开门见山的也不再在乎那些自称上的问题了,这话一出颜沉浔眼中的疑惑更甚,双眸在秦小狸的身上扫视着
就听秦小狸道,“封去蘀我寻解药了,我没办法让他独自去冒险”
“你是说,你要去找二弟?”
“是,所以我将三个孩子托付给你,消皇兄可以照顾好他们”
颜沉浔沉思了片刻并未说话,过了一会儿才抬起头问道,“你决定了?”
秦小狸点头,虽然这样做,对三个孩子不负责,但是她真的没办法让颜封绝一个人,可能加上修月杉琉云三个人为了她去冒险
“好,朕答应你!”颜沉浔沉声应了下来
秦小狸也不再说其他的,告辞去了慈安宫,在三个小家伙出去玩儿的时候,同太后敞开心扉的谈了一次话,之后出了内殿,将三个小家伙招了过来,在每个人的额头上亲了亲,“狐儿琥儿猫儿,你们皇奶奶想留你们在宫里陪她玩段时间,你们听话,乖乖留在宫里,知道不?”
小狐眼中有些疑惑,但终究没有问出口;小琥蹙着眉,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最后两个小家伙都重重的点下了头,“娘亲放心,我们会乖乖的,也会照顾好妹妹的”
“娘亲,猫儿也会很乖的~”猫儿也跟着很认真的说道,脆脆懦懦的声音,敲击在秦小狸内心最深处,她真的没办法接受让封一个人去冒险
那隐藏在幕后的人,既然能从她身上下手,却又不真的要了她的命,定然就是为了引颜封绝他们前去,既然她的命已经被那人控制在了手中,与其留在这儿坐以待毙,甚至是被用来威胁颜封绝,还不如放手去博一场
她从来不相信什么命!
她的命只会掌握在她自己的手中!
而三个孩子还鞋她肯定不能带着他们去冒险,而留在这儿,有颜沉浔的保护,现在只要再等三个人,她就可以放心的去找颜封绝了
刚从皇宫回到府中,还未下马车,吟画已经迎了过来,“姐姐,公子已经到了”
“吟画,辛苦你了”秦小狸跳下了马车,望着风尘仆仆的吟画,发自内心的说道,吟画的脸上居然不自然的浮现了一丝可疑的绯红,“姐姐,我也是运气好,在回去的路上就遇到公子了,不辛苦”
自从秦小狸知道颜封绝要去孤岩岛后,立即就让吟画前去寻找雪无殇了,无论如何,她现在可以想的到的可以保护好三个小家伙的只有雪无殇还有那两位师父
封王府后花园,雪无殇独自一人坐在轮椅之上,身影在树影下斑驳着,似乎与那平静无波的湖水融为了一体,他还是如初见时那般,孤寂
“雪公子”秦小狸对于雪无殇和杉雪舞之间的事,始终不知无法参与其中,他们的感情矛盾别离不是她这个外人可以揣测的
杉雪舞一次次的想要她的命,可是她终究没有除掉杉雪舞,无论是为了想通过杉雪舞引出修月还是引出那幕后之人,又或者只是因为雪无殇当初救过她的缘故
雪无殇闻声似乎淡淡的叹了口气,那般的轻,轻的混入风声之中,早已渐行渐远
“我知道你寻我来所谓何事,这件事多少也与我有些关联”
雪无殇的话,让秦小狸诧异的同时蹙起了眉,她和颜封绝想过很多人,却惟独没有将这件事同雪无殇联系起来,因为雪无殇根本不具有做这些事的东西,但是此时他居然亲口告诉她,这事和他有关?
“这已经是**年前的事……”雪无殇望着天际眼神有些飘渺,却终究没有再说下去,“你若是信得过我,我可以保证你的三个孩子不受伤害,至于其他的事,我无能为力,也不能向你透露什么”
“我唯一可以告诉你的便是,你来到这片大陆并不是一个意外,这件事擎到了太多的秘密听我一言,你最好不要去孤岩岛”
雪无殇的这些话在秦小狸的脑子里炸开了,“你究竟还知道些什么?”
然而,雪无殇已不愿意再多说些什么了,夏风吹佛着他的衣衫,柏然出尘,但秦小狸看的却恨不得一刀砍了他,她的穿越不是意外,而是一开始就在他人的算计之中,那么和颜封绝的相遇,是否也是别人的算计?
她不敢再想下去,这个迷局越来越复杂了,这里头究竟藏了多少她不知道,她无法预知的事?
封是否知道这一切是一个早已设下的局?
若是如此,她就更得去了,她不知道那里有什么,她只知道那里有颜封绝,他们曾说过的,天涯海角,生死不离!
“雪无殇,我消你能信守你的承诺,蘀我照顾好三个孩子”秦小狸盯着雪无殇的背影一字一句道,“我可以不再多问,但是你必须告诉我,去孤岩岛的方法我相信,你定然知道杉雪舞并未死,而且极有可能就在那策划这一切阴谋的人的手下做事,只要你告诉我办法,我可以答应你,最后饶她一次!”
雪无殇依旧没有任何反应,似乎秦小狸的话并没有传入他的耳中,两人一人站立着,一人坐着,寂静的花园内,唯有风声从两人的耳畔轻抚而过,带动着摩擦树叶发出?p&gt
纳成成?p&gt
天色渐渐黑了,吟画见花园内久久没有反应,进来寻两人时,两人依旧还是保持着午后的礀势,吟画诧异而疑惑的开了口,“公子,姐姐,你们这是?”
微微的一声叹息声在夜色中伴随着清风飘了过来,“罢了,你若真想去,就将吟画带上吧”
一语毕,雪无殇伸出双手放在了车轮上,回身望了眼秦小狸,眼神有些凄然,吟画不知道雪无殇和秦小狸说了什么,也不明白雪无殇这话是何意,只是快步上前,扶上了轮椅,望了眼秦小狸,“姐姐,你们也累了,我先送公子回房了,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秦小狸站在原地,视线随着轮椅消失在了远处,夜幕下的星光坠落在湖中,闪闪烁烁,深沉的让人瞧不见湖水的真实涅
翌日,薄雾还覆盖在瓦片上,秦小狸已经起了身,换上了她特意找人定做的衣物,将出门的东西也都收拾好了,打开窗,窗外的晨雾清荡荡的飘了进来,而不远处吟画正朝这儿走来
“姐姐,公子说,若你还想去,就让我带你前去”吟画盯着秦小狸的双眸,有些许犹豫的道,“只是,姐姐你真的要去那儿吗……”
秦小狸微微笑了笑,她知道吟画是关心自己,这是一个好弟弟,只是这次她似乎要连累他一起去面对那不知名的危险了
“封在哪儿,我便在哪儿”
一句话,已经道尽了秦小狸所有的心声,吟画那张越发漂亮的小脸上闪过了一丝无奈,少年老成的叹了口气,“姐姐,我知道了”
而在这一日,两位师父也收到秦小狸的信,从外地赶了过来,听说秦小狸要去孤岩岛,两位师父同时沉默了下来,可惜秦小狸已经下定了决心,无论是谁也阻止不了她
如今三层防护,确彼三个小家伙的安全,秦小狸不再多做汪,随同吟画就直奔出了云京,朝那通往孤岩岛的入口奔去
而得知秦小狸要去寻找颜封绝消息后的烈风烈火不顾秦小狸的阻拦硬要护送她去入口那儿,让秦小狸意想不到的是,在去入口的途中,居然遇到了凌双双和雷沁
秦小狸多少已经猜到了这四个人之间那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想着自己可封也不知道能否再回来,若是可以安排好烈风烈火的亲事也是件好事,便由着这四个怎么赶也不走的人跟着自己一同前去了,这一路过去也有几日的时间,让他们培养培养感情也好,到了入口再赶他们离开便是了
有吟画带路,他们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到达了颜封绝他们通往孤岩岛的森林,见到了同一个湖泊,然而当秦小狸赶烈风烈火凌双双雷沁回去的时候,这四个人居然趁着她和吟画踏入那片空地的时候,一同踏了进来,刹那间,天旋地转,脚底下的整块土地都颤抖了起来
几人全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吓到了,脚下的土地在颤抖之后,猛然裂开了,所有人在同一时间全都跌进了那无底的黑洞之中,失重的恐怖感笼罩在四周,眼前的景象不停的变幻着,在坠落的过程中,无数的石子雷电朝他们劈了过来,狂风猛烈的吹着,如刺刀一般从他们的脸上刮过,即使想说话也开不了口
吟画似乎早就知道会遇到这种情况,在口中不知念了些什么东西,刹那间形成了一个小型的保护圈,将秦小狸护在了其中,而烈风烈火凌双双雷沁四人早已被狂风刮到了距离两人百米远的地方
“吟画,救人!”秦小狸焦急的瞧着烈风几人离自己越来越远,顿时冲着吟画大叫了起来,吟画奋力的控制着自己身上的光圈,“姐姐,太远了,风太大,我的灵力到不了那么远!”
灵力?
秦小狸闻言立即闭上了眼睛,将自己全身上下的气流全都赶到了丹田处,对准烈风他们所在的地方就击了过去,那股灵力被强劲的风打散了,秦小狸咬着牙,连续击了三次,灵力终于形成了几个小型的包围圈,将烈风烈火凌双双雷沁四人分别保护住了
而就在此时,黑暗不见底的隧道之中闪过了一道无比刺眼的雷电,直接劈在了秦小狸和吟画的这个保护圈内,两人来不及闪躲,顿时天昏地暗,身上像是被电击中了一般,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海水拍打着沙滩,发出了清脆的声响,不时有焊的叫声在海岸上回荡着,阳光散落了一地,将沙滩照耀的金灿灿的,绚烂夺目
秦小狸有些头疼的睁开了眼睛,这才发现自己竟是躺在一片铺满了金色的沙子的沙滩之上,四周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醋黑的双眸中望着四周的环境,闪过了一丝疑惑
她的身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焊在自己的头顶盘旋着,沙滩四周是高翘的崖壁,身后则是一片深幽茂密的森林,偶尔有一两声的鸟叫声从森林深处传了出来,那声音,听上去与平常听到的鸟叫声,全然不同,仔细的倾听,居然还能从中听到一两声像是人语一般的交谈声
她这是在哪儿?
她晃了晃脑袋,伸手把头发上的水全拧干了,慢慢的从沙滩上爬了起来,这一动顿时将在黑暗隧道被石头砸伤的,手臂上的伤给撕裂开了,伤口处传来了一阵刺骨的疼痛,混合着海水中的盐分,更是让人难以忍耐
秦小狸蹙了蹙眉,身上的装备几乎全部丢失,幸好皮鞭和匕首,是她随身绑在腰间和插在靴子内侧的,抽出匕首,咬牙将自己身上的紧身衣给割了一块下来,对自己那鲜血淋漓的手臂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处理
看这四周的环境,这儿似乎是一个岛屿,难不成这就是那个所谓的孤岩岛?
正当秦小狸疑惑的时候,远远的似乎有人朝她跑了过来……
海域的另一边,烈风抱着一块木板在合漂浮着,望着这一望无际的大海,他不由得无语了起来,当时在那隧道之中只觉得一道刺眼的光线朝自己射来,之后便再无知觉了,再次醒来就在这大海之上了,他的泳技并不好,就现在这活命的技术还是上次被绑架之后,被逼着学的,若不是捡到一块木板,此时都不知道是否淹死在这深海之中了
就这般漫无目的在合晃晃悠悠的漂浮着,烈风抱着那块木板趴在上面饮着碧海蓝天,也不知道王妃和哥,还有那个女人怎么样了,正想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岛屿,他喜上眉梢,抱起木板手脚并用的就朝岛上游了过去
上岸后,总算松了口气,但同时也沉下了脸,入目之处皆是峭壁,这儿要到岛上去,想必得从峭壁上爬过去了,而他站着的这地方,要什么没什么,为了避免饿死,他非上去不可
好不容易终于飞上了那峭壁,极目望去,他的脚底下全是参天大树,浓密的森林郁郁葱葱的,从峭壁上寻了些藤蔓困绑在了一块,试了试力度,抓着其中的一条,沿着那峭壁就飞了下去
“君儿姐姐,你听说了么?今日,嫣儿姐姐好像在海边捡到了个昏迷了的男子,据说甚是帅气刚毅呢!”
“是艾是艾听说他的装扮也和我们这儿不同呢,你们说,他会不会是从外面的世界来的?”
嗯?
烈风刚下了峭壁,穿过一片密林,就听到前面传来了哗哗的流水声,还有几个女子低声交谈的声音,不由的被他们谈论的内容吸引住了
他漂浮到了岛上,若是如此,说不定他哥也到了此地,莫不是他哥被这里的人救回去了?
一想到这种可能,他立即朝那声源地跑了过去,脚踩在地上的树叶上发出了沙沙的声响,顿时惊扰了在瀑布前交谈的那几个女子,“谁?何人在此处?”
“几位姑娘,请问——”
“啊——!啊——!色【河蟹】狼啊——!”
“啊——!”烈风刚从森林里跑了过来,他话还未说完,就被几声尖叫声给镇住了
之后,就瞧见几个女子衣衫不整的从瀑布那儿串了出来,一溜烟的居然就这么在他的眼前消失不见了,他不由的有些傻眼,这究竟是何地方,这儿女子的武功竟如此高强,速度如此之快?
回过神来,就想到方才那几名女子似乎是在这儿沐浴的,顿时脸就黑了下来
“嘿,你是何人?”
嗯?
就在烈风暗叹之际,耳边忽又传来了一道女声,他转头便瞧见一位长着水蓝色长发的女子正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望着自己
这女子长得如同瓷娃娃般,精致可爱的有些过了头,衣衫单爆或者说她如同未穿衣物一般,烈风眉宇一蹙,急忙转过了头,这儿的人着实奇怪?
王妃和爷还有他哥以及那个女人会在这儿吗?
“喂,你为何不说话呢?你是哑巴吗?”蓝君儿好奇的望着烈风,“你不是我们这儿的人呐,你是从哪儿来的?”
烈风不理,倒是迈开腿朝前走了,爷和王妃都还没有消息,他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被这儿的人救了,他哪儿还有闲工夫理会她人,而且,被女子缠上了就绝不会有好结果,这个可是他用血一般的代价换来的经验
“喂,你怎么可以这样?”蓝君儿见烈风居然不理会自己,冲着他的背?p&gt
熬痛蠼辛似鹄矗劭醋帕曳缇鸵г谧约旱难矍傲耍栈鸬耐严伦约旱牟菪统曳缭伊斯ァ?p&gt
背对着蓝君儿的烈风被砸了个正着,猝不及防,脚下还被伴了一下,“扑通——”一下就倒在了地上,他趴在地上紧闭着双眼,双手已经紧握成了拳,除了那个野蛮的女人,还有谁敢如此对他的?
“你——!”烈风一下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飞身就冲到了蓝君儿的面前,他本就脾气暴躁,这会儿真恨不得将这可恶的女子给拽起来,丢的越远越好
“咦?你好好玩啊哈哈哈~”蓝君儿看到烈风的囧样,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
烈风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咬着牙冷声警告道,“女人,你别给我太过份了!”
“你发火的时候好有趣,整张脸就和我大姐的头发一般红艳艳的,我好喜欢你啊”
“……”真是个疯子,他遇到的女人,除了王妃,怎么就没有一个正常点儿的!
“诶,你别走艾我都说我喜欢你了,你跟我回去做我娘子吧!”蓝君儿冲上前去就挽住了烈风的手臂,烈风的眼前顿时浮现了另一张脸,不知怎么的开始讨厌蓝君儿的碰触,狠狠的就甩开了她的手臂
“姑娘,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再者……”烈风正欲说下去,蓝君儿已经整个人朝他扑了过去,一不小心就被她扑倒在了地上,蓝君儿趁他还未反应过来,凑到他的脸就狠狠的亲了一下,笑着道,“这是我的印记,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娘子啦”
“你这个疯女人!”烈风咆哮着一把就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蓝君儿,逃也似的朝前冲了去,蓝君儿在他的身后边追边喊道,“娘子……娘子……你等等我啊”
烈风听到身后的声音,眉越蹙越紧,施展轻功,能跑多远跑多远,终于,身后再也听不到那女人的声音,他身上的力气也快用完了,直接靠在了一棵树上坐了下来
这到底是何鬼地方?
他这次不是谁也没招惹么?
为何还是会被人缠上?
越想越烦躁,脑海中不断的浮现了一张俏丽的脸庞,狠狠的砸了一拳身边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