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35部分

许,他永远做不到颜封绝那么冷静,冷静的判断哪个才是真正的秦小狸
热气还在滚滚而来,秦小狸盯着颜封绝,过了好一会儿,才伸手将其紧蹙的眉宇给抚平了,“封,我这不是没事吗?”
这该死的女人,她到底知不知道,他有多的她?
这里的一切似乎都是根据他们三人的弱点设置的,若是不小心,随时都有可能踏入陷阱
若是他再晚来一步……
颜封绝狠狠的将秦小狸搂进了怀里,秦小狸哭笑不得的回抱了回去,“封,有外人看着呢!”
“他们若爱看,看着便是了”感受着怀里的体温,他不愿再放手,离开这里,只要离开这里,娘子身上的蛊毒就可以解了,到时候,他什么都不要再管,再理会了
秦小狸朝颜封绝身后的两人望了去,杉琉云在摸着鼻子似笑非笑,修月的眼中满是苦涩,直到撞见秦小狸的视线,才微微扯出了一抹笑容,秦小狸却别过了眼睛
“封,我们必须先离开这里才行,谁也不知道这里有何物”被颜封绝抱的实在有些喘不上气来,秦小狸知道推开他也没用,只有转移他的注意力才行
这儿确实很危险,四周的温度似乎正在逐渐地升高,岩浆也沸腾的越发猛烈,预测不错的话,这绝对是一座活火山,没有人知道这座火山何时会喷发,留在底部无疑是在自寻死路
颜封绝闻言这才松开了秦小狸,却伸手紧紧的拉住了她的手,“娘子,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起,好好的站在我身边,别再给我到处乱跑,无论发生何事,一切有我!”
“诶,我说,绝嫂子,你们可否不在此地恩爱了,要恩爱也先离开这儿”杉琉云懒懒的往旁边靠了去,猛然发现石壁烫的灼人,立即站了起来,再瞧修月那受伤的眼神,不由的尴尬的朝着颜封绝和秦小狸两个还在腻歪的人开了口
颜封绝冷冷的朝他扫了一眼,拉着秦小狸就沿着这条环形的小路走了上去,杉琉云双手环胸用手肘捅了捅修月,望着前头的两人,挑了挑眉,“月,有时候错过了便是错过了”
说完,也不再理会身后修月的表情,朝着颜封绝秦小狸两人就追了上去
虽然杉琉云很清楚感情这种事,和认识的时间长短早晚并无关系,但是看着曾经温文尔雅潇洒翩然的修月变成如今这涅,他还能如何说?
沿着火山底部的小道逡回的往上行走,一路并未发生任何怪事,大约走了半个时辰总算从火山底走了出去
放眼望去,竟是一片苍茫的雪山,这儿的景物植被气候全然不能按照外面的世界来考量了
孤岛主只说给他们五日时间,若是五日后可以离开这儿,那么便算是闯过了第三关,然而此地无论如此走,都只是从一个幻境走到另一个之中,何处才是离开这儿的出口,他们一无所知
“娘子,你可有办法使用你身上的灵力,破开这儿的幻境?”颜封绝望着雪山沉默了一会儿,回身望着秦小狸询问了句
秦小狸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灵力究竟有多强,她只能先行试上一试了,只是这座雪山莫名的有些熟悉
她蹙着眉沉思了一会儿,却依旧没想起,究竟是在何处见过
“封,我试试”说完,闭上了双眼,将自己身上的灵力都集中在了一处,对准那茫茫的雪山将身上的灵力全释放了出来,大叫了一声,“破——”
眼前的雪山竟真的在灵力飞射过去的瞬间,消失不见了,只是眼前的一切却让四人都暗叫了一声
——糟糕!
身子彷佛突然从雪山上坠落了下来,四周没有任何可以攀附的事物,一路的下坠,而底下竟是波涛汹涌的大河,正呼啸着朝前狂奔而去
嘭——
嘭——
嘭——
三道落水的声音在峡谷中回荡了起来,在身体悬空的那一瞬间,颜封绝就已经将秦小狸搂进了怀中,两人是同时落的水
而修月和杉琉云则在两人只好才掉入了水中
滚滚河水朝着四人袭击而去,几人在水中根本无法发挥他们的优势,颜封绝护着秦小狸想将人送到岸上去,无奈一个狂浪打来,直接将两人给打落到了河底,又一个巨浪袭来,两人被冲开了几米来源,连颜封绝身上的剑也被河水冲的不见了踪影
“娘子……”颜封绝叫着奋力朝秦小狸游了过去,
秦小狸只觉得无数的河水的口中耳中鼻中灌了进去,她挣扎着想使用内力,甚至是灵力,却使不上一点儿劲又被一个巨浪给掀到了河底
嘭——
“娘子——!”秦小狸似乎听到颜封绝疯狂的大吼声,只觉得自己的头传来一阵剧痛,渐渐的就这般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身上渐渐的传来一阵暖意,头上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秦小狸微微睁开了双眼,眼前一片漆黑,夜凉如水,唯有一把裹火燃烧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火光后静静的坐着一个人
秦小狸正欲开口,那人已经朝她走了过去
——修月?
“小狸,头可还疼?”修月见秦小狸的眼中那严谨的戒备,无奈一笑,本欲走上前蘀她查看伤口的,也站立在了原地
“封呢?”秦小狸在四周扫视了一眼,发觉这是一片深林,而身边除了修月,再无他人
修月的眼神黯淡了几分,勉强的扯出一抹浅笑,几乎是在用恳求的口吻道,“你在水中待了太久,头部撞击石块对身子也有所损害,我先蘀你把把脉,可好?”
他知道秦小狸不喜欢见到他,她想见的从来都只有颜封绝一个
修月出生生长在誉海大陆,对于水性要比颜封绝杉琉云熟悉的多,在颜封绝的喊声传入他的耳中时,他几乎是拼了命的朝秦小狸那儿游了过去,终于在秦小狸沉下去的时候,将她抱了起来
他亦不知在那条汹涌澎湃的大河中被一个又一个不知多少的巨浪击打在身上,直到耳边再也听不到颜封绝和杉琉云的声音
他才发现,他和秦小狸居然被冲到了一处岸边,秦小狸头上的伤口在水中浸泡了太久,他不得不立即处理,因此将她抱到了这儿生起了火,找来了一些草药,蘀其简单的处理了伤口
他本还的秦小狸会发高烧,到时候的病情恐怕他也不知该如何救治,幸好秦小狸现在已经清醒了过来
“我问你,封呢?”秦小狸蹙眉,警惕的盯着修月
修月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才摇头道,“不知”
秦小狸闻言就站起了身子,谁知刚起身,小腿突然传来了一阵刺痛,修月见状,不顾秦小狸的冷眼相对,将其裤子卷到了膝盖处,这才瞧清了她的小腿正一片血肉模糊
“小狸,就算你再厌恶我,也别舀你自己的身子开玩笑!”修月的脸色亦冷了下来,盯着还欲抗拒的秦小狸,一字一句道,“你若不想让颜封绝的,你让我将你身上的伤治好!”
秦小狸终于不再挣扎了,冷冷的盯着正从他自己的身上扯下衣物的修月,看着他蘀自己处理伤口,去采药,直到他欲将草药放入嘴中,秦小狸意识到后,才将那药夺了过来,自己嚼碎敷在了脚上
夜越来越深了,气温也越来越低,寒风从四周吹来,只剩下他们身前的裹火还散发着有限的热度
两人一左一右的坐在裹火前,谁也没有说话,修月不知从何处猎来了一只野兔,此时正坐在秦小狸的旁边烤着,两人身上的衣物都有些湿
修月本害怕秦小狸会感染风寒,在她昏迷的时候就欲将其衣物烤干了,但是在动手脱她身上的衣物时,还是退手,而是选择了将火堆架的距离秦小狸近些
从河里爬上来后,他就没有理会过他身上的衣物,甚至是身上撞击到石块形成的内伤,直到此时他才发觉胸口那儿一阵阵的疼痛,身上说不出的寒冷,本就白皙的肌肤,此时越发的苍白了起来
伸手拉了拉自己身上的衣物,这才发觉为了蘀秦小狸包扎头上和脚上的伤,那外袍已经被撕扯的不成形状了
烤好了那只野兔后,修月起身将其递给了秦小狸,秦小狸蹙眉瞥了他一眼,突然开了口,“修月,你可曾后悔过你做的那些事?”
修月愣了愣,忽然扬起了一抹微笑,在夜色火光中竟显得有些凄清冷凉,“除了没能比颜封绝更早遇到你,爱上你,其他的事,我从未后悔过”
秦小狸没有再说话,或许她该庆幸的,至少修月不是一个不择手段的人,只可惜她对他除了厌恶他对颜封绝的背叛外,再无其他的感觉
“天冷了,吃点东西暖暖身子吧,你的身子受不住的”修月见秦小狸并未接过自己递过去的食物,便直接将其塞到了她的手中
很奇怪,他竟不知他究竟是何时对眼前的女子产生不一样的感情的,或许一开始真的只是因为,她是颜封绝的女人
秦小狸瞧了一眼,将那本就没多少的兔子肉撕下了一半,丢还给了修月,若不是她的脚上有伤,她不想呈他任何的恩情
秦小狸本欲去寻颜封绝,无奈脚上的伤根本不容许她行走,修月知道拦不住她,只好劝她要去找寻也明日再去了
如今,天黑了,这儿的夜晚会有什么出现,谁也说不清
修月知道这儿大多数东西都已经修炼成妖,若是人他相信凭借他的武功要对付并不困难,若是妖,他并无把握
秦小狸试图在这儿召唤动物,却发现在这儿她的这项特殊的本领消失了,或许只是因为他们还在幻境之中,才无法使用
两人相对无言的坐了许久,到了后半夜,秦小狸发觉自己的头渐渐昏沉了起来,伤口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了,那越来越刺骨的疼痛吞噬着她的神经,使得她不由的蹙紧了秀眉
修月正在那儿拨弄着裹火,朝秦小狸那儿望了一眼,察觉到她似乎有些不对劲,急忙站起身走了过来,将手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好烫!
“小狸,你感觉如何?”修月顾不得许多,将已经逐渐陷入了昏迷的秦小狸给抱了起来
他去储藏室舀的那些药物全被被大水给冲走了,没有药物,就算他医术再高明,也救不了人,若是将秦小狸一人留在此地,月黑风高,还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更是无法放心,只能将人抱着去寻找药物
秦小狸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发觉自己是在一个山洞之中,头部已经没有那么痛了,脚上的伤似乎也被换过了药
而修月,并不在她的身边
虽然不喜欢那人,但是此时她还是疑惑的挣扎着站了起来,朝山洞外走了出,走了一段路之后,秦小狸发现,她竟然……回到了她和颜封绝他们掉下去的那跳河中?
秦小狸心中一喜,蹙了蹙眉,还是返回了那个山洞中,想法子给修月留了几个字,便沿着那条河就这般一路的寻找了下去,边找边叫,既然她没事,她的封就更不可能有事的
不知走了多久,喉咙叫的有些干哑了还是没有任何的回音,脚上的伤还是没有怎么好,她不得不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然而,当秦小狸刚靠在河边的树上休息的时候,那大河之中,竟突然跃起了一道几杖高的水柱
秦小狸一愣,就瞧见一名长着鸀色长发的女子从水柱中浮现了出来,正面带微笑的望着她
“姑娘,你可是在找人?”鸀水儿浅浅的笑着,一条条水柱从她的身侧跃了上来,在阳光下形成了一道道彩光
秦小狸见过红艳儿和紫影儿,如今在看眼前的女子的长发,还有她嗅出的那种气息,已经可以肯定这人定然也是这岛上的人
秦小狸站起身,望着鸀水儿道,“这位姑娘,请问你是否在此地见过两名落水的男子?”
鸀水儿挥了挥手,她脚下的水柱顿时就倾斜了下来,迈下水柱就朝秦小狸那儿走了过去
“你说的那些人定然是被那个人给设计进来的不过……”鸀水儿上下打量了一眼秦小狸道,“你可是狐狸?”
“……”
鸀水儿见秦小狸并不答话,扬了扬嘴角,“果然,我就知道会是如此!”
秦小狸不知鸀水儿这话是何意,但是鸀水儿已然恨恨的,开了口,“我送你离开这幻境,他想的不就是赶尽杀绝吗?我偏不让他如意!你要寻找的那两个男子,我亦可以将他们送出去”
能离开这儿,自然是最好的,秦小狸看得出这女子似乎对于她口中的那个“他”隐藏着很深的恨意,但是这些都与她无关
只见,鸀水儿在秦小狸的面前划过了一道光圈,秦小狸进入光圈之后,眼前只剩下了一片黑暗
再次睁开双眼时,烛光在房间中闪烁着,就瞧见了吟画那双惊喜的黑亮的眼睛,“姐姐,你终于醒了”
“吟画?”秦小狸从床上坐了起来,四下扫了眼,外面竟已是夜晚,从装饰布局可以看出这是个她从未见过的陌生房间
“姐姐,你身子还受得了吗?若是撑得赚我现在就送你离开这儿”惊喜过后,吟画显得有些着急,伸手就将秦小狸从床上扶了起来
秦小狸站起身后,却没有再动,只是盯着吟画道,“封他们可从那里面出来了?”
“姐姐,别再管这些了,快离开这儿吧”
“吟画,究竟发生何事了?”吟画的表情着实奇怪,似乎在他的心里藏了许多秦小狸不知道的事情
“王妃——!”嘭的一声,门被撞向了另一边,消失了许久的凌双双突然从门外闯了进来
“双双?”秦小狸疑惑的唤了声,到这儿这么久,烈风烈火雷沁都见过了,唯有凌双双,她心里还有些的她的安全,她竟这般突如其来,风风火火的出现了
“王妃,你醒了就好”凌双双闯进来,见秦小狸完好无事,微微松了口气,之后突然转身恶狠狠的瞪了吟画一眼,冷声质问道,“你既然将王妃当做你的姐姐,为何却要她在此时离开此地?你安的究竟是何心?”
“姐姐不能留在这儿,你别给我捣乱!”吟画似乎也有些生气了,眼神变得冰冷了起来
两人就这么冷冷的盯着对方,剑拔弩张
秦小狸莫名的望着两人,“将话说清楚,究竟发生何事了?吟画,你究竟瞒了我何事?”
“姐姐……”
“你不说,我来说!”
“你不可以说!”
吟画和凌双双二人还在这儿针锋相对,秦小狸被两人这般搅得,心中突然有了几分不安,猛地就朝桌子拍了下去,“吟画,有什么不能说的?”
“王妃,你跟我来,再不去,就晚了!”
“姐姐,你不可以去!”
“都给我闭嘴!”秦小狸大吼了一声,望向了凌双双,“双双,你要带我去哪儿?”
“王妃,这事……”凌双双有些恨恨的咬了咬牙,“我说不清楚!这世上的男子果然没有一个好东西!”
“?”秦小狸闻言,微微扬了扬嘴角,想来此事和烈风分不开,一路过来,凌双双和烈风那从排斥到尴尬的相处,她一直看在眼里,就是不知到了这儿,两人之间是否真的可以完满了
凌双双确实是恨,特别是在这个时候,拉起秦小狸就朝院外奔了去,两人一路狂奔,就奔到了一座喜气洋洋,挂着大红灯笼的院落外,里头热闹非常,不时传来谈笑声
秦小狸疑惑的望着眼前的院落,她成过亲,自然知道这装饰意味着有人在此地办喜事,莫不是烈风要另娶她人?
“王妃,无论如何,你切莫激动!”凌双双深吸了一口气,一脚踹开了那院落的大门,嘭的一声巨响顿时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满座的宾客,觥筹交错,大堂上摆着几桌酒宴,秦小狸一眼就见到了坐在主桌上,身着喜袍的……颜封绝!
“封?”秦小狸明显被眼前的情况整懵了,为何颜封绝会穿着喜袍?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此时吟画也赶到了,恶狠狠的瞪了凌双双一眼,拉着秦小狸就欲离开此地,秦小狸却直接将吟画拉着她的手给甩了出去,当着所有人的面,就这么一步一步朝颜封绝走了过去
这不可能!
娶亲的人怎么可能是她的封?
周围一切的喧嚣彷佛在她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了,他身上那大红色的喜袍,竟显得如此刺眼
烈风和烈火都站了起来,似乎想要挡住秦小狸靠近,却被她两掌就打了出去,身上的灵力强劲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她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燃烧
究竟发生何事了?
为何她一醒来,看到的就是这场景?
“王妃——!”烈风和烈火二人站起来,还欲去阻止秦小狸,却被颜封绝给冷眸制止了
颜封绝的身边坐着一身大红喜服的红艳儿,见到秦小狸的瞬间眼中闪过了诧异,张了张嘴想开口,却猛然瞧见秦小狸舀起桌上的盘子,直接朝颜封绝的脸上砸了过去,汤水沿着他的脸庞流了下来,沾湿了全身
“颜封绝,我说过,我要的事共同面对,而不是事后的解释,无论这次你有何原因,我都绝不会原谅你!”
在场的人全都诧异的望着这突发的一幕,全然忘了反应,颜封绝完全被秦小狸这一击打的忘了反应
待他反应过来,想去追的时候,秦小狸早已不见了踪影
秦小狸冲出院落一路狂奔,风凛冽的从她的脸颊上刮过,冷的刺骨,长发凌乱的飞舞着,早已乱了节奏
她很想冷静下来,但是她现在根本冷静不下来,她知道颜封绝有他的原因,她相信他,很相信他,可就是无法接受,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不管不顾的朝前狂奔着,忽然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他猛地抱住了她,秦小狸抬手就朝那人打去,却被他狠狠的给拽住了,“小狸,若你真的不能原谅他了,跟我走,可好?”
秦小狸听到温润的声音,猛然抬起了头,就瞧见了站在自己眼前的修月,“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修月闻言浅浅的笑了起来,眼中满是苦涩,“即使他娶了别的女子,你也不愿给我一个机会吗?”
“因为我相信他,我知道他有苦衷,他绝对不会背叛我!”一字一句,?锵有力,即使秦小狸生气,但对于颜封绝她只是生气,气他又自作主张
“娘子……”不知何时,颜封绝已经站在了两人身后,见修月还抱着秦小狸,两人站的如此之近,声音顿时就染上了怒气
秦小狸身子一僵,下意识的离开了修月的怀抱,倒退了一步,回身冷冰冰的盯着颜封绝,“你今日不是大婚吗?还跑出来做什么?我说过,我不听你任何事后的解释!”
颜封绝也有些生气,气的同时又有些好笑,娘子吃醋,这可是百年难得一见的,身形一闪就已经站在了秦小狸的面前,搂紧她的腰,惩方的欺上了她的唇,脸上身上还来不及擦拭干净就跑出来的汤汁全都沾到了秦小狸的身上了
秦小狸蹙眉,张嘴狠狠的咬了下去,这该死的贱男人,真当她被他养了几年,就没脾气了!
“娘子,疼……”颜封绝离开了秦小狸的唇,有些委屈的望着她道,秦小狸一脚就朝他的脚上跺了下去,转身就想跑,速度却不及颜封绝,再次被他揽进了怀里
院中的人几乎全都追了出去了,看着这一对都当了三个孩子的爹娘的人还这般闹小脾气,好些人都忍不住笑出了声,却被颜封绝狠狠的一记给硬生生的逼了回去
红艳儿浅浅的笑了笑,她知道无论她如何努力,颜封绝也不会待她如此的,迈开脚步朝秦小狸的面前走了去,“颜夫人,不知我可否私下同你说几句话?”
秦小狸冷眸瞥了围在自己身边的那些人,这事似乎有些不对劲,点了点头,两人便走到了无人的角落
红艳儿深深的吸了口气,这才露出了笑容,“颜夫人,你别误会,今日要娶我的并不是你相公”
“……”
说着,向秦小狸示意,让她看向了地上,就见红艳儿用灵力在地上写道,“按照我们原先的商议是由我和你相公假意成亲的,但是他怕你误会,说什么也不愿意,所以今日同我假成亲的是杉琉云公子父皇是不会轻易放你们离开这儿的,只有这样才可以放松父皇的警惕,为寻找医治你身上的蛊毒的方式争取更多的时间”
“你……”秦小狸望着眼前的人,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了,从红艳儿的眼中,她看得出红艳儿对封的感情,只是没想到她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颜夫人,夫妻之间吵吵架是难免的,他……”红艳儿望向了颜封绝,凑到秦小狸的耳边道,“真的很爱你”
爱到,我愿意放手,愿意成全你们,因为我相信你们会幸福的
“我们过去吧,别让他人看出破绽了”红艳儿在地上写完最后一句后,拉着秦小狸的手走了过去
此时不知从何处走了过来的杉琉云正莫名其妙的望着这一众人,他不过是去了趟茅厕,这些人这都是怎么了?怎么全都跑了出来?
莫不是他这亲可以不成了?
颜封绝和修月二人都不愿娶,最终这娶人的苦差事只能落在他的身上了,他却心有不甘的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这日,颜封绝修月也必须同他一样穿着喜袍,好歹他还能掰回一局
不料,却被凌双双误会了,拽着刚醒过来的秦小狸就狂奔了过来,搞了这么场乌龙
吟画阻止是不想让秦小狸暴露在孤岛主等人的面前,上次万幸的未被孤岛主发现秦小狸的存在,这次怕是再也瞒不住了
当晚,颜封绝和秦小狸回到了颜封绝所住的房间,秦小狸带了热水,正在清理身上的污渍,颜封绝突然似笑非笑的倚在了床前,盯着秦小狸,“娘子,你今日可是当真不愿再原谅为夫了?”
“……”秦小狸也觉得今日的行为是自己过头了,但是若娶红艳儿的当真是颜封绝
想到这儿,她的脸色顿时又冷了下来,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不再说话
“娘子,为夫对你承诺过的每一句话都是认真的,即使是假娶,也绝无可能,除非,娘子你答应了”
秦小狸叹了口气,“封,很抱歉,今日之事是我的错”
“你,身上还……疼吗?”她咬的那一下并不轻,跺的那一脚更是重,全然是因为她在气头上
烈风烈火两个人也是的,那时候为何上来拦着她?还得她误会的如此彻底!
“疼!如何不疼?”颜封绝收起了那抹似笑非笑的笑容,蹙着眉摸了摸自己的嘴唇,这娘子,下嘴确实够重的
“那也是你活该!”秦小狸瞪了颜封绝一眼,走到他面前瞥了眼已经备好的热水,“你先洗洗吧”
她泼过去的那盘菜,油腻腻的,她知道颜封绝有点儿小洁癖,也亏他搞的如此狼狈,还能在这儿和她开玩笑
“娘子,一起?”颜封绝望着浴桶忽然邪恶的扬起了一抹浅笑,秦小狸还未答应,他已经迅速的将人抱了起来
梳洗过后,两人并没有休息下,而是连夜去了杉琉云的新房,今夜是离开这儿最好的时机,红艳儿早已连结了橙旋儿紫影儿两人,准备连夜里应外合,将几人送离这儿
颜封绝在离开幻境的那一刻便知道,孤岛主根本就没有交出在秦小狸身上下蛊毒的那个人,而且秦小狸留在此地太过危险,必须在孤岛主发现前,带着她离开这儿
现在虽然没办法根治,但是红艳儿她们偷出来的药物却可以长时间控制秦小狸身上的蛊毒不再复发,而这种蛊毒只要在二十年内都无人操控,便会自动死亡,对人体再也造不成任何危害
离开前,烈风去找了凌双双
那日将凌双双救下的正是孤岛主第二个儿子,这些时日,凌双双一直同他待在一起,待得久了,渐渐的真的看淡了许多
勉强的结合是不会有幸福的,如果他真的不爱她,她又何苦再强求?
烈风说,要带她一起离开这里,她却选择了拒绝,而是将一份休书送到了烈风的手上,“当年,是我逼你娶了我如今,我给你想要的自由,我已经不想离开这儿了”
烈风舀着那封休书愣了许久,过了许久,才对着凌双双抱起了拳,“保重!”
“娘子”二字,他始终没有叫出口
转身离开,却未发现房中的人早已泪流满面,望着夜色,手中的休书被其撕了个粉碎
为何在他终于明白,她对他都多重要的时候,她却选择了别人?
其实,他只要回头,哪怕只是看上一眼,说上一句话,她就会和他走了,可惜,他没有……
烈火去找了雷沁,只可惜,雷沁知道,他对自己有的只是一种责任,如果真的还能回去,她该回到她的乌蒙国去,回到她的大草原去了
秦小狸和颜封绝到达杉琉云的新房时,修月吟画烈风烈火雷沁几人都已经到了那儿了
红艳儿橙旋儿紫影儿兵分三路,紫影儿负责将孤岛主拖赚而橙旋儿负责偷船,红艳儿负责把风和带颜封绝他们走到海边,安全登船
颜封绝他们进来是靠闯阵法,但是出去,必须得由孤岩岛上特制的船,上次颜封绝他们就是偷到了一艘船才得以离开的,自从他们离开后,孤岩岛上的船被孤岛主控制了起来,没有他的令牌,谁也不能私自离开
橙旋儿之所以会帮忙,完全是因为她想征服杉琉云,但却打不过杉琉云,只好要求若是出去必须带上她一起,到了外面她有的是时间,这次她不使用那些旁门左道了,她非得让杉琉云心甘情愿的做她的宠物不可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红艳儿带着一行人用迷幻术,避开了其他人的耳目,一路朝海边跑去
却不想一行人距离海边只剩下几百米的时候,漆黑的森林中景物霎时发生了变化——
他们居然全都站在了通往幻境的那片空旷的场地之中,而黑夜也消失了,变成了没有阳光的白日
那片空旷的场地上已不再空旷,孤岛主正带领着一大群人站在那儿冷冷的盯着正欲离开这儿的颜封绝等人
孤岛主冷冷的瞥了红艳儿一眼
不远处蓝君儿紫影儿二人竟被困在了结界之中,孤岛主大手一挥突然将吟画从秦小狸他们身边给拽了出去,秦小狸还未反应,吟画已经被打的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紫影儿顿时大叫了起来,“父皇,你不可以动他!”
“吟画——!”秦小狸握紧了拳头,想将吟画拉回来,却被孤岛主的结界给捆住了,她的眸光顿时冷了下来,这群人究竟想做什么?
她已经将所有事的来龙去脉整理清楚了,他们已经从第三关出来了,竟还如此的说话不算话,真当他们无法闯出去吗?
秦小狸正欲朝前走去,突然有一只手从身后拉住了她,回头,见到那熟悉的面容,“封?”
“娘子”颜封绝摇了摇头,冷眼盯着孤岛主等一众人,伸手已然抽出了鸀水儿还给他的那柄宝剑,锐利的锋芒朝着孤岛主就直指了过去,“孤岛主,或者说狐王,你可是认为我们再也出不来了?而今日的成亲,你可是认为我们都会喝下你给我们精心准备的酒水?”
颜封绝这话一出,孤岛主等人全都变了脸色,孤岛主坐在一众修炼成妖的妖精前,轻叩着他坐着的石椅,盯着颜封绝冷冷的扬起了一抹笑,“孤倒奇怪,你们如何能从那儿出来,原来是那个孽畜没死,还有能力将你们送出来,孤算来算去,倒是算漏了她这么个孽畜”
“孽畜?”颜封绝冷眸盯着孤岛主,将秦小狸拉到了自己的身后,望着他一字一句道,“里面的那位鸀发的姑娘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为了掩盖你当年所做的事竟将她丢了进去,如今还叫她孽畜?孤岛主,本王倒想知道,你又是何畜生?”
“大胆,你这愚蠢的人类,竟敢辱骂我们伟大的狐王!”站在孤岛主身后的一名男子顿时化身成了一只豺狼朝颜封绝就飞扑了过去,然而它还未扑到,颜封绝手中的剑已经一剑刺破了它的肚子
——不自量力!
“封,你这话是为何意?狐王?”秦小狸蹙眉拉了拉颜封绝的衣袖
吟画说过这是妖灵大陆,她的到来是命中注定的;师父也曾说过她和狐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而小七也是一味的称呼她为公主
“娘子,你身上的蛊毒和他脱不了关系!”颜封绝盯着孤岛主,眼中闪过了寒光
红艳儿站在一旁,身子僵硬的听着孤岛主和颜封绝的对话,终于忍不住颤抖的问出了口,“父皇,绝所言可是真的?你当年说四妹被害死了,都是骗人的?四妹根本没有死,而是被你丢进了幻境之中?”
她一直不知为何父皇定要将颜封绝他们留在岛上,可是,如今她几乎可以肯定了,绝定然是知道了一些她父皇不为人知的秘密,而她父皇口中的那个孽畜极有可能就是百年前消失了的四妹
可是,父皇和她们说,四妹死了
百年前,她们这姐妹被送出去,一个多月后再回来,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狐界的公主
而原来的狐界之王消失不见了,狐王的家人也全部消失了
她们都不知发生了何事,只知以前熟悉的很多妖界的家族都消失不见了,她父皇的势力就这般势如破竹的窜了出来
莫不是……
莫不是,当年,父皇根本就是谋夺了狐王之位……
“艳儿,这是你该和父皇说话的口气吗?”孤岛主冷冷的瞥了红艳儿一眼,大手一挥,竟将她的嘴给封住了
“父皇,你怎么能如此对待大姐姐?”紫影儿焦急的大叫道,她的父皇怎么会变成这样?
孤岛主根本不理会紫影儿的大叫,一双眼睛阴骘的汪在了秦小狸的身上,他还真没想到当年那个老不死的还有孽种留在这世上,竟将她的灵力封锁了,还送去了别的世界
可惜,她还是回来找死了!
只要杀了这个半人半妖的孽种,这世界上就没有人可以威胁到他妖界之王的地位了,这个位子只有他才能坐得稳
“你们,将这几个人给孤舀下!”孤岛主朝他身边的那些人瞥了一眼,那群人顿时就化作了一只只豺狼虎豹,朝着颜封绝秦小狸杉琉云修月烈风烈火雷沁就飞扑了过去
颜封绝将秦小狸护在身后,提剑对着那些豺狼虎豹,来上一只杀上一只,鲜血流了一地
杉琉云微微扬了扬嘴角,慵懒一笑,红袍如血,不知从哪儿摸出了一把异充珍的古琴,坐在地上就弹奏了起来,那些朝着他飞扑而去的豺狼虎豹突然蹲在地上打起了滚,痛苦不堪
秦小狸的脚伤还未痊愈,在以为颜封绝娶了她人的情况下,不顾脚伤的奔跑,如今更是严重了些,一路过来,几乎都是颜封绝在搀扶着她,反正被颜封绝护着的感觉也不错,她现在没必要再逞强
虽然不能动手,但是她却可以用灵力形成保护圈,护住颜封绝,那群低等的妖要攻击上来也没那么容易
修月等人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在这群人中,即使是妖也占不得便宜
“孤倒真是小瞧你们了!”孤岛主蹙眉,说着大手一挥,忽然从他的袖子里窜出了几只幽灵般没有形状的妖物,朝着几人就袭击了过去
吟画大叫了一声,“姐姐,小心那些东西!”
语音刚落,那些东西已经朝颜封绝秦小狸他们窜了过去,颜封绝护着秦小狸急速退后,杉琉云也站起了身,修月等人全都上前,围在了起来
眼看着那些妖物朝几人飞扑了过去——
孤岛主扬起了一抹冷笑,却眼看着他的眼前迸发出了一道璀璨的红光,突破了他刚设下的结界,一闪直接窜入颜封绝的体内
孤岛主脸色顿时大变
而另一边,居然窜出了一道橙色的光芒,直奔杉琉云,如闪电般就飞入了杉琉云的体内
秦小狸还未反应过来,眼见着紫影儿变成了一道紫光,在冲破结界和吟画融为了一体的瞬间,吟画竟化为了一道白光,她心中猛然一惊,那道白紫相加的光芒已经窜入了她的体内
不知何时,居然有一道黄光从石壁上冲了出来,直接射入了修月的体内,青蓝也在此时分别窜入了烈火和烈风的体内
七道光同时窜入七人的体内,七人只觉得自己的身上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充斥了
颜封绝朝修月和杉琉云投去了一眼,就听到一阵震破云霄的声音在空气中回响了起来
“封——”
“云——”
“月——”
“灭——”
四声响亮的声音冲破了云霄,颜封绝修月杉琉云的内力合在一起本就可以破了孤岛主的结界,更何况,三人的体内都汇集了灵力,还有秦小狸本身的加上吟画的
孤岛主猛地就被几人合成的灵力给击退了出去,倒在地上狂吐鲜血,他伸手还欲召唤救兵,秦小狸却在此时将自己身上的灵力全部汇集了起来,对准深林唱出了一首古老的歌谣
在歌声中,他们眼前的景物渐渐消失了,空旷的场地冒出了翠鸀的草芽儿,一个个树木拔地而起葱葱郁郁,一道彩虹穿越云霄,照射了下来
无数的动物从各地狂奔了过来,声势浩大
孤岛主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拼命的汇集自己的灵力,但是他却猛然发现那些跟随他的手下竟全都不听他的命令了
当年有些是被他设蛊控制的,如今不受他的控制情有可原,可是为何那些跟随他许久的老部下也失去了消息
不——!
不会的——!
他怎么可能会败在这么几个人类手中?
他难以置信的挣扎着想站起来,却被颜封绝修月杉琉云三人再次合力的一击,直接化为了原型
在秦小狸唱出那首歌谣的时候,百年前的往事犹如银幕一般在她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
孤岩岛本是天堂一般美好幸福的岛屿,却偏偏被这只老狐狸的私心给毁了,秦小狸现在才知道,她根本不是什么孤儿,她有父母,是眼前的这只老狐狸将她的家给毁了
狂烈的杀气从秦小狸的身上迸发了出来,盯着倒在地上那只半死不活却依旧狠狠的盯着自己的老狐狸,她夺过颜封绝手中的剑冲过去,一剑刺穿了他的胸膛
孤岛主至死都不相信,为何他会如此轻易的被打败,唯有死不瞑目的瞪大了双眼,忽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睁大了
居然……
居然,会是他……
一切似乎都结束了,鸀水儿从结界中走了出来,望着恢复了生机的孤岩岛,微微的扬起了一抹笑,“终于结束了,我相信大哥和二哥不会像父皇那般的,我送你们离开这儿吧,再也不要回来了,我也该和姐妹们团聚了”
鸀水儿亲自将秦小狸等人带到了海边,运用灵力将他们送上了船后,天空那道还欠缺了鸀色的彩虹,在秦小狸等人离开后,渐渐的浮现在了天空之中
然而,让颜封绝他们预想不到的是——
当他们离开孤岩岛回到了云尘大陆时,猛然发现他们才离开了一个月不到的云尘大陆,此时竟变得寸草不生,天空暗淡灰沉沉的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入目所及,到处都是忍饥挨饿的百姓
“封,这是……”秦小狸从船上走了下来,望着眼前荒凉的景物,不由得蹙起了眉
在船上的时候,她和颜封绝都觉得事情远没有结束,总有些谜尚未解开
比如,吟画曾经说过有人在暗中保护她,这人究竟是谁?
还有她身上的蛊毒若真的是孤岛主下的,按照孤岛主的意思,就不该只是对秦小狸下蛊而已,而是直接要了她的命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