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信誉百家乐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萌妃妈咪,猛如虎-第5部分

再次落在了那只烤鸡身上,咕嘟的往肚子里咽了咽口水
鸡啊鸡~
“封王,您怀中的宠物可是千年难遇的灵狐?”杉琉灵见时机差不多了,将视线落在了小狸儿的身上,就是这只死东西,害得她的脸被毁了
她的脸……
如今这幅涅,她知道自己顶多只能嫁与穿云国的君主做妃了,但是,让她做妃子,哼……

第二十一章:乱囵
“公主好见识,此乃本王皇兄派人寻找之灵物,公主若是喜爱,待回到宫中,想必皇兄定然不会吝啬”颜封绝爱理不理的含糊应达道,却被怀里的小狸儿狠狠的挠了一爪子,这小东西,挠人的爪子倒是越来越利了……
莫不是的自己将它交给这个变态之人?
一想到回国就要将这小东西交给皇兄了,他倒还真的有些舍不得了……
“封王说笑了”杉琉灵本欲将小狸儿要来两日,爱如何折磨就如何折磨,如今颜封绝这么一句乃是穿云国君主之物,倒是将她的口堵得结结实实了,尴尬的笑了笑,再次敬了颜封绝一杯
这一餐吃的诡异异常,杉琉飞兄妹二人一直在等颜封绝药力发作,然而颜封绝喝的再多,脸色依旧如常,冷傲的不容他人亵渎
言语之中更是四两拨千斤,将杉琉飞兄妹二人堵得哑口无言,心中恼火却忌于颜封绝的深不可测的武功和站在一旁笑的让人心虚的烈风
小狸儿窝在颜封绝的怀里,一只爪子附在里的肚子上,账折,早知道就不来了,她还当是鸿门宴呢,哪知道这太子和公主愚不可及到如此地步,下药也下的如此没有水准,当真是好生无聊
她肚子里的孩子真的饿了……
杉琉飞二人一直在等待颜封绝的药力发作,一个多时辰后,颜封绝手中的杯子摔落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响,颜封绝也终于不负众望的“倒下”了,烈风故作惊讶的大叫了一声爷,就被一群太监宫女给劝阻的挡了出去
小狸儿早就得到了颜封绝的暗示,在他倒下的那一瞬间就扑到桌子上咬了一口烤鸡,冲烈风追了出去
杉琉灵今日的目标本是颜封绝和秦小狸两个的,但颜封绝今日的话让她对小狸儿有了几分顾及,因而咬牙忍下了想生吞小狸儿的冲动,将全部的视线都集中到了颜封绝的身上
见颜封绝居然倒下,杉琉灵蹙着眉望向杉琉飞道,“太子哥哥,我们下的并非M药,为何……”
“皇妹,只要将其弄上你的床,生米煮成熟饭,以此威胁他让其助你成为他的皇嫂便好了,下的是何药物又有何关系?”杉琉飞在这儿坐了这么许久,早就不耐烦了,挥了挥手让人将颜封绝抬了下去
杉琉灵原本还有一丝疑惑,但一听今晚这云尘大陆第一美男子便是自己的玩物了,一时兴奋的连自己姓甚名谁都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太子哥哥,那皇妹先行告辞了”杉琉灵急匆匆的朝房内赶了过去,刚屏退了身边的小太监,忽然眼前一阵白烟飘过,下一秒人便已经失去了意识
夜幕月色迷蒙,轻薄的雾气笼罩着整座太子府郜诡异飘渺
烈风和小狸儿皆被赶出了府,小狸儿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抱着方才抢来的烤鸡腿,细嚼慢咽着,烈风的视线从大门那儿收回,放到了小狸儿身上,诡异的笑了笑,“小狸儿,鸡腿好吃么?”
秦小狸抬起头瞥了烈风一眼,明明长得与烈火一模一样,为何性格相差如此之多,无视,小狸儿抱着剩下的那半只腿继续啃
“小……”烈风话还未说完,就瞧见一袭颀长冷然的身影迈着步伐从府内走了出来,烈风迎了上去,“爷,您没事吧?”
颜封绝弯下身将还在啃鸡腿的小狸儿抱入怀中,轻抚着那雪白柔软的毛发,接过烈风牵过的骏马,飞身跃了上去,小狸儿一时没注意,靠,鸡腿掉了……
火大了,伸出爪子狠狠的挠了颜封绝两下!
烈风骑上马急速追了上来,“爷,您就这样放过他们了?”
颜封绝不回话,只是低头揉着小狸儿的毛发,勾唇冷笑,“小狸儿,你可知站在这太子和公主幕后的是何人?本王瞧着时机差不多了……”
秦小狸账折,颜封绝岂是那么容易被欺辱之人,太子府此时怕是乱了套了
太子府外,两双眼睛一直注视着颜封绝等人离开的背影,直到颜封绝和烈风的马匹消失在夜色之中,那抹浅蓝色的身影方从出现在了月色之中
“主子,这公主着实是无用至极!竟然又失败了!”
“今日本就没想让她成功,只要这太子和封王反目了,我们的目的便达到了”
“主子,您的意思是……”
“走吧,随我进太子府瞧瞧,现如今就剩下最后一把火了”月光透过树枝落在那蒙着面纱,看不清容貌的脸庞,斑驳了半边阴影
太子府,灵水阁
浅蓝色衣衫女子刚带着身边的婢女步入楼阁,便听到了男子清晰的低吼声,主仆二人皆是愣了一愣,颜封绝分明已经离开,那么房内的会是何人?
“鸳鸯!”
“是,主子!”
鸳鸯冲进房,纱幔在微风中飘忽着,隐隐约约的瞧见一男子正发狂般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物,准备朝床上冲去,床上躺着的人正是杉琉灵
“主子,这……”
蓝衫女子进入房间之时,就瞧清了那中了药物扑向床上的男子正是当今太子
颜封绝在宴席之中早已趁着二人不注意,将后期的酒全部调换给了杉琉飞
而这杉琉飞也是不放心杉琉灵,因此屏退了跟随着自己的所有婢女太监,自个儿跑到了这儿,谁知颜封绝早走了,他迷迷糊糊的进房瞧见的就是倒在床上的杉琉灵,而他的头越来越迷糊,体内的药物恰好在此时发作了
迷幻药加上媚—药,早已麻痹了他的神经,这会儿,他只是单纯的想找个人散火
“鸳鸯,你说若是这太子和公主乱了伦常,到时候这联姻可还联的成?这架尘国又可有他们的容身之所?又或者,我们将这一切嫁祸给封王,到时,岂不是更有趣?”
“主子……”鸳鸯回头瞥了那已经扑上了床的杉琉飞,不忍的别过了头,“主子说的是!”
“鸳鸯,走吧!”
“是,主子!”
房内一室春光,演绎的却是血一般的残忍,蓝衫拂过,月光下女子面纱下的面容闪现着阴冷的笑意
棋子,总是要发挥到最大效用的!
蓝衫女子走后没多久,有个女子偷偷溜进了房内,在杉琉飞正欲扑倒杉琉灵之际,飞身扑倒了他……
------题外话------
推荐:一土雨《众宠黑道邪魅娘子》 她,天下第一黑帮和龙会年轻貌美的会长夫人,熏最宠爱的女人
智慧过人,行事大胆,深知如何利用女人天生的武器令男人为之举手投降
却在一次匪夷所思的缠绵之后穿越古代变身八岁女娃,误做了亡国小太监
与萌系正太小皇子们过招,陪吃陪玩陪睡,还要被虐?
谁虐谁,调教一番,再看结果!
岂知,那些乖顺顽皮的小猫,无形中被自己亲手养成了狼
从此腹黑oli将人中之龙收入囊中的狐假虎威之旅就此展开
一路桃花满地开,江湖第一赏金杀手,京城第一神秘首富,天下第一魔宫宫主,还有追之而来的皇宫第一把交椅继承人?
为何这些“第一”男人们为了她心甘情愿屈尊第二?

第二十二章:架尘国四皇子
架尘国都城的大街夜晚一向热闹非凡,车水马龙,华灯闪耀,这会儿颜封绝骑马顶着月色带着小狸儿从大街上穿梭而过时,小狸儿忽然吸了吸鼻子,它闻到了一股子烤鸽味,肚子越发抗议的大叫了起来,在颜封绝路过那间飘出香味的酒楼时,小狸儿终于忍不住了,伸出爪子扯着颜封绝的衣物左右摇晃着,可怜巴巴的瘪了瘪嘴
饿……
颜封绝揉了揉小狸儿的头,抬头望了那间酒楼一眼,“烈风,你去买只烤|乳|鸽来!”
烈风闻言疑惑的望了那酒楼一眼,“是,爷!”烤|乳|鸽?
小狸儿打了个哈欠,终于有吃的了
华光漫照,人群喧闹,街道繁华
颜封绝带着小狸儿在街上看似漫无目的的闲逛着,视线却一直打量着身边路过的人群,小狸儿再次发现了已经消失了许久的一些熟悉的面孔
哎,这架尘国,还真是危机四伏,连出来吃顿饭都如此麻烦
不多时,烈风步伐飞速的从酒楼中走了出来,小狸儿见到烈风空空荡荡的两只手,眼神瞬间就暗沉了,她的烤|乳|鸽呢?
“爷,四皇子在那间酒楼雅间,他请您一同赴宴”
颜封绝抬头,扬起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带路!”
四皇子,杉琉云,到了架尘国十多日,还未曾与其碰过面呢!
这原本也是个光明磊落之人,与他虽时有较量,但一直未曾分出胜负,然,几年前颜封绝皇兄刚登基,穿云国国力尚弱,朝廷动荡不安之时,衫流云竟不择手段的从中挑拨离间,而使两国盟友关系一度破裂
之后更是重新刷新了颜封绝对狡黠阴险之人的认识,三番四次的挑衅,手段卑鄙,在架尘国老皇帝驾崩前,两国更是到了战火一触即发的境地
如此一个人才,一个对手,如今……
两人一狐穿过酒楼的大厅,由店小二领着上了二楼的雅间,推门而入,一扇画着残血的屏风后倒映出了一缕颀长的身影
三千素发随着血红色的长袍披在腰间,屏风后的人正倚在软榻上,手执酒杯自斟自饮,一架制作精良,材料上乘的琴正摆在矮几之上,雕刻着墨竹的琴身显得有些幽暗深远,与这雅间昏暗的气氛倒是配合的恰到好处
衫流云听到声响,并未起身,只是抬起了眸子,随意的挥了挥手,“封王在此就不比客气了”
小狸儿冷眸瞥了那男子一眼,阴柔的面容,一双狐狸眼微微上挑着,语气有些阴冷,莫不是这架尘国的人都是这般没有礼貌的?
“四皇子,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衫流云自行斟了杯酒,一饮而尽道,“恙?自是无恙倒是封王近日倒是个大忙人了怎么,喝一杯?”
颜封绝不语,眸光在衫流云的身上旋转了一圈,坐在桌上,拿起桌上的酒也不客气,自行斟了一杯道,“本王记得四皇子当年可是无意于皇位”
“封王也知是当年了”衫流云语气冷冷淡淡的回答,血红色的衣袍散落在软榻之上,红了不知是谁人的眼
小狸儿张眼睛软软的爪子察觉到了颜封绝身体的一丝僵硬,会转过头又望向了衫流云,流云似火,这四皇子的身上竟有种邪气的妖孽之气
“封王,你若当真是为了你们穿云国着想,本殿下奉劝你一句,早日回国吧聪明如你,你当真以为你皇兄娶了杉琉灵,就可以阻止我,呵……”
嚣张至极的语气,颜封绝却只是轻笑,烛光中带着一丝妖冶的自信,“同样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衫流云放在酒杯上的手顿了顿,忽然起身,隔空运功,一声清脆的琴声瞬间在空寂的房间内回荡了起来
“颜封绝,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火红色的长袍披落一地,衫流云身形落在了琴旁,十指飞扬,一曲抑扬顿挫,气势高昂的曲子,从指尖流淌而出
颜封绝深深的望了衫流云一眼,小狸儿也深深的望了这两个男人一眼,“既然如此,四皇子,你好自为之!”
颜封绝带着小狸儿步出了房间,烈风紧随其后也未开口,曾经,在爷和里头之人皆不知对方身份时,还曾把酒言欢的,里头的那架琴,他未曾记错的话,还是爷当年以音会友送于衫流云的
后来二人各自回国,再次相见,是颜封绝皇兄登基之时,衫流云以使者的身份出现,两人还相谈甚欢的聊了整整一夜,直到衫流云回国
半月后,当爷听说衫流云从中挑拨两国关系时,生生的捏碎了一只酒杯,二人从此再未相见
如今,已然过去了两年时间了,又一次的遇见,二人却成了如此涅,莫说是爷了,就算是他也……
颜封绝尚未走远,房内忽然传来了一声刺耳的崩裂声,秦小狸瞬间就感觉到了颜封绝身体的变化,琴弦,断了……
秦小狸可以感觉到颜封绝暗沉的心情,乖乖的窝在他的怀里,走出了酒楼,她的烤|乳|鸽,果然还是奢望
儿子们,你们爹地的心情不好,忍忍吧!
颜封绝带着小狸儿桥马沿着街道走回了穿云别馆,烈风在身后寂静的跟随着,星光点点,夜风微凉,秦小狸张眼睛,努力的挪动着肥胖的小身子凑到了颜封绝的脸上
颜封绝低头,就瞧见了某只小东西的舌头已经舔到了自个儿的脸上,伸手将小狸儿从怀里抱了出来,顺毛掳着她的毛发,深深的叹了口气
“烈风,将这块令牌交给你哥”
烈风看清那块令牌后,吃了一惊,愣愣的问道,“爷,这是……”
“去吧!”
“是,爷!”烈风拿着令牌飞身上马,一会儿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颜封绝将小狸儿提到了自个儿的面前,一人一狐大眼瞪小眼的,秦小狸很像冲着这个粗鲁的男人大吼,“孩子掉了,怎么办?”
但是,她知道她抗议也无效,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望着自个儿的肚子,真饿啊……
“小狸儿,本王知道你饿了,走吧,本王带你回家”
懒洋洋死猪一般躺着的秦小狸这会儿终于给了点反应,动了动身子,这个男人总算记起她还饿着了
衫流云,这妖孽一般男人和她的男人,这两人的关系,貌似有些复杂……

第二十三章:本王去还是不去
翌日,公主府
狂风骤雨的前奏,破碎的尖叫声惊扰了清晨的清幽,遍地狼藉,杉琉灵早上醒来发现睡在自己身边的居然是自己的太子哥哥,一时间,整个人都懵了
不知是万幸还是什么,幸好没有发生什么乱了常理的事
但是,她依然即惊又怕,急忙穿好衣服逃了出来,不能让人发现,绝对不能让人发现
强忍着满肚子的愤怒赶回了公主府,一回府,立即就爆发了,此时立在一旁的太监宫女皆是瑟瑟发抖,诚惶诚恐,不敢有任何举动
芬儿见杉琉灵这般双目圆睁,疯狂拿手下人出气的涅,心惊的走上前想规劝,却被杉琉灵一鞭子抽倒在了地上,“昨晚,你这群死丫鬟都死到哪里去了!翱”
芬儿双目含泪,昨日是公主您不让我们跟着的艾却不敢出声反驳一句,低着头只是不停的磕头
上次替杉琉灵以身挡鼠的翡翠急忙跑了上来,只要伺候好了公主,莫说当个大丫鬟了,就是太子的侍妾,想起昨晚的事,翡翠脸色微微一红,端了杯茶递给杉琉灵,只道,“公主息怒,公主息怒,切莫气坏了凤体”
“启禀公主,雪舞郡主求见!”歪歪早就学乖了,一直躲在后面,恨不得自己能如同隐形人一般,被冷落了才好
这会儿要不是无奈,她才不会给自己找罪受的前来禀报
“杉雪舞,她还敢来!她还敢来!”杉琉灵咬碎银牙,紧捏着手中的银鞭,反手一挥,身后的花瓶应声而碎
“姐姐,一大清早的,哪个奴才如此不长眼的惹您如此生气”语落,杉雪舞一袭鹅黄青衫,脸蒙纱巾,已经步入了院中,巧笑倩兮,正是昨日出现在太子府的蓝衫女子,“姐姐莫气,说出来让妹妹我帮你出出主意”
“杉雪舞,你倒还好意思和本宫说主意?”杉琉灵冷笑了声,“你信不信本宫现在就可以要了你的命!”
杉雪舞眸光闪过一丝寒光,面容却有些惊恐,“姐姐此话怎讲,妹妹我可是一心为您着想啊你可不能不识好人心呐!”
“好人心?本宫还真是没看出来,你还有心!”杉琉灵生性变态,但脑子却并非愚钝不堪,杉雪舞一次两次的给她出主意,结果害得她如今成了这副鬼样,她岂还会再信她!
“姐姐,妹妹今日来是为了告诉您一件大事的,这事可是关系到公主姐姐您和太子哥哥的性命您若不信,那便罢了,就当妹妹我白来了”杉雪舞作势便走,直到听到杉琉灵的冷哼
“姐姐怕是不知道吧,封王和四皇兄早已勾结上了,昨日更是在酒楼中畅谈了一夜姐姐您当真以为您能顺利的嫁给穿云国君主?”
“你什么意思?”
“姐姐,先下手为强啊妹妹我言尽于此了,姐姐听进了多少就看姐姐如何抉择了妹妹告辞!”
“公……公主……”翡翠诚惶诚恐的唤了杉琉灵一声,只见杉琉灵忽然冷笑了起来,双眸充斥着血一般的光芒
“颜封绝——”
“颜封绝——”
杉雪舞走出了府门,回头望了眼,唇角勾起一缕冷笑,如此便够了,鸳鸯站在杉雪舞身边,淡淡的也回望了一眼,“主子,这公主当真已和太子乱了伦常?若是真的,这公主也未免太镇定了……”
“乱不**常现如今又有何关系,这杉琉灵和颜封绝的仇,是结定了!”杉雪舞意味深长的扬起了扬嘴角,清风吹佛,丝巾下的容貌若隐若现,“鸳鸯,若是我那师姐透露的消息是真的,那么今晚,呵……”
“主子,这么做,好么?”
“鸳鸯,这世上皆知你家郡主我容貌丑陋,又有谁会将我的真实相貌和这架尘国的郡主联系起来?”
鸳鸯望着那丝巾遮掩下的杉雪舞,眼神有些暗淡,郡主本是倾国容貌,却在那人死后,就将其用一块殷红的胎记和一抹丝巾掩盖了起来,若是那人没死,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的
鸳鸯低头,“主子说的是!”
公主府波光暗沉,穿云别馆却是生机盎然
烈风和烈火自昨晚便未回府,今儿个一大早急匆匆的赶了回来,和颜封绝在书房呆了一盏茶的时间,颜封绝换了身衣服走到鄀云阁,将正在睡懒觉的秦小狸从被窝里逮了出来,一人一狐便一个侍卫也不带的上街游玩去了
秦小狸一路上哈欠连天,这男人今儿个一早发什么疯?
事实证明,颜封绝确实发疯了,带着秦小狸在街上慢悠悠的闲逛了整整一天,不知道走了几条街,进了几座酒楼客栈,甚至还从小摊铺买了只铃铛绑在秦小狸的爪子上,威胁她不准扯下来,惹的秦小狸将其从头到尾的腹诽了一遍
爪子一挥,铃铛就“叮叮叮”的作响
夜幕降临,街上灯光亮起,夜市开始了,颜封绝却依旧没有回别馆的打算
秦小狸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睛,发现街上许多男子都处于亢奋的状态之中,一个个如同赶着投胎般,朝一个方向涌去
看来,今天不只是她的男人发疯了
这架尘国所有的男人都发疯了!
颜封绝冷冷的扬了扬嘴角,抚摸着秦小狸的柔软的毛发,“小狸儿,那个女人居然用这种方式寻找本王,你说本王是去呢?还是不去?”
秦小狸心中一紧,那个女人?哪个女人?
谁敢找她的男人?
鞭炮齐鸣,锣鼓轰天,夜色被染上了一层光晕,彩灯高挂,整个夜空被灯火点燃的仿若白昼
那群男人齐涌的目的地竟是这架尘第一青楼,当颜封绝带着秦小狸站在了青楼前,秦小狸立即狠狠的给了他一爪子
这个该死的臭男人,居然带她来逛青楼?
听他刚才的话,这里绝对有个女人和他有关系!
可恶啊
真是可恶啊
“她曾说过会对本王负责”
昂?
秦小狸的心猛然漏了一拍,账折,她……是谁?
那话明明是她说的!
莫不是……
第二十四章:雪舞卖身,小狸暴走
秦小狸的双眸还在转动,颜封绝已经抱着秦小狸走了进去,门内的姑娘见到这么个俊美年轻的男子本都心神荡漾争先恐后的想涌上来招呼,却被颜封绝一记阴冷的眼神给吓了回去
龟公一瞧颜封绝的衣着打扮便知这是个大客人,急忙将其引到了二楼的雅阁,透过窗户便能瞧见楼下舞台的一切
随着台下四起的叫嚷声,徐娘半老的鸨母步上了舞台,悠悠然欠身道,“感谢各位客官的光临,又到了我们一年一度的花魁赎身日了”
架尘国第一青楼有个习俗,每年都会在春夏交替之季挑选一个日子,举办花魁赎身,再挑选出今年的花魁,而去年的花魁人品样貌都是绝佳的,因此今日前来为其赎身之人,多如牛毛
“任妈妈,少说废话,快开始吧!”一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率先叫嚷了起来,他们等这一日都等急了
“是艾是艾快开始啊”
任鸨母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安静,“今日要赎身的不是我家轻柔”
一语毕,瞬间寂静,下一秒满堂炸飞,哄闹声此起彼伏
秦小狸窝在颜封绝的怀里,蜷缩成了一团,堵着耳朵,这男人究竟想做什么?
正想着的时候,楼下突然又寂静了,秦小狸探出脑袋望了眼,就瞧见一蒙着面纱,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子出现在了台上
美目盼兮,缓缓的揭开了她脸上的面纱……
瞧清楚那女子的容貌之后,秦小狸的心都静止了,那个出现在她的梦里,长得和她一模一样的女子
她下意识的抬头朝颜封绝望去,却未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丝变化
在松了一口气愉悦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毕竟站在台上的人是一个与她长相一模一样的女子,这个男人是真的把她给忘了,不记得那晚的事了么?
不对,他记得的,若是不记得的话,他方才在门口的时候就不会说出那样的话,更不会出现在这里,可是,为何……?
今日的赎身之人不知何故换了个人,但却比原来争夺花魁更加激烈,价格一路飙升,台上的女子只是静静的站立着,眸光却不时的朝颜封绝这儿望过来
秦小狸怒,伸出一双爪子,铃铛叮叮叮的作响着,就将颜封绝的眼睛蒙了起来,但是,蒙上了没有用!
三锤定音,颜封绝最终以一万两白银将人赎了下来,要不是顾及到肚子里的孩子,秦小狸就要暴走了
不得不承认,从最初的霸占到如今,她吃醋了,即使颜封绝只是误以为那个女子是自己
罢了罢了,深呼了一口气,秦小狸冷冷的瞥了颜封绝一眼,缩成了一团,她就当颜封绝是为自己赎的身好了
只是,这个女人,他莫不是想将她带回家中去?
他敢!
灯火璀璨,颜封绝在万众瞩目中将杉雪舞带出了第一青楼
楼外,月色朦胧,秦小狸窝在颜封绝的怀里,四爪霸占着他的整个身子,冷眸盯着跟在他们身后的杉雪舞
长得还真像自己,可惜就是个冒牌货!
“公子……”杉雪舞轻柔的唤了一声
听到这娇柔的声音,颜封绝的俊眉不由的蹙成了眉峰,这称呼与那日的女子实在相差甚远,究竟是那晚药物的缘故,还是……
秦小狸听到这声音,忽觉恶寒,抖了抖自己身上白绒绒的毛,伸出爪子就往颜封绝的脸上爬去,当着杉雪舞的面,伸出舌头就在颜封绝的脸上狠狠的舔了一口
这是她的男人,谁都别想碰!
颜封绝被小狸儿这霸占性的举动逗乐了,那微扬的唇角,微风下翩翩飞扬的衣袂在月色中宛如出尘的仙子,眸若星畔,俊美如斯
这散发着幸福气息的一幕,让杉雪舞羞涩含笑的俏脸一僵,曾几何时,也有个男子这样对她笑过,然而……
杉雪舞双手紧握成拳,既然她的一切都被人毁了,那么别人也休想幸福!
她既然能如此成功的设计能引得颜封绝前来,就证明师姐的话是真的,颜封绝确实在找一个与她容貌相似的女子,而且那名女子与颜封绝有过露水之缘
杉雪舞走上前,悄然一笑道,“公子,那晚之事……”
颜封绝脸上的笑意随着杉雪舞的出声,而隐去了痕迹,揉了揉秦小狸的头,头也未回,语气不冷不淡的道,“乌凌宫左护法——墨雪舞,还需本王多说么?”
“你……”杉雪舞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不愧是名满云尘的封王
“论起来,本王还是更喜爱那晚的你无论你那日接近本王的是何目的,从今往后,本王不想与你有任何瓜葛”语毕,带着秦小狸毫无留恋的迈开了步伐,徒留杉雪舞一人站在原地
“……”杉雪舞默,颜封绝,我当真是小瞧了你了
“……”秦小狸默,颜封绝,你把那晚的我当成什么人了呢?
颜封绝走至转角,直到身后再无杉雪舞的身影,方才退下来,低头抚摸着秦小狸的头,“小狸儿,若那女子不是乌凌宫的人,不是别有用心的接近本王,该多好……”
秦小狸忽然抬头张口就咬了颜封绝一口,白痴,你认错人了!我和她的性格差异那么大,你居然还会认错人?你居然还花了一万两去为那冒牌货赎身?
想起那白花花的银子,秦小狸有些肉疼,谁不知,当年的“狸猫”有个不成文的爱好,接任务,干完之后,躲家里——数钱!
幸好颜封绝还有点脑子,查清楚了那个女人的身份,如今更没打算将那个女人带回去,否则……
秦小狸舔了舔爪子,有他们好看!
“小狸儿,今晚的你好似特别热情,莫不是你这小东西也会吃味?”颜封绝瞧着平时越来越懒的小东西,今晚明显在张牙舞爪的宣誓着对自己的所有权
挑眉一笑,还是觉得他家小狸儿那带着警告性占有欲的眼神更像那晚的女子
可惜,烈风已经查的够清楚的了……
从烈风的口中,得知那晚的女子是乌凌宫的左护法,他在院中舞了一夜的剑
乌凌宫,一个与影煞宫几乎同时崛起的江湖组织,以毒物暗杀为主业,几年来不知谋害了穿云国多少忠良,甚至还对颜封绝的皇兄下过毒手,与穿云国颜封绝可谓生死宿敌
他是在意那晚的女子的,那晚肆意潇洒,倔强顽固,带着一丝脾气不羁的女子,他曾许诺会娶她为妃,白首不相离,在意到今日明知是陷阱,明知杉雪舞在此卖身是故意引他前来时,还是来了
他只想为那晚的女子暂时抛下这身份,这地位,只以一个普通男人的身份——任性一次
今晚,虽不知为何那些人未对他下杀手,但是,很明显的今晚的杉雪舞,让他失望了,这不是那晚的女子,虽有相同的容貌,然而,性格却是截然不同,这样扭捏造作的女子,怎么会是他喜爱的那个人?
或许,墨雪舞还有一位双生姐妹,又或许……
总之,颜封绝无法在脑海中将杉雪舞与那晚的女子重叠在一起
“……”秦小狸听到颜封绝这话,眸光一闪,蜷缩成一团的小身子,慵懒中带着一丝警告,臭男人,你觉得呢?

第二十五章:风起云涌,暴雨来袭
艳阳高照,春夏交接,天气暖暖的好
自那日和颜封绝去见了那个冒牌货,一晃已然七八日后,公主没有捣乱,太子寂静无声,四皇子毫无动静,连那冒牌货也没有再次出现
气氛太过安逸了,安逸的让人难以心安;日子太过平静了,平静的让人压抑的喘不上气来,暴风雨的前奏似乎已经接近了尾声
自从那日大闹了公主府之后,小七便失踪了,据消息称,小七被它的父皇软禁在家里,闭门思过
后日便是出发回国之日,若有什么事要发生,也就在这两日
秦小狸躺在床上挠了挠脸,冷眸望着床幔,自从变成灵狐后,她的行动都被限制了,最近这段时间着实是太空闲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安逸的生活的,结果到头来才发现,还是血雨腥风更适合她一点,渐渐的居然开始怀念那种枪林弹雨的日子了
颜封绝推门走了进来,将秦小狸抱了起来,径直走到了别馆的后门,那儿已经有一辆马车在等着了
墨帘掀起车幔从车上走了下来,朝颜封绝俯了俯身,“爷!”说着便从颜封绝的怀里接过了秦小狸
“照顾好小狸儿”
“请爷放心!”墨帘将秦小狸抱上了车,马车便朝前行驶了起来
秦小狸张眼望着墨帘,从她怀里爬了出去,从窗子里探出头,就瞧见烈风和烈火在颜封绝的身边说了些什么,三人脚尖着地,飞檐走壁,不一会儿便不见了踪迹
“小狸儿,爷不会有事的,放心吧!”墨帘坐到了秦小狸的身边,将她抱了回来,秦小狸扭了扭身子窜到了马车前,从车帘中探出了个头,账折,驾车的白衣男子正是那日她找人救回来的迅雷
他的伤看起来已经全好了,前些时日从烈风的吼叫中得知,他好像被杉琉灵毒哑了,即使是那日的怪老头也无法治好他的声线
迅雷见秦小狸探出了头来,朝这小东西温柔的笑了笑,他自是记得这只小狐狸的,那日若不是它,穿云别馆的侍卫根本不会那么快的赶来,而有很多事也就……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只极有灵性的灵狐,据闻只要吸取了日月精华便可修炼成丨人,却不知它到时是个什么涅?
秦小狸账折,温柔如清风般的少年,若是当时不是一时心软,他可能就……
她不是个好人,却不后悔做了件好事
风,猎猎而起,马声嘶扬
“穿云国”四小战将,烈风烈火腾讯迅雷
迅雷和腾讯自小便是幕后的,腾讯负责暗卫,擅长杀人;而迅雷负责治疗,擅长救人,腾讯被怪老头接回谷中治疗了,而迅雷在武功方面自是比不得烈风烈火腾讯
当一群黑衣人埋伏在城外小路伏击他们的时候,墨帘一个婢女自然毫无招架之力,而迅雷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颜封绝安排这件事的时候,十分小心,除了几个贴身之人,再无他人知晓
没有人知道,他们的行踪是如何别人发现的,迅雷和墨帘在追杀之下双双落了悬,昏迷了过去,而秦小狸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懒懒的躺在那儿任由这些人将她抓了回去
她现在是只狐狸,四周又如此寂静,她想找动物帮忙都寻不到一只,虽说地上有蚂蚁,但她还想知道这群人的目的呢!
无畏的反抗只会增加伤亡,倒不如伺机而动
架尘国,北街
“爷,就是这里!”烈火停在了一家四周无人店门紧闭的当铺后门外,回身朝颜封绝道,“人都在里面了,就等爷的指示”
“嗯”
“爷,面具”烈风从腰间拿出了三张面具,看着颜封绝带上面具后的涅,心中无限感慨
带着青墨色面具的烈火在一间店门紧闭的当铺前抬手三重一轻的敲了敲门,一男子的声音从门内传了出来,“影世天下”
“煞血为盟”
听到暗号,里头的男子打开了门,忽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扑面而来,心中一惊,所有的视线皆被烈火身后那一袭紫色长袍银白色半月型面具覆盖着半边绝世容颜的颜封绝吸引了
宫……宫主……
“三位,请!”男子说着,急忙将三人请了进去
当铺虽鞋五脏俱全,通过暗格,步入一条暗道,夜明珠照亮着两旁的通道,那男子领着颜封绝烈火烈风三人一路九转十八弯的前行了半柱香的时间,一道雕刻着盘龙的大铁门出现在了眼前
门口守着两名带刀的侍卫,对了口号,这才放了行
偌大的大堂内,灯火辉煌,左右分座着二十来位带着面具的男子,铁门一开,众人一见进来了两名带着青墨色面具的男子,立即起了身
“参见左护法,右护法!”
“恭迎宫主!”
颜封绝在众人的迎接下步入了大厅,走至正位,挥手道,“诸位请坐!”
众人归位
颜封绝的视线在众人脸上扫过了一圈,接过烈火递过来的茶,轻抿了一口道,“今日召唤大家前来,想必大家都知所为何事了”
“宫主,那乌凌宫简直就是欺人太甚了,请宫主允了属下前去讨一公道”黑色面具的男子起身,怒火中烧,乌凌宫挑衅也不是一日两日了,近几日更是变本加厉,他手下的一个分部二十余人竟在一夜之间被乌凌宫全部毒杀,若不是临时接到左护法的命令,他岂有再忍的道理?
颜封绝一直怀疑乌凌宫与架尘国的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突然这时候乌凌宫的挑衅,怕是有人终于沉不住气了
他本将令牌交于烈火,让其传令下去,以影煞宫为后盾,以便更好的对付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
这乌凌宫的宫主倒也是个对手,与自己的想法倒是不谋而合了
以为牵制住了影煞宫,便能破坏他想做的事么?
“左护法”
“属下在!”烈火退到大厅中心,躬身应道
“好好陪陪他们,这几日的任务就是陪他们玩,彻底的牵制住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
“右护法”
“属下在!”
“调齐人马随时听候待命”
“是!”
“其他堂堂主,兵分两路,一路前去牵制乌凌宫,一路随时听候差遣”
“是!”

第二十六章:脱光让本宫上
交代完一切之后,烈火留在了此地安排后续,颜封绝带着烈风回到了穿云别馆,二人刚回到馆内没多久,一小叫花子敲响了府院大门,递上了一封信
烈风奔至书房将信交给颜封绝后,有些惊慌的瞧着颜封绝在看完信后,彻底的暗沉了下来,如同狂风骤雨袭过的脸庞,眼中的杀气更是浓郁的覆盖了整间书房
一只染着血的铃铛被颜封绝紧握在了手中,在空旷的书房内发出了一声声清脆的声响那只铃铛是那日颜封绝带着秦小狸逛街,颜封绝买下送给秦小狸,还戴在她的爪子上不许她拿下来的
“爷……”烈风提心吊胆的唤了一声,信上写了什么,那铃铛又是谁的,竟能让一向不动声色的爷,脸色阴沉到如此地步
“烈风,备马!”
烈风一愣,去哪儿?
烈风不敢有一丝耽误,跑出去刚备好了马,颜封绝走到他的面前对他冷声下了一道命令,不待烈风反应过来,已然翻身上马,一折便不见了踪迹
骏马一路狂奔,直到公主府外,颜封绝这才勒紧了缰绳,从马上跃了下来,翡翠早就守在门口等着颜封绝了,这会儿见人来了,急忙迎了上去,“王爷,我家公主已在府内备好了薄酒,就等王爷一同来享用了”
颜封绝冷眸扫视了翡翠一眼,阴森骇人的目光直接将翡翠还欲说的话扫了回去,翡翠心中一阵骇然,再不敢多话,赶紧将颜封绝领了进去
“封王当真是在乎那只死肥肉的很呐!”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杉琉灵嘲讽的笑声从里屋传了出来,“封王请进吧,好歹我们今后也是叔嫂关系”
“叔嫂?呵……”颜封绝走进房内,冷笑了一声,只道,“本王愧不敢当!”
杉琉灵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敬酒不吃吃罚酒,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封王别怪本宫不客气了”
“公主何必惺惺作态”
“你……”杉琉灵被气得不轻,忽然狂笑了两声,“好,好,好一个封王!你想要那团死肥肉是么?没问题,乖乖的脱光了衣物躺到本宫的床上,本宫只会大发慈悲,放那死肥肉一马”
颜封绝望向了杉琉灵,唇角微微扬起,眼神中透出的那抹轻蔑的笑,顿时让杉琉灵怒火中烧,大吼了一声,“翡翠,把东西拿上来,给我们的封王好好的瞧瞧!
辣文h澳门在线百家乐
温馨提示: 看澳门在线百家乐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


Readme:澳门信誉百家乐www.shubao27.com)为大型中文TXT澳门在线百家乐澳门信誉百家乐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澳门信誉百家乐籍在线阅读和TXTh澳门在线百家乐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澳门信誉百家乐,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澳门信誉百家乐,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澳门信誉百家乐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