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32部分

的树,还是站了起来,无论如何,先找到哥再说
与此同时,凌双双和雷沁两人则被冲到了岛屿的另一边
“凌姑娘,你醒醒……”雷沁将凌双双拖上了岸,双手交叉的按压在凌双双的胸口上,想让她将口腔和肺里的水吐上来,但是挤压了好一会儿,昏迷的雷沁依旧毫无反应,雷沁这会儿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望着碧蓝的天空,被石头砸中的心口还有些闷,也不知烈火公子是否平安,是她表现的不够明显,还是她有何不好的,为何他就是看不见自己的心意?
摇了摇头,现在已经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虽然她和凌双双只认识了两天而已,但是她的心,她了解,她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现在最重要的是将凌双双救醒,肺部的水挤压不出来,正当雷沁考虑对凌双双进行人工呼吸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笛声,她抬头朝笛声传来的方向望去,就瞧见一身着深蓝色奇怪服装,头上戴着一个顶上插着几根翎毛的帽子的男子正面对着大海,背对着她们二人
有人?
或许他会有其他的办法!
雷沁心中一喜就朝他叫道,“那边那位公子,不知可否请你帮个忙?”
那男子闻声回过了头,他长得算不上极美,却给人一种君子如玉的谦逊有礼之感,见到唤自己的是两位从未见过的姑娘,眼中也几不可见的闪过了一丝疑惑,但还是走了过来
“不知姑娘有何事?”
“公子,我的同伴溺了水,不知你可有办法将其救醒?”
那男子微微蹲下了身子,查看着凌双双的脸色和手,过了一会儿才望了眼雷沁,回身望着凌双双道,“可能要得罪这位姑娘了”
雷沁此时也想不出其他的办法,她们大陆民风本就开放,若是为了救人,其他的也便顾不得了
当凌双双剧烈的咳嗽着,睁开了双眼的时候,她瞧见的就是末洵那张放大了的俊脸依旧覆盖在自己的脸上的那乌黑的长发,而他的唇,还处在蘀她传气的阶段,他的手还放在她的胸前
凌双双先是诧异,继而整张脸像是被火烧了一般,但也仅是持续了几秒而已,伸开手就将奋力的将还压在自己身上的男子给推开了,并未生气,看得出来,眼前的?p&gt
耸窃诰人皇谴耸彼男闹腥词且黄鋈弧?p&gt
“凌姑娘,你没事了,真是太好了”凌双双这才注意到站在末洵身后的雷沁,擦了擦自己的嘴唇,将身上的衣物整理好之后,这才开口道,“雷姑娘,此处只有我们二人?烈火公子呢?”
“我也不清楚,他们或许被冲到这座孤岛的另一边去了”雷沁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她清楚的瞧见了那抹被凌双双掩盖下去的黯然
她和自己一样,想必倒追都追的很辛苦吧
“雷姑娘,既然如此,我们先到岛上找找”
“好!”
收到雷沁的回应,凌双双朝末洵望了眼,“多谢公子相救,”说完便再也不理会那正带着浅笑望着她的人,随同雷沁就朝森林深处走了去
末洵也不甚在乎,望着凌双双二人远走的背影,舀起手中的笛子转向大海,继续吹奏了起来,笛声悠扬,飘荡在寂静的海岸之中,另有一番意味
青葱浓郁的竹林,不时传来风吹动竹叶的沙沙声,烈火坐起身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自己躺在一张木板制成的硬床板,几米外摆放着一张小木桌,两把矮凳,敞开的木窗,不时的有风从外头吹进来,他这是在哪儿?
他记得在那黑暗隧道之中,是雷沁蘀他挡了一击,她当时就吐出了血来,想必伤的极重,自从回了穿云国,她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就连他在军营的那群士兵都看出来她对他的心意了,他又岂会不知?
只是,他对她是否有感情,他自己也不清楚
支撑着身子从木床上坐了起来,下床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就瞧见一个女子背对着自己好似在那儿熬药,曾经在军营中他受了风寒,雷沁也是这般满前忙后的避着他,蘀他熬药的
“雷姑娘?”烈火望着那女子青色及腰的长发的背影不确定的唤了声,那女子回过了身,望着他翩然一笑,“你醒了?”
——不是雷沁!
“你是何人?”
“呵呵,我吗?”青嫣儿浅笑着身形一闪已经站在了烈火的面前,那速度快的让人诧异,她那青色的长发犹如竹林中飞舞的竹叶,与天地融为了一体,烈火一时竟未反应过来
“雷姑娘?”青嫣儿歪着脑袋望着烈火,手指缠绕这一缕鸀色的青丝,细细的把玩着,忽而朝着手中的长发轻轻的吹了口气,青丝瞬间化为了粉末,融入了身后那一片碧悠的竹林之中,而她的话语中更是无形的透着一股戾气,似乎她粉碎的不是自己的长发,而是她口中所念叨的那个人
烈火不自觉的冷下了眸子,身体也做出了应有的防备
“你这是何反应?我很不喜欢呢!”青嫣儿青眸闪过戾气,直接逼近了烈火
烈火想到他既然掉入了这里,那么烈风雷沁还有王妃有可能也同他一同掉落到了此地,而眼前的女子极有可能知道他们二人的下落
“你可是知道雷姑娘在哪儿?”烈火毫不退让的盯着青嫣儿,青嫣儿一个华丽的转身,退了开来,淡笑,“她,对你很重要吗?”
“姑娘,此事与你无关!”烈火警惕而不悦了起来
青嫣儿抚摸着自己脸上的青发,似乎丝毫不在意烈火的冷眼和不悦,脸上渐渐浮现了一抹诡异的笑,“既然如此,那我就更不能告诉你了呵呵呵呵~”
清脆的笑声却犹如鬼咒般,令人听了越发不悦,“你究竟想如何?”
“如何?”青嫣儿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双眸带着诡异之笑的直视着烈火,“不如何,你若是想找她,可以!跟我来吧~”
青嫣儿说着就转身朝竹林中走了去,走了几步发现烈火还站在原地,不由的停下了步伐,回头望着烈火笑道,“怎么?你莫不是不敢了?”
“你最好别给我耍花招!”烈火冷声警告道,青嫣儿闻此,居然哈哈大笑了起来,那疯狂的笑声在竹林中传的尤为深远,惊起了一群飞鸟,同时也惊动了正在到处寻人的烈风
烈风抬头朝飞鸟飞起的方向极目远眺的同时,不由的打了冷战,能惊飞如此大范围的飞鸟的,那儿势必发生了什么,而最有可能的就是有人在那儿
现在,他唯一要做的便是趁着他们还未离开前,赶过去,找到他们
这个岛是飘忽不定的,如今正处于热带与亚热带的交汇处,左侧更有暖流流经,而右侧则是寒流,因此气候和植被也呈现了明显的不同,如同烈火方才明明还处于森林之中,可赶了一段路之后,居然瞧见了矮木丛,他这一路狂奔竟未遇到任何的动物,更别说人了,就这样跑了没多久,他便穿越了丛林,然而一出丛林,他便愣住了,映入他的眼帘的浩瀚无垠的大草原
按刚才所见,他明明距离飞鸟飞起的地点并不远,为何如今却瞧不见那片森林了,这儿就如同一个幻境一般,让其彻底的困在了里面
烈火和青嫣儿一前一后的朝竹林深处走了去,青嫣儿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她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缠绕在手中的青丝也从未曾放下过
林子里寂静极了,唯有风声缠绕竹叶带来的沙沙细响和他们脚踩在飘落的竹叶上发出的咯吱咯吱声,走着走着,青嫣儿忽的停下了脚步,转身望着烈火,轻轻的抚摸着自己垂在在胸前的青丝,青色的眼眸染上了一抹奇异的笑意,“想见雷姑娘,是吗?”
“我警告过你,别和我耍花样!”烈火捡起地上的一片竹叶就朝青嫣儿逼了进去,竹叶霎时就在她白皙的脖颈上划出了一道细细的血痕
“呵呵呵,这还动怒了呢?”青嫣儿似乎觉得烈火如今的涅有意思极了,将缠绕在手中的青丝放了下来,居然伸手抚上了烈火的脸
烈火不动声色的看着她,青嫣儿见此微微一笑收回了自己的手,朝后稍稍退了一步,轻笑道,“想见她,可以”
烈火根本不相信青嫣儿会如此好说话,他站在原地未曾移动分毫,以不变应万变,是在遇敌不清的情况下,最好的处事方式
“我还就喜欢你这样的人类男子,这儿的男人都太过软弱无能了,好生无趣”烈火在青嫣儿说到这儿的男人时,清晰地从她的眼中看到了厌恶和鄙夷的成分,但他依旧不发表任何意见,他要的只是知道雷沁烈风秦小狸他们的下落,其他的事,全都与他无关
“你还真是冷漠呢!”青嫣儿见此也不恼,浅浅一笑望着烈火道,“过来吻我,说你爱我,我立刻就让你见到那个什么雷姑娘的,如何?”
“痴人说梦!”果断的咀嚼声在青嫣儿的耳畔响了起来,她不怒反笑的越发动人,“当真不可能?那,她若是有什么事,我可就不负责了”
青嫣儿说着从身上掏出了一根簪子,舀在手中把玩着,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儿,对着脸色出现了明显变化的烈火道,“这东西也不知是何人的,要不,你蘀我带上如何?”
“……”烈火认得那是雷沁从他这儿要去的,就算烈风和秦小狸不在这儿,雷沁的下落,这个女人定然知道,“你究竟想如何?”
这已是烈火第三遍开口,青嫣儿舀着手中的簪子晃了晃,细长的眉毛微微上挑,似笑非笑道,“我也说了,过来蘀我带上这根簪子,吻我,说你爱我”
“你——!”
“我的耐心也有限,你若再不答应,我可就不敢保证,你再见到那个什么雷姑娘的时候,她是否安然无恙了”
烈火的双手紧握成了拳,眸光冷的吓人,青嫣儿只是望着他淡笑
“一切与雷姑娘无关,消你说话算话!”这几个字几乎是从烈火的嘴里挤出来的
青嫣儿笑,“那是自然”只怕见到了,你会后悔~
烈火冷情的朝她走了过去,无论他是否喜欢雷沁,雷沁为他做的一切,他全看在眼里,他无法让其被眼前这歹毒的女人害了,速度极快的在青嫣儿的脸上碰触了一下,迅速离开,眉宇已经皱成了山峰,那涅即使吃了苍蝇也不见得有那么难看
青嫣儿的脸色顿时就冷了下去,却也只是持续了一瞬间,便巧笑倩兮了起来,“我说的是吻我的唇,可不是脸”
“你——!”
“怎么,不愿意?那……”
如果可以,烈火现在就会将眼前的青嫣儿给碎尸万段,但是他一向冷静,此时更不能乱
“你最好温柔点,别再露出那种神色,否则的话……”
啪——!
身边的一棵竹子被烈火打成了两段,青嫣儿一时还未反应过来,就瞧见烈火那张冷峻的脸在自己的面前放大了一瞬间,在唇被碰上之时,青嫣儿的嘴角再次勾勒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烈火收起了所有的厌恶,冷眸盯着青嫣儿,沉声道,“我爱你”
虽然知道他是被自己逼的,但青嫣儿的脸上还是浮现了一抹红晕,舀出那根簪子道,“那,你蘀我带上吧”
n
bsp 烈火接过簪子,紧紧的握住了,再次抬头时,眼中已然没有了任何情绪,对准青嫣儿的青发,直接就给插了进去
“好看吗?”
“……”烈火心中的怒火早已被激的只差涌出来,冷着脸,终是违心的开了口,“好看”
闻言,青嫣儿突然对着烈火身后轻笑道,“还不出来,你这是要躲着看我们恩爱,看到何时呢?”
烈火冷眸盯着青嫣儿,她突然冒出这句话,又在打什么注意?
“我答应你的,我做到了”青嫣儿目光流转的凑到了烈火的耳边轻笑道,轻轻挥了挥手,烈火一回头,就瞧见了那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雷沁和凌双双
“雷姑娘,凌姑娘”烈火厌恶的甩开青嫣儿就朝雷沁她们那儿走了过去,不想却被双眸含泪的雷沁,狠狠的甩了一巴掌
“我以为是我不够好,原来只是因为你从未喜欢过我,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哈哈哈~”眼泪不可抑制的涌了出来,雷沁双眼模糊的望着烈火,心,痛的几乎让她窒息!
“雷姑娘……”烈火的心竟在这一瞬间紧抽了起来,即使在刚才被迫吻青嫣儿,也未曾有这感觉,他开口想解释,却发现自己不知该说什么
终是选择了沉默
“双双,我们走吧,我看清楚了,我真的已经很清楚了”雷沁拉起凌双双的手,逃也似的从这儿跑了出去,她不想再见到他,再也不想了
凌双双回头看了眼还站在原地的烈火,心中一片凄然,烈风对她,又何尝不是如此?他们兄弟二人莫不是都是如此无情无义之人吗?
“好吧,看在你们已经没有关系的份上,只要你答应留在我身边,我就放过她了不然,我可不保证她可以活着离开这片竹林”青嫣儿望着雷沁和凌双双落荒而逃的背影,心情愉快
她在将烈火带回来不久后,就瞧见了寻找而来的凌双双和雷沁,知道她们是来找烈火的,不由得动起了心思,将她们困在了竹林之中,设下了阵局,用来迷惑二人的心智,让她们只能瞧见局部的假象和虚幻的声音
真没想到,这事竟如此有趣,而且这男人比她想象中的有意思多了
烈火抬起了头,眼中没有任何情绪,平静的如同一潭死水般,纹丝不动,只是最后看了雷沁的背影后,转身,朝与她相反的方向离去,青嫣儿望着雷沁的背影微微一笑,便朝烈火追了上去
雷沁跑了一段,终于退下来,回身望着烈火和青嫣儿的背影,泪流满面……
烈风还在那片大草原中行走着,走着走着,脚下不知踩到了何物,眼前顿时就变成了一片竹林,他莫名其妙的敲了下自己的脑袋,这究竟是何地方,如此诡异
“咳咳咳~”
嗯?
烈风还在困惑之际,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阵咳嗽声,他疑惑而小心翼翼的朝声音的发源地走了过去,他可不愿再遇到蓝君儿
走了几步,忽然瞧见一人靠着一颗竹子,在低声的咳嗽着,看见那人的头发并不是蓝色的,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那个疯女人就好
只是,这衣物为何看起来有些眼熟,他猛然记起了这衣物的主人,试探性的唤了声,“雷姑娘?”
雷沁闻声回过了头
“雷姑娘,真的是你!你为何一个人在这儿?你可见到我哥和王妃她们了,还有,那个……”对于凌双双,烈风始终不愿意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心里矛盾之极
雷沁捂着胸口,也咳了两声,烈风见此状况不对,急忙走到了她的面前,雷沁望着烈风那张和烈火一模一样的脸,眼中的泪不可抑制的又涌了出来,站起身就紧紧的抱住了他
烈风被雷沁这么一抱,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举起双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雷姑娘,究竟发生何事了?你别哭啊”烈风担忧的问道,雷沁一个人在这儿受了伤,如今还哭成这幅涅,到底是发生何事了?
雷沁断断续续的抽泣了不知多久,烈风只觉得自己早已石化城一尊立在原地无法动弹的石柱了
而刚出去给雷沁找水的凌双双,正捧着水朝这儿跑过来,看到抱在一起的两个人顿时就愣在了原地,手中的水也掉在了地上
烈风身上的衣物,她认得,看着正在低声安慰雷沁的烈风,她忽然扬起嘴角笑了,原来他一直不是个冷漠的人,只是他的温柔从来不属于自己罢了
转身,努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她强迫他和自己拜了堂,成了亲,可是又如何呢?他还是千方百计的想逃,从誉海大陆追到云尘大陆,再到这儿……
她和他之间,差的似乎只是一份休书了,突然的,就有些累了
转身,她知道烈风会照顾好雷沁的,这里已经不需要她了,她想回家了,回到誉海大陆,她还是那个我行我素潇洒肆意,无数人捧着手心的千金大小姐吧
“很抱歉”烈风和雷沁谁也没发现转身离开的凌双双,当烈风还在想如何安慰雷沁的时候,雷沁却突然松开了自己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道了声歉
烈风尴尬的笑了笑道,“无碍”
“雷姑娘,你受伤了?还有你为何一个人留在此地?”烈风回过神来,立即将心中的疑惑问出了口
雷沁这才想起凌双双出去给自己找水和草药了,可是为何到了此时还未回来?心里不由得有些焦急,“烈风公子,凌姑娘去给我找水了,但是现在已经过了如此之久了,我的她是否出了事,我留在这儿没事,你快去找找吧!”
双双?
烈风一听到凌双双也在此处,眼睛不由的亮了起来,转过头就开始四下寻找了起来
雷沁瞧见烈风这涅,不由的笑了起来,他终究是在乎凌姑娘的,凌姑娘比起自己来说,要幸运多了
“烈风公子,你快去吧,相信凌姑娘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雷姑娘,你在这儿等等,我找到双双,立即就回来”烈风急忙朝雷沁说的方向跑了去,跑了几步,忽然又退下来,自从凌双双找来,他们这一路上,她几乎没有同自己说过话
这已经是他这一年来,第十次逃跑了,其实在凌双双再次追来的时候,他已经不想再跑了,对她究竟是什么感情,他说不清,但是他知道自己是在乎她的,否则在面对蓝君儿的时候,他的心底不会如此排斥,他只是不知该如何面对她而已
然而,任由烈风如何找,却怎么也找不到凌双双的踪妓
凌双双沿着竹林一直走,一直走,眼前的景象就这般改变了,青翠的竹林变成了荒凉的沙漠,凌双双只想走出这儿,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刚才走过的路全消失不见了,身前身后皆是一望无垠的沙漠,日头在头顶熊熊燃烧着,漫天的黄沙,炙热的阳光像烤炉一般灼烧着大地,照的人口干舌燥
凌双双站在沙漠之中,外头热的烤人,她的心却冷的骇人,就在这时,远处似乎出现了一阵狂风,卷起了四周的黄沙就朝她席卷了过来
她本能的倒退了一步,朝那龙卷风的反方向狂奔,谁知另一方向竟出现了一阵更猛烈的龙卷风,毫不留情的就朝她狂卷而来,那风速越来越快,过境之处,寸草不生
凌双双才跑了几步,就被那阵风追上了,身体被卷入了其中,漫天的沙尘,不断地有石子袭击着她的身子,眼前的视线渐渐模糊……
颜封绝修月杉琉云三人一路闯关过局,默契越来越好,在距离孤岩岛正中心不足百米的地方,颜封绝和修月一人一掌击中了朝他们缠绕而来的巨蟒,杉琉云则一如既往的懒懒的倚在一旁的大树上,还不忘在旁点评一两句,“你们俩的默契倒比当年更甚了”
两人谁也没有理会杉琉云,所谓的蟒蛇不过是幻境幻化出来的,这儿还不到真正危险的地方
“别耽误时间,快点!”颜封绝不悦的瞥了杉琉云一眼
“我看你们两人也对付的了,莫不是还需要我出手?”杉琉云充分发挥了他暗藏许久的痞气,躲在两人身后,看着颜封绝和修月两人联手,随着动作的加快,衣袂翻飞,一招一试,配合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巨蟒根本来不及闪躲,就已经连连挨了数击
随着颜封绝在其七寸所在地刺出一剑后,“巨蟒”轰然倒地,瞬间便化为了一团烟雾,而他们眼前的景物也再次变化了起来,四周的树木渐渐隐退,一些玉石瓷壁建造的建筑物犹如雨后春笋般从地下冒了出来,不消半会儿,他们就已经置身在了一座天宫一般的城市之中,若不是直接到这儿的人,绝对难以相信他们现在还处在一座孤岛上
“嗯?这儿倒是越来越有趣了!”杉琉云感叹了一句,朝两人望去,“你们说,可是?”
两人皆未回答,他们前面的土地忽然向下陷了进去,不一会儿一架升降机缓缓上升停在了他们的面前,杉琉云瞥了身边的两人,有
些幸灾乐祸道,“你们俩真的要下去?月,你说这么多年了,那红艳儿是否还在等绝呢?绝,你猜那个黄冰儿会舀什么招呼月呢?”
两人同时回头冷冷的瞥了一眼滔滔不绝的杉琉云,当年的事,谁也不见得比谁好,颜封绝望着杉琉云冷冷的扫了一眼,“你倒是越来越有做小宠的本质了!”
语毕,不顾杉琉云已经全黑了下来的脸,直接踏上了那架升降机,当三人全都上去了之后,机器自动感应的启动了起来,朝地底深处沉了下去,原本大开的升降的入口也随之关闭了起来
一路下来,地底下并非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状况,相反的,这儿灯火通明,甚至比云京的夜市还要繁华
“恭喜三位顺利通过孤岩岛的考验,我们国家拥有全世界最先进的设备,可供各位客人娱乐享受,只要留在这儿,我们可保证客人们衣食无忧,坐享心中所想”
升降机快要运作至地面,三人双脚还未落地之际,一身着红衣罗裙的女子便在地面对着他们鞠躬颔首,彬彬有礼的说道
三人全都听到了这女子的声音,不用看清面貌,他们的记忆似乎都在这一刻全然复苏了
“一切倒是并未有所改变”
“……”当红艳儿听到这话,猛然抬头瞧见了站在另一旁的颜封绝时,刹那间,眼眶便红了,泪水犹如清晨的露珠摇摇欲坠的挂在眼眶之中,只是相见无言,唯有泪千行
这是她十五岁那年爱上的人艾曾以为他会陪自己相守到白头,毕竟他们曾志同道合愉快的相处了三个多月,然而,她怎么也想不到,在他们成亲的当日,他却趁着孤岩岛防备最松的时刻,从这儿逃走了,逃的那般毅然决然
他宁狱br /> 大结局 下 出人意料的结局
记住哦!
秦小狸急忙闪躲,拍打,但脚腕却被狠狠的端一下,她只觉得一股钻心的刺痛从脚腕处蔓延至了全身,脑子一片混乱,四周的景象如同万花筒一般变化无常
吟画一见情况不妙,急忙化作了原型,想借助灵力将这群蚂蚁赶走,怎知这些蚂蚁像是恶狼见到了新鲜羊肉般,一发不可收拾的朝着两人就涌了上去……
蚂蚁的数量还在急速增长,吟画眼见着秦小狸倒了下去,放出身上的灵力将其托到了半空中,他没有想到会在这儿遇到这种剧毒的蚂蚁,眼见着自己和秦小狸都被困在了蚂蚁的包围之中,他唯一能做的便是使出全力,将秦小狸送到稍微安全点儿的地方,他灵力一耗粳那群蚂蚁顿时朝他蜂拥而上……
突然,寂静的森林卷起了一阵强风,吟画昏迷之前,似乎看见了一身着黑衣的男子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姐姐……”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拉着那人的衣角道,“救救姐姐……”
之后,他的世界便只剩下了无边无际的黑暗……
“那个女人根本不信你,那样的女人你还要?”萧风飒飒,冷却了谁的心?青嫣儿不紧不慢的跟着烈火,语带嘲讽的说道
烈火终于停下了脚步,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那又如何?”
“如何?”青嫣儿巧笑倩兮,走至烈火的身前,伸出细长的手指,想要碰触他,却被他闪身躲了过去,她扬起唇角阴冷的笑道,“不如忘了她,和我在一起有何不好的?”
“可笑!”烈火猛地甩开了青嫣儿还欲朝他伸来的手,眼中满是寒气,青嫣儿却毫不在乎,笑的越发妩媚,“很好,既然你不愿意忘了她不如,我帮你?嗯?”
“你找死!”
“不如我们试试?”青嫣儿丝毫不在意烈火的寒气,微微一笑道,“你看我敢不敢!”
两道视线在空气中交战着,青嫣儿玩弄着手中的发丝,似笑非笑,她要的,还有得不到的吗?
“怎么?我劝你还是好好考虑考虑我的提议,也不怕告诉你,据我所知,进了这儿的还真是没几个活着出去的,即使出去了,早晚也要回来的你若从了我,或许我会考虑放过那个雷姑娘一马,嗯?”青嫣儿的话中处处透露着威胁,烈火紧蹙着眉宇,一股在战场历练多年的阳刚之气在那张脸上展露无疑,青嫣儿顿时更觉得这个男人,是她想要的了
烈火如今已经可以确定他到了孤岩岛,爷和王妃势必都在此地,而眼前这个女人,定然知道如何能寻找到爷他们,再者他也不愿连累雷沁
青嫣儿见烈火沉闷的站立在原地,眉宇轻佻道,“你若不说话,我只当你应下了”青嫣儿笑着道,伸出手就朝烈火靠了过去
烈火冷眸倒退了一步,避开了青嫣儿的碰触,“少说废话!”他极度厌恶这个女人的碰触
“呵呵~既然如此,我这就带你回去见父皇”青嫣儿浅笑着,眼中几不可见的闪过了一道寒光,融入了青色的竹林之中
不知昏迷了多久,吟画终于醒了过来,入目所及之处,竟是一片荒漠,根本看不见秦小狸的身影,此时的他灵力耗了大半,想要幻化成丨人形暂时也不可能了,身上的蚂蚁已经不见了,只有红肿的伤口在它的身上覆盖着,他一有力气,就站了起来,望着四周大声的喊叫了起来,“姐姐——!姐姐——!”
然而无垠的沙漠,回应他的只有烈日的曝晒,不知叫唤了多久,它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身上的咬上也开始吞噬他的神经
“兔兔?”吟画正浑身疼痛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在他的耳畔交换着,他微微睁开了眼睛,动了动长长的耷拉在脑袋上的耳朵,四只爪子趴在地上已经动弹不得了
“兔兔?兔兔,刚才是你在说话吗?”那声音依旧在耳边挥之不去,吟画挣扎着开口道,“谁?谁在这儿?”
“兔兔,你真的会说话,已经好久没有会说话的动物到这儿来了”那声音微微的叹了口气,吟画努力的睁开了眼睛,却没有见到任何身影,心中不由的有些冷然也有些颤意,“你是何物?”
“你也很怕我吗?呜呜呜~”那声音居然就在吟画的身边哭了起来
这儿虽然是妖的世界,然而妖也有好有坏,特别是落入这荒漠之中,秦小狸也不见了踪迹,吟画不得不小心谨慎,然而那声音却越哭越伤心,哭的四周渐渐的卷起了风,吟画暗叫不好,急忙挣扎着安抚道,“姑娘,请爀误会,我并非害怕你,只是我受了伤,我姐姐也走丢了”
“你所言非虚?”哭声戛然而止,“你受伤?p&gt
耍俊?p&gt
吟画的力气只够他动动他的耳朵了,沙漠没有水,他是坚持不了多久的,“不知姑娘的原型为何物?为何我看不见你?”
“呜呜~”那声音听到吟画的问话,再次悲伤了起来,声音渐渐的飘远了
空旷的沙漠之中,看不见任何动植物的声音,却能听到人的哭泣声,还哭的如此忧伤,任谁都会毛骨悚然,然而这声音渐渐的传入她的脑海之中,竟让他觉得有几分莫名的熟悉感,彷佛在哪儿听到过似的
“姑娘,别走……”吟画低声力气不足的倒在地上喘着气,抬起脑袋望着只有热风吹过的天空道,“如果可以,能站到我的身边来吗?”
“……”空气中的声音再次停止了,沙漠彷佛在这一瞬间安静了下来
突然,一阵愉悦的声音响了起来,“是真的吗?兔兔,你真的不怕我,愿意让我站在你的身边吗?”那声音犹如清晨啼转的黄莺的叫声一般悦耳,让人听了也随之愉快了起来,然而,声音的主人在激动过后,彷佛想起了什么似的,低低的问了句,“你……你不怕我吗?无论是人还是妖或者是小动物,她们都怕我,可是,我不会伤害到他们的,我只是……我只是……”
“你只是没有幻化成形的妖而已,而我如今这样,你不是也不怕我吗?”吟画有些了解她的心思,曾经他还是兔子的时候就会说人话了,那时候他新奇的每天都想和人说话,雪无殇话少,他便偷偷的溜出去,然而渐渐的那些人将他当成妖怪,说他会害人,吃小孩,那种被误解的只能到处逃窜的感觉,他如何不懂?
“可是我们这儿有很多还未幻化成丨人形就会说话的小动物呢,我努力修炼了那么久,可是还是化不成丨人形我是不是很没用”
吟画已经渐渐的陷入了昏迷之中,空气中的人似乎也感觉到了,急忙飘了下来,“兔兔,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你感觉的到吗?”
话音刚落,吟画就觉得有一双手在他的身上抚摸着,虽然看不见人,但他的脸上还是闪过了一丝绯红,还从未有人如此抚摸过他,除了上次猫儿出生时,他和小狐分别被雷劈重,落入了一个莫名的空间的时候
“兔兔,我叫紫影儿,你别怕,我试试我可不可以蘀你将你身上的伤治好了”说着,那双小手就朝他被叮咬了的那些伤口抚摸了过去,被她抚摸过的地方,竟传来了一阵清凉感,渐渐的那种刺骨的胀痛居然消失了,身上被叮咬的伤口也开始渐渐愈合
“谢谢”不知紫影儿从哪儿弄来了水,给吟画灌了下去,吟画身上的伤口神奇的愈合了,身上也有了些力气
紫影儿见吟画已经恢复了过来,不由的也跟着高兴了起来
“对了,你刚才是在找你的姐姐吗?”紫影儿忽然想起刚才吟画一直在叫姐姐,而她就是被那个声音给吸引过来的
“姑娘,不知你是否见过我的姐姐?”吟画闻言急切的询问道,“我和姐姐方才遇到了红头蚂蚁,我用灵力设了结界将其保护了起来,我醒来后,就在这儿了我记得我昏迷前似乎见过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你可认识?”
“身着黑衣?”紫影儿反问了一句,突然大叫了一声,“我知道了,肯定是——!”
庄严肃穆的地下宫殿内,一中年男子一脸冷肃的端坐在几十集台阶上之上,两旁阴森森的站着十几位衣着怪异的男人,有老有少,唯一相同的怕只有那骇人的气超震得整个场面像被阴霾笼罩了般,压抑无比
“你们倒还有胆量回来”孤岛主不冷不淡的扫视着站在地下的颜封绝修月和杉琉云三人,单手轻轻扣着他坐下的黄金镶嵌而成的宝座,让人猜测不出他究竟打算如此处理这三人
“我们有何不敢回来的?”杉琉云抢了一把椅子,慵懒的靠在那儿,望着孤岛主,丝毫不为他那骇人的气场所威吓
颜封绝只是站在一旁冷笑,他娘子身上的蛊毒和这儿的人分不开,何必多次一问
修月不动声色的站立在一旁,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寻到放蛊之人后,他们要做的便是离开这儿,将人带回去,这期间必须找好退路,他知道颜封绝办事从来不会只安排一手,正如他同样不会
“不愧是逃出去的人类,有胆识!”孤岛主赞赏了一句,突然从宝座上站了起来,朝底下的三人走了下来
三人谁也没动,心中却多了一份警惕,这个孤岛主十年前就比他们想象中的要难对付的多,十年过去了,他的容貌似乎没有分毫改变,不对,是这儿的人的容貌都没有丝毫改变
这儿太过诡异,这孤岛主太过狡猾,他们不得不防,以不变应万变
“来人,招呼他们住下,本岛主今晚要大设宴席,聚岛同庆,不醉不归!”
“等下!”就在孤岛主下完令,转身朝他的宝座走回去的时候,颜封绝突然冷冷的开了口,孤岛主回头,眼中尽是戾气
颜封绝根本不惧他的眼神,盯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道,“别耽误时间,我们为何而来,你定然清楚!将那在我娘子身上下蛊毒的人交出来!”
“蛊毒?”
“绝,人家岛主好不容易想招呼我们一顿,你这般也未免太不给他面子了”杉琉云站了起来,走到了颜封绝的身边,望着已经变了脸色的孤岛主道,“不过,这招待,更像是鸿门宴,我们还真是难以下咽呢!”
“你们别不识抬举!”站在一旁的一名血气方刚的男子受不得杉琉云那嘲讽的语气,冲着三人就破口叫嚷了起来
“不识抬举?”杉琉云抬手朝那人一甩衣袖,一根银针就从他的袖中飞射而出,朝着那人的嘴巴直刺而去,若不是那人身边有人出手,那男子当真就该永远的闭嘴了
随着这一意外事件的发生,气氛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站在两旁的人已经有不少藏起了手,在手掌心运行着各自手中的灵力,而颜封绝三人也不是吃素的,双方就这般对峙着,谁也未曾开口
“父皇……”这情况是红艳儿最不愿意见到的,刚想开口从中斡旋,就被另一道声音给截断了
杉琉云听到那声音,一向不紧不慢的人竟蹙起了眉,闪身打算躲避
来人一头橙色长发如合的波浪一般卷着,与红艳儿的温柔截然不同,喊起人来都是中气十足,全然不具备一个女子应该有的气质和贤惠,此人不是他人,正是岛上的二公主——橙旋儿
亦是当年杉琉云到此地被其强行当成小宠对待的彪悍女子
“小宠儿——!”橙旋儿刚听了说,曾经逃跑的那三个人又回来了,放下手中所有的事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没想到当真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小宠儿
“该死的小宠儿,你居然敢逃跑?我当年待你还不够好?果然不能对宠物太温柔了!”橙旋儿说着就朝杉琉云扑了过去,杉琉云闪身就躲,拉起左手边的修月就朝橙旋儿那儿推了过去,自己则躲到了颜封绝的身后
修月瞥了杉琉云一眼,闪身躲开了橙旋儿的袭击,他和颜封绝都知道,杉琉云一直未娶妃全然是拜这个橙旋儿所赐,平时的杉琉云看上去和一般人并无二样,但一旦面对未婚女子,他定然躲得比谁都远
“小宠儿,你竟敢反抗我!”橙旋儿生气了,从身后抽出了一条绳子,朝着杉琉云被冲了下去,杉琉云下意识的想躲,却猛然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躲的必要,如今的他已经不是十年前的他了,他并非打不过这个野蛮的疯子,他为何要躲?
“我为何不敢反抗?”杉琉云话音刚落,已然拽住了橙旋儿朝他甩过去的绳子,猛地一用劲,橙旋儿手中的绳子就被杉琉云给空手夺了过去
橙旋儿望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难以置信的望向了杉琉云,杉琉云妖魅一笑,手一甩,便将那根绳子抛至了半空之中,脚尖点地,飞身跃起,手起掌落,那条几米长的绳子已然断成了好几段
这下子不但橙旋儿看呆了,孤岛主和那些站立在两旁的人也全都沉眸深思了起来,这几人虽是凡人,但是能力却足以让他们惊叹
“别再叫我小宠,否则别怪我打女人!”杉琉云甩开手中的绳子,冷冷的警告道,那眼神也让橙旋儿不自觉的产生了一丝胆怯,可这橙旋儿天生是个彪悍的主,即使被杉琉云吓住了,也不会就此放弃她认准的宠物
若不是能征服吓到自己的宠物,岂不更有成就感?
但看她小宠儿如今的本领,来硬的想必会伤了他,倒不如用计谋
就在橙旋儿在想着该如何将杉琉云再绑回去养着的时候,门外走进了一个人,俯在孤岛主的耳边,望着颜封绝三人就对其低语了些什么,孤岛主听完后,望着底下的三人,缓缓的开了口,“你们想要解蛊毒的解药,我可以给你们但你们进行三项挑战,若你们能活着过关,我不但送你们解药,还放你们安全离开!”
三人虽然都觉得这其中有炸,但终究没有多说,颜封绝只是淡淡的问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