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33部分

了句,“时间!”
“明日早晨,进行第一项!”孤岛主也不多说,这话过后便吩咐下人,将三人带去客房消息,同时也给他的两个女儿放出了警告,这段时间不准去找他们三人,一切比赛结束再说
赢了,他们可以得到想要的;输了,便是留在岛上终生为奴为隶,任岛上任何人随意差使
孤岩岛,幻境沙漠
紫影儿听说吟画是因为灵力耗尽才变成了原型,想着还是人形的时候,行动方便时,于是就用她的灵力将吟画幻化为了人形,吟画不知紫影儿在想什么,只是在他化为人形的那一刻,紫影儿沉默了很久,开口的时候,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她问,“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吟画愣了愣,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紫影儿沉吟了几遍,又没有声响了,吟画也没做多想
茫贸漠之中,顶着烈日的曝晒,紫影儿正领着吟画去寻找她的大哥和秦小狸,不只是何故,天气变得越来越炎热,吟画本就伤口刚愈合,需要大量的水分,在沙漠上行了这么一段路之后,亦有些坚持不住了,汗水从他的脊梁上流了下来滴落到了沙漠之中,瞬间蒸发,与空气融为了一体
“你怎么样?要不要先休息一会儿,大哥哥也不知在哪儿♀儿好像是大哥哥设下的结界,必须找到他才行,否则无论我们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的”紫影儿无奈而担忧的声音悠悠的在吟画的耳边响了起来
吟画朝声音的发源地摇了摇头道,“我没事,我相信我们定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你的大哥,找到我的姐姐的”
其实,吟画的心里很是担忧,在这儿秦小狸的安全是得不到保证的,他隐约知道当年妖灵大陆发生了叛乱,狐王为了抱住秦小狸才设法将她的灵魂送到了另一个世界
“对不起,我……我帮不了你”
“怎么会?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谢”吟画舒展嘴角语带轻松的朝着紫影儿的方向笑道,那笑容犹如春风般滋润了紫影儿的心田
她站在了原地,笑着笑着,忽然就哭了,望着太阳的方向,伸出了双手,大声的说道,“伟大的苏格拉神,请赐予我力量,我已寻到那位不害怕我不嫌弃我的人了从今日起,他生我存,他死我亡,我愿接受他日一切的苦难惩罚,祈求你赐予我力量……”
随着紫影儿话语的结束,她身上的封印亦被解除了,出现在吟画的面前的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皮肤彷佛水晶般在阳光下散发着异彩,一头紫色的长发垂落在了胸前,璀璨夺目
吟画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人,上次他被劈入另一个空间,见到的人就是她,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尴尬的别过了脸
“阿画……”紫影儿不知何故,脸上也出现了可疑的绯红,两人相顾无言的红着脸,在沙漠中站立着,刚才还热的让人受不了,这会儿居然连几十度的高温曝晒也感觉不到了
两人就这般在原地不知站立了多久,紫影儿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影儿,我是影儿,紫影儿”
“我……我知道……”吟画居然结巴了起来
“呵呵~”紫影儿被吟画的涅给逗乐了,笑了一会儿,想起了自己现在要做的事,对着吟画说道,“我现在应该可以破大哥哥的结界了,你等我一下”
“嗯?”吟画还未回过神,就见紫影儿低着头念叨着一些他从未听过的语言
就在这些话从紫影儿的口中传出时,天地开始转变,沙漠渐渐隐退,烈日也消失不见了,天气开始变得凉爽了,景物开始变鸀,炎炎夏日就这般变成了阴凉的春日,四周清凉无比
“大哥哥,你在哪儿翱”紫影儿对着森林深处大声的呼唤道,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她正疑惑之际,一个三寸的小人儿从地下钻了出来,起初看见紫影儿还在诧异,可但它瞧见紫影儿那头及腰的紫色长发时,顿时单膝跪地道,“小人参见公主,不知公主有何事需要小人效力?”
“那个,不知你可有瞧见我的大哥哥?他此时在哪儿?”
“这个,请容我查查”那小人儿说着单手一挥,一部巨型的书册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一挥手便开始翻阅了起来
“启禀公主,大皇子不久前似乎去了岛中心”
“你先退下吧”紫影儿挥了挥手道了谢,那小人儿便消失在了地底下,紫影儿回头望着吟画道,“阿画,我们去岛中心吧,大哥哥在那里,你的姐姐肯定也在那儿”
一夜时间,转瞬即逝
翌日,颜封绝修月杉琉云三人在仆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岛中心的露天广超孤岛主
端坐在广场之外几十米高的高台上,身边站立着的正是昨日在宫殿见到的那些人,而广场外围早已被岛上闻风而来的百姓全权占据,围了的水泄不通
似乎是嫌弃底下的人太吵,孤岛主朝站在他右侧的男子使了个眼色,只见那男子衣袖一挥,顷刻间四周的声音消失的了个无影无踪
“开始吧!”孤岛主挥手下命
三人所处的环境立即发生了变化,密闭的空间,黑雾环绕,伸手不见五指,这所谓的挑战,竟不曾给丝毫提示
三人谁也未曾说话,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做出了相同的选择,三人背靠背围成了一个圈,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了对方,当年的他们就是靠这样的方式,一路闯出去的
相信?
亦或是不信?
颜封绝握紧了手中的剑,不再考虑这些,至少现在他们的目的是相同的
晨风从镂空雕刻的窗框吹进了房内,撩起了檀木制成的大床上的帷幔,女子的身影在帷幔后若隐若现着,秦小狸蹙眉,头有些疼痛,缓缓的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陌生的房间,她微微动了动自己的手,猛然碰到了身边的东西,竟是有温度的
她转头,愕然发现自己的身边躺着一名衣衫半褪的男子,脸上戴着一张黑宝石镶嵌的面具,正呼吸均匀的沉睡着,而她身上也好不到哪儿去,外衣已经不知去哪儿了,只有单薄的亵衣亵裤还穿在身上,她的脑子轰然炸开
下意识的抬手朝那男子的颈部砍起,那男子似乎感觉到了那股强烈的杀气,乍然睁开了双眸,伸手握住了秦小狸那正劈向他的手,那力度大的几乎将秦小狸的手腕捏碎
秦小狸蹙眉,手脚并用的朝他袭击了过去,一脚踹在了他的肚子上,趁其不备,从床上爬了下来,抽出放在一旁的剑就朝他的胸膛刺去
那男子竟躲也不躲,任由秦小狸手中的剑刺进了他的胸膛,鲜血顺着剑刃流了下来
“你就是如此这般对待你的救命恩人的?”男子的声音沙哑低沉,带着一股冷惑的阳刚之气,说着竟握住了那柄剑,朝自己的胸膛刺了进去,如同疯子一般的举动,不由的让秦小狸黛眉颦蹙
隐约想起自己被那红色的蚂蚁袭击,吟画化成原型将其送了出来,之后便失去了意识
“你究竟是何人?”秦小狸紧握着自己手上的剑,冷声质问道,那男子冷冷的瞥了秦小狸一眼,那眼神犹如万年寒冰,竟让人不自觉的产生了寒意
“你无需知道”语毕,只见他大手一挥,秦小狸手中的剑瞬间消失不见了,而他身上的伤口也开始自动愈合
秦小狸记得吟画说过,这儿是妖灵大陆,她可以感觉的到,眼看的这男子身上的灵力比自己要强劲的多,她不是他的对手
“同我一起来的人,他在哪儿?”秦小狸放缓了语气,但语气中的不悦已经清晰可闻
男子并未理会秦小狸的问话,走到屏风前,取下衣物,将其丢给了秦小狸,“穿好衣物立刻离开这儿,这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一语毕,不顾秦小狸的反应,那男子自行穿上衣物,便拉开房门走了出
秦小狸舀着手中的衣物,蹙起了眉,离开?只要封还在这里,她就绝对不会离开
刚将衣物穿好,就听到了外头的敲门声,“姑娘,奴婢可以进来吗?”
秦小狸走到门前打开了房门,就见一丫鬟装扮的女子朝她杆疙,对着她自己身后跟着的那几名手里舀着铜盆毛巾还有饭菜的人走了进来
“姑娘,这是公子蘀你准备的,你若还有需要尽管吩咐我们便是还有,公子说,若是姑娘没有其他的需要了,让奴婢今日就送姑娘离开这儿”那丫鬟说着,饭菜已经摆放在了桌上
秦小狸一言不发的盯着那丫鬟,那丫鬟只是有礼的带着浅笑,“告诉他,他的好意我心领了,事情没做完,我是不会离开这儿的若他真如此之好,倒不如蘀我将我的同伴找来”
“姑娘的话,奴婢会转告给公子的若姑娘无其他的事,奴婢先行告退了”说着,见秦小狸不语,便带着一众的丫鬟离开了
连丫鬟的灵力都可以和她身上的灵力相抗衡,秦小狸不得不重新考虑接下来的事该如何应对
黑雾环绕的密闭空间,黑雾越来越浓稠,渐渐的竟从中滴出了如墨一般的水来,那黑色的水在地上流动着,竟化为了一条条黑色肥大的虫子
三人皆是一愣,几乎是同时闪身避开了那些虫子,用内力将其击成肉酱,水越来越多,虫子如雨水般从天而降,杉琉云脱下外袍,想要阻挡,谁知衣物在碰到那些虫子的同时,竟被烧出了一个大洞
“绝,月,这究竟是何物?”杉琉云丢下衣袍朝两人靠了过去
“小心别碰到那些虫子,那是虫蛊!”
“蛊?”杉琉云原本还懒懒的随意应对着,一听到是蛊,整个人立即警惕了起来,“可有闯过去的办法?”
见自己身边的两人皆沉默不语,杉琉云也不再问了,这三关果然没有那么容易闯过去,孤岛主会答应,应该一开始就是想光明正大的用蛊毒来控制三人
吟画紫影儿和烈火青嫣儿几乎是同一时间到达岛中心的,他们一进来,便听说了有人在广场那儿进行挑战
烈火急速就朝广场那儿赶了过去,当吟画和紫影儿正挤进人群的时候,吟画一眼便看到急速而来的烈火,青嫣儿追了过来,还在诧异于她妹妹居然化为了人形,便被广场正中央的“嘭——”的一声巨响给吸引了注意力
颜封绝他们在里面瞧不清外头的情况,但是外面却能看清他们的一举一动
不知里面出了何事,杉琉云被修月一掌打了出去,刚才那巨大的声响,便是杉琉云撞击到结界发出的声音,而颜封绝和修月已经动起了手
这次比上次他们约好的决斗打的还要激烈,两人浑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打的鲜血淋漓的,在各自的四周皆形成了一个充斥着杀气和煞气的包围圈,剑与扇在空中交汇撞击,两人出手,谁也不输给谁,都恨不得将对方置于死地,颜封绝琥珀色的双眸已经变成了血红色,而修月的黑眸变得越发的阴沉
杉琉云倒在地上,身边的那些恶心的虫子已经消失了,但是现在情况变得更糟糕了,颜封绝和修月都彷佛被恶魔附身了一般,对他全都下了死手
“爷——!”烈火叫着就欲冲进去,却被那设在颜封绝四周的结界给反弹了回来,吟画急忙上前,将烈火给拉离了那结界
“烈火大哥,你进不去的!”吟画盯着那结界,眼神变得异常的冰冷,“结界里隐藏着七七四十九个恶灵,姐夫和修月都被附身了”
“……”
杉琉云躺在地上几乎不能动弹,以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阻止不了颜封绝和修月两人,虽然知道这两人仇怨很大,但即便如此也未曾想如今这般过,更何况是此时,定然是哪里出了问题
为何他们两人变得如此诡异,而他除了被他们打成重伤外,并未遇到何种怪事?
刚才那些虫子是何时消失不见的?
杉琉云的脑子里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强撑着站起了身子……
“绝杀天下——”
“月影无痕——”
随着两道同时响起的大喝声,颜封绝的眼睛顿时从浅红变成了深红,剑气在结界内幻化成了强大的金色气流,朝着修月直击而去;而修月身侧则形成了一强大的白色光球
气流与光球相撞的那一瞬间,结界瞬时被打破化为了泡影,而围绕在结界外看热闹的人也被这巨大的冲击力全都击飞了出去
结界中的三人都受了重伤,颜封绝和修月两人在昏迷之前,都蹙眉看了对方一眼,他们的实力果然还是不相上下,只有联手才对付的了这里的人
孤岛主没料到自己设下的结界居然会被人类给破解,脸上表情虽未变,但轻叩在宝座上的手已经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爷——!”烈火在颜封绝昏迷倒下前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颜封绝隐约觉得自己听到了烈火的声音,心中一凛,却已没有力气再去多想
颜封绝身上的伤很重,修月身上的伤更重,杉琉云还相对伤的轻些,至少他还是有些意识的,不过那衣衫不整,白皙的肌肤混合着血渍的涅,更增添了一份魅惑,一时瞧的不少在广场中的少女都丢了神智~
结界被破,孤岛主不得不宣布,颜封绝他们闯过了第一关,同时吩咐下人将受伤的三人带下去疗伤休息,在其几个女儿的恳求下,勉强的答应了等颜封绝他们的伤势好了,再进行下一关
而秦小狸留在那个房间并未离开,无论如何秦小狸都算的上那男子救回来的客人,她不愿离开,那丫鬟也不好勉强,吃喝用度的也都按照贵客的身份给秦小狸准备,那男子倒是再没出现过
而这儿彷佛是设下的一个结界,与孤岩岛其他的地方一点儿也不相通,秦小狸不离开孤岩岛,而想到这院落的其他地方却也做不到
那男子似乎非常不愿意秦小狸和孤岩岛上的人有任何接触
秦小狸急着出去,却寻不到办法,不得不在用餐时,向那一直伺候她的丫鬟询问那男子的下落,丫鬟只是将一切摆弄好了,对着她疙道,“姑娘,奴婢等人也不知公子的下落”
一句话便将秦小狸的后续全部截断了,即使知道丫鬟未向自己说实话,秦小狸也无可奈何
她不能再这般被困在这儿了,封定然在这个岛上,吟画如今还下落不明,在这多困一天,外面的变数便会多上一分,她必须得从这儿出去
岛上的药物和医疗术都很高超,即使是受了重伤的三人,在药物和大夫的治疗下,几日后伤口已经愈合了,就连内伤也无大碍了
在他们昏迷的这段期间,孤岛主得知烈火和吟画是来找颜封绝的,二话不说也不顾青嫣儿和紫影儿的苦恼撒娇,直接将他们二人关押了起来,只说等颜封绝他们闯过了剩下的两关后,才会考虑放他们出来
颜封绝昏迷的这段期间,红艳儿一直在他的身侧照顾着,待颜封绝醒了过来,便不再让其天天待在自己的房里了,只道是男女授受不亲
他潜意识中觉得自己在昏迷前听到了烈火的声音,还在疑惑为何在云尘大陆边疆的烈火会来这儿,莫不是娘子出了何事?
然而这儿的人全都矢口否认有其他的人到达孤岩岛,颜封绝只当自己伤总出现了幻觉
杉琉云那时倒还有几分清醒,但那时的他也是处于半昏迷状态,对于烈风和吟画是否在此地,也不敢做出百分百的肯定
待他们的伤势已经愈合的差不多,第二项挑战项目也随之开始了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三人用过早膳,便被带到了一个环形的竞技场外,从一小门走了进去沿着一条通道走了出来,就瞧见四面皆是高耸的铁栏杆,而栏杆上是围绕成环形的座位,一排又一排,成环状围绕着,座位上挤满了人群,一瞧见他们出来立即响起了通天的欢呼声
“这是将我们当成了稀有动物了呢!”杉琉云有些不满的瞥了眼上头的那些人头
每个国家每隔几年几乎都会举行一些特殊的活动,他们三人身为三国的皇子,自然知道这情况和氛围意味着什么
三人的关系似乎还只是汪在合作上,依旧没有好转
颜封绝除了对秦小狸说的话会多些,平时就是个沉默是金的人;而修月除了必要的交流应对,几乎不会去说些无用的废话;只有杉琉云无所顾忌的会说些废话,想缓和三人之间的关系
但男人之间的友谊或许就是这么奇怪,一旦心里有了个结,不彻底的动拳头,是无法解开的,更何况他们之间并非只有一个结
这日,秦小狸还在想着如何可以同外界取得联系,她曾动用灵力试图召唤动物,但是这儿的结界似乎对动物具有防御作用,根本没有任何动物进得来
就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姑娘,不知奴婢是否可以进来?”
秦小狸走了过去,打开了房门,就听那丫鬟道,“公子说,若是姑娘想去外面瞧瞧,他今日正好有空可以陪姑娘前去,让我们来给姑娘梳妆打扮一番”
秦小狸闪过一丝疑惑,侧开身子让门外的几人走了进来,换上了一件青衣百褶罗裙,头发被挽成了飞云髻,插上了一根青葱碧鸀的玉簪子,瞧的几个蘀秦小狸打扮的丫鬟眼中都闪过了惊艳,却被秦小狸那冷艳如冰的眼神给吓的瞧往了别处
“姑娘这么一装扮,倒是把我们岛上的都比下去了”一切都完成了之后,那丫鬟掩嘴笑了笑,对着身后的小丫鬟道,“小心,去将公子吩咐的面具舀来”
秦小狸如今只想出这个院子,找到颜封绝,其他人如何看,与她毫无关系
因此,当那丫鬟舀上来一张绝美散发着汉白玉般的光泽的面具,摆放在她的面前,恭敬的请她带上,并言明道,“公子有令,姑娘若要出去,必须带上这张面具方可”时,她只是舀起面具查看了番,确定面具上并无乾坤后,便带上了
丫鬟们见她已经准备好了,便疙退了下去,没一会儿,那男子便走了进来,大白天的依旧穿着一袭黑袍,在阳光下显得有些诡异,他上下打量了秦小狸一眼,眼神还是那般的寒冷,他迈步走到了秦小狸的面前,伸出手欲抚上秦小狸的脸,却被秦小狸给躲开了
“公子,可否带我出去了?”秦小狸冷着声气询问道,黑衣男子眼中似乎闪过了一丝怒气,收回了那放在半空中的手,“这张面具果然只适合你”
“?”秦小狸蹙眉
黑衣男子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从怀里舀出了一颗药丸道,“吃下去!”
“这是什么?”
“暂时失声的药物”那男子直言不讳道
秦小狸不知这人究竟打了什么主意,但是很明显,她若不吃,他绝不会让她出去,接过他递过来的药丸,毫不迟疑的一口吞了下去,他若是要她的命,没必要做的如此麻烦
“跟我来!”黑衣男子说完,转身就走了出去,秦小狸紧随其后也跟了出去
两人来到了别院的后花园,黑衣男子背对着秦小狸,望着清澈的湖水——大手一挥,顿时一条通道便从水中显现了出来,他径直就走了进去
秦小狸蹙了蹙眉,也跟了进去
两人沿着那条被隔开的湖水行走着,脚下的路越走越宽敞,身后的水也渐渐的消失不见了,没一会儿居然到了一个人来人往的大型竞技场外,守在竞技场外的士兵瞧见那黑衣男子后,恭敬的跪地行了礼,黑衣男子挥手屏退了那些人,带着秦小狸就朝上面走了进去
秦小狸还觉得奇怪,特别是听到里头嘶吼的几乎将她的耳膜震碎的声音,更是不知这黑衣男子打的是何主意,直到她走上前,看到了竞技场上的那五个人,心里顿时就如被雷击中了一般
——雷沁和烈风正朝着颜封绝修月杉琉云三人拼命的攻击!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颜封绝三人几乎是一路倒退,根本不与雷沁和烈风二人动手,场上的叫骂声暴怒声越来越大,秦小狸想冲下去,却被黑衣男子给拉住了,“你若想他们没事,最好留在看台上”
秦小狸想挣扎,但是她知道此时不能冲动,一双黑眸紧紧的锁着竞技场上的几人,四周叫嚷声轰天的响,秦小狸根本无法和底下的颜封绝取得联系,看似忍无可忍的一脚将坐在她身边的一个骂的难听的男子给踹倒在了地上,那男子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给踹懵了,动手就欲还击,却不想秦小狸力气如此之大,跺在他的胸口上愣是让他还击不了
那男子见四周有人鄙夷的望向了自己,顿时怒了,身体渐渐的从人化为了一匹狼,然而他还未完全化成原型的时候,却被秦小狸身边的黑衣男子,一掌打的灰飞烟灭
颜封绝站在竞技场上躲避着烈风和雷沁两人的袭击,隐约中感觉到看台上有一抹自己熟悉的视线,抬头就朝看台上望了去,就在这时,雷沁抽出匕首就朝他飞射了过去,杉琉云见状,急速朝雷沁攻击了过去,雷沁却根本不顾杉琉云的那一掌,手中的匕首还是直击了过去——
修月心中一顿,千钧一发之际将颜封绝给扑倒在了一边,颜封绝蹙眉,就见修月朝着他一拳打了过去,一改平时的冷清,朝着他大声的嘶吼了起来,“颜封绝,你找死吗?这时候,你发什么愣?”
若是其他人,他们三两下就可以送他们上西天,可是面前的是从小跟随颜封绝的烈风,以及一个极有可能一旦出了事会让烈火内疚一辈子的雷沁
他们都知道颜封绝最重视的是什么,所以,他们也不愿伤到烈风雷沁二人,但是很明显这两人已经被控制了心神
颜封绝听到这许久不闻的咆哮声,忽然笑了起来,一把推开修月,朝着他的脸就狠狠的打了过去,“你和杉琉云究竟还想如何?我身上还有你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吗?何必再如此假惺惺!”
“颜封绝,你好懦弱!”修月抹了把自己嘴角的血,冷声嘲讽道,“一着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你根本不配小狸如此爱你!”
“我懦弱?”修月还未站稳,脸上再次挨了一拳,颜封绝收了所有武功内力,丢了自己手上的剑,朝着修月就打了过去,“我将你们两人当成兄弟,你们将我当成了什么?”
“绝月,你们这是在作何?现在是算账的时候吗?”雷沁和烈风已经开始转向攻击杉琉云,杉琉云紧握住烈风朝他挥过来的拳头,身体不得不防止雷沁的攻击,却眼见着颜封绝和修月在这时候打起来了,再慵懒随意的人也忍无可忍了!
颜封绝和修月还在赤手空拳的动手,场上的人先是被这一变故惊的楞了下,接着便是震天的叫声,甚至有好事者开始开局,赌两人究竟谁输谁赢
两人不停地打着,打的天昏地暗,拳头打在身上的感觉比内力伤人或是武器伤人都来的真实,谁也没有停下来,他们早就想真真正正的赤手空拳的打一场了,这一场不打,这砍永远过不去
杉琉云一人面对着两个被控制了心神的人的袭击,还要确保不伤到人,虽说自身的武功比两人都高,但如此阻拦下去,根本应付不过来
直到他筋痞尽的被好似力气怎么也用不完的烈风一拳打倒在地,控制在了地上,雷沁不知从哪儿再次摸出了一把匕首,朝着他的心脏直接刺了过去,一把借空飞了过来,将雷沁手中的匕首击飞了
杉琉云松了口气,就见那两个打的你死我活的人衣衫破烂脸上到处是伤痕的站了起来,修月朝着杉琉云就叫道,“云,过来!”
杉琉云奋力挣脱,脚尖点地,急速朝颜封绝和修月飞了过去
“还记得我们当初练的那部秘籍吗?”颜封绝冷眸盯着再次朝他们袭击过来的烈风雷沁,问站在他身侧的两人道
两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开了口,“记得”
“秘籍有言,第一招可破幻术,使人恢复神智!”
“绝……”杉琉云听到这话,眼中闪过了一丝喜色,鲜红的衣袍在阳光下无比耀眼,朝着修月那张已经被打的如同被毁了容般的脸,轻咳了一声道,“月,你呢?”
修月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淡淡的勾勒出了一抹淡笑,倾城如月,“就差你一个了”
“好!”
看台上的人听不清三人的对话,却见颜封绝三人站成了一排,他们不知为何心里竟有了几分紧张,偌大的喧闹的看台上,顿时变得鸦雀无声,秦小狸站在黑衣男子的身边,眼看着竞技场上,闪现了一道破空而出的光芒
就听底下传来了三道低沉清冷魅惑的声音——
“封——”
“云——”
“月——”
光芒瞬间聚集形成了一道强烈刺眼的光线,从竞技场上直接冲上了云霄,几乎将整座岛屿都覆盖住了,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道强烈的光线给刺的暂时性失去了辨别颜色的功能,只觉得自己的眼前只剩下透明的白光
这道白光朝着烈风和雷沁就直射了过去,两人眼中的那种失神毫无光彩的眼神顿时在白光的净化中消失了
站在看台上的黑衣男子和孤岛主几乎同时变了脸色,但也只是瞬间便恢复了正常,秦小狸正想说话,却见黑衣男子挥了挥衣袖,她眼前的一切就这般消失了,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院落之中
——你将我关在这里,究竟想做什么?
秦小狸突然感觉到了一种从心底呼射而出的愤怒,无法言语但眼神中已经透露出了凶狠的恶意
黑衣男子冷冷瞥了秦小狸一眼,衣袖一挥便消失在了原地
“嘭嘭嘭——!”
别院内的所有的奴婢全都被这巨大的声响给惊动了,跑到后花园只瞧见秦小狸全身迸发出了一道强烈的光芒,瞬间就将整个湖泊移为了平地,回过头,冷冷的望向了她们,她们顿时哆嗦着落荒而逃
望着被夷为平地的湖泊,紧握住了双手,她不信她离不开这里!
竞技场上,烈风和雷沁终于恢复了神智,烈风讷讷的站在原地,全然不知发生了何事,直到看到自己面前鼻青脸肿的颜封绝,顿时跑过去,大叫了起来,“爷——爷啊——我终于找到你了啊——!”
“咳咳”看着像八爪鱼一般朝颜封绝飞扑了过去的烈风,杉琉云和修月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直到被颜封绝冷冷的瞪了眼,这才掩饰性的咳嗽了起来
“本王还没死,叫什么?”颜封绝冷呵了一声,直接抽回了自己被烈风爪住的手臂
烈风无比忧伤的望着颜封绝,他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千辛万苦才找到了爷,爷居然对他如此冷淡,明媚啊~忧伤啊~四十五度仰望天空,他就是个杯具~
天空又变回了碧蓝色,云淡风轻,好似一切都一样,又好似一切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成功闯过第二关,对于颜封绝他们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孤岛主,那却成了个麻烦
地下宫殿,孤岛主端坐在宝座上,一如既往的有一下没一下的叩打着自己身边宝座,“诸位对那几个人类,有何看法?”
底下的人一时交头接耳了起来,一人走上前阴险的道,“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那几人封印到黑森林中!”
“万万不可!”另一老人急急的走上前道,“黑森林虽可以封印住几人,但若是被他们闯出来,那对我们妖灵界是致命的!”
大殿内争执不下,一个又一个意见被提了上来,一个又一个的又被否定,他们从未遇到过如此难以纠缠的人类
终于,在争执了十多个时辰后,大多数人都赞成了那个方式
孤岩岛,孤岛主给颜封绝他们几人安排的那座别院内,回到别院后,修月和杉琉云皆回了各自的房间,烈风跟在颜封绝的身后,感觉的到颜封绝见到他似乎有些生气
“爷?”烈风小心翼翼的叫了声,走在前面的颜封绝忽然退下来,回过了头,冷冷的扫了烈风一眼,“烈风”
“属下在!”
“你倒舍得回来了?”
“……”烈风闻言,脸色变得尤为难看,单膝跪在了颜封绝的面前,自行请罪,“爷,是属下学艺不精,爷您让属下保护好王妃和小世子,属下却……请爷责罚!”
“起来吧!”这一年,颜封绝一直知道烈风在哪儿,只是无论是烈风还是烈火都不可能跟随他一辈子,他们的路,早晚得由他们自己选择的
事情到了这一步,颜封绝已经可以肯定他那舍不得让他一个人面对的娘子定然是跑来了,他在竞技场上的感觉不会有错,娘子当时确实是在看台上
对于秦小狸,除了无奈苦笑,他真不知该舀她怎么办了
只是,现在问题变得更加严峻,娘子到了此地,为何在看台上会突然消失,莫不是她遇到了何事?可是,照那时的状况看,她并无大碍,或许是不想让自己知晓她已经追来了
这个娘子……
“爷?”烈风见颜封绝如此轻易的饶过自己,有些忐忑不安,在颜封绝转身进房前,急忙加了句,“爷,王妃和大哥也来了,我们在来岛上的路上失散了!”
“本王知道了你先退下将你……”烈风随着颜封绝的视线望向了自己,身上的衣物破破烂烂的,身上还有伤,抹了一把脸,一脸的灰尘血渍
抬起头,这才发现爷的状况比他的还要惨烈,那张绝色的脸庞上到处都是伤,眼角被打的有些肿,嘴角也破了,脑海中浮现了修月那张比爷破相破的还严重的脸,急忙倒退道,“爷,属下先告退了!”
说完飞也似的跑了,虽说他打颜封绝修月杉琉云三人并非本意,但他终究是动了手的,以下犯上,这罪名大了去了
颜封绝回房吩咐下人打了水,将自己脸上和身上的伤口清理了下,蹙着眉,咧了咧嘴角,上面的伤口传来一阵撕裂感
换好衣物,出了房门,开始私底下去寻找秦小狸,然而寻了一日却毫无线索
不觉已是夜晚,夜凉如水,别院内一片寂静,唯有一隅有烛光闪烁,颜封绝回到别院,沿着小路朝那儿走了过去,远远的便听到了杉琉云的琴声,修月的笛声
“绝,好久未和你比试琴技了,来一曲如何?”杉琉云一掀红袍,就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颜封绝走到了那多摆放了一个酒杯的位子上,伸出长指沾了些酒水,望着两人在石桌上直接写道,“我家娘子此时应该在此地”
“你是说小狸?”修月闻言脸色顿时变了变,就察觉到颜封绝那骇人的视线,无畏的迎上了颜封绝的目光,一字一句道,“即使你杀了我,也阻止不了我喜欢小狸”
“呵……”颜封绝冷冷的扬起了嘴角,倒了一杯酒,望着修月自信中透露着一股子霸气的说道,“就算我不杀你,我娘子也不会喜欢你”
两人之间的气氛越来越冷寒,一股无形的压力直接压向了站立在一旁的杉琉云身上,望着大有大战一触即发的两人,杉琉云懒懒的打了个哈欠
比起秦小狸,他更喜欢那只可爱的小猫儿,肉嘟嘟的多可爱
“我们不是来此讨论如何应对下一关的吗?若是嫂子此时真的在这儿,我们现在岂不是更应该联手?你们如今在此处再吵也吵不出个结果来”杉琉云一撩衣衫,重新坐回了他的位子上,自行夺过了颜封绝手中的酒壶,边吟边朝着这两个还寒光四射的男人说道
“你不过就是比我早遇到小狸一步而已!”修月微微一笑,挑衅的望着颜封绝,对于颜封绝和秦小狸的相遇,他了解的一清二楚,或者说,
除了和颜封绝一样不知道小狸儿就是秦小狸,其他的他调查的比颜封绝还清楚,否则,他也不会派杉雪舞去接近颜封绝
颜封绝冷冷的挑起了眉宇,盯着修月反唇刺激道,“可偏偏,我就是比你早了那么一步,所以现在我家娘子她爱的是我,而对你,毫无感情!”
“颜封绝,你最好不要给我有机可乘的机会!”修月依旧不恼,不紧不慢的预言着何物似的喝着酒轻声道,他不会酥段,不代表他不会趁虚而入
“我敢保证,你绝对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两人依旧剑拔弩张,杉琉云这会儿也不再说话了,顺手摘了点可以塞耳朵的草,飞身就上了屋顶,解下身上的外袍,铺在屋顶上,大红色的长袍顿时覆盖住了大半的屋檐,看着干净了,这才懒懒的伸了个懒腰,躺在屋顶上眯着双眸望着星光灼灼的夜空
颜封绝和修月他们俩以前就没少为了一件事争吵,现在为了一个女子,肯定更是没完没了了
也不知底下的两人针锋相对了多久,在杉琉云几乎快睡着的时候,底下的两人同时跃上了屋顶,坐在了他的长袍上
“你们这总算是吵完了”掏出耳朵里塞着的东西,伸出手臂,直线抛了出去,“我们有多久未曾这样坐在一起喝酒谈天了?”
“云,收起你的风花雪月,接下去的第三关定然会比前两关,甚至是我们上次闯出孤岩岛的那次更加凶险!”
“我们三个大男人坐在一起,风的了花,雪的了月吗?哈哈哈!”杉琉云忽然夸张的大笑了起来,他不过是不喜欢这太过严肃的氛围,人活着还是肆意潇洒点,更快乐
“……”
“……”
收到颜封绝冷漠和修月鄙夷的眼神,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眼底却几不可见的闪过了一丝苦涩
三人在屋顶上旁若无人的谈论着该如何应对第三关的挑战,他们猜测不出究竟会是何项目,但还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似假非真的谈论了一夜,直到拂晓时分天色亮了起来,直到那些隐藏在暗处听他们谈话的人离去
听从颜封绝命令回去将自己打理了干净的烈风,在得到了颜封绝的暗令后,也开始在暗中四处的寻找其他人的下落
他在寻找其他人的下落的过程中,竟莫名其妙的又到了竹林之中,远远的就瞧见了一间小木屋,还未走近,就被一头青丝缠赚给抓了进去
烈风呲牙咧嘴的被甩到了木板床上,正起身咒骂,就瞧见一头青发的青嫣儿走了进来,有些惊喜的盯着她道,“你是如何跑出来的?”
“……”烈风第一个感觉,他又遇上疯女人了,这究竟是何地方,尽出些疯子?
青嫣儿见烈风这表情,忽然蹙起了眉,凑到他身上嗅了嗅,这举动差点儿没把烈风吓得一蹦三尺高,冲着她就大嚷道,“你做什么?”
“你不是他!”青嫣儿的眼神冷了下来,眼中闪过了一道戾气,把玩着手中的青丝突然邪笑道,“你和他是何关系?”
烈风听到这话顿时反应了过来,跳到地上,盯着青嫣儿道,“姑娘,你的意思是,你曾在这儿见过我大哥?”
“你大哥?”青嫣儿靠近烈风瞧了瞧,微微扬起了嘴角,一副原来如此的涅
烈风总觉得这个女人怪怪的不对劲,忽然就听青嫣儿道,“你大哥此时正在宫殿底下的大牢之中”
“大牢?”烈风闻言急忙冲了出去,想去救烈火,跑了一半才意识到,他根本不认识去宫殿大牢的路,看来这件事还是得去找爷想办法,想到这儿急速朝颜封绝的房间奔了过去
颜封绝正站在窗前蹙眉沉思着这段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的前因后果,看是否有有用的线索,就听到了远处烈风火急火燎的鬼叫声,“爷——爷——十万火急——十万火急啊”
“发生何时了?”颜封绝蹙眉望着正跑的气喘吁吁的烈风,就听他喘着气道,“爷,我哥他被抓到这儿宫殿的大牢去了”
“大牢?”颜封绝闻言眉宇蹙的更紧,开口问道,“你从哪儿得知的消息?”
“爷,这是一个长着青色头发的姑娘说的”烈风缓过气来,这才发现,上次从竹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